卓越全本小说网 全本玄幻 全本武侠 全本都市 全本历史 全本侦探 全本网游 全本科幻 全本恐怖 全本散文 其它小说 全部小说
小说排行榜 > 全本都市言情 > 军婚染上惹火甜妻全文阅读
军婚染上惹火甜妻TXT全集下载 加入书签

军婚染上惹火甜妻无弹窗 正文 第401章 谈大爷威武VS苏小妞的回复

    “谈老大!”

    在谈逸泽诧异之下,门外果真传来了凌二爷的声音。

    看到谈逸泽的眉色不对,顾念兮不敢轻率将门打开,而是一脸疑惑的看向身后的男人。

    谈逸泽的眉心出的折痕,深的都可以夹死苍蝇了。

    如果不是在如此特殊的情况下,顾念兮一定会亲自动手,将这个男人眉心处的纹路给抚平。

    因为,她最见不得的就是这个男人烦心的样子。

    而谈逸泽一直盯着门口的位置,默不作声。

    黑眸,在白炽灯的照射下,显现着不同寻常的凝重色彩。

    看着他的眸色,顾念兮感觉自己的心脏漏掉一拍。

    印象中,谈逸泽就算遇到再棘手的问题,都不曾当着她的面露过这样难看的神色。就像上次他们在毒枭窝里的时候一样,明明情况有可能危机到他的生命,可这个男人的眉色还从来没这么凝重过。

    而门外的凌二爷,似乎等候良久有些不耐烦了。

    在得不到谈逸泽的回答的时候,他又出了声:

    “谈老大,是我!凌二。”

    凌二爷的嗓音传来的那一刻,谈逸泽直接将顾念兮拉着顾念兮给压到了床上。

    只是被这突然来袭的谈参谋长吓到的顾念兮,一脸茫然的望向他。

    那双大眼珠子像是在询问:谈参谋长,大半夜的不带这么吓人的好不?

    男人只是揉了揉她的脑袋,对着她做了一个噤声的动作,之后又将毛毯盖在了她的身上。

    他亲吻了她睫毛,让她不得不闭上眼。

    而后,顾念兮听到这个男人说:“乖乖的,闭上眼。等他走了,我们继续!”

    谈逸泽没有告诉顾念兮等凌二爷走了,他们是继续睡,还是继续“睡”!

    这之后,顾念兮便感觉到身边的男人离开了。

    很快,这个病房内出现了另一个人的脚步声。

    顾念兮是个不错的学生。

    在谈参谋长的嘱咐之下,她真的乖乖的躺在床上装睡。

    不过狡诈的她,却没有真的闭上眼。

    而是将一侧的被褥掩盖在自己的脑袋上,只露出自己的半个脑袋。

    而在被褥里的那个眼珠子,此刻瞪得老大,偷偷从这被褥里窥探着外面的世界。

    “这么晚了,怎么不睡就过来了?”

    谈逸泽虽然两个手都受伤了,可指关节并没多大的问题。开门这些小事情,难不倒他。

    “没事,就是过来想跟你说,老三那边的资料我已经看的差不多了。之后的事情,我会跟我爷爷交代一声的。”

    凌二爷的笑容,依旧倾国倾城。

    只是眉梢之间,那股子浑然天成的媚态好像不见了。

    此刻的他,除了有着旷世的容颜,却总让人感觉少了一些什么东西!

    “那就好。本来我是想要等出院之后亲自去办的,没想到这两天伤口牵扯到,有些发炎了。老胡这边又不准我出院,所以这些暂时麻烦你了!”

    谈逸泽对凌二的语气,在被褥里的顾念兮听来,也有些别扭的客气。

    她记得,谈逸泽和他们这几个兄弟之间,从来都不是这样客气生疏的。

    哪一次有问题,他们不是直接吆喝一声,只要谁有空,都会过去帮忙的么?

    可这次,为什么她家谈参谋长会表现的如此客套?

    在顾念兮的眼里,她家谈参谋长从来也不是个会客套的人。

    你看他什么时候来了念想,不是直接将他顾念兮给按到床上办了?哪一次,他有征求她顾念兮的意见:“我可以办你么?”

    一次都没有吧?

    再者,谈逸泽的不可套,也是因为这男人的身上有着不容拒绝威慑力。

    这样的男子,走到哪里谁不俯首称臣的?

    他交代一句,别人都当成军令似的。

    但这次,谈逸泽却是这样的。而且,对象还是和他一起出生入死过的兄弟……

    从被褥的那条缝隙里,顾念兮还看到谈逸泽此刻脸上勾着唇。

    只是他的笑,在顾念兮看来更像是一层面具……

    “谈老大要是再这么说,可就真的不将我当成兄弟了!”

    今夜的凌二爷,似乎比前天见到的那个还要来的有精神。

    特别是此刻盯着谈逸泽那带笑的脸,精神头备足。

    “这怎么行呢?你这次,可是帮了我一个大忙!”其实谈逸泽执意客套话的潜台词是:他丫的我根本就没有把你当成我弟兄。

    不过这潜台词,凌二爷似乎没有听懂。

    扫了一眼床上隆起的另一处,他说:“谈老大,小嫂子已经歇息了吧?”

    “是啊,这两天医院家里来回跑,估计是累坏了!”

    黑眸扫了一眼被褥底下的那条缝隙,谈参谋长此刻有着睁眼说瞎话的嫌疑。

    “既然小嫂子都睡着了,那我也不好多打扰。那这样,我先走了!”

    “那我不送了。你回去的时候,小心开车!”听谈逸泽对凌二爷说的这些叮嘱的话,顾念兮的牙齿都有些发酸了。

    谈参谋长,这是你么?

    为什么我感觉你说出来的这话,这么肉麻恶心呢?

    “好。”凌二爷如同他说的那样,转身就离开了。

    直到目送他消失在医院楼道的时候,谈逸泽才转身,将病房的门直接给锁住。

    在顾念兮还没有起来的时候,男人端起了刚刚顾念兮准备给他吃药的那杯温开水假意不小心倒在了茶几上……

    杯子是没有摔碎,不过因为这一倾斜,水流从茶几上的各个位置上滑落。这当中也包括这茶几边缘上的某个黑点。

    经过这水流的“滋润”,那个黑点也迅速的被覆盖其中。

    而眼睁睁的看着这一幕发生的顾念兮翻身离开,连忙拿着刚放在边上的毛巾过来,便擦拭着茶几上的水痕,一边还唠叨着:“看你,怎么这么不小心,喝个水都能打翻杯子!”

    “谁让我现在是个半残……”

    谈逸泽看似自嘲的说着。

    而与此同时,正上演在某个监控摄像里的这一幕也在谈逸泽的这一句话中戛然而止……

    “该死的,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因为正看的有些入迷,对于仪器突然黑屏的一幕,坐在沙发上观看的男人显然是非常不满。

    而他的盛怒,也牵动了此刻正在这个房间里忙活的那些人儿。

    在他的盛怒下,这些人赶紧将摆在他面前的这些仪器给挨个检查了一遍。

    但得到的结果却是:“这些仪器都没有什么问题,我看问题可能是出在刚刚那边的摄像头被水弄到了!”

    检查了一遍之后,来人迅速的汇报着。

    而男人还不死心,命人再检查了一遍。可得到的结果,仍旧跟刚才得到的这个是一样的。仪器故障,是在另一边……

    “该死的,怎么什么时候不出故障,就在这个时候!”男人的眸色,担忧一点一点的开始吞噬着其他。

    “该不会,这姓谈的是故意将水给倒在这上面吧?”

    再度扫了一眼这个摄像头上出现的黑屏,男人的眉心始终是紧皱着的。

    只是这个男人不管此刻如何纠结,回应他的也只有监控摄像机显示器传出的黑幕……

    ——分割线——

    这天的黄昏,苏悠悠看上去似乎很开心,脸上画上了她最满意的浓妆。

    说是最满意,其实也就是所需要的时间比较长,从涂上化妆水到最后上定妆蜜粉,苏悠悠耗了两个钟头。

    对着镜子里显现出来的那个自己,涂着橘红色唇彩的娇俏人儿对着自己妖娆一笑。

    再度对着镜子里揉搓着自己那一头长而卷的蓬松发丝,苏小妞这才换上了自己昨天新买的那双十公分的高跟鞋。

    鞋子很高,那是肯定的。

    这对于从没有穿过高跟鞋的人来说,简直就是挑战。

    不过这双鞋有着较高的防水台,再加上苏悠悠这几年积累下来的穿高跟鞋惊艳,让苏悠悠驾驭起来是轻车熟路。

    装扮一新,此刻的苏小妞开着最爱的红色ini出现在凌氏大厦的楼下。

    自从和凌二爷离婚,她就没有再踏入这幢大楼里。

    说实话,今儿个能让她出现在这幢楼下,忍受着这些人的非议,苏小妞需要下多大的决心,只有她自己才知道。

    从楼下的保安,到前台的小姐,在听到她苏悠悠要找的人是凌二爷的时候,无一不是露出匪夷所思的表情。

    而这些人很快又反问苏小妞:“是否有提前预约?”

    好吧,这些都是这些有钱人爱装腔作势的毛病。

    明明办公室里头就没有啥见不得人的勾当,偏偏每一次搞的都像是军事机密一样,见上一面都要出示身份证,驾驶证,毕业证,结婚证,离婚证,还有英语六级证……

    咳咳,扯远了!

    英语六级证还不至于,因为国内英语六级连y国人要过都有些难度,更何况是土生土长的本地人呢?

    不过虽然没有扯到要英语六级证书的地步,但每次要在凌氏登记和凌二爷见一面,都搞得像是户口调查似的。

    后来,因为她苏悠悠伺候凌二爷伺候的让这个男人龙心大悦,所以这个男人便特意嘱咐了楼下的这些人,不准在她苏悠悠来的时候多加阻拦。

    可离婚两年,凌氏的前台小姐都换了一批。

    现在,还有谁会记得当初凌二爷对她苏悠悠的特许?

    重新来过,苏悠悠感觉自己又需要过五关斩六将才能见到凌二爷。

    被这些程序弄的有些烦,苏悠悠干脆掏出了手机,往凌二爷的手机上拨去。

    当然,苏小妞也不傻。

    这个时候正是凌二爷一天当中最忙的阶段,这个时候打他的电话,估计是占线状态。索性,她将电话打到了凌二爷说过会为她苏悠悠留着的那个私人号码上……

    知道这个电话存在的人,只有他们两个。

    其实离婚之后,苏悠悠有好几次以为,他的这个号码已经取消了。毕竟他们的婚姻,早已失效。

    可上一次,当她拨打这个手机号传出那男人的声音之时,苏悠悠不得不承认原本已经完全上了锁的那颗心,似乎出现了龟裂……

    这次,她苏悠悠是有备而来的。

    所以,她给凌二爷拨电话,也拨的理所当然。

    但没想到,电话的另一端却传来这么个女音:“对不起,你所拨打的电话号码已关机,srry……”

    那个不带一丝感情的女音,还在说着唧唧呱呱的语言,苏小妞却已经直接按下了挂断键。心再一次跌进深渊……

    他不是说过,他会为了自己将这个手机号一直保持在开机状态,以方便她什么时候想要找到他都可以?

    可现在呢?

    凌二爷,这就是你的誓言么?

    “小姐?”

    前台小姐似乎已经喊了她很久了,这会儿还伸出五个手指头在她的面前晃动着。

    意识到自己发呆太久,将别人晾到一边的苏悠悠这个时候才回应着:“小姐,请问还需要我帮你预约么?”

    其实,她刚刚看到苏悠悠打电话了。估计,是打给凌二爷的。

    不过她在这边工作已经半年多了,还真的从没见过什么人能在凌二爷这边走后面,成功的挤掉别人的预约的。

    所以,此刻她问着苏悠悠的时候,眼神中带着隐隐的嘲讽。

    这女人,还不会真以为,是什么人都能见到凌二爷?

    “再等下,我再打个电话!”既然那个号码打不通,她干脆打了凌二爷的另一个号码,另一个谁都知道的电话号。

    “喂?”电话里,凌二爷的反映有些奇怪。

    寻常,接到她苏悠悠的电话的时候,凌二爷一般都是调傥调子。再不然,就是一副欠抽的样问着她苏悠悠:“苏小妞,想和我滚床单了么?”

    可这一次,他还喊她的名字都没有!

    有什么东西,开始在苏悠悠的心里,一点一点的往下沉。

    “喂?”

    那人像是在确定电话这边仍然有人再接听似的,喊了一句。

    “凌二爷,是我苏悠悠!”这回,苏小妞自报家门。

    仅一瞬间的功夫,女人脸上的笑容妖娆似火,一点都看不出刚刚在绝望深渊里垂死挣扎的女人。

    如此惊人的变化,连前台小姐看的都有些吃惊。

    这女的,难不成还真的是凌二爷的相好不成?

    “苏悠悠?你有什么事情?”熟悉的嗓音,不熟悉的冷漠。

    在苏悠悠的世界里,凌二爷还真的从来没有对她冷漠到如此的地步。

    就算是当初他们在办离婚手续的那段时间,那个男人也从未用这样的姿态对待过她。

    “是这样的,我在你们公司的楼下,现在想和你见一面,你有时间么?”凌二爷的疏离,苏小妞这边看不出什么明显的变化。可语气里的客套,已经泄露了某个事实。

    “这样?那好,我现在让人下去带你上来!”

    凌二爷的纵容,是所有女人都想要得到的。

    可偏偏,他凌二爷能对天底下所有的女人呵护细致,却从来都没有对苏小妞这样过。

    哪一次苏小妞到了这边,他不是让苏小妞一个人自己滚上去的?

    今天,竟然要让人下来带她?

    这倒是让苏小妞,有些受宠若惊。

    “不必了。这样吧,你现在没什么重要的事情的话,我和去一个地方吧!”

    将自己的情绪很好的掩藏,苏悠悠仍旧是一脸灿烂的笑脸。

    可带着妖娆妆容的脸蛋笑的越是开心,在阳光下的她越是苍白……

    “什么地方?”他,仍旧在疑惑。

    “凌二爷,你什么时候变得这么怂?让你跟我去个地方,你唧唧歪歪做什么?再不下来,小心老娘将你这里给砸了!”丢下一句狠话,女人便直接把电话给挂断了。

    只是挂断电话的时候,苏小妞这才发现站在自己身边的人,都用一种非常诧异的眼神看着她。

    特别是前台刚刚准备给她登记信息的女人,现在简直就像是要将她苏悠悠给瞪穿了似的。

    好像,在她的眼中,她苏悠悠突然化身为妖魔鬼怪似的。

    其实,这也不能怪前台小姐。

    毕竟在她看来,像是凌二爷这样的大人物,谁敢在他面前撒野。

    可这个苏小妞非但做了,而且还这么在凌二爷的面前叫器着。

    而让前台小姐更加诧异的是,凌二爷在这苏小妞挂断电话的两分钟之后,还真的出现在这个接待大厅里。

    “苏悠悠!”

    他下来的时候,是小跑过来的。

    那随风舞动的过长刘海,迷人帅气。

    可看到这刘海下的某个东西,苏悠悠高兴不起来。

    “苏悠悠,你到底有什么事情,非得在我上班的时候让我下来?”

    好吧,男人的抱怨声,总算是让前台小姐感到心里头稍微那么舒服一点。

    而停在苏小妞面前的凌二爷还若有似无的捋了一下自己的发丝。

    看他的这个动作,苏悠悠突然间一个抬头,狠狠照着这个男人的后脑勺就是一掌。

    若不是这男人算比较高大,这高度为自己缓冲了一些力的作用的话,怕是苏小妞刚刚这毫不留情的一掌就将他给劈到了地上。

    “你干什么啊!”揉着被女人拍的疼痛不已的后脑勺,凌二爷的眸色里腾起不悦。

    在这么大庭广众之下,被一个女人打,多多少少还是觉得有些丢人的。

    甚至,在这个过程中男人还想过要还手。

    可当着这么多人的面打女人,男人实在做不到。

    再者,打了人的苏悠悠这会儿还挑衅的看着他:“喂凌二爷,我不就抽你几下么?脸怎么就变得这么臭了?你该不会是想要打我吧?”苏悠悠一边说着,一边还跟地痞流氓一样,在凌二爷的面前唑起了嘴;“啧啧啧,前几天你不是还和我说,你就欠我收拾?”

    哪次,凌二爷不是任由她苏悠悠在外面为非作歹的?

    当然,每次回到家的时候,苏悠悠也会在床上被收拾的很惨。

    那,才是凌二爷!

    对着苏小妞呼来唤去,像是路边的草根一样的对待。可实际上,自己早已将她宠到了心坎里。

    当着别人的面打了他又如何?

    反正,他就是乐意!

    只要这个苏小妞能理会他,不管要他做什么事情都行。

    正因为有了这明显的对比,苏小妞才更加不解。

    那疑惑的神情,让面前的男子稍稍一愣。

    随即,男人刚刚抬起来的手,立马放到自己的脑门上,抓挠着自己刚刚被苏小妞拍的疼痛不已的脑袋。

    “我……你打的我疼的要死,难道还不兴我揉一揉?”

    “揉揉揉,揉死你!”嗲怪一声之后,苏小妞先行迈开了脚步朝前走去。

    而背后的男人,也连忙跟上。

    “去哪儿?”

    “让你跟着姐姐走就跟着姐姐走,废话那么多做什么?像男人么?”鄙夷的瞟了这男人一眼,苏小妞拨动着一头俏丽的发丝,走出了凌氏大厦。

    而凌二爷在稍稍傻愣了一下之后,也跟随着这个女人离开。

    “……”

    只是这离开的两人好像都没有注意到,他们潇洒的离去,留下了一群傻了眼的人。

    凌二爷向来是大派头的爷。

    在这城里头,谁敢在这位爷的面前挑事?

    别看这位爷比谈大爷好相处,脸上还时常挂着迷死人的弧度。

    可清楚这位二爷的脾气的人,也自动的退避三舍。

    这位笑容妖娆似火的爷,收拾人的手段阴戾残暴,一点都不亚于谈逸泽。

    这样的男人,谁敢轻易在他的地盘上撒野?

    可偏偏,今儿个他们还真的见识了一番什么叫做天外有天,人外有人的境地。

    这叫做苏悠悠的女人,非但当着他们的面将人家凌二爷给揍了,还一点伤都没有。最关键的还是,这凌二爷被人打了还不算,还真的乖乖跟着苏悠悠离开了。连一点想要打击报复这个女人的念想都没有。

    众人疑惑,这还是他们熟知的那个凌二爷么?

    而在他们离开之后,凌母到了。

    一身白色的套装,让她有着职场女人的干练。

    只不过,今儿的她比寻常憔悴了很多。

    甚至,连以前保养的非常不错的肌肤上,都出现了斑点。为此,凌母已经用了最好的化妆品,想要掩盖脸上这些。

    可无奈,这斑点不管她怎么掩盖,还是会时不时跑出来。

    再者,凌母发现自己脸上的这些半点,好像有越来越严重的趋势。

    如果可以,凌母现在也不想要到明朗过来。

    要知道,这几天在和凌耀办理离婚手续的她,真的是前所未有的疲惫。而这样疲惫,非但有着身体上的,更多还是心里上的。

    几十年的夫妻情,她怎么可能想断就断的个彻底?

    只是,哀怨的求着男人不要分手,这同样也不是她的风格。

    所以,就算分手的时候再难过,凌母始终想要保持着自己好的一面,在世人面前。

    凌耀为了要和她离婚,甚至将他手上掌控的百分之八十的股份拿来和她交换。

    这也是,今儿个凌母会出现在这里的原因。

    她就是过来看看这股份交接的手续弄的怎么样了,顺便过来看看凌二爷。

    这孩子,最近都大半个月没有回家了。

    连一通电话,也不给她打。

    昨儿个打过去给他的电话,也被他三两句忙给打发了。

    其实,凌母今儿个来还想告诉凌宸一件事,她最近的身体不是那么舒服,想要让他陪着自己去做一下检查。

    岁数一上去,现在看到医院,她都有些怕了。

    而关键是,现在她的身边,也就只有凌二爷这个唯一的亲人。

    检查的时候,她还是希望这个孩子能在自己的身边。

    最起码,能让自己安心一些。

    乘坐总裁专用电梯直接到达凌二爷的办公室的凌母却被他的助理告知,凌二爷刚刚出去了。

    上班的时间不在位置上,扫了一眼空荡荡的办公室,凌母最终还是离开了。

    第一次,她感觉自己的人生真的很孤独。

    最需要亲人的时候,他们都不在她的身边……

    ——分割线——

    住了差不多五天的医院,谈逸泽就开始嚷嚷着要回家了。

    按照他的想法,他要是能安分的在医院里呆个三天就不错了。

    以前这样的枪伤也不是没有遭过,但哪一次不是稍稍处理一下伤口,他就回到部队里活蹦乱跳的?

    按他的话来说,爷们没有那么的娇气。

    但无奈,这次受伤多了一个顾念兮。

    只要看到他的纱布上有一点点的血,这丫头的眼眶就会泛红。

    住在医院的这段时间,他可没少要求过要直接出院的。

    可哪一次,不是被这丫头的眼眶一红给唬回来?

    好不容易熬到了第五天,谈逸泽终于忍受不住这样的煎熬。在老胡再度检查,确认伤口已经愈合的差不多,得到了顾念兮的同意之后,他们终于回了谈家。

    现在,谈逸泽除了骨折的那只手还包的有些厚实之外,其他的都已经差不多了。

    回到家的他已经和正常人没有什么区别,甚至下车的时候他的那两个行李袋都是他自己拿的。

    而一回到谈家,谈逸泽也发现谈家二楼的两个房间许久都没有人住进来的事实。

    扫了一眼空荡荡的门口,男人的黑眸忽明忽暗的,不知道正想这些什么。

    “老公,赶紧把东西放下上来休息,我给你铺好被子了!”

    顾念兮的声音,在三楼传来。正好,打断了他的思绪。

    提了提自己手上的那两袋东西,男人上了楼。

    “怎么那么久?还不快过来,我帮你脱掉上面的外套!”拍了拍自己身边的位置,顾念兮示意男人走过去。

    看着那张熟悉的大床,谈大爷这些天憋屈着的火光开始四溢。

    “要脱爷的衣服也可以,给我亲一个!”

    在医院,不是没有办过她。

    只不过,这一次住院,真的不大适合。

    憋了整整五天,终于回到熟悉的环境,谈逸泽紧绷的那根弦终于松下来了。

    现在看着自家娇滴滴的老婆,要是没有那方面的念想,他都要怀疑自己不是正常的男人了。

    嘴上这么说,男人走过去的时候已经跟狼一样将手直接覆在顾念兮的胸口上了。

    又揉又搓,再强悍的身子也抵不过谈参谋长这么摧残不是?

    将男人落在自己胸口上的手给拽开之后,顾念兮不顾男人的反对就直接开始剥掉他身上的外套,一边还说着:

    “瞧你那德行?别忘记你的手还有伤,伤口裂了的话,看你还怎么耀武扬威!”

    “温饱思淫,天经地义。我刚刚才吃完饭,现在想想这方面的事情,理所当然!”

    在别人面前,就跟得了面瘫一样,要他摆个笑脸都难。

    可现在嘴里说的这些话,却又那么理所当然。这都让顾念兮怀疑,这男人到底是正义的使者,还是地痞流氓。

    而谈参谋长却用实际行动来和她证明,他现在最想做的还是后者。

    趁着顾念兮正给他换衣服,男人索性抱着她一起滚到了床上。

    “快点,让爷亲一下,这么多天没做,都快憋死我了!”

    男人哼哼唧唧着,一边还急切的找寻顾念兮的小嘴。

    “臭流氓,你发疯啊,大白天的,孩子还在下面玩!你丢不丢人!”顾念兮一边和这男人做对抗,一边逃跑。

    但无奈,谈参谋长虽然一个手骨折,一个手还未完全愈合,却仍旧能收拾的她服服帖帖,一下子就将钻进了被子里想要避开他的女人给拽了出来。

    当然,顾念兮今天这么快速的就范,其实也有一部分是她担心自己动作太大伤到了谈逸泽。

    “我没发疯,我是发情!”这地痞说起这些话来,头头是道。

    你要是说出去,估计还没有人会真的相信,这么猥琐的话是从谈参谋长的口中说出来。

    同样的,顾念兮也不会那么傻,更没有把自己和老公的私房话题爆出跟别人分享的毛病。

    在顾念兮看来,谈参谋长就是她的私人物品。

    谁想要窥探,那是找死!

    “快点兮兮,把衣服脱了,让老子舒坦下!”

    这男人,真是越老越流氓了。

    竟然大言不惭的说出此等猥琐的话来,顾念兮都脸红心跳了。可这始作俑者却还忙着用手拉扯着她的衣服。

    看这男人这么猴急的样子,顾念兮还能怎么样?

    谈逸泽的身体素质那么好,在身体方面的需求也相当的大。

    看他现在这猴急的样子,你就知道他到底忍得有多辛苦。

    看着他急的满头大汗的样子,顾念兮也只能乖乖的臣服在他的身下了。除了一方面是因为心疼他,另一方面顾念兮其实也理解男人的需求。身为妻子的不满足他,这不是变相的将他往别的女人的怀里推?

    从李腾那边回来好几天,终于再度尝上一口新鲜肉,谈逸泽松了一口气。

    不过在得逞的时候,这个男人似乎又觉得哪个地方不对劲了。

    瞅着身子下那个被自己累的气喘吁吁的女人,谈逸泽的眉心一皱:“兮兮,昨儿个不是你家亲戚来报道的日子么?”

    谈逸泽所说的亲戚,便是顾念兮的大姨妈。

    生聿宝宝之前,她的日子从来都不准。可生了聿宝宝之后,她还挺准的。这也让谈某人摸到了一些规律。

    可寻常日子都能碰面的亲戚这天竟然没碰上,让谈逸泽有些迷惑。

    “它不来就不来呗,还省事呢!难道你还想遇到它不成?”

    翻了个身,顾念兮压根就不将这个男人所说的事情放在心头上。

    再说了,要是她家亲戚这次要是准时来了,刚刚郁闷的不就是他了?

    “我不是这个意思,我就是怕……”

    怕日子推迟,可能是怀孕。

    也怕,这是她身体处于亚健康状态的征兆。

    前者,在谈逸泽经历过她生聿宝宝时候命悬一线之后,就不想要再体会的。而后者,关于她额的身体健康,谈逸泽从来都不敢怠慢。

    “怕?怕什么?该不会谈参谋长是觉得我怀上宝宝了?”看他眉头都皱成一团的样子,索性翻身直接环住了男人的脖子,仰视着他。

    其实,如果可以顾念兮还真的想要再生一个。

    孩子天真无邪的笑容,就算有再大的困扰,只要看到聿宝宝的笑容,顾念兮就能将所有的烦恼给忘得一干二净。

    所以,顾念兮一直很想要生第二个孩子。

    可自从生完聿宝宝之后,医生给她的诊断就是两侧的输卵管全都堵住了。换句话说,现在她顾念兮压根就没有生育的可能。

    当然,刚开始顾念兮还不信。一直到上一次大姨妈推迟来一阵子去医院做检查之后,她最后的希望也被掐灭了。

    “……”看着将手环在自己的脖子上,一脸真切的顾念兮,谈逸泽突然间有些说不出话来。

    他的女人的想法,谈逸泽不会看不穿。

    但一想到上次生聿宝宝的时候,她差一点丢了命,他真的不敢再让她冒一次这样的危险。

    和谈逸泽做夫妻好歹也三年了,她此刻又怎么会看不出他在想什么,轻拍着男人的下巴,她说:“不会吧,谈参谋长真的这么小气?不就是颗小蝌蚪么,真的不肯给我?”

    “把我一辈子的小蝌蚪给你都没有问题。但我真的不能那么自私,让你再为我冒一次那样的危险我做不到……”

    对话进行到这一刻的时候,气氛突然变得有些僵。

    或许,之前的那段记忆对于谈逸泽来说,真的太过深刻了。

    深刻到,现在午夜梦醒偶尔想起这些的时候,他还后恐着……

    “傻瓜,医生不是说过我现在输卵管都堵住了吗?想要宝宝,那根本就不可能。”谈逸泽的害怕,她也能感觉到。把玩着他的大掌,她故作轻松。

    不过,一旦引起了谈逸泽的关注,有些事情便难逃法眼。

    “这两天我过去做检查的时候,顺便你也检查下身体!”

    “知道了,念念叨叨的像是个大婶!”谈逸泽决定的事情,一般很少能改变。顾念兮早已习惯了这一点,所以干脆连反抗几句都没有。

    “说谁像是大婶?”听着某女因为心里有些许怨言的嘟囔,谈参谋长挑起了眉头。

    “谁在我跟前念念叨叨,谁就是大婶!”其实,就是故意想要气谈参谋长,谁让这男人一回家,就开始压榨她?

    大白天的两人躲在屋子里这么长时间都不出去,别人不想猜出他们都在屋子里头做些什么都难。

    “好啊,胆子壮硕了是吧,竟然敢寒颤到你大爷的头顶上来,看我现在怎么收拾你!”其实这些,无非都是借口,最根本的原因还是谈参谋长积压过久的精力,总要找一处地方发泄。

    看到这个男人的脑袋再度欺压过来,顾念兮立马意识到不对劲。

    可想逃,明显来不及了。于是,女人决定求饶:“谈参谋长,我刚刚是口误,我说的是大神,不是大婶!”

    好女不吃眼前亏,该撤的时候就撤了。反正暂时安抚好了这头禽兽,该下楼给和聿宝宝玩一会儿了。

    可对于她额的措辞,谈参谋长压根不接受:“马后炮没用,顾念兮!”

    一边说,男人一边已经手脚并用开始折腾了。

    “谈参谋长,你也忒小气了点吧,我不就是发发牢骚么?”其实,人都被他掳获到身子下了,想要逃掉的机率几乎等于零。

    最起码,顾念兮在这几年的时间里,能顺利从谈参谋长的魔爪下偷跑,压根没有。

    “我小气?”听到顾念兮的话之后,男人忙里偷闲抬起头来,一脸诧异的看向顾念兮,好像压根就不相信自己会小气似的。

    看到谈参谋长脸色变化如此明显,顾念兮感觉自己好像坏事了。

    “那个……”其实她的小气也没有别的意思,不就是想要跟谈参谋长理论一下吗?

    这男人至于给她摆脸色瞧么?

    无疑,此刻顾念兮对于谈参谋长还是打从心里鄙夷的。

    可脸上,还是摆着一切好好说的表情。

    谁让她的拳头没有人家谈参谋长的硬?谁让她一直都是斗败于谈参谋长的西装裤下?

    可软磨硬泡想要和谈参谋长解释一下的顾念兮却又看到了,这男人在盯着她良久之后,却勾唇一笑。

    毛?

    玄幻了?

    还是穿越了?

    刚刚不是一脸臭水沟色么?

    现在又是艳阳高照了!

    阴晴不定的谈参谋长,很吓人的好不好!

    而他的笑容,现在顾念兮看到的并不是明媚的阳光,而是六月的飞雪。

    有冤情!

    “谈参谋长,您这是……”

    谈逸泽是什么人?

    一个口令,一大群人在服从的人物。

    这样的男人,你和他玩对峙,你玩得起么你?

    顾念兮承认自己玩不起,所以尝试着讨好谈参谋长。

    可谈逸泽非但笑了,还笑的特么的猥琐。

    “顾念兮,你刚不是说我不肯给你颗小蝌蚪,所以说我小气了?爷今天就给你展现一下什么叫做大气风范!”

    什么跟什么?

    顾念兮只感觉脑子有些应接不暇。

    刚这两件事情,明明就不是放在一起讨论的好不好?

    可被这个男人串联起来,还真的像是那么回事。

    可重点不在这好不?

    现在的重点是,谈参谋长的大气风范和小蝌蚪有几毛钱关系?

    人家谈大爷在这个时候看得出顾念兮的疑惑了,笑容特别妖娆的对顾念兮说:“顾念兮,爷今天会将积存下来的小蝌蚪,都如数给你。给爷好好想享受着,知道不?”

    将刚刚顾念兮用来掩盖身子的那条毛毯给扯开之后,男人迅速投入其中。

    而顾念兮想要反驳一下自己刚刚真的不是这个意思的,可这男人却将她的嘴给堵住了……

    于是乎,整个房间都安静下来了。

    剩下的,只有这张床不时发出的“咯吱”声。

    ——分割线——

    “苏悠悠,你这是什么意思?”

    被带到了薰衣草田的男人,望着那成片随风而动的紫色,眼眸里除了诧异,还是诧异。

    “凌二爷,难道你不记得这个地方了吗?”将车子开到这儿的时候,其实苏悠悠没有错过这个男人眸子里闪现的怪异光芒。

    下车之后,她矗立在薰衣草花田中,良久都不做声。

    望着那成片的花海,女人的眸色变得迷离。

    “我记得……我当然记得,我怎么会不记得呢!”

    看到矗立在花海中的男子,男人微微一愣。

    但很快,他的神色恢复了之前。

    “你说过,这片薰衣草田是你为我种的。”

    “这是我为你种的?当然是我为你种的!”

    “那你还记得,你在出发之前在这片薰衣草田里,和我说过什么吗?”女人循循善诱,却一直没回头看向身后的男人。

    “我……”

    他的这个我字,拖了许久都没有说出什么来。

    他怕说的越多,错的越多。

    可没想到,后面的那番话这个女人却主动的给补上了:“你说过,你这次要是能平安回来,我们就重新开始的。”

    这次,她的话是陈述句,语调里没有任何的起伏。

    “上次,你问我要过答案,还说过你不及,等你平安归来的时候,让我再将这个答案给你。我今天带你来这里,就是想要告诉你我的答案!”

    说完这句话的时候,本来一直都面朝花田的女子,转过身来。

    深情款款,她迎面朝着凌二爷走来。

    风儿吹过的时候,苏小妞垂散在肩头上的金发微微松散开来。

    可以说,这一幕美的让人窒息。

    如果有摄影师在这的话,相信他手上的相机肯定是停不下来的。

    而走过来的苏小妞,却突然间环住了凌二爷的脖颈,看着近在咫尺的那张脸,她笑容灿烂:“我的答案是……”

    ------题外话------

    →_→

    苏小妞会是什么回应叻?

    嘿嘿~!

    想直接找俺滴,新浪微博123言情律儿
(快捷键←)[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快捷键→)
大家同时在看:龙血战神 黑道特种兵 傲世九重天 武动乾坤 遮天 绝品邪少 生肖守护神 完美世界 我的贴身校花 绝世唐门 大主宰 莽荒纪 我欲封天 校花的贴身高手 星战风暴 武极天下 校园绝品狂徒 亿万老婆买一送一
本书转载于网络,版权属原作者,喜欢小说军婚染上惹火甜妻全文阅读,记得收藏本书。 卓越全本小说网 www.zy200.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