卓越全本小说网 全本玄幻 全本武侠 全本都市 全本历史 全本侦探 全本网游 全本科幻 全本恐怖 全本散文 其它小说 全部小说
小说排行榜 > 全本都市言情 > 军婚染上惹火甜妻全文阅读
军婚染上惹火甜妻TXT全集下载 加入书签

军婚染上惹火甜妻无弹窗 正文 第430章 非她不可vs霍小姐,你恶心了

    “苏小妞?”

    当推开那扇熟悉的公寓门,看到他凌二爷所熟悉的那些东西都被蒙上了一层白布,还有他曾经到苏小妞这边蹭吃蹭喝蹭睡的那张红色沙发上也蒙着一层白布,凌二爷感觉自己的生命里好像漏掉了什么东西。

    这感觉,令他不安。

    这样的惶恐无助,甚至比得知凌母生病的时候还要恐怖。

    因为这感觉让他觉得,今儿个自己要是找不到苏小妞,这一辈子可能再也见不到苏小妞了。

    他跟疯子一样,在这个房子里大喊大叫着苏悠悠的名字。

    他跟以前在训练场上似的,丝毫没有感觉疲惫的在这个房子里兜兜转转。

    可不管凌二爷怎么做,他都在这个熟悉的房子里找不到他的苏小妞的踪影,更听不到苏小妞的回答……

    怎么会这样?

    苏悠悠,你上哪儿去?

    怎么可以连通知一声,都没有?

    没有多犹豫,凌二爷赶紧掏出了手机,往苏小妞的手机上拨去。

    他想要问:苏小妞,你上哪里去?为什么连和我说一声都没有?

    还想问:苏悠悠,你怎么可以如此狠心,都将我抛弃了一次了,怎么还可以再抛弃我一次?

    可凌二爷的这两个问题,主动得不到他想要的答案。

    因为他播给苏小妞的电话,未能接通。

    电话里只有那个千篇一律的女音,一遍遍的说着这一句:“对不起,您所拨打的电话号码已关机!”

    关机!

    苏小妞,你可真有能耐?

    搬了家,关了手机,你以为这样我凌二爷就找不着你了吗?

    凭着咱们两的关系,你以为你这一辈子还能躲得过么?

    匆匆忙忙的按断了拨给苏小妞的号码,凌二爷直接往顾念兮的私人号码拨了过去。

    在这个城市,苏小妞和顾念兮最好。

    所以,凌二爷料定了,顾念兮那边肯定有苏小妞的行踪。

    电话没有多久,就接通了。

    “喂,我是顾念兮!”

    电话里的女音,冷漠的让凌二爷有些心寒。

    可急切的想要找到苏小妞的心情,让凌二爷顾不上那么多。

    “小嫂子,我是凌二!”

    “我知道!”

    女人像是个吝啬鬼,连一个字都不肯跟凌二爷多说似的。

    说完这句话,她又闭上嘴。

    电话里,没有了声响。

    这让凌二爷,莫名的有些尴尬。

    不过他知道,这是小嫂子不待见他的做法。

    但说起来,凌二爷也挺委屈的。

    打从他凌二爷出生到现在,就一直都是凌老爷子眼里的宝贝,不管谁都要看他凌二爷的脸色办事。

    这样的男人,什么时候需要看别人的脸色的?

    但今儿个,却因为一个苏悠悠,再度让小嫂子给穿了小鞋。

    这感觉,让凌二爷很不爽。

    可为了知道苏小妞的行踪,他只能忍着:“小嫂子,我……”

    他想要问苏悠悠的事情,可话到了嘴边的时候,凌二爷又担心现在提到苏悠悠的名字,顾念兮会直接发飙。

    而正是他迟疑的态度,让顾念兮勾唇冷笑:“凌二,你要是没事的话就不要浪费我的时间了。我待会儿还有个会议要开,现在要开始准备呢!”

    其实,会议是有。

    不过今天的会议,早已经开过了。

    现在她顾念兮除了手头上的这几份合同都给签完之外,就没有什么要紧的事情了。

    不过,她还是不想将自己的时间浪费在伤害了自己姐妹的人的身上。

    所以对待凌二爷的口气,自然也好不到什么地方去!

    “小嫂子,你别挂电话。”

    听到顾念兮即将要将电话给挂了,凌二爷也急忙的开口。这会儿,他也顾不上自己的话到底会不会惹怒顾念兮了:“小嫂子,是这样的。我刚到苏小妞的公寓了,可她的公寓人去楼空,我就想问问你到底知不知道苏小妞上哪儿去了?”

    “哟,凌二你今天还挺清闲的?这个时候想起我们悠悠了?”

    顾念兮的话里,明显带着刺。

    “小嫂子,想要涮我,能不能等让我找到苏小妞之后您再涮我?”

    “涮你?凌二,别把自己看的太了不得!我顾念兮最看不起像你这样的,连自己的女人都保护不了的男人!我涮你,我还不如涮我们家的二黄!”

    顾念兮可不是其他人,还需要看他凌二爷的脸色过日子。

    就算和凌二爷闹崩了,她也没啥好怕的。

    反正,她不是还有她家的谈参谋长么?

    到时候,凌二爷要是敢对她做什么的话,第一个不会放过凌二爷的,便是她家的谈参谋长了!

    “小嫂子,我真的没啥心情开玩笑。悠悠是不是跟前一阵子一样直接搬到你们那去了?要是的话,我现在过去找她!”

    凌二爷其实知道顾念兮不是在跟他开玩笑。

    可毕竟顾念兮那个涮法,还真的没有几个男人的脸能拉得住。

    再说了,他凌二爷还是在社会上有头有脸的人物。

    他这一辈子,被谁涮的如此尴尬过?

    除了那个疯疯癫癫的苏悠悠,现在还有顾念兮了。

    “别,你不用过来!悠悠不在我这里!”顾念兮本来还在看文件的,听到凌二爷说的这一句话,索性连自己另一只手上的笔都给丢开了。

    秘书看到这一幕,也猜测出现在顾总的心情非常不美丽。

    “那您倒是跟我说,悠悠去哪儿了?我怕她出意外!”说到这的时候,凌二爷才发现,自己的嗓音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变得这么哑了。

    “这个时候你倒是怕她出意外?那你伤害她的时候,你怎么不怕悠悠出意外了?凌二,我还真的看错了你。本以为你会对悠悠好,才放心的将她交给你的,可你都把她折磨成什么样了?放着好好的工作不做,现在跑到那偏远地区给人义诊,我倒是想问问你,你的心到底是什么做的!”

    一番话下来,凌二爷的心里拔凉拔凉的!

    义诊?

    什么时候的事情?

    为什么苏小妞去参加了义诊,没有人通知他呢?

    想到这,凌二爷赶紧挂了电话。

    而电话这边的顾念兮被挂断了电话,又开始义诊嘟囔!

    “死凌二臭凌二,苏悠悠要是出了什么意外,我一定要让谈参谋长弄死你!”

    将电话丢在一边,顾念兮索性趴在办公桌上就嚎啕大哭起来。

    其实前天听苏悠悠说的时候,顾念兮压根就不知道义诊是个什么概念。

    等到今天早上看到电视上的新闻的时候,顾念兮才知道苏小妞竟然去的是最偏远的山区。

    那地方的地势是何等的险恶,光是看着电视上出现的几座大山就非常吓人的。

    苏小妞虽然爱乱蹦达,可她压根就不怎么爬山。

    这地势险恶的地方,她要是不小心摔下去,可怎么办呢?

    当看到电视上的新闻的时候,顾念兮便第一时间给苏小妞拨了电话,她要告诉苏小妞她顾念兮不同意她去那危险的地方,她想要让苏小妞立马就下车,回到她的身边。

    可电话一拨,顾念兮才发现,这苏小妞像是早已发现她顾念兮看了新闻之后会不同意她去参加似的,直接将电话给关机了!

    本来联系不到苏悠悠,顾念兮就着急了,也不知道她现在到了哪个位置了。

    现在凌二爷拨来了这通电话,更是直接启动了她的泪腺。

    一下子,趴在桌上就哭的停不下来了。

    她的苏悠悠,怎么命就那么苦!

    而这边,刚刚挂断了电话的凌二爷,便立马拨通了苏小妞所在医院的院长的电话。

    “喂,凌二爷,有什么事情吩咐?”

    院长不管什么时候,都用这样和蔼可亲的太对对待凌二爷。

    可凌二爷压根就不好这一口,连问好都直接给省略了,开口就问:“医院是不是有义诊活动,苏小妞是不是在去义诊活动的名单中?该死的,有这样的事情,你怎么也不先跟我汇报一下!”

    “凌二爷,冤枉啊!那天得到那份名单的时候我就给您打电话了,可当时您不是跟我说,让我自己拿主意就成?我就看苏小妞是自告奋勇去参加义诊活动的,所以我就批了……”

    院长怕就怕,凌二爷在得知这件事情之后大发雷霆。

    没想到,怕什么就偏偏来什么。

    你看现在,凌二爷就跟一个恶面修罗似的,在他的面前大吵大闹着。

    “什么?”

    听到这的时候,凌二爷这才意识到那天他着急着去看凌母的时候,错过了什么样的事情。

    原来,是他自己放任苏小妞离开的!

    心,好像有什么东西在不断的往下沉。

    凌二爷感觉,自己的胸口上好像被压着一块巨石似的。

    明明知道苏小妞只是去出义诊,还是会回来的。

    但不知道为什么,这一次苏小妞的离开,比当初她跟着施安安去德国的时候,还要让他不安。

    总感觉,这个时候放任苏小妞离开,他凌二爷会错过什么似的。

    “凌二爷,这事是您说让我决定的。我这不是自己拿主意了吗?您这又生气了!”

    电话那边的院长,貌似没有意识到这凌二爷到底都在想些什么,只想着为自己辩解着。就生怕自己一个惹得凌二爷不开心,自己这个好不容易混来的院长位置就要轮到别人来坐。

    可电话那边,迟迟没有得到那个男人的回答。

    随着时间的推移,院长感觉自己的位置越来越难保住。

    他类似于求饶的再度开口:“凌二爷……”

    却听到电话那边的男人这么对他说:“赶紧找到义诊那些人现在所在的位置,让他们赶紧将我的苏小妞给送回来!”

    我的!

    是他凌二爷的,没错!

    但这还是他第一次光明正大的在别人面前如此称呼苏小妞。

    以前是害怕他凌二爷在上流社会的美女群里游刃有余,要是被这些人知道他凌二爷已经结婚了,他怕对自己的前途和事业有所影响。

    等到他敢大方承认苏小妞是他的妻子的时候,苏小妞却不要他了。

    而现在,百转千回之后,他发现他还是舍不下那个女人。

    不管她是否愿意为自己的母亲动那个手术,他都要她!

    不管别人怎么看待她,他只想要她!

    “是!”

    听到这个男人的吩咐,院长也赶紧回应。

    不管把谁给拉回来,反正不要让他把这个位置给让出来就行了!

    “找不回来的话,也就证明你没有这个能力挑起整个医院大局,到时候你也该从这个位置上下去了!”

    凌二爷这回等于给人下了死命令。

    而院长也是有苦难言,只能应道:“我知道!”

    很快,电话那边的男人将电话给挂断了。

    一直到这个电话被挂断的那一刻,电话这边的院长还心有余悸。

    虽然凌二爷与身俱来的那股子威慑力就非常吓人。

    但能让这个男人将这股子气焰全部展现出来的机会,也很少。

    至少,院长也只见过这样的凌二爷两回。

    第一回是当初凌二爷知道苏小妞流产的时候,在他的办公室大吵大闹,将他的办公室掀了个底朝天不说,还将他的两个腿给弄断了。

    第二次,就是现在。

    他几乎可以想像,刚刚的自己要是在凌二爷的面前的话,恐怕结果和之前相差无几。

    一直到将手机放下的那一刻,院长都还在打着冷颤……

    ——分割线——

    “妈,您要去什么地方?”从苏小妞家里灰头灰脸的回到凌母所在的病房的时候,凌二爷看到凌母不知什么时候已经换上寻常的衣服,而没有穿着医院的病号服。

    听老胡讲,最近凌母的病情又恶化了。

    光看现在她穿着这一身以前惯穿的套装,却显得如此宽松就可以看得出了。

    “宸儿,妈是打算出去找你!你说你出去一下就回来,可我左等右等等了很久,都没有等到你。妈有些着急,怕你不知道上哪儿去了!”

    凌母说这话的时候,本来已经走到了病房门口的脚步被凌二爷给拉了回来。

    “妈,您在这儿我能上什么地方去?再怎么说,我也不可能将您抛在这里不管的,是不是?”将凌母拉回了病床上,又让她将身上的那套装给脱下来,凌二爷又说了:“好了,您还是好好休息吧!”

    “宸儿,你是不是有什么心事?”

    凌母看到凌二爷又回到了她的身边,原本高度紧张的神经终于松懈下来。

    不过,她的脸色不是很好。

    特别是看向凌二爷的脸的时候,她的眉心也跟着微皱。

    到底,是凌二爷的母亲。

    他再怎么将自己的情绪掩藏的好,都没有能顺利逃脱自己母亲的眼眸。

    可眼下,他要是说他是找不到苏小妞变成这样的,这消息估计对于生病的凌母又是一新的打击。

    想了想,凌二爷最终将自己心里的那些话,给藏了起来。

    “妈,我就在想这些天我们凌氏的股价好像一直都在升,我是不是该把我手上的一些流动资金给投进去?”

    知道若是直接说没事的话,肯定瞒不过凌母。

    于是,凌二爷又编了一个理由。

    而且,这还是凌母最感兴趣的话题。

    一听,凌母的神情明显的比之前放松了好些:“这孩子,这还有什么可想的?流动资金就不用了,妈那边的资金已经足够了!”

    说到这的时候,凌母又拉了拉凌二爷的手,叹息着:“宸儿,妈真的对不起你。本来想回来之后帮你好好的整顿一下公司的。可没想到,公司没整顿好,我就病了。现在还给你弄了一大堆麻烦事……”

    “妈,您又乱说什么?好了,现在什么事情您都不用多想,公司的事情也交给我办,您就放一百个心好了!”

    将凌母安顿好了之后,凌二爷转身准备朝着病房外面走去。

    可这步伐动一动,凌母的手就缠了上来。

    死死的拽住凌二爷的手,她问:“宸儿,你还要上什么地方去?”

    “妈,我就出去打个电话,看看公司今天的状况,顺便安排一下下午的视频会议!您先躺着,我一会儿就来!”

    其实,他只不过是想出去打电话,不过不是打回公司。

    而是,打去医院。

    看看出走的苏小妞,归家了没有。

    “那好,我等你!”凌母又牵了牵他的手,估计是掂量了一下他的话的真实性之后,才松开了手。

    而凌二爷看着现在生了病,还疑心病这么重的凌母,只能无奈的叹息,最终什么话也没有说出来,就直接出了病房……

    ——分割线——

    谈逸泽怎么都没有想到,这天下班的时候,自己会接到这样的电话。

    电话里的女人,他即不熟悉,也不陌生。

    “谈参谋长,是我!您猜得到我是谁么?”那能让男人感觉一阵酥麻的女音,却让谈逸泽无端的起了鸡皮疙瘩。

    真他妈的恶心!

    这样的女人,真不知道那个人是怎么忍得住恶心啃下去的!

    “……”不知道因为太恶心了还是怎么的,谈逸泽一直都没有开口说话。

    只是一双黑眸直勾勾的盯着办公室外的那颗树,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此时,不远处还传来他们连里弟兄们训练时候发出的口号声:“一二一,一二一,一二一……立定!”

    “全体都有,立正!稍息……”

    和以前没有什么区别,不管他什么时候上班还是下班,小刘都会带着他们连里的弟兄们都多训练一会儿。

    他们连里的每一次演习,每一次大会都是先进队伍,都是整个军区的标榜兵。

    很多人都说,这都是谈逸泽带队带的好,所以连带着他们的弟兄也有了出息。

    其实谈逸泽想说,这些和他真的没有多大的关系。

    除了这些兵蛋子都是他当初挑选出来,有资格进入特种部队的苗子之外,还因为他们平时比其他的弟兄付出了更多的努力更多的汗水。

    所以那些成就,也是他们应该得到的!

    这个办公室的窗外,其实被一棵大树挡着,并不能看清楚远方的训练情况。

    但听着兄弟们那高昂的口号声,他几乎可以想象到此刻队伍里的弟兄们正满头大汗的重复着那些枯燥无味的训练……

    虽然这些训练科目有时候真的让人觉得索然无味。

    可大家都为了同一个目标,一直努力着。付出自己的青春,付出自己的汗水,更付出自己的生命……

    想着这一批弟兄,谈逸泽又不自觉的想起前一阵子自己带出去缉拿大毒枭的那些弟兄。

    虽然他清楚,每一次出任务都是有一定的风险的。

    但每一次出发之前,他都告诉自己。怎么将人家的儿子丈夫父亲带出去的,就要怎么的将他们都给带回来。

    也正因为这个信念,这么多年来,每次谈逸泽出任务的时候伤亡率都是最低的。

    可偏偏哪一次……

    好多的弟兄,都丧命在那一块儿。

    有些,更是被炸的尸骨无存。

    只能凭着现场找到的某块人体组织确认dnA……

    虽然那次事件到现在已经好几个月了,但谈逸泽却从来没有忘记他的弟兄是怎样惨死在那个地方的。

    梁海!

    每每想到这个名字,谈逸泽都恨不得将这人给碎尸万段。

    因为,就是这个人害的他的兄弟们有些个一生再也无法回到他们所热爱的训练场,有些个更是永远都回不到他最爱的家人身边!

    谈逸泽在这段时间一直蓄势待发,想要手刃梁海。

    可他也一直告诉自己,必须忍着。

    因为这姓梁的是个狡猾的老狐狸,要是提前风声太大的话,怕是未到收拢的时候,就让他给逃了。

    但谈逸泽没想到,在这个时候他竟然先主动送上来?

    而且,还有人真的甘愿当他的前锋?

    不管是梁海还是这个女人,都是百里挑一的奇葩,谈逸泽是这么想的。

    “谈参谋长?您还在听么!”

    电话那边的女人,因为迟迟没有等到谈逸泽开口说话,而主动先开了口!

    那试探性的话语,虽然还是和以前一样的娇媚撩人,但她却不知到已经泄露了她此时的心事。

    原来,这个女人也在害怕。

    可她还是冒险前来接近他谈逸泽?

    有趣!

    在谈逸泽看来,不是这个女人太傻,被梁海那个老狐狸给诱骗了,就是这个女人比梁海的野心还要大!

    但不管是牵前者还是后者,都和他谈逸泽没有半毛钱的关系。

    因为这些在他的眼里,都只有两个字——伎俩!

    “有什么事情?”谈逸泽那浑厚好听的嗓音从电话那端传来的那一刻,刘雨佳的心不自觉的颤了颤。

    其实,谈逸泽的嗓音真的比大提琴还要低沉浑厚,还要动人心弦。

    可不知道为什么,每次听到这个男人的声音的时候,刘雨佳都感觉心里头拔凉拔凉的。

    总感觉,这个男人并不像是任何人表面上看到的那么简单。

    他应该,还有别的什么藏在这真实面容之下才对!

    可不管他是不是眼下那么简单,她也只有孤注一掷了。

    不管梁海会不会倒台,她知道谈逸泽都不会放过她。

    若是能用现在自己这幅完美的身躯赌一把,没准还有赢的生命的机会。

    但若是自己连现在仅存的机会都不好好把握的话,到时候恐怕没有什么人能帮到她了!

    “是这样的谈参谋长,我有点事情,不知道该不该和你说!”

    其实,这也是勾人的一种手段。

    欲言又止,欲擒故纵。

    可玩弄手段,在谈逸泽这个行家的面前,刘雨佳的一切不过像是在班门弄斧。

    听她的话,男人又是冷勾薄唇。

    眼眸里的光芒,瞬间像是一把把的利刃,直接从无线电波传到了电话那一端。

    “觉得该说就说,不该说就闭上嘴!”

    谈逸泽果然是名不虚传。

    说话做事,干净利落。

    连对待女人,也没有例外。

    丢下这一句话之后,男人便准备挂断电话。

    而听着声响的刘雨佳似乎也察觉到这个男人会有什么举动似的。

    在男人即将挂断电话的前一秒,她急忙喊着:“我是真的有急事想要跟您说。今晚七点半,在帝皇酒店见!不管您会不会来,我都会在哪儿等你!”

    一番话之后,刘雨佳先于男人一步,将电话给挂了。

    除了一方面是畏惧这个男人,另一方面也是怕这个男人会拒绝自己的见面要求!

    一番电话打完之后,刘雨佳真的感觉这个电话是自己一辈子做过最让她心惊胆战的事情。

    但今晚,还有比这些还可怕的。

    那就是,和这个男人的见面……

    而相对于刘雨佳那边的紧张兮兮,谈逸泽这一点在放下电话之后只是稍稍抬眸。

    扫了一眼窗外那颗大树所遮挡不住的这军区里面的另一幢建筑,男人的眸色沉了沉。

    把这样的女人留在自己的身边,他到底该说梁海聪明,还是傻呢?

    思量了一下,男人最终什么都没说,将手机收回到口袋,便大步离开了。

    赶紧回家吃饭,今晚上还说好了要陪家里的小淘气玩骑大马的。

    要是没有遵守约定的话,除了要接受这个小家伙的歇斯底里的哭闹之外,还要接收到他妈那高频度的白眼。

    为了免于被谈家里现在统治地位最高的两位祖宗联手给收拾了,谈逸泽上了车很快便朝着家里行驶离去……

    ——分割线——

    “爸……”

    谈逸泽的车子刚刚停下的时候,从谈家大院里就立马飞奔出一个小胖墩的声音,直勾勾的朝着谈逸泽刚刚下车的小腿扑来。

    一下子,这小胖墩就用自己的肥嘟嘟的小猪爪抱住了谈逸泽的腿,一个劲儿的蹭着。

    红扑扑的小脸蛋上,是满满的笑容。

    抱着好一会儿,蹭了谈逸泽的小腿之后,这小坏蛋便抬着红扑扑的小脸蛋看着谈逸泽:

    “爸……骑马马!”

    “臭小子,你老子刚刚才从训练场上下来,你现在就要压榨老子的体力!”说这话的时候,谈逸泽才刚从车上下来,打算牵着他先进了门再说。

    可这小胖子不依不挠,直接抱着谈逸泽的腿,两个小脚也不知道哪来的力气,直接就挂在谈逸泽的腿上。

    谈逸泽每走一步,这小胖墩就这样挂在上面。

    其实谈逸泽也不是不想抱着他,而是他想要利用这个机会,锻炼一下他们家小胖子的耐心。

    不然,以后什么事情都要按照他这个淘气包的性格走的话,家里头不是要闹得个鸡飞狗跳的么?

    顾念兮在院子里没有看到儿子,追出来看看这小胖子是不是又偷偷的准备溜到隔壁老陈家里和人家养的猫儿打架,便看到了让她哭笑不得的一幕。

    不过顾念兮也不担心她家的聿宝宝会挨揍。你看她家谈参谋长脸上挂着的那个好气又无奈的弧度就知道,他拿他家的聿宝宝是没办法的!

    “爸,骑马马……”

    挂在上面的聿宝宝,仍旧坐着最后的思想斗争。

    而谈逸泽在这个时候不知道想到了什么,眸子微沉之后,他将挂在自己腿上的小胖子一手捞了起来,将他送到自己的肩膀上坐着。

    “好了,现在坐了,今晚就不能做了!你老子今晚有点事情要出去,你在家要好好看家,知道不?”

    这么个小屁孩,压根就不知道人家所谓的“看家”是神马意思。

    此刻,他只知道坐在他家谈参谋长的肩膀上,可以看到很多很多自己那个高度都不能看到的东西,很是新奇。坐在谈参谋长的肩膀上,还不时的晃晃自己胖嘟嘟的小腿,揪着谈参谋长的帽子乐呵呵的笑个不停。

    “老公,今晚你要上哪儿去?”

    顾念兮过来,准备将儿子从谈参谋长的肩膀上给拉下来。

    毕竟这男人都劳累了一天了,现在肯定饿得慌。

    最少,也要让他将饭给吃饱了,在让这爷俩玩不是?

    可谈逸泽却示意顾念兮不要理这小胖子,就让他这样坐着算了。

    反正是他谈逸泽的儿子,再怎么重他都扛得起来。

    不过这边将儿子给安抚好了,谈参谋长却貌似他的老婆也不好应付。

    见他迟迟都没有回答她刚刚提出的那个问题,此刻顾念兮那双好看的大眼也拉的老长:“不会是要背着我和人家年轻的姑娘约会吧!”

    顾念兮绝对不承认自己这是吃醋的表现。

    可她却不知道,其实自己的醋味已经传了老远。

    而正因为嗅到了这股子酸味的谈参谋长,此刻勾着狐狸似的美目,乐呵呵的盯着顾念兮看:“我要是真和年轻姑娘约会去,你怕不怕?”

    说这话的时候,谈逸泽故意将自己的脑袋凑到顾念兮的耳际。

    从他口中传出来的热情,正好若有似无的撩拨着顾念兮的耳根子。

    看着她的耳朵因为自己的话一点一点的红了起来,某人得意洋洋的欣赏着自己的杰作。

    而他头顶上的聿宝宝,也跟着他家老子一个劲儿乐呵呵的傻笑着。

    不过人家谈参谋长是因为高兴自己把老婆给调戏了,而人家聿宝宝则是乐呵着自己突然比妈妈还要高了好多。

    “去去去,爷俩都没有个正经!”被这爷俩一个劲儿的笑着,顾念兮都感觉自己有些不好意思了。

    将谈逸泽故意凑过来的脑袋给推开之后,她转身便朝着屋里走去。

    看到顾念兮类似于羞涩的躲闪着他们爷俩的谈逸泽,心情大好。

    可就在这个男人还未来得及猖獗一笑的时候,他便听到某个刚刚才从他身边离开的女人在门里面喊着:“谈逸泽,你要是跟年轻姑娘约会去的话,那我也找个年轻的帅哥约会去!我你看看,我现在今儿个这身衣服,看起来很像是个没出大学校门的女学生吧?估计现在走出去,还有帅哥追!”某女站在门里面,对着这爷俩做出各种各样臭美的姿势。

    而本来还得意洋洋的某位爷,在听到这顾念兮这一番话之后,那脸色还真的比臭水沟还要可怕。

    “顾念兮,你敢!看我不打断你的小狗腿!”他谈逸泽的女人,怎么可以随随便便和年轻男人约会?

    而某女则站在不远处还,看着谈参谋长的变脸。

    还真的不得不说,她家的谈参谋长还真不是一般的小气。

    “只许州官点灯不许百姓放火?”顾念兮低着头不知道思量着什么,片刻之后再度抬起头来,对着谈参谋长妖娆一笑,一双眼睛近似于明灯:“反正你要是敢跟小姑娘约会的话,那你不就可以看看我敢不敢!”

    说着,她一溜烟的钻进了厨房。

    顾念兮走的倒是挺干脆的。

    而被留在原地,脑袋上还骑着个小胖墩的谈逸泽,两根眉毛直接揪在一块儿了。

    “反正你要是敢跟小姑娘约会的话,那你不就看看我敢不敢?”

    在顾念兮离开之后,谈逸泽不断的想着顾念兮刚刚的这一番话。

    但最终,他还是想不出个所以然来。

    思量了一番之后,他对儿子说:

    “儿子,你妈要是生我的气的话,到时候你可要站在我这边!不然,你老子到时候要成了孤家寡人的,你可就没有人给你骑大马了!”

    谈参谋长类似于商量似的和头顶上的小孩说着,可回应他的只有头顶上那一阵阵天真咯咯咯的笑声……

    ——分割线——

    “怎么都这么晚了,他难不成是忘记了?”八点半的时候,帝皇酒店餐厅里的某个女人,频频的看着自己手臂上的瑞士手表。

    按照她对谈逸泽的了解,那个男人不可能会听错时间还是弄不清地点才对。

    可为什么,都已经过了一个钟头了,人家餐厅的晚餐服务都要结束了,他还没有到呢?

    难不成,这个男人是不打算过来了吧?

    想到有这么个可能,女人突然有些泄气。

    看来,还是老样子。

    那个男人,眼里心里都只有那个女人。

    以前,她一直都沉溺在自己的“雄心壮志”中,没发现到什么。可现在她才意识到,自己该死的妒忌顾念兮。

    为什么顾念兮这个女人,所拥有的一切都比她的好?

    非但拥有一个像模像样的父母亲为她保驾护航,让她的学业和人生一帆风顺,现在连她的丈夫也是人中之龙。感觉,天底下所有的好事都发生在她的身上。

    可她呢?

    同样的年纪,同样的出生地,可她刘雨佳为什么所拥有的,连顾念兮的一半都比不上呢!

    她以为是自己的长相比不上顾念兮,所以才输给她的。

    可现在呢?

    为什么连容貌都变得近乎完美了,顾念兮身边的那个男人,为什么还不能正眼瞧瞧她?

    越想,她越是生气。

    愤恨的将桌子上的红酒一口气都给喝了之后,她喘着气。

    可就在这个时候,她发现自己的餐桌前出现了一双皮鞋。

    不是很名贵的牌子,也不是今年流行的款式。但可以看得出,穿这双皮鞋的人也不怎么经常穿它。你看这鞋子的款式,明明已经不是当季的,皮鞋的颜色和纹路,却还是那么新。

    再沿着这皮鞋向上看,刘雨佳发现站在自己面前的男人的腿真的很长。

    很久,她才看到这个男人的腰身。

    再往上,女人还看到了男人宽阔的肩膀。

    不知道,被这样的肩膀搂在怀中,是有怎样的感觉?

    应该,很幸福吧?

    幸福?

    她刘雨佳还真的没有感受到什么叫做幸福!

    以前费尽心机要嫁进豪门,等计划已经成功了一半的时候,她却每天活在担心受怕,被人发现真想中。

    而现在,她的容貌也好身材也好,全都是最完美的级别,可她却每天担惊受怕自己的这条小命不保。

    此刻,她才发现,原来她真的很累。

    每时每刻,都有需要担忧的东西。

    如果这个时候,能有一个肩膀帮她扛起所有的一切,那该有多好?

    再度抬头看上去的时候,刘雨佳却触及到那双眼眸……

    本来因为独自喝了酒而变得有些迷离的眼眸,却在触及到这双眼眸的时候,瞬间清醒。

    不知怎的,这个男人就是有这个能力,能让你感觉头顶上被淋了一大瓢冷水的感觉。

    “谈参谋长,你来了……”

    刘雨佳问出这话的时候,心跳突然漏掉了好几拍。

    不是因为动心,而是因为害怕。

    明明在灯光下感觉的完美的不像样,和天神差不多的男人,她应该贪婪的想要得到他的庇护才对。

    可不知道为什么每次触及谈逸泽这双眼眸的时候,刘雨佳总是急切的想要逃离。

    连她本来在心里早已打好的草稿,想要在见到谈逸泽的时候问出那些热心的话,也在这一刻变成了空白。

    坐在他的对面,她变得有些急促不安,一双手死死的掐着自己的裙摆,不知道该做些什么说些什么才好。

    而本来柔软舒适的酒店里的椅子,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像是长了刺似的,戳的她的屁股老疼,就要坐不住了。

    再抬头的时候,刘雨佳看到这个男人似笑非笑的盯着她看。

    她没有感觉到一丁点的欣喜,反而感觉自己像是被看穿了,看透了似的惶恐。

    慌忙之间,刘雨佳只能找着一些事情来缓解一下自己的不安,于是她便拿起了自己刚刚点来的酒,给谈逸泽倒了一杯。

    “说吧,找我到底有什么事情!”在刘雨佳没有开口之前,这个男人先行抓住了话语权。

    这,便是谈逸泽惯有的姿态。

    他喜欢操控全局,喜欢让所有的一切都按着他的步调走!

    他开口说话的时候,不像是一个沉溺于美色的人,盯着刘雨佳看。而是盯着她刚刚给自己倒了的酒,这酒色在头顶上的那盏水晶吊灯的投射下在餐桌上形成的美丽光环。

    盯着这杯刘雨佳给他倒好的酒,谈逸泽什么事情都没干,就那样安静的等待着这个女人的回答。

    而这无形的动作,却等于在女人的心理上施压。

    让她的心,越来越失慌乱,越是不知道该如何是好……

    “我……那什么,我就是想要见见您,没有别的意思!”

    在谈逸泽的面前,她总显得身不由己。

    不管是以前还是现在,都一样。

    “可你电话里可不是这么说的!”

    说这话的时候,他抬起头来。

    本来落在那酒形成光环上的温柔眼眸,在此刻却幻化成无数的利刃,一把把的刺在了刘雨佳的身上。

    “那什么,我……我就是想要告诉你,我喜欢你……我那个……”口齿不清,在刘雨佳的过往是没有的。

    她就像是天生的演员,在任何的场合都能游刃有余。

    可每一种人,都会有刻星。

    而刘雨佳觉得,面前的这个男人,就是她最大的刻星。

    不管在什么样的场合,不管她之前做了多好的准备,不管她掩藏的有多好,都能在顷刻之间被这个男人给识破,然后撕掉层层伪装。

    “霍小姐,你不觉得你说这话,恶心了么?”男人再度收好了自己犀利的眸色,将一切掩藏在层层冷漠之下。可张口喊出的称呼,再度让刘雨佳感觉像是被人从身后推了一把,一下子掉进了冰窟窿里,沉溺其中无法救赎。

    她吃惊的盯着这个男人看。

    不止一次,他这么喊着她。

    慌乱间她抓起了边上摆着的红酒,匆匆的往自己的嘴里灌了一些酒之后,才缓解了自己的吃惊情绪。

    等到缓解了好些之后,她才开口对这个男人说:“您到底在说什么,我都不懂。是不是我长的很像是您认识的人?”

    ------题外话------

    俺换了顶头上司,各位老大,求笼罩~!求艾虎,各种求~!
(快捷键←)[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快捷键→)
大家同时在看:龙血战神 黑道特种兵 傲世九重天 武动乾坤 遮天 绝品邪少 生肖守护神 完美世界 我的贴身校花 绝世唐门 大主宰 莽荒纪 我欲封天 校花的贴身高手 星战风暴 武极天下 校园绝品狂徒 亿万老婆买一送一
本书转载于网络,版权属原作者,喜欢小说军婚染上惹火甜妻全文阅读,记得收藏本书。 卓越全本小说网 www.zy200.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