卓越全本小说网 全本玄幻 全本武侠 全本都市 全本历史 全本侦探 全本网游 全本科幻 全本恐怖 全本散文 其它小说 全部小说
小说排行榜 > 全本都市言情 > 军婚染上惹火甜妻全文阅读
军婚染上惹火甜妻TXT全集下载 加入书签

军婚染上惹火甜妻无弹窗 正文 第395章 父子重逢VS转变!

    “老东西……”

    顾念兮感觉自己好像做了一个很长的梦。

    梦里,谈逸泽和别的女人订婚了。

    他们站在台上,接受众人的祝福的同时,谈逸泽还对了她说了一些狠心的话。

    只是究竟谈逸泽对她说了些什么,顾念兮记不得。

    只知道,当时的自己真的很伤心,甚至还在心里和男人叫器着:老男人,等回家看我怎么收拾你!

    可很快的,这一幕又变了。

    不是在婚宴上,而是在一个漫山遍野都是花的地方。

    那花儿,开的妖娆夺目。

    是她顾念兮见过的最美的花。

    顾念兮还记得,好像有什么人在她的耳边说,这是罂粟花。

    花园里,除了她顾念兮,还有谈逸泽。

    谈逸泽穿着一身黑色。

    这一身黑,将谈逸泽的身型修饰的越发的修长迷人,又给他增添了一丝神秘感。

    可在顾念兮看来,这样的黑色真的不适合谈逸泽。

    这男人本来就生性冷漠,一身黑衣之下的他,将这孤冷气质发挥到了极点。

    此刻的他看上去是那么的难以接近。

    顾念兮几次三番的想要尝试拽住这个男人的手臂,可不知道这个男人是有意还是无意的,总躲着她,让她根本触及不到他的手。

    “逸泽!”

    “老公!”

    看到男人走远,顾念兮真心感觉自己就像甩不掉的牛皮糖一样,又粘了上去。

    这一次,男人终于没有躲避了,他对着她伸出手。

    谈逸泽终于有了反映,虽然顾念兮的心里还是有些因为这男人刚刚对自己刻意的躲避而恼怒,本来还想要先晾着他一会儿的。可对于主动的谈逸泽,她到底没有多少的抵抗力。

    见到他还对着自己笑,顾念兮就忍不住伸出了手,想要回握他的。

    可就在这个时候,罂粟花园里竟然闯进了一个人。

    那人拿着黑乎乎的枪,对准了她家谈参谋长的胸口,就是一枪……

    “不……”

    她不准谁将她的男人带走!

    而这样强烈的意志,也让原本处于睡梦中的她一下子睁眼就做了起来,甚至还一个伸手就拽住了准备给她打针的一身白大褂男子!

    “滚,不准你碰他!”

    一醒来,顾念兮就是这么一句。

    而这是从医多年的医生都没有见到过的。

    所以,此刻拿着针筒的男医生看着顾念兮,也略带诧异。

    “小姐,我这是给你打针。你有好几处擦伤,而且好像已经出现了红肿症状,不打破伤风是不行的!”

    医生试图解释着什么。

    “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其实不是想要给我打针,而是想要弄死我!出去,你给我出去!”或许是因为刚刚梦里的那一幕太过真实了,顾念兮以为这人便是准备伤害她家谈参谋长的人,拽起头顶上的枕头就对着医生抛了过去。

    一个咂中了,医生急忙朝着大门口掏去,而女人貌似还觉得不够,拿起床边不知道谁送来的花束也朝着医生砸了过去。

    而此时正好到了大门处的医生正好撞见有人开门,侧身一躲正好躲过了顾念兮的鲜花攻势。

    而从顾念兮手上丢出去的花束就这样华丽丽的砸在某个推门而入,一手打着石膏,一手还包扎的跟木乃伊没有区别的男人的头顶上。

    鲜花虽然包装着,不过因为刚刚被顾念兮砸过来的时候口子已经被扯开了,鲜花砸到男人头顶上的时候四散开来,好多都散落在病房里的各处。但还有一朵花儿不甘落入俗套,直接留在某人的头顶上。

    当下,这推门而入的男子,立马脸一沉!

    而成功躲避了顾念兮的侵袭的医生却抬头撞见了一脸和水沟差不多臭的男人,顿时心一寒,畏畏缩缩的打起了招呼:“谈参谋长……”

    这是前天在这里就近入住的男人。

    当时这个男人被送到的时候,浑身上下的衣服都已经被血给浸透了。

    整个脸色,跟死人是一个样的。

    他当时还断定,这个人肯定是不行了。

    可当时,医院的相关领导全部出动了,听说这位可是军委里的。

    要是发生了什么事情,谁都不敢担待的起。

    所以这男人一入抢救室,几乎全体人员都出动了。

    而这个男人所需要的血型血库里没有,整个医院的医生和护士乃至患者都被抓去抽了血,一旦合格都要排队给这个男人捐血。

    后来,还不知道从那里空运过来了几个骨伤科的医生。

    手术是一连十个小时,才从死神的手里将这个男人的命给抢了回来。

    而被抢救过来的男人恢复力也是相当的惊人的。

    昨天夜里才从麻醉中醒来,今天他已经下床行走了。

    而这个男人下床行走无非都是来一个地方,就是这个女人的病房。

    其实要说起来,这个女人的病情比起这男人的真的连十万分之一都不如。

    不就是几块擦伤,外加睡眠不足。所以在送到医院的时候,彻底的睡死过去么?

    可这男人却搞的这女人跟得了绝症一样,自己的伤势还没有稳定下来就总是跑过来这边呆着。

    刚刚他还听说这个男人已经到院长那边强烈要求要一间和这个女人一起的病房。

    院方这边床位现在也是告急状态,不过还是答应了会尽快给他调出他要的病房。

    那边刚刚闹腾完,这男人又来到这边了。

    但谁也没有想到,这个男人带伤上阵守护了女人快一天了,没想到女人一醒来就给他来了个这么大的“惊喜”。

    竟然,将他让护士替他买来的那束花,给砸到了他的头顶上。

    好吧,看这男人这么阴沉的眸色,这医生倒是也很好奇,这为非作歹的女人会有个什么报应。

    “……”

    对于医生的打招呼,男人只是一个眸色做了应答。

    转身,他的黑眸又看着病床上的女人。

    估计是被这个男人眼眸里的寒气所吓到,刚刚还在病房里为非作歹的小女人,突然扯开嗓子就是号啕大哭!

    “呜呜呜……”

    那清脆的哭声,让整个安静下来的病房一时间又变得热闹非凡。

    而原本眸色阴沉的男人在看到女人泪水滑落的一瞬间,那双被冰雪所覆盖的眸子不复存在。随之流露出的,只有柔情。

    “怎么了这是?一醒来就哭!”谈逸泽没有迟疑的就朝着女人走了过去,似乎也忘记了脑袋上残余的鲜花。

    而谈逸泽的柔声引来女人越发带劲的哭喊,也让在旁边观望的医生彻底的石化。

    有没有人能告诉他,到底是他的错觉,还是这个冰一样的男子真的立马变成火山了?

    刚刚还在院长办公室冰冻三尺的男人,在这个女人的面前竟然是这么好脾气?

    连被她甩的一脑袋都是花都不计较了?

    “哭什么呢?该不是他欺负了你吧!”

    好吧,两手都受伤的男人,连想要安慰一下自己的女人,将她拉进自己的怀中擦泪都做不到,此刻的谈逸泽,只能干着急的看着她落泪。

    在谈逸泽的印象中,顾念兮并不是无端端就喜欢哭的女人。

    在他看来,唯一的可能就是被欺负了。

    而整个病房里他到来之前就只有这个医生。

    现在在谈逸泽看来,唯一能欺负他女人的便剩下这个人了。

    于是,男人眸色一变,杀气腾腾。

    而视线,便落在这名无辜的医生身上。

    好吧,男医生真的觉得他妈的晦气。

    刚刚准备给女人打破伤风针,就挨了这个女人的一个枕头。现在这女人哭了,他看样子还要背负上欺负了她的罪名。

    本来心里还有些小小的埋怨,想要据理力争的医生在接触到这个男人的眼神之后,立马识相的闭上嘴。

    因为,这个男人与身俱来的威慑力实在是太过强大了。

    谁人都不敢在这个男人的面前轻易的造次。

    可得不到回应的冷眸男子还以为自己说的话就是事实,立马杀气腾腾的朝着医生走来。

    貌似,他已经忘记他的双手都受了伤的事实。

    可在谈逸泽看来,就算双手受伤了,他不是还有脚么?

    别人可能做不到,但他仍旧能用双脚揍得欺负了他女人的男人满地找牙!

    看到谈参谋长杀气腾腾的冲着医生走了过去,顾念兮立马意识到她家谈参谋长应该是误会了什么。

    跳下床,顾不上穿鞋的女人连忙跑上前抱住了男人的腰身。

    其实,顾念兮也不想在外人面前上演如此火辣场景的。

    可没办法,现在的谈参谋长两个手都包扎的严严实实,她实在不知道自己该从什么地方下手才好。

    所以她只能选择抱住男人的腰身。

    “不……”

    “不是他……”边说着,顾念兮连忙一边示意医生先出去。

    不然,她家谈参谋长暴走起来,还真的有可能要人命的。

    “不是他?”

    顾念兮的拥抱暂时让男人恢复了神志。

    劫后余生,自己的女人还陪在身边,这感觉真的很好。

    而得到顾念兮的暗示的医生立马趁着谈逸泽不注意的时候,偷偷溜出了这病房。

    尼玛的,真的是太恐怖了。

    明明受了那么大的伤,还是照样杀伤力如此的大。

    如此强大的男人,怪不得医院会那么的惧怕。

    医生的离去让这个病房里只剩下他们两人,此刻顾念兮的动作也更为开放。

    直接松开了男人的腰,她直接伸手抱住了男人的脖子。

    这,才是她最爱的姿势。

    只有再度环住男人的脖子,逼迫他无奈的为自己低了低头,而她能如此近距离的感受着他脖子上的温度,还有他黑眸子里的深情,顾念兮才觉得,自己和他真的还活着。

    “兮兮……”

    他的唇瓣还很干,看样子也很长时间没有喝水了。

    嗓音很哑,不知道是因为身体不舒服,还是因为再度见到她。

    “老公,我刚刚梦到有人要害你,所以很害怕。”

    泪水,这一刻终于冲破了层层防线,潸然而落。

    “傻瓜,都过去了。不怕……”

    谈逸泽是想伸手抱住她,让她靠在自己的怀中的。

    可无奈这一动才意识到,自己的两个手现在都动弹不得。只能将自己的脸颊送上,蹭了蹭她的,以此来表达自己对她的安慰。

    “老公,以后不准你再这样冒险了!”

    真的吓死她了。

    那是她从未感觉到过的和死亡擦肩而过的感觉。

    虽然庆幸着他们都活下来了,可顾念兮真的不想要再一次体会那样的感觉了。

    “好……”

    看到落泪的她,谈逸泽根本什么都记不得。

    只要能哄她不哭,就算要他将整个世界捧到她的面前都不为过。

    只是谈逸泽真的没有想过,自己的一句“好”,竟然让顾念兮主动踮起脚,堵住了他的唇……

    其实现在的他们身上都有伤,不适合做这么动情的事情,免得引火烧身的。

    可小东西难得一见的主动,谈逸泽也就放纵她在自己的身上煽风点火。

    不过今日的吻,倒是没有昔日的那样暧昧冲动。比起往日,今日的吻又多了一股子惺惺相惜……

    ——分割线——

    耳鬓厮磨的时候,谁都不希望别人来打扰。

    可有的人,就是那么的没有眼色。

    自称为熊逸小爷的人,就是这特么没有眼色的人。

    明明自己的身上还带着伤,可他非要跑到顾念兮这边来凑热闹。

    推门而入,见到病房里的两人正在用他们的方式表达对劫后余生的庆幸的时候,熊逸本来就应该避讳一下的。

    可这小爷天生就喜欢凑热闹,换句话说有些欠扁。

    见到人家小两口正在亲热,他竟然还不怕死的闯了进去,一边还用着没受伤的手捂在自己的嘴巴上做轻咳:“那个啥,病房也算是公众场合,接吻滚床单之类的,最好还是不要了!”

    熊逸突然的闯入,自然将人家小两口之间美好的吻给打断了。

    顾念兮此刻羞得有点想要直接在地上挖出一个坑来,将脑袋藏进去的冲动。

    因为她不知道熊逸到底在这里站了多久,会不会将她主动吻了谈逸泽的事情给看了去。

    而相比较顾念兮的羞涩,谈逸泽此刻眼眸里的火光则有杀人的趋势。

    他最不喜欢自己和顾念兮亲热的时候被打扰,更何况今天还是他们劫后余生第一次相处。

    这该死的熊逸,竟然在这样美好的时候来打扰,简直就是活腻了!

    而熊逸小爷在别人面前怎么猖獗一下还行。

    可在谈参谋长的面前,他是怎么也猖獗不起来了。

    见到谈逸泽眸子里有杀人之意,熊逸小爷便会灰头灰脸的准备告退:“好吧,是我打扰到你们两口子了!我先告退了!”

    说这话的时候,熊逸转了身,准备朝着外面走去。

    原本,顾念兮以为这一幕会在此刻画上句点的。

    哪知道,熊逸走了几步竟然又停了下来。

    然后转过身来,悻悻的对谈逸泽说:“谈参谋长,您要想在这里和老婆亲嘴我是没意见,毕竟老婆是你一个人的,您爱咋地就咋地!可您能不能在那之前,将您头顶上的那朵百合花给拿下来?这花,和您真的有些不搭调……”

    熊逸笑意还想要说什么的,便看到谈参谋长拽起边上的一个玻璃杯子朝着他给砸了过来。

    索性他熊逸小爷受伤的是手而不是脚,能迅速的走出病房门,顺便用那只没受伤的手将这病房门给关上。不然,他估计就要丧命在这谈参谋长的玻璃杯下了!

    赶走了一直在边上叽叽喳喳的熊逸,谈某人这会儿转过身来看向这一出的始作俑者。

    后者,正时不时瞄了谈参谋长的脑袋上的那朵百合花,明明已经憋的在捂着肚子,可就是不敢笑出来。

    虽然这熊逸小爷嘴巴就跟机关枪似的,没个正经。

    不过有句话他还真的说对了,那就是谈参谋长头顶上的这朵百合花,和他的本人真的有点不搭调。

    谁让谈参谋长这人长的就一脸腹黑相,和人家这清纯的百合真的扯不上一毛钱的关系。

    “顾念兮,想笑就笑出来,憋出内伤可就不好治了。”好吧,谈参谋长说这话的时候,其实不过是想要看看这丫头最近的胆子是不是肥了点,竟然敢在背地里嘲笑他谈逸泽。

    而且,他估计这丫头是不敢当面嘲笑自己的。

    可谈参谋长这一次的推断真的发生了误差。

    因为这丫头早已认定她家谈参谋长其实一点都不可怕,再加上现在他的两个手都受伤了,想要折腾她也难。

    所以当谈参谋长说让她放开胆子笑的时候,女人便不顾形象的蹲地上笑了……

    而且,笑声还是那么大。

    这让谈某人的脸色微变。

    这丫头,胆子真的肥大壮硕了不少!

    竟然敢嘲笑起他来了?

    要不是现在他的双手都受伤了的话,他绝对会将这坏丫头给扛到床上好好的收拾一顿的,看她以后还敢嘲笑他不?

    无奈的是,现在双臂都受伤的人没有手脚的发言权,只能眼睁睁的看着某女嘲笑他,嘲笑的眼泪都快要掉下来了。

    不过最终,谈逸泽还是说服了自己,没有上前对女人动手动脚。

    已经记不清有多久了,他不曾看到她这样灿烂的笑容了。

    就让她好好的笑一笑,猖獗一段时间!

    而这段时间里,他谈逸泽也要好好的养伤!

    等他养好了伤,看这顾念兮还能猖獗的笑到几时!

    ——分割线——

    谈逸泽和顾念兮顺利回到国内的时候,已经给谈老爷子去了电话。

    本来谈逸泽是打算等两人都休息的好一点,再直接转院回到A城那边的。

    可这天的晚上,多日没有见到孙儿和孙媳妇的谈老爷子便直接带着聿宝宝乘坐专机过来了。

    但再度确定自己的孙儿还活生生的站在自己面前的那一刻,老人家老泪纵横。

    “爷爷,我这不是还好好的么?您别哭啊!”

    “爷爷,我这手不碍事,已经做完了手术了。等过个十天半个月的,我就跟以前一样活蹦乱跳的。到时候,还要跟你继续切磋一下功夫。”

    “爷爷……”

    哄完了连日担忧的谈老爷子,总算劝说他到隔壁的病房休息一下的谈逸泽已经累的后背出了一大堆的汗。可身后还有个眼巴巴一直都瞅着他看的小人儿,是无法忽视的。

    聿宝宝很乖。

    今天到了之后就一直安静的呆在妈妈的怀中,两个小手一直都揪着妈妈的衣领。

    虽然聿宝宝表现的很安分,也乖乖的没有出声让大人担心。可一双黑溜溜的大眼珠子一直都瞅着不远处的男人。

    虽然什么都没有说,但眸子里的希冀却是骗不过任何人的。

    送走了谈老爷子的谈逸泽转身就看到聿宝宝那闪着星星的眼珠子。

    知道这小子很安分,但还是很希望他的拥抱的谈逸泽便朝着他走了过来。

    不知道是不是太久没有见到他家谈参谋长,怕生了还是怎么的,总之这一刻的聿宝宝双手都抓着顾念兮的衣领,可大眼珠子却一直都直勾勾的盯着谈参谋长看着。

    对视到最后,连谈参谋长都有些甘拜下风了,便低下了头和自家宝贝对视着,逗着他说:“怎么了,这么久不见面,是不是连你老子我都不认识了!”

    虽然只是父子间简单的一句对话。

    但在这话之后,谈逸泽清楚的看到自家宝贝突然笑了。

    其实就像老胡说过的,像是聿宝宝这个阶段的孩子一般还不怎么认得清东西。

    和谈逸泽太久没有见面,也或者是谈逸泽的双手包扎的跟木乃伊一样,让他认不出来。

    可有一点,这小家伙倒是记得清楚。

    只有一个人,会在他的面前自称为“你老子”!

    那个人,就是他最爱的谈参谋长!

    那一刻,小家伙便主动松开了顾念兮的衣领,直接朝着谈参谋长的脑袋勾搭了过去。

    也不知道从哪里来的力气,这家伙竟然将整个小身子都挂到了谈参谋长的脑袋上。

    “小混蛋,你爸的身上还有伤呢!”

    见到自家儿子竟然一下子就给谈参谋长来了这么个热情的拥抱,顾念兮有些担心的跟在这爷俩的身边。

    一边是担心儿子触碰到谈逸泽的伤口,一边是担心这聿宝宝摔下来。

    不过某人倒是说了:“你刚刚亲我的时候怎么不担心碰到我身上的伤口来着?”

    好吧,谈逸泽说的话真的够犀利的。

    一下子就直接堵到了点子上,弄的顾念兮都不知道要开口说些什么才好。

    好吧,既然说不出,顾念兮干脆就跟在这爷俩的身边安静的看着就行。

    聿宝宝谈参谋长的脑袋上,就甜甜的喊着:“爸……”

    谈参谋长虽然抱不了他,但一个轻哼:“嗯!”算是回应之后,便引得这小家伙一个劲的喊着:“爸……”

    越喊,这小子看上去越上瘾。

    可也有跟着他一起犯二的谈参谋长,只要这小子喊他一句,他便一定会回应。

    就算只是轻哼也好,就逗得这个小家伙一直咯咯咯的笑着。

    这一幕让站在边上的顾念兮看的不自觉的有些吃味。

    她也好久都没有和聿宝宝见面了好不?

    可这家伙一见面连她都不喊一句,要不是他老子刚刚和谈老爷子重聚顾不上他,没准这小子连给她抱一下都不肯呢!

    难得再次相聚的爷俩就这样玩了一个下午。

    谈逸泽压根就抱不了这个小子,刚开始是让他自己骑在他的脑袋上,到最后谈逸泽想要躺在床上休息一会儿,就让这小家伙呆在他的肚子上。

    穿着小棉衣的家伙被顾念兮给脱掉了鞋子之后,就屁颠屁颠的在谈参谋长的怀中玩耍。

    顾念兮知道谈老爷子在隔壁,就去看了一下,怕老爷子长途跋涉不舒服。

    临出这个病房之前,还特意交代谈逸泽要带着聿宝宝睡一下。

    因为谈逸泽身上还有伤,刚刚顾念兮找过主治医生问过了,说是要多睡眠才有助于恢复健康。

    可等她探望完谈老爷子回来的时候,发现这爷俩还保持着之前一样的动作呆在床上,笑声也不时的从这个病房传出。

    敢情,她顾念兮不在的这段时间里,这爷俩就一直这样玩着?

    说是完,其实也就一个奶声奶气的喊着:“爸……”

    另一个时不时的应一句:“嗯!”

    然后父子两就对视一笑,咯咯咯作响。

    站在门口看着这爷俩的互动的顾念兮,还真的不知道这到底哪里好笑了。

    但看着他们嘴角上扬的弧度,连她大爷不自觉的被感染了。

    嘴角,竟然勾起了和他们爷俩一样灿烂的弧度……

    这,就是所谓的幸福。

    在经历了前两天那样的生死近距离的擦身而过之后,顾念兮真的觉得,其实幸福并不是那么难。简简单单的和自己的爱人还有宝宝在一起,不管做什么都是幸福,并不需要什么外物也可以非常幸福……

    不知道谈参谋长就这样和聿宝宝逗乐了多久,靠在谈逸泽身边小睡过去的顾念兮醒来的时候,聿宝宝已经睡着了。

    谈逸泽也睡着了,虽然两个手都受伤不能怎么动弹,可这男人硬是腾出了两个还能动弹的手指搭在宝宝的小身子上。

    这样的话,这聿宝宝一动他就能察觉到。

    虽然这男人没说,但每次想到的都比她顾念兮要来的多。

    看着男人明显比之前消受了许多的脸,顾念兮伸出了手轻轻的摩挲着这个男人的脸颊……

    到现在,她都还觉得有些不真实。

    前几天的时候,外面的人都还在疯言疯语的谣传这个男人再也回不来了。

    那可以说,是她顾念兮一辈子最为晦暗的时候。

    虽然她死心眼的和别人说着她的谈参谋长一定会回来的,可在那好几个夜晚,她也都不知道自己的话对不对。每天晚上都不敢闭上眼,就生怕这个男人回不来。

    而现在,当她的掌心真的触碰到他脸颊上的温热的时候,她的眼眶红了。

    不是伤心而红的眼眶,而是因为激动……

    “兮兮,你该不会是想要趁着我睡着的时候偷偷的亲我吧?”

    顾念兮可以保证自己的动作肯定没有多大,但这男人还是醒了。

    看到他那双眸色,顾念兮不自觉嘟唇:“讨厌,早醒来也不说一声!”

    他的眸色清澈见底,这哪一点像是刚刚睡醒的人有的?

    “我不是看看有没有人趁我睡着的时候偷袭我么!”其实,谈逸泽也看到她眼眶里的红了,想要伸手将她拉进怀中,却发现自己的手还动弹不得。

    “嘶……”

    这一动,估计是拉扯到伤口了,男人的脸色微变。

    “没事吧?都跟你说不要动了,真是的!我去找医生过来给你看看!”和这个男人生活了几年,她也知道这个男人极为能忍。要是一般痛的话,这男人压根连表现出来都不会。

    可这脸上都冒出汗珠了,这得有多疼?

    “别,我就刚刚拉扯到了而已,没那么娇气!”谈逸泽想要起身,这一动才发现某个抱着自己肚皮的小家伙已经睡的流口水了。

    现在,他身上那件灰色的病号服已经被口水浸湿了一个角落。

    “真的不疼了?那我把这家伙给弄下来,压着睡多不舒服?”经历这么长时间的蹦波,明显的瘦了许多的谈逸泽让顾念兮心疼不已。

    现在连她自己都舍不得欺负的谈逸泽,怎么能让儿子给欺负了去?

    女人一上前就将还窝在谈参谋长怀中打着小呼噜的聿宝宝给抱起来,可这一抱才发现,这小家伙的两个小手都紧紧的拽着谈参谋长的衣服。

    被顾念兮这么一抱,这谈参谋长的上衣都被掀起来了一大半,可这小家伙仍旧不肯松手。

    “哟,现在还有粘连功能了!”

    看儿子这么黏糊谈参谋长,顾念兮的心里也有一些不是滋味。

    伸手,想要将这胖乎乎的小爪子从谈逸泽的衣服上给弄下来。

    可谈逸泽却发话了:“算了吧,他想要在这里睡就在这里睡,我看着就是了!”

    看着儿子那睡的迷迷糊糊还不肯撒手的样子,谈逸泽知道这小家伙是被自己连日来的失踪给吓坏了。所以连睡觉,都怕他趁着他睡着的时候给偷偷溜了。

    “不行,你也有休息。医生说了,你现在的手还多加休息才能尽快恢复!”

    “没事,反正大白天我也睡不了,就让他这样呆着,你也到我边上来!”

    老婆儿子热炕头,谈逸泽现在就想要这些。

    “……”虽然让儿子趴在谈参谋长身上睡觉挠痒痒还流口水让顾念兮有些过意不去,可她自己都抵不住谈参谋长的诱惑,一下子就屁颠屁颠的跑到男人的身边。

    这好像是结婚这么久了,和谈参谋长躺在一起,这个男人第一次没有主动揽过她的身子抱着。

    不过光是这一点,不足以影响他们夫妻的感情。

    既然谈逸泽无法抱住她,那就换她来,如何?

    主动伸手,她环住了谈逸泽的肩头位置。好吧,腰部被儿子占领了,不然她更喜欢抱着他的腰。

    谈逸泽的肩头很宽,顾念兮要将整个手臂伸过去才能抱住。

    闻着男人身上熟悉的味道,女人意识开始渐渐抽离脑子。

    很累。

    在等不到谈参谋长的这些日子,真的很累。

    如今他回来了,她也终于可以卸下自己心里头所有的不安,在他怀中安心的睡一觉了。

    在意识彻底消失的前一秒,她在男人的耳际轻声呢喃着:“老公,我发现我真的好爱你……”

    听到这一句,男人嘴角的笑纹明显的加深了几分。

    不过,这倒是也不出乎他的预料。

    如果不是真的爱着他,这傻瓜怎么会莽撞的冒着生命的危险,千里寻他?

    可虽然预料到,但听到这小家伙亲口表达出来,又是另一回事。

    听着她的嗓音,男人真的很想将她给拥进怀中狠狠的亲吻一顿。

    但一伸手才发现,原来自己的手动弹不了。

    无奈之下,男人只能用自己的脸颊蹭了蹭她的。希望以此来表达自己的喜悦之心。

    不知道是是因为他连着两天都没有刮胡子,冒出来的胡渣尖刺到她的脸颊的关系,这小家伙竟然在他的怀中躲躲闪闪的。

    看着睡的有些迷迷糊糊的她,男人只能作罢。靠在她的耳边轻声道:“我知道了,好好睡吧……”

    只是瞅着这女人的眼眸,却是满含笑意……

    ——分割线——

    关于顾念兮和谈逸泽,以及随后跟去的凌二爷都平安归来的消息,苏悠悠也是在第一时间接到的。

    不过那几天正好轮到她苏悠悠值班,她无法飞过去看看这几个人。可临时医院送来了一个出现产妇。

    因为是高龄产妇,伴随有三高的现象,产妇情况不是很乐观。

    此时,医院的人手不够。

    除了主任,就是她苏悠悠。

    要是以前,她苏悠悠也能在这样的手术中游刃有余。

    只可惜自从两年前发生了那些不愉快的事情之后,每次站在手术台上的时候,苏悠悠的手都会莫名的颤抖。连手术刀,都握不住。

    “苏悠悠,进去吧!”

    主任要让她一起进去的时候,苏悠悠的脸色真的不算很好。

    “没事的,我一直在。要是真不行,这个手术还是由我来做!”主任拍了拍她的肩头,示意她去做手术前的准备。

    最终,苏悠悠真的进入了手术室。

    可手术进展到一半的时候,她还是出来了。

    垂头丧气的摘掉自己的手套之后,苏悠悠就那样一个人抱头窝在办公室里。

    不知道这样窝了几个小时,此时下班的时间已过。

    而就在这个时候,主任从外面走了进来,拍了拍她的肩头。

    “这已经算是不错的进步了,别太在意!”

    刚刚苏悠悠已经能进入手术状态,只是后来不知道想起了什么,手一抖止血钳就从她的手上滑落了。之后,她的情况又变得不乐观。

    在这情形下,手术的收尾工作只能由主任亲自完成。

    索性的是,产妇现在已经顺利的产下了一个四斤的小孩。现在大人和孩子的生命迹象都比较稳定……

    再一次无法顺利完成手术,主任其实也可以想到这对于苏悠悠来说是多大的打击。

    “主任,我是不是这一辈子都无法重新站在我最爱的岗位了?”从苏悠悠的神态中,主任可以看得出自己的安慰并没有起多大的作用。

    “只要你能走出阴霾的话,我觉得没什么不可能!”说到这的时候,主任站了起来:“苏悠悠,其实人生很少有人能够顺风顺水的一辈子。那些磨难过去之后,你应该更坚强才对!给自己一点信心,我希望下次你能够顺利的完成手术!”

    “我知道了,主任!”

    “那好,院长那边还找我过去,我先去看看是什么事情!”

    “慢走,主任……”

    送走了主任,苏悠悠掏出了手机。

    其实在手术无法进行下去的时候,她突然无比想念一个人。

    想念那一天下午一起呆过的薰衣草丛,也无比想念那一天的拥抱,当然还有那个男人对自己说过的:“苏悠悠,等我回来,我们重新开始好么?”

    只是当再度掏出手机,发现手机频幕上仍旧没有一个未接来电或是一封未读短信之时,苏悠悠不得不承认,自己有些失落。

    昨晚和念兮通过电话的时候,她不是说那个男人压根就没有什么问题吗?只不过手肘部位有几块明显的擦伤么?

    可他为什么平安无事,却连一通电话都没有给自己?

    难不成,那天他说的,又只是他凌二爷一时无聊寂寞随口逗乐她苏小妞?

    想到这,她嘴角讥讽的弧度明显了几分。

    索性将手机放回到上衣口袋里,苏悠悠继续安静趴在办公室里发呆……

    ——分割线——

    “喂,是!”

    “您吩咐的我都开始一一进行中,很快应该就会有结果了!”

    “对了,最好把他的手机给我送过来。不然,我怕其他人会有所怀疑……”

    夜色中,一男人站在病房里瞪着窗外的那片天空看。

    十五的月儿很圆。

    加上今天的天气不错,万里无云。

    一轮明月当空照,还真是颇为不错的美景。

    不过男人的黑眸盯着这轮明月看的时候,焦距却好像都不在这上面。

    好像直接穿透了这轮明月,落在不知名的地方。

    “我知道。只要一拿到资料的话,我会立马和您联络的!”男人挂断电话的时候,敏锐的发现身后有人推门而入。

    那警惕的声响,让身后的来人有些诧异。

    “是我,凌二!”

    顾念兮伸手拉开了这卧室里的灯,随后端着手上的东西走了进来。

    “今天我去外面买了一些鲶鱼回来,熬成了汤。给逸泽弄了一些,也给你弄了一些。”

    顾念兮端着东西进来的时候,扫了一眼凌二手上的手机。

    刚刚,他是在讲电话?

    怪不得,她在门口的时候听到什么拿到资料,会和他们立马联络的!

    她还以为,他房间里有别人呢!

    可让顾念兮有些许纳闷的是,这明骚的凌二爷,什么时候会对别人用如此尊敬的语气?

    就连对他最敬佩的谈逸泽,顾念兮都没有见过凌二爷用这么唯命是从的语气。

    更多的时候,凌二爷给人的是一种洒脱,一种放荡不拘。

    可今日的凌二爷,为什么会用如此的口吻和别人说话?

    难不成,这凌二爷还有别人所不知道的二重性格?

    “麻烦小嫂子了,先放下吧,我一会儿喝!”

    凌二爷将手机放回到口袋里之后,对顾念兮说。

    “凌二,这汤冷了就不好了,再说我是觉得对伤口有好处,你还是趁热喝些吧!”

    顾念兮前阵子对凌二爷,就像是猫儿见了老鼠,恨不得将这凌二爷往死里虐。

    可今日对凌二爷态度缓和了一些,除了这个男人在危难的时候选择貌似冲进去救谈逸泽,还有一方面的原因是因为凌二在冲进去之前对自己说的那一番话。

    他说过,要是他不能回来的话,要苏悠悠找一个对她好一点的人,还有最重要的是没有一个恶毒的婆婆,好好的生活。

    这些话里,是男人对苏悠悠浅显易懂的担忧。

    而顾念兮也从这个男人的这番话中,看得出他对苏悠悠的爱……

    也正因为这一点,顾念兮才对凌二爷冰释前嫌。

    想到他冲进去救谈逸泽的时候,手臂也受了伤,顾念兮便也将给谈参谋长熬的鲶鱼汤给他送来了点。

    “……”

    听顾念兮的话,凌二爷没说什么就直接拿起顾念兮送来的汤直接一口闷。

    将汤水喝完之后,他还很豪爽的对着顾念兮将碗给反转过来,像是在告诉顾念兮自己真的将所有的汤给喝进去了似的。

    “那好,我先出去了!”拿起凌二爷送还给自己的那个碗,顾念兮走了出去。

    只是走出这扇门之际,女人脸上原本的笑容,突然间消失的无影无踪。

    总体上来说,今天的凌二爷真的很听话很温顺。

    可顾念兮却有种感觉,这样的凌二爷有些不对劲呢?

    顾念兮可记得,凌二爷的嘴巴比起苏悠悠的真的算是有过之无不及。

    要是弄个什么东西给他喝,他肯定少不了一顿唧唧歪歪。

    可这次为什么竟然这么听话,将鱼汤给一口闷了?

    要知道,她这汤味道一直都做的不是很好,连谈参谋长那样不挑食的都要哄了多久才喝了几口。可凌二爷这样嘴刁上天的竟然连一句嫌弃的话都没有,这是不是太诡异了点?
(快捷键←)[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快捷键→)
大家同时在看:龙血战神 黑道特种兵 傲世九重天 武动乾坤 遮天 绝品邪少 生肖守护神 完美世界 我的贴身校花 绝世唐门 大主宰 莽荒纪 我欲封天 校花的贴身高手 星战风暴 武极天下 校园绝品狂徒 亿万老婆买一送一
本书转载于网络,版权属原作者,喜欢小说军婚染上惹火甜妻全文阅读,记得收藏本书。 卓越全本小说网 www.zy200.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