卓越全本小说网 全本玄幻 全本武侠 全本都市 全本历史 全本侦探 全本网游 全本科幻 全本恐怖 全本散文 其它小说 全部小说
小说排行榜 > 全本都市言情 > 军婚染上惹火甜妻全文阅读
军婚染上惹火甜妻TXT全集下载 加入书签

军婚染上惹火甜妻无弹窗 正文 第415章 姓霍的VS不堪入目!

    这么多年来,谈逸泽和舒落心虽然不和,但在外人面前的时候起码还会维持表面的和睦。

    有时候就算舒落心在外人面前成心刁难谈逸泽,这个男人也只是笑着应对。

    很少,关于谈家不和的传言在外面传开。

    可这一次,谈逸泽却在明朗集团里和舒落心大动干戈。很显然,舒落心打了他谈逸泽的女人,已经触碰到了他的底线。

    让他,决定再也不忍着了。

    手握拳头的男人,浑身上下的青筋毕现。

    虽然知道谈逸泽的一手还没有完全康复,但舒落心也不是傻子,这谈逸泽的铁拳要是真的照着她的脑袋来一拳的话,估计她前段时间好不容易治好的脑袋上的伤又要裂开了……

    看着那个男人的眸色,舒落心第一次感觉到如此的恐慌。

    这还是这么多年,她第一次见到谈逸泽真正动怒的时刻。

    她是不服,是不甘。

    为什么她也挨了顾念兮一脚,可自己却要因为甩出的一巴掌负责,而顾念兮却可以完好站在一旁干瞪眼?

    可现在,若是不求绕,怕是死路一条。

    依照她对谈逸泽的了解,若是他真的挥动拳头的话,他可不会那么轻易的停下来的。

    想到那可怕后果,舒落心自然也顾不上刚刚谈逸泽推开那扇门,没有关上此刻围观在门口的那些人的想法,主动的开口和谈逸泽认错:“我承认,我刚刚是打了她……”

    一句话下来,站在外面的人唏嘘不已。

    原来,这舒落心刚刚还真的打了顾念兮。

    刚刚来到这个会客室之前,这个老女人还一直都在和别人强调,是顾念兮踢了她。

    他们还在纳闷呢!

    这寻常顾总的脾气好可是在这明朗集团里出了名的。

    有时候当真员工犯了错,被她撞见,她也会跟主管门说给他们一次机会。

    所以当这舒落心说这顾总竟然会打人的时候,他们还在想说这舒落心会不会是哪里弄错了?

    不过听着现在她的这番话,这些人算是明白了。

    原来,先动手的还是舒落心。

    估计,这老女人应该是做了让人忍无可忍的事情,才逼得顾总动手的吧!

    唏嘘的声音,在门外传来。

    众人,都在底下议论纷纷。

    但没有一个,是站在舒落心那边的。

    原因自然是这段时间,舒落心仗着自己儿子升任这明朗集团的董事长,成天都在这明朗集团里横行霸道。

    只要员工被她撞见,指定会被数落上一顿,也不管你是做对了还是做错了。

    那态度,感觉就像是他们在这明朗集团打工赚钱,从她舒落心的手上拿了多少好处似的。可关键是,自从谈逸南上任,明朗集团的业绩成天下滑。

    年底的时候,大家没准连分红都没有了。

    已经有很多员工都受不了这舒落心的态度,纷纷提出解约。而剩下的,还在观望中。

    舒落心本来是想要用会主动承认态度,来换取谈逸泽宽大处理的。亦或者,那些围观的人能上来给自己说说情。

    就算别人没有动作,那刘雨佳应该会过来吧?

    可让舒落心失望的是,公司里的那些人寻常都多多少少受过她的欺负,没人想着要拉她一把。而刘雨佳则清楚,这谈逸泽动怒可不是小事。这个时候要是去惹了他的话,没准他连着她刘雨佳一并给走了。于是,她在此事上便决定当甩手掌柜,甚至还打算趁着其他人不注意的时候偷偷溜走,以免的被殃及到。

    舒落心等了许久,都不见一人上前给自己和谈逸泽说情,于是她只能主动开口:“小泽,我也不想打她的。你知道么?那丫头多伶牙俐齿,我就是想要替你好好管教她,免得将来你让人落下闲话!”

    瞧瞧,都到这个时候了,还想要将错误从自己的身上撇清?

    这顾念兮的性子,谈逸泽还能不清楚?

    要不是这姓舒的惹了她,还打了她的话,她能那么生气么?

    冷眸子再度变成了冰渣子,男人唇角一动:“我的女人要管教,也轮不到你!你算哪根葱那根蒜,打我的女人?”

    紧握的拳头,终于在这个时候忍无可忍的挥开。

    而看到这一幕的顾念兮,也眼瞳一收。

    说实话,她还真的一点都不担心舒落心的死活。

    反正这个老女人就算是死了,也是应该。

    单从前段时间看到的那些,顾念兮也察觉到这老女人肯定跟当初谈逸泽母亲的去世有关联。再加上这段时间,她趁着谈建天不在了,便将他苦心经营的明朗集团给搅和的乌烟瘴气。

    如今她就算死了,也算是为自己当初做的一切赎罪。

    但顾念兮担心谈逸泽!

    他现在处在那个位置上,行为和举止自然备受关注。

    若是这么大庭广众之下将舒落心给弄死的话,怕是将来对他有影响。

    思及此,顾念兮才开口:“老公不要!”

    而当顾念兮的声音响起的时候,人群堆里也传来了这么个声音:“大哥,原谅我妈一次好么?”

    那人的嗓音,带着嘶哑和局促的呼吸声。

    很显然,他是匆匆赶来的。

    谈逸南刚刚让刘雨佳出门去给自己送资料,还让她去韩子那边将一切文件给拿过来。可这女人去了老半天,都没有回到办公室,而那些文件正是谈逸南下午开会要用到的。

    于是,谈逸南只能亲自过来拿文件了。

    哪知道这一下喽的时候就听到员工们都在窃窃私语,说是舒总将顾总给打了!现在顾总的老公,要给她讨回公道了!

    顾总?

    顾念兮!

    顾总的老公?

    谈逸泽!

    不好,知道自己的大哥要是真的怒起来,可不会考虑那么多就将人给揍了,谈逸南赶紧抓了一个员工问问谈逸泽现在他们在什么地方,便匆匆赶来了。

    而赶到的时候,谈逸南正好看到这谈逸泽正朝着舒落心挥舞着拳头。

    从那拳头上凸起的青筋你便可以想象,谈逸泽到底凝聚了多少的力气在这一拳头上。

    这拳头砸到一个成年男子,没准骨头都要粉碎性骨折。

    更何况是舒落心,这个年纪过了半百,各项体能早就开始退化的女人了。

    她是绝对逃不掉的,若是谈逸泽挥拳的话。

    谈逸南匆匆赶来的这一刻,便开始替母亲求情。

    可无奈,谈逸泽的拳头真的很快,在他还没有跑到母亲的身边,替她挨下这个拳头之时。

    其实,谈逸南也知道,今儿个母亲必定是做了什么事情,才惹得顾念兮发了火,造成今天的这一幕。

    母亲受到教训,那也是应该的。

    虽然这段时间谈逸南表面上装作什么都不知道,可他还是对于母亲背地里对各项企划的多加阻拦有所了解的。

    按照他的话来说,若是真的有朝一日他谈逸南坐上明朗集团董事长位置的话,明朗集团迟早有一天一定会因为母亲的各种目的而拖垮的。

    可就算明知道母亲有错,身为儿子的,你真的能眼睁睁的看着自己的母亲被别人打?

    谈逸南做不到,但他也知道自己阻止不了谈逸泽,所以他只想着要替母亲挨下这一拳。

    “啪……”

    但最终,不管是他还是顾念兮,都没能成功的阻止谈逸泽挥出去的这个拳头。

    一阵闷响传来的时候,整个会客室里的人都惊呆了。甚至还有站在门口处张望着的那些人,每一个人脸上都带着诧异。每个人,都不敢出声,会客室里安静的连根针掉落都能听到。

    真的,打了?

    所有人都集中精力看着谈逸泽的背影。

    而就在这个时候,谈逸泽刚刚挥拳的那个地方,发出了刷刷的声响……

    等谈逸泽站直的时候大家才看到,在舒落心的脑袋旁边的墙壁上,刚刚被谈逸泽的一个拳头砸出了一个坑来。本来耍的平整的墙壁,现在非但油漆掉了,连里面的沙土结构都被谈逸泽的这一拳砸碎了许多

    沙石很多都掉落在舒落心的身上。

    而到这个时候,这老女人仿佛才从刚刚那惊悚一拳回过神来似的,开始哭了起来:

    “呜呜……”

    “妈……”见到母亲哭了,谈逸南自然急匆匆的赶过去。

    而顾念兮也赶紧抱着聿宝宝,来到谈逸泽的身边:

    “老公!”

    “兮兮,我奉劝你现在什么话都不要说,不然我真的会控制不住把这货给抽了!”谈逸泽望着自己的女人一会儿,开了口。

    其实,刚刚迫使他将拳头改变方向的,自然不是谈逸南的话。在谈逸泽的面前,谈逸南可没有那么大的面子。

    能让他改变的,除了顾念兮还有谁?

    在谈逸泽的世界里,唯有一个人能牵动他的心。

    顾念兮不希望他做的事情,他便不想去做,因为他不想要让那个女人伤心。

    可拳头已经挥出去了,那个时候谈逸泽根本就没法将它收回。所以,他只能改变了方向。

    怒气没有成功发泄出来,谈某人的心里自然还有莫大的火。

    若不是为了顾念兮,他还真的不会这么让自己过的那么憋屈。

    当看到顾念兮动唇儿,估计是想要为这舒落心说话的时候,他别开了脸。

    自己的女人受了委屈,他感觉自己没有给她讨回来,心里头觉得特别的对不起她。

    要是现在她还来劝自己的话,谈逸泽真怕自己控制不住自己的脾气。

    “傻瓜,我就是想要看看你的手有没有事!”无奈的将聿宝宝放在一边的椅子上,让他一个人带着,她这边已经拉起了谈逸泽刚刚挥拳头的那只手。

    只见,谈逸泽的手上还粘上了刚刚墙壁上的一些沙石。顾念兮将这宽厚的大掌牵到了自己的面前,就用嘴巴轻轻的吹着,让他那指关节上面粘上的沙石吹走。

    露出来的那几节关节,果然有两三处擦伤。

    而其中的一处比较严重,可以看到里面渗出血来。

    “傻瓜,又弄伤了。你身上的那两处还没有完全康复呢!现在又弄出这个来……”

    看着他手指关节上的伤口,顾念兮的嗓音哑哑的。“为那些不相干的人生气做什么?弄成这样,待会儿我们先去胡伯伯那边……”

    原本以为顾念兮是要劝他不要揍舒落心,没想到她竟然是担心自己的伤口。看到她那么仔细的在给他处理伤口,谈逸泽的喉结上下滚动了下。

    有种暖暖的感觉从自己的胸口弥漫开来……

    “没事,别傻了,这点伤算什么?”伸手,他揉着顾念兮那一头他最爱的长发,顺带着将她揽进了自己的怀中。

    不顾周遭那些人诧异的眼神,他眼神专注的盯着怀中的女人,将一轻柔的吻落在她的额头上……

    “爸……”

    这聿宝宝看到老爸老妈又开始留下他单独互动了,急的在椅子上团团转。从椅子上站起来不说,还不死心的朝着他老子挥舞着胖嘟嘟的小手。

    “好好好,也抱你!”见自己儿子那个猴急样,谈逸泽只能无奈的松开了一手,将一边上捣蛋的小家伙给抱起来,省得这小家伙待会儿摔下去。

    而另一手,则放到了顾念兮的腰身上,将她抱的紧了紧。

    “大中午的,今儿个我们出去外面吃?”抱着老婆和儿子的男人,难得老脸没有拉的老长。

    现在这男人脸上不时流露出来的温柔,简直和刚刚的判若两人。

    “好吧,不过要先去处理伤口!”女人依旧坚持着自己的想法。

    “好好好,真拿你没办法……”

    揉着她的发顶,男人唇角一勾,周围的景致都瞬间失掉了色彩。

    片刻之后,携家带口的男人准备离开。

    而就在这个时候,扶着已经哭的花了妆,眼线都被眼泪化了,随着眼泪滑在脸颊上的舒落心的谈逸南开了口:“大哥念兮,对不起……”

    谈逸南其实也不傻,如果不是顾念兮给他母亲求情的话,刚刚谈逸泽的拳头会落在墙上么?

    再说了,念兮脸上挨了一巴掌还有些红,谈逸南不是眼睛瞎了,自然看得到。

    造成这一切,他也清楚,母亲是罪魁祸首。

    本来,他也做好了最坏的打算,母亲会挨谈逸泽的这一拳。

    只是,错的是他们,就算母亲真的被人打了还能怎么样?

    可现在,因为顾念兮的一句话,母亲免受这一拳,但谈逸南的心里,更是愧疚。

    他们娘俩,真的欠谈逸泽他们的太多了。

    扫了一眼抱着母亲窝在墙角的男人一眼,谈逸泽说:

    “今儿个这事,要不是兮兮求情的话,我谈逸泽可没有什么人不能打的道理!”

    “我也不怕告诉你,今儿这事,没完!”

    听闻谈逸泽这话的舒落心和谈逸南母子,双双不自觉的一颤。

    这些年来,他们都是谈家人,都亲眼看到过那些和谈逸泽作对的下场。

    而那些人,全都还是谈逸泽没有亲自动手……

    而现在,谈逸泽还扬言要对付他们。

    这下场,肯定比之前他们的还要恐怖。

    可眼下,不管是谈逸南还是舒落心,都没敢开口要一句饶恕。

    扫了一直默不作声的娘俩,谈逸泽再度冷眼道:

    “动了我谈逸泽老婆一巴掌,我要你们付出千百倍的代价!你让她给我好好等着,遭罪也给我闭嘴。”

    一番话之后,谈逸泽带着顾念兮母子准备离开。

    路过刘雨佳身边的时候,男人的步伐又放慢了。

    其实,对于男人到了她的身边,通常会放慢脚步欣赏她刘雨佳的美貌的事情,刘雨佳真的已经屡见不鲜。

    可对于谈逸泽这个男人放慢了脚步,刘雨佳却不是这么想的。

    若是这个男人能轻易的被女人的美色所吸引的话,也不会成长到今天这个地步了。

    望着谈逸泽的眼眸,刘雨佳踩着高跟鞋的脚不禁一软……

    因为那双男人的眼眸,好像将她的世界给看穿了。更因为这个男人还说了:

    “姓霍的,至于你的,也到了该算总账的时候!”

    这话一传到刘雨佳的耳里,女人那双原本发软的脚便再也支撑不住自己身体的力道。脚一歪,一下子歪倒在地上。

    谈逸泽喊她“姓霍的”?

    这是不是说,他其实早就知道她是谁了?

    之所以不动手收拾她,就像是在一个在耍猴的,让她在别人的面前尽情的逗乐罢了。等到她真的毫无用途的时候,便将她一刀解决了?

    无疑,这接连几个徘徊在刘雨佳脑子里的疑问,刘雨佳都没有得到自己想要的回答。

    因为那个说话的男人,已经在说完了这一番话之后,带着老婆和孩子大步离去的。

    被留在原地的她,只能处于刚刚男人那番话给自己带来的震惊中。

    至于谈逸南和舒落心两个,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当时的情况太过混乱了,还是怎么着,他们像是没有听到当时谈逸泽说的话似的,没有追究为什么谈逸泽会喊她刘雨佳“姓霍的”。

    ——分割线——

    “宝宝,自己在这陪太爷爷玩,爸爸有事情和妈妈说!”

    吃完了饭,将母子两个带回家之后,顾念兮先上楼去了。谈逸泽则将这淘气的小祖宗送到了谈老爷子的卧室里。

    见这小祖宗一到,原本在书桌前看书的谈老爷子,立马将书放下了,过来抱着他。

    尽管聿宝宝各种淘气,前两天还将他收藏的古董瓷盘给打碎了,气的他几天几夜都没有睡好觉。可这仍旧改变不了,这小祖宗是他的心头宝的事实。

    “来来来,到太爷爷这边来。太爷爷今天让刘奶奶给你买了糖果,一会儿给你吃!”

    哄完了接过手还有些不听话想要躲回谈逸泽怀中的小祖宗,谈老爷子这边才对着谈逸泽说:“你和兮兮闹矛盾了?我跟你说,小两口要一辈子都好好的相处,肯定会有磕着碰着的地方。这个时候啊,我们当大老爷们的就要主动让一让,知道么?”

    寻常念兮回家的时候都会过来和他打招呼,顺便把今儿到外面买来的好东西和他分享。但今天,她一回家就回房了,谈老爷子便以为是自己的孙子惹得人家不开心了。

    其实他不知道,顾念兮是因为那巴掌脸一侧还有些红了,不敢当过来和他打招呼,省得谈老爷子知道了也跟着瞎操心。

    听着老爷子的话,谈逸泽真心感觉,自从有了他们这娘俩,他谈逸泽在这个家的地位真的是一落千丈了。

    “爷爷,哪有的事情?好了,我先上去看看她,这臭小子劳烦您了!”

    “哟,还跟爷爷客气了?你放心去吧,这小子不管多皮,都是我的宝贝疙瘩!”说着,谈老爷子也不含糊,直接往聿宝宝的脸上亲。

    感觉自己被太爷爷的胡渣尖弄的痒痒了,聿宝宝咯吱咯吱的笑不停。

    看着这爷俩和睦相处,谈逸泽就转身上楼了。

    当然,上楼之前还不忘到厨房里拿了冰块。

    进卧室的时候,谈逸泽才发现,这顾念兮早已换好了居家服。一头长长的发丝,随意的披散在肩膀上。

    从窗户吹进来的风正好拂过了她的发梢,让这三千青丝随意飘荡着。

    画面很唯美……

    而谈参谋长也忍不住主动加入,成为这美好一幕里的一员。

    谈逸泽是从顾念兮的身后将她揽进怀的,下巴顶着她的头顶,感受着她那丝滑的发丝带给自己的心悸。

    “儿子呢?”

    身下,她的嗓音柔柔的。

    “在老爷子的房间呆着,有糖吃!”

    他也随意的回答,却将手臂收的更紧。

    “老公,明天我们一家三口去看电影吧?”

    难得谈参谋长这么有时间在家,她不好好利用下多浪费?

    再说了,聿宝宝出生到现在,他们还真的没有带他出去什么地方玩。

    看看今天带着他出去吃饭,那小家伙多开心就知道了。

    “行,都听你的!”

    因为常年都在部队,时不时就十天半个月的没有回家,他对他们娘俩真的有些愧疚。

    将她的身子扳正,让她面对着自己。伸手,她拨开了因为刚刚风儿吹动挡住了大半张脸颊的发丝之后,他轻轻的触摸上她脸颊的一侧:“还疼么?”

    那一块,虽然没有刚才那么红了,可还是有些痕迹。

    他轻轻的抚摸着的样子,就像是掌心里捧着珍贵的瓷器,生怕自己一个不小心就将这些玩意给打翻了。

    无疑,他如此小心翼翼的触碰,对于她而言便是最好的良药。

    女人受了委屈没关系,最重要的还是有个理解你支持你,并且在你需要的时候送上肩膀让你依靠的人。

    而顾念兮所需要的,谈逸泽已经全部送上了。

    踮起脚尖,她伸手环在了他的脖子上,将整个脑袋都埋进这个男人的胸口,呢喃着:

    “不疼了!”

    “兮兮,对不起让你受委屈了……”

    从小就被人捧在掌心里的女人,受过什么委屈?可今儿个却为了他谈逸泽还挨了打……

    他谈逸泽能不心疼着?

    “老公,陪我在床上躺一下好吗?”

    她窝在他的怀中摇摇头,夫妻之间根本不需要计较这么多。

    脑袋埋在男人的胸口,她轻声说。

    不知道是早上太早起来了,还是其他的缘故,现在整个脑子都在转悠着犯困。

    “好……”

    她要的,谈逸泽从来都没有拒绝。

    打横将女人抱起,他走到了床边掀开了被褥两个人双双躺了进去。

    熟悉的怀抱,熟悉的温暖,困意一下子便袭来了。

    没一会儿,顾念兮便躲在谈逸泽的怀中睡着了。

    感觉到怀中传来均匀的呼吸声之时,谈逸泽想要蹑手蹑脚的下床。

    只是他一动,怀中的女人的小手就不安的拽紧了他胸口的衬衣。

    最终,男人没有逃开,而是伸手轻拍着女人的背,让她放松下来。

    一直到顾念兮再度睡去之后,他才伸手将刚刚放在柜子上的那个冰袋拿过来,轻轻的帮她敷着那张还有些红的小脸。

    等到确定红肿消退之时,他才将冰袋移开。

    之后,男人掏出了手机,编辑了这样两个字:“行动”!

    然后,信息很快便被发送到了一个不知名的号码里……

    等到手机显示屏显示“发送成功”四个字之时,谈逸泽的黑眸微眯了起来。

    因为顾念兮睡着,此刻房间里的窗帘被拉上了。

    明明是白天,却如同黑夜般的幽暗。

    只是就算在如此黄金下,那双黑色的眼瞳,依旧绽放着骇人的寒光……

    ——分割线——

    “苏小妞,天不遂人愿!”

    同一时间段,机场候机大厅里,苏小妞刚刚赶到的时候,飞机刚好起飞。

    眼巴巴的看着自己的机票成为废品,苏小妞一张小脸都垮下来了。

    而人生最大的不幸,就是在你明明很懊恼很沮丧的时候,还有那么个不识时务的人儿,在你边上叽叽喳喳的。

    此时的凌二爷,听到苏小妞订好的那个班次的飞机正好起飞了,立马得瑟上了。

    嘴角眼里,都是他凌二爷得意洋洋的弧度。

    看的,苏悠悠都恨不得找坨牛粪,直接拍在这个男人的脸上,看他还敢在她的面前唧唧歪歪不!

    她的飞机都已经起飞了,难道没有看到她的心情现在非常不美丽么?

    可这个天煞的,竟然还在这里得瑟上了。

    也不知道,凌二爷什么时候能改变这个欠扁的习惯?

    “苏小妞,这飞机都走了,要不我们回去继续?”刚刚才从暖乎乎的被窝起来,凌二爷还怪留恋的。

    当然,这个季节都是万物复苏,万物荡漾的季节。

    人生短促,时间也紧迫,不好好利用怎么行?

    于是,凌二爷便想约着苏小妞回到那个暖乎乎的被窝,继续他们昨夜没有办好的事情。

    可苏小妞听他的这一番话,直接甩给他两个白眼:

    “你不开口说话,我不会当你是哑巴的!”

    如果可以的话,苏悠悠真的想找块胶布将这个欠扁的嘴巴给黏上,看他还敢继续唧唧歪歪不成。

    “苏小妞,我不是哑巴。我就是觉得,这都下午两点了,我们要不先去吃点东西在从头打算,如何?”

    见苏悠悠的脸色不大好,凌二爷只能收起自己恶作剧的心态。

    不然到时候真的将苏小妞给惹毛了,也不好。

    再说了,他凌二爷还真的饿了。

    刚刚从西街出来的时候,为了赶苏小妞的飞机,两个人都没有吃上一点的东西就过来了。只是没想到,飞机还是误点了。

    好吧,凌二爷也承认,虽然他嘴上说不出什么挽留的话来,但这不妨碍他行为上卑劣一点。

    他承认,自己刚刚要是再将车速提高一点的话,是可以让苏小妞赶上飞机的。

    可他就是怕苏小妞这么一走了之,又留下他孤家寡人的,多孤单?

    于是,在开车的过程中,凌二爷就偷偷耍了诈。

    就算你骂他凌二爷卑鄙无耻,那也没什么?

    比起被骂几句,还是将老婆抱稳了比较实在。

    听到凌二爷的这句话,苏小妞也只能无奈的往回走了。

    这飞机都起飞了,难不成她还能打个出租车追上去不成?

    再说了,她一个早上加上一个中午都没有吃上一口饭,这肚子都不知道唱了多少遍的空城计了。

    见到苏小妞一甩手就往回走,凌二爷赶紧跟上去:

    “苏小妞,你干什么去?”

    “干什么?当然是吃饭去了!”此时的苏小妞就像是快要被气炸的火球,稍稍给点火苗就能点亮整个宇宙。

    “哟,吃饭吃饭!”

    听到苏小妞的话,凌二爷笑的一脸的春日明媚。

    刚刚苏小妞转身就走,他还以为这苏小妞不知道又要撇下他凌二爷一个人上哪儿去了。

    可听到她是去吃饭,凌二爷乐开花了。

    最起码,现在的苏小妞还会听他的话,不是?

    吊儿郎当的男人赶紧跟上去,将苏小妞还晾在外面的小手一拽,就往自己的口袋里收。

    “你又发什么疯呢?大厅观众拉拉扯扯,被人误会了可不好!”其实自从离了婚,苏小妞就没有再这么和这位爷手牵手走在人群中接受众人的审视了。

    而现在,这位爷主动伸手拉着她的感觉,又让她回想起当初他们有过的快乐时光。

    “苏小妞,别给脸不要脸。你二爷我愿意这么拉着你,你要知道感激!”忒不要脸的人,你见过吧?可你见过脸连最后的遮羞布都没有的吗?

    要是没看到,你现在瞧瞧人家凌二爷就好。

    这不要脸的架势,谁都无法比上。

    明明是他拉着别人的手,弄的好像给了别人多大的恩惠似的。

    苏小妞最见不惯这样的人,于是小手一甩,直接将男人的手给甩在一边。

    “滚,你以为本宫的手是你这个死太监想牵就能牵的了的么?死太监,也不好好撒泡尿照照自己!”

    比起不要脸,苏小妞比凌二爷的还要高端大气上档次。

    此刻一甩手,满脸的嫌弃,就可以直接表现出这位太后娘娘对凌二爷的不屑。

    普通人,自然受不了这苏小妞这么给脸不要脸的行为,更受不了苏小妞动不动的就“死太监”来“死太监”去的。

    可面前这位,是凌二爷。

    以前的,咱们就不说了。现如今,凌二爷还怕这苏小妞的话不成?

    他以前的那些自尊心和脸皮,都不知道被苏小妞给丢进马桶几回了。要是到现在还在意这些有的没的,不早就被苏小妞给活活气死了么?

    “哟,是是是。娘娘的手乃是金枝玉叶,能牵到是奴才三生修来的福气。请娘娘饶恕……”

    此时,凌二爷变脸比四川变脸戏法还要高端。

    刚刚还一脸得瑟的男人,现在就活脱脱的狗奴才,对着苏小妞点头哈腰的,逗得苏小妞的怒火也渐渐平息了。

    瞅着苏小妞脸色恢复正常,于是咸猪爪再度偷袭成功,拽着苏小妞的手就往自己的兜里拽。

    不过这次凌二爷学聪明了,被苏小妞这一甩白眼,立马又屁颠屁颠的附和上这么一句:“久闻娘娘国色天香,今儿个就让奴才好好牵着,瞅瞅这国色天香到底到底是个什么样的情况……”

    都说,拍马屁是门艺术。

    而凌二爷典型的受到了这门艺术的真传。

    你看,刚刚这几句话明显都拍到了点子上,此刻的苏小妞被哄的乐呵呵的。

    于是,凌二爷轻而易举的就牵着这小丫头的手将她给带走了。

    而这一路走,还不时传来一下对话:

    “哟,娘娘的手还真的嫩滑,不知道娘娘寻常都用什么护肤品保养来着!”二爷这个太监角色,是有模有样的狗腿。

    “去去去,本宫天生丽质,用得着什么护肤品保养么?”牛掰什么的,这是苏小妞的拿手绝活。

    于是,刚刚还差一点在机场候机大厅大打出手的两个人,此刻就这样手牵手的离开了。

    亲眼目睹这一幕的众人还不得不佩服,这两二货都一个样的欠抽……

    ——分割线——

    A市,比起d市来说,没有d市那么的气候宜人。

    特别是春季的时候,d市此时可以穿羊毛薄衫,而A城却还时常下雪。

    就如同今早,A市一大早天色就黑沉沉的,老人们都说这是大雪来临的征兆。

    不知道是因为天色不好,还是顾念兮真的很困的关系,这一日都早上十点多了,她还没从床上爬起来。

    看着她睡的昏昏沉沉,谈逸泽也就没有打扰她,将刚刚睡醒准备起来闹腾的聿宝宝,一并给捎走,让顾念兮好好的睡一觉。

    只是,睡的昏天暗地的顾念兮却不知道,一组堪比娱乐圈艳照门的照片,此时正在网上被广为流传。

    而各大财经报纸和杂志的主编,纷纷将电话拨给这次照片疑似主角的人儿,以求得实情。

    当网络上热议纷纷的时候,明朗集团最高层的某间办公室内的电话,已经处于出现状态。

    从今天早上,舒落心已经接到不止十通据称是报纸主编的来电,询问她是不是网络上流传的那组火辣照片的女主角。

    “什么照片?”

    舒落心不止一次这么问了。

    可对方只跟她说,是在某个论坛上的照片。

    一两个电话打过来问,舒落心是可以当成这当中有什么误会。

    可当这打来电话的人多了,舒落心便觉得这可不是误会那么简单了。

    难不成,真的有她的什么照片在这网络上流传不成?

    于是,并不擅长电脑的舒落心,让自己的助理进入办公室,帮她打开了那个据说刊载了她的照片的论坛。

    等到舒落心登录上论坛,看到上面有一条标题为“某集团高官夜会情郎私密照大曝光”还被置顶的时候,舒落心便让助理将它给点开了。

    而点开这则标题的时候,不只是舒落心被惊呆了,连一边刚进来给舒落心弄电脑的助理,也处于呆滞状态。

    但从这论坛上刊载的这几张照片的角度和姿势,一看就经过精心挑选的。

    因为这几张照片,正好将舒落心的脸给了个大特写,认识舒落心的人一看就清楚,这便是舒落心没错。

    可这照片的内容,真的是不堪入目。

    因为照片上额的她,都和一个男人在昏暗的房间里两人*着以各种各样的姿势进行着人类最原始的运动……

    看到这些照片的时候,舒落心突然跟疯了一样,一下子将摆在面前的电脑就给扫落在地上了。

    “不……这不是真的!”

    “是你这个贱人对不对?是你想要整我对不对?”

    或许因为这照片给她带来的冲击力太大了,此刻的舒落心就像是认不出人似的,逮着身边站着的助理就揪着人家的衣领大声的喊着!

    那疯狂的嘶吼声,将这助理都给吓坏了!

    “舒总,我没有啊!真的不是我,是您刚刚让我过来打开论坛给你看的!”

    助理努力的解释着。

    或许因为这番话,让舒落心松开了手。

    而助理也迅速的从这个疯女人的手上逃离出办公室。

    只是将助理给折腾的离开了办公室的女人并没有就此罢手。

    她发了疯似的,将刚刚被自己扫在地上的电脑和各种文件给踩在脚下,仿佛将这些玩意给踩碎了,才能将她心里的恐惧给消除似的。

    将办公桌和地上都弄的混乱不堪之后,女人便环抱自己的双肩,躲在办公室的角落里哭。

    关于那一夜,舒落心是没有任何印象。

    可当看着这几张照片的背影,她便可以确定那便是刘雨佳的表舅,也就是她一直苦心想要攀上的那个梁海。

    可这些照片,怎么会被流传出来呢?

    难不成,是梁海搞出来的鬼?

    舒落心想不透,也猜不透……

    而与此同时,和舒落心一样陷入了窘境的,还有另一个人。

    此时,这个男人正出完任务回来,刚回到家洗了个澡,打算到刘雨佳这边来交代一点事情之后就去军区的。

    可在这个时候,男人接到了他的手下的电话。

    因为这个男人工作的特殊性还有身份,记者的电话一般是不能直接打到他的手机上的。

    只是即便如此,这个男人还是第一时间接到了消息。

    听闻到照片二字的时候,男人不解的皱了皱眉!

    和舒落心的那一夜,不过是他的一场游戏而已。

    是他的游戏,他怎么会让人给抓了把柄呢?

    所以,这个男人有自信,自己可以不在把柄落入其他人的手中。

    至于他和舒落心的那些照片,他的手机里也仅存一张,除了将那张照片发给谈逸南之外,想要逼迫这个男人尽快将刘雨佳给娶过门,好让他们开始之前计划好的一切。

    那张照片,也就用了那么一次。

    难不成,谈逸南还将自己的老妈私密照公开到网上不成?

    应该没有这个可能!

    那网上出现的那些所谓的照片,是怎么回事?

    没有多想,梁海随即让刘雨佳将她的手提电脑给送过去。

    其实刘雨佳直到现在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今儿个谈逸南给她放了一天假。要是别人能有这样的假期,估计会开心的跳起来。可刘雨佳不同,她知道谈逸南之所以会这么做,无非是今儿个不想见到她刘雨佳罢了。

    “电脑在这儿,你要什么东西?需要我帮忙吗?”送上电脑的时候,刘雨佳半蹲在这个男人的身边。

    如此乖顺的刘雨佳,依靠在男人的身边,不知道的人,还以为他们有多恩爱。

    可这两个同样怀揣着诡计的人儿都知道,这不过是彼此的伪装罢了。

    手一扫,他说:

    “不用了,你先出去!”

    “那好,我先出去了,你有什么需要在喊我吧!”

    知道这个男人说一不二,刘雨佳自然放弃了自己刚刚想要上前窥探他刚刚电话里急匆匆的是为何的想法。

    等刘雨佳走出这个房间的时候,男人才开了电脑,直接登上了他的手下刚刚说的那个网址。

    当那一张张不堪入目的照片进入眼泪的时候,男人的眼瞳不自觉的收缩。

    甚至,连放在鼠标上的手,都紧握着。

    那泛白的骨关节可以说明,此刻男人该有多大的怒火。

    连被他紧握在掌心里的那个鼠标,也不时发出咯吱咯吱的声响,估计用不了多久,它要报废了。

    但即便如此,也没有能掩住这个男人的怒火。

    随着鼠标的滚动,他看到那不堪入目的画面更多了……

    而男人的气息,也变得越来越急促。

    额头上暴起的青筋,也越来越多……
(快捷键←)[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快捷键→)
大家同时在看:龙血战神 黑道特种兵 傲世九重天 武动乾坤 遮天 绝品邪少 生肖守护神 完美世界 我的贴身校花 绝世唐门 大主宰 莽荒纪 我欲封天 校花的贴身高手 星战风暴 武极天下 校园绝品狂徒 亿万老婆买一送一
本书转载于网络,版权属原作者,喜欢小说军婚染上惹火甜妻全文阅读,记得收藏本书。 卓越全本小说网 www.zy200.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