卓越全本小说网 全本玄幻 全本武侠 全本都市 全本历史 全本侦探 全本网游 全本科幻 全本恐怖 全本散文 其它小说 全部小说
小说排行榜 > 全本都市言情 > 军婚染上惹火甜妻全文阅读
军婚染上惹火甜妻TXT全集下载 加入书签

军婚染上惹火甜妻无弹窗 正文 第362章 小同志,做好献身准备!

    “您的炎症情况有些严重,这两天回家要多家休息,药要按时服用。如果察觉到还有别的地方不舒服,请立马回医院就诊!”

    妇产办公室里,苏悠悠正看着病历,然后和病人说着。

    “好的,苏医生!”

    “苏医生能重新回到这里来简直是太好了,一直还担心这,这段时间老病复发了找不到人可怎么办?没想到一来医院打听,苏医生已经回来了。真是可喜可贺……”

    女人见到苏悠悠,似乎真的很开心。

    “谢谢!对了,药记得要在饭后吃……”

    “好的,那苏医生等我复诊的时候再见了!”

    说完了这一番话,女人终于离开了。

    而苏悠悠也开始收拾着自己桌上的那些东西。

    “苏医生,你的病患还真的非常热情!”

    隔壁办公桌上的一位医生打趣着。

    其实她也来这里工作接近两年了,就在苏悠悠离职的那段时间来的。压根不知道苏悠悠之前发生的那些事情。

    只觉得,苏悠悠在这个医院似乎很吃香。

    几乎预约了来她这里看诊的病患,都非常喜欢她。

    “是老病患了。对了,我今天的预约病人就这几个吧?”

    苏小妞询问着。

    “嗯,都看完了!还真的挺羡慕你的,连手术台都不用去,每天工作真的好轻松!”

    “……”听着她的话,苏小妞的嘴角却是泛起了苦涩的涟漪。

    或许她真的不懂得,如果可以的话,苏小妞真的宁愿能再度站在那个手术台上……

    那才是,她苏悠悠救死扶伤的位置!

    “好了,我先走了。过会还有一个手术,我先去准备了!”

    那人和苏悠悠打完了招呼之后,便离开了。

    而苏悠悠则在那人离开之后,打算拿出手机看看昨天网上新下载的gv。

    这据说还是限量发送的,苏小妞可是用了许多网站的经验值才能兑换到的。

    资深腐女苏小妞如今网上可搜索到的大多数gv都已经被她一一给看了个遍。

    现在,她真努力的探求新的领域,希望能找到新鲜的血液,支撑起她猥琐的灵魂。

    “最新!最火辣,各种姿势!只有你想不到,没有它做不到的!”

    而昨天在晚上看到这个gv的标题之后,苏小妞感觉自己那条龌龊的灵魂总算是复活了。

    可当苏小妞打开了这段视频,看到那两个主角的面孔之后,本来还灿烂的一张小脸,瞬间如同即将凋零的花瓣似的。

    原因,自然是因为这段gv苏小妞都不知道已经重复看了第几遍。

    连音乐到什么地方会有什么样的动作都了如指掌!

    还说什么最新,根本就是欺骗!

    于是,苏小妞便用手机打开了刚刚下载视频的网址,在上面留言:“楼猪骗人!永生永世木有高……”

    潮!

    苏小妞想要这么骂人。

    无奈,最后一个字还没有顺利敲击进手机频幕,她的手机就响了起来。

    见到上面的来电显示的是d市,苏小妞的眉心皱成了一堆。

    在这个时间点,d市会有什么人打电话给她?

    老妈已经到这边来了,正准备押送自己回到d市,老爸在老妈不在家的时候,应该到附近的几个大爷家里去串门去了。以苏小妞对自家老爸的了解,他应该是不可能给她打电话过来的。

    会是谁,在这个时间点上给她打电话来呢?

    满腹疑问之下,苏小妞还是按下了接通点。

    “喂,你好我是苏悠悠!”

    “苏悠悠,是我!我是骆子阳的妈妈!”

    一句话,让苏小妞瞬间像是被冰给冻住了。

    骆妈妈怎么又找她来了?

    她现在一没有和骆子阳交往,而没有和骆子阳通讯。当然,骆子阳发过来的短信,她都没有回。在苏小妞看来,这根本就不算是通讯!

    “骆伯母,请问您有什么事情么?”

    虽然心里的警铃大作,苏小妞还是这么问道。

    “苏悠悠,我上次不是都已经警告过你了,不要和我们子阳厮混在一起,你怎么还是不听?你自己离婚流产堕落着也就算了,为什么还一定要拉上我们子阳成你的垫背呢?”

    无疑,此刻骆子阳的妈妈的言语,极尽尖酸刻薄。

    其实这样的话,苏小妞在离婚之后也听的不少。

    只是她真的不明白,她苏悠悠离个婚,到底有什么样的错?

    再说了,流产也不是她自个儿愿意的。

    如果那个宫外孕的孩子能保住的话,她苏悠悠就算用自己的生命去交换,也愿意。

    再说了,她苏悠悠离婚一来不犯法,二来也没有危害社会,至于被人这样指指点点么?

    “骆伯母,我是看在您是长辈,上次的事情也就算了。可您倒是说说看,我离了婚到底碍着您哪个地方了?至于将我说的这么不堪么?”

    离婚和流产就是堕落?

    那这个世界上堕落的人,还多了去了!

    可骆伯母,你怎么就不想想,离婚的事情,谁愿意摊上?

    再说了,如果是你自己的儿女离了婚,你愿意看着他受到别人的指指点点过日子么?

    当然,考虑到她是长辈,是骆子阳的母亲,苏悠悠也卖了她几分薄面,

    后面的那些话,苏悠悠没有直接问出来。

    骆妈妈似乎没有想到,不过是一阵子的功夫,前段时间对于自己怎么骂还是不还嘴的苏悠悠,这一次竟然变得如此尖嘴利牙了。

    是谁,给了她和自己放肆的权利?

    “是,你离个婚是没有碍着我,你流产,也是别人家的孩子。但我倒是要问问你,你为什么还要来招惹我们家子阳,我们家子阳是前世欠你的不成?为什么你都变成个赔钱货了,才来找我们家子阳?我可告诉你,我已经给我们家子阳物色好了对象,明年一开春就能结婚的!”

    离了婚,还流了产,在他们那一辈确实少见。

    可想而知,在骆妈妈的眼里,现在的苏小妞何等的不堪。

    只是骆妈妈似乎没有考虑过,就像苏小妞说过的一样,如果可以的话,谁愿意摊上离婚这样的事情?

    失了神,又失掉心。

    差一点,连活下去的勇气都没有!

    可这,并不代表着这样的伤口是能拿来开玩笑,或是打击人的。

    “他想要结婚,和谁结婚,都和我苏悠悠没有什么关系。我也从来没有主动的招惹过子阳,不信你自己可以问问他。”他们的开始,不还都是骆子阳自己那一头热?

    什么时候,变成她苏悠悠主动勾引了他了?

    再说了,骆子阳都和施安安搞上了。

    连她苏悠悠自己都不知道,现在该怎么去面对施安安,面对骆子阳了。又怎么谈得上结婚的这些事情?

    听着苏悠悠的话,后面那半截话,骆妈妈倒是相信了。

    别的不说,光是当年苏小妞和他们家子阳还在家里念高中的时候,他们家那臭小子对苏悠悠的上心,她也是过来人怎么会不明白?

    他们家的子阳,从那个时候就认准了苏小妞一个人。

    不然,人家都到了d市去了,他怎么会将d市也发展成第一个落脚点?

    可相信了后面那半截话,并不代表骆妈妈相信了前面的那半截。

    在她看来,若是苏小妞真的和她自己说的一样行的端坐的正的话,那他们家子阳现在为什么还信誓旦旦的说他能娶回苏小妞?

    这还不是这苏小妞还和他藕断丝连么?

    在骆妈妈看来,这苏小妞现在离了婚了,找不到好的去处。

    反正她的名声已经臭了,现在也不管那么多。

    一方面答应她骆妈妈她已经和骆子阳分手,一边又和骆子阳藕断丝连,就是盼望着有朝一日能修成正果。

    “苏悠悠,你就别在那边瞎编故事来骗我了!你要是真的和子阳已经分手了的话,那他现在为什么还拒绝我给他介绍对象?我可告诉你,你要是在我的眼皮底下耍手段的话,小心我将你在那边离婚的事情捅的人尽皆知!”

    怕苏悠悠在自己的背后耍手段,苏妈妈只好拿出了自己的杀手锏。

    威逼利诱,虽然有些不耻,但要是真的能阻断了自己儿子和这个女人的来往,骆妈妈也在所不辞!

    “什么?”

    听到骆妈妈的这话,苏悠悠有些诧异。

    她真的不敢确信,这个此刻用着如此卑劣的手段对待自己的女人,还和当初她在d市的时候每次去骆家串门,都会给自己打开门,并且热心的送上水果和糕点的女人是同一个么?

    而听到电话里苏悠悠的诧异,骆妈妈显得很得意。

    她就知道,苏悠悠连离婚的事情都不敢告诉她的母亲,铁定是非常在意别人知道这件事情。

    如今将这件事情当成自己的把柄的话,那苏悠悠肯定不敢和他的宝贝儿子继续交往了!

    然而骆妈妈却不知道,苏小妞此刻在意的是另一件事情。

    那就是,原来骆妈妈可以为了阻止骆子阳不娶她苏悠悠变得如此狠心。

    这么说,她苏悠悠的妈妈之所以会知道这些事情,该不会也是她……

    带着些许的颤抖,苏悠悠问:“我妈妈那边,也是您告诉她的?”

    苏悠悠的声音很轻。

    但隐含着的怒意,却又是那么的明显。

    “说是我告诉她的其实也没错。我不就是提醒她一下,要管好自己已经离了婚的女儿,别在外面成天勾三搭四的,将别人家的儿子给带坏了!”

    骆子阳的妈妈的嗓音里,还带着些许的笑意。

    而苏悠悠则在听到这一番话的时候,心就像是变成了石块那样,那样的沉甸甸……

    “你怎么可以这样!”

    原来,真的是她告诉妈妈的!

    怪不得,妈妈会那么的生气!

    怪不得……

    不想再听到那个女人的声音,苏悠悠直接将电话给挂断了。

    现在只要闭上眼她就能想到这个女人在妈妈面前说出这番话的时候的样子……

    妈妈这一辈子教书育人,从没有做过越矩的事情。

    在他们的镇上,也颇受好评。

    妈妈的性子风风火火的,什么都要强。

    当年,她读书有些不争气,都将妈妈气了个半死。

    好在最后的她超常发挥,竟然考上了医大。这才让母亲扬眉吐气了一番。

    想到那日骆妈妈告知她妈妈说她离婚的事……

    妈妈这一辈子都没有在别人的面前如此的失败过,现在竟然被人那么嘲笑。

    依照今天骆妈妈用如此尖酸刻薄的语气数落着她离婚,还有流产的事情,苏悠悠的心就在滴血。

    骆伯母,你怎能如此狠心?

    “滴滴!”

    当苏悠悠正为自己的母亲鸣不平的时候,她的手机又响了起来。

    而这次,是短信。

    苏悠悠真的不知道该说是巧还是其他的,母亲刚刚来完电话,儿子的短信就进来了?

    还提醒着她苏悠悠要多穿一点?

    这算不算,打了一巴掌给颗枣吃?

    但不管这母子两人出于什么样的目的,苏悠悠现在都没有心情理会……

    ——分割线——

    被谈逸泽折腾了一整夜,今日到公司上班的顾念兮还是浑身不自在。

    趁着刚刚开完会,她靠在办公椅上稍稍休息了一会儿。

    说起来,这顾念兮也觉得自己有些委屈。

    明明谈逸泽都大了她八岁。

    按照道理说,她现在处于人的黄金阶段。

    谈逸泽已经开始走向日渐衰退才对。

    可为什么每次完事了,谈逸泽就跟休息了一趟似的,比往日又神风飞扬了几分。

    而她顾念兮每次完事之后就像是被拆开了骨头似的,浑身酸痛不已?

    谈逸泽的电话进来的时候,顾念兮正靠在办公椅上掐着自己的腰身,希望能缓冲一下自己腰上的那股子酸软的感觉。

    “谈逸泽,我现在不想听到你的声音!”不然,她真的会咬牙切齿的扑上去报仇的!

    听到这小东西竟然一接通电话就大喊着不想听到他谈逸泽的声音,这谈参谋长的心里头哪里会舒服?

    再说了,他这几天也很忙。

    要处理的事情也很多,今天下午还要到训练场去。

    好不容易用非人的战斗力解决了午餐,挤出这么一点时间给她打电话,竟然得到的待遇就是这样?

    无疑,谈参谋长觉得这一刻的自己真的是受了委屈。

    当然,谈参谋长向来不是一个喜欢受到非人虐待的人。

    别人给他不自在的时候,他自然也要如数奉还!

    听到顾念兮的这话,男人的嘴角含笑,然后不咸不淡的开口道:

    “哟,竟然敢跟我叫板了?”

    这小丫头现在是真的越来越被自己宠的没法没天了。

    前几天揪着自己的耳朵不说,现在竟然还敢但这自己的面叫板?

    要是被自己的兵蛋子听到了,岂不是要被笑掉大牙了?

    想到这,谈某人的心里是各种不满。

    “是不是,昨晚上的体力还挥霍的不够?”

    谈逸泽冷飕飕的丢过来这话。

    听的,连顾念兮也不自觉的打了冷颤。

    好吧,她家的谈参谋长的战斗力她可是领略过的。

    所谓的挥霍体力一事,昨晚上就差一点快让顾念兮散架了。

    要是这事情再来上一晚的话,她觉得自己的小命快要不保了!

    赶紧的,刚才还像是女王一样发号施令的女人,下一秒就化身为阿谀奉承的小太监。

    对着谈参谋长的电话,一个劲的谄媚的笑着说:“挥霍的够了,挥霍的够了。小的现在浑身上下都没力气了!”

    当然的,这边在讨好着谈逸泽,心里头的顾念兮可不是这样。

    面对谈参谋长的威逼利诱,她在心里画着各种各样的圈圈,数落着谈参谋长的不是。

    对于这个老男人,顾念兮真是又爱又恨。

    “是这样么?可我怎么觉得你现在的体力还剩下蛮多了?”不然怎么还有力气在他谈逸泽的面前叫板了?

    “不多!真的!”

    “听着不像。既然是这样,还是等我今晚自己亲自考察一下,再做定夺!”

    在顾念兮准备继续开口的时候,他又补充上了这么一句:“这是军令,必须执行!”

    好吧,对于如此霸道的老流氓,顾念兮已经失去了言语的能力。

    只希望,今天晚上大姨妈就来报道。

    那样的话,谈参谋长就算想要折腾她,也不行了。

    无奈的是,大姨妈前几天才来看过她,怎么可能那么快又来?

    于是,顾念兮的一整张小脸都垮了下来了。

    因为这预示着,今晚又是一场腥风血雨。

    “谈逸泽,你知不知道你真的很霸道?”

    虽然明知道反抗不了这个现实,顾念兮还是忍不住会的抱怨一下。

    “霸道?我觉得还可以!”

    其实谈逸泽并不觉得自己这是霸道,这不过是他表现他的热情的一种方式!

    “谈参谋长一点都不考虑一下同志们的战斗热情,”就一个人一股脑的热腾着。

    想象着电话那端的男人现在在给自己打电话的样子,顾念兮又小小声的嘀咕着。

    其实,她又有点想念谈参谋长。

    虽然昨晚的他真的很霸道,可顾念兮就是控制不住自己的心,不去想他,不去念她。

    大概,她顾念兮真的中毒了。

    中了一种叫做谈逸泽的毒……

    听到顾念兮的抱怨,谈逸泽的嘴角又上扬了几分。

    “战斗热情?无需考虑!”谈某人说的是理直气壮的。“小同志只需要有献身革命的决心,就可以了!”

    “你……”

    被將了一军的顾念兮脸色立马跟煮熟的虾子一样。

    这男人为什么每一次都能将话说的如此的理直气壮?

    听电话那边女人的语气,谈逸泽自然知道自己已经将女儿给惹得跟炸毛了的猫儿一样。

    顿时,心情大好。

    好吧,他谈逸泽就是喜欢看顾念兮那炸了毛,牛气冲冲的样子。

    每次看了,都觉得自己真的娶对了人,心情都莫名的好。

    当然,顾念兮这炸毛的样子,仅限他谈逸泽自己惹的。

    要是别人,那就是在自寻死路!

    好吧,霸道如谈逸泽。

    连让顾念兮不自在,都只能是他一个人的。

    知道电话那边的小同志肯定准备对准自己开机关枪了,谈逸泽适时决定停止对话。

    “好了,我那边还有事情,今晚估计会比较晚回家。你自己待会儿下班要小心点,围巾也要记得围着。”

    聪明如谈逸泽,每一次将她给惹的炸毛,又能很快的将她给哄好。

    “知道了,你自己也小心一点。”虽然说在训练场上的训练强度不算太大,但有时候还是会受伤。

    “知道了。”笑归笑,谈参谋长可不忘在挂断电话前交代一下正经事:“对了小同志,今晚上要记得做好献身革命的准备,我代表党和人民感谢你!”

    谈逸泽说要献身的“革命”,可不是常人知道的革命。

    而是……

    想到这个男人竟然不羞不臊的大白天说这些,顾念兮的脸瞬间红了。

    准备要和电话那边的男人争吵一番的时候,才发现电话那端早已挂了。

    恼了的小女人直接将电话给丢在办公桌上,一脸牛气冲冲!

    这个老流氓,成天怎么就没个正经?

    昨晚都折腾了一夜了,还不够?

    还要让她今天晚上“献身革命”?

    吼吼……

    献毛线?

    献你妹!

    对了!

    刚刚谁还说她想他来着?

    请记得全都从脑子里抹去!

    她顾念兮怎么会去想满脑子都是流氓思想的老男人呢?

    不可能!

    刚刚那些话,都是她脑子进水时候说的。

    谁要是今后再敢提及这些,那是要掀桌和鞭尸的!

    对着办公桌上的电话一番抓挠,发泄了心里各处不满之后,顾念兮便继续投入工作中。

    虽然被谈参谋长一逗,她就像是炸毛的猫儿一样。

    但不得不承认的,经过那男人的一番调戏之后,刚刚工作带来的疲惫全然消失了,现在的她又能全神贯注的处理手头上的那些文件……

    ——分割线——

    “苏悠悠,你到底给我说说,你给医院递辞呈了没有!”

    这一幕,在这苏妈妈来到A城的这几天里,重复上演。

    一天,都要重复个好几天。

    苏悠悠上班前,苏悠悠下班后,还有苏悠悠休息的时候,都要来一遍。

    现在,正是苏悠悠从医院回来的时间。

    苏妈妈一见苏悠悠进门,就直接跟了上去。

    “没有!”

    苏悠悠将自己的包包丢在一边之后,就抱着正在旁边小床上自己一个人玩着玩具的聿宝宝。

    自从顾念兮上了班,聿宝宝就被谈老爷子带着。

    除非谈老爷子没空,才会将他放在这个小床上,让刘嫂边做饭边看着。

    不过这小子也聪明,一见到苏悠悠进门,就嚷嚷着要抱抱,然后就能顺利的逃出那个满是柱子的小床。

    每当这个时候,这小家伙都会甜甜的喊着苏悠悠:“干……干……”

    “干儿子,我都和你说了几遍了。我是干妈,不是干干。”

    将一直朝着要抱抱的聿宝宝抱在腿上,苏小妞找了点葡萄喂给他吃。

    “好吃不,好吃就和干妈在这里乖乖的呆着,你妈一会儿回来的时候,你可要帮着干妈求一下情哦!”

    打从苏妈妈来这边开始,顾念兮就一直不理会苏悠悠。

    刚开始苏悠悠还以为顾念兮这可能是生气她连自己的老妈都领过来了。

    可观察一阵,又觉得不是。

    顾念兮不理会她苏悠悠。

    但对苏妈妈却是照顾有加。

    再说了,苏悠悠又不是第一次认识顾念兮,怎么会不知道顾念兮压根就不会小心眼计较这些?

    以前她苏悠悠不也一样,一放暑假就到顾念兮家里窝上一个暑假?

    顾念兮怎么可能在乎这些呢?

    刚开始,苏悠悠是还有些找不到头绪。

    可接连几天下来,苏小妞也算找到了一点矛头了。

    再说了,妈妈这次过来还直接问了她流产的事情,当时顾念兮就直接撒手往楼上走。

    这下,二货苏小妞终于想清楚了,这兮丫头应该是在埋怨她苏悠悠,一直都不将自己流产的事情告诉她。

    这几天,苏悠悠也尝试着要找顾念兮说说话。

    可这丫头一见到她,就直接掉头走了。

    估计,这回她还真的将顾念兮给惹生气了。

    眼下,无计可施的苏悠悠只能将主意打到干儿子的身上去了。

    “你吃了我的葡萄,那就这么说定了!”

    “苏悠悠,难道你是将我的话当成耳边风么?”而看着苏悠悠哄着聿宝宝,压根不见自己当成一回事的苏妈妈又开始叫嚷着。

    “没有,太后娘娘!”

    “没有?没有为什么不辞职?”

    “妈……我是真的喜欢这份工作!我也喜欢这个城市,您能不能再给我一点时间?”

    突然间就这么离职,苏悠悠真的做不到。

    这边,每天都有直接找她苏悠悠的病患。

    她苏悠悠真的做不到,直接就收拾包裹走人。

    “再给你一点时间,那谁又再给我时间?悠悠,女人的青春真的耗不起,我真的不能再看着你一个人再在这个城市跟浮萍一样!”

    飘来飘去的,什么时候是个尽头?

    在她闭上眼之前,她就像看着她的宝贝女儿能找到个安心的落脚点。

    “妈……”听妈妈说的这些,苏小妞的眼眶也红了。

    在知道竟然是骆子阳的妈妈告诉妈妈这些时候,苏悠悠也知道妈妈的心情。

    可这突然甩手就离开,那根本就是不可能的事情。

    医院房门,也需要找到接替的人手,才能离职,不是么?

    “好,你现在不想走也行。那你给我去相亲!”

    “相亲?现在什么年代了还相亲,要去你去,我不去!”苏小妞继续和怀中的聿宝宝干瞪眼,这聿宝宝越长真的是越随了他们家的谈参谋长。不过这小子现在还没有染上谈参谋长对其他人的面瘫习惯,所以这张小脸不知道现在有多讨喜。

    看着这聿宝宝的小脸蛋,苏小妞情不自禁的将吻给落在聿宝宝的脸颊上,一面还大言不惭的和聿宝宝说:“痰盂,来给干妈亲一个。”

    聿宝宝手脚并用,拼命的将苏悠悠往外推。

    那小眼神瞪得那个犀利,简直跟他爸是一个德行的。那意思好像是在说:你才痰盂,你们全家都痰盂!

    不过小奶娃毕竟不是变态苏二货的对手,一下子就让这苏小妞给得逞了。

    于是,苏悠悠今天涂上去的烈焰红唇,就这么印在聿宝宝的脸蛋上,看上去要多滑稽有多滑稽。

    而聿宝宝此刻就像是被摧残了一番似的,扁着小嘴瞪着苏悠悠。

    要不是他家谈参谋长和他说过,在别人面前不能轻易掉眼泪的话,他老早就哭了。

    “干儿子,出息在哪呢?就这么亲一口,你要是敢哭的话,小心我把你放到小床上一个人呆着!”

    苏悠悠带着小小的威胁。

    好吧,她就是喜欢看着酷似谈逸泽的一张脸上出现各种各样的表情。

    因为这些,那个男人都只展现在顾念兮一个人的面前。

    所以一直很好奇谈参谋长憋屈的时候到底是个什么表情的苏小妞,只能将主意打到聿宝宝的身上。

    “……”

    果然在苏小妞的一番威胁之下,原本眼眶泪水已经是蓄势待发的聿宝宝,这会儿终于安安分分的呆在她的怀中。

    只是那双葡萄大的眼珠子,仍旧带着些许的泪意。

    “真可爱,还是我干儿子最听话。”说着,苏小妞又往聿宝宝的脸上蹭去。

    好在这一下,被聿宝宝的小爪子给堵住了。

    “你要是真的那么喜欢孩子的话,那就自己生一个。到时候你想怎么亲,都成!”

    苏妈妈的意思是,劝苏小妞相亲,然后找个合适的对象结婚生子。

    可苏小妞却说了:“我没男人我上哪里生孩子去?我又不是圣母玛利亚,不用男人就能怀孕!”

    说着,还对着聿宝宝问:“是吧,干儿子?”

    “所以,我才让你去相亲。你现在是年轻不知道,等你老了就会发现一个人真的很孤单的。那个时候,你想要找对象都来不及了!”

    苏妈妈苦口婆心的劝说着。

    “老了我怎么会是一个人呢?到时候,我不是还有我干儿子吗?痰盂,以后要记得经常去看我,知道不?”搂着怀中的小身子,苏悠悠说。

    “这孩子怎么能和自己相濡以沫的人相提并论呢?悠悠,你听妈说……”

    苏妈妈打算继续劝苏小妞,却被她开了口打断了:“妈,您觉得我有必要为了一根香肠而买回整头猪么?”

    好吧,听到这话的苏妈妈嘴角猛抽。

    她是豪迈,但也没有像女儿这样,豪迈到连这样的事情都能随口说出来。

    “我不管,反正这两天隔壁王阿姨已经给你介绍了一个。那个人也在这边工作,我现在先安排一下,到时候你一定要和他见上一面,否则我跟你没完!”

    丢下这么一句话之后,苏妈妈便径自朝着楼上走去了。

    看着母亲消失的方向,苏小妞扁了扁嘴。

    “干儿子,你看到干妈被欺负了没有?”抱着怀中的聿宝宝,苏悠悠的嘴角满是苦涩。

    ——分割线——

    顾念兮进门来的时候,就看到这几天自己的“冷藏对象”竟然抱着自家宝贝儿子在玩。

    而且聿宝宝的小脸蛋上还有一个鲜红的唇印,不用说顾念兮也知道,谁是始作俑者。

    “妈……”

    苏小妞还没有发现顾念兮的到来,倒是聿宝宝先行朝着大门位置的顾念兮伸出了胖乎乎的小爪子。

    其实顾念兮本意上还是不想理会苏小妞的,都发生了那么大的事情她都不告诉自己,顾念兮的心真的很不好受。

    可看到一整天都没有见面的聿宝宝脸上的那抹希冀,顾念兮最终还是朝着他们两人的方向走了过去。

    “来,妈妈抱!今天有没有一个人在家好好的呆着?”对于聿宝宝,顾念兮是有愧疚的。

    原先打算的是,等儿子满周岁的时候她再回到公司去上班。而且每天也要尽可能的多抽出一点时间陪儿子。

    可谈建天的离世却又是那么突然,让所有人都措手不及。

    临终受托,顾念兮只能硬着头皮上战场。

    现在的她每天都有处理不完的事情,想要提前下班压根就是不可能的事情。

    想到聿宝宝还这么小,她就丢下他到公司去。

    顾念兮有些心疼了。

    “怎么把小脸也弄的这么脏?妈妈给你擦擦!”

    一整天都没见到顾念兮的聿宝宝,这会儿也非常乖巧的呆在她的怀中。

    顾念兮掏出湿纸巾,给他擦去脸颊上的红。

    或许是感觉自己脸蛋上的脏东西不见了,这个时候的聿宝宝笑的不知道有多甜。

    “想喝水还是吃水果,妈妈给你弄!”

    蹭着儿子那软乎乎的小脸蛋,顾念兮的眸光忍不住放柔。

    此刻的聿宝宝只顾着在顾念兮的怀里撒欢,什么吃的东西他才不要呢。

    而回答顾念兮的,是苏小妞:“念兮,刚我给他喂了葡萄,还是等过会儿吧!”

    瞪了一眼苏小妞,顾念兮对着儿子说:“宝宝,长大要当个诚实的孩子知道不?千万不能学某些个人一样,发生了那么大的事情都不通知我,一个人呆着。”

    “她在这个城市,难道没有亲人么?别人也就算了,怎么可以不告诉我?”

    “我知道,她的嘴里口口声声喊着把我当亲妹妹,可心里一定不是这么想!没准我连个路人甲都不如!”

    顾念兮典型的是在指桑骂槐。说完了这一番话,顾念兮便抱着儿子准备上楼去。

    不想理会身后的苏小妞。

    听着她的话,苏悠悠的眼眸转变为急切。

    看到顾念兮带着聿宝宝想要上楼,苏小妞更是追了上去:

    “兮丫头……”

    “兮丫头,我真的不是想要骗你。当时那个情况来的突然,我是站在手术台上昏过去的,等我醒来的时候已经手术好了!我不是不想告诉你,可我怕你会跟着我一起难过。”

    “要是其他的时候也就算了,可你当时还怀着身孕。你的身子骨不好,我又不是不知道。你说我要是当时将这情况告诉你,你要是发生个什么意外,你叫我怎么活下去?”

    再度提及当年手术台上发生的那一切,苏小妞控制不住自己的泪水……

    这还是,她第一次和别人讲述自己当时发生的那些事情。

    “那个孩子是宫外孕,本来就是保不住的,整个世界能保住孩子的都没有几个。可是我以为,我能保住。我怕告诉你,你会担心,所以我不敢说出来。你知道么?我好多次想告诉你,可我真的怕你不同意我冒着危险要这个孩子。你知道吗?当时我都能感觉到他在我的肚子里动了,你也怀过孕,你一定也知道那感觉……”

    看苏悠悠哭的整个眼眶都红了,这下顾念兮也控制不住了。

    将怀中的聿宝宝放回到小床上,顾念兮上前抱住了苏小妞。

    “孩子没了之后,我越不敢说了。我怕你会骂我,我怕你会伤心,我更怕你和宝宝有什么危险……”

    “傻瓜。可你难道不知道,我现在知道了,我会多难过多自责?我的姐姐发生了那么大的事情,我竟然还在家里享清福,我……”

    “对不起,兮丫头。我真的不知道会这样……”

    两人,抱在一起痛哭。

    而谈逸泽回家的时候,便撞见这一副场景。

    谈家大厅里,两个女人抱做一堆哭成泪人,聿宝宝好像被眼前的一幕吓坏了。

    那双大眼珠子,傻乎乎的盯着那两个人看。

    而谈家大厅门口的位置,凌二爷矗立在一旁。

    因为他是背对着谈逸泽的关系,谈逸泽压根就看不清他的表情。

    不过从他石化了的背影,谈逸泽可以断定,他站在这里的时间肯定不短……

    “没事吧?”

    谈逸泽轻手轻脚的上前,拍了怕兄弟的肩膀。

    只见转身的凌二爷,一双漂亮的眼眸里红的不像是他。

    如果你仔细看的话,你还会发现他的眼眶里出现了晶莹。

    “没事……”他的声音,嘶哑的有些不像是他。

    漂亮的有些像是童话中才能走出的完美容颜,此刻没有了往日好看的色彩。

    那双美的有些不真实的瞳仁里,在此刻出现了龟裂。

    凌二其实并不想要在自己的好兄弟面前展现自己如此脆弱一面的。

    但不知道是怎么了,眼皮只是稍稍眨动了那么一下,豆大的眼泪就簌簌的往外掉。

    “他们在说那个孩子的事情吧?”

    谈逸泽的问题更像是骤定的。

    其实在看到顾念兮竟然会如此在意苏悠悠那个失去的孩子之时,谈逸泽便预料到了今天会是这样一番情形。

    然而苏悠悠始终都是她顾念兮最要好的姐妹,他们的感情谈逸泽也料定了不会有多大的变化。

    只是看着顾念兮竟然为一个已经消失了两年的生命如此掉泪,原本想要告诉顾念兮某些实情的谈逸泽,再度却步了……

    兮兮,如果你知道,我们当初也有一个孩子在没有见到这个多姿多彩的世界就离开了的话,你是不是会更伤心?

    “嗯。”

    凌二爷的眼眸里,是谈逸泽所未见到的感伤……

    时至今日,他才亲耳听到苏悠悠亲口提及孩子离去的那个过程,他的心就像是被凌迟一样,一刀一刀,不致命,却是让人无法承受的痛……

    他的悠悠,他的傻瓜……

    明明知道留下宫外孕的孩子会是那样的危险,可她还是义无反顾的想要留下他。

    “谈老大,我的心真的很痛。那个傻瓜,一个人承受了那么多,竟然不曾告诉我……如果当初她真的用自己的生命换下了那个孩子的话,我真的不知道我该怎么一个人面对这个世界。”

    “谈老大,我是不是很该死?在她那么需要我的时候,我竟然跑得远远的,还误以为悠悠是不想要我的孩子,才……”

    “……”

    没有声音的哭泣,永远是最痛的。

    而凌二爷现在就那么矗立在谈家大宅门前,一个人默默的掉泪,成为不远处抱成一堆哭泣的两个女人的背景……

    “好了,都过去了!”

    谈逸泽现在所能说的,也只有这样的话。

    至于其他,他还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和自己的兄弟说。

    再说了,失掉孩子还差一点失去心爱的人的痛苦,谈逸泽是深有体会的。

    他明白,现在凌二的心情想必相当的不好。

    不管别人说什么,做什么,都于事无补……

    “外面冷,先进去吧。”谈逸泽劝着。

    “不了谈老大,我想一个人好好的静一静!”他更不想,让自己如此狼狈的样子,被苏小妞发现。

    “那去吧,等晚一点,我出去找你!”

    他现在这个情绪,谈逸泽还真的怕他一个想不开,作出什么傻事来。

    但现在的他,又不能跟着他一并离开。

    这屋子里,还有哭的难分难舍的两个女人,还有个被吓坏了的宝宝呢!

    眼下,抛下这边离开,显然是不明智的。

    “我知道了,待会儿到我的酒吧找我。我今天中午就不回来吃饭了!”该交代的都交代完了,凌二爷转身走了。

    凌二爷是冒着大雪离开的,谈逸泽看着他消失在雪中的身影,黑眸有些黯淡。

    ——分割线——

    “宸儿呢?”

    当凌二爷那辆骚包的车子朝着酒吧急速开去的时候,此时酒吧的门前多了一个人。

    从小六子接待这人的态度可以看得出,这人想必相当的难搞。

    连寻常在一群混混中都能游刃有余的小六子,在看到这个人出现之时,脸上明显的僵住,连笑容都难以挤出来便可以看得出。

    ------题外话------

    国庆节快乐,么么哒~!

    →_→
(快捷键←)[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快捷键→)
大家同时在看:龙血战神 黑道特种兵 傲世九重天 武动乾坤 遮天 绝品邪少 生肖守护神 完美世界 我的贴身校花 绝世唐门 大主宰 莽荒纪 我欲封天 校花的贴身高手 星战风暴 武极天下 校园绝品狂徒 亿万老婆买一送一
本书转载于网络,版权属原作者,喜欢小说军婚染上惹火甜妻全文阅读,记得收藏本书。 卓越全本小说网 www.zy200.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