卓越全本小说网 全本玄幻 全本武侠 全本都市 全本历史 全本侦探 全本网游 全本科幻 全本恐怖 全本散文 其它小说 全部小说
小说排行榜 > 全本都市言情 > 军婚染上惹火甜妻全文阅读
军婚染上惹火甜妻TXT全集下载 加入书签

军婚染上惹火甜妻无弹窗 正文 第373章 怀上孩子VS戏耍谈老大

    “奇怪了,谈参谋长干嘛把这么漂亮的小盒子藏在这里!”盒子是类似于顾念兮最喜欢的复古型首饰盒,从这盒子的构造和模样,估计也有些年头了。

    从藏在这么隐蔽的角落顾念兮可以推断的出,这应该是谈参谋长的私人物品。

    可结婚之后,谈参谋长不是把他的银行卡,还有工资卡,也就是他谈逸泽的所有家当都交给自己了吗?

    那这个盒子里藏的会是什么?

    难不成,还是谈参谋长的私房钱不成?

    抓着这个精致的小盒子,顾念兮仿若是长了犄角的小恶魔,对着这个小盒子露出了阴森森的笑容。

    要是真让她发现谈参谋长私藏了什么宝贝的话,看谈参谋长回来她怎么收拾这老男人!

    只是,当顾念兮对着这个小盒子一阵耀武扬威的时候,这盒子里的东西却“啪嗒”一声打开了。

    从盒子里掉出了两个银项链。

    两个都是同一款式,虽然没有直接的标明这是谁带的,但从这项链的长度和款式,顾念兮还是一眼认出了,这应该是小孩子带的那种银项链。

    这东西,应该是谈参谋长买给他们家聿宝宝的吧?

    以前她就听谈参谋长念叨过,要给聿宝宝买个小项链带着。

    这样的话,等这小捣蛋鬼会走路的时候,要走丢了还能找的回。

    “老东西,明明买了,也不给宝宝带。难不成还怕我妒忌宝宝不成?”顾念兮拿着两个银链子把玩着。“好吧,我是真的有点妒忌了,你给宝宝买礼物,也不给我买,等你回来的话,看我怎么收拾你!我一定要把你的耳朵给拧的红红的,再拿你的脖子当暖炉!”

    正在用嘴巴发泄自己的不满情绪的女人似乎忘记了,这些事情就算她没有生谈参谋长的气的时候,也照样做。

    “其实要是怕我吃醋也简单,你也买个差不多的银链子给我不就行吗?小气吧啦的老男人,结婚之后连一件首饰都没有送给人家!也就人家好骗,还被你拐回来当媳妇。你看看别的女孩子嫁人的时候,都是穿金戴银的,就人家没有。”

    虽然小嘴上的抱怨声不断,但回忆起结婚的那一阵,顾念兮的嘴角还是忍不住上扬。

    就算真的没有和别的姑娘一样结婚都是穿金戴银,还弄个白纱红袍什么的,顾念兮仍旧是无比满足。

    因为,嫁给谈参谋长,是她无怨无悔的抉择。

    如果再让她选择一次的话,她还是会义无反顾的跟着谈参谋长走。

    “谈参谋长,你快点回来好不好?你要是现在回来的话,我保证之前的那些事情也不会追究了。也不会问你,你的身上为什么那么多小孩子的发卡,好不好?”

    拽着谈参谋长的一件军大衣,顾念兮的嗓音突然变得有些哑。

    她是真的想他了。

    想的,她连正常的工作生活都无法正常进行了。

    窝在衣柜的旁边,顾念兮继续把玩着这两个银项链。

    可就在顾念兮摩挲着这个银项链的时候,却发现了这个小链子的挂牌背后也有些粗糙。

    挂牌的前方,雕刻着他谈逸泽和顾念兮的名字,以及电话号码。

    而后面,则是一串日期……

    其中的一串日子,顾念兮认得,那是他们家聿宝宝的出生日子。

    而另一个牌子上的日子,则是在两年前……

    虽然不明白这串日期到底有啥含义,可当看到那几个数字的时候,顾念兮眼眶里好像有什么东西控制不住,奔流而下……

    ——分割线——

    “哟,老三,大早上的一见面,脸色臭的跟马桶盖一样!”

    凌二爷早上从楼上下来的时候,就见到刚刚还在上面带着小齐齐骑在他凌二爷的身上耀武扬威各种得意的和他说周太太就要回来了的男人,现在将小齐齐一个人丢在沙发的对面,一个人对着关掉的电视干瞪眼。

    这又是闹哪样?

    不是明明说好今天周太太要回来,他还要和周太太好好的算算总账什么的吗?

    怎么现在就像是一副吃了屎的表情?

    “凌二,你过来吃吧,别去惹他!”

    顾念兮正在厨房里忙活,一边给聿宝宝喂饭,一边还不忘招呼着小齐齐也过去吃。

    “怎么了这是?早上还和我炫耀说他家周太太要回家了,他又是有组织的人了,不像我凌二爷这样吊儿郎当孤家寡人什么的。难不成,周太太跟别人跑了?他的组织就剩下他一个人?哦,不,应该是两个,还有这个小混蛋!”

    凌二戳了戳现在抱着他的大腿当木马,一脸甜笑的小齐齐的脑袋。

    凌二爷的嗓门不算小。

    所以坐在大厅里的男人自然听到了。

    好像现在周太太三个字就像是埋在周子墨心里一触即发的炸弹似的。

    凌二爷刚刚才误入踩了地雷,周先生就开始炮轰了。

    “谁说周太太跟别人跑了,谁的组织只剩下一个人?你家老婆才跑了,你的组织才剩下你一个人!”周子墨跟发了火的二黄一样,浑身上下透着一股子生人勿进的气息。

    “……”看周子墨那个龇牙咧嘴的形象,凌二爷撇撇嘴。

    不可否认的,周子墨的这一番话还真的说对了。

    他凌二爷的老婆现在确实跑了,不过不是跟别人跑了,而是被他逼得跑了的。再者,他的组织也真的如周子墨所说的,只剩下他自己一个人。

    知道周先生的话戳中了凌二的伤口,顾念兮还是感觉将其中一个人给拉去餐桌上,免得谈参谋长不在家这两货打起来,到时候真的没人帮着她顾念兮收拾残局了。

    “你不要惹他,梦瑶姐早上打电话来说还要一天!”说这话的时候,顾念兮往嗷嗷叫像是在乞食的聿宝宝的嘴里给塞了一口粥。

    这小家伙每天都爱捣蛋,吃的也多。

    别看他刚刚满周岁,每天早上都要吃一大碗的粥。

    这还并不算什么,有时候刘嫂还要给他专门开小灶,多给煮一些东西才能让这个小祖宗吃的饱。

    当然,这小家伙吃的多长的也快。

    这才刚刚会走路,身高就跟人家四五岁的孩子差不多了。要不是牙还没长齐,没准还真的认不出他现在几岁。

    按照他家聿宝宝的长的这个速度,顾念兮还真的有些担心谈参谋长回来的时候都认不出他们的儿子了。

    “不就是24小时么?一个没出息的!”

    凌二不满的嘟囔了一句。

    投在周子墨的身上,也是各种嫌弃的眼神。

    都老大不小的人了,竟然这么粘着一个女人。要是不知道的,还以为周太太是他妈!

    周先生因为自己各种不满,连自己都没顾得上吃饭,又怎么会记得小齐齐没有吃?

    看着小齐齐来到餐桌边,凌二将他给拉了过去,将他抱在腿上也一小口一小口的喂着。

    不过这货的胃口没有聿宝宝的好,凌二塞了好几口,都没有聿宝宝吃的多。

    “你要是再不多吃一点,真的要让小弟弟给赶上了!”

    小齐齐大聿宝宝三个月。

    前阵子看着还比聿宝宝高出好些。

    不过这阵子聿宝宝长的忒快,就跟春笋似的。

    这不,一下子都要赶上人家小齐齐了。

    虽然他的身高也是同龄中的佼佼者。可在聿宝宝的面前,却连一点的优势都没有。

    按照凌二爷的说法是,人家聿宝宝有个彪悍的基因!

    说着,凌二爷又多喂了好几口给他。

    不过齐齐的胃口不大,吃了半碗之后就不肯吃了。

    小齐齐在凌二的腿上挣扎了几下,自己下去玩了。

    而聿宝宝这边一直张着小嘴乞食,一边还喊着:

    “妈,肉肉……”

    “大早上的,不能吃太多!”怕他消化不良,一般早上只给这小祖宗一小块肉。可这小肚子不知道是个什么构造,刚吃完又喊了。

    “肉肉……”见妈妈不给,聿宝宝又开始鬼吼鬼叫的。

    白了儿子一眼,顾念兮说:“给我乖乖的呆着,不然谈参谋长回来了,可要收拾你!”

    好吧,别人聿宝宝是不怕。

    但他怕他家谈参谋长不理他。

    这会儿听到谈参谋长的名字,他也安分下来了。一口口的吃着饭,还不时的和顾念兮露笑脸。

    “小嫂子,你能不能给我说说情!”

    凌二爷这话说的有些突然,弄得正在跟聿宝宝做斗争的顾念兮一时间还有些反映不过来。

    “说什么情。”

    “就我岳母。她每天都给悠悠相亲,可她介绍的那些对象能称得上是人么?昨天还闹得进了局子。”

    想到昨天自己到局子里将苏小妞接出来的情形,凌二爷的心里各种不舒坦。

    虽然整件事情她家苏小妞都没有占下风,但凌二爷还真的挺怕她出事的。

    “这我听悠悠说了。可凌二,有些事情不是我们旁人说情有用的。苏阿姨心里的结,可是你自己造成的!正所谓,解铃人还须系铃人!”

    “我知道了……”

    放下了碗筷,凌二爷提着公文包有些感伤的离开了。

    唯有感觉自己的小肚肚还能放得下东西的聿宝宝,对着老妈空空如也的碗,嚷嚷着:

    “妈……”

    “再吃下去小肚子要撑爆了,你给我安分点!”

    “妈……”

    “好啦,最多再两勺!”

    “……”

    ——分割线——

    “把这些东西都给我搬进去。还有这边的这几个袋子!”

    这天,凌家老宅的大门前又出现了一个女人。

    比起住在这里的女人,这个女人年轻又有活力。

    寒风拂过的时候,一头金色大波浪的发丝在风中轻轻的摇曳着。

    染成鲜艳红色的唇瓣也在寒风中勾勒着完美的弧度。

    不知道是因为惊叹于女人的美貌,还是其他的什么。

    总之,站在这个女人面前的几个佣人不约而同的都停下了脚步,但谁也没有上前那拿女人从车上搬下来的几个袋子。

    这几个袋子,看样子都是装衣服的。

    难不成,这女人是要搬到这里来住?

    不是吧?

    这边已经有一个就非常难搞了。

    难不成凌耀还让这一个也住进来?

    这不是要反了天么?

    眼见这些人都没有反映,年轻女人发了怒:

    “你们是没有听到还是聋了?”

    女人是年轻的,漂亮的,有活力的。

    但比起凌母那暴躁的脾气,是有过之而无不及。

    对着这些佣人吼着的姿态,更甚。

    听的,这些佣人都不自觉的皱起了眉。

    在这个家,一个凌母已经够难伺候了。

    现在还来这一个,估计比起凌母应该更甚才对。

    这凌耀是不是要将他们都给逼走才罢休?

    “我说让你们把这些都给拿进去,你们到底听到了没有!”

    女人生着气,跺着脚,一副趾高气昂的样子。

    好在这个时候在不远处的管家听到了这边传出的声响立马赶了过来,再见到这个女人的时候,管家也是青筋暴跳。

    一个凌母已经快要将凌家大宅的屋顶给掀了,还要再来一个,要不要让人活了?

    “陈小姐,请问这是先生的意思吗?”

    管家扫了面前摆着的那几个袋子,没有直接出手将她的袋子拿走,而是反问着。

    “这还用问么?”女人对着管家挑眉。

    其实能呆在凌家当管家的,一般在为人处事的方面也做的不错,在社会上的地位也不差。

    再加上他现在也算是凌老爷子面前的红人,一般还没有什么人敢在他的面前放肆撒野。

    除了在凌家嚣张惯了的凌母,就是面前这个。

    这女人在他的面前挑眉,以为这样他就会害怕她?

    笑话!

    在这个凌家里面,连凌耀都要给他三分薄面。

    这小丫头片子,到底算是哪根葱哪根蒜?

    看着陈蜜,男人继续追问:

    “这是什么意思?”

    什么还用问?

    难不成只要她随便说说,他就要按照她说的去做不成?

    也不看看自己到底有几斤几两重。

    “我的意思就是老头子的意思!”女人嗲怪着,然后扭了个身子,就说:“你们要是不按照我说的做,待会儿老头子怪罪下来,恐怕是你们承担不起的!”

    女人说的煞有介事,其实不过也是仗着现在凌耀正沉迷在另一个女人的温柔乡里,并没有时间来管她罢了。

    “既然这是先生的意思,那我要打电话过去确认一下才行!你也知道,我们在这里帮忙的,没有得到主人当面的意思的话,很难办事的。要是做不好的话,恐怕连工作丢了也难说!”

    说着,管家就往凌耀的手机拨了过去。

    看着管家正在和凌耀通话,女人原本得意的脸蛋上此刻出现了懊恼的意思。

    这该怎么办才好?

    那个老男人现在还在另一个女人的身边。

    要是他待会儿不同意自己搬进去,岂不是丢死人了?

    其实她今天之所以堂而皇之的说自己想要住进去,也不过是仗着这个老男人现在没有心思顾及到这边。

    她虽然现在生下了这个老男人的骨肉,可没有人比她知道自己现在所处的处境相当难堪。

    比凌母,这个被他遣送到了法国的女人还不堪。

    最起码,人家凌母还有一个凌二爷已经成了气候的儿子。

    就算到时候凌耀真的将继承人的名字给改了,将婚给离了,但人家好歹还有活路。

    凌二爷非但在凌氏已经成为独挡一面的大人物,在他自己名下的公司就有好几个。那样的男人会让自己的母亲流落街头吗?

    可她不一样。

    儿子是谁的,连她自己也说不上。

    现在这老男人是承诺过会将继承人的名字改成自己的儿子的。

    可那只是老男人随口的承诺。

    谁知道,那个老男人是真的有意思想要这么做,还是这只是他搪塞她的借口。

    总之,这一切还没有到手之前,会发生什么样的变化也说不定。

    所以,在顺利的得到一切之前,她绝不能输。

    更不能让现在呆在老头子身边的女人,得到了原本属于她的东西!

    先行进入凌家,一步步的将凌家的东西弄到自己的名字,这是她的第一步动作。

    虽然这些都没有得到那个正在出任务的男人的示意,但她认为这是自己现在必须要做的。不然,本该属于她的一切真的都要落空了。

    今天她到这里来,就是已经做好了所有的准备。

    她已经算清楚了这里所有人都知道自己和凌耀的关系,才敢如此堂而皇之的要求要住进自己。

    可谁知道,这管家竟然还要给凌耀打电话确认?

    这该怎么办才好?

    要是凌耀现在不让她住进这里,那她岂不是要闹出个大笑话了?

    就在女人处于惶恐不安,盯着管家手上的电话之时,凌耀接通了电话。

    此时的凌耀感觉自己的后脑真的很痛。

    好像昨晚上被什么东西给咂中了似的,后面起了个大包。

    睁开眼睛他才发现他处于文儿的房间,不过此时女人并不在自己的身边。

    “喂,什么事情?”起来的时候,凌耀发现自己浑身上下丝缕未着,空气中也弥漫着一股子奢靡的气息。

    不用别人说,男人也估摸着昨晚上该是发生些什么事情。

    可自己为什么一点印象都没有呢?

    摸不着头脑,凌耀只觉得自己的头真的很疼。

    “先生,陈小姐在这边。”

    电话是管家来的,凌耀一时间还有些想不起他口中所谓的“陈小姐”说的是谁。

    “谁啊?”凌耀的嗓音中带着些许的不满。

    环顾四周,看着旁边放着的那件衣服。

    脑子里,好像突然想到了某一幕……

    他好像记得,昨晚上文儿在洗澡,然后他就色心大起,朝着浴室走去来着。

    然后掀开浴帘后面,他看到的是一具男性的体魄!

    想到这,凌耀突然感觉到额头上冒出越来越多的汗珠。

    怎么会呢?

    他的文儿怎么会是男人!

    当凌耀正在想着这些的时候,电话那边的管家说:“就是上次和您带着一个小孩子回家的那个陈小姐!”

    其实更为直接的说,应该是凌耀的二奶。

    不过二奶同志在这,他要是这么直接说,按照这个女人那德行,估计要在这骂街了!

    “陈小姐……”

    凌耀此刻压根就没有在听管家所说的话,他的脑子里就一直在回忆着自己看到那个男人的身躯之后是做什么了。

    可怎么想,好像都想不出来。

    “陈小姐说她要搬进来住,先生的意思是……”

    其实管家是想要提醒凌耀,家里还住着一个凌母。

    按照这两个女人的脾气,要是同住一个屋檐下,那可是比整个火药库要危险。

    随时随地,都有可能爆发流血冲突。

    凌耀眼下根本就没有心思想这些,听到管家还总问自己的话,让他没有能集中心思想事情,便烦躁的说着:“随她的便!”

    丢下这么一句话之后,凌耀便直接将电话给挂断了。

    电话那边的管家是一脸挫败。

    其实他真的很想说,凌耀你这个老糊涂,难道不知道真的让两个女人住进这个家,就危险了。

    可他想要再和凌耀说些什么的时候,拨打过去凌耀的手机已经关机了。

    此时,凌耀正在寻找着那个女人。

    那个叫做文儿,让他最近这些天都是牵肠挂肚的女人。

    那个,让他好像看到了男性身躯的女人……

    而电话这边,在打不通凌耀手机的情形下,管家只能示意那些人将这女人的东西给提上。

    “先生说随她的便。”说着,管家率先离开了。

    之后,几个佣人也陆陆续续的拿起了她的行李,开始朝着家里走了进去。

    见到这样的一幕,女人有些始料未及。

    没想到,她求了凌耀那么久想要住进这个象征着身份的大宅子,都没有能如愿的住进来。倒是今天用这么强硬的态度,还真的让她给住进来了。

    有趣!

    这实在是有趣急了!

    想到这,女人便红唇勾起,大步朝着这凌家大宅的里端迈开了脚步……

    ——分割线——

    “文儿,你在什么地方?”

    当凌家大宅那边一行人浩浩荡荡的走进去大宅子的时候,凌耀这边开始寻找那个女人。

    “文儿!”

    洗手间的方向有水声,凌耀一步步的靠近。

    回忆起自己脑子里的那些模糊片段,难不成真的是那样?

    他的文儿是……

    越是想着,凌耀的心里越是惶恐不安。

    在凑近洗手间的时候,他感觉自己的心脏都跳到了嗓子眼了。

    同样的,凌耀虽然迫切的在寻找自己想要的那个答案。

    可心里头还是带着奢望,奢望那只是他的梦境。

    毕竟,在他凌耀活了这么多个年头里,只有文儿一个人让他真正的体验到了爱情的美好,让他有点想要和这个女人一辈子走下去的冲动。

    甚至,只要别的男人靠近这个女人,他都能感觉自己的浑身上下散发着一股子酸味。

    他是真的喜欢这个女人,所以他希望的是这个女人不要让他失望。

    到了这洗手间门口的时候,男人咽了咽口水,一双眼睛惶恐不定的盯着紧闭的大门。

    他知道,自己想要的答案就在这扇门的后面。

    可他又突然有些没有勇气,若是自己推开门得到的那个答案并不是自己想要的,那该怎么办才好?

    只是心中好像住着一头猛兽,让他努力的寻找着自己想要的那个答案。

    最终,凌耀还是控制不住自己内心的猛兽,推开了门。

    他以为,他将自己刚刚的行动都掩藏的很好。

    他以为,自己的步伐声都被这铺着的地毯很好的掩藏了起来。

    却不知道此时洗手间内的那个女人,就连他的呼吸声都分辨的出,又怎么会不知道此刻他就站在洗手间外。

    对着门口的那个男人,女人露出了一个极为诡异的弧度。

    但就在那扇门推开的瞬间,就在那扇门的门缝路出现了一双眼眸的瞬间,原本女人脸上的诡异笑容全都消失了。

    取而代之的,是泪眼摩挲。

    从门缝里看到女人低垂着脑袋坐在马桶上,看到有晶莹的液体从女人的眼眶中滑出的那一刻,凌耀的脑子里哪还记得其他。

    光着脚,他就这样冲进了洗手间里。

    差一点,还因为洗手间的扳转太滑而打滑。

    急匆匆的将女人从马桶上扶起来,凌耀迫不及待的拨开垂散在她脸蛋上的发丝。

    在看到那张满是泪珠的小脸,凌耀倒抽了一股子冷气:“文儿,怎么了?怎么哭成这样了!”

    他的语气里,是他的担忧,浓浓的,不加以任何掩饰的。

    “怎么了,告诉我!”

    “是不是被什么人给欺负了,怎么哭成了这样?”

    男人心疼的将带泪的女人搂进自己的怀中。

    “不要哭,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只要你说出来,我一定会帮你的。”在凌耀的印象中,他的文儿一直都是个坚强的女人。即便当初在夜总会第一次见面,她和自己讲述自己那些糟糕的待遇的时候,她都没有落下一滴泪。

    如今竟然能让她哭成个泪人儿,一定是发生了什么大事。

    “我……”

    女人一边咬着红唇,一边哽咽着嗓子说着;“我好像怀孕了……”

    女人颤抖着手,将自己手上的那个验孕棒递到了男人的手上,哑着嗓音和男人说:“我这两天老是吃不下东西,我就怀疑有些不对劲了。楼下卖水果的老板娘和我说,我可能是怀孕了,我还不相信。”

    “我就抱着试试看的心里在那边找了个验孕棒,结果……”

    说到这的时候,又有几个晶莹从女人的眼眶中落下了。

    有那么一瞬间,凌耀呆住。盯着验孕棒上面的那两道横线,凌耀也有些错愕。

    不过很快的,男人发出了一阵爽朗的笑声。

    “怀孕有什么大不了的!”这文儿的第一次到现在都是和他凌耀在一起的,那也就是说这个孩子是他凌耀的。

    这么大把的年纪,还能有个孩子。

    这对凌耀来说,实在是太过满足了。

    “文儿,没事的,不用害怕!”将女人揽进自己的怀中,凌耀甚至还在心里暗骂着自己。

    这女人连孩子都怀上了,怎么可能是男人?

    而自己竟然还怀疑她,这是什么道理?

    越想,凌耀真觉得自己越不是人。

    当然的,自己也越是心疼面前的女人。

    “我怎么能不害怕,我们那边未婚先孕的女人,是要被抓去浸猪笼的!要是让我们同村的人知道我没结婚就怀孕,我该怎么办才好?”

    其实这戏码,男人应该不陌生。

    以前也有很多的女人,会用怀孕之类的戏码逼着凌耀娶他们。

    那时候,凌耀会觉得特别烦。

    有时候凌耀不满,还会直接让自己的秘书带着女人将孩子给打掉,然后再给女人一笔钱,将他们给打发了。

    按照以往,凌耀都是这么处理的。

    至于陈蜜能生下这个孩子,还是因为她当初瞒着自己怀孕到了四五个月,到了流产会有危险的时候才告诉自己,才得以成功的生下那个孩子的。

    然而面前的这个女人,凌耀真的舍不得。

    特别是听到她说她害怕自己未婚先孕要被抓去浸猪笼,他心里的某一刻就塌陷下去了。

    “我不想被浸猪笼,好可怕……”

    “要是我爸妈知道了,肯定也会觉得丢死人的!”

    “我不活了……”

    女人说着已经挣脱了凌耀的怀抱,直接朝着洗手间的墙壁扑上去,估计是想要撞头死。

    看到这触目惊心的一幕,凌耀再也顾不上其他,直接将跳上前将女人的脑袋护在自己的怀中。

    幸好及时拦住,女人没有什么大碍。

    而凌耀就像是捧着失而复得的珍宝,将女人紧紧的拦在自己的怀中。

    “傻文儿,你要是真的这么去了,我该怎么办才好?”

    这个女人,他是真的想要搁在心窝里头疼着的。

    他哪能容许的了她这么轻易的去了?

    “可我该怎么办?我怀孕的消息要是真的被传到别人的耳里,我真的要浸猪笼的!我不要……我不要浸猪笼……”

    “傻瓜!我怎么可能让你遇上这事情?”将女人从洗手间里扶了出来,凌耀将她安置在沙发上之后,便说:“我的小傻瓜,我会娶你,我会对你,对你肚子里的孩子负责的!”

    或许是真的动了情,凌耀竟然单膝跪在她的面前。

    活了这么大半辈子,凌耀哄女人的招数是真的会不少。

    不过像是今天这样兴师动众的单膝跪地,还真的从来没有对什么女人做过。就算当初假惺惺的在凌母的面前扮演二十四孝老公,他都没有做到如此。

    但今天在这个女人的面前,他做到了!

    “真的?”

    女人还有些不确信,捂着自己的肚子,女人问。

    “真的,我还从来没有和女人求过婚呢!好像应该要鲜花和戒指吧?你等着,我今晚都给你弄来。不过现在最要紧的,是安排一下胎检,确保一下你肚子里宝宝的安全!”刚刚那么撞上去,凌耀还真的担心将她肚子里的孩子给撞坏了。

    “胎检?好啊,我也想确认我的肚子里是不是有个宝宝!”女人的眼眸里,有一抹光芒闪过。

    “那就这样决定,我现在就让我的秘书去安排一下,等下我亲自和你过去,然后晚上我们找间好一点的餐厅庆祝一下!”

    凌耀的脸上是掩饰不住的喜悦神色。

    这可比当初他得知凌母怀孕的时候还要高兴!

    “我知道了……”

    女人笑了笑。

    很好,昨晚的那一篇,总算是过去了!

    想到这,女人松了一口气……

    ——分割线——

    谈逸泽回来的这天,正是中午的饭点。

    一连一个星期,周子墨都带着小齐齐在谈家蹭吃蹭喝。

    他好不容易和局里说了有个年假。

    就是想要和周太太出去美美的度个假。

    结果周太太倒好,直接跑出去出差,连到见个面都没有,更不用说是周先生早先安排好的那些亲密举动了。

    想到这,周先生又是垂头丧气的给两个孩子一人一口饭吃。

    今天顾念兮去了公司,在谈参谋长去了实战演习之后,顾念兮有好几天都打不起精神来。

    但没有办法,今天是和宋亚集团的领导人见面,必须要她亲自出马才行。

    出了门,顾念兮就将聿宝宝也交给周子墨,就是为了转移一下这个大老爷们对周太太的思念。

    可顾念兮要是知道,这周先生给孩子喂饭,会将两个孩子涂的满脸都是饭粒的话,她绝对不敢将这两个孩子交给他的。

    “肉……”

    聿宝宝有好几口饭都差一点给塞到小鼻子里,对于这个喂饭的男人非常不满,朝着他大声的嚷嚷着。

    不过对于正在思慕周太太的周先生而言,这小孩子奶声奶气的声音根本起不了作用。

    又随意的将一口饭蹭到了聿宝宝的脸上。

    无奈之下,聿宝宝只能抢过饭碗,用自己的小爪子抓着东西往嘴里塞。

    好吧,靠人不如靠己。

    再说了,每口饭明明都要到了嘴里,这个粗线条的周先生硬是给他弄得整脸都是。

    聿宝宝和谈参谋长一样,都是有洁癖精神的人。

    一整个脸都是饭粒,他很不舒服,直接就蹭到了边上的小齐齐的身上。

    不过这饭粒是黏黏的,越蹭越是粘。

    这下,有好些饭粒直接爬到了自己的头顶上。

    无奈之下,聿宝宝只能任由自己那一头贝克汉姆的骄傲发型上带着几个饭粒,继续自己吃饭饭。

    周先生是感觉到饭碗被聿宝宝给抢了。

    不过对于谈老大的流氓行径已经习惯的他,自然将聿宝宝当成了他的翻版。

    “要自己吃就自己吃,怎么跟流氓一样,跟你老子一个德行!”看到聿宝宝满脸都是饭粒,周先生还一番嗲怪:“喂喂喂,我让你自己吃饭,你怎么吃到头顶上去了?要是让谈老大看到的话,他估计以为我是故意整你的!”

    对于谈老大,周先生是比较害怕的。

    因为谈老大收拾起人来,可是连眼皮都不眨巴一下。

    “不要这样,我给你收拾一下再吃,好不,太子爷?”周子墨好说歹说,想要将聿宝宝手上的碗给抢回来。

    可这小家伙听不懂周先生的话,见他要抢自己的饭碗,还以为这周子墨是打算抢自己的食物。

    处于护食的本性,聿宝宝直接将自己的饭碗给抱紧了一点,一张满是饭粒的小脸,一脸怒色的瞪着周子墨看。

    那板起脸的小摸样,还真的和他爸是一个摸子刻出来的。

    看着聿宝宝这个神情,周子墨只能嘟囔着:“知道了知道了,等会儿你吃饱了之后再给你洗一下行吧?摆出那个流氓样,简直就跟你老子一个德行!”

    看着聿宝宝继续用肥嘟嘟的小爪子抓着饭吃的模样,周先生又忍不住嘟囔着周太太了。

    “周太太,你怎么还不回来?你回来看看,你家周先生都被一个孩子给欺负了!”周先生说的自己各种委屈。

    其实,周太太离开的最初那段时间,周先生确实是在生她的气的。

    生气她自己好不容易有个假期能好好的陪着她,她竟然跑去出差了。

    也生气她是和左佑良那个没安好心的白眼狼离开的。

    可渐渐的,随着周太太离开的时间越长,周先生发现自己气不起来了。

    他好想周太太,想念周太太身上的味道,想念周太太那肥嘟嘟的唇瓣,更想念周太太那嗲声嗲气在自己怀中说话的样子……

    周太太,我很想你。

    你呢?

    你现在是不是也和我一样,很想很想我?

    “哇哇……”

    正当周先生用一副很文艺的模样思念着周太太的时候,不远处传来了小齐齐的哭声。

    “臭小子,连让你老子文艺一回都不给!”

    抱怨了一声之后,周先生还是上前找小齐齐。

    此时,小齐齐不止怎么走到大厅里的垃圾桶边了,将整个垃圾桶给倒了出来,垃圾都堆在自己的小身子上。

    被这臭烘烘的一熏,小齐齐怕了。

    然后就开始哭爹喊妈了!

    见到这个情形,一般的家长都是立马上去解救孩子。

    可周先生是一向都不走寻常路。

    见到儿子竟然浑身上下都是果皮,还有些泡过的茶渣掉在脑袋上,竟然笑的直不起身子了。

    “哇,儿子你这个造型还蛮不错的!”

    见此情形,周先生还不忘掏出手机,将儿子难得一见的窘样拍了下来,准备给周太太传过去。

    当然的,他附带着连聿宝宝那满身子都是饭粒的模样,也给拍下去,并且将这两个孩子的窘样,发给了各自的家长。

    儿子的照片,他是发给周太太的。上面还留下这么一句话:“周太太,你要是再不回来,你儿子就继续是这个德行!”

    好吧,周先生承认自己也卑鄙了点,竟然将用如此卑劣的行径威胁周太太回家。

    当然的,周先生也知道现在和自己处于同一战线的顾念兮也很不好受。

    谈参谋长一离开就是将近一个星期。

    周先生感觉现在的小嫂子就跟自己是同病相怜。

    于是,周先生也卑劣的将聿宝宝那难得一见的窘样发给了谈老大,然后编辑这么一句话:“谈老大,你还不快点回来,你看小嫂子都将你儿子折腾成这样了!”

    周先生是想帮着顾念兮将谈参谋长给弄回来。

    不过,这是建立在不伤害到自己的情形下。

    要是谈老大知道聿宝宝是自己给弄成这幅德行的,这谈老大还不得将他周子墨给折腾死?

    还是小嫂子,能承受得了谈老大的怒火。

    按照周子墨对老大的了解,他可不认为谈老大会对小嫂子发什么火。

    再说了,谈老大就算有火气,最多让小嫂子多哄几下就过去了。夫妻间的矛盾,最多就在被窝里解决。

    可不像自己,会被谈老大揍的那么惨。

    确定两封短信都被自己给发送出去之后,墨老三觉得自己这是日行一善的雷锋。

    既解决了周太太老是不回家的窘境,顺便还帮着小嫂子召唤谈老大回家。

    发送完短信,周先生还哼起了小曲。

    “老张开车去东北,撞了!肇事司机耍流氓,跑了!多亏一个东北人,送到医院缝五针,好了!老张请他吃顿饭,喝了少了他不干,他说,俺们这儿旮都是东北人,俺们这儿旮特产高丽参,俺们这儿旮猪肉炖粉条,俺们这儿旮都是活雷锋……”

    扯开嗓门对着两个狼狈不堪的小宝宝哼着歌的周先生感觉自己就是曲子里的活雷锋,却不知道此刻有一男人背着行囊,大步匆匆的往这大宅里走来。

    在还没进门的前一刻,男人的口袋里的手机响了起来。

    还以为是部队里有什么事情想要通知自己,谈逸泽掏出了手机。

    打开,竟然是一封彩信。

    而且还是墨老三发来的!

    本以为应该是墨老三无聊时弄出什么幺蛾子,谈逸泽准备不予与理会。

    可不小心触到了察看按键之后,谈参谋长看到了他家聿宝宝那满个脑袋还有头发上都是饭粒的模样。

    别看谈逸泽在顾念兮面前对自家宝宝是各种忽略,但这可不代表谁都能欺负的了他家聿宝宝的。

    当看到这样一副尊容的聿宝宝,再到走进门看到某个发了短信还对着两个孩子各种嬉皮笑脸的周子墨之时,谈参谋长暴走了:“墨老三,你将我谈逸泽儿子当成猴子耍啊!”

    ------题外话------

    有没有人可以告诉我,“孕”字为毛是个禁词?
(快捷键←)[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快捷键→)
大家同时在看:龙血战神 黑道特种兵 傲世九重天 武动乾坤 遮天 绝品邪少 生肖守护神 完美世界 我的贴身校花 绝世唐门 大主宰 莽荒纪 我欲封天 校花的贴身高手 星战风暴 武极天下 校园绝品狂徒 亿万老婆买一送一
本书转载于网络,版权属原作者,喜欢小说军婚染上惹火甜妻全文阅读,记得收藏本书。 卓越全本小说网 www.zy200.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