卓越全本小说网 全本玄幻 全本武侠 全本都市 全本历史 全本侦探 全本网游 全本科幻 全本恐怖 全本散文 其它小说 全部小说
小说排行榜 > 全本都市言情 > 军婚染上惹火甜妻全文阅读
军婚染上惹火甜妻TXT全集下载 加入书签

军婚染上惹火甜妻无弹窗 正文 第412章 帅哥,去你家还是我家!

    不愧都是出自同一个被窝里的,顾念兮那点小心眼又怎么可能瞒得过谈逸泽。

    揉了揉她的脑袋瓜,男人的黑眸变得有些犀利:“你想要说什么?我记得,这人就到过我们家一次吧!”

    他的意思是,关系也不怎么深。

    不过这人,显然谈参谋长也是有印象的。而且,这男人对此人的印象不佳。

    不然,他的眸色不会变得那么犀利。

    “老公,我怎么越看她,好像越是熟悉。”她伸手,戳了戳自己刚刚处理好的那条虾子。

    这虾子,她顾念兮处理的干干净净的,然后放在黄瓜里。

    这是一道黄瓜清蒸虾仁。

    以前,她的妈妈也时常做这个的。

    不过,因为顾念兮不能吃虾,所以这道菜通常都只在某个人来的时候做,就因为那个人爱吃。

    可是,这人清蒸虾是爱吃,但她绝对不吃里面的芹菜……

    “所以,我想要试一试!”

    她没有直接和谈逸泽说她所谓的“试一试”到底指的是什么。

    “想做什么放心大胆的做,有老子在的地方,我能保管你能欺负的了别人,但别人欺负不了你!成了吧,瞎折腾的小东西!”

    他说着,戳着她的脑袋。

    可黑眸子里,却从刚刚的犀利神色,变成现在似水的汪洋。

    其实,顾念兮想要试探清楚一个人压根不用她自己亲自动手,她的男人都能一下子将她想要的资料全部都送到她的面前。

    可看到这小东西能大胆的在别人的面前展露手脚,他也觉得应该给她一次机会。

    不能老实让她活在他谈逸泽的羽翼下,不然要真的有一天他谈逸泽不在的话,那这小东西该怎么办?

    其实,开始锻炼这顾念兮待人处事的独立的念头,也是自从这阵子他谈逸泽出事之后才有的。

    自从这一次自己出事,他真的挺担心自己一旦没有在顾念兮身边,她会变成什么样子。所以,他才打算开始培养她,不然要是他能帮着她解决的事情,他才舍不得让这小女人累着了。

    “老公,你真好!”

    都说,好老公是夸奖出来的。

    这话,说的一点都没有错。

    你看看,连谈逸泽这样的人物都因为顾念兮的这话,脸上挂起了屁颠屁颠的笑容,你就可以想象一个妻子的夸奖对于老公来说有多么的动听。

    此时的顾念兮,笑容也分外甜美。

    如果不是她那双刚刚戳着生虾,又很不安分打算伸过来掐谈参谋长的脸蛋的爪子的话,谈逸泽会更为享受这样的称赞。

    看着顾念兮将爪子伸过来,谈逸泽脸上的笑容有些僵。

    但考虑到这女人难得心情这么好来夸奖自己,谈逸泽只能硬着头皮任由这丫头用那满是腥味的爪子掐着自己的脸蛋。

    “兮兮啊,你觉得我好就好,用不着拿你满是腥味的爪子来挠我!”

    虽然嘴上是这么说,但男人脸上却还是满满的宠溺。

    也对,如果不是在他默许的情况下,顾念兮这一只臭烘烘的爪子能进得了他的身才怪。

    可正因为有了这个男人的默许,才使得这个女人更加肆无忌惮。

    意识到自己刚刚到底做了什么缺德事的女人反而连一点愧疚之意都没有,反倒还冤枉起了面前的男人:“你明知道是人家刚刚摸了虾子你还不先说,快老实交代你是不是有什么阴谋!”

    好吧,和谈逸泽呆在一起久了,顾念兮也学会了狐假虎威。

    这会儿,她竟然干脆拿着自己这臭烘烘的爪子,就掐起了谈逸泽的脸颊。

    将男人的脸型,掐成各种自己喜欢的形状。

    而男人,也一改往日在兵蛋子们面前的严肃。

    “坏东西,既然你看透了,我也没有必要隐瞒你了。没错,老子就是想要在这耍耍流氓,怎么着?”

    带着军人特有的痞子味道的男人,在这个厨房里上演了异常活色天香的流氓秀。

    趁着顾念兮对着他的脸蛋直掐,男人干脆将这女人推到了厨房的角落里,一手就撑墙壁上,挡住顾念兮的去路,另一边还低着头,调戏着怀中的女人。

    “说说,你是要让老子在这里将你给办了,还是识相的让老子爽爽?”用那常年因为握枪而变得指腹满是老茧有些粗糙的食指挑高了顾念兮的下巴,迫使这个女人微张着粉唇望着自己。

    而听着他这痞子一般的话的顾念兮,嘴角直抽抽。

    有没有人告诉他,这谈参谋长给的选项,前者和后者之间有什么区别?

    还不都是要伺候的这位爷爽了?

    想了想,顾念兮觉得,这无论是前者还是后者,都不是她想要的。

    于是,女人赶紧狗腿似的抱着男人的脖子,小热脸奉上:“谈参谋长,您就行行好。这儿真的不是办事的地方,您就让我快些准备好了饭菜成不?”

    好吧,主动将热脸送上的女人,现在真的别有一番风味。

    再者还有那一张一合的唇儿,在这光线下都呈现着别一番风味的诱人。

    看的,谈某人这会儿都快把持不住了。

    他还真的挺担心,自己要是一个控制不住,就在这里要了她!

    “老公……”先出去!

    她想要这么说。

    可话才念叨了两个字,后面的几个字全被男人吞进了喉咙里。

    因为,她的唇儿已经被他的给覆上了,死死的堵住。

    谈逸泽一般来说,还算是个自控能力比较好的人。

    要不然在遇到顾念兮之前,怎么可能守住自己的身子,所有的第一次都给了顾念兮?

    想想当下,十七八岁的处男也都要绝种了。

    哪还有年过三十,还将初吻留着的大老爷们?

    而很不幸的,谈逸泽就是这样的情窦初开的大老爷们。

    也很幸运的,顾念兮在最美的年华里,遇到了他。让两颗原本孤寂的心,有了陪伴,让彼此间的关系,有了升华。

    两人忘我的呆在厨房里亲吻,像是恨不得就这样闻到天荒地老的时候,刘嫂不小心闯了进来。

    其实还不是他们家的聿宝宝吵着想要吃葡萄,刘嫂这不是打算进来给这小祖宗弄一点么?

    却不想,一进门就撞见了如此火辣的一幕。

    好吧,不得不说的是,这男的俊女的俏,缠绵死活的画面连她这个老一辈儿的都有些羡慕瞎了。

    不过就算再怎么熟悉的人,撞见了这样的一幕也都有些尴尬的。

    所以,刘嫂本来是打算趁着这两个年轻人没有瞅到自己,悄悄离开的。

    可谁知道,她不开口,他们家的小祖宗倒是开口了:“爸,我也要……”

    聿宝宝是个喜欢凑热闹的人。

    通常只要他看到爸爸妈妈呆在一起玩什么好玩的游戏的话,这小家伙就会闹着也要跟着。

    上次他们两人躺在被褥做,就是不想让这个小祖宗撞见了。

    可不知道那一天他们的门是没有关紧还是怎么着,竟然被聿宝宝给推开了,而且这小家伙看到他们两人躲在被窝里折腾,估计以为是在玩什么好玩的游戏,就在旁边吵着要一起进被窝里躺着。

    闹得后来,谈参谋长只能草草了事,用另一张被子将顾念兮给包裹好了才让这小祖宗也跟着进被窝。

    不过貌似什么都打不乱这聿宝宝的好奇心。

    你看,这看到爸爸妈妈在厨房里玩亲亲,这小家伙也学着他家老子开始厥唇了。

    而这样奶声奶气的童音,正好将刚刚忘我纠缠的两个人的神志给拉了回来。

    顾念兮憋见了自家宝贝正好奇的打量着他们两不说,连刘嫂也站在这儿。

    一瞬间,顾念兮赶紧推开了还准备凑过来的谈参谋长,然后一脸羞红的转过身,整理着自己刚刚被谈参谋长弄的有些凌乱的衣服。

    而这谈参谋长倒是好,被人发现逮着了做坏事还像是天经地义似的,面不改色心不跳的就朝着刘嫂走了过去。

    “这宝宝刚说想要吃葡萄,我这不是打算进来给他找一些么?”刘嫂没有谈逸泽那样的超级厚脸皮,刚刚因为他们真情演绎的一出激情戏码闹腾上来的红晕还没有完全褪去,便忙着解释着自己为何会突然闯进来的缘由。

    “臭小子,什么时候不想吃葡萄,就在这个时候想要吃葡萄!”被打断了好事额的谈参谋长见到儿子心情仍旧不太美丽。

    换一句话来说,现在不是聿宝宝想吃葡萄,而是他。

    而现在他的心情就是:吃不到葡萄说葡萄酸!

    一边说着,一边将孩子从刘嫂的身上给提过去。

    聿宝宝见到他家老子主动来抱自己,当然是热情有主动的凑上前。

    不过这聿宝宝今天热情的有些过了头。

    你看,他这一凑到他家老子的身上,抱着他的脖子就将脸蛋玩谈参谋长的脸上凑,涂的他一整脸的口水。

    “怎么跟一小狗一样,德行!”谈参谋长在说儿子的时候,貌似忘记了孩子的行为都是从大人那边来的。

    因为,这孩子刚刚也亲眼看到了,他谈逸泽就跟小狗一样的往顾念兮的脸蛋上招呼。

    “那什么,要不我将宝宝给带出去,你们继续!”刘嫂好歹也是过来人,又怎么会不知道谈逸泽现在的心情。

    可这话一说出来,顾念兮脸蛋又红了几分了:“刘嫂,您说什么呢!”

    好吧,害羞的女人逗得刘嫂也是心情大好。

    想当年,她跟孩子她爸结婚的时候,也经常背着长辈偷偷摸摸的做这些。

    不过见不得自家女人被打趣的谈逸泽在这个时候开口了:“没事刘嫂,这孩子交给我就好,您先出去歇着吧!”

    “那好,我这就先出去了!”说着,刘嫂离开了。

    而顾念兮也在这个时候缓过劲来,照着谈逸泽的肩头锤了一下。

    “都是你,现在都被看光光了,丢死人了!”

    顾念兮抱怨着。

    而某男伸出另一手,将她垂在自己肩头上的手拽到自己的面前亲了一口:“怕什么呀,我们可是领了证的,做这事情是合法的!”

    好吧,貌似在谈参谋长的眼里,有了那一红本本,就能仗剑走天涯!

    知道一时半会儿改变不了这男人的想法,顾念兮准备将自己的手收回去:“放开我,我还要去准备一些东西!”

    “不放!”

    偶尔,谈参谋长也会耍耍孩子气,就像现在一样。

    刚刚渐入佳境,都快要尝到甜头了。突然间就被打断了,是个男人都有些受不了。

    这会儿,刘嫂也离开了,他还琢磨着要继续着。

    可就在谈参谋长的歪念开始作乱的时候,一只胖嘟嘟的小爪子也跟着顾念兮的摆在了谈参谋长的嘴前。

    扫了一眼儿子,谈参谋长望着这只胖嘟嘟的小爪子不明所以。

    而后者就和谈逸泽心有灵犀一般,开了口:

    “爸,我要……”

    看儿子那还带着口水的唇儿,谈逸泽算是理解了,为啥儿子今天抱过来的时候就那么的热情,原来他是在学他谈逸泽!

    你看,他刚刚这不是亲了顾念兮的手一下么,可这小家伙也跟着过来凑热闹了。这,难道还不明显么?

    “你看你,孩子都被你给教坏了!”

    看着儿子这牙齿还没有长齐,就开始学着别人索吻的样子,顾念兮表示很头疼。

    索性不理这在厨房捣乱的爷俩,顾念兮转身回到灶台前继续准备着:

    “要个屁,男女有别!要亲,等以后你老婆亲你!”被娇妻埋怨的感觉真的很不好,于是谈某人有板有眼的教育起儿子来。

    只是他却不知道,在后方处理着食物的顾念兮听着这爷俩的对话,就一阵头疼。

    “婆……婆亲亲!”奶声奶气的聿宝宝,可爱的冒泡,让人忍不住想要亲一口。

    “你老婆要自己找,那是我老婆!”这声音,霸气侧露了。顾念兮算听出了,这聿宝宝刚刚是要她亲他。

    “我要!”

    “没门!我老婆我自个儿亲,你要的话,自己去找一个……”

    ——分割线——

    “文儿!”

    与此同时,某幢公寓楼里,一男人痛苦不堪的依靠在沙发上买醉。

    这已经不知道是他这阵子以来,第几次一个人独自在这个房间里买醉了。

    文儿离开,已经有一个月了。

    在这一个月的时间里,凌耀第一次体会到蚀骨的思念。

    他凌耀宠过的女人是不少,发生过关系的女人更是无数,可有这样的思念感觉,还是第一次。

    从以前到现在,哪个巴结上他凌耀的女人,不是一个劲的讨好他,在他的身边卖弄风情的?

    所以对于女人的讨好,现在的凌耀已经处于麻木状态。

    而文儿,却和这些女人不同。

    她总是若即若离,让凌耀摸不透这个女人喜欢的是什么。

    为此,凌耀还曾经大手笔的送过这女人两幢别墅,而且都是精修过的。可那个女人也只是浅浅一笑,接受了就没有多表示什么。

    而也正因为这样,凌耀越猜不透这个女人想要的是什么。

    特别是,文儿这一次的不告而别,让凌耀的心就像是被人突然给挖走了一块似的,空空落落的,找不到可以填补的东西。

    在这段时间里凌耀也尽心尽力的检讨着自己和文儿在一起的这段时间,自己是不是有什么地方做错的。

    想来想去,他真的不明白。

    文儿要他离婚,他现在已经在着手办理了。不过因为凌母要的是凌氏的控股,这些办理手续的时间需要比较长,还有凌氏旗下还有好些产业需要估值,也需要时间。

    不过只要一旦办好,他和凌母就是清清白白的关系了。

    可他真的想不懂,自己到底有哪一点还做得不够好的,她要的他不是都尽力在做么?

    刚开始,凌耀其实也有些懊恼,自己都已经做到这个份上了,这个女人为什么还要不辞而别。

    可随着这个女人离开时间的越长,凌耀发现自己的内心越是空虚。

    他也不是没有尝试过找别的女人。

    在他凌耀以前的生活中,女人的存在无非就等同一个玩物。

    可这次,真的很不一样。

    他发现,文儿所带给他的那种思念,是任何女人都无法取代的……

    “文儿,你到底在什么地方?你知不知道,我想你都快要想疯了!”

    又是一个漫漫长夜,男人窝在他们曾经的爱巢里,一个人对着空荡荡的房子诉说着自己的思念。

    也就在这个时候,这房子发出“啪啦”一声响。

    随后,这扇门被从外面推开了。

    当喝酒喝的已经有些意识模糊的凌耀再看到门口站着的那抹身影之时,他疯了一样的朝着前方扑了过去。

    “文儿,我的文儿你回来了,真好……”

    “文儿,你知道我有多想你么?”

    “不过文儿,你的头发怎么弄的这么短了,跟个男孩子一样?老实说,我还是比较喜欢你长发飘飘的样子……”

    “我……”

    老男人靠在她的肩头上,诉说着连日来自己对她的思念。

    而站在门口的人儿却在感觉那人准备凑到她的唇瓣上的时候,明显一愣。

    很快,手刀一落,刚刚还窝在他肩头上念念叨叨的男人,再度昏睡了过去。

    “好好睡一觉吧……”

    在凌耀即将昏睡过去之前,他听到有个陌生的嗓音在他的耳边说着。

    他想要睁开眼睛抬起头来,此刻闯进了他和文儿的爱巢的人是谁。

    但眼皮很沉重,没有来得及抬起他就彻底的陷入了昏昏沉沉的睡梦中……

    ——分割线——

    “刘经理,快进来吧。晚饭都已经准备好了,就等着你吧!”晚饭准备好的时候,顾念兮终于等到了自己今天约过来家里吃饭的人儿。

    这边,她热情的招呼着女人进门。

    而那边的女人,依旧用着不解的神情看着顾念兮。

    “顾总,我还真的不明白你今儿个是什么意思?”

    刘雨佳没有直接大步走进来,只是看着顾念兮发愣。

    如果她没有记错的话,前两天在云阁碰到顾念兮的时候,这女人当时不是仗着她是云阁的董事长,将她直接从云阁给“请”出去么?

    当时,顾念兮可是毫不客气的。

    而今天,她竟然主动打电话给她刘雨佳,并且邀她到家里来吃饭。

    刘雨佳其实本意上是不想要过来的。

    这顾念兮鬼主意那么多,谁知道她会做些什么。

    这请她过来吃饭,明显就是黄鼠狼给鸡拜年,没安好心呐!

    可不知道这女人到底和谈逸南说过什么,今儿个下班的时候谈逸南竟然说了要让她过来谈家的时候顺道将他的资料送到顾念兮的手上。

    关于这份所谓的资料,其实刘雨佳也非常好奇。

    她就是想要看看,这顾念兮现在都已经不在明朗集团了,为什么这谈逸南还需要和她有文件上的来往。

    所以,当谈逸南将这份资料递给她的时候,刘雨佳便改变了主意,来了谈家做客。

    当然,刘雨佳这次到谈家做客,是醉翁之意不在酒。

    来之前,她当然将谈逸南说要拿给顾念兮的那份资料打开看了一下。

    可看着那一串又一串上面还米有表明东西的数据,刘雨佳的头有些疼。

    而眼下,她又不得不将这东西送到顾念兮的手上,所以她也只能硬着头皮走进了谈家。

    不得不承认,这谈家给人的感觉,十年如一日。

    基本上,没有什么变化。

    只是走进这个房子来,刘雨佳却没有之前那么憧憬着想要融入这个家里了。

    门口的二黄,一见到刘雨佳,还是照样的龇牙咧嘴的吠叫着。

    其实说来也怪,这二黄一般上不会主动去吠叫这进门来的客人。除了某些人,是例外的。

    而每次进门都被一条狗不待见的女人,脸色自然好看不到什么地方去。

    扫了一眼边上吠叫声响彻整个谈家大宅的二黄,顾念兮嚷嚷了声:“二黄,坐下!来者是客!”

    虽然从呼吸声还能辨别的出,现在的二黄是愤恨不已。但因为有了顾念兮的命令,这家伙还真的老老实实的坐在一旁,保持安静。

    “前天在云阁碰面的时候,我承认我是一时或有些大了,作出了一些不合常理的事情。好歹,刘经理也经常光顾我们云阁,说到底还是我做的有些过了。所以我今儿个亲自准备了一桌好菜,想要好好的款待一下我们刘经理。”

    顾念兮没有太过贬低自己,也没有多赔不是。

    一句话说起来,不卑不亢。

    但却让刘雨佳瞬间放松了不少。

    “我那天也是有些过了。算了,大家都不要太在意这些!”顾念兮都说到这个份上了,如果这个时候她也不说上两句的话,就显得她刘雨佳小家子气了!

    “既然刘经理都这么说了,那今儿个就在我们家吃吧。不然,就是你还放不下这事情!”

    一顿饭,顺水推舟的开始了。

    只是看着摆放在桌上的那几道菜色,刘雨佳的眉心稍稍一皱。

    “喲,这菜色还听新奇的?”

    看着这几道菜,刘雨佳当然有些惶恐,脑子里不时闪现出这样的画面。

    那是假日,老爸又喝醉了,将家里的孩子都打了一顿。

    而她,也没有幸免。

    被打的浑身上下皮开肉绽的,衣服还破了好几个口子。

    那天,顾念兮正好到准备喊上她去玩,见她被打之后一个人站在门口处掉泪,便将她带到了家里。

    “思雨,这是你最喜欢吃的清蒸虾,来!”

    “谢谢诗琪阿姨,我自己来就好!”

    “看,我们思雨真的是乖巧又懂事……”

    “……”

    那一天,顾念兮把自己的衣服分给她穿。

    那一日,顾市长夫妇很热情的招待她。

    也是那一天,她第一次该死的羡慕一个人。

    她一直都知道顾念兮在学校的人缘忒好,不管是老师还是同学,每一个都和她有说有笑的。

    可那一天她还知道了,原来这个大家都喜欢的好女孩,非但有着好的外貌,甚至还有一个美满的家庭。

    妈妈温柔贤淑,不像她的整天只知道提钱。

    爸爸善良正直,还是个市长,不像她家的,整天只知道喝酒埋怨生不逢时。

    看着顾念兮所拥有的一切,她羡慕不已。

    也正是那一天,她有了取代顾念兮的想法……

    回忆到这里结束了,刘雨佳满头大汗的盯着餐桌上那一道道的菜肴。

    而顾念兮这个始作俑者,却好像浑然不知那般,热情的和她介绍着:“这是我老公爱吃的,没事的时候我就经常给他做!”说着,女人还像是真的那样,从盘子里挑了一个就直接往谈参谋长的嘴巴送。

    好吧,顾念兮是知道,其实她家谈参谋长是不怎么喜欢海鲜的。

    寻常要他自己弄这个去吃,还不如杀了他。

    也就只有她直接送进这个男人嘴巴的,他才肯吃几个。

    为了让自己的话听起来很具真实性,顾念兮一连往谈参谋长的嘴巴里送了好几个。

    吃的这个男人颇为不满的在餐桌下掐着她的小蛮腰,以示自己的抗议,她才收好了筷子。

    “咳咳,原来是这样啊!”

    刘雨佳被吓出了一身汗。

    好不容易看着谈逸泽一脸吃了好几个,她才松了一口气。

    也许,真的只是她太过敏感了,对吧?

    你想想,现在她都跟变了个人似的,连她出现在自己母亲的面前他们都认不出来了,这顾念兮怎么可能一下子就想得起来呢?

    她是这么安慰自己的。

    可顾念兮却像是毫无心机似的,笑着反问:“就是这样,不然你还以为是什么?”

    你还以为是什么?

    当然以为是被你看穿了!

    如果不是看到顾念兮脸上的笑容的话,刘雨佳还真的以为这女人是故意的。

    有些慌乱的放下自己的水杯之后,她说:“我去上个洗手间吧!”

    说着,她便往院子里的那个走去。

    上次,她也来过这个地方。她也想好了措辞,顾念兮要是想起来的话,那她就说上次来过一次有印象。

    老实说,在这太过熟悉的地方,太过熟悉的人和食物的面前,刘雨佳的精神已经处于极度紧绷状态。

    真担心,要是今天不小心露出马脚了该怎么办?

    连饭都没有来得及扒一口,她决定还是先去个洗手间,好好让冷水让自己冷静一下。

    只是,就在她疾步匆匆离开的时候,身后的顾念兮说了句:“等等思雨!”

    一瞬间,刘雨佳习惯性的停住了脚步,转身看向顾念兮。

    等到她意识到什么的时候,却发现自己好像做错了什么,连忙出口反问道:“刘总,你喊谁呢?”

    “对不起,我一时口误。我前阵子就觉得刘总你很像我以前的一个朋友。没想到刚刚一紧张想把你给喊回来,竟然喊错了!”

    顾念兮面容带笑,无懈可击。

    你压根从她的脸上,找不到一丝破绽。

    而听着顾念兮的话的女人,却久久没有回神。

    顾念兮觉得她像是她的老朋友?

    怎么会呢?

    上次整容结束的时候,她连自己站在镜子里都认不出那人是自己了。

    顾念兮怎么会认出来,怎么可以认出来?

    她有些慌,慌得都不知道该如何开口应对顾念兮。

    而在这个时候,顾念兮竟然先开了口说:“是这样的,院子里的那个洗手间水管坏了,正在维修中。刘总要上洗手间的话,恐怕要到二楼去一趟!”

    二楼,那是谈逸南的地盘。

    想当初,她也在那一层住过好一阵。

    没有谁,比她还要熟悉那一层。

    可想着要进去,刘雨佳有些疑惑。

    这顾念兮,该不会真的已经知道了什么,所以才刻意安排她到二楼的洗手间去吧?

    但这边,在她还没有回过神来的时候,顾念兮已经先行迈开了脚步,朝着楼梯口的方向走去。

    这一边走,一边还跟她介绍着:“二楼的洗手间比较大,当初小叔结婚的时候装修过了。刘总,请跟我到这边来!”

    因为有了之前的那些经验,女人知道这个时候的自己绝对不能反映太大。

    不然,也等于和顾念兮变相的承认了什么。

    于是,她还真的跟随顾念兮的步伐,一步步的走上了二楼……

    可以说,二楼的摆设真的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也对,谈逸南还再结过一次婚,二楼肯定再次装修过了。

    望着那个完全陌生了的大厅,刘雨佳的心情才稍稍平复了些。

    而将她带到了洗手间的顾念兮,在这个时候开口说:“那这就是洗手间了。刘总,您用着,我先下去让刘嫂把饭菜都给热一下!”

    现在的天气还有点冷。

    刚刚耽搁了这么久,饭菜肯定凉了。

    顾念兮这么说,刘雨佳也没有多想就应着:“没事,我上完洗手间就自个儿下去!”

    得到了女人的回应,顾念兮离开了。

    而刘雨佳则在顾念兮离去之后,站在洗手间里和那面镜子里的女人对望了许久……

    等到她再度从洗手间里走出来的时候,情绪已经平静了许多。

    因为她刚刚在镜子里的那个自己,真的找不到之前的蛛丝马迹,只要她够谨慎的话,顾念兮压根就不可能猜想到她是谁。

    正因为这一点,她信心满满的从洗手间里走出来。

    只是走出洗手间之后,女人又张望了一下谈逸南卧室的方向。

    看着这已经全然陌生的客厅,她有忍不住好奇的想要知道,他的卧室现在会变成什么样子。

    于是,按耐不住好奇心的女人,便朝着那扇门走了过去……

    只是走进去的刘雨佳压根就不知道,她现在所进行的一切,已经完完全全的落进了楼梯口那个女人的眼里……

    ——分割线——

    “苏医生,回d市探完亲,可一定要回到这边来!”

    “没问题!保证完成领导的任务!”

    “……”

    “你喝的好像有点多了,要不我们送你先回去吧!”

    这日在大排档里,苏悠悠约了寻常几位同事,喝了点小酒。

    都说,人逢喜事精神爽。说的,就是现在的苏悠悠。

    你想想,谁在上班的时候能无缘无故就多了一个月的假期?

    再说了,这次那个男人能平平安安的回来,也是苏小妞最为开心的。

    不管她和他是不是离婚了,只要都能呼吸着同个世间的空气,就足够了。

    喝完了酒,苏悠悠想着要开车回家。

    可同事貌似都觉得她能力不济,纷纷想要伸出援手。

    可苏小妞小手一摆:“不必了,姐姐清醒的很呢!现在再去续一场,都没有问题!”

    好吧,这豪言壮志的苏小妞,这些人都没她办法。

    而就在苏小妞刚刚准备走向自己红色的ini的时候,不远处一辆骚包的车子停下来。

    光一眼,这几位同事就知道,苏小妞的小尾巴过来了。

    谁是苏悠悠的小尾巴?

    其实,就是有着倾城容貌的凌二爷。

    谁都没有想到,这样一位非常长相倾城,家世背景也杠杠的男人,竟然甘愿化身为苏小妞的小尾巴。

    这两天,这男人不顾老胡的反对,毅然出院了。

    其实,出院了的凌二爷,也压根就没有出现在别人的面前,就成天跟着这个苏小妞的身后跑。

    你们一定很想问,这凌二爷是怎么知道人家苏小妞的具体行踪的?

    包括,这大半夜的才从这大排档里走出来?而凌二爷,就那么恰好的赶上这个时间点,来接她了?

    其实,这一切都要归功于,这个男人的人力定位资源。

    你看看,他为了苏小妞,就将整个医院给买下来了。

    现在,这医院里谁不想讨好这位大爷?

    于是乎,他所想要的苏小妞的一手资源,谁还不屁颠屁颠的送上来?

    不过凌二爷的一手还没有彻底康复,开车的不是他,而是小六。

    从车后排推开车门走了出来之后,二爷没有在意周围那些惊艳不已的神色,就大步朝着苏小妞走了过去。

    骚包的凌二爷,每天都是非常在意自己的形象问题的。

    尤其,是在他家苏小妞的面前,凌二爷自然要打扮一番。

    刚刚接到苏小妞出门和同事小聚的小道消息,凌二爷就去了美容院,将自己浑身上下都好好的收拾了一遍,又让小六子将前段时间他从巴黎订购回来的酒红色西装给拿了回来。

    风骚明艳的凌二爷,向来都是人抬衣服。

    就连地摊货,他都能穿出了专柜风范。

    更不用说,像是现在这样专门从名师手上量身定做来的衣服。

    明明是黑夜,如此风骚装扮的凌二爷一出现,就好像浑身自带聚光灯,让所有人的视线不约而同的落在他的身上。

    自然而然的,一向以看帅哥当成不可推卸责任的苏小妞,眼神一下子就被勾走了不说,现在还屁颠屁颠的凑上前。

    “哟,这是哪家走出来的哥哥,长的可真标志!快让姐姐好好瞅瞅!”苏小妞可很不客气的就将自己的爪子拍到了男人的脸蛋上,一把就将凌二爷的脸给扳正了,自己看着。

    这男人,也没有反抗,就任由这醉眼朦胧的苏小妞,在他的脸上作恶着。

    其实,对于凌二爷来说,他是巴不得苏小妞多多对他动手动脚。

    这样,他讨伐起来,也算是出师有名了。

    “还真的很俊,和人家凌二爷真的有一拼!”瞧瞧,苏小妞这真的醉得不轻。明明就是人家凌二爷站在她的面前,这会儿她竟然将他给当成了别人!

    气的,凌二爷连抽了好几口气,好不容易压住了想要将苏小妞给揍一顿的冲动。

    可苏悠悠,就是有着气死人不偿命的能耐。

    这边乐呵乐呵的打趣着凌二爷不说,这边还实打实的往凌二爷的脸上扇了好几巴掌,看的边上站着的那些人,都为凌二爷叫冤。

    而打完之后,苏小妞又开始乐呵乐呵了:“抗压抗打能力不错么?行,这点姐姐喜欢!要是长的不要跟那讨人厌的二爷一样,就完美了!”

    一番话说下来,这边上站着的人都为苏小妞捏了一把冷汗。

    苏小妞,你可要看清楚啊,站在你面前的就是你二爷。

    你现在竟然当着那么多人的面,将他给涮了!

    你让一个大老爷们心里如何承受的了?

    可出乎所有人的预料的是,这凌二爷的抗压能力真的很不错。

    在被苏小妞抽了几个巴掌之后,这二爷竟然还不动声色的将苏小妞的手给拉下去了。

    “苏小妞,别闹了!”

    “我哪里是闹啊?来,给姐姐亲一个!这样的帅哥,姐姐稀罕!”如果此刻苏小妞是清醒的,知道自己竟然当着那么多人的面作出了这么欠抽的事情的话,她一定想着要挖一个大坑,将如此丢人的自个儿给埋了。

    可现在,她压根就不知道,所以她对凌二爷*裸的调戏行为,仍旧在继续中:“来,姐姐亲一个!给姐姐整出点表情行不?能被姐姐亲着,你不知道是几千年修来的福气!”

    一边说着,一边苏小妞还真的踮起了脚,在凌二爷的脸上大大咧咧的印上了自己的唇儿。

    苏小妞向来喜欢浓妆艳抹,所以她这唇色自然也不浅。

    这么一亲上去,凌二爷的脸上就立马出现了一滑稽的唇印。

    在场的人,无一不佩服苏小妞的,竟然就将这样一位爷给强吻了!

    而坐在车上的小六子,却一点都不担心苏小妞闯了如此大的祸。

    别人可能不知道,但他小六子还能不清楚凌二爷的那点小心思?

    这苏小妞的吻,凌二爷是盼望了多久?

    如今苏小妞竟然这么主动的来,凌二爷不知道在心里偷乐了几回了!

    只是此时的六子也不清楚,其实凌二爷的心里现在是乐和痛并存着。

    乐,当然是为苏小妞的主动,也为自己这得来不易的一吻。

    可痛是怎么回事?

    还不是凌二爷在纳闷着,这苏小妞是喝醉了的,压根就分不清,他是不是她的凌二爷就给吻了?

    想到要是这会儿换成另一个帅哥,苏小妞还这样照吻不误的话,凌二爷的心情哪里好的起来?

    “苏小妞,别捣蛋,我们回家先!”

    和边上一直站着不敢动弹的一群人点了点头,算是打了招呼之后,凌二爷推开车门就将还在胡言乱语中的苏小妞给塞进了自己的车上。

    “谁啊,他妈的真的太讨厌了。人家正和帅哥聊天呢,干嘛把人家囚禁在这黑不溜秋的地方?滚蛋,姐姐要出去!”

    “快点,再不让姐姐出去的话,你们这些人的菊花都要变残花!”

    对于在车上骂爹骂娘的女人,一干人等纷纷退了一步,表示自己不认识她。

    “苏小妞,这么久不见面,你的嘴巴还是这么臭!”六子被吵的不行,坐在前排的位置,随意的说了句。

    而瞅见了六子的苏小妞,瞬间又开始折腾了:“哎呀妈呀,怎么是青蛙了?我刚刚记得我和帅哥聊天来着!”

    “苏小妞,你再说哥是青蛙,我跟你急!”

    “急啥急,有本事出去打一架,活着的说话!”

    醉后的人,脾气是最牛掰的。

    六子不知道多久之前就想要和苏小妞打一架了,可碍于凌二爷的面子……

    好在,这两人快要打起来的时候,凌二爷上车了。

    见到帅哥回归,苏小妞情绪稳定了许多。

    可这手,还是忒不老实。

    她一伸手,就直接勾起了凌二爷的下巴,和电视剧里逼良为娼的情节差不多:

    “帅哥,去你家还是去我家?”
(快捷键←)[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快捷键→)
大家同时在看:龙血战神 黑道特种兵 傲世九重天 武动乾坤 遮天 绝品邪少 生肖守护神 完美世界 我的贴身校花 绝世唐门 大主宰 莽荒纪 我欲封天 校花的贴身高手 星战风暴 武极天下 校园绝品狂徒 亿万老婆买一送一
本书转载于网络,版权属原作者,喜欢小说军婚染上惹火甜妻全文阅读,记得收藏本书。 卓越全本小说网 www.zy200.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