卓越全本小说网 全本玄幻 全本武侠 全本都市 全本历史 全本侦探 全本网游 全本科幻 全本恐怖 全本散文 其它小说 全部小说
小说排行榜 > 全本都市言情 > 军婚染上惹火甜妻全文阅读
军婚染上惹火甜妻TXT全集下载 加入书签

军婚染上惹火甜妻无弹窗 正文 第389章 小白眼狼VS等我回来!

    “谈……”熊逸这边才开口,那边肚子上已经结结实实的挨上了一拳。

    而始作俑者,早已跟没事的人一样,远离了他。

    若不是感觉到肚皮上那一记闷拳的话,熊逸还以为刚刚那个那个男人一直都站在那里,一切都只是他的错觉罢了。

    “逸少,我老婆见不惯的东西,我自然也见不惯!所以,你给我悠着点!”

    一拳头,一句话,丢下之后,男人便转身离开了。

    这男人,实际上就是在用自己的实际行动向熊逸证明,他们家谁说了算。

    虽然说表面上看到的不一定是真的。

    但有一点,熊逸可以肯定的就是,欺负了顾念兮,肯定比直接欺负了他谈逸泽下场要悲凉。

    好吧,也就是从这一日开始,熊逸小爷彻底的甘拜下风,再也不敢在顾念兮的面前随意猖獗了。

    “看到没,那是我男人!”

    憋屈了挨了一拳,算是调戏了顾念兮的惩罚的熊逸,其实是想躲到暗处一个人悲伤一下的。

    可这个时候赶过来的顾念兮正好撞见这熊逸狼狈的样子,竟然还得瑟的朝着熊逸炫耀起来:“看到没,那是我男人!”

    “顾念兮,你真的想死啊?!”

    没看到他熊逸都疼成这个德行了,可想而知谈逸泽的拳头到底有多狠。

    好吧,以前就知道这个男人打人是找不到伤痕,却又能让你在床上滚几天。今日一尝试,熊逸才知道那绝对不是谣言那么简单。

    都已经这么憋屈了,没想到顾念兮竟然还在他的面前幸灾乐祸,让熊逸又莫名的窜起火来。

    不过这女人的胆子真的是问阎罗王借来的,在寻常人听到都会莫名消了声的熊逸怒吼声前,这女人竟然还准备扯开嗓子大喊。

    别人可能不知道这顾念兮是打算做什么,可熊逸清楚。

    这该死的坏女人,估计是又准备和她家谈参谋长通风报信了。

    想到刚刚那一拳头,熊逸的青筋暴跳。

    这样的痛楚,熊逸尝过一遍可绝对不想要再尝一次了。

    没有多想,熊逸直接苦着一张脸和女人哀求着:“小姑奶奶,算我错了。您别喊成不?”

    “好吧,看在你如此诚心诚意的份上,我就大方的原谅你一回。”顾念兮刚刚说完准备离开,就看到这个男人正用白眼甩她。

    “你在骂我?”和谈参谋长呆的久了,人的心理活动她也大致上能猜出一点。

    看着顾念兮,熊逸连忙摆手:

    “哪有!”

    “可我听到了,你骂我是个白眼狼!”

    熊逸倒抽一股冷气,他不过是在心里小声的骂了一句,怎么这个女人还听的出来?

    可表面上,他还是矢口否认:“哪有,我哪敢!”

    他发誓,他绝对不敢再在心里骂顾念兮了。因为他可不想被那个不讲理只护着老婆的野男人在揍一顿。

    “不敢吗?那就好。我突然好想喝咖啡来着……”

    某女伸了伸懒腰:“可又不想自己去端!”

    虽然她没有明说要熊逸去给她端咖啡,可那眼神却一个劲的暗示着他。

    弄到最后,熊逸小爷不得不说:“知道了知道了,我现在就去给姑奶奶您给端过来!”

    碰上这两口子,熊逸真的感觉憋屈极了。

    回去之后,他发誓今后只要碰上这两口子,他都要绕道走!

    ——分割线——

    “儿子,准备的怎么样了。今天到场可是有很多人,你可要记得把我交代给你的事情都读给处理好!”这天的上午,谈逸南正坐在自己的办公桌前,这才打开了笔记本电脑,准备一天的办公的时候,不想舒落心从外面连敲门都没有就直接给闯了进来。

    这一边说着,她还拿着自己手上带来的那个箱子,一个劲的将这个办公室里属于谈逸南的东西往那个箱子里装,看的谈逸南有些眼花缭乱。

    “妈,您这大清早又是打算做什么?昨天我不是和您说了吗?我现在什么都不想,您难道没听清楚吗?”

    昨天下午,舒落心就准备召开临时股东大会了。

    但在那个节骨眼上,谈逸南突然不见了。导致后来,即将要召开的股东大会只能临时取消,改在今天早上。

    她也知道,自己的儿子其实就是不想要召开这个董事会,不然也不会突然就消失在公司里。

    这谈逸南毕竟是从她的肚子里钻出来的,他是什么想法,当母亲的还不清楚吗?

    但对于谈逸南的表现,她还是多少有些失望的。

    这么多年,在谈家的苦心经营,说是为了自己,其实大部分都是为了这个儿子。

    如今眼看成功触手可得,儿子却在这个时候打起了退堂鼓,这当母亲的能不心急么?

    “你现在不想,等你今后天天被人压在脚底下的时候,你就后悔了!听妈一句话,妈只是不想你绕弯路。今天把顾念兮代理董事长给挤下去,其他的事情妈帮你做就行!”

    说这话的时候,舒落心继续忙活着收拾着谈逸南的东西。

    “妈,我真的不明白您为什么需要这样?我也是爸的儿子,哥的弟弟,我就不相信念兮将来会看着我不管!”

    不知道最近为什么,谈逸南真的越来越看不惯母亲的做法了。

    “傻孩子,那是别人的老婆,当然只会站在被人的角度着想!你现在还念着她做什么?”

    没准这顾念兮一去,就没有再回来了呢?

    当然,舒落心知道谈逸南现在不想听到后面那半截话,她没有直接说出口。

    “妈……”

    大家都是一家人!

    谈逸南现在真的越来越搞不懂,母亲为什么会变得这么急切。

    “好了,你什么都不用说了。现在,你给我去参加股东大会。等一会儿,我会让你的秘书给你安排好你的办公室的!”

    说这话的时候,舒落心已经带着自己收拾好了的那些谈逸南的东西,朝着办公室门口走去。

    “你,把谈总的这些东西都给我送到总裁办公室去!”舒落心是对谈逸南的助理说的。

    而这一句话,让助理也露出了为难的神色。

    “可是夫人,总裁办公室不是顾总在用吗?她现在不在,这样做很不好……”

    别人不在的时候,不乱动别人的东西,这是做人最基本的礼貌。

    不过现在这些所谓的礼貌举止,在舒落心看来,在金钱和权利的面前已经变得一文不值。

    “你要是不敢去收拾的话,那我去收拾就好了。反正她在不在这里都一个样,是她自己做的不好,也怨不得别人!”舒落心似乎急于将这个公司里的其他人都拉到自己的战线上。

    可她好像忘记一点,背地里说别人的坏话,这真的不是什么好的习惯。

    这不,光是站在他面前呃助理,也有些不服气了。

    “我倒是觉得,顾总做的挺好的!”

    助理小声的议论着。

    毕竟,在谈建天离世的这段时间,顾念兮所做的,大家都有目共睹。

    不是她的话,现在宋亚集团的合作都还是半截。

    本以为这个案子一直都是谈建天亲自跟进的,在他离世之后这方面的合作估计也黄了,却不想在顾念兮的接手之后,竟然也能顺顺利利的进行!

    这实在让公司里的员工都倍感意外,也对顾念兮刮目相看。

    不过不是什么人都看得到顾念兮的努力,在舒落心的眼里她就是一个敌人。所以一个敌人不管做的再好,都不可能得到她的欣赏。

    听到助理竟然说这样的话,舒落心立马冷了声:“你是不是不想呆在这里做了?”

    顾念兮不在,现在整个公司的生杀大权都在谈逸南的手上,舒落心可不想在这个时候被人看扁了。

    这个时候如果有什么人不服从管理,最好来个杀鸡儆猴,那便能取得做好的效果。

    “不是不是……”

    看到舒落心冷了脸,助理连忙改口。

    毕竟,这是人家家里的内部斗争。

    他们这些人没有必要在这个时候牺牲了自己的前途去抗议什么。

    “夫人,这些我拿过去就行。不过顾总的东西,我们是不是等她回来亲自收拾比较好?”

    “不用,”等顾念兮回来,黄花菜都凉了。舒落心现在要的,便是趁热打铁:“我过会让她的秘书直接帮着收拾一下就行。你过去之后就帮咱们谈总将东西都给整理好,让他有个舒适的办公场所。”

    “好的!”领了旨意的助理随即离开,而舒落心吩咐完有折了回来,从自己的包包里掏出了另一份文件。

    “小南,这就是我跟你说顾念兮签署的那个文件里的纰漏,过会儿你只要在股东大会上,将这出大纰漏给指出来,其他的到时候妈帮你做就行!”

    “妈,您真的非要做的这么绝吗?”

    “这不是绝,这是为我们自己找出路!”要是顾念兮和谈逸泽到时候真的能回来,到时候他们已经将整个公司给拿上手了。看他们,还能拿他们母子怎么办!

    “可您怎么有宋亚集团的这份资料?”

    这些,不是都是内部文件吗?

    这还是年前公司内部高层开会的时候的资料。

    只有公司的高层,才能拿到这些东西。

    为什么会落到舒落心的手上?

    难道说……

    有什么东西,开始在谈逸南的脑子里串连成线。

    “妈,这该不会是你一开始和这些人串通好的,想要陷害念兮吧?”想到这个可能,谈逸南有些心寒。

    虽然顾念兮不是他谈逸南的女人,但好歹也是谈家的儿媳妇,也算是她舒落心的儿媳妇。当长辈的,怎么可以……

    “这哪叫什么陷害?最多也只能说,是顾念兮自己倒霉,没有分析清楚那些合约里的内容罢了。”舒落心脸不红心不跳的说着,丝毫没有栽赃陷害别人的罪恶感。

    “妈,我对你真的很失望!”

    都这样了,还不叫陷害,那叫什么?

    “你这孩子怎么说话的呢?妈这是为你好,你知不知道……”

    舒落心压根就没有想过别人,在她的眼里,不管什么好的,她都想要给自己的儿子,就是那么的简单。

    至于谈家那些人,她现在已经彻底的失望了。

    现在不管是谁,都不能打断她得到这一切的步伐。

    “我跟你说,一会儿的股东大会你一定要……”一定要去参加,顺便也将她窥探了多年的东西给拿到手。

    但舒落心还没有和谈逸南说完这些话的时候,谈逸南的手机就响了起来。

    谈逸南没有理会母亲再说什么,只是自顾自的翻开自己的手机来看。

    一看到手机上跳跃着的那个名字,他的眸色一转。

    “妈,没事的话你先出去吧,我有个重要的电话进来!”

    “那好吧,我现在先出去了。你记得,待会儿一定要给我出席,别再给我玩失踪了!”千叮咛万嘱咐之后,舒落心这才离开这个办公室。

    而看到母亲的身影消失在办公室门口的时候,他才稍稍喘了一口气。

    其实,这电话不是什么重要的电话,无非就是陈雅安打电话给他。

    怕母亲知道自己和陈雅安还有联系,也怕给陈雅安带去不必要的麻烦,谈逸南只想着先支开舒落心,免得被她发现什么端倪。

    再三确定母亲已经出门了,门也关好之后,谈逸南这才接通了陈雅安的电话:“喂,小安……”

    沉浸在和自己的女人通电话,诉说着现在自己的生活压力的谈逸南压根就不知道,其实舒落心一早就知道打电话给他的人便是陈雅安了。

    谁让他是从她舒落心肚子里生出来的孩子,他一个眼神她就知道他有什么心事。

    当然,舒落心本意上还是绝对不同意谈逸南继续和陈雅安那样白目又不会做事的女人交往的。

    但眼看这股东大会召开在即,要是在这个节骨眼上和谈逸南又闹出什么不开心的事情的话,到时候这个股东大会肯定是召开不成的。

    为了顺利拿下今天的胜利,也为了暂时让谈逸南顺从自己一点,舒落心只能装成不知道的样子。

    不过等股东大会结束,谈逸南也顺利的将顾念兮给挤下去之后,到时候看她怎么收拾这个贱女人!

    都已经让她给赶出家门一次了,这女人竟然还敢背着她舒落心勾引她儿子?

    她真的将她舒落心当成什么白痴的女人不成!

    她舒落心不发威,把她当成病猫了?

    不过,这些还要等谈逸南召开完股东大会才行,免得到时候又出了什么乱子。

    听着办公室里谈逸南和另一个女人嘘寒问暖的,舒落心深呼吸了好几口气,才最终平息了自己心里的怒火,转身离开……

    ——分割线——

    “苏小妞,今天天气不错的,要不要跟小爷出去转转!”

    这天,苏小妞准备上班的时候,就看到凌二爷一脸荡漾的依靠在她红色的ini车门上。

    今晚就是出发的日子里,在呆在这里生下来为数不多的几个小时里,凌二爷只想和苏小妞好好的呆在一起。

    自从顾念兮悄悄的背着大家和谈妙文离开去找寻谈逸泽之后,谈家大宅每天的气氛都不大好。

    苏小妞和凌二爷一样,每天都使尽浑身解数逗着这爷孙两开心。

    其实谈老爷子还好说,毕竟他是大人,知道自己的孙媳妇是为了孙儿去的。就算是担心,就算是难过,他表面上也会表现的淡定一点。

    可聿宝宝不一样。

    他还小,压根不知道大人都在进行些什么,只知道每天都和自己见面的爸爸妈妈都不见了,很慌也很乱。

    最开始的一天,聿宝宝几乎都在哭。

    哭的嗓子都有些发炎了。

    随着时间的推移,他貌似也知道爸爸妈妈都不在家了。

    所以,哭泣的次数也渐渐的减少。

    除了每天晚上睡觉之前和醒来之后要找爸爸妈妈哭起来之外,其他的时间还算是好带。

    苏悠悠担心这个孩子病情还没有好,所以这几天也都是她一直在带着这孩子。

    她觉得,顾念兮一定是知道她不在家的话,她苏悠悠一定会帮着她好好带孩子的,所以那该死的丫头才会那样大胆的在聿宝宝的病还没有完全康复的时候离开。

    等那个该死的丫头回来,她一定要好好和这丫头算一下总账!

    想到昨天在凌二爷那边得到这丫头已经顺利和谈参谋长碰面了,苏小妞的心才好过一些。

    两人现在都没有什么事情,大概用不了多久都能回来吧?

    凌二爷能和谈妙文取得联系,也是因为他们这段时间都在进行着同一个计划的缘故。

    估计谈妙文是知道谈老爷子也在担心着那小两口,才会突破层层艰难险阻和凌二爷取得联系。

    说是谈逸泽暂时没什么事情,也顺利和顾念兮见面,让家里的人都不用担心。至于他谈妙文,也会在暗中保护这两个人!

    得到这个消息的谈老爷子,在顾念兮离开这么多天的时间里,终于展露了一个笑脸。

    随之,整个谈家大宅的气氛也变得好了许多。

    正因为这样,凌二爷今天才有心情出门调戏苏小妞。

    “没时间,我还要上班!”

    今天上午,她还轮到要上早班。

    下午,回家带着聿宝宝,让老爷子有时间休息一下。

    这是这几天来,苏小妞的工作安排。

    “这么美好的早晨,怎么可以在上班中虚度过?”

    在凌二爷看来,春天是个万物复苏,万物荡漾的季节。

    这样美好的春日里,自然是用爱打情骂俏,滚滚床单什么的在适合不过了。

    “不上班到处玩,那是你们有钱人的生活,不适合我这样的市井小民。所以还麻烦二爷让让道,让我这碌碌无为的市井小民开始一天的生活!”

    其实,这一切都是借口,在凌二爷看来。

    如果将苏小妞所有的借口都给堵上,是不是就能让他顺利的带着苏小妞出去转转,好好的独处一下?

    “苏小妞,今天你可以不用上班了!”

    凌二爷继续挡在苏小妞的ini车门上,掏出手机对着里面一顿乱按,收起手机的时候就对苏小妞勾唇一笑这么说。

    晨光下,凌二爷的笑脸有些虚幻。

    让你,觉得有些不真实。

    好吧,因为凌二爷如此妖娆的笑脸,苏小妞看的有些痴迷,竟然一时间忘记了反驳。

    就这样,傻愣愣的看着凌二爷。

    对于苏小妞的犯花痴,凌二爷也不生气。

    以前他是挺不喜欢自己的这张脸,总感觉少了像谈老大那样一份阳刚之气。

    可现在他还真的觉得,要是这长相能帮助自己将苏小妞迷得晕头转向,离不开自己的,那也挺好。

    苏小妞看这凌二爷犯花痴的时间有些长,连她自己都不自知。

    一直到手机响起,打断自己的犯花痴的时候,才回过神来。

    在凌二爷似笑非笑的眼眸中,苏小妞错愕的收回自己还直勾勾落在人家身上的视线。

    真是的!

    这凌二爷浑身上下什么地方她没有见识过?

    连他的身子都不知道被她苏悠悠用了多少遍了,怎么还会因为这个男人的一个笑脸犯起花痴?

    苏悠悠,别让我看不起你!

    苏小妞在心里对着自己说,随后迅速的接通了电话:“喂,主任有什么急诊案例是吗?”

    一般这个时间点打过来,估计是急诊。

    可苏小妞真的没想到,主任打电话来真的就像是凌二爷说的那样,她今天不用上班:

    “啊?真的不用上班?”

    “哦,那好吧!”

    虽然嘴上这么说,但苏小妞也知道这大概是某个男人搞的鬼。

    将手机收起之后,某女对着凌二爷一顿咬牙切齿。

    “怎么了这是?刚刚不是觉得我挺帅的,还想要调戏我似的?”凌二爷自顾自的走上前,还主动的伸手拿着苏悠悠的手让在自己的脸上。

    “像耍流氓就耍吧,我不会告你强奸也不会告你非礼,最多你对我负责就好了!”

    蹭着苏小妞微凉的掌心,凌二爷那双狭长的眼眸微眯了起来,如同猫儿慵懒的感受着最舒适的时光。

    其实和苏小妞走过这么多之后,他发现幸福真的不需要什么外物。

    就像现在这样,和苏小妞安静的站在一起,对视着,就是他凌二爷的幸福。

    “谁要对你耍流氓?”

    苏小妞虽然嘴上这么说,但心里却也开始有些迷惘了。

    “好了,不逗你了。趁着出发之前,陪陪我好吧?”

    他尝试着,将苏小妞的手放在自己的掌心里。

    这一次,苏悠悠没有直接将他的手给甩开。

    不知道是因为他说自己要出发的这件事情很惊讶,还是因为其他什么元素,总之这个时候的苏小妞只是呆呆傻傻的任由着凌二爷牵着她的手,虽然没有更进一步的举动,但这已经让凌二爷激动万分了。

    “苏悠悠,我带你去一个地方吧!”不等苏悠悠的回答,凌二爷已经直接从苏小妞的手上夺过她的车钥匙,与其说是在邀请苏悠悠,不如说是凌二爷强行掳人。

    很快,迷糊状态下的苏小妞已经被凌二爷给捎上了车。

    而这一路上,凌二爷的手几乎没有离开过苏悠悠的。

    他开的很慢,一个手握着方向盘,另一个手则轻轻的掐着苏悠悠的手。

    苏悠悠的手,比起他的真的很小。

    放在他的掌心里,凌二爷几乎感觉不到重量。

    可那滑腻的感觉,却让凌二爷感觉到既熟悉又酸涩。

    其实苏悠悠的手护理的很好,因为是医生的缘故,所以苏小妞的手指从来不会像其他女人一样,涂抹那乱七八糟的指甲油。

    苏悠悠的手指白皙饱满,光是让人看着就有种想要将她的小手牢牢的拽在自己的掌心里。

    记得以前,他也像是这样一样,时常把玩着苏小妞的手心。

    可后来,随着他们关系越来越僵硬,可以这样肆意玩着苏悠悠的掌心的次数,真的很少。

    想着他们有过的那些美好,凌二爷在这一路上,眼眶都是红红的。

    苏悠悠其实真的没想过凌二爷会带自己去什么好地方。

    毕竟这个男人在她的印象中,真的已经糟糕透顶。

    可当看着眼前渐渐出现的薰衣草田的时候,苏悠悠那美丽的瞳仁在一时间突然放大了……

    记忆中,那日也是这样的好天气,凌二爷也将她带到了这薰衣草田里。

    不知道这里的薰衣草田是不是凌二爷精心培养过的,总之每次过来的时候,这里都是漫山遍野的姿色。

    还记得,第一次到这个薰衣草田的那个午后,凌二爷就跟她苏悠悠求婚了。

    那个时候的苏悠悠,连多想都没有,就直接答应了这个男人的求婚。

    很多时候,苏悠悠回想起来,都觉得当时的自己太过轻率了。

    就像很多人都和自己说过的,宁愿当男人的宝马车,也不要当男人的自行车。

    自行车就算是伤痕累累,也得不到男人的疼惜。

    可宝马车一旦划上一横,就能引得男人疼惜连连。

    那个时候的苏悠悠不懂,在她的眼里,宝马车和自行车还不都是车,只是前者有四个轮子,后者只有两个的区别。

    正因为不懂这两者之间真正的区别,所以苏悠悠那个时候的她才会傻不拉唧的直接答应了。

    或许因为答应的太过轻率,所以男人也不懂得珍惜她……

    很多时候,苏悠悠都认为这是导致她到最后伤痕累累的原因。

    可再次来到这薰衣草田的时候,苏悠悠突然又想起了当初自己那种心悸的感觉。

    原来,不是不爱,而是深埋心底。

    对凌二爷的那种喜爱,真的就像是刻在苏悠悠的脑海里一样,那是她怎么也忘不掉的。

    所以,那个时候的她才会不假思索的答应他的求婚。

    在苏悠悠看来,她和凌二爷原本就生活在不同的世界里。

    如果不孤注一掷,不放手一搏的话,她真的担心自己i过后会开始选择逃避。

    望着眼前那片美的有些不真实的薰衣草田,苏悠悠的嘴角上那苦涩的弧度,就像是水面上的涟漪一样,一点一点的扩大。

    凌二爷其实也看到了苏悠悠的苦涩,他没有多说什么,只是将握着苏悠悠的掌心的手收的更紧。而后,和苏悠悠一起眺望这片薰衣草田。

    当初,将这一片买来的土地都种上薰衣草,无非是自己的突发奇想,想要博得苏小妞的好感。

    结婚之后,他也会偶尔带苏小妞到这片薰衣草田来,看看花看看草,最后再打打野战。

    这一片土地,对于他凌二爷而言,其实也和苏小妞一样承载了他们无数的回忆。

    以至于,在他们离婚之后,多少商家出了高价想要和他凌二爷买下这片土地拿去搞开发,他都不肯卖。

    所谓的高价,就是以凌二爷当初买下这土地的十倍或是十倍以上的价钱买下这土地。

    一转手就能卖个十倍的好价钱,同样的身为商人的凌二爷是不可能不心动的。

    但只要想到自己当初和苏悠悠在这片薰衣草田里的誓言,他发现他真的无法做到。

    这是,他想要送给苏悠悠的礼物……

    怎么可以卖掉呢?

    最终,不管别人怎么劝说,他还是固执己见的将这土地留下来。依旧种着漫山遍野的薰衣草,依旧让这里有着苏悠悠最喜欢的花。

    就期待着有一天,他能和苏悠悠再度手牵手,到这个地方来。

    没想到,这个梦想今天实现了。

    “你,带我来这里做什么?”哀伤过后,苏小妞似乎有些诧异。

    “没有,就像和你来这里看看,在出发之前。”不知道是不是因为这里的风过大的关系,凌二爷的嗓音有些嘶哑。

    “苏悠悠,还记得这里是我和你求婚的地方吗?”他问。

    而她,以沉默作答。

    “我们离婚之后,很多商家都想买这块土地。当年我只是抱着想要给你种种花种种草买下的,没想到这一块地方竟然变成了抢手的地方。”他用平淡的再不能平淡的语气和苏悠悠说着这一切。

    “那你就卖啊,估计能卖个好价钱!”

    苏悠悠的回答,不出凌二爷的预料。

    但他还是笑着对她说:“我不卖,这是我和你定情的地方,怎么能随随便便卖了?日后你会来发现这地方不在了,怨我怎么办?”

    他的嗓音,哑哑的。

    风而吹过的时候,就散了。

    而苏悠悠没有作答,从始至终都保持着安静,就像是一个忠实的听众。

    “苏悠悠,这次的行动有点棘手。本来我想带上老三和老四老五他们一起去的。可这次联系上老大了,他不让。说是这个行动有点儿危险,不能去。”

    得不到苏悠悠的回应,凌二爷继续说着:“我后来想想,也觉得不好。老三已经有了家庭,还有了孩子。要是他有个什么闪失,该怎么办?还有老四和小五,他们现在都结了婚了。我现在将这些人都给带过去,那有多少人为他们操心?”

    “所以我想来想去,还是我一个人去吧,我不能眼睁睁的看着老大和小嫂子两个人在那边冒险……”

    他的嗓音,越来越哑。

    而苏悠悠越听,越是激动。

    什么叫行动有些棘手?

    会死人么?

    什么叫别人都有了牵挂,他要一个人去?

    难道他不知道,他要是去的话,她苏悠悠也会牵挂着他?

    “凌二……”她准备开口,想要说什么。

    可就在这个时候,凌二爷却突然伸手,捂住了苏悠悠的唇瓣,自然而然的也将她想要说出口的话给打断了。

    “苏悠悠,你不用说话。我不想用这样的方式,勉强你答应我什么。”看着她的眼眸,他一字一句郑重其事的说着:“别人可能不懂我为什么非去不可,但我相信你一定懂我。谈老大是我最好的哥们,我将他当成我的亲哥看着。小嫂子又是你的姐妹,你说我怎么能眼睁睁的看着他们遇上危险?”

    “我过去,至少可以帮助谈老大多看着点,一遇上什么情况能帮助他们在最快最短的时间内撤退!”

    说完了这些,他的手才送来了苏悠悠的嘴。

    “那你会有危险吗?”嘴巴获得自由,苏悠悠终于开了口。

    而嗓音,已经干哑的不像样。

    “……会!”虽然看着她泛红的眼眶,他不忍告诉她太多。可他,也舍不得隐瞒着她。

    “我不准你去!”

    突然间,苏悠悠不知道从哪里来的力气,揪住了他的手,害的凌二爷差一点就摔了一跤。

    “你听到没有,我不准你去!”

    说她苏悠悠自私也好,残忍也罢,她真的不想要这个男人去冒险。

    “苏悠悠,别这样!这不像是你,你不是说过,我们已经离婚了,我的生死和你已经没有关系了吗?”

    或许有人会说他凌二爷这像是在玩激将法,可在苏小妞的面前,他真的没有想要那么多。

    “我不管,我不准你去!”泪水,潸然而落的那一刻,苏悠悠才知道,原来有些东西早已刻在心尖上,根本就不可能从你的心底抹去。

    她真的不愿意这个男人去冒险,因为这有可能让她彻底失去他。

    虽然离婚了,虽然她也对他狠话说绝,可她还是自私的不希望他出事。

    说她苏悠悠软弱也好,不长记性也好,她就是自私的想要能看到活蹦乱跳的他。

    而看到苏悠悠的掉泪,是凌二爷从没想到的。

    手自然而然的伸出,将哭泣的她拉进了自己的怀中。

    明明已经很久都没有抱过她,可他的姿势却是那么自然。

    仿佛,他们从未分开过。

    “悠悠,不要这样……”用自己的脸颊贴着她的,他感觉到从她眼眶里滑落的湿热。“让我去好吗?”

    “我……”

    她也想着狠下心说自己同意。

    可话到了嘴边,就像是被堵在喉咙一样。

    “悠悠,为了你我会活着回来的。你一个人在家,要好好的。老三他们这次不会跟着去,你要是有什么问题,就可以找他帮你,他要是不帮你,我回来就拆了他的骨头。”

    感觉到随着他越说,苏悠悠肩膀的颤抖越来越是频繁,凌二爷第一次感觉到,自己的生命中有了难以割舍的情感。

    也才真正的明白,当初小嫂子为什么会那么义无反顾的抛开家里的一切,去寻找谈老大。

    可对于苏悠悠,他不希望她变成那样。

    “悠悠,我这一走,没有十天半个月是回不来的。所以你要记住,这些天你要好好照顾自己,好好呆在家里,千万不能学小嫂子过去那边,不然你们太多女人在那边,我们真的顾不上来。还有……”

    最后不知道凌二爷想说什么,说到这的时候却突然发不出声了。

    到这,苏悠悠有些诧异。

    抬起头来的一瞬间,她看到有水滴从男人好看的下巴滑落。

    那液体,晶莹透彻。

    在晨光的照射下,有着夺目的光彩。

    可没等她看清楚那液体从什么地方滑落的,她的脑袋便被凌二爷扣在肩头:“苏悠悠,不准看!”

    他,还是一如既往的霸道,别扭。

    不肯将自己脆弱的一面,展现在这个女人的面前。

    “有什么,不就是哭了!”

    “谁哭了,你才哭了。你们全家都哭了!”很难想像,这样幼稚的话语会从凌二爷的嘴里传出。

    逗得苏悠悠,破涕为笑:“好好好,不是你哭了,是我哭了成不?”

    “那是!”

    “闷骚,明明就是哭了,还假装没哭!你说你丢人不?”苏悠悠永远都是这样,见到打击凌二爷的机会,一点都不想放过。

    凌二爷扣住苏悠悠的下巴,迫使她看向自己:

    “苏悠悠,正经点。我还有话跟你说!”

    此时,不知道是刚刚擦过,还是被风吹干了,凌二爷的脸上真的看不到任何的痕迹。

    唯有那双眼睛,微微有些泛红。

    可到底很长时间没有和这个男人如此近距离的对视了,苏悠悠此时显得有些尴尬。

    努力想要从男人的手上挣脱,可凌二爷的手弄的太紧了,她钻不出来,只能有些烦躁的对着男人说:

    “什么话,你说!我不是听着吗?”

    她的意思是,让凌二爷松手。

    不过男人并没有听从她的话,而是继续掐着苏悠悠的脸说:“苏悠悠,这个问题我只问一次。至于答案,你也不用急着给我,等我回来的那一天,你在告诉我好了!”

    “你说吧,用得着这么正儿八经的吗?”

    其实,她只是不习惯这么和他近距离对视。

    她急于摆脱此刻这样的窘境。

    却不想,竟然在此刻,看到了和那日薰衣草田里他的求婚时候一样真挚的眼神:“苏悠悠,等我回来,我们重新开始好么?”

    重新开始,忘掉之前所有的不愉快。这一次,他一定会给苏悠悠一段幸福的婚姻,也一定会好好的保护好她,不再受到任何人的伤害。

    问出这话的时候,凌二爷的心里其实是带着希冀的。

    希冀着苏小妞,能真的再度回到自己的身边。

    但同样的,他也不抱着多大的希望。

    毕竟之前,他给苏小妞的伤害是那么大。

    他怎么奢望能轻易就从苏小妞那里得到谅解?

    “我……”

    苏悠悠其实也没想过凌二爷会在薰衣草田里问她这个问题。

    此刻,她也显得有些混乱。

    曾经在此处的誓言,仍旧刻在脑海里。可同样的,过往也历历在目。

    她真的能放下所有的芥蒂,再度接受他么?

    此刻,苏悠悠迟疑了。

    “我说过,我没想要在今天得到答案。悠悠,等我回来,再告诉我你的答案,好不好?”

    其实,凌二爷也怕从苏悠悠的嘴里得到了不是自己想要的答案。

    更怕,自己会在危险的时候没有坚持下去的动力。

    所以他会在今天带着苏悠悠来到这个地方,也是出于自己小小的私心。

    希望能在这里留下一点期盼,一点牵挂给自己。

    这样,最起码他遇上危险的时候,还会为了这一点点小小的念想,努力拼搏着回来。

    “好了,现在不用想那么多,陪我好好在这里坐一坐好么?”

    拉着苏悠悠的手,凌二爷第一次没有洁癖的带着她席地而坐。

    不然以前,还要找一些报纸什么的,垫在草丛里才敢坐下来。

    这一日,苏悠悠也不知道自己到底在这薰衣草田里和凌二爷呆坐了多久,只记得快到落日的时候,凌二爷牵起了她的手,将她带回到了车上。

    他说:“苏悠悠,我该出发了。你送我去机场吧!”

    苏悠悠是一边落泪,一边将车子开到机场的。

    可她想要下车在机场里送别凌二爷的时候,却被他拒绝了。

    凌二爷说:

    “苏悠悠,就送到这里吧。你跟我进去的话,我怕我真的会舍不得你的。”

    看到她落泪,他又说:“苏悠悠,你不该哭。哭了,你的妆都花了,这样就不好看了!”

    说着,他还主动拿着纸巾给苏悠悠擦脸:

    “苏悠悠,你哭的鼻涕眼泪都分不清了,脏死了!”

    虽然嘴上口口声声喊着脏,也不知道又是谁还将她给搂进怀中。

    最后,他还将吻落在了苏悠悠的额头上,和她说:“苏悠悠,我该走了。希望等我回来的时候,你的答案不让我失望……”

    最终,凌二爷还是狠了心,推开了车门走了。

    看着他的身影消失在机场的人群中,苏悠悠趴在驾驶座上号啕大哭。

    凌二爷,一定要平安的回来,知道么……

    ------题外话------

    28号,打滚求票~!→_→
(快捷键←)[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快捷键→)
大家同时在看:龙血战神 黑道特种兵 傲世九重天 武动乾坤 遮天 绝品邪少 生肖守护神 完美世界 我的贴身校花 绝世唐门 大主宰 莽荒纪 我欲封天 校花的贴身高手 星战风暴 武极天下 校园绝品狂徒 亿万老婆买一送一
本书转载于网络,版权属原作者,喜欢小说军婚染上惹火甜妻全文阅读,记得收藏本书。 卓越全本小说网 www.zy200.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