卓越全本小说网 全本玄幻 全本武侠 全本都市 全本历史 全本侦探 全本网游 全本科幻 全本恐怖 全本散文 其它小说 全部小说
小说排行榜 > 全本都市言情 > 军婚染上惹火甜妻全文阅读
军婚染上惹火甜妻TXT全集下载 加入书签

军婚染上惹火甜妻无弹窗 正文 第367章 体恤“民情”VS以身相许

    “我舔着老脸来怎么着了?是,我当初是和悠悠离婚了,但我最起码在我的婚姻里信守我对苏悠悠的承诺。”

    在那端婚姻里,他凌二爷没有出轨!

    就算当着世人的面演绎暧昧,他从来都不越矩!

    所以他认定了,他才是有资格守护苏小妞的人!

    而面前这个,结婚之前就开始不检点的人,在他看来一丁点都不适合苏小妞!

    “那只是我一时冲动做出来的傻事,但我相信经历过这些,结婚之后的我会更懂得对婚姻如此忠诚!”

    骆子阳也不甘示弱。

    也对,这两个男人都不是傻子。

    在有机会的时候不努力,将自己心爱的人拱手相让的傻事,没有一个人想做!

    然而言语上的攻击,此刻已经明显的满足不了凌二爷了。

    当听到一个在婚前就对苏小妞作出如此可耻事情的人竟然说这还能帮助他更懂得如何对婚姻忠诚,凌二爷就控制不住自己的脾气了。

    踩着自己刚刚本来想要送给苏小妞的玫瑰花束,凌二爷大步上前。

    一拳,就狠狠的落向骆子阳的脸颊。

    骆子阳好歹也是跆拳道黑带出身,躲闪能力自然也不差。

    但因为手上抱着那么大的一束花,动作难免有些笨拙。

    虽然躲开了一些,但还是被凌二爷的拳头给擦到了。

    “给脸不要脸,那就i只能拳头招呼了!”

    被看凌二爷已经退役了,好歹之前他也是当兵的。

    岂能容许得了别人在自己的领土上撒野?

    “我看是你自己不要你这张老脸。”毕竟年轻气盛,又怎么容许凌二爷这么侮辱自己?

    当下,骆子阳也控制不住自己,将手上抱着的玫瑰花丢在一边之后,拳头也开始招呼上凌二爷的脸了。

    等苏悠悠和顾念兮在楼上听到楼下的声响匆匆赶下来的时候,就撞见面前这样的一幕。

    凌二爷扯着一只袖子,在一边大口大口的喘着气。

    嘴角上红了一块,估计是刚刚在这场斗殴中挂了彩。

    一向梳理的平整的发丝也在这一刻变得有些凌乱。

    但即便是这样,仍旧无法淹没凌二爷身上的美!

    另一旁的骆子阳,自然也讨不到什么好处。

    好歹人家凌二爷当年也是特种兵出身的,近身搏击怎么可能差!

    在刚刚的那场战役中,骆子阳损失了衬衣上的一个袖子。

    脸蛋上估计也挨了几拳,有些淤青。

    看着散落在地上被践踏的看不出原来样子的花束,再看这两个男人上气不接下气的情形,苏悠悠已经大致的猜出的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抱着小狗的她,此刻眼眸暗淡无光,安静的站在一旁。

    而身为主人的顾念兮,倒是有些不明所以。

    虽然她知道凌二爷和骆子阳一向是敌对的关系,但还真的没想到这两人见面会打的如此的激烈。

    追根究底,还不是因为顾念兮不知道骆子阳和施安安的那一层关系。

    “这是怎么回事?凌二,你怎么和子阳哥打起来了?”

    顾念兮抱着聿宝宝从楼上走了下来。

    刚刚睡了午觉,被吵起来的聿宝宝现在的心情非常不悦。

    一只大眼珠里还挂着明显的泪光,见到这两个气势汹汹的男人,聿宝宝更是害怕的躲进了妈妈的怀中,喊着:“爸……”

    估计,这小家伙是认为这两个人有可能伤害到自己和妈妈,正准备向他家的谈参谋长寻求帮助。

    知道聿宝宝是被吓坏了,顾念兮赶紧拍了拍这小家伙的背:“没事没事,妈妈在这里。两位叔叔都是在玩,没事哦宝宝!”

    安慰了一通,感觉怀中的聿宝宝放松了一些,顾念兮才和骆子阳说:“子阳哥,不好意思。没想到你来一次不容易,还闹成这样!”

    毕竟这个家她是主人,怎么能让客人在这里变得如此不堪?

    好在的是今天老爷子出去溜二黄去了,这个时间点刘嫂说要去看看市里有什么东西买的,也出去了。

    至于舒落心,现在俨然不将这里当成家了。

    中午饭都不怎么回来吃,下午又怎么可能在家?

    估计现在正在某家高级美容院里,和她的那些所谓的好姐妹抱怨这个家其他人的不是!

    看着这个乱糟糟的地板,顾念兮觉得还是在其他人回来之前收拾好比较好。

    “子阳哥,要不你先进来坐。我把这地方收拾一下!”

    顾念兮是秉着待客之道做这些的。

    再说了,顾念兮其实也是看在骆子阳是她从小到大的玩伴上,所以她比较站在骆子阳的这一边。

    但若是顾念兮知道骆子阳做出的那些事情的话,可就未必了。

    这也是,骆子阳不敢将这些告诉顾念兮的原因。

    因为他可知道,比起自己,苏悠悠才是她的小姐妹。

    要是知道了这些的话,顾念兮怎么可能还会当他的间谍?

    对于骆子阳的那点心思,凌二爷也算是看透了。

    眼下,他又怎么可能任由顾念兮被这样的人欺骗。

    对,在凌二爷的眼里,现在的骆子阳就是一个欺上瞒下的人。

    “小嫂子,那样的人不配来这里,也不配你这么招待他!”

    丢开从骆子阳身上扯下来的那只衬衣袖子,凌二爷直接坐在了沙发上。

    “不配?凌二,你好像没有什么资格在我家这么说话吧!”顾念兮其实只是反感凌二爷这么对待自己邀请到家里来的客人。

    在她看来,那是凌二爷的个人情绪。

    他不待见洛阳,认为他是阶级敌人。

    做什么非要拉上她顾念兮也一起不待见骆子阳?

    好歹,她顾念兮和骆子阳的关系比他凌二爷深好不好?

    一般的情况下,主人都这么说了,客人自然是不会再说什么不是。

    但凌二爷却听着这话不是滋味。

    他从来不喜欢撵着藏着,更不可能原谅骆子阳这么欺瞒顾念兮!

    当下,凌二爷拍了桌子之后就说:“是,我是没有什么资格在小嫂子的家里这么说这些话。但小嫂子,麻烦你也考虑一下悠悠的心情好不好?如果悠悠现在真的想见到这样婚前就出轨的男人的话,我凌某自然不会说其他的。但若是悠悠不想见到他,那我凌某人可就不是那么好说话的!”

    如果不是不得已,凌二爷也不会用这么严肃的口吻和顾念兮说话。

    再者,她怀中还有个聿宝宝。

    这聿宝宝可是人家谈家人的宝贝,要是吓的他哭了的话,没准今晚上老爷子一回来他凌二爷就要被扫地出门了。

    他凌二爷在这个城里的名望是高,美名也好。但在谈家大宅,可不一定是这样!

    而顾念兮听着凌二爷的这一番话,刚开始还有些摸不着头脑。

    为什么苏悠悠会不想见骆子阳来着?

    她没有忘记,苏小妞前一阵子还和她顾念兮说她正在和骆子阳谈对象。

    怎么现在就不待见了!

    等等……

    刚刚凌二说了什么?

    婚前出轨?

    这是什么意思?

    骆子阳,出轨了?

    “这是什么话?凌二,刚刚你说的是什么意思!”无疑,此刻的顾念兮的语气也有些严肃了。

    当下,在她怀中的聿宝宝也扯开了嗓子哭喊了起来。

    “爸……”

    这孩子,一旦害怕就只会哭着要谈参谋长。

    好在,他的老子正巧这个时候回来了。

    听到儿子的哭声,还以为家里头发生了什么事情,连忙大步走了进来。

    不过事实上,家里也真的跟遭了贼一样。

    整个地方都是鲜红的花瓣,有的不知道还被踩了几遍,一副残花败柳的样子。

    上面还被丢着一只被扯开的袖子,两个大老爷们对立着。

    而他的老婆,正抱着孩子站在这两人的中间。

    孩子的哭声实在有些大,谈逸泽担心聿宝宝真的被吓到了,赶紧上前就从顾念兮的怀里接过了他,将他的小脑袋捂在自己的怀中。

    或许是回到了那个让他能够安心的怀抱,聿宝宝此刻停下了哭泣,趴在谈参谋长的怀中有一下没一下的抽噎着。

    “兮兮,发生了什么事情?”安抚好了怀中的小祖宗,谈逸泽将顾念兮拉进自己的怀中,企图用哄好孩子的方法,哄好他们家的大祖宗。

    无奈,眼下被惊呆了的顾念兮,直接将谈参谋长的爪子拍飞。

    看着自己的小妻子发表,谈逸泽从她的小身子里读懂了一种情绪:生人勿进!

    知道自家老婆现在处于暴走的边缘,而且这极有可能是被凌二给激怒的。

    看她怒火匆匆的看着凌二爷的样子,他就猜出了个大致。

    怕自己这个时候逗她的话,会惹得她更生气,谈逸泽只能抱着孩子站在一边。

    “凌二,你告诉我,刚刚你说的那是什么意思?什么叫婚前出轨!”

    顾念兮的双手,垂在自己的大腿两侧,死死的紧握成拳。

    从那泛白的指关节可以看的出,现在她真的很生气。

    “小嫂子,婚前出轨的事情,我觉得您还是问那和施安安作出了苟合之事的男人比较妥当!”

    凌二爷也怒了。

    因为这小年轻的事情自己惹了小嫂子发怒,而且还是当着谈老大的面,看样子待会儿他也少不了挨打。看谈老大现在的眼神就知道,他也想要揍他凌二爷了。

    “施安安?你说安安姐?不可能!安安姐绝对不可能作出这样的事情来的,我也不相信,子阳哥会作出这样的事情。凌二,我知道你想要追回悠悠,但也不能这么污蔑子阳哥和安安姐!”

    在顾念兮的心里,施安安是一个神一般的存在。

    她之前的很多目标,都是将施安安看成自己努力的目标。

    一时间,顾念兮真的无法接受眼下的这个事实。

    “小嫂子,我知道你可能也接受不了这个事实。但眼见为实,你不信我的话你也可以问悠悠,我相信那一天悠悠看到的肯定比我还要多……”留下这么一句话,凌二爷直接拿着自己的西装外套离开了。

    而当下,顾念兮只能眼眸错愕的看向苏悠悠。

    看凌二刚刚说那番话的情形,好像真的不是在说假话。

    顾念兮看向苏悠悠,眼眸里有水光开始浮现:“悠悠,别人说什么我可以不相信,但你可不可以告诉我,凌二爷刚刚说的都是真的吗?”

    “我……”悠悠的手,有些颤抖。

    看向骆子阳的时候,她的眼光也泛起了迷雾。

    其实她也不想将自己的撒谎能够口撕开摆在别人的面前。

    她明明已经将自己的伤口很好的掩饰起来了。

    为什么骆子阳还要来呢?

    他不来的话,她的伤口也就不会这样摆在别人的面前了。

    “悠悠,告诉我他们说的都是真的吗?”顾念兮的眼睛睁得很大。眼眸里,早有泪水在流连。

    这个样子的她,谈逸泽感觉整个心都被揪起来了。

    只是他明白,他谈逸泽的女人不应该是躲在自己的羽翼下一辈子的女人。有些事情,还是一个人面对的比较好!

    “悠悠……”

    “兮丫头……”

    苏悠悠的嗓音,哑哑的不像是她。

    “我……”苏悠悠问。

    这些不堪的事情,如今苏悠悠就算想要说出口,也苦涩的堵在喉咙间。

    倒是一直都站在一旁的骆子阳,在这个时候站了出来说:

    “这事情你听的没错,念兮我……”

    其实顾念兮一直都希望从苏悠悠的口中得到否认,因为她不希望和自己从小一起长大的骆子阳,也会作出这么天理不容的事情来。

    更不希望自己最好的姐妹苏悠悠,也经历和自己当初类似的悲惨经历……

    然而骆子阳的亲口承认,就像是亲手投掷下的巨石,让顾念兮的心一点一点的往下沉。

    那一刻,泪水瞬间从顾念兮的眼里掉落。

    “子阳哥,我一直都将你当成我的亲哥哥,你喜欢悠悠我也尽心尽力的帮助你,希望你们能在一起。可你怎么能对苏悠悠做这样的事情?”

    顾念兮诧异的看向骆子阳,好像从未见到过他那般。

    “念兮……”

    在顾念兮的质问声中,骆子阳变得有些哑口无言。

    “子阳哥,你这么做对得起我,对得起悠悠吗?”

    “念兮,你听我说!”

    骆子阳这一次鼓足了勇气,想要和顾念兮解释点什么。

    无奈的是,他一上前顾念兮就是退后。

    然后,捂着耳朵朝着他大叫:“你走!我现在一点都不想看到你,我一点都不想看到你!”

    眼见顾念兮情绪失控,谈逸泽这回可就不那么好说话了。

    “我看,你还是先走吧!”

    虽然谈逸泽的这话看上去像是在商量,但男人与身俱来的威严,和他对顾念兮的担忧,让他的威慑力一瞬间爆发。

    与其说现在的谈逸泽在和骆子阳商量让他先行回避,不如说现在的谈逸泽现在命令骆子阳。

    对于到谈家的客人,谈逸泽一般不会做到如此。

    但眼下的骆子阳,明显让他察觉到会让他家的兮兮受到伤害。

    这让他怎么忍受的了?

    现在的谈逸泽,恨不得直接将骆子阳给提起来丢出去。

    “爸……”怀中的聿宝宝似乎也被谈参谋长身上不自觉显露出来的威严给吓到了。

    应该说,自从聿宝宝出生,谈参谋长还真的没有在他的面前露出如此的表情。

    虽然说聿宝宝在他心中的地位不及顾念兮,但到底是他谈逸泽的孩子。他又怎么可能让自己身上的气焰吓坏孩子。

    可眼下,只要看到顾念兮那失控的表情,谈逸泽谁都考虑不上。

    眼下,谈逸泽的眼中只剩下她……

    “爸……”怀中,聿宝宝的呼喊声,仍旧引起不了他的注意。

    “把你带来的东西,也顺便给带走!”看着骆子阳还摆放在他们茶几上的蛋糕,谈逸泽的脸色又再度一沉。

    最终,骆子阳在抵不过谈逸泽的威严下,自动自觉的提着自己买来的蛋糕走了。

    其实刚刚骆子阳想说,要把这蛋糕留给那个小宝宝的。

    无奈,谈逸泽的眼神始终像是一把利刃,一直落在他的脖子上。

    好像他此刻要是稍稍回个头说句话的话,这把利刃便会在下一秒刺入他的心脏……

    最终,骆子阳只能乖乖的闭上嘴,提着他的蛋糕走了。

    直到那个男人离开的时候,谈逸泽就将聿宝宝送回到摆在客厅里的小床上,不顾小家伙怎么抓着他的手,他直接回到了顾念兮的身边。

    “兮兮,没事了!别生气,为了那种人气坏了身子,真的不值!”

    他将她从地上扶起来,将哭的眼眶红润的她揽进了自己的怀中。

    苏悠悠也在这个时候上前,劝着顾念兮:“兮丫头,真的可以不要为这样的事情生气。”

    “兮丫头,我已经没事了!你真的不用担心我!”

    “可发生了这么大的事情,你应该告诉我。如果我知道他竟然作出这样的事情来,我绝对不会让他到这家里来!”

    顾念兮曾经也经历过那样,当然知道现在眼下每一次的见面都像是将心放在火炉上一样。

    所以她深深的明白,她今天这么莽撞的让骆子阳过来对苏悠悠来说是多大的伤害。

    从谈逸泽的怀中钻出来之后,她搂着苏悠悠的肩膀。

    “念兮,不是我不想要告诉你发生了这样的事情,而是……”而是真的不知道如何开口。

    苏悠悠靠在她的肩头上,眼眸再度湿润。他想要和顾念兮这么说,无奈话还没有完全说出口的时候,顾念兮便已经先行开口打断了她想要说出口的话:

    “我知道,这样的事情难以启齿,对吧?”

    因为曾经的她,也经历过这样的事情。

    来到这个城市的最先,她也见到了自己的男人和好友滚在了床上。

    那样的一幕,至今顾念兮想起来都觉得恶心。

    “念兮,谢谢你能理解我……”

    说完了这话之后,苏悠悠不再开口说什么。

    只是将顾念兮抱的更紧,让自己的泪水,肆意的滑落。

    这好像是苏悠悠第一次这么毫无顾忌的在别人的面前落泪……

    谈逸泽看着这样的一幕,只是抱着聿宝宝离开了……

    ——分割线——

    是夜,明朗大厦的最顶层。从这里往下眺望,可以将整个城市的风景尽收眼底。

    此时正是一年中最寒冷的季节。

    寒风从这里吹过,都像是能瞬间将人被冰冻住了。

    虽然在这样的高楼上,能将这个城市闪烁着的美好光亮尽收眼底。但在这的季节里,很少人会登上这样的角落。

    一来是这样沉寂的夜实在吓人,二来是因为这里的风实在是太冷了。

    然而在这样的角落里,竟然有两个人从墙壁跳入大厦的顶层。

    谁也不知道这样的两个人是怎么上来的。

    可这样的人,却真真实实的站在人们的眼前。

    “事情办的怎么样?”

    暗夜中,一身黑色呢子大衣让站在最靠近这个大厦边缘的男子看起来身型越发的修长。

    夜风吹过,卷起男子黑色大衣的衣摆。这样的情景,又凭空为男人增添了一丝寂落。

    男人的一张脸,大都被他头顶上的那顶帽子形成的阴影遮挡住了。

    只是即便在这样的阴影下,仍旧不能阻挡的是那双眼眸露出的光亮。

    “差不多快到可以收网的时候了。不过你这个时候把我给叫出来,难道不怕那个男人发现了我的身份?”夜风中,站在那个黑衣男子的身后的是一身白袍的男子。

    比起黑衣男子,白袍男子的身型消受了些,身高也稍稍矮了几厘米。

    和黑衣男子一样,白袍男子的身上也带着帽子。

    不同的是,他的帽子和他的白袍的颜色是如此的匹配的白。

    夜风卷起白袍的时候,也卷起了男人帽檐下的发丝,让白袍男子凭空多添了一丝孤傲。

    不知道是寒风带乱了男人的嗓音的关系,还是因为这个男人本来的嗓音就是这样的,男人的声音听起来,好像又多了一丝娇媚……

    “凭你的实力,你觉得你会让那个男人察觉到么?”黑衣男子转身,看向身后矗立在夜风中的男子,嘴角勾起一抹志在必得的弧度。

    引得,身后的男子也是笑声连连……

    “你还倒是对我挺有自信的!”

    “如果不是,我当初又怎么会让你去办这事?”

    黑衣男子轻拍了他的肩膀。

    “那还真的多谢您看得起了。好了,我答应你的事情我会尽力办好的。时间差不多了,那个人应该快醒来了。我现在要是不回去,他醒来看不到我的话难免会不起疑心的!”说到这的时候,白袍男子又像是想到了什么,再度开口:“对了,某个女人貌似已经按捺不住了,我看她最近应该就有行动了,你多看着点。免得到时候又让她受伤了!”

    虽然白袍男子并没有直接说话里的这两个她指的是谁,但很明显的是黑衣男子明显的听得出他话里的两个她指的是不同的人。

    听到前一个她的时候,他的眼眸明显变得犀利了几分。就算在这样的暗夜中,你仍旧能感觉到这个男人熊熊燃烧的怒焰。

    但在听到后面的那个她字的时候,男人的眸光又不自觉的放柔了。那一刻,好像整个雪世界都能被他给融化了。

    “她要行动最好,我都快等不及了!”

    暗夜中,黑衣男子薄唇勾起一记冰冷的弧度……

    “你回去多加小心,要是有什么情况就通知我,我会立马赶到的。至于凌耀,不到万不得已不要取了他的性命,毕竟他是凌二爷的亲爹!”

    黑衣男子交代完这些的时候,白袍男子便众生往这个大厦跳了下去。

    风中还飘荡着他的一句:“我知道了,先走了!”

    然后,那抹白色便彻底的消失在暗夜中……

    白袍男子消失之后,黑衣男子也迅速的没入夜色中。

    整个明朗大厦的顶层又在瞬间恢复了之前的平静,好像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过似的……

    ——分割线——

    因为在谈逸南的背部上发现了可疑的抓痕,舒落心这回不得不加快自己的行动。

    这段时间,她往自己的姐妹手上送的东西,可以说样样都是精品。

    这当中也有不少是她舒落心的心爱之物,然后她还是照样拿去送人。

    当然,像是舒落心这样的人怎么会傻到做亏本生意?

    她之所以将这些名贵的东西送给自己的姐妹,无非是为了想要从这些人的身边找到一个和他们家谈逸南门当户对的女人。

    谈逸南现在都浑身带着那么多的痕迹回家了,舒落心真的难以想象接下来的日子会变成什么样。

    按照她对自己儿子的了解,一般他要是喜欢的女人都是家世看起来一般的。

    就算不是什么贫苦人家,但经济条件也绝对不会是她舒落心看得上眼的。

    当然,到夜店找女人的事情,舒落心也不喜。

    那小姐每天都接触过多少人?

    男人需要发泄,这一点舒落心也是知道的。

    但舒落心担心自己的儿子会为此染上病。

    再者,她也担心自己的孩子会随着和这些小姐接触的次数增多,到最后将小姐给带回家!

    到时候,她舒落心的面子要往什么地方摆?

    所以,她舒落心还是决定亲自出马,找个门当户对的儿媳妇。

    事成之日,便是她送出这些名牌包包和衣服的收获之时!

    然而舒落心却没有想到,今天当她带着一大堆的衣物到这个咖啡厅找自己的姐妹喝下午茶的时候,竟然会撞见一个人。

    舒落心是最先到这个咖啡厅的。

    以前,就算是最好的姐妹约她见面,舒落心都要耽搁上十几二十分钟的时间,目的当然是为了端端架子,以显示自己身份的非比寻常。

    在她看来,这些姐妹其实也是带着目的性和自己交往的。每次约自己见面,还不是有求于自己。

    但今时非往日!

    如今是她舒落心有求于人,自然也要先到这里,先安排好甜点什么的,哄的这些姐妹合不拢嘴的最好。到时候为他们小南找个称心如意的女人,也就容易的多。

    然而在舒落心刚点好了点心,嘱咐店员等人到了再送来的时候,舒落心明显的憋见有个人疾步匆匆的走进了这个咖啡厅。

    如果舒落心没有看错的话,这女人应该是在明朗集团担任策划部副经理的刘雨佳!

    就算温度又骤降了几度,刘雨佳的身上还是短裙加上西装外套,既干练,又不失性感。

    当然,最引人注目的还是刘雨佳身上搭配在小西装里面的那件蕾丝衬衣。

    明明是那么单薄的薄料,刘雨佳却连穿个小吊带挡住内衣都没有,任由那饱满若隐若现。

    衬衣的扣子被她丰满的上围称得紧紧的,好像随时都有可能掉出来。

    如此火辣的装扮,自然让身为长辈的舒落心颇为不喜。

    看着刘雨佳那双十几公分的高跟鞋一步步的接触地面,舒落心不满的嘟囔了这么一句:“穿的这么性感,是要见什么人?”

    本能的,舒落心顺着刘雨佳的步伐看了过去。

    只见在刘雨佳的前方,有个中年男子微微发福正在等着她。

    之所以舒落心能看懂那人便是刘雨佳要找的人,不是因为她从那个人的眼里看到了什么,而是舒落心看到刘雨佳在看到了这人之后,那张美艳的小脸上立马出现了可人的弧度。

    “这人到底是谁,为什么笑的如此的……”

    淫荡?

    当这次闪现在舒落心的脑子里的时候,她原本握着咖啡的手明显颤抖了下。

    过烫的咖啡从杯子里洒了出来,溅在舒落心的手背上。

    疼得她一瞬间皱了眉,急匆匆的将她手上的咖啡杯放回到了茶几上。

    也正是因为这咖啡再度接触桌面的细微声响,让此刻和刘雨佳正接触的男子明显的注意到了什么,视线扫了过去。

    在看到坐在这边的舒落心的背影之时,男人的眼瞳在一瞬间收缩了起来。

    不过很快,他的视线便放淡了。

    一如,什么都没有出现在他的眸底。

    不过男人接下来便轻拍了上前挽住了自己臂弯的女人的手背,示意她看向舒落心所在的方向。

    “这老女人怎么在这?”

    看到舒落心的时候,刘雨佳的脸上有些错愕。

    “她好像受了伤!”男人提醒着。

    “嗯!我们过去打个招呼吧。”

    女人不过是建议。

    但没想到这个建议男人倒是接受了。

    这实在有些出乎了刘雨佳的预料。

    既然男人都赞成这个做法了,那她也没有什么好怕的。

    挽着男人的手臂,刘雨佳大步上前。

    “伯母!”

    对于突然出现的女音,还有出现在她面前的男女组合,舒落心有些回不过身来。

    但看着这男人的样子,舒落心却觉得一阵熟悉。

    好像之前在什么地方见到过。

    可仔细想,好像她生活中又没有接触过这类的人。

    为了表示自己看着男人太久有些尴尬,舒落心干咳了一下:“哟,是雨佳!”

    说着,舒落心的视线又不自觉的落在面前那个微微发福的男子身上。

    “伯母,您怎么一个人在这里?”

    无疑,此刻舒落心的眼神就像逮着了某些人的小辫子似的。

    但让男人不得不承认的是身边这女人的演技,即便是被舒落心用如此不善的眼神盯着,她仍旧能笑着打招呼,看似什么都没有发现似的。

    估计这样的女人要是参加奥斯卡金像奖的话,影后的地位非她莫属。

    “这不是约了朋友见面吗?他们还没有到,所以我一个人就喝上咖啡了!”

    说到这的时候,按捺不住好奇心的舒落心还是再度开口问道:“对了雨佳,你身边的这位是……”

    舒落心的眼神仍旧不是普通的。

    当然这一点刘雨佳也是明白的。

    身边这个男人也经常会做一些保养,但岁月不饶人。光是他皮肤的松弛状态还有那微微凸出的肚腩就不难让人猜出他的年纪。

    估计舒落心是以为她刘雨佳应该和这个老男人之间有着不正当的关系。

    不过事实也是这样!

    她刘雨佳确实是和这老男人之间有着不正当的关系。

    但这些都是在人后,人前的时候她只要笑的灿烂,说的好听,不当着这些人的面前做那些龌龊事的话,又有谁能猜得出她和这个老男人之间的关系?

    想到这,刘雨佳的脸上再度勾勒起妖娆的弧度,对着舒落心道:

    “哟,伯母。瞧我这个记性,只顾着和您打招呼,都没有和您介绍一下!”

    说着,刘雨佳用自己没有挽住男人的一只手朝前一抬,道:“这位是舒落心女士,是明朗集团的已故董事长的夫人!”

    介绍完舒落心之后,刘雨佳又将手放到了老男人的面前:“这位是s军区的参谋梁海。是我的……”

    短暂的停顿了下,刘雨佳又接着说:“舅舅!”

    两个字说完的时候,刘雨佳察觉到舒落心的表情变化了一番,她嘴角的弧度越是明显。

    然而刘雨佳自然也没有忽略掉现在紧掐着自己手背的手。

    这个该死的老男人,难道他不知道她现在要不这么说的话计划是很难进行下去的,况且是这么堂而皇之的被这老女人撞见的情形下。

    可这老男人竟然还这么对待她。

    都快要疼死她了!

    如果不是舒落心在场的话,刘雨佳怕是已经疼得在地上打滚了。

    无奈,在舒落心的面前她绝对不能露出一丝破绽。

    不然到时候不仅是舒落心要了她的命,连这身边的老男人也会因为她泄露了他的计划而要了她的命!

    好在,这个男人就在她快要坚持不住的时候停止了动作。

    而此时,刘雨佳的额头上已经冒出了一层汗珠。

    如果这个男人这个时候没有停下来的话,刘雨佳觉得自己的手应该是报废了!

    “哟,这位就是你常常提起的那个舅舅!长的还真年轻!”

    舒落心上下打量了一番站在面前的男子之后,突然想起前一阵子电视上出现过的那则新闻。

    她突然想起这个男人应该是前一段时间和谈逸泽一起被提升的梁海,怪不得她第一次见到他的时候会觉得如此眼熟。

    原来,她先前就在电视上看到过了!

    “舒女士抬举了!”

    还真的是军人的架势,打起招呼来也是如此的干净利落。

    “雨佳,其实上次见面之后我就一直想要约你出来吃饭的。要不今天择日不如撞日,就让我来做东,请你和你的舅舅一起用餐吧!”

    舒落心这回好像已经将要和姐妹们见面的事情抛到了九霄云外去了。

    也对。

    在她看来,现在她苦心寻找的和小南门当户对的对象已经出现了。

    现在,她还有必要为了这事去讨好那些无关人员吗?

    笑容之下,舒落心的唇角也开始勾起。

    而刘雨佳则盯着老女人的眼睛看了好半响。

    若上次的见面之后她真的有意想要和她刘雨佳见面的话,怎么就没有看到她舒落心打电话或是发短信过来?

    其实,舒落心此番话只不过是为了她的攀龙附凤找借口罢了。要不是她发现她的“舅舅”是这么个有分量的人,她舒落心又怎么会如此慷慨?

    鄙夷弧度在刘雨佳的嘴角一闪而过之后,女人道:“那我们就恭敬不如从命了……”

    在手背上那骨子力道的暗自加重的情况下,刘雨佳明白了身侧这个男人的想法,便答应了舒落心的邀请。

    于是,一场看似普通的饭局,就在彼此暗自的算计中开始了……

    ——分割线——

    “小同志,今天心情好些了吗?”

    这是顾念兮今天快下班的时候接到的短信!

    当然,连号码都不用看,顾念兮便知道这发短信的人是谁。

    因为这个世界上会如此在乎她的情绪的,也就只有她家的那个男人了。

    昨天知道她情绪不好,那个男人不仅连军装都来不及换下,就亲自将被弄乱的大厅给打扫了,晚饭的时候更是亲自将热腾腾的饭菜给她端了去。宝宝也是他一个人在照顾,喂饭洗澡哄睡觉……

    虽然顾念兮嘴上没说什么,但一切都落进了她的眼里。

    一生能有一个人如此的在乎自己的感受,她还有什么不满的呢?

    感动之余,顾念兮便给谈参谋长编辑了以下短信:

    “感谢党和领导的关怀,心情正在逐步恢复中。谢领导体恤民情!”其实顾念兮的本意上顾念兮是想着,像是她家谈参谋长这么爽朗豪情万丈的解放军叔叔,应该会和她说什么大恩不言谢之类的。

    哪知道短信过去没一会儿,电话就进来了。

    不用说,顾念兮也知道是她家谈参谋长。

    “还没有下班吗?”

    “就快了!”顾念兮收拾着自己办公桌上的东西,一边回答着电话那边男人的问题。

    “用不用我现在去接你?”

    “不用了,陈伯伯已经备好车子了。我现在下去就可以回去了。”自从谈建天去世,这个司机就成了顾念兮的专属。

    “那就好,记得要小心点,现在大雪天路都不好走。还有,下班出门之前一定要记得把围巾给围上,你今天还有点咳嗽呢!”谁说解放军叔叔不会关心人?

    她今天不就咳嗽了一两声,他家解放军叔叔就念叨到现在呢!

    “遵命,还有谢谢领导的关怀!”

    “要真想谢我,今晚上就记得乖乖的洗干净在床上等我!”

    谈某人没有将话说完,但如此的话已经足够让顾念兮明白他们领导现在正在想什么。

    就算不用看到,顾念兮也知道电话那边的男人的嘴角一定是高高勾起的。

    因为她家的谈参谋长每次调戏了她之后,必定是这一番欠扁的表情。

    对此,某个小同志表示很纠结,问道:“领导,不是说大恩不言谢吗?”

    “一般情形下是不言谢的,不过既然你已经感谢了我这么多次,我想我要是不让你好好的谢谢我的话,一定会浑身不对劲的!所以,领导我决定让你以身相许了!”

    这话说完,男人又是一阵爽朗的笑声。

    听着他的笑声,顾念兮真的恨不得咬断了自己的舌头。

    没事干嘛和谈参谋长说那么多个谢字?

    看吧,现在就像是自己给织了一张网,把自己都给绕进去了!

    经过此番教训的小同志表示,下次坚决不和领导表示谢意!

    “好了,没事的话就赶紧回家,听说傍晚要下雪!”谈逸泽没从电话那端得到什么回应,便知道电话那边的女人肯定是在懊恼。

    “那我先走了,你今晚也要早点回家!”

    能绕开这个尴尬的问题,顾念兮自然是求之不得了。

    说着,顾念兮便准备挂断电话。

    但最后,谈某人的一句话又让她彻底的羞红了脸。

    “当然要早点回家,今晚还要体恤民情,准备好让你以身相许!”

    瞧瞧,这话说的多让人想入非非?

    不知道的人,还以为是她顾念兮非要强着他谈逸泽呢!

    可实际上呢?

    这老流氓真的是一点都不愧对他活出的这把年纪来!

    不然,这典型的颠倒了黑白的话,这老男人怎么能说的如此的理直气壮?

    老流氓,真是越来越不要脸了!

    跟他儿子在玩他的内裤的时候一个德行!

    被调戏了个外焦里嫩的顾念兮终于决定不理会男人了,将电话给挂断之后便疾步匆匆的离开了办公室。

    而那端被挂电话的男子却是一丁点的生气都没有。

    只是听着那电话听筒不时传出的中断声而抿唇一笑……
(快捷键←)[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快捷键→)
大家同时在看:龙血战神 黑道特种兵 傲世九重天 武动乾坤 遮天 绝品邪少 生肖守护神 完美世界 我的贴身校花 绝世唐门 大主宰 莽荒纪 我欲封天 校花的贴身高手 星战风暴 武极天下 校园绝品狂徒 亿万老婆买一送一
本书转载于网络,版权属原作者,喜欢小说军婚染上惹火甜妻全文阅读,记得收藏本书。 卓越全本小说网 www.zy200.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