卓越全本小说网 全本玄幻 全本武侠 全本都市 全本历史 全本侦探 全本网游 全本科幻 全本恐怖 全本散文 其它小说 全部小说
小说排行榜 > 全本都市言情 > 军婚染上惹火甜妻全文阅读
军婚染上惹火甜妻TXT全集下载 加入书签

军婚染上惹火甜妻无弹窗 正文 第393章 喜欢男人VS放养的女人

    听到顾念兮说出的那句话,谈逸泽随之一愣。

    原来,这个该死的坏丫头是知道了。

    所以,她一整夜都在找茬!

    而他谈逸泽,竟然被她耍得团团转。

    可知道了她做的这些事情,他的心里的火气却是莫名其妙的消失了。

    连他自己,都有些想要嘲笑现在的自己。

    什么时候,他也变得如此没有骨气了?

    以前发现欺骗了自己的人,他一般都会死扛到底。

    可现在呢?

    明摆着自己就是被这小女人当一夜的猴子耍着玩,可自己脸上露出来的门牙,还是将自己的情绪轻易的泄露。

    “谈逸泽,要我走可以,可你要答应我,一定要安安全全的回家……”将自己的小脸埋进谈逸泽的怀中的那一刻,她的泪,如雨下。

    其实她也知道自己在这边一定会干扰到谈逸泽的行动,可看到他和别的女人在一起,她就是放不下。

    因为自己的私心,干扰到了他的行动,她也感到很抱歉。

    “好……”他哑着嗓音亲吻上她的额头,“回去的路上一定要听话,我不在你身边的时候不准穿这么暴露的衣服,知道吗?”

    好吧,就算是如此苦涩的分离时刻,谈参谋长依旧不改他霸道的作风。

    “……”女人不做回答,只以点头作为回应。

    因为她的嗓音,已经哭哑。

    之后的缠绵,依旧火辣而香艳。

    但比起之前的,又多了一丝缠绵留恋。

    ——分割线——

    同一时间段,地球的另一边则是午后。

    这一天,结束了连续几天的繁忙行程的谈逸南,终于在这一天的傍晚抽出时间来,开车前往自己悄悄买下来的一处房产。

    这里是位于郊区的小区。

    配套设施虽然比不上城东那一边的,但环境还算不错。

    谈逸南在这边买的是一套90平方米的公寓。

    虽然面积不大,但在他看来,这样的区域他和陈雅安用来生活已经不错了。

    而关于这出房产,是一个月之前买下来的。

    不过他并没有告诉陈雅安。

    而是,让施工队紧锣密鼓的开始装修着。

    目的,就是要给陈雅安一个欣喜。

    那一天,宋亚集团合作的娱乐公司的开业典礼之后,他本来是打算要带陈雅安出去庆祝一下,顺便将这套连日连夜赶工装修好她最喜欢的风格的房子送给陈雅安当作礼物的。

    可后来,因为宋亚集团的那一方热情邀约,无奈之下谈逸南只能硬着头皮带着身边那个撇不开的刘雨佳一起去庆祝。

    先是餐厅,后来又是酒吧,再后来又是k歌房。

    总之那一天晚上去的地方还真的不少,喝的酒水自然也不少。

    到最后,像是谈逸南这样的酒量都扛不住,是让代理司机送他回家的。

    喝的醉醺醺的,连开车都自己做不到,那一天的谈逸南还怎么可能去找陈雅安?

    而接下来的几天,也不知道公司为什么突然出现了那么多需要临时召开的会议,每一天谈逸南都在加班,脑子二十四小时都不能停下来。一有空,他也只能在办公室里打盹一下。

    压根,就抽不出时间过来找陈雅安。

    好不容易今天有时间了,谈逸南立马抽空跑了出来。他其实是准备今天下午带陈雅安到这边来看看的,哪知道打了好几通电话,那端的陈雅安都没有接听。

    等不到回应的谈逸南,只好一个人先跑来自己的公寓,看看装修的怎么样了。

    推门而入,这里的装修味道仍旧有些。

    不过,比起别家的,这味道已经算是淡了。因为谈逸南装修这里的材料,都要求是最好的。

    “不错!”

    谈逸南还觉得这装修队做的不错。

    基本上他说到的地方,他们都处理的很好。而且细节也处理的不错。

    特别是主卧室的大床,还是陈雅安最喜欢的粉色。

    床,也出奇的软。

    看到这房子之后,谈逸南再度给陈雅安拨打了电话。

    听着那边不断传来的声响,谈逸南还有些纳闷了。

    这女人到底在做什么?

    怎么那么久了,都不接电话?

    还有,在这之前他谈逸南都给他拨打了好几个电话了。

    看到的话,应该给他回一个是不是?

    在谈逸南连续拨打的第五个电话的时候,电话那边终于被接通了。

    “小安?”

    “南!”

    是陈雅安的声音。

    “小安,你刚刚在做什么,我都给你打了好几通电话了,怎么都没有听?”

    有时候,男人就是贱骨头。

    你越是不理他的时候,他越是黏糊你。

    要是以前,陈雅安还真的没想过,这谈逸南能主动问自己刚刚都在做什么事情。

    当然,要是换成以前,谈逸南能这么主动关心她的话,陈雅安会高兴的直接起来欢呼雀跃。

    可这一次,她给的只是嘴角的一记讽刺弧度:

    “刚刚在处理一些事情,没听到手机在响,你有什么事情么?”

    陈雅安的声音,有些冷漠。

    特别是在电话那边嬉闹的声响的衬托下。

    这让谈逸南不由的有些捉摸不透。

    只是眼下,急于想要跟陈雅安分享自己新房子的喜悦的谈逸南虽然注意到,但并没有深入想想这女人到底怎么了,只是笑道:“小安,我只是下午有空,想带你出来转一转。你现在在什么地方,我过去找你!”

    转一转,然后喝喝咖啡什么的,到最后再将她带来这个房子看一看,给她一个惊喜。

    谈逸南并不想直接这么说出来。

    他甚至还想说用一种漫不经心的语气,待会儿才能让这个女人越是激动一些。

    可他没想到,他此刻这漫不经心的语气,又给了这个女人不大不小的刺激。

    什么叫他有空就想要带她出去转一转?

    难道,在他谈逸南的眼里,她陈雅安就是那么好糊弄的么?

    想要的时候,随手招来,不要的时候,一脚踢开?

    “不用你来找我,我现在有事情要做!”

    这样像是小狗一样的生活,陈雅安再也不想要了。

    “小安,你有什么事情忙的?”其实谈逸南也知道,现在的陈雅安没有工作,也没有什么朋友,她可去的地方真的很少。

    所以在他眼里,陈雅安说她忙,根本就是无中生有的事情。

    最多,就是在买衣服什么的!

    可他的话在陈雅安听来,就是在*裸的讽刺。

    “谈逸南,你该不会以为,这个世界上只有你一个人有事情忙吧?”

    陈雅安按捺不住心里的不甘,冲着电话吼了起来。

    这男人连和她的约定都可以忘掉。

    再者,也可以堂而皇之的带着别的女人出现在开业典礼上,还情侣装……

    前段时间,他还提着一大堆的东西上了这陈家的门,再三保证会化解他母亲和她陈雅安之间的矛盾,再度将她娶回去。

    可现在,这又是在做什么?

    难道谈逸南真的不知道,那天的开业典礼上他和另一个女人身穿情侣装的样子,早就被拍到了电视上播着。

    电视画面上,他们非但手挽着,还深情对望着。

    比起和她陈雅安在一起,这两人更像是天造地设的一对。

    而很不巧的是,那天的新闻家里的人也都看到了。

    陈老爷子勃然大怒。

    家里的人,纷纷出来指着她陈雅安。

    前段时间将整个陈家搞的乌烟瘴气的人是她,那个时候她便已经成了整个陈家的公敌了。

    现在,谈逸南又当着所有的长辈当面和别的女人在一起,他口中那所有信誓旦旦的一切,立马成了所有人的笑点。

    现在,陈家的人压根就不信他会将她陈雅安再度娶回去的话了。

    她的母亲,已经重新开始帮她安排相亲的对象。

    希望在这个春季,就将她给送出去。

    而现在,陈雅安也抱着得过且过的心里。

    反正,在谁的身边还不是呆着?

    她也没有必要为了一个谈逸南,和整个家里的人反抗到底。

    今天,她已经答应了家里人去相亲。

    现在,母亲正在房间里帮着她挑衣服,三姑六婆也开始帮着她化妆绑头发。

    或许现在的她在他们这群人看来,就像是个烫手山芋。需要快很准的将她出售,送走!

    “小安,你这是怎么了?”谈逸南还真的没想到他的一句话会引来陈雅安如此大的反映。

    “我没事!你要是没事的话,我挂电话了。”经过一系列的事情,现在的陈雅安也突然不对男人抱希望了。

    “小安?”

    “小安,你到底有什么忙的事情!”

    谈逸南有些乱。因为他压根就不清楚陈雅安为什么突然间对他就变了。

    以前只要接到他的电话就会欣喜若狂的她,现在怎么像是连听到他的声音都想要回避一样。

    “小安,你别挂电话!”

    或许是谈逸南喊了好几句,陈雅安本来想要按断的电话键最终没有按下去。

    “你还有什么事情么?”

    冷漠,仍旧是她嗓音里的主题。

    这样的她,是谈逸南所不熟悉的。

    “小安,你是不是对我有什么不满?我不是和你说过了吗?我这几天是真的有点忙,念兮不在家的这几天,公司里的一大堆事情都耽搁着,所以我上去之后当然要将这些事情都给处理掉,总不能都堆在一起等着她回来处理吧?”

    关于陈雅安对自己的不满,谈逸南唯一能想到的便是自己这段时间没怎么好好的陪在她的身边。

    所以,他也尝试着去解释。

    可这个答案,却不是女人想要的。

    “这些你说过,我也知道。你还有什么要说的么?”

    他的解释,在她看来都是掩饰。

    他都和别的女人穿着情侣装出现在大庭广众之下,让她陈雅安再度成为天底下的笑柄了。

    可他竟然还在给她编织谎言。

    无疑,现在谈逸南所说的这些,陈雅安都无法相信。

    他口口声声喊着的忙,在她听来不过是他陪在另一个女人身边的借口。

    她再度轻启红唇,表明了自己的态度。

    “小安,我就是不明白,你为什么突然变了!”

    “我没变,只是突然明白了一些事情!”

    明白了,男人的话就像是在放屁,一阵风吹过,就散了。

    “好了,没事情的话我要挂断电话了!”身边还有三姑六婆,她实在不适合在这个时间段和他多说什么,免得再度成为这些人的笑柄。

    “小安!”

    谈逸南还想要说些什么,可电话那端很快就传来了电话被挂断的声响。

    “啪……”

    接踵而至的是,电话忙音的提示音:

    “嘟嘟嘟嘟……”

    握着被挂断的电话,谈逸南实在有些摸不着头脑。

    他真的想不起自己到底做了什么事情,弄得陈雅安那么生气的?

    可准备再给陈雅安拨电话的时候,他的手机便抢先响起。

    是公司的来电。

    “喂,谈总么?宋亚集团那边派来了两位高层,说想要和您见见!”

    电话是助理打过来的。

    “宋亚集团的高层?没预约啊,他们没说为了什么事情来的吗?”

    “没有,他们说是想要和谈总直接说!”

    “那好,你跟他们说,我现在就过去!”

    将电话挂断之后,又再度看了一眼自己新装修好的房子,虽然心里有再多的疑问,但谈逸南还是旋即转身,回到了现在需要自己的地方。

    不是他太过无情,而是需要他处理的事情真的有点多。

    只是谈逸南却不知道,他这次的转身意味着什么。若是他知道,会不会有很多事情都变得不一样了?

    ——分割线——

    “兮兮,你该出发了!”

    一整夜的缠绵,他们就像是拼了命的在将自己所有的美好奉献在对方的面前似的。

    缠绵结束之后,整个身体都是酥麻的。

    顾念兮靠在男人的怀中,当然也听到了这个男人的话。可现在的她,真的不想离开这个男人。在男人的怀中拱了拱,她又寻着自己最喜欢的那个姿势蹭了过去。

    “老公,我可不可以就这样抱着你到天荒地老?”刚刚那么帜热的缠绵之后就要她离开,这对于她而言,简直太过残忍了。

    “傻瓜,难道你忘记答应过我什么?好了,起来了,要抱等回家给你抱个够。现在先起来,把我给你准备的衣服穿上!”在谈逸泽的连哄带骗之下,顾念兮终于起身了。

    谈逸泽给她准备的衣服,也是清一色的黑。再加上她这头黑色的尝试的话,在夜幕中你根本就无法确定她所在的位置。

    “老公,我发现这一身还是蛮不错的情侣装?”谈逸泽给她整理好衣服之后,也穿上了自己的那套。

    “傻丫头,现在还有心情开玩笑?难道,不紧张么?”这一系列的行动,走错一步就有可能是丧命。

    现在,谈逸泽都有些后悔让她也参与到这件事情中来。

    他的小东西,年纪还轻,这个世间最美好的那些,还不曾见识到。

    若是发生个什么不测的话,那……

    说她紧张,其实不如说他是在说自己。

    貌似昨晚之后,他就变得战战兢兢的。一点,都不像是他谈逸泽。

    “不紧张!和你在一起,做什么事情我都无悔!”

    橘色光线的勾勒下,女人的脸庞仿佛多了一层薄纱,朦朦胧胧的让谈逸泽看不清。

    虽然看不清她的脸,但她此刻对他说的,比这个世界上的任何情话都要动听。

    “那好,他们已经准备好,我们现在就出发了!”

    说到这的时候,谈逸泽又随手将女人揽进自己的怀中,咬着她的耳朵,他说:“人海茫茫中能遇见你,我谈逸泽三生有幸……”

    听他低哑的嗓音里说着的那些话,顾念兮的嘴角也不自觉的勾起。

    最后落了一吻在男人的脸颊上,顾念兮说:“好了,我们出发吧。”

    “嗯!”

    松开女人之后,谈逸泽不知道在嘴上放了个什么东西,然后一阵清脆的鸟叫声传出。

    很快的,他的叫声也引得外面两个差不多的鸟叫声的回应。

    其实这些声音在顾念兮的耳里其实都差不多,但谈逸泽却在听到之后对她说:“好了,他们已经做好准备了!”

    “啊?”

    不是吧?

    单凭这几个鸟叫声叽里咕噜的,你就能猜得出他们已经准备好?

    可谈某人没给她当好奇宝宝的时间,对着窗外就一把拖起她的小屁股,往窗上送去。

    好吧,虽然她的小屁屁也被谈某人蹂躏过很多遍,可当真被他这么拖着的时候,她还是有些小别扭。

    但谈参谋长的臂力很好,就算她的小屁股各种不安,最后还是把她送到了窗户上。

    “跳下去,下边有人接应。”

    “老公,三楼耶!”

    好吧,夜色中都是黑不隆冬的,这三楼看下去也是见不到光亮。

    “没事的,用不用我送你一程?”

    看着谈逸泽放在自己背后的手,顾念兮咽了咽口水:“算了,还是我自己来!”

    被推下去,滋味肯定比自己跳的还难受。

    “别担心,他们都在下边接应你。不会让你受伤的。”无疑,谈逸泽此刻的安慰给了她莫大的勇气。

    最终,顾念兮闭上眼,朝着下方的位置跳下去了。

    自由落体是顾念兮所未曾体验过的,虽然谈参谋长千叮咛万嘱咐说什么不用担心的,但在接近地面的时候,顾念兮还是感觉到了死亡的临近。

    好在,摔下去的时候有两个东西直接拽住了她的身子。

    定睛一看的时候才发现,原来是熊逸和凌二爷。

    他们两人都伸出了双臂,以一个担架的姿势将她给拽住。

    虽然很感谢他们及时出手救了自己,可以看到熊逸的手放着的位置,顾念兮不淡定了。

    凌二爷放的地方是她的大腿,可该死的熊逸竟然将爪子放到了她的小屁屁上。

    这该死的混球难道不知道,这里是谈参谋长家的地盘么?

    对着身边的男人,顾念兮的神色微怒。

    “瞪什么瞪,老子要不接住你,你这屁股就变四瓣了!”

    熊逸小爷还说的头头是道。

    哪知道,下一秒跳下来的男人就对着他的脑袋一扣,一记暴炒栗子疼得熊逸呜呜咽咽的。

    “谈逸泽,你谋杀!”

    “这算轻的,如果你再叽歪,小心我家兄弟不保!”他的意思是,碰了他谈逸泽老婆屁股的惩罚,这已经算是最轻了。

    要是按照他寻常的脾气,估计卸手卸脚都有可能。但今天看在他熊逸是为了救顾念兮,不小心触碰到的,从轻处罚。

    在凌二爷的搀扶下,刚刚被吓得有些腿软的顾念兮回到了谈逸泽的身边,还不忘对着熊逸牛气的哼哼。

    “趁着夜色,加快行动!”

    丢下这句话,谈某人带着老婆先走了。

    而随后,凌二爷也快步跟上。

    至于这熊逸,灰头灰脸的跟在这一行人的最后:

    “贼公贼婆!,打了人就走!”

    熊逸只是小声的嘟囔着,哪知道走在最前方的男人还是听到了。非但听到了,他还直接作出了回应:“不然呢?不走难道还要把你打到断手断脚不成?如果你要的是这个,我倒是不介意!”

    慢条斯理的声音,让人都觉得此人温文尔雅。

    可话里的意思,却让熊逸不寒而栗。

    按照他对谈逸泽的了解,这个男人说的出口的话,是绝对做的到的。

    特别是他每次打了人医院又检查不出,治疗不了的那种痛,想想熊逸小爷的脸色都苍白了几分。

    最终,熊逸只能老老实实的闭上了爱念叨的嘴巴,跟在他们的最后走着。

    这一夜,对于顾念兮而言真的非常漫长。

    夜色中,她一直拽着谈逸泽的袖子走着。她怕黑,也有夜盲症。呆呆的走着压根就看不清前方的路到底怎么样。

    而谈逸泽他们的步伐都好大,让她有些跟不上。

    好在,察觉到她一直都在小跑之后,谈逸泽稍稍放慢了一些,牵起她的走朝前走。

    这一路上,他们都没有说话。

    因为谁也不制动啊,前方迎接他们的会是什么。

    是死亡,还是逃脱。

    但不管前方的路是怎样,感觉到掌心的另一端是他温热的手的顾念兮,嘴角始终挂着轻笑。

    只要能和她家的谈参谋长在一起,不管遇上什么她都能勇敢面对!

    当天边渐渐露出鱼肚白的时候,谈逸泽的眉心开始皱成一团。

    都已经做到这一步了,怎么还是没有情况?

    难不成,预算有误?

    看了看天边露出来的鸡蛋黄,谈逸泽又转头看了看身边的女人。后者一脸的疲惫,可看到谈逸泽在看着她,她还是努力的扯出一个弧度,让他不要太担心。

    也对,顾念兮的身体素质根本就和他们这些在枪林弹雨中摸爬滚打过的人不能比。

    一整夜的快步行走,已经将她的体力耗得差不多。

    现在又累又饿,还犯困。

    要是再继续走下去的话,估摸着会受不了的。

    看着脸色苍白的女人,谈逸泽的眸色满是担忧。

    可女人却异常坚定的用自己的小手包住了男人的大掌,笑道:“没事的,我可以的!”

    “那一路小心点。我不在你身边的时候,记得要好好照顾自己……”

    男人哑着声音嘱咐着。

    “好的,老公你也要平平安安的回家,知道吗?”

    “好,我知道了!我会尽快处理好这些,回家和你,还有我们的宝宝团聚的!”说完了这话,他将怀中的女人交付到凌二的身边:“凌二,好好照顾你嫂子,注意安全。我不在的时候,帮我好好看着他们娘俩!”

    “你放心谈老大,不用你说我也会这么做的!”凌二接过谈逸泽的任务,搀扶着顾念兮。

    “那好,你们三个一路小心!”

    交代完这一番话,谈逸泽转身就准备往回走。

    可女人的视线,一直都落在他的身上。

    虽然他千百次的告诉自己会没事,会很快的回到自己的身边和她团聚。但顾念兮不是傻子,她当然清楚每个任务都是有危险性的。而这一次的铲除大毒枭,当然是危险指数最高的。

    他这么一走,顾念兮真的怕两个人再也没有见面的机会。

    所以每一眼,都带着浓浓的眷恋。

    就算男人已经走了好几步远了,她仍旧不肯回过头来,就这样傻傻的注视着他的背影。

    而谈逸泽当然知道,落在自己身上的那道哀怨的视线。

    可他,始终都不敢回头。

    他怕自己一旦回头,就真的再也走不了了。

    “小嫂子……”

    凌二知道她的不舍,可因为谈老大的交代,他不得不这么做。

    “我没事的凌二,我们走吧!”勉强自己挤出一抹笑,顾念兮希望让自己看起来足够坚强。

    可滑落的泪水,却将她的心情全都泄露。

    “我看你还是不要笑的好,丑死了!”熊逸的嘴巴一向是最臭的。

    其实他不过是想要告诉顾念兮,她现在硬挤出来的笑容比哭还要难看。

    只是不知道为什么,话一到了他的嘴里就变了个味,弄得凌二爷也用非人类的眼神看着他。

    最终,熊逸小爷只能撇撇嘴,保持沉默,跟在两人的身边。

    可就在这一行人背道而驰的时候,一声枪响冲破云霄……

    原本走远了的男子,迅速的跳回到了他们三个人的身边。

    枪声,马蹄……

    这些,只有在电影中看到过的情节,顾念兮真的从没有想过,这些东西会在自己的眼前真实上映。

    顾念兮还有些惊魂未定的情况下,腰身上已经传来熟悉的热度。

    “老公!”

    “没事,不要慌。有我在,没人伤的了你!”

    他的话,平平淡淡。

    却让顾念兮环着他腰身的手的力道,加重了几分。

    “谈逸泽,你是不是没想过,你也有今天这样的下场!”

    马蹄声过后,便传来了李腾霸气的笑声。

    那高傲的笑声,确实让人有几分不寒而栗。

    但那是对于寻常人,对于谈逸泽却没有丝毫的作用。

    就算面前的他手持长枪,笑的一脸邪恶的出现在谈逸泽的面前,这个男人仍旧是面不改色。

    唯有黑眸子里的恨意,浓了几分。

    “腾老大,你这是什么意思?”他手拥怀里的女人,嘴角同样勾勒着嗜血弧度。

    “什么意思?你难道自己会想不出来么?谈逸泽,z国最年轻的参谋长,功勋战果无数,被誉为全球最有影响的人物排行榜第一名。”

    当谈逸泽的个人信息从这个大毒枭的嘴里传来之时,跟着他骑着马过来的那些人都有些诧异的看着不远处那个男子。

    原来就是他?

    怪不得首次看到这个男人的时候,这些人都感觉好像在什么地方见到过这个男人。

    甚至,这当中很多人还将这个男人当成自己的偶像。

    可真的没人会想到,这样一个男人竟然会亲临毒枭窝。

    “唐一泽!没想到,你还挺会运用谐音字的,差一点我还真的觉得你是最适合我女儿的,被你蒙混过去了。”唐一泽,是在这段时间谈逸泽在这个大毒枭里用过的名字。

    李腾承认,第一次看到谈逸泽的时候,他也被这个男人所表现出来那过人的魄力所折服。

    所以当听到李子竟然想要跟这个男人订婚的时候,当父亲的自然是欣喜的。

    因为自己的女儿,找到了一个他也觉得可以托付终身的男人。

    可当他越是看重这个男人,越是仔细深入观察的时候,他发现这个男人就像是个巨大的旋窝,能将你也给卷入沼泽中。

    若不是他及时跳出那个沼泽的话,恐怕现在也跟别人一样,彻底的深陷其中。

    “腾老大,我还真的不明白你在说什么!”男人笑的邪魅,顷刻间能让这个世间所有的一切都为他失掉了色彩。

    看他笑的灿烂,李腾自然也不会傻到看不出来,这个男人是打算和他装傻装个彻底了。

    “谈逸泽,你不用继续装傻了。我今天过来,就是来抓你的。这三年里,你可是将我们这一块的兄弟都要给赶尽杀绝了。你说我今儿个要是不将你给收拾个彻底的话,对得起我死去的那些兄弟么?”

    李腾说着,看着谈逸泽的眼眸越是阴戾。

    顾念兮自然也听到了他所说的那些话。

    没有见识过真正杀戮的她,自然是害怕的。更何况,现在这个男人要的,是她男人的命。

    那一刻,顾念兮的神经几乎绷到了极点。

    “虽然我恨你恨得要死,但我也真的佩服你的豪情。更何况,你今天还给我带来了这么个活宝。”说这话的时候,李腾扫了一眼凌二爷:“凌宸,号称凌二爷,家世不错,富可敌国。老爷子更是开国元帅,你说我要是将他给绑了去换钱,可比我在这里种花种草来的好吧!”

    “这样吧谈逸泽,看在你给我带来这个大买卖的份上,今天你就选个你想要的死法。我让你也来个痛快。”

    这个男人慢条斯理的和谈逸泽商量着死法,就像是在菜市场讨价还价似的。

    是不是他给个干脆点的死法,谈逸泽还真的要对他感恩戴德?

    听着这些话,顾念兮肚子里,心眼里都在冒着酸泡泡。

    谈参谋长可是她的大英雄,岂是他李腾这样不入流的小贼能讥讽的了的?

    “我说,你的嘴巴怎么这么臭!还好意思自称你是个大毒枭,我看你连菜市场里卖猪肉的都不如!”

    人生没有彩排的机会,每时每刻都在现场直播。

    顾念兮当然也知道,自己在这个时候跳出来说着这次刺激了李腾的话可能会引来的后果。

    可若是谈参谋长都不在了,她又一个人留在这个世界上做什么?

    “你……”

    好吧,身为大毒枭,在这个地区要风得风要雨得雨,还真的没有被人这么说的这么不堪过。

    连菜市场卖猪肉的都不如?

    还真的李腾气的脸色发青。

    顾念兮鲁莽的顶撞了李腾,谈逸泽也不制止,只是在旁边安静的看着,像是一个局外人一样看戏。

    这让人不由得怀疑,这个男人是不是脑子坏掉了?

    明知道和一个大毒枭单挑有多危险?

    说错一句话都有可能引来杀身之罪,难道他不担心顾念兮么?

    事实上,谈逸泽担心归担心。

    可他的手上已经握有足够的东西,绝对能保护好他的女人。

    “你就是顾念兮吧,伶牙俐齿的还真的比调查到的更狠。”李腾恼怒之余,又开始神神叨叨的说着调查到的东西。

    再者,他又上下打量顾念兮一通之后,笑道:

    “你不会真的以为,我对你有意思吗?”

    在他看来,顾念兮之所以敢在他的面前如此的呛声,不过就是仗着自己表现的对她有着好感罢了。

    可他却不知道,其实顾念兮的脾气是被她身后的男人培养出来的。

    不管是谁,惹毛了她她照样挠一把!

    就算真的惹出是非来,不是还有谈逸泽会帮她解决么!

    正因为这一点,所以现在这个女人行事越来越乖张……

    当李腾自以为自己的表现博得了这个女人的认可,以至于她能够如此大胆的放浪形骸的时候,女人却笑了。

    “不敢不敢,我顾念兮又不是香馍馍,谁看到都喜欢,都想要啃两口。更何况,李叔叔年岁已高,恐怕早已失掉某方面的能力,又怎么需要女人?”

    无疑,此刻女人的大胆让在场的人都有些惊讶。

    更何况她后面的那句话,实际上是在嘲笑李腾的能力。

    而一听这话,李腾的脸色明显变了。

    像是被踩到了尾巴的狗一样,怒色毕现。

    “你说什么。你这该死的野丫头,你该不会真的以为你今天能活着从这里走出去,敢这么说我,你是不是真的想快一点死掉?”

    说真的,其实李腾此刻的脸色还真的有些吓人。

    不过对于常年生活在一个威慑力比李腾还要高级别的男人身边的顾念兮而言,这一点压根不足以成为女人惧怕的理由。

    扫了男人一眼,她打了哈欠说着:“你就承认吧,其实你压根就不喜欢女人。”

    一整夜没睡,她的头脑有些昏昏沉沉的。

    和谈参谋长折腾了大半夜不说,后半夜还起来走了好多路。

    现在要是给她一张床的话,顾念兮发誓她能睡到昏天地暗。

    “你……”

    李腾听到女人的话,额头上的青筋这次全部出现了。

    当了这么多年的大毒枭,还真的没什么女人敢在他面前如此放肆。

    再者,他也好像被人戳破了自己的真实面具一样,有些狼狈,有些不堪。

    特别是面对自己的下属的时候,他的脸色晦暗到了极点。

    其实关于这一点,他从来没有在别人的面前表露过。

    他养过情人,生过孩子,甚至也有一大堆的花边新闻。

    有人说,李腾是风流大毒枭。

    可谁又知道,这一切不过是他给自己找来的掩饰。

    可他真的不知道,这些那么多年都没有被人戳穿过,为什么顾念兮倒是看出来了?

    可李腾却不知道,顾念兮之所以能看得出来,不是她之前做了多细致的调查。而是这多年来,被腐女苏小妞的潜移默化之下,偶尔会带着有色眼镜去看男人。

    没想到,那天到这里来之后,她一不小心带上了有色眼镜看李腾之后,竟然发现他那过分柔情的视线落在他身边的某个属下竟然那么久……

    这让顾念兮不得不怀疑起这个男人。

    事情一旦有了开头,一切就顺其自然。

    所以在接下来的这段时间里,顾念兮每天都不自觉的去观察李腾,自然也发现了更多。

    因为发现了这些,所以顾念兮才会觉得,熊逸和谈逸泽所担心的那些简直就跟天方夜谭一样。

    “李腾,你喜欢的人就是最近一段时间新来的那个保镖吧。你要是喜欢的话,大胆表达不就好了吗?何必每天都在背地里偷偷的看人家,那真的有些恶心,你知道不!”

    既然话都说了出来,顾念兮也不介意将自己所知道的都给吐露出来。

    而看到这男人脸色的转变,熊逸和谈逸泽的眸色都有了明显的变化。

    看来,顾念兮说的这些都是真的,不然李腾也不会有那么大的反映。

    对于谈逸泽而言,这样的顾念兮让他感到骄傲。和他谈逸泽肩并肩站在一起的女人,应该有这样不服输的傲气。别人怎么打她的,她也势必将这样的痛楚还给别人,并附赠上双倍!

    而这一幕对于熊逸而言,他还真的觉得有些玄幻了。

    顾念兮这个女人,真的让他恨得牙痒痒的。特别是她身上的那股拧劲,在和她相处的这段时间,熊逸不知道有多少次恨不得掐死这个女人,更怀疑这个女人当初是怎么走到谈逸泽的身边的。

    可当亲眼见到这个女人那渗入一切的观察力,更将李腾气的有苦说不出的时候,熊逸对她的印象也发生了改变。

    “你……我告诉你,不准你继续胡说,不然我现在就一枪打死你!”李腾发现嘴巴上的阵势真的赢不过这个女人,于是决定用枪杆子说话。

    “你有种就打死我好了,反正你只要打死我,我就会让全世界都知道你其实喜欢的人是男人。”

    “你没那种能力!”

    “我没那种能力?你该不会不知道,现在最流行的就是微博吧?我早就拍了好几张你对你那个下属含情脉脉的照片编辑好了微博,只要你现在敢对我比划一下枪的话,我就按下发送。我倒是要看看是你的手枪快,还是我国的移动网络快!”

    说这话的时候,顾念兮还真的掏出了手机。“对了,其实我这样做也是为你好,你看你不敢表白的事情,我顾念兮都替你做了,多省事!”

    瞧瞧,这话说的像是李腾还要对她感恩戴德似的。

    连熊逸都有些佩服顾念兮了。

    “你……”发现嘴皮子完全赢不了顾念兮,而想要用枪,顾念兮身边又有一个谈逸泽,想必没有开枪打中顾念兮的时候,她真的发了微博怎么办?

    李腾一直到现在都没有办法做到用平常心看到世人异样的眼光。

    所以,用枪此刻是万万不得的。

    最终,他改变了策略,不和顾念兮谈了,而是对谈逸泽说:“谈逸泽,管好你自己的女人!别待会儿找不到全尸还怪我!”

    “没办法,我对我女人一直采用放养方式,管不了!”谈某人看了身边的女人一样,无奈的耸了耸肩。

    一副放任的样子,气的李腾管不了那么多了:“该死,既然管不了,就和你的女人滚到另一个世界去!”

    说着,李腾一声命下,原本还平静无波的草丛里,突然涌现了大批人马。

    而这些人的手上,都持有枪支。

    也对,做他们这一行的,少了这些家伙怎么行事?

    而这和大批人马僵持的一幕,顾念兮也是早已预料到的。

    只是当真看到这么多明晃晃的家伙的时候,顾念兮还是不安的咽了咽口水。

    “谈逸泽,你不会真的以为我傻到喜欢上你的女人,还真的准备将你纳为女婿吧?我告诉你,早就知道你们今晚逃跑的计划,故意布阵在这里,就是想要将你们一网打尽的。没想到你们还这么听话,如约行事!这也省得我多费几番功夫!”

    说这话的时候,李腾挥了一下手,原本守在不远处的那些人,都朝着谈逸泽他们这边包抄了过来。

    而就在这一刻,不远处传来直升机的声响……

    ------题外话------

    11月1日,新的一个月,新的开始。~!
(快捷键←)[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快捷键→)
大家同时在看:龙血战神 黑道特种兵 傲世九重天 武动乾坤 遮天 绝品邪少 生肖守护神 完美世界 我的贴身校花 绝世唐门 大主宰 莽荒纪 我欲封天 校花的贴身高手 星战风暴 武极天下 校园绝品狂徒 亿万老婆买一送一
本书转载于网络,版权属原作者,喜欢小说军婚染上惹火甜妻全文阅读,记得收藏本书。 卓越全本小说网 www.zy200.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