卓越全本小说网 全本玄幻 全本武侠 全本都市 全本历史 全本侦探 全本网游 全本科幻 全本恐怖 全本散文 其它小说 全部小说
小说排行榜 > 全本都市言情 > 军婚染上惹火甜妻全文阅读
军婚染上惹火甜妻TXT全集下载 加入书签

军婚染上惹火甜妻无弹窗 正文 第427章 顾念兮我不忍你了vs凌母恶报

    不是痛,也不是抽,而是类似于闷闷的感觉。

    其实,对于这样的感觉,顾念兮也不陌生。

    这段时间,这胃里总有这么奇怪的感觉。

    难不成,她还真的和苏悠悠说的一样,她怀上了?

    可转念又想了,她亲戚前段时间才来过。而这段时间谈逸泽又不在家,最多就是他离开前的那一晚上耕耘频繁了点,难不成这样就怀上了?

    但就算是怀上,感觉也不会这么快吧?

    应该,不可能!

    顾念兮是这样想的。

    所以,此刻她又将自己胃里的不适给强压了过去。

    瞅着摆在自己面前的纸和笔,还有即将离开这个屋子的顾念兮的背影,谈某人开始毛不淡定了。

    而军人有时候的不淡定形势有很多的表现方式。

    例如现在谈某人竟然在这屋子里对着顾念兮大喊大叫了起来,其实也是不淡定的一种方式。

    “顾念兮,我忍你很久了!”

    好吧,谈参谋长觉得自己挺委屈的。

    都将近十天没有抱到老婆了,这回家当然想要在第一时间和老婆亲个小嘴什么的,缓解一下自己的思念。

    当然,要是能直奔主题,那就更好了。

    也顺便能让他憋屈了好几天的弟兄好好的活动活动筋骨。

    可眼看,这老婆就要转身离去了。

    缓解自己的思念就不说了,感觉本来该属于他谈逸泽一个人的关心和爱都像是被别人给分了去似的。

    谈逸泽现在怎么还可能淡定的了?

    要是在部队里,谈逸泽这么一吼,哪个兵蛋子不吓得屁滚尿流的?

    可这顾念兮倒好,非但没有表现出一丁点的畏惧,这会儿竟然还和他谈逸泽干瞪眼。

    “不想忍就别忍呗,我又没有求着你忍着……”

    某女直接甩了谈参谋长一记白眼。

    和谈逸泽相处的时间越多,她越是清楚这个男人其实在自己的面前就是纸老虎一只,没有什么需要畏惧的。

    而这也导致,她更加的肆无忌惮。

    说着,她还真的转身就要走了。

    眼看,这刚刚回家就要陷入另一场战役中的谈参谋长,只能在战争的号角吹向之前主动示弱。

    谁让这顾念兮,是他的小妻子?

    难不成,他谈逸泽还真的要用在部队里的那些规矩来对待她不成?

    要真是这样的话,当初他也就不会在部队呆了那么多年还当了那么多年的光杆司令了!

    听墨老三说,老婆要是真的发火的时候,只能尽可能的让着。你看看,墨老三现在都忍着睡了大半个月的沙发了,也没见忍出什么成果来。

    不过说真的,他额的家庭倒是听和睦的。

    这让打着家庭和睦旗号的谈逸泽,准备向他们家的相处方式靠拢。

    但有一点那是肯定的。

    他谈逸泽打死,都不肯睡沙发!

    谈某人立马拿着纸和笔冲上前,将准备朝着门外走去的女人给拉了回来:“老婆,我写我写,我写还不成么?”

    看着这男人拿着纸和笔那猴急的样子,顾念兮还真的有些想笑。

    但抿了抿唇儿之后,她还是暂时憋住了:“刚刚不是谁说的,忍我很久,不想忍了么?”

    “谁说的?”谈某人估计是想要装个失忆什么的。

    可无奈,身边的女人还是提醒着他:“还能是谁说的,当然是您谈参谋长了!”

    “那啥,我刚刚就是说胡话,胡话不能较真,知道不?”

    “那你还写不写?”

    明明说好了做完了之后要写一份字面检讨书给她的,所以那天晚上顾念兮连本带利被压榨了好多次。

    搞到最后,这个男人就留了三个字——“对不起”?

    难道谈逸泽真以为,她顾念兮那么好糊弄的么?

    “写,当然写。关系的家庭和睦的大问题,怎么能不写?不过兮兮,咱先开饭成不?最近在演习地吃压缩饼干,都吃的反胃了。现在肚子里空的很,能不能先给我点油水?”

    某男人的语气,可比之前好了不少。

    而听着他这一番话,顾念兮的心也软了下来。

    演习地的东西有什么好吃的?

    看他现在瘦的那个皮包骨的样子,就知道了。

    “那好,现在给你半个钟头的时间吃晚饭,然后把这东西给完成了,有话再说!”

    “是,老婆大人!”

    然后,某个男人的爪子就习惯性的爬上了女人的腰身,而女人也任由一副痞子样的他跟随自己下楼……

    其实,他们都知道彼此的难处。

    小打小闹可以有,但上升到动真格的话,谁都不准许。

    ——分割线——

    “怎么样老胡,我妈的检查结果出来了吗?”

    这天,凌二爷陪同凌母一起到军区总院拿检查报告。

    其实,按照凌二爷的本意,是相信苏小妞,劝凌母直接入院治疗的。

    但凌母却打死都不相信苏小妞的那个结果,执意要到军区总院来接受检查。

    虽然这等待结果的几天时间不是很好受,她也担心那个结果会和苏小妞给出的是一样的。但这几天时间里,还是有一件事让他开心的。

    那便是,前一阵子都不怎么回家,甚至扬言要和自己脱离母子关系的凌二爷,这几天一直都陪在她的身边,让她更加坚信自己的身体应该不会出了什么大问题。

    不过今儿个过来拿检查报告的时候,凌母还是执意要跟过来。

    她知道,其实儿子是想要偷偷瞒着自己过来拿这报告的,不希望若是结果不是自己想要的,打击会过大。

    可凌母觉得,自个儿呃身体状况还是自个儿清楚比较好。

    再说了,她也想要亲耳确定,那些所谓的检查报告都是苏小妞胡编的。

    从始至终,凌母一直这么坚信着。

    一直到看到拿着自己的检查报告出现在办公室门口的老胡脸色不大好,一边扫了她的脸色,还一边暗示着凌二爷和他一起到外面说的时候,凌母的心就像是快速往湖里沉的巨石。沉甸甸的,找不到任何可供的浮力。

    “老胡,有什么东西当着我的面说。我的身体,我有知情权。”

    直接戳穿了老胡的想法,凌母站了起来。

    此时,老胡的脸上也不大好。

    当医生这么多年,他当然也知道现在患者被告知自己得了这样的病的心情肯定不是很好。

    本来,他想着让凌二爷先瞒着她,等她开始接受治疗,甚至直到治疗结束再说的。

    可没想到,凌母竟然那么不留情面的戳穿了他。

    当下,老胡有些为难。

    看向凌二爷,他需要确定一下凌二爷的意思。

    “没事老胡,我们就打开天窗说亮话!”

    凌二爷说。

    其实,苏小妞那边已经得出了答案了。

    而且凌母当时自己也已经知道是什么情况,再者她也去了别家医院做了进一步的确认,应该对这些不陌生才对。

    现在瞒着和不瞒着,其实没有多大的区别。

    “那好,我也就直说了。您,也要先做好准备!”最后的一句话,老胡是对凌母说的。

    而后,他将体检报告摊开摆在他们两的面前。

    “你的yin道出现了一个肿瘤,良性还是恶性,现在还不好说。但从目前的结果看来,多半是恶性的!”

    老胡说这话的之后,又扫了一眼凌母。

    此刻,凌母已经没有了平日里高高在上的那种感觉。

    一双眼睛睁得老大,像是不相信老胡所说的。

    怎么会这样?

    恶性肿瘤?

    这是什么意思?

    难不成,还真的像是苏悠悠所说的那样?

    “老胡,是不是一种叫做什么卵黄瘤?”

    凌二爷的眉心此刻也皱成了一团,想起那日和苏小妞说起这些的时候,他问了一句。

    “看来,你们之前应该已经做过检查了。而且,对方在这方面的医术造诣挺高的!”老胡没有笑着说。

    同样的,老胡不加掩饰的赞美,让在场的两个半喜半忧。

    喜的是凌二爷,没想到他家苏小妞的医术,连老胡都赞扬。你想想,老胡现在所呆的是国内医疗技术水平最好的医院。

    在这样的医院里,他什么样医术高明的医生没有见过?

    对于这些医生,他现在都产生了疲劳感了。

    可就是这样的情况,苏小妞还能让他称赞上几句,这说明了什么?

    “那老胡,我现在该怎么办?”凌母还真的没想过,苏小妞真的没有骗她。

    得知这样的结果,她也慌了。

    她一直都还觉得,自己才五十岁,还能走上更好更远的路。

    但没想到,最先垮下的竟然是自己的身体……

    “首先,当然是要入院治疗了。你现在的身体状况,已经不合适继续上班了!”

    老胡将手上的病历收拾了起来,看向凌母。

    而后者,因为老胡的话变得有些毛躁不安。

    她好不容易才挤掉了凌耀,重新回到自己工作的岗位上。

    很多理想,很多报复,都还没有来得及实现。

    再有,她这段时间甚至还规划了许多凌氏未来的蓝图,准备再创新高。

    在这个关键的时候,竟然要她从上面退下来?

    不得不说,这样的结果凌母不甘。

    虽然没有说出口,但凌母已经将所有的情绪都写在自己的脸上。

    看了这样的她,老胡有开口:“当然,你也可以选择继续站在你的工作岗位上。但你要考虑到,这个后果可能不是你所能承受的了的!”

    “我……”

    凌母还想要说些什么,但就在这个时候,凌二爷先开了口:“妈,您还是住院接受治疗吧。至于公司的事情,我给您看着,等你康复回来的那一天!”

    一句话,最终让凌母不再开口。

    也对,都这样的时候了,工作什么的是应该放在一边。

    要不然,命都没有了,还拿什么去工作?

    看到母亲不再反对,凌二爷又继续问:“老胡,那您说现在我妈该怎么做?住院治疗就行么?用不用手术什么的?”

    “需要。手术这一方面,当然要等到住院之后,再开始手术方案。”

    老胡这边的话才刚一说完,凌母又问了:“手术的成活率有多少?”

    其实,一般这问题,不是轮到病人亲自问的。

    凌二爷也没想到要当着母亲的面问这些。

    毕竟,这有可能会打击到她治疗的信心。

    老胡似乎也没想到凌母竟然会问这个,脸色也不大好看。

    看了一下凌二爷,他似乎有意想要让凌二爷出面制止谈及这个问题。

    但凌母是何等犀利的角色,你认为这样的小眼色就能瞒过她?

    瞒不过!

    所以,当她注意到这两人的互动之时,她开口了:“你们别给我在这里打马虎眼,我要听实话!到底手术治愈的机率有多少?”

    凌母的情绪有些激动。

    而凌宸,其实也理解现在母亲的感受。

    她要强了一辈子,没想到生命竟然在这个时候跟她开了玩笑。

    “老胡,你说吧……”想要瞒,其实也瞒不住,凌二爷是这么觉得的。

    再说了,自从凌耀背叛了她之后,凌母的疑心病一直都比较重。

    这个时候不告诉她的话,待会儿她还不是可以照常旁敲侧听出来?

    与其那样让她知道结果,还不如直接告诉她,也省得将来还要和她玩离间计。

    “这……”老胡没想到,凌二爷会这么说。

    看了一眼凌二爷的脸色没有任何的异常之后,老胡才转身对凌母说:“治愈的机率不是挺大,所以你只能更加配合治疗,争取战胜病魔!”

    老胡的一番话,跟战前总动员似的。要是士兵们听到这话,估计会慷慨激昂。

    可这话落进了凌母耳里,让她一瞬间感觉失去了所有可支撑的力道,瘫软在老胡的办公室里。

    治愈希望不大?

    这是不是意味着,她的生命要到头了?

    看到凌母的反映之后,老胡按了一下办公桌上的内线电话,让几个护士过来,直接将凌母给搀扶到凌二爷已经预定好的病房里。

    “老胡,我能抽个烟么?”

    凌母离开之后,凌二爷随口问了这么一句。

    “我这个时候要说不能,你会听么?”听着他的话,老胡不答反问。

    这男人,向来是谁都管不住的主儿。

    这会儿嘴上虽然询问着,但手上的烟盒已经拿了出来。

    动作利落,简单干脆的将手上的香烟给点燃了。

    “这里是医院,你给我注意点影响,抽两口就好!”看了一眼现在凌二爷的神色,老胡嘱咐了这么一句,转身将自己身后的那扇窗户给推开了。

    凌二爷的情绪似乎真的很低迷,一边抽着烟,一边都窝在老胡的沙发上,沉默不语。

    “老胡,你说她怎么就得了这个罕见的病呢?”一根香烟燃尽的时候,凌二爷将烟蒂给按灭在旁边摆着的花盆泥堆里。

    “看来,你之前还做过了解……”

    老胡翻开了病历,继续说:“这病全球现在也只有九十多例,而且大部分都是三岁以内的小孩。这病,本来真的不该出现在一个成年人的身上的……”

    说到这的时候,老胡扫了一眼窝在沙发上,还打算往自己的烟盒里掏香烟的凌二爷,道:“别再抽了。知道你今儿个心情肯定不好,都已经让你抽了一根了。再抽的话,我这儿的火警系统可要响了!”

    说着,他指了指自己头顶上的那个消防感应装置。

    听着他的话,凌二爷这一次没有直接将香烟点燃。

    要是因为自己抽了几根烟就将这军区总院附近的消防大队给惊动的话,那影响可不好。

    不过刚刚被抽出来的那根香烟,并没有离开凌二爷的手。

    他一直都将它夹在食指和中指之间。

    大概,是打算等第一根香烟燃尽之后,再点燃第二根。

    再度扫了凌二爷一眼之后,老胡琢磨了一下,开了口:“其实这样的病,也不是没有治愈的案例!”

    一句话,就像是高端燃气。

    将本来凌二爷眸子里本来就快要泯灭的希望之光,再度给弄成了熊熊烈火。

    “有治愈的案例?”

    他的声音,明显的比之前还提高了几分。

    老胡也修过心理学,他知道此刻这个男人的情绪好转了不少,甚至快要到了欢呼雀跃的地步。

    虽然凌二爷将这些情绪给掩藏的不错,但他到底还是没有能逃脱他老胡的火眼金睛。

    “是有治愈的案例,我想你知道的这些东西,应该不是到什么医院医生都会告诉你的吧!”

    老胡的这一番话不是反问句,而是肯定的。

    “从世界各国收集到的例子,现在全球也不过九十多例。国内关于这一方面的记录,也等于零。你想要在百度上搜索到关于这一方面的消息,根本不可能。”

    “老胡,你的意思是什么?”其实,凌二爷也有些纳闷了。

    这些资料,要是百度搜索上没有,国内没有任何的记录的话,那他家苏小妞这些玩意儿到底上什么地方弄来的?

    而且,那天听苏小妞的语气,她是非常肯定的。

    “我的意思是,这些资料目前我也只看过一些,不过我当年的一个徒弟家里时代都是妇科医生,所以她掌握这方面的数据可比人家百度文库还要多和精。不过她的脾气比较倔,本来按照她的能耐,是可以到军区总院过来的。可她却偏偏选择了一个小小妇产科呆着……”

    其实老胡说的,就是苏小妞所就职的那间医院的主任。

    当年她进入这行的时候,老胡就是她的导师。

    不过她最后,却没有直接进入军区总院,而是选择了小医院就职。

    按照她的话来说,只要医术精,到哪里都能治病救人。

    “那治愈的案例,就是在她手上实现的?老胡,要不这样吧,你把她请来给我妈开刀,跟她说不管费用多少我凌二爷都付得起!”

    能治愈母亲,凌二爷就算倾家荡产也在所不惜。

    “你先别急,先听我说完整!”老胡突然卖起了关子。“你知道吗?这种病治愈的案例总共有两个。一个是在英国,不过当时做这个手术的那名医生已经寿终正寝了。另一个,在中国。你一定想不到,这个主刀医生到底有多年轻!”

    其实关于苏小妞的名气,在这业内已经不算什么了。

    但这些外行人,压根还不知道。以至于,这位在医术界已经小有成就的苏小妞被人当成了路边野草,被凌母唾弃。

    很明显,现在凌二爷也压根想不到,这个所谓的治愈病例其实就是在苏小妞的手上实现的,只是着急着想要给母亲治好这个病。

    “冯管她有多年轻,又不是相亲还要考虑对方的年岁!你尽管给我把她找来,不管花多少钱,我都要她做这个手术。”凌二爷一番话有些牛气冲冲。

    而老胡却在听了这话之后,笑了:“要论起来,这找她应该是问你凌二爷才对!”

    “你什么意思呢你?”

    别看人家凌二爷寻常的时候脸上春光灿烂的。

    但要是在这个男人毛躁的时候总去逗他的话,绝对有你苦头吃的。

    你看人家凌二爷现在察觉到老胡一直都在卖关子,感觉像是在耍人就抡起拳头怒火滔天的准备冲上去就知道了。

    而老胡也在这个时候丢出了一个重磅消息:“我的意思是,你都和人家做过夫妻,要说找人家做手术,应该是你来说比较实际,成功率也比较大不是?”

    本来还怒气冲冲的准备要将老胡这张贱嘴给收拾一顿的凌二爷,这会儿听到了接下来的这一番话之后,挥出去的拳头也在一瞬间打住了。

    不是因为他惧怕揍了军区总院的院长,惹了什么事情。在他凌二爷的眼里,也就只有打不过,还真的没有什么揍不得。

    畏惧谈老大,就是因为他揍不过谈老大的铁拳。

    但老胡,凌二爷还真不信他一个整天拿手术刀的人物,还能力气大到什么地方去。

    总之,他想的是揍了再说。

    但在听清了老胡的话之后,他的手打住了。

    而此刻,他的眸子里除了诧异,还是诧异。

    “你的意思是,这个手术的案例是苏小妞做的?”

    他凌二爷也就只有和苏小妞这一段婚姻。

    虽说他们的结婚证是假的,但凌二爷却是打从心里认定这个女人。

    “我说,她都将我徒弟那边的绝密资料都拿出来跟你说了,难道就没有告诉你她两年前做过那个让医术界到现在都连连称奇的手术么?”

    老胡到现在都在感慨。

    本来以为自己当初收的那个徒弟已经是青出于蓝了。

    没想到,这徒弟手下的徒弟,还更胜一筹。

    这时候的老胡不由得感叹:长江后浪推前浪,前浪死在沙滩上!

    “苏小妞……”

    凌二爷呢喃着那个女人的名字。

    原来两年前,这丫头已经这么有出息了。

    “你说她当时也就二十来岁,为什么会懂那么多?”

    凌二爷听闻了这个消息之后,一个人又窝回到了沙发上,喃喃自语着。

    不似刚刚一个人呆着时候的毛躁,此刻他的眼眸里有了各种各样的光彩流动。除了欣喜,还有雀跃……

    那都是,为了苏小妞的成功而欢呼雀跃。

    “其实他们都说她是在给孕妇做引流手术的时候发现,也在病情还没有进一步扩散之前将肿瘤给摘除的。但我觉得,并不是这样。当时我徒弟事后还把那天病患做完手术的数据都给我送来。她当时就说了,这丫头的胆子怎么就这么大。要是换成是她的话,看到那个肿瘤都那么大的时候,她也会迟疑自己敢不敢动那个手术!”

    “你说,要是没有她的胆识和精湛的医术,你真认为那手术是个小儿科?”

    老胡说到这的时候,又想到了一点:“找她,好好商量一下吧。毕竟能让一个独立将这么危险的手术执行的医生加入,这对这次的手术而言肯定是有好处没有坏处的!”

    一番话下来,凌二爷点了点头。

    “那好吧,我现在就过去找找她!”

    按照老胡说的,在母亲进行手术之前,还要先确定治疗方案。

    “……”

    老胡没有再说话。

    总算是要将这个难伺候的爷给送走了,他也总算有了喘息的机会。

    不然,要是将他留在这,保不准待会儿火警大队都要过来了。

    只是明明走了好几步,就要离开他的办公室的凌二爷在这个时候又折了回来:“老胡,你说苏小妞能过来给我妈动手术吗?”

    要是没有之前的这些事情的话,凌二爷能保准苏小妞随传随到。

    可在凌母对她做了那么多的缺德事之后,凌二爷也不敢打包票了。

    听着凌二爷那泄气的话,老胡其实也能体会现在凌二爷犹豫的心情。

    “我相信,她是个好医生!”

    好医生,面对手术和病人,苏悠悠应该不会带着太多个人因素!

    听闻了这一番话之后,凌二爷便勾唇说了句:“谢了!”

    随后,这个男人便转身离开了。

    ——分割线——

    “妈,你现在感觉好一点了没有?”

    问这话的时候,凌二爷才刚从老胡的办公室走了出来,转身来到凌母所在的病房。

    此时的凌母已经醒了过来,一手上还挂着吊针。

    “宸儿,你过来!”

    貌似知道自己的病之后,凌母现在的情绪非常低落。

    “妈,怎么了?是不是还有什么地方不舒服?”凌二爷朝着凌母走了过去,看到她现在那一脸病怏怏的样子,丝毫没有了昔日在商场上那种傲立于所有人之上的感觉,他突然领悟:人这一辈子不管你活得怎样光彩,到头来都免不了老去死去……

    “没什么地方不舒服,就是想看看你!”凌二爷走过去的时候,凌母一手就拉住了他的大掌。

    犹记得,当年他出生的那会儿她第一次见到这孩子的时候,也是这样的拉着他的小手。没想到一转眼的功夫,当年躺在襁褓里总爱乱嚷嚷的小子,现在也长成了一个能独当一面的小伙子。

    “妈,我这会儿还要出去一趟!”凌二爷嘴上这么说,但还是在凌母的病床边坐了下来。

    “现在没事就别总出去,陪在妈身边好吗?公司有忙不完的事情,妈是知道的。但妈现在也真的不知道自己还有多少时间了,能看多你一眼就是一眼!”

    或许老胡刚刚宣布的那个消息对她来说,真的太过沉重了。

    现在的凌母说的那些话,都莫名的带着感伤。

    “宸儿,妈这一辈子最大的遗憾,就是没能看到你结婚生子。老天真的是太不公平了,为什么让我在这会儿得了这样的病?让我多活两年,看到你结婚生子,快乐生活,我也走的安心就不行吗?”

    “妈,您瞎说什么呢?我是出去给你找最好的大夫,一定把你的这病给医好。到时候你想怎么看我,都成!”

    凌二爷避重就轻。

    当然,他也没有贸然就将他要去请的大夫是苏小妞这事情给说出来。

    毕竟,母亲和苏小妞之间到底存在怎样的隔阂,现在的凌二爷是最清楚的。

    “宸儿,妈这病真的能医?”

    “怎么就不能了?老胡说过,国内有治愈的病历,两年前做的手术,现在病患都还健康活着,据说子宫都完整的保留,现在又怀上了!”

    凌宸的一席话,让原本已经变成死灰般的凌母的双眼,顿时又有了光亮。

    “而且据说,做这个手术的医生,目前也在国内。若是能让她给你主刀,老胡说了治愈是很有希望的!”怕就怕在,人家苏小妞现在不想给你做手术了,瞧你当初都对别人做了什么事情了。

    但后面的这些话,考虑到凌母现在情绪不稳定,凌二爷也没有说出话来。

    “那个医生在国内,你能找到她么?”凌母皱着眉头。

    其实,她也是个好强的女人。

    只要有一丁点的希望,她也不愿意就这样放弃自己的生命。

    “找得到!”

    凌二爷为什么这么肯定呢?

    因为这些天,他凌二爷都赖在人家医生家里吃饭睡觉,有时候还对人家耍流氓呢!

    “那你把他给找来,不管他开除什么条件,要多少的钱,你跟他说凌氏都会同意。”在凌家人的眼里都一样,只要是钱能解决的绝对不是问题。

    “妈……”其实不是钱的问题,而是苏小妞愿不愿意原谅你的问题……

    毕竟这样的大手术,还要人家心里头愿意才行。

    总不能强行把她给押到手术台前直接丢给她手术刀就让她动手吧?

    凌二爷想要和凌母说这些,别开口闭口提钱的事情,尤其是在苏小妞的面前,别再做那些让她伤心的事情了。

    但最终,他还是闭上了嘴。

    “宸儿你想说什么?”

    “没什么!妈,老胡给了我那医生的地址,我想现在先过去看看。”

    “那好,你路上小心点。”

    帮凌母捻好被角的凌二爷才从转身走了出来,临关上病房门之前,他又往里头瞅了一眼,突然间发现,他的母亲真的老了好多……

    ——分割线——

    “伯母,您找我有什么事情?”

    这日,刘雨佳是被一通电话给紧急呼叫出来的。

    其实,她刚刚还在明朗集团上班。

    前段时间,她升任为明朗集团董事长的特别助理,这些都是因为舒落心想要撮合她和谈逸南的缘故。

    但因为舒落心下马,谈逸南又主动辞职,现在她又被调回到原来的位置。

    其实,刘雨佳也知道,只要顾念兮重回到明朗集团,就没有她好受的。

    可没想到,这顾念兮还真的不留一丁点情面。

    从回到公司之后,只要是之前和她刘雨佳牵涉到的人,都一并给降职了。

    弄到现在,她刘雨佳在明朗集团里面也频频遭受白眼。

    这段时间,刘雨佳也过的痛苦万分。

    不过看到舒落心现在的精神状态之后,她倒是有了安慰。

    最起码,这个老女人过的也不是那么的舒心,她刘雨佳的心里也就舒坦了。

    比起顾念兮,她更不待见面前这个老女人。

    若不是这出戏还要唱下去,她也懒得应付这样的女人了。

    将名牌包包放在作为的另一端,刘雨佳坐了下去。

    “也没什么事情,就是最近都没有见到你,也不知道你的近况如何!”

    舒落心抚了抚自己垂散下来的发丝,将他们给弄到耳背。没有了发丝遮挡露出来的眼尾,现在细细碎碎的纹路。

    这和以前精心保养,明明五十几岁看起来却跟个三十几岁的女人判若两人。

    听她的话,刘雨佳有些想笑。

    如果这老女人不是有事情拜托她会主动来找她呃话,那她刘雨佳的名字就倒过来写。

    “我最近还行吧,除了公司里有着忙不完的事情,其他的还好!”刘雨佳抿了一口咖啡。

    每天办公桌上是堆积如山的文件。

    当然,这些要是做了都能得到赞赏还好,关键是不管她作出怎样的方案,都会被上级退回,让她重做。

    其实,刘雨佳也猜到,这些都是顾念兮的主意。

    不管他刘雨佳做了什么样的东西出来,顾念兮都不会接受。

    她就是要磨掉她刘雨佳额的耐性,然后让她再也受不了,主动提出离开明朗集团。

    但既然已经看穿了顾念兮的计划,她怎么可能那么轻松的就离开明朗,让顾念兮好过?

    她刘雨佳可从来没有这么傻。

    主动的退让,让自己的敌人轻松自在,那是傻子的行为好吧!

    “看来,最近明朗集团的生意不错?”

    舒落心听着刘雨佳的话,一个人嘟囔着。

    其实,她今儿约刘雨佳出来,也就是想探听一下明朗最近的动向。

    其实,在某一点上,舒落心和刘雨佳其实是一类人。

    他们自己不好过,别人也别想要好过的那类人。

    舒落心最近是没有怎么离开自己名下的那个公寓,成天都和小南在一起。

    这段时间,小南的出国手续还没有办下来,所以他也兜兜转转在找一些小事情做,估计是姓要赚到两个人的生活费。

    可从小南每天回家的疲惫样她也可以看得出,其实小南最近在工作上也频频遇到困难。

    面试了许多公司,他们都说不缺人手。

    就算是小公司,也不肯接受谈逸南。

    而这在舒落心看来,应该都是顾念兮和谈逸泽搞的鬼。

    如果不是他们的话,怎么可能连小公司都不要谈逸南这样有实战经验的人呢?

    只是当舒落心将所有的矛头都对准谈逸泽和顾念兮的时候,她却没想到,真正导致了现在谈逸南的窘境的人并不是他们那两个人,而是舒落心自己。

    对于谈逸泽而言,谈逸南的身上毕竟还留着和他一样的血。所以,看在过世的谈建天的面子上,他对谈逸南是不会赶尽杀绝的。

    而对于顾念兮而言,谈逸南毕竟和她有过那么两年,他们之间孰是孰非都已经过去了,她也懒得去搭理他。

    谈逸南今儿个的狼狈,其实都是前段时间舒落心逼迫他在顾念兮不在国内的那段时间强行篡位导致的。

    一般的大公司的领事,确实也欣赏谈逸南,但对于前段时间因为他的野心而弄出来的谈氏的绯闻,所有的领事都望而却步。

    至于那些小公司,小庙里能容得下谈逸南这尊大佛吗?

    于是,谈逸南就在这样的情形下,陷入了第一次的事业瓶颈。

    每天除了找工作之外,他还兼职一份家教工作。

    其实,对于他谈逸南而言,他还是蛮喜欢现在的生活的。

    毕竟,要是他掌控明朗集团的话,舒落心便会干涉着许多的决议,明朗集团的发展也会就此止步。

    远离明朗,让明朗有更宽更广的未来,是谈逸南觉得自己应该为明朗集团做的。

    再者,现在有空兼职,比起成天都都忙的晕头转向,晚上还要在酒水间应酬,不知道要轻松许多。

    只是在谈逸南眼中的轻松生活,在舒落心的眼里却成了堕落的生活。

    所以,这段时间她总想方设法的想要帮谈逸南谋回明朗集团的机会。

    在此期间,舒落心也联系了不少以前明朗集团和自己要好的干事。

    但不知道这些人是不是都被顾念兮整顿了一番之后变样了还是怎么着,每一个接到她舒落心的电话的人,不是说现在有急事,就是在外地开会。

    公司本部就在A城,他们这些能还能上什么地方开会去?

    难不成还真的将她舒落心当成傻子了?

    但这些也让舒落心看清了这些人的面目,他们是不肯帮她了。

    她最后找上的人,只有刘雨佳了!

    虽然因为她表舅的事情,舒落心是百般不愿意见到她的。

    但考虑到谈逸南的前途,舒落心还是厚着脸皮找上来了。

    “伯母,最近南过的怎么样?”

    刘雨佳看似无意间提及,却让舒落心眼眸一亮。

    其实,舒落心就是一直都在寻思着该怎么引入接下来的话题。

    没想到,这个时候刘雨佳竟然给了她台阶下。

    这,叫他怎么能不激动?

    “小南最近过得很不好……”

    不过舒落心以前再怎么演,都没有这次像。

    毕竟这次牵涉到的是她舒落心最宝贝的儿子。

    “怎么了?”听到舒落心的话,刘雨佳也作出一副惊讶额的表情。

    其实,这些不过是在她的预料之中。

    要是谈逸南和舒落心都过的好的话,那她舒落心今儿个也不会找到她这里来了。

    “小南现在连份工作都没有找到,去留学的事情也迟迟都没有办下来。我就在怀疑,是不是谁使了什么手段!”

    “伯母,您说的不会是……”

    刘雨佳没有将后面说下去。

    不过她相信她的话,已经引起了舒落心的共鸣。

    “是,就是那个该死的狐狸精。是她害的我们小南现在连工作都没有,成天游手好闲的!”

    “伯母,这个女人真的太坏了!”刘雨佳跟着叫器着。

    “就是。所以雨佳,这次你一定要帮伯母。我现在除了找你说这些,都不知道要找谁说这些了!”

    “伯母,您看我也是打工一族,我哪能帮上什么忙?”刘雨佳欲擒故纵。

    “雨佳,你还别说,这次这个忙,还真的非要你帮不可了!要是真的能成的话,将来我一定提拔你为明朗集团的总经理!”

    舒落心就是这样,让人办事的时候喜欢给人戴上高帽子。

    “伯母,这些您也就别说了。咱们是自家人,要是真的能帮上忙的,您说就是了!”看似勉强的应承下来,但实际上却都在刘雨佳早已规划好的剧本里。

    “你先看看,我今儿个给带来的是什么东西?”

    问出这话的时候,舒落心从自己的包包里掏出了一份文件。

    “雨佳,这文件可是我今儿个花了高价从一个sh员工里买来的。这可是内部资料,据说里面有个方案,你要是能将这方案给弄到顾念兮那边的话,我相信不出几日以sh国际的能耐,我就不相信这顾念兮还能稳坐在那个位置!”

    在舒落心说这话,上面出现的“sh国际集团”几个字进入刘雨佳的眼帘的时候,刘雨佳的眼里出现了诡异的光亮……

    舒落心,这回你也想玩大的?

    ——分割线——

    只是当这咖啡厅里两人正密谋着某件事情的时候,A城的国际机场处出现了一个戴着黑色墨镜,一人推着行李的长发女人……

    女人从机场出来的时候发现,一辆黑色的轿车正好停在机场门口。
(快捷键←)[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快捷键→)
大家同时在看:龙血战神 黑道特种兵 傲世九重天 武动乾坤 遮天 绝品邪少 生肖守护神 完美世界 我的贴身校花 绝世唐门 大主宰 莽荒纪 我欲封天 校花的贴身高手 星战风暴 武极天下 校园绝品狂徒 亿万老婆买一送一
本书转载于网络,版权属原作者,喜欢小说军婚染上惹火甜妻全文阅读,记得收藏本书。 卓越全本小说网 www.zy200.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