卓越全本小说网 全本玄幻 全本武侠 全本都市 全本历史 全本侦探 全本网游 全本科幻 全本恐怖 全本散文 其它小说 全部小说
小说排行榜 > 全本都市言情 > 军婚染上惹火甜妻全文阅读
军婚染上惹火甜妻TXT全集下载 加入书签

军婚染上惹火甜妻无弹窗 正文 第369章 穿着放荡VS作风问题

    “傻丫头,鼻子怎么这么红?被人欺负了?”

    看到她鼻尖泛起的红,结合刚刚他在街角上看到的一幕,谈逸泽自然知道这丫头是怎么了。

    不过有些话,她还是想要听他亲口说。

    怕这么冷的寒风会将她给刮跑,谈逸泽将她带上了自己的车子。

    上了车,没有直接拉动引擎,男人只是带着笑意刮了刮她的鼻尖。

    “没事,就是沙子被风吹进了眼睛里!”

    “你当我傻子呐!沙子被风吹进了眼睛里,和鼻子有个屁关系?”常年呆在男人堆里的谈参谋长,那说起脏话来可是比谁都来的有架势。

    听着男人说的话,顾念兮倒是破涕为笑。

    “谈参谋长,你斯文点!”人家周先生最近都在走文艺路线,你看今天他们来这边做客的时候周先生身上那件文绉绉的小马甲了吗?简直就要闪瞎了别人的铝合金狗眼!

    可他们家谈参谋长,什么时候才能斯文点?

    “你不会让我学老三那个欠抽的货吧?”貌似,只要顾念兮想到什么,她家谈参谋长便会第一时间察觉到。

    “你觉得,我要真的学着他穿那样的小马甲,你能受得了?”

    谈逸泽又追问。

    顾念兮想着谈参谋长要真的换上周子墨那样的小马甲,绝对比周子墨那个欠抽的德行要好不少。

    不过考虑到他们家的谈参谋长一向走的是奔放派,在家里都是小裤衩,要是可以的话,睡觉他连小裤衩都不想穿的。

    你还要他来个小马甲,不是活生生让他找罪受么?

    “好了,老三那个德行也就周太太能受得了!”谈参谋长说。“这辈子,我是斯文不起来了!”

    都当兵那么多年了。

    军装,都是他衣柜里的全部了。

    这样的人,你能让他跟个小白脸一样的斯文?

    别做梦了!

    “走吧,送我去超市。家里面没肉了。”知道这辈子是别想在谈参谋长的身上看到斯文二字了,顾念兮只能打消了心里头的念想。

    “好,不过你不会觉得你今天出门好像穿的稍微放荡了点?”

    顾念兮寻思着谈参谋长这话的意思,抬起头来的时候就见他正在看着自己下身的那条裙子。

    这是今年最流行的包臀裙好不好?

    她前几天才喝苏悠悠一起逛街买回来的。

    这前前后后才穿了两次。

    就前天买着穿回去,还有今天。

    没想到谈参谋长竟然用“放荡”二字来形容她的裙子。

    顿时,顾念兮觉得自己的小心肝碎了一地。

    “谈参谋长,您是不懂得流行。这是今年最流行的包臀裙,多好看!”

    再说了,下半身搭配的是她买来的超级厚的袜子,加绒的。

    也不露腿!

    顾念兮实在是想不出,谈参谋长话里“放荡”二字的来头。

    “这是引人犯罪,作风问题!”光是一看,就让人想要将手伸进去,还说什么包臀裙?

    谈参谋长的脑子里这么想,实际上也这么行动了。

    当着顾念兮的面,他就开始不正经了。

    哪里像是他表面上喊着“作风问题”的那么严肃?

    “谈参谋长,您这是在犯低级错误!”顾念兮看着某男人将大掌放过来,立马咬牙切齿。

    无奈,她现在还帮着安全带,要不是这带子束缚了她,看她怎么和这个老男人拼个你死我活。

    “我这是以身作则,教育你下回不能穿的这么的放荡,不然会有什么样的待遇!”你瞧瞧,明明是在犯罪,还说的这么有理。

    这个世界上,大概也只有他谈逸泽能做的这么脸不红心不跳了。

    因为穿了条“放荡”的裙子,顾念兮在车上被谈某人狠狠的收拾了一回之后,顾念兮就将这条所谓的“包臀裙”给压箱底了。

    打死今后她再也不穿这一类的裙子了,这不是摆明了让谈某人为自己的犯罪找借口吗?

    到底,谈逸泽的“教育”还是有效的。

    以至于后来好几次苏悠悠约着顾念兮穿一样的超短裙之时,顾念兮压根连想都没有的就拒绝了!

    ——分割线——

    “悠悠!”谈家附近的街角处,自从顾念兮离开之后,僵持还在继续。

    骆子阳其实不想看着苏小妞穿着超短裙呆在寒风中的,让她和自己到车上谈话去。

    可苏悠悠却几次都给拒绝了。

    她说:

    “有什么话就在这里说吧,我觉得这地方听好的!”

    在露天的环境下说话,苏悠悠感觉一切话上天都能听到。

    更重要的是,周围还有流动的寒风。

    没有这些的话,苏悠悠真的不知道该如何让自己保持冷静。

    “悠悠,我想说的,我和安安真的已经结束了。我也明白,是自己犯错误了,你原谅我好吗?”怕苏悠悠不肯答应,骆子阳又追加道:“我以后一定会尽心尽力的对你好的,只要你肯再给我一个机会的话!”

    “二狗子……”

    熟悉的称呼,不熟悉的失望表情。

    有那么一瞬间,盯着苏悠悠的骆子阳有落荒而逃的冲动。

    以前,每次苏小妞喊这个称呼的时候,他都是咬牙切齿的。

    生怕,苏小妞的这个称呼会变成他骆子阳的绰号。

    而现在呢?

    他更怕苏悠悠不喊他这个称呼。

    那意味着,他这辈子很可能都无法和苏小妞回到之前那般亲昵的状态。

    只是现在,听着苏悠悠这么称呼他,骆子阳的心里还是酸酸的。

    因为在苏小妞的嗓音里,他听到了自己最不喜欢的冷漠。

    “二狗子,很可能你只是觉得,你出了一次轨而已,我凭什么揪着你不放。我也只是一个离异的女人,大家其实都差不多……”

    苏小妞的声音哑哑的,寒风吹过的时候,那一头金色的发丝变得有些凌乱。

    随意的将挡在前额的金发拨到了耳背,骆子阳看到了苏悠悠那张精致的脸。

    苏悠悠一直很喜欢化浓妆,就算现在也一样。

    不管是失恋还是什么,她都不喜欢让别人看到自己脸色不好的一面。

    望着这张熟悉的脸庞,骆子阳迫切的开了口:“悠悠,我真的没有那么想,我真的没有……”

    他急于否认,这一点苏悠悠好似也早已知晓。

    看着骆子阳站在她面前有些无助的样子,苏悠悠打断了他的话:“二狗子,你听我先说完!”

    见他没有在开口的意思,苏悠悠才继续说:“二狗子,其实我也很想原谅你。”这些年,他为她做过的事情,苏悠悠不是瞎子。

    “可你的出轨对象是安安姐,我当成生命中的恩人来尊敬的人。我曾经也试图尝试忘掉我所看到的那一幕,我以为随着时间的推移我会变得好过一点,可我发现我真的做不到。”

    “二狗子,请不要再跟我说对不起好吗?你也有资格追求你自己的幸福,不应该为了我这样的女人而葬送掉自己所有的幸福。我看得出,安安姐真的很喜欢你……”

    那天在医院遇上的施安安,苏悠悠印象中记得,貌似当初她和凌二爷结婚的时候,也是那样的表情。

    她想,施安安真的应该很喜欢骆子阳的吧……

    “好了,我要去找念兮,不能让她等急了,先走了!”丢下这一句话,苏悠悠就像是逃跑似的从骆子阳的面前跑开了。

    其实,在这一刻骆子阳一直都在诧异刚刚苏悠悠和自己说的话。

    如果他没有听错的话,苏悠悠刚刚和他说,施安安喜欢他?

    这怎么可能,那个高高在上的女人,怎么可能会喜欢他?

    可一眨眼的功夫,苏悠悠已经跑开了。

    而且,已经跑出了不小的一段距离,快要到马路对面了。

    生怕自己这个时候追过去会让苏小妞遇上危险,骆子阳只能作罢。

    “苏悠悠,我爱你!从初中开始,我的世界里就只有你一个。你让我怎么放弃的了?”

    他是通过嘶吼的方式,对苏小妞说明自己的决心。

    听到他的话,已经走到路对面的苏悠悠动作明显一顿。

    但很快的,苏悠悠又随即迈开了脚步。

    看着苏悠悠离去的背影,因为喊话而气息变得不平稳的骆子阳只能眼睁睁的看着自己喜欢的女人从自己的面前一点一点的消失在人海中而失落的靠在他的车子上。

    “悠悠……”

    其实这段时间,骆子阳每天都将自己关在别墅里。

    有时候是喝酒,有时候是用繁重的工作来麻痹自己的神经。

    他拼了命的告诉自己这些都不是真的,他很快就要和苏悠悠结婚了。

    有时候,睡梦中他还会梦见自己和悠悠的婚礼。

    可每一次醒来看着身侧那个位置的空缺,骆子阳才明白这一些都不是梦……

    “嘟嘟嘟……”手机,恰巧在这个时候响起。

    打乱了,骆子阳一个人的哀思。

    “妈,又有什么事情?”看到来电显示的号码,骆子阳接通电话的时候带上了烦躁。

    他妈最近这几天都在催他去相亲。

    可他骆子阳喜欢的女人都要被别人给相去了,他还能顾得上这些?

    估计母亲这个时候给他打电话,还是因为这些事情。

    光是想着,骆子阳就心烦气躁。

    “儿子,妈跟你说,我最近又给你物色到一个不错的。照片我已经跟对方的家长要了,待会儿就给你发送到sn上面,你到时候就可以看看人家闺女长的什么样了。要是觉得合眼的话,这阵子你要是回来的话,我就让他们安排双方见面。”

    “儿子,我跟你说,这位可是在政府单位工作的,工资也不低,模样也不错。我还问过她的家长了,说是准备一结婚就要孩子。”电话里,骆妈妈就像是得到了蜜糖的孩子,不知道笑的有多开心。

    结婚……

    孩子……

    一听到这些,骆子阳只能疲惫的闭上双眼。

    他心里想着的只有苏悠悠一个人。

    他想和苏小妞一个人结婚,想和苏小妞一个人生孩子。

    如今苏小妞都快要成别人的,他还想这些做什么?

    本知道这件事情做错的是自己,不该迁怒于其他人。

    可听到母亲电话里介绍的那些对象,骆子阳就是控制不住自己的脾气:“妈,我都跟您说了,我已经有了结婚的对象,求你不要这样好不好?”

    “你有结婚的对象?不会还是苏悠悠吧?”

    听到骆子阳的话,骆妈妈的笑声也中断了。

    如果不是隔着电话和骆妈妈对话,骆子阳一定还会看到,当说到苏悠悠三个字的时候,骆妈妈的眸里是染上怒意的。

    “除了她,我骆子阳这本子也不想娶别人!”骆子阳的这一声轻呼,倒是回答的挺快。却不知,他的一句话将骆妈妈心里的火苗子全都给激发了。

    “你这个孩子到底怎么回事?我不是告诉你无数次了吗?谁都可以,苏悠悠不行!”只要他一回来,骆妈妈就不止一次对他这么念叨。

    没想到都这么长时间了,这孩子的心思一点改变都没有!

    “妈,苏悠悠到底有什么不好的?”

    “那你倒是告诉我,苏悠悠到底有什么好的。你一个还没成婚的小伙子,为什么非要一个离了婚没了孩子的女人?就苏悠悠这些条件,她哪一点能配上我儿子?亏她还好意思总是缠着你!”

    当母亲的一向是护短的。

    只要自己的儿女做的不对,他们肯定会认为是别的人带坏了自己的孩子。

    就拿今天骆子阳和她说的这些话吧,明明骆子阳的口气冲惹得她生气,但她并不迁怒骆子阳,而是认定了那是苏小妞在背后捣鬼。

    知道她骆妈妈不肯同意她和骆子阳的婚事,所以她在背后使计,让他们母子的关系变成现在这样!

    越是想,骆妈妈越是生气:“你这个孩子单纯,没有经历过那些挫折,所以你一定不懂我现在和你说的这些话。我和你说,你还是老老实实的回来跟这个女孩相亲。等你再多长几岁,就知道我今天和你说的这些话的意思了。”

    “妈……”

    “我知道你现在肯定觉得我说的这些话难听。可你见到这个女人就知道妈和你说的一点都没错。这次的女娃人家的模样不知道好了苏悠悠多少倍,身材也不差她一点。最重要的是,她的家底也不错,教养也好,不会随便顶撞长辈,不知道强过苏小妞多少倍。我敢打赌,你一见到人家闺女,也会喜欢上的!”

    听着电话里母亲看似强买强卖的态度,骆子阳感觉自己真的快要被逼疯了。

    这次,他直接了当的和骆妈妈说:

    “妈,不管别的人强过苏悠悠几倍,但有一点苏悠悠一点比人家好的。那就是,我喜欢她!”

    “喜欢她?你这孩子……”骆妈妈还想和骆子阳多说什么话。

    可这话还没有说完整,就被骆子阳给打断了:“妈,我还有点事,不说了!”

    撂下这么一句话,骆子阳这次果断的将电话给挂断了。

    “子阳?”

    “子阳!”

    连着两声之后,骆妈妈听到了电话里闯来的电话被挂断的声响。

    “这孩子怎么也学会挂断我电话了?!”将电话给丢下,骆妈妈在屋子里来回跺了好几步。

    “这不行,要是任由这女人继续在胡作非为下去,我的儿子我还要不要了?”

    想到这,骆妈妈转身回到自己的卧室,将自己行李箱给提了出来……

    ——分割线——

    谈家大宅里,因为周先生带着周思齐在这里吃饭而变得热闹异常。

    周太太因为公司临时有点事情,继续赶回去处理才将这两个人送到这边的。

    套用周太太的说法,她要突然在这个时间点去上班,这父子俩不知道要闹成什么样。

    生怕周先生在家带着周思齐折腾出个什么幺蛾子,周太太只能先将这两个人骗到这边,然后再说自己有事情要去处理。

    不过很明显,就算已经给周先生安排了今晚和明天的食宿问题,周先生仍旧非常不开心。

    “周太太,我不准你去!”

    比儿子还要黏人的周先生此刻硬是挤掉了正靠在周太太怀中的小齐齐,将自己的脑袋送上前。

    “周先生,你讲理一点。我是真的有点事情要去出差,你就不能让我走的安心一点吗?”

    知道现在周先生肯定非常恼,周太太也难得没有寻常对着他板着脸,就算他将小齐齐给丢在沙发的角落里,不让她看到小齐齐都没有生气。

    因为她也知道,要是将周先生逼到了死胡同,他奋起反击的话,估计到最后她是走不成的。

    可没有办法,上一次她设计出来的东西出了点问题。

    今天一定要跟公司经理左佑良到那边市那边,赶在过年前将产品问题给解决好。

    不然,这次的合作肯定要作废了!

    考虑到是自己个人的原因,不能害的公司白白的蒙受损失。周太太只能尽力的哄的周先生的欢心,让他心甘情愿的放自己离开。

    本打算动之以情晓之以理的劝说周先生放手,谁知道这男人竟然丢来一句:

    “你安心了,谁让我安心了?”

    好吧,她家周先生一向都是个自己不快活,别人也别想要快活的主儿,周太太只能做了一个深呼吸,调整好自己的情绪。

    要是换做平时,周太太没准已经将这个男人给推开,并且让今晚他一个人睡沙发上!

    “周先生,我是去处理公事,你总不能让我因为个人的原因让公司蒙受损失吧!”这么下去,估计飞机要晚点了。

    她的行李已经收拾好,放在家里了。

    这会儿,还要赶回家取行李呢!

    “损失?没事,你老公我又不是赔不起!今晚上你跟我回家,明天我让老妈给你开张支票拿过去就是了!”周先生继续用着自己那一头蓬松的发丝,跟个哈巴狗一样的在周太太身上乱蹭。

    周太太刚刚洗完澡,浑身都是香味。

    周先生是一刻都不想要离开她。

    “周太太,反正能用钱解决的问题都不是问题!”好吧,她家的周先生是典型的败家子。

    明明现在还有补救的余地,却还是想着能用钱给打发就打发了!

    知道败家子周先生是打定主意不肯让她去了,周太太这回也不打算劝她家周先生了。直接将周先生从自己的身子给推开之后,周太太拿起包包就准备离开了。

    “周太太,你这是准备上什么地方去!”

    “当然是去机场了。飞机就要起飞了,再不走真的来不及了!”

    周太太半蹲下去,给儿子将小裤子整理了一下,然后在他的小脸上亲了亲:“齐齐,这两天就在你最喜欢的谈伯伯家里乖乖的呆着,无聊了就找聿弟弟玩,知道吗?还有,要好好的听顾姨姨的话,妈妈两天就回来了。回来就会立马过来找齐齐,知道吗?”

    孩子还小,将他放在和他一样长不大的周先生身边,周太太真的不放心,所以只能托付给顾念兮了。

    明明只要离开个两天就能回来了,周太太看到儿子那双水汪汪的大眼的时候,还是鼻子酸酸的。

    “好了,妈妈要走了。你要和你爸都乖乖的,知道吗?来,亲亲妈妈!”将儿子的小脑袋按向自己的脸蛋,周太太成功博得一吻。

    随后,周太太立马提起了包包就离开了。她要是再不走,恐怕真的走不成了。

    你看,她这才走到大门口,周先生和刚会走路的小齐齐就都追了出来。

    周先生是个大男人,手长脚长的一下子就追上了她。

    而小齐齐是小胳膊小腿的,跑了好久都没有到妈妈的身边。

    “周太太,我要跟你去!”周先生此刻也像是小孩子一样,揪着周太太的袖子不肯松开。

    “周先生,我是去处理公事的,又不是去旅游,你跟去做什么,跟着瞎受罪罢了。你好不容易休息几天,听我的话,就在谈大哥他们这边好好的玩。”

    就怕周先生在她不在家的时候会感到寂寞,所以周太太才将这爷俩给送到这边。

    “左佑良那小子也去吧?”

    “是啊,有他陪着,你也可以放心一点!”

    “去去去!有他陪着老子才更不放心。要是一不小心,老子被撬了墙角,那怎么办?不行,周太太我也跟着去。我回家收拾行李!”

    说着,周先生又想到了什么:“不行,这会儿收拾肯定是赶不上了。要不,我到那边有什么需要的东西再买就好了!”

    说着,周先生比周太太还着急,拉着周太太就往外跑。

    这样的周先生,比起周太太,更像是赶着出差的人。

    其实吧,周先生还是有另外的打算的。

    你问他有什么打算?

    你看看后面现在跟上来的跟屁虫是谁?

    不是周思齐么?

    自从生下了这个小家伙,周太太所有的关注力都在他一个人的身上。

    现在周先生好不容易逮着了一个机会能和周太太出去快活两三天,不用看到这个碍眼的人物,他当然是求之不得了。

    他要感觉的,带着周太太离开,远离这个讨人厌的小鬼。

    “周先生,我去出差你跟着去做什么?”

    带着周先生去,是没有什么问题。反正住饭店的钱还有飞机票的钱,周先生自己能负担的起。

    关键是,周太太还知道他们家周先生是非常小心眼的。

    为期两天的给对方修改设计,周太太要时刻和他们的总经理左佑良沟通才行。

    要是带上他们家的醋缸子,到时候在那里打翻了可就不好了。

    到时候没准连合作方都要被周先生给熏飞了!

    “当然是去当周太太的护花使者!”

    周先生气定神闲的回答。

    眼见退下某个小家伙靠近周太太的长腿,还将肥嘟嘟的小爪子放在周太太的腿上,周先生赶紧的踢了腿,让那小家伙让开点。

    这周太太的腿可是他想摸就能摸的?

    也不看看谁才是周太太腿的主人!

    周先生想到这里还不忘整理自己的衣领子,一宣布自己的所有权。

    不过他貌似已经忘记了,周太太是嫁给他,又不是卖给他,她的身子从头到脚都还是周太太一个人的。

    亲眼看到这亲爹对儿子的忽视,周太太还是心疼了。

    将被周先生推开又凑上来的小齐齐抱在手上,周太太说:“周先生,我是去出差。你出差的时候,我有没有死皮赖脸的说我要跟着去!”

    没有!

    可为什么轮到她有事外出的时候,周先生就跟个智障一样?

    哪知道,他们家向来不讲理的周先生就说了:

    “你要是想要跟着,我也不会拦着!”

    他的意思是,下回周太太要是看到他出任务想跟着去的话,他周子墨也不会拦着。

    当然,前提是要确保周太太的安全。

    “我真的没有时间跟你在这里废话了。反正我出差就两天,两天之后我立马回来找你和儿子。在这段时间,你给我好好的照顾儿子,要是死皮赖脸的想要跟我去的话,我们明天立马去领离婚证。同样的,要是我回家看到我儿子被你给欺负的话,我们同样也去民政局领离婚证!”

    眼见时间真的要到了,再不走就过不了安检了。周太太只能用如此下马威的找招式。

    “周太太,你欺负我!”

    周先生听到周太太竟然说要和他离婚,当下就急红了眼。

    “我说到做到,不信的话咱们走着瞧,儿子你看着!”知道周先生的脾气肯定是要追上来的,周太太立马把孩子往周先生的手上一塞,然后看向了大厅里的某个男人。

    在周太太的求救眼神之下,谈逸泽大步从里面走了过来。

    因为此时的周子墨的全部关注点,都在周太太一个人的身上,所以他压根就没法注意到身后凑近的男子。

    “周先生,好好听话!回来我就立马过来接你们爷俩!”

    丢下这么一句话,周太太真的转身就走了。

    眼见周太太一步步的走远,小齐齐哭了,周先生火了。

    就在周先生疾步追出去的嘶吼,后颈一疼,然后失去了反抗的能力,陷入了一片黑暗中。

    而他怀中的小齐齐,也被身后的那个男人迅速的接了过去。

    “谈大爷,他们爷俩就麻烦你们了。我家周先生每天都喜欢吃肉,不过不怎么挑。每天给他一旁青菜炒肉丝就好了,齐齐也简单,让他跟着聿宝宝吃就行!其他的我都交代给念兮了。”

    到底,周太太不是铁石心肠。

    看着周先生刚刚急红了眼的样子,还有他此刻被人扛在肩头上的样子,她的心真的很疼。

    虽然是相亲结婚的,虽然结婚之前他们并没有见过面,可她真的爱这个男人……

    虽然周先生每天都有可能作出让她气的要死的事情来,可周太太不得不承认的是,周先生已经成为了她生命里不可缺少的那一部分。

    “知道了,周太太你放心好了!我认识这家伙三十几年了,我还治不了他?放心出差,尽快回来把他给接回去就行!”

    谈逸泽说着,便一个肩头扛着晕过去的周先生,一边抱着小齐齐走了进去。

    而周太太也恋恋不舍的又看了一眼安静的躺在谈逸泽肩头上的男人。

    第一次发现,他们家周先生的屁股还真的是蛮翘的。

    不过这话不能告诉他们家周先生。

    不然依这个男人那二愣子的性格,明天估计整个社区的人都要知道周太太夸奖了他的屁股的这件事情。

    周先生,我不在家的这两天时间里,要记得好好照顾自己,照顾好孩子,千万别生病了!

    心中默念完这话之后,周太太走了。

    她要尽快处理好这次的纰漏,然后快点回来接这爷俩才行……

    周先生是在周太太的飞机离开了大半个钟头之后才醒过来的。

    看到时钟上已经溜达了一圈,一个沙哑的男音在谈家大宅里撕心裂肺的喊着:“周太太,你给我回来……”

    ——分割线——

    凌二爷进门的时候,就见到这一副情形。

    周先生就跟个无赖一样,大大咧咧的躺在人家谈家大宅的大厅沙发上,一副怨天尤人的样子。

    他的面前还摆着一盘青菜炒肉和几个不错的小菜。

    菜色和卖相看上去都不错。

    不过光是看着凌二爷就知道,这些东西周子墨是一口都没有动过。

    虽然周子墨的吃像是不差,不过一般只要他动过的东西,里面的肉都没有了。

    周先生什么都不爱吃,就爱吃肉。认识了这么多年,凌二还不了解?

    其实凌二也一早就知道,这两天周子墨会到谈家来暂住,因为早前他已经接到了周太太的嘱托。

    其实凌二大白天的时间都在公司,在家里看到周子墨的时间也不会太长,他觉得自己应该是不会嫌弃周子墨碍眼的才对。

    可一想到晚上要和这大老爷们带着一个小屁孩在一个客房睡觉,凌二爷抚了抚额头。

    这还真的是大考验一桩!

    如果他没有记错的话,他们兄弟几个的睡相最差的就是周大爷了!

    以前每次出去演戏睡帐篷的时候,他都能从帐篷里滚到帐篷外,外带连整个帐篷都给拆了。而最让凌二爷佩服的,还是这厮的还是在完全睡蒙了的情况下做这些事情的。

    光是想到接下来的这两天要和这样一个人物同床共枕,凌二爷就觉得问题很大。可谈家已经实在没有空的客房了。这里头已经住了苏小妞,还有苏小妞他妈,再加上自己。现在,还增加了周子墨这号让人头疼的人物。

    他真的很佩服周太太,能和这样一个四肢发达头脑简单的人同床共枕这么久还没有一命呜呼!

    当然,凌二爷其实也知道自己还有一个选择。那就是回家去!

    可他好不容易才赖着和苏小妞同住一个屋檐下,就这会儿搬走的话,恐怕能和苏小妞重归于好的机会就要溜走了!

    想了想,凌二爷还是决定和周子墨扛下去!

    不就是两天么?

    他凌二爷还会怕这周子墨不成?

    “喂,东西怎么不吃?”

    下了决心,凌二爷换了一身衣裳之后就下了楼,在一侧的沙发上坐下。随脚,往周子墨的身子上一踹。

    “不吃,饿死算了!反正那个没良心的女人也把我给丢在这里,我不活了!”

    周子墨的唇瓣厥的老高,让他看上去更像是个任性的孩子。

    “至于吗?不就是一个女人?你至于为了她活活将自己给饿死?”

    又往周子墨的身上踹了一脚,可后者都没有什么反映。

    这让凌二爷原本想要戏弄周子墨的念头,瞬间灭了。

    这货要是不动弹的时候,没什么好玩的。

    “你不是也有一个能为了她去死的么?你对她的心怎么样,你就知道我现在的心情怎么样!”周先生说这一番话的时候,恰逢苏小妞正从楼上下来找吃的。

    说这话的时候,周先生还煞有介事的扫视了苏小妞一眼,那意思再明显不过了。

    到这,凌二爷也没有心思再劝下去了。

    “行行行,你要是不吃的话,那这些肉都归我了!”说这,凌二爷还真的不知从什么地方找来一筷子,就准备开动。

    将一口周先生最爱的炒肉丝放进嘴巴里之后,他还不忘砸吧嘴巴说着:“真好吃,怪不得你那么喜欢吃炒肉丝!”

    这话下去,凌二发现周子墨的喉结明显的滚动了一下。

    也对。一个大老爷们都饿了一天了,半口东西都不肯吃。

    这会儿,他不饿才怪!

    要是寻常听到好吃的,他都凑上来和凌二挣个你死我活了。

    可今天,他竟然还能按兵不动。

    这着实让凌二看到了墨老三不同的一面。

    弱智的一面!

    “听说今天这些肉还是你家周太太亲手送来的,怪不得味道这么好。你们寻常在家吃的也是这个味道吗?我以前还纳闷你那刁嘴什么时候肯出炒肉丝了。原来这炒肉丝的味道是这么好……”凌二爷一边就着小酒,一边吃着炒肉丝,嘴里头还振振有词。

    到这一刻,墨老三总算是有反映了。

    不过他的关注点显然和凌二爷的不再同一线上。

    “你说今天这些肉都是周太太送来的?”

    “是啊!小嫂子说的!你家周太太怕你在这里饿到了,所以将你家的肉都给送来了!”说着,凌二爷又往自己的嘴里里塞了好大一口肉,然后吧唧吧唧几下赞道:“味道真不错!”

    到这,周先生要是还能忍下,他就不是周子墨了。

    一个鲤鱼打挺,从沙发上起来之后,周先生就抢过凌二爷的筷子直接往夹着肉往嘴巴里头塞,一边感受着是不是家里头的那个味道,一边又努力的吞着肉。

    其实炒肉的味道都差不多。

    哪有什么是周太太送来的肉的味道就不一样的道理?

    这不过是凌二爷随口瞎编的,目的自然是要激活这个死气沉沉的周子墨。

    不过这话倒是在周先生的心里起了很大的作用。

    反正他就爱吃周太太做的炒肉。

    你看现在咀嚼的那个样子,估计还真的将凌二爷的话当真了。

    不过是一会儿的功夫,一大盘炒肉丝就进了周先生的肚子。

    看到凌二爷的嘴里还在嚼着,周先生认定了他的嘴里还残余着周太太送来的肉,一边喊着:“将周太太的肉欢还给我!”

    一边,他的身子就自己的朝着凌二爷飞扑了过去。

    然后,这么两个人高马大的人就在谈家沙发上打在了一起。

    时不时的传出噼里啪啦的声响,时不时又大吵着:

    “把周太太的肉还我!”

    “周子墨,你恶不恶心。我都吃进肚子里了,你难道还要不成?”

    “我不管,我就要周太太的肉!”

    “那行,等我明天拉出来,就再让你参观!”

    “……”

    当然,周先生是绝对忍受不了凌二这恶心的话的,拳头立马的就招呼上去。

    很快,原本安静异常的大厅又如同往日那样的嬉闹。

    听着楼下传来的声响,哄着两个宝宝睡着的顾念兮窝在谈参谋长的身边说:“老公,凌二还真有办法。我还真的担心梦瑶姐走的这几天,周大哥都不吃饭呢!”

    “我倒是不担心那货不吃饭。反正不吃个几天,也不会饿死他。我就是担心,我们家的沙发会不会让他给拆开!”

    因为是他谈逸泽阻止了他周子墨没有跟上周太太的。

    这会儿,怒火攻心的周子墨当然生谈逸泽的气。

    不过论打架周子墨知道自己是赢不了谈逸泽的,所以他便会将怒火撒到他们家的家具上。

    不要怀疑,这缺德事周先生还真的做得出来的!

    “兮兮,我还是等老三尽快发完他的那些窝囊气之后,把齐齐给他送过去。不然待会儿咱们家宝宝醒了,肯定要闹的!”谈逸泽看着儿子那张圆嘟嘟的睡脸,无奈一下。

    这聿宝宝寻常的脾气还可以。

    不过要是看到有别的宝宝凑近他们家谈参谋长的话,估计待会儿真的要大闹了!

    “咱们家这位爷的脾气还真的是被你给惯出来的!”顾念兮忍不住嘟囔着。

    听到楼下的声响终于停下来了,顾念兮便抱着睡着的齐齐出去了。这个时间也差不多了,还是让周子墨赶紧的带着他们家的宝宝睡觉比较好!

    而看着顾念兮消失在卧室门口的背影,谈逸泽无奈一笑:咱们家最宠孩子的,不是你么?怎么现在竟然赖起我来了?

    ——分割线——

    顾念兮再度从谈逸泽的衣服兜里发现小女孩的发卡,是在这一天的傍晚。

    此时,谈逸泽回了家,正在卧室里收拾东西。

    他又要出任务了,听说是实战演习!

    这东西光是听着名字,顾念兮就觉得心惊肉跳的。

    明知道自己打包的行李可能都不符合谈参谋长的标准,但顾念兮还是跟个小麻雀一样,在谈逸泽的身边忙活着。

    其实她就是想要在谈参谋长出任务的这段时间为他做点什么事情。

    只不过,笨手笨脚的她似乎永远都没有做的好的事情。

    你看,她不就刚刚将谈参谋长好不容易整理好的衣服又给弄了出来吗?

    看着滚在地上的衣服,顾念兮是又懊恼又心急。

    看着她的小脸垮下来,谈逸泽知道这丫头估计又难过了。

    揽过她的肩头,他将吻落在她的额头上:“乖,不用那么担心,没事的!我保证,任务一结束就回家来看你和宝宝。”

    “我没有担心,我这不是还要给你收拾行李吗?”她知道身为军嫂该担当着什么,所以即便泪水已经快要滑落,她还是故作镇定的捡起刚刚被自己弄掉了的衣服,准备往谈逸泽的行囊里塞进去。

    不过顾念兮怕这衣服照着原样塞进去的话,会将衣服给弄皱的。

    拿着谈逸泽的衣服抖了抖,顾念兮打算给他重新整理一下。

    可没有想到,就在她拿着衣服抖了这么几下之后,有个粉红色的小东西从谈逸泽的口袋里掉了出来。

    看到这东西,顾念兮还以为是自己弄掉了谈逸泽衣服上的什么装饰。

    可当她半蹲下去从地上将这个东西捡起来才发现,这东西压根就不是什么衣服装饰,而是一个小女孩的发卡。

    如果顾念兮没有猜错的话,这发卡还是全新的,一点用过的痕迹都没有!

    他们家的聿宝宝,是个男孩,用不着这些东西。

    附近认识的人添的人口,也都是清一色的男孩。

    可这东西,到底是从哪里来的?

    为什么会从谈逸泽的口袋里掉出来!

    抓着这个小发卡,顾念兮来到谈逸泽的面前摊开:“老公,这是……”
(快捷键←)[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快捷键→)
大家同时在看:龙血战神 黑道特种兵 傲世九重天 武动乾坤 遮天 绝品邪少 生肖守护神 完美世界 我的贴身校花 绝世唐门 大主宰 莽荒纪 我欲封天 校花的贴身高手 星战风暴 武极天下 校园绝品狂徒 亿万老婆买一送一
本书转载于网络,版权属原作者,喜欢小说军婚染上惹火甜妻全文阅读,记得收藏本书。 卓越全本小说网 www.zy200.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