卓越全本小说网 全本玄幻 全本武侠 全本都市 全本历史 全本侦探 全本网游 全本科幻 全本恐怖 全本散文 其它小说 全部小说
小说排行榜 > 全本都市言情 > 军婚染上惹火甜妻全文阅读
军婚染上惹火甜妻TXT全集下载 加入书签

军婚染上惹火甜妻无弹窗 正文 第364章 母子争宠VS你的尺寸!

    苏小妞都要去相亲了,谈逸泽倒是要看看,这凌二爷还有什么心思在这边自怜自唉!

    丢下这一番话,谈逸泽果断的上车拉动了车子的引擎。

    车子的后方还不时传来六子的声音:“知道了,还是谈参谋长厉害。回去的路要小心……”

    ——分割线——

    第二天,谈逸泽是在一阵嬉闹中中醒来的。

    昨晚上他出去找凌二,大半夜才回来的。

    回到家里,抱着那个软乎乎的小身子睡的有些熟了,连惊觉也降低了不少。

    这一醒来才发现,怀中的小女人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不在了。

    起身环顾了四周之后,谈逸泽在房间里的沙发上发现了这个小女人的踪迹。

    原来大清早的,这女人正和他们的宝贝儿子争东西呢!

    “谈聿,命你现在将手头上的东西还给我,不然看我怎么收拾你!”

    顾念兮插着腰身,一副准备骂街的架势。

    不过对于顾念兮这个盯着一头乱糟糟头发,还板着脸对着自己的形象,聿宝宝好像真的一点都不怕。

    那胖乎乎的小手里,仍旧拽了一个东西不肯松动分毫。

    “快放手,不放的话我真的会打你的哦!”

    顾念兮挥舞着小粉拳,无奈儿子压根不懂得她在说的是什么意思。

    估计,还以为顾念兮是在和他说什么好玩的事情,一个劲的笑着。

    而顾念兮将此当成了儿子对自己的挑衅。

    一怒之下,立马拽儿子的手,企图要从聿宝宝的手上将东西给夺下来。

    “这东西真的不能玩,玩坏了事情就很大条了!”

    顾念兮一边和儿子争抢着东西,一边还不忘和儿子解释。

    无奈聿宝宝在这个家里向来被人疼惯了,什么事情都想要顺着自己的意思做。

    这不,当自己手上的东西要被顾念兮抢走了,就扯开嗓子大哭了起来。

    而且这聿宝宝一向委屈了也只向一个人哭诉:“爸……”

    见谈逸泽看过来,这小家伙竟然开始恶人先告状了。

    挥舞着胖嘟嘟的小手,不肯将手上的东西松开,还一个劲的朝着她家谈参谋长叫嚷着:“爸……打!”

    这意思,估计是和谈逸泽说顾念兮打了她。

    “哟,一见谈参谋长你还恶人先告状了?快把东西交出来,不然我真的要打你了!”

    顾念兮继续插着腰。

    看着母子俩闹得不可开交,谈逸泽只能从床上下来,来到沙发边把一直哭闹的小家伙给抱起来,然后落座在顾念兮的身边:“怎么回事,大清早娘俩就吵架了?”

    “他拿了我的东西!”顾念兮也告状了,拽着老公的手,将他拉向自己的那边:“老公,你可要为我做主!”

    “爸……”聿宝宝这边见顾念兮拉着谈参谋长,他也赶紧抓住谈逸泽的另一手,作势要将人往他的那边拽:“妈,打!”

    谈逸泽算是明白了,这娘俩一见到他,都来哭诉来了。

    “他拿了什么东西?”

    这胖乎乎的小手一直拽的紧紧的,谈逸泽看不出那是什么东西。

    “印章!”顾念兮说这话的时候,谈逸泽已经抱着儿子逗着。

    很快,聿宝宝忘记了先前的不愉快,小手也松开了。

    这下,刚刚被他拽在掌心里的东西就从他的小爪子上滚落下来。

    “这不是明朗的印章么?”

    谈逸泽一瞅顾念兮捡起来的那个东西问道。

    “嗯,就是那个印章。我今天早上记起一个地方还没有盖印呢,就起来弄了。打算上班前处理好,到公司也可以不那么赶。我刚拿出这东西,这坏小子就过来抢了!”

    和谈逸泽投诉他儿子的不是的时候,顾念兮又瞪了一眼聿宝宝说:“这可是明朗集团的印章。爷爷去世之后,妈妈只是代理董事长,只能靠这个印章办事!这个东西如果丢了的话,那会有很大的麻烦的,知道不?所以,你以后不能拿这东西,知道吗?”

    怕儿子以后还想要玩这东西,顾念兮试图和他解释着。

    不过这聿宝宝可不管妈妈说了什么事情,他就觉得这个东西应该很好玩,因为上面还雕刻了个龙的图案。

    见顾念兮将东西摊开摆放在他的面前,聿宝宝又按耐不住自己内心的毛躁,伸手就想要抓住这东西。

    好在,顾念兮给及时收起来了,不然又不知道母子俩要怎么闹。

    “老公,你看你儿子都被你宠坏了!”

    好吧,顾念兮也有恶人先告状的嫌疑了。

    因为寻常最宠儿子的,可就是她了。

    “儿子,今后你不能拿妈妈的印章知道么?要不然,你老子每次都要被你牵连!”瞪了顾念兮一眼,谈逸泽转身一本正经的和儿子说。

    不过聿宝宝显然不知道人家说的是什么,只是一个劲的傻笑着。

    “兮兮,我看这不行。你总不能每次办公的时候都在咱家的沙发上弄吧?每天光是将东西摊开,然后又收起来的,就要浪费很多时间!”

    再说了,沙发的高度比较低。

    好动的聿宝宝一旦坐在她的身边的话,伸手一拽桌子上的东西就东倒西歪的。

    有时候又是打翻了墨盒,又是弄乱了文件。

    好几次,被儿子弄乱了文件之后,顾念兮都和谈逸泽哭诉。

    到最后,还不是谈逸泽帮她收拾好的?

    为了免除后患,谈逸泽又说:“要不这样吧,我去问爷爷要了爸以前的书房。你以后就到那边去看文件什么的,也比较方便!”

    “这成么?爸刚刚离开不久,我怕舒姨会说我们……”

    我们想要争这个家里的东西。

    毕竟他们两人要的只是一个可以处理事情的空间,然而舒落心会觉得这么简单么?

    “你管她说什么?太在意别人的话,活得就像是一条裤衩。别人放什么屁,都要闻着。”好吧,这就是谈参谋长。

    明明是挺高深的道理,他有如此粗俗的话就给解释通了。

    “我才不是裤衩!”

    顾念兮怪嗲一声。

    “那就对啊,不是裤衩为什么要在意那个人的想法?”其实谈逸泽更像说,舒落心在他的心里,压根就不是人!

    “那好吧,不过爸的那套办公桌椅我用不惯!”

    以前,谈建天在的时候顾念兮也经常和他借书房用的。

    “用不惯那就把爸的那套摆在角落里。今天有空找套过来!”

    办公的地方,自然要用的比较顺手。

    不然,哪有心思做好事情?

    “那我下班找悠悠去逛一下吧!”

    听到谈逸泽事事都顺着她,顾念兮的嘴角又是忍不住的上扬。

    说话间,她跳跳嚷嚷着开始换衣服准备去上班了。

    “你看为了你惹出来的事情,你老子废了多大的功夫从将你妈给哄好?我可告诉你,你要是将我老婆给气跑的话,看我怎么收拾你!”

    见自己娇滴滴额的小妻子离开,谈逸泽便一本正经的和怀中的聿宝宝说着。

    聿宝宝瞪着葡萄大眼,有些无辜的看着谈参谋长。

    惹得后者又是一顿耀武扬威的宣誓……

    之后,爱闹腾的聿宝宝总算是安静下来了。

    但这一天他可懂得了,他老妈在谈参谋长的心里就是个天,他聿宝宝毛都不是……

    呜呜,不是别人都说老子都是比较喜欢儿子胜过老婆的么?

    为什么他们家却不是这样?

    ——分割线——

    与此同时,城市另一个角落里的小公寓内,一切安静而祥和。

    窗户微微的敞开,纱织窗帘被风一吹,轻轻的摇曳着。

    今天的天气不错,外面有暖暖的阳光。

    一切,安静而美好。

    然而一声男人的轻叹,打破了这个早晨的静寂。

    “嘶……”

    抽疼生响起的时候,男人和这个有着梦幻颜色少女房间有些不搭调的男子从粉色的床上支起身来。

    因为被褥是丝绸质地的关系,男人坐起来的时候,那被子自然而然的从他的身上滑落下来。

    看到自己光裸的上半身,男人似乎有些诧异。

    连忙又掀开了被褥下方的下半身,不知道看了什么时候,男人的眉心有些皱。

    正巧,这个时候女人端着水从卧室外走了进来。

    看到他正坐起来,她便慢步朝着他走了过来:“你醒了啊?看你昨晚喝多了吧,以后可千万不能喝这么多,那多损身体?”

    女人一番怪嗲之后,将自己手上的手放到了男人身边的小柜子上:“把蜂蜜水喝了吧,解解渴!”

    “文儿,昨晚……”

    男人盯着那杯上面还飘着一块青柠檬的蜂蜜水,眼眸里略显得有些疑惑。

    其实对于游走万花丛这么多年的凌耀来说,和他发生关系的女人已经是数不胜数了。这当中,一夜情的也占了不少。

    有时候虽然是凌耀醉酒发生的,但他从来都能记得他和女人发生的那些细节。

    可为什么每次和自己心心念念的女人发生的时候,他的记忆就好像被抽离了似的。

    醒来之后,脑袋除了疼就是疼。

    难不成,真的是昨晚他喝的太多了?

    凌耀想要问什么的时候,女人已经先行开了口,打断了他即将出口的话:“你昨晚……真讨厌!”

    女人怪嗲一番之后,脸颊上出现可疑的红晕。

    听女人的话,还有看到女人的娇羞,凌耀自然明白昨晚上发生了什么。

    可他仍旧不懂,昨晚的自己为什么一点记忆都没有!

    “文儿,我……”

    “你先去上班吧,人家今天要把这套被褥给换了。”

    “为什么?”被女人给赶下床的男人,有些不解。

    昨晚他找不到记忆也就算了,为什么现在连他躺过的床都要给换了?

    “你看看,你昨晚做的好事!”

    说这话的时候,女人顿时掀开了凌耀刚刚盖在身上的被褥。

    一时间,被褥上的那些未干水渍明显的浮现,那熟悉的奢靡气息也在这个房间里弥漫了起来。

    看到这些,凌耀自然明白女人在抱怨什么。

    再加上被褥上那些明显的痕迹,他自然而然的以为那是昨晚自己醉酒之后留下来的。

    一时间,男人的心好像被什么给涨满了。

    还有什么,比自己得到了心爱女人的身体还要让人觉得满足的?

    “小乖乖,我这是在疼你啊……”

    男人突然间欺近,就抱着女人压了过去。

    “不要这样。大清早的,要做什么呢?”女人的眼眸里,是一闪而过的慌乱。

    而这,落进男人的眼里,却成了娇羞。

    “当然是帮你复习一下昨晚上的功课咯!”

    他作势准备将自己的唇落下。

    而随着他的唇的凑近,女人的眼眸里,慌乱、恶心,甚至于厌恶,都一起闪现。

    无奈,凌耀接吻时有个习惯。

    那就是闭着眼!

    所以,当他准备将自己的唇瓣压过去的时候,他的眼睛已经闭上了。

    自然而然的,他也就没有注意到女人刚刚眼眸里闪现的这些东西。

    女人本能的想要用脚踹开压在身上的男子,可她刚刚收拾的被褥正好缠在自己的腿上,缠的她无法动弹。

    那,只能用手了!

    想到这的时候,女人准备伸手往男人的后劲敲去。

    就在这个时候,诡异的电话铃声划破了这凌乱的一幕。

    “嘟嘟嘟……”

    清脆的手机铃声,让原本闭上眼准备凑近的凌耀睁开了双眸。

    一眼,便看到了女人抬起的手。

    他的眼眸里,闪现了疑惑。

    而这样的表情,全部落进女人的眼中。

    她当然知道,这个男人有些怀疑自己了。

    想到这,女人立马将刚刚高抬起来的手,环住了男人的脖子。

    之后,她的唇又是高高的勾起。

    “你的电话响了,没准是你的家人找你呢!”

    女人看似好意的在提醒着。

    “不接。这么重要的时候,怎么能中断?”

    男人说着,继续凑近。

    “不接么?没准有什么要紧的事情!”

    女人说。

    “现在哪有什么事情,比你还要重要?”果然是情场老手,什么话说出口都像是情话。

    估计要真是情窦初开的小女生的话,一定会被他哄的找不着北。

    只可惜,她不是。

    “要是公司的事情呢?”

    她又问。

    “公司现在应该也没有我什么事情!”

    他的儿子都在处理。

    “要不,先接吧?接完要做什么再继续?这么让它响着,怪烦人的!”

    女人继续说着。

    “那好吧!”说着,男人放开了身子下面的女人,跳下了床朝着手机走去。

    边走,他还不忘一边说:“奇怪,我记得昨晚上我的手机明明是关机了的!”

    女人对着他的背影丢了一个白眼:那是我给你开的,要不然还真的被你得逞了不成?

    当然,这话她只敢在心理说,不然所有的计划不都功亏一篑?

    面上对着男人,她又说:“没准是你昨晚上按错了按钮,没有关机吧!”

    “估计是这样!”

    被女人迷得神魂颠倒的情况下,那女人说的是什么,凌耀就信是什么了。

    这会儿,男人便屁颠屁颠的开始接通电话了:

    “我是凌耀!有什么事?”

    “早会没人主持?”

    “凌宸那小子呢?”

    “早上没出现?”听这话,凌耀想起昨晚上凌母打电话来说的那些事情。

    莫非,那孩子真的出了什么事情?

    “那好,我马上过去。你顺便打电话去他的酒吧看一下,他人有没有在那边!”

    说到底,凌宸还是他的儿子。

    两人争来争去,到最后的生死关头他还是忍不住会关心他。

    “好,那就先这样了。我一会儿就去公司!”说完了这一番话之后,凌耀便挂断了电话!

    转身看向床上坐着的文儿的时候,不知道是不是他的错觉,他竟然在那个女人的脸上看到了松了一口气的表情。

    貌似,这样的表情他好像之前也看过。

    可当他想要看清楚,是不是自己的错觉之时,女人的脸上又是巧笑颜开。

    “要去公司吧?我给你煮了小米粥,养养胃,一会儿喝了再去上班吧!”如此女人,养的了眼,入得了厨房,还懂得关心体贴男人。

    光是听着她的话,凌耀的思维又飘远了。哪还有心思计较刚刚的那些事情?

    “还是我的文儿好。对了小米粥就不吃了,今天早会没有人主持。怕一会儿去了晚了,股东们闹情绪!”

    说着,凌耀迈开脚步,开始穿戴衣物。

    正巧在这个时候,电话又进来了。

    一看到手机屏幕上“小宝贝”三个字,凌耀顿时觉得自己的青筋一顿暴跳。

    虽然有些心不甘情不愿的,但凌耀还是接通了电话。

    “什么事情?大清早的,不知道我还要上班吗?”比起刚刚接通那通电话的时候的语气,此刻的凌耀又多了些许不耐烦。

    “老头子,我没有别的意思。我就是想问一下,你这几天怎么都不过来。咱们儿子每天都让嚷嚷着要见爸爸呢!”

    电话里的女人,带着习惯性的娇嗲。

    而这样的嗓音,以前在凌耀的耳里不知道有多么的动听,可如今听起来,却觉得有些索然无味,甚至还觉得是过分的做作了。

    “孩子要见爸爸?你当我三岁小孩?那孩子到现在都不会喊我,他会吵着要见爸爸?麻烦你,下次编谎话也要变得像样一点。”

    说到这的时候,男人又说:“你要是没事的话,就挂了。我还要早会呢,不是和你一样每天都能躺在床上等着别人伺候的命!”

    男人爱你的时候,你吃屎都觉得可爱。男人不爱你的时候,你做什么可爱的事情都像是在吃屎。

    这句话,也是今天女人才明白的。

    但她还想要为自己争取一番:“老头子,我知道我错了。是我想要见到你,你这么几天都不来看我,你知道吗我每天晚上都睡不着,人家真的好想你……呜呜……”

    说这话的时候,女人声泪俱下。

    其实她现在打的就是同情牌,希望男人听到自己的哭声之后回到这边来看自己。

    然后,她也可以作出一些什么缓和两人之间关系的事情。

    例如,在浴室里做他喜欢的事情,或是买两件比较好的内衣,穿给他看之类的。

    其实,以前她也有好几次将这个男人给惹怒了,便尝试i过用这样的方法将男人给哄好的。

    希望这一次,自己还能故技重施,重新将男人的心给弄回来。

    她的这番话的意思是,只要他回来,一切都好说。

    可这男人好似听不懂她的暗语似的,听着她的娇嗲之后又是一番心烦气躁的怒吼着:“我说你到底有事没事?没事的话我就挂了。成天这么磨叽着,你以为我跟你一样的清闲?没事就想做那些么?”

    听到最后,女人算是弄明白了,这男人压根就听得懂她说的那些话。

    只不过,他压根就不想要回应她罢了。

    说做那些事情就是烦?

    说他没时间和她一样的清闲想这些事情?

    凌耀,你站着说话也不腰疼!

    我会做这些事情,还不是当初你教会我的?

    有时候,你甚至到了办公室还带着我,还不是为了在办公室里能和我做吗?

    现在不想要的时候,就将她说的如此的下作!

    凌耀,你可真的是在过河拆桥了!

    难道,你现在已经找到可以比我还要年轻,还要貌美的女人了吗?

    这些,都是女人想要质问男人的。

    可没等这个女人问出来的时候,男人便已经先行将电话给挂断了。

    听着电话里传来的那个单调的铃声,女人的眼眸再度恢复怨毒。

    到这个男人难不成真的勾搭上别的女人不成?

    不然的话,像是凌耀这样每天都有需要的男人,怎么可能不会到他这边来呢?

    收起手机,女人觉得自己还有些事情需要好好的处理一番才行……

    而电话的这边,男人果断的挂断了电话之后,迎上的便是女人关切的眼神:

    “怎么了,你不开心?”

    “是有点!”

    来到女人的身边,轻拍了女人的脸颊。

    “这样吧,你没有时间吃小米粥的话,我给你弄杯牛奶吧。昨晚上喝了那么多的酒,今天早上怎么能空腹去上班?”说着,女人便步履匆匆的朝着厨房的方向走去。

    看着在厨房里忙活的女人,凌耀突又不自觉的拿起两个女人来比较。

    你看看,人家文儿多么知书达理?

    明知道电话可能是别的女人打来的,她连过问一句都没有,也不会闹起两人之间的不愉快。

    而那个女人,要是让她知道电话这边这个女人的存在的话,怕是又要闹上好一阵子了!

    想到两个女人性格的悬殊,凌耀又是一阵叹息。

    不过随后的,他又是一阵庆幸。

    庆幸自己在这个年纪,也遇上了对的人……

    ——分割线——

    酒吧里刚刚醒来的凌二爷,起来之后就是对着自己那一头乱糟糟的发丝抓了抓。

    环顾这个氛围,大概是想到了什么之后,原本已经站了起来的他,又随即坐回到沙发上,对着包厢门口就是一阵喊叫:“六子,再给我送两瓶酒进来!”

    现在的他,只要想起昨天在苏小妞哪里听到的那些话,心里都是揪着的。

    苏小妞那样艰难的时候,自己怎么可以不在她的身边!

    这是从昨天到现在,他一直都重复问着自己的。

    痛,不只是心里的痛。

    只要想到了苏小妞,他的整个身子都是疼的。

    现在唯一能缓解如此疼痛的,在凌二爷看来只剩下酒精了。

    大清早的时间,凌二爷知道自己现在应该去上班才对。

    可比起苏小妞,这凌氏压根就不算什么。

    算了!

    他现在什么都不想去想,也不想去做。

    只想着,要尽情的喝杯酒,缓解一下自己心里的苦闷。

    酒,六子是送来了。

    按照他所说的,六子拿来的是这个酒吧里凌二爷自己私藏的酒。

    将酒摆到凌二爷的面前之后,六子并没有打开。

    “怎么了?”见六子此番动作,凌二爷不解的问着。

    “凌二爷,您真的还要喝么?你的身子前段时间才做了手术,这样喝下去对身体不好!”要是凌母知道凌二爷竟然在这里喝酒喝到做了手术的话,估计要将这里给拆了。

    “六子,我孩子都死了一年了,我现在才知道当时是个什么情形。你说我现在不喝酒,我能做什么?”

    凌二爷的此刻的颓废,是有目共睹的。

    和当初失去苏小妞的情形,真的算是有过之而无不及。

    “孩子?”

    事到如今,六子也是第一次听到凌二爷说起这些,眼眸里除了诧异还是诧异。

    “是,是孩子!我和苏小妞,本来也会有个孩子的。可那个孩子还没有来得及看到这个世界,就离开了!说到底,这还是我的错……”

    想到苏小妞竟然打算过要用自己的生命去换回那个孩子,凌二爷感觉自己的心脏就像是被人放在了烤架上似的。

    “凌二爷,人死不能复生。或者的人,还是要好好的活着。您这样喝下去,怕是您自己的身子骨也受不了!”虽然有些诧异那个孩子的事情,但六子还是觉得现在最有必要的还是阻止凌二爷喝酒。

    上次都喝的差一点连命都没了。

    要是再发生上次那样的事情的话,小命能不能保住,真的就说不定了!

    “可我不喝,我真的会受不了!”

    凌二爷烦躁的扯着自己的领口。

    “对了,昨晚上谈老大来过?”

    凌二爷抓着自己的身子的时候,注意到自己旁边还有一件黑色大衣。

    那大衣的衣长,凌二爷便断定那只有他们家谈老大才能穿。

    “嗯,来过了!还吩咐我让我送回凌太太!对了,谈参谋长昨晚临走的时候还让我跟你说一件事情!”

    “什么事情?”

    “他说,今天苏小妞要去相亲。您要是继续在这里喝的话,保不住苏小妞被人给捷足先登了!”

    “该死的,这么大的事情,你怎么可以到现在才告诉我!”听到这话的时候,凌二爷蹭的一下从沙发上站了起来,便大步朝着外面走去。

    “……”而被他埋怨的小六子,只能一脸哀怨的瞪着凌二爷离开的背影。

    不是他小六子不想要在第一时间通报。

    而是他不知道,谈老大临走的时候说的这番话的可信程度。要是苏小妞今儿个不是去相亲的话,那凌二爷回来不还要将他的皮给拨了?

    不过现在让小六子唯一庆幸的是,果真如同谈参谋长所说的,一听到苏小妞都要去相亲了,凌二爷连喝酒都顾不上了!

    这下,他越是佩服那个男人预知事情的能力了!

    ——分割线——

    “悠悠,这次这个对象真的不错。银行的人员,那是铁饭碗!配你这个医生,绰绰有余!”

    大清早的,苏悠悠被苏妈妈拉着走在大街上,一边打着哈欠,一边听着苏妈妈口中的“闲言碎语”!

    “还有啊,我和你王阿姨都说好了,今天要是相亲的成的话,明年年初就能结婚了。”

    “对了,你去到那边的时候,要好好的和人家说话知道吗?别想寻常在家里头一个样,不正经的!到时候,会被人家给说闲话的。”

    “对了,我还给你弄了点香水,你先喷上!”

    说着,苏妈妈就掏出了自备的香水,往苏小妞的身上一阵狂撒。

    “哈湫……”

    那阵浓烈的桂花香,弄得苏悠悠的鼻子一阵痒痒。

    顿时,抵不住这味道的她,就开始打喷嚏了。

    摸了摸自己的鼻子,有些清醒过来之后的苏小妞问道:“老妈,就算你想要逼着我去相亲,也不用对我喷杀虫剂吧?要是我真的被喷的翘辫子了,你今后要念经可真的找不到对象了!”

    昨晚上苏小妞看凌晨才睡着的,现在脑子处于一团浆糊状。

    压根就不知道,刚刚苏妈妈到底和自己说的是什么事情!

    “苏悠悠,你是故意的吧?我这是在给你喷香水!”

    苏妈妈一阵气节。

    这可是她自己昨晚上大冷天亲自出门买回来的桂花香水,竟然被女儿说成了杀虫剂?

    这让她能不生气么?

    “妈,这香水的气味未免太特殊了吧?”

    苏悠悠实在受不了这样的气味,又打了一个喷嚏。

    “你要是再敢唧唧歪歪我可真的把你扔进臭水沟了!”

    苏小妞摆明了就是不见棺材不掉泪的人。

    这不,被苏妈妈一顿威胁之后,就安静了下来!

    “我知道了,太后娘娘!小的再也不敢唧唧歪歪,成不?”

    这话听的太后娘娘一阵舒坦,哼唧了一下表示自己听到了。

    “那好,我现在跟你说的话你可要听好了。你待会儿要见的人就会出现在这家餐厅的三号桌。到时候以你身上的桂花香水为暗号!”说着,苏妈妈将自己手上的桂花香水直接往苏小妞的手里头塞。

    “妈,这念头人家见面不是都时兴拿个玫瑰花之类的吗?”怎么到她这里就是桂花香水了呢?

    这要是被兮丫头听到了,还不得被笑掉大牙?

    “这你就不懂了!人家男方最喜欢的就是这桂花香水了,所以他才提出要拿这东西做暗号的!好了,你就拿着这东西进去吧。今天给我好好的表现,要是能成的话,我就请你去云阁吃一顿!”苏妈妈兴奋的说着。

    话说,现在云阁在d市发展的势头真不错。

    短短三个月,就拢络了一大批的顾客。

    像是苏妈妈这类的挑剔食客,也屁颠屁颠的跟着人家后头走。

    本来苏妈妈到这个城市来之前还有些担心自己要在这里住这么久,会吃不惯这边的食物。

    可一到这边发现这里的云阁分店也不少,苏妈妈乐开了花。

    “妈,我就算再笨,也不会因为一顿吃的把自己给卖了吧?”苏悠悠听着自己老妈的话,怎么觉得自己连一顿吃的都不如呢?

    “你要是真的能卖成吃的话,我老早就将你给卖了。好了,预定的时间快到了,你快进去吧!”说着,苏妈妈二话不说就将苏小妞往这件早点餐厅给推了进去。

    话说回来,人家相亲不是一般都是吃个晚饭还是午饭的么?

    怎么这念头还有人会相亲约出来喝粥吃油条的?

    再者,还有这桂花香水……

    闻着自己身上那诡异的香水味,苏小妞觉得整个粥店的人都诧异的看着自己!

    本来想要走出去的,可从这个粥店的玻璃窗外看到苏妈妈对着她又是一顿挥舞着手脚,那意思是她苏悠悠要是敢出去的话,她绝对不轻饶她。

    最终,苏小妞只能带着满脸的委屈到了三号桌。

    “小姐,您需要点什么?白粥还是豆浆,油条?”

    这时,边走边用毛巾擦双手的小哥走了过来问道。估计是这家店的店员。

    “我吃过了!”

    “吃过?那你还坐在这里干什么?”

    “难道吃过就不许我在这里坐着吗?难道就不准被人在这里相亲不成?”苏小妞倒是大方的将自己来这里的目的给说出来了。

    于是呼,这一幕再加上苏小妞的大嗓门,让她直接成为了这家店里面所有人关注的焦点。

    有的人还低头在悄悄的笑着,有的更是明目张胆的笑着苏小妞。

    好吧,在这个时代喝着小白粥相亲的年轻人,真的是太少了!

    像是苏小妞这样能把话都撂下的,更是绝种了。

    只是谁都不知道,其实苏小妞在和店员说这一番话的时候,就看到了粥店的门口走进了一个人。

    一个把自己的整顶头发都打上了发蜡,然后集体向后梳理,露出那因为被发蜡给喷到了而变得能反光的额头。

    身上是一身老气至极的黑色西装,脚上的皮鞋也是蹭亮的。

    光是看那高度,估计比她苏悠悠还矮一截,更不用说是穿上高跟鞋后的苏小妞了。

    最让苏小妞受不了的是这人还带着一副黑框眼镜,贼眉鼠眼的朝着她的这个角落瞅着。

    一眼,苏小妞便察觉到这就是老妈口中“靠谱”的年轻人!

    不是吧?

    她苏小妞这一辈子就是将看帅哥当成自己的兴趣爱好,并且积极的准备将如此爱好,当作自己的一番事业。

    苏妈妈竟然找了这样一个贼头贼脑,满脸都是痘痕不说,还打扮的这么民国的人物来和她苏小妞相亲?

    这要是真的结婚的话,苏小妞觉得自己会在拜堂之前先找一根绳子上吊的!

    反正,让苏小妞盯着这样一个人吃东西,她是绝对吃不下去的。

    估计能吃进去,也是消化不良。

    因为她会觉得面前这些会有碍自己的身心健康发展!

    当然,苏小妞也知道自己老妈现在在外面看着,要是直接扭头走人的话,估计会被苏妈妈打下十八层地狱。

    为了自己的身心健康好,苏小妞还是决定让某些人自动离开。

    不过刚刚这人的脸皮也和她苏小妞一样,忒厚了点。

    明明她苏小妞这么大张旗鼓的表现自己是来相亲,也是来丢人的了,一般人不是应该掉头就走么?

    这位仁兄竟然还捧着他的那瓶桂花香水就朝着自己走了过来。

    顿时,苏小妞觉得自己应该是穿越了。

    穿越到了民国初,那个时候还没有那些外国香水,国产桂花香水风靡全国的时代……

    “你就是苏悠悠吧?”那男人轻声细语的,纤细的手还略带兰花指,将自己手上捧着的桂花香水朝着苏小妞的面前一摆。

    “我是郝喜得!今天和你处对象的!”

    一番话下来,苏小妞算是被雷得外焦里嫩的。

    马勒戈壁的。

    郝喜得?

    这名字也太有喜感了吧?

    然后,苏小妞又忒不厚道的笑了。

    笑的直拍桌子!

    “你妈妈生你的时候是不是忒开心了点?竟然取了个这样的名字?”

    说着,又是捧腹大笑。

    惹得整个早餐厅里所有人都瞪着他们俩看,饶有兴致的!

    “我妈妈在生我之前,生下了八个姐姐,到我这里,终于是个男的。他们觉得我是为了延续我们家的香火而来的,所以取名喜得!”

    其实一般人听到苏小妞的那一番话之后应该知道苏小妞是在嘲笑他,估计脸皮薄的掉头就走人了。

    可这位极品竟然耐性的和苏小妞解释了起来。

    说这番话的时候,他还招来服务员要了几根油条和豆浆。

    弄着他的那个兰花指,轻轻的摆弄着油条。

    一番交谈下来,苏小妞感觉自己已经是鸡皮疙瘩掉了一地了。

    “我知道你是妇产科工作的,寻常忙么?”

    男人一边用兰花指吃着油条,一边又问苏小妞。

    那轻声细语的模样,听的苏小妞一阵恶心。

    “忙,当然忙。每天不是接生孩子,就是给人解决妇科疾病。你要是有病的话,也可以过来。我可以随时给你插个队,安排个B超检查!”苏小妞很大方的表示自己是可以开口门的。

    而对方的嘴角却猛地抽了起来。

    那什么,他好歹也是带把的。

    这女人,竟然要他去做妇科检查?

    为了掩饰自己的尴尬,兰花指男又轻咳一声之后,说到:“那你呢?你对我有什么需要了解的!”

    “……”苏小妞只是盯着他的兰花指看。

    其实她更想知道,他是不是一只受!

    面对苏小妞迟迟没有开口,男人索性自我介绍了起来:“我是在银行工作的,寻常就是在银行走动。每天除了盖印章之外,就没有别的事情了。工作清闲,工资高,节假日也休假。你要是有空的话,也可以到银行去找我玩!”

    “咳咳咳……”听到最后,苏小妞干咳了起来。

    他这兰花指她光是对着一会儿都有些难受了,还去银行找他?

    那不是等同于去找抽?

    “对了,我还有一套三室两厅的住房,结婚的话,那里可以等同新房。至于车子,今年我已经计划买了,很快就有。”

    说到这的时候,男人又慢条斯理的说着:“对了,我的自我介绍就差不多这样了。苏小姐还有什么要知道的,尽管提。我会知无不言言无不尽!”

    这话说完,他有摆了摆自己带着的黑框眼镜。

    “我没什么需要知道的!”

    她压根就没想过要和这样的男人过好不好?

    别的还可以,她就是受不了兰花指。

    小攻小受什么的是最有爱的,当然要排除兰花指。

    “怎么会没有需要知道的?我们是当成结婚对象来交往的。要是这样的话,我先来总结一下,我对你的看法吧。今天苏小姐给我的印象一般般,不过模样还可以。要是可以的话,我们就交往两个月,年初就结婚,你看怎么样?”

    好吧,这个男人还真的是以结婚为目的来相亲的。

    这让苏悠悠有些措手不及。

    可她还真的不明白了,她都表现的各种恶心了。这男人怎么还觉得对她的印象一般般?不是应该觉得各种恶心才对么?

    当然,这些还不是那么重要。

    若是让她家的太后娘娘知道这男人竟然对她的印象还可以的话,按照她家太后娘娘迫切想要她结婚的心里,没准真的会让她嫁给这样的男人!

    苏小妞真心不敢相信,自己要是每天对着个兰花指男,会不会崩溃。

    想到这,苏小妞干脆一不做二不休,直接开口道:“对了,我刚刚想起来我还有一件事情没有好好的了解过你!”

    “是什么?苏小妞请尽管说,只要是我郝喜得知道的,我定会知无不言言无不尽!”

    又是兰花指,开始摆弄着豆浆。

    估计,是打算开喝了。

    在这样的情形下,苏小妞逮着了机会就问道:“请问,你的尺寸有多少?”
(快捷键←)[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快捷键→)
大家同时在看:龙血战神 黑道特种兵 傲世九重天 武动乾坤 遮天 绝品邪少 生肖守护神 完美世界 我的贴身校花 绝世唐门 大主宰 莽荒纪 我欲封天 校花的贴身高手 星战风暴 武极天下 校园绝品狂徒 亿万老婆买一送一
本书转载于网络,版权属原作者,喜欢小说军婚染上惹火甜妻全文阅读,记得收藏本书。 卓越全本小说网 www.zy200.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