卓越全本小说网 全本玄幻 全本武侠 全本都市 全本历史 全本侦探 全本网游 全本科幻 全本恐怖 全本散文 其它小说 全部小说
小说排行榜 > 全本都市言情 > 军婚染上惹火甜妻全文阅读
军婚染上惹火甜妻TXT全集下载 加入书签

军婚染上惹火甜妻无弹窗 正文 第403章 女流氓腔调VS错乱的夜

    昏暗的房间……

    那是让人作呕的发霉味。

    而在这个房间里,唯有那扇被钉了几个木柴的窗口透进一丝丝的光线。

    四周,都是烂木。

    那些,都是这房间课桌椅。

    不过,只要一眼就能知道,这个房间很少有人会进来。

    因为这些课桌椅上,都覆盖上一层厚厚的灰尘。

    地上也一样,一层厚厚的灰。

    一件白色的衣服掉下去,绝对能脏的不成样。

    而就在这样的环境下,躺着一个人。

    那人的脸,都被这地上的灰尘染黑了,看不清原来的面目。

    一头黑发,不知道是被汗水浸湿还是其他的缘故,整个都粘附在这个男人的额头上。

    而男人的上身,是随意套着一件衬衣。

    从男人被撕开的袖口上看,你还能看到他的手臂上缠着一层厚厚的纱布。

    不过,这一层纱布上已经大部分都被灰尘给弄黑了。你压根看不清,这个男人的缠在绷带下的伤口到底怎么样了。

    男人的唇瓣,干枯开裂。

    半身靠在角落里的桌子边,下身的西装裤已经磨损的不成人样。

    如果不是胸口还有些浮动的话,你也许会认为这是一具尸体。

    感觉到窗口的位置又有了光,男人睁开了沉重的眼皮。

    男人的脸真的很脏,但那双清澈的黑眸一睁开,却能让周围的光芒都为他失掉色彩。

    猜的没错,他便是倾国倾城的凌二爷。

    从那日在生死线上徘徊,他就不知道被什么人丢在这个鬼地方。

    手臂上的伤口只是稍稍处理过,子弹被取了出来。可后续没有任何消炎药辅助,他的伤口发炎化脓,如果这个情况再不治疗的话,他的手臂怕是要废掉了,甚至连他的命都可能没了。

    他不是没有尝试过逃出这个鬼地方。

    可将他带到这里的人却好像非常清楚他凌二爷似的,将这个房子弄的密不透风。当然,如果在手臂情况没有恶化到这个地步的情况下,凌二爷也不会放弃最后的一丝回去和苏小妞重聚的机会。

    可随着呆在这里的时间越长,伤口的情况恶化,凌二爷开始发了烧,整天都是昏昏沉沉的。

    虽然每天还是忍辱偷生的吃了些门口塞进来的盒饭,可凌二爷真的感觉自己好像快不行了。

    意识,越来越涣散。

    求生意志,也越来越薄弱。

    估计等明天天亮的时候,他风骚绝代的凌二爷,就要彻底消失在这个世界上了吧?

    其实在这个世界走一遭,凌二爷还觉得自己挺幸运的。

    出生在那样的家庭,顺风顺水的走了那么多年。

    唯一让他感到遗憾的是,他还没能和苏小妞亲口说一声“我爱你”。还没能得到苏小妞的回应,还没能和苏小妞过上幸福的生活,孕育他们自己的孩子……

    但不说也有不说的好处。

    最起码,他现在要走了,也不会让苏小妞孤苦伶仃的活在这个世界上。

    他的苏小妞,应该会找到一个真的关心她爱护她的男人,幸幸福福的过完下半生……

    虽然一想到苏小妞和别的男人真的幸福生活,她有可能躺在别的男人的身下,更有可能忘记他们当初每一次在制造巅峰的时候的快乐,凌二爷浑身的每一个细胞都在疼。

    可他,还是希望苏小妞将他给忘了。

    但如果人真的有下辈子的话,凌二爷只希望来生能相遇,一生一世一双人……

    想到苏小妞那种幸福灿烂的笑脸,凌二爷感觉有湿腻的东西在自己的眼角滑落。

    “咯吱……”

    好像什么东西发出了声响。

    “啪嗒啪嗒……”

    又有什么人走进来的声响。

    “噗通”有什么东西被丢在了地上,发出了闷响。

    一切,好像都在他的身边进行着。

    其实,按照他凌二爷以前的警惕,现在估计已经躲在某个角落隐蔽起来,看看来人是谁,又看看这个人到底想做些什么。

    可现在,他连动弹一下都没有。

    因为,几天几夜在这里刨坑和手臂的发炎,已经耗损了他所有的体能。现在的凌二爷真的感觉自己好累。

    连睁开眼睛看看周围,眼皮都沉重的不像是他的。

    唯一仅有的,便剩下这听力。

    “嘶……好疼!”好像,有谁吃疼的在叫唤着。

    “疼什么,你应该感谢我……”

    另一个声音,有些陌生。

    不过凌二爷记得,那天就是这个人将自己给丢在这个房子的。

    临走的时候他还对着还没有完全苏醒的他说了这么一句:“其实梁参谋长的本意是把你送到西天去的。但我想要是没有你,我怕是连后路都没有!你,就在这里好自为之吧!”

    就是这人,留下了他凌二爷的性命。

    可自从那天之后,这人除了每天会在固定的时间从窗户的那条缝隙里丢进一个盒饭还有一瓶水,便不再对他说话。

    但今天,他怎么又出现了?

    还有,他将什么人给带来了?

    正因为这仅存下一点的好奇心,让凌二爷全神贯注的听着身边的那些声音。

    男音之后,又是女音:“谢个屁,竟然给姐姐卑劣的耍阴谋。我诅咒你木有小*!”

    熟悉的大嗓门,熟悉的女流氓腔调。

    这人是谁?

    喜上眉梢,凌二爷急切的想要睁开双眸,看看此刻出现在这个房间里的女人是不是真的和他脑子里出现的那个一模一样。

    可眼皮太重了。

    他废了不少力,还是抬不起来。

    在凌二爷努力的睁开眼皮的情况下,男人又继续和女人说:“不是你说你想见那个男人的?我现在带你过来,你他妈的还给我叽歪!你不要真的以为,你是女的我就不会对你动手!妈的,将老子的肚皮都给弄出了这么大的口子,还敢在这里呛声。”

    虽然男人的话里有着明显的挑衅,可女人现在的关注点好像不在这些的上面。

    “你说,你带我来见他了?他在这里?”

    女人提高了音调。

    而这样的嗓音,在凌二爷的耳里越听越是真切。

    真的是她!

    真的是他最爱的苏小妞!

    可这是梦,还是现实?

    他的脑子早已昏昏沉沉的,分不清是真实还是虚幻。

    不过这样,也足够了。

    最起码在临死之前能看到苏小妞,也是好,就算是幻影,也好……

    “自己好好呆着看吧。”

    男人显然没有继续和这个大嗓门的女人叫器的冲动,一转身就走了。

    随之,刚刚好不容易开启的那扇门,再度被封上了。

    “喂,你这个死王八,别把话说一截就走啊,你吊人胃口啊!还不给老娘回来!”

    这女的,吵吵闹闹的,一点都没有被绑架的人的自觉性。

    “喂,你不会真的将门给锁了吧?给老娘回来啊!”

    “喂喂喂,不就说了你几句,给你一刀么?用的着这么小气么?”

    或许是听到门真的上锁,女人急了。

    这会儿竟然站在门口踹着门。

    可这女人也真够傻的。

    这门要是真的能踹的开的话,他凌二爷这段时间至于被这扇小小的门给困在这里?

    那样的话,他老早自己就踹开了。

    可以说,这扇门是经过改造的。

    为的,就是防止他凌二爷从这一处逃跑。

    “妈妈咪啊,真的把我给关在这里?我怕黑啊!”

    刚刚外面还是阳光灿烂的,被丢进这里之后就直接跟黑夜没什么区别。

    若不是那窗户的缝隙上能看到一丝光亮的话,她还以为已经入了夜。

    “啪啦……”

    有什么东西从窗户那边掉进来,苏悠悠赶紧跑了过去。

    “盒饭?水?”

    看着这从外面摔进来,都烂成不成样子的盒饭,苏小妞满脸都是诧异。幸好,这盒饭外面还包裹着一个塑料袋,没有将饭给掉在地上,不然要是真的被灰尘给弄脏了,苏小妞都不知道该怎么吃才好。

    “我不大喜欢吃这家的盒饭,下次能不能改成‘园记’的,就是在我们医院附近的那一家!”瞅着里面的标志,苏小妞还继续唧唧歪歪的念叨着。

    好吧,这粗线条的女人压根就不像是被绑架来的。看她还在念叨着点餐,估计别人还以为她是到这边搞视察工作来的。

    “少他们的给我嚷嚷。两个饭盒给你两维持生命就不错了,别给老子轻易的嗝屁,到时候老子还需要你们两个找后路!”

    从窗口再度摔进了另一个盒饭之后,那人离开了。

    苏悠悠甚至还听到,外面车子发动的声响。

    “他说两人?”

    “难道说,凌二爷真的也在这里?”

    盯着自己捡起来的那两个盒饭,苏小妞的眉心皱成了一团。

    “喂喂喂,你给我回来。你说这里面有两个人,凌二爷是不是真的在这里!”

    “喂!”

    可不管她怎么喊,那车子发动之后就走远了。

    很快,这一处又恢复了之前的安静。

    “真是的,不说就算了。我自己找!”

    将东西放在一边之后,苏小妞转身。

    可望着整个黑漆漆的房子,苏小妞好不容易壮硕起来的胆子瞬间又干瘪了下去。

    猫着身子,对着那黑暗处喊了一句:“凌二爷……”

    “凌二爷,你在不在这里?”

    “凌二爷,你在的话要吱一声。不吱一声的话,我就走了!”好吧,这有说大话的嫌疑。要真的能从这里出去的话,她现在何必要站在这个黑漆漆的地方。

    “凌二爷……”

    这声音,感觉有些飘远。

    凌二爷甚至还以为,这是来自另一个时空。

    其实,这也是因为他现在的伤口还在发炎,随之引起发烧意识模糊的并发症。

    而接二连三的没有得到回应的苏小妞,本来还以为那个该死的是把自己骗到这个地方来,凌二爷估计没在这一边,想要放弃寻找的时候,却不小心被地上的一个东西绊了一跤,一下子摔倒在地上。

    “嘶……”

    在这黑乎乎的地方,摔成个狗吃屎的样子实在是难受。

    特别是嘴巴还不小心弄的一口都是灰尘。

    “狗日的,摔死姐姐了!”脚上疼,但这并不妨碍她的嘴巴发泄自己心里的不满,苏小妞坐在地上就用还算比较干净的手背擦拭自己嘴巴里的灰尘。

    “呸呸呸……真恶心!”就在苏小妞对着地上乱喷口水,想要吐干净自己嘴巴里的泥土的时候,却发现自己的口水碰在一个什么东西上。

    借着窗口进来那点光线,苏小妞这才发现溅到自己口水的地方,是一只皮鞋。

    而那皮鞋,貌似还有些熟悉。

    这个时候的苏小妞,也忘记了自己在医院里的那些讲究,直接扒着那只皮鞋就用手掌蹭了蹭。

    在她用手掌蹭掉上面的一层灰尘的时候,苏小妞终于发现自己为什么觉得这双皮鞋熟悉的原因了。

    因为这是苏小妞当初送给凌二爷的那双……

    那还是他们新婚的时候,凌家人全部反对她苏悠悠还继续在医院上班。

    虽然当初那些人打从心里就看不爽她苏悠悠在凌家的这个存在,可他们表情上却假惺惺的拿着她苏悠悠的工作做文章。

    说什么当凌家的儿媳妇还有必要到外面抛头颅洒热血?

    当了婊子还要立贞节牌坊,这就是苏小妞对于凌家人的虚伪行为的评价。

    当时,几乎所有人都站在她苏悠悠的对立面。

    为了将凌二爷这最关键的一票拉到她的这边,苏小妞只能用了自己一个月的工资,买下了凌二爷这双皮鞋。

    只是没想到,这一双皮鞋竟然还能让一个最爱赶时髦的凌二爷一直当宝贝似的珍藏着。

    这次到危险的地带,凌二爷更是穿了这双。

    这一点,在凌二爷去机场的时候,苏小妞就注意到了。

    可和凌二爷在一起的时候,苏小妞总是在刻意的逃避他们曾经的那些事情。

    所以,即便注意到这男人还穿着自己送的皮鞋,苏小妞却是绝口不提。

    而现在,当亲眼看到这双皮鞋再度出现的时候,她却是莫名的惊喜。

    这鞋子出现了,那也就是说,现在这条腿的主人,就是凌二爷!

    欣喜若狂的苏小妞朝着那个隐藏在黑暗中的男人摸索了过去。

    “凌二爷?!”

    “凌二爷,是你吗?”

    终于,摸索到有个人的轮廓的时候,苏小妞借着窗口透进来的光线,定睛一看:“妈呀,这是屎蛋子呐!”

    手一丢,苏小妞将怀中刚刚还宝贝似的抱在怀中的脑袋推开。

    经过这一番折腾,这男人要是真的在不睁开眼,他觉得自己不会死在这枪伤的发炎上,而是死在苏小妞的魔爪下。

    沉重眼皮掀开那一刻,凌二爷看到了此刻坐在自己身边,却不断的将屁股往外挪的女人。

    估计,真的是他凌二爷现在这个德行太见不得人了,吓坏了她。

    “苏……小妞!”

    多日没开口说话,再加上这里供应的水压根不够,凌二爷的嗓音干哑的慌。

    喊了这么一声,连他自己都听不大清楚。

    却让刚刚屁股朝着外边挪的女人停下了所有的动作:“凌二爷?!你真的是,凌二爷!”

    这次,苏小妞是用肯定的语气。

    因为印象中,凌二爷喜欢喊的不是她的名字,而是喊她“苏小妞”!

    谢天谢地,她终于认出了自己。

    凌二爷觉得,现在就算是死,也值得了。

    因为在他人生的最后一程,还能和她做伴……

    可当这个想法还没有在他的脑子里停留多久,凌二爷便听到另一句差一点让他气的嗝屁的话。

    扫荡了凌二爷的浑身上下之后,这女人竟然说:“我说凌二爷,在这地方虽然别人看不到你,但你好歹也要注意一下形象。你瞅瞅你这德行,哎呀我的个祖宗呐……把你丢在猪圈里,它们都还嫌弃你。”

    她说的是他现在邋遢的形象。

    可苏悠悠,如果他有能力整理自己的形象的话,现在也不至于被困在这里了!

    估计那送他凌二爷到这里来的人也是想到了这一点,所以这些天他明知道他的伤口可能发炎,就是不肯给他送来一些消炎药。

    “苏小妞,你不说话没人当你是哑巴!”

    他们两人真的算是冤家。

    不见面想的慌,现在一见面,却有冲动掐死对方。

    “去,这么不待见姐姐?算了,姐姐也不在这里碍着你的眼,先走了!”好吧,死乞白赖终于见到他,确定他没事了,苏小妞悬着的那颗心也终于回到了原位。

    这么想着,她便朝着门口的位置迈开了脚步。

    而在这里呆了好几天的凌二爷自然早已适应这个房间里的黑暗,所以他一眼就知道苏小妞要离开。

    可能是因为比较着急,这两天已经耗尽了身体里所有能量,动都动不了的他现在竟然爬起来就想要追着苏悠悠跑。

    可到底还发着烧,一站起来凌二爷就一个栽跟头,径直往前倒了下去。

    而这一倒,正好压到了身上的苏小妞……

    这一次,凌二爷是真的彻底失去了意识。

    毕竟,他死扛着这么多天,不就是为了见到苏小妞么?

    如今,梦想成真的他,真的累的再也提不起一丁点的精神了。

    凌二爷是直接压倒在苏小妞的身上的,再度让苏小妞摔了个狗吃屎。

    于是,某个嘴巴从来不知道“安分”两个字怎么写的女人,继续开始叫骂了:

    “喂,凌二爷,我不就是嘴巴贱多说你两句么?你至于这么打击报复我吗?”

    “喂喂,你很脏耶!不要也把我弄的和你一样脏行不行!”

    “喂,凌二爷?”

    连续喊了几声,都没有等到这位嘴巴比她还要厉害几分,每次都在他这边讨不到好果子吃的男人的回应,这下苏小妞意识到不对劲了。

    “凌二爷,你怎么了?”

    努力的翻过身爬起来,再将地上昏睡过去的男人的脑袋抱起来,苏悠悠这次触碰到他的脸盘才发现,这男人浑身上下烧的烫手。

    “凌二爷,你怎么烧成这样了?”

    这样的热度不对劲,如果她苏悠悠没有猜错的话,凌二爷的身上应该有伤口。

    一番上下摸索之后,苏小妞发现了凌二爷手臂上的纱布。

    只是这纱布裹得严实,更被这地上的灰尘给弄的脏兮兮的,苏小妞压根就瞅不见这伤口到底是怎样的。

    一番情急之下,苏小妞只能找来刚刚那人从窗户上塞进来的蒸馏水,然后回到了凌二爷的身边,一边用蒸馏水淋在伤口上,防止这纱布过干拉扯到伤口,一边借着窗外的那点光,拆开了凌二爷的纱布。

    只是在完全看清那伤口的时候,苏小妞的热泪瞬间滑落……

    ——分割线——

    舒落心感觉,自己好像做了一个很长很长的梦。

    梦里,她从小到大看的最不顺眼的施贱人还活着。

    那贱人,从小到大都比她要好命。

    不仅家里比她的有钱,父亲有能力,从小到大都跟个公主一样被人宠着,走到哪里都是全场关注的焦点。

    甚至到最后,施贱人遇见了她的良人……

    那个男人,还是个军人。

    从第一次遇见那个男人的时候,舒落心就发觉自己的心跳异乎寻常的快。

    每次看到那男人和施贱人在一起的一幕,舒落心就感觉自己浑身上下的血液都在叫器着。

    她到底有哪个地方不如那个施贱人了?

    为什么所有好的东西,都在施贱人的手上?

    而她舒落心,一辈子都要充当施贱人的陪衬?

    她不甘!

    不甘!

    可不管她的心里在怎么叫器,那个女人的幸福依旧。

    这天和她说:“落心,建天就要回来了,我好开心。”

    那天,又和她说:“落心,我真的好爱建天,我真的好幸福!”

    可那个贱女人可能不知道,她每一次在她舒落心的面前炫耀着她现在的幸福,舒落心便厌恨她一分。

    可她的厌恨,却未能阻止那个女人得到幸福。

    甚至到后来,那个男人竟然为了讨好这个女人,退伍从商。

    眼睁睁的看到他们得到幸福,甚至还有了骨肉,舒落心不甘!

    好在,老天开眼。

    那个女人在生下了孩子之后,竟然患上了抑郁症。

    有时候见不到谈建天,那个女人就跟个疯子一样。

    而男人的事业心,让他在女人的纠缠和哭泣中变得不耐烦。

    可舒落心看得出,这些并不是这个男人不爱那个女人的表现。

    而是那个年轻气盛的男人迫切的渴望成功,渴望站在世界的巅峰,然后和那个贱女人分享。

    但无论如何,这些对于舒落心来说,都是一个机会。

    所以,在那一夜的商业聚会之后,她将喝的烂醉的男人带回了自己的家,然后在他的面前脱光了自己的衣服,躺在了男人的身边。

    男人醉的一塌糊涂,一个翻身就将她欺压到了身下。

    随后发生的一切,水到渠成。

    只是在攀上巅峰的时候,男人却在她的耳边喊着:“施涵……我爱你。”

    原来,那个女人早已在这个男人的心中根深蒂固。

    即便是在如此愉悦的巅峰时刻,男人依旧忘不了那个女人。

    可这又怎么样?

    谈建天,如今是你主动占有了我的身子的,游戏该怎么进行下去,已经容不得你了。

    这一夜,舒落心卖力的演出。

    有人说过,男人喜欢的女人应该是,进得厨房,入得厅堂,人前贵妇,床上荡妇!

    这一天的舒落心,感觉自己的表现真的是完美到了极点。

    因为她想要成为谈建天身边的女人,再也不希望自己只是个看客。

    可她也清楚,谈建天这人的脾气。

    他认定的事情,一般都不会改变的。

    现在让他突然放弃施贱人,他肯定不肯。

    所以,她只能把握好机会,怀上他的孩子。

    打定了这个主意的舒落心,真的就像是个荡妇。

    她就像是一条美女蛇一样,缠绕在男人的腰身上,吐气如兰,引得男人为她癫狂……

    而这之后,舒落心所得到的也是前所未有的愉悦……

    几乎一整夜,这个女人都和男人在疯狂中度过。

    所以醒来的时候,舒落心感觉到自己的浑身上下都像是被拆开重新拼装一遍似的。

    “建天?”

    揉了揉自己那一头因为一夜癫狂有些凌乱的发丝,女人坐了起来。

    头很疼,疼得就像是要开裂了。

    环顾四周,这里并不是自己所熟悉的谈家大宅她和谈建天的卧室,更不是自己和谈逸南搬出来后住的那公寓的房间。

    进入眼帘的这个房间,是全然陌生的。

    这里到底是什么地方?

    还有,她怎么刚刚会做那么奇怪的梦?

    坐起来之后,她的意识开始回归原点。

    谈建天都死了那么久了,她怎么还可能和一个死人在床上纠缠?

    越想,舒落心感觉到自己的背脊越是凉飕飕的。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慌乱间,舒落心掀开了盖在自己身上的被褥。

    在触及到自己浑身上下遍布的青紫之时,女人慌了。

    舒落心连孩子都生过了,怎么可能会和那未经人事的小女孩似的,以为自己浑身上下的这限额痕迹都是蚊子叮咬出来的?

    不,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她的身子,怎么可能让其他人给占有了?

    “啊……”

    尖叫声,划破了这个房间内的安静。

    舒落心真的想不明白,这一切到底怎么回事?

    难道,真的是那个道貌岸然的男人做的?

    可不对,像是梁海那样的男人,他要什么年轻漂亮的小姑娘没有?

    为什么要趁着她醉酒的时候来阴的?

    这一刻,舒落心真的万万没敢将这件事情往那个男人的身上扯。

    毕竟,她深知那个男人的权势和地位。

    那样的人物,可不是她舒落心能随随便便招惹的起的。

    可不是梁海的话,那会是谁在她喝醉之后带着她到这样的鬼地方来,还将她给……

    记忆中,昨晚上喝酒的时候,她的身边也只有那个男人。

    甚至,在喝醉之后她昏昏沉沉的印象中,也只有那个男人。

    除了那个男人,她实在想不起什么人。

    坐在这个陌生的房间里的女人,实在想不出一点头绪。

    只能一手捂着自己发疼的脑门,将自己的脑袋埋进被褥中……

    ——分割线——

    从陌生的酒店里出来的时候,舒落心已经调整好自己的心情。

    其实,现在的她孩子都生了,没有什么黄花大闺女的矜持。

    既然这事情已经发生了,舒落心就不想去将它翻腾起来,或是拼命的往那个点上想。

    因为她清楚,这对谁来说都没有好处。

    再者,现在她才好不容易将整个明朗集团给弄到手,在这个时候她是傻逼才去将这事情扯开。

    虽然不知道那个男人是谁,可对于她而言肯定最不好的。

    弄不好,没准那些人会在这件事情上大做文章。到时候,明朗集团的股价肯定会有波动,要是顾念兮趁着这个机会打劫的话,那就更不好了。

    清楚这些的舒落心,从这个陌生的酒店出来的时候,都将自己的整个脸包用丝巾裹的严严实实的。

    只是暗中以为自己已经掩藏的够好的女人却没有发现,其实从她从这个酒店里出来的时候就已经被人盯着了。

    那人是坐在一辆桑塔纳上。

    这辆车子从老早之前就停在马路对面,一直对着酒店门口行注目礼,像是早在这里等待她似的。

    见到这个女人从里面走了出来,这人便掏出了手机,不知道往谁的手机上打了一通电话:“喂,梁先生。那个女人已经从酒店里出来了!现在要我怎么做?”

    电话这边的男子,一手上夹着香烟,另一手上握着手机。

    听到电话那边的人的描述,这男人的嘴角轻勾:“醒了?这么快?”

    “嗯,她从里面走出来,把脸给包住了。不过熟人一看,还是能瞅得出来!”

    “那好,你继续跟进,这几天她还见过什么人,做了什么事,你都给我盯紧一点,回头再跟我汇报!”

    电话这边的男子,再说完这一番话的时候,顺势就将自己的烟头给掐灭了。

    能在短时间内恢复镇定,甚至连一句询问的话都没有。

    舒落心,看来我们真的小看你了!

    “……”得到了命令的人儿,立马收好了手机之后,朝着女人刚才离去的方向拉动了引擎。

    从酒店回到她和谈逸南现在的住所,舒落心感觉自己像是快要散架似的。

    不只因为昨夜发生的那错乱的一切,更因为这所房子的空荡。

    掏出手机,看着昨夜一整夜都开机,却连一通未接来电或是一封未读短信都没有的手机频幕,女人任由自己的身子深深的陷进了柔软的沙发里。

    一整夜都没有回家,她宝贝了那么多年的儿子却连一个电话都没有打给她过,这对舒落心而言无疑是最残酷的打击。

    怕自己儿子昨夜也跟自己一样彻夜未归,女人从沙发上弹跳起来就将电话拨给了谈逸南。

    此时的谈逸南,也和舒落心一样是宿醉。

    电话铃声的响起,无疑让他的脑子要开裂。

    “妈,大清早的有什么事情?”

    谈逸南虽然接通了电话,但电话里不满的语气非常明显。

    听着这对于自己彻夜未归未问一句,却还满腹子牢骚的儿子,舒落心的脸色不是那么好。

    难道,这真的是她奋斗了大半辈子想要的结果么?

    “小南,你昨晚上没有回家么?”

    “妈,你说什么胡话呢!我现在就在家里!”

    说这话的时候,谈逸南还真的从自己的卧室里走了出来。

    看到光着膀子出现在客厅的谈逸南,舒落心还真的有些诧异。

    儿子在家?

    可他在家的话,为什么没有问关于自己昨夜未归家的事情?

    “你在家?”望着站在自己面前的儿子,舒落心真的不知该怎么形容自己现在的心情。“你昨晚真在家?”

    “妈,我昨晚下半夜回来的。那个时间点你睡了,所以我没敢去打扰你!”

    谈逸南到现在还满身的酒气,和掉进酒缸是差不多的感觉。你可以想象,他昨晚到底喝了多少酒。

    好几天,他给陈雅安打电话她都不接,连短信也不回。

    谈逸南虽然表面没说什么,但心里是清楚的,是他母亲在背地里搞鬼。

    昨夜的买醉,就是因为这个。

    喝完了酒,那个时候醉醺醺的。好不容易用酒精暂时麻醉了自己的神经,谈逸南可不想在这个时候见母亲。

    不想在这一点上和自己的母亲多说什么,谈逸南扫了一眼舒落心身上穿着的套装,岔开了话题:

    “妈,你这是要出去?”

    可看了几眼之后,谈逸南的眉心又是皱了些:“不对,这衣服你不是昨天才穿过?”

    昨天每个星期的例会,谈逸南还记得当时母亲就是穿着这套衣服上去讲话的。

    “我看你是记错了吧?昨儿个我是穿着这个外套,不过没有穿这套裙。你这孩子还是不要在这里瞎贫嘴了,赶紧的进去把衣服穿上,免得着凉了!”不想提起昨晚上发生的事情的何止是谈逸南,舒落心也不想被提及。

    虽然被儿子忽视的感觉,让她的心里很不是滋味。

    但这总比被儿子察觉到什么强!

    “好……”

    谈逸南顺从的走进了自己的卧室。

    但临关上门之前,他又看了舒落心一眼。

    总感觉,自己的老妈好像有什么地方不对劲!

    可他又说不上来。

    最终,谈逸南只能回了自己的卧室……

    儿子总算是不追究昨晚发生的那些,这让舒落心送了一口气。

    可这个时间点,舒落心还没有来得及庆幸昨晚上发生的那些没有被儿子察觉到的时候,她的手机便响了起来……

    ——分割线——

    顾念兮这天抱着聿宝宝上楼,准备让谈参谋长看着他,她要下楼帮着刘嫂做点家事。

    只是这一上楼,她便发现卧室里还有另一个人。

    谈妙文到谈家来,自然不可能是从大门走进来的。

    顾念兮现在也真的蛮佩服自己。一个人突然就出现在自己的卧室里,跟大变活人似的,她也没有那么吃惊。

    都说,近朱者赤近墨者黑。

    顾念兮觉得,现在她就是这样的。

    打从被谈逸泽撸回家做老婆开始,她的忍耐力也不止上升了几个台阶。

    见到站在窗口上的男子,顾念兮随即打起了招呼:“表叔,你过来了啊!”

    这段时间,谈妙文出现在这里极为频繁。

    顾念兮压根就不知道,这两个男人到底都在做些什么。

    但这两人好像每一次见面,都没有避开她似的。

    “爸……”

    聿宝宝一上来,便是最先倒戈方向的那个。

    见到谈逸泽站着,他胖乎乎的小手就开始粘附上去。

    “怎么弄成这样了?”谈逸泽看到自家宝贝的衣服上粘着白色粉末,脸蛋上也沾了不少,便自动接过手让他坐在自己的大腿上,然后拿着纸巾给他擦拭着。

    “我和刘嫂准备今天中午包饺子吃。可这孩子一直在旁边瞎折腾,把面粉都给弄在地上。刘嫂现在要重新买一包回来。”说到这的时候,顾念兮连忙邀请谈妙文:“表叔,今天难得包饺子,就在这里吃吧!”

    听着顾念兮的话,谈妙文低垂下了脸。那样,让人看不清他的表情。

    可从他的这个动作上,却将他的悲伤表露无遗。

    他当然也想要和别人一样坐在餐桌上吃饺子,和家人团聚。

    以前,他也最喜欢吃饺子。

    逢年过节,他都要求家里包饺子,然后每次都吃上好几大碗。

    可自从出事,他一口饺子都没吃过。

    如今对于他来说,饺子已经是上辈子的事情了。

    看到谈妙文突然的悲伤,顾念兮感觉自己好像说错了什么,赶紧朝着谈参谋长努了努嘴。

    后者,在接受到她的求救信号之后,说到:“你先下去准备吧。”

    “那老公,宝宝你看着哦,别让这小坏蛋下去再捣蛋了!”

    “好……”

    顾念兮转身离开的时候,谈妙文仍旧没有抬起头来。

    “想吃饺子了吧?”谈逸泽一边逗着聿宝宝,一边给他擦脸,一边像是和他说话,又像是和谈妙文说。

    谈妙文始终低着头,没有开口。

    “如果想的话,就一起下去吧。没什么大不了,爷爷这段时间也常常念叨着你!”谈逸泽给这小祖宗擦完了脸蛋之后,又将他衣服上粘上的白色粉末给拍掉,然后放他在地上自己走。

    现在谈逸泽恢复的还算不错,不过要每次都扛着这个小胖墩,现在还不准许。

    不知道这小家伙是不是看得懂大人之间那莫名悲凉的气氛,竟然第一次壮着胆子跑到了谈妙文的身边,拉着他的裤腿就甜笑:“叔,饺饺。”

    虽然这一句话不是很通顺,但到底谈妙文也听懂了这个小家伙说的话。

    “真乖!”

    弯下腰,男人揉着这孩子的脑袋。

    “下去吧,孩子都邀请你了!”谈逸泽颇为赞赏的看了聿宝宝一眼,小家伙为能够得到谈逸泽的赞赏笑的越是甜。

    “下次吧,今天真的不行。昨天你交代我做的那些,我真的拍到一点关键性的东西!”

    谈妙文的这个笑容,妖娆中带着别有意味的眼神。

    “我早就知道那个老女人想拉帮手,没想到把自己给赔进去了!”谈逸泽一手拉着一直不打安分,想要跑下楼的小身子,一边冷笑着。

    “估计,她还美着呢。这么一大把年纪,还有人趁虚而入,估计享受的很!”说起昨晚上亲眼所见的那些,谈妙文的嘴角邪恶的勾起。

    他和谈逸泽虽然长得像,可浑身上下透出的那股子冷,却有明显的差别。

    谈逸泽寻常在别人面前的时候虽然是冷了些,但最起码这个男人还偶尔有些人情味。

    但谈妙文的,或许因为先前的那些经历,导致他的心里有些扭曲。

    他的冷,是能随时随地要人命的那种……

    此刻若是舒落心看到谈妙文为她露出这样的笑容的话,估计会吓得不轻。日后,更不可能高枕无忧了。

    不过好在舒落心这个时候压根就不知道,所以她照常过着她的小日子,也顾不上这边正讨论着他们的人儿。

    “管她享不享受,现在记得把那录像带保住。”

    谈逸泽说。

    “不过,你真的不打算现在将录像带弄出来,让他们两人身败名裂么?”谈妙文的脸上,仍旧保持着带着冷意的笑容。

    换句话说,应该是嗜血的笑。

    他迫不及待的想要看着被他列入敌人行列的那些人如何身败名裂。

    光是想到这一点,谈妙文就感觉浑身的血液在沸腾。

    “不急……有些事情,急不来。再说了,现在就揭穿的话,岂不是太便宜他们了?”谈逸泽说这话的时候,眸子里带着寒光。

    让他谈逸泽吃子弹的人,他怎么能那么轻易的就放过?

    要是简单的让梁海下马,让舒落心吃牢饭,他谈逸泽也不用忍了这么多年。

    报复一个人,在谈逸泽看来真的太简单了。

    问题是,你该怎么打击到这个人万念俱灰,生不如死!

    这,才是他谈逸泽准备送给舒落心的大礼。

    不仅要让舒落心为他这些年过着颠沛流离的生活付出代价,更要将当初她加诸在母亲身上的那些痛苦,都一次性还给她。

    舒落心,给你的“礼物”我都准备好了,希望你也能做好迎接这一击的准备!

    望着窗外飘过的那朵云,谈逸泽的嘴角若有似无的勾起……
(快捷键←)[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快捷键→)
大家同时在看:龙血战神 黑道特种兵 傲世九重天 武动乾坤 遮天 绝品邪少 生肖守护神 完美世界 我的贴身校花 绝世唐门 大主宰 莽荒纪 我欲封天 校花的贴身高手 星战风暴 武极天下 校园绝品狂徒 亿万老婆买一送一
本书转载于网络,版权属原作者,喜欢小说军婚染上惹火甜妻全文阅读,记得收藏本书。 卓越全本小说网 www.zy200.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