卓越全本小说网 全本玄幻 全本武侠 全本都市 全本历史 全本侦探 全本网游 全本科幻 全本恐怖 全本散文 其它小说 全部小说
小说排行榜 > 全本都市言情 > 军婚染上惹火甜妻全文阅读
军婚染上惹火甜妻TXT全集下载 加入书签

军婚染上惹火甜妻无弹窗 正文 第396章 尊严就是屁vs他的宠

    今天早上一大早的,谈逸泽的病房里就热闹异常。

    原因,自然是因为他们要转院,搭乘专机回A城军区医院。

    医院的领导,还有几个护士还专门组成了临时慰问小组,带着各式鲜花和一些小礼物,来欢送他们。

    这不,在谈某人强烈建议下临时拼装而成的双人床,上面已经堆放了不少东西。

    大人们都站着一起说话,唯有聿宝宝蹬着小胳膊小腿在床上玩的不亦乐乎。

    其实送到床上的也无非是一些聿宝宝喜欢的玩具。至于那些贵重的东西,这几天其实也有人跃跃欲试的要给这位大领导,也就是传说中的“走后门”。

    可自从第一个送礼的被谈参谋长直接从病房里给炮轰出来之后,没有人敢轻易的去触碰这位爷的逆鳞。

    谈老爷子此刻正和医院里的极为领导谈话,而顾念兮则进去帮着谈逸泽换衣服。

    其实一开始,谈参谋长是百般拒绝的。

    都活了大半辈子,他还真的没有被什么人这么伺候过,感觉就像是个残废的人一样。

    可无奈,上洗手间的时候他还能尝试着用自己仅能动弹的几根手指解开裤子提裤子,可要穿上衣服就难了。

    昨晚上他就自己尝试过要换上干净的病号服,无奈这次尝试让他的伤口发生了开裂。

    让他原本白色的纱布,都红了。

    本来谈某人还不认栽,想要等手上的痛过去之后再悄悄的把衣服给穿上,可一直在洗手间门外没等到动静的顾念兮当即就推门闯进去。

    看到男人的煞白都红了,她当时就急哭了。

    所以后来为了哄的某人不哭的谈逸泽,只能答应了让她帮着他换衣服。

    不过虽然有顾念兮帮着换衣服,谈逸泽还是弄出一头汗来。

    毕竟这一个胳膊打着石膏,一个胳膊又有好几处伤口,包扎的跟木乃伊差不多,怎么动都有些困难。再者有处枪伤正好在胳膊附近,只要稍稍动弹一下,就钻骨的疼。

    好不容易换好衣服走出来,谈逸泽一头都是汗。

    “谈参谋长,望您早日康复!”

    见谈逸泽一出来,有些人就开始嘘寒问暖了。

    “……”

    谈逸泽只是用着很平常的冷漠语气和这些人打了招呼。

    整个过程,男人那不自觉流露出来的威慑力,都让在场的几个领导觉得背脊凉凉的。

    好在,拿着热毛巾出来给谈逸泽擦拭头上汗水的顾念兮的出现,暂时缓解了这个特殊的气氛。

    之后,所有的人整装待发。

    聿宝宝刚开始还不肯让顾念兮抱着自己,一直眼巴巴的瞅着谈逸泽看。

    “小子,你要不就下来自己走,要不就让你妈抱着你,二选一,你自己选!”谈参谋长给的选择题中,没有他的拥抱。

    最终,聿宝宝虽然有一脸的不甘愿,还是乖乖的呆在顾念兮的怀中。

    行李是陪同老爷子一起过来的老陈自己帮着拿的,而凌二爷听说伤情并不重,也跟着他们在这一天一起出院,坐搭乘同一班飞机回去。

    其实,这个过程中凌二爷的眸色微变。腰身上的某个位置,还夹带着一个鼓鼓的东西。

    好在这一天陪同他们搭专机回去的,还有周子墨和左千城。

    听到他们谈老大平安到国内的消息,这两个人是连夜飞过来的。

    而范小五因为他老婆有流产的迹象,不得不留在家里陪着,不然他也一定会赶过来。

    这两人这两天一直都呆在这边,凌二爷是知道的。

    只是他没想到,今天搭飞机回去的时候,这两个人也是同一班。

    这让本来已经准备好要出手的他,不得不再度将腰身上的某个物品放回到自己的行李包里。

    而这一行动,又再次不小心落进了顾念兮的眼里。

    此时的顾念兮本来是带着聿宝宝准备要走的,可因为聿宝宝手上拿着小玩具掉在地上,他哭着喊着要捡起来,顾念兮这才不得不停下脚步,蹲在地上捡起来。

    只是顾念兮没想到,这一蹲下就看到了凌二好像将什么东西塞进了包包里。

    “凌二,你在做什么!”

    顾念兮随口一问。然后将自己捡起来的玩具递给聿宝宝,小家伙又开始扯着这只毛绒小兔子的耳朵。

    “小嫂子……”不知道是不是顾念兮的错觉,刚刚凌二被她这么随口一问,好像受到了不小的惊吓,连脸色都有些不正常。“我就是检查一下包包里的东西有没有带差什么!”

    说着,他提起了袋子就朝前走了。像是害怕多耽搁一秒钟,顾念兮就会从他的身上挖掘出什么似的。

    “……”

    看凌二走的急匆匆的样子,顾念兮也就没有开口多说些什么。

    只是她的眉心,却明显的出现了折痕。

    凌二……

    好像有些不正常!

    这两天,他规矩的不像样。

    对她顾念兮,也很是顺从。几乎只要她说什么,他就做什么,连一句反驳都没有。

    可这让顾念兮有的不是什么好感,反倒是有些别扭。

    要是寻常,这凌二爷光是那骚包的样子,就能气的人七窍生烟。

    就像是刚刚那些,他要是带了包包的话,一般也不会去检查包包里会少了什么东西。按照人家凌二爷的说法就是:带差了什么到时候过去再买就是了,反正爷穷的只剩下钱。

    虽然说每次凌二爷展露那特有的土豪气息的时候都让人特别的鄙视,可现在这顺从又听话的模样,却让人跟觉得别扭。

    只是眼下谈逸泽刚刚平安归来,顾念兮不想去探究那么多。所以凌二爷的事情,也没有引起她多大的关注,抱着聿宝宝的顾念兮便回到了谈逸泽的身边……

    只是她却没有注意到,原本走在前端的男子的脸色却再度起了变化。

    这顾念兮,该不会是已经发生了什么吧?

    ——分割线——

    飞机要三个多钟头才能到A城,在这个过程中顾念兮整理好东西,让谈逸泽小睡了一下。

    看到一直都看着聿宝宝的谈老爷子,顾念兮本来还想要说宝宝让她照顾就好,让谈老爷子休息一下,没想到谈老爷子却看着机窗外面的白云,一脸惆怅的和她说:“兮兮,你做好准备了吗?”

    “嗯?”这话,顾念兮有些不解。

    “家里发生了很多的变化,我想问的是你做好应对的准备了吗?”谈老爷子说话从来不喜欢拐弯抹角:“明朗集团易主了……”

    这个消息,对于顾念兮来说还是有些意外的。

    她不过才离开半个月不到的时间,明朗就易主了?

    谈逸南的野心,好像没有那么大。

    不过这舒落心,她的野心可是一直都摆在台面上。

    所以,当谈老爷子和她这么说的时候,顾念兮已经猜得出是舒落心已经按耐不住,行动起来了!

    谈老爷子看了顾念兮一眼之后,又说:“明朗是天儿留下来的,我虽然不知道他的遗嘱到最后是将这个公司留给谁,但我还是希望一切都按照他的意愿来。他说三年之内要交给你打理,可……对不起兮兮,在你去找小泽的这段时间,我没有能帮你看住公司……”

    谈老爷子的眼眸有些红,看着机窗外的白云世界。

    其实,他一直觉得在飞机上的时候,是距离他的天儿最近的时候。

    所以,他才选在这个时候将这些事情说出来,希望他的天儿能够谅解。

    “爷爷,您说什么呢!要不是我不听话跑出来找逸泽的话,您也不用这么大的年纪还要帮我们照顾宝宝……”

    “爷爷,我们不在的这段时间,您已经帮我们将宝宝照顾得很好,我们感谢您都来不及了,您真的没有什么对不起我们的。要说真的对不起,还是我们对不起您老人家,是我们这么大了还让您为我们操心!”

    “不过爷爷你放心,我一定会按照当初和爸爸的约定,三年内一定帮他守护好明朗。您就放心好了……”

    其实顾念兮也一早就料想到,她和谈逸泽都不在国内的话,舒落心肯定会动手脚的。

    只是这次出来的时间并不是很长,顾念兮刚开始以为舒落心应该还没有来得及下手。可谈老爷子带来的消息,却让顾念兮有些意外。

    没想到,现在这舒落心还真的沉不住性子了?

    这也好,早点儿撕破了脸皮,大家也不用每天都戴着面具假惺惺的生活在一起。

    而这该死的老女人所欠谈逸泽的,她也一并都要讨回来!

    “好孩子……”听到顾念兮的话,谈老爷子终是松了一口气。

    “好了爷爷,您也睡一会儿吧。快到的时候,我再叫您!”

    聿宝宝很能折腾人。

    寻常一家人在家里轮流带,都被他折腾的气喘吁吁的。更何况这次她和谈逸泽都不在家,谈老爷子一个人带着他?

    看谈老爷子这气色就知道,他最近被这小祖宗也折腾惨了。

    这次,谈老爷子对于顾念兮的建议倒是没有拒绝。

    点了点头,谈老爷子披上了顾念兮给他带上的毛毯,便沉沉睡去。

    ——分割线——

    到了A城的时候,天色不是很好。

    由南往北飞了三个钟头,气温也明显的下降了好多。

    顾念兮赶紧给谈逸泽披上军大衣。

    当然,要是寻常的时候谈逸泽绝对拒绝这样的特殊待遇,感觉就像是病人一样。

    可这次他的手手上了,抬起来拨掉衣服都成了问题。

    所以这男人即便不肯买账,可没人肯给他将这衣服给拉下来,终究只能无奈的披着。

    谈逸泽归国的消息,对于一些人来说是好事,但对于另一些人来说,便是噩耗了。

    撞见谈逸泽一行人从机场里出来的,是舒落心。

    此时的她是代表明朗集团来这边欢送一位合作方离开的。

    因为现在明朗集团已经在自己儿子的名下,而儿子又再自己的掌控下,所以舒落心想要在这明朗集团弄个什么职位的也是易如反掌。

    反正在家闲着没事也是看花赏景,再不然就是在美容院里虚度时间,舒落心干脆让谈逸南在明朗里边成立了一个特殊的慈善机构,由她舒落心亲自成为这部门的经理。

    一来,她可以打发一下无聊的时间,二来还可以亲自将这个公司里的一切都掌控在手里,特别是谈逸南!

    对于舒落心而言,现在明朗集团里的一切正朝着自己想要的方向发展。

    谈逸南现在已经被她刻意安排出来的那些会议和应酬忙的昏了头,这样的他自然是没有时间陪在陈雅安的身边。

    至于谈逸南的婚姻大事,其实也还在她的掌控中。

    这几天她甚至仗着现在自己也是明朗集团里面的一员,将本来在策划部的刘雨佳直接调到了谈逸南的身边担任秘书一职。

    是她舒落心的意思,谈逸南不好反抗,也只能任由刘雨佳在他的办公室里进进出出。

    这样抬头不见低头见的效果,正是舒落心想要的。

    继上一次利用一个开业典礼挑拨了谈逸南和陈雅安的关系之后,舒落心对这方面的事情已经算是轻车熟路了。

    现在剩下的,就是撮合刘雨佳和谈逸南了。

    不过她也相信,这样秘书和上司的密切接触中,要想让这两人不发生点什么都难。

    这一切,现在都很好的在她的掌控中。

    可唯独谈逸泽的归来,还有顾念兮的完好无损出现,这事情倒是有些脱离了舒落心所设定好的轨道。

    怎么可能?

    不时说那次爆炸伤亡人数不少,而谈逸泽当时还走在最前方的,死亡的机率比活着的机率还要高出一半么?

    可现在,谈逸泽为什么还好端端的出现在这城里?

    再有,这顾念兮一个女人家单枪匹马的闯进那个狼窝里,应该是不死也要少了半条命。

    可为什么,现在的顾念兮看起来比之前还要精神许多?

    舒落心可能真的不能体会现在顾念兮的心情。

    前几天她不是还沉醉在谈参谋长可能遇到危险的打击中,所以精神不佳么?而现在,还有什么比谈参谋长完好无损的归来让她开心的?

    心情一好,精神自然也不错。

    可越是这样,舒落心越是感觉后恐。

    她以为到最后都能掌控到自己手里的,可一直都有两个人都游离在外。

    这两个人,一个是谈逸泽,一个便是顾念兮!

    在她的预想中,这两个人都应该为国捐躯,然后也为谈家流芳百世作出贡献的,现在竟然好端端的回来了?

    而他们的回来,也意味着这明朗集团的竞争才真正的开始!

    只是这一次,舒落心不管怎么样,也都不会轻易的将好不容易掌控到手上的一切拱手相让!

    对着那辆渐行渐远的商务车,舒落心的嘴角勾勒着阴冷的弧度……

    ——分割线——

    谈逸泽和顾念兮平安归来的消息,有很多人都在为他们两人赶到庆幸。

    但也同样的,有一些人和舒落心一样,都因为这两个人的到来感到坐立不安!

    这一天,是刘雨佳升任为谈逸南秘书的第三天。

    本来今天应该是五点下班的,可谈逸南不知道有什么事情,就先给她放了假了。

    其实,就算谈逸南不说清楚,刘雨佳也看得出这男人应该是急着去见什么人。

    虽然不清楚那人是谁,但刘雨佳可以肯定,对方应该是个女的。

    她又不是第一天认识谈逸南,这男人什么德行她会不知道?

    不过这男人难得给她放了一天的假期,她也欣然接受。

    一个谈逸南,已经让她看透了世间的沧桑。

    与其和他呆在一起浪费时间,还不如到处去逛逛。

    找一两件好衣服穿着,还能引得越多男人对她投来赏心的目光。

    踩着十几公分出现在大街上的高挑女子很是惹眼,周围路过的人儿,不管是男女老少都对她投来钦佩的目光。

    对于许多人来说,过多的回头率可能让人浑身不在。

    可面前的这个女人却好似非常享受这样的目光,让她感觉万千宠爱集一身。

    女人踩着高跟鞋,漫步街头。

    与其说是在逛街,不如说是在享受路人那些惊艳的目光。

    对于现在自己的长相,女人还算颇为满意。

    又从一个品牌店里购置了几身漂亮衣物,顺便得到服务员各种赞赏的言辞之后,女人颇为满意的踩着高跟鞋从店里走了出来。

    从服装店走出来的时候,女人也看到了从服装店橱窗里反射出来的那个自己。

    一身修身的灰格修身长裙,上身是一件墨绿色的紧身毛衣,外面披着一条暗紫色流苏披肩,高跟鞋让她的身材呈现完美的s型……

    妖娆金发,勾人的红唇,再者还有一双稍稍向上扬起的美目,这一切真的有些不真实。

    也或者说,一直到现在从镜子里看到这样的自己,她都有些认不出来。

    其实最先变成这个样子的时候,她是打从心里排斥这样的自己的。

    比起现在这样的长相,她还是更习惯原来的那个。

    可随着周围人渐渐对面前的这个自己长相的认可,女人似乎也有些爱上这样的自己了。

    摸着现在那张和韩国明星差不多的脸,女人笑的妖娆妩媚。

    也罢,就算变了一张脸又如何?

    只要长得漂亮,活得好,这不就行了?

    想着,女人准备再度迈开脚步。

    她还想要去买一双高跟鞋,来搭配自己刚刚新买的这一身衣服。

    可就在她的脚才迈开的那一瞬,包里的手机响了起来。

    “又有什么事情?总在开心的时候打电话来,真扫兴!”

    看到手机屏幕上跳跃着的那个号码,女人的脸色微变。

    其实,她对于自己现在的生活总体上是非常满意的。

    唯一一个让她感觉不自在的,就是这个不时出现的男人……

    虽然在接通电话之前,女人的脸上各种各样的不悦,但在按下接通键的那一刻,女人的唇角高扬起来,一双上扬的美目里也有了神韵,就像是有多期待这个男人的电话似的:“怎么了,有事么?”

    看着橱窗玻璃反射成镜面映照出来的那个自己,连女人都有些佩服自己此刻的那抹笑意。

    明明是恨这个男人恨得要死,可在他的面前,自己竟然也能笑的如此妩媚,如此多情。

    “我现在确实在外面,你想我了吗?想我的话,我现在就过去!”

    听到电话里的那个男音,女人的心里其实已经激起了千层浪,恶心!

    可让人她恶心的,却是自己明明已经恨这个男人恨得要死,却不得不对着这个男人说出这么多违心的话来。

    “死鬼,我马上就过去了!”说完了这句话,女人将手机挂断的那一瞬,脸上的笑容也像是随着这个电话被挂断而断了似的,消失的无影无踪。

    这老不死的会在下午的时候找她过来?

    难不成,他又有什么事情想要交代她去做不成?

    想到这点,刘雨佳的眉心处也出现了折痕。

    经历了世间沧桑的她,可不会真的傻乎乎的以为,这个老男人最近频繁的找自己过去,是和那些狗屁言情小说里所说的一样,是因为做的次数多了,有了感情之类的。

    对于刘雨佳来说,那些言情小说哄骗那些无知的小女孩可以,但想要哄骗她,难了!

    虽然心里和嘴上百般不愿意现在这样的好心情被打扰,但刘雨佳还是迅速的拦了一辆出租车,然后迅速的赶往那个男人刚刚说的地方。

    因为这个世间,可没有人比她刘雨佳清楚那个老男人的狠戾。

    他可以在床上和你抵死缠绵,也可以在对峙的时候将你赶尽杀绝。

    那样的男人,简直比修罗还要恐怖。

    正因为清楚了这一点,刘雨佳现在才尽可能收起自己的爪子,尽可能的迎合这个男人。她可绝对不想再一次经理违逆这个男人之后带来的那些痛楚。

    ——分割线——

    “怎么了,一回来就抽了那么多的烟,对身体不好!”

    女人进门的时候,发现男人定下的这个包厢里已经满是烟气。将手上提着新买的包包和衣服放在一边之后,女人朝着他走了过去。

    和所有的恋人见面一样,女人将手放在了男人的脖子上,一脸亲昵。

    可不同于恋人间的,是女人心里的那份恶心感,还有男人脸上那一脸嫌弃的表情。

    “又买了那么多的东西?”扫了一眼女人一进门的时候放在玄关处的东西,男人的脸上尽是讥讽:“你们女人也就是这样,一有钱就只想到这些,脑子里一无是处,都是豆腐渣!”

    对于女人的嘲笑,这个男人从来都没有掩饰过。

    听到男人的话,刘雨佳自然也知道这男人是觉得她买的这些东西都是在浪费时间浪费精力。

    只是这男人估计不知道,她这些都是在做着准备离开的时候可以变换资本。

    听他一次次的在她面前嘲笑着女人,这已经不是刘雨佳第一次在心里想:你这么看不起女人,总有一天一定会栽在女人的手上的!

    但心里想归想,和男人面对面的时候,刘雨佳的嘴角上还是照样挂着灿烂的弧度:“我也就喜欢这些东西么?对了,我前几天还看中了一双范思哲的鞋,给我买好不?”

    说这话的时候,女人直接坐在了男人的大腿上,一双长臂勾住了男人的脖子,将自己的红唇送上。

    “买就买,不过先说好了,把发票给我弄来!”

    在女人的红唇临近的前一刻,男人将她的唇给推开。

    这男人并不像一般的男人,只要女人作出妖娆的动作,他就会乖乖就范的那种。

    他的一切,都是按照他的习惯和想法做的。你根本就找不到什么规律的那种。

    这也是这么长的时间内,刘雨佳都找不到这个男人死穴的原因。

    而像是现在这样,拒绝了刘雨佳的吻,又承诺让她买东西,再一次出乎了她的预料。

    “好!”

    反正这男人都答应要给她买鞋子了,这也是一笔不小的数额,女人为自己的战果感到满意。

    更让她开心的是,这次的战果连一个吻都不用付出,她能不开心么?

    每次和这个老男人亲自,她都跟上刑场一样。

    这老男人该不会以为,她真的会因为他的拒绝而伤心吧?

    “对了,今天找我过来有事么?”女人坐在他的大腿上,没有离开的意思。

    而门口,还守着两个黑衣保镖。

    其实,每一次和这个男人在一起的时候,这些人都在场。

    甚至有好几次,她和这个男人再做的时候,都是当着这些人的面的。

    刚开始,她还有些放不开。

    但随着这个男人当着下属的面欺压在她身上次数的增多,这个女人也越来越不将这些当成一回事。

    “怎么,我找你就必须有事?”

    男人听到他的话,一手抿掉了还未燃尽的烟头,又一手探进了女人的长裙里,在她的大腿上狠狠的揪了一把。

    那该死的痛意,让女人的整个拳头都蜷缩在一起。

    这该死的老男人,不是掐在他的身上,所以他连吃奶的力气都给使上了?

    只是心里咒骂着这个老男人的时候,刘雨佳的脸上还是挂着妖娆的弧度。

    “讨厌,就会欺负人家!”

    那嗓音,连她自己都被酥麻到了。

    她大腿内侧,都不知道被这个男人活生生的给掐出了多少块淤痕。

    每次穿超短裙的时候,总是不得不用遮瑕膏遮着,不然任人看了都明白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你不是就喜欢我这样对你么?”说这话的时候,男人一把就将她下半身的长裙给拉下来,当着他下属的面。

    那种屈辱感,是你从未感受到过的。

    可就是在这样的情况下,女人依旧笑的风骚。

    还主动送上自己的唇,亲吻着男人的脸颊:

    “轻一点,人家怕疼!”

    她之所以能忍受得了这个男人无休无止的侮辱,还不是在这段时间练就的?

    至于当着别人的面做这些勾当,做一次和多做几次,又有什么区别。

    只要不让她再度忍受上一次那样的痛,就勾了。

    “还真的够风骚的!怎么样,把谈逸南给弄到手了吗?”知道这个女人也没有其他女人那些矜持,男人索性将她剥个精光。

    一边办事,男人还不忘一边从女人的口中打探到什么对自己有利的消息。

    “差不多了。他妈已经把我调到了他的办公室里当女秘书,估计是有意想要撮合我跟他吧!”

    女人说这话的时候,嘴角随意勾起的弧度,竟是讽刺。

    舒落心以前见了她就跟见了得了瘟疫的人似的,能躲则躲。现在倒好,直接都将儿子送到她的面前来了。

    这次,她要是不好好收拾一下这个老女人的话,是不是太过便宜她了?

    想到以前和那个老女人有过的恩怨,女人的眼瞳不自觉收紧。

    舒落心,现在我们的较量,才真正的拉开序幕。

    你,最好准备没有?

    “这倒好,你尽快把她儿子给弄到手。”他手上的力道微微加重。

    只是即便男人已经开始有了各种感觉,女人也只是应付式的轻哼几句,一点都不像是沉醉在激情中的女人。

    “你不会是真的要我和谈逸南在一起吧?”她的脸色有些许的难看。或许准确的一点可以说,她这是有些嫌弃谈逸南的表情。

    这样的好机会,要是换成以前她或许会像是即将溺死在河里的人儿一样,拼了命的拽住谈逸南这根救命稻草。

    可现在,就算舒落心将这男人都送到她的面前了,她也一点都不稀罕。

    你要问为什么,其实也没有必要。

    你以为这个世界上真的有那么多的傻女人会在同一个坑里跌倒那么多次?

    有,也是那么几个笨蛋。

    可她刘雨佳,可从来都没有认为自己是个傻瓜!

    像谈逸南那样的男人,一辈子都只能活在他妈的傀儡操纵杆下。

    现在的刘雨佳还庆幸着,自己当初并没有不幸的和这个男人一起生活下去。不然,现在陈雅安的结局,就是她的了!

    “难道你不想要过豪门少奶奶的生活了?”

    男人结束之后,就离开了。不一会儿,他已经穿戴整齐。

    刘雨佳好像也见惯了这样的事情,在男人离开之后,她便暴露在别人的视野中。

    对此,男人好像一点都不在意。

    而女人,也早已看透了这一点。

    在这男人的眼中,她刘雨佳也好比一个傀儡。

    只能一辈子,生活在他的操纵杆之下。

    什么人权,什么人格尊严,在他面前都跟屁似的。

    一放,咻的一下就没了!

    看到男人已经提好裤子,爽过之后跟个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过的人一样坐在一边的沙发上,女人也只能找来自己刚刚新买的那两套衣服,换上。

    刚刚在这个男人的疯狂下,她身上的那一件已经明显被扯坏了。而且上面现在都是他们欢爱的气味,刘雨佳压根一点都不想闻到那个味道,那只会让她恶心。

    “……”

    听着男人明着讽刺自己,刘雨佳也没有当面反驳。

    也对,她刘雨佳以前做梦都想要加入豪门当少奶奶,过着人上人的生活。

    可谈逸南和舒落心却也让她领教了,少奶奶的生活可不是谁都享受的起的。

    现在,她压根都不做这个梦了。

    可这个男人,却再度将她逼到了风尖浪口上。

    这样的行为,无异于再度逼着她站在悬崖上。

    踩错一步,便有可能是粉身碎骨。

    “和谈逸南好好处着,想方法帮我拿到明朗集团的控股权!要是让我发现你背地里在搞鬼,小心我将你的皮给罢了!”男人威胁的意味实在明显。

    这样的他,一点都看不出互是刚刚和她刘雨佳有过愉悦的男子。

    不过刘雨佳已经对于提上裤子瞬间转变的男人习惯了。

    所以对于他此刻的威胁,女人压根都不在意。

    掏出化妆镜,对着镜子里的那个自己好好涂抹一番,把男人刚刚欺压上去蹭掉的口红也给补上之后,女人才继续开口:“你那天不是也见到那姓舒的老女人,她不是那么好对付!她要是不想让我跟她儿子在一起,我做什么都是白费!”

    以前,她就在这一点上吃过亏。

    重来一遍,刘雨佳变得小心翼翼。

    可她的小心谨慎却让这个男人唾弃:“这简单,有我这个表舅在,还怕她不答应不成?你就把心放肚子里,找机会帮我把明朗集团的控股权给弄到手,到时候绝对少不了你的好处!”

    这次,男人倒是将她的利益好处摆在最明显的位置。

    看样子,这明朗集团他还真的是非得到不可了?

    “我就不明白,明朗集团对你来说,有什么好的?”刘雨佳诧异的看向男人,凭他现在在这个位置上,有什么东西是得不到的?

    “明朗集团虽然没有什么好的,但我知道这可以牵制得了一个人就行!”

    前天晚上接到密报,说是那个男人竟然只是中了几枪,现在已经回国内修养了?

    这事情对于他梁海而言,非常不妙。

    他当然也不会傻到以为,这谈逸泽都在那边呆了那么长时间,会不带点什么东西回来!

    这样,也就意味着他梁海现在处于被动的位置了!

    情况,越来越朝着不利于自己的方向发展了!

    他必须在谈逸泽出手之前,先把自己保护好。

    把明朗集团搞到手的话,他也是希望借明朗集团来牵制谈逸泽。

    虽然明知道这男人和他父亲生前的关系并不是那么好。

    可总归是自己的父亲,难不成这谈逸泽还能眼睁睁的看着自家老爹闯下来的天下,到了别人的手上不成?

    “什么人?”

    刘雨佳其实也好奇,这个男人的敌人到底是谁。

    为什么,非要明朗集团不可!

    不过,这男人显然没有想要和她分享属于他的秘密的冲动。

    抬眸看了她已经穿戴整齐之后,他说:“这就不是你该管的问题,总之尽快把舒落心给控制了,拿到明朗集团的所有权。该给你的东西,我一件都不会少!”

    其实,这个男人一向很少直接将利益摆在陈雅安的面前。

    而现在这么一摆出来,已经让刘雨佳明显这个男人非常紧迫。

    知道现在自己也是这男人非常重要的一个砝码,刘雨佳却连庆幸都没有,直接抬腿就朝着门口走。

    而在她即将走出这个包厢的时候,她听到了身后的男人和她说:

    “这边已经没你的事情了,你可以回去了!记住,你只有半个月的时间。半个月要是办不到的话,那你也可以滚了!”

    能滚的话,这对急于逃出这个男人的领地的刘雨佳而言,也是一件好事。

    可关键是这个女人也知道,如果自己真的什么都办不好的话,这男人是不会轻易放过自己的。

    这男人心肠歹毒,属于自己就算是死,也想要拉着一个垫背的那种。

    所以刘雨佳也相信,他嘴里的那个“滚”字,可不仅仅只是个离开的意思,或者还有“死亡”的意思……

    想到这,女人的眸色明显一暗。

    没有转身,没有回头,她大步的离开了这个包厢……

    ——分割线——

    谈逸泽是属于停不下来的那种人。

    刚刚住进了军区总院的病房,检查都还没有开始,就已经开始忙着打电话。

    老胡和其他人都在外面等候着这个男人电话的结束。

    可病房内的人儿不知道在做什么,迟迟都没有让他们进去。

    顾念兮此时带着聿宝宝去了外面,准备给谈逸泽买点吃的,顺便也给聿宝宝买些牛奶回去。

    可这聿宝宝一在商店里看到一个五颜六色的大糖果,就不肯走了。

    他也不会跟其他的孩子一样,在商店里大声哭闹,吵着妈妈要那大糖果。他只是眼巴巴的一直瞅着那个糖果,连顾念兮拉着走都是一步三回头的。

    最终,顾念兮只能妥协,给他买了一个。

    “这糖可不能多吃,最多吃一半,知道不?”

    不然谈参谋长知道她又让儿子吃了这么多糖的话,又要说她了。

    将糖果拿到手的聿宝宝也没有急着和其他宝宝一样拆开就吃,一直紧紧的将这个糖拽在掌心里。

    买了几个谈参谋长爱吃的大馒头,然后还带了一些白粥,顾念兮又找来了一些小菜,这才带着聿宝宝回到了军区医院。

    看到谈参谋长的病房门口围着那么多的人,她的心里咯噔一响。

    该不会,谈参谋长哪儿不舒服吧?

    顾不得下面的聿宝宝,顾念兮就自己冲上去了。

    “胡伯伯,是不是我老公不舒服了?”

    “没有没有,他在打电话。”

    女人的紧张气息明显,老胡赶紧安慰着。

    “他在打电话?那你们都不进去?”没等老胡回话,顾念兮已经自顾自的推开了谈参谋长的病房门,钻出一个小脑袋瓜在那边瞅着。

    果然和他们所说的一样,她看到了谈参谋长在打电话。不过不是拿着手机,而是带着蓝牙耳机。

    “老公!”一溜烟,女人就钻进了病房。老胡在她身后想要喊住她,都没来得及。

    要知道,这谈逸泽虽然是年纪不大,可他的权威谁都不敢挑战。

    所以这些人宁愿呆站在等着他把电话打完,也不敢轻易进去和这男人硬碰硬。

    看到妈妈已经进去见谈参谋长的聿宝宝也不甘示弱,虽然才刚会走路,可小家伙硬是从这大人的长腿下挤了进去。

    “好,那就先这样。”

    见到顾念兮进来了,谈逸泽的脸上也没有不耐烦的表情。

    这边和电话里的人道别,另一边还用没有受伤的手指和顾念兮打招呼,示意她过去。

    “帮我把耳际拿掉。对了,你们刚刚去了哪里?”挂断电话,谈逸泽就用脑袋撞一下顾念兮的。

    好吧,这几天他无法伸手抱她,见到她都成了这么雷人的打招呼方式。

    刚开始,顾念兮对着这男人当着别人如此亲昵的打招呼方式有些别扭,不过渐渐的也习惯了。

    摘下了他的耳际之后,她摸了摸他那一头这段时间没有怎么修剪的头发:“带着宝宝给你买点吃的。你的身体还没有康复,怎么现在就开始忙这些了!”看到病房的桌面上摆放着某个演习方案,女人有些不悦。

    “没办法,这个演习是从我没走之前就敲定下来的。现在还有一些没有确定。”其实要谈逸泽主动去解释一些东西,真的很难。

    自从母亲去世之后,能和他说话的人本来就少。

    而他也长时间,让自己的心处于封闭状态。

    这样的他,又怎么肯主动和别人说这些事情?

    可看到她不开心,他开始也无措,但渐渐的他也学会了主动和她说些什么。

    按照谈老爷子的话来说,娶了媳妇的谈逸泽真的变了很多。

    而如此的变化,也让站在门口围观的医生和护士感到诧异。

    在部队里摸爬滚打的男人哪有不受伤的?

    这些年,谈逸泽可以算是大伤小伤接连不断。

    小伤一般男人都没有看在眼里,或者就是在部队里简单的包扎下。大伤也不少,所以到这医院来的次数也不少。这也难怪这军区医院的人都对他不陌生。

    不过今天这样主动和别人解释些什么的谈逸泽,但是他们第一次见到。

    所以这也难怪,这些人现在就像是哥伦布发现新大陆般的盯着他……
(快捷键←)[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快捷键→)
大家同时在看:龙血战神 黑道特种兵 傲世九重天 武动乾坤 遮天 绝品邪少 生肖守护神 完美世界 我的贴身校花 绝世唐门 大主宰 莽荒纪 我欲封天 校花的贴身高手 星战风暴 武极天下 校园绝品狂徒 亿万老婆买一送一
本书转载于网络,版权属原作者,喜欢小说军婚染上惹火甜妻全文阅读,记得收藏本书。 卓越全本小说网 www.zy200.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