卓越全本小说网 全本玄幻 全本武侠 全本都市 全本历史 全本侦探 全本网游 全本科幻 全本恐怖 全本散文 其它小说 全部小说
小说排行榜 > 全本都市言情 > 军婚染上惹火甜妻全文阅读
军婚染上惹火甜妻TXT全集下载 加入书签

军婚染上惹火甜妻无弹窗 正文 第414章 苏小妞脸红了vs暴揍舒落心

    “舒姨请问!”

    没有过多的矫情,顾念兮脸上比舒落心挂着还要自然许多的弧度。

    “顾市长难道从来没有教会你尊敬长辈么?”以牙还牙以眼还眼!这一招,舒落心自认为自己运用的最好。

    只是她却不知道,在顾念兮的眼里,自己的父亲就是天。

    因为,她的父亲非但在她的眼里是最伟大的父亲,同样也是d市人民最爱戴的顾市长。

    这样的父亲,顾念兮是绝对不准许别人将脏水泼到他的身上去的。

    所以,舒落心最臭的一步棋,便是将这事情扯到了顾市长的身上。

    若是她知道,这顾念兮一旦扯上她家老子的事情,会变得跟小蜜蜂一样的蜇人的话,她绝对不敢走这一步。

    听到这舒落心竟然当着她顾念兮的面骂着她家顾市长,顾念兮火了。

    可舒落心没有动手,她自然也不能动手。

    免得,让人说她顾念兮欺负她一个老女人。

    所以即便此刻,顾念兮因为舒落心直接将屎盆子扣到她家顾市长的头顶上开始动怒,也没有先动手,因为她怕落下话柄。

    到时候,在这公开场合里,怕是谁都不好做!

    轻勾起唇角,她让自己的神情看起来尽可能的生动,对上了舒落心那张近日来憔悴的不像样的脸蛋,她说:“关于这一点,我爸爸确实教过我。不过他也说了,尊重这种事情是要用在有资格受到尊重的人的身上!至于那些老是乱吠乱叫的阿猫阿狗,还是算了!”

    可能顾念兮不知道,她生气起来,却用笑容来掩饰的时候,真的很漂亮。今天因为要到这明朗集团来,顾念兮并没有寻常在家里那般随意,而是上了淡妆。先前没有擦腮红而显得有些苍白的小脸蛋,也因为生气而染上了绯红。

    小巧的唇儿也因为刚刚被舒落心激怒的时候,轻咬了一下。再松开,那妖冶的红色竟比任何化妆品的效果还要迷人。

    从电梯的钢板形成的反射中,顾念兮看到了此刻略带怒意的自己,也有些被自己脸蛋上这真实的色彩惊艳到了。原来,生气的自己真的有着寻常时候没有的神采。

    难怪,她家那恶劣的老男人,也不会有事没事都总想着要逗逗她,不就是为了看她这小脸蛋红艳的样子?

    只可惜,今日这老男人并不在场。

    要是他今儿个看到顾念兮这张小脸的话,绝对会想着要将这女人搂进怀中好好的亲一亲。

    “你……”

    舒落心估计是被激怒了。

    此刻,她前段时间因为脑袋上的伤口而剪短,只能弄短卷发的脑袋,微微的颤抖着。那些蓬松像是面条一般的发丝,也跟着她轻轻的颤抖。

    这架势,还真的有点像是人家常说的那种怒发冲冠的感觉。

    尊重这种事情是要用在有资格受到尊重的人身上,至于那些老师乱吠乱叫的阿猫阿狗,还是算了?!

    这话的意思,难道不是说她舒落心不值得被尊重?

    自从嫁给了谈建天,真的还没有人敢这样在她舒落心面前撒野。

    而过惯了被人奉承的生活的舒落心,哪里能忍受的了别人这么当着面涮着她玩?

    这该死的顾念兮,真的是不知道天高地厚。

    看着这满脸还带着笑意的她,舒落心就感觉自己像是被人当面扇了耳光一样,整张脸火辣辣的。

    此刻,怒意冲冠的舒落心觉得,今儿个她要是不好好教训这个女人的话,就真的太过放肆了!

    想到这的时候,舒落心已经抬起了手,照着顾念兮的脸蛋,狠狠的往下扇……

    “啪嗒……”

    很清脆的声响,在这个狭小的电梯空间内响起……

    而后,狼哭鬼嚎的声响,也紧随而至。

    ——分割线——

    苏悠悠醒来的时候,只觉得脑袋疼得慌。

    现在的感觉,就像是有个和善将她的脑袋当成木鱼似的,敲个不停。

    揉着发疼的脑袋,苏小妞睁开了惺忪的眼帘。

    入眼的景物,是她所不熟悉的。

    扫了四周的东西,苏小妞的记忆开始回笼。

    她记得,昨儿个她好像和同事出去喝酒来着,还说好了她回d市探完亲,要回这边工作的。

    可之后发生了什么事情呢,她又怎么会出现在这个陌生的房间里呢?

    那模糊的记忆中,苏小妞还记得自己好像遇到了个长的很像凌二爷的帅哥,并且还调戏了人家来着!

    莫非……

    想到这,惊慌失措的苏小妞掀开了掩盖在自己身上的被褥。

    这一看,苏小妞就像是炸了毛的猫儿一样,满个屋子里上窜下跳着。

    这怎么回事?

    她身上的衣服是还在,不过去不是她身上穿着的那一件。

    有没有人能告诉她,是谁在她睡着的时候把她的衣服给换了?难不成,还是昨晚上的那个帅哥不成?

    想到有这个可能,苏小妞像是得了失心疯似的,在房子里乱叫着。

    好吧,苏小妞其实就是色大胆小怕狗咬的女人。

    调戏帅哥的事情,她是做的不少,而且尺度也不小。

    可要真的让她无缘无故和一个陌生睡一觉的话,苏小妞还真的做不到。

    “恶心!”

    “哪个疯子竟然敢把本宫带到这鬼地方来?等本宫抓住了,一定要把你的小弟给弄没了,然后丢用黄瓜把你的菊花给爆了,之后还……”

    好吧,苏小妞一直都不走寻常路线。

    就算发现了自己可能被非礼了,苏小妞也没有像别的女人那样,哭哭啼啼的。反而,这一切瞬间就激发了苏小妞的嘴皮子功夫,裹着被单像是个爷们似的,靠在床头边上骂娘。

    如果此刻她会抽烟的话,靠在床头抽个烟,没准别人还会以为昨晚是这位大爷将别人给嫖了。

    可就在苏小妞一边叫骂一边发疯的时候,床头另一边的位置竟然发出出声了:“苏小妞,你这大清早的是发什么疯?吵死了!”

    哟!

    苏小妞眼睛蹭的亮起来!

    还以为这个畜生做完了混账事就拍拍屁股走人了。

    没想到这人竟然还敢留下来?

    她苏悠悠今儿个要是不给这人点教训,岂不是被人看怂了?

    一掀开被褥,苏小妞立马像是个土恶霸似的,掀开被子就直接骑在了那人的身上,而且还是以一副武松打虎的架势!

    这下,本来还躺在苏小妞一侧,睡的昏天暗地找不着北的男人,也瞬间清醒了。

    苏小妞这是做啥?

    一副母老虎的架势坐在他凌二爷的身上,莫非这苏小妞还真的对他凌二爷动了歪念,想要将他凌二爷给强了不成?

    这可不好?

    因为凌二爷觉得,这有些伤风败俗了!

    寻常,都是他凌二爷将别人给上了的……

    什么时候,轮到别人在他凌二爷的面前狐假虎威来着?

    于是,刚刚还一副任人揉扁掐圆的男人,不淡定了……

    “苏小妞……你这是要做啥?”

    凌二爷的嗓音,沙沙的,哑哑的。

    除了这是男人清晨惯有的沙哑之外,有有一部分是因为现在被苏小妞被挑逗的。

    其实昨晚上,他是想要把苏小妞给办了的。

    谁让这货一进卧室,就对着他又摸又掐的,哪一个成年男人能受得了如此的诱惑?

    可当真他想要将她给办了的时候,苏小妞煞风景的吐了。

    而且,这一吐,感觉就像是翻江倒海,将胃里所有的东西给吐出来似的。

    非但将他凌二爷的衣服给吐得脏兮兮的,还将本来干净的床褥也给弄脏了。最后还将自己的衣服给扯得乱七八糟的,衣不蔽体。

    凌二爷这不是急中生智,省得这苏小妞吐完之后还继续勾引他挑逗他,却又再度昏睡过去让他有火无处发泄,才从这个公寓里找来自己以前放在这里的衬衣,给她换上么?

    而凌二爷的衬衣对于苏小妞来说,穿起来就像是女人的长款衬衣,能遮住屁屁和长腿的根部,却不能遮挡住衬衣底下的曼妙线条。

    最后,凌二爷还是从这公寓里找来厚实的被褥将她的身子给盖上,才能保证她相安无事的度过这一晚上的。

    当然,苏小妞是睡的舒坦了,可凌二爷这一夜简直就在火炉里烤着似的。

    自打和苏小妞离婚那日起,这位爷那天不盼着能和苏小妞再度同床共枕?

    所以,让他不呆在苏小妞的床上,那压根是不可能的事情。

    可一旦凑近了苏小妞,闻着他最贪恋的苏小妞的体香,还有她喝了过多久浑身上下散发出来的酒气,他感觉自己浑身上下的每一个细胞都在叫器着。

    可手一动,他的良心又突然受到谴责了。

    其实老实说,要是以前,这“良心”二字,还真的和他凌二爷扯不上半毛钱关系。

    因为他觉得,人在这个世界上走一遭,不就是图个开心么?

    如果每件事情都要考虑到别人的感受的话,那人生岂不是就像是一条大裤衩,别人放什么屁都要接着?

    凌二爷不喜欢那种感觉,所以他一直都很没良心。

    就算当初和苏小妞结婚的那一阵,凌二爷也没有这玩意。

    可现在不同了。

    每次看到苏小妞那微微皱眉头的表情(虽然大多数时候,他也觉得这是二货苏小妞在装逼),他的心里头就开始浑身不自在。

    于是,这都送到嘴边的美味,凌二爷还是不敢打开“包装袋”,就怕苏小妞醒来之后发现他趁人之危会唾弃他。

    可就是因为这“良心”二字,凌二爷一整夜都备受煎熬。

    翻来覆去的,他一夜都闭不上眼。

    除了因为自己身体里没能发泄出来的火气,还有苏小妞那震耳欲聋的打呼声……

    其实到后半夜的时候,他还真的有了掐死苏小妞的冲动。

    谁让这货不让他办事,又老是拿这呼声来挠他的心肝。

    可每次下手的时候,他发现自己的手又不听使唤……

    就这样,凌二爷被折腾的一整夜都没有闭上眼,一直到天灰朦朦亮的时候,这男人终于抵不过睡意才睡着了。

    这也是,为什么苏小妞醒来的第一时间,凌二爷却没有醒来的原因。

    而大大咧咧的苏小妞,吐完睡的欢畅,压根就不知道自个儿到底度过了怎样惊险的一夜。

    “凌二?”听到这个熟悉的沙哑男音,苏小妞还以为是自己看错了。

    更这个男人醒过来的眉头直接舒展开来之后,苏小妞才能完全确定这便是凌二爷。

    但看着这个男人,苏小妞却纳闷了:“怎么是你?”

    她还记得,昨晚是个年轻帅哥来着?

    而这话在凌二爷听来,却百般不是滋味!

    什么叫“怎么是你”?

    难不成,苏小妞还想要别人将她给带回家不成?

    幸好,昨晚上是遇到他凌二爷这个有良心,有责任心,更有担当,有忍耐力的新世纪好男人,要不然她苏小妞那个德行,都不知道被人给吃干抹净多少回了。

    好吧,对于凌二爷的自吹自擂,苏小妞压根就不知道,不然现在她也指不定要吐多少回了。

    而此刻,所有的一切都抵不住凌二爷心里头的酸味,于是男人的眉一挑,酸味就开始在这个房间里弥漫开来了:

    “苏小妞,除了爷能把你带回来,你认为谁他妈的还有资格将你带回家?”

    虽然已经离婚了,但凌二爷对于苏小妞这片肥沃的土地,向来自认为有着领土所有权,压根不存在领土纷争问题。

    “你唧唧歪歪说什么呢?别给姐姐岔开话题。把姐姐给带到这个鬼地方来,你现在倒是给我说,你昨晚上都做了什么龌龊事?”

    揪起了凌二爷的衣领,苏小妞一副土恶霸的表情。

    孤男寡女,她还真的不信这一直都猥琐的没有人样的凌二爷,会乖乖充当柳下惠来着!

    这也是苏小妞在爱发现床的另一侧躺着的是凌二爷,心更往下沉的原因。

    “苏小妞,你倒是给我说说,你希望我作出什么龌龊事来?”一整夜,被这个女人折腾的都没法睡觉,凌二爷现在都憋屈死了。没想到这刚刚醒来,这女人竟然就骑在自己的身上对他凌二爷实施“严刑逼供”,这算什么?

    如果早知道是这样的话,他还不如真的趁着苏小妞睡着的时候将自己这段时间一直想办的事情都给办了。

    反正都要给苏小妞认定是流氓,还不如将这一名号给坐实了。

    见苏小妞的眼眸里闪现诧异,就是没有松开手,还有从他的身上下去,凌二爷干脆将坐在自己腰上的女人抱了个满怀。

    此时,春日的阳光从没有拉上窗帘的那扇窗户透了进来,洋洋洒洒的照在他们这张床上。映照出来的那抹交缠在一起的身躯,暧昧又美好。

    任谁看了,都以为这是那一对情深意长的爱侣,正在享受这难得的独处时光。

    换用凌二爷那粗俗的痞子的话来说,这春日还真的是荡漾又美好的时光,适合约上三两美女在床上滚床单。

    当然,现在已经有了苏小妞的凌二爷,最想要的还是和这苏小妞滚床单。

    “苏小妞,你还不会真的不信你二爷我说的话吧?如果你真的想要我作出什么龌龊事来的话,我倒也不介意!”看着苏小妞一直用诧异的眼神望着他,凌二爷又气又恼。

    他昨晚到底是怎么样的委屈自己,到头来没有换回来苏小妞的一句好话,现在竟然还被她怀疑?

    于是,凌二爷打着一不做二不休的幌子,一个翻身就将本来如土恶霸般欺压在自己身上的女人压到了自己的身下。

    居高临下看着这个女人的时候,凌二爷找回到了自己身为男人的优越感。

    而苏小妞昨夜她吐完,他胡乱给她套上去的他的衬衣,已经因为这一系列的折腾敞开了不少。那美好的弧度,也露出了不少,

    看到这一幕的凌二爷,眸色微微深了。

    而苏小妞显然还没有意识到凌二爷的这个变化,只诧异于这个男人刚刚说的话:“凌二爷,你说真的?”

    没做么?

    这个男人,难不成真的改形了?

    无疑,凌二爷那龌龊又好色的形象,在苏小妞的脑子里已经根深蒂固了。

    如今要强行改变他在她心里头的印象的话,就好比一头狼突然不喜欢吃羊肉,而喜欢上吃草了的情况——在说笑。

    可看着凌二爷认真又较劲的表情,苏小妞又有些开始确定这个男人说的是真的。

    还有,其实关于这个男人每次做都有些猴急的德行,苏小妞也是相当的清楚的。

    若是这个男人真的对她做了什么事情的话,那绝对不只是一次那么简单。每次折腾的她第二天都下不来床。

    而现在的自己,除了脑门因为昨晚上喝了太多酒,而像是有什么人在敲着脑袋之外,身体并没有任何的不适感……

    难道说,他昨晚上真的没有对自己……

    “苏小妞,你要是真的要我非要跟你发生什么事情的话,我当然也不介意咯!”这一边说着,凌二爷的嘴角也浮现了邪恶的弧度。

    如同此刻他正伺机埋伏着想要钻进苏小妞的衬衣里的那只咸猪爪一样。

    感觉到有陌生人入侵,苏小妞赶紧向下一拽,将那只意图谋反的爪子给丢了个老远。

    “去去去,谁说姐姐非要跟你发生点什么?那什么……我不就是看到我的衣服换了,才觉得那什么吗?”

    苏小妞轻咳出声,有些尴尬。

    废话,苏小妞当然会觉得尴尬了。

    你还真的以为她苏悠悠是三陪小姐,能脸不红心不跳的和那些男人喝酒聊天然后说着那些羞人的话题?

    “苏小妞,昨晚上是有那么个人掐了你二爷,摸了亲了还不说,还想要将我往床上撸,要不是你二爷我宁死不从,你以为现在会是这样?”凌二爷将被苏小妞丢远了的手又给拉了回来,死皮赖脸的又往苏小妞的身子上凑。

    虽然此刻凌二爷的调子还是照样和正经扯不上关系,可他的话苏小妞还是信了。

    凌二爷这人虽然特风骚,但有一点是值得肯定的。

    这个男人,不会像别人一样,满口谎话。

    做了的事情,他凌二爷一定敢作敢当,没做的事情你就算硬逼着他去承认,都不可能做到。

    “没做就没做呗,快给姐姐起来。”这男人本来就卖相极佳。此刻又对着苏小妞露出了此般勾魂摄魄的笑,向来最喜欢欣赏小帅哥的苏小妞当然也有些被凌二爷乱了阵脚。

    如果任由这个男人继续这样欺压在她身上的话,苏小妞还真的挺担心,自己会不会将昨晚上喝醉酒没有将他给强了的事情继续办好。

    “苏小妞,你脸红了!”

    可这男人好像压根就没有将苏小妞的话当成一回事。此刻,他当着苏悠悠的面,轻抚着苏小妞的脸颊。

    “红了又怎么样?我是太热了,关你屁事!”

    “苏小妞,要是真的热的话,我不介意帮你宽衣!能让你二爷亲自给你服务,要觉得是你苏小妞这辈子最大的福分。”

    “不用,想给我苏悠悠当跟班的男人能排成大队,就不劳烦凌二爷您了!”

    臭美这回事,可不是什么人都能跟眼前这两个特不要脸的人比的。

    翻了身,将欺压在自己身上的男人给推开之后,苏悠悠又躲在了另一旁:“对了,我记得我好像定了早上的班机来着!现在几点了?”

    而男人,却不答反问:“苏小妞,你真的要走?”

    此刻,男人凝望着她的眼眸,让苏小妞看到了一种叫做深情的东西……

    只是,向来只懂得游走在女人堆里的凌二爷,也会懂深情么?

    苏小妞不免得有些自嘲,自嘲自己太过自作多情了。

    可每次抬眸的时候,她的心里头都会涌现莫名的情绪。

    最终,苏悠悠开了口:“走,干嘛不走?又不是去了不回来……”

    最后的一句话,不知道是对他说的,还是安慰自己的。

    总之,说完了这一句话之后,这两个人就默默的背对着对方,开始穿衣。

    而这个春色荡漾的卧室里,也被蒙上了一层晦暗色调。

    苏悠悠在等,等那个男人自私的说上一句:“苏悠悠,不要走!”

    或许,她真的会为了这个男人而停留。

    而凌二爷也一直在想着,自己该不该自私的将这个女人留在自己的身边。

    可想到当初因为自己自私的婚姻,导致了苏小妞长达两年都不能归家一次,凌二爷的心就自责不已。

    最终,凌二爷还是将喉咙里的话给咽了回去。而苏小妞,也没能听到男人挽留的话……

    ——分割线——

    这天,顾念兮去了明朗集团。

    临走之前,谈逸泽还听她说,她要顺道去谈建天当初送给她的房地产公司。她说过,因为要连着去两个地方,估计耽搁的时间会有点长。

    所以,让谈逸泽今天好好呆在家里照看聿宝宝。

    其实,这段时间谈逸泽的手也恢复的差不多了。

    但他是个坐不住的人。

    一天到晚,还是照样去部队里,这和正式上班压根就没有区别。

    不过今天因为有了顾念兮的交代,他没有去部队,而是呆在家里看着聿宝宝。

    此时,刚刚学会走路的小家伙正迈着还不太稳的步伐,在谈家大厅里来来回回的晃着。

    时不时的拽拽茶几上的东西,又时不时的抠抠那边的东西,实在是皮的不行。

    看到这小家伙走进了谈建天以前的那个书房,谈逸泽没办法只能跟着进去。

    这小家伙现在是越来越皮了,不好好看着都不知道会闯出什么祸事来。

    进入谈建天的书房,谈逸泽有种恍如隔世的感觉。

    虽然谈建天已经离开将近一年了,可有时候走进这个书房的时候,谈逸泽还是会觉得那个男人好像就坐在之前他最爱的那张书桌上,然后品着茶看着文件。

    不过现在这个书房,已经是顾念兮在用了。

    这里头,除了放置着谈建天当初用的那些东西之外,还有专属于顾念兮的那一套办公桌椅。

    一眼扫到顾念兮前段时间才刚刚购进的那个五指沙发,谈逸泽的眸色稍稍一暗。

    好吧,事到如今谈参谋长还是看不惯这每天都能亲昵接触顾念兮屁屁的爪子!

    越看,真是越别扭!

    于是,谈某人的心里开始酝酿某个计划。

    而此时,还没有办公桌高的聿宝宝,伸出肥嘟嘟的小爪子正往顾念兮的桌子上拽着什么东西。

    因为这小家伙的高度看不到桌子上有什么东西,所以无论拽到什么都会拽下来看一看,喜欢就拿起来玩,不喜欢就丢在一旁。

    而此时,聿宝宝的爪子正抓住了顾念兮放在最边上的文件。

    这一拽,差一点就将顾念兮放在上面的电脑给掀翻,也引起了刚刚正醋意打发的谈参谋长的注意。

    “臭小子,又将你妈的东西弄的乱七八糟的!”好在谈逸泽的手脚够长,在聿宝宝这一拽的时候连忙扶住了电脑,免得这小祖宗给咂中。

    将这作恶多端的小坏蛋抱在怀中,谈逸泽戳了戳他圆嘟嘟的小脸蛋随意的教训了两句。

    目光落至聿宝宝手上拽着的文件的时候,谈逸泽看到上面是关于顾念兮的那个房地产公司的开发文件。

    这丫头,不是说今天要带这东西去公司,怎么就落在家里了?

    真是让人不放心的丫头!

    想了想,谈某人低头对还一直挥舞着小爪子,不知道乐呵着什么的聿宝宝说:“带你去找妈妈,要不?”

    “妈妈……妈妈……”这个岁数的小孩,其实压根还不能理解这些话到底是什么意思。不过只要能和他老子在一起玩,他就是开心的找不着北。

    得到了儿子的响应之后,谈逸泽就抱着这个将家里搅和的乱糟糟的小家伙出门了。

    到了明朗集团的时候,谈逸泽就抱着聿宝宝径自朝着电梯的方向走去。

    虽然一年到头,谈逸泽都没到这个地方几次。

    但这个男人周身的强大气场,却总是让人印象深刻。也很轻易的便让人辨认出,这便是明朗集团老总裁的大儿子,不敢多加阻拦。

    只是等谈逸泽走到电梯边上的时候却发现,今儿个这里好像有点奇怪。

    寻常都忙着个干个的那群职员,有好些都挤在一楼的会客室门前,不知道往里边瞅着什么。

    虽然一直都对明朗集团没有过多的*,但在看到这一幕的时候谈逸泽还是抱着聿宝宝上前了。

    毕竟,这是谈建天耗尽了一生的心血。

    再怎么恨那个男人,谈逸泽都不希望这公司在自己的面前倒下。

    可能是谈逸泽的气场太过强大,还没有走近会客室前的时候,有许多人都察觉到他的到来,眼神都有些躲闪。

    奇怪,这些和自己无冤无仇的人,为什么看到自己会是这样的表情?

    莫非,这会客室里的人,和他谈逸泽有关?

    联想到顾念兮今儿个到这边来,谈逸泽再也按耐不住,大步朝着会客室的门走了过去。

    这男人,与生俱来的王者风范。

    不管做什么事情,都没有人敢出口阻拦。

    甚至在他抱着孩子大步朝着这边走来的时候,原本堵在门口的那些人,都自动自觉的为这个男人退让出一条过道来。

    顺利到达会客室之后,谈逸泽推开了那扇门。

    一眼,他便锁定了此刻正小宇宙燃烧的女人……

    那女人,是他谈逸泽最爱的。

    结婚三年,他是喜欢逗逗她,看看她生气的样子。

    但这还是他第一次看到,这个女人竟然生气到这样的地步。

    恼意,迅速上涌。

    他谈逸泽喜欢逗自己的女人玩,喜欢看她生气的样子,这可不代表着,他会任由别人逗弄自己的女人玩!

    可该死的,这眼下都在上演什么?

    整个会议室里,顾念兮瘦小的身板和面前舒落心以及刘雨佳对抗着。

    她的眼眶,有些微红。

    明显,是受了什么委屈。

    心,某一处的防线轰然倒塌了。

    怒火冲天的谈逸泽,迈着稳健的步伐朝着他们走去。

    而此时,顾念兮还在以一对二。

    舒落心是坐在椅子上的,而边上的刘雨佳是站着的。

    其实,顾念兮也不知道,今儿个运气怎么就那么背了。

    因为一时不留神,被舒落心扇了一巴掌。不过她后来也假装不在意,用自己今儿个特意穿来的窄跟高跟鞋的后跟,往舒落心的脚步上狠狠的一踩。

    估计,现在舒落心的脚离骨头断了,也差不多了。要不然,她现在怎么连站都站不起来。

    所以在这一仗里,倒是没有谁输谁赢。

    可好死不死,电梯下楼的时候就撞见了刘雨佳。

    本来,刘雨佳也不想要下来的。

    可谈逸南现在就像是个火药桶,每天看到她在办公室里晃着,他随时都能被点燃。

    于是,她因为舒落心的交代而耽搁了送文件的时间,便名正言顺的被谈逸南炮轰走楼梯下来送文件了。

    而这正巧,也让她遇见了在电梯里明显起了争执的顾念兮和舒落心。

    舒落心的脚站不直,而顾念兮一只手捂着脸颊……

    而正愁着那日在顾念兮那边吃了一憋,无处发泄的刘雨佳正好逮住了这个机会,又怎么可能放弃的道理?

    于是,她便将这两个人给拉到了这里。

    其实,顾念兮本来是不想跟着他们过来了,可刘雨佳也清楚一点,顾念兮并不像将家丑往外扬。

    那些刚刚躲在边上围观的人,也正好成为了阻挡这顾念兮离去的首要原因。

    “我不觉得我需要和你解释什么,再说了你有什么资格问我要解释?你是谈家的什么人?”冷笑着应对刘雨佳,顾念兮如同一个孤傲的女王。

    可只有她自己才知道,此刻自己真的很累。

    她顾念兮从来都不喜欢跟谁争什么,不过是不想要让谈家的家业败在这个老女人的手上罢了。

    不喜欢要争,却非要争的感觉,顾念兮真的觉得好累。

    而这,也让她无比想念那个男人的怀抱。

    真想,现在就回到那个男人的身边,躲在他的怀中什么都不用管。

    鼻尖,莫名的泛酸。

    不是因为她被那些人欺负了,而是她想念那个男人了。

    耳边,由远及近的步伐声。

    熟悉的铿锵有力,熟悉的稳健步伐……

    可这可能么?

    他此刻应该在家里照顾宝宝,不可能到这边来吧?

    顾念兮不敢奢望是他,所以也没有回头,继续应对此刻站在舒落心那边的刘雨佳。

    而那女人被顾念兮的这句话堵得没办法开口,舒落心接话了:“谁说雨佳不是我们谈家的人?我可告诉你,我早就打算好了让雨佳下个月就和我们小南订婚。你觉得,她现在有没有资格管我们谈家的问题?”

    “顾念兮,你既然敢在这里伤了我,我今天倒是要看看,你要怎么从这儿走出去!”因为被踩到了痛楚,舒落心每一句话都是盛气凌人。

    只是舒落心要是知道,这话会被那个男人听到的话,估计她也不敢如此狂妄。

    可正因为她不知道,所以她才如此开口。

    而谁也没想到,就在她说完这话,而顾念兮还没有开口回答的时候,一个冰冷刺骨的声音在这个会客厅里响起:“那我今天非要将她从这儿带走呢?”

    这个声音,让会客室里的三人,都不约而同的看了过来。

    舒落心看到这个男人,立马做贼心虚似的别开了脸。

    而刘雨佳则望见那个男人的一刻,也慌乱的低下了头。

    因为谁都知道,这个男人的脾气,不是一般的差。

    欺负了他的人,他能将人活活的整死。而欺负了他谈逸泽心爱的女人,那下场恐怕……

    于是,都有些心知肚明的人,赶紧别开了脸。就是打算不承认自己刚刚犯下的罪行。

    可不管他们怎么否认,如今都已经被这个男人亲眼看了去,你觉得还有否认的可能吗?

    但这个男人现在很明显的没有看这两个人,因为他的注意力都落在他的女人的身上。

    “老公?”和其他两人的反映不同,顾念兮在看到这个男人的时候,主动迈开了脚步走了过去。

    本来眼眶就有些热的眼眸,瞬间变得通红。

    “你怎么过来了?”聿宝宝还躲在谈逸泽的怀中,估计是被这个房间里那压抑的气氛吓坏了。

    顾念兮上前,就将孩子给抱了过去。

    谈逸泽的手刚刚才复原,她可舍不得这个男人长时间抱着这个小肉球。

    貌似察觉到他老子还有事情要办似的,聿宝宝也没有以前那么粘着谈逸泽,就任由顾念兮这么抱着。

    “看你的文件落在家里,就给你带过来了。没想到,竟然看到这样的戏……”

    前面的半截话,谈某人是对顾念兮说的,语气还算可以。

    可后面的一截,男人的眼神落在不远处那两人的身上。幽深的眼瞳,立马化身为冰刃,一下下的往这两个人的身上刮着。

    后者,在察觉到这男人的眼神,都不自觉的打起了冷颤。

    “你们倒是说说,今儿个我要是打算将我的女人从这带出去,你们想做些什么?”这男人,从来就没有惧怕的东西。

    而面前的这两个,之所以到现在还没有动,只不过他不想浪费太多的时间和精力在这些小角色上面。

    可没想到,他几次的不在意,貌似导致了这群人的肆无忌惮。

    今儿个,竟然欺负到他的女人的头顶上来了?

    这次,他谈逸泽又怎能善罢甘休?

    “谈逸泽,我们没想过要做什么。是顾念兮不对,是她在电梯里将伯母给打了!”刘雨佳当然怕谈逸泽。

    可这个时候要是再不开口,怕是这男人不会再给他们开口的机会了。

    她的本意就想要先糊弄谈逸泽,然后蒙混过关先从这男人的眼皮底下逃走。

    可没想到,谈逸泽对顾念兮的信任,早已超越了一切。

    听着她的话,这男人的眸色从始至终没有任何转变。

    只是轻笑道:“我家兮兮打人?你哪只眼睛看到了?”

    “我听伯母说的!”看,她还真的没有看到。不然,她也不想这么说。

    “听说的?那你就没有考虑过,这没准就是这满口胡言的女人随口编出来的谎话?”论嘴皮子功夫,谁人都斗不过他。

    而说完了这话之后,男人又扫了身边的女人一眼:“再说了,如果真的是这女人弄到我们兮兮出手的话,估计是她做了什么天理不容的事情。”

    绝对的信任,从始至终连怀疑过的没有。

    敢问世间又有几对恋人,能做到谈逸泽如此的信任?

    听到谈逸泽的这一番话,顾念兮感觉有液体开始在自己的眼眶里打转。

    她从来不是什么矫情的人,也不想在这个时候用眼泪来博取男人的同情。

    可男人的话,却无疑触动了她内心最深处的那根弦。

    只是顾念兮却不知道,当这个男人再度转身,仔细的打量着她的脸,却发现了一块本不该出现在她顾念兮脸蛋上的红!

    刚刚他进门的时候,急于帮着她对抗这两个人,只看到了她的侧面。

    没想到,另一面的脸蛋竟然红了。

    很显然,这样的红可不是顾念兮自己弄上去的,试问那个女人会在自己的脸蛋上只扫一边的腮红?

    那么就是说,这是这女人打的咯?

    “该死的,你竟然打了她!”

    冷彻心扉的语调,如同十一二月的暴风雪来袭。

    甚至,从顾念兮所站着的这个角度,还能看到谈逸泽前额爆出的青筋。

    垂放在大腿双侧的长臂,此刻也因为看到顾念兮脸蛋上的这抹红,而紧握成拳。

    该死的!

    他的女人,有时候就算把他谈逸泽给气的个半死都舍不得真下手。

    他就是这样宝贝着的女人,竟然被别的女人给打红了脸,你觉得谈逸泽现在是什么心情?

    毁灭一切!

    此刻,他真的想要毁灭眼前所有的一切。

    让面前的这些人,都为了顾念兮脸蛋上的这抹红,付出该有的代价!

    “舒落心,你以前做的那些事情,我不是不想算账!你知道么?我只是觉得在我儿子没有满两周岁之前,不想将这个家里弄的乌烟瘴气。可我觉得,我一而再再而三的容忍,好像让你觉得,我谈逸泽好欺负?”

    男人,一步步的朝着舒落心走去。

    那浑身上下带着的戾气,比他寻常给人冰冻三尺的感觉,还要恐怖。

    而这样的戾气,让原本想要维护舒落心,以博得这个老女人好感的刘雨佳,不得不退开。

    不然,她觉得这男人浑身上下的戾气,足以让他周围三尺以内的事物毁于一旦。

    “那个……小泽,我不是这个意思!我从来没有觉得你好欺负,是这个丫头自己不懂礼数,我不过是想要教教她罢了!”

    舒落心的后背,不断的靠向椅背。

    可一把椅子能承受多少重力?

    一下子,就被她给弄翻了。

    而舒落心就这样,狼狈的跌倒在地上。

    只是那个被戾气所充彻的男子,却没有因为她的狼狈样而停住脚步。

    他一步步的接近舒落心,而舒落心拖着一条受伤的腿,不住的往后退去。终于,在将这个女人逼退到了墙角的时候,居高临下看着她,他的声音,如同冰渣子,字字磕人:

    “不觉得我好欺负?就欺负我的女人?姓舒的,你狗胆包天了。我谈逸泽的女人,是你想打就打的?”
(快捷键←)[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快捷键→)
大家同时在看:龙血战神 黑道特种兵 傲世九重天 武动乾坤 遮天 绝品邪少 生肖守护神 完美世界 我的贴身校花 绝世唐门 大主宰 莽荒纪 我欲封天 校花的贴身高手 星战风暴 武极天下 校园绝品狂徒 亿万老婆买一送一
本书转载于网络,版权属原作者,喜欢小说军婚染上惹火甜妻全文阅读,记得收藏本书。 卓越全本小说网 www.zy200.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