卓越全本小说网 全本玄幻 全本武侠 全本都市 全本历史 全本侦探 全本网游 全本科幻 全本恐怖 全本散文 其它小说 全部小说
小说排行榜 > 全本都市言情 > 军婚染上惹火甜妻全文阅读
军婚染上惹火甜妻TXT全集下载 加入书签

军婚染上惹火甜妻无弹窗 正文 第382章 谈逸泽出事VS色魔怕怕!

    “我是谈逸泽的妻子,有什么事情你尽管和我说就行!”顾念兮的声音,已经明显的带着颤抖。

    咽了咽口水,感觉心脏已经跳到了嗓子眼。

    这不是谈参谋长亲自打来的电话,让顾念兮感觉到了前所未有的不安。

    谈参谋长,你是不是发生什么事情了?

    “嫂子!”或许是听到是顾念兮亲自接通的电话,那边的人竟然在喊了她一声之后,就有些欲言又止的样子。

    “到底逸泽发生了什么事情,你可以直接告诉我!”

    扫了一眼此刻正抱着聿宝宝的谈老爷子,顾念兮看到此刻谈老爷子也将担忧的目光看向她。

    聿宝宝或许也被大人间这奇怪的气氛吓到了。这一刻,葡萄大眼正瞅着顾念兮看,泪眼汪汪的样子是谈参谋长最为疼惜的。

    若是谈参谋长看到这孩子这眼神的话,也一定会将他抱起。

    谈参谋长,我们的宝宝现在还这么小,他还需要你在成长的道路上为他保驾护航,你可千万不能发生了什么事情!

    我,也需要你!

    你说过的,我还年轻,什么事情都不懂。你不能撇下我一个人,在这个世界上孤零零的生活,是不是?

    “嫂子,是这样的,那天的包抄行动中,谈参谋长带领一个连的弟兄赶到预定的地点之后,那里便发生了爆炸……”

    那人说这话的时候,嗓音哑哑的。

    最后的几个字,几乎是带着梗咽的。

    无疑,这样的梗咽,也让顾念兮心里不妙的感觉越来越是不安。

    这是什么意思?

    发生了爆炸?

    谈参谋长带兵过去的时候发生了爆炸,这是什么意思?

    “你这话是什么意思?”眼睛里,莫名的有液体开始暗涌着。

    这是什么?

    该死的,他们都没有说谈参谋长有没有发生什么事情,为什么要哭泣?

    愤怒中,顾念兮将自己眼眶里的泪水全给抹去。

    不准哭!

    谈参谋长会没事的,所以她不能掉泪!

    其实顾念兮心里更怕的是,一旦掉泪,那就真的意味着谈参谋长再也回不来了!

    可为什么心里的那份感觉,越来越不安?

    想到那日在咖啡厅和周太太一起喝咖啡的时候,那无端爆裂的咖啡杯。

    那是不是真的在预示着什么?

    “快点告诉我,我家老公到底怎么了?”

    话筒,被她紧紧的拽在掌心里。

    顾念兮真的不知道,自己到底是怎么熬过电话里沉默的那几秒钟的。

    明明是那么短的时间,可在顾念兮的等待下,却又是那么的漫长。

    在这不安的等待中,顾念兮感觉自己的心在一点一点的下沉。

    而这样的不安,也让顾念兮变得毛躁。

    甚至,连自己一贯的修养,对人的友好都弃之不顾。

    她跟个疯子一样,朝着电话那边的男人嘶吼着:“你快点告诉我,我老公到底怎么样了?”

    或许是因为顾念兮情绪变得不受控制,被谈老爷子抱在怀中的聿宝宝,也在这个时候哭了起来。

    那撕心裂肺的哭喊声,让这个谈家大宅此刻陷入了另一片不安中。

    聿宝宝撕心裂肺的哭喊着的时候,一般只有在谈参谋长的诱哄之下才会平息下来。

    然而现在,谈参谋长不在这个家。

    聿宝宝哭闹的越是厉害。

    而谈老爷子怎么也停不住聿宝宝的哭泣,只能抱着孩子一边唉声叹息着,一边等待着顾念兮那边的答案。

    终于,在聿宝宝的哭喊声中,那边的人也忍受不住良心背负的重担,将实情给说了出来:“嫂子,参谋长带兄弟们过去的时候,发生了爆炸。目前死亡人数正在估计中,伤着和遇难者的数目都在不断的上升中。”

    “那逸泽呢?我老公谈逸泽呢?”

    顾念兮心里一遍遍的重复着谈参谋长临出发前对她的那个承诺。

    他说过,他会平平安安的归来,做她的好丈夫,做聿宝宝的好爸爸的!

    谈参谋长这么承诺过的!

    他不会食言的,对不对?

    “谈参谋长他现在还没有出现在各处的名单中。但据被救活过来的兄弟说,当时谈参谋长是走在最前边的位置,估计爆炸的时候就……”

    说到最后,打电话来的那个人直接梗咽的说不出话了。

    而那一刻,顾念兮感觉到自己手上的听筒突然变得那么沉重,沉重的连她的手腕都承受不住这样的重担。

    直接的,那个听筒从她的手上滑落下来……

    “兮兮,发生什么事情了?”

    谈老爷子看着顾念兮就像是迷路的孩子,站在电话旁边无助和不安着,就是没有回答他的问题。

    他的心,也跟着一点一点的往下沉。

    抱着聿宝宝,她干脆自己直接凑到这个听筒的旁边。

    在谈老爷子拿起听筒的时候,电话那边的人还在喊着:“嫂子?”

    “嫂子?!您没事吧?”

    “嫂子?”

    “是我,我是逸泽的爷爷!”

    就在这个时候,谈老爷子直接出了声。

    “是老参谋长?”

    “是,是我。我们家逸泽,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在谈老爷子的问声下,那边的人考虑再三,还是将事情原原本本的告诉了老人家。

    毕竟,这些和谈逸泽一起出生入死的弟兄也知道,如今这谈老爷子和顾念兮,算是他谈逸泽最亲的两个人。至于他的孩子,现在才刚满周岁。

    有些事情,他们不得不和这两个人说清楚。

    听着这个电话,老爷子只是用颤抖的手,将电话给挂断了。

    而此时的顾念兮,正一个人坐在沙发上发愣。

    她那瘦弱的肩膀,一点一点的颤抖着。

    泪水,不断的在她的眼眶中汇聚。

    可倔强如她,却执拗的不肯让眼泪掉下来。

    “兮兮,你……”

    老爷子抱着孩子坐在她的身边,原本想要说上几句安慰她。

    可话到了嘴边,他发现他自己也开不了口。

    年前,谈建天才刚刚离世。

    他第一次白发人送走了黑发人。

    如今,谈逸泽若是真的也跟着走了的话,他真的做不到第二次白发人送黑发人。

    毕竟,这个孩子是他从小自己亲手带大的,比谈建天跟他还要更亲。

    或许因为这个孩子很小的时候就没有了母亲的关系,谈老爷子几乎将这一辈子所有的爱和关注都给了谈逸泽。

    若是谈逸泽真的年纪轻轻就这么走了的话,谈老爷子真的不知道自己能不能承受的住这样的打击。

    摸了摸在听到了这个消息之后一直处于眩晕状态的额头,谈老爷子将奇迹般停住了哭泣的聿宝宝放在了沙发上。

    “爷爷,您没事吧?”

    或许是谈老爷子的异样,让顾念兮暂时恢复了神志。

    “我没事,兮兮!”抓着顾念兮的手,老爷子的泪水瞬间滑落。

    “兮兮,我想要安慰你,可我发现我真的说不出口。你说,我们的小泽命怎么这么苦?很小的时候就没了母亲,然后后妈来了,也生了另一个孩子。那么小,就被他爸给送到了部队里。好不容易你到了他的身边,他也渐渐有了笑容,还有了孩子,有了幸福美满的家庭,老天爷怎么可以在这么幸福的时刻,让他离开?他还没有过几天好日子……”

    人老了之后,好像年轻时候所有的坚强都不复存在了。

    现在,曾经叱咤在刀枪火海的谈老爷子,也只是一个普通的老人家,一个盼望自己的孙子儿女都能得到幸福的老人家……

    “爷爷,不会的。逸泽那么能干,我不相信他会……”最后几个字,顾念兮也没法说出来。

    只是,她仍旧强忍的不让自己的泪水掉落。

    现在上有老下有小,谈逸泽不在,她该是这个家的顶梁柱。

    她绝对不能哭,不能让本来就伤心的老爷子还要为她操心。

    还有,她也不能因为老公不在家,就不照顾好他的家人。

    是的,现在顾念兮还没有承认,她的老公不在了!

    反正,只要谈逸泽一天没有音讯,她就会等他一天。

    一直等到,他回家的那一天……

    “兮兮……”

    虽然有顾念兮的安慰,但谈老爷子毕竟年岁已高,还是承受不了如此大的打击。

    他一下子,晕倒了。

    而此时,聿宝宝也被谈老爷子本来握着他的小胖手的大掌松懈下来吓坏了,瞬间又扯开了嗓子哭喊着:“爸……”

    明明是那么混乱的场面,若是寻常顾念兮一定也会和聿宝宝一样,吓到躲在一边哭。

    可谈逸泽不在家,她不准许自己懦弱。

    不然,这个家真的不像家了。

    努力逼迫自己在短时间内就冷静下来的顾念兮,看到正买完菜回到家的刘嫂,立马喊了一声:

    “刘嫂,快点打电话找胡伯伯!”

    “什么?”刘嫂也有些吓坏了。

    她不过出去买菜半个钟,怎么一回家就跟变了天一样。

    孩子哭的嗓音嘶哑,老爷子也晕倒了。而顾念兮的眼眶里除了有着担忧,还有浓浓的哀伤……

    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不过刘嫂年岁高了,该有的沉稳还是有的。

    一番错愕之后,她也很快的按照顾念兮所说的,找来了老胡……

    ——分割线——

    一番错乱的场面之后,聿宝宝总算是哭累了睡着了。被刘嫂抱在一边的小床上睡着了,不过因为一番哭闹之后,聿宝宝原本退下去的烧又冒起来了。

    小小的脑袋上,又挂上了针。

    这边,谈老爷子也在老胡的及时整治下,情况稳定了下来。

    此时的他,被送进了自己的房间。

    护士给他量完了血压,正在打针。

    老胡确定老爷子的情况真的稳定下来之后,才来到顾念兮的身边。

    “胡伯伯,爷爷怎么样了?”

    顾念兮给儿子又盖上了一条厚毛毯之后,立马来到老胡的身边。

    “血压偏高,不过现在情况稳定了些。这两天,注意不要刺激到他。饮食也要清淡。至于宝宝,现在只是出水痘的正常发烧现象,你无需太过担心。”

    其实老胡刚刚过来之前,也从上面得知了谈逸泽的情况,也大致的猜测到了谈老爷子到底是受到了什么刺激。

    现在,他也有些担心顾念兮。

    发生了这么大的事情,现在谈家大宅只有顾念兮一个人。

    怕她一个女人家支撑不住,老胡说:“今晚让刘嫂给我安排一个客房,我住下来。老爷子和孩子有什么情况,我也好照顾到。”

    一个女人家在知道了丈夫竟然发生了这么大的事情之后,还要照顾承受不了刺激的谈老爷子,又要照看生病的孩子,老胡也年轻过,知道顾念兮现在肯定非常难熬。

    “谢谢胡伯伯……”

    顾念兮的脸色,很苍白。

    那是近乎透明的白,甚至连脸上的毛细血管都能看到。

    “你也去休息下吧,吃点东西好好睡一下。”这么一折腾,都已经入了夜。

    听刘嫂说,顾念兮从那之后就一直都没吃东西也没喝水。

    这样下去,真的不行。

    老胡担心,顾念兮会在谈逸泽找到之前就垮下去。

    “我没事胡伯伯,就让我照看孩子吧。”睡下去,也睡不着。

    她怕自己会胡思乱想,也怕谈参谋长会真的不在的这个事实。

    和顾念兮接触过,也知道她性格比较倔强,估计这个时候能劝得动她的,也只有谈逸泽了。

    可小泽那个孩子,现在……

    想到这,老胡也知道自己无法劝住顾念兮,无奈说:“那好吧,你有什么需要尽管吩咐我!我就在楼上。”

    “我知道了!”

    送老胡上楼,顾念兮又一个人傻傻的坐在聿宝宝的小床边。

    因为药物的作用,聿宝宝现在睡的很沉。

    不过皮肤可能还是很不舒服,小手不时的抓着自己小脸上冒出的逗逗。

    怕他把皮肤给抓破了感染,顾念兮又直接将作恶的小手拽在自己的掌心里。

    感觉到掌心里的那个小手才只有自己的半截手指上,顾念兮的眼眶又红了……

    宝宝还这么小,谈参谋长你怎么忍心丢下他?

    他那么喜欢你,他哭的时候也只喊你的名字,你怎么忍心不管他自己走了?

    再说了,谈参谋长,你还有我!

    你不是说过我是上天派来给你幸福的天使吗?

    你怎么就能抛下我一个人走了?

    你还说过,你要当我的好丈夫的。

    你怎么能食言呢?

    谈逸泽,你不可以食言。

    所以,你若是想食言的话,你给我等着。

    就算是下地狱,我也要找你说清楚!

    这个夜晚,其实比年前下雪夜暖和了许多。

    可这一夜的谈家大宅,却比之前的任何时候还要冷……

    ——分割线——

    当整个谈家大宅陷入了浓浓的哀伤的时候,此刻某幢公寓楼内的中年男子正和一年轻女子上演着火辣场景。

    将女人的身体摆成自己最爱的那个角度,男人迅速得手。

    随着速度越来越快,女人陷入了疯狂的尖叫中。

    而男人额头上的汗水,也越来越多。

    就在快要攀越极限的时候,男人的手机响了起来。

    公寓的安静,被这个手机铃声划破。

    不过这个手机铃声和以前男人设置的那些都有些区别。

    这让被男人禁锢在身下的女人有些疑惑。

    而让女人更为疑惑的是这个男人的举动。

    一般在如此激烈的情况下,这个老男人就算再急的电话,都会等到自己得到了快感之后再接通或是拨打回去。

    然而这次的铃声,却让男人的眸子里一闪而过的错乱。

    原本还紧紧纠缠着她的身子,也迅速的移开。

    在身子还没有得到释放,在激情还未来得及褪去的情况下,男人便接通了电话。

    因为本来就要被涨满的愉悦瞬间消失了,刘雨佳有些不快。

    除了扯过薄被盖住自己的身子之外,女人还在接通电话的男人的身边继续纠缠,希望他能快一点结束这通对话,然后和她共赴云端。

    男人刚开始还会以几个倒抽气的声响作为她的回应。

    不过电话那端的人儿不知道说了什么之后,这男人竟然不顾自己身上还处于的兴奋状态,直接挥来了她的手,就大声笑了起来:“真的?”

    “他真的死了?”

    “太好了!”

    “这次你办的不错,回来之后我答应你的,一个都不会少!”

    爽朗的笑声,频繁的从男人的嘴里溢出。

    一直到这电话结束为之,这个男人的嘴角上仍旧挂着高高的弧度。

    这还是刘雨佳在这个老男人的身边第一次看到他竟然也会和寻常人一样,如此开怀大笑。

    刚刚这通电话,是谁打来的,竟然让这个男人笑的如此开心?

    还有,这电话里说的死了的那个人,又是谁?

    为什么这个老男人,在接到这个人死了的消息之后,会这么高兴?

    这两点,一直都盘踞在刘雨佳的脑海。

    不过这个男人在将手机收起来之后,便直接长臂一勾,将她纤细的腰身勾起,让她直接跨坐在他的身子上,长驱直入……

    “你也听到了吧,他死了!他死了!”

    处于癫狂状态的男人,似乎身体也跟着处于巅峰时刻。

    那动作,比之前他们有过的亲昵都要迅速,要来的勇猛。

    这让许久都未曾从这个男人身上获得满足的刘雨佳顾不得多想些什么,只忙着攀附着这个男人的腰身,和他共享着这一美好时刻……

    ——分割线——

    “你这到底是什么破车,开到这里竟然死火了!你这是想要把我给冻死,是不是?”

    被凌二爷用报了他,要对他负责,至少要吃一顿饭的借口给拐到法国餐厅用完餐的苏悠悠正和凌二爷赶在回去的路上。

    不过今天的运气非常不好,凌二爷的车子到半路就给抛锚了。

    怎么尝试,都没法发动。

    而更让人绝望的是,现在他们还在山间的小路上。

    在这前不着村后不着店的角落,寒风呼啸着,肆虐着。

    路两边的树在夜晚到来之后,变成了黑影。北风一吹,就像是张牙舞爪的恶魔。

    看着这一幕又一幕,苏悠悠心里的各种不满在这个时候爆发了。

    “我也没想到这破车子会在这里抛锚啊?”凌二爷还是不死心,又尝试了一次发动车子。

    可车子仍旧在颤抖了两下之后,停下了。

    “所以说,你这骚包在挑东西的时候不应该看到它骚了就买,应该要实用,知道不?”

    苏小妞就是见不惯凌二爷周边的各种东西都是那么华丽的姿态,只要找到了可以损的机会,苏小妞又怎么可能放过!

    “这车子还要两百万呢!”

    “两百万又怎么了?不实用,就是一个虚壳。估计也只有你这样骚包的货色要买这玩意!”

    苏小妞将一脚踹在凌二爷的车子上,然后各种鄙视各种厌恶。

    又想到了什么,她又说:“我说你吃个饭就吃个饭,至于绕了大半个城市,到这边来吗?”

    因为看不到光亮处,苏悠悠很害怕。

    害怕之后,嘴巴当然就得理不饶人了。

    “我不就是看在那间餐厅挺有气氛,才带你过来吗?”被苏小妞各种嫌弃的凌二爷觉得很委屈。

    要是别的人,凌二爷才不用去想到什么地方吃饭,也不会好几天都都逗留在网上,就为了找到能制造点浪漫气氛的餐厅。

    这一切,都是为了苏小妞。

    没想到今天苏小妞难得答应和自己吃了一顿饭,而且吃饭的气氛也不错。除了因为苏小妞在餐厅里研究了一下人家男服务员的屁股,让凌二爷受不了和她斗了几句嘴之外,他们今天的约会还算非常不错的。

    可谁又能想到,在吃完饭之后竟然会遇到这样的破事?

    该死的破车子,下回他凌二爷绝对不再光顾这个牌子了!

    回去之后,他一定要先将这车子给换了才行!

    “气氛这玩意,能吃的饱还是用的好?也就只有你凌二爷这样的笨蛋,会喜欢那东西。不过说真的,那家餐厅的服务员还长的真不错,细皮嫩肉,一看就是个当小受被推倒的料。下次你要是换了车子要过来的话,记得带上我。那个小美男,真的见一次就难以忘记!”

    苏小妞一说到美男,连眼下的恐惧都给忘记了,连连称赞。

    而凌二爷隐藏在黑暗中的俊颜,已经明显的沉了几分。

    下次带你过来这里用餐,当然行。

    不过前提是,那里的服务员都变成清一色的女人,不然休想他再带猥琐的苏小妞来这里,到时候连她的魂都被别的男人给勾走了他凌二爷都不知道!

    “我看你有心思想念美男,还不如直接想想今晚我们要怎么过比较好!”

    虽然暗夜中凌二爷发动不了车子,看不清苏小妞的脸。但他仍旧能轻易的感觉到苏小妞此刻那张流着口水的脸。

    这该死的女人竟然当着他凌二爷的面朝三暮四的,将他凌二爷当成死人不成?

    “我们……今晚要在这地方过夜?”

    凌二爷的一句话,总算将满脑子小美男的苏小妞的神志给拉了回来。

    一听到今晚在这个前不着村后不着店的地方过夜,苏小妞惶恐的咽了咽口水。

    “月黑风高杀人夜”、“弃尸”、“鞭尸”、“奸尸”之类的词语,不断的出现在苏小妞的脑子里。

    “不要吧,这鬼地方在这过夜的话万一要是有什么劫匪路过这里,见到我年轻漂亮摸样又好的,起了色心怎么办?”

    即便在危难关头,苏悠悠仍旧忘不了自恋一下。

    这便是二货苏小妞。

    听着苏小妞那些自恋过了头的话语,凌二爷白了她一眼之后才说:“要说遇上色魔,估计危险系数比较高的也是我,好不好?”

    无疑,凌二爷的话让苏小妞暂时得到了安慰。

    也对,凌二爷的姿色是好到人神共愤。

    要是遭遇色魔的话,估计凌二爷遇袭的机率可比她苏悠悠要高的多。

    想到这,苏小妞的心里总算平衡了许多。

    看吧看吧,有时候长的太过俊俏,也是一种负担,有木有?

    “苏悠悠,我们下车去看看有什么地方今晚可以过夜吧!”在不知道尝试多少次发动这车子,都没有得到满意的效果之后,凌二爷终于有了放弃的念头。

    “不是吧,这么冷你要下去?我不要!”

    “这车子里的暖气很快也会没了。现在要是不下车找地方今晚过夜的话,过一会儿会越冷的。再说了,呆在车上今晚也是会被冻死。与其冻死在车上,难道你不想找个地方,生个火烤烤身子什么的,幸运的话还能找到一个房子之类的,在这里暂时躲避一下寒风!”

    无疑,凌二爷的话触动了苏小妞内心的渴望。

    在这寒冷又漆黑的夜晚,光亮无疑是所有人心里头的希冀。

    “要不,你先下车找,找到好地方的话再回来找我?”

    苏小妞虽然渴望火光,可心里还是舍不得这车子里头的暖。

    再说她的长腿上只包裹了一条短裙,这么下去的话两个腿会不会直接变成冰棍?而且今天出来的时候她身上只穿了一个白大褂。

    现在白大褂脱了就只剩下一个毛衣了。

    真下去,没准会被冻死了!

    不过她的借口并没有得到凌二爷的同意:“难道你想一个人留在这里,偶遇什么色魔之类的?苏小妞,其实我也挺害怕遇上色魔的。如果你遇上的话,你可千万不要喊我,我是不会回来救你的!”说完这话,凌二爷就直接开了车门,下了车。

    见男人啪的一声将车门给关上了,苏悠悠将凌家的列祖列宗都给挨个的问候了一遍,最终也跟着下了车。

    不过下车的时候,苏小妞就开始打起冷颤了。

    在这气温还没有回暖的春天,尤其是在深山老林里,你怎么能奢望它有多暖?

    “凌二爷,我突然想到我们不是有手机吗?你快打电话,让人过来接我们不就行了?”

    都说,人在极端的环境下脑子是最灵活的。看看,这苏小妞现在就觉得自己想出了多完美的主意。

    不过凌二爷貌似对这个主意不动心,在听到了苏小妞的话之后,他只回了一句:“你现在看看手机有没有信号再说!”

    苏小妞不信人家凌二爷,不过掏出手机的那一刻她彻底的垮了脸。

    这地方,还真的连一格信号都没有!

    “天要绝我……”

    苏小妞对天长啸!

    “别在那里吟诗作对了,不知道的还以为你是什么文化人呢!”

    凌二爷没好气的朝着自己的车后箱走去。

    “我不是文化人,我是什么!”苏悠悠被凌二爷奚落了很不服,跟在人家的屁股后面走去。

    她怎么就不是文化人了?

    她苏悠悠好歹也是个医生,不止会中文,还会“英格利是”(英文的土注音)。

    “你是女流氓!”凌二爷连抬头都没有,直接回复了这么一句。

    “我怎么就成流氓了?”苏悠悠对此百般不承认。

    一直到,凌二爷将后备箱里的那一条后毛毯披在她的身上。

    “不是流氓,大冷天还弄两个大白腿出来吹风?”将毛毯盖在苏悠悠的身上之后,他说:“好好裹着,把腿也给包进去,别冻出关节炎!”

    知道苏小妞流产之后的身体大不如从前,凌二爷就一直在自己的车后备箱里藏着一条毛毯,以备不时之需。

    没想到,今日真的用上了。

    “你自己有吗?”毛毯裹上身的那一刻,苏悠悠真的有些诧异。不只是身子暖了些,连心好像也有些暖了。

    “就一条!”

    “你怎么不多备两条?”

    “你当我的车子是家啊?”他凌二爷一向保持的空荡荡的车子能在里面放上一条毛毯已经不错了。

    “要不,我们一起披着吧!”苏小妞提建议。

    凌二爷其实穿的也不多。

    就一单薄的衬衣还有西装外套,这能暖到什么地方去?

    所以说,他这是要风度,不要温度!

    说到底,凌二爷和她苏悠悠真的是半斤和八两!

    “别废话,你再唧唧歪歪就一个人在这里等色魔好了!”

    说着,凌二爷先行迈开了脚步。

    不得不承认,凌二爷的嘴巴还是一如既往的毒。

    但这一次,苏悠悠没有和他计较。

    因为,他都将自己现在车上唯一的毛毯让给她苏悠悠了,她还能说这个男人不好吗?

    不再说话,苏悠悠披着毛毯跟了上去。

    黑暗中,凌二爷的手环住了她的腰身。

    那熟悉的姿势,诡异的暧昧,让苏悠悠不自觉的将他推了推。

    “你别这样好不?我怎么觉得你倒像是色魔了!”

    “苏悠悠,你最好别乱说话,也不要乱动。当然,你要想让我在这荒郊野外的,把你给强了的话,我倒是不介意你多乱动几下!”

    都说,春季是最荡漾的季节。

    现在凌二爷觉得,这话一点都不假。

    不然,他为什么在靠近苏小妞的时候,有了反映?

    被凌二爷这么警告,苏小妞倒是安分下来了。

    好吧,她还真的有些怕了凌二爷会半路兽性大发,将她给强了!

    跟着凌二爷跌跌撞撞的林间小路走着,除了周围那呼啸而过的寒风,就只有彼此的呼吸声。

    或许是感觉到这气氛尴尬的可以,凌二爷又开了口:

    “苏悠悠,要是太累的话,我背你!”

    “不累,我一点都不累!”苏小妞还沉浸在凌二爷说要强了她的恐惧中,连忙拒绝。

    无疑,在她的眼里,凌二爷就跟疯子没什么区别。

    这男人说的出的话,绝对是做得到的。

    “苏小妞,你要是都这么安分的话,我是不会强了你的。如果你的脚难受,记得要说出来。”猜出了苏小妞的心事,凌二爷又开了口。

    其实,苏悠悠一直都喜欢穿高跟鞋。

    可这高跟鞋就算再怎么好,一旦走远了路,小腿还是会难受的。

    这一点,凌二爷也清楚。

    那还是他们新婚的时候,苏小妞每次踩着高跟和顾念兮出去逛街之后都会死皮赖脸的缠着他要他给她按摩小腿。

    那些记忆,凌二爷从没有忘记。

    因为,那些是他凌二爷一辈子最快乐的时光。

    “我不累,就是困了!”

    苏悠悠揉了揉惺忪的眼睛。

    “苏悠悠,不能睡。等走到能挡风的地方,再睡好不好?”

    凌二爷也是特种兵出身,什么严酷的条件没有经历过?

    当然,有些情况他也懂。

    在如此寒冷的夜晚,要是在这样的条件下睡着,这情况相当危险。

    “我尽量!”

    其实,最近因为骆妈妈闹出了那么大的事情之后,苏小妞的睡眠情况一直都不是很好。

    再加上,今天在这黑夜中已经走了那么久,都没有找到地方。

    苏悠悠真的快要到达身体的极限了。

    眼皮,有些睁不开了。

    刚开始,苏悠悠还能跟上凌二爷的步伐。

    可当最后,凌二爷发现苏小妞的腿都在拖着。

    无奈之下,凌二爷只能将苏小妞背在了自己的身上,然后将毛毯包在她的整个身子上,包括苏小妞的腿。

    这走起来,凌二爷也有些费力。

    风越来越大,山林间的温度越来越低。

    条件,对于他们越来越不利。

    可这,却是凌二爷自离婚之后,第一次心里头暖暖的。

    就算真的到最后他和苏小妞要丧命于此,他仍旧会非常开心。

    至少,生命的最后一刻,他是和自己最爱的人在一起的。

    也不知道,凌二爷在这样的极端条件上驮着苏小妞走了多远,就在凌二爷也快要累的走不下去的时候,他看到了不远处的光亮。

    “苏悠悠,快看看,那边有火光……”

    原本已经走到快要绝望的时候,男人的嗓音里第一次出现了渴望……

    苏悠悠这回真的是彻底的给睡死了。

    不过在昏睡过去的前一秒,苏小妞感觉到了暖意……

    ——分割线——

    第二天的清晨,顾念兮是趴在聿宝宝的小床边醒来的。

    其实,她根本就没有睡。

    只不过眼睛真的有些疲惫,所以靠在聿宝宝的小床边稍稍的闭了一下眼睛。

    摸了摸聿宝宝的脑袋,温度又退下来了。本来冒出的那些水痘,也开始结痂了。胡伯伯说过,这就是开始恢复了。

    给他捻了下被角之后,顾念兮又悄悄的去了谈老爷子的屋里一趟,见到谈老爷子躺在床上闭着眼,被褥还轻微上下有节奏的动弹之后,顾念兮又悄然离开了这个房间。

    很好!

    他们另个都很好。

    迎着太阳升起的角落,顾念兮的嘴角轻轻扯动了一下。

    苦涩的弧度,在蔓延……

    谈参谋长,你看到了吗?

    念兮也可以很坚强。

    你不在家的这段时间,念兮会好好的照顾他们两个人的。

    可你一定要回家,一定要回家好不好?

    一个家庭的重担,我怕我挑不起。

    只有你在我的身边,我才有勇气。

    所以,你一定要好好的回家,知道吗?

    念兮一定会等你,一定会等到你回家的,对不对?

    眼眶,又开始又晶莹的东西在汇聚。

    “兮兮,你一个晚上都在这里没睡吗?”

    刘嫂从卧室里走出来准备做早餐的时候就看到顾念兮一个人站在大厅里看着窗外,连忙找了她放在大厅里的外套给她披上。

    这一个动作,惊动了顾念兮,让她暂时的回过神来。

    回过神来的第一时间,顾念兮连忙伸手拂过自己的眼角。

    那刚好滴落的晶莹,被她这一拂去,正好被风给吹干了。

    此刻的顾念兮,又是淡淡的笑着:“刘嫂,我没事!宝宝和爷爷都好了,麻烦您去做点清淡的东西。”

    她不可以哭,更不可以让别人看到她的哭泣。

    不然,她真的怕谈参谋长的离开,变成事实。

    她更怕,怕那个男人回家之后发现她哭了,会嘲笑她不够坚强。

    谈参谋长,我可以不让任何人看到我的眼泪,但请你一定要平平安安的归来。

    “兮兮,你要想哭就哭出来吧?没人会怪你的!”这么年轻,孩子又那么小。濡突然接到丈夫离开的消息,谁能受得了?

    连谈老爷子这样像是风吹不倒的大树,都在得知那个消息的时候倒了下来,更何况一个瘦弱的顾念兮。

    可在知道了这个消息之后,顾念兮却连哭一次都没有,就开始忙着照顾老爷子和宝宝。

    可同样身为女人的刘嫂,怎么会不了解现在顾念兮心里的苦?

    不是顾念兮不想哭,而是她压根就没有时间哭,更没有时间让她懦弱。

    只是,顾念兮再怎么强悍,她也是人生父母养的孩子。

    要是她的父母知道发生了这么大的事情的话,会怎么样?

    看顾念兮这样一直红着双眼,刘嫂是看在眼里疼在心里。

    她多希望,这个孩子能发泄一下自己心里的苦?

    可没有。

    就算她都这么劝着顾念兮了,这个孩子还是对着她傻笑着。

    “刘嫂,这有什么好哭的?我老公是去出任务,又不是不回来了!”她没有哭,也没有笑,那双清澈的眼眸让她看起来无比的清醒。

    她的偏执,让刘嫂还有些误以为这个女人是不是分不清现实了。

    看着这样的顾念兮,她可以想象若是顾市长和顾夫人在这边看到她现在这个强颜欢笑的模样的话,心该有多么的疼!

    可这傻孩子,却从昨天得知了谈逸泽可能出事的这个消息之后,没有跟谁抱怨过命运的不公平,也一次没有给父母打电话说起自己现在的处境。

    她只是拼命的照顾着孩子,伺候着老爷子。

    如果不是刘嫂亲眼目睹了昨天这个家里发生的一切的话,没准还以为这谈家压根就没有发生过什么事情呢。

    “可是兮兮……”

    刘嫂想说什么。

    可话还没有说完,就被顾念兮打断了:“没什么可是,刘嫂!相信我,为了这个家,为了宝宝,为了爷爷,他一定不会有事的!他现在应该是在什么地方,将没有办完的事情办好了,等办好了,他就会回家的!”

    说到这的时候,顾念兮又看向窗外的那片光,无比坚定的说:“他不在家的这段时间,我会好好的帮他照顾好这个家,照顾好宝宝和爷爷,做他的坚实后盾。我会一直等他回家,只希望他不要让我等太久……”

    不只是顾念兮的话,更是这个女人眼眸里的执着,让刘嫂第一次看到,好像一夜之间,这个曾经还柔柔弱弱的女子,竟然蜕变了。

    现在的她,坚强而有担当,是名合格的军嫂!

    也对,这一天里谈家大宅发生的事情,实在是太多了。

    根本没有时间,让顾念兮去慢慢的蜕变。

    她要想照顾好这个谈家,做好谈逸泽的后盾,只能逼迫着自己成长,逼迫着自己变得坚强,逼迫着自己呈给一名合格的军嫂!

    如此,刘嫂还能说什么?

    她只能帮着顾念兮祈祷,祈祷谈逸泽能够平平安安的归来,祈祷他们一家三口能够再度团聚……

    “那好,刘嫂这就去煮些吃的。你听刘嫂的话,也要吃点。可不能等到小泽回家,你却倒下了!”

    握着顾念兮那双柔若无骨的小手,刘嫂说。

    “好,我听刘嫂的!”

    想要做好谈参谋长的后盾,她也不能让他担心,对不对?

    她要好好的吃饭,乖乖的听话,她的谈参谋长一定就不会辜负她的期盼,一定会早日归来的,是不是?

    刘嫂离开之后,顾念兮又稍稍的张望着大宅外。

    真希望,现在就能听到外面那熟悉的汽车发动声,还有那个一身绿色的男子笑着走进来对她说:“兮兮,我回来了!”

    ------题外话------

    有战争,就会有伤亡。

    大家以平常心对待。

    或许,有奇迹也说不定。

    下午一点的飞机回家。

    留言估计要明天才能回复,爱大家~么么哒~→_→
(快捷键←)[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快捷键→)
大家同时在看:龙血战神 黑道特种兵 傲世九重天 武动乾坤 遮天 绝品邪少 生肖守护神 完美世界 我的贴身校花 绝世唐门 大主宰 莽荒纪 我欲封天 校花的贴身高手 星战风暴 武极天下 校园绝品狂徒 亿万老婆买一送一
本书转载于网络,版权属原作者,喜欢小说军婚染上惹火甜妻全文阅读,记得收藏本书。 卓越全本小说网 www.zy200.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