卓越全本小说网 全本玄幻 全本武侠 全本都市 全本历史 全本侦探 全本网游 全本科幻 全本恐怖 全本散文 其它小说 全部小说
小说排行榜 > 全本都市言情 > 军婚染上惹火甜妻全文阅读
军婚染上惹火甜妻TXT全集下载 加入书签

军婚染上惹火甜妻无弹窗 正文 第374章 谈逸泽归来vs操练老婆!

    “谈……大爷!”

    好吧,因为见到身后站着的男人竟然就是多日不见的谈参谋长,墨老三这下连嘴巴都不利索了。

    连谈老大的称呼,都喊错了!

    呜呜,本来是想嫁祸给小嫂子就行了。

    可谁知道,谈老大竟然在这个时间点回来了。

    现在小嫂子也不在家,他怎么嫁祸给小嫂子?

    这下惨了!

    周先生感觉,现在有种五雷轰顶的感觉。

    因为他从谈老大的眼眸里看到了要暴走的情形。

    “谈老大,你听我说!你家太子爷是嫌弃我喂饭喂得慢,自己抢了饭碗要吃饭。我这不是打算等他吃完了,再给他收拾一下的吗?”

    周先生连忙上前解释着什么。

    正巧,这个时候在垃圾堆里挣扎着出来的小齐齐注意到门口这抹绿色,立马咯噔咯噔的朝着谈参谋长跑来。

    “伯伯……”

    盯着橙子皮和茶渣渣的小齐齐浑身臭烘烘也脏兮兮的。

    如果不仔细看,连谈逸泽都认不出这是原本小正太一枚的小齐齐。

    聿宝宝听到小齐齐喊着“伯伯”二字,注意力也被吸引了过来。

    当看到那站在门口的人儿时,聿宝宝那是真情演绎离散多年的父子重聚的情形。

    本来还宝贝似的捧在掌心里的饭碗,这会儿他也顾不得了。

    “啪嗒”一声,大碗被他给丢在了地上,发出了清脆的声响。饭粒掉了一地,幸亏这饭碗是顾念兮专门给这小祖宗准备的塑料制的,砸不烂。

    将大碗丢在一边之后,这小家伙就从椅子上跳下来。

    摔了一跤,也不跟以前一样要谈参谋长哄一哄才肯站起来。虽然摔得痛痛,眼泪都快掉出来了,可小家伙就是自个儿忍住了疼,然后迈开脚步朝着谈参谋长所在的位置摇摇晃晃的走了过来。

    当谈参谋长见到儿子走过来,半蹲下去接起他沾满了饭粒的小身子之时,聿宝宝这下才哇的一声哭了起来。

    别提这哭声有多么的伤感了。

    连周先生都感觉自己像是地主黄世仁,不知道将聿宝宝这个杨白劳给欺负的多惨似的。

    而谈参谋长在看到儿子这哭天抢地的戏码之后,脸色一沉。

    周先生感觉,自己这像是要到地府去见阎王老子的感觉一样。

    谈老大发飙,那可是非常恐怖的。

    周太太,你在哪里,怎么还不赶紧回家?

    你家周先生都要被这姓谈的两父子给欺负了去了!

    一边注意着谈老大那比包公还要吓人的脸,一边周先生还使劲的朝着聿宝宝挤眉弄眼,让这小家伙不准告密。

    可这聿宝宝眼下只顾着躲在他家谈参谋长的怀中,谁都顾不上了。

    “爸……”

    “乖,爸爸回来了!没人能欺负你们娘俩!”

    谈参谋长轻拍着儿子的背,帮着他顺气。

    而周先生一听这话,嘴也扁了扁。

    听听!

    什么叫他谈逸泽一回来,没人能欺负他们娘俩?

    难道他周子墨就只会欺负他们两个了?

    他刚刚帮聿宝宝拍下这惊悚的照片,无非是想要帮助小嫂子让他快点回家!哪知道老天不开眼,竟然让谈参谋长撞了个正着!

    话说,他从周太太离开之后,他的运气怎么都是这么背!

    好吧,某个瞬间变弱智的男人又开始往所有的事情往周太太的身上扯!

    “谈老大……”

    周先生扁了扁嘴,想要说什么。

    可谈逸泽的一个眼神,就让他乖乖的闭上了嘴。

    好吧,谈老大的眼神实在太具有杀伤力了。一个眼神,能秒杀一群人。

    好在他周子墨的抵抗能力还不错,最起码被谈老大给秒杀之后,还没死。

    只是,小心肝稍微受伤了。

    捂着自己酸酸涩涩的小心肝,周先生一脸怨天尤人。

    而谈逸泽压根不理会这个爱现的周子墨,直接抱着他家聿宝宝上楼了:“宝宝,老子给你洗澡去。看你弄的脏兮兮的小熊样,难怪人家都说近朱者赤近墨者黑,我看以后不能让你和老三呆在一起了。”

    人家一边走还一边上演父子情深,而周先生只觉得听着那些话有些阻碍了自己耳朵的发展,干脆假装什么都听不到,耳朵聋了!

    “妈妈上什么地方去了!”本以为顾念兮就在楼上的谈逸泽,到卧室还是没有看到她的踪影。

    奇怪,这丫头寻常不是这个时间点该回来给她宝贝儿子洗澡的吗?

    怎么今天都这个点了,还没有回家?

    “妈……作。”聿宝宝会的词汇并不多。两个字的话,听起来有些扭头对不上马嘴。

    不过看这小家伙的大眼珠子,谈逸泽倒是能猜出三分:“妈妈在工作?”

    聿宝宝乖乖的点点头。

    一双肥嘟嘟的小手还是使劲的抱着谈参谋长的脖子,不肯撒手。

    看他这个可爱的小摸样,谈逸泽也猜得出,这小家伙是被自己这段时间不在家给吓到了,生怕他又趁着他睡着的时候跑了。

    “爸爸没要走。先一起洗个澡,然后再一起去公司找妈妈。不然你妈看到你现在这个德行的话,估计要晕倒了!”

    轻刮了儿子的小鼻子,谈逸泽笑了笑。

    顾念兮寻常都给儿子整理的干干净净的,要是突然看到儿子这么个小花猫样,还不得被吓死?

    不过他说的话估计儿子是听不懂了,就算谈逸泽要让他先一个人在小床上呆着,他去给他找纸尿裤和换洗的衣服,都不肯松手。

    谈逸泽其实也尝试过强行要拉开儿子勾在他脖子上的手,无奈刚刚一动小家伙就好像知道他要做什么似的,瞬间扁了嘴。

    “行行行,就让你这样勾着,一起去找衣服吧。”面对儿子,谈逸泽的心里也有妥协的时候。但还是不忘打趣这小家伙几句:“越长大越娇气了,以后要是泡不到跟你妈那样的美女,我可不管!”

    收拾好衣服,父子俩都钻进了浴室里。

    等再从里面走出来的时候,父子俩变得干干爽爽的。

    相比较聿宝宝那小正太小脸蛋恢复的干干净净,谈逸泽的变化更大些。

    因为进门的时候他早就被几天没有刮到的胡子掩盖住了大半张脸,刚刚他从镜子里看到的那个自己都有些怀疑这是不是从深山老林里走出来的泰山。他当时还纳闷了,挂着满脸胡渣的自己都像是变了一个人,真不知道聿宝宝到底是怎么认出他的。

    好在这一收拾,谈参谋长的脸上便恢复了之前那般的帅气。

    相比较有着胡渣的谈参谋长的脸,聿宝宝更爱这张干干净净的。一双小手勾上谈参谋长的脖子,便又跟小无尾熊一样了。那德行,简直跟他妈一个样。

    “伺候好你这小祖宗,现在该让我去找我的组织了吧?”

    他的组织,他的老婆!

    谈逸泽抱着聿宝宝出门的时候,就憋见楼下的周先生还在跟他儿子打游击战。

    小齐齐浑身是臭烘烘的,可现在一见到周子墨要过来抓他去洗澡,就连忙从那堆垃圾里拽着垃圾往周先生身上扔。

    周先生身上的白色衬衣已经被茶渣染成了一块块的,头上也挂着一块橙皮。

    见他们父子俩的这出造型,谈逸泽只是感叹:物以类聚人以群分!

    ——分割线——

    “念兮,好像要下雪了。我待会儿送你回去吧!”

    宋亚集团的老总刚刚离开,陪同老总一并过来的江云看着窗外天色不那么好,就这么和顾念兮说。

    印象中,顾念兮还是不会开车。

    “没事,我爸走了之后,他的司机给我了。”

    顾念兮拍了拍江云的手。

    “这我就放心了。不过念兮,你这两天的脸色怎么不是那么好?有时候,还有些走神。你是不是身体哪里不舒服?”

    江云说着又看向顾念兮的脸。

    顾念兮的肤色虽然有些病态的白。

    但她从来不会像现在这样,苍白的像是一张纸。

    即便涂着口红,还是看起来不是那么好。

    “没事,就是睡眠质量有些不好!”

    顾念兮说着揉了揉头。

    现在正直冬季,一年中最寒冷的天。在这她最厌倦的寒冬里,少了她的谈参谋长的脖子当暖炉,顾念兮真的很不习惯。

    瞅瞅窗外那暴风雪即将来临的样子,顾念兮的小嘴扁了扁。

    也不知道谈参谋长还要多少天才能回来,她想念他都快要想疯了。

    “睡眠质量不好?念兮,你该不会是和你家那位闹矛盾了吧?”看着顾念兮懊恼的表情,江云真心以为这顾念兮和她家的谈参谋长不闹得不开心。

    “也不是闹矛盾,是他这几天都不在家。你可能不知道,当兵的一年有多少天能呆在家里。”可没办法,不管谈参谋长一年有多少天不在家,顾念兮还是适应不过来。

    到这,江云总算是知道顾念兮今天脸色总是这么不好的缘由了。

    “也对,当军嫂真的很辛苦吧!念兮,你后悔吗?”

    后悔嫁给一个一年四季鲜少有时间能陪在你的身边的男子,后悔这个男人极有可能在将来宝宝和她的成长中缺席的时间比在的时间还要多的男子?

    “当军嫂,真的比我想象中要承当很多东西。但嫁给他,我从来没有后悔……”

    如果还和当初一样再让她顾念兮选择一次的话,她相信自己还是会义无反顾的和这个男人走的!

    因为,她真的很喜欢很喜欢她家的谈参谋长……

    只是这话,顾念兮从来没想要告诉谈参谋长,她怕那个臭屁的老男人在知道这么多之后会变得持娇而宠。

    当军嫂有太多的义务和责任要承当,当军嫂要耐得住寂寞扛得起低谷,当军嫂甚至还要比男人坚强。

    若是以前的顾念兮可能会却步。

    但既然选择了和这样的男人肩并肩,她也努力的站起来,使自己变得强大,足以成为这个男人后方最有力的支持!

    说这话的时候,顾念兮无比坚定的朝着前方看去。

    此时,窗外刮起风。

    风中,矗立着一个男人。

    大概是外面下着雪的缘故,这个男人的手上还拿着一把雨伞。

    男人的正前方好像还捧着什么东西,小心翼翼的。

    风刮过的时候,正好卷起男人的衣角。

    那角度和姿态,都让顾念兮以为看到英雄的降临。

    可随着男人步伐的临近,随着那张俊颜渐渐的被头顶上的白炽灯照亮的时候,顾念兮的眼眸里出现了错愕,甚至美瞳也不断的放大。

    因为她看到了寒风中站立着的男人,便是她顾念兮日思夜念着的男人——谈逸泽!

    怎么可能?

    谈逸泽不是现在还在实战演习吗?

    他连打电话给她都没有,怎么可能突然出现在明朗集团大厦这边?

    急促的呼吸,让江云也察觉到顾念兮的不对劲。

    当江云转身的时候也看到了这样的一幕,有那么一瞬间,她也被这个男人的威慑力给震煞到。

    其实江云在宋亚集团这些年如此职位走南闯北,见过的大人物也不少。

    可能让她感到这样的,迄今为止,只有谈逸泽一个人可以做到。

    不过让江云更为震撼的,是这个男人的大衣中竟然还包裹着一名孩童。

    孩童那双被套着小小的手套的手紧紧的攀附在他的脖子上。明明这个男人的表情没有什么变化,但感觉到怀中孩子的蠕动之时,男人的表情却在一瞬间温柔似水……

    这是江云第一次意识到,像谈逸泽这样高高在上的男子,也有变化着的表情。

    “江云姐,那个人是不是我老公?”

    当江云再度感叹着这个男人身上的英雄气概之时,只听到自己的身后传来了这么个声音。

    “不是你老公,难道是我老公?”江云自然而然的反驳。

    她还在心里嘲笑顾念兮心里头犯傻。

    是真的太多天没有见到她家男人了,还是被这大雪天给冻傻了吧。

    活生生的人都站在她的面前了,她怎么还是傻傻的不相信呢?

    “可我老公最近忙的连个电话都没有给我打,怎么可能突然回来了?”

    站在顾念兮的角度,她压根看不到谈逸泽的大衣里还包裹着一个小孩,此刻她只盯着那个男人的脸,不确信的对望着。

    “许是……”他忙着回来,顾不上给你电话了。

    江云想要这么和顾念兮说。

    哪知道,凑近的男人早已听到了他们的对话。

    让他们更始料未及的是,其实这个男人也早就将他们之前的那些对话给听了去了。

    包括江云刚刚问顾念兮是不是后悔嫁给他谈逸泽了,甚至也包括了顾念兮的回答。

    你想想,他谈逸泽当年可是在侦察连里出了名的,这点小动静还能瞒过他?

    想到这个江云竟然问顾念兮后悔嫁给他谈逸泽不。谈逸泽对面前这个女人的印象就不是很好了。

    竟然趁着他谈逸泽不在家的时候想要挑拨离间他们的夫妻关系?

    难不成这江云是看顾念兮的家庭太过于美满了,想要折腾了不成?

    不过想到也是因为这个女人让他谈逸泽听到了顾念兮的回答,谈逸泽的嘴角又有了弧度。

    能让他谈逸泽亲耳听到他老婆不后悔嫁给自己,这倒是立了一件大功。

    不然以这家伙倔强的脾气,他谈逸泽就算掰着她的小嘴讨要说法,都难以得到自己想要的答案。

    算是江云立了功,和刚刚她挑拨离间之罪抵消了。

    可谈逸泽还是觉得,像是这样有可能危害到他们夫妻感情的人,顾念兮还是少接触比较好。

    想了想,他觉得有必要回家和老婆提一下。

    眼下最重要的,谈逸泽觉得是要将老婆拉进自己的怀中,好好的抱一抱才行。

    听到江云又要开口,谈逸泽唯恐这女人又说出自己不爱听的话,立马开了口打断了她的话:“不就是几天没回家么,连我谈逸泽都认不出来了!”谈逸泽说这话的时候,嘴角带着轻勾。

    那是,只有在顾念兮面前展露的微笑。

    看的,江云有一瞬间失了神。

    “老公?”

    顾念兮的神志,被唤回来了三分。

    “妈……”

    一直到呆在谈逸泽怀中的聿宝宝奶声奶气的喊了她,顾念兮才意识到这不是自己在做梦。

    她的谈参谋长,真的回来了!

    那一刻,女人再也克制不住心中的喜悦,蹦蹦跳跳的跑到谈逸泽的身边。

    在此期间,谈逸泽还不断的对着她说:“小心点,别摔跤。”

    话音刚刚落下的时候,顾念兮已经整个人都挂在他谈逸泽的脖子上。

    身上突然多出了这么一些重量,谈逸泽稳了稳自己之后,便伸出了另一只手将顾念兮给抱住了。

    还有什么比此刻,老婆孩子都在怀中还要来的幸福?

    谈逸泽想不出……

    当闻到怀中那股子熟悉的气息之时,他心中紧绷着的那根弦也才稍稍的松了下来。

    其实这些天谈逸泽是真的怕这顾念兮还在生自己的气。

    他不敢打电话,就怕听到顾念兮在电话听筒里梗咽的嗓音,他怕自己回来不了,会在那边发了狂。

    幸好这次演习的任务并不多,是两组人马的对战。只要其中的一方将另一方给拿下的话,这场战役就会结束。

    为了能尽快回来见见她,谈逸泽可以说是绞尽脑汁,才能在最短的时间内将另一方的人在一个星期内拿下。

    因为这次的表现实在是突出,回来之后奖励是肯定的。

    但谈逸泽却连这些都顾不上,将“敌人”拿下之后,他便匆匆的搭上了返程的飞机。

    一直到现在将顾念兮抱在怀中,谈逸泽才感觉这么多天第一次踏实的站在地面上了。

    明朗集团的大门口,谈逸泽一个身上挂着两个祖宗,一个是顾念兮,另一个则是他们的宝宝。

    此时正直下班高峰阶段,不少人从这里进进出出的。

    然而这一家三口视若无睹,只顾着他们难得的相聚时光……

    这个拥抱不知道进行了多久,反正到顾念兮松开谈参谋长的脖子的时候,她的小手整个都是发酸的。

    而聿宝宝这小祖宗还像是小狗撒尿圈地似的,见顾念兮松开,赶紧又抱紧了一些。

    见儿子竟然还朝着自己挑衅,顾念兮这会儿已经忙着和儿子闹了起来。

    “不要脸,一个男孩子竟然要这么粘你爸。也不知道羞羞。”

    “爸……”聿宝宝可管不了什么丢脸和不丢脸,反正现在他还小,等将来长大被人说起的时候自己不承认不就好了?

    这会儿,被顾念兮打趣之下,他还是将小脸蛋往谈参谋长的身上凑。

    然后母子间好像有些刀光剑影了。

    亲眼见证军人和家属重聚的一幕,江云的感触也蛮深的。

    其实她也知道当军嫂不容易,可当亲眼见证这些的时候才明白,“不易”二字的真正含义。

    对于这样的一家三口,江云只想着留更多的时间给他们,让他们享受这难得的重聚时光。

    上前,江云开了口告别:“念兮,时间不早了。既然谈参谋长过来接你,那我就先走了!”看着窝在谈逸泽怀中的小奶娃很可爱,江云忍不住想要伸手逗弄。

    可凭直觉,这孩子跟这个男人身上的气息真的很像,不是随便什么人都逗得了的。

    最终,江云还是收起了伸出去的手。

    “老公,这位是……”

    直到江云上前打招呼要离开,顾念兮这才意识到自己刚刚顾着和谈参谋长相聚,将江云给搁在一边了。

    红着脸,顾念兮打算向谈参谋长介绍一下江云。

    毕竟上次谈参谋长和江云不过只是一面之缘,将人家给忘记那也是合乎常理的事情。

    不过顾念兮这边话还没有说完整,谈逸泽那边已经顺溜的喊话了:

    “江小姐,外面雪有些大,用不用……”

    无疑,能让谈逸泽这样的男人顺溜的认出自己,江云感到无比庆幸。

    但同样的,她的压力也很大。

    因为她能感觉到男人现在似乎用打量入侵者的眼神来看待自己。

    最终,江云还是立马婉言拒绝:“不用了,我今天自己开车来的。过会儿还有个聚会,还是先走了。你们也早点回去吧,不然雪大了路不好走!”

    “不劳江小姐费心,我谈某人的老婆孩子自己会照看好的!”好吧,因为刚刚一句话不慎让谈参谋长给听到了,这会儿他算是记恨上了。

    连对江云说的话,也有些不客气了。

    听的,江云不自觉的打起了冷颤。

    这下,她是连话都不敢说了,直接掉头走人。

    这次见面让江云感触颇深的,像是谈逸泽这样的男人,你可以拿他开玩笑,甚至打趣他都行,但千万不要将话题涉及到他的婚姻上,否则他跟你比刀弄枪的!

    “老公,你怎么一和江云姐见面,就跟火药桶触碰了火苗似的?”

    顾念兮也诧异于他家谈参谋长今天的表现。

    寻常他家的谈参谋长号称冷面狮子,寻常人不敢轻易的凑近,也就只有她顾念兮敢随意的拽拽他的须子。可一般的情况下,她家的谈参谋长对待她的朋友还算是客气的。就像是在对待苏小妞的问题上一样,苏小妞没有可以住的地方,他甚至都可以为了她顾念兮在家里腾出两间客房,容忍那个嘴巴跟周子墨一样像是开火车的苏小妞在家里住下来。

    可今天一见到人家江云,谈参谋长就化身炸药包了。一触即爆的样子,不仅是江云怕了,连她顾念兮也有些后恐。

    “想要破坏我和我老婆的感情的,你觉得我能手软么?”谈参谋长没好气的瞪了她一眼,像是在嘲笑她别人都准备破坏他谈逸泽的军婚了,她顾念兮还傻子一样的和人家称姐道妹。

    不过谈参谋长的这句话已经明显的泄露了他刚刚听到了江云的那一番话了。

    看着谈参谋长那一脸的毛躁,顾念兮突然笑了:“江云姐就是随便问问,不用往心里去。”

    可谈参谋长说了:“破坏军婚,就该拿来问罪!”

    听到谈参谋长这番话,顾念兮无语望天。

    看来以后还是让人家江云注意一点,不要随便踩了谈参谋长的地雷区了。不然被炸的个皮开肉绽的,都死不瞑目了。

    “好了,你难得回家一趟,我们不要在这些无聊的事情上浪费时间。既然你今天都把宝宝带出来了,我们就在外面吃点东西再回去吧!”

    顾念兮突然想起,她和谈逸泽好像都没有一起带着孩子在外面吃过饭。

    其实那也是因为谈参谋长长时间都不在家的缘故。

    听着顾念兮的话,再看看怀中聿宝宝那双满含期待的大眼,谈逸泽笑了笑,说了声:“许了!”

    听着谈参谋长的回答的顾念兮,小嘴无奈的抽了抽。

    连简单的到外面吃顿饭,都能搞的像是政审似的。要组织准备,爱要考察,最后还要得到这位领导的审核通过……

    所以说,嫁给军人当了军嫂的女人真的伤不起!

    ——分割线——

    瞅见吃完了饭,带着老婆和儿子有说有笑回来的谈参谋长的周先生脸色不是很好。

    他都被周太太给晾了好几天了,现在一个人带着孩子在别人家里过的各种憋屈。如今还要让他眼睁睁的瞅着谈老大过的各种幸福,周先生真的觉得这是变相的虐待。

    但让他去破坏了谈老大的家庭和睦,借周先生一百个胆子他都不敢去。

    破坏谁的,他都不敢去破坏谈老大的,那是自己找死的节奏!

    “老三,你不会今晚瞅着人家一家三口和谐幸福美满又睡不着吧?”

    凌二将自己看完了的文件收回到公文包里的时候,便看到周子墨一边瞅着谈逸泽一家三口幸福的围坐在电视机前,一边咬牙切齿的模样。

    不用说,凌二爷也知道,这墨老三这是在变相的思念他家周太太了,虽然他嘴上是打死都不会承认。

    在凌二爷看来,这墨老三现在是羡慕嫉妒恨一起出现!

    打趣着墨老三的时候,凌二爷也知道这将预示着今夜他又要陪着某个夜不能寐的男人度过这漫漫长夜了。

    前几天凌二爷还以为每天跟墨老三一起睡那是非人类的折磨。

    但现在他终于明白一点,如果说和墨老三一起睡觉是非人类的折磨,那现在每天晚上陪着这位爷不能睡,简直就像是人间炼狱!

    如果可以,凌二爷还真希望能和前几天一样,和这每天打呼打的惊天动地的大老爷们一起睡到天明就好。

    最起码,他还不用备受这个每到夜里都睡不着没事做,专门找自己倾诉心事的男人的折磨。

    可随着周太太离开时间的加长,凌二爷发现这墨老三口是心非的时候越多。然后失眠的时间越是长。

    而墨老三失眠的时间越长,他凌二爷的日子也越是不好受。

    除了要听着他嘟囔着周太太的那些不是之外,还要听着他的各种自我感觉良好。

    凌二爷真心感觉,若是周太太再不回来,这墨老三真的要疯了。

    同样的,他凌二爷也要被这墨老三给逼得走上绝路。

    “我那哪是睡不着?”看看,周先生又要开始他的口是心非了。

    明明盯着人家一家三口和谐美好的一幕一双眼都是酸的,但是他非要否认。

    “那不是酸的睡不着,又是怎么回事?”凌二爷还真的想撕破他这个面具,看看他的脑袋里装着的到底都是些什么东西。

    “我那是被我自己给帅醒的!”自我感觉良好的男人,又开始各种自恋中。

    凌二爷真心觉得,周太太要是再不回来,他凌二爷真的要被这货给恶心的直接一墙撞死算了。

    “老三,你要是真的那么想你家周太太的话,就给她打个电话,别把自己给憋死!”

    凌二爷劝着他。

    可周先生说了:“我才没有想那个白眼狼,抛夫弃子和别的男人到外面玩的不知道回家的白眼狼!”

    好吧,周先生叫器的模样让他看上去就像是个妒夫,即便他的嘴上百般不承认。

    都临近过年了,眼见他的假期都要完了,周太太还不回家,周先生现在已经抓狂了。

    除了每天照看儿子之外,他更多的时间都是用于念叨着某个女人的不是。

    只有这样,他才觉得自己好像好过一点。

    “真是口是心非!”凌二爷又嘟囔了这么一句。

    这话就像是点燃了周先生这个炸药的导火线似的,一下子男人开始暴走起来:“你看我哪一点像是口是心非?”

    凌二爷白了他一眼,像是在告诉他,你浑身上下都散发着一股子口是心非的恶臭!

    被白了一眼的周先生又是各种委屈的嘶吼着:“你才口是心非,你们全家都是口是心非。我才不会想那只白眼狼呢,谁想她谁就是小狗!”

    周先生对天叫器着,却不想这个时候一个低柔又熟悉的声音从门口传来:“哟,这大晚上的谁在骂人呢!”

    听到这个声音的时候,周先生的黑眸顿时一亮。

    对于这个嗓音,周先生甚至在梦里都能认得出来,那便是他家周太太的声音。

    周太太回来了?

    刚刚他还在叫器着周太太的不是,周太太这会儿就回来了?

    无疑,这个时刻的周先生也不敢确信自己听到的算不算事实。

    总之,这个时候的他整个身子都僵住了,甚至不敢回过头看向大门口。生怕自己一回头又看到那个空空如也的门口,搅乱了自己的一池春梦。

    “周太太,你可算回来了!快把你家这个疯子给领走吧,不然我今晚又要陪着他度过这漫漫长夜!”

    凌二爷见到门口站着的女人,简直就像是看到了黎明的曙光。

    周太太终于回来了,那他凌二爷的炼狱生活也该结束了。

    “你说谁是疯子!”周先生看样子这回真的像是吃了炸药包。

    这么一吼,整个谈家的人都停下了手头上的事情看向这一处。

    还真的不得不承认,这样的周先生面色阴沉的可以。

    连凌二爷都有些怀疑,他们这歪腻的小两口搞不好要因为这次周太太的出差而闹起矛盾。

    周子墨寻常是很少发怒的。

    但别看他习惯嬉皮笑脸的样子,动怒起来的时候也是非常可怕的。

    这会儿,连他的兄弟都有些担忧的看向周太太。

    可人家周先生此刻吼声震得连周围三尺的温度都瞬间飙降了,周太太却好像没有感觉到一样,一边揉着自己的肩膀一边对着正坐在沙发上的儿子招了招手,道:“齐齐,到妈妈这边来!”

    小齐齐一向喜欢妈妈,虽然刚刚趴在沙发上差一点就睡着了,但听到妈妈的声音便立马朝着妈妈所在的方向走去了。

    等到小齐齐走到自己的身边的时候,周太太抱起了他就往外面走。

    “周太太,你这是要去哪里?”无疑,转身过来看到即将提着行李出门的周太太,周先生很是火大。

    都半夜三更才回家了,这女人现在难不成又要走?

    “当然是回娘家了。为了老公儿子,公事一忙完了就连夜搭乘飞机回来,还回家遭受冷暴力,当然还是回娘家的好!”说这话的时候,周太太连瞅都不瞅周先生一眼。

    这下,周先生怒火中烧的脸总算是垮下来了。

    这到底是谁一走就那么多天?

    还有,这是谁对谁使用冷暴力?

    周先生真的觉得,这辈子都没有这么委屈过。

    不过委屈归委屈,他还是大步上前,将周太太手上的行李箱给抢了过去。

    “大晚上的到家了,还回什么娘家!”周先生的语气虽然还是不那么友好,但比起刚才红眉毛绿眼睛的不知道好了多少倍。

    “可某人不是骂我是白眼狼,现在不想我也不待见我吗?”周太太仍由周先生将行李给提走,自己继续抱着孩子朝着外面走去。

    看着自己盼了好多天总算归来的女人,现在又要离开,这下周先生真的急了。

    连忙将已经要离开大门的女人给拽了回来,在别人都还没有回过神来的时候周先生一把将女人给揽进了自己的怀中:“谁骂你白眼狼了,谁不想你了!”

    “周太太,你好狠的心,一走就是这么多天,你难道不知道我想你想到都快要发疯了吗?”

    要不是她临走的时候说他要是敢追过去就要跟他离婚的话,周先生怎么可能在谈家干巴巴的等了这么多天?

    一想到这些天的时间里,这个女人都是跟那个该死的左佑良在一起的,周先生感觉理智一点一点的剥离了自己的身体。

    若不是周太太这晚上回来,没准他真的要疯了。

    “等的快发疯就可以把孩子弄成那个鬼样子吗?还怕茶渣弄到儿子的头顶上,你知不知道那些垃圾上面到底有多少的脏东西?”

    “周太太,我错了!”

    “你知道错了,那以后还敢这么做吗?”

    “不敢了不敢了,周太太我再也不敢了!原谅我,好不好?我都好几天没有好好的看看你,好几天没有和你谈谈知心话了……”

    好吧,在所有人还以为这两口子指不定要吵成什么样的时候,情况来了个三百六十度的大扭转。

    原本刚刚还在咄咄逼人,像是被逼急了,准备强烈反击的猛兽,此刻就像是依靠在周太太怀中的小狗似的,这边嗅一嗅,那边拉拉手。

    而且让大家都佩服的是,周先生竟然当着周太太的面将刚刚骂周太太是白眼狼的那些话给否认的一干二净。

    这一连串的反映,都让在场所有人都感到咂舌。

    凌二爷盯着那个跟只小狗崽寻求关爱,仗着自己身体高大将脑袋靠在周太太的脖子上的周子墨之后嘟囔了一句:“墨老三,你可以有出息一点么?”

    可此刻沉醉在周太太回来的喜悦中的周先生表示:在周太太的面前,出息神马的都是浮云。浮云,懂不?

    看着周先生将刘嫂买回来准备当成明天的早点的各色糕点拿出来犒劳周太太的一幕,所有人真心觉得,周先生要想这辈子在周太太的面前抬起头来,估计是难了!

    ——分割线——

    几天来,将谈家搅和的上下不得安宁的周先生总算是被周太太给领回去了。这下,整个谈家大宅也安静下来。

    凌二爷因为被周先生搅和的多日来不得好眠,老早就回去休息了。

    而顾念兮也在看到聿宝宝呆在谈参谋长的怀中睡的直打呼之后,示意谈逸泽将他抱上楼,而自己紧跟其上。

    当两人回到自己的小天地之后,谈逸泽将聿宝宝送回到自己的小床上之后便迫不及待的搂住了顾念兮的腰身,吻细密的落在顾念兮的脸上和脖子上。

    激情,一触即发。

    “爸……”

    正在两人蓄势待发的时候,被送到小床上自己睡的聿宝宝又醒了过来。

    那奶声奶气的声音,让顾念兮羞涩了起来,也让谈参谋长感觉挫败。

    自己生下来的臭小子,到底是来跟他谈逸泽作对的吧?

    总在他谈逸泽最为关键的时候,搅乱了他的好事。

    “忽略周遭环境,继续前进!”

    扫了小床上那双干巴巴的盯着他们两人的大眼,谈参谋长下达了最高的指挥。

    而这话却让他被顾念兮给推开了。

    连忙扯过一边的被褥将自己的身子给包裹好之后,顾念兮用脚丫踹着男人的身子:“当着孩子的面,还继续前行?”

    他谈逸泽还不会真的以为,这床上和他的战场上一样把?

    “怎么不能?反正他将来也会懂的!算是提前演练也好。”无疑,晚婚晚育的谈参谋长,这会儿说起来更像是在提倡儿子早恋。

    “演练什么呀!快去看儿子!”

    顾念兮将被子狠狠的一收,又踹了他一脚。

    一个老兵就被人给这样踹了两脚,谈参谋长觉得自己很憋屈。但最终还是过去看了儿子,揉着他的小脑袋瓜,又轻拍了几下,小家伙又睡了过去。

    估计还是担心谈参谋长在睡梦中离开,一个小手都死死的拽着谈逸泽的食指不放。

    “小家伙,我没说要走!只是去操练你妈一下,省得她太久没运动,身体素质跟不上!”

    无疑,能将床上那档子事情在儿子面前吹的天花乱坠,跟有益身心健康似的的人,这世界上恐怕也只有谈参谋长一人了。

    轻轻的将儿子的手放回到小被子里,谈逸泽转身又回到了顾念兮的身边,将她往自己的怀中一带。

    “操练开始!”

    “不要。我又不是你的兵,干什么要被你操练?”这男人说的一点都不害臊,她顾念兮都感觉自己在儿子的面前一点尊严都没有了。

    “兵是在战场上操练,老婆当然是在床上操练!快点加紧进度,省得明天早上都没有结束进程!”

    谈参谋长一边煞有急事说着,一边还拉开顾念兮的被褥催促着。

    听这男人的话,顾念兮感觉到汗水从背脊上流出。

    到明天早上都没有办法结束进程?

    这男人是打算要做多少次?

    “我才不要!”

    顾念兮跟个垂死挣扎的鱼儿似的,在被窝里乱窜着。

    可谈逸泽有的是方法治她。

    在她挣扎的时候他就咬着她的耳朵说:“你要是在不安静一点,待会儿吵到儿子睡觉让他起来看戏,我可不负责!”

    而后,这男人的大掌就开始为所欲为了。

    这夜,顾念兮在这个男人的威逼加上利诱的情况下,只能乖乖就范。

    窗外的雪花,一颗颗的落下。

    有些已经堆积满了整个枝头,压着整个树枝不断的发出声响。

    但所有的声响,都挡不住这场蓄势待发的“演练”!
(快捷键←)[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快捷键→)
大家同时在看:龙血战神 黑道特种兵 傲世九重天 武动乾坤 遮天 绝品邪少 生肖守护神 完美世界 我的贴身校花 绝世唐门 大主宰 莽荒纪 我欲封天 校花的贴身高手 星战风暴 武极天下 校园绝品狂徒 亿万老婆买一送一
本书转载于网络,版权属原作者,喜欢小说军婚染上惹火甜妻全文阅读,记得收藏本书。 卓越全本小说网 www.zy200.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