卓越全本小说网 全本玄幻 全本武侠 全本都市 全本历史 全本侦探 全本网游 全本科幻 全本恐怖 全本散文 其它小说 全部小说
小说排行榜 > 全本都市言情 > 军婚染上惹火甜妻全文阅读
军婚染上惹火甜妻TXT全集下载 加入书签

军婚染上惹火甜妻无弹窗 正文 第359章 办正事VS找上门

    “妈,您怎么过来了也不先跟我打声招呼,我也好去火车站接您,是不是?”

    苏悠悠刚刚回到谈家大宅的时候,见到母亲就坐在谈家大厅里。

    她连忙走了过去,讨好着说。

    边上,顾念兮也坐着。

    不过此时的顾念兮很安静,一双眼眸直勾勾的盯着前方没有开启的电视机。

    眼下,苏悠悠根本就没法考虑那么多。最重要的,还是要赶紧哄好她家的太后娘娘。

    至于顾念兮,苏悠悠权当这已婚人士在思春,思念今早才刚刚去上班的谈参谋长。

    “苏悠悠,我若是说了,你还会让我过来么?”今天苏妈妈有些异常,这话说的忒不是滋味。

    听的,苏悠悠的心里一阵迷糊。

    自己老妈今天是吃了二炮,还是吃了弹药?一见面,火气就这么大,像是要将人家的谈家大宅给烧了似的。

    “回太后娘娘,小的怎么会不让您过来呢?要是知道太后娘娘要过来这边,我当然是整一个队伍过去迎接,哪轮得到兮丫头献殷勤?”好吧,苏小妞这是故意在引起身边顾念兮的注意,希望这小妞赶紧回神过来,帮着自己好好糊弄太后娘娘。

    但今日的顾念兮一直处于神游太虚的状态。

    就算苏悠悠一边和太后娘娘说这些,一边用言语攻势戳着她的脊梁骨,这女人仍旧呆呆的看着前方,不知道在想着什么。

    “说的比唱的好听!”这边,太后娘娘明显不接招。

    而另一边,顾念兮死活没有理她。急的这苏小妞是抓耳挠腮的!

    “回太后娘娘,你家孩子的歌喉哪比得了您的嗓子?就算唱,也不如您!”憋了一眼一直呆坐在旁边不肯过来帮忙的顾念兮,苏小妞继续嬉皮笑脸的赖在苏妈妈的身边。

    “是么?”苏妈妈也看到了旁边苏悠悠一直都瞪着顾念兮的情形,又开口说:“我倒觉得,你现在的本事越来越大了,连我都管不住了!”

    离婚这么大的事情,连和家里打一声招呼都不用。

    孩子流产也一样!

    她一直还在想,这死丫头怎么这一阵子瘦成跟纸片人似的,打算等她回家一趟带她到医院好好检查来着。

    现在算是搞清楚了,原来这丫头是流产了……

    这丫头又一个人只身在外的,怎么可能调养好?

    怪不得,会这么瘦?

    想到这,苏妈妈越是坚定这一趟来到这个城市的决心!

    她要将苏小妞给带回去。

    她到这个城市已经漂泊了好几年了,也够了。

    这一趟带她回家去,苏妈妈还打算让苏小妞找个能安定下来的对象。不需要多金,也不需要多好看,只要能够对他们家的苏小妞好,就行。

    “管得住,管得住!”苏妈妈想到苏小妞这一年多来在这个城市独自承受的这些,眼眶就开始泛红。可苏小妞貌似还没有察觉到苏妈妈的异常,继续在她的面前迈着笑脸:“太后娘娘您看,您一到我就撇下工作跑来了,难道这还不是屈服在你的管理下?”

    扫了一眼一直叽叽喳喳的苏小妞,苏妈妈决定不再和这这这厮的绕弯子了。不然以这苏小妞的嘴皮子功夫,都不知道要绕到猴年马月才能回到主题上来。

    “太后娘娘……”

    “苏悠悠,你放着好好的家里不呆着,跑到人家念兮家里来小住,算是什么意思?”这是苏妈妈给苏悠悠最后一次坦白从宽的机会。

    苏小妞要是懂得把握的住,她或许会考虑不要将事情做的那么绝。

    无奈,听到太后娘娘竟然知道自己现在住在念兮家,苏悠悠立马炸毛了。

    对着顾念兮,她是一顿吹胡子瞪眼睛的。

    好像是在埋怨顾念兮将她搬到这边来住的事情,透露给了苏妈妈似的。

    无奈的是,今日的顾念兮很反常。就算明知道她现在还处于太后娘娘的淫威下,她仍旧连甩都不甩她一下。

    奇怪,兮丫头早上还好好的,还约好了今天中午要给她苏悠悠做好吃的东西。怎么才一个早上的功夫就跟中了邪似的?

    难不成,在她不在这里的这段时间,她家太后娘娘对顾念兮动了什么手脚不成?

    这可不好!

    要是以前还好说。

    但现在不一样了。

    人家顾念兮可是谈参谋长的心肝。

    要是谈参谋长下班回家看到他娇滴滴的小妻子被她苏悠悠的老妈给欺负成这样,待会指不定要将她苏悠悠给剥皮了呢!

    想着这些的时候,苏小妞还打算转身,苦口婆心的劝说一番老妈,不能去惹顾念兮。

    可这一扭头,便发现自己的老妈像是盯着洪水猛兽那般的盯着自己看!

    “太后娘娘,我又没有作奸犯科?用不着用审问犯人的眼神来盯着我吧?”她会害怕的,好不好?

    从小到大,苏小妞最害怕自家老妈露出这个虎姑婆的神情了。

    以前在家的时候,只要老妈露出这样的表情的话,她能在几秒钟之后就出现在二狗子的房间里,暂时躲避一下老妈酝酿的腥风血雨。

    可现在呢?

    现在这可是谈家大宅,可不是他们这样的人能随随便便起哄的地方。

    “苏悠悠,你还不老实交代,你为什么要住到念兮的家里!”

    苏妈妈不接苏悠悠的话,显然她不打算接她的茬。

    “那什么……我家的暖气坏了,所以暂时就借住到这里!”见老妈的眼神不善,苏小妞咽了咽口水。

    当然,这话算是实情。

    她确实是因为家里的暖气坏了,才到顾念兮这边来的。

    “暖气坏了?怎么不让人去修?我就不相信,堂堂的一个凌家,会连修一下暖气的人都找不到。还有,凌宸呢?你到这边来住,那他怎么办?”这是苏妈妈给苏悠悠最后一次坦白的机会。

    比起从别人的口中知道这些,她更希望这些能由自己的女儿亲口告诉她。

    “那几天大雪,道路不好走。所以就打算先到兮丫头这边住两天。至于您的驸马爷,他也跟着到这里来住了。不就是几天而已么,我相信念兮应该不会和我计较这些。”说着,苏悠悠还不忘捅了一下坐在边上的顾念兮一把,示意她也开口说说话。

    反正凌二爷现在也赖在人家谈家大宅,这一点她苏悠悠又没有说错。

    不过就是在关键的时候,将他拿出来当成挡箭牌。

    可顾念兮的反映完全出乎了她的预料,在被她捅了一下之后也是淡淡的扫了苏小妞一眼,随后起了身朝着楼上走去。

    看样子,这回顾念兮真的打算当起甩手掌柜了。

    这个忘恩负义的兮丫头!

    苏悠悠在心里嘟囔着这一句的时候,她的脑袋瓜就挨了苏妈妈的一记铁拳。

    当下,疼的苏小妞是抱着脑袋逃窜。

    “太后娘娘,您这是做什么?好端端的为什么打人?”苏小妞其实还想说:现在可是法治社会,太后娘娘不能穿越到此猖獗。

    可她后面那半截贫嘴的话还没有说出来,就被苏妈妈的话给打断了:

    “到这个时候,你还不打算和我说真话吗?”

    无疑,这个时候的太后娘娘架势很足!

    头顶上好像还冒着热腾腾的火焰。

    这让苏小妞实在有些摸不着头脑?

    “太后娘娘,今天我真的没有把您的内衣内裤晾在阳台上诏告天下,也没有将您的上衣给烫坏了。更没有趁您不在家的时候,将家里的花花草草给养死,您让我说什么真话?”

    苏小妞抓了抓有些凌乱的头发,实在想不到自己有什么真话可以和太后娘娘说。

    “苏悠悠,你还想瞒我?都离婚这么久了,你竟然还想着要瞒我……”

    苏妈妈说到这一句的时候,有些泣不成声了。

    而苏悠悠也在这个时候慌了。

    在听到苏妈妈亲口说出的那一番话之时,她那双早上还用金色眼线勾勒出非常妖娆效果的眼眸,不断的放大。

    妈妈她知道了?

    这是怎么回事?

    她不是一直都做足了准备,不让这些消息流传到她的耳里的么?

    她怎么就知道了呢?

    “就算离婚不想让我知道也就罢了,为什么流产这么大的事情你都可以不告诉我?你知不知道,流产对咱们做女人的身体损害有多大?你这该死的丫头,怎么可以连一句都不跟家里说……”

    说到这的时候,苏妈妈已经泣不成声。

    其实当初知道这丫头的结婚对象是凌宸,那个全国都有名的风骚凌二爷之时,她做母亲的真的很担心。再者,本来看到女儿那么想要嫁给这个男人,她这个当妈的也只能死皮赖脸的去了一趟凌家,想要来一次双方家长的碰面。

    哪知道,她才刚刚一进凌家,还没有说上几句话呢,凌宸的老妈就上来了。

    她说的话,是满嘴都带刺的。

    苏妈妈真的难以想象,这样的家庭苏小妞嫁进去之后会是什么样的待遇。

    本来想看在女儿的份上,忍下来的。可谁知道这凌母欺人太甚,竟然让下人拿着扫帚将他们老两口给扫地出门了。

    看凌母的那个德行,苏妈妈再也忍无可忍了。

    女儿都还没有进他们凌家大门呢,就要受到这样的待遇?

    若是嫁进去了,苏妈妈真不知道女儿会不会每天以泪洗面。

    所以当母亲的非常明确的反对这段婚事。

    就是希望,女儿能及时悬崖勒马,醒悟过来。

    可谁知道,这傻丫头竟然还是执意要嫁给那个男人……

    结婚的那一天,苏妈妈也狠下心没来参加婚礼,就是希望她能够明白这当妈的心,希望她能放开这段感情……

    可这丫头却还是嫁人了。

    也罢!

    虽然苏妈妈脾气坏,嘴也硬。

    但她的心肠,却是好的。

    在苏悠悠和凌宸结婚的那端时间,她是连一通电话都没给这丫头打,也没有接过这个丫头的任何一通电话。但心里却还是期盼着,自己的女儿能在这个城市开开心心,幸幸福福的……

    当父母的,哪有不希望自己的孩子幸福的道理?

    只要自己的儿女能够幸福的生活,让她做什么都愿意。

    可苏妈妈却怎么也没有想到,自己一味的隐忍和退让,得到的竟然是自己的宝贝女儿都被欺负成这样了,她都不知道?

    “你这该死的丫头,你都被他们家欺负成了这样,你怎么还能不告诉我?你怎么可以对你妈这么残忍……”

    苏妈妈声泪俱下。

    而那泪水,是心疼的泪水。

    从小到大,苏小妞是皮了一点。

    她也时常追在这丫头的身后喊打喊杀的,可谁见到她哪一次真的打自家的孩子了?

    她的孩子,她从小都没有舍得动过一个手指头,却在那户人家家里被人欺负了。意外流产抹开不说,还遭受了一顿毒打!

    这让那个母亲能忍受的了?

    “你的心是石头做的么?发生了这么大的事情你怎么可以不告诉我?你知不知道,我从别人口中听说这些的时候,我的心都快要碎了……”

    苏妈妈又是一阵号啕大哭。

    而这也是苏悠悠印象中,第一次看到妈妈哭的如此伤心的情景。

    在她的印象中,妈妈一直都是个坚强的女人。

    不管遇上什么事情,她都不喜欢在别人的面前落泪。就算小时候有好几次被她给撞破了,妈妈都会跟她说,那是沙子被风吹进了眼睛里,所以落泪了。

    正因为这样,才导致了长大了的苏小妞也不习惯在别人的面前落泪……

    然而今日,妈妈竟然在她的面前哭了。

    苏小妞光是用脚指头想都能明白,妈妈现在肯定是伤心透了。

    苏小妞想要安慰这样的妈妈几句,可话都到了喉咙边了。

    看着妈妈落泪的眼眸,她却是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就在这个时候,凌二爷从门口走了进来。

    “悠悠?!”

    看得出,凌二爷来的很急。

    这不,他的步履匆匆。

    额头上,还布满了细密的汗水。

    在这样的冬日里,竟然还能出了这么多汗,可想而知刚刚的凌二爷是何等的赶。

    可眼下,苏小妞压根就没有心思去注意这些。

    她的脑子里现在只剩下:妈妈哭了!

    “妈,您也在?您到这边怎么也不先通知我和悠悠?我们好到火车站接您。对了,您做了一天的火车,应该很累吧?要不这样吧,我们现在先出去吃点什么东西,然后再回家好好的休息一下,您看成么?”

    凌二爷好似没有察觉到气氛的异常,进门之后就来到了苏妈妈的面前。

    撇开其他不说,凌二爷在苏妈妈的面前的态度,真的可以说上是恭敬。

    这也是,当初苏小妞为何会义无反顾的想要嫁给他的原因。

    那个时候的苏小妞认为,只要凌二爷对自己好,对自己的家人好,就够了。她认为,她嫁给的是凌二爷的这个人,又不是嫁给他的那个家!

    可现在苏小妞回忆起自己当年的想法之时,才发现那个时候的自己真的傻的彻底。

    爱情,或许是两个人的事情。

    但婚姻不是!

    结了婚,两个原本不相干的家庭,也要走到一起!

    双方家长都反对他们的话,他们的婚姻怎么可能得到幸福?

    而现在明白过来的苏小妞,却发现一切都已经挽回不了。

    “哟,妈您这是怎么了?”凌二爷走进的时候才发现,不只是苏悠悠的眼眶有些红了,连苏妈妈的眼眶也……

    印象中,苏妈妈并不是个在别人的面前轻易展露自己脆弱一面的女人。

    然而今天……

    凌二爷有些疑惑的看向一侧的苏小妞。

    “悠悠,你怎么把咱妈给惹了?”凌二爷的嘴角,带着宠溺。一如当初他在苏妈妈面前,保证自己会给苏小妞幸福的时候一个样。

    然而,事过境迁。

    凌二爷可能不知道,他现在嘴角上的笑容,对苏妈妈来说,到底是何等的讽刺。

    当初,苏妈妈也是在看到凌二爷对苏小妞如此掩藏不住的宠溺和爱恋的眼神,才会答应他娶苏悠悠,才会厚着老脸来到凌家,希望举办一个双方家长的见面会。

    然而没想到的是,短短一年多的时间,一切都变了。

    苏悠悠流过产,也离了婚。还遭受了凌家那样的毒打。

    唯一不变的,就只有凌二爷此刻眼里的贪恋。

    而这样的眼神在苏妈妈看来,要多讽刺有多讽刺。

    要说以前也就算了,现在连婚都离了,这凌二还在她的面前假惺惺的。

    婚都离了,如今凌二爷眼眸里所表现出来的宠溺和贪恋,在苏妈妈的眼里更像是一出戏,一处糊弄她的戏!

    那一刻,苏妈妈落在凌二爷身上的眼神,就像是刀子。

    恨不得,将他凌二爷那张皮囊给剥下来的刀子。

    或许是被苏妈妈的这个眼神盯得头皮发麻,凌二爷有些尴尬的摸了摸自己的脑袋,然后问道:“妈,这是……怎么了?”

    他进门到现在,好像没有做错什么事情。

    苏妈妈为什么要用这样的眼神盯着他?

    “不要喊我妈,你凌二爷的这一声妈,我可承受不起!”婚都离了,现在还喊她妈,这不是让人笑话了么?

    “妈,您这到底是怎么了?我今天好像还没有做错什么事情,对吧,苏小妞?”高傲如凌二爷,能在苏妈妈的面前如此的卑躬屈膝,实属不易。

    没想到现在还被苏妈妈这么挖苦,眼下他有些不知所措,看向苏小妞求救。

    “不是你做错了什么,是我们做错了!”从苏妈妈嘴里头说出来的话,酸溜溜的。

    “妈……”

    凌二爷越听越是疑惑,正准备再想苏妈妈解释什么的时候,原本从他进了这个门之后一直都安静的苏小妞却开了口:

    “凌二爷,不用演了!”

    她说。

    声音,哑哑的,有些浑浊。

    “苏小妞,你说什么呢?谁在演?”

    苏小妞的话,他算是听清了,只不过他不明白的是苏小妞的意思。

    “咱俩的事情,我妈都已经知道了!”终于,他在苏小妞的眼神里找到了焦距。

    只可惜,此刻苏小妞的眼眸里除了焦距,还有浓浓的哀伤。

    “都知道些什么?”无疑,此刻苏小妞的眼神触动了凌二爷内心最深处的那根弦。

    担忧,在所难免。

    但,苏小妞这算什么意思?

    “知道我们已经离婚的事情,所以你真的不用演了!”苏悠悠说到最后几个字的时候,声音又哑了几分。

    “什么!”

    听到这话,凌二爷那双好看的眼眸骤减了几度。

    他和苏小妞一直都演的很好,连什么消息都没有透露,怎么可能?

    谁告诉苏小妞的妈妈?

    别人以为苏小妞神经粗不重视感情,但凌二爷可知道,这个世界上没有人比苏小妞更重感情的了。

    特别是苏妈妈,没人比苏小妞更在意她的感受。

    眼下苏妈妈要是知道了他和苏小妞离婚的事情,她不大发雷霆才怪。

    当初可是他凌二爷信誓旦旦,口口声声喊着让她可以放心的将苏小妞交到她手上的。

    现在又让苏小妞受到了这么多的伤害?

    她能轻易的原谅他么?

    再说了,现在的苏妈妈还敢将苏小妞再交给他么?

    凌二爷觉得,现在的问题就像是滚雪球一样,越滚越大。

    而这个告诉了苏妈妈他凌二爷和苏小妞已经离婚的事情,也是居心叵测!

    “谁说的?小嫂子?”眼下,凌二爷周身弥漫出来的气息又降了几度。

    那阴狠的眼眸让人不难察觉,凌二爷现在将所有的矛头都对准了那个跟苏妈妈通风报信的人。

    而眼下,他觉得第一个在这个城市和苏妈妈接触的人顾念兮,便是最大的嫌疑人。

    “谁告诉我的,有那么重要么?不管怎么样,不都还改变不了你和悠悠离婚的现实么?”

    在凌二爷质问着这些的时候,苏妈妈又开了口。

    当下,她的眼神里充满着对凌二爷的厌恶。

    “妈,我就是觉得这人在这个时候嚼舌根,肯定……”肯定是不怀好意!

    凌二爷想要这么说。

    可话没有说完,苏妈妈便先行开了口说:“我都跟你说了,你这一声妈我承受不起。再说了,你现在都跟悠悠离婚了,也不用这么喊我!”

    “妈……”凌二爷还是头一次遭遇这样的冷板凳,有些无措。

    他从小是含着金汤勺长大的,再加上他爷爷的身份,谁敢不让他三分?

    谁见到他,都是热情的招呼,更别说是他还主动和人家打招呼。

    可眼下,苏妈妈连看都不看他一眼,越过他径自和苏小妞说:“苏悠悠,我现在给你两天的时间,两天之内尽快将这里的工作给辞了,然后跟我回d市去。至于那些阿猫阿狗的,你也不用多加理会!”

    说最后的一句话的时候,苏妈妈的眼神是落在凌二爷的身上,可想而知,她嘴里的“阿猫阿狗”指的是谁。

    凌二爷又是何等的聪明,怎么会想不到苏妈妈这是在骂他?

    要是在平时,凌二爷肯定发火了。

    他是何等的尊贵,岂能容忍别人在他的头顶上撒野?

    只是,此刻的凌二爷却还是保持着沉默,没有任何动作。

    当初是他信誓旦旦说他会给苏小妞幸福的,让苏妈妈相信他。

    可到头来,他给苏小妞的不是幸福,只有伤害。

    所以对于眼下苏妈妈给他的这些,他都会承受。

    只希望有一天,能再度让岳母大人放下芥蒂,再将苏小妞送回到他的身边。

    “妈,我好不容易才下定了决心再度回到医院工作,我不想辞职!”苏妈妈没有想到,第一个反对自己的决定的竟然是自己的女儿。

    “不想辞职也得给我辞职。你要想当个医生也没有那么难,凭你现在的这些就诊经验,我就不相信你回到d市还找不到一家医院呆着!”

    说了这一番话,苏妈妈又拿出了杀手锏:“当然,你也可以选择不跟我回去,如果你想看到你妈活活被你给气死的话!”

    如果可以,苏妈妈当然不喜欢拿死来相逼。就算当初苏小妞执意要嫁给凌二爷的那会儿,她都没有拿出来。

    而这一次准备将她带走,她竟然拿出来了。可想而知,现在的她该是下了多大的决心。

    丢下这么一句话之后,苏妈妈也朝着楼上走去。

    刚刚她到谈家来的时候,顾念兮就给她收拾了一间客房,让她可以休息。

    现在她折腾了一天的火车,真的累了。

    是时候,该休息一下了。

    等休息好了,才有体力收拾这烂摊子。

    看妈妈竟然动了如此大的架势,苏悠悠知道了她的决心,没有再开口。

    只是,安静的看着苏妈妈朝着楼上走去。

    而快走到楼梯口的时候,苏妈妈的脚步一滞。

    “对了,差一点忘了一件事情!凌宸,替我转告你妈,我的女儿可不是让人白白收拾了就算了的!等我休息好了,我自然会找上门替我女儿讨回公道的!”

    苏妈妈在说这一番话的时候,是停下了脚步,但从始至终,连一个眼神都没有给凌二爷。

    丢下这话之后,苏妈妈便迈开了脚步朝着楼上走去了……

    到这,凌二爷算是明白了,这苏妈妈这回是真的来劲了!

    ——分割线——

    谈逸泽从部队赶回来的时候,已经快入夜了。

    这一阵子部队里的事情多,他寻常都要快入夜了才能回到家。

    其实要是换成以前,都到了这么晚了,他索性就在部队里将就一个晚上。

    可是现在不一样了。

    不管忙到再晚,只要想到家里头还有一个她,他的心里就暖暖的。

    不过回来的时间有点晚,谈逸泽预测顾念兮已经睡着了。

    想到那娇滴滴的小身子就那样毫不设防的躺在被窝里,谈逸泽就有些焦躁了。

    顾念兮的亲戚都在她的身子里赖了好几天了。

    算了算,谈逸泽发现今天是开荤的好日子。

    他决定,今天晚上趁着顾念兮还在熟睡的时候,悄悄的掀开被窝,好好的和这小家伙“联络感情”。

    想到这小家伙在熟睡中的小身子是最为敏感的,谈某人的眼眸里闪动着诡异的光芒。

    只是推开卧室的门之时,谈逸泽才发现今晚的计划恐怕要落空了。

    因为顾念兮,还没有入睡。

    此时的她,就那样呆坐在床上,看着旁边熟睡的聿宝宝发呆。

    谈逸泽之所以分辨的出这丫头是在发呆,是因为这丫头身上穿着的睡裙一个吊带都落在手臂上了,她都没有发觉。

    按照顾念兮的性子,要是她发觉到自己的睡衣都快要掉下来了,肯定会收拾好的。

    可今天,这丫头只是呆呆的任由其发展,谈逸泽用脚指头想都知道这丫头是在发呆了。

    不过,这也正好便宜了某个如狼似虎的男人。

    那漂亮的锁骨在床头那盏橘色灯盏的映衬下,正泛着迷人的奶白色光泽。光是看着,就非常的可口。

    当然,谈逸泽想在更想做的是,那迷人锁骨下的圆润……

    顾念兮的衣带子都落在手臂上了,那两个迷人的小东西有大部分暴露在空气中。

    看着这一幕,谈逸泽那性感的喉结不自觉的滚动了一下。

    像是受到了蛊惑的人一样,他迈开了脚步缓缓朝着顾念兮靠近。

    趁着她不注意,他就将这样从她的身后将她圈住了。

    或许是感觉到自己受到了侵袭,顾念兮在第一时间有些僵硬。

    但很快的,在察觉到身后那个男人便是她的丈夫谈逸泽之后,她又放松了下来。

    因为她看到了,谈逸泽大拇指上的那个痣,还有闻到了属于他的气息。

    “一个人在瞪着我儿子做什么?”在她的脖颈处轻轻的蹭了下,用今天刚冒出的胡渣尖蹭了她的脖子,惹得怕痒的她开始躲躲闪闪,谈逸泽的嘴角便悄然勾起。

    他最喜欢的就是用胡渣尖刺刺这丫头,然后看着她的脸上因为自己的恶作剧扬起红晕,每次总是让他的胸口被填的满满的。

    “我就觉得,咱们儿子的睡相跟你的简直一模一样!”

    知道自家老公的恶趣味,顾念兮也不拦着。

    反正躲来躲去,他一天总喜欢在她的身上蹭几下。

    好像不蹭这么几下,就过不了日子似的。

    当然,谈某人的恶趣味可不止这些。

    趁着顾念兮有些躲闪着他的胡渣,顾不得防止其他的时候,他的大掌已经恶劣的探进了她的衣物里,将手覆在他最爱的位置上。

    “去,我儿子可没有我帅!”手上作恶的同时,谈某人不自觉的当着还呼呼大睡的聿宝宝的面自恋了一把。

    顾念兮白了某个当了爹还自恋的男人,道:

    “去,把手拿开,怎么跟个长不大的孩子似的?”

    “你都说跟儿子一模一样了,自然长不大,我也要好好吃饭,快快长大!”说着,某男人快速的撩起了顾念兮的衣摆,开始啃咬她的胸前。

    这架势,顾念兮要是再猜不出这男人的“好好吃饭”是什么意思,就是傻子了。

    “讨厌!”将男人推了推,无奈力气压根不是这大老粗的对手,顾念兮只能任由他上下其手。

    当然,看着埋在胸口处窃喜的“吃饭”的男人,顾念兮还真的很怀疑,这个谈参谋长是不是和部队里头的那个人是同一个!

    如果她刚刚没有记错的话,刚刚这男人还是极力说着自己比儿子帅的。

    怎么这会儿,倒是甘愿降低自己的级别,和儿子同个岁数了?

    “别闹了,待会儿吵醒了宝宝!”见男人的幅度越来越大,顾念兮有些慌的推了推这谈参谋长。

    这男人一旦玩起来,还真的让人怀疑他还记不记得他都已经生了孩子,是个当爹的人了。

    “你家亲戚都耽搁我弟兄好几天了,现在要不然我弟兄作威作福,估计咱们都不好受!”好吧,这要吃肉的谈参谋长嘴里,都是一些流里流气的话。

    听的顾念兮,都有些羞愧。

    “不行,你儿子还在这里睡哪!”

    这聿宝宝睡觉可是非常孤僻的。

    要是这床上有动作的话,他一会儿就醒了。

    要是被孩子撞见,岂不是羞死了?

    “兮兮,难道你忘了你答应过我的,不能有了儿子忘了老子的?”

    好吧,谈参谋长开始翻账本了。

    再加上那一双和儿子如出一辙的如墨大眼,顾念兮还真的被盯得有些头皮发麻了。

    “谈参谋长,今天没心情……”

    突然间,她主动伸手环住了谈逸泽的脖子。

    她最爱的,就是这个姿势。

    除了能让自己冰冷的双手在谈参谋长的脖子上取暖之外,还能让她感觉自己和谈参谋长的距离进了一些。

    “怎么没心情了?跟我说说,我开导开导你!”开导好了,好办“正经事”!

    “老公,悠悠流过产……”

    这话说的时候,顾念兮的声音哑了。

    谈逸泽,急了。

    “有什么话好好说,别哭鼻子!”

    谈逸泽在部队里习惯了发号施令,在顾念兮的面前就算是放柔了,但这话更像是军令。

    “我没办法,眼泪自己老是要掉下来。”今天在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她的泪水就老是要掉。

    她一直拼了命的忍着,所以在苏小妞一直要让她跟苏妈妈求情的时候,她才跑开了。

    因为她真的不知道,若是继续对着苏小妞,她的眼泪会不会决堤。

    在别人的面前,她还能忍的住。

    可到了她家谈参谋长的面前,她就是忍不住了。

    泪,就像是断了线的珠子似的。

    或许,她真的被谈参谋长宠坏了。

    一有委屈,在他的面前就是憋不住。

    “你说那丫头怎么能这样呢?她不告诉别人也就算了,怎么可以不告诉我?难道我现在知道了,心里就不难受么?……我在她最难挨的时候,竟然没有帮上忙。我这到底算是什么妹妹?”

    在谈参谋长的面前,她打开了话匣子。

    可说到当初苏悠悠发生了那么多事情,顾念兮除了对她的隐瞒生气之外,更多的还是愧疚。

    因为她想起了,当初苏小妞流产的时候,她也怀着身孕。

    那个时候她大多数的关注力都放在自己肚子里的宝宝身上,所以才没有注意到苏悠悠的异常……

    想到她流了产竟然还一个人住院,没有人照顾,没有人诉说心里的苦闷,顾念兮的心就跟被刀子划开似的。

    “你说,那阵子那丫头脸色那么苍白,不是明摆着的么?我为什么还没有察觉到呢?”

    她落下的泪,就像是带着火光,一下下的在谈逸泽的心上燃烧着。

    “傻丫头,你也不想想,那个时候你要是知道了,除了跟她一起难过,还能怎么样?她那是宫外孕,就算知道怀孕了,也没有办法留住的!”

    “宫外孕?!”

    哭到这,顾念兮总算停住了。

    一双漂亮的大眼珠子带着浓浓的雾气,迷茫的看向谈逸泽。

    “我都没说她是宫外孕,你怎么知道?谈参谋长,是不是你一早就知道了,就瞒着我一个人?”

    “我……”

    谈逸泽还真不知道,自己的一句话竟然泄漏了这么多。

    他说话向来懂得分寸,敌人要想从他的嘴上套出点什么,都难。

    可偏偏在顾念兮的面前,他总是乱了阵脚。

    “你一早就知道对不对?谈逸泽,你怎么可以骗我……”

    这下,顾念兮真跟个被抛弃的孩子似的,号啕大哭起来。

    或许真的是被谈逸泽给宠坏了,明明就没有多大的事情,她愣是哭了一整夜。

    弄得,谈逸泽豆腐吃不成,跟着赔不是赔了一整夜……

    ——分割线——

    “谈老大,你醒了?”第二天,凌二爷撞见谈逸泽下楼吃饭,便问。

    “嗯!”

    谈某人的语气很不爽。

    当然,那是针对某些个人。

    他可没有忘记,昨晚上他谈逸泽的老婆就为了这凌二折腾出来的那些事情哭了一整夜。

    连带着,他连开荤日都没有赶上不说,还一整夜都没有睡好。

    要是换以前凌二是他的部下,谈逸泽铁定让他今天多增加负重越野20里的训练项目。

    无奈,现在凌二已经不是他的不下。

    白了他一眼之后,谈逸泽绕过他直接去了餐桌。

    操起上面刘嫂准备好的大白馒头,开始啃起来。

    每啃一眼,谈逸泽都睨了一下凌二。

    那咬牙切齿的模样,就像是他现在啃的不是馒头,而是凌二爷的肉似的。

    “有什么事情?”

    “是这样的,我想找小嫂子说说。”

    “找她?有什么事?”她都因为他们两人折腾出来的那些事情哭了一夜,好不容易到天快亮才睡了,这凌二还想找她做什么?

    眼下,谈逸泽跟防狼似的防着凌二。

    “是这样的,我就想问问,小嫂子为什么要将我和悠悠离婚的事情告诉悠悠他妈。”

    “如果你是想问这个,我可以代替她回答你,这些都不是她说的!”

    谈逸泽将嘴里的馒头给吞下之后,开口说。

    “不是小嫂子?”

    “她是知道你和苏小妞离婚的事情,但她从不是喜欢嚼舌根的人。再说了,她也是昨天才知道苏小妞流产的事情,都哭了一个晚上了。我可告诉你,你现在不要轻易去惹她。没事的话吃完了就赶紧走人,不要出现在她面前,要是再把她给弄哭了,我跟你没完!”又吃了一个大白面包,谈逸泽说。

    而到这,凌二才注意到谈逸泽眼圈下方的浓黑。

    想到这些都是自己折腾出来的,凌二爷心有愧疚:“对不起谈老大,我不知道是这样……”

    还差一点冤枉了小嫂子……

    “没事的话,赶紧走人。要是再让我发现你嫂子被你给气哭,看我怎么收拾你!”

    一口气吃下了七八个馒头之后,谈逸泽撂下这话就大步朝着谈家大宅门外走去了。

    谈参谋长都下了逐客令了,凌二爷意识到事态严重,连忙抓着一个馒头就跑了。

    ——分割线——

    苏妈妈是一大早出门的。

    苏悠悠醒来的时候,本来想要喊着自家老妈一起下楼吃饭的,可推门才发现,她老妈早已起来了。

    床上的被褥都收拾的整整齐齐的不说,连家具也摆的很整齐。

    若是看不到她的行李箱还放在这房子里的话,苏小妞没准以为这人都已经回去了。

    可在这人生地不熟的城市,这老妈一大早醒了能去什么地方?

    又不是能跟在d市一样,大清早的就跟人家到广场上去跳舞!

    想到这,苏悠悠又接连在谈家大宅里转悠了好几圈,连厨房和洗手间都翻了两遍,可仍旧找不到苏妈妈的下落。

    “凌宸,替我转告你妈,我的女儿可不是让人白白收拾了就算了的!等我休息好了,我自然会找上门替我女儿讨回公道的。”

    想到昨晚上老妈撂下的狠话,苏悠悠顿时觉得头皮发麻。

    这二货老妈,该不会真的是上凌家大宅找凌母拼命了吧?

    虽然现在凌母是不在国内,不过按照苏悠悠对老妈的理解,就算找不到凌母,她也能将整个凌家给弄个底朝天!

    这该怎么办才好?

    凌家大宅,哪是他们这些无名小卒随意撒野的地方?

    搞不好,待会儿让人家以危害国家安全罪给逮捕了!

    苏小妞可没有忘记,凌老爷子以前是搞什么出身。

    他要调动一个部队的人,简直是轻而易举的事情。

    到时候,自家老妈算是插翅难飞了!

    想到这,苏小妞感觉掏出手机,赶紧往老妈的手机给拨打了过去……

    ------题外话------

    28号了,票子在哪里→_→
(快捷键←)[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快捷键→)
大家同时在看:龙血战神 黑道特种兵 傲世九重天 武动乾坤 遮天 绝品邪少 生肖守护神 完美世界 我的贴身校花 绝世唐门 大主宰 莽荒纪 我欲封天 校花的贴身高手 星战风暴 武极天下 校园绝品狂徒 亿万老婆买一送一
本书转载于网络,版权属原作者,喜欢小说军婚染上惹火甜妻全文阅读,记得收藏本书。 卓越全本小说网 www.zy200.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