卓越全本小说网 全本玄幻 全本武侠 全本都市 全本历史 全本侦探 全本网游 全本科幻 全本恐怖 全本散文 其它小说 全部小说
小说排行榜 > 全本都市言情 > 军婚染上惹火甜妻全文阅读
军婚染上惹火甜妻TXT全集下载 加入书签

军婚染上惹火甜妻无弹窗 正文 第399章 老婆亲我VS背后操纵杆

    别以为,他谈逸泽这段时间不在国内,就不知道这些天里到底都发生了什么事情!

    实际上,这个男人精得很。

    他之所以在这些天按兵不动,还不是想要先看看他们母子到底都做了些什么。

    这些人该不会当真以为,他谈逸泽真的什么都不知道吧?

    而他之所以在谈逸南单独到这边来的时候挑明了说事,还不是适时给他们敲敲脑子,意在提醒这些人,他谈逸泽现在已经注意到这些了,不要做的太过分。

    当然,现在这个时候他既然挑明了说,也就证明他在这个时候不会插手。

    这一处,他只想留给家里的小女人试试手。提醒他们收敛一点,也是不希望他们伤到他的女人。

    但若是他们真的不识好歹的话,也就休怪他谈逸泽亲自动手了。

    不过,要他亲自动手也是需要代价的。

    例如,他们这些人最在意的那些,到时候他一定会将东西都给吞的连一点渣渣都不留。

    谈逸泽的这一番话,谈逸南自然也听懂了。

    其实,谈逸南一早也预料到谈逸泽会是这个反映。

    换成他是谈逸泽的话,他当然也会生气。

    家人发生危险的时候,本来是应该团聚在一起的。可母亲却倒是好,竟然在这个时候选择出手,搞的现在他谈逸南里外不是人。

    可有一点,谈逸南还算是清楚的。

    将那颗葡萄最后一块送进聿宝宝的嘴里之后,他抿唇笑道:“大哥,是不是逗着玩其实我也不清楚,但有一点我是确定的。不是我的东西,我谈逸南绝不会要。但是我的东西,半点都跑不走!”

    他的态度也明确,他要的只是属于自己分内的东西,并不像是自己的母亲,要将整个明朗集团都给吞并。

    其实,很久以前他的母亲就总往他的脑子里灌输一种想法,让他以为整个谈家的东西都是他的。

    可长大之后,随着看透的事情越来越多,特别是父亲这次离世之后,选择的是葬在谈逸泽母亲的身边,他已经看透了很多的东西了。

    谈家,应该是属于谈逸泽的。

    要不是母亲当年强行闯入别人的家庭的话,恐怕也不会变成这样。

    只可惜,一切都已经发生了。

    谈逸南现在所能做的,就是拿到属于自己的那一部分。起码,他要让自己的母亲下半辈子能过的无忧,因为在谈逸南看来,自己母亲这辈子为了他实在太过劳累了。

    “你自己的东西?还是你想说那是你母亲的东西?”不提及这些还好,提到这些谈逸泽就像是浑身带刺的刺猬。

    舒落心可算是他这辈子最大的心结。

    “我没有这样说过!”

    谈逸南自然也清楚,谈逸泽现在指的是什么。

    争斗了大半辈子,使他们比彼此都还要了解对方的习性。

    “没有?在我看来,你的这些话都和这个意思差不多!”谈逸泽压根连开口的权利给他都没有,直接给他扣上了这顶帽子。

    “我知道,我现在说什么也无济于事!但只要念兮回到明朗集团上班的话,我会将我的位置还给她的!”

    在顾念兮面前被提及这些,谈逸南其实感觉很狼狈。

    竟然趁着她离开国内的时候做这样的缺德事,难道真的一点愧疚都没有?

    当然有!

    所以自从顾念兮回来,他不止一次和母亲提过,现在要将整个明朗集团还给顾念兮。

    可舒落心说什么了?

    “明朗集团本来就是你的。谈逸泽和他母亲,算个屁!这么多年,还不是我在这个家里当牛做马,凭什么现在连公司都要给别人?”

    这是舒落心一直想不通的,所以想要极力争取到的。

    “可是妈,爸爸现在只是将公司交给念兮打理,正式的遗嘱不还是要等三年之后?”在谈逸南看来,既然母亲三番两次的强调这个明朗集团是属于他们娘俩的话,为什么要急于一时?

    若真的是属于他们的话,将来遗嘱上自然有这些。

    可每次说到这的时候,舒落心总是一脸痛彻心扉的和他说:“以后你会明白,妈现在所做的这些……”

    虽然不知道舒落心为什么每次提到这些的时候都像是变了个人一样,但谈逸南还是执着的想着要将这管理权暂时交给顾念兮,如同谈建天离世的时候说的。

    “你肯,你母亲不一定肯吧!”

    即便谈逸南已经当着他的面承诺会将明朗集团的经营权双手奉还,谈逸泽仍旧给不了他好脸色。

    “……”说实话,在谈家呆着那么多年的时间,虽然谈逸南已经习惯和谈逸泽明争暗斗的日子,但像是今天一样,谈逸泽开诚布公的在他面前直接奚落他,真的是少之又少。

    而今天,谈逸泽竟然在住院的时候和他说这些,这摆明了他的忍耐力已经明显被磨光了!

    而这也意味着,这男人接下来将开始最原始的报复。

    谈逸泽会做到什么程度,没人知道。

    但谁人都知道,一旦谈逸泽动起真格来,没有谁能招架的了。因为这个男人的阴戾,可是有名的。

    这也就意味着,他谈逸南接下来有一场硬仗要打。

    “就算她不肯,我也会劝着的。”怕谈逸泽真的对他们母子两人动起真格,自己和母亲都承受不住,谈逸南现在只能这么说。

    拿起放在边上的湿纸巾擦了一下手之后,男人起身道:“好了,今儿个就到这里了。大哥好好养病,我先走了!”

    转身的时候,谈逸南还特别周到的对顾念兮点了一下头。

    说实话,就算和顾念兮做不成夫妻,谈逸南还是蛮欣赏尊重这个女人的。

    顾念兮知道其实谈逸南是被她家谈参谋长逼着离开的,有些不好意思。

    可这既然是谈参谋长的意愿,顾念兮也坚信这个男人绝对有理由的。

    所以谈逸南要离开的时候,顾念兮只是带着聿宝宝和他打招呼说:“宝宝,快跟小叔叔说拜拜!”

    其实聿宝宝现在已经会简单的打招呼了。

    就像早上谈老爷子来看望谈逸泽之后要离开,他还会甜甜的喊着:“太爷……”然后挥挥胖嘟嘟的小手。

    不过估计这孩子现在是跟他家谈参谋长一个鼻孔出气,见到谈逸南要离开也不多待见,连刚刚喂了他一颗葡萄的面子都不给,直接钻进顾念兮的怀中。

    “宝宝,怎么害羞了呢?快跟小叔叔说拜拜。”

    只是不管顾念兮怎么哄骗这个小家伙,他仍旧趴在顾念兮的怀中,大眼珠子还紧闭着,像是真的睡着了一样。

    其实对于自家宝宝那几个花花肠子顾念兮哪能不清楚?

    这小家伙可是很会看脸色。

    一般只要他家谈参谋长的脸色不加,他也会跟着谈参谋长不甩别人好脸色。

    所以看到他竟然趴在自己的怀中假寐,顾念兮也只能尴尬的说:“宝宝今天估计是害羞了。那小叔慢走……”

    “嗯,念兮你要回公司的时候先打电话给我,我会办理好交接手续的!”

    谈逸南临出门之前还不忘这么说。

    不过这话,倒是让顾念兮不知道怎么回答了。

    明摆着,现在舒落心压根就不想要将明朗集团还给他们。谈逸南执意要还,也无济于事。

    现在说的这些客套话,有用么?

    没用!

    那干嘛还要浪费口舌?

    抱着聿宝宝的顾念兮,只站在病房门口充当个摆设,送别谈逸南。

    而谈逸南没有等到顾念兮的回答,倒是让此刻靠在病床上的男子再度开了口:

    “等等!”

    谈逸泽的声音,低沉中带着力道。

    那双眼眸,不怒自威。

    明明只是对视着和你说话,却能像是命令一般,让你不得不服从。

    谈逸南迫于压力,停住了脚步,转身看向身后的男子。

    只见,此刻侧躺在病床上,和呆在顾念兮怀中的聿宝宝如出一辙的假寐姿势。

    眼皮,将男人过深的眸色给敛去了几分,也让你越加看不透这个男人此刻在想些什么。

    但即便眼皮都不抬,这个男人说出的话仍旧带着让人背脊一凉的感觉:

    “回去告诉你家母后,让她掂量着自己的分量,别尽干缺德事,到时候被人摊开的时候,怕是里子和面子,都保不住!”

    *裸的威胁!

    连顾念兮都感觉到,此刻谈逸泽身上的气息骤然一冷。

    这比起昨天她将他的头发弄的那么不成人样的时候,简直是小巫见大巫。

    不过亲眼这么一见的时候,顾念兮倒是清楚这个男人即便在盛怒的情况下,仍旧对她顾念兮有所保留。

    不过眼下顾念兮所在意的,并不是这些。

    她也想要看看,谈逸南到底会怎么招架盛怒下的谈参谋长。

    侧目的时候,顾念兮发现谈逸南的眸色也沉了几分。

    不过,谈逸南也不愧是出生在这样的家庭中的人物。

    明明对于谈逸泽的话有着不满,明明他差一点就动怒,明明他还有很多话像是想要问谈逸泽似的。

    但最终,这所有的情绪都被他掩藏了起来。

    其而代之的,是他嘴角的轻笑。

    “谢谢大哥的提醒!那我,就告辞了!”

    在谈家这样的大户人家里,你说的越多,有可能错的越是多。

    正如同网络上的一句话:

    学会说话,需要几年的时间,可要学会闭上嘴,却需要一辈子。

    在适当的时候学会闭上嘴,这比开口说话更需要勇气,和心理承受力。

    可谈逸南却做到了,而且做的这么好。

    适时闭上嘴之后,男人转身大步离开了。

    ——分割线——

    看着谈逸南离去的背影,顾念兮颇有感慨。

    其实在她看来,谈逸南的所有悲哀,都是他母亲造成的。

    而他之所以这么疲惫,也因为他太过听从他母亲的话了。

    其实孝顺母亲,并没有错。

    但孝顺,也要看时间看地点。

    在长辈做错的时候,你也可以去制止。可在这一点上,谈逸南做不到。

    所以,他只能越来越偏向那个让他疲惫的方向发展。

    而看到这样的谈逸南,顾念兮更庆幸的是自己能够遇到谈逸泽。

    这个不羁的男人,虽然身上也有各种各样的毛病,甚至有时候发起脾气来都会吓死人,但最起码他能识大体,懂得什么该做,什么不该做。

    可抱着聿宝宝正感叹着自己现在还蛮幸福的顾念兮却不知道,此刻她的感叹声在谈逸泽听来又是那么的刺耳。

    特别是她盯着谈逸南离去的背影连眼珠子都有些移不开的样子,让躺在病床上的某位大爷现在脸色越是不加。

    哟呵?

    当着他谈逸泽的面都盯着她的旧情人的背影如此深情!

    要是不当着他谈逸泽的面的话,还指不定怎么多少里深情相送。

    想到这,谈逸泽自己都能闻到空气中飘着一股酸味。

    但他绝对不会承认,那是从他自己身上散发出来的!

    “顾念兮,立正向左转,起步走!”谈逸泽拉长着老脸开始发号施令,当然如果他可以行动自如,双手有没有受伤的话,以他现在满腔的怒火绝对不用等顾念兮亲自走过来。而是他直接上前,将她扛在肩头上就跑。

    无奈,现在他的双手都抬不起来,就算亲自走到顾念兮的身边又能对她做什么?

    再者,他现在一手还挂着吊瓶呢!

    其实,要是在部队里,谈逸泽一喊这样的口号,那些兵蛋子哪个不迅速的滚到他的身边来?

    可这口号到了顾念兮的面前,压根就跟摆设一样。

    听到他在后面喊话呢,这顾念兮迟迟才反映过来。

    “谈参谋长,你是在喊我?”

    好吧,谈参谋长每次都是喊她“兮兮”,突然直呼其名,她还有些转不过弯来。

    可这话,弄的谈逸泽的脸色又明显的阴沉了一个档次。

    反应慢也就算了,现在她压根连是不是在喊她都不知道?

    是不是,真的因为谈逸南的离开那么出神?

    要是这样的话,那他刚刚离开的时候,她为什么不直接跟出去算了?

    不过,这也是谈某人心里冒着酸泡泡的时候呐喊的。

    要是这顾念兮真的跟着人家谈逸南走了的话,估计第一个大发雷霆的人,还是他!

    “不在喊你,难道我还能对空气说话?我傻么我?”谈逸泽的口气,有些不善。“还不快过来集合!”

    见她迟迟都没有到自己的跟前来,他的脸色越是不加。

    “我又不是你的兵,喊什么喊!真讨厌!”顾念兮最不喜欢这些口令的,死板又好像将她和谈逸泽之间的亲昵都给隔开了似的。

    “顾念兮,你到底是要自己走过来,还是要我拔下这玩意过去将你给逮过来?”她的一句“真讨厌”,再度刺痛了他的耳。

    其实,冷静下来的话谈逸泽应该会听得懂顾念兮这一句“真讨厌”不过是女人的娇嗲。

    可眼下,直接被刺激到的男人大脑内存可没有那么多,压根就没法正常运行了。

    说这话的时候,他还晃着自己一个手上的针管。

    好吧,现在正在挂针的都是大爷。

    她就是见不得他这样自虐,所以明明不喜欢他的口气,她还是说:“知道了知道了,你别动!我现在就过去了!”

    昨天因为头发弄的有些不成人样,他情急之下扯到伤口,导致现在伤口有些红肿,现在是在挂一些消炎药。要是挂水挂到中途又终止的话,那些药还能起作用么?

    “真是的,都老大不小的人了,干嘛跟个孩子一样说翻脸就翻脸的!”

    顾念兮一边朝着他身边走过去,一边嘟囔着。

    其实,她这话除了在说他谈逸泽这个老的,也还在说她怀中这个小的。

    聿宝宝自从谈逸南转身离开之后就抬起头来自个儿在她的怀中玩的不亦乐乎。

    那精神头,哪里看得出是刚刚想要睡觉了?

    其实,他就是跟他爸一样一点都不待见谈逸南!

    “我可没有轻易的翻脸!”某男人别扭的看向窗外,不接受顾念兮的指控。

    “不轻易翻脸?那你刚刚在做的是什么,你可别跟我说你刚刚只是在发牢骚!”看着一脸别扭的男人,顾念兮也有些无奈。

    “你哪只眼睛瞅见我乐意见着他了?”谈逸泽说这话的时候,直接和顾念兮对视了:“我对待他们,从来都翻脸,只是之前没有翻脸的那么彻底罢了!”

    以前的那些事情,谈逸泽一直都给他们记着。

    不是不想揭穿,而是想要给父亲一个完整的家罢了。

    至于父亲突然离开的这段时间,不过是想要给父亲守孝,不想弄的大家那么不开心。

    可现在这两人将手伸到她顾念兮的兜里头拿东西,他谈逸泽还能忍得住么?

    他用一脸不爽的样子告诉顾念兮现在他的心情不是很美丽。

    而看到谈参谋长这张臭脸的顾念兮,只能无奈的笑着问:“知道了知道了,那现在谈参谋长有什么吩咐?”

    刚刚她站在门口的时候,他就一直费尽心机的喊着她过来。

    她不过来,他又是喊口令,又是要拔针管的!

    现在,她倒是看看他有什么急事非要她过来不可!

    “是想上厕所还是哪里不舒服?”她问。

    “没有!”

    厕所刚刚上过,现在没有那方面的想法。

    不舒服也不会,骨头断了一般都有些疼,这些他谈逸泽也忍得了。

    “没有那你为什么喊我过来!”将聿宝宝放到一边的小床上,找了个小玩具让他自己拿着玩之后,顾念兮再度回到这男人的身边,靠在他的病床边坐着。

    当然,在这里顾念兮也不会干坐着。

    一手探了探他的额头,确认他没有发烧的症状。老胡说过,他伤口有些发炎,要密切注意他有没有发烧的症状。

    在确定他并没有发烧之后,她这边又迅速的拿起放在边上的毛巾,给他擦拭一下掌心。

    谈逸泽有轻微的洁癖,每次回家的时候都要先去浴室洗簌一番。

    可现在双手弄成这样,连抬起来都有些困难,更何况是到浴室去洗簌?

    所以顾念兮只能每隔一段时间,都给他擦擦掌心,确保这里保持干净,让他不那么难受。

    “顾念兮,我是你的老公,我为什么就不能没事喊你过来!”其实看着她这么细心的照顾着自己,谈逸泽是打从心里开心的。

    “能能能,谈大爷现在还有什么吩咐吗?”其实吧,比起生气起来冷冰冰的谈参谋长,还是面前这个比较可爱。

    不过,有些人就是不能夸奖。

    一夸奖,就有些变了味。

    这不,顾念兮还没有说他的几句好话呢,就听到这男人和她说:“有,亲我一口!”

    “啥?”

    这么幼稚的话,怎么可能从谈参谋长的口中说出来,连顾念兮都有些不确定。

    可男人却一点都不害臊的说:“我让你亲我一口!”

    “老公,我觉得我要去问问胡伯伯!”她的回答,让他觉得有些牛头不对马嘴!

    “怎么了?”

    这会儿,谈逸泽貌似也忘掉了自己无礼的要求。抬头,无比专注的看着顾念兮。

    “我要找他算账,今天给你挂的这些药里面,让智商退化的药!”她说的眉飞色舞,但谈逸泽还是听出来了这丫头在拐着弯的骂着他谈逸泽!

    “你个坏丫头!”

    抬手,他本来想要将她拉进自己的怀中好好的收拾一顿,看她以后还敢涮着他玩么?

    可这一抬手,男人又发现自己的手抬不起来的事实。

    有些灰心,有些丧气,有些懊恼!

    他说:“等我的手好了,看我怎么收拾你!”

    “那你就尽管放马过来吧,我随时静候着。”某女漫不经心的转身,朝着门外走去。

    其实,这也是顾念兮变相的鼓励方法,想要让这个男人的双手尽快好起来。

    “你要去哪里?”看到这顾念兮离开,躺在病床上的男人又开始激动了。

    难不成,她还真的要跟谈逸南那个不要脸的狗东西离开不成?

    “当然是给你打点热水喝,嘴唇都干成那样了。”女人见他坐了起来,又赶紧折了回来。

    再度给他捻好了被角之后,她说:“你给我老老实实的躺着,不然待会儿不亲你了!”

    虽然这个威胁有些幼稚,但某男人竟然老老实实的接受了。

    “那我等你回来亲!”好吧,都说人生病的时候都有些幼稚。

    现在谈逸泽受伤,好像真的验证了这一点。

    拍了拍他的脸颊之后,她笑着离开:“好,我回来就立马给谈参谋长送上个大吻!”

    之后,女人离开了病房。

    看着女人离去时候的笑脸还有她刚刚的承诺,男人原本阴郁的心情一瞬间放晴。

    其实,他刚刚索吻,无非只是想要感觉到她在自己身边的气息。

    他知道,自己的做法有些幼稚。

    连他自己,都忍不住嘲笑了自己。

    可她却连一句怨言都没有,还和他一起犯二。

    谁说的,幸福就是有人陪着自己一起耍流氓。

    可在谈逸泽看来,有人陪着自己犯二也不很不错。

    看着那丫头甩着马尾大步离去的样子,谈逸泽还不忘朝着她的背影喊着:“老婆,我等你亲我!”

    然后,他又看到那丫头像是怕被人听到一样,朝着他比了一个噤声的动作。

    估计,那丫头是嫌弃他在这丢人现眼了。

    不过,谈逸泽一点都不恼。

    以前让他这么做,他还不乐意来着。

    难得今天心情不错,他才管不了这么多。

    看着她又羞又恼的离开,他的笑声越是爽朗。

    这边还不忘和自己坐在小床上玩玩具的聿宝宝说:“宝宝,你看你妈犯二的样子,也很可爱对吧!”

    正在拉扯着超人玩具的聿宝宝一边拉扯着超人的两腿,一边白了他家老子一眼。

    其实,他也想告诉他老子说:“您犯二的样子,也挺可爱的……”

    ——分割线——

    因为谈逸泽和顾念兮的归来,舒落心加快了许多事情的脚步。

    这天,是她宴请一个股东的饭局。

    表面上,是她所在的慈善部门有点事情想要和这位股东请教一下一些问题。

    实际上,谁都知道,现在在明朗集团里面设立的这个所谓的慈善机构,不过是一个挂羊头卖狗肉的部门,压根就没有实际作用。

    以前明朗集团也参加各种慈善活动,不过那些都直接划到策划部那边,经费也直接从财务部直接拿出。

    至于现在设立的这个慈善部门,一直到现在明朗都没有什么正式对外的慈善活动,倒是经费在此期间已经用了不少。

    而这些费用,其实都直接被舒落心弄到自己的户头里。

    不过随着舒落心在明朗内部走动的时间越长,现在她也摸清楚了一些股东的脾气。

    像是今天宴请的这位股东,他就非常喜欢像是这样的日本料理店。

    而舒落心也投其所好,将这人请到了最近新开的这家日式料理店来。

    只是舒落心怎么也没有想到,在这里也会碰上熟人。

    而她更没有想到的是,这次的“偶遇”不过是这些人早已设定好的罢了。

    当天晚上,舒落心手上拿着最近从明朗慈善策划里挪来的资金新买的香奈尔包包,穿着一身刚从巴黎时装周上得来的连身裙,脚上还踩着窄跟鞋出现在这个日式餐厅。

    不过,约定好要过来的那个人,却因为临时塞车,只能推迟一会儿。

    在此期间,舒落心一个人坐在预定好的日式料理店里。

    这家日式餐厅有一个特点,就是隔音效果并不是那么好。

    舒落心一开始也没有注意到,这旁边有什么熟悉的人,只是先品着绿茶。

    此时,旁边的那个房间传来了这么个声音:

    “表舅舅,您真的爱说笑了!”

    这女音,有些熟悉。

    舒落心感觉,自己好像之前在什么地方听到过。

    “丫头,什么说笑不说笑的。你都这个年纪了,再不抓紧时间好好将自己的终身大事办一办的话,那我可要帮你安排了!”

    之后,又是个男音。

    而这男音也蛮有特点的,低沉中带着一股子力道。印象中,舒落心也感觉自己好像在什么地方听到过这样的嗓音。

    “舅舅……”女人的声音带着怪嗲,不过要是对方真是他的舅舅的话,倒也听起来像是在撒娇。

    “别不好意思!佳儿,你这个年龄现在真的该抓紧时间了。不然你的父母,也该着急了!”男人的声音里貌似也带着宠溺。

    “你要是真的没有男朋友的话,我这边倒是有个合适的人选。对方是g市市委书记的秘书,踏实肯干,最关键的还是他父母也是军委里面的,将来对你的工作也很不错!”

    男人还在继续说着,不过后来就被女人给打断了:“舅舅,人家是有喜欢的人……”

    “哟,真有?那你倒是跟我说说看,对方是什么样的!”

    门那边的人儿,对话还在继续。

    而这些,不知道是因为这两个人故意提高了声音说着,还是其他什么缘故,总之他们此刻的对话都落进了舒落心的耳里。

    “对方……他是明朗公司里的。以前是副总,不过最近是那边的总裁了。”

    女音柔柔的,好像有些熟悉。

    而听到这的时候,舒落心也开始意识到了什么。

    明朗集团?

    现任总裁?

    那不是她儿子么?

    那女人说她喜欢的是她舒落心的儿子?

    听刚刚他们的对话,莫非隔壁的那家人是刘雨佳?

    “那家人我打听过,是挺不错的。不过那个人有过两段失败的婚姻,你确定?”那边的对话还在继续。

    “我确定,我真的好喜欢他。”

    “你们现在在一起么?”

    “我们现在还没有在一起,我……”女人似乎欲言又止的样子。

    “没有在一起,那根本不算数。这样吧,我这两天先给你安排一下见面的人选。你先见见,看看有没有想要的人选……”

    那边的男人,似乎换了一种语气。

    而越听这话,舒落心越是觉得不妙。

    那一刻,舒落心的脚不自觉的站起,推开了隔壁那个包间的门。

    只是舒落心不知道,日式的滑门推开的那一瞬,包厢内的两人似乎早已有了准备,立马换上了另外一种表情。

    “这……”

    男人表现的有些诧异,一直盯着突然闯进来的舒落心看。

    而女人则有些诧异,之后便热情的打起了招呼:“伯母?”

    “伯母您也在这里用餐么?”

    “雨佳,我今天约了公司里一位股东过来谈些事情,不过那人突然有点事要晚些过来,我就一个人再这,刚刚我不小心听到了你们的对话……”

    舒落心欠身一笑,便有些自来熟的进入了他们的包厢内打招呼。

    “我不请自来,有些冒昧。”虽然嘴上是这么说,但舒落心的脸上还是堆积着满满的笑容。

    在她看来,现在算是很关键的阶段。

    从前几次和刘雨佳的见面她可以了解到,这个女人的背景和条件都非常适合他们家小南。

    当然,舒落心其实也怕遇到以前霍思雨那种状况。

    所以当初的她没有继续加快步骤。

    一直到,她亲眼看到刘雨佳的这个舅舅。一直到,她亲眼看到这个男人出现在电视军事频道上……

    这,无疑让舒落心吃了一个定心丸。

    眼下,舒落心已经使尽全力的撮合刘雨佳和自己的儿子了。

    只不过谈逸南最近这段时间还被陈雅安迷得神魂颠倒的,都没有什么实质性的进展。

    而这,也是舒落心眼下最为着急的。

    她真的想要刘雨佳这个儿媳妇,不仅因为她觉得刘雨佳有这个能力管理好明朗集团,更能得到她的表舅的支持。

    要知道,眼下舒落心在谈家的地位是岌岌可危。

    谈逸泽真的要反过来对付她的话,那她的下场自己都可以预见。

    若是这个时候多了刘雨佳这个同在军委里的表舅的支持的话,那谈逸泽想要动她舒落心还掂量一下分量。

    这也是这段时间舒落心为什么敢趁着谈逸泽不在的这段时间堂而皇之的夺走了顾念兮现在的掌控权。

    可以说,舒落心一直都在打这个主意。

    这也是今天她听到刘雨佳的表舅要给她介绍对象的时候,反映这么大的缘故。

    她可不能在这个时候没了刘雨佳表舅的支持。

    “伯母说的哪里的话,您过来我们这边吃饭,我当然是开心的。快请坐快请坐,我叫服务员多送一套餐具过来!”

    其实舒落心没有注意到,在她如此强势的闯入他们的包厢里的时候,刘雨佳的脸上是松了一口气的表情。

    只不过,她前方垂散下来的发丝正好将她脸上的这个怪异表情很好的遮挡住,以至于舒落心压根就没有发现。

    舒落心可能不知道,她刘雨佳现在的命运真的可以算是掌握在她的手上。

    如果她舒落心真的放弃了她这个棋子的话,那梁海也可能放弃她这个棋子。

    梁海从来不可能将没用的人留在身边,再者她现在也知道他那么多的秘密。一旦被这个恶毒的老男人觉得她现在已经失去了可利用的价值的话,那她刘雨佳只剩下死路一条了。

    但她现在不想死,一点都不想。

    她还年轻,现在又有这样的绝世容貌,她不能死!

    她一定要咬着牙挺过去,让梁海觉得自己是个有用的人,让他不至于弃子。

    但同样的,刘雨佳也绝对不会是安心被人一辈子操控在手里,随时随地都有可能被杀掉的人。

    她现在要做的是先保住命,只有保住命她才能赢得时间,等待获得自由。

    “雨佳这孩子,还真懂事!”

    舒落心其实也就是客套一下,最关键的还是她接下来想要进行的事情。

    在刘雨佳给她添上新绿茶之后,她轻抿了一口。

    看着这女人如此端庄优雅的样子,刘雨佳的嘴角闪过一丝冷笑。

    认识这舒落心都好几年了,她还真的不得不佩服这个老女人的演技。

    在别人的面前,不知道装的有多贤惠识大体,可背地里呢?

    狠毒狡诈,就像是一条泥鳅一样可恶!

    “您是梁参谋长吧。其实,我们上一次也见过面的!”舒落心放下了茶杯,就开始主动和梁海套近乎。惹得,梁海和刘雨佳一阵对视。

    其实,他们这一举动无非就是想要告诉对方,计划已经成功了一半。

    只是毫不知情的舒落心却还以为,这是舅舅和外甥女之间习惯性的互动。估计这梁海因为是在询问刘雨佳关于她的事情。

    所以,舒落心压根就没有将这一眼放在心里上。

    “舅舅,是这样的,她就是我跟您说过的,我喜欢的那个人,在明朗集团上班的谈逸南的母亲!”顺水推舟,刘雨佳在这个时候将谈逸南的名字给说了出来,引得舒落心对她投来一记赞赏的目光。

    在她看来,现在刘雨佳是想要站在她的角度给她在领海参谋长的面前说几句好话,却不知道其实刘雨佳就是这背后的操纵杆,正准备将她舒落心推向绝望深渊。

    “他的母亲?”梁海听到刘雨佳的介绍,也像是稍稍有些意外。

    将手上的杯子往餐桌上一搁,询问意味十足。

    舒落心在心里怪叫一声:我的乖乖,架势真的一点都不比谈逸泽差。怪不得人家也能当个参谋长!

    在心里暗自窃喜自己已经引起了足够的关注之后,舒落心便随即开口:“是这样的梁海参谋长,其实从我第一次见到雨佳这个孩子开始,我就打从心眼里喜欢!”

    舒落心说着,还满心欢喜的看了一眼刘雨佳,像是她真的有多喜欢刘雨佳一样。

    可舒落心的表情迷惑得了别人,却迷惑不了她刘雨佳。

    扫了女人带笑和梁海攀谈的样子,刘雨佳不禁在心里冷哼:老女人,我要不是有这么一个“表舅舅”,你会喜欢我?

    不过大家都喜欢带着面具,昧着良心。

    所以,刘雨佳对舒落心有再多的不满,仍旧是笑容艳压全场。

    “我们小南也喜欢雨佳,我……”

    舒落心就像是个搞推销的,只是就算在这样的气氛下,她仍旧不肯说自己儿子的一句坏话。

    “既是喜欢,那为什么我们雨佳说他们没有在交往?”男人犀利的眸色扫了舒落心一眼,“我可以明确的和你说一点,我最讨厌搞什么暧昧关系。如果没有结婚为前提来骚扰我们雨佳的话,我是不会轻易放过的。我们雨佳,可不是没人要的姑娘!”

    对于舒落心的讨好,梁海显然并不买账。

    而在刘雨佳看来,这情况有些不妙。

    伸手,她拉了拉这个男人的袖子,示意他不能说的太过火。要是真逼急了,舒落心放弃了怎么办?

    而这一切的举动,他们都是当着舒落心来的。

    只可惜被眼前利益蒙蔽了双眼的舒落心看来,这不过是刘雨佳恳求自己的舅舅不要对她太过分而已。

    只是当日后她回想起这一切的时候,她才知道自己原来错的离谱。

    眼下,舒落心还继续卖力笑着:“我当然知道想要追我们雨佳的男人多的都可以排成长龙了。我不敢说我的儿子是最出色的,但我敢说我儿子结了婚之后一定是最用心的……”

    噼里啪啦,舒落心几乎不留一点悬念,将她宝贝儿子吹的天花乱坠。就好像这个世间谁没有嫁给他谈逸南,就是此生最大的不幸。

    刘雨佳从始至终都安静的坐在一边,像是听不到他们的对话似的。

    只是舒落心却不知道,其实刘雨佳不过是在心里一次次的嘲笑她。

    谈逸南会是最用心的新郎官?

    笑话!

    别人可能不知道这谈逸南是个什么货色,但她刘雨佳可是再清楚不过的。

    这样的人,亏舒落心也好说的出口!

    “最用心?”

    梁海把玩着手上的茶杯,既没有肯定,也没有否定。

    最后,他放下了手上的茶杯,说:“舒女士,我还有点急事,要先走了。至于你刚刚说的这件事情……”

    梁海说到这的时候停顿了一下,而舒落心却像是个听话的哈巴狗一样,朝着他抬起头,竖着两个耳朵听着。

    无疑,现在进行的这一切在舒落心看来,已经关乎到她的性命了。

    “还是等日后有时间再说!”梁海出口的这一句,不仅让舒落心感觉诧异,就连和他是同一国的刘雨佳都感觉到诧异。

    梁海,你怎么了?

    你今天过来,难道不是要这些么?

    怎么眼看着计划要成功了,你却又想起打退堂鼓了?

    不过这个男人向来没有向别人解释的癖好。

    丢下这一句,他一个眼神就示意刘雨佳要跟着走。

    刘雨佳还能怎么办,只能提着包包跟上。

    “等等,梁参谋长……”

    “我真的觉得我儿子和雨佳很般配,您真的不考虑一下?”舒落心追上去。

    “你儿子有过两段离婚史,在我看来这个条件,真的有点牵强。”

    “离过婚又怎么样?那些都不这孩子的错,您看……”

    “这些还是等以后再谈吧!抱歉,我们先告辞了!”说完这一句,男人便带着刘雨佳走了。

    留下了一脸不甘心舒落心。

    这怎么办才好?

    若是没有梁海的话,她的将来怕是……

    想到这,舒落心的眉心皱成了一团。

    ——分割线——

    谈逸泽回到A城的第四天,凌二爷终于现身在这军区医院。

    只是这男人一直站在门口,没有推门,也没有喊门。
(快捷键←)[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快捷键→)
大家同时在看:龙血战神 黑道特种兵 傲世九重天 武动乾坤 遮天 绝品邪少 生肖守护神 完美世界 我的贴身校花 绝世唐门 大主宰 莽荒纪 我欲封天 校花的贴身高手 星战风暴 武极天下 校园绝品狂徒 亿万老婆买一送一
本书转载于网络,版权属原作者,喜欢小说军婚染上惹火甜妻全文阅读,记得收藏本书。 卓越全本小说网 www.zy200.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