卓越全本小说网 全本玄幻 全本武侠 全本都市 全本历史 全本侦探 全本网游 全本科幻 全本恐怖 全本散文 其它小说 全部小说
小说排行榜 > 全本都市言情 > 军婚染上惹火甜妻全文阅读
军婚染上惹火甜妻TXT全集下载 加入书签

军婚染上惹火甜妻无弹窗 正文 第383章 奢求被蹂躏VS雨中男子

    苏悠悠睁开眼睛的时候才发现,她现在正处于一个陌生的环境下。

    木做的地板,木做的天花板,还有墙壁。

    一切,都是木的。

    奇怪,这是什么地方?

    应该是做梦吧?

    想了想,苏小妞想要起来,看看自己的梦里到底梦些什么东西。

    可谁知道,这一动,自己身边的那个东西又缠了上来。

    掀开那一团东西上盖着的毛毯,苏小妞便看到了凌二爷那张三百六十度无死角的俊脸。

    “靠,做个梦都跟来,用得着这么胡搅蛮缠吗?”

    苏小妞嘴皮子发泄了一顿,还觉得有些不够,干脆伸脚踹了人家凌二爷的脸。

    当自己那白白净净的脚丫子踢在凌二爷的脸上之时,苏小妞感觉一阵大爽。

    从未想过自己这脚丫子也能一睹人家风骚明艳凌二爷的睡姿,真是畅快啊。

    而这也让苏小妞更加确定了这只是自己的梦境。

    要知道,凌二爷的敏锐可是非常吓人的。

    以前他们婚内的时候,这男人就算晚上睡觉都能保持着高度警惕。

    要是凌家大宅有个什么风吹草动,他一下子就知道了。

    要不是梦的话,像凌二爷这么臭屁的男人,怎么可能容忍她将自己的脚丫子都放到他的脸上去?

    机会难得,苏小妞又用自己脚丫的拇指和食指往凌二爷的脸颊上揪了一把,然后往外拉扯了一下。

    蹂躏了一番之后,苏小妞的心情越是大好。

    不过好久都没有和凌二爷这么亲近了,苏小妞对他的兴致可不缺。

    要知道,苏小妞这一辈子最喜欢的就是美男了。

    而凌二爷的美貌,可谓是旷世难得。

    身为外貌协会标准会员的苏小妞怎么可能放任这样的男人在自己的梦境中猖獗?

    咸猪脚又是对准凌二爷一番蹂躏,甚至还用脚指头的大拇指蹂躏凌二爷的薄唇。

    “这么久没有碰到,还是这么软?难怪有那么多的女人都喜欢你这张脸!”

    像是发泄一样,苏小妞干脆两只脚都直接踹到了凌二爷的脸上,对准这个男人的脸一阵蹂躏。

    “苏悠悠,大清早的你这是做什么呢?”

    不知道是不是梦境中的关系,凌二爷的嗓音和平时有些不一样,哑的不像是他。

    被苏悠悠用脚给蹂躏醒了之后,他有些无辜的看着苏小妞。

    其实,凌二爷只不过不明白苏小妞到底都用脚对他做了什么事情。

    可在苏小妞看来,这绝对是在梦境中。

    不然以凌二爷那高傲的公鸡样,怎么可能纵容她将脚丫子踹他脸上。

    “当然是蹂躏你这个小受了!”总之,苏小妞玩的很尽兴。

    甚至,在凌二爷清醒之后,她还不怕死的再度将脚丫子往他的脸上踹去。

    谁知道,这一伸脚,脚丫子旋即被凌二爷的一只脚给拽住了。

    当即,苏小妞i被拽到了他的身边。

    凌二爷到底是行动派,一下子就欺上了苏小妞的身,将她给压到了自己的身下。

    “你……要干什么?”

    如此的贴近。是离婚之后的他们所不曾拥有的。

    甚至,苏小妞还感受到凌二爷的呼吸落在自己的脖子上。

    “当然是告诉你我到底是不是受咯!”凌二爷回答的很快,甚至还附赠了苏小妞一个白眼。

    然后,一下子就埋头覆在苏小妞的脖子上,对着她一顿啃咬。

    多久了,他一直在期盼着苏小妞的“侵犯”?

    这样,他就能义正言辞的将苏小妞给“办了”!

    可再度见面,苏小妞却开始假正经,明明就是一女流氓,却还是装着文化人,弄得他凌二爷都不好下手了!

    而今天,凌二爷感觉到这是天赐良机。

    即便这个地方压根不是自己的地盘,凌二爷依旧想要将苏小妞拆骨入腹!

    “尼玛的,怎么梦境这么的真实?”苏小妞感觉到脖子上的啃咬有些酥麻感,嘟囔着。

    而听到了苏小妞犯迷糊的声音,凌二爷邪恶的笑着。

    “苏小妞,这可不是梦!”

    之后,凌二爷的大掌开始探入苏小妞上身的毛衣里。

    “不是梦?怎么可能不是梦!”要不是梦的话,凌二爷怎么能容忍她将脚丫子都放到了他的脸上呢?

    可苏小妞得到的答案,便是凌二爷越发疯狂的啃咬。

    而最终让苏悠悠感觉到这不是梦的,还是下身被一火辣的东西贴着的感觉。

    那灼热感,好像是要将她苏悠悠给洞穿。

    那一刻,苏小妞感觉自己被吓得魂都丢了。

    而凌二爷此时已经顺利的解开了苏小妞上身的扣子,将手掌覆盖在他最爱的地方……

    “啊……”

    意识到自己不是做梦,苏小妞第一个反应就是要推开压在身上的男人。

    可凌二爷好不容易等来了这么难得的机会,怎么可能是苏小妞说不要就不要的呢?

    所以,在苏小妞推拒的时候,凌二爷仍旧将她死死的压在自己的身下。

    “苏小妞,不是你想要蹂躏我的吗?我现在不是随了你的愿?”凌二爷说的很无辜,说完之后又一边忙着手头上的活,一边跟个哈巴狗一样,在她的身上随意的啃着。

    苏小妞在心里又一次默默流泪。

    我是说要蹂躏你,可你现在到底是谁蹂躏谁啊?

    开口,她想要直接拒绝这个男人的求欢。

    他们好歹都离婚了,难不成要要这样名不正言不顺的上床?

    “……”

    只是苏小妞才刚刚张了张唇,就看到那张原本落在她脖子上的薄唇此刻朝自己靠近。

    一不留神,那张唇就贴在了她的唇瓣上面。

    想到这张薄唇是自己刚刚用脚丫子蹂躏过的,苏小妞各种恶心。

    可看到了女人脸上那别扭的表情的凌二爷,却是邪恶的笑着。

    像是有意在告诉苏小妞,他这是在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

    许久没有碰到苏小妞的身子的凌二爷,这一旦解放就像是洪水猛兽,一举准备将苏小妞给化身为自己的干柴似的。

    只是,天不遂人愿。

    就在凌二爷啃完了苏小妞的上半身,准备朝着下半身进攻的时候,木屋子的门被从外面推开了……

    “哟,这大清早就这么激情四射?不是说昨晚走的没有力气了吗?”

    背着光,一身高也超过一米八的男子,此刻站在门口,用着痞子的口气调傥着他们现在所进行的事情。

    虽然因为背着光的关系,苏小妞并看不清这个男人的视线落在哪一处。

    但单凭第六感,苏小妞就能感觉到这个男人对于盯着他们现在这一幕一点尴尬都没有。

    真不愧是凌二爷能半路勾搭上救命的,德行和他简直都是一个样!

    一点都没有坏人好事的愧疚感!

    不过话说回来,苏小妞也非常感谢这个男人如此不要脸的行径,不被他这么盯着的话,凌二爷怎么可能在如此关键的情形下收手?

    要知道,这凌二爷一向都是喜欢一路走到底的!

    松开苏小妞的身子之后,凌二爷还怕被那个男人看到了什么,直接抓起边上的毛毯就往苏小妞的身上盖了上去。

    然后,眼疾手快的凌二爷又不知道从什么地方抓了一个东西,直直的就朝着门口的人儿扔去。

    “滚开,大清早的瞎碍眼!”

    都乱了他凌二爷的好事了,这不是碍眼,是什么?

    要是他不来推开这扇门的话,没准现在的苏小妞已经被他凌二爷给拆骨入腹了!

    光是想到这一点,凌二爷就一肚子火气。

    “知道了,我去收拾一下,你们快点迟来吃东西,被搞的太过卖力,待会儿没有力气回到城里!”

    丢下这一句话之后,男人就离开了。

    而苏小妞盯着这个男人转身那一瞬间被光照到的脸颊,总感觉好像之前在什么地方见到过。

    但具体在什么地方,苏小妞一时半会儿的想不起来。

    等那人儿出去的时候,凌二爷转身就看到苏小妞正眼巴巴的朝着那个男人离开的方向张望。

    “喂,大清早的又犯花痴啊?”

    凌二爷就是见不惯苏小妞整天都瞅着美男看的样子。

    都有他凌二爷这样的帅哥在身边了,她为什么每天还总一副饥渴的样子。

    “看他不如看我,我比他可要帅的多!”凌二爷一向自恋,对着苏小妞就捋了一把自己蓬乱的发丝。

    其实这话,凌二爷也说的有凭有据。

    这世间能敌得过他凌二爷的姿色的,还有多少人?

    苏小妞要是喜欢看帅哥的话,还不如每天都对着他凌二爷看就好了。

    只是即便凌二爷作出了自认为如此帅气的动作,仍旧没能让苏小妞多看自己一眼,这下凌二爷着急了。

    “苏小妞,你要是真的那么饥渴的话,我不介意将我们刚刚没有做完的事情给继续了!”

    当着他凌二爷的面,都看美男看的忘记了他了。

    要是放任苏小妞回去,那还了得?

    光是嘴上说着还不够,凌二爷还邪恶的将自己的大掌落在苏小妞光滑无痕的腿上……

    那一刻,苏小妞的神志被拉回来。

    “谁跟你说我饥渴了?我不就是那人好像在什么地方见过。”苏悠悠说着,将自己的大半个身子藏在毛毯里,将自己被凌二爷解开的扣子都给整理好了才钻了出来。

    “什么地方见过?我看你是老眼昏花了,只要长的好看的,你都会觉得像是你的下一任男友!”

    凌二爷没好气的应合着。

    而这一句,倒是勾起了苏小妞的兴致。连同刚刚那股子盘踞在她脑子里的熟悉感,也被她抛在了脑后。

    “嗯?你怎么知道我看到长的好看的,都像是我的下一任男友?”

    好像,她苏悠悠没有和他凌二爷说过这些吧?

    “这些还用得着你说吗?”凌二爷没敢告诉苏小妞,其实他当初就是被醉酒的女流氓这么勾搭上的,从此走上了一条不归路……

    “好了,你要是不想做的话,赶紧收拾好了出来,我快饿死了。”凌二爷叫叫嚷嚷着,浑然天成的大少爷脾气。

    不过他毛躁,不过是为了打断苏小妞继续深究下去。

    和凌二爷在这深山老林里简单的吃了一些饭团之后,苏小妞看到凌二爷的车子已经从不远处开了进来。

    “这车子……”

    车子不是昨晚坏了吗?

    怎么今天就能跑了?

    “你凌二爷想要让它动,它就得动,知道不?”凌二爷霸气的宣布着,好像他才是这个世间的主宰者。

    “赶紧吃完了,我带你回去。”

    都出来一天了,虽然和苏小妞这么单独相处是很不错。

    可天气这么冷凌二爷担心苏小妞的身体不好,最终放弃了和她继续呆在这里的念头。

    吃完饭的时候,凌二爷领着苏小妞出发了。

    ——分割线——

    “念兮,你再多吃一点吧!”老爷子总算是缓过来了,不过看到一夜之间顾念兮的脸色苍白了那么多,脸都尖的只剩下那双大眼了,很是心疼。

    “爷爷,我在吃。您还有哪里不舒服吗?”

    “没有,爷爷已经好了!”怕她为谈逸泽操心,还要为自己的身体操心,谈老爷子便如此说。

    “兮兮,如果小泽真的……”

    尝试了一下,谈老爷子有些堵,但还继续说:“如果小泽真的不幸遇难的话,那你可以选择你的去留。”

    老爷子的意思是,顾念兮还年轻。

    这么美好的年华,若是因为谈逸泽不在而被耽误在这个谈家的话,谁忍心?

    这,也是他挣扎了一整夜才说出来的。

    其实聿宝宝还小,他私自也想要留住顾念兮,照顾好谈逸泽唯一的骨肉。

    可顾市长他们会同意吗?

    再说了,顾念兮还年轻,如果一辈子就这样了,她自己会甘心吗?

    可谈老爷子没想到,一整夜自己的思想斗争,却引来了顾念兮的一句:“爷爷,从嫁给逸泽那一天开始,我就从未想过要离开他。他不在,我等,我始终相信他不会忘记对我的承诺,他会回来的!”

    这还是顾念兮第一次如此大声的朝着谈老爷子叫器着。

    她承认,自己的情绪有些激动了。

    如此的行为,更是对老参谋长的不敬。

    可没有办法,她就是无法控制住自己的情绪。

    她的老公现在还徘徊在生死关口,她不准任何一个人说出他可能遭遇不幸的话来,因为她真的很害怕那会变成真。

    这一刻,她无比想念那个男人熟悉的怀抱。

    谈逸泽,如果你现在在这里的话,是不是会紧握住我的手?

    谈逸泽,你回来好不好?我从来没想过要离开你,从没有!

    所以,你不能这样抛下我和宝宝,我会崩溃的……

    没有谈逸泽,顾念兮觉得自己什么都不是。

    随着眼眶的泪水越多,顾念兮感觉到自己眼眸里最后一道防线,即将被瓦解。

    可说好的,在谈参谋长回来之前,她绝不能掉泪的。

    怕谈参谋长误会她不遵守约定,怕他会生她的气而选择不回家,顾念兮在这泪水滑落的一瞬间,仓惶的逃离了饭桌。

    “兮兮……”

    看到顾念兮消失在楼梯口的身影,谈老爷子最终只能无奈的摇着头。

    而苏悠悠和凌二爷从谈家大宅门口进来的时候,就看到顾念兮急匆匆上楼的身影。

    “这是怎么了?”

    苏悠悠看着顾念兮的背影,嘀咕着。

    “小嫂子该不会是和家里人闹别扭了吧?”如果凌二爷没看错的话,他刚刚好像看到顾念兮那双眼睛又红又肿的。

    “你放屁,念兮是不会那样的!”甩开凌二爷想要拉住她的手,苏小妞瞅了一眼刚刚顾念兮逃开的方向。

    那是餐桌。

    此时,聿宝宝和谈老爷子都在。

    而刘嫂还在一边收拾着东西。

    这一幕其实很平常。

    可不知道为什么,今天每一个人的脸上都有些莫名的阴沉。

    这样的气氛,让苏小妞感到无端的紧张。

    “爷爷,我回来了!”苏小妞上前打了招呼,将因为出水痘而有些没精神的聿宝宝接过手,然后就开始给他喂饭。

    “爷爷,宝宝今天的胃口怎么又不是很好?”

    前天聿宝宝出水痘她是知道的。不过挂完水之后,他的精神已经好了不少。

    就在昨天中午,她给他喂饭的时候还好好的。

    可今天,怎么就成了一个病秧子了?

    “我看他是想他爸了!”凌二爷也过来这边吃东西,刚刚在深山老林里虽然吃了点饭团,不过凌二爷打小养尊处优的,哪吃得下那些东西。

    随便塞了一个垫了垫肚子就回来了,如今看到谈家餐桌上还摆着那么多的美食,凌二爷怎么能抵得住诱惑?

    或许是昨晚上走了太多的路耗费了太多的体力,凌二爷今天早上的胃口特别的好。

    一边抓着大馒头,一边还找来牛奶,吃的不知道有多想。

    然而凌二爷真的不知道,自己刚刚的那一句话到底哪里刺激到谈老爷子了。

    在听到了他的那一句话之后,谈老爷子摇了摇头说:“要是小泽在的话,就好了……”

    说完了这一句,捂着有些发疼的额头,谈老爷子径自回了房。

    “这是怎么了?”

    看着谈老爷子那落寞的样子,苏悠悠有些担心。

    特别是他刚刚嘴里的话,这让苏小妞本来就悬着的那颗心,现在都跳到了嗓子眼了。

    “刘嫂,昨天是不是发生什么事情来?”知道顾念兮那个硬脾气是不可能从她的嘴巴里挖到什么可靠消息的苏小妞,将主意打到一边的刘嫂的身上。

    而这一问,本来还好好的收拾着东西的刘嫂,瞬间泪流满面。

    “刘嫂,你怎么了?”刘嫂的反映,让苏小妞越是担心。

    “刘嫂,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你快点告诉我!”而凌二爷也估摸着不对劲,特别是谈老爷子刚刚的那番话,让他意识到谈老大可能发生了什么事情。

    “我们小泽……”

    “我们小泽怎么那么命苦……”

    刘嫂以一个长辈痛诉着老天和命运的不公的时候,也断断续续的将昨天他们两人不在的时候发生的那些事情告诉了他们两……

    而这一听,苏小妞脸上原本的笑容都消失了,本来好胃口的凌二爷,更是连面包都觉得难以下咽……

    ——分割线——

    和谈家大宅此刻落寞相比,此刻某个公寓里却显得格外的温馨。

    自从确定他的文儿已经怀孕,凌耀就让人在这个小公寓里硬生生的弄出了一块地方供她种花草树木。

    看着女人高兴的在窗台上种植这些花花草草,凌耀也忍不住自己心中的那股子期盼,朝着女人走了过去。

    男人走过去的时候就将女人给揽进了自己的怀中,感觉到她靠在自己的肩头上,他将温柔的一吻落在她的脸颊上。

    “喜欢这些吗?”窗台上,种植着各种各样的玫瑰花。

    红色的妖娆,白色的高雅,粉色的迷人……

    总之,一个小小的窗台上,都是凌耀耗费巨资打造的玫瑰庄园。

    为的,就是博得美人一笑。

    这便可以看出,眼下这个女人在他凌耀的心目中到底占据了多大的位置。

    “喜欢!耀,谢谢你!”女人也很主动,看了面前那些玫瑰之后,便主动在男人的脸颊上印下一吻。

    不过女人总是显得那么娇羞。

    光是这么蜻蜓点水的一吻,她就打算逃开。

    而凌耀,又怎么可能这么轻易的放过她?

    看到女人即将逃开,凌耀一伸手就直接将女人拉了回来。

    他之所以对她这么伤心,那是因为他想要从她的身上得到更多。

    怎么可能是简单的一个吻,就能轻易了解的呢?

    将女人按在窗台前的玻璃上,凌耀的薄唇准备欺下。

    原本,男欢女爱都是非常正常的事情。

    再说了,他们现在连孩子都有了,按理说他的文儿应该不会这么害怕情爱之事才对。

    可不知道为什么,刚刚在自己准备欺上去的那一瞬间,凌耀好像从这个女人的眼眸里读到了恐慌。

    索性的是,这女人的惶恐和不安只是一瞬间。

    片刻之后,她又恢复了之前的平静。

    被凌耀吻了之后,她也只是娇羞的推开了男人,然后一脸无奈的垂着他的肩头。

    而男人好像还享受不够女人在他面前的娇羞,见到她脸红之后还打趣着:“我的文儿可真甜。”

    “讨厌!”

    “文儿,宝宝好像应该有两个多月了吧?医生不是说,这段时间之后就能……”

    说这话的时候,凌耀没有说完整。

    而是,暧昧的再度将女人推到了玻璃上,然后一手准备探入她的上衣衣摆里。

    他的意思,就算不用明说,也非常的清楚了。

    女人的眼眸一闪而过的厌恶之后,就说:“可还没有三个月!现在这么急,要是宝宝出了什么事情该怎么办?”

    “我就是从别的医生那边打听到,如果动作幅度小点的话,一般是没有什么问题的!”为了这个女人,凌耀可以说是真的尽心尽力了。

    要知道,以前就算凌母就要声凌宸的那段时间,他都没有如此体贴细致的照顾过。

    倒是这个女人,让他破了先例。

    为了她,除了每次产检的时候他都积极的参加陪同之外,还有时候会找妇产方面的专家咨询一下。

    今天这些,就是那名权威专家和自己说的。

    他本来还想说,回家和文儿商量一下,看看她肯不肯的。

    但女人似乎已经打定了主意,不想和他做:

    “幅度小?不行,我不敢冒这个险!”

    “没事的,我会很小心的!”男人都有那方面的需要。

    更何况,每天还面对着自己最爱的女人的年轻身子?

    每天同床共眠,却碰都不能碰,凌耀真觉得有些委屈。

    所以他一直都在绞尽脑汁的想要让文儿和他更亲近一点。

    见文儿还不肯妥协,凌耀又开始强行的将吻落到她的脸颊上了:“好文儿,就一次,好不好?”

    “我不要。我不能伤害到我肚子里的宝宝。你要是真的想做的话,那你找别的女人去吧!”

    不知道是真的负气了还是别的,女人竟然将他给推开了。

    连凌耀都被面前这个女人的力气给吓得不轻。

    可因为她现在在气头上,凌耀真的不敢计较那么多。

    来不及想清楚这女人家到底为什么有那么大的力气,凌耀已经赶紧上前安抚这个女人的情绪。

    “文儿,都是我不好!”

    “文儿,别生气了好不好?气坏了,可对咱们的宝宝不好?消消气好不?”

    或许是真的对这个女人伤心了,凌耀真的一点都见不得这个女人因为自己生气。

    可这边凌耀还没有将这个女人给哄好,门铃却又响了起来。

    “叮咚!”

    “谁啊!”

    见文儿的脸色还不是很好,这个时候想要好好的哄着,竟然有人在这个时候来打扰,凌耀怎么可能欢迎?

    “你去开门,应该不会是找我的!”

    不出预料,女人的脸色在这门铃响起的时候又沉了几分。

    其实女人认为这个时间点应该不会是那个男人来找自己,至于她现在已经算是个活死人,除了那个男人压根就不会有什么人找到这边来。

    “你消消气,要是真的是找我的,我也会很快解决的!”将自己刚刚坐在边上削好的苹果喂给女人之后,凌耀这才走去开门。

    “谁啊!”

    凌耀打开门的时候,一身深灰色的家居服。

    和凌二爷一样,这个男人的骨子里也有着浑然天成的妩媚。

    即便是上了年纪,这个男人穿着一身家居服,仍旧能轻而易举的成为人群中关注的焦点。

    这样的凌耀,容易让女人死心塌地的迷恋上。

    这样的凌耀,也能让人将心给交付出来。

    可这样的凌耀,却是无情的。

    如果女人没有记错的话,前一阵子这个男人才用如此一副主人的样式出现在他们的豪宅里。

    而现在,他也能用如此的架势,出现在别的女人的温柔乡里。

    看到这个男人竟然已经能到主动来开门的地步,站在门口的陈蜜的心,在一点一点的往下沉。

    而凌耀显然没有想到到访的还是陈蜜,此刻俊颜也不自觉的沉了沉。

    上次不是因为这女人到这里差一点害了文儿和她肚子里的宝宝,所以他也交代过保安处,让他们多加强一下管理的吗?

    可现在这个女人怎么又闯进来了?

    看着女人,凌耀冷声呵斥道:“你怎么又来了!”

    显然,这男人很不悦。

    陈蜜也知道这样的事实。

    虽然她名义上只是这个男人的二奶,但好歹也和这个男人生活了两年多了,再怎么可能会不知道这个男人的习惯?

    其实,这个时候陈蜜也知道她不该出现在这里的,毕竟这个男人现在已经有了这个新欢。

    她若是整天缠着这个男人的话,没准只会惹得这个男人厌烦。还不如等到男人对这个女人的新鲜期过了,没准到时候这个男人还会主动回去找她。毕竟他们之间,可比寻常的男女关系还多了一个宝宝。

    陈蜜一直都是这么打算的,可没想到这个男人已经带着这个女人去见了凌老爷子,这可比当初和她的进度快了不知道多少个档次。

    当初她可是在生完了孩子之后,凌耀才肯带着她回到凌家大宅的。

    而现在这个女人和凌耀也不过是几个月,现在已经让她见了老爷子,而且还是在他和凌母即将刘荷娜的节骨眼。

    这意味着什么,没有人比陈蜜更清楚了。

    这个时候她要是再不行动起来的话,怕是她这阵子所有的努力都要白费了!

    所以,陈蜜撑不住气又再找上门了。

    知道上次之后,保安那边已经将她列入了黑名单,所以陈蜜也刻意回家换了一副运动服,将以前妖娆的卷发绑成一个马尾。

    然后,她还在这个小区里守株待兔了那么长时间,就是为了进入这里,就是为了要见到这个男人。

    可陈蜜真的没想到,自己费尽心思得来的,只是男人的冷眼和冷哼。

    有那么一瞬间,陈蜜真的为之前自己所有的付出感到不值。

    这个男人,压根就是个花心大萝卜。

    这个世界上,几乎没有一个女人能留的住他的心……

    可即便心里将凌耀给唾弃了,她还是忍不住问出来自己一直想要知道的那个答案。

    女人苦苦的挣扎,其实都一样,不就是为了一个答案?

    看着凌耀,女人问:“凌耀,你现在真的见到我就那么烦吗?”

    无疑,这个女人楚楚可怜的样子,真的让人心生怜惜。

    当初,凌耀也是被她的这幅模样给吸引住了,才有了之后的这些事情。

    可现在,当一个男人厌倦了一个女人的时候,不管她作出什么样的表情,他都无动于衷。

    如今的楚楚可怜,在他的眼里只是凭空增添一丝厌恶罢了。

    “在我叫保安来之前,你快点给我离开这里!”

    凌耀虽然没有正面回答她的问题,可眼眸里的那股子冷,已经说明了一切。

    “凌耀,为什么……”

    她的眼眶,开始被眼泪所涨满。

    指着不远处还站着正在无所事事的啃着苹果的女人,她问:“她到底哪一点比得过我?”

    温柔吗?

    她不相信那个女人会比她还要温柔。

    妩媚也是。

    可为什么凌耀现在整个心思,都在这个女人的身上了?

    “你倒是说啊,她到底哪一点比我好?”

    她就像是在绝望的深渊中苦苦挣扎的猛兽,泪眼朦胧。

    “你不想回答这个是不是?那好,我再问一个。你和你太太离婚之后,会娶的人是她吗?”

    在凌耀的沉默中,女人似乎已经知道了答案。

    不是她不够好,而是这个男人现在的眼里只有那个女人……

    听到这个问题,凌耀似乎有些错愕。

    转头看向不远处站着的那个高大女子的时候,他就像是再度被蛊惑了一样回答:“是,我想要娶她!”

    “……”泪,潸然而落。

    女人感觉这一刻的自己真的可笑极了。

    明明是自己抢占了所有的先机,到最后却还是输给了这个女人?

    有没有人能告诉她,这到底是为什么?

    “我们之间还有宝宝,你不是说过,你会给我们宝宝名分吗?为什么你现在跟变了个人一样?”

    “陈蜜,对不起!”

    一句“对不起”,有时候真的很伤人。

    凌耀可能不知道,所以他道歉的如此理所当然。

    “文儿现在也有了我的孩子,比起你,我感觉这个女人更适合我。”

    不是喜不喜欢,而是适合不适合?

    凌耀,你已经虚伪到这个地步了吗?

    竟然用“不合适”这个可笑的借口,来将两人之间的关系斩断?

    女人在心里叫器着,可心里的痛却让她无法开口。

    泪眼朦胧间,女人好像看到站在不远处的女人,正勾唇对着她笑!

    奇怪,这个女人到底在笑什么?

    她不过也算是凌耀的二奶,能不能顺利成为凌太太还不知道呢,她到底在得瑟什么?

    可这个女人给她的感觉,就好像这个女人是故意针对她似的。

    看到她难过,看到她落泪,那个女人嘴上的笑容越是妖娆……

    “陈蜜,那房子我知道你很喜欢,如果你不介意的话,你可以继续住在那个地方。还有,孩子今后的抚养费我也会负责的,你要是需要工作,我也会安排的。不过请你,以后都不要再来找我了!”

    听着那个男人站在身边用冰冷的语气说出这样一番话,陈蜜真的感觉自己就像是被推进了无底的深渊,一点一点的往下滑。

    凌耀,你终于还是说出来了?

    将我赶走,好迎接新人?

    你怎么可以这么的残忍?

    女人的怒意,在一点一滴的汇聚着。

    而此时,凌耀没想到从门口又闯进了一个人。

    因为陈蜜刚刚进来,没来得及将门关上的关系,这人来的让人毫无察觉。

    等发现的时候,貌似已经太迟了。

    因为那个女人,正疯狂的朝着凌耀飞扑过来。

    “好啊,你这个该死的东西,原来这些天都藏在这个地方,你以为我找不到你。我现在倒是要看看,你还有什么方法躲得过我!”

    凌母的火气一上来,力气也大。

    飞扑过来的时候,凌耀还差一点因为这惯性而站不稳。

    女人的指甲很长,一上来就对着凌耀那张俊脸上下乱抓,弄得凌耀顾不上来。

    以前和凌耀吵架的时候,她都不敢在这个男人的脸上留下任何的痕迹,怕他们两人之间传出什么不好的传闻来,给凌家抹黑。

    可现在,反正凌家的名声已经被他凌耀给搞臭了,他这张脸花了又有什么?

    她就是要让凌耀这张老脸都花了,越花越好,看他以后还拿什么去招惹年轻女人!

    “你这个疯婆子,到底是吃了什么火药!”凌耀捂着自己的脸,准备逃窜。

    虽然是男人,但凌耀也非常注重保养,哪能让人给划花了去?

    可就算这样的抵挡,仍旧让凌母给抓了好几道。

    而在这个时候,凌母也转移了作战的地点。

    看到不远处站着的边啃着苹果,边看着他们对打的女人,不知道的还以为她是在看戏。

    越是这样,凌母越是气恼。

    这女人现在将他们凌家给搅和的鸡犬不宁,还有脸在这边享乐?

    年轻的女人能勾引男人的,无非就是那副年轻的身子和美貌。

    凌母今天倒是要看看,她要是将这女人那引以为傲的美貌都给弄没了的话,凌耀还会不会呆在这个女人的身边。

    想到这,凌母在凌耀还没有反映过来之际,就朝着不远处站着的那个女人扑过去。

    她以为,这个女人应该和凌耀一样,就算反抗的了,但最终抵不过她如此猛烈的攻击。

    可当凌母扑过去的时候才发现,自己真的是大错特错了。

    这个女人非常成功的躲开了她的攻击,现在还将吃剩下的苹果核,砸到了她的脸上。

    “吵死了!”

    女人扫了凌母一眼,眸子里显出了寒意。

    那是,凌母从未见到过的寒意。

    总之,凌母也不知道自己那是怎么了,明明在对付凌耀的时候非常有用的手段,在这一刻却像是慢动作回放,一下子就被女人扼住了手腕。

    原本要挥向女人的手指,也被她扣到了凌母自己的脸上。

    很快,凌母因为自己没时间反应过来,也错抓了自己的脸好几下。

    那火辣辣的感觉,让凌母又羞又恼。

    可在她准备和凌耀诉苦的时候,那个女人又非常迅速的放开了她的手,好像之前的一切都和她无关一样。

    “不要在我这里闹事,不然结果恐怕不是你承受的起的!”松开凌母的手之后,女人拍了拍自己的掌心说。

    那架势,就好像她凌母有什么可怕的病毒,她怕沾到一样。

    “好大的口气,竟然敢在我的面前如此放肆!”

    凌母也不是吃素的。

    但到底两次都在这个女人的手上吃了亏,这一刻她也不得不怀疑这个女人到底是不是有常人不知道的本事。

    不然为什么她每次袭击这个女人的时候,这个女人都能非常快速的反映过来?

    由于前两次,凌母在这个女人的手上吃了亏,这个时候她也不敢轻举妄动了。

    “你要是不信的话,大可以尝试一下!”

    女人不再和凌母废话,而是坐在沙发上用小刀削水果。

    那架势,简单利落,让人都有些怀疑他是不是一个雕刻家。

    “我……”

    凌母正准备和这个女人好好的较量一下,就在这个时候大门口又传来了一个声音,一个凌母最为熟悉的声音。

    “宸儿,你怎么到这个地方来了!”

    看到自己的儿子出现在这里,凌母立马一改之前那个嚣张的架势,大有和自己的儿子好好哭诉一番的架势。

    “妈,这你就不用管了。总之,我们现在先回家!”

    扫了这个房间里凌乱的一切,凌二爷也大致可以猜得出这些都是母亲的杰作。

    他刚刚不过是准备过来找这个女人谈点事情,没想到竟然撞见这样的一幕。

    这,倒是有些大大出乎自己的预料。

    眼下,这绝对不是谈事情的好地方。

    所以,凌二爷打算作罢。

    再说了,现在某个人的火气非常大。

    光是看着他把玩着小刀的样子,就透着一股子明显的杀机。

    要是让母亲再在这里继续吵下去,凌二爷真的怕母亲会丧命于此。

    毕竟,这个男人一旦疯狂起来,可不是什么人能轻易拦住的。

    不管母亲还叫叫嚷嚷的说些什么,凌二爷直接拽着母亲的手,就直接将她从公寓里给拽出来了……

    ——分割线——

    当这边所有的人都在忙碌的生活的时候,另一个地带——

    黑暗中,男人靠在一处土丘上。

    男人已经记不清自己在这里到底躺了多久,只知道现在自己浑身上下都特别的疼。

    嘴里,也是干涩无味。

    连张嘴,都有些困难,更不用说发出声音了。

    这样的情况,男人也清楚,如果再不及时补充水和食物的话,自己也可能会丧命与此。

    浑身上下,又是那么的痛。

    稍稍移动一下,就疼得他快要喘不过气。

    难不成,这一次他真的要丧命于此?

    再也不能回去,和他的妻儿团聚?

    想到那个女人的脸,男人再度挣扎着想要坐起来。

    几次三番的尝试,男人真的提不上一点力气。

    最终,男人无望的闭上双眸……

    而倾盆大雨,来的那么突然。

    一瞬间,就让整片土地都陷入迷茫之中,也将这个男人的身型给变得模糊……
(快捷键←)[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快捷键→)
大家同时在看:龙血战神 黑道特种兵 傲世九重天 武动乾坤 遮天 绝品邪少 生肖守护神 完美世界 我的贴身校花 绝世唐门 大主宰 莽荒纪 我欲封天 校花的贴身高手 星战风暴 武极天下 校园绝品狂徒 亿万老婆买一送一
本书转载于网络,版权属原作者,喜欢小说军婚染上惹火甜妻全文阅读,记得收藏本书。 卓越全本小说网 www.zy200.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