卓越全本小说网 全本玄幻 全本武侠 全本都市 全本历史 全本侦探 全本网游 全本科幻 全本恐怖 全本散文 其它小说 全部小说
小说排行榜 > 全本都市言情 > 军婚染上惹火甜妻全文阅读
军婚染上惹火甜妻TXT全集下载 加入书签

军婚染上惹火甜妻无弹窗 正文 第398章 逗你玩,要你命!

    “这就是你所说的剪得不错?”

    当浴室里镜子上的那块浴巾给摘除的时候,谈逸泽盯着镜子里的那个人,脸色可比万花筒多姿多彩。

    这不就和头顶上弄了个梯田一样么?

    怪不得,墨老三刚刚笑成了那个德行!

    都怪这个小孽畜!

    弄成了这样,还跟自己说她的技术不错?

    她的眼睛,难道都长到裤裆里头了么?

    就这样的德行,还是美男子一个?

    害他从昨晚上还一直兴奋的差点睡不着!

    敢情,这小畜生是把他弄成这样人不人鬼不鬼的样子,还来糊弄他!

    “老公……我个人还觉得蛮不错!”

    看身边男人露出来的臭脸,顾念兮扁了扁嘴。

    到这个节骨眼上,难道还要让她说真的很难看不成?

    没准,被谈参谋长一掌给拍扁了。

    对于这个老男人的怒色,顾念兮也是到了今天才深有领悟。

    怪不得,像是周子墨和凌二爷那样的人都那么怕他,敢情这个老男人发起怒来的时候,是这么恐怖?

    深刻体验了一番的顾念兮发誓,今后她绝对不敢轻易惹怒她家的谈参谋长!

    不过对于她的深刻领悟,谈参谋长显然不是那么领情。

    又狠狠的刮了顾念兮一眼之后,男人冷言道:

    “个人感觉不错?你个小畜生,是看我的手现在收拾不了你,所以明摆着欺负我是吧?”

    “哪敢,我连只蚂蚁都不敢打死,怎么敢欺负到您谈参谋长的头顶上来!”

    顾念兮感觉,现在的自己就像是慈禧太后身边的李莲英,只能挑着让谈参谋长顺耳的话说。

    而镜子里反射出来的那个自己的狗腿样子,连她自己都要唾弃。

    “你不敢?我看你现在的胆子已经肥的把我都不放在眼里了!”谈逸泽当然知道顾念兮现在都在阿谀奉承自己,就为了不想让自己生气。

    其实,他也不想对顾念兮摆着个臭脸,这不是一贯他对她的作风。

    可每次抬头看到镜子里那个盯着一座梯田的样子,谈逸泽就气不打一处出。

    你说这个小孽畜想要捉弄他,就两个人单独在一起的时候捉弄一下也就罢了。竟然还弄到了被墨老三那个大嘴巴看到。估计,明天可能要成为所有人的笑话!

    “不会不会,谈参谋长一直都在我的眼里!”好吧,谈逸泽没说出一句话,顾念兮都使尽全力的否认着。

    听到最后,谈逸泽都觉得有些腻味了。

    “别站在哪里唧唧歪歪了,赶紧把我头发给弄好。过会儿没准老胡要过来,省得到时候让我丢人!”

    要是在家里,门光上也就罢了。

    可现在是在医院,每天病房里除了来探望的人进进出出的,还有前来检查的医生护士。就连这家医院的院长,每天上下班之前都要到谈逸泽这边过来报道一下。

    要是这副德行被这些人给撞见的话,谈逸泽真的觉得自己这一世英名都毁在这位小祖宗的手上了!

    “老公,你让我弄短是没有什么问题,可你要我弄到差不多的长度,这可真的有点难倒我了!”

    顾念兮盯着谈逸泽被自己弄出的参差不齐的头发,一脸犯难。

    她昨晚上也想要照着一个高度剪,可不知道最后为什么变成现在这个德行了!

    现在谈逸泽还再次让她拿起这个刮胡刀,她还真的有点怕了。

    要是比这之前弄的还要难看,谈参谋长还不得真的要了她的小命。

    “要是更难看,你不能打我!”虽然谈参谋长现在的手是不能动的,可他的眼神杀伤力可一点都不低。

    光是看着,顾念兮都觉得小心肝一直乱颤着。

    “现在已经是极致了,还能比这个更难看的?你就拿好了工具,按我说的做!”谈逸泽扫了一眼镜子里的那个自己,习惯性的发号施令。

    好吧,现在头发已经弄成一块深一块浅的,不知道的还以为他是鸟儿脱毛呢!谈逸泽相信,只要继续剪下去,绝对没有比现在这个更难看的!

    谈参谋长的命令是不可违抗的!

    在他的发号施令之下,女人只能乖乖的拿起了手上的自动刮胡刀,按下了开关。

    “嗡嗡嗡……”的声响,开始在这个浴室里响起。

    “按照最左边的那个高度,从那边开始弄!”谈逸泽所说的那个位置,是他现在整顶头发最短的地方,都可以看到头皮了。

    好吧,一切听从领导的指挥。

    战战兢兢之下,顾念兮只能硬着头皮再一次将刮胡刀落在谈参谋长的脑袋上。

    谈逸泽这次是从镜子里看到这“凶残”的一幕,并且亲自指挥。

    “稍稍用一点力!”扫了一眼这参差不齐的头发,男人喊着。

    “我知道我知道!”

    “哎呀,这边又太短了。不能一下子就给按到底!”

    “我了解,你不要太紧张!”抱着谈参谋长的脑袋,这明显还比较低温的初春早上,顾念兮已经弄的一整个额头都是汗。

    是你自己不要太紧张才对,扫了一眼满脸认真的顾念兮之后,谈逸泽在心里头呐喊。

    “顾念兮,这边低一点!”

    “好的,没问题!”

    “喂喂喂,你都刮到我的头皮了!”

    “啊?对不起对不起!”

    “……”如此的对话,在这个浴室里头不断重复着。

    折腾了足足半个钟头,谈逸泽再度走出浴室的时候,今早那一头可笑的梯田发型已经消失不见,取而代之的是一个头发长度连两厘米都不到的利落发型。

    其实,这头发还是剪的稍稍有些参差不齐的。

    不过现在头发实在短的很,也看不出互什么效果。

    而这么一折腾完从浴室里走出来的时候才发现,原来病房里已经来了好多医生和护士,院长老胡也在这一行人中,他们的手上还带着相关检查的仪器,像是什么血压测量仪,还有温度计之类的。

    看到他们两人同时从浴室里头出来,所有人都用诧异的眼神看着他们两。

    被人行注目礼的事情,谈参谋长好像已经习以为常。

    扫了一眼这些人之后,谈逸泽径自越过这些人的身边,落座在病床上,一派王者风范,实在让顾念兮不得不佩服。

    而相比较之下,被这么多人盯着看,顾念兮实在很是不习惯。

    特别是那些人的眼神里好像还带着一些怪怪的东西,顾念兮赶紧低头:该不会这些人已经知道了她昨晚上对谈参谋长做的缺德事了吧?

    好吧,是她顾念兮错了!

    呜呜……

    “哟,今天换了新发型了!”

    老胡貌似也察觉到他们两口子之间气氛有些微妙的变化,打算以此作为切入点,缓解一下现场的气氛。

    哪知道,他这一开口触碰到的便是谈某人的硬伤。

    冷冷的扫了顾念兮一眼之后,他开口:“开始检查吧!尽快弄好,我想休息!”

    好吧,一般病人这么说的时候,医生都尽快检查。

    而这谈逸泽又是何许人也?

    他的一句话对于这些人而言,就是命令。

    不管能不能做到,都要尽力去做。

    在他的这一番话之下,医生便有条不紊的和护士配合起来,开始做例行检查。

    只是整个过程之中,老胡的脸色一直有些许的诧异。

    其实他也是过来人,怎么会看不出谈逸泽刚刚所做的那些并不是真的和他所说的那样要休息还是要怎样,他不过是不想继续进行这个话题罢了。

    其实大人物一般都有些臭脾气,老胡是清楚的。

    谈逸泽的臭脾气,就是总保持着一张扑克脸。没啥表情,你也看不出他是开心还是不开心。

    可要是在别人面前的时候也就算了,可现在顾念兮还在这里,按理说谈逸泽就算情绪不加,脸色也不至于这么臭才对。

    老胡可不是没有见过这谈逸泽对顾念兮的宠,那是含在嘴里怕化了,捧在手里又怕磕着还是碰着。

    就是因为瞅准了这一点,所以老胡才让这些医生要过来检查的时候尽量看准顾念兮呆在这里的时间。

    只有顾念兮在的时候,他的脸色才稍微好点,大家也能尽快的将各项检查给完成了。

    但今天怎么这么奇怪呢?

    就算顾念兮还在这个房间里,这男人的脸色依旧不大好。

    再看到顾念兮小脸竟然红扑扑的,而谈逸泽的伤口还给蹭的开裂弄出水珠了!

    莫非,他们刚刚过来的时候“打扰”到了他们?

    当然,老胡想到这的时候,脑子里的“打扰”二字,可不是那么简单。

    要知道,刚刚敲病房门,一直都没有等到病房里传来声响的所有人还以为这两人不知道上什么地方去了,推开门进来的时候见到病房里空荡荡,还站在这里等了许久。

    哪知道,这两人竟然是从浴室里走出来的。

    莫非,这两个人刚刚正在做什么好事的时候,被他们打断了?

    想到这,老胡心里拔凉拔凉的。

    这可不是什么好事!

    他可比谁都知道,这谈逸泽记仇。

    这次打断了他的好事的话,他下次见到你绝对将你往死里整!

    可明知道是这样,身为医生的老胡还是觉得自己有必要好好提醒一下这小两口,毕竟医者父母心么!

    不管这谈逸泽的脾气有多坏,现在好歹他也是他的病患不是?

    不过考虑到脸色阴沉的谈逸泽可不是什么谈话的好对象,所以在检查结束之后,老胡用一个眼神示意顾念兮跟着他们一起出来。

    看到老胡的暗示,顾念兮微愣一下,但还是旋即转身和靠在病床上的男人说:“老公,你先躺着休息一下,我去送一下胡伯伯他们!”

    说这话的时候,顾念兮还不忘给他捻捻被角。

    跟随老胡他们从病房里走出来的时候,顾念兮还不忘将门给带上。

    只是没跟着老胡走到办公室的时候,她便急忙开口了:“胡伯伯,是不是我老公的病情不大好?”

    一般,电视剧都是这么演的。

    把病人支开,然后再告诉家属病患的实际病情不容乐观。

    正因为这一点,所以顾念兮从病房里走出来的时候,觉得自己的每一步都异常沉重。

    “念兮,我啥时候告诉你小泽情况不大好了?”

    看到这顾念兮这个担心的样子,老胡有些诧异之于,还笑了。

    “不是?”

    抬头看了老胡一样,顾念兮的眼色才稍稍好转。

    只要不是谈参谋长的身体有什么不舒服的地方,就好了。

    “我让你出来,不过是想要告诉你……咳咳……”好吧,老胡刚刚只考虑到脸色铁青的谈逸泽不好说话,但没想到性别有异的顾念兮更让他觉得有些难以启齿。

    本来以前能轻易出口的那些话,让老胡瞬间咳嗽了起来。

    “胡伯伯,您是哪里不舒服么?”好吧,顾念兮还算是个热心肠的丫头。

    弄得现在,倒是老胡自己有些不好意思了。

    不过想到这是和病患身体有直接关系的问题,老胡便正色道:“念兮,我找你出来是想要告诉你,小泽现在的情况不适合做夫妻之间那些亲昵事儿。”

    夫妻间的亲昵事儿?

    那是……

    想到老胡嘴里的意思,顾念兮的脸色瞬间变成了绛红。

    “胡伯伯,您说什么话呢!我和他又没有……”好吧,虽然在那个危险地带见面之后,谈参谋长是连着折腾了好多次。可自从他受伤之后,他们真的没有。

    “我知道我知道,但我只是想要提醒你一下。”老胡似乎比顾念兮更急于想要摆脱现在这个尴尬的境地。

    “小泽现在还年轻气盛,男人嘛有时候冲动一点也是常有的事情。不过你可千万不要纵容他!”一看谈逸泽刚刚做检查的时候那个扑克脸的表情,就是一欲求不满的样子。

    而顾念兮听着老胡的那些话,真心感觉自己现在有种跳进黄河也洗不清自己的罪名的感觉。

    怎么她早上不过是给他剪了个头发而已,就弄得被所有人误会成这样了?

    低着头的顾念兮,尽可能的想要将自己整张羞红的脸埋藏起来。

    而老胡还以为自己这是说对了,便继续说:“好了好了,这没什么大不了的。不过你要记得一点,千万不能纵容他,今天早上已经导致他的伤口开裂了。你想想,几天好不容易养好的口子,要是这么折腾它的话,都不知道要等到猴年马月才能康复了!”

    “我……”我不知道谈参谋长的伤口是怎么裂开的,呜呜……这伤口更不是因为做那档子事情裂开的好不?

    顾念兮想要这么和老胡说。

    可无奈,老胡那话一说完,就再度开口将顾念兮的话打断:“好了,记得这些就行!现在你可以进去看着他了!”

    说着,老胡真的像是赶着投胎去那样,迅速的离开了。

    而顾念兮只能涨红着一张脸,回到了谈逸泽的病房……

    ——分割线——

    同一时间段,苏悠悠到这个点才从医院下班。

    没办法,这几天都轮到她值夜班。

    晚上没事的时候,还可以在轮休的床上稍稍躺一会儿。

    可昨晚上临时送来了好几个发生交通事故的病患,有好几个骨折,还有一个是有八个月身孕的孕妇。

    送来的时候,孕妇因为受到惊吓和碰撞,有流产现象。

    一整夜,苏悠悠几乎都没有睡过。

    不是的给这孕妇量血压,做常规检查,还要注意她看看羊水有没有破。

    好在这孕妇的身体素质还算不错,经过一整夜的休息之后,孩子和她总算是脱离了危险。

    这也是对于苏悠悠一整夜没有睡觉的付出的最好报答。

    其实,一般这个时间,苏悠悠下班应该回去好好睡上一觉的。

    不过她今儿个的精神头还算不错,说的更确切一点,其实是她还想要见到一个人。

    而那个人,便是失踪了好几天的凌二爷。

    其实苏悠悠也说不清楚,现在自己对凌二爷到底是什么感情。

    对于他那次离开的时候对她苏悠悠说的那句话,也不算是期待。

    她只是想要确定,他是不是还平安无事的活在这个世界上。

    而让她不安的,是明明这个男人已经回来那么多天了。

    可他,却一次都没有来找过自己!

    这多少,让她感到有些诧异。

    因为,这和以前一出差回来,就会直接蹦到她苏悠悠工作的地方和她见上一面的凌二爷,实在有些不符。

    所以她一直感觉,凌二爷好像都没有回来。

    只是顾念兮却打电话告诉她说,凌二爷回来了!?

    可既然这个男人回来,为什么一次都没有来找过她?

    心里,隐隐的不安。

    这也是这天早上,明明干了一夜夜班,困到不行的苏小妞还是将车子开到凌二爷上班的凌氏大厦门口的缘故。

    不为别的,她就想要亲眼看看他,确认他是不是真的回来罢了。

    苏悠悠将车子停到凌氏大厦附近的街上,然后下车为自己买了一杯热咖啡。

    一整夜没睡,到现在这个时间点是又困又冷。

    买完咖啡往回走,还不确定自己要在这里等多久才能等到那个男人的苏悠悠却在抬头的时候撞见了同样将车子停在路对面的凌二爷!

    这死,怎样的一种因缘巧合?

    可苏悠悠来不及庆幸在如此短的时间内就能碰上凌二爷,就见到这男人从车上下来之后,便径自朝前走去。

    而且,凌二爷走的方向,和她苏悠悠是正对着的。

    有那么一瞬间,苏悠悠还以为,这男人应该是看到自己站在这个地方想要过来和她打招呼。

    可定睛一看的时候她才发现,这个男人的视线焦距好像不是落在自己的身上!

    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难不成,凌二爷不过是去了几天别的地方,就将她苏悠悠,以及他们那天在薰衣草田里说过的那些事情,都给忘得一干二净?

    不可能吧?

    就算在怎么健忘的人,都不可能在这么短的时间内忘得这么彻底?

    会不会,是这个男人想要跟她开玩笑?

    按耐住自己心里的慌乱,苏悠悠继续抬眸直视着那个朝着自己走进的男子。

    此刻,她的眼眸里还带着些许的希冀。

    希冀从这个男人的眼眸里,看到别的神色。

    可这到底算是什么?

    有没有人能告诉她,这到底算什么?

    为什么凌二爷走过她苏悠悠的身边的时候,竟然连任何一丝诧异的眼神都没有,就直接从她苏悠悠的身边走过?

    擦肩而过的一瞬间,苏悠悠甚至感觉到这个男人压根就不带一丝留情?

    到底这是什么情况?

    你见过翻脸比翻书快的人么?

    苏悠悠一直都觉得,那绝对是夸张的比喻手法。

    可当今天见到这凌二爷竟然不带一丝留情的从自己身边走过的那一刻,她才明白这世界上真的有人能做到翻脸比翻书还快!

    这男人的异常表现,让苏悠悠像是炸了毛的猫儿一样。

    她苏悠悠可不是什么乖乖女,任由别人随意的揉扁掐圆。

    转身,苏悠悠想上前去找这个男人讨要个说法。

    因为转身的速度过快,连她握在手里暖手的咖啡都泼了出来。

    那过热的温度烫的苏悠悠的手皮肤都泛红,而她也忍不住的抽疼了一下:“嘶……”

    或许是这个声音引起已经越过了苏悠悠朝前走去的男人的注意,回过头看到站在自己身后的女人的时候,这男人的眼眸深了几分。

    好在,他这段时间弄的有些过分的刘海挡住了他的眼眸,自然也将此刻他眼眸里因为诧异而收紧的瞳仁给很好的遮挡住。

    “苏悠悠?!”

    这男人像是在确定什么。

    “凌二,不过出国几天,狗眼看人低了是不是!”苏悠悠可没有那样的好脾气,一上前就将热咖啡朝着男人的身上招呼。

    凌二爷那一身看样子是来显摆的白色西装,就这样华丽丽的染上了第二种颜色。

    浓郁的咖啡味,四散开来。

    男人盯着i自己胸口上白色的衬衣不断渲染开来的褐色花朵,眼眸里闪现一丝恼意。

    甚至,连垂放在大腿双侧的手掌都紧握成拳。

    可在那一瞬,他好像又想起了什么事情,最终已经握成拳的手再度松开,而眼眸里的恼意也随着风儿烟消云散。

    男人好不容易控制住了自己的脾气,可这一幕的始作俑者可没有半点羞愧之意。

    在看到凌二爷的白色西装被自己弄得脏兮兮,一件价值好几位数的东西瞬间被她弄成堪比人家路边摊货色,苏小妞一点愧疚之意都没有,随手拨了一下自己被风儿吹的挡在脸颊上的金发,苏小妞又迅速的将咖啡杯扔在了旁边的垃圾桶里。

    做完了这些之后,女人便旋即转身朝着自己的红色ini走了过去,一句解释都不给这个男人留下。

    这多少,让男人有些诧异!

    其实,苏小妞风风火火的性格,你要是习惯了下来也还好。

    以前,凌二爷也和这样的苏小妞拼死抵抗过。

    可渐渐的,他也习惯了,接受了,甚至还乐在其中。

    可换成了别人就不一样了,从接受到肯定,那还是需要一定的时间的。

    被这样泼了一身咖啡,难道不该给一句解释么?

    很明显,这是面前的男人现在最为迫切需要的。

    所以他追了上去。

    仗着自己的身高过人,他三两步就追上了前边的泼辣女子。

    可这手才触及到苏悠悠的手臂,便被这个女人突然拽住了手臂。在他还没有反映过来的时候,这女人竟然就当着众人的面,给他来了一个华丽丽的过肩摔!

    “啪……”

    骨头和地面相接处发生的闷响,实在让人难以忽略。

    而现在有些狼狈躺在地上的男子,从他的表情你便可以看得出,这男人到底现在有多痛苦。

    疼,那是一定的。

    人高马大的被人从那样的高度摔下来,不疼才怪。

    可这女人仍旧是一句解释都没有,便直接丢下了摔得跟大饼似的男人朝前走去了。

    “你做什么呢!”

    被摔得有些不清不楚的男人从地上爬起来,连忙追了上去。

    “没有,我只是和你打一下招呼!”

    女人压根连一点愧疚执意都没有,这下已经开始将车钥匙插进钥匙孔里,看样子是打算直接离开。

    你见过别人跟你打招呼就是来个过肩摔的么?

    没有!

    显然,这个男人也没有见过这么有趣的打招呼的手法。

    所以他压根不相信这真的是粗线条的苏小妞打招呼的方式。眼疾手快,他在女人即将将车门打开的时候再度又推了一把,将车门关上。

    “悠悠,你生气了?”男人压低嗓音的样子,像是刻意在讨好她。

    可听着他如此讨好着自己,苏小妞的脸皱成了一团。

    为毛今天的凌二爷这么的蹩脚?

    而且,蹩脚也就算了,为什么让她这么看不顺眼,一点都没有那日在薰衣草田里的感觉。

    难不成,是气氛不对,还是地点不对?

    苏悠悠望天望地,终究找不到答案。

    “悠悠,我刚刚是在想事情,所以没注意到……”男人试图和苏悠悠解释着什么。

    “对不起,我还赶时间!麻烦凌二爷不要当没见过世面的狗儿。”

    不是有句话这么说来着:好狗不当路?

    所以,现在的苏小妞是拐着弯的骂着凌二爷是条狗!

    这一点,凌二爷也听得出来。

    心里头也琢磨着,到底该怎么应对这个彪悍的女人。

    “悠悠,我……”

    他再度尝试放软了姿态,想要用和平共处的方式和苏悠悠解释什么。

    可他貌似忘了一点,苏悠悠从来不是吃软的主儿。

    她不喜欢的东西,她宁愿硬碰硬,到了头破血流的地步都不肯妥协。

    当他的咸猪爪再度搭上苏悠悠的肩膀的那一刻,一个巴掌就这样直接甩在了他的脸上。

    打的他的耳朵一瞬间出现了嗡鸣症状。

    “呸,别用你的手来碰老娘!老娘可是千金之躯,你以为就你这样的货色能肖想得了?”其实,当巴掌招呼上这个男人的脸的时候,苏悠悠也有些错愕。

    她不过是有些厌倦这个男人这么缠在自己的身边罢了,可她真的没想过要打他。

    看着他脸颊上的出现的掌印,苏悠悠也有些后悔。

    不过既然事情都做了,她还有什么后悔的余地?

    难不成,让这个男人在她的脸上扇一巴掌回来不成?

    这方法,她是绝对不会赞成的。

    这得多疼?

    既然不是后悔也不是能偿还的了的,那她苏悠悠不如一不做二不休,连道歉都省了。

    “告诉你,再当着老娘的路,小心老娘将你给弄成太监,到城门口鞭尸!”丢下这么一句话,苏小妞钻进了红色的ini,风风火火的离开了……

    而被一个过肩摔和一巴掌招呼过后,连一句解释都没有,被留在原地的男人愣是回不过神来!

    ——分割线——

    “过来,杵在那儿做什么?”

    从今早上医生检查团离开之后,顾念兮一直都呆在远离谈参谋长三尺远的地方。

    不知道是不是还在生她的气,谈逸泽一直都没有开口。

    而惹得男人生气的女人,在他没有开口做声的情况下,更是不敢开口。

    这貌似,是从他们结婚之后呆在一起最安静的一天,两个人连一句话都没有说上。

    如此安静的病房,本该是修养最佳的地方。

    可躺在病床上的男人看着一直都呆在沙发上发愣的女人,就是翻来覆去的睡不着。

    好吧,谈逸泽承认,这辈子他真的栽了。

    栽在这个叫做顾念兮的女人身上。

    “我过去,你可不能打我!”

    发愣的女人听到了声响,总算抬起了头。

    可一开口,就是和谈逸泽讲条件。

    这让男人都有些怀疑,他在这个家里还有地位可言么?

    这女人的反映,气的他真的有些想要一巴掌招呼在她的屁股上。

    可两人之间的相处,最爱犯贱的人还是他,因为他就是见不到她这么憋屈的表情。

    “不打你就不打你,大丈夫一言九鼎!”

    再说,他现在两个手都缠着绷带,还怎么揍她?

    早上伤口开裂了,检查过后老胡又将他的纱布重新拆开上了药。

    而且不知道是不是故意的,他这次给他扎的绷带更是难以动弹了。

    再度抬眸扫了一眼男人,确认他说的不是假话之后,顾念兮才将小屁股挪到了谈逸泽的身边。

    “坐的那么远做什么?还不给我坐过来一点?”

    谈逸泽扫了一眼两人之间的距离,黑眸开始闪现不悦。

    其实,要不是双手都动弹不得的话,他也不会这么命令她。直接伸手把她抱过来自己的大腿上坐着,那不是比命令来的有效?

    “……”

    听到谈逸泽的命令,她识相的挪了挪屁股。

    不过那点距离,还是让谈逸泽不满。

    “你信不信,你要是不坐到我的身边来,我把你的屁股给踹飞!”因为手不能动弹,紧随而来的不能随心所至,让谈逸泽的脾气变得更加暴躁。

    听到谈参谋长嘴上的各种威胁,顾念兮这次只能将屁股挪到了男人的身边。

    可心里,却一遍遍叫器着对这个男人的不满:行行行,现在有伤的是大爷!

    “把头转过来!”他让她到自己的身边来,难不成为了看一个后脑勺?

    如果他的手能动的话,谈逸泽真的相信自己会抽这丫头的屁股的!

    “转过去干什么?!”女人其实是在表现自己的矜持。

    可她却不知道,她顾念兮的矜持那玩意,在谈逸泽的面前早就跟浮云差不多。

    “我要看你的脸!”其实,更为贴切的就是他不喜欢她背对着他。这样,他看不到她的表情,不能感知她的喜怒哀乐。

    “都老夫老妻的,有什么好看的!”她有些别扭。

    其实,她也就是怕面对谈参谋长那张盛怒的脸。

    今天第一次见到这个男人发脾气的样子,她直到现在都有些后怕。

    不过现在的她倒是也理解谈逸泽部队里的那些人为什么见到他就好比见了阎罗王的样子。

    这个男人的脾气,真的太坏了,有木有?

    “你再背对着我一个试试?”男人压根就动不了手,还在她的背后耀武扬威着。

    好吧,为了世界和平,顾念兮只能献身,咳咳……不,是转身。

    可转身的一瞬,一个黑乎乎的东西就在她的面前一闪而过。

    顾念兮还以为是什么东西,定睛一看才发现那是谈参谋长的脑袋。

    而她还没有反映过来的时候,胸口上便传来一股子钻痛。

    倒抽一股凉气之后,顾念兮再次感叹,这男人到底是什么眼神,x光不成?

    她这一身的衣服里三层外三层的,现在里面还穿着内衣,他竟然还能准确无误的咬到那里!

    “嘶……好疼!”

    她想要推开那个男人,可那男人像是早已猜到她会有什么样的动作似的,在她伸手过来招呼的时候就已经躲开了。无奈之下,顾念兮只能揉着自己的胸口,缓解疼痛。

    “你干什么呀,这么咬我!”

    被咬疼的女人,嘟囔着以示自己的抗议。

    可男人只是饶有兴致的扫了她一眼,道:

    “惩罚!”

    简而言之,这就是他对她的惩罚。

    “你不是说好不打我的么?”

    她挥舞着双手,想要和这个男人拼死讲理。

    “可我好像没有说过,我不咬你!”男人说这话的时候,弄的顾念兮气不打一处出。

    好吧,和谈参谋长玩嘴皮子,她是绝对斗不过他。

    不过现在有一点她倒是绝对能赢得过的。

    这一点就是……

    “坏人……”

    嘶喊着这一句的顾念兮,挥舞着手脚就朝着男人给扑了过去,直接挂在了男人的脖子上,对着男人那张俊脸又是蹂躏,又是掐的。

    现在的谈参谋长不是两个手都受伤动不得么?

    她倒是要看看在这样的情况下,他还怎么将她从他的身上给提下来。

    只是在一番打闹中的顾念兮却没有注意到,本来是绷着脸的男人,在她这一番作恶之下,嘴角竟然是若有似无的勾起。

    其实,连谈逸泽也错愕自己现在的心理变化。

    在被她弄得个人不人鬼不鬼的样子被墨老三嘲笑了一番之后,他是生气的。

    可看着她一整天都像是被遗弃的小狗坐在一边不敢靠近他,他的心里就闷闷的。直到这一刻,逗得她跟寻常一样敢朝着他挥舞爪子,他才松了一口气。

    现在她才发现,他真的溺爱这丫头过头了。

    连她脸上一点委屈的表情都见不到。

    可都宠坏了,还能回头么?

    答案,自然是不能!

    所以,即便让她都蹭鼻子上脸的欺负到他的头顶上来,这个男人也只能受着。

    而男人所不知道的是,在他怀中打闹的女人在看到他嘴角上渐渐有了笑意之后,也跟着裂开了小嘴。

    幸好,她的谈参谋长还是宠着她的。

    不然她真的不知道,该找什么样的法子来缓解一下两人间这尴尬的气氛。

    闹到最后,她也不抓他的脸了,直接一埋头就将小脸埋在男人的怀中……

    ——分割线——

    在谈逸泽住院的这段期间,来探望的人儿中自然也少不了一些他所不待见的。

    今天来的人,是谈逸南。

    这是打从谈逸泽去出任务只回来之后,这两人之间的首度碰面。

    谈逸南过来的时候,还带着一个水果篮过来。毕竟过来探病也不能两手空空的不是?

    看到顾念兮抱着聿宝宝在一旁,他自然而然的就从水果篮里弄了个葡萄剥了皮,过来逗逗他。

    因为这段时间母亲和谈老爷子关系闹得很僵,连带着他也被谈老爷子不待见。虽然在此期间,谈逸南无数次和谈老爷子保证过自己会在顾念兮回来之后将公司双手奉还。但这话落在谈老爷子耳里,又是何等的讽刺?

    谈逸南,就算你答应了又如何?

    到时候你妈不答应,你还不是又不能做主?

    而舒落心自己搬出去还不够,还直接拦着谈逸南不让他回家。

    这也是最近这段时间,谈逸南没有见到聿宝宝的缘故。

    再度见到小家伙的时候,他发现这家伙貌似瘦了点,不过这两腮帮子还是鼓鼓的,精神得很。

    而这神色,也越来越像谈逸泽。

    “来,小叔叔给你剥个葡萄吃,张小嘴!”

    掐着葡萄喂给聿宝宝的时候,谈逸南超乎寻常的有耐心。

    其实他本来就不讨厌小孩子,再加上这聿宝宝圆嘟嘟的样子,谁会不喜欢?

    只是谈逸南却不知道,他现在上演的这一幕落进谈逸泽的眼里到底有多刺眼?

    不就是仗着现在他双手不能动弹,想要趁机哄的他家聿宝宝的欢心么!

    但谈逸泽绝对不会承认,自己是因为双手不能动弹,所以心眼也好像变得小了一些。

    见到能和自己的老婆和孩子有多点互动的人,就有些不待见!

    “呵呵……一段时间没见,牙齿都多长了两个。咬东西,都有模有样的!”谈逸泽正用自己的冷雷达扫视谈逸南的时候,察觉不到危机靠近的谈逸南还和顾念兮说笑。

    “可不是,现在都学会要吃糖了。前天去超市的时候,两眼珠子就老盯着人家架子上的糖果看!”说这话的时候,顾念兮还指了指这小家伙手上的那个大棒棒糖。

    这就是前天去超市的时候买的糖果。

    而聿宝宝就抱着那棒棒糖,玩了两天,却一口都没吃。

    “这糖果给小叔叔成不?”谈逸南只是想要逗逗这小家伙而已,伸手将要从他的小手上抢过糖果。

    哪知道,这小家伙竟然突然就朝着他挥拳头了。

    而且,这个拳头是实打实的落在他的脸上。

    “哎呀,小祖宗的力气还真大!”谈逸南揉着自己被打的还真的有些疼的脸。

    顾念兮则忙着教训自家小祖宗的野蛮行径:“宝宝,小叔叔逗你玩呢,不能打人!”赶紧拉住聿宝宝那胖乎乎的小手,生怕这小子再度挥爪子。

    好吧,顾念兮其实感觉现在她家的这小宝贝已经有了她家谈参谋长的痞子样,为了防止他朝他爸的那行经发展,她只能尝试着制止。

    哪知道,她这话还没落下多久呢,某个真正的痞子就发话了:“儿子,做的好。要是有人敢逗你,就狠狠的抽他!”

    瞧瞧,这话说的,这不是典型的流氓么?

    “老公,你说什么呢!这会教坏宝宝的!”其实,顾念兮也不傻,当然不可能没有听出谈逸泽话语里那明显的针对谈逸南的意思。

    可正所谓,伸手不打笑脸人!

    这谈逸南好歹都上了医院来看望他,多少也要给人家留点面子不是?

    可顾念兮发现,貌似人情世故这些,在谈参谋长的眼里连个屁都不如。

    听到她说的那番话之后,这男人竟然吊儿郎当的依靠在床上,丢出了这么一句:“要真是逗着玩,那也无妨。可你怎么知道,人家是不是真的逗着他玩,拿他的东西?要是拿了,从此不还回来呢!”

    说完这话的男人,男人靠在病床上挑眉看着谈逸南。

    这话,连顾念兮都嗅到了这男人的别样的意思。

    他表面上是在说儿子的棒棒糖被人拿了的事情,可实际上,谈逸泽真的会因为一个小孩的零食和你计较?

    压根就不可能!

    一个糖果,怎么可能需要他费那么大的力气?

    他这意思明显的很,他指的可不仅仅只是一个零食,而说的是他谈逸南趁着他谈逸泽不在的这段时间,从他这边舀了去的明朗集团!

    ------题外话------

    留言这两天回复,一从桂林回来,每天都是加班

    →_→

    我要雄起,握爪
(快捷键←)[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快捷键→)
大家同时在看:龙血战神 黑道特种兵 傲世九重天 武动乾坤 遮天 绝品邪少 生肖守护神 完美世界 我的贴身校花 绝世唐门 大主宰 莽荒纪 我欲封天 校花的贴身高手 星战风暴 武极天下 校园绝品狂徒 亿万老婆买一送一
本书转载于网络,版权属原作者,喜欢小说军婚染上惹火甜妻全文阅读,记得收藏本书。 卓越全本小说网 www.zy200.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