卓越全本小说网 全本玄幻 全本武侠 全本都市 全本历史 全本侦探 全本网游 全本科幻 全本恐怖 全本散文 其它小说 全部小说
小说排行榜 > 全本都市言情 > 军婚染上惹火甜妻全文阅读
军婚染上惹火甜妻TXT全集下载 加入书签

军婚染上惹火甜妻无弹窗 正文 第386章 野蛮又无趣的已婚妇女!

    等顾念兮适应了这样的黑暗之后,便看到这些人中走出了一个人。

    这人,正是刚刚用国语和她讲话的男人。

    听着他的怪腔怪调,顾念兮的神经再次紧绷。

    “荒郊野外的,你到这里来找你的丈夫,你当这是在演聊斋志异?美女和书生的邂逅,还是上演新版画皮?”

    听这个人的怪腔怪调,顾念兮唯一可以确定的是,这应该是国人。

    不然,这人应该不会这么流利的说出国内这些有名的书籍。

    “我知道我说出的事情你可能不信,可我的丈夫真的在这一片地方丢了。我只想找回她,我……”

    她的声音,因为提及她家谈参谋长而变得有些干哑。

    而这人之后不再说话,只是用手电筒照相顾念兮。

    光束过来的那一瞬间,刺眼的顾念兮不得不躲闪。

    但这人在看到顾念兮之后,似乎也有些意外。

    三两步,他朝着顾念兮所在的角落走了过来。

    那些看到他走过来的人儿似乎有意想要阻止他靠近这个陌生的女人,但在他的示意之下,这些人又迅速的放行。

    通过这一系列的举动,顾念兮不难看出这人明显的比他周围的这些人地位要高出一些。

    他上来的时候,突然就一手落在了顾念兮的腰身上。

    这陌生的碰触,让顾念兮一瞬间就像是炸毛的兔子,想要跳出来。

    虽然被这个男人给拽住了,动弹不得。

    可这伶牙俐齿的小兔子,好像还是要往他的身上扑去。

    看着炸了毛的小兔子,男人也没有多生气。

    他只是用两人才能听到的声调问顾念兮:“你来找谈逸泽的?”

    当这个熟悉的称呼传到顾念兮的耳里之时,顾念兮平静了下来。

    那双满含错愕的大眼珠子,在看向身边男人的时候,又瞪大了几分。

    像是,在询问着这个男人某些事情。

    男人并没有直接回答顾念兮的问题,而是径自继续说:“如果你想要在这里平平安安的呆下去的话,我劝你最好现在老老实实的呆在我这里!”

    一番话下来,顾念兮果断的停止了挣扎。

    不只是因为她看到了不远处的那些人正用一种极端猥琐的眼神看着自己,更还有现在她身处的环境。

    四周漆黑一片,要是一不小心别人给她送了个子弹的话,那她是不是就不能见到自己最爱的谈参谋长了?

    虽然身边的这个男人,她不清楚他的来历。

    但至少,他能清楚的说出谈逸泽的名字,而且他对自己的态度好像也不陌生,顾念兮就暂且相信他一回。

    “你是……”

    “我是你熊逸小爷,应该听说过吧!”身旁的某男人各种得瑟荡漾,可顾念兮却怎么也没从自己的脑子里找到关于这个所谓的熊逸小爷的记忆。

    看顾念兮正低头犯迷糊,某男人落在她腰身上的咸猪爪竟然狠狠的掐了她一把,疼得顾念兮眼泪都快掉下来了。

    这男人是不是有自恋的毛病?

    她顾念兮不就是现在认不出他是谁么?

    至于对她一上来就是拧么?

    而且力道还不轻,估计这腰上已经肿了一大块了。

    要不是找不到谈参谋长,她现在需要受制于人,也需要他的庇护的话,她老早就跟他翻脸了。

    顾念兮从来都不是一个会乖乖认命的人。

    等她找到她家谈参谋长,看她怎么收拾这身边这臭美的男人!

    她一定要让她家谈参谋长用枪杆子好好的戳戳这个男人的锐气。

    不等顾念兮在脑补找到谈参谋长之后的各种得意,身边男人又问着:

    “你不要告诉我,你不认识我!”

    他熊逸小爷在A城虽然不及凌二爷那般有名,可好歹也算是个风云人物。

    难不成,这顾念兮真的没有听说过吧?

    那会将他活活给气死的!

    听到这位小爷又开始发话了,顾念兮赶紧说:“认识,怎么会不认识呢!我不认识谁,也不能不认识你这熊逸小爷是不是?”

    刚刚不过是犯迷糊想想到底是不是在什么地方见过这个男人而已,就差一点被这个男人给掐死。要是她真的当真承认她不认识他的话,没准下回可就不是掐掐腰那么简单了。

    不过顾念兮回答的太快,太顺溜了,连带着她话里的可信度也降低了。

    “你确定你真的认识我?”

    看顾念兮的表情,熊逸一脸的不相信。

    “当然!”

    “那好,小爷我估摸着就相信你一回!现在我们走吧!”说着,某人的咸猪爪又在顾念兮的身上随意的按了按。

    “你干什么!”

    她的腰,虽然没有明显的打上谈参谋长家的标志。但也不是什么人随随便便能这样掐的了的!

    “没想干你,我可知道你家谈参谋长的火气,不想惹祸上身!”好吧,这个男人油嘴滑舌的程度,绝对不会输给她家谈参谋长。

    “那你干嘛老摸我!”

    “去,你以为熊逸小爷看的上你这个已婚妇女?你别想的太美了,就算你想要非礼我,我也不让!”某男人说完还特臭美的朝天哼唧了一下。“你知道这可是没有法律的国度,你一个女人家想要在这里走动,你还真的以为你能活着出去?且不说他们会要了你的小命,先将你在这里干趴下都可能!”

    他说这话的时候,是贴在顾念兮的耳边说的。

    那姿势看起来,要多暧昧有多暧昧。

    逗得,刚刚还拿着枪对着顾念兮的那几个,此刻正发出各种淫荡的笑声。

    看这些人的架势,顾念兮自然也不难猜出这身旁男人到底是个什么意思。

    “现在跟我先去我的地盘,想做什么事情等天亮了再说!”感觉到顾念兮浑身炸毛收敛了一些,熊逸又补充了这么一句。

    “我不要,我要找逸泽去!”

    她固执的想要在第一时间见到她的男人。

    “你信不信,你现在滚出我的庇护范围之内,10分钟之内就有人将你给上了?”他挑了眉,黑暗中顾念兮还能看到他认真的眼眸。

    “我……”

    “别你我他的磨磨唧唧。走不走,就一句话!走的话,明天我估摸着就能带着你去见你家那位!”

    他说这话的时候语气特别的随便,以至于这一整夜顾念兮都在怀疑这个男人的话的可信程度。

    “可我还有同伴,他刚刚去打探路了!我们能不能等他过来之后,再一起离开!”和熊逸,压根就是个陌生人。而谈妙文不同,至少这个男人还是谈逸泽的表叔,她认为那个男人是不可能不管她的死活的。

    “我带走一个你都麻烦重重,听你的口气那个人应该是个男的。你觉得我们这些地方是什么人随随便便进来的了?”

    这回,熊逸不等顾念兮多说一句话,直接就将她打横抱起。

    “你……”

    除了被谈参谋长用这样的姿势抱着,顾念兮还不曾想到自己也会和另一个男人如此的贴近。

    陌生的体香,陌生的怀抱,陌生的一切……

    “你难道不知道其实你早已误闯进李腾的地盘了吧?那边,很快就有他们的人过来了。如果你不想在这里被乱枪扫射的话,就给我闭嘴!”

    熊逸说这话的好似后,黑眸此刻落在不远处的灌木丛中。

    顺着他的视线,顾念兮也看到了不远处的手电筒的光亮……

    这下,她识相的闭上了嘴。

    虽然和谈逸泽结婚三年,她基本上都不清楚她家男人到底在做些什么。

    但对于这些大毒枭的称呼,她倒是一点都不陌生。

    这李腾,就是这地带最出名的毒枭之一。

    据说,他非但每年是这个地区毒品销售之最,那待人处事的狠戾手段也在这个地区非常的有名。

    若是落进那些人的手里的话,恐怕是九死一生。

    如果是那样的结果,倒不如放手一搏,和熊逸一起走。

    至于谈妙文……

    想了下,顾念兮悄悄的将自己一只鞋踢了下去。

    随后,她便被熊逸这一行人带走了……

    ——分割线——

    谈妙文回来的时候,自然也看到不远处的手电筒光亮。

    他想要出来,可现在这情况是不准许的。

    gps出了故障之后,他们的路线偏离了原来的轨道。

    没想到,车子已经误闯进了李腾的地盘。

    发现了这一点之后,谈妙文便迅速的往回赶,想要将顾念兮带到安全的地带。

    可没想到,李腾的人已经先行在他回来之前,将这里搜刮了一遍。

    而谈妙文正赶上,他们回去的路途。

    躲在灌木丛中,好不容易等到这些人渐渐的远走了,谈妙文立马回到了车边。

    只见,他和顾念兮来时的那辆车子的四个轮胎都被子弹给射中了,无一幸免的干瘪。

    “念兮?”

    黑暗中,谈妙文急切的寻找顾念兮的身影。

    可扫了车子的四周,压根就没有顾念兮的身影。

    不好,顾念兮该不会被那些人给带走了吧?

    可看他们那些人刚刚并没有带着什么人离开,他才没有及时跳出来阻止!

    这该死的顾念兮,到底跑到什么地方去了?

    活不见人死不见尸,到时候他该怎么和谈逸泽交代?

    借着头顶上的月光,谈妙文又开始仔细的搜寻了一下周边地带,看看有没有顾念兮的踪迹。

    可仍旧一无所获。

    最终,谈妙文是在背离李腾的地盘的一角落里,找到顾念兮那只波板鞋的。

    这丫头,该不会是在告诉自己,她往那个方向去了吧?

    想到这,谈妙文握紧了她的那只鞋,眉心蹙起……

    ——分割线——

    “你不是说好要带我去找我老公的吗?”

    和熊逸他们到了一个地方之后,刚刚紧随着他们的那几个人都纷纷离开了。

    虽然那些人的脸上并没有标着江湖大盗几个字,但每次看到他们腰身上的枪,顾念兮都是忍不住咽了下口水。

    好吧,身为军嫂的她,其实也很少看到这玩意的。

    他们家谈参谋长也有这东西,不过都被他藏着。

    顾念兮还从来没有看到这样能背着枪随便开枪的人。

    这个时候,她开始真正的意识到,这个地方的恐怖之处。

    熊逸带她回来之后,就让两个女人进来说是要给她洗澡什么的。见不到她家谈参谋长是否安好,顾念兮哪有心思洗澡什么的?

    径自绕过那两个女人之后,她始终紧跟在熊逸的身后:“快点告诉我,什么时候才带我去找逸泽。”

    “找他做什么?这边的男人也很多很高大强壮的,要不你在这里随便挑一个?我帮你做主!”

    其实熊逸只是觉得顾念兮就像是个善良的小白兔,忍不住想要逗逗她。

    再说了,他也就好奇这个女人到底凭什么来到这个地方。

    可熊逸没想到这一逗弄,顾念兮火了。

    看上去柔弱无力的女人,竟然照着他的手就咬了下去,而且还是很不留情的那种。

    熊逸没反映过来的时候,他的手就已经被啃出了血了。

    他想要推开顾念兮,可他真不知道这个女人的牙齿是不是铁石做成的。最后还是刚刚他安排进来准备给她洗澡的那两个佣人帮着他将顾念兮给拉开的。

    而此时,熊逸的手已经被咬出了一个很深的口子,鲜血从口子里渗出。

    “你这女人,属狗的啊!”一咬就这么狠,本以为是个善良无辜的小白兔,没想到竟然和她家那匹狼是没区别的!

    “……”面对熊逸的嚷嚷,女人连看都没有看一眼,转身就准备朝着来时的那条路原路返回。

    虽然说她刚刚是顺从的窝在熊逸的怀中,跟着他一起离开的。

    但背地里,她已经记清楚了来时的路线。

    准备有什么不对劲,就原路返回。

    看顾念兮急匆匆的就要绕过他离开,熊逸火了。

    “你这女人咬了我,还不准我说上两句的?”

    好吧,熊逸小爷这一辈子真的还没有见过能对他这么狠的女人。

    咬了也就算了,现在竟然连甩都不甩他一眼的!

    真的太他妈的伤自尊了!

    “喂,你到底在闹什么?我不就和你开个玩笑吗?都说了,明天早上我就带你过去找你家那位,你难道真的打算现在出去送死?”

    没有松开顾念兮的手,他知道这一旦松手,这个狠心的女人绝对会冲出去的。

    “……”

    听着他的话,顾念兮仍旧没有开口。

    美目在头顶上漂亮的水晶灯的折射下,带着层层深究,似乎在探寻熊逸刚刚那番话的可信程度!

    “喂喂喂,别这么看我,我会怀疑你想要将我给上了的!虽然你姿色不错,但我对已婚妇女真的没那方面的意思!”

    男人在欠扁的自恋中,而顾念兮只是觉得这个人的嘴巴怎么就这么欠抽,简直比苏悠悠还欠抽。

    “不逗你了,早知道你这么不禁逗,老子才不会自讨苦吃!”

    揉着自己那还渗出血的伤口,熊逸转身朝着外面走去:“今天好好休息一下,明天还有一场硬仗要打。”

    “对了,不要怀疑我的话,老老实实的给我呆在这里。要是出去,那你这辈子都别想着见到你家那位。”

    熊逸喋喋不休的说了许多,到这他才听到了女人的回应:“光靠你这张嘴,你觉得我可以信你么?”

    “可以,怎么不可以!当然,我也不是那么伟大,如果不是你家那位当年救了我一命的话,我在这个时候也不想趟这浑水!”

    这边的情况,现在真的有些复杂。

    想要明哲保身的人,在这个时候是绝对不会随便参合进来的。

    刚开始,熊逸也是这么打算的。

    但听闻这次失踪的是谈逸泽之后,他亲自过来了。

    他虽然不是这边什么大毒枭,但好歹也是这条道上的。

    这边的人,谁不会卖他熊逸小爷几分薄面。

    当然,熊逸也清楚,人情归人情,但要是涉及到本质利益,人情又值几钱几两?

    所以这次对他来说,危险系数也不小!

    不过,熊逸也没想到在这个节骨眼上竟然还撞见谈逸泽家的这位。

    要不是当初在谈老爷子的生日宴上见过,他没准还将这女人当成奸细给处置了。

    说完了这一番话之后,熊逸看到这个女人对他明显还抱着怀疑,只能无奈的摇了摇头,自叹自己的魅力在什么时候竟然下降到这个程度了。

    “我让人待会过来给你处理一下伤口,你收拾好就休息一下。明天,最晚是明天晚上,我保证让你见到你家那位!”他现在已经确定了谈逸泽失踪的位置。

    如果不出差错的话,现在谈逸泽也应该还在那个地方才对。

    至少,他手上收集到的情报就是这样的。

    转身见顾念兮还想要和他说什么话,这小爷又开始不正经的怪腔怪调了:

    “不要想着让我留下来陪你,我床上还有大把的未婚女青年在等着我的垂青,我怎么会为了你这野蛮又无趣的已婚妇女留下来?”

    丢下这一句话,他走了。

    走的时候,还不忘对着顾念兮身边的那个女佣人抛了下眉眼,惹得两美女浅笑盈盈。

    至于中间的顾念兮,他是不敢随便招惹了。

    他可不想让自己的手又被啃出一块皮来!

    ——分割线——

    “文儿?”

    A城夜深人静的时候,凌耀刚从一个应酬上回来。

    其实,应酬的地方在城南,而他的女人住在城东。

    要是换成是以前,喝了酒又工作了一天,身体已经处于非常疲惫状态的他,就索性在城南他名下的房子休息下来了。

    可现在,凌耀也不知道自己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只要一旦空闲下来,他就非常想要见到那个女人。

    明明已经过了午夜,他还是来了。

    就想要好好的陪在她的身边,哪怕只是说说话都好。

    可按了好几下门铃,都没有等到女人的回应。

    这是怎么回事?

    “文儿是不是在洗手间了?”

    凌耀一边嘀咕着,一边掏出自己的备用钥匙。

    以前,也有好几次是这样。

    他胡乱的按着门铃,没有等到女人开门。

    等他自己用钥匙开了门才发现,那女人不是在洗手间,就是在浴室。

    不过今儿个推门而入的时候,凌耀有些吃惊。

    因为这个整个房子,都是漆黑的。

    要是文儿在,应该不会这样的!

    那女人,总喜欢在门口为他留着一盏小灯!

    这让凌耀每次入门的时候,都感觉到不一样的归属感。

    如今,房子的漆黑让凌耀空前的慌乱。

    急忙的在玄关处将整个房子的灯都给打开之后,凌耀来不及脱掉鞋子,就开始在这个房子里匆匆的找寻那个女人的下落。

    “文儿,你在不在?”

    现在洗手间,浴室,然后就是卧室……

    可这整个房子里,他都找不到那个女人的踪迹。

    急乱的情况下,他又给那个女人拨打了电话,可得到的消息却是,已关机!

    “文儿,不要吓我!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找不到那个女人的情况下,凌耀的手颤抖的都有些拿不住手机了。

    “文儿……”

    这一夜,A城的大街小巷出现了一群来路不明的人,一个劲的找寻着一个叫做文儿的女人!

    可不管是地毯式的搜索还是别的什么,都得不到任何有关线索……

    ——分割线——

    顾念兮是在这个陌生的房子里度过一个晚上的。

    经过一整天的蹦波,现在的她身体处于极度疲惫状态。

    本来还信誓旦旦的和自己说不能入睡的她,竟然一觉到了天亮。

    醒来的时候,昨天自称为熊逸小爷的男人已经呆在这个房间里,敲着二郎腿坐在边上的沙发椅上饶有兴致的盯着她顾念兮看。

    吓得,顾念兮一下子就从床上跳了起来。

    “喂,大清早的见到你小爷我,不是应该给爷笑一个吗?怎么见着了小爷,跟见着了鬼差不错!”

    褪下了昨日那一身诡异的黑衣,此刻坐在沙发上的男子一身竖条纹深灰色西服,里面搭配着和他本人一样闷骚的粉红色衬衣。

    这样的男人,穿着打扮还真的和凌二爷有的一拼,都一样的风骚!

    对于这个男人的话,顾念兮回应的是一记白眼,像是在告诉他你自己知道你跟鬼差不多就好。

    而这样的眼神让某男人直接受不了,大吵大闹的来到顾念兮的身边。

    顾念兮刚开始还没有意识到自己刚刚睡醒有什么不对的,等她冷静下来才发现,这男人的眼神一个劲的往她的胸口上漂去。

    这下,她后知后觉的反映过来,立马用薄毯将自己胸前那太过荡漾的风景也遮住了。

    好吧,都怪她家谈参谋长。

    每次睡觉都不准她穿着睡衣,现在好了,就算他不在她身边,一旦到了床上她还是非常自觉的将里面的那件给褪下来。

    而那些佣人给她准备的是真丝睡衣。

    她刚刚起来的时候不小心弄到自己的吊带,让那两个球体不小心露出了一些。

    怪不得,这男人刚刚老往她这边瞄。

    握着胸口坐在的顾念兮,白眼一个个的往熊逸身上甩,弄到最后男人都有些不好意思了。

    为了缓解两人间的尴尬,男人大言不惭的说:“别用那种眼神瞅着你熊逸小爷,别以为天底下的男人都跟你家男人一样喜欢奶牛,你熊逸小爷我就喜欢旺仔小馒头!”

    某男人说完,还特自豪的瞅了一眼自己胸前的那一块,像是在告诉顾念兮:我平胸,我骄傲,我为国家省布料!

    “你赶紧起来收拾一下,把你讨人厌的地方给遮起来。”丢下这一句,熊逸小爷来也匆匆去也匆匆。

    而顾念兮对着那个男人远去的背影,死死的握紧了拳头!

    等她找到谈参谋长,看她怎么收拾这个得瑟的王八蛋!

    旺仔小馒头!

    我诅咒你的女人都是小馒头!

    ——分割线——

    “把公司里的几个股东都给我请来,我今天打算召开明朗集团的董事会!”这天,舒落心刚刚回到国内,来不及回家休息一下,就跟着谈逸南直奔明朗集团办公大厦。

    刚开始,谈逸南还以为自己的母亲是担心自己长途跋涉,一回到国内就要开会,才跟着自己过来。

    可一到这,听母亲的口气,谈逸南才知道这舒落心到底想要做什么。

    “妈,您这是什么意思!”

    谈逸南的语气有些不好,他也承认。

    但他真的没法接受,自己的母亲竟然在明朗集团最为危难的时刻,打算趁虚而入。

    “小南,妈是什么意思你以前不就清楚了吗?现在,正是我们最好的机会了,错过这一次,都不知道要等到猴年马月了!”

    舒落心这边说着,那边已经比谈逸南还要熟练的拿起了摆放在他办公桌上的那些文件。

    “小南,这几份都是股份让渡书,这可是妈花了好多功夫才从其他股东那边买来的,你现在赶紧把这些东西都给签了,这些以后都是你的!”

    虽然光是这些,还比不上顾念兮和谈逸泽现在所拥有的,但加上这些砝码,在加上谈逸南是谈建天的孩子,再者还有谈逸泽现在出事的话,他谈逸南在明朗集团说话应该能比较有分量才对。

    “还有,今天下午我已经给公司里的那几个老人打了招呼,我让他们提议把顾念兮给撤下去,反正顾念兮现在又不在国内,什么代理董事长不就是个摆设吗?主要的事情,还不都是你在做?”

    “还有,她也不知道能不能活着回来!你想,你哥带枪的都有去无回的,她那样的还能活着回来,我就不信了。反正迟早这公司都是你的,倒不如咱们也将计划提前。”

    舒落心说的句句在理,可在谈逸南听来,却又是那么的让人难受。

    “妈我不准你说念兮和大哥有去无回!”

    虽然长久以来,他都将谈逸泽当成自己的竞争对手,什么事情都在背地里和谈逸泽较劲。

    但毕竟,谈逸泽是他同父异母的哥哥,有血缘关系。

    再怎么,他也不希望他真的牺牲了。

    而顾念兮……

    她是他谈逸南最美好的梦。

    就算现在他再也不敢奢求能和顾念兮在一起,可他也不希望她真的如同母亲所说的有去无回。

    经历了这么多之后,谈逸南现在也不看重将来明朗集团到底是由谁来掌管。

    是他也好,是顾念兮也罢,谁更有能力,谁能让明朗集团发展的更好,谁来掌管不就好了?

    他越来,越是看不惯母亲总在背地里做手脚的把戏。

    “你这孩子是怎么回事?难道你不会还希望那两个人回来?”

    舒落心的脸色也变得有些难看。

    这听到谈逸泽可能遇难,而顾念兮也跟着去了那危险的地方,她舒落心高兴的一整夜都没有睡着。

    但没想到,最先给自己泼冷水的,倒是自己的儿子!

    “他们要是回来,这公司将来肯定是他们两人的。到时候,你真的想要跟妈妈去喝西北风不成?”看谈建天临终的意思,舒落心已经猜到了什么。

    这也是,现在她费尽心思的想要从顾念兮的手上夺下那生杀大权的原因。

    “妈,就算公司是他们的又怎么样?我真的不希望这公司是用肮脏的手段得到手的。再说了,要是真的念兮得到公司的话,我也不信她会放任我们不管!”

    “妈,我们收手吧。现在一切还来得及!”

    只要股东大会没有召开,和谈家就还没有撕破脸皮。

    所有的一切,还来得及。

    可要是一旦股东大会召开了,明目张胆的趁着顾念兮不在将公司给拿到手的话,老爷子一定会知道的。

    到时候,他们两人肯定会跟整个谈家反目成仇的!

    “收手?小南,我这一辈子都在为你活着,好不容易有了这样的机会,你竟然让我在这个时候收手?小南,我做不到!”

    将几分股份让渡书摆在谈逸南的面前,女人转身朝着大门走去。

    在她即将踏出那扇办公室大门的一刻,她停下了脚步。

    “小南,股东大会会正常召开的。宋亚集团的那个合作案,里面也有纰漏,就算顾念兮回来,她也绝对不可能再是明朗集团的执行董事长了。你做好准备,开始接手明朗集团……”

    说完了这一句话,舒落心连回头都没有便径直朝着大门方向走了。

    而谈逸南只能瞪着自己面前的股份让渡书,出了神……

    ——分割线——

    “喂,顾念兮。你要挽着我,难道你没有挽过男人的手吗?”

    陌生的国度,陌生的房子,陌生的男人对着顾念兮说话。

    熊逸小爷一直自认为,自己的脾气比起城里头其他傲娇的小爷已经算是不错了,最起码还能容忍的了咬得他出血的女人在自己的面前猖獗。

    可顾念兮这个女人,好像天生就是来挑战他熊逸小爷的极限。

    本来想要带着她去参加一个宴会的,好声好气的劝着她换上了礼服,也画上了妆。

    一双无辜的大眼珠子在蓝色眼线的描绘下,有着异国风情的美艳。粉唇是直接刷上唇彩就搞定的,化妆师和熊逸小爷说过,这女人的纯色本身就非常淡,很适合化这样的妆。

    可听着化妆师的话的熊逸的脑子里却勾起某个女人在勾引她的时候说过的话。

    “你知道,纯色淡的女人是最适合接吻的。”

    “吻过之后,你会看到不一样的唇色……”

    印象中,那个女人在和他说了这么两句话之后,就主动的将她的唇送上了。

    虽然时隔三年,但熊逸仍旧清楚的记得那一日那个美艳的女人给他带来的震撼……

    回过神来的时候,打扮一新让自己和昨天那个灰头土脸出现的女人简直判若两人的顾念兮已经先行迈开脚步准备离开,熊逸这才发现,自己又该死的陷入了那个女人的*阵了。

    都过了三年了,他竟然还能无时不刻的想起那个女人。

    若不是入戏太深,怕是爱上了!

    但熊逸自认为,后者不可能。所以他和那个女人的可能,仅限于前者……

    “喂,顾念兮你到底有没有听到我在说话!”

    追上顾念兮的时候,熊逸径自抓起她的手放在自己的臂弯上。

    可这女人的手却只是拽着他的一个袖子,不知道的还以为这是爸爸带女儿去逛街!

    “把手放好一点,我就那么让你嫌弃吗?”

    好歹他也是城里头人见人爱花见花开的熊逸小爷。

    怎么在顾念兮的面前,他就那么没有存在感?

    “顾念兮,你踩到我的皮鞋了!”

    “顾念兮,你能不能别跟盯着仇人一样,盯着我看!”

    好吧,在前去参加晚宴的路上,顾念兮的小情况不断,熊逸小爷的抱怨声也是一串接着一串!

    看着身边这个穿着一身亮片吊带长裙,而头发用一次性烫发棒弄成妖娆卷发的顾念兮,不知道的还以为她是天使,浑身上下都有着让人头晕目眩的光芒。

    可熊逸小爷清楚,这货压根就是个恶魔。

    别看她表面上长的清纯的跟白莲花似的,可背地里就是长着犄角的恶魔,跟她家的那位简直就是一个德行,记仇!

    她现在受制于他熊逸,为了要找到谈逸泽,所以她一句反驳的话都没有说。

    可背地里这货是不是的假装不小心踩了他熊逸小爷的脚。

    要知道,她踩他的可不是前跟,而是有着尖锐的高跟鞋后跟。

    一脚踩下去还不够,还要假装站不稳的往后转了转,熊逸都感觉自己的脚指头快要报废了。

    呜呜……

    昨天带这个女人回去,真的就是他在自找苦吃!

    “哟,逸少!”

    进入晚宴的场所,顾念兮第一次发现,原来在这样看似荒凉的地方,也有着别人不为人知得到华丽地带。

    这个聚会的场地,比明朗集团用来举办晚宴的地方还要大了好几倍。

    会所的每一次,做工都是极其考究的。

    在头顶那超豪华的水晶吊灯的折射下,有着让人晕眩的光芒。

    “腾老大!”

    见到面前这个人,熊逸一改之前在顾念兮面前吊儿郎当的模样,很是恭敬的上前问候。

    看熊逸这幅德行,顾念兮也不难猜出面前这男人的身份。

    想必,他应该就是这边的大毒枭李腾。

    这人看上去四十来岁,皮肤保养的不错,即便到了这个年纪,也十分的高大英俊。

    而他浅笑的时候露出来的虎牙,让人真的很难将那个阴戾毒枭李腾和他联系起来。

    “这位是……”

    在和熊逸一番嘘唏之后,那人注意到熊逸身边的顾念兮。

    带着探究的眼神,让这个男人的突然变得阴戾起来。

    这时候,顾念兮才确信,这男人果真是传闻中的李腾。

    “这是小兮,我的女伴……”

    其实顾念兮也没设想过这熊逸怎么介绍自己的。

    但当他那只咸猪爪竟然落在她的屁屁上拧了一下,顾念兮差一点就暴跳起来。

    若不是随后熊逸覆在她的耳际看似*的说了这么一句:“不想被发现咱们来这的真实目的,你就尽管挣扎!”

    想到她家的谈参谋长,顾念兮握拳,最终还是将屁屁上这一掌给记下来。等她找到谈参谋长,看她怎么收拾这混蛋!

    能让顾念兮的脸蛋不自觉泛起红晕的,除了谈参谋长的调戏,再者就是愤怒。

    而眼下,顾念兮脸上浮现的那抹红,便属于后者。

    可在场的人却只看到了他们之间暧昧的举动,自认为是前者。

    当下,李腾似乎也信了,对熊逸笑说:“年轻的时候玩玩也不是不可以,但要记得做到水过无痕。”

    做他们这一行,最不能做的,便是动真情!

    否则,那将是灭顶之灾。

    “还谢谢前辈的教诲!”熊逸继续和李腾嬉笑打趣,而背地里则要忍受着顾念兮的脚后跟伺候!

    “最毒妇人心!”

    这不知道是熊逸在心里诅咒顾念兮的第几千遍了。

    等到李腾带着他的手下离开的时候,熊逸这才将落在顾念兮腰身上的手松开。

    “该死的女人,你再不松开我的脚,真的要报废了!”

    “你摸了我多少下,我就要让你痛多少回!”红唇撅起,顾念兮又狠狠的朝着男人的脚上踩去。

    看着那张自恋的脸盘在一瞬间变得扭曲,顾念兮这才算解恨。

    等到踩得差不多的时候,女人这才松开了熊逸的脚。

    而此时,熊逸已经疼的满个额头都是汗水。

    “我真的不明白,谈逸泽到底看上你哪一点?”这么狠毒的女人,谈逸泽也受得了?

    熊逸在心里头叫器了一遍又一遍。

    “那是我和我老公之间的事情,”她就是不喜欢别人对他们夫妻间的事情指手画脚的。

    “也就胸肌比别人大了一些!”假装没听到顾念兮的抱怨,某男人又特鄙视的在顾念兮的胸口一扫而过,结果引来了另一只脚接受了脚后跟的洗礼……

    闹归闹,熊逸最终还是带着顾念兮站在了这次晚宴上。

    虽然他在心里将这个女人的祖宗十八代已经问候了一遍又一遍,但两人表面上还做到非常和睦。

    而到这个时间点,也就是晚宴的重头戏。

    当现在的光线黯淡下来的时候,顾念兮有些错愕,慌乱的两手抓住了身边的熊逸。

    惹得,男人贼笑连连。

    “怎么,这个时候知道怕了?”

    只要逮着了机会,熊逸几乎不会放过任何一次打趣顾念兮的机会,谁让这个女人实在太让人咬牙切齿了。

    没有继续和这个男人斗嘴的意思,顾念兮问:“这到底是搞什么?”

    “你不会来了这么久都不知道,今晚这是人家腾老大的女儿订婚宴吧!”

    如果灯亮着的话,你会看到熊逸正甩这个女人白眼。

    “订婚宴?”顾念兮实在跟不上这跳跃性的思维:“你不是说今天是来找我老公的吗?怎么变成是别人的订婚宴!你是不是又欺骗了我什么?”女人越说越激动,而熊逸甚至已经感觉到这个女人打算用脚后跟往他的皮鞋上招呼。

    “你先别踩我啊,你等下看着……”不就知道了吗?

    可这话还没有说完,顾念兮的脚后跟已经和他打招呼了。

    熊逸小爷的倒抽气声连连……

    但这,并不是因为她故意要欺负人家熊逸,而是因为她看到了不远处的一幕……

    黑暗中亮起了聚光灯。

    当那聚光灯在全场扫视之后,落在最里端的位置上。

    很快,一对人儿出现在所有人的面前。

    男人的身上,是一身笔挺的燕尾服。

    贴身的剪裁,完美的身型,这简直就是天作之合,完美的将这个男人身上与身俱来的王者风范展现。

    比起之前,这个男人的头发长了一些。

    不过即便是这样的发型,搭配这个男人360度无死角的脸,仍旧一如既往的英俊潇洒。

    顾念兮设想过无数次的再度相遇,但真的没想到,再次遇到这个男人,会是在这样的情形下。

    就算不用聚光灯,这个男人仍旧是人群中最抢眼的风景。

    只是此刻的风景的臂弯里,还有另一个女人的手……

    那一刻,顾念兮突然感觉有什么滚烫的东西在自己的眼里汇聚,泛滥成灾。

    谈逸泽!

    这是谈逸泽!

    就算一个月都没有见到这个男人,顾念兮仍旧不会认错。

    因为这个男人,无时不刻的存在她的脑海里。

    她曾经说过,不管多久她都会等这个男人归来。

    长达大半个月生死未卜的等待,顾念兮感觉自己就像是离开了水的鱼,快要不能呼吸。

    所以,她才毅然决定,自己亲眼过来看看到底他还活着没有。

    可谁能告诉她,面前的这一幕到底算什么?

    ------题外话------

    推荐夭水无邪新文:

    一世荣宠:皇后凶猛

    简介:当一个彪悍女尊帝穿越大周朝,以“弄死当朝天子为重任”从而周旋各美汉子中。由此,便注定此文是天雷地火,各种抽风,各种不淡定,各种激情的组合体。
(快捷键←)[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快捷键→)
大家同时在看:龙血战神 黑道特种兵 傲世九重天 武动乾坤 遮天 绝品邪少 生肖守护神 完美世界 我的贴身校花 绝世唐门 大主宰 莽荒纪 我欲封天 校花的贴身高手 星战风暴 武极天下 校园绝品狂徒 亿万老婆买一送一
本书转载于网络,版权属原作者,喜欢小说军婚染上惹火甜妻全文阅读,记得收藏本书。 卓越全本小说网 www.zy200.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