卓越全本小说网 全本玄幻 全本武侠 全本都市 全本历史 全本侦探 全本网游 全本科幻 全本恐怖 全本散文 其它小说 全部小说
小说排行榜 > 全本都市言情 > 军婚染上惹火甜妻全文阅读
军婚染上惹火甜妻TXT全集下载 加入书签

军婚染上惹火甜妻无弹窗 正文 第365章 媳妇,我的地盘!

    “苏小姐,你说的是什么尺寸?”苏小妞如此的跳跃性思维,显然面前这个男人压根吃不消。

    兰花指搅动着面前的豆浆,一副喝着拿铁的样子,却不知道豆浆不适合这么搅动。

    估计这么喝下去,他回家的肚子立马胀气。

    要是别人,苏小妞可能会好言劝上几句。

    但面前这个兰花指,苏小妞只想说一句:拉死你!

    “那你认为,我问的是什么尺寸?”

    苏小妞面对眼前自己本来最喜欢的豆浆油条,不知道为什么突然觉得恶心。

    回去之后她决定,一个月之内都不要再吃这豆浆油条了!

    “尺寸这东西有很多。像是上衣,像是身高,还有头发的长度。再者,还有……”男人念念叨叨的样子,在苏小妞看来更像是一个爷们。

    突然间,苏小妞想起了网络上的一句话。

    小时候一直希望找个很An的男人当男朋友。长大之后才发现,原来最An的那个人,是自己!

    怎么现在的男人,都跟姑娘似的?

    苏小妞忍不住在心里一番吐槽。

    “尺寸这东西是在很多,不过我就想要知道你的*的长度是多少!”

    苏小妞说的脸不红心不跳的。

    这还要多亏了她这些年当腐女的这层经历。

    你以为,每次混在*网聊群里,和那些人谈论这些有的没的是那么容易的事情?你以为都拿着那些gv里面的看点和别人探讨不需要脸皮吗?

    而经过这样的层层锻炼之后,苏小妞终于练就了如此这样比城墙还要厚的脸皮。

    即便当着面前的男人,还有整个早餐室里头的人,她还是照样说的脸不红气不喘的。

    “什……什么!”

    男人兰花指上的勺子不知道是因为太过吃惊了,还是真的被吓到了,突然间就从手上掉下来了。

    两种瓷器接触的瞬间,发出了清脆的声响。

    男人瞪大了双眼瞪着苏小妞看,显然没有想过苏小妞竟然会问出这样的问题来。

    “怎么了?那么吃惊?不就是问你的尺寸么?你不是刚刚和我说过,你一定会知无不言言无不尽?”现在,就开始退缩的话,那接下去怎么好玩?

    “你要知道这个方面做什么?好像没人……没人相亲的时候会问这些吧!”

    没想到,这兰花指竟然还是个纯情货。

    被苏小妞这么一问,竟然脸红了起来。

    连说话,也变得结结巴巴的。

    “你以为相亲就不需要为今后的性福生活考虑吗?快点告诉我你的尺寸,这样的话我也可以做个参考,看看以后我们会不会幸福!”

    苏小妞一派正紧的模样,让面前的男人都有些怀疑,她此刻不是和自己聊尺寸问题,而是聊国家大事。

    “那个……”

    很明显,此刻的情形是这个兰花指没有想过的。

    本来还以为相亲无非就是问有车有房,没债没病之类的问题,对此他还是蛮有自信的。

    没想到现在竟然是这样,第一次他以对待非人类的眼神,看着苏小妞。

    “那个……我没有量过,我真的不知道我的尺寸有多少!”

    说这话的时候,兰花指的嗓音嘤嘤嗡嗡的,压根挤不出话喉咙的样子。

    一边,他还忙着从自己的口袋里找出了一块蓝花手帕,摸着自己额头上的汗。

    这好歹也是大冬天的,这么出汗的样子还真的让苏小妞误以为这是夏天到了。

    看得出,此刻兰花指真的很慌。

    但苏小妞要是这样放过他,不是太过便宜了他?

    看着他用兰花指拿着手帕的样子,苏小妞又说了:“没有量过怎么可以,快点现在找把尺子量一量。你自己要是做不到的话,我可以帮你的!”说着,苏小妞踩着自己那苏杭十几公分的高跟鞋就朝着兰花指走去了。

    今日苏小妞身上穿着的白色的衬衣,搭配下身的红色的包臀裙。至于苏小妞的外套,早在她应对这男人之前就先脱下了。

    如此打扮的苏小妞,年轻时尚,又不失干练。

    特别是苏小妞下身那双足以勾死人的美腿,简直让她成了全场的亮点。

    只是面前这个男人压根没有心思去欣赏苏小妞的美腿,他浑身上下的关注力都被苏小妞给气势给压住了。

    能做的,也是是用惊悚万份的眼神看着苏小妞。

    而另一手,还死死的抓住自己腰身上的皮带。

    这个女人,实在是太疯狂了!

    竟然在早餐店里就要帮他量尺寸。

    这还是前所未见的事情……

    “快点脱下来,我帮你啊!”苏小妞摇晃着自己本来挂在车钥匙上当成挂饰的小皮尺,来到男人的面前。“你看,我连工具都给准备好了。”

    “你为什么偏要现在知道我的尺寸,结婚之后不就都知道了吗?”说到这,兰花指的脸已经变成了酡红色。

    “要是我在不知道你的尺寸的情况下和你结婚,等到结婚之后才发现你的尺寸跟个牙签似的,做了跟没做没区别的话,那我到时候岂不是亏死了?”

    好吧,跟牙签似的,这是对男人最大的打击了。

    这下,这兰花指是想要让她检查也难,不让她检查也难。

    他唯一能做的,便是抱头鼠窜。

    看着他连手帕都来不及拿的样子,苏小妞在后面问着:“你要上什么地方去?你的手帕还没有拿!”

    “我觉得我们两人不合适,我还有事先走了。至于手帕……”

    说到最后几个字,兰花指疾步匆匆的回到苏小妞的面前,拽着自己手帕便再度逃窜……

    而苏小妞也在整个早餐时所有人的诧异眼神中,将早餐的钱给付了。

    “真是个抠门的家伙,连自己吃的钱都要我付!”嘟囔了一声之后,苏小妞踩着高跟鞋,宛如斗胜的女神般离去……

    ——分割线——

    “请问刚刚有没有一个大概这么高,眼睛大大的姑娘在这里出现过。”凌二爷赶到据说是苏小妞的相亲地点的时候,眉心皱的不像是他。

    这么个脏乱差的早餐室,凌二爷一阵唾弃。

    竟然有人相亲见面到这样的地方来,还真是奇葩一朵!

    不过眼下,凌二爷觉得最重要的还是找到苏小妞。

    可环顾了整个餐厅,凌二爷并没有发现他家苏小妞的踪影。

    当下,他有些担心。

    该不会,苏小妞真的看中了相亲的人,和人家跑了吧?

    越是想着,凌二爷越是担忧。

    拽住身边经过的一个服务员,凌二爷问道。

    “眼睛大大个头这么高的姑娘,不瞒小伙子你说,每天这样的姑娘到我们这里可真的不少,我还真的不知道是不是您要找的那一个!”

    上下打量了一下面前的这个年轻人,店员阿姨一下子就猜出面前这位小伙子身份应该不低。

    光是在他身上流露出来的气息,就让人无法抵抗。

    再细细的打量了这人的脸,阿姨觉得这小伙子好面熟,好像在什么地方见到过。

    该不会是,哪个电视剧里面的明星吧?

    不然,她怎么会觉得这小伙子面熟呢?

    这个在早餐店里帮忙的阿姨或许想都没有想到,此刻站在他面前的便是时常出现在各大财经杂志上的凌二爷。

    也对,凌二爷仔细一琢磨,眼睛大大高度差不多的姑娘,这里头的人多了去了。

    连忙他又补充了一句:“那个女人喜欢穿着红衣服,人群中非常显眼的!”

    这便是印象中的苏小妞。

    穿着红色的衣服,不管何时何地,她都是人群中最为抢眼的。

    “哟,是不是那个腿老长的姑娘?”听到这,阿姨算是有些印象了。

    其实这也和苏小妞刚刚在这早餐店里上演让人过目难忘的一幕有关。

    “对对对!就是腿老长!”凌二爷见过的女人大腿可不少,但像是苏小妞那样每次都能轻易的勾起他的*的,还真的是少。

    不然他的二货怎么每天都爱拿着她的腿出来显摆?

    就连这样的大冷天都不放过?

    光是这么听着店员阿姨的描述,凌二爷便可以骤定那刚刚到这里的人儿就是他的苏二货了。

    这该死的丫头,大冷天又铁定又穿着超短裙出来显摆了。

    不然怎么会有那么多的人知道她的大腿长?

    想到那勾人的大腿被她相亲的对象看了去,凌二爷还真的想不出和苏小妞相亲的人会不想和苏小妞有“进一步”的发展!

    突然间,凌二爷周身的气息也骤减了几度。

    在他周围三尺内的事物,都能明显感觉到他身上传出的阴冷气息。

    “小伙子,那姑娘是到这里来相亲的。不过她和他的对象就坐了一会儿,然后两人就走了!”

    准确来说,是那人被苏小妞被吓走的!

    走的时候,连吃的东西都没有付账呢!

    不过这阿姨明显没有将这话给说完整了,所以当凌二爷听到这“走了”的两个字眼,就认定了他们是一起走的。

    当下,凌二爷真的恨不得找到苏小妞就立马咬她一口。

    这该死的丫头怎么能这么轻易的就跟别的人跑了呢?

    “阿姨,您知不知道他们离开这里会去什么地方?”

    转身,凌二爷发现外面空空如也。

    这人海捞针,估计是难了。

    “这我可就不知道了。”

    这些人都是店里的顾客。

    她总不能见人家要离开还总是上去打听人家去了什么地方吧?

    “那谢谢您了。”

    凌二爷丢下这话,就转身离开了。

    留下的,是店员阿姨痴傻的眼眸。

    这么个好看的小伙子,还真是养眼。

    连掉头转身,都是那么华丽的背影。

    她要是再年轻个几岁的话,一定会追上去的……

    ——分割线——

    凌二爷以为是和相亲对象一起私奔,都不知道在什么地方双宿双栖,害他在这里兜兜转转了好几圈都找不到人影的苏小妞,此时正和顾念兮一起在逛百货公司。

    “兮丫头,你要是想买办公桌椅找我一起来就对了。我一定会给你挑出个最时髦,又最好玩的!”

    苏小妞一脸大言不惭的样子。

    “我刚还以为你在约会,没时间呢!”

    刚刚顾念兮打电话给苏小妞不过是想要找她问问这办公桌子在什么地方买的比较好。

    没想到一通电话下去,苏小妞竟然说她要和她一起逛街去。

    这让顾念兮实在二愣子摸不着头脑。

    “约毛会啊!”

    苏小妞是典型的粗话联翩。

    “阿姨不是说今天你要相亲去么?”时间地点都和她说了,还提醒顾念兮不能去那边打岔。

    “那个兰花指男也好意思和我苏悠悠相亲?”苏小妞一脸的嫌弃。

    “兰花指?!”

    “是啊,弄个豆浆是个兰花指,弄个油条也是兰花指,弄得我没有一点的胃口。告诉你念兮,我接下来的一个月不想吃豆浆油条了,你要是敢让我吃这东西的话,我跟你急!”

    好吧,因为苏小妞讨厌兰花指男,连豆浆油条都给恨上了。

    “我知道了,不过那男的真的兰花指吗?可你不是一直都喜欢什么小受小攻之类的吗?弄个那样的男人不也正好合了你的胃口!”

    “去去去,那事情放着欣赏就行,真要弄那样的男人放在家里,那岂不是等于守活寡?我可没有那么大的母爱,养个男人在家当儿子!”

    说到这的时候,苏小妞又想起了刚刚那个男人说他对自己的印象一般时候的那个得瑟样,好像她苏悠悠非他不可了,弄的她又是一身的鸡皮疙瘩。

    “那你回家要怎么和阿姨交代?”

    顾念兮当然知道苏悠悠不可能随随便便的相亲成功的。

    可苏妈妈不同。

    从昨晚上就一直都在为今天的这场相亲做准备,估计是对这场相亲抱着挺大的幻想。

    “我就不信她非让我嫁给一个*都没有牙签大的男人?难不成,将来我自己要自备黄瓜一辈子不成?”苏悠悠的话听的顾念兮嘴角一阵抽搐。

    她的好姐妹还真的是个神一般的存在。

    竟然和她一边逛超市,一边和她打探黄瓜自备的问题。

    再加上她的那个豪迈大嗓门,惹得周围的人关注连连。

    “算了算了,咱们不说这个了,你还是想想我那个办公桌要配什么椅子比较好。最好是比较舒服的,不然坐太久了屁股疼!”

    为了免得两人继续被当成动物园里的猴子被围观,顾念兮拉着她直奔家具卖场处。

    一到卖场,苏小妞便立刻被某个沙发椅迷住了。

    而迷住苏小妞呃,正是一个有着苏小妞最爱的红色的沙发椅。

    “念兮,这个不错!”

    “这个?”

    顾念兮一扫,首先入眼的自然是红色。

    再者,就是这个沙发椅的特殊造型。

    那是那五指的形状,大拇指和小手指是扶手,中间三个指头是靠背,这造型还挺奇特的。

    “挺不错的!”顾念兮也挺喜欢这样的椅子。

    “小姐,我这是我们店里最新的沙发椅类型,总共只来了五件。售完了,就没有了!你要是喜欢,就要赶紧先下手哦!”

    见顾念兮和苏悠悠站在那沙发椅的旁边,年轻的店员赶紧上前介绍着。

    “念兮,你先试试看。要是喜欢的话我们就订下,等下让他们帮我们送过去。不然晚了就没了!”

    苏悠悠一向是个急性子。

    见到喜欢的东西,就想要快一点揣在自己的手上。

    “那好吧!”

    顾念兮试了一下,感觉还挺不错的。

    于是,椅子的事情就这么敲定了!

    付了钱,留下了地址,让他们送到谈家大宅去,他们两人则继续逛超市。

    与此同时,凌二爷在哪里都找不到苏小妞的情况下,将求救的电话打到了顾念兮这边来。

    “小嫂子,我是真的没有办法才找您来的。”

    “怎么了?”

    “小嫂子,我哪儿都找不到苏悠悠!谈老大说她去相亲了,我已经到哪里找过了。可她不在哪里。你说她要是和别人私奔了我怎么办?”凌二爷的语气听上挺急的,又挺委屈的。“小嫂子,你和苏小妞的感情那么好,你应该知道她现在会在什么地方对不对?告诉我好不好?求您了,只要您告诉我,要我给您做牛做马都成!”

    一向骄傲的凌二爷,竟然为了一个苏小妞,如此的放低了声调,放慢了语气,如此低三下四的求一个人。

    这对于一向高傲的凌二爷而言,该有多难?

    可为了苏小妞,凌二爷频繁的刷新自己的底线。

    “凌二,悠悠现在就在我的身边!”其实,顾念兮也不知道现在该怎么对待凌二爷才好。

    但听到一向高傲的他竟然为苏悠悠做到了这个份上,还许诺要为她顾念兮当牛做马,她的心也不是很好受。

    “真的?小嫂子没骗我?”乍一听到这个消息,凌二爷还有些不确信。

    按理说,谈老大应该不会骗他才对。

    难道,有其他军情不成?

    “没骗你,我们现在正在市中心的大卖场,你要不信的话就过来!”

    其实,顾念兮这会儿也逛得有些累了。

    最近她迷迷糊糊的就当上了明朗集团的执行董事长,虽然说她有信心可以处理好这些东西,可毕竟因为年龄太小了,很多大股东都对她抱着怀疑的态度。有时候,连自己的部下都会怀疑自己作出的决定。

    为了增强自己的气场,顾念兮每天都踩着十几厘米的高跟鞋。

    按照苏悠悠的话来说,气场就是这么练就的。

    踩着这样的高跟鞋,顾念兮的气场是上去了。

    无奈的是,自己的脚却不舒服了。

    本来是想要到这附近转转,买一套办公桌椅就回去的。

    可现在被苏小妞拉过来闲逛,她的脚越来越难受了。

    逛了这么久,顾念兮觉得自己也该休息一下了。

    而电话那端的凌二爷听到了小嫂子的邀约之后,立马道:

    “好,那我马上就过去!”丢下这一句话,凌二爷果断的将电话给挂了。随即便拉动车子的引擎,朝着市中心的大卖场前去……

    ——分割线——

    凌二爷到的时候,顾念兮正带着苏小妞坐在大卖场顶层的咖啡厅里,喝着咖啡吃着小点心,缓冲体力。

    整个咖啡厅,凌二爷一进门一眼就确定了苏小妞所在的位置。

    因为她对于他凌二爷来说,永远都是个最显眼的存在,让他无法忽视。

    疾步匆匆的上前,凌二爷不说一句话就将坐在顾念兮对面的苏小妞给拉起来。

    在苏小妞错愕的叼着一个蛋挞,没来得及咽下去的情况下,他一下子将苏小妞给纳进自己的怀中。

    那一刻,苏小妞的美瞳从最开始的吃惊放大,到最后的放淡放柔……

    “悠悠……”

    “悠悠……”

    “……”

    凌二爷就像是多少年没有喊过她苏悠悠的名字一样,一遍遍的呢喃着。

    他的嗓音,哑哑的。

    就像是遇上了旱季的田野,得不到雨水的滋润而干涸。

    他落在苏悠悠的腰身上的手,也随着自己这一遍遍的呢喃,而越收越紧。

    到最后,紧的就像是恨不得将苏小妞烙进自己的身体里似的。

    “悠悠……”

    他还以为,她真的看中了那个相亲男,和他跑了。

    他真的还以为,自己要失去她了。

    不得不承认,俊男美女热情拥抱的这一幕,实在有够养眼的。连顾念兮都被面前这唯美的一幕迷住了。

    当然,如果眼下苏小妞的嘴巴里不是掉着蛋挞的话,那效果会更好!

    或许是被凌二爷勒的真的喘不过气来了,苏小妞再过不久之后轻咳出声,推了男人一把:“快放开我,你这又是发的什么疯?”

    搂搂抱抱的,成何体统?

    难道凌二爷不知道,这会让别人误会的吗?

    在苏小妞的一而再再而三的提醒之下,凌二爷的手终于恋恋不舍的离开了她的腰身。

    “你为什么不开手机,你知不知道我都快担心死了!”

    放开了她之后,凌二爷就像是困兽一样,哄着眼睛朝着苏小妞叫器着。

    那嘶哑的声线,如同秋季的风儿。

    明明那么的干哑,却又是那么的迷人。

    那一头他一向会梳理的非常平整的发丝,此刻也凌乱的站立在空气中。

    乍一看,还有些像是鸡窝。

    不过即便是这样,也没有能减损凌二爷给人的尊贵气息。只是为他的面容上,多添了一丝狂野,一丝男人味!

    这样的凌二爷,最能触动苏小妞灵魂最深处的感觉。

    印象中,他们离婚的那一晚,凌二爷也是这样的和她叫器着,叫器着让她留下来,叫器着她回到他的身边。

    只是每每想到这些,苏小妞的鼻子都会凭空的泛酸,眼眸里也会有控制不住的湿润。

    为了掩饰自己的失态,苏小妞吞下了自己刚刚嘴上叼着的那个蛋挞,然后别开了脸,用着因为拒绝而变得含糊不清的嗓音反问道:

    “奇怪了,我开不开机和你有几毛钱关系?”

    要是开机了,现在肯定要接到她家太后娘娘的炮轰了。

    知道自己老妈接下来会进行什么说教行动,苏小妞自然不会傻乎乎的选择开机瞪着老妈来骂人了。

    接到顾念兮的电话,抱着得过且过的心里,苏小妞当即决定和顾念兮一起逛街,享受今天剩下最后的欢乐时光。至于老妈的抱怨和牢骚,还是等到晚上不得不回家的时候再说吧!

    不过苏小妞没有想到,她寻常的手机都是放在包包里当成摆设,很少有人会给她打电话。今天竟然变成了热线电话,连凌二爷也找上门来了。

    找不到她,还跑来当面质问她来了。

    “是,你不开机是和我没有半毛钱关系。但苏悠悠,我会担心,找不到你,我会担心……”

    因为找不到她,他差一点回家让爷爷触动全城的警力了。

    因为找不到她,他差一点把整个世界都颠倒过来。

    因为找不到她,他的世界都要崩溃了……

    “……”苏悠悠从没有想过,像是凌二爷那样高高在上,宛如神一般存在的男人,竟然也会担心自己……

    不得不承认的是,苏小妞的心在那一刻,真的有些悸动了……

    特别是面对这个男人深情的眼眸之时,她的心好像是漏掉了一拍。

    连刚刚吃进去的蛋挞,碎渣掉了一整身,都浑然不知。

    而凌二爷却一点都不嫌弃她吃的整脸都是的样子。

    在这样的情形下,他又是上前了一步,伸出自己的大拇指轻轻的帮着苏小妞擦拭她嘴角上的碎屑。

    当苏小妞的美目再度因为他的举动而诧异的放大之时,凌二爷说了:“苏小妞,你知道吗?不管你离开了多久,这个位置一直都是你的……”

    凌二爷的另一手,指着自己的心脏。

    对于他而言,苏小妞一直都没有离开过那个位置。

    男人很深情,女人有些感动。

    其实,顾念兮看到这一幕,也被感动的一塌糊涂。

    本来,她还想要继续看下去的。

    但看着这两人都呆愣在原地的样子,顾念兮觉得自己i还是非常有必要留下一点独处的时间给他们。

    于是,踩着那双让她的脚丫子极端不舒服的高跟鞋,顾念兮悄然离开了。

    被留下来的男女,成为这个咖啡厅里最抢眼的风景……

    ——分割线——

    “兮兮,把东西放着,我来!”

    这天傍晚,谈逸泽难得提前下班回家打算陪着家人一起吃顿晚饭。

    不过一进门,便撞见某个女人竟然扛着一大堆的资料从楼上走下来。

    因为手上的资料实在是多,都挡到顾念兮的视线了。

    当下,她不得不每下一个阶梯,都侧过一旁看一眼,放置自己摔下去。

    谈逸泽进门撞见了这一幕,都被吓了一跳。赶紧丢下头顶上的帽子,就大步上前接过了女人手头上的东西。

    “这些东西等我回家帮你收拾就好,怎么一个人搬着这么多东西?”这些东西搁在顾念兮那边是个大问题,到了谈逸泽的手头上却不费吹灰之力,三两下的功夫男人已经抱着这一堆的东西下了楼,还顺利的摆放进了谈建天的书房。

    “我可不想在家里当个花瓶,什么事情都要谈参谋长你操心!”

    跟在谈逸泽的身后,身上穿着一长款米色羊毛,下身一条酒红色打底裤的顾念兮开始收拾着谈逸泽帮着她拿进来的资料。

    其实她也一次可以不用拿那么多东西下楼来的,无奈聿宝宝刚刚一直在那些放资料的角落晃悠,顾念兮就怕他趁着自己拿东西下楼的这个空档,将放在上面的那些资料给弄乱了。

    如今才刚刚蹒跚学步的聿宝宝就已经是小魔头一个,时常在谈家大宅里将东西都给弄的一团糟。

    顾念兮真的难以想象,这么小的年纪就是小坏蛋一个的聿宝宝,将来长大了会变成什么德行。

    “娶了个年轻漂亮的老婆,她的事情我不操心,谁来操心?”对于帮顾念兮收拾残局,谈逸泽一向是一句怨言也没有。

    再说了,他们家还有个大麻烦聿宝宝。

    那小家伙时常不是弄翻了这个,就是打坏了那个,明明才是屁点大的小孩,却能让整个家的人都忙的团团转。

    比起聿宝宝那个大麻烦,谈逸泽觉得他的顾小同志还是可以的。

    “贫嘴!”虽然嘴上是这么说,但顾念兮不得不承认的是谈逸泽的一句话逗得她心情大好。

    女为悦己容!

    这话说的一点都没错。

    这世界上,还有比被自家老公夸奖漂亮还要让人心情大好的事情么?

    “对了,老公你先看看我先购买的那套沙发椅怎么样?我去给你弄杯热腾腾的橘子茶来!”

    今儿天气又冷了,他才刚刚进门,顾念兮担心他被冻坏了。

    “好吧,顺便弄点吃的给我。”刚刚从训练场上才回来,他有些饿了。

    “没问题!”

    说着,顾念兮出了门。

    谈逸泽还想着帮顾念兮看看办公桌椅之后顺便帮她整理一下这地方,可一看到顾念兮摆在办公桌面前的那张椅子,谈某人的脸明显的往下沉。

    爪子?!

    “老公,看看我给你带什么好吃的来了。不用太感激我,当然如果你非要感激我的话,今晚由你来给咱家宝宝洗澡也不是不可以的!”

    顾念兮端着小甜点从外面进来的时候,就看到谈逸泽坐在一侧的沙发上对着她新购进的办公桌椅凝视着。

    “怎么了?”

    谈参谋长的眼神,给人如临大敌的感觉。

    “你怎么买了这么个货色?”

    谈参谋长的语气虽然平淡,但从他的眼神中顾念兮读出了不喜。

    “谈参谋长,您是不喜欢沙发的颜色吗?其实我觉得这个红色也没有什么不好,挺可爱的!”

    顾念兮说着,还真的往沙发椅上坐了坐。

    而看着她的小身子陷进了沙发里的一幕,谈某人的黑眸又是一沉。

    弄的,顾念兮还以为自己做了什么十恶不赦的事情,惹得谈参谋长如此不悦。

    “我说的不是它的颜色!”

    谈逸泽上前,直接将顾念兮从沙发椅上给拉了起来,然后打横抱起,到原本这书房里就有的沙发上坐下。

    “那是不喜欢它的高度吗?其实我觉得还可以,这个坐着挺舒服的!”

    窝在谈参谋长的怀里,顾念兮习惯性的将自己冰冷的手放进他的脖子,在那里取暖。

    对于她的行动,谈参谋长倒是一点意外都没有。

    反正从顾念兮嫁到这里的每个冬天,他的脖子都要充当这个女人的暖炉。

    现在,他已经是习以为常了。

    当然,这个女人要是能将取暖的地方放在别的位置上,谈逸泽会更喜欢的。

    “我说的不是这个!”用脸颊轻轻蹭了女人的额头之后,谈逸泽说。

    “那说的是哪个?”怀中的女人,竟然睁着无辜的大眼望着他。

    惹得,谈逸泽有种想要犯罪的冲动。

    他觉得,或许用说的,这个女人会不明白。

    于是,谈参谋长决定身心力行!

    将自己的大掌放在某人的小屁屁上轻轻掐了那么一下之后,谈逸泽说:“我老婆的屁股,只有我谈逸泽能摸!”

    感觉到自己的小屁屁被掐了,顾念兮小脸一红。

    再听到谈参谋长说的话,顾念兮顿时领悟了。

    无奈的往谈参谋长的胸口上锤了一下,她说:“这是哪跟哪?那不过是一个沙发模型!”

    再说了,那也不是真的人手好不好?

    哪有说的上摸的道理?

    “反正就是不行!这个地方是我的领地,我说了算!”谈参谋长又狠狠的往上一掐,宣布自己的占领权。

    “老公……”

    顾念兮很想反抗如此的*制度。

    什么她的小屁屁是他的领地?

    这是什么道理?

    这屁股还不是长在她顾念兮的身上么?

    怎么就变成他的地盘了!

    不过谈参谋长的霸道可是有目共睹的。

    在他认定的情况下,你想要扭转他的看法那是基本不可能的事情了。

    在顾念兮准备要出口反驳他的话的时候,谈某人便以一记热吻,结束了此番对话,顺便身心力行的宣布一下自己的领地权。

    于是,这一天在书房里悄然上演了火辣的一幕……

    ——分割线——

    周子墨带着周太太和小齐齐到谈家来,是在某个午后。

    此时,已经临近新年。

    大街小巷开始放假了,周先生这片警也不例外。

    今天开始休假,除了这之后还有几天值班之外,现在的他很清闲。

    闲来无事的他一整天都想要缠着周太太。

    每天除了在家里弄的鸡飞狗跳的,就是和小齐齐干瞪眼,吃飞醋。

    今天就是看到这周太太也休假了,难得赖床,周先生一下子就被激发了男人的斗志,想要在床上和周太太来个“决斗”,不分出胜负和什么雌雄的,决不罢休。

    本来,周先生已经开始忽悠的周太太分不清东南西北了。

    无奈,周先生的一池春水被小齐齐敲门声给打乱了。

    听到小齐齐在门口奶声奶气的呼喊声,周太太顿时就清醒了。

    一巴掌将准备还要在她的身上继续作恶的男子给拍开之后,周太太就跳下床将小齐齐给抱进了屋子里了。

    知道儿子在这个屋子里是什么事情都做不成的周先生,一脸便秘的看着小齐齐窝在周太太的胸口蹭啊蹭的,那双黑眸里跳动的火苗,就像是干柴遇上烈火,烧的噼里啪啦的。

    为了免得这周先生又脑子欠抽的找小齐齐来什么男人间的决斗,周太太只能提议带着她家这两个脑子都没有发育齐全的男人来到谈家做客。

    到谈家的时候,周先生就先把小齐齐从周太太的怀中给提了出来,丢进了聿宝宝的小床里和他一起玩。

    聿宝宝的小床上是够宽的。

    寻常一人玩的时候,里面还放着一大堆的玩具。

    这些,可都是谈参谋长在他没有出生的时候就给他买来的。

    无奈这聿宝宝生下来就是个“拆弹”专家。

    不管逮着什么玩具,都能给肢解了。

    眼下,小床上的玩具又成了一堆碎片。

    对于自己这些看似垃圾的东西,聿宝宝一点兴趣都没有。

    所以小齐齐抓着这些东西玩的时候,他也没有闹。

    其实聿宝宝很想说,自己是很有原则的。

    一般只要不和他抢他家谈参谋长的怀抱的话,他还是将小齐齐当成自己的弟兄的。

    于是,两个宝宝在小床上玩的欢。

    而周先生也能单独霸占周太太一个人。

    像是什么偶尔抓着周太太白嫩嫩的小爪子在自己的唇边啃咬一阵子啦,或是将自己的脑袋窝在周太太的脖子上啦……

    反正,寻常你不觉得会是一个大老爷们能做出来的事情,此刻周先生都在给你一一呈现。

    对于自家周先生偶尔脑子欠抽的行为,周太太已经习以为常。

    只希望,在场的其他人能体谅她家周先生有时候出门忘记带脑子出来。

    凌二爷今天也难得在家。

    其实昨天喝了那一整晚的酒之后,凌二爷的胃又有些不舒服了。今天的他直接和公司拿了病假,然后呆在谈家大宅里休息。

    目的,当然是看管住他家的苏小妞。

    虽说昨天苏小妞的相亲没有成功,可凌二爷保不齐这今天放假的苏小妞什么时候脑子抽风就跟着其他男人走了。

    至于苏妈妈,在昨天知道了苏小妞的相亲对象这么不靠谱,还有小*和牙签差不多之后,就找他们王阿姨算账了。

    当然,苏妈妈可不是个会轻易认栽的人。

    在昨天出师不利之后,她昨夜已经做了一番深刻的检讨,今日再准备出门给苏小妞物色一门好亲事。

    “二哥,您今天也在这里?”

    周太太见到凌二爷从楼上走下来,自然而然的打了一身招呼。

    没等人家凌二爷回答,周先生已经将她带笑的脸给扳过去:“周太太,不要忘记你是我老婆,你只能看着我!”

    事实证明,周先生今天出门真的忘记带脑子了。

    “那我以后闭上眼走路,谁都不看成吧?”

    周太太拍开了他的手,一脸怒色。

    “这倒是个不错的建议!”

    周先生还真的觉得这个主意挺不错的。

    “周先生,你是要我英年早逝,好娶别人是不是?”

    “不是不是,周太太你别误会。”

    “我误会?我看你就是这意思。既然你不仁,也休怪我不义。”

    “周太太,别那么文绉绉的,我文化浅,听不懂。”周先生继续卖弄自己的厚脸皮刀枪不入的功夫。

    连身为兄弟的凌二爷,此刻都有些嫌弃墨老三。

    这厮的在周太太的面前,就跟个弱智一样!

    “听不懂是吧?那我直接告诉你,我的意思是让今晚上你睡沙发!”

    “周太太,我抗议!”

    “抗议无效,上诉驳回!”周太太的一句话决定了周先生今晚上的命运。

    当下,周先生一脸懊恼的窝在一旁,就像是受到了既不公平待遇的小媳妇似的。

    看着他们两人的相处,端着水果和饮料从厨房里走出来的顾念兮实在是佩服。

    大概这个世界上没人会想到,在外人面前那么强势的周子墨,竟然会被柔柔弱弱的周太太收拾的服服帖帖。

    “周大哥,梦瑶姐,吃点东西吧。凌二,你也过来。对了悠悠在楼上,我去把她也叫下来,大家顺便聚一聚!”

    说着,顾念兮上了楼。

    被周太太用眼神攻势威慑住,不敢继续卖弄弱智一面的周先生只能将关注力落在了凌二爷的身上。

    其实周先生就是自己浑身不舒坦,也想要拉一个兄弟跟自己一起不舒坦的人。

    听到现在凌二爷竟然和苏小妞在别人家同一屋檐下,周先生顿时觉得找到了生活的目标。

    “哟,这现在是玩起了同居这潮流了。前阵子不是还听说,她要和别人结婚了吗?”不出周先生的预料,这话一落下,便看到了凌二爷的脸色沉了一分。

    周太太知道周先生这是在打击别人的积极性,便狠狠的往周先生的腰身上一掐。

    周先生早有防御,反手就将周太太伸过来的爪子,直接给扣押住了,一脸得瑟的朝着周太太媚笑。

    那意思好像是在说:“周太太,你让我不自在,我也要拉着凌二不自在!”

    “她是我凌二爷的老婆,和谁结什么狗屁婚!”

    说到这,凌二爷一想起那姓骆的小年轻就心里忒不是滋味。

    苏小妞是凌二爷放在手里怕弄碎了,搁在嘴里怕化了的宝贝。竟然被骆子阳那厮的给背叛了,想着凌二爷就浑身不舒坦。

    但眼下,让他更不舒坦的是周子墨!

    “老三你这磨磨唧唧的样子跟个娘们一样。”
(快捷键←)[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快捷键→)
大家同时在看:龙血战神 黑道特种兵 傲世九重天 武动乾坤 遮天 绝品邪少 生肖守护神 完美世界 我的贴身校花 绝世唐门 大主宰 莽荒纪 我欲封天 校花的贴身高手 星战风暴 武极天下 校园绝品狂徒 亿万老婆买一送一
本书转载于网络,版权属原作者,喜欢小说军婚染上惹火甜妻全文阅读,记得收藏本书。 卓越全本小说网 www.zy200.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