卓越全本小说网 全本玄幻 全本武侠 全本都市 全本历史 全本侦探 全本网游 全本科幻 全本恐怖 全本散文 其它小说 全部小说
小说排行榜 > 全本都市言情 > 军婚染上惹火甜妻全文阅读
军婚染上惹火甜妻TXT全集下载 加入书签

军婚染上惹火甜妻无弹窗 正文 第390章 冰山老男人VS他的热忱

    “大家在花园里走动了那么久,也累了吧?现在请到那边的花园里小坐一会儿,吃差点休息一下!”

    在李腾的后花园里,他开始招待前来参加他女儿的订婚典礼的各位来宾。

    而顾念兮也在这一人群中,随着人流慢步走进。熊逸跟在她的身边,看到她又准备吃差点,某男的嘴巴又开始欠揍了:“顾念兮,你刚不是喝过一杯放了很多奶的咖啡么,现在又吃?难道你不怕肥死你?”

    女人不是都很注重什么卡路里之类的?

    至少,陪在熊逸身边的那些嫩模们,可是非常注重这一点。

    可为什么这顾念兮狼吞虎咽的,连一点淑女该有的形象都没有。这一点,让熊逸真的很是头疼。

    “我就算再肥,有人要就好!”顾念兮本来是想要说这句话的,可看到不远处谈某人以及他身边此刻站着的年轻女孩,顾念兮的唇瓣撅了撅,最终什么也没有说。

    虽然明知道谈逸泽现在和那个女人肩并肩站在一起是为了打到某个目的,可每次看到两人过分亲近,她还是忍不住小小的吃味了一把。

    当然,为了考虑到她的心情,谈逸泽其实也没有和那个短发女孩过多交流。

    可即便是这样,他还是能轻易的看到自家女人有些别扭的表情。

    看着这丫头那懊恼的咀嚼蛋糕的样子,谈逸泽如果没有猜错的话,这丫头现在把嘴巴里的蛋糕当成他谈逸泽在发泄了。

    “喂喂喂,顾念兮我不是说了你几句,你至于脸色臭的跟大便一样么?”

    好吧,熊逸小爷说话也不文明。

    “熊逸,你要是再唧唧歪歪,我挖个坑把你给埋了!”

    她本来看着自家谈参谋长和别的女人太过亲近,就嘴里很不是滋味了。说是太过亲近,其实无非就是站在一起,一起吃点东西,偶尔说上几句话,陪着那些前来参加订婚的人走动这样。

    可就算是这样,也让她的胸口闷的狠。

    但熊逸的嘴巴就是犯贱,老是在她心情非常不爽的情况下来招惹她。

    一时间,顾念兮竟然有些控制不住自己挥出去的小爪子,一下子就拍掉了熊逸手上的那杯咖啡。

    幸好,熊逸的咖啡是冷的,烫不到。

    但这深色的咖啡,到底将他银灰色的西装染出了一块大污渍……

    咖啡杯接触大理石地板的时候,发出了清脆的声响。让他们所在的角落,引起了大家的关注。更不用说是顾念兮那字正腔圆的谩骂声。

    一时间,气氛变得有些尴尬。

    而谈逸泽的眼瞳,也在一瞬间收缩。

    他的小东西,真的被他给宠坏了!

    现在脸一拉,就能将本来气氛不错的聚会,给弄成这样?

    要是以前,谈逸泽肯定会给她此番举动拍手叫好。

    因为他从来都不觉得,他谈逸泽的女人该当个孬种,任人随意的践踏内心。

    但现在,周围都是大毒枭。

    每一个人,都可能对他的小东西造成威胁。

    这让他不得不提高警惕。

    同样的,谈某人一向是护短的。

    不管此刻顾念兮做的对不对,他都会站在她的那一边。

    在他看来,此刻惹了顾念兮不高兴,闹出这么大的事情的罪魁祸首,就是此刻站在她身边的熊逸。

    这该死的熊逸,看样子又是皮痒了!

    熊逸自然也察觉到谈某人不善的眼神。

    这个老男人自从结婚之后,本来熊逸还觉得挺有包青天架势的那双眼眸,怎么在顾念兮面前就像是派不上用场一样?

    难道他刚刚没有看到,是他家的野猫挠了他熊逸的。

    现在还想将这一切赖到他熊逸的身上?

    没门!

    熊逸小爷直接无视了谈某人深邃的眼眸,表示:事不关己高高挂起!

    然而就是他这一眼神,直接惹恼了谈逸泽。

    男人优雅的端着咖啡杯上前,到熊逸的面前,在所有人诧异的眼眸中,他勾了勾唇,道:“逸少,女人是用来疼的,不是用来斗的。逸少竟然在这公开场合下让女人不开心,是不是有损自己的身份?”

    要说之前的那些引不起所有人的关注,那现在谈逸泽的加入,无非是直接将在场所有人的眼球都给勾了过来。

    且不说他现在的身份是李腾的未来女婿,此次订婚宴的主角是他,他是大家关注的焦点。光是谈逸泽与身俱来的那傲视群雄的姿态,便让这个男人像是一道光。

    不用刻意去关注,他便是全场的焦点。

    同样的,谈逸泽的一番话,直接偏袒着熊逸身边的女人,任谁都能察觉到有什么不对劲的地方。

    熊逸自然也没想到这个男人竟然会如此不见得他老婆受委屈。

    本来,熊逸就是想要给顾念兮一个下马威,看看她以后还敢这么随便的对待他熊逸小爷吗?

    当然,熊逸也不会真的任由顾念兮陷入危险中。

    毕竟这次顾念兮表面上可是他的女伴。

    他们现在,可算是绑在同一条战船上。

    要是这顾念兮真的出了什么问题的话,到时候最先连累的人怕是他熊逸了。

    可谁知道,这野丫头还没有吃着苦头,她的男人先过来给他出头了。

    特别是谈逸泽的一番话,让周围的人看向熊逸的时候,都带着怀疑的眼神。

    怀疑他,到底是不是一个男人。

    这情况的扭转,也让一旁的李子看的有些着急。

    其实从这个女人的出现,李子便能明显的察觉到这个叫做谈逸泽的男人,这个来了这里几天,明知道这里是危险重重却让你看不出情绪变化的男人的脸部表情有了转变。

    如此明显的转变,李子要是在看不出来这个女人对于谈逸泽的特殊,那她就是傻子一个了。

    特别是从这个女人一出现之后,谈逸泽就消失的一整夜。再者,还有谈逸泽早上再度出现的时候,那锁骨上还残留着某个女人类似于宣布自己地盘的咬痕都可以看得出,这两人之间的微妙关系。

    而现在,谈逸泽更是将先前和她李子的约定全部都抛在脑后,就为了过来为这个女人申冤,如此明显的举措,让李子可以确定,这应该就是谈逸泽昏迷的那段时间里,口口声声喊着的那个叫做“兮兮”的女人!

    而谈逸泽表现的如此明显的维护,连她都看得出来了。

    更何况,是她父亲那双犀利的眼睛呢?

    怕父亲看出端倪,让她这个订婚不算数,也让她无法离开这个毒狼窝,李子当机立断上前,直接拉过顾念兮的手:“逸少,我说你拐了我的闺蜜过来也就算了,现在还当着我的面欺负我的闺蜜,这算什么意思?要是我未婚夫不开口,你真的将我当成死人了?”

    不得不承认,李子不愧是李腾之女。

    看得出自己父亲的猜疑,她现在直接将顾念兮往自己的身上揽。

    弄得,好像顾念兮才是她李子的老婆似的。

    也因为李子突然上演的这一出,让李腾眼眸里质疑的神色渐渐淡了。也顺利的化解了当下的危险。

    因为她的此番举动,谈逸泽将一个颇为赞赏的目光落在她的身上。

    这女人年纪轻轻就能懂得这么多的人情世故,怕是不在她父亲身边长大,她所处的环境也不一般。

    接到谈逸泽那个赞赏的神色,女人唇角一勾。

    这可以算是她救了谈逸泽这么多天来,这个男人第一次对她展露笑颜。

    本来,她的心里还多少有些抱怨这个男人有些吝啬。

    明明是她救了他的命,这男人却连一句感谢一个笑容都没有。

    可当看到这个男人会心一笑那一刻,之前所有的不开都好像在一瞬间消除了。

    好吧,帅哥到哪里都是吃香的。

    犯花痴,是没有国际界限的。

    更何况,这个男人本来和她就是同个地域的物种。

    若不是这个男人身上的气焰太过骇人的话,李子觉得自己也可能会喜欢上这个男人的。

    “喂,我到底做了什么事情了?你没有看到是她把咖啡溅了我一身吗?”熊逸小爷真心觉得特别委屈,明明是他被顾念兮给欺负了。

    搞到最后,非但谈逸泽站在她的那边,现在连李子,还有所有人都站在她顾念兮的那边,弄得他里外不是人了。

    “就算是也我也不准你这样。她可是我的闺蜜,你要是敢在说她一句不是试试看?”李子不愧是大毒枭的女儿,生气起来的架势一点都不输给李腾。

    顿时,也让李腾从她的身上看到几分自己年轻时候的气势,颇为欣慰。

    “……”其实从他们对话的时候,顾念兮一直处于郁闷状态。

    她真的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就成了一个陌生女人的闺蜜了。

    要是被苏悠悠知道的话,她还不得将她顾念兮的脑袋削下来?

    眨巴着大眼珠子,顾念兮有些无措的悄悄瞅了谈逸泽一眼,然后又看了看面前这个短发女人。

    女人只是淡淡一笑,轻轻的拍了她的手背,之后说:“来,兮兮我带你去换一身衣服。”其实刚刚顾念兮的衣服也被咖啡泼到了。

    只不过她没有熊逸那么的娇气,没那么在意。

    但顾念兮没想到,这个女人竟然细心的注意到了。

    而更让她没想到的是,这个女人竟然能准确无误的喊她兮兮?

    难道,谈逸泽连这个也跟这个女人说了?

    那他们的关系,也未免太好了吧?

    想到这个可能,某女颇为不满的睨了谈逸泽一眼。

    而后者,也有些傻愣的看向李子。

    印象中,他在李子的面前提起顾念兮的时候,都好像是只称呼为“我老婆”,或是“我妻子”的样子。

    这个女人怎么会知道,念兮的昵称呢?

    难不成……

    难不成,这个女人其实早已调查了他谈逸泽?

    难不成,这个女人实际上只是他父亲的奸细?骗他谈逸泽和她假订婚,不过是想要拖延他谈逸泽的步伐?

    可想来想去,他又好像觉得有什么地方不对劲。

    若真是这样的话,她又何必如此大费周章的将他谈逸泽给救回来。不如当初趁着他谈逸泽病重的时候,直接将他给弄死不就省事多了?

    再者,若是她真的要将他谈逸泽置之死地的话,那刚刚也不至于出手帮着他护着顾念兮……

    想来想去,谈逸泽感觉自己好像饶进了一个死胡同里。

    而顾念兮,早已被那个女人给带走了。

    其实顾念兮也不是百分百信任面前的这个女人。

    她不过是好奇,这个女人和谈逸泽的关系到底亲近到什么地步了,为什么会连谈逸泽怎么称呼她都知道!

    看到顾念兮已经跟着那个女人离开,谈逸泽这会儿追上去是不现实的。

    这样不就让刚刚顾念兮好不容易洗清的嫌疑再度蒙上?

    想了想,他端起了自己的咖啡杯,看似有一搭没一搭的和熊逸聊起了天。

    “今天这样的情况,我不想再看到第二遍!”男人的唇角轻勾,看上去矜持而有礼。

    可眉宇间的警告意味,却是如此明显。

    连熊逸,都有些畏惧谈逸泽此刻身上无意间露出来的气焰:

    “又不是我愿意的!是她自己发脾气的!”

    “不要将所有的过错都推给她,我就不相信你要是不惹她,她会发脾气!”

    自己的老婆,谈逸泽是再清楚不过了。

    那只小猫儿,一般只有被人欺负,或是看到什么极为不能容忍的行为的时候才会主动挥爪子。

    熊逸想要蒙骗他,也不看看是他清楚顾念兮的脾气,还是他谈逸泽!

    “……”

    被谈逸泽捅穿了自己屏障,熊逸不做声。

    确实,刚刚是他老往顾念兮的痛楚上戳,最后才会变成这个样子。

    “如果你不想你在那边的生意也成为这次清扫的目标的话,我劝你还是收敛一点!”丢下最后一句话,谈逸泽手持咖啡杯离开了。

    留下了,一脸郁闷的熊逸。

    恶毒的老男人,竟然为了给他老婆出气,把他熊逸的生意都给端出来了。

    看来,他以后在这对贼公婆面前还是要小心行事才行!

    将杯子里所剩无几的黑咖啡一口气给闷了之后,熊逸有些烦躁的离开了。

    ——分割线——

    “来兮兮,你穿这件吧。这件还是刚回来的时候我爸给我准备的,不过尺码不对,我一直都没有穿过。你身材这么好,一定能驾驭的了!”

    被女人从后花园带到卧室的时候,顾念兮一直处于迷糊状态。

    而前者则自顾自的给顾念兮挑着衣服,这边还给顾念兮找鞋子穿。

    “用不用洗个澡?如果需要的话,我这边也有浴室。沐浴乳和浴盐什么的,都有。”

    女人又说。

    只是说了几句话之后,她都没有得到身后女人的回应。

    转身的时候,才发现顾念兮正看着她。

    她又试探性的问了一句:

    “兮兮?”

    “你怎么知道我的名字的?逸泽告诉你的?!”看着面前那张年轻的面孔,顾念兮眉心微皱。

    问出这些的时候,顾念兮还真的没有察觉到,自己的语气到底有多酸。

    而李子也是第一次看到这个看似文静的女人展露如此犀利的锋芒,突然间她也对顾念兮这个女人有了很大的兴趣。

    将给顾念兮准备好的裙子和鞋子放在一边,她在自己的床上坐了下来。然后看着顾念兮,她的红唇轻勾,道:

    “你很在意他?”

    “这和你无关!”

    和别人谈论自家老公的事情,顾念兮还没有这种爱好。

    在她看来,她家谈参谋长自从和她结了婚便是她的私人财产。

    她才不愿意将老公的点滴和别人分享!

    “和我无关?他现在是我的未婚夫,你说怎么和我无关!”不得不承认,面前这个年轻女孩也不是简单的角色。

    简单的一句话,挑衅的意味十足。

    顾念兮就是见不惯这女人嚣张的气焰,看着她唇角的弧度,她的眉头高挑起来:

    “他是不是你的未婚夫我不清楚,但他是我的老公,这一点毋庸置疑!”

    但说完这句话,她便后悔了。

    因为从这个女人嘴角更加明显的弧度,顾念兮发现自己中计了!

    这个女人就想要骗自己说出自己和谈逸泽的关系,可她刚刚被她一激,竟然什么都没有想到!

    真该死!

    她顾念兮怎么一遇上谈逸泽的事情,脑子里的那些东西就一点用处都没有?

    有些懊恼的咬了咬自己涂了粉色唇彩的唇瓣,顾念兮有些不满的看了面前的女人一眼。

    “原来我才得没错,你还真的是他的老婆!”

    女人慢条斯理的整理着自己收拾出来的那件白色长裙的内衬。

    说实在的,最先开始看到这条裙子的时候,她也蛮喜欢的。

    不过在她看来,真的没有什么女人能驾驭得了这样的裙子。

    她也自认为自己驾驭不了女神般的长裙,所以即便是喜欢,她一直都没有将这条裙子拿出来。

    可看到顾念兮的第一眼,她就觉得这条裙子顾念兮是最适合不过了。

    再者,她也觉得她和顾念兮蛮有缘分的,所以决定将自己最喜欢的长裙赠送给她。

    可李子却不知道,自己如此慢条斯理的样子却让顾念兮觉得颇有些挑衅的味道。

    扫了她手上那款长裙一眼,顾念兮便认出那是当初她替苏悠悠操办的乐悠服装有限公司里面的手工定制裙。

    全世界,只有一条!

    面料和手工,当然也是要求最好的。

    再加上这条裙子也是乐悠现任的首饰设计师亲自设计的,价值肯定不在话下。

    看来,李腾还真的蛮注重这个女儿的。

    怪不得,她家谈参谋长竟然会答应这个女人演出一场戏?

    “不要以为用什么钱可以打发我离开我老公,你有的钱我也有,虽然不及你的多,但我也不缺钱花!”

    怕土豪的女儿会作出拿钱来打发正室,有践踏她顾念兮自尊心嫌疑的事情,顾念兮决定先发制人。

    “当然,如果你嫌弃钱多想要分一点给我的话,我也是不介意的!”

    拿了不离开,就像谈逸泽当初让她对待舒落心那样,她难不成还能咬她顾念兮不成?

    顾念兮竟然让自己的语气变得轻松点,让这个气氛不至于那么僵。

    可她真的不知道,自己的话里到底有什么地方足以成为土豪千金的笑点,竟然让她笑的毫不顾忌自己的形象在床上打滚了起来。

    “哎哟喂,真的太逗了。怪不得你家的男人将你当成宝,原来还有这么大的本事!”李子在床上滚的那头短发都凌乱了。

    “你到底在笑什么呢!”

    顾念兮摸不着头脑,到底自己哪里能逗得她如此开怀大笑。

    “你该不会真的以为我会钱多的没处花,拿来分给你吧!”

    好不容易笑够了,李子这才坐了起来。

    不过脸颊上,仍旧残留着一些绯红。

    因为笑的太过火而染上的绯红。

    “难道你不想拿钱打发我?”狗血电视剧,不是一般都这么写的吗?

    一般有钱的小三,要是真的自己离不开男人的话,就会拿着钱来打发正室。

    “我说你是不是狗血言情剧看的太多了?”

    李子说着,从床上拿起自己刚刚弄好了的白色长裙,送到顾念兮的面前:“先把衣服换了吧!换完之后,我们再说。不然,我真的会被你给活活笑死的!”

    “……”

    对于这个建议,顾念兮到底也没有反驳。

    虽然她没跟熊逸一样娇气,衣服一沾上咖啡就叫叫嚷嚷的,但浑身咖啡味也不是很舒服。

    所以这女人让她去换衣服的时候,她倒是没有拒绝!

    换好衣服从洗手间走出来的时候,顾念兮发现这个女人还正抓着几个发卡。

    “过来,我觉得这件衣服要配上这个,会更好看的!”

    说这话的时候,女人已经将自己手上的发卡往顾念兮的头发上弄了。

    不得不承认,这个女人对于穿搭也非常内行,如她所说的,这个发卡弄上头发之后,真的很搭。

    因为这个女人别发卡的时候,顾念兮也近距离的看到了这个女人素净的小脸。

    她的皮肤是很健康的小麦色,不过比起白皙的女孩,她倒是没有什么祛斑干扰。

    肌肤也呈现非常饱满的状态,估计也就二十出头的年纪。

    “来,到镜子这边来。你的妆好像有些花了,我给你补补妆吧!”这个女人的主动热情,是少有人能拒绝得了的那种。

    这不,顾念兮已经被她拉着坐在梳妆镜前,让她补妆。

    看着围在自己身边,就像是勤劳的小蜜蜂给自己梳妆打扮的女人,顾念兮突然觉得,自己好像穿越了。

    刚刚还在小三挑衅正室的狗血闹剧里,现在又在正室当家作主的时代了。

    “看看吧,我画的不错吧?”镜子里的短发女子在看到自己的杰作之后,还颇为满意的自夸一下。

    “是不错。不过你现在能和我说说,你到底这是在做什么行不?”

    顾念兮发现,自己是越来越跟不上这个女人的节奏了。

    “哦!看我,把正事都给忘了!”

    女人看到顾念兮的眉心始终带着折痕之后,这才意识到自己刚刚的表现还真的让顾念兮误会自己是一个准备介入她和谈逸泽之间的笨女人。

    “我也就知道他喊你兮兮,你应该是他口中喊着对他非常重要的妻子。”女人在另一端的沙发上落座之后,没有了刚刚嬉闹的成分,只是安静的说着。而顾念兮此刻也保持安静,完全是一个合格的听众。

    “很好奇,我是怎么知道这些,是不是他直接告诉我?”女人看到了顾念兮眸子里肯定的答案之后,又继续说:“其实,他从来没有跟我提起过你的名字。”

    她说了这些之后,自然而然的从顾念兮的眸子里看到不解,便继续说:“你可能不知道,他当时被我救起的时候,脑袋上的伤口是有多大,衣服上都被血给浸湿了。我还以为,救回来的会是个死人呢!”

    女人说的这些,好像和她要和顾念兮说的没有关系。

    却轻易的,让顾念兮那双平静的眼眸起了涟漪。

    而且这涟漪,随着她说的越多,扩散的越大。

    谈逸泽受了那么严重的伤,她也是今天才知道。

    她是设想过她家谈参谋长受了伤,所以才不能回家的。

    再加上,这次看到他的时候他的身上也没有包扎什么,再加上昨晚上他们一整夜都是在黑暗中忙活着,她还以为他真的没事呢!

    谁能想到他……

    “整整昏迷了一个星期,发了一个星期的高烧,他真的没命了。不过到最后,他挺过来了!”

    女人说到这的时候,又看了顾念兮:“知道你叫兮兮,也是这男人昏迷的时候,一直喊着你,我才知道你的名字了。其他的,他对我是绝口不提……”

    听到这些话,顾念兮仿佛看到了那个苍白着脸,浑身上下包扎的像是木乃伊的男人昏迷在床上,一遍遍的喊着她的名字……

    眼眶,一下子就红了。

    可李子说了:“你没必要哭,有对你这么好的男人,连要死了都没有忘记你,你就该知足了。换成是我,估计死了也值了!”

    “我没想哭,我就是想问问……”

    就算想哭也不会告诉她,这个男人婆!

    “问什么?你该不会以为我真的会对那个男人感兴趣吧?”

    谈参谋长说了,女人没有长头发,还说话一直手叉腰,就是男人婆。

    眼前这个,就是谈参谋长说的男人婆的最好的典范。

    不过看这女人不屑的样子,顾念兮还真的不明白,她家谈参谋长挺好的啊,为什么这男人婆却像是看不上她家谈参谋长的样子!

    “你男人虽然长得好,也有能力,但不意味着什么人都能驾驭的了!喜欢,也要看合适不合适自己的,是不是?”光是谈逸泽那双冻死人的眼眸,李子便觉得毛骨悚然了。

    她发誓,她找男人才不找谈逸泽这样的呢!

    又不是找冰箱,干嘛虐待自己?

    而顾念兮在听到这女人的这些话的时候,倒是松了一口气。

    好吧,这还是她第一次听到自家谈参谋长被人各种嫌弃之后,会如此开心。

    当然,她才不打算告诉这女人,她家谈参谋长才不是冰窖,他要是火热起来,估计连南极的冰山都能被他给融化了!

    再说了,她家的老男人,不管是火热也好,冰冷也罢,她顾念兮都喜欢……

    ——分割线——

    明朗集团易主的消息,谈老爷子也是这天早上在报纸上看到的。

    这个消息,一下子就让老爷子发怒了。

    见到此时从楼上走下来的舒落心,谈老爷子便沉下脸:“落心,你到这边过来,我有话要问你!”

    谈老爷子很少这么郑重其事的找她谈话,这一点倒是让舒落心挺意外的。

    要是以前,舒落心可能会乖乖的上前。

    但现在,一切都不一样了。

    且不说谈建天不在,现在整个明朗集团都是她舒落心和谈逸南的,她也变得傲慢了起来。

    揉了揉自己刚刚整理好的羊毛帽之后,舒落心提着昨天刚买的包包准备离开:“什么事情,我很忙!”

    “啪……”

    谈老爷子将那份报道明朗集团易主的报纸拍在了茶几上。

    “把这事情解释清楚,要离开也不迟!”谈老爷子的声调,明显的比之前又冷了几分。

    扫了一眼茶几上的报纸,看到自己的儿子直接和明朗集团挂上钩之后,舒落心嘴角的弧度越是明显:“这还有什么好说的,就和您看到的一样!”

    明朗集团,现在是谈逸南身为执行总裁了!

    “您老要是没事的话,我现在要先走了!”

    说着,舒落心便提着和她这个年龄有些不搭的鲜艳红色皮包,准备出门。

    这个包包可是为了庆祝谈逸南当上明朗集团的总裁买的。

    自己的儿子坐上明朗集团执行总裁的位置,舒落心都不知道盼望了多少年了。

    如今儿子真的坐在这个位置上,她能不好好庆祝一下吗?

    同样的,儿子刚坐上这个位置,在她看来还有许多地方可能会出乱子。

    所以舒落心现在也决定每天都去公司看看。

    一方面帮着儿子镇压那些表面上看上去服从,背地里却总是嚼舌根的,一方面也顺便监督一下儿子的工作,免得他趁着上班时间和陈雅安见面。

    当然,还有更重要的就是帮着谈逸南打理一些合同什么的。

    舒落心真的感觉,自己现在的时间真的非常的宝贵。哪还有什么闲工夫,陪着谈老爷子这个没用的老头聊天?

    想着,她便准备踩着高跟鞋离开。

    却不想,谈老爷子竟然喊了一声:“二黄,拦下!”

    二黄自从顾念兮他们不在家之后,就一直处于放养的状态。

    虽然二黄已经从线上退下来,但凭着警犬的本能,二黄一下子进入了状态。

    对着舒落心一个飞扑,吓得本来已经走到了院子的她,又折了回来。

    而且二黄的本性,又是步步紧逼。

    没有得到主人的命令的情况下,二黄是不会轻易放过敌人的。

    舒落心要是穿着平跟鞋还好,现在她一定能赶在二黄追上自己之前,直接跑上楼将房门给关上,那样她就安全了。

    无奈的是今天为了让自己架势足一点,她换上了十厘米的高跟鞋。

    结果,二黄一追过来,她的鞋跟一不稳,就摔倒在了地上。

    而二黄也顺利的用自己的两个前爪,直接将敌人制服。

    “死狗,还不快给我让开!”

    舒落心叫器着。

    可二黄压根就不听她的话。

    以前在这个家里,二黄就只听谈老爷子和谈逸泽的话。

    因为近些年来顾念兮经常会带着它出去散步,所以二黄也听顾念兮的话。至于聿宝宝,二黄纯属无奈。

    因为这小祖宗一上来就对着它抓耳朵又亲又抱的,所以这二黄对这小祖宗是惧怕。每次看到这小祖宗,二黄都会选择绕道而行。

    整个谈家,二黄就偏偏不听她舒落心和谈逸南的话。

    所以现在任舒落心怎么喊,二黄始终前爪搭在她的肩头上。

    因为剧烈运动,二黄体能消耗的有些大。此刻它正张着嘴伸着舌头散热。

    口水顺着舌头滴落在舒落心的脸上,弄得舒落心求饶声连连:“老爷子,快让它下去。我和你谈谈就是了!”

    继续眼睁睁看着这狗将口水滴在自己的脸上,舒落心觉得自己会崩溃的。

    此刻的她,和之前趾高气昂的她简直判若两人。

    “二黄,退下!”

    扫了地上有些狼狈不堪的舒落心,谈老爷子冷哼一声。

    二黄领到谈老爷子的旨意之后,立马从舒落心的身上跳下,瞅了一眼正被谈老爷子抱在怀中,还朝着自己挥舞着手脚的聿宝宝,二黄当即撒腿就往院子里跑。

    尼玛的,再不跑小祖宗又要将它当成马骑了。

    二黄华丽退场的时候,披头散发的舒落心从地上爬了起来。

    那双新鞋,也因为刚刚扭了那么一脚,一个跟折了。

    被二黄这么一搅合,她今天这双鞋算是报废了。

    将鞋子退下来之后,舒落心索性将包包也给丢在边上,然后说:“不是有话说吗?”

    “你为什么这么做!”

    谈老爷子挑眉:“当初让兮兮当执行总裁,是天儿的意思。如今他才去了不到半年呢,你这是在做什么!”

    “我做什么?!呵呵……”

    听谈老爷子的话,舒落心好像刚刚听到了什么天大的笑话似的:“当然是拿到本来就该属于我的东西!”

    “我为这个家辛辛苦苦操劳了这么多年了,我就拿点东西,怎么了?”

    “不用你这么做,将来也少不了逸南的份,我就不明白,你为什么非要做的这么绝!”顾念兮前脚刚走,他们后脚就将明朗集团收入囊下,这算什么?

    还有,难道没有看到这媒体上的报道吗?

    现在所有人,估计都在等着他们谈家的笑话!

    “少不了小南的?那未必吧。您也没有看到建天的遗嘱,我也没有,我们谁知道他三年之后会将公司留给谁?我现在,不过是未雨绸缪罢了!”

    说到这的时候,舒落心还不忘补充上一句:“再说了,谈逸泽他们小两口现在不是还在那毒窝里么?谁又能保证他们真的能回来呢?”

    舒落心最后的一句话,就像是在跟谈老爷子宣战。

    大家都带着面具活着,多累?

    倒不如,直接撕破脸皮如何?

    反正现在谈氏已经直接进入她家小南的名下了,就算谈老爷子真的想要弄点什么,也难。

    “你……”

    若不是前两天才从凌二那边得知顾念兮现在和谈逸泽还安好无损的见面了,谈老爷子估计刚刚被舒落心这么一刺激,血压又飙升了。

    知道这个女人现在算是彻底的疯了,拿下整个明朗集团不说,现在还准备刺激他老毛病复发,谈老爷子指着大门说:“滚,从今天开始,不准你再踏入谈家一步!”

    再将这样的女人留在家里抬头不见低头见的,谈老爷子怕自己会等不到谈逸泽他们两口子回来就去见了阎罗王了。

    “走就走,谁怕谁?现在留我在这个家,我还不稀罕呢!”

    在门口换了一双鞋之后,舒落心提着包包真的就离开了。

    其实对于她而言,这里从来就不算是她的家。

    不管是谈老爷子也好,还是谈逸泽也好,甚至连谈建天,都对她带着三分疏离。

    那样的感觉,她真的厌恨到了极点。

    若不是当初还奢望从谈建天那里看到回应,若不是她还奢望着谈逸南名正言顺的坐上明朗集团执行总裁的位置,她何必委曲求全那么多年?

    如今,当失望接踵而至,舒落心已经万念俱灰。

    而这一次谈逸泽和顾念兮集体消失,让舒落心看到了曙光。

    现在,明朗集团都在她的手上了,舒落心觉得自己已经不需要惧怕任何人了。

    至于其他的,她还有时间趁着顾念兮他们没有回来之前解决。

    而这个谈家,现在她也一秒钟都不想多呆了。

    踩着另一双鞋,她慢步离开了这所她耗尽了大半青春的房子。

    谈建天,不要怪我绝情。

    这些,都是亏欠我们母子俩的!

    ——分割线——

    世界的另一个角落,因为各种因缘巧合,顾念兮和熊逸再度被留在了大毒枭李腾的家里做客。

    而这一次,倒不是因为熊逸是李腾的军火合作伙伴,而是因为顾念兮……

    期限,李腾对于顾念兮这个突然冒出来的女儿的闺蜜也是怀疑的。

    但派出去跟踪顾念兮和李子到卧室的人回来汇报说,他的女儿自从跟着顾念兮进了卧室之后就笑声不断,这才彻底的将李腾的疑惑给扫清了。

    自从将这个女儿带回家来养,他还真的没有看到过这孩子的脸上有过什么笑容。

    所以能让女儿露出笑容的人,他必然是相当珍惜的。

    这天晚上,李腾再设豪华酒席,招待顾念兮和熊逸。

    并且,还邀请顾念兮和熊逸再在这个房子多玩几天。

    本意上,顾念兮是想要跟熊逸回去的。

    毕竟现在谈参谋长还在执行任务,她呆在这边多少会影响这个男人的判断。

    可李腾的盛情邀请,她也不好当面拒绝。

    所以,这天晚上的酒宴,她还是来了。

    此时的她,身上穿着李子为她挑选的白色长裙。

    纯洁的白色,在顾念兮的身上得到了最好的诠释。

    再加上这一头又黑又长的发丝,简直让她和误入凡尘的仙子没有什么区别。

    这一入座,也让李腾赞美声连连。

    “不错,果真是个美人胚子!”李腾很少这么直接去赞赏一个人。

    这是,谈逸泽对他的了解。

    所以,当他听到这个男人不加掩饰的赞美自己的妻子的时候,男人本能的眉心一皱。

    连握着高脚红酒杯的手,都不自觉收紧。

    若不是身边的李子提醒了他的话,怕是这个玻璃杯早就在他的掌心化成一堆碎玻璃。

    “谢谢李叔叔!”顾念兮浅笑应答。

    其实李腾的年龄不大,大概四十出头。

    再加上保养的不错,看起来跟三十出头差不多。

    “来来来,这些都是我们这边的特产,看看合不合你的口味。要是喜欢的话,我待会儿再让厨房弄些,送到你的房间去!”

    知道这顾念兮其实只是李子的闺蜜,为了过来见她一面大费周章的做了熊逸的舞伴,所以李腾便大方的让人多准备了一个房间。

    刚开始,谈参谋长自然是乐意的。

    毕竟让自己的美娇妻和别的男人呆在一个房间,虽然明知道这两人不会作出什么事情,但心里总是别扭的。

    可在看到李腾对顾念兮表现出来的过分热情之后,谈某人的眸色突然深了几分。

    据他的了解,李腾可不是那么轻易待人如此热忱的。

    要知道,和他合作了几年的人到了他的家,最多也只是招待一下。

    像是顾念兮这样,能让李腾这个大毒枭竟然撇开无数的应酬留下来和她一起吃饭,就说是为了表达对她这些年来照顾她女儿的谢意,这未免有些太过牵强了?

    “李叔叔已经准备这么多了,不用麻烦了。念兮已经吃的很饱了。”顾念兮只当自己是在跟一个长辈聊天,自然而然的客套。

    可她并不知道,她在聊天的时候,此时有两个男人都为她捏了一把汗。
(快捷键←)[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快捷键→)
大家同时在看:龙血战神 黑道特种兵 傲世九重天 武动乾坤 遮天 绝品邪少 生肖守护神 完美世界 我的贴身校花 绝世唐门 大主宰 莽荒纪 我欲封天 校花的贴身高手 星战风暴 武极天下 校园绝品狂徒 亿万老婆买一送一
本书转载于网络,版权属原作者,喜欢小说军婚染上惹火甜妻全文阅读,记得收藏本书。 卓越全本小说网 www.zy200.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