卓越全本小说网 全本玄幻 全本武侠 全本都市 全本历史 全本侦探 全本网游 全本科幻 全本恐怖 全本散文 其它小说 全部小说
小说排行榜 > 全本都市言情 > 军婚染上惹火甜妻全文阅读
军婚染上惹火甜妻TXT全集下载 加入书签

军婚染上惹火甜妻无弹窗 正文 第387章 顾念兮,你好毒!

    聚光灯下,高大的男人身旁站着一个女人。

    不,准确的说,应该是小女孩。

    那女孩是一头俏丽的短发,黑色的大眼珠子和有些婴儿肥的脸蛋。让这个女人看起来,既青春又朝气。

    比起昨日出现在这个地区灰头土脸的她,确实不知道要美上多少倍。

    聚光灯亮起的时候,那个娇俏的小女人正对着她顾念兮日思夜念的男人甜笑,而男人回应的也是一记笑。

    或许因为距离有点远的缘故,顾念兮此时并看不到这个男人笑容里的僵硬,她只能感应到的是,她脑子里的那些东西好像在一瞬间都消失无踪了。

    她浑身上下的力气,好像在一瞬间抽空了。

    若不是身旁有个熊逸,顾念兮觉得自己应该会跌成一个丢人的狗吃屎形状。

    “喂,不是吧?你该不会是吃醋了吧?”

    熊逸还在忍着这难熬的疼痛的时候,就感觉到身边的女人竟然如此主动的朝着他依靠了过来。

    貌似,自从昨日见到这个女人之后,他还没有怎么见到过这个女人会主动的靠过来,当然找他熊逸小爷的麻烦除外。

    而现在,这女人竟然主动的送上门。

    虽然说,她胸前的饱满让他颇为满意,但熊逸小爷自认为自己还算个正经人士,怎么可以趁人之危?当然,过过眼瘾之类的除外。

    “你告诉我,今天是不是他和这女的订婚?”

    顾念兮依靠在熊逸的怀中,眼眸里的光亮已经明显的黯淡了下来。

    现在的她,就像是盛开过后的鲜花,正在一点一点的枯萎。

    怕这个女人会摔倒,熊逸只能本能的拽住了她的一个手,这才发现这女人的手心早已一片冰冷。

    “你先把脚从我的皮鞋上挪开,我再回答你的这个问题,好不?”

    她现在将整个身子都给压过来,熊逸小爷真的觉得自己的几个脚指头都要到阎罗王那边报告了。

    幸好,被谈逸泽打击到的顾念兮还算有点人情味,将脚后跟从他的皮鞋上给挪开了。

    虽然只是一个小小的举动,却让熊逸小爷感激万分。

    好吧,脚掌脱离这个女魔头的魔爪,他很开心。

    只是熊逸真的不明白,他这城里头风骚明艳的小爷,什么时候也变得如此卑微?

    “告诉我,今天真是他和她的订婚宴吗?”说这话的时候,顾念兮再度抬眸看了不远处聚光灯下的男子。

    在她面前,谈逸泽从来就没有穿过这样华丽的燕尾服。

    自然而然的,顾念兮也不曾知道,这个男人身穿燕尾服的时候,竟然如此的夺目。

    看着他带着另一个女人,从红地毯的另一端慢步走来,顾念兮突然觉得莫名的委屈。

    也对。

    他们结婚的时候,连一个结婚仪式都没有,更别说是订婚了。

    她和谈逸泽,除了结婚证上的那张照片,连一张婚纱照都没有。

    可她所不曾拥有过的美好,今天竟然亲眼看着他和别的女人拥有,顾念兮真的感觉自己就像是被一块巨石压着,跟着一起跌进无底的深海似的。

    一点一点的往下沉,一点一点的溺毙……

    找不到救赎,找不到可以呼吸的氧气。

    而唯一能解救自己的人,此刻正站在不远处。

    只可惜,现在的他貌似只注意到他身边年轻漂亮的未婚妻,他们相视而笑。

    而顾念兮觉得,自己就像是傻瓜一样,站在阴暗的角落里充当看客。

    谈逸泽……

    谈逸泽,我在等你回家!

    不知道是顾念兮内心的呼喊还是别的什么原因,让谈逸泽在走过这个角落的时候,下意识的回过头。

    但顾念兮估计,因为聚光灯的关系,这个男人适应不了阴暗的角落,自然也看不到此刻站在熊逸身旁的他。

    况且,在他看向这个角落的时候,顾念兮故意的将头往熊逸的那边靠,只留给他一个侧面。

    这样,男人应该看不到才对。

    再说,若是看到她的话,这个男人应该有最起码的表情变化吧?

    她顾念兮再怎么不济,也是他谈逸泽的妻子。

    妻子出现在他的订婚典礼上,他多少也该露出一点惊讶的表情不是?

    谈逸泽一定没有看到。

    一定是这样的!

    不然,他怎么会那么毫不留情的再度挽着另一个女人,从她的面前匆匆走过……

    看着男人离去的背影,顾念兮只是感觉有什么东西滴落在自己的手背上。

    那帜热的温度,好像要灼伤她呃肌肤。

    这是什么玩意?

    雨吗?

    奇怪,雨怎么是热的?

    还有,雨怎么会滴落在屋子里!

    她不会承认,那是自己的眼泪。

    “喂,你哭了?”

    熊逸也没有想到,这个女人的反映竟然会如此的大。

    看着她一路上和自己斗斗嘴,偶尔还像是被激怒的猫儿一样要和自己打架的架势,他还以为她是无所不能的铁金刚。

    但当她眸子里的热泪溅在他的手背上的时候,熊逸也慌了。

    以为女金刚一样的女人,竟然也会和普通的女人一样,安静的落泪。

    而且,她的眼泪似乎比那些爱做作的女人还要更加能乱了他的步伐。

    “不要哭啊!你当着人家的订婚典礼哭,那我算什么?”好歹,他们现在还在别人的地盘上。如果顾念兮这么哭着的话,那别人肯定会察觉到什么的。

    好在现在还为了突出那天造地设的一对将所有的等都给灭了。

    要不然,他们刚刚的这一幕,绝对会引来所有人的围观。

    “好了好了,你要是真的伤心的话,我待会儿把他撸来,让你收拾个够成不……”

    有种女人,她欺负你的时候让你恨得牙痒痒的。

    可一旦她哭起来,同样也是惊天地泣鬼神的。

    而很不巧,顾念兮便是这样的女人。

    让自称为熊逸小爷的男人,都手足无措。

    “好了,没事的!有什么大不了的,那不就是一男人吗?大不了,你要是真伤心了就休了他,随便找一个不就成了!”这还是熊逸小爷第一次主动的揽着一个女人的肩膀,让她依偎在自己的肩膀上哭泣。

    当然,顾念兮只是此刻被面前的那一幕震撼到。

    所以一直到现在还没有回过神来,也自然没有察觉到这熊逸此刻搂着她的姿势有多暧昧。

    只是即便是这样的安慰,仍旧不能抚平这个女人内心的伤痕。

    她的泪,还像是滚烫的珠子,一颗颗的掉落。

    一咬牙,熊逸小爷干脆慷慨的说:“要是你怕休了他没有人要你的话,你熊逸小爷也会勉为其难的接纳你的。虽然你是个已婚妇女,又生过孩子,实在有些不符合我一向的要求。但若是你真的找不到的话,我也不会嫌弃你的……”

    熊逸小爷一阵罗里吧嗦的,甚至他还看到顾念兮因为他的这一番话抬起头来着他。

    有那么一瞬间,他被她那梨花带泪的脸庞震煞到,还以为这顾念兮是因为他的话而感动了。

    可当他的脚丫子再度传来一阵被高跟鞋踩中的酸麻感之时,熊逸小爷这才发现,这个顾念兮除了在谈逸泽那边之外,其他时间都是石头做的!

    没看到他这么好心好意的想要安慰她么?

    竟然还对他下此狠手!

    顾念兮,你好毒!

    “顾念兮,我现在真的有种想要一巴掌把你拍到墙上,让你抠都抠不下来的冲动!”那张有些扭曲的俊脸,足以让人看得出这个男人此刻有多疼。

    而顾念兮却答非所问:“难道你不知道男女有别吗?”

    一句话,又将两人的关系瞬间扯远,而顾念兮也迅速的退出了这个男人的怀抱。

    她顾念兮不算是个矫情的人,但同样也不喜欢到处留情。

    不是自己的所爱,她连一点暧昧都不愿意。

    而这样的她,也同样希望得到自己的爱人能和自己一样。

    可看着台上那个被光束所笼罩的男子,看所有的目光都落在他和他身边的那个女人的身上,她的心很痛。

    “哟,我不是看你伤心安慰你么?你以为我真的愿意和你这个已婚妇女在一起?想得美!”

    熊逸小爷也有着傲娇的资本。

    这样的他,又怎么会让女人将他的骄傲踩在脚底下?

    一番斗嘴之下,两个人的脸色都不算好。各自的将自己的脸撇开,不去看对方。

    等整个会场的灯再度亮起的时候,两人又不得不重聚在一起。

    没办法,现在的他们就是绑在同一条船上。谁的失误,都可能导致这条船沉下去。

    转身的时候,熊逸小爷又是风骚荡漾的弧度。让他惊讶的是,短短时间内,顾念兮眼里的泪水也像是被瞬间蒸发,她的嘴角也高高勾起。

    此刻的她,一身亮片晚礼服,将她凹凸有致的身段尽情展现。

    熊逸知道,这个女人是漂亮的。不然,也不会让从来不亲近女人的谈逸泽芳心大乱。

    但他真的没想到,这一个已婚女人,能美到如此的地步。

    即便是淡妆,仍旧掩饰不住这个女人与生俱来的风情。

    就算不用聚光灯照射,这个女人照样还是全场的焦点。

    简直,比此刻站在谈逸泽身边的女人,还要受人关注。

    在这样的情形下,熊逸也捕捉到了刚刚带着别的女人从他们身边走过的男子此刻正将视线落在他们这个角落。

    当看到他的女人竟然穿的如此清凉,将本该属于他一个人独占的美展露在别人的面前之时,男人的眸色瞬间转变为锋利的刀子,一下一下的割在熊逸的身上,就像是准备将他凌迟。

    看到这男人危险的眸色,熊逸突然感觉青筋直跳。

    他奶奶的!

    这是你谈逸泽自己搞的鬼好不好?

    要不是你和别的女人搞什么订婚宴让你家女人撞见的话,会变成现在这个样子吗?

    怎么现在却怪罪到我身上来了?

    可让熊逸感觉危险更加临近自己的是,在这个男人如此犀利眸色的注视下,这该死的顾念兮竟然主动勾起自己的手,红唇轻勾!

    而在这女人如此惹火的举动之下,熊逸小爷注意到,本该此刻和订婚女主角切蛋糕的男子,此刻石化中。

    而他握着刀子的手,也瞬间一紧!

    这,不是想要将他熊逸小爷送上断头台的节奏么?

    “顾念兮,你玩什么呢!”

    这女人不是说过男女有别么?

    现在怎么竟然主动挽起自己的手来?

    没看到她家的那头喷火龙,现在就想要将整个会场都给烧了的样子吗?

    女人听到熊逸的话之后,又随意的扫视了不远处那个男人被其他女人勾着手臂的角落一眼,之后红唇再度勾起,来到熊逸的身边笑道:“他能让其他女人搂着手臂,我为什么不能搂着别的男人的手臂?礼尚往来,不可以吗?”

    顾念兮的语气,带着负气的感觉。

    这让熊逸小爷瞬间明白了,人家两口子现在是在闹矛盾呢!

    不过,他们两口子闹矛盾,为什么要将他熊逸小爷给扯下来?

    难道顾念兮不知道,他们家那口子生气起来,可是六亲不认。

    到时候,冯管他是熊逸还是熊二,都照扁不误!

    “我说,你们在礼尚往来,可不可以不要拿我当挡箭牌?”熊逸小爷自认为非常的委屈。

    “不当挡箭牌也行,反正我找时间就告诉我老公,你把我的腰都给掐的发紫了。”

    顾念兮这是在变相的威胁。

    熊逸虽然没有见过谈参谋长吃醋的德行,可按照现在光是看着他的美娇妻搂着他熊逸手臂都眼眸里喷火的情形看,要是知道他将顾念兮的腰给掐了,他还不直接将他下半生的幸福直接给灭了?

    知道这事情兹事体大,熊逸只能求饶:

    “小姑奶奶,别这么折腾我行不行!”

    “不行,反正他今晚和那个女人做到什么程度,我就要跟你做到什么程度!”

    有时候,女人吃起醋来,什么都可以抛到脑后。

    而顾念兮现在,就处于这样的状态。

    “……要是你家那暴龙要杀了我怎么办?”

    熊逸此刻不过是想要寻求安慰。

    希望从顾念兮的嘴里听到他要是敢打你,我就保护你那一类的话。

    可谁知道,他安慰的话没有从顾念兮的嘴里听到,却听到了女人幸灾乐祸的话:“那就让你被他弄死呗!”

    “你这女人,你……”

    熊逸一听,这是暴死街头的节奏,便压低了声调准备要和女人大吵一架。

    谁知道就在这个时候,他的西装领子上好像有什么东西插了进去。

    感觉到这一点的时候,熊逸定睛一看,才发现这原来是切蛋糕的刀子!

    抬眸一看,原来谈逸泽此刻已经切完了蛋糕。

    看到他和顾念兮太过亲近了,这个男人在不远处表示自己的不满,所以将用来切蛋糕的刀子直接射到了熊逸的衣领上。

    看着自己的西装领口上有明显的划痕,熊逸咽了咽口水。

    要是这个刀子刚刚再偏过去一点的话,恐怕已经割破了他的颈部动脉了。

    看来,谈逸泽真的发怒了!

    “你看看你给我弄出来的好事?没准这次你熊逸小爷真的要暴死街头了。”看到自己西装领口上得到刀子还有粘上的奶油,熊逸拉着顾念兮过来看。

    而看到这一幕的时候,顾念兮的眼眸微转,原本毛躁不安的心也瞬间平息了好些。但看到他此刻和那个女人肩并肩的站在一起接受别人的祝福,她还是有些委屈:“你们男人都是这个德行,吃着碗里的看着锅里的!活该!”

    虽然嘴上是这么说,不过她还是找来了纸巾,帮着熊逸整理着他领口上的奶油。

    而看着这一幕的某男子,鬓角上的青筋非常明显的暴露了。

    其实刚刚在黑暗中的时候,他就注意到这个女人的存在了。

    就算是黑暗中,他还是能第一时间确定,那便是他日思夜念的女人。

    不只是因为他有着敏锐的洞察力,还因为他能感受到他在这里的气息。

    虽然有些生气,她竟然来到如此危险的地带,但一想到她是前来找寻自己的,谈逸泽心里只是有股暖流溢出。

    他不是故意让她看到这样的场景的,但有些事情现在真的不得不做。

    但做这些的时候,谈逸泽已经开始后悔了。

    因为他清楚,这样的举动会让他的女人伤心。

    其实哪怕拿自己的生命去交换,谈逸泽也不愿让自己的女人受到一丝一毫的委屈。

    当然,他也理解这一刻顾念兮那些举动。

    那丫头估计现在是打翻了醋缸了,所以才会如此疯狂的作出这些。

    虽然明知道这一点,可现在他还是见不得她和别的男人太过亲近。

    即便他知道,她身旁的熊逸不会真的敢对他的女人有别的意思!

    接下来的整个晚宴,他接受着来自不同国家不同地域的毒枭的祝贺。

    但整个过程,谈逸泽发现自己的注意力都在顾念兮那边。

    这坏丫头又对熊逸笑了。

    该死的,难道她不懂得,她不笑都已经风情四溢了,笑起来更加勾魂摄魄,能轻易的掳获一个男人的心。

    他谈逸泽目前潜在的敌人已经够多了。可这丫头现在还在做什么?到处给他谈逸泽找敌人么?

    又来了!又来了!

    这该死的丫头非常对熊逸笑了,现在还在他的面前弯下腰。

    难道她不知道,她的晚礼服已经是低胸装了?

    不低下,就已经能看到半个球体了。

    一弯腰,那还了的?

    虽然知道熊逸也不敢对她作出什么越矩的事情,可眼睛吃冰激凌的事情,谁会放过?

    同样身为男人的谈逸泽,自然知道自家老婆现在所做的简直就是在煽风点火。

    光是站的这么远,他都快要把持不住将她按在身下好好的掠夺一趟了,更何况是站得那么近的熊逸!

    这该死的坏丫头!

    等回去,看他怎么收拾她!

    “喂,你怎么了?”

    身边,李子看到谈逸泽一直都不在状态中,问道。

    “没事!”

    “真的没事吗?我看到你今晚好像一直都在神游太虚。”

    “有那么明显么?”谈逸泽抿了一口红酒。

    “你要是不清楚的话,自己好好照照镜子!整个脸都标明了‘妒夫’两个字了。”

    “真的那么明显!”谈逸泽也很是诧异,顾念兮对他的影响力现在已经到了如今这个地步了。

    明明处于危险的状态之下,该是全神贯注的对待这件事情的,稍一不小心就有可能丧命的。

    可却还是因为一个顾念兮,他变得有些魂不守舍……

    摸了摸自己那张据说魂不守舍的老脸,谈逸泽抬眸再度不自觉的看向自己的女人所在的位置。

    只见顾念兮不知道要上什么地方,和熊逸说了一声之后,便朝着门外走去。

    生怕这个丫头不知道一个人出去会遇上什么危险,谈逸泽丢下一句:“我去个洗手间。”便立马跟了上去。

    ——分割线——

    顾念兮跟熊逸说自己是出来上个洗手间的。

    其实,她什么地方都没有去,而是一个人兜着来到外面,站在二楼的阳台上透透气。

    看到谈逸泽和别的女人站在一起有说有笑的一幕,她感觉到自己快要窒息了。

    她一直以为自己的醋意并没有那么大,可今天发生的这一切却告诉她,她真的一点都见不得她家谈参谋长和别的女人在一起。

    看着他和别人有说有笑的样子,顾念兮总感觉他好像已经将她顾念兮给遗忘了,将他们的聿宝宝也给忘了。

    想到那孩子的小脸,顾念兮的眼眶突然有些发红。

    那孩子不知道这两天身子怎么样了?

    虽然说他的水痘已经明显的好转了,可那张小脸都明显的瘦了一圈。

    现在她又不在那小家伙的身边,真不知道这孩子现在怎么样了。

    想到远方的儿子,顾念兮的眼眶突然有些红了。

    只是,没等她感伤够,身后突然有一双手将她往旁边一带。

    那突然进攻的力道,让顾念兮有些错愕。

    她张嘴,准备疾呼。

    可那人好像对她了如指掌似的,在她准备开口之前,就顺利的将她的小嘴给捂上了。

    很快,女人被带到一个越发黑暗的封闭场所。

    只是顾念兮也又开始的挣扎激烈,变成此刻安分的呆在这个人的怀中。

    不为别的,而是她认出了,此刻将她用粗鲁的方式撸到这阴暗角落里的人的气息……

    这人,是她的谈参谋长……

    感觉到男人落在自己腰身上的力道,顾念兮的泪潸然而落。

    接近半个月无望的等待,在终于再次窝在他怀中的这一刻的她,已经将其他的一切都给抛开了。

    没死就好!

    最起码,她还能和这个男人呆在同一片蓝天下。

    她不知道,自己到底窝在谈逸泽的胸膛上哭了多久,总之等她再度抬起头来的时候,她发现男人的衣襟已经湿了大半。

    “你怎么和熊逸在一起了?”重聚的时光非常宝贵,谈逸泽现在还有事情要做。

    听到外面不时传来的声响,他只能言简意赅的交代:“不准你和他靠的太近,也不准你穿成这样在别的男人面前晃悠。赶紧回去,将衣服给换了知道吗?”

    他的老婆,她的身子,都只能是他谈逸泽一个人的。

    可听着他的这番话的顾念兮,又突然悲伤了。

    她的男人,为什么这么霸道?

    重聚还没有几分钟,就开始对她发号施令了?

    委屈之下,她用着带着鼻音的嗓音和他说:“你能和别的女人订婚,怎么就不准我和别的男人在一起?只许州官放火不许百姓点灯?谈逸泽,这就是你想要说的?”

    “如果你想说的都是这些的话,那我走了!”

    反正已经确定了他没事了,她该回家带着宝宝了。

    她也决定,今后不管谈逸泽和谁结婚和谁生孩子,她都不想管了!这个坏男人!

    虽然心里头这么想的,可泪水还是不争气的掉下。

    不想让谈逸泽看到如此脆弱的自己,她转身就准备离开。

    可那一刻,男人从她的身后抱住了她。

    后背贴上他的胸膛的那一刻,顾念兮的泪水再度掉落。

    “对不起兮兮,我知道我让你担心了。可现在这真的是没有办法的事情,我受伤了,那次爆炸我受伤了,当时昏迷不醒的被这帮人给救回来。现在想要出去真的很难,所以我只能和李腾的女儿假装订婚,然后一起逃离这个鬼地方!”

    当然,谈逸泽也想要通过这几天,了解这个毒枭内部的运作。

    成为李腾这个大毒枭的女婿现在是他了解这一切最好不过的机会了。

    他想要得到这些情报之后,将这个毒窝一举歼灭了。

    但这些,现在不是说出来的好机会。

    “兮兮,我知道是我不好,我真的知道错了!”见她固执的不肯回头看他一眼,谈逸泽急了。

    他知道,他的小女人这次是真的生气了。

    “谁知道那女人是不是真的将这场订婚当成假的,还是打算假戏真做!谈逸泽,我可以明确的告诉你,你要是真的跟她发生了什么的话,我就带着宝宝回娘家,一辈子都不见你!”

    顾念兮有着精神上的洁癖。

    若不是这样,当初她又怎会那么义无反顾的撇下谈逸南?

    “傻瓜,你以为想要上我谈逸泽的床那么容易?放心好了,就算那女人真的想强了我,我也会为你守身如玉的!”

    没有多少甜言蜜语,他只将环住她的手收得更紧,以此来告诉所有人他的决心。

    听着他一遍遍的呢喃,顾念兮心里的那股子毛躁总算是安了些。

    “那好,我姑且相信你一次。不准让她摸你的手了,这些都是我的地盘!”

    好不容易止住了哭泣,女人转身就抱住了谈逸泽的手臂。像是小狗撒尿似的,宣布自己的领地。

    “好好好,傻丫头我都知道了!今晚留下好不?我听他们说到这里参加订婚的人,今晚都会留下住一晚!”

    说这话的时候,谈逸泽已经迫不及待的将自己的吻落在了她的脖子上。

    谈逸泽吻的有些急切,不准确的说他是连啃带咬的,像是急于宣誓自己的占领权似的。

    “不要这样,你今晚不是新婚之夜吗?要陪着你的未婚妻度过的!”顾念兮一边躲闪着这个男人的攻占,一边伶牙俐齿的应对谈参谋长。

    其实今晚要在这边留宿一晚上,她也是刚刚才听到熊逸小爷说的。

    “坏丫头,都跟你说不是未婚妻了,你还吃醋个什么劲。先让我好好的亲一口,太久没要你,都快将我给憋死了!”

    男人说的有些急切,咸猪爪一直都游走在顾念兮的身上。

    而他的吻,也慢慢的朝着下面移去。

    知道谈逸泽都做到这个份上了是打算做什么,顾念兮都快要羞死了。

    这是楼梯的过道形成的一个狭小的封闭区域,顾念兮还真的不知道谈逸泽是怎么在如此短的时间内找到这个地方的。

    感觉到他开始拉扯着自己的衣服,顾念兮连忙伸手推开他埋在自己胸口上的脑袋:

    “不要这样,外面有人!”

    “我都快憋死!你只能选留下来,不然我就在这里将你给办了!”

    说这话的时候,谈逸泽强势的将女人的腰身带向自己,让她感受一番自己身上的不安。

    而被谈逸泽这么一带,顾念兮自然也知道了她家男人现在处于什么状态,一阵小小的窃喜过后,她说:“我知道了,你先放开我好不好,都快要将我给勒死了!”

    “那说好,今晚要留下来让我好好的做一做,不然我真的要被憋死了!”他一边说,一边还是没有松开顾念兮的腰身,只是固执的将自己的头埋在她的胸口,倾听她的心跳声,像是以此来平息自己的燥火。

    “不是都答应你今晚留下来了吗?怎么还跟个孩子一样!”

    埋在她的胸口,要是被别人撞见的话,都成什么样子了?

    “都这么多天和它没见上面了,难道还不准我和它多打下招呼?”

    说着,这男人又邪恶的往她的身上蹭了好几下。

    这样有些孩子气的男人,简直和外面强势的让所有人不得不低头的他是判若两人的。

    “好了,别这样了。今晚不是让你一个晚上都和它打招呼吗?待会儿要是被发现我们在这里的话,情况不妙了!”

    其实顾念兮也知道现在的他们所处的环境非常危险。

    怕自家男人有时候想玩起来就控制不住自己,顾念兮只能亲自提醒。

    “那好吧,今晚上一定要乖乖等我去找你,和熊逸在一起的时候不准对他笑,也不能穿的太单薄,知不知道?”

    最后,男人又狠狠的往她的胸口一啃,弄的她狠狠的倒抽了一口气,这男人才终于松开了对她的攫制。

    “好了,我要走了。今晚一定要等我,知道吗?”

    临走之前,他还不忘再三嘱咐。

    听着他那粗重的喘息,看到他那猴急的样子,顾念兮也不得不相信这个男人真的是被憋坏了。

    一直到这个男人离开之后,顾念兮这才真正展露了今晚第一个笑容。

    她的男人还活着,真好!

    ——分割线——

    “哟,刚刚还一脸沉闷,就像是天要塌下来将你给压垮似的,怎么这会儿有春光明媚了!”熊逸在晚宴里边等的有点久,于是匆匆赶出来寻找顾念兮了。

    虽然他对顾念兮这个女人始终是咬牙切齿的。

    但毕竟这个女人是谈逸泽的老婆,要是真的让这个女人和自己在一起的这段时间发生了什么好歹的话,依照谈某人的脾气是绝对不会善罢甘休的。

    所以,等不到顾念兮的他就匆忙跑出来找她,生怕这个女人会想不开作出什么傻事。

    哪知道一出来一看,这女人竟然站在楼道口傻笑。

    这,还是他从这阵子见到顾念兮来,第一次见到她笑的如此灿烂的样子!

    或许,他和顾念兮就是天生的冤家。

    不管顾念兮心情好还是不好,他见到她都忍不住嘴贱。

    不过很明显的是,现在的顾念兮压根就没有心思和他斗嘴。

    见到熊逸这张欠扁的脸又凑上来,她冷瞪了这男人一眼便说:“你管得着么!鸡婆!”

    好吧,这话又让熊逸小爷的玻璃心碎了一地。

    他这小爷一辈子难得一次的关心别人,竟然被人给说成了“鸡婆”。

    “我猜,该不会是身体得到了满足,心情也美丽了吧!”

    好吧,玻璃心瞬间碎掉的熊逸小爷再度化身八卦使者,对着顾念兮一阵挤眉弄眼。

    而顾念兮也注意到,熊逸的视线一直都落在她脖子以下的某一块。

    刚开始,顾念兮还以为这个男人不过是色了点,估计是在看她低胸礼服的沟渠。

    可等她缓过神来,自己瞄了一眼身子的时候,这才发现,这该死的谈参谋长不知道什么时候将她的胸口给啃的红一块紫一块的了。

    这样的颜色,看起来要多暧昧有多暧昧。

    更何况,这东西还是落在胸口上的?

    怪不得,刚刚熊逸会说出这样暧昧的话来!

    “其实要想这样的话,你刚刚找我不就行了吗?我的能力,可不比你家谈参谋长差的!”

    熊逸见顾念兮被自己逗得脸红起来,继续想要从这个点子上找寻存在感。

    顾念兮是个伶牙俐齿的丫头,早先熊逸已经领教过了。

    所以在这个节骨眼上能让自己找回原先的自尊,他是乐此不疲。

    哪知道这丫头这一次竟然只是悄悄的蹭到他的身边。

    一开始,熊逸还以为这个丫头估计是想要和自己说什么悄悄话。

    哪知道,这丫头蹭过去的时候只是诡异一笑,连话都没有说。

    熊逸小爷一时间有些反映不过来,难不成这一次他的魅力真的比谈参谋长好了,一下子就拢获了没人的心不成?

    不过,这样的优越感并没有在熊逸的心里存在多久,很快他就感觉到自己的毛发上面一阵冷风飘过,他今晚用发蜡打理的非常傲娇的黑发此刻已经被削下了一截。

    看到散落在自己肩头上的发丝,熊逸终于知道这顾念兮到底是在卖什么关子了。

    这丫头,该不会是知道她家那位一直都在她的身旁保护她,所以才如此肆无忌惮吧?

    而现在,她竟然也学会了利用这一点来欺压他。

    顿时,熊逸才意识到,自己今天到底招惹了一个什么样的恶魔!

    “小熊熊,我老公对你刚刚的那番话可是非常不赞同的!你要是不想你这头发也和他一样变成半寸平头的话,最好收敛一点!”

    作恶似的扯了扯熊逸的脸颊之后,顾念兮迈开了脚步……

    而随着她的离开,刚刚隐藏在阴暗中的另一个男子,也悄然离开!

    ——分割线——

    这场宴会一直举办到深夜才结束的。

    寻常,谈逸泽是不会参加这样的聚会的。

    可这一次,却是不得不参加。

    虽然有些枯燥无味,但谈逸泽却在这一次的聚会上了解了这些毒枭的关系网。

    李腾其实没有比这个地区的其他毒枭有什么特殊的生产地点,他能做大做强,看样子和他的关系网密不可分。

    谈逸泽结束了这次聚会之后,便将这一些都给计入自己的脑子里,将李子送回房间之后,他便从窗户走了。

    趁着刚刚和顾念兮亲热的那一阵子,他在顾念兮的胸前贴上了跟踪器,找到她自然是轻而易举的事情。

    从窗户上跃入顾念兮的房间之际,他看到这丫头竟然不怕死的和熊逸抬杠。

    “就你那德行,你以为哪个女人会瞎了眼看上你?”

    “我这德行怎么了,我比你家那位不知道要好多少!怎么,现在有没有考虑和你熊逸小爷在一起?我可跟你说,你熊逸小爷我财大气粗,连那里也比别人粗……”

    熊逸估计没想到这个房间里还有其他的人,正跟顾念兮秀着他的无耻底线。

    “我可跟你说,要是跟了我的话,我能保证你衣食无忧。还有哦,房子和零花钱,也没有任何问题!”

    熊逸就像是搞推销的,拼了命的将自己的东西给推销出去。

    可他压根不知道,他的这一番话正好让刚刚跳进了房间的男人面色一沉。

    哟呵?

    勾引女人,竟然勾引到这地方来了?

    而且,还是勾引他谈逸泽的女人!

    熊逸,你的胆子是不是肥了点!

    “当然,你的儿子你想带着也不是不行,只要你抽空陪陪我就好了!”某男不着调的继续和顾念兮碎碎念着,无非是想着打发一下无聊的时间,毕竟早已习惯和美女每夜共赴*的他,要他今夜什么事情都不做,况且面前还是一个美女,这对他来说实在是一个考验。

    可自称为熊逸小爷的他压根不知道,此时他的行动早已落进某个男人的眼中。

    “我要求不多,晚上的时间陪我就行……”

    男人继续逗弄顾念兮的时候,突然感觉肩上一沉。

    而后,背脊上立马窜起了丝丝凉意。

    “谈参谋长!”

    转身,他看到这男人早已换上了一身宽松的黑色衣物。

    这,也附和他谈逸泽日常的习惯。

    不过看到他在这里出现,顾念兮似乎一点意外都没有,只是对着那个男人淡笑。

    难不成,人家这小两口早已约好了今晚要见面?

    唯有他熊逸被蒙在谷里?

    熊逸转身的时候就看到顾念兮暗自窃喜的模样。

    “这该死的丫头!”

    恼怒之余,他朝着那个女人怒吼。

    明知道谈逸泽要过来也不和他知会一声。

    这个男人传闻中就是个醋缸子,而熊逸刚刚也在宴会上被差一点被这个男人切蛋糕的刀子给弄死便非常清楚这一点。

    可这个该死的女人竟然什么都不说,任由他熊逸当着谈逸泽的面调戏她,这不是等同于送他上西天么?

    熊逸这边还没有发泄完自己满腔的怒火,脑袋就挨了一下。

    “我老婆,也是你随随便便想吼就吼的?”谈逸泽打击潜在敌人的手段是从来都不手软的,一下子把熊逸拍的眼前昏花。

    “知道知道,就你老婆宝贝,我现在就滚,不碍着你的眼成了吧!”知道谈逸泽的脾气上来不好惹,熊逸开始打退堂鼓。

    “看样子你是打算竖着进来横着出去?”谈逸泽不咸不淡的问着,黑瞳里有着危险的气息。

    “不不不,我是说您是时候享受漫漫长夜了。您在这里好生待着,我现在出去给你们把风。”边说这话,他便朝着外面走去。

    走到门口的时候他还不忘补充这么一句:“别弄的太大动静,不然我也把持不住!”

    听着他嘴里的猥琐调调,谈逸泽咆哮着就要追出去,好在被顾念兮及时拉住了。

    “算了,他也就嘴巴臭点!”要不是路上碰到熊逸,顾念兮都不知道自己现在还能不能站在谈逸泽的面前。

    “看在你的面子上,我就饶他一回!”有些不满的说完这句话之后,谈逸泽打算直奔主题。唇,立马朝着顾念兮的寻了过来,准备贴上。

    而手,也开始猴急的往顾念兮的身上探寻。

    顾念兮刚刚才洗过澡,除了一身浴袍之外,别无其他。

    这一点,让谈某人颇为满意的同时,自然也不免得有些吃味起来。

    揪开顾念兮的浴袍之后,男人狠狠的往上面咬了一口,像是惩罚了她之后开口说:“和那个大淫贼在一起,你怎么可以穿这么少!”

    ------题外话------

    打劫,月底了,快将月票交出来~!→_→
(快捷键←)[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快捷键→)
大家同时在看:龙血战神 黑道特种兵 傲世九重天 武动乾坤 遮天 绝品邪少 生肖守护神 完美世界 我的贴身校花 绝世唐门 大主宰 莽荒纪 我欲封天 校花的贴身高手 星战风暴 武极天下 校园绝品狂徒 亿万老婆买一送一
本书转载于网络,版权属原作者,喜欢小说军婚染上惹火甜妻全文阅读,记得收藏本书。 卓越全本小说网 www.zy200.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