卓越全本小说网 全本玄幻 全本武侠 全本都市 全本历史 全本侦探 全本网游 全本科幻 全本恐怖 全本散文 其它小说 全部小说
小说排行榜 > 全本都市言情 > 军婚染上惹火甜妻全文阅读
军婚染上惹火甜妻TXT全集下载 加入书签

军婚染上惹火甜妻无弹窗 正文 第423章 苏小妞,再来VS老子被嫌弃

    “苏医生,您今儿个的腮红颜色好像很新奇!”

    苏小妞今儿个才刚刚进办公室,同一办公室里的另一个医生就这么说了。

    听的,苏小妞怪不好意思的揉了揉自己的脸蛋。“是吗?”

    好吧,这其实不是什么腮红。那是某人被人惹恼的颜色。

    谁让那个臭不要脸的男人,在车上就将她给吻了不说,还差一点擦枪走火。

    要不是自己刚刚脑子里还尚存一些理智,都不知道要被这个男人给吃干抹净到什么程度了。

    “混账!看我回去怎么收拾你!”

    这都不知道是苏小妞下车之后,第几次在心里叫骂着。

    特别是想到那男人还在她下车的时候,看着她懊恼的整理着衣服的样子,还用特猥琐的表情和她说:

    “苏小妞,你要是不服气的话,你也可以亲回去!”

    谁他妈的要亲回去了?

    她苏悠悠看起来像是那样轻浮的人么?

    就算要报仇,也是直接将美男给拽回到被窝里好好乐呵一下。

    那么蜻蜓点水的吻,哪够她苏悠悠塞牙缝!

    咳咳……

    话题好像扯得有点远了。

    她苏悠悠不过是在发泄心里头的不满罢了。

    怎么搞的她像是吃不到唐僧肉的女妖怪,在洞府里猖獗似的。

    苏小妞收回了自己那苦逼的不满,决定还是认真的对待工作,等下班回家了在对那个男人实施打击报复!

    只是等苏小妞再度收拾好自己的心情,准备迎接自己的工作之时,本来还坐在那边的医生这个时候又走了过来:

    “对了苏医生,那天预约好了过来拿报告的人你将报告给了她了么?”

    这医生,便是那日苏小妞代班的医生。

    “那天有几个过来拿?”

    其实对于这一点,苏小妞也有些犯迷糊。

    其实那天她应该要做的还有很多事情的,但最后却被凌二爷给直接带出了医院,连后面的事情都是主任同志代为管理的。

    对此,苏小妞真心觉得,自己那一日的代班真的有些愧对这个医生对自己的信任了。

    本来她还要在那边顺便帮她将预约好了的病人给看了,结果除了凌母的事情之外,压根什么都没有做好!

    “就一个过来拿病历的。那个人是主任说比较难缠的,让我自己搞定!其他的,都由她亲自做!”那医生头也不抬的继续埋首在桌子上不知道写着什么。

    而听到这医生的话之后,苏小妞的眉心微皱。

    主任说凌母难缠,估计还记得当初她冲到医院将她苏小妞给暴打了一顿这仇,现在不待见她。

    苏小妞虽然和主任非亲非故的,但好歹也是她的得以门徒啊。

    就这样被人暴打一顿,你觉得她会不生气?

    是个人,都有脾气的。

    所以,连这么重要的确诊结果,主任还是照样不想要个凌母面对面谈,差使了这医生,打算让她把事情都给解决了,顺便将这瘟神给送走。却不想,凌母的检查结果却阴差阳错的到了苏小妞的手上。

    并且,还是她苏悠悠亲自将病历交给凌母的。

    “那也就是说,这份病历是主任亲自看过的?”

    苏悠悠有些微愣。

    其实,在听到这一番话之前,苏小妞还不敢完全下定论,凌母必须立刻就医。

    毕竟过于年轻的医生,判断有时有可能也会出现偏差。

    所以这两天,苏小妞还对这事情抱着一点点的希望,自然也还没敢将此事情告诉凌二爷。

    “嗯,那是主任看过的!怎么了?苏小妞,你想试试?”那医生听到苏悠悠对这个病历感兴趣的时候,也有些惊讶的抬起头来。

    虽然说苏悠悠在这一方面的权威在这医学界也传开了,可自从她调到这家医院之后,压根就没有看过苏小妞接下什么手术。

    好吧,其实这名医生家里也是高干家庭。

    当初她本来是有资格可以进入军区医院那边去的,但她却主动请求调到这个医院,还不是为了想要从苏悠悠的身上学点什么东西。

    可自从她到这医院之后,别说是看到苏小妞站在手术台上了,连手术刀她都没有看过苏悠悠拿。

    都这样过了好几个月了,她也渐渐从那些护士的口中听说了点关于苏悠悠的什么。

    其实,就是最近那个每天都到他们医院来,并且连院长都畏惧他三分的男人,便是苏悠悠的前夫。

    至于苏悠悠到现在还拿不起手术刀,据说和这个前夫的母亲有着直接联系。

    前一阵子,她还从心理科的小王了解到,苏小妞最近正在她那边积极的接受心理治疗。

    可收获,却甚少……

    在这医院都耗了大半年了,本来想要亲眼目睹一下这女人站在手术台上的样子,可等待太久了,连她也渐渐失掉所有的耐性。

    如果再一阵子,苏悠悠要是还不能站在手术台上的话,她真的要再度申请调回去军区总院了。

    毕竟,她是想到这边来学习的。

    要是这边真的没有什么可学习的东西,那她何必继续耗在这里?

    今天,她也开始草拟申请调职的文书。

    可她说真的没想到,苏悠悠这个时候会问起这些?

    难不成,苏悠悠又想要回到她的手术台上了?

    这个猜测,让她的心里跟着欢呼了起来。

    如果真是这样的话,那她觉得现在自己草拟调任书的事情,还真的有些草率了!

    也罢!

    苏悠悠,我再等等!

    等你重新拿起手术刀的那一刻!

    伸手,她将自己刚刚在桌面上已经写出了两三大段落的纸给撕掉了,揉成了一团丢进垃圾桶。

    而苏悠悠没有回应她,只是快步朝着主任的办公室走去。

    “啪……”

    主任最近比较清闲。

    前段时间,不是课室里的医生那个休息,就是这个请病假,每天她除了要给这些人顶班,还有忙不完的事情。

    而现在好了,这些人终于都回到了工作岗位上了。连前段时间说好了要请一个月回家的苏小妞,也回到了这边来。

    今儿个,她也终于难得忙里偷闲,泡了一杯热茶在办公桌前慢慢的品尝着。

    可这茶还没有喝上几口呢,她的办公室大门就被推开了。

    匆匆闯进来的女子,一身的白大褂。

    其实,这是医院。

    办公室里会来几个穿白大褂的,也实属正常。

    不过像是苏小妞这样,连得到她的许可都没有就急匆匆的闯进来的医生,这医院估计就她一个。

    “怎么了,火烧屁股了?”

    主任扫了一眼跑到这边来,还有些气喘吁吁,小脸蛋微红的苏小妞之后,继续端着茶品着。

    其实,到她的这个年纪,很多事情都已经看透摸透。

    就算苏小妞不说,其实她也知道苏小妞今天这么毛毛躁躁的闯进来是想要做什么。

    “没有火烧屁股,就被针扎了下!”苏悠悠瞅了一眼此刻慢条斯理品茶的女人,微微有些诧异。

    这主任寻常都是个大忙人,今儿个怎么这么有闲情逸致,还学起别人喝茶了?

    难不成,她早已猜想到她苏悠悠今儿个会过来?

    “针扎了,就安分点。对了,你不来上班的时候有几个人打电话过来预约,我都帮你给安排到别的医生的名下了。既然你这两天回来,那这几个病人记得到时候自个儿给人家看!”

    说着,主任侧身从一侧的书架上,拿下那个文件夹交给苏小妞。

    “好的,我知道!”接过文件,苏悠悠并没有离开,而是继续呆着,双眼直勾勾的盯着主任,还有她的那杯茶。

    不知道是不是被盯着喝不好意思,主任轻咳了一声便吩咐着:“没事的话就出去吧,别打扰我喝茶的心情。”

    “主任,我有些话想要问你!”

    站在办公桌前,苏小妞显得有些急促,就像是做错事的孩子。

    而对此,主任貌似也都清楚一二。

    “不该问的不要问,不该说的也别说!”

    她没有回到苏悠悠的话,而是和她说了这么一句云里来雾里去的话。

    “主任,其实你知道我现在想说什么对不对?”她有些懊恼的低下了头。

    其实在这个陌生的城市,主任是自己的导师,也是她苏悠悠的半个家长。

    如今这么面对着她,苏悠悠感觉自己就像是做了什么坏事似的。

    “苏医生,只要做好你分内的工作就行了。至于那些个现在和你不相干的人,我觉得你没有必要理会!”

    这次,主任说的够清楚了吧?

    是!

    她是心胸狭隘,就是见不得苏悠悠被那个老女人骂了打了之后,还要为她的身体如此的蹦波。

    前一阵子在名单上看到这女人要过来做检查的时候,她便刻意安排了轮不到苏小妞不在值班的时候。

    目的,就是想免去这个老女人和苏小妞撞上的机会。

    甚至,连那老女人过来拿检查报告,她也尽力安排着苏悠悠不在场的时候。

    但她没想到,就这样做了还是被苏悠悠知道了!

    其实,主任也清楚,凌二爷现在天天都和苏小妞呆在一起。

    这样的事情,也是等同于纸包不住火。

    可她还是选择了隐瞒着苏悠悠。

    因为,她不希望这个好不容易恢复到现在脸上有了一丝笑容的女孩,再度回到当初那个境地。

    可她,到底还是知道了……

    甚至,她还主动来找她询问。

    “是,她是和我没有关系。但她,却是凌二爷的母亲……”

    苏悠悠没有抬头,执拗的说着这些的时候,她的声音却无比的坚定。

    “苏悠悠,你到底傻不傻?你既然都知道那是你前夫的母亲,和你八竿子打不着,你又何必去管她的事情?”

    看着她的样子,主任真的被气坏了似的。

    手中的那杯茶,好像也没有了之前的味道。

    索性将茶杯搁回到桌上,她站了起来,背过身不去看着苏小妞。

    “苏悠悠,你还记不记得,那个地方!”

    说这话的时候,主任背对着苏悠悠,面向她办公桌之后的那扇窗户。

    从这个位置眺望过去,可以看到医院后方的停车场。

    如果她没有猜错的话,主任现在看的应该是她苏悠悠当初挨打的地方。

    在那个位置,苏小妞曾经被狠狠的暴打了一顿。

    弄的,她遍体鳞伤,也折腾的心力交瘁,至今仍旧拿不起自己最爱的手术刀。

    “记得。”

    那样惨痛的回忆,恐怕她苏悠悠一生都没有办法忘记。

    “既然记得,那你为什么还要这么傻?难道你已经忘记了,当初那个老女人是如何恨你,将你的婚姻,你的事业,还有你的身体一步步推入绝境的吗?”

    如果是寻常人的话,现在看到凌母现在病了,而且病的如此严重,恐怕高兴还来不及了。

    可为什么这苏悠悠,却还是傻乎乎的为了一个曾经伤害她伤害的彻底的老女人,开始蹦波?

    不……

    不应该是这样的!

    “是,她是伤害过我!”苏悠悠的眼眸,也顺着主任的视线,落向医院后方的停车场。

    当时,那个老女人是发了狠的让那些打手将她苏悠悠往死里打。

    一顿胖揍下来,她苏悠悠差一点丢了命。

    但那个时候,其实也跟丢了命差不多。

    孩子没了,婚姻没了,到最后还最爱的工作岗位也容纳不下她。

    可为了嫁入那个家门,她苏悠悠放弃了自己的家人,放弃了自尊。到头来,两头都成了空。

    那个时候的苏悠悠,真的一度陷入绝望中。

    如果她苏悠悠那个时候挺不过去的话,现在这个世界上就没有苏悠悠这个人了。

    好在,那个时候顾念兮和二狗子,以及谈逸泽他们,都在她的身边帮助她。

    而最重要的,还有一个施安安。

    那个人,在她苏悠悠生命中最为艰难的时候,将她带出了这个泥沼。让她,看到更远更宽阔的世界。

    到最后,她苏悠悠真的活过来了。

    这也是,当初施安安明知道她苏悠悠正和骆子阳在交往,却还是背着她作出了那些事情之后,苏小妞仍旧无法恨施安安的原因。

    施安安……

    想到那个熟悉的脸庞,苏悠悠不管是现在还是以后,还是将她当成和顾念兮一样重要的朋友。

    只是她不知道,现在的施安安到哪里去了。

    前一阵子,苏悠悠也有意无意的从顾念兮那边测探消息。

    可得到的答案是,施安安回到德国去了。

    而且顾念兮还说了,施安安这一去,都不知道今后还会不会回来。

    想到今生不知道能不能再见上施安安一面,苏悠悠突然变得有些惆怅。

    “伤害我的人,如果我用同样的方式伤害回去,把心里的恨和仇都给发泄了,我是轻松了。可我这样的行为,又和她有什么差别?再说了,我是一个医生,从进去这个专业学习的那一天,救死扶伤就是我的职责所在。所以,主任……”

    最后的两字,苏悠悠抬起头来看向站在对面的女人。

    而此时,她也转过身,看向站在办公桌前的苏悠悠。

    按照她的话来说,苏悠悠真的是一个傻的让人心疼的好女孩。

    “好了,你别说了……”

    她举手,那态度让苏悠悠有些不知所措。

    她都这样动之以情晓之以理了,主任难道还不听他的话么?

    她苏悠悠一直都和正经两字扯不上关系,好不容易这么动情一回,你觉得容易么?

    要是主任这回真的不同意的话,那她也只能打道回府了。

    这是她苏悠悠的底线。

    因为苏悠悠真的做不来那些弄得人起鸡皮疙瘩的事情。

    “算了主任,您要是不想告诉我的话,那我回去自己慢慢查资料。”

    说着,苏小妞准备转身朝着外面走去。

    而就在这个时候,刚刚一直没有发话的女人开口了:“谁跟你说我不想说了?”

    “主任,您真的愿意告诉我?”

    苏小妞一个转身,就个火箭似的窜到了主任的身边。

    “我要是不告诉你,你自个儿到处去翻查资料,到最后不也能得到结果么?你看过那么多的书籍,你认为这玩意还真的能难的住你?再说了,就算我不考虑这些,我起码也要考虑你的工作质量。你要是把今儿个的工作都给耽搁了去查这些有的没有的东西,到时候我岂不是又成了院长的眼中丁肉中刺?”这个月,他们科室休假的人太多了,院长对这个方面已经颇有意见了。

    当然,这有意见是有意见,不过苏小妞是排除在外的。

    谁让人家苏小妞的背后有一座靠山,而且这靠山当年还直接当着那么多人的面差一点卸了院长的手脚。

    到现在,院长见到这位爷还直打哆嗦,又岂敢对苏小妞有怨言?

    “知道了知道了,我们的主任对待工作是最认真的。好了,你现在可以将那些东西都给我看一下么?”

    苏小妞这下已经没有了刚刚在原地规规矩矩的感觉,一下子蹦到了主任的旁边,缠住了她的手臂就直哼哼,和小孩子赖在地上要买玩具是一个德行。

    “好好好,真拿你这丫头没有办法!”手指在苏小妞的鼻尖刮了一下,主任只能转身去档案里面翻找一些东西。

    其实,触动她的不只是苏小妞的傻劲儿。

    还有,她刚刚的那一句:“我们是医生,我们的职责就是救死扶伤……”

    对啊,她怎们能将最初的想法都给忘了?

    当年,她不也是想着要成为一个救死扶伤的白衣天使,才走上这条路的?

    “就是这些东西,里面有B超图,还有x光照。还有一些血常规等等,你先将这些拿去看吧。不过我和你说,按照我这么多年的经验,这个结果是百分之百确定的。”

    将东西送到苏小妞额的手上之后,主任又补充了这么一句。

    “那是不是,没有治愈的机会了?”

    听到主任的话,苏小妞握着资料的手儿明显的收紧。

    他们主任可是这方面的权威专家,一般她说的实际情况肯定差不多。

    但这要是真的的话,那是不是意味着凌母的生命,已经到了尽头?

    “也不是完全没有治愈的机会。你想想,当初不是有一个这类的病患,你将她从鬼门关给拉回来的?”

    说起那次的手术,还真的是个意外中的意外。

    当时苏悠悠才主刀不久,医院就来了这么个病患。以为是怀孕大出血,需要及时治疗。

    而身为主任的她,当时正好不在医院。

    整个医院具有这方面的资格证的,只剩下苏悠悠。

    本来是一个终止妊娠小手术。

    但在执行手术的时候,苏悠悠却发现并不止是怀孕,还有肿瘤。

    而且,这肿瘤是在yin道里,也是导致病人大出血的罪魁祸首。

    当时,孕妇已经失血过多而休克。因为及时得到供血,才勉强保住了性命。

    情况,十分紧急。

    若是任由她自生自灭,或是等着主任回来或是转送其他医院的话,恐怕性命堪忧。

    在此情形下,苏小妞征求了孕妇家属的同意,在终止妊娠手术的时候顺便将这个病灶一并都给端了。

    而当时,手术室里给苏悠悠几个同事,都不敢轻易的动手,因为像是这样的肿瘤,他们还真的没有见过,就连他们的专业书里面都没有。

    和他们一样,苏小妞也没有在大学专业书籍里见到这玩意。

    要不是踏出校门开始工作,她每天晚上都在网上对于这专业进行一番更深入了解的话,怕也不敢执行这手术。yin道卵黄囊瘤是一种非常罕见的yin道恶性生殖细胞肿瘤,这样的病历在全球纸巾也只有九十多例。其中国内有三十例左右,病人一般为3岁以内的婴幼儿。至于这样的情况为什么会在成年人的身上发现,至今为止还不清楚。

    不过这与全球气候环境和大气层的污染,不无关系。

    但最首要的,当然不是去寻找病因,而是剔除病灶。

    那个手术,耗时将近6个钟头,站得苏小妞到手术结束之后直接瘫软在地上。

    苏悠悠并没有想要在那个手术中获得什么荣誉,更没有想到得到什么报酬。只是简单的想要多挽留一条生命。

    当然,她也知道,像是这样的手术能成功,这个世界除了国外那个已经病逝的著名妇产科医生之外,还没有人能做到。

    所以,当时的她根本没想那么多。

    只想着先挽救病患性命,一切等生命体征稳定下来再说。

    但出乎预料的是,那次的手术之后,这病人非但恢复了健康,再次复检的时候,体内的恶性生殖细胞已经完全不见。

    就在那个时候开始,苏悠悠的名声在这个业内打响了。

    而主任现在说的,就是这次的事情。

    可听着主任的这一番话的苏小妞,却是苦涩一笑。

    现在她苏悠悠,还能拿得起手术刀么……

    “别想那么多了。就算无法挽救,也是她造的孽!”

    这话,是这一天主任对苏悠悠说的最后一句。

    ——分割线——

    “兮兮,你看我给你带了什么好东西回来?”说这话的时候,谈逸泽正提着一个某时装品牌的袋子从车上下来。

    此时,顾念兮正在院子里晒被子。

    最近天气潮,被子上都有一股子味道。

    闻着这味道非常不舒服,顾念兮索性将全家上下的被子都拿出来晒晒了。

    这一晒,阵势还真大。

    整个院子里都挂着被子不说,连这谈家大宅的门前停车场都被当成了晒被子的场所。

    谈逸泽一回来,连停车的地方都没有,索性将车子暂时留在几米外的路旁,从车上取了东西便朝着这边快步走来。

    顾念兮此时正给被子翻面,不知道是活动有些剧烈了,还是被太阳晒的关系,整个小脸蛋都是明艳的红。

    这和往日里,她脸上时常挂着的病态白相差个十万八千里。

    光是这对谈逸泽回眸一笑的样子,都让这个男人痴傻了几秒。

    “你能给我啥东西?”无非就是几个哈密瓜!

    结婚到现在,他送她最多的就是哈密瓜了好不好?

    再然后,就是一瓶香水,好死不死那香水还被人给打烂了。

    之后,这谈参谋长还真的没有送她顾念兮什么东西了。

    这男人,还真的每一步都响应党的号召。

    想到这些年来这男人送的东西屈指可数,顾念兮还真的感觉自己的地位不如自家聿宝宝呢!

    最起码,那个小坏蛋还得到了谈参谋长给的许多玩具。

    听这顾念兮的话,谈逸泽也知道她对自己有诸多的埋怨。

    可没办法,他还真的没觉得家里少了什么东西,要是真的少了的话,他不用她顾念兮提也会给弄回来的。

    “丫头,我委屈你了是么?”绕到顾念兮的面前,看到她那红彤彤的脸蛋,谈逸泽伸手掐了掐。

    如果不是刘嫂在一边,也跟着顾念兮一起弄这些被子的话,谈逸泽还真的想将脑袋给压过去,狠狠的掠夺她这粉嫩的唇儿。

    “你现在才知道啊?讨厌!”顾念兮拍开男人在她脸蛋上作恶的手,故意转身不理他。

    “知道了知道了!以后多给你买东西成不,现在先看看我给你带了什么好东西!”

    说着,谈逸泽又将某人别扭转过去的身子给转了回来。

    “能什么东西,估计又是哈密瓜!”某女撅起的唇瓣,又有着引人犯罪的嫌疑。

    弄得,谈逸泽看的都有些恨不得,这是他们的房间了。

    “哪是哈密瓜,你看了不就知道?”要是再和这丫头在这里争斗,看着她对着自己的各种俏皮样子的话,谈逸泽还真的保不准自己会控制不住自己,直接将她给推倒。

    将手上的袋子直接摊开给顾念兮看,他的黑眸里少有的期待暗光流动着。

    “洋装?”

    顾念兮看了一下谈逸泽摊开的那个袋子,往里面一瞅。

    好家伙!

    这洋装真漂亮!

    淡淡的杏色,是春夏款式。

    而这上面,还有几朵明艳娇嫩的花儿在裙角的位置。

    看着这码数,也正合她顾念兮的。

    最重要的,这还是谈参谋长除了在她怀孕以外的时间,给她买衣服穿。

    于是,抓着这衣服的女人,不自觉的勾勒出笑脸,将刚刚对男人的埋怨一并清空。

    “上去试试吧!”

    谈逸泽提议。

    虽然他是知道顾念兮的码数,但这玩意他还是想要亲眼看到穿在她身上的效果。

    其实今儿个他正好路过那间时装店,从橱窗里头看到的。

    第一眼看到这衣服的时候,他就觉得非常适合顾念兮。

    于是,谈某人第一次大摇大摆的拿着自己刚刚发下来的津贴,就给顾念兮先买了衣服。

    “兮兮,你先去试衣服吧,这边也差不多了!”

    刘嫂也在边上看着。

    “那好,我先上去试试看衣服!”

    怀中捧着谈参谋长刚刚送给自己的衣服,顾念兮开心的就像是小鸟。

    等回房间,她一下子就将衣服给换上了。

    还不得不承认,这谈参谋长对女装眼睛挺毒的。

    这衣服,还真的就像是为顾念兮量身定做似的。

    清淡一份就显得太过成熟了,而艳俗一份,又显得不端庄了。这样的淡雅和清新结合,正好让将顾念兮身上那股子属于女人的娇柔完全给凸显了。

    而这衣服的颜色,也正好称得顾念兮肤色雪白。

    看着镜子里的自己,顾念兮都感觉到那个自己正朝着她勾着唇儿。

    等谈逸泽在楼下将淘气着满屋子乱跑的聿宝宝给逮到手再上楼的时候,这顾念兮已经换好了衣服。

    看着顾念兮穿着这一身衣服,还有那个纤细的腰身,乍一看还以为这是刚走出大学校门的小姑娘呢!谁会想到,这丫头已经嫁了好几年,孩子都好几岁了?

    “合身吧?”虽然已经亲眼验证了,但谈逸泽还是想听到顾念兮说。

    “挺不错的!”她对着镜子里的自己,转了一个圈,让裙摆随风飘扬。

    站在她的身后抱着孩子的谈逸泽,嘴角也勾勒着瑰丽弧度。

    “那是,也不看看是谁给你选的!”

    这说着说着,谈某人的自恋就上来了。

    听着他的话,顾念兮突然没有继续站在镜子前臭美了,而是直接跳过来,和儿子一样双手抱着谈逸泽的鼻子,脚丫也蹭蹭的踢掉鞋子,一个劲儿的往上蹭。

    一下子,谈逸泽的怀抱热闹了。左边挂着一个还愣着不知道什么事情的聿宝宝,右边还有一个和孩子一样顽皮的老婆。

    幸好,他谈逸泽的力气也不是盖得。

    同时抱着这两个,谈参谋长的腰杆还是挺的老直。

    “怎么了这是?突然跟儿子抢我,难不成是想要以身相许?”

    看着她刚刚被晒红了,还未来得及消退的小脸,谈逸泽打趣着。

    其实顾念兮已经好几次警告过他不能当着儿子的面说这些老不正经的话,但谈参谋长就是听不得。

    在他看来,是个爷们将来都要学会讨得媳妇儿的欢心。

    不如现在就身传言教,让儿子也略之道个一二。

    省得将来自己讨不得媳妇,还来怪罪他这个当老子的。

    对于谈逸泽的这个想法,上一次顾念兮也从他的口中亲口得到了验证。

    并且,顾念兮都已经好几次教育这个男人不要当着儿子的面耍流氓,但都没有起到什么效果,索性也就不说这些了。

    反正,他家的谈参谋长不管她怎么说,都还是照样跟痞子似的。

    顾念兮只希望,他们儿子将来不要跟他一个德行就行了。

    “谁想要跟你以身相许了?我是想问问你,无事献殷做什么?”

    对着这个男人的腰身拧了一把之后,她又开口说了。

    从刚刚接到这个礼物的时候,顾念兮就一直都在想着这个男人到底是为什么要送给她这礼物的。

    不是她怀疑谈逸泽,而是她太清楚这个男人了。

    一般的洋节,他是不过的。

    至于过节送礼什么的,也是一直响应党的号召的谈参谋长最为排斥的。

    再者,这个男人一般也不会送什么礼物讨得女人的欢心,虽然顾念兮明知道这男人其实挺喜欢她的。

    综上所述,顾念兮觉得谈逸泽的此次送礼,另有猫腻!

    “当老公的给老婆送个礼物,哪需要那么多的理由!”

    谈逸泽蹭着她近在咫尺的脸蛋,就在她红艳艳的脸蛋上落下一吻。

    旁边聿宝宝感觉这一吻好像让自己被冷落了,赶紧也拉了拉他家老子的脖子,示意着。

    看着这小坏蛋将自己的脸蛋送上来的样子,谈逸泽无奈的摇摇头顶了顶聿宝宝那毛茸茸的小脑袋瓜,然后笑道:“什么事情都有你!”

    但最终,还是顺从这小家伙的意思,在他的脸蛋上也落下一吻。

    这一吻,乐的聿宝宝手脚一直挥舞着。

    而对于就此转移话题的谈逸泽,顾念兮非常不满。

    索性跳下来,将影响到他们对话的聿宝宝从谈逸泽的手上给接过去,放进了小床上之后,自个儿再度独占了谈参谋长的怀抱。

    而且这一次,连谈参谋长看向正在小床里耍忧郁,抗议自己被冷落的聿宝宝都不准许。

    她就这样,抱着谈逸泽的脑袋,让他直视着她。

    “快点老实交代,到底有什么事情瞒着我!”

    “那什么,我哪有……”

    某人想要狡辩,但很快的发现这想法很不明智。

    因为顾念兮的唇儿,一下下的撅着。

    最后,男人只能妥协了:“好了,其实就是这两天要去参加一个对抗性的军事演习……”

    知道顾念兮担心他的身体最近还没有康复,不肯让他去参加,所以他才打算用这衣服来收买她的。

    不出谈逸泽的预料,刚刚还对着自己一个劲儿的甜笑的顾念兮在听到这一番话的时候,整张脸彻底的垮了下来。

    甚至,刚刚还主动缠在谈逸泽腰身上的腿也松开了,这会儿连爪子都收回去。

    从谈逸泽的身上跳下去只i后,这女人就背对着谈逸泽站着。

    而谈逸泽也正因为这样,看不清这个女人在想些什么。

    看到这个清醒,谈逸泽急了,赶紧上去拉了拉顾念兮的手示好,主动请求缓和这气氛。

    可某女直接将他的手给撇开之后,直接将自己刚换上去的衣服给脱下来,直接就递回给谈逸泽,也顾不得自己的身上只剩下两件小内内。

    看着光着膀子的顾念兮,谈逸泽还试图将衣服送回到她的手上:“兮兮,别这样。待会儿要是着凉了,怎么办?”

    可顾念兮却不答,而是开了口说:“谈逸泽,将你的衣服拿回去吧!”

    要是一件衣服就想要哄的她放任他再去玩命,那她宁可不要这件衣服!

    她顾念兮要的,是他平平安安的站在自己的面前,而不是像前一阵子一样被宣布可能不能幸存。

    那感觉,简直糟糕透顶。

    到现在,顾念兮都记忆犹新。

    索性绕过谈逸泽,将自己刚刚脱下的衣服再度批上之后,顾念兮准备离开这个房间。

    而谈逸泽是想过这次去参加演习,顾念兮会不放心。

    但他真的没想到,她会用如此极端的方式来抵抗。

    想到这,他赶紧追了上去。

    在卧室门口,直接拦住了顾念兮的去路,将这个女人带回到自己的怀中。

    “兮兮……”

    “谈逸泽,你松手!”

    她挣扎着,莫名的眼眶就红了。

    “兮兮,我是个军人,这样的演习我都缺席了两次了,我真的……”

    他尝试着和顾念兮解释。

    可他看到的,是顾念兮渐渐被泪水弥漫的双眼:“谈逸泽,那你有没有想过,你是我的丈夫?你有没有想过,我们还有一个两周岁未满的孩子?”

    他要是跟上次那样,走了就被宣判回不来,怎么办?

    现在的顾念兮,真的被吓怕了。

    她不要什么参谋长夫人的头衔,也不需要其他的一切,只要他们一家三口能够平平安安的呆在一起,就足够了。

    不要告诉她,那只是军事演习,不会有事的!

    她顾念兮可不会傻到真的以为,什么对抗战争的,就是绝对的零伤亡!

    “兮兮……”

    被顾念兮这么一说,谈逸泽倒是不知道说什么好了。

    是啊,当初是他强行将她给撸来当老婆的,现在却连照顾她都没有,整天要她为自己担惊受怕的。

    是他,没有尽好一个当丈夫的职责,也是他没有尽到当父亲的职责。

    “我下去帮刘嫂了!”

    见他默不作声,她索性再次绕过她,直奔楼下。

    看着那扇被开启又再度被关上的门,谈逸泽只能灰溜溜的看着一眼还在小床上闹哄哄,抗议着被人冷落的聿宝宝说:

    “你老子被你妈给嫌弃了,这可怎么办才好?”

    ——分割线——

    “兮兮,这是你最喜欢吃的板栗,多吃一点!”

    今儿个谈家的晚餐,气氛有些不大好。

    寻常只要板栗一上来,就直接往嘴巴里塞上好几个的女人,今儿个却一直都没有动筷子。

    而边上坐着的男人,也不知道在想着什么。

    这不,本来给孩子喂饭的勺子,这会儿都差一点塞到了孩子的耳朵里了。

    看着这小两口,谈老爷子也大致知道这两人是闹矛盾了。

    其实,这两口子真的闹得这样僵的场面,还真的少见。

    就算当初为了秦可欢的事情闹一闹,两人也没有像是今儿个这样的面红耳赤的。

    在夫妻的相处上,谈老爷子这个过来人都有些羡慕这两口子的相处模式。

    可今天,好像真的有点不大对劲。

    顾念兮一直都埋着头,也不知道有没有将饭往嘴里扒。

    谈逸泽给孩子喂个饭,弄得小宝宝整个脸都是饭粒。

    到最后,谈老爷子实在是看不下去了,索性将聿宝宝给抱过去,亲自喂。

    “爷爷,您别担心。我都在吃呢!”

    为了让谈老爷子安心似的,顾念兮索性一口气往自己的嘴巴里塞了不知道多少个板栗,一直到嘴巴都塞不进去之后才开口咀嚼着:

    “爷爷你看,我吃的欢呢!”用着含糊不清的声音,她和谈老爷子说。

    “你别噎到!”

    谈逸泽知道顾念兮是为了讨得老爷子的开心才弄的整个脸都鼓鼓的。

    可再大的嘴,也容纳不了这么多同时吃下去啊。况且,她就那一张小嘴,还能弄得了这么多?

    边说着,谈某人还心急的给她成了汤,准备给她喝呢!

    可谈逸泽不说还好,这一说,顾念兮还真的不知道是噎着了还是怎么着,火急火燎的朝着洗手间的方向冲。

    看这架势,谈逸泽慌了。

    而老爷子赶紧催促着:“我说你,一年到头好不容易有几天在家呆着,你能不能让着她一点?要是把这么好的孙媳妇给气跑了,到时候我跟你急!”

    一段话说完之后,谈老爷子又连忙补上一句:“你还不给我赶紧去看看!”

    而这话还没有说完呢,谈逸泽早已放下了碗筷,跟了上去。

    站在洗手间的门口,他听着里头时不时传出来的声音,脸色微变:“兮兮,你怎么样了?”

    他是想要推门进去的,可这丫头还真的跟他诚心对上了,进了洗手间还直接把门给锁死了。

    “死不了……”

    含糊不清的应了这么一声,她又趴在马桶边干呕着。

    不知道是刚刚被那板栗噎到了还是怎么着,顾念兮这一吐,将自己肚子里的东西都给清空了。

    等到她推开门的时候,还差一点被这刚刚等的不耐烦,准备直接冲进去的男人给踢一脚……

    ------题外话------

    专业词汇竟然涉及到敏感,这玩什么?
(快捷键←)[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快捷键→)
大家同时在看:龙血战神 黑道特种兵 傲世九重天 武动乾坤 遮天 绝品邪少 生肖守护神 完美世界 我的贴身校花 绝世唐门 大主宰 莽荒纪 我欲封天 校花的贴身高手 星战风暴 武极天下 校园绝品狂徒 亿万老婆买一送一
本书转载于网络,版权属原作者,喜欢小说军婚染上惹火甜妻全文阅读,记得收藏本书。 卓越全本小说网 www.zy200.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