卓越全本小说网 全本玄幻 全本武侠 全本都市 全本历史 全本侦探 全本网游 全本科幻 全本恐怖 全本散文 其它小说 全部小说
小说排行榜 > 全本都市言情 > 军婚染上惹火甜妻全文阅读
军婚染上惹火甜妻TXT全集下载 加入书签

军婚染上惹火甜妻无弹窗 正文 第384章 视觉疲劳VS我的妻儿

    “文儿,你没事吧?”

    凌母被凌二爷带回去之后,凌要首先想到的并不是去看看那个曾经在自己的身上耗尽了自己所有的美好岁月的女人有没有事情,而是先行将这个看似受到了惊吓的女人搂进了自己的怀中,企图让自己身上的温度,来温暖这个女人的心。

    可凌耀的关切,并没有得到相应的回报。

    在他伸手落在女人的腰身上,企图将她抱的更紧之时,却被女人无情的一手拍开。

    力道之大,再次让凌耀为之感到震撼。

    其实,凌耀虽说没有谈逸泽那样的魄力和大力气,可他好歹也算是一个当过兵的男人。

    这样的男人,岂会被一个女人轻易的打败?

    可偏偏,面前这个女人就是有这样的本事,一下子就将推得很远。

    这让凌耀,有些措手不及。

    若是平常的时候,凌耀一定会起了疑心。

    可爱情这样的游戏,谁先上心,谁一定是输的最惨的那个。

    而凌耀,明显的已经将心遗落在面前这个女人的身上,所以不管这个女人说的是什么,做的是什么,他都不会怀疑,也不敢去怀疑。

    因为他也害怕,那个结果并不是自己所能承受的。

    “不要碰我!”

    女人连抽气的声音,都带着丝丝凉意。

    视线落在凌耀抓空的手上,眸底都是寒意。

    打从一开始,她对这个男人的碰触就都是带着异样的排斥。

    但不知道是她掩饰的太好了,还是因为这个男人实在不想去深究她的排斥是为何,所以到现在这样的情绪都没有被揭穿,实属幸运。

    而男人,本来高高在上,一直享受着别人阿谀奉承的他,从来也没有被人用这样的眼神看过,到底还是有些伤心。

    若是寻常的女人,他绝对撒手就离开,然后让助理开张支票将女人给打发了。

    但对于这个女人,他发现自己竟然放不了手。

    看到她那双漂亮的眼眸,他连心肝都在颤抖。

    又怎么可能将她扫在一边,不理她?

    所以就算被她这么当着陈蜜的脸,不给面子,他仍旧不死心的拉住了她的手,将她的手放在自己的面前,如同珍宝一样的捧着,说:“文儿,别不理我好不好?看到你伤心,我真的很难过。”

    “文儿,要是真的生气的话,你打我也行!气坏了自己的身体,多划不来?再说,你现在还有肚子里的宝宝要照顾,那样会很幸苦的!”

    “文儿……”

    看着男人故意压低了声音,带着讨好的和那个女人说着一些她从未听到过的话,陈蜜这一刻发现自己真的好傻。

    她发现,原来这个女人也可以在别的女人的面前降低了姿态,更发现,他在这个女人面前所做的,比在她面前做的还要多。

    原来,早在不知不觉间,她的地位已经被其他的女人完全取代了。

    唯有她还傻傻的觉得,凌耀是非自己不可的……

    苦涩的弧度,就像是水面上被激起的莲花,一点一点的扩大……

    而不远处的女人,也在注意到这一幕之时,突然冷哼着:“打你?我也不舍得!但我从今往后,真的不想在你的身边看到那样死缠烂打的女人了。再让我看到一次的话,我一定会带着孩子远走他乡,再也不回来见你!”

    女人说的这一番话的时候,她口中的“死缠烂打”的女人,并没有明确的说是谁。

    但她的视线,已经明显的泄露了她的所指。

    因为她那双满含冷意的眼眸,此刻正盯着地上的陈蜜。

    看着那个女人的眼眸里因为她的这番话而有了明显的惊悚,女人的嘴角就像是粘上了曼陀罗的毒液,美好而致命。

    这女人不是擅长将别人的丈夫勾走,然后利用男人做到她自己所办不到的事情吗?

    现在,她也要让这个女人尝一下,被男人抛弃的滋味。

    甚至,更要让她丧失最后一处可藏身的地方。

    就像谈逸泽说过的,这样的女人,死亡对她来说,太便宜她了!

    像是这样的女人,就应该以其身之道还治其人之身!

    当初,她加诸在别人身上的痛苦,如今也要她从头到尾品尝一次。

    这样的话,这女人才会知道当初自己在抢别人的男人的时候,另一个女人是活在怎样的深渊中。

    再者,若是不将凌耀对她的最后的心思都给斩断的话,凌耀将会是她最后的依靠。

    而谈逸泽所交代的那些,都不大好进行!

    而她现在所做的,便是这一出。

    陈蜜!

    不,应该说是陈甜甜!

    你以为,躲起来不见人,就能将你当初对别人造成的那些伤痛都一并给抹去吗?

    不可能!

    谈逸泽曾经说过,当年让这个女人死的太容易了,真心觉得太过便宜她了。到现在,他每次去目的看到他的孩子一个人孤单单的躺在那里,他的心里头真不是滋味。

    没想到,这个女人竟然还那么命大。

    蛇毒竟然要不了她的命!

    而她重新活下来,不是安分守己的活着,竟然还再次出来伤人。

    一次害的顾念兮受伤,孩子没了,差一点还导致他们夫妻关系破裂不说,这一次差一点还要了顾念兮的命。

    这样的女人,岂能这样用死亡让她轻轻松松的解脱?

    陈蜜抬头的时候,也看到了女人嘴角那抹邪恶的弧度。

    那一刻,她也好像意识到危险的临近。

    看着那个女人的嘴角,她的瞳仁不断的瞪大。

    就像是,看到什么妖魔鬼怪此刻就站在她的面前似的。

    事实上,陈蜜看着面前的这个女人,真的就像是看到了地狱使者一样。

    因为这个女人呃眼眸里你所能看到的,并不是活人的眼光,而是修罗的毁灭……

    陈蜜不住的往后退却。

    可到头来她发现,这背脊上的凉意丝毫没有减少。

    因为这个女人的眼神就像是幽灵一样,如影随形,让她无处躲藏!

    看着那个女人,陈蜜吓得都说不出话来了。

    “这……”

    而凌耀,因为那女人前额过长的刘海当着,从他的这个角度并没有看清女人眼眸里的光芒。

    他只是在看到陈蜜那双眼眸里出现了真实的惶恐和不安之后有些心疼,也有些迟疑。

    再怎么说,陈蜜这个女人,也为他凌耀生儿育女过。

    让他做的决绝,他发现自己也有些难以下手。

    “你不要告诉我,你做不到!”

    女人就像是为了逼着男人确定自己的心思似的,突然转身看向男人,又补充了一句:“我劝你还是自己下决定比较好。不然让我下手的话,这结果不是你和她能承受的了的!”

    丢下了这么一句话之后,女人便转身去了厨房。

    不知道她到底都在厨房里做些什么,除了偶尔能从厨房那边听到碗勺接触发出的清脆声响之外,别无其他。

    看那个女人,连离去的背影都那么潇洒。

    凌耀的心,实在有些惶恐。

    他现在就像是溺毙在这蜜罐里的蜜蜂似的,如果没有她的话,他真怕自己会活不下去。

    为了能让自己找到活下去的理由,他最终只能对面前的那个女人说:“你走吧,过两天我会让我的助理给你整理好东西,然后你带着孩子想要去什么地方就去什么地方。孩子的抚养费,我也会出的,直到他长大成人。”

    他说着,也跟着转过身,准备朝着厨房的方向走去。

    其实,这个女人好歹也跟在他的身边生活了两年多了。

    算是跟在他凌耀身边时间较长的女人。

    多少,还是有点感情的。

    可为了厨房里的那个女人,凌耀只能忍痛割爱。

    他怕从那个女人的眼眸里看到其他的东西,所以他只能转身。

    可他还是听到了身后的那个女人用着卑微的语气问着他:

    “老头子,你真的要这样?”

    “对不起陈蜜,我现在真的不能没有文儿。我从来都不知爱情是什么东西,可文儿却让我明白那是什么滋味……我……”

    “算了,说了这么多,估计你也听不懂。反正你明天就收拾一下,离开这个城市吧。别回来,也别找我,不然让文儿伤了心,动了胎气,那可就不好了!”

    男人就直接转身走了。

    不过他去的不是厨房,而是洗手间。

    因为他觉得,他真的需要一根香烟来好好的缓解一下自己内心的这股子焦躁。不过考虑到文儿现在还怀着身孕,他都不怎么敢在她的面前抽烟。

    就算烟瘾再大,他也只敢在洗手间里好好的缓解一下,然后等自己身上的气味淡了下来,才敢出来面对那个女人。

    听有些人这么说,爱一个人,就是想她所想,把她不能考虑到的全都给考虑进去了。

    而凌耀现在就是这样。

    就算那个女人没有明说她不喜欢抽烟的男人。

    可每次看到她在自己抽烟的时候都习惯性的蹙起眉头,他就自动自觉的在她面前收敛了。

    也因为这样,凌耀再一次确定自己真的不能没有这个女人。

    这个女人闯进他的生活,可以说真的是个意外。

    可对凌耀来说,这个意外真的太美了。

    美的,有些不真实!

    所以,他希望自己这一半辈子都能做这样的美梦,就算一辈子都只能这样沉睡,他也愿意。

    看着男人远去的背影,陈蜜的眼眸一点一点的黯淡了下来……

    等到凌耀从洗手间里出来的时候,地上的女人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离开了。

    再度走进厨房的时候,凌耀看到刚刚浑身上下都冒着寒意的女人,现在已经平息下来了。

    而餐桌上,还摆着四菜一汤,和他们寻常吃的都一样。

    而她的手上,现在还端着一碗热汤,朝着他温柔的笑着:“快过来吧,汤我都熬了很久了,要是再不喝的话,会冷掉的!”

    看到女人的笑意,凌耀感觉自己的身子就像是被操控了一样,自动自觉的上前,接过女人手上的那碗汤,一饮而尽……

    ——分割线——

    谈逸泽被宣布可能遇难的一个星期之后,聿宝宝的水痘开始有了好转,不再发烧,只是浑身上下都是结痂,一点一点的,就像是小花豹似的。原本肥嘟嘟的小身子,明显的小了一号。

    抱着这个本来该是肉乎乎的小身子,顾念兮的眼眶又有些红。

    其实他们家的聿宝宝身体很结识,以前不管怎么生病,都不会瘦下来。

    可这一次,却瘦了这么多,当父母的哪能不心疼?

    其实聿宝宝的瘦,和生病无关,这一点谁都知道。

    因为以前聿宝宝每次哭闹的时候,她家谈参谋长都会亲自的抱着,亲自哄着逗着,让他停下来。

    可谈参谋长真的失踪了太久了,久的连他们家聿宝宝都开始意识到事情的不对劲,经常睡到半夜就起来哭,然后眼巴巴的盯着谈逸泽的枕头上瞅着。

    每次看着聿宝宝那双带泪的大眼珠子,顾念兮只会将脸整个都埋藏在自己宝宝的小身子上。

    谈参谋长,你怎么还不回家?

    宝宝想你了,你知不知道?

    而在谈逸泽消失的这段时间,部队里也没少派人到家里来慰问。

    只是每一次他们的到来,顾念兮都故意的躲着。

    她不喜欢听到那些话,更不喜欢别人真的将她家谈参谋长当成遇难人士那样处理。

    她的谈参谋长明明还活在这个世界上!

    她可以肯定!

    因为那个男人答应过她顾念兮的,从来都不会食言。

    所以不管别人怎么说怎么看待,顾念兮都是不会相信的。

    她会一直等着,等待她家谈参谋长回来的那一天……

    谈参谋长,我很乖吧!

    你总说我像是个没长大的孩子,不敢让我一个人带着宝宝。

    可你看我现在,不也将咱们宝宝照顾的好好的吗?

    不过谈参谋长,你可不能因为我很乖,就对我和宝宝彻底撒手不管了。

    要知道,没有你的夜晚,我都没有睡好。

    你那么疼我,怎么舍得让我一个人傻傻的等了这么久?

    “兮兮,我接到最新消息!”就在顾念兮抱着聿宝宝傻乎乎的两个人站在谈家大宅门口,傻傻的张望着不远处经过的车辆,盼望从这个路口还像是往日一样能看到那个男人的踪影的时候,谈老爷子就跟一阵风似的,从谈家大厅里跑了出来。

    谈老爷子这些年腿脚不好。

    一到冷天,关节炎就会发作,有时候疼得都睡的不是那么好。

    他能跑起来,简直就像是奇迹。

    若是寻常,顾念兮看到也会很惊讶的。

    但现在,顾念兮自从谈逸泽不在身边,生活好像是没有了重心一样。

    什么东西,都引起不了她的关注。

    就算现在谈老爷子跟一阵风似的跑到了她的面前,她都只是茫然的看向谈老爷子。

    而怀中的聿宝宝见到谈老爷子过来,便自动的张开小手,要抱。

    最近几天,妈妈抱着他都不是那么的舒服。

    每一次,顾念兮都抱的有些紧。

    勒的他有些难受。

    其实顾念兮也知道自己的行为有些反常。

    可每一次看到这张酷似谈逸泽的小脸,她的动作就会不自觉的加大了些。

    就像是对待谈参谋长一样,她怕自己一旦松手,这个男人就有可能再一次彻底的消失在她的面前。

    “爷爷,我不想听到什么领导来关心慰问之类的话。”

    顾念兮转身,不肯让聿宝宝到谈老爷子的怀中。

    抱着那个小小的身子,将自己的脸彻底的埋在聿宝宝胸口。

    本该落下的泪,就这样被她一蹭,然后再抬头被风一吹,彻底消失不见……

    “兮兮,不是什么领导来慰问,我接到的消息是,目前已经将这次爆炸的地点的尸体和部分残骸的dnA样本都给清点出来。不过这些中,并没有小泽的!”

    听到这样的消息,顾念兮真的感觉现在所有的感觉都像是被抽空了一样,手一抖她怀中的聿宝宝差一点掉到了地上,索性的是谈老爷子伸手及时将她怀中的宝宝给接了过去。

    “爷爷,这是真的吗?”

    她咽着口水,再一次确定这个消息的真实性。

    “真的,你觉得,我现在还有什么骗你的必要吗?太好了,我们小泽会没事的,对吧?”

    谈老爷子说不激动,那是假的。

    毕竟谈逸泽,可是他亲手拉扯长大的。

    那可是他宝贝了大半辈子,疼着大半辈子的长孙。

    如果就这么没了的话,他估计自己也会随着他一起去的。

    所以天知道,他刚刚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就像是个疯子一样,对着电话里的那个人确认了一遍又一遍。

    不知道确定了多少遍之后,他也才接受了这个消息。

    “太好了,爷爷太好了……”

    顾念兮是在喊着这句话的时候,彻底陷入一片黑暗的。

    这些天,她真的太累了。

    原本遇事只会相识缩头乌龟一样躲起来的女孩,却为了一个男人要将自己所有的懦弱,所有的不安全都给掩藏起来,还要承担起照顾整个谈家的重任,一切就像是一块巨石一样,压得她快要喘不过气。

    她每一夜,都没有睡。

    每一天,却又不得不打起精神,让整个世界看到她的笑容。

    除了要给自己信心,还要给聿宝宝,给谈老爷子信心。

    如今终于接到谈逸泽,顾念兮紧绷着的神经,终于松懈下来了。就这样,睡死了过去……

    ——分割线——

    “哟,这位小哥长相不错?”凌二爷在大街上看到苏小妞的时候,就看到人家苏小妞正心情大好的在大街上和路过的帅哥打招呼。

    估计帅哥算是腼腆人士,被苏小妞一打趣,脸直接羞红。

    不过估计这帅哥也没有见过像是苏小妞这样海纳百川的美女,这会儿也开始回应苏小妞的话了:“小姐,你也不差。对了,你是到我们这边来旅游的吗?要是缺向导的话,我倒是不介意……”

    苏小妞和顾念兮一样,都操着一口外地口音。

    寻常这边的人一见到他们,还以为他们是到这边来旅游的。

    而苏小妞也是仗着这一点,所以每次在这里和帅哥搭讪都能成功如愿。

    这不,眼看苏小妞这就要勾搭上一个帅哥了。

    可就在苏小妞准备回答这个帅哥一个“是”字的时候,凌二爷直接跟痞子一样,空降了。

    “老婆,不是说好的让我给你当向导的,你怎么可以麻烦别人呢?”凌二爷一口本地人的强调,再加上如此强悍的威慑力,直接秒杀了面前那位被苏小妞搭讪的帅哥。

    再者,凌二爷还跟小狗一样,在面前强调着自己的领地。

    不过,凌二爷觉得自己是个有素质的人,所以他没跟小狗一样的宣布领地的撒尿方式,而是将自己的大掌直接放到了苏小妞的腰身上。

    被凌二爷这么一搂着,面前的帅哥自然是悻悻然的走掉了。

    而凌二爷正为自己破坏了一出红杏出墙而庆幸的时候,他的脑门挨了一下。

    “神经病,谁你老婆了!”

    苏小妞的美目里,都是火气。

    本来就要成功和美男有一天美好的回忆了,没想到在这么关键的时候,被凌二爷给打乱了,身为外貌协会会长的苏小妞,能不生气吗?

    “我们可是领过红本子的,你不是我老婆,难道还是情妇?”凌二爷揉着自己被抽的有些疼的脑袋,有些委屈额的抱怨着。

    寻常,还真的没有人敢直接抽到他凌二爷的脑袋上来。

    可苏小妞,却老是挑战着他凌二爷的极限。

    要是寻常敢这么对待他凌二爷,他早就让人将打了他的女人给抽筋剥皮了。

    他凌二爷可没有什么不打女人的习惯,一旦生气起来,不管是男人女人,都照打不误的。

    倒是这苏小妞,一直走在他容忍的边缘,却一直都能好好的活下来。

    这可以算是,世界的第九大奇迹。

    “我们是领过红本,但请您也不要忘记,咱也签过绿本子。你现在既不是我的丈夫,也不是我的情郎,所以你压根没有资格管我!”

    一个擒拿手,苏小妞直接将凌二爷落在自己腰身上的咸猪爪给丢开。

    随后,苏小妞便朝着远处走去。

    凌二爷怕苏小妞走的太快,给跟丢了。

    就算被她弄的手有点疼,也立马跟上前去。

    “离了婚也可以复婚的。苏小妞,其实我凌二爷不会嫌弃你这一身坏毛病的,我就勉为其难的接受你吧!”

    其实凌二爷也是瞅准了今天,接到了谈老大还活着的消息,苏小妞估摸着心情能好一点,自己也放心了一些,才敢来对苏小妞示爱的。

    他已经跟老三和老四以及小五说好了,等这几天风头过去,他们要去谈老大消失的地方,将他给找回来。

    就像以前墨老三遇险的那次一样,不管用什么方法,他们都相信能把他给救回来的。

    患难与共,这才是称得上出生入死的兄弟。

    但这一次前去,路途上可能会遇上什么样的危险,都是他们所不能设想的。

    所以,凌二爷想着出发之前,将苏小妞给拿下。

    这样的话,他也会多出一份活着回来的决心。

    今天,做足了准备,凌二爷才打电话给苏小妞的。

    一听到苏小妞竟然一个人闷骚的在咖啡厅里喝咖啡,凌二爷立马赶了过来。

    只是凌二爷没想到,苏小妞竟然在咖啡厅里和帅哥*,这让凌二爷的胸口堵得慌。

    “凌二爷,您也放心好了。我知道我这一身毛病这辈子很难改,当然也不奢求谁会接受我,更不用您这么勉强的接受!再说了,你看我苏悠悠长的像是爱吃回头草的女人么?”

    她苏悠悠自认为i自己的行情也不错,虽然没有顾念兮那样彪悍的背景,但至少也对得起大众。若是当初没有一味的想着要走到陆子聪身边的话,医院里追求她的男人也不少。

    “苏小妞,既然你不爱吃回头草,那就勉为其难的接受我吧?虽然我年纪是大了一些,不过我的脸蛋还不错,姿色也好。带回家,最少还可以养养眼,暖暖床什么的!”

    凌二爷就像是个搞推销的,将自己的功能吹的天花乱坠的,就为了顾客能掏钱掏的爽快一些。

    听着凌二爷的话,苏小妞突然转过身,害的凌二爷一个措手不及,差一点就和她撞上了。

    不过这小妞连给凌二爷思考的时间都没有,直接挑起人家凌二爷的下巴,就跟一个流氓一样的打量着凌二爷那张倾国倾城的脸蛋:“姿色是不错!”

    “就是就是!”凌二爷赶紧附和着。

    其实他以前还挺讨厌自己那张太过妖娆的脸蛋的,让他总感觉自己好像是一个小白脸。为此,他甚至还想过要到h国去搞下整容,让自己变得爷们一些。

    但现在,他非常自己靠着这一张小白脸,博得了苏小妞的欢喜。

    可凌二爷的附和并没有赢得苏小妞多大的赞赏。就在凌二爷还以为自己就要博得苏小妞的青睐的时候,原本挑着他的下巴看的小手,突然将凌二爷的脸给丢在了一边,然后一脸嫌弃的说着:“就是看的有些腻味了!”

    “腻味?怎么会腻味呢?”

    “都看了那么久了,你以为整天盯着一个烂苹果不会视觉疲劳?”

    听着这话,凌二爷的嘴角明显的一抽。

    他这张倾国倾城的绝代容颜,怎么就在苏小妞的嘴里变得跟烂苹果一样?

    看着凌二爷的脸蛋明显的扭曲了,苏小妞又继续煽风点火:“再说了,暖床功能我相信大部分男人都具备这一方面的能力,我用不着还找一个都用烂的!”

    苏小妞说的这话的时候,虽然脸上没什么明显的表情。

    但凌二爷知道了,苏小妞是现在在嫌弃他以前那招蜂引蝶的行为。

    其实凌二爷也怨!

    如果当初一开始就遇到苏小妞的话,要是知道有朝一日自己会被一个女人收拾的服服帖帖的话,那他也不会到处招惹女人,弄这些陈芝麻烂谷子的事情搞的他和苏小妞之间不愉快。

    “苏小妞,我还没有用烂它。不信你现在摸摸,我估计它可比一般男人都要厉害!”凌二爷只为了在苏小妞的面前说明自己是宝刀未老。可他那笑容在苏小妞看来,又是何等的猥琐?

    “去去去,别让我看到你那淫荡的表情,姐姐现在还有点事情要处理,别干扰了姐姐想事情!”

    其实苏悠悠是到这边来看书的。

    从以前她就喜欢在不用值班的下午随便找间咖啡厅,然后看看关于妇产方面的书,提高一下自己对所热爱的事业的了解。当然,要是能在咖啡厅里碰上个帅哥,顺便搭讪什么的,那生活就更为完美了。

    不过最近因为谈参谋长可能发生事情,她一直都陪在顾念兮的身边,就生怕她会作出什么傻事来没能看书。

    如今得到谈逸泽活着的消息,顾念兮恢复正常,苏悠悠自然也需要回到自己正常的生活轨道上。

    可现在凌二爷一直在她的身边跟个苍蝇一样,弄得苏小妞连一个字都看不下去。苏悠悠发发牢骚,也是应该的。

    “我哪里淫荡了?”

    被苏悠悠这么说,凌二爷觉得自己非常的苦逼。

    他不过就是给苏小妞介绍一下自己附带额的功能,连提个去开房的建议都没有,怎么苏小妞就说他淫荡了?

    “你哪个地方看起来都淫荡!快给姐姐离开这个咖啡厅,不要让我再对着你这张发骚的脸!”直接将书本拍在凌二爷的面前,苏小妞的大嗓门引来了咖啡厅里其他人的关注。

    到这一刻,凌二爷望着周围那些人张望的视线,最终只能妥协了下来:“好了,你不想看到我的话,我走就是了。不过苏小妞,最近这阵子我可能不在国内,你要好好的呆在谈家知道吗?偶尔陪陪小嫂子,帮她照顾好聿宝宝,我会尽快将谈老大给弄回来的!”

    苏小妞听着这一番话,原本落在书本上的视线瞬间被拉了回来。

    凌二爷说他会尽快的将他们谈老大给弄出来,这是不是意味着,他这几天有可能去那个危险的角落?

    “凌二爷……”

    “苏悠悠,我不在的这段时间,一定要好好照顾自己,知道吗?好了,时间差不多了,我也该走了。你看完这书,就赶紧回去吧!”

    他没说让苏小妞等着他回来。

    因为苏小妞压根就没有答应他,他也不希望苏小妞为了他凌二浪费了那么多年的青春之后,还要无望的度过下半生,毕竟没有人比他更清楚,这次去那边的危险……

    这次,他是非去不可。

    除了解救谈老大之外,他也和那个人做过交易。

    那个人让凌耀神魂颠倒,交出整个凌氏的经营权还给凌母,他就必须帮那个人去做一件事情。

    想到前方的路充满荆棘,凌二爷还曾想过要在苏小妞这边得到慰藉。

    只可惜,苏小妞还是放不下之前的芥蒂……

    最后深深的忘了苏小妞一眼,凌二爷转身离开。

    酒红色的身影,消失在咖啡厅的大门前……

    而苏小妞则望着那个离去的背影,有着不安。

    奇怪,她刚刚说尽了刻薄的话,不就是为了摆脱这个男人的纠缠么?

    可为什么现在这个男人已经按照她所想要的离开了,她却一点都开心不起来?

    难不成,她实际上是不想要他离开的?

    看着那杯冷却了的咖啡,苏小妞的思绪渐渐飘远……

    ——分割线——

    “什么?找不到他的尸首!这是什么意思!”

    刘雨佳这日从浴室里头出来的时候,就听到站在阳台上的男人正在歇斯底里着。

    其实她也不清楚,这个男人最近为什么每天都过来找她。

    不是说,他正常的时间点都要陪在他老婆的身边吗?

    为什么这阵子那么悠闲,竟然三天两头的往她这里跑。

    有时候,甚至还在这里过夜。

    若是寻常的女人,肯定会以为这个男人是对自己上了心。

    但刘雨佳清楚,这绝对不可能。

    因为她清楚的知道,这个男人其实就是披着人皮面具的恶魔。

    是恶魔,又怎么可能有心?

    在她来看,这个男人这些天都这么频繁的来找她,无非是想要从她的身体上得到快感来庆祝某些事情的同时,还想要利用她刘雨佳获得那些可靠的消息。

    不过今天这个男人刚刚进门的时候,就让刘雨佳去浴室洗澡了。估计,就是想要从她的身上得到愉悦。

    刘雨佳也顺从的进入浴室洗了澡,用了这个男人最喜欢的那款香水沐浴露,还穿了一件真丝镂空睡衣,尽可能的迎合这个男人的兴趣。

    她一点都不想跟这个男人有什么关系,甚至每次发生关系的时候,都是在刘雨佳非常厌恶的心里下发生的。

    可刘雨佳知道,这个男人是她所惹不得的。

    为了避免再度被这个魔鬼折磨,她只能让自己变成温顺的绵羊。

    不过从今天这个电话,刘雨佳可以听出,这个男人的情绪现在非常不加。

    光是看着他一根接着一根的香烟,就可以看得出了。

    “该死的,不是说所有的东西都被炸毁了吗?怎么可能没有他的尸首!难不成,他还能飞起来不成?”

    那个男人进入的便是地雷区。

    只要在那一片的人,几乎没有活下来的可能。

    可现在这是怎么回事?

    为什么会找不到他的尸首?

    所有残骸的dnA检测样本已经出来了,为什么就是没有和这个男人对得上号的?

    难不成,这个男人还真的活下来?

    这可不好!

    光是想到那个男人可能活下来,梁海就警铃大作。

    要是真的被这男人活下来的话,那么这次的事故又怎么能瞒得过他那双眼睛?

    再者要是被他追查到什么蛛丝马迹的话,那他之前所有的努力,恐怕都要功亏一篑了!

    “该死的!你再给我找,扩大范围搜索。活要见人,死要见尸!”

    不将那个男人给斩草除根,他绝对不能停下来。

    说完了这一番话之后,男人直接将手机给砸在了地上。

    手机接触地面的那瞬间,四分五裂。

    看着手机这一番德行,刘雨佳咽了咽口水。

    本想趁着这个男人还没有发现的时候,悄悄回到浴室里,假装自己没有听到什么,更没有看到什么的。

    可这个男人的眼眸是何等的犀利。

    在刘雨佳还没有来得及迈开脚步的时候,他的声音便从她的身后传来:

    “洗好了还不给我滚过来?”

    难惹那粗暴的语言,让刘雨佳几乎能预见自己待会儿会遭遇什么可怕的事情。

    但知道要是在这个时候违背这个男人的意思的话,恐怕所遭受的事情会比想象中的更为可怕,女人咽了咽口水还是立马朝着那个位置走了过去。

    “给我脱!都什么时候了,谁让你穿这种衣服出来的!”

    男人看到了她,就揪着她的头发不放。

    头皮处传来的疼痛感,让女人的脸都皱成了一团。

    可她还是不得不按照这个男人所说的,将自己身上唯一可遮拦的衣物给脱下。

    很快,男人就像是野兽一样欺压在了她的身上。

    痛,真的很痛。

    没有任何前戏,她感觉自己就像是被撕裂了一样。

    如果可以,她真想一刀要了这个男人的命,就算让她用生命去交换都行。

    这样的行为,她也曾经尝试过。

    可这样的男人却还是一眼将她的动机给看穿了,最后她得到的便是越发狠戾的惩罚。

    光是想着曾经的那些事情,女人的头皮再度发麻。

    而这个男人察觉到了她的思绪飘远,落在她身上的力道变本加厉。

    甚至,他还用未燃尽的烟头按在她的大腿上,疼得她的脑子无法思考。

    在这样一波又一波的惩罚之下,女人的意思开始渐渐的消失。

    而欢呼中她好像听到了这个男人再说:“该死的谈逸泽,为什么连死都不能死的让别人省心呢?”

    ——分割线——

    男人是在痛意的侵袭下恢复意识的。

    起来的时候,他发现这是个阴天。

    因为是阴天的缘故,整个世界变得有些黯淡无光。

    而周围的一切,都是他所不熟悉的景致。

    看着这陌生的环境,过往的那些思绪渐渐飘出。

    那场爆炸,还真是惊心动魄。

    他是带队上去的。

    本来接到汇报,说是那些大毒枭都聚集在那个地方做交易,他和小刘两人要过去包抄的。

    这个计划,除了他谈逸泽和小刘,没有人事先会知道他的计划的。

    至于小刘,也是自己通知的。

    难不成,有人将这次的计划给泄密了?

    这人会是谁呢?

    其实,谈逸泽也想过这泄密的人是小刘,毕竟这个计划最先知道的人就是他。

    不然,谁有时间在他们到达那个地点之前将炸药都给埋伏设好?

    可凭着多年和小刘一起肩并肩作战过的信任,让谈逸泽又有些不敢相信这一点。

    可除了小刘,还会有什么人呢?

    光是想着,谈逸泽的脑门就噼里啪啦的作响。

    要不是爆炸的前一刻,有个士兵直接跳到他的身上抱着他滚下山坡的话,没准他会没命的。

    可那个人现在在哪,谈逸泽也不知道。

    因为他连自己现在所处的地方在哪里,他都不清楚。

    “兮兮,你放心,我一定会平平安安的回来,当你的好丈夫,当聿宝宝的好爸爸的!”

    他记得,出门之前他对那个女人这么说的。

    起身的时候,男人立马掀开被褥看了一眼,好在,他的四肢都还在,只是脑袋疼得有些不像话。

    虽然不清楚自己这到底是怎么了,但谈逸泽能感觉到,自己应该是躺了很长时间。

    不然,自己浑身上下不会这样的有气无力。

    不过,他还没有来得及想清楚自己到底要怎么做的时候,身体已经先于他的大脑一步作出了反映,直接跳下了床,虽然脚还是有些没有力气,他还是大步朝着这个房间的大门口走去。

    他怕自己躺着的时间太久,没有回家,那个女人会生气,会伤心。

    更怕,他不在家的这段时间,那个女人会睡不着觉。

    所以,他现在必须回家先看看她。

    至于这件事情到底是怎么回事,谈逸泽一定会追查清楚的。

    但目前最首要的是,他想要回家见一见他的兮兮。

    捂着自己疼得发麻的脑袋,谈逸泽一步步的前进。

    只是就在他即将推开这扇门的一瞬间,门竟然从外面被推开了。

    推门而入的人儿,手上端着东西。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自己躺着的时间有些长了,谈逸泽根本就无法看清这个人的脸。

    谈逸泽只注意到,这进来的人的步伐真的很轻。

    若不是他亲眼看到的话,可能连他这样警觉性极高的男子都无法察觉到这人的进入。

    “你醒了?”

    看到他站在门前,那人似乎有些诧异。

    “嗯。”谈逸泽似乎没有打算细说的冲动,用一个鼻音算是打招呼之后,他便径直朝前走去。

    “你这是要走?”

    这人看到他如此耿直的态度,将手上的东西放了下来。

    谈逸泽是以沉默作答的。

    而那人似乎也明白了他的意思,又问着:“你这么着急着回去,是打算回去见什么人吗?”

    听着这个人话,谈逸泽不加掩饰的回答:“我的妻儿,我的家人!”

    低沉的声音,在这个房间里,宛如大提琴般动听。
(快捷键←)[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快捷键→)
大家同时在看:龙血战神 黑道特种兵 傲世九重天 武动乾坤 遮天 绝品邪少 生肖守护神 完美世界 我的贴身校花 绝世唐门 大主宰 莽荒纪 我欲封天 校花的贴身高手 星战风暴 武极天下 校园绝品狂徒 亿万老婆买一送一
本书转载于网络,版权属原作者,喜欢小说军婚染上惹火甜妻全文阅读,记得收藏本书。 卓越全本小说网 www.zy200.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