卓越全本小说网 全本玄幻 全本武侠 全本都市 全本历史 全本侦探 全本网游 全本科幻 全本恐怖 全本散文 其它小说 全部小说
小说排行榜 > 全本都市言情 > 军婚染上惹火甜妻全文阅读
军婚染上惹火甜妻TXT全集下载 加入书签

军婚染上惹火甜妻无弹窗 正文 第394章 杀敌vs我爱你,谈逸泽!

    无疑,在这个地方有直升机的出现,让这些人都不自觉的提高了警惕。

    特别是刚刚接收到李腾的示意,包抄过来的那些人,此刻都有些惊悚的抬头望向天上,看向直升机的方向。

    按照他们的了解,今天的行动本来就没有直升机的参与。

    难不成,这直升机是……

    相对于这些人,谈逸泽一行人,始终淡定从容。

    在李腾也有些错愕的抬头望天的时候,谈逸泽一眨眼的功夫就跳上了李腾的那匹马。

    单手,就拽过了他手上的那把枪,抵在他的脖子上。

    他的速度之快,连站在这男人身边的顾念兮都没有看清楚。

    一直到他们保持着那个动作的时候,顾念兮还有些回不过神来。

    当然,在这一个过程中,跟在李腾身边的那两个人有了动作,有的还对准谈逸泽开枪射击。

    不过枪声响过之后,谈逸泽仍旧保持着手持枪支抵住李腾的脖子的动作。

    马儿被吓到了,有些惊慌的仰头叫着。

    谈逸泽一伸手拽住了缰绳之后,马儿也很快的平静了下来。

    此刻的他,和李腾共盛一匹骏马。

    而李腾始终保持着被谈逸泽架住脖子的姿势,不动弹。

    “谁敢开枪,我就立马弄死他!”

    将马儿和人都给制服之后,谈逸泽开口就是这么一句话。

    眸色,一瞬间化成了利刃。

    一下子,让在场的那些人都安静了下来。

    也让顾念兮看的有些痴傻。

    她的谈参谋长,一身黑色的便服,连一个简单的动作都是那么的潇洒。更别说,眼下他还持枪劫了大毒枭的架势,真的让她打从心眼里佩服她家谈参谋长。

    而边上,熊逸难得一见谈参谋长亲手行动,正兴奋的不知所措。

    但是凌二爷显得淡定从容。

    要知道,被他们谈老大当成猎物的人,从以前就没有一个能逃脱的掉。

    再者,比现在情况更危及的,他们几个也一同遇见过。

    好在每一次,几个人的分工合作,都让他们成功化险为夷。

    当然,大毒枭可不是那么好制服的。

    即便此刻在被枪指着脖子的情况下,李腾仍旧不肯服软送他们离开。

    扫了架着枪在他脖子上的谈逸泽一眼,男人说:

    “谈逸泽,你以为弄死我,今天你就能和你的这些人顺利的离开这里,没门!”

    “有句话,不知道你听说过没有,世界本没有路,人走多了就有了路。所以没门没关系,自己打造一个,不就成了?”

    他靠在李腾的身边,嘴角上的妖娆毕现。

    有一瞬间,他从李腾的眸色中读到一种叫做惊艳的东西。

    不过大毒枭就是大毒枭。

    即便自己的小命掌握在别人的手上,这男人依旧还想要指挥作战:“全体听我的口令,不用管我,今天我要是不能活着从这里走出去,那你们就要好好听少爷的话,他的话就代表我。现在……”

    谈逸泽也知道,打断别人的话的行为是很不礼貌的。

    可别人都想要他的命了,他还能考虑那么多么?

    在李腾没有说完这一句话的时候,谈逸泽开口说了:“你不会以为,我也真的计划今天带着我老婆离开之后还要会狼窝做你的女婿吧?那我谈逸泽,是不是太窝囊了?”

    他的嘴角带笑,可眸子里却已经猩红。

    “你是说……”

    谈逸泽的这话,或许别人听不懂。

    但李腾却不可能听不懂。

    在听到这个男人这番话的时候,他的眸色里出现了惊悚:“你是说你……”

    改变了计划?

    换句话说,是他李腾中计了?

    他们这群人,并不是想要离开?

    而是,将他李腾和他这个毒窝里的精兵良将,全都引到某个特定的地方,清除?

    想到这一点,李腾的浑身上下止不住的颤抖。

    而这个男人却以另一个瑰丽的弧度,告诉了他答案。

    “这些,还真的要感谢我家兮兮!要不是她,我还真的被你弄出来的醋计给算进去了!”直接揪着他的脖子,谈逸泽跳了下马。

    而在场的那些人得不到他们老大的命令,一时间还不敢轻举妄动在,只是惊悚的看着眼前的这一幕。

    “你和梁海的勾结,差一点害了我的命。今天,你和我的账,就在这里算清楚。”弄的他老婆以为他死了,不知道伤心了多少天这一点,就足够让这老家伙死上几千几万次。

    “至于梁海的,我已经收集到你和他勾结足够的证据了。如果你在天有灵的话,记得去告诉他,让他等着军事法庭上见吧!”

    谈逸泽说这话的时候,眼眸里的光芒让人不寒而栗。

    而听清楚了谈逸泽的这番话的李腾,眼眸瞬间转化为惊悚。

    “你……不可能!那些东西,你怎么可能得到?”来往的邮件,都被他给删除了。

    至于那些所有的资料,看过之后他都直接销毁。

    他都已经做到这样了,这个男人还怎么可能找到他和梁海有勾结的证据?

    “你好像忘记我当年是做什么的了吧?你觉得随便删除个邮件,就能轻易的逃脱得了法律的制裁么,梁腾!”谈逸泽最后的一个称呼,让在场的其他三人都有些搞不懂这个男人到底在玩什么东西。

    而李腾也顺势玩起了全盘否认:

    “你说什么,我不知道!”

    “这些可都是你的邮件里说的。当然你要是想要全盘否认的话,我也不会说什么。不过关于你的dnA样本,我已经送到了国内和梁海的进行详细的对比了。你们到底是怎样的关系,很快就有结果,不用急着去否认!”

    用枪口戳着他的脖子的男人,笑的一脸云淡风轻。就像和他李腾在谈论着今天的天气变化。

    可他说出来的那些信息,却让李腾的眼眸从惊悚变成了慌乱。

    怎么可能?

    隐藏了那么多年的身份,没有人能找到他和梁海是有关联的。

    为什么这谈逸泽,却一次性的将他们的关系都给扒光了?

    可不管谈逸泽是怎么弄到这些消息的,李腾此刻唯一能为自己的哥哥做的,就是矢口否认:

    “你不要胡言乱语!”

    虽然他已经多年没有回到国内,但他还是知道,要是哥哥和他的关系一旦被牵扯出来,会有多少的事情。

    当然,要是这次他们联合起来在谈逸泽背后搞出来的那些事情一旦曝光的话,以这个男人现在如此高的支持率,他们兄弟俩一定是死无葬身之地!

    “你现在爱怎么说就怎么说吧,错过了这个村,就没有这个店了!”他说的,是今天一旦过后,他李腾从今天开始就没有开口的余地。

    一个活人怎么可能从今往后没有说话的余地?

    剩下唯一的可能,就是死……

    “谈逸泽,我不会放过你的。今天就算是死,我也不能让你们这些人活着走出这个地方!”

    李腾知道,一旦此刻放任谈逸泽离去,就意味着哥哥可能落马,更可能付出生命为代价。

    他这些年靠着哥哥的能力走到了今天,不可能眼睁睁的看着哥哥因为自己丧命。

    想着,李腾拼了命的嘶吼着:“全体准备,行动!”

    吼出这一句的时候,他们那些人真的开始射击了。

    枪林弹雨,这是第一次顾念兮如此真是的感觉到死亡如此临近。

    多少次,子弹从她的面前飞过,又有多少次,她眼睁睁的看着子弹滑到了自己的身边,索性身边的那个男人,一直拉着她,还将刚刚抓在手上的李腾拿起来当成他们的挡箭牌。

    他们这次三个人准备了这么多的行动,自然也不可能没有带家伙过来。

    熊逸和凌二爷是神枪手的级别,得当躲避着这些人一次次射来的子弹,还要对着这些人扫射。

    不过子弹在他们的手上,应用的效率极高。

    一枪倒一个,几枪过后少一排。

    红,这是顾念兮这一天看到最多的颜色。

    腥甜味,也是她闻过最恶心的气息。

    这一天之后,顾念兮看到红色都会有种眩晕感。

    “谈老大,好像有很多人朝着这边靠近!估计,是我们这边的枪声引起了那边的注意!”

    又解决了几个敌人之后,凌二爷抽空和谈逸泽分析现在的情形。

    而此时,被谈逸泽拿来当成挡箭牌的李腾,已经奄奄一息。

    肚子上,已经有好几个窟窿,猩红不断的从那些窟窿里蔓延出来,染红了他白色的衬衣。

    他的嘴巴里也有红色渗出,顾念兮也不懂他是不是哪里撞伤了。

    可这个男人不愧是大毒枭,明明已经频率死亡了,他还说:“谈逸泽,别想活着离开。”

    听他的口吻,谈逸泽知道这个男人一定还留一手。

    黑眸一转,他说:“让文数尽快过来!”

    “好!”

    凌二爷回答回答之后,就按下了自己身上那个手表的某个按键。

    直升机的声音,由远及近。

    而最新赶来的一批持枪歹徒,再度制造枪林弹雨。

    那一刻,顾念兮很乱。

    没有时间给她害怕,她只能逼着自己镇定下来,不去给身边的男人们添乱。

    “不行,还有一份资料在那个窝里,我现在要去尽快把它给取出来。那是毒品提纯的核心文件,这份东西要是在李腾死了之后落入别人手上的话,估计也是麻烦一堆!”

    其实,这些谈逸泽不是没想起来。

    关键是这些文件不到最后一刻,这李腾也不会露出马脚拿出来交给儿子。

    刚刚他已经将中了几个子弹的李腾给放了,目的当然是为了让他回去将文件弄出来交给他儿子。

    而现在,看着李腾渐渐走远,他心里有数。

    “老公,我……”

    看到男人准备离开,顾念兮的声音嘶哑。

    她想要说让他不要去,可她知道她不能这么自私。

    不管是从谈逸泽的梦想出发考虑,还是从整个国家和人民考虑,她都不能这么做。

    似乎已经从她的眼眸里读懂了什么,谈逸泽反手给了一个准备对准他们两人开枪的人射了一枪之后对她说:“兮兮,答应我,不管我有没有安全的回来,都要坚强的活下去,知道吗?”

    看着他急切的眼神,真切的神情,顾念兮想说一个“不”字,却说不出。

    最终她只能点着头,含着泪目送那个男人单枪匹马的闯了回去。

    “小嫂子,谈老大不在这边,你一定要跟进我一点。还有,这个东西给你,以防万一!”

    说着,凌二爷竟然从自己的一个口袋里掏出一把枪丢给了顾念兮。

    那枪的重量,让顾念兮回过神来。

    “顾念兮,你少给我在哪里磨磨唧唧的。拿出你刚刚和人家李腾对抗的精神来,成不?”虽然一边也在拼死保护着顾念兮,但熊逸小爷说出来的话还真的让人有些难以接受。

    不过他的话到底让顾念兮从刚刚谈逸泽离开的悲伤中回过神来。

    她的男人现在正和死神搏斗,她怎么可以在这个时候拖了他们的后腿?

    想到这,顾念兮拿起了枪……

    ——分割线——

    不知道枪战进行了多久,总之现在顾念兮抬头的时候,能看到的便是遍地的尸体。漫山遍野的,都是猩红。

    当然,这么多伤亡,他们这一群人也不可能完好无损。

    凌二爷的左手中了一枪,可单手拿枪的他仍旧是那么的干净利落。

    熊逸的肩头也有一枪,不过是看到顾念兮差一点被射中,他替她挡了这一枪的。

    顾念兮虽然手上拿着枪,可她都没有学过用枪,更不知道枪的各个部分是什么名字。

    凌二爷总跟她说拉保险。可顾念兮真的不知道保险在什么地方。

    糊里糊涂的抓着一把枪,她的手臂上也有好几处被子弹擦伤。

    但总体上,他们三人中就属她伤情最轻。

    而本来还在老远的直升机,现在已经来到了他们的上空,正缓缓下降。

    出乎他们预料的是,这个过程中好像出来的人越来越少。

    刚开始他们还以为是被他们解决了的人多了,里面所剩无几。

    可从直升机上下来的谈妙文扫了一眼地上的那些人之后,说:“不好,小泽在里面可能遇上埋伏了!”

    谈妙文潜伏在这个地方已经不知道多少天了。

    这里头该有多少人,没人比他更清楚。

    可现在地上伤亡的那些人,根本就没有一半,另一半的人难道是死了?

    不知道这外面这么大的阵势?

    不可能!

    依照谈妙文对敌人心理的了解,估计那另一半的人都在里边对付谈逸泽了!

    听到谈妙文的话,熊逸和凌二爷脸色一变,顾念兮则立马慌了。

    “表叔,你是说逸泽他……”

    可能丧命了?

    可后面的话,她不敢说出来。就像是在家里等待着谈逸泽的那些日子里,她一直都不敢哭一样。

    她害怕自己一旦说出来,这些都会变成现实!

    “我看这样吧,我现在进去看看情况,你们两个留下来保护好她!”谈妙文没有直接回答顾念兮的话,而是转身对凌二爷和熊逸说。

    可这个建议,遭到了凌二爷的反对。

    “不行,我们现在身上都有伤,一旦大批人马到来的话,我们真的没有把握照顾好她。再说了,这飞机我也不是很熟练,一旦那些人过来的话,怕是飞机被他们给弄走了。到时候,我们真的就毫无退路。”

    一旦直升机被人开走了,他们就真的没有任何退路了。

    “我看这样吧,熊逸都在这里照顾小嫂子,文表叔看好飞机。一旦有人过来的话,立马起飞,不用管我们。”丢下这一句话,凌二爷转身准备走了。

    凌二爷的提议,倒是没有让人反对。

    因为现在,这个建议对于他们几个来说,是最好的安排了。

    凌二爷走了,只是走了几步他又像是想到了什么,转身对顾念兮说:“小嫂子,如果我真的没有出来的话,你帮我告诉苏小妞,跟她说不用等我回去了,让她找一个会疼她的男人,还有不要附赠一个恶婆婆的那种,然后幸幸福福的生活!”

    说完这一句话,凌二爷这回握着自己受伤的左臂,迅速的跃入了那片危险地带。

    而顾念兮现在唯一能做的是,对着他的背影喊着:“凌二,我会告诉悠悠,你是真的爱她的。求你,一定要和逸泽安全回来……”

    不知道凌二爷有没有听到,总之这个男人跃入那片地区之后,就没有再回来。

    里面是风云涌动,外面自然也不是那么平静的。

    在凌二爷进入这地区之后,又有好几个人走了出来。

    三个被熊逸个射了,另外两个不知道谈妙文怎么弄的,没人看到他用枪,反正就看着他对着那两个人比划了什么之后,他们便倒下了。

    过后顾念兮才知道,谈妙文这些年搞出来的那个组织,除了制造一些市面上找不到的药物之外,还专门研究暗器。

    这暗器一般比弹药要要危险几分。

    被子弹弄到的话,不对部位兴许还能活命。

    但被谈妙文独门研制出来的药物所伤,毒药会在几秒钟的时间迅速的溶解人的器官和组织,让整个身体从内裤溃烂,最后丧命。

    这样的等待,每一秒钟对于呆在原地的人都是一份煎熬。

    除了要担心进去的两个人,谈妙文和熊逸还一直都保持着高度警惕,防止四周可能随时出现的危险。

    而顾念兮的双眸一直都眼巴巴的瞅着不远处,希望能今早看到她家谈参谋长和凌二爷从里面走出来。

    几分钟,寻常的时候可能是一晃而过。

    可今天对于他们来说,就漫长的跟几个世纪一样。

    “顾念兮,你不适合这样的表情!”

    “顾念兮,放松一点。你这样会吓到我的!”

    熊逸还是保持着之前吊儿郎当的样子,但从他的话语里你还是能轻而易举的读懂他的关心。

    可眼下的顾念兮,压根就没有那么多的时间和这个男人抬杠。

    她的眼珠子一直眼巴巴的盯着前方看,就像是恨不得将远处瞪出一个大窟窿来。

    “顾念兮,你相信我一定会没事的!”

    熊逸小爷不过是想要用自己的方式来安慰顾念兮,可谁知道在他这话刚刚说出来的一秒钟后,不远处那座如同古堡的建筑突然传来一声巨响……

    片刻之后,火光将整个城堡吞没……

    “逸泽?”

    轰隆一声的巨响,震得顾念兮的双耳听不到任何的东西。

    而看到那巨大的火龙开始蚕食那座古堡的时候,顾念兮突然间就冲了出去。

    此刻,她已经完全看不到那周围骇人的火光似的。

    她唯一知道的就是,她顾念兮最爱的男人,此刻还在里面。

    不……

    不能是这样的结果。

    老东西,你不是和我说好了,你一定会平平安安的回来和我还有我们的小孩一起团聚么?

    老东西,你不是和我说过,你对我永远不会食言?

    老东西,你出来好不好?宝宝不能没有你,我更不能没有你……

    她的脑子,想不出其他的东西。

    现在,只想着和他在一起。

    至于其他的东西,她想不到,也无法想到。

    如果不是身后的一双手及时拦住了她的腰身,将她死死的拽回去的话,顾念兮肯定这个时候已经直接冲进了火海中。

    “顾念兮,你疯了吗?你知道,现在进去有多危险?”

    身后,是熊逸。

    虽然他们都过无数次的嘴,熊逸也在顾念兮这边吃了不少亏,但总体上两人有过生死患难,他也不能眼睁睁的看着她去送死。

    只是此时拽住了顾念兮的熊逸也第一次发现,原来一个女人在绝望的时候力气也可以变得超乎寻常的大。

    这样的顾念兮就像是困兽。

    如果熊逸不拼尽十二分力气的话,绝对是拉不住这头蛮牛的。

    “放开我,逸泽还在里面,逸泽还在里面,我要去救他。我要去救我老公!”

    那个男人,虽然不曾和她有过海誓山盟,也不曾经历过刻苦揪心的恋爱,可这段婚姻于她或是对他而言,都是生命里不可分割的一部分。

    突然间将他硬生生的从她的生命中抽走的话,顾念兮相信自己一定会崩溃的。

    “现在整个房子都是火,你怎么救!”一个男人都不能保证自己有去有回,更何况是顾念兮呢?

    拉住顾念兮的熊逸不断的劝着,希望能暂时拉住她。

    而一旁的谈妙文这个时候也才从这爆炸的震撼中回过神来。

    “你在这里看着她,我去去就来!”

    谈妙文扫了不远处的火光,最终还是按捺不住。毕竟那个此刻还可能呆在火海中的人,是曾经救下了他的命的侄儿。

    “表叔,我跟你去!”不管活还是死,她都要跟谈逸泽在一起。

    拼了命的掰着环住她腰身不让她动弹的那只大掌,顾念兮上前。

    “念兮……你真的想去,你想过结果是什么吗?”谈妙文也没有想到,顾念兮竟然真的会选择和自己进去。

    但他不确定这顾念兮是太过天真,还是真的对谈逸泽至死不渝。

    毕竟对于谈妙文而言,他在如梦的年纪已经丧失了去谈一场真正恋爱的资格。

    他从未有过这样的爱情,怎么可能相信顾念兮是真的为了谈逸泽连命都可以不要?

    “我知道,但就算是死,我也想跟他在一起!我爱他……”

    她对谈逸泽的爱,从来不会像是谈逸泽一样,吝啬的不肯表达。

    若是以前,当着别人的面可能她会矜持一下。

    可眼下,再不进去她怕自己再也不能见到那个男人了……

    “顾念兮,好样的!”

    其实自从丧失了成为男人的资格之后,谈妙文对别人的要求都有些变态。不管他的属下做的再好,他都很难真真正正的去赞赏一个人。

    可当看到一个柔柔弱弱的女子,竟然想要跟铁血男儿生死追随的时候,谈妙文原本已经死去的那颗心,竟然奇迹般的恢复了跳动……

    “走吧!”

    只是此刻除了脑子里的那个男人,其他的赞美顾念兮根本听不进去。

    连回头看熊逸一眼都没有,她便先行迈开了脚步。

    老东西,等我!

    我们虽然没有海誓山盟的婚礼,但我对这顿婚姻是认真的。

    不管你到了哪里,我都要和你呆在一起……

    ——分割线——

    “老公!”

    “老公你在哪里?”

    “小泽?”

    由远及近,谈逸泽好像听到了顾念兮和谈妙文的声音。

    他们在寻找他!

    可该死的,刚刚的大爆炸弄出来的灰尘呛得他的喉咙说不出话来。

    他真的没想到,这李腾逃回来了,将提纯的那些资料交给他儿子的时候,还给他设下了这样的埋伏。

    几千几百人同时冲进来的时候,谈逸泽还以为自己真的要完蛋了。

    虽然他谈逸泽的枪法准,可始终抵不过那么多人的弹雨扫射。

    右手好像已经中了两枪,本以为会丧命,没想到这房子竟然发生了大爆炸。

    大爆炸的时候,凌二已经过来了。

    他在另一边拼死抵抗!

    而爆炸声响起的时候,有很多地方都塌陷下来了。

    房子的很多地方已经染上了起来,只有他们所在的这个区域没有。

    谈逸泽知道,这个房间是李腾用来储存对他最为关键的资料的地方,自然也有不同寻常的装备,像是火之类的一般进不来。

    可这地方已经发生过大爆炸,这地方也是呆不久的!

    怎么办?

    若是在短时间内逃不出去的话,这房子一旦发生倒塌的话,肯定丧命的!

    “老公……”

    熟悉的女音,带着哭腔。

    他的兮兮,在哭!

    这傻丫头,不知道这里刚刚发生过大爆炸么?

    都不知道还有没有再度爆炸的危险,就闯了进来?

    要是她发生了什么好歹,他谈逸泽是一辈子都不会原谅自己的!

    “老公,你在什么地方?我求求你,你和我说一声好不好?”

    估计是在这里长时间没有找到他,她的声音已经哭的干哑。

    而从她身边,还不时有枪声传出。

    谈逸泽认得,那是谈妙文射击的声音。

    “念兮,这处建筑估计不就就要发生塌方,我们还是离开先吧。”在这里来来回回找了几个回合,除了不时遇到这毒枭窝的余党从里面逃出来,谈妙文需要不时防范之外,根本就找不到谈逸泽的身影。

    看着这尸体满地的一幕,连谈妙文都有些放弃了。

    可女人却坚定的和他说:“我不走,我老公还在这里,我为什么要走?”

    他在哪,她的家就在哪!

    “念兮……”

    “表叔你要走就走吧,我是不会离开的,除非找到他。”

    她说着,又继续埋头寻找。

    只要看到穿着黑色衣服的,她都上前去扒一扒脸看一下。

    有些死妆真的很恐怖,看一个顾念兮的脸都要苍白几分。

    可一路走来,都没有发现谈逸泽的踪迹。

    “老公!”

    “老东西……”

    “你在哪里?你快给我出来。你不是答应我,今生今世都要和我在一起么?难道你反悔了吗?”

    “老东西,你不出来的话,我也不会出去的。要走,也把我带走吧……”

    谈逸泽经过刚刚那长时间的抵抗,已经耗尽了所有的体力。

    再者,他的右手中枪,失血也有些严重。

    本来此刻的他已经处于半昏迷状态,若不时听到顾念兮的声音,他此刻没准已经放弃了。

    其实,他此刻只想要亲口告诉顾念兮,要替他好好的活着。

    可当听到顾念兮说他要是不活了,她也要跟着他长安与此,他浑身上下不知道哪里来的力气,一下子将压在自己上方,因为大爆炸震动而倒塌下来的一块石头给掀开了。

    因为这样大的声响,自然引起了顾念兮的注意。

    同样的,跟在顾念兮身边的谈妙文也注意到了这一点,大步跟随着顾念兮走了过来。

    “老公?”

    “老公,是你吗?”

    她小心翼翼的上前。

    其实刚刚在路上也路过几个从尸体下方钻出来的活人。

    不过那些人都不时他们的同路人,他们一凑上前就开枪,要不是谈妙文的动作比他们还要快的话,不知道这一路走过来他们的身上要多了多少的窟窿。

    “念兮,我来!”

    谈妙文怕顾念兮冲在最前方可能遇到危险,所以想要拉住她。

    可当看到这男人露出来的那个还蒙着已一大层灰尘的脑袋,顾念兮随即激动的跳上前:“表叔,真的是我老公!这回没有错!”

    这边,她已经率先拉起了男人的手,将他从地上拽起来:“老公,太好了,你还活着!”

    她的眼眶里带着热泪。

    “傻丫头,先把我眼睛的沙子给我擦一下。我们必须要尽快出去,这里随时有塌方的危险……”

    谈逸泽的整个眼睛都被傻子蒙上了一层灰,一动弹傻子就跑到眼珠子里,难受极了。

    可他的一只手受着伤,一只手因为刚刚被石头压了太长的时间,抬不起来,只好找顾念兮帮忙。

    来不及在这危险过后好好相互依偎一下的他们,又必须赶路了。

    “念兮,要不我来扶着小泽?”

    看顾念兮那瘦弱的肩膀一个人要扛起谈逸泽那么高大的身子,谈妙文都有些心疼。

    “没事文叔,我可以自己走,我的双腿没有受伤。对了,凌二还在那边,要先看看他!”他怕凌二也跟自己遭遇同样的情况。

    “我去看看!”

    谈逸泽身上是件黑色衣服,所以血流出来的时候并不明显。这也导致顾念兮以为他没有什么事情。

    可谈妙文不是顾念兮。

    他扫了谈逸泽一眼,就知道他现在右手上至少中了三枪。而左手上被压了那么久,可能也骨折。至于肋骨,估计也断了一两根。

    现在还让他走过去察看凌二是不是受伤?

    怎么可能?

    只是就在谈妙文即将走过去的时候,不远处传来了凌二爷的声响:

    “我在这……”

    凌二和之前一样的装扮,走过来的时候正脸也都是灰尘。

    可这样的凌二,好像总少了那么一点东西……

    可此时,他们的身后还传来了一个声音:“想走,没那么容易!”

    那是李腾!

    看到那明明肚子已经中了好几枪,却到现在还奇迹般活着的男人,顾念兮在心里就纳闷了:这人怎么还没有死?

    难道真的就像传说一样:祸害遗千年?

    谈逸泽貌似察觉到那个男人要做什么,立马说:“我们快走!”

    凌二爷没有什么伤情,所以不用扶着自己就可以走。

    谈妙文则跟在顾念兮的身边搀扶着身材过分高挑的谈逸泽,一行人走出来的时候,熊逸已经发动了直升机,将它开到这附近。

    看到他们几人竟然还真的活着走出来,熊逸来不及欣喜就开始喊着:“快,上飞机!”

    直升机顶部的螺旋桨不断煽动的同时,周围也卷起了很大的风。

    顾念兮那一头长丝被全部吹起,异样的妖娆。

    谈逸泽的黑衣,也被风儿灌得领口不断的摆动。

    谈妙文事先干净利落的踩着直升机上放下来的梯子先行上去,而后是没有受伤的凌二爷。最后才是顾念兮和谈逸泽。

    顾念兮是因为没有踩过这么恐怖的会滑动的梯子,所以需要别人的帮忙。而谈逸泽是因为双臂都受了伤,没办法控制身体的平衡。

    不过经过简单的收拾之后,几人都顺利的上了飞机。

    此时谈妙文已经回到了驾驶座的位置,毕竟熊逸还中了枪伤,而且对直升机的操作也不是那么的熟练。

    “凌二你给熊逸弄出子弹头,文叔你把飞机开低一点!兮兮你到这边来!”

    谈逸泽不愧是将领出身。

    明明还身负重伤,但从这危险的地方抽身而出的时候,已经恢复了寻常指挥作战的冷静。

    给所有人都布置了任务之后,他用不知道手指头到底几个发生了骨折的左手拿起了枪。

    “老公,你还想要做什么?”

    他的手是能拿起枪,可看上去软弱无力的。顾念兮知道,他的手一定有情况。

    可他还拿枪做什么?

    明摆着他们都已经上了飞机,就要顺利离开了不是吗?

    “兮兮,你过来看!”

    被谈逸泽招手过去的顾念兮俯在男人的身边,从还未关上的机舱门,顾念兮看到了那个肚子中了好几枪,还带着剩余人马追着出来的李腾。

    “这家伙要是不死的话,都不知道还要造出多少东西来害人!还有这个基地的罂粟花,要是不斩草除根的话,今后绝对也能酿出祸端来!”

    漫山遍野的罂粟花,这能造出多少毒物来,能带来多少丰厚的利润?

    就算李腾死了,这里的罂粟花仍旧会被这区域里的毒枭争夺,到最后还是能造出毒物。

    早想到这一点的谈逸泽,事先也做好了准备:“我刚刚劫持李腾的时候,在他身上安装了个爆炸开关装置,就在他的肩头上。只要打中那个地方,就能直接打开我这几天来在他整个罂粟花园里安装的爆炸装置。”

    其实,顾念兮知道谈逸泽收集情报并不需要那么长的时间。所以她一直都无法理解这个男人为什么要在这个毒枭窝里埋伏那么长的时间,和毒枭一起吃住,这不像是他谈逸泽的风格。

    这让她多少有些吃味。

    以为这男人是为了那个叫做李子的年轻女孩才留下来的!

    不过听到谈逸泽的这一番话的时候,顾念兮释怀了。

    原来这男人这几天都在忙着在人家的后院里装炸弹,怪不得他不肯离开呢!

    只是,顾念兮不明白,谈逸泽为什么要和自己说这些?

    看向男人的时候,她看到男人将手上的枪支递给她。

    “老公,你给我这个做什么?”

    这玩意,在家里她也见过。

    不过知道这东西很危险,她都不敢乱动。

    “兮兮,我的手伤了,现在握不住枪。你帮我,好么?”

    他的嗓音里,带着少有的嘶哑。

    虽然想要拒绝,因为她真的不懂得这玩意怎么才射的准,可对着谈逸泽,她却拒绝不了。

    因为他知道,铲除这些毒瘤,是谈逸泽毕生的心愿。

    不然这次回去就算将这些资料上缴,无法彻底铲除这块地方,终究会在谈逸泽的心里留下遗憾。

    最终,女人轻启红唇道:“好!”

    接过枪,异常的沉重。

    杀人,是她顾念兮所没想过的。

    握着枪的手,上下摇晃。

    在直升机上,她的手也开始颤抖。

    除了因为刚刚未来得及消退的恐惧,还有第一次拿枪对准人体的后怕……

    “兮兮,别怕有我在!”

    他靠在她的身边,希望自己的体温能给她带去动力。

    当然,他也知道顾念兮没有经过专业的培训,想要在短时间内射中一个人,压根是不可能的事情。

    所以瞄准的事情,也由他来做。

    在顾念兮的后方,他受伤的左手努力的推着顾念兮的手臂进退,确定了瞄准李腾的左胸位置,他靠在顾念兮的耳际道:“兮兮,开枪……”

    枪已经上了保险,只剩下扣动扳机。

    看到顾念兮的食指缓缓按下去的那一刻,谈逸泽努力的伸出了自己中了好几枪,血已经沾满了右掌,盖住了顾念兮的眼眸!

    他的小东西,是他认为这个世界上最为纯真美好的事物。

    他最终还是舍不得,让她那双清澈的眼眸被这世间的杀戮所玷污。

    顾念兮或许也明白了谈逸泽的意思,所以她被遮住双眸的时候,并没有丝毫的诧异。在看不到的情况下,她扣动扳机……

    “呯……”

    这并不是她的枪声。

    因为谈逸泽的这把枪带着消声器,子弹只是安静的射入李腾的左胸腔,结束了这个男人的生命。

    而在这男人意外中枪而缓缓倒下的那一刻,他身后那漫山遍野的罂粟花园也突然发出一阵阵的爆炸声。

    漫山遍野的罂粟,一点一点的被火海吞噬。

    而这火光,像是有节奏的。

    一下一下,由远及近。

    从罂粟花园开始,最后还包抄到了整个建筑的外围。

    连同刚刚跟在李腾身后,那些未来得及逃跑的余党,都被这火光吞没。

    很快,早晨还和古欧洲一样富有艺术气息的古堡,在这一刻变成了一巨大的火山。

    浓烟滚滚,不时传出哀嚎……

    而此时,谈妙文已经操控飞机,飞越这片火海的上空……

    “老公,结束了吗?”

    她问。

    在被谈逸泽遮住了眼眸的情况下,她看不到外面发生了什么。

    但还是感觉到,在自己开枪之后那股随之而来的热流。

    “嗯,结束了。兮兮真的很棒……”不止救了他,还立下了大功。

    其实,谈逸泽还想要和她多说上几句话的。

    可倦意袭来的那一刻,他无法控制的闭上了双眼。

    太累了!

    连日来的彻夜未眠的计划,以及收集证据,都让他处于奔溃的边缘。

    今天又奔走了一天,还流了这么多的血。

    现在,当事情都结束的那一刻,他紧绷的那根弦也松掉了。

    现在的他,只想窝在顾念兮的怀中,好好的睡上一觉……

    谈逸泽顺势依靠在顾念兮的肩膀上,而他刚刚捂在顾念兮脸上的那只手,也顺势滑了下来。

    当那只手离开自己的脸蛋的时候,顾念兮才感觉到自己的脸上一片湿润。

    伸手一抹,是刺眼的鲜红。

    那是,他的鲜血!

    该死的,他的手原来伤成了这样,还担心她害怕给她遮住双眼。

    而她,竟然都被蒙在谷里!

    “老东西?!”

    这一声呼喊,冲破云霄……

    ------题外话------

    周末到,呕耶~!

    祝愿大家都有好心情~

    →_→

    爱大家~
(快捷键←)[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快捷键→)
大家同时在看:龙血战神 黑道特种兵 傲世九重天 武动乾坤 遮天 绝品邪少 生肖守护神 完美世界 我的贴身校花 绝世唐门 大主宰 莽荒纪 我欲封天 校花的贴身高手 星战风暴 武极天下 校园绝品狂徒 亿万老婆买一送一
本书转载于网络,版权属原作者,喜欢小说军婚染上惹火甜妻全文阅读,记得收藏本书。 卓越全本小说网 www.zy200.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