卓越全本小说网 全本玄幻 全本武侠 全本都市 全本历史 全本侦探 全本网游 全本科幻 全本恐怖 全本散文 其它小说 全部小说
小说排行榜 > 全本都市言情 > 军婚染上惹火甜妻全文阅读
军婚染上惹火甜妻TXT全集下载 加入书签

军婚染上惹火甜妻无弹窗 正文 第377章 情人眼里出眼屎!

    “念兮,你没被烫到吧?”

    看着顾念兮身上那件白色的外套上咖啡形成的花朵正在不断的扩大,周太太连忙将小齐齐放在自己的位置上,拽起纸巾给顾念兮擦拭。

    只是眼下顾念兮只是傻傻的盯着手上剩下的咖啡杯的把守看,像是在思考着什么。

    “念兮,你怎么了?不要吓我啊!”

    这咖啡还有些热度,虽然不是刚上的时候那么烫,但看着顾念兮手背上的那一块红,周太太就知道情况不妙。

    “要不,我们上医院去吧?”

    这样下去,肯定会气水泡的。

    现在谈逸泽又不在家,谈家的老爷子也不在家,剩下顾念兮一个人受了伤的话,谁来照顾聿宝宝?

    拉着顾念兮的手,周太太就准备将她给带走。

    一边还准备朝着可能会到附近办事情的周先生的电话打去。

    而就在这情形之下,顾念兮回过神来了。

    那一刻,她的眼眶突然变得有些红。

    “念兮,是不是很疼?没事,等到医院处理过会好一点!”知道顾念兮是一个人到这个陌生的城市的。现在老公又不在,孩子还小,现在自己还受了伤肯定觉得委屈。周太太只能耐着性子,用周先生都没有听到过的低柔嗓音哄着她。

    这声音,让接通了电话的周先生非常不满。

    到底是谁,能让周太太这么好言相劝?

    像是他周子墨长的这么斯文又帅气的人,周太太都不曾好好的哄过他。现在周太太竟然用这样的声音去哄别的人,不要告诉他周子墨这还是个男人,不然他真的可能要去大闹一场的。

    “周太太,你该不会是带着我儿子说是去逛街买年货,实际上是给我去会小白脸了吧?”无疑,现在的周先生,浑身上下都散发着一股子酸臭味。

    不过周先生绝对不会承认,那是吃醋的味道。

    可眼下,周太太只看到顾念兮眼眶里的红,哪顾得上电话里的周先生。

    拉着顾念兮的手,她赶紧安慰着:“傻瓜,没事的,会好的!”

    “周太太,你跟谁说话呢!”周先生越听越不对劲。

    没有听到明确的称呼,周先生还以为周太太这是和小情郎在打情骂俏。

    顿时,周先生浑身都开始冒刺了。

    连此刻坐在他车上同一个队里的小陈,都被周先生身上的刺给扎的老疼。

    “念兮……”

    拉着顾念兮就要走的周太太,却始终都拉不动顾念兮。

    还以为顾念兮这是疼得走不了,又转身看向她。

    只见,此时的顾念兮只是傻傻的盯着自己手上的那个把守,泪瞬间滑落:“梦瑶姐,你说他会不会出事了?”

    顾念兮的泪,让苏梦瑶有些错愕。

    而她的话,更是让她有些迷糊。

    等到回过神来的时候才意识到,顾念兮应该是在说谈逸泽!

    瓷杯突然就在她的手上裂开了,顾念兮有不好的预感。

    她的谈参谋长,好像出事了。

    这,该怎么办才好?

    “傻瓜,这是迷信!没有的事情。”

    虽然也被这不好的感觉吓了一跳,但现在在顾念兮的面前,周太太不敢乱说。

    到这,电话那端的周先生总算是听清楚了电话里的另一个人应该是顾念兮。

    到这,周先生才心甘情愿的收起了自己浑身冒出的刺,正色道:“周太太,快点将你们现在的位置告诉我!”

    听顾念兮带着哭腔的样子,应该是出事了。

    而周先生一急,对着电话喊的嗓音也有些大。

    到这,周太太总算是听到了电话那端周先生的声音。

    也想起了,自己刚刚好像拨打了电话给周先生。

    “我们现在在市中心的大超市顶层,念兮被咖啡给烫了。周先生,你快过来!”

    顾念兮的泪一直往外冒,周太太有些无所适从。

    “我马上就到,周太太,照顾好你自己,也看着小嫂子!”叮嘱了一番之后,周先生果断的挂断了电话。

    车子的方向盘一转,直接朝着周太太所说的位置上开去。

    而此时副驾驶座上的小陈是一脸的迷雾,转身看向身边的周先生问道:“周队,不是说好我们现在要到城南那边去看看吗?怎么这是……”

    “闭嘴。军嫂那边有情况,当然是先去看看了。这边反正待会儿也能办!”

    丢下这么一句话,周先生将油门踩到了底……

    ——分割线——

    周先生赶到的时候,发现这两人还在咖啡的座位上。

    顾念兮的被烫伤的部分,餐厅的经理已经请来了专业人员为她清理过了,手上还涂着一层厚厚的烫伤药膏。

    因为是咖啡杯自己突然发生了破裂,导致顾念兮的烫伤,餐厅的经理一而再的表示会赔偿。

    可这些,顾念兮好像全然没有听进耳里。只是傻傻愣愣的看着桌子,不知道在想着什么。

    周先生到的时候,顾念兮的眼眶里还冒着泪花。

    聿宝宝到底是个孩子,刚刚喝完了牛奶就睡着了。

    窝在顾念兮烫伤的一只手上,睡的不知道东南西北。一个胖乎乎的小爪子还不安分的乱抓着。好几次都差一点抓到顾念兮手上的烫伤位置。

    周太太是看在眼里,急在心里。

    可没有办法,她的怀里小齐齐也刚刚睡着了。

    她是实在空不出手,帮着顾念兮一把。

    周先生到的时候,周太太看到了希望。

    “周先生……”

    “周太太,这是怎么回事?你和孩子没事吧?”这两人可都是他周子墨的心肝,只有他们两人没事,他才有心情做其他。

    “没事。可念兮他好像很担心谈大哥出事。”

    身为女人,这一刻周太太也深深的明白顾念兮的那种担忧。

    她家周先生也时常需要追查犯罪嫌疑人而几天几夜都不能回家也不能和她联系,那个时候的她也会很担心。

    甚至只要家里风吹草动,她都会怀疑是不是她家的周先生出事了!

    看着顾念兮这样,她的眼眶也冒起了泪水,看的周先生的心跳也跟着漏掉了一拍。

    “没事的,我和她好好说说!”

    “那好,你帮着她抱孩子吧。她现在手上还有伤!”

    “好!”

    顾念兮看样子一直都沉醉在自己的世界中,等到周先生开始抱着她怀中睡着的小胖子的时候才意识到周子墨的到来。

    “周大哥……”

    “小嫂子,孩子给我吧。这小胖子你受伤的手可承受不住。”

    看了一眼那一块冒出的几个水泡,周先生无奈的叹息。

    “那你轻点,他跟他爸一样,都比较浅眠。”

    动作太大的话,这小祖宗就会醒来。

    顾念兮说着,将怀中的宝宝递给周先生。

    聿宝宝挣扎了下,然后就趴在周先生的怀中继续呼呼大睡了。

    看着酷似谈参谋长的一张小脸,顾念兮的眼眶瞬间又红了。

    “周大哥,你可不可以告诉我,这次是不是真的很危险?”她没有经历过这些,压根就不知道情况。

    “小嫂子,你要相信谈老大!他以前也没少为这事情去过,这边十个有名的大毒枭,有五个都给他抓住。人家都说,谈老大是这些大毒枭的克星。小嫂子,你就把心放在肚子里好了。要是谈老大知道你在这里为他担心成这样的话,那他在那边也不能安心,你说是不是?”

    虽然嘴上是这么说,但周子墨的脸色让顾念兮看得出这次的任务真的比较艰巨。

    “我也知道。可我就是没法安心。我总感觉,逸泽好像出事了……”

    那感觉,就是一瞬间的揪心。

    好像有什么东西,将她的心给划开了。

    她真的很疼……

    “小嫂子,你别说这些有的没有的。打破什么东西就出事的说法,那都是多久前的事情了?我每次出任务的时候,我家周太太都不知道在家里打翻多少东西,怎么也不见我出事?”

    虽然是安慰顾念兮的话,但这话一说出口,周先生的腰身就被周太太给狠狠的拧了一下:怕自己不出事是吧?要是真的那么想要出事的话,今晚就别给我回家了!

    接到周太太的示意,周先生识相的闭上嘴。

    “小嫂子,没影的事情,咱就不用先担心了。走,咱们回家。说不定,现在谈老大已经出任务回来在家呆着等你和宝宝呢……”

    或许是周先生的最后一句话劝动了顾念兮,原本打算赖在这咖啡厅的顾念兮站了起来……

    ——分割线——

    大年夜那一天,谈老爷子从京上赶回家了。

    不过相比较往年过年的时候欢天喜地的气氛,今年的气氛不是那么好。

    虽然谈家大宅里还和往年一样贴上了新的福字,虽然家里面比往年还多了几口人,但总感觉少了一点什么。

    多日不见聿宝宝,谈老爷子这一回来就抱上瘾了。

    一直逗着这个小祖宗乐呵着,再将自己在京上买回来的小礼物一件件的送到这小祖宗的面前。

    看着他带着虎头帽,谈老爷子笑的合不拢嘴。

    只是当这双布满细纹的眼睛看向顾念兮的时候,又只是无奈的摇了摇头。

    从咖啡厅回来之后,顾念兮就一直魂不守舍的。

    一连几天,就跟个石人一样傻傻的呆在谈家大厅里。

    大门口一有个什么风吹草动的,顾念兮就跟疯了一样,朝着大门外跑去。

    然而在看清门口并没有站着她日思夜念的人儿之后,她又会跟丢了魂一样的走了回来,窝在这沙发上。

    如此的重复着,谈老爷子看着都心酸。

    他也想过要劝劝顾念兮,可真的不知道从什么地方开始劝好。

    毕竟这次谈逸泽出去的危险度,他也是有所估计的。

    他也知道,现在无论他说什么话,顾念兮都听不进去,除非谈逸泽真的完好无损的站在她的面前。

    想来想去,谈老爷子知道,自己现在唯一能为这小两口做的,就是帮他们照顾好聿宝宝。

    “念兮,你别成天都呆在这里眼巴巴的朝着门外望成不?你都快要成望夫石了!”

    苏悠悠也拿顾念兮没辙。

    如果可以,她当然不想用如此的言辞对待顾念兮。

    可这些天,她也豪华都说尽了。

    可顾念兮就像是没听到似的,她苏悠悠说归说,她顾念兮连看都不看她一眼。

    万般无奈之下,苏小妞只想着将顾念兮拉回楼上算了。

    省得,她一直都跟雕塑一样,窝在这门口。

    “念兮,你倒是跟我说说话?你不知道,你这丫头一不说话,我就感觉这个世界好像是真空的,听不到声音似的。”

    苏小妞继续拉着顾念兮的手,嘟囔着。

    “要是你这么想谈参谋长的话,要不干脆去找他吧!”

    因为一直都没有激起顾念兮的反映,苏小妞干脆说了这么一句话。

    谁知道,这话虽然让顾念兮的眼眸变得有了焦距,却让谈老爷子怒了:“胡闹,那是多危险的地方,岂是你想去就去?”

    谈老爷子这么呵斥苏小妞的话,无非也是怕顾念兮当了真。

    现在情况这么危急,如果顾念兮真的冒险去了那边的话,恐怕……

    “兮丫头,我只是随便开开玩笑。依照你家痰盂这么娇气的样子,你要是离开了这家伙还不得将这个家给翻过来?”

    苏小妞似乎也明白了老爷子在想什么,立马矫正了自己的话。

    顾念兮在听到她的这一番话之后似乎也回过神来了:“我知道。爷爷,悠悠,宝宝快要睡了,我先带着他上楼去。”

    说着,顾念兮便将窝在谈老爷子怀中开始犯迷糊的聿宝宝给抱走了。

    看着顾念兮上楼时候那落寞的背影,谈老爷子道:“你可别给她竟出瞎主意,不然这丫头没准真的会过去!”

    “知道了,老爷子。我这不是和念兮开开玩笑吗?”

    “其实我也知道,要是她真的心里有那么念头,就算我们打压也没有用。小泽这孩子也真是的,都几天了也不给她个电话。”

    “老爷子,要不回来的时候您抽他几下?”某二货想起那日在医院里被威逼的场景,有假公济私的嫌疑。

    “抽,当然抽!不抽,还让他逆天不成?”谈老爷子一权杖锤在地上,苏小妞笑的暗自窃喜。

    谈参谋长,我不敢打你,但不代表我不敢怂恿人打你!

    让你威胁我,让你让兮丫头瞎担心,吼吼……

    ——分割线——

    电话响起的时候,苏小妞正在给病人做检查。

    看了一下电话上的来电显示,苏小妞的眼眸明显的错愕了下,但很快的又将手机给放到了口袋里,认真细致的给病人做检查。

    “这边痛吗?”

    “不痛……”

    “这样按呢?”

    “有点……”

    当苏悠悠正给病人做检查的时候,城市某一个别墅里则热闹非凡。

    “妈,求您不要这样成吗?”骆子阳的手被母亲拽着,要将他拉出去。

    可很明显,男人的脸上写着“不愿意”三个字。

    “我这么做都是为了你好。我都跟你说了,我在这边给你物色了个不错的对象,那摸样和身材,绝对在苏悠悠之上。你去见一见的话,绝对也会上心!”

    骆妈妈一副恨铁不成钢的样子。

    其实她到这边已经有几天的时间了,这样的时间点,都快要过年了。当然是呆在老家里舒坦自在,也不会这么冷,被冻得浑身难受。

    可为了自己儿子的终身幸福,骆妈妈还是来了。

    横拖硬拽的将儿子拉着,骆妈妈今日有和儿子一战到底的决心。

    “妈,我都和你说了多少次,我现在真的不想去相亲。我喜欢的人,只有悠悠一人。我的结婚对象,也只有苏悠悠!”

    多少年了,骆子阳一直都是这么认为的。

    他承认,自己也是个认死扣的人。

    想要轻易的改变苏小妞在他心里头的地位,压根是不可能的。

    可骆妈妈貌似不知道这一点,从那日到了A城之后,就一直给他做思想工作,想要今早将他带去见见相亲的另一方。

    要是前几天也就算了。

    今天,她已经和人家的家长都约定好了。

    要是今天不去见面,估计女方家长也要生气了。

    “苏悠悠,苏悠悠!成天只知道追在人家的屁股后面喊着苏悠悠,你能不能有点出息?”

    横拖硬拽不成,再听到儿子刚刚说的那番话,骆妈妈的脾气也来了。

    “我看你的魂都被她给勾走了!那狐狸精到底有什么好,值得你为了她耗了多少年!”

    苏悠悠爱说粗话,苏悠悠爱化浓妆,苏悠悠还爱染头发爱穿着暴露。

    好吧,在长辈的眼里,苏悠悠很不像样。

    可偏偏,就是因为这样,让骆子阳看到了苏悠悠最真实的一面。这样的苏悠悠,比任何一个女人都要来的真实。

    “妈,我知道苏悠悠在你眼里什么都没有。可我真的只有一句话,我喜欢悠悠,我骆子阳这一辈子,非苏悠悠不娶!”

    或许是因为见不得母亲几次三番的说苏小妞的坏话,骆子阳真的被逼到了绝境。

    撂下了狠话之后,他甩开了母亲落在自己手臂上的手人,然后转身回到了沙发上落座。

    而骆妈妈压根就没有想到,一个苏悠悠竟然就在自己儿子的心里到了如此根深蒂固的位置。

    可前段时间她给苏小妞打电话的时候,那女人不是已经保证过她不会缠着自己的儿子吗?

    那时候,骆妈妈信了。

    正因为相信,所以她开始给自家儿子张罗起相亲来。

    可现在看来,未必!

    儿子到现在对她的态度还如此的坚决,在骆妈妈看来,一定是苏小妞骗了她。

    一方面答应她会和儿子分开,另一方面是苏小妞又继续死皮赖脸的缠着他儿子的身边。

    估计,儿子就是这样被她迷得神魂颠倒。

    “你真的非她不娶是不?”突然间,骆妈妈的眼眸明显的阴沉了许多。

    “是!”骆子阳几乎是想都没有想,就这么回答。

    “看来,这狐狸精是不见棺材不掉泪!连带的那个老狐狸精,竟然也这么死不要脸的纵容她的女儿缠着我儿子。是不是认定了,我儿子就非得做一个捡破鞋的?”

    骆妈妈的言辞,极尽尖酸刻薄。

    任谁听了,心里头都不好受。

    而骆子阳也无法忍受母亲此番言行,恼了:“妈,您别这样好不好?为什么要将话说的这么难听?以前你不也很喜欢悠悠和悠悠的妈妈吗?为什么现在要变成这样?”

    “我还不是为了你好。我要是再不尽力阻止的话,我儿子真的要毁了。”说到这的时候,骆妈妈又补充了这么一句:“我以前是挺喜欢那个丫头的,但你也要清楚,那个时候她没有嫁人,没有离过婚没有怀过孩子。可子阳,那个时候人家正眼瞧过你一回了吗?没有!你这个傻孩子,难道你还没有看清楚?他们母女要是真的喜欢你的话,为什么以前不接受你当他们家的女婿,为什么要等到她的女儿变成破鞋之后,才想方设法的要让你和苏悠悠在一起?”

    “他们就是看到你现在有成就了,知道自己的女儿现在成了众人皆知的破鞋,找不到更好的,所以才死皮赖脸的赖着你!”

    骆妈妈朝着骆子阳叫器着她的认知。

    “妈……真的不是这样!”骆子阳试图上前解释着什么。

    当年要是他敢再勇敢一点点,和苏悠悠早一点表白的话,他们之间或许就不是这样的结局了。

    可是那个时候的骆子阳觉得自己不够好,不够成为给苏小妞遮风挡雨的大树,所以他拼了命的学习,拼了命的让自己变得更好。

    却不想,就是在他拼命的时候,他和苏小妞之间的机会,一点点的流逝……

    而现在,他和苏小妞这么尴尬的处境,也是因为他。

    苏悠悠好不容易才下定决心和他在一起,可他竟然没有好好的珍惜。

    导致苏悠悠好不容易下的决心,再次起了动摇……

    一切,都是他。

    是他骆子阳,造成现在他和苏悠悠的局面……

    可骆妈妈明显已经失掉了听他解释的耐心,抬起头来对着骆子阳露出一抹阴毒的笑之后她说:“既然这个老不要脸和这个小狐狸精不听劝的话,那我也无需对他们客气了!”

    丢下这么一句话,突然间骆妈妈就转身走出了别墅。

    速度之快,连骆子阳都有些错愕。

    “妈?”

    在他再度抬起头来的时候,发现母亲早已走出了别墅的大门。

    看母亲那副怒气冲冲的架势,骆子阳急了。

    他怕母亲急起来,会对苏悠悠他们做粗话什么事情来,立马给苏小妞拨打了电话。

    可电话虽然打通了,就是没有人接通。

    找不到苏小妞,无法通知苏悠悠的骆子阳只能将电话打到了谈家大宅!

    “喂!”

    “念兮?是念兮吗?”

    电话里的女音,让骆子阳涌现欣喜。

    “是,我是顾念兮。子阳哥吧?你是想找悠悠吗?可我不认为你现在有什么资格找悠悠!”或许因为顾念兮对有了女友还搞外遇的男人深恶痛绝,自从知道了骆子阳竟然和苏悠悠交往的时候还和施安安有一段牵扯不清的过往之后,顾念兮对他的印象就大打折扣。

    对于他打来的电话,顾念兮也是一副爱理不理的样子。

    “念兮,我知道我现在真的没有资格求得悠悠的原谅。可求你了,就这一次好不好,让悠悠接电话!我真的有急事找她。”此时,骆子阳已经追着母亲到了街口。

    可在不远处的位置,骆子阳看到母亲已经迅速的乘上了一辆出租车。

    看样子,她应该是准备找苏悠悠去了。

    怕母亲到谈家大宅搅得一发不可收拾,骆子阳只想尽快和苏悠悠取得联系。

    这边,他已经迅速的发动了自己的车子,准备追上去。

    可到下一个路口,那辆出租车已经消失在视野中。

    “子阳哥,悠悠不在家!你要是真有需要的话,打她的手机!”接不接他的电话,让苏悠悠自己抉择。

    “悠悠怎么可能不在家。”

    “我没骗你,悠悠最近虽然说休假了。不过今天轮到她值班,要到傍晚才回家!”不然这几天她顾念兮的情绪不是很好,苏悠悠都陪在她的身边的。

    “那事情真的不妙了,我刚刚给悠悠打电话,可她没有接。”

    知道顾念兮压根就不将他现在的话当成一回事,骆子阳又补充了这么一句:“我妈现在可能去找悠悠了,我现在也不知道会发生什么事情。念兮,我现在赶去医院,你现在试着联系一下悠悠,让她不要和我妈正面撞上!”

    想到上一次母亲在听到他想要和苏悠悠结婚的时候情绪就那么激动了,骆子阳真的很怕母亲找到苏悠悠之后会作出什么疯狂的事情来!

    而听到骆子阳这一番话的顾念兮这个时候也才真的意识到事情的严重性。

    “我知道了,你现在追过去。我现在就给悠悠打电话!”

    这边挂断了骆子阳的电话之后,顾念兮已经尝试着给苏悠悠打电话。

    只是慌乱之间,苏悠悠的电话一直都打不通。

    急的团团转的顾念兮抬起头来就看到刚刚从外面回来的苏妈妈正一脸疑惑的看向顾念兮:“悠悠出事了?”

    看到苏妈妈站在自己的面前,顾念兮的呼吸一滞……

    ——分割线——

    “苏医生,我现在这情况很严重是不是?”

    从检查室出来的时候,苏悠悠坐在办公桌前写着什么。面前的病人,一直询问着自己的病情。

    “也不是特别严重,这几天控制一下饮食,辛辣不要吃,我这边给你开几个消炎药,你配合着吃。症状要是有所缓解的话,就不用来医院了。不过情况要是还持续的话,最好这两天再过来检查一次!”

    将手上写好的病历递给病患之后,苏悠悠又说:“这些是我开的药,你到那边那取药去。这两天多休息,不要思想负担太重了。女人结了婚之后,这些毛病也很普遍。”

    “谢谢苏医生,那我现在去取药了!”

    其实这些病患选择苏悠悠的原因真的很简单。

    因为苏悠悠除了会和别的医生给他们治疗身上的疾病之外,更会不时的开导他们。

    送走了今日最后一位预约好的病患之后,苏悠悠这才发现自己的手机上已经有好几通未接电话。

    除了有好几通是骆子阳打来的之外,还有几通是谈家大宅。

    这是怎么回事?

    她苏悠悠不过到这边上班几个钟头,家里发生了什么大事不成?

    想到这,苏悠悠往谈家大宅回拨了一个电话。

    “兮丫头,是不是有什么事情?”拨通电话的时候,苏小妞没心没肺的嗓音从听筒里传来。

    “苏悠悠,有情况。你听我的话,现在马上离开医院,不管谁要见你,都不要见。”几乎可以预见,骆妈妈找到苏悠悠的时候可能会做什么事情,顾念兮的嗓音里都带着颤抖。

    和凌二爷的那段婚姻,苏悠悠已经过的那么不幸了。

    难道,那样的痛还要让苏小妞再度经历一次?

    不……

    “兮丫头,到底怎么了?这是什么情况?为什么我要离开?”

    她好像没有做什么作奸犯科的事情吧?

    为什么要躲?

    “苏悠悠,听我说。骆妈妈好像到这边来了,具体情况我现在也不知道她是怎么了,但我可以确定一点,她应该是要到医院去找你!”

    这么长时间,都没有从别墅到谈家大宅来,现在顾念兮可以确定骆妈妈去的地点,应该是苏悠悠工作的地方。

    而听到顾念兮的这一番话,苏悠悠有一瞬间错愕了一下。

    骆妈妈过来找她?

    这,倒是有些出乎她苏悠悠的预料。

    不过在苏悠悠抬头的时候,她眼眸里所有的错愕而慌乱,都已经很好的掩藏。

    因为他们现在口中说的要来找她苏悠悠的那个人,已经站在了她办公室的门口。

    不远处还有同办公室的几个人和她说:“苏医生,外面有人找你!”

    看到骆妈妈已经在办公室的几个人的脸上巡视了一圈之后,慢步朝自己走了过来,苏悠悠站了起来。

    而电话那边的顾念兮在得不到苏悠悠的回应之后,有些焦急的喊着:

    “悠悠,你再听吗?”

    “兮丫头,别喊了。她,已经来了!”

    之后,苏悠悠的手机挂断了。

    顾念兮听到的,只是苏悠悠那边的手机传来忙音。

    “悠悠!”

    苏悠悠已经说了,骆妈妈已经到了她工作的地方了!

    这,该怎么办才好?

    再拨打过去的时候,苏悠悠已经由刚刚的拨通的状态,变成了关机。

    估计是苏悠悠的手机电量已经被耗完了。

    联系补上苏悠悠,不知道那边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顾念兮急的像是热锅上的蚂蚁。

    正好,此时凌二爷不知道落下了什么文件在家,从谈家大宅门外走了进来。

    见到顾念兮坐在沙发上急的快要掉泪的样子,还以为她又再担心谈老大,便走了过去对顾念兮说:“小嫂子,你放心好了,谈老大这些年走南闯北,什么事情解决不了的?你就不要庸人自扰了!”

    “凌二,不是我老公,是悠悠……”

    到这,顾念兮的嗓音里,带上了些许的鼻音。

    “悠悠?怎么回事?”一听到是有关苏悠悠的事情,凌二爷的脸色一沉……

    ——分割线——

    同一时间段,在某个小区住宅公寓里,女人穿着围裙站在厨房里,正忙活着什么。

    女人虽然身材高大了些,但那一头延伸到腰际上的金色发丝,倒是为她多添了几许妖娆。

    再加上一身碎花围裙,让这一幕多了继续温馨。

    男人醒来,看到眼前如此情景,竟然有些错愕。

    其实,最让男人能找到归属感的,无非是女人大清早的就在厨房里为他忙活的场景。

    凌耀活了这么大半辈子,想和他上床,想和他结婚生子的女人,倒是见得不少。

    能在床上将他的身体需要伺候的面面俱到的女人,更是不在话下。

    可他还真的没有遇上像是眼前的女人一样,能在大清早起来为他准备早餐的。

    就算以前的凌母,或是养在豪宅里,为他生下了宝宝的陈蜜,都没有一个女人能像眼前的这个一样。

    看到面前这一幕,凌耀心里的某一处一陷……

    “文儿,你在做什么呢?”控制不住心里对这一幕的向往,凌耀一起身就大步朝着女人走了过去,将她的腰身圈进自己的怀中。

    其实,自从和这个女人生活在一起之后,凌耀感觉自己好像处于梦境中一样。

    大多数的时候,他记不住自己和她缠绵时候的样子。大多数的时候,他总是会迷迷糊糊的睡着。

    然而就算是这些,都不妨碍他对这个女人的向外……

    只要想到今后还能和这个女人像是今天这样的依偎在一起,凌耀就觉得足够了。

    “你不是要去上班吗?我这是给你做点早上。让你早上空腹走,可不是好太太该做的!”

    女人转身,对着他妖娆一笑。也不着痕迹的躲开了凌耀准备探进她围裙下的那只手。

    凌耀好像没有注意到女人对他的排斥似的,照样还是将这样的她笑着搂进了自己的怀中:“文儿,你可真好!”

    在凌耀的生命里,好像还真的没有什么女人会考虑过他早上有没有吃什么东西。

    那些女人靠近他凌耀,无非是为了他的钱。

    理所当然的,她们也认为,像是他凌耀这样的人,有钱压根就不会被饿到。自然也不会注意到他在这一方面其实也和普通的男人一样,需要被满足。

    再者,凌耀从来没有在这一方面被满足过,所以当被勾起的时候,*就像是洪水猛兽那般,汹涌澎湃。

    甚至,当看着这个女人正专注的给他煮着养生的小米粥的这一幕,凌耀便感觉自己好像拥有了整个世界。

    这样的满足感,就算是征服身边最美的尤物的时候,也未能给他的体验。

    “不过考虑我的时候,你也应该好好照顾你自己不是吗?你现在还怀着身孕,这些活实在不适合你做。要不这样吧,我今天给你请一个家政嫂过来。这些琐碎的事情,以后就交给家政嫂做就行!”

    因为难得被满足,凌耀也很珍惜现在这种幸福感。

    怕女人发生意外,更多的时候凌耀会比他呆在别的女人身边的时候更花费一些心思。

    像是今天这样,主动提出要家政服务人员,还是凌耀第一次在这女人面前主动提起。大多数时候,都是那些女人自己不想做家务,然后找凌耀主动商量来着。

    可面前的这个女人,似乎真的有别于以往的那些女人。

    按照凌耀的想法,他主动提出了要家政服务人员之后,女人应该是主动接受的。

    最起码,以前他所遇到过的女人,没有一个会反对的。

    但面前的这个,却在他提出了这个要求之后,就反驳:“耀,我不要!”

    “怎么了,文儿不喜欢?”

    “我不喜欢有个陌生人在家里晃来晃去的,我一个人真的能将你照顾好!”拉着男人的手,他的唇瓣微厥,一副不满的样子。

    看的,男人的心都要化了。

    “可你现在还怀着身孕,真的不适合做这么重的活儿,我是心疼你,知道吗?不用为我省钱!”他凌耀有的,就是钱。

    “耀,我真的不喜欢。别的时间也就算了,可我怀孕时候的这段时间,你就不能随我吗?”

    “耀,你要是不喜欢我为你做的这些的话,你也可以走。回到你的安乐窝去,我最多……”

    说到这的时候,女人的嗓音里已经带着梗咽:“我最多就将孩子给拿掉,然后永远不要出现在你的面前……”

    “傻文儿,你这是在说什么话呢?我这是心疼你怀着孩子还要做家务活,我不舍得,你知道吗?”

    现在的这份感觉,好像真的有传说中的恋爱中心跳加速的感觉。

    凌耀很珍惜现在这样的感觉,想要保留还来不及了,怎么会想着要将她给赶走!

    “可我真的不喜欢一个陌生人在家里晃来晃去。”被男人拉进怀中的时候,女人作势挣扎了几下之后,就安分的窝在他的怀中。

    其实,她也不喜欢做家务。

    不过相比较让一个陌生人在家里晃来晃去,随时随地都有可能将她的消息泄露出去比起来,她宁愿装模作样的做一下家务活。

    “耀,不要请他们来好不好?我真的可以照顾好你,和我们的宝宝!”女人做娇嗲妆环住男人的脖子。

    虽然这动作让她自己都有些恶心,可这动作的效果极好。每次她只要随便的做这个动作,男人都会像是被勾了魂一样,什么事情都答应她。

    这次的效果,也不出预料。

    凌耀已经改变先前的态度,乐呵呵的和她说:“好了好了,就听你的。不过咱可要说好了,你要是真的累了的话,一定要告诉我!”

    “知道了!你最好了。”说着,女人便往他的脸颊上落下一吻,这让身为正常男人的凌耀有些冲动的想要发展的更为深入一些。

    哪知道,女人却在这个时候迅速的躲开,然后张罗着:“你快点去刷牙洗脸,我去给你将早餐端出来,再不去上班的话,要迟到了!”

    明明是如此明显的拒绝,但在凌耀看来却是女人无微不至的替他着想。

    或许,还有些许撒娇的成分在里头。

    看着女人逃开的背影,凌耀的唇角还不自觉的扬起。

    大概,这一出就叫做:“情人眼里出西施,西施眼里出眼屎!”

    “叮咚……”

    就在凌耀准备按照女人所说的去洗手间刷牙洗脸的时候,这个屋子的门铃响了起来。

    听到这个门铃声,男人的眉头蹙起。

    奇怪,这么早的时间,还有什么人会到这个女人这边来?

    再说了,这女人不是在这城里头人生地不熟的,除了他凌耀,这么个大早上的,还会有什么人来找她?

    听到这急促的门铃声,男人的眸子里是一闪而过的不悦。

    而厨房里穿着围裙的女人显然已经将男人的情绪都看在了眼里,嘴角勾起冷笑。

    有钱人都是爱装腔作势的。

    明明心里头酸的开始冒泡了,还要假装自己像是什么都没有。

    这样的嘴脸,在女人看来,简直是虚伪到了极点。

    如果可以的话,她真想现在就将这男人的嘴脸给揭穿了。

    她在这里可真的没有认识什么人,住在这里的这段时间,除了他凌耀之外,这个门铃还是第一次会响起。

    至于会来找他的那个人,一般都是走窗户的。再说了,就算他想要走门,以他的洞察能力还会不知道现在这个屋子里头还有别人,不适合进来的?

    而现在会找过来的,除了他凌耀那些乱七八糟的桃花债,还有谁?

    所以此刻,她连一丝慌乱都没有。

    想到这,女人收拾起自己所有的情绪,摘下了挂在自己身上的围裙之后,便大步朝着门口走了过去。

    “耀,小米粥已经放在那了,你快点吃。我去看看是谁来了,这么大早上的!”

    听着女人坦荡荡的话,凌耀的眼眸里闪过一丝不解。

    难不成,还是他误会了她?

    “谁啊,这么大早上的!”

    女人一边说着,一边踩着棉拖鞋打开了门。

    看到门口站着的那个女人,高大的女子红唇悄然勾起:怎么,这么就开始忍不住了?
(快捷键←)[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快捷键→)
大家同时在看:龙血战神 黑道特种兵 傲世九重天 武动乾坤 遮天 绝品邪少 生肖守护神 完美世界 我的贴身校花 绝世唐门 大主宰 莽荒纪 我欲封天 校花的贴身高手 星战风暴 武极天下 校园绝品狂徒 亿万老婆买一送一
本书转载于网络,版权属原作者,喜欢小说军婚染上惹火甜妻全文阅读,记得收藏本书。 卓越全本小说网 www.zy200.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