卓越全本小说网 全本玄幻 全本武侠 全本都市 全本历史 全本侦探 全本网游 全本科幻 全本恐怖 全本散文 其它小说 全部小说
小说排行榜 > 全本都市言情 > 军婚染上惹火甜妻全文阅读
军婚染上惹火甜妻TXT全集下载 加入书签

军婚染上惹火甜妻无弹窗 正文 第413章 二爷被玩了VS太监很急!

    看着这一脸妖娆的红,浑身又散发着酒气的妹子对着自己勾肩搭背的,还问是去你家还是我家,凌二爷感觉自己浑身上下都开始冒起了红泡泡。

    老实说,凌二爷自个儿觉得自己还是个自制能力不算差的人。

    不然以前那些长的跟葫芦娃差不多的女人来勾引他的时候,他为啥半天都没有动静?

    凌二爷觉得,这就是正经!

    可凌二爷也不知道为什么,他的正经这玩意,一直都无法用到苏小妞的身上。每次见到苏小妞,他都能将浑身上下仅存的那股子痞子气都给挪出来。有时候,心血来潮抱着苏小妞就想要玩流氓。

    对于这一点,凌二爷一直都不解。

    不过在看到今儿个的苏小妞的时候,凌二爷倒是明白了之前自己所不明白的玩意。

    正经这玩意吧,你也得看是对着谁!

    谁有那个资格和你玩正经,你也才有那个心思玩正经不是?

    换句话来说,凌二爷觉得,自己对着苏小妞一直都正经不起来,问题还是出在苏小妞的身上。

    为啥?

    还不是这苏小妞每次对着他的时候,正经那玩意都是天上的浮云!既然苏小妞老对他不正经了,凌二爷怎么还可能正经的起来?

    你要是真不信的话,先看看这苏小妞现在下手的地方在哪儿!

    这苏小妞在凌二爷上车之后,就跟一泥鳅似的晾到了他凌二爷的身上不说,现在那爪子还使劲的往他的西服里面蹭!

    靠,柳下惠也经不起这样的挑逗,好不好?

    再说了,他凌二爷从来也都不是柳下惠。

    被苏小妞这么一捉弄,凌二爷浑身上下都冒着热烟,恨不得将苏小妞直接给按在车上办事得了。

    可看着她这一身的酒气,他又是心疼不已。

    喝醉酒是什么感受?

    和苏小妞离婚的这段时间里,凌二爷算是将这门罪给摸得一清二楚了。

    喝完酒之后喉咙烧得慌不说,胃也抽,脑也疼!

    这喝酒就等于有钱找罪受的玩意!

    苏小妞这会儿都被醉酒折腾的够呛了,现在他要是还禽兽大发将人给折腾了,那岂不是太遭罪了?

    想了想,凌二爷厌烦的将苏小妞落在自己胸口上作恶的小爪子给拽在了掌心里。手一弹,将苏小妞的脑袋撂远点。

    不是他不喜欢让苏小妞的脑袋放在自己的身边,而是看到她那醉了还喋喋不休的小嘴,他就忍不住想要吻下去。

    要是单一吻还好,反正现在苏小妞也迷迷糊糊的,他偷偷亲一个又怎么样?

    可关键是,凌二爷怕自己控制不了啊。

    和苏小妞都认识了这么多年了,他又不是不清楚自己对她的抵抗能力等于零。

    要是亲上去的话,他还真的怕自己的嘴巴弄不下来。到时候半推半就的,就将苏小妞给办了,多不好?

    他凌二爷好歹也是个正经人,是不?

    这话要是被苏小妞给听到了,这妞儿肯定会说:“我呸,就你那德行,能和正经这两个字扯上半毛钱关系的话,我的苏字就倒着写!”

    不过因为现在苏小妞正处于迷糊状态,压根就不知道这货心里头都在唧唧歪歪啥。

    而凌二爷这边,那别扭又难熬的情绪一直笼罩着。

    你看,这会儿把苏小妞的脑袋给推远了吧,他也不像是刚刚那么的冲动了,也看到苏小妞的脑袋一直都在一边晃悠着,凌二爷又担心她撞到脑袋。

    正在凌二爷思量着自己该不该将坐在一边摇头晃脑的女人给拉回自己的怀中的时候,前方开车的小六子开口发话了:“凌二爷,你说今晚上是到苏小妞的家还是到你的家?”

    同样的一个问题,被另个不同的人问出来,凌二爷这感觉就明显的不一样。

    前者,苏小妞问着这些的时候,凌二爷会觉得这苏小妞是对自己还有那么一丁点念想,想要勾引他凌二爷来着,心里还美着呢!

    可后者,这小六子问出这话的时候,凌二爷却觉得这像是小六子在笑话自己。

    感觉,有点不对味!

    扫了一眼后视镜映照出来的小六子的德行,以及那两个此刻还晃悠在外面,不知道为了啥事暴露出来的大门牙之后,凌二爷第一次感觉到六子这两个门牙有些碍眼。

    或许,他该考虑一下自己的酒吧主管的形象问题,改明儿让六子去牙科那边,将这两个碍事的门牙给拔了?

    不过此项计划目前实施不了,眼下最要紧的事情还是将苏小妞给带回去。

    思量了一会儿,凌二爷闷闷的说了声:“什么去她家还是去我家?六子你看清楚好不好,我像是那么不正经的人么?”

    凌二爷一再强调着,自己是个正经人。不然今儿个就不是苏小妞强吻了他,而是他强了她好不?

    听着凌二爷这段矫情的话,六子差一点没忍住直接笑出来。好吧,要不是碍于后面在他“扑哧”一笑的时候传来很大的杀伤力的话,六子没准会在这儿笑趴下了。

    他还想跟凌二爷说:“打从跟了二爷这么多年,就没看到正经这玩意和您二爷有啥革命关系!”

    碍于后方那双冰刃似的眼眸一直瞅着他六子,好像这个时候他要是开口说出一个他凌二爷不爱听的话,他就用这双冰刃眼眸刺死他,六子只能很快的改变了自己的话题:“凌二爷,我不是那个意思。您想要送这苏小妞回去的话,不是应该找个地方给她歇着么?您这么抱着她回到凌家大宅子,也不合适是不是?”

    凌母那头和苏小妞水火不相容的洪水猛兽,还在那边等着呢!

    苏小妞在清醒的情况下,是绝对不可能再度走进凌家大宅子,和她碰面的。

    趁着她醉酒的情况下带着回去,那还是有可能的。

    可问题是,这苏小妞在醉酒的情况下战斗力约等于零。

    要是在这个时候带着她回去的话,还不知道自个儿的老妈会怎么对待苏小妞呢?

    再说了。要是苏小妞醒来发现自己竟然卑劣的在她睡着的这会儿将她给弄进凌家大宅,还让他家老娘看了笑话的话,凌二爷敢肯定那绝对会让他这段时间的努力付诸东流!

    想了想,凌二爷思量了一下:“开到西街的公寓吧!”

    幸好,六子及时提醒了他这一点。

    要不然,他还真的差一点铸成大错。

    不过六子就算做了这些事情,仍旧不能诋消他现在门牙外露对于凌二爷的嘲讽。

    “六子,要不想我把你的门牙给敲碎的话,最好把它给收好!”

    这话一听,六子赶紧应了一句:“是!”

    然后,把自个儿的门外往里头塞。

    不过关于自己的门牙的这事儿,六子其实也略有怨言。

    他六子也不是龅牙,要不是他凌二爷老是在他面前强调着他凌二爷还是个正经人物的话,六子也不会差一点爆笑出声是不!

    又想到了这一点的时候,六子又差一点笑出来了。

    不能想!不能想!

    虽然说他和凌二爷的铁关系,量他也不会真的敲碎他的门牙。

    可这凌二爷要是真的生气起来的话,那收拾人的手段可是多着呢!

    在路口的位置,六子拐了个弯,朝着西街行驶,朝着在那边凌二爷的一处房产开去。

    可这一拐弯,本来就在摇头晃脑的苏小妞直接朝着一侧的车门倒了过去。

    眼看脑袋就要砸到了车门了,凌二爷在这个时候眼疾手快的将她的脑门给护在了手里。

    “六子,怎么开车的呢?”

    心疼差一点撞到的女人,凌二爷有些不悦。

    “凌二爷,不是我开的不好,您坐在这上面也不是没感觉到不适么?关键是这苏小妞,现在自个儿坐不稳!我看您,最好还是将她护着吧!”

    明明就是打从心眼里叫器着想要女人,却表面上强装正经的更年期老男人最讨厌了,有木有?

    看着这爱折腾的凌二爷,六子也痞痞的打趣着。

    而一听这话,凌二爷便不再开口了,索性将苏小妞的脑袋按在自己的胸口。

    算了,与其让她受到伤害,还不如让她祸害自己。

    谁让他凌二爷,就是这么个见义勇为,乐于奉献的五好青年?

    “给爷在这儿好好的呆着知道不?要是再瞎折腾的话,小心我抽你!”一手环着苏小妞的脖子,压住她乱闹腾的脑袋,另一手有悄悄的伸到下面,悄悄的掐了苏小妞富有弹性的屁屁一把。

    好吧,他凌二爷就是这么恶趣味的人。

    没事有事,都喜欢折腾着人家苏小妞玩。

    可要是寻常,苏小妞被这么掐了一下,自然也不会大声喧嚷。被一个充满恶趣味的老男人猥琐,这有什么好炫耀的?

    而凌二爷也是仗着这一点,以前不管有没有结婚,都老爱在私底下好好的折腾苏小妞,然后看着她因为自己的调戏而整个脸蛋涨红的样子,别提多可爱了。

    可喝醉酒的苏小妞,却是出奇的诚实。

    在被凌二爷这么一掐之后,某女开始大声的嚷嚷了:“你为什么掐我?帅哥,我哪一点对不起你了?”

    苏小妞的一句话,让凌二爷突然觉得一群乌鸦从自己的头顶上飞过,更让前方的小六子“扑哧”一笑。

    他在笑他凌二爷的幼稚!

    为了掩饰自己的幼稚行为,凌二爷赶紧收紧了落在苏小妞脖子上的那只手,和颜悦色的和她说:“你喝多了吧?哪只眼睛瞅见我掐你了!”

    要是在自个儿的兄弟面前被苏小妞揭穿了老底儿的话,那该多丢人?

    现在,凌二爷真的后悔死了。

    真不该趁着苏小妞喝醉的时候掐她,你看现在闹出来的大笑话?

    “你就掐我了,我才没有喝多了!我两眼还有我的眼,都看到了!”

    苏小妞脸红脖子粗的和他起争执。

    如果不是闻见她浑身的酒气的话,凌二爷还真的以为这苏小妞是在故意折腾自己。

    前方,六子这回彻底的控制不住了,爆笑出声。

    而凌二爷也被六子一笑,感觉老脸都给丢光了。

    于是,看准了某个女人又要开口,凌二爷赶紧伸出一个手掌捂住了苏小妞的嘴巴。

    “唔唔唔……”

    “别说话,要不然老子收拾你!”

    这威胁的话才说完,凌二爷就爆出了一阵嘶声裂肺的吼叫声。

    “好疼!”

    好吧,这喝醉的苏小妞,非但伶牙俐齿的,咬人的功夫也忒强。

    你看,现在他的手指就被咬的差点断了一截,好不容易等苏小妞松口了,凌二爷赶紧将自己的爪子给撤出来,上面已经有了个明显的牙印。

    “疼死你活该,谁让你欺负姐姐的?我可告诉你,姐姐不是那么好欺负的!竟然掐了姐姐还不承认,找死!”说着,苏小妞还真的朝着凌二爷挥舞起了拳头,要不是凌二爷赶紧用自己的大掌将这挥出去的小拳头给包住的话,没准他又要挨上两三个拳头了。

    再折腾了一番之后,凌二爷好不容易将这苏小妞给安按到自己的胸口。

    “苏小妞,你要是再跟老子磨磨唧唧的,到时候发生啥事,你可别怨我!”憋了一眼现在正游走在危急关头的自家兄弟,凌二爷的又很不客气的在苏小妞的耳朵上咬了一口,像是以此来发泄自己内心此刻的不满。

    而感觉自己的耳朵又受到了侵袭的苏小妞,当下便跟个疯子似的挣脱了凌二爷架在她脖子上的手,坐直了和凌二爷干瞪眼。

    你别说,如果忽略掉此刻她不时摇摇晃晃的脑袋的话,你没准还会以为这苏小妞此刻是清醒的。

    “苏小妞,干嘛呢?别在这车上发酒疯,乖,到爷的怀里来!”招招手,凌二爷好声好气的哄着。

    其实,这便是他和苏悠悠的相处模式。

    别看这二爷在外面大大咧咧的,随时准备骂娘的德行。有时候,也当着别人的面和苏小妞脸红脖子粗的真挚,可那都是没有涉及到本质问题。

    要真的涉及到本质上来,你别笑,最先服软的肯定还是这位爷。

    没办法,谁让这苏小妞不知道在啥时候,就驻扎在凌二爷的心里。

    而且,苏小妞扎根的方式极狠,直接就扎在了凌二爷的心尖上。

    只要看到这位小妞的眉头一皱,凌二爷都感觉天儿快塌下来似的。

    而苏小妞呢?

    也早已习惯了被这位爷哄着逗着。

    没醉的时候,她还会认清眼下他们已经离婚的事实,坚定信念抵制妖孽!

    可现在醉的跟一滩烂泥似的,她哪还顾得上那么多?

    见凌二爷招手,她就忘掉刚才被人掐过的所有不开心的,屁颠屁颠的凑到凌二爷的跟前。

    看苏小妞笑的跟三月里的桃花似的,凌二爷的心儿也开始荡漾了起来。

    搂着苏小妞的凌二爷,此刻就发骚的畜生差不多,得瑟的不知道东南西北。

    可苏小妞就是苏小妞,你想要她喝醉酒安安生生的跟个小绵羊似的任由你摆布,怎么可能?

    她可是野蔷薇,不是温室里的花骨朵,任由你揉扁掐圆!

    趁着凌二爷此刻被她的笑容逗得乐呵呵的,这位小妞本来还很安分的手,就狠狠的往凌二爷身上的某一处,狠狠一掐……

    于是乎,刚才还被苏小妞逗得屁颠屁颠,跟只小赖皮狗似的的凌二爷,面色明显一僵。

    甚至,连在驾驶座开车的小六子都能感受到,凌二爷倒抽了一口冷气的声响。

    小六子不禁寻思着,这苏小妞到底都在做些什么?

    要知道,小六子可是这两位几年来恩恩怨怨的见证者,他还真的没有看过什么时候这凌二爷会在苏小妞的面前露出这么个龇牙咧嘴的德行!

    到底,苏小妞做了什么,能让刚刚还笑的一脸春水泛滥的凌二爷,此刻跟吃了狗屎似的。

    揭晓答案这事情,凌二爷一向不喜欢做。

    于是乎,某个醉的分不清东南西北的小妞,便非常热情的接过这个任务。

    “哟,小帅哥,这玩意反映挺大的。别害羞,姐姐喜欢的紧。”六子从后视镜里望过去的时候,发现此时的苏小妞,扯开了凌二爷的衬衣,手儿已经伸进了里边。

    虽然被衣服当着,六子看不到里面正在进行什么。

    不过看着样子,六子也能猜到个七八成!

    得,这苏小妞还真是旷世奇闻的彪悍女。

    竟然当着他六子的面,就准备强了凌二爷!

    “凌二爷,您说我要不要找个地方先下去解解手?”

    六子看着后面正进行的那些,不得不插嘴。

    这辆车是凌二爷前一阵子才刚买的,自然没有当年他的那部坐骑改装的那么功能齐全,还能拉上了挡板,免得春光乍现什么的。

    而解手是生理课,要问当然是当事人才行。

    可六子偏拿这事来问凌二爷,也说明他做事情比较圆滑。

    知道凌二爷现在被苏小妞折腾的尴尬不已,所以他打着解手的名义,想要给两个人提供一下方便。

    可哪知道,向来都跟禽兽没区别的凌二爷,今儿个还真的准备将这矫情的戏码进行到底。

    烦躁的将车窗给降下来,让冷风吹了吹脸,清醒了一下神志之后,凌二爷道:“快点开车,别跟老子磨叽!”

    于是乎,他们这一路直飙到西街。

    直到车子停下的时候,这女流氓已经将凌二爷的衣服给扯烂的差不多了。裤子的腰带也被解开了!

    这还是凌二爷这一辈子,第一次弄的这么窝囊。

    “六子,把车子开回去,明儿个早上再到我这边来接我们!”

    明儿个是苏小妞回去的日子,凌二爷没想过要耽误。

    不过,这可不代表二爷放过苏小妞了!

    就凭着当初苏小妞邀请他带她回家的那一晚上开始,他凌二爷就注定要在苏小妞的一生中猖獗着。

    提了提被弄得松了的裤子,凌二爷一边扛起这还在哼哼唧唧骂爹骂娘的女人。

    “行,二爷赶紧上去吧,我们苏小妞快等不及了!”色女,六子见过。可他还真的没有见过这么霸气侧露的色女。

    想要让他假装看不到这些,还真难。

    被打趣了一番的凌二爷,脸色颇有些难看。

    “德行!要想保住你的牙齿,赶紧走人,别让爷看到你。”臭骂了六子一顿之后,凌二爷便扛起了苏小妞朝着自己名下的公寓雄赳赳气昂昂的走了进去。

    这一路上,女人仍旧不老实,于是传出了此番对话:

    “喂喂喂,小瘪三。你这样弄的姐姐很不舒服,还不将姐姐放下来,不然姐姐将你给爆菊!”

    “安静点,你想让全世界都知道你是一女流氓么?”

    “女流氓怎么了,女流氓就不是人么?别看姐姐帅,姐姐不缺爱!”

    “啪嗒……”那是肉碰肉的声音,因为苏小妞在歇斯底里的时候,被凌二爷招呼了一下屁屁。

    哪知道,不知道天高地厚的苏小妞还再喊着:“哎呀喂,再来几下……”

    好吧,女流氓的世界,我们真的不懂!

    而六子看着这一步步走远消失在面前的一对,眼睛莫名有些泛酸。

    苏小妞和凌二爷的分分合合,这些年六子都看着。

    他们经历过太多,六子也真心希望这两个人能走到一起。

    不过看到今晚发生的一切,六子觉得这一天不远了。

    因为,这一夜注定是个充满奸情的夜晚……

    ——分割线——

    “咯咯咯……”顾念兮刚刚洗完澡回卧室里的时候,就听到这聿宝宝的笑声了。

    能让她家聿宝宝笑的这么开心的,这个世界上也只有他家老子了。

    不出顾念兮的预料,进卧室的时候就看到这一大一小两人手上都扛着个枪,在房间里跑来跑去的。

    聿宝宝小胳膊小短腿的,跑起来自然是追不上她家谈参谋长那长胳膊长腿的。所以,你可以明显的感到这谈参谋长在放慢了速度等着这小家伙。

    等他追上了他又迈开了几步,于是这小家伙又只能迈开小腿追上去了。

    可明明追不上,他们还在哪里追得乐呵呵的。

    搞不懂这爷俩的欢乐,顾念兮干脆将其中一个给逮着了。

    谈参谋长长胳膊长腿的,她是抓不住,也撂不倒。所以顾念兮退而求其次,将那个满屋子乱跑的小家伙给抱了起来,直接放到了床上。

    “逮着一个!哈痒痒伺候!”

    将小家伙手上的玩具枪给丢缴了之后,就开始戳着他的疙瘩窝。

    于是乎,刚刚还在追逐嬉戏的聿宝宝这会儿被折腾的上气不接下气,只能一个劲的喊着:“爸……坏人!”

    那胖乎乎的小手指着的,正是顾念兮。

    他口中喊着的敌人,自然也是顾念兮了。

    于是乎,爱子心切的谈某人,便开始展开救援工作。

    “发现目标,抓拿敌人!”

    抱着顾念兮的两手,就成功的将儿子给解救了。

    不过谈某人的解救工作显然是醉翁之意不在酒。

    抱着刚刚折腾的儿子的女人,谈参谋长却不是抓着女人的手,而是直接抱着女人的上围,将豆腐吃了个遍。

    碍于在儿子面前不好发作的女人,只能羞红着一张小脸和谈参谋长叫器着:“谈参谋长,您这是包庇徇私!”

    可谈某人压根就不将这几个字放在眼里,用着他那股子特有的痞子气就说了:“这哪是包庇徇私?我这不是想要将动摇军心的女人给抓起来么?”

    她胸前这两个在刚刚逗着儿子笑的上气不接下气而不是波澜壮阔的玩意,就是动摇了他所谓军心的玩意。

    活着,更贴切的说,是动了谈参谋长的心。

    “我看不是动摇军心,是谈参谋长的心花怒放了吧!”顾念兮可不傻,他们的谈参谋长什么时候如此正经过?

    还不是打着这幌子,背地里都是流氓气么?

    而听到顾念兮的怒斥,谈某人竟然也不气。索性将顾念兮抱在自己的大腿上,在一侧的床上坐了下来。

    而此时,聿宝宝还在床上。见爸爸妈妈都坐在床上,他自然也摇摇晃晃的走了过来。而且那葡萄大眼,此刻还蹭亮的盯着谈逸泽看。

    谈逸泽估摸着,这小家伙是看到顾念兮坐在自己的大腿上了,他也想要坐了。

    不过此刻这美好的意境,谈逸泽可不想被谁给打乱了。

    于是,抱着顾念兮,有个咸猪爪在聿宝宝所看不到的那一侧悄悄的溜进了顾念兮的毛衣里的男人,这边还一本正经的和儿子说:“儿子,看老子怎么收拾抓了你的敌人!”

    这聿宝宝看着老子一本正经的样子,还真的很老实的自己呆在一侧光看着,没有过来打扰。

    而谈某人真的是这个世界最好的导师,他一个行动就直接教会了儿子两种行为。

    对待敌人,还有和老婆谈情说爱。

    “记住儿子,对待敌人绝不能手软。两手都要抓,两手都要硬!”

    这所谓的两手都要抓,顾念兮听的都汗颜了。

    这两手抓的,也忒紧了吧?

    还要硬?

    光听着,她就满头大汗。

    连忙从这男人的身上滑下来,将男人两手给抓开之后,她说:“老的小的都不正经,不理你们了。”

    转身,某女整理好了自己的毛衣之后,就大步朝着外面走去了。

    于是剩下来的,就是面面相窥的爷俩。

    “臭小子,把我老婆给气走了,这可怎么办才好?”谈参谋长眼巴巴的瞅着自己到嘴的美味都给飞走了,心情自然不大美丽。

    瞅着在边上眼巴巴干瞪眼的儿子,谈逸泽觉得,这一切都是儿子的错。

    如果不是儿子在这里的话,他老早就吃到肉了。

    可因为儿子在这里,老婆就嫌弃他不正经了,这难道还不是儿子的错?

    可相对于这一脸憋屈的谈参谋长,聿宝宝则显得很憋屈。

    你们刚刚不是都看到了吗?

    他妈妈和他玩的时候,别提笑的有多开心。

    倒是谈参谋长自个儿将老婆抱着抱着,就惹得人家生气走了。

    现在,竟然还将这过错推到一个小孩这边来。

    对于这个老子,聿宝宝实在觉得自己没有存在感……

    ——分割线——

    今儿个,是顾念兮准备正式杀回到明朗集团的第一天。

    这一阵子,为了要照看刚刚大伤初愈的谈参谋长,顾念兮都呆在家。回到明朗集团的事情,自然也就被耽搁下来了。

    其实,前段时间谈逸南去看望谈逸泽的时候也说过,只要顾念兮回到明朗,执行总裁的那个位置他会立马还给顾念兮。

    可顾念兮不会傻到真的以为,这明朗集团要还来还去,单凭他们两个人说说就行。明朗集团要还到她的手上,肯定还有多个人会阻拦。这当中,舒落心便是最主要的。

    你想,她好不容易才让明朗集团到了手上,这可是花费了她大半生的精力。

    你觉得,舒落心像是会将自己的成果拱手让人的人么?

    虽然说这明朗集团发展到今天也不是舒落心的成果,但舒落心从来都不是那么大方的人。

    只要到了她手上的,她还觉得有利用价值的东西,是万万不可能轻易放弃的。

    所以,今天听说这顾念兮一大早就到了明朗集团来,舒落心也早早的就到了这边严阵以待了。

    而现在的舒落心,便是占据着最有利的位置。

    顾念兮想要到这明朗集团谈逸南这边来,肯定要到谈逸南的办公室。

    而现在,总裁办公室就在她舒落心的旁边。

    那边只要有个什么风吹草动的,舒落心便能在第一时间察觉到,并且赶到谈逸南的办公室去,将这可能燃起的火苗给泼灭。

    可以说,舒落心觉得,现在顾念兮想要从她的手上将这明朗集团给要回去的机率几乎等于零。

    只是,在明朗集团的办公室里都等了好半天的舒落心,始终都没有等到顾念兮的到来。

    怎么回事?

    难道,情报有误?

    不对啊,刚刚楼下还真的有人见到顾念兮上来了。

    可这顾念兮都在明朗集团里面大半天了,没有上来也没有动静,这是怎么回事?

    难不成,顾念兮将小南给偷偷叫出去了?

    想到这,舒落心便大步匆匆的来到谈逸南的办公室旁边,逮着正从办公室里拿着资料要出来的刘雨佳就问:“雨佳,谈总现在在位置上么?”

    “在啊,今天一大早就在准备下午开会的资料,到现在还没有休息一会儿!伯母,您是找谈总吧?那就进去和他一块儿喝杯咖啡吧,我刚刚泡好了,正准备送完资料回来顺便给您送去一杯呢!”

    不得不说,这刘雨佳的表面功夫真的做的很好。

    简单的一句话,哄的舒落心那为了顾念兮的事情闹得有些僵的脸上浮现了笑容。

    “雨佳,你真是好孩子。不过这咖啡我就不喝了,最近睡眠不大好。”伸手,她像是对待自己亲闺女似的握着这刘雨佳的手。

    “伯母,身体不舒服么?要不这样吧,我倒是认识个老中医,据说对调养身体方面特别在行。要是您有空的话,我带您过去瞧瞧怎么样?”

    要是别人不说,没准大家都以为,这刘雨佳就是舒落心的亲闺女呢!

    你看,这话说的一套套的,哪个人能拒绝的了这样的热心?

    “不用了,也不是什么大毛病,就是上年纪的通病。你要去忙,就先去忙吧。”扫了一眼刘雨佳手上拿着的那些表格,舒落心知道那是最近宋亚集团合作的那个娱乐公司的具体开支,现在已经开始投入运营阶段。数据,都会在第一时间送到谈逸南这边来审核。

    “那好,伯母要想进去的话用不用我……”

    “不用,我就是想要确定小南有没有在他的位置上!”其实,她就是想要确定,这谈逸南的魂儿有没有被顾念兮给勾走了!

    还在位置上的话,那不会有什么大问题。

    不过她就是不明白了,既然这顾念兮到这边来不着谈逸南也不找她舒落心,那她到底来这儿做什么?

    “雨佳,我看这样吧,你现在先呆在办公室里,这些东西等我回来的时候你再去送也不迟。你就给我呆在这儿,谈总这边要是有什么人过来,你知会我一声!”

    “好……”刘雨佳倒是很快的应承了下来,也出人预料的没有问出于何种目的。

    别人刘雨佳是拿捏不准,但舒落心还是很容易的。

    因为舒落心在某种程度上,其实和她就是同一类人。

    因为,他们都喜欢从别人的手上,夺走自己觉得好的东西!

    而舒落心现在正进行的,便是这个。

    得到了刘雨佳的回应的舒落心,已经急匆匆的离开了。

    比起在这儿应付刘雨佳,舒落心觉得自己还有更重要的事情。

    这事情就是,她要赶去看看这顾念兮到底在明朗集团大半天没有动静,到底都在做什么!

    ——分割线——

    “顾总,这些资料都在这儿。关于您说的这些,其实谈老总裁还真的有打算。所以当初,他还留下另一份资料。”韩子将自己手上的东西递给顾念兮之后,又继续说:“就算您今儿个不来找我,我也打算这两天过去找你。”

    韩子,谈建天先前的私人律师,也兼任明朗集团的法律顾问。

    顾念兮今儿个到这明朗集团来,既没有去找谈逸南,也没有去找舒落心,而是来找韩子。

    这一点,大概舒落心怎么也都没有想到吧?

    其实,顾念兮只是觉得,像是谈建天心思那么慎密的人,应该不至于留下这么大的漏洞让舒落心得手,不然当初他也不会当着舒落心的面,宣布将由她顾念兮暂时担任明朗集团代理董事一职。

    没想到,今天来找韩子的时候,他说真的有那么一份资料,能将舒落心先前所有的努力瞬间摧毁!

    听到了满意的答复,顾念兮红唇勾起。

    她,真的越来越是佩服谈建天了!

    虽然已经过世了,却在老早之前就帮着她想好了应对的措施。

    如果他没有那么快过世的话,顾念兮觉得自己要是能多和他学学经营公司,还有用人这一方面的知识的话,对于自己的日后肯定是有非常大的帮助的。

    只可惜,谈建天去世的那么突然,谁也始料未及……

    “顾总,要是您觉得可以的话,那这两天我们就将这份东西给公开了,让一切都回到原位,如何?”

    韩子建议着。

    虽然他不是谈家的人。

    但他好歹也跟着谈建天那么多年,现在要他眼睁睁的看着谈家的家业被一个疯子这么给瓜分了,他也坐不住了。

    本来,前两天他就想着要去找顾念兮,将这事情被办妥的。

    可没办法,老爷子前两天亲自和他见过面了,说是现在谈逸泽的伤势还不大好,让韩子多给一点时间,让他们小两口好好处着,顺便养好伤。

    所以,这事情也一再耽搁,到了现在顾念兮自己找上门。

    “韩子,现在还不急!”

    顾念兮将那份资料送到韩子的手上,笑着说。

    “嗯?难不成,你不想尽快拿回属于你的东西?”

    看着这性格迥异的谈家人,韩子还真的有些摸不清这些人的想法。

    你看人家舒落心,本来不属于自己的东西,却争得个头破血流的。

    而这顾念兮呢?

    这东西本来就该属于她的,可她却慢悠悠的,不慌也不忙。眼看着,这东西都在人家的手上耍了老半天了,真是皇上不急急死太监!

    咳咳……

    韩子的意思可不是指自己是太监!

    “属于我的东西,我定分文不少的拿回来。可若是这舒落心一次没成功,今后每天都绕着弯子来,我们岂不是要跟着她一天天的瞎折腾?”

    “那顾总的意思是……”

    “一战,便要定乾坤!让舒落心,再也没有招架的能力!”

    女人带笑的美目里,透过阳光所折射出回来的眸色,近乎透明。

    可这样的眸色,却让坐在对面的韩子明显的一愣……

    看来,他还真的太小看这个女人了?

    ——分割线——

    等顾念兮从韩子的办公室走出来的时候,正好撞见舒落心急匆匆的往韩子的办公室赶。

    “哟,这不是舒姨么?”

    顾念兮嘴角轻勾的样子,还真的像是个热情有礼貌的姑娘。

    可看着这女人的笑,舒落心却觉得背后凉凉的。

    事到如今,她舒落心都正大光明的从顾念兮的手上将属于她的东西给夺走了,你难道不会还真的以为,这顾念兮还真的跟个二愣子一样,被人抢了东西还要真心实意的跟她说一声谢谢?

    那岂不是跟傻子没有什么区别了?

    “哟,是念兮啊,好久不见了!”

    见到顾念兮的时候,舒落心也脸上带笑的打起了招呼。

    这,便是她的待客之道。

    也是,有钱人惯有的毛病。

    明摆着,两个人就差揪头发扭打在一块儿了,可为了维护彼此的脸面,在别人的面前留下个好印象,还如此笑着打招呼。

    可这一幕,落进别人的眼里是有多么的诡异。

    单凭现在站在他们身边的那几个员工,都用诧异的眼神看着他们两人就知道了。

    “是啊,都老长时间不见面了。上次,还真的想过回不来了。”面对舒落心那抹虚伪的笑,顾念兮也没有多在意,就像是随意的和她在聊天。

    不过你不要真的以为,这个女人现在真的就在跟舒落心聊起前段时间去找谈逸泽的那段惊险刺激的经历,你真的以为他们俩的关系好到这个地步?

    非也!

    顾念兮只不过是在用自己的方式告诉舒落心,她想过回不到这明朗集团来了。不过这谈建天留下的一手东西,却让她再度有资格站在这里。

    舒落心也不傻,自然也听出了顾念兮的言下之意。

    不过都是在做表面工夫,她也笑着回敬:“怎么可能回不来呢?你看,这不都好好的站在这里吗!”

    当然,如果是回不来,那就更好了!

    这是舒落心真正想要跟顾念兮说的。

    不过碍于周围的人实在太多了,她没有说出来。

    “对了,不知道舒姨这段时间来,睡眠情况怎么样?”不知怎么的,就聊到这个话题上来。

    而此时的顾念兮也像是换了个人似的,正关心着舒落心的身体健康。

    此时,两人正好不约而同的坐进了同一部电梯。

    本来舒落心还想进去韩子的办公室的,但怕这顾念兮不知道又会到楼下见什么人,只能先跟着她进去。

    而这两人一进去的时候,几名员工都没有跟上。

    这段时间,舒落心的脸上一直维持着嘴角上的弧度,让自己看起来真的就像是个和蔼可亲的豪门阔太太。

    只是这样的笑容,在电梯门关上,顾念兮开口说话的时候,给硬生生的撕裂了。

    看着面上笑容堆积着的舒落心,顾念兮是这么说的:“我家宝宝,我从小就开始教育他,不属于自己的东西不要去动。不过舒姨的父母似乎没有教会您这一点。这段时间,怀里揣着别人的东西,您的日子过的安心么?”

    饶老绕去,这便是她打听舒落心最近睡眠质量的真正原因。

    本来还想着要维持表面功夫的舒落心,这会儿笑容保持不住了。

    她好歹也是个长辈,怎么能让个小辈这么给说了去?

    转过身对着顾念兮的时候,舒落心的脸色难看至极,盯着顾念兮说:“念兮,我也有个问题想要问问你!”

    ------题外话------

    21号鸟,票子啊票子(碎碎念中→_→)
(快捷键←)[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快捷键→)
大家同时在看:龙血战神 黑道特种兵 傲世九重天 武动乾坤 遮天 绝品邪少 生肖守护神 完美世界 我的贴身校花 绝世唐门 大主宰 莽荒纪 我欲封天 校花的贴身高手 星战风暴 武极天下 校园绝品狂徒 亿万老婆买一送一
本书转载于网络,版权属原作者,喜欢小说军婚染上惹火甜妻全文阅读,记得收藏本书。 卓越全本小说网 www.zy200.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