卓越全本小说网 全本玄幻 全本武侠 全本都市 全本历史 全本侦探 全本网游 全本科幻 全本恐怖 全本散文 其它小说 全部小说
小说排行榜 > 全本都市言情 > 军婚染上惹火甜妻全文阅读
军婚染上惹火甜妻TXT全集下载 加入书签

军婚染上惹火甜妻无弹窗 正文 第366章 暧昧抓痕VS不要脸

    “在你的面前,我是无法施展我雄性的威风。我是不是男人,还是我家周太太说了算!”

    脑袋明显是被房门给夹了的周先生还不怕死的朝着周太太说:“你说对吧,周太太?”

    这厮的嘴里暗含的暧昧,任谁都听得出。

    不过周先生的嘴巴上过足了瘾,身上就要备受催产了。

    这不,周太太还真的顺着他的脸往下说:“对啊,周先生说的是大实话,你可真的很威风!”

    可明明周太太已经顺着他的意思说下去了,周先生的脸色却变得一阵刷白。

    那前额暴起的青筋可以看得出,这男人现在正隐忍着某件事情。

    其实在凌二爷的面前,周先生很想表现的很有威严。

    事实上,周太太也给足了他面子。

    当然,如果桌子底下的周太太不要用高跟鞋的尾端那么踩着他的脚丫子的话,周先生觉得那会更能满足他的要求。

    可事实上,周太太会事事如了他的愿么?

    那自然是不可能的。

    看着周先生那个痛苦的表情,周太太的鞋跟又是一转,弄得周先生一脸的憋屈。

    “我们家的周先生可是非常的威风的,对吧!”

    周太太再一次强调,而周先生也再一次接受了非人的虐待。

    等苏悠悠和顾念兮从楼上下来的时候,就看到两个一脸郁闷的男人正坐着一起干瞪眼。

    前者凌二爷是因为自己被周子墨给奚落了,心情不那么爽。后者周先生是觉得自己遭遇家暴了,委屈至极。

    两方较量之下,只剩下两个小宝宝正咿咿呀呀的不知道在一旁交流着什么,还有一脸放松的周太太正在喂这两个小宝贝吃水果。

    “梦瑶姐,这是什么行情?”

    八卦的苏小妞一见到这两人就开始凑上前了。

    “还能怎么样,看对方不顺眼呗!”

    周太太也一向是唯恐天下不乱。

    “看对方不顺眼应该互殴才对!我赌一块钱,周先生赢。”苏悠悠像是窃窃私语的和周太太交流,无奈她的大嗓门已经泄漏了她的诡计。

    而周太太这边也不怕死的跟着说:“我赌五毛,二哥赢。”

    听到这两个女人的对话,不管是周子墨还是凌二爷,嘴角上都是明显的一抽。

    这两个女人,就这么对自家的男人不自信?

    然后,两男人对视一眼,觉得在女人的面前还是保持和平比较好。不然无论是那一方赢,都不是他们要的结果。

    不过一向玩兴很高的周先生,这时候又开始恢复了之前欠揍的本性。

    看着凌二爷的脸色不加,周先生觉得自己应该往上面添点什么柴火,好让这些燃烧的更猛烈一些。

    对着苏小妞,周先生就开始问了:“苏小妞,听说你昨儿个去相亲了!怎么样,瞅对眼没有?要是没有的话,哥哥我还有几个靠谱的对象,你要的话我可以给你介绍介绍!”

    无疑,周先生的一番话之下,引来了凌二爷准备杀人的眼神。

    可他就是见不惯自己的兄弟寻常一副狼虎德行,在苏小妞的面前却甘愿伪装成猫咪。

    然而周先生所不自知的,也是这一点。

    他自个儿寻常不也是狼是虎,在周太太的面前连挥爪子的猫儿都不是,最多就是个爱乱蹦的兔子。

    “要是有个不错的对象也可以。不过要个靠谱一点的,千万别是个兰花指!”

    苏小妞只是随口回了一句,并没有放在心上。

    然而她不知道自己的这句话落进凌二爷的心里就跟刀子似的,一字一句的凌迟着他的心。

    “苏悠悠,你敢!”此刻的凌二爷就像是被激怒的狮子一样,朝着苏小妞咆哮。

    “我怎么就不敢了?”

    苏小妞连白他一眼都没有费力,然后就继续和其他几个女人嘀嘀咕咕的不知道说什么。

    当下,凌二爷的脸色阴沉的不像是他。

    真想现在就将苏小妞给扛回到房间里,让别人看不到,更触碰不到。

    无奈,眼下这里这么多人,凌二爷觉得此番做法有些不靠谱。

    弄不好,还弄了个拐卖妇女的罪名!

    凌二爷心里有怒火,自然也开始朝着这事情的始作俑者炮轰。

    于是,刚刚还嬉皮笑脸的周先生,此刻成为受灾的对象。

    不过凌二爷并不是用手脚,而是用眼神。

    那阴毒哀怨的眼神,落在周先生的身上都让他不自觉的打起了冷颤。更不用说是别人了!

    看着自家兄弟如此遭到的这个待遇也不是很好,周先生的心里顿时平衡了。

    然后,他又问了凌二爷:“老二啊,如果你喜欢的女人和别的男人结婚,你会唱什么歌给他们听!”

    无疑,周先生这个八竿子搭不着的问题让刚刚都在嘀咕中的女人们都有些错愕。

    甚至,周太太还对着周先生给了一记警告意味十足的眼神。

    而周先生此刻只想着要做自己想做的事情,压根就没去注意周太太的动向。

    “快点说啊!这可是脑筋急转弯!”周先生见凌二爷一直都盯着苏小妞看,便开始马不停蹄的催促。

    望着苏小妞,看着她对着周太太和顾念兮笑着的灿烂小脸,凌二爷恍若隔世。

    曾几何时,他的苏小妞也会用如此灿烂的笑容对着自己?

    那个时候的苏小妞,整个小脸上都是这样的笑容。

    可现在呢?

    凌二爷都快要记不得,苏小妞上次对自己这样灿烂微笑是什么时候的事情了。

    真想,将此刻苏小妞的美好笑容给留住,让她一辈子都这样的笑着……

    在望向苏小妞的的眼神中,凌二爷的眼神一点一点的放淡,一点一点的放柔……

    这样的反映,连周先生看着都有些错愕。

    以为,那是自己的错觉……

    “老二你要是说不出来,别怪我把你不当兄弟看!”周先生见自己被忽略了,就像是个孩子一样在谈家大厅里大吵大闹的。

    对此,谈家的人一点都不出奇。

    反正这个周子墨来他们家的次数多了,谁都知道他偶尔脑子欠根弦。

    而在周太太的眼里呢?

    此时的周先生就跟他儿子周思齐一样,每次见她不看着他,就要打闹一场。

    当然,儿子的发泄方式就是大哭一场。

    而周先生已经是成年人了,自然不肯在别人面前大哭一场。

    他选择的方式,便是在其他人面前大吵大闹的,弄的大家都鸡犬不宁。

    知道自家周先生的目的不过是为了引起自己的注意,周太太并不打算理会。

    这混蛋,每次理了他就会蹭鼻子上脸。

    明明已经老大不小了,每次都跟个孩子一样无聊!

    比他们家小齐齐还无聊!

    对于周子墨的胡搅蛮缠,凌二也好像见怪不怪。

    听他说要不把自己当成兄弟看。

    凌二连甩都不甩他一眼。

    那意思俨然是,不把我当兄弟就不呗。

    反正和你这个脑子少一根筋的大少爷,只会丢人显眼。

    因为接连被周太太和凌二无视,周先生的脾气也上来了。

    明明老大不小了,还学着人家小孩子开始打打闹闹。

    不一会儿的功夫,他已经蹭到了凌二爷的面前,一边抱着凌二爷的脖子一边说:“你还不快点说,你的女人要是和别人结婚了,你在婚礼上要唱什么歌献给他们!”

    实在是被这无聊透顶的周子墨给缠的烦了,凌二爷只能用一副白眼瞪着周子墨说:“还能唱什么,当然是唱《春天在哪里》!”

    “不是分手快乐?”周子墨大有挑衅的嫌疑。

    “唱什么《分手快乐》?成全了别人当野鸳鸯,自己一个人躲着伤心的傻事,你会做?”

    凌二爷又是用看着白痴的表情问周先生。

    “对,这白痴的事情我也不会干!”周先生思索了一下,若是周太太当初真的跟左佑良搞在一块的话,他会将周太太让给那斯文败类么?

    答案,肯定是不会的。

    对于自己喜欢的,不管是人还是东西,周先生都要一手掌控。

    成全了别人委屈了自己的傻帽事情,他才不会去做呢!

    “那不就结了。连你这个脑子欠抽的都不会做,我干嘛成全了别人?”凌二爷这话虽然是和周子墨说的,但视线确实落在不远处和顾念兮站在一起的苏悠悠的身上。

    此时的苏悠悠虽然一手逗着和小齐齐玩的聿宝宝,但谁又知道她此刻所有的注意力都落在身后那男人的身上。

    当听到他这么一说,苏小妞的表情是没有什么破绽。但僵住的背影,却已经明显的泄露了她所有的思绪。

    “那你为什么唱《春天在哪里》?”那是儿歌好不?

    用在这地方,周先生显然脑子是转不过弯了!

    “你没听过这歌么?没听过,我唱给你听!”说了这话之后,凌二爷清了清嗓子,然后用他那迷人的声线唱着:“春天在哪里呀春天在哪里,春天在那青翠的山林里。这里有红花呀这里有绿草,还有那会唱歌的小黄鹂,嘀哩哩嘀哩嘀哩哩嘀哩哩嘀哩哩……”

    不得不承认,凌二爷不仅是人美,连他的嗓音也得到了上天的厚赐。

    他的声线在他们年轻几岁的时候唱流行的歌曲,简直就有歌王的潜质。

    而如今在儿歌上,也是得天独厚!

    听的,在场的人都有些如痴如醉。

    特别是聿宝宝和小齐齐,原本还在打闹的两个小家伙竟然在听到了凌二爷的歌声之后出奇的停住了,然后傻乎乎的看着凌二爷唱歌。

    不同于两个宝宝听凌二爷歌声的专注,周子墨在听到兄弟唱儿歌的时候一直都在思索着他为毛唱这老掉牙的歌。

    听到最后,他总算是明白了!

    哩哩哩哩?!

    离离离离!

    这老二,还真的不是一般的毒。

    人家才刚结婚,就开始诅咒人家离婚!

    “老二,你好毒!”

    周子墨发自内心的感叹。

    “我毒么?如果真的发生了这样的事情的话,我可不是唱歌那么简单。”凌二爷说这话的时候,还煞有介事的盯着人家苏小妞的背影看,惹得苏小妞感觉自己的背脊冷飕飕的。

    “难不成还弄个枪直接去抢婚不成?”周先生饶有兴致的问着。

    “差不多!”

    无疑,凌二爷的这一番话让在场的三个女人都不约而同的倒抽了一股子冷气。

    还真不愧是谈参谋长的兄弟。连抢婚这样违背了道德和常理的事情,都能说的如此的理直气壮。这是,顾念兮心里头的感叹。

    而周太太心里则是想,还真的不愧是脑子总却一根筋的周先生的兄弟,就算要进行这样龌龊的事情,也应该等到事发的时候别人还没有预料的时候做出来才有效。现在这么开诚布公的讲出来,到时候人家有准备怎么办?

    至于苏悠悠,只是在心里无比唾弃了凌二爷一番。

    用枪抢婚?

    去!

    难道以为这个世界上还真的只剩下他凌二爷一个人在猖獗么?

    总之,这一天之后的聚会,都在这几个人各自心里的唏嘘声中结束。

    ——分割线——

    他们几个人过来家里做客是没有通知谈参谋长的。

    再说了,临近年底的时候谈逸泽军区那边也有些忙,正准备着什么野外训练。

    所以对于他们的到来,自认为是贤内助的顾念兮也没有告诉谈参谋长。

    等到谈参谋长回到家的时候,他们已经走了。

    大厅也被顾念兮整理了一遍。

    一切,已经恢复了正常。

    如果不是聿宝宝嘴里的那一句:“离离离离……”的话,顾念兮相信连谈参谋长都不会察觉到有什么人到过家里。

    听到自家孩子嘴里总喊着这么晦气的话,谈参谋长挑眉看向顾念兮:“今儿个谁过来了?”

    言下之意是,谁将他家的聿宝宝给教坏了?

    “周大哥和梦瑶姐带着孩子过来了,我就让凌二和悠悠都下楼聚了聚,怎么了?”顾念兮此时正给他端来了橘子茶,刚将茶放下来,就被谈参谋长一拽,坐在了他的大腿上。

    “这是在大厅呢!”

    在大厅里,顾念兮始终没能和在卧室里一样的开放,任由谈参谋长摆弄。

    “没事,我们是有证的!”谈参谋长的意思是,领了证的就算当着人家面卿卿我我的,也不犯罪!说着,他就往顾念兮的小嘴上一啄。

    结婚虽然已经三年了,但谈参谋长还是爱极了顾念兮唇上的柔软。

    这么一天不见面,他都快想死她了。

    回到家,自然想找一种好的方式好好的发泄一下自己对她的想念。

    当然,如果可以的话,谈逸泽更想着要将顾念兮按在身下好好的享用一番。

    但考虑到顾念兮的脸皮薄,要是他真的在这大厅里将她给按到的话,待会儿肯定要惹恼了这个小丫头。

    还是等回房之后,再好好的“诉说”一下自己的思念吧。

    想到这点上,谈参谋长还觉得自己该好好琢磨一下今天我晚上要和顾念兮玩什么样的花招!

    可被谈逸泽这么一啄,顾念兮的脸一下子就红了。

    “还在孩子面前呢,没羞没臊的!”锤了谈逸泽的胸口一下,她抱怨着。

    这还是大厅呢!

    刘嫂进进出出的,要是被撞见岂不是丢死人了?

    “我亲我媳妇凭什么不能当着他的面,他要是乐意自己就去找媳妇去!”

    说着,谈逸泽还对着边上一直都对着他伸出两个小手要抱抱的聿宝宝挑了眉。

    那意思是,这可是我老婆。

    我和我老婆亲热的时候,你就该在一边上呆着。

    对于谈参谋长这种见色忘义的做法,聿宝宝表示非常不支持。

    这会儿挥舞着胖乎乎的小手还不算,还一个劲的对着谈逸泽喊:“离离离离……”

    “臭小子,跟墨老三学这些,你想被我揍?”

    听儿子一直喊着这话,谈逸泽的心里就一百个不愿意。

    这小了自己八岁的老婆,你以为是谁想要讨得到就讨得到的么?

    好不容易将这么个娇滴滴的小妻子坑蒙拐骗到手,谈逸泽自然想要好好的疼着。

    省得那一天,自己的美娇妻被人给拐走了,他该是后悔死了。

    而自家的孩子非但没想着要帮着老子将美娇妻留住,现在还大声喊着要他们离?

    这么什么道理?

    想到这,谈参谋长脸色一沉,对着儿子挑了眉。

    “这回还真的不是周大哥教他的,是凌二!”顾念兮说。

    “凌二?”

    “嗯,凌二唱了《春天在哪里》,谁知道这小家伙只记得了最后的这一句,然后从早上就喊到了现在。周大哥估计也不好过,齐齐也会了这一句!”

    没想到,凌二爷的一首歌杀伤力真的无数。

    两个宝宝同时都被收买了!

    “臭老二,把我儿子给弄成这副德行,看我待会儿怎么收拾他!”

    说到这的时候,谈逸泽又瞪了一眼一直高喊着“离离离离”的聿宝宝,在旁边抓了个葡萄随便剥了皮掐碎了,就往他的小嘴里塞。

    虽然谈参谋长的行为对于一个小屁孩来说是有那么些粗鲁了一点。

    不过这个葡萄的效果很好。

    一塞进去,原本一直吵吵闹闹的聿宝宝总算是安静的吃着葡萄了……

    看着自家儿子又被他们家的谈参谋长收拾的服服帖帖的,顾念兮无奈的摇了摇头。

    看来,这个时间唯一能拿的下他们聿宝宝的,就只有谈参谋长了。

    你看她今天都捂住自己儿子的小嘴多少次了,都没能堵住他的嘴。倒是谈参谋长一个葡萄就给解决了!

    看着自家儿子吃完了葡萄之后还在谈参谋长的面前邀功,露着几个小牙齿甜笑着,顾念兮在心里喊着:聿宝宝,你还可以在没有骨气一点么?

    不过看聿宝宝对着谈参谋长那咧着小嘴笑,还有些掉口水的样子,顾念兮知道自己这辈子指望看着聿宝宝对谈参谋长有骨气,还不如指望太阳从西边出来。

    给儿子擦了擦口水,顾念兮起了身。

    “要去哪里,再陪我一会儿!”

    无疑,刚进家门的谈参谋长是非常黏人的。

    抓着就要离开的顾念兮,谈逸泽的眼眸里带着希冀。

    “我把最后一份文件整理好,大概要十几分钟就可以过来陪你了!”其实顾念兮也可以等过一会儿再去整理文件的。

    无奈,谈参谋长一在家时间就过的非常快。

    有时候连本来的公司都会给忘记了。

    为了避免此类的事情发生,顾念兮还是决定趁着自己的脑子还有一些理智的时候,将这些事情给做好。

    “让我现在放过你也行。不过现在没有陪着我,过会可需要补偿的。顾小同志,希望你做好准备!”

    说完了这一番话,谈逸泽才松了手。

    听着谈参谋长这么说,顾念兮知道待会儿等待自己的一定是一场“腥风血雨”!

    但知道自己最近这段时间有些忙的忽略了谈参谋长和儿子,顾念兮只能硬着头皮说:“好,我会做好准备,随时欢迎谈参谋长的大驾光临!”

    这话,稍稍的抚平了谈某人心里头的毛躁。

    但一想到顾念兮这一进书房之后,就要落在在那只“魔爪”的上面,谈参谋长的心里各种不是滋味。

    所谓的“魔爪”,还不是顾念兮和苏小妞逛街的时候买回家的手形状的办公椅。

    但秉着自己的地盘不被为人践踏的最高级指令,谈参谋长一直将这“魔爪”当成自己的阶级敌人。

    想到美娇妻的小屁屁待会儿又要落座在那只“魔爪”上,谈某人的脸色一沉。

    在顾念兮即将走进书房的前一刻,他抱起了儿子开了口:“兮兮!”

    “怎么了?”

    顾念兮听到他的声音,转头。

    “你过会儿还要做在那只爪子上么?”

    谈逸泽问的隐讳。

    顾念兮好半响才明白过来,谈参谋长说的是她的那只办公椅!

    “我处理一点资料而已,当然要坐一会儿了!怎么了?”

    “能不能换一只椅子?”谈参谋长的表情,各种别扭。

    看到这,顾念兮算是明白了。

    原来他家的谈参谋长,又将这沙发椅当成新敌人了。

    “老公,那只是一只椅子,没有生命!”更没有占便宜这类的说法!

    “……”谈逸泽不发言,但从他的眼里可以看得出,这个男人还是不接受这个说法。

    在他谈逸泽的眼里,是敌人就是敌人。

    哪有什么有生命,没有生命之分?

    顾念兮可能这份文件真的有点赶,在发现自己劝不动谈参谋长对敌人的仇视之后,便只能说:“老公,我先去处理文件了。等一会儿再去给你和儿子煮点好吃的!”劝不动谈逸泽的情况下,顾念兮只希望时间能冲淡谈参谋长对沙发椅的敌视。

    说完了这话之后,她便闪身进了书房。

    但她所不知道的是,像是谈逸泽这类的人,一旦被他视为敌人的话,很难逃脱被打击的命运。

    眼见顾念兮又进了书房,想着自己的美娇妻的小屁屁又被那只“魔爪”给侵犯了,谈逸泽的心里头就像是有一团火在燃烧一样!

    摸他谈逸泽的老婆是不是?

    他要打到它断子绝孙!

    瞪着那扇被关上门,谈某人的眸里是一闪而过的阴暗……

    ——分割线——

    “小南,你下班回来了!”

    这天,谈逸南下班回家的时候就看到母亲站在自己的卧室门口等着自己。

    其实,以前舒落心等他下班的次数也非常的多,每一次都是有话和自己说。

    这一点,谈逸南也清楚。

    不过,舒落心还真的很少会直接等到他的房间门口来。

    明明母亲还长的和之前一个样,但不知道为什么现在一见到舒落心的时候,谈逸南的心里头就是莫名的堵得慌。

    这一阵子,谈逸南承认自己也是有意无意的在躲着舒落心。

    每天下班回家的时候,都刻意拖到了舒落心睡觉的时间点才回来。

    上班也是,直接在舒落心还没有起床之前就走了。

    如此重复之下,等的有些不耐烦的舒落心只能克制住自己现在的睡意,等到谈逸南回来。

    熬夜,对于其他人来说可能是再简单不过的事情。

    但对于舒落心这样,每天把保养当成自己的事业来说,简直比杀了她还要难。

    每一次熬夜她都是抱怨声连连,说什么会影响荷尔蒙的分泌,会让皮肤变得粗糙,更会长什么皱纹之类的……

    总之,一般情况下打死舒落心都是不可能让她熬夜的。

    但为了许久没有见面的儿子,舒落心只能在半夜的时候拦截他。

    “妈,大半夜的不睡觉,有什么事情!”

    见到舒落心,谈逸南的脸上除了掩饰不住的疲惫,别无其他。

    没想到他都拖到了这么大半夜才回家,母亲竟然还等着自己?

    “妈也没有什么事情,就是好几天都没有见到你了。想要看看你最近怎么样了!”说着,舒落心随着谈逸南回到了卧室。

    他脱下了西装外套,她帮着他挂起来,领带也是,她也帮着收拾。

    甚至连欢喜的一副,都是舒落心直接帮着拿出来的。

    只是即便舒落心做这这一切,仍旧没能让谈逸南的心情好起来。

    他们之间,本来不应该变得如此的累的,不是吗?

    “小南,是不是很累?这念兮也真是的,要是没有那个能力,就不应该接这个位置。到头来,什么事情不也还是你在处理,这大位就让她给坐了去!”看到谈逸南眉宇间的疲惫之意,舒落心还以为是公司的事情造成的,开口闭口就开始数落起顾念兮的不是!

    “妈,大半夜的您到底是做什么呢?再说了,念兮在那个位置上做的真的很好。如果爸当时将公司的位置暂时交给我的话,我还真的指不定能做到跟她一样的好!说到底,我们还要谢谢人家!”轻声的叹息之后,谈逸南又说:“我很累,但那是因为我自己的问题,您不要将这些牵涉到别人的身上!”

    他就是不喜欢母亲每一次都拿着明朗集团的执行董事长之位说事。

    对于谈逸南来说,其实他觉得这样也没有什么不要。

    一个这么大的公司,本来就应该交给有能力管理的人。

    何必要因为自己的私心,去争夺它?

    到时候在自己的手里败了的话,不是毁了谈建天一辈子的心血?

    再说了,现在的顾念兮也是谈家的人。

    这公司不也还是在他们的手上?

    可明显的是,谈逸南是这么想的,舒落心不是。

    听着儿子还是照样为那个女人说话,她的心里头就不是滋味。

    “小南,要是以前也就算了,你为那个女人说事,我知道你对她还有情。可你现在倒是看看人家连孩子都生了,一心一意的为别的男人活着,你还有必要吗?再说了,我的话也没有错!你每天比她在工作的时间多的要多,凭什么这个位置要给她坐?别的能让她胡作非为,但这一点上我绝对不认同。”

    在舒落心的眼里,她只是看到了自己儿子眼里的疲惫,对于他人的视若无睹。

    这便是她,贪心又自私!

    所以看到儿子脸上的疲惫,她便自然而然的认定了是自己的儿子每天处理的事情比较多,比顾念兮还有能耐,明朗集团的董事长位置只能是他儿子的!

    “你要是在这么执迷不悟下去,将来明朗迟早有一天要改姓!”

    “妈,念兮也是这个家的人,就算将来真是她继承的话,那也是爸的安排。我相信,爸的安排总有他的道理!”

    “有他的道理?他有什么道理?他把所有最好的都留给了那个贱人的孩子,把我这些年为整个谈家当牛做马视而不见,连我的儿子也被这么忽略,他这么做还有理了是不是?”说起谈建天,舒落心的情绪便越是不能平静了。

    “我为了他也生了个儿子,也为他打理了整个谈家这么多年,我把一个女人最美好的年华都留给了他,我有什么对不起他的?可他呢?他都对我做了什么?别的也可以不说,他竟然还要和那个贱人合葬,到底将我置于何地?”

    舒落心忿忿不平的数落着谈建天的不是。

    而越说下去,谈逸南的心里越是烦躁。

    他都忙了一整天了,回家还要听她这么喋喋不休的翻着旧账。哪个人会不烦的?

    “妈,您要是等我回来就想要跟我说这些的话,那麻烦您还是先回自己的房间睡觉吧。我都忙了一天了,很累!”

    不到万不得已,谈逸南也不想要对母亲这么无礼。

    只可惜,舒落心真的一而再再而三的挑战他忍耐的极限。

    “小南……”

    “小南,你现在也觉得我烦了是不是?我也没有办法啊,你爸现在又不在了,每天我除了和你说上话,我还能和谁说话?这个家里的其他人,压根就不把我当成人看。”

    被儿子竟然这么回绝,舒落心觉得委屈了。

    当下,眼泪就开始往外冒了。

    看到这,谈逸南也无奈的叹息着:“妈,我不是那个意思!”

    “您也知道最近爸刚刚走,公司成天有忙不完的事情,我在那边都转了一天了,现在真的很困。”说到这的谈逸南拍了拍她的背:“妈,我知道爸刚刚去世您心里头也不好受,等我那一天抽出空来,我带您到外面好好走走吧!”

    谈逸南并不是多疑的人。

    看到母亲表现出来的异样,他只是将她当成对于自己父亲刚刚去世有些不习惯吧了。

    虽然谈逸南刚刚说话的口气并不是那么好,但毕竟那是自己的孩子,舒落心也没有揪着他不放。

    看着他眉宇间的疲惫,她也退了一步:“那好吧,妈先回去了。你去收拾一下,然后赶紧上床休息吧。”

    说着,舒落心准备退出这个房间。

    而谈逸南也看到了舒落心准备离开的动作之后放松了下来。

    等看到这的时候,谈逸南转过身,开始褪下自己身上的衬衣。

    原本属于两个人的我是i现在就他一个人住着,谈逸南现在也没有多少的忌讳。

    每天换衣服都是在卧室里换的。

    所以此刻他也没有多在意什么,就趁着舒落心刚刚离开的那一阵子就开始脱下衬衣,准备拿着换洗衣物去浴室。

    然而他却没有想到,舒落心此时还没有完全走出这个房间。

    她还想问小南要不要吃点东西垫垫肚子,毕竟是这么晚才回家的。

    可当她转身想要问谈逸南的时候,却撞见谈逸南脱下衬衣的情景。

    其实,这一点在儿子和母亲之间并没有什么。

    儿子是她生下来的,她还有什么地方是看不得的?

    不过让舒落心诧异的是谈逸南褪下衬衣露出来的背部上竟然有几道明显的抓伤。

    而且,这些抓伤的痕迹属于对称结构。

    身为过来人的舒落心怎么会看不出,这抓痕一点都不寻常。

    很明显,那是欢爱过后留下来的!

    可谈逸南都已经离婚了,他上什么地方弄出这些痕迹来?

    是他又有了喜欢的女人,还是说他到那些不三不四的地方去了?

    不管谈逸南找的是哪个女人,对于舒落心而言都是非常不好的讯号。

    看来,她要抓紧时间行动才行了。

    免得等到谈逸南脱离了她的掌控,那她的那个时候就真的没有了可以后援了!

    想到这,舒落心悄然的帮谈逸南关上了房门。

    那动作安静的,好像从不存在般……

    ——分割线——

    顾念兮知道骆子阳和施安安的“奸情”,是在这个周末。

    时隔那个被苏悠悠撞破不堪一幕的上午,已经过了了一个多月。

    而这一天,骆子阳是经过了一个月的自我忏悔来到谈家大宅的。

    他想要想苏悠悠求饶,想要让苏悠悠原谅他,希望还能继续先前的婚约。

    这一天,他连家里的户口本都带上了。

    目的,再明显不过。

    只要苏小妞一旦原谅了他,他就立马带着苏小妞去民政局登记结婚。

    到时候,不管是母亲还是其他人,都不可能阻止的了。

    当然,骆子阳是来原谅并且还求婚的,所以鲜花自然是不能少的。

    来谈家大宅之前,骆子阳还先去了花店,订购了一束99朵玫瑰。

    寓意,长长久久!

    到达谈家大宅的时候,谈家大宅的大门敞开着。

    因为先前到这之前,骆子阳便已经和顾念兮打了招呼。

    而不知道他和施安安那些事情的顾念兮,自然不会阻拦他见苏悠悠。

    并且,不明所以的顾念兮还跟骆子阳通报了苏小妞今日的工作表。

    今天下午,苏小妞轮休。

    而且前一天晚上顾念兮还打听到,苏小妞今天并不打算出门。

    只是顾念兮没有想到的是,知道苏小妞今天休假的人还真的不少。

    她顾念兮算一个,被她知会的骆子阳算一个,而凌二爷竟然也知道今天苏小妞轮休!

    只是对于现在医院最大的股东凌二爷而言,想要知道苏小妞的行程还不是一通电话那么简单。

    当骆子阳兴致冲冲带着花束来到谈家的时候,人家近水楼台先得月的凌二爷早已将准备好的鲜花递给了苏小妞。

    “做什么?”突然被送花,抱着橙橙玩的苏小妞摸不着头脑。

    “送你的!”凌二爷笑的如诗如画。

    “有什么目的?”

    据苏小妞了解,一般男人送话给女人都是有企图的!

    “该不会是想要约我吧!”

    没想到苏小妞竟然如此直接,凌二爷也难得来了兴致:“差不多是这个意思。如果苏小妞肯赏脸去看场电影,吃个晚饭什么的,那是凌某的荣幸之至!”当然,要是能约出去滚个床单什么的,凌二爷会高兴死的。

    但考虑到没有成功化解苏小妞的心结,现在这么个越发就等于自寻死路,凌二爷开不了这个口。

    “凌二爷,文绉绉的实在不适合你。你还是说点人话吧?”苏小妞似乎有意要拒绝他,直接开了口。

    “那你说我适合什么气质!”被苏小妞这么涮着玩,凌二爷也超乎寻常没有恼。

    这要是在以前,那涮着他玩的人都不知道投了几次胎了。

    “猥琐!”

    苏小妞言简意赅!

    “……”

    听着苏小妞的话,凌二爷的嘴角抽了抽。

    他凌二爷好歹也一*,竟然被苏小妞说成了猥琐!

    要是他真的猥琐的话,他刚刚就不是越苏小妞吃饭看电影了,而是直接约宾馆打炮了!

    他凌二爷要真想猥琐起来的话,怕是她苏小妞所不能够承受的了的!

    但这个世界上,总有那么些相生相克的人。

    凌二爷是放荡不羁,但一遇上苏小妞,他也只能假正经。

    明明被苏小妞当成橙橙耍着,凌二爷还自得其乐:“苏小妞,难得这么大好的下午,难不成你想要在家里头浪费青春?”

    说着,他还不忘沉寂占占苏小妞的便宜。摸了她一把滑腻的小脸之后,道:“会可惜了这么好的小脸蛋的!”

    “去去去,你摸小狗呢!”拍开凌二爷的手,苏小妞站了起来,抱着橙橙就准备上楼:“我的青春我做主!浪不浪费关你鸟事!”

    看着苏小妞信誓旦旦要上楼的背影,凌二爷还真的想要告诉她一句,你浪费青春还真的关我的鸟的事情!

    不过这话太猥琐了,他还真的怕苏小妞再度将这词和他凌二爷联系起来。

    “苏小妞,难道您真的不想和我这个风华绝代的男人来一场轰轰烈烈的约会?”对着苏小妞的背影喊,不得不承认这样的凌二爷真的很煽情。

    要是有别的女人在场的话,体诶的那个被这男人卖力的表演给勾了魂。

    无奈,相对于别人,苏小妞还有点免疫力。

    即便凌二爷如此演绎文艺2B小青年,苏小妞还是头也不回的回答:“算了吧,你要约会在街上找个母狗都愿意跟着你,为什么非要我苏悠悠!”

    无疑,被苏小妞如此拒绝的凌二爷非常伤心。

    可他并不气馁,想着敌不动我动的准则,凌二爷准备要追上去。

    无奈这眼下,竟然有人入侵。

    摆脱那惹眼的红色玫瑰花束的吸引,凌二爷看清了来人脸蛋——骆子阳!

    “你怎么在这?”看到凌二爷的手上拿着比自己小一号的玫瑰花,骆子阳的嘴角上还挂上了得意的弧度。

    “这个问题,倒是我想问你,你怎么上这来了?或者应该说,你认为你有什么资格出现在这里!”见到骆子阳,凌二爷就不自觉回想起那日在别墅里撞见沙发上的不堪场面,也想起自己心里头为苏小妞大声叫器的不值得!

    意识到自己手里头的花束竟然比这不要脸的小了一号,凌二爷气的直接将花束丢在了地上,踩了两脚。

    他发誓,以后要买玫瑰花,绝对不买什么11朵。要买绝对是999朵!

    “我来是想要跟悠悠求婚的,你一边呆着去!”

    骆子阳把花束往自己的面前一带,就大步走进了谈家大厅来。

    那牛气冲天的德行,就是凌二爷现在觉得最恶心的。

    “都已经当着苏悠悠的面作出了那样的龌龊事情了,还有脸要来求婚?你还要脸不要脸了!”

    竟然敢当着他凌二爷的面对他凌二爷的女人求婚,那是不要脸了?

    无疑,现在的凌二爷处于暴走的边缘。

    就像是一头雄狮,感觉自己的领地被别人给入侵了!

    “抡起不要脸,我还没你凌二爷强呢!都已经和悠悠离婚了,还好舔着老脸每天跟在悠悠的身后转!”

    无疑,骆子阳这是在给凌二爷同样的“回礼”!

    ------题外话------

    长假就要结束鸟,大家把握机会好好玩~!→_→
(快捷键←)[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快捷键→)
大家同时在看:龙血战神 黑道特种兵 傲世九重天 武动乾坤 遮天 绝品邪少 生肖守护神 完美世界 我的贴身校花 绝世唐门 大主宰 莽荒纪 我欲封天 校花的贴身高手 星战风暴 武极天下 校园绝品狂徒 亿万老婆买一送一
本书转载于网络,版权属原作者,喜欢小说军婚染上惹火甜妻全文阅读,记得收藏本书。 卓越全本小说网 www.zy200.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