卓越全本小说网 全本玄幻 全本武侠 全本都市 全本历史 全本侦探 全本网游 全本科幻 全本恐怖 全本散文 其它小说 全部小说
小说排行榜 > 全本都市言情 > 军婚染上惹火甜妻全文阅读
军婚染上惹火甜妻TXT全集下载 加入书签

军婚染上惹火甜妻无弹窗 正文 第432章 我要冷战vs老子不愁没吃的!

    刘雨佳带笑的看了顾念兮一眼,又若有似无的扫了一眼街对面的路虎。

    自从那夜,谈逸泽临走的时候说会送给她刘雨佳一份“神秘大礼”之后,她一连几夜都无法入眠,就是在想着这谈逸泽到底会出什么招式来对付自己。

    从她这脸蛋上,再多的遮瑕膏都无法挡住的黑眼圈,你也可以读到她现在的精神状态。

    一切,都是她顾念兮和谈逸泽搞的鬼!

    而现在,这两个始作俑者,竟然还在她刘雨佳的面前大秀恩爱?

    这让她怎么忍得住?

    越想,刘雨佳越是生气。

    这一刻,她再也按耐不住。

    她过得不好,面前这两个人凭什么在她的面前恩爱?

    盯着顾念兮那张脸,她带笑的说着。

    红唇勾起的瞬间,你也可以看清楚刘雨佳的眼眸里究竟隐藏着怎样的阴毒。

    其实,现在刘雨佳一切的毒辣,都没有在顾念兮的面前刻意掩藏。

    换句话也可以说,其实刘雨佳现在的任何掩藏都在顾念兮的面前起不了任何作用。

    既然起不了任何作用,她又何须掩藏?

    倒不如,孤注一掷,挑拨了她和谈逸泽的感情。

    看看她和谈逸泽的感情,究竟能牢靠到几时?

    “你不是想要告诉我,那天晚上和他见面的人就是你吧!”

    顾念兮在听闻刘雨佳的那番话,甚至还有看到她若有所思的看向不远处的那辆路虎的眼神的时候,她的身子有一瞬间的僵硬。

    怒火,开始在她的小心肝里发芽滋长。

    但不是急火攻心,也不是醋火滔天的那种。

    而是不急不躁,慢慢吞噬一切的那种。

    掐了掐自己那个前一阵子才和苏小妞从街上小摊里淘来的包包,顾念兮很快恢复了自己该有的镇定。

    或许是没有察觉到顾念兮刚刚一瞬间的僵硬,又看到了此刻顾念兮嘴角上还挂着那抹好看的弧度,刘雨佳竟然有些恼羞成怒。

    扫了顾念兮一眼之后,她趾高气昂的和顾念兮说:“是啊,你不害怕么?”

    害怕,和以前一样,男友都给我给抢走了!

    而且这次的性质,不一样了。

    不只是男友,还是你的丈夫,你孩子的亲生父亲,你生活的依靠,你温暖的港湾。

    顾念兮,我就不信你不怕!

    但后面的这一番话,刘雨佳并没有直接当着顾念兮的面给说出来。

    因为她,还不想要在顾念兮的面前暴露自己的身份!

    “呵呵……我老公在那天晚上见面之后就将见面的细节和我说了,你觉得我有什么需要害怕的?”

    好吧,睁眼说瞎话,就是现在顾念兮的状态。

    其实,她想要告诉别人,不要撒谎的。

    可有时候,善意的谎言总是需要的。

    特别是在刘雨佳这种不要脸的人的面前,打脸的武器,那是必备的。

    不然,她顾念兮还不是要回到以前那个被她踩踏的状态?

    可表面上的顾念兮虽然装的理直气壮,弄的刘雨佳脸红脖子粗的。

    可心里,却一口一口的将那个老男人给唾弃了十来遍。

    该死的老男人,说什么出去见个人!

    还真的给她出去见了个女人!

    而且,对象还是刘雨佳这个恶心的货色!

    光是想到这一点,顾念兮就觉得那一天晚上不该让那个老男人躺倒床上去的!

    不过,那天晚上收拾不了他,可不代表她顾念兮就会放过他。

    谈逸泽,你给我等着。

    看我今晚怎么收拾你!

    好你个老混球,竟然还真的敢在外面背着她顾念兮见别的女人,难道他还真的以为用那一句:“不管见什么人,都不会影响到你在我心中的地位!”就能搪塞的了的?

    对于两个女人的现在进行的话题,面前那个副经理也有些尴尬。

    毕竟,这感觉都像是董事长家里的家务事。

    可好奇心,害死猫。

    本来他是可以和他们两人说一句,然后先离开的。

    但一听到这个新来的女同事竟然夜里去和谈逸泽见面,凭着人鸡婆的直觉,他感觉这两个人中应该发生了点什么事情才对。

    可听着顾念兮的话,好像又没有发生什么事情。

    到底有没有发生什么事情,便是他现在最为好奇的。

    所以,他一直都没有离开,只是安静的站在角落里,听着这两个女人的对话,希望从中获得什么信息。

    而和这男人不同的是,刘雨佳却是面红耳燥的。

    本来说出这些话是想要让顾念兮怀疑谈逸泽,破坏他们夫妻间的感情。

    可现在,顾念兮竟然说那个男人已经将那天晚上他们见面的全部细节都告诉了她。这是不是也说明,那个男人连带着将他泼了她一脸酒的事情,都给说了?

    这,真的丢死人了!

    她刘雨佳,这一辈子还没有出过这么大的丑。

    看刘雨佳跟个立正站好的企鹅似的,顾念兮的心情还算蛮不错的。

    转身,她准备朝着明朗大厦外面的那辆路虎车走去。

    但走了没有几步,顾念兮又像是想到了什么似的,转身看向刘雨佳。

    后者,还正站在原地,双手死死的掐着她手上和她这个职位有些不相符的名牌包包。

    那做工极好的包包,不知道是因为这女人的力气有些大,还是质量不大过关的关系,此刻已经被刘雨佳掐得有些变型。

    从这,顾念兮便可以看得出,刚刚的自己打了一场漂亮的战。

    不过这些,还不够!

    盯着站在原地的刘雨佳,顾念兮琢磨了一下,又开口:“刘经理,还请你注意一下你的穿着。”

    听到顾念兮再度传来的声音,刘雨佳抬起了头。

    一双迷惑的大眼,证明此刻她弄不懂顾念兮的意思。

    正因为她弄不懂,顾念兮才觉得自己的话有了发挥的余地。

    扫了刘雨佳身上那件束胸单衣,顾念兮的视线最终定格在她故意用这衣服栓出来的某条引人犯罪的沟渠上。

    “我老公说了,让我注意点员工的穿着。整天弄的个衣衫不整的在公司里来回走动,省得让别人说我们明朗集团是个ing色场所!”

    一句话,正好将谈某人的正面形象树立起来,也让原本抱着准备看好戏的刘雨佳,僵在原地。

    不愧是夫妻,连说出口的话,都有几分相似。

    而不得不说,顾念兮有时候真的心眼挺坏的。

    明知道这是公众场合,当面批评一个人,肯定会造成今后很多人在背后对刘雨佳指指点点的。

    可她,却还是这么做了。

    而且,此时她的声调明显比寻常提高了几个点。

    让周围正好下班路过的公司里的同事,听到了她的这一番话。

    于是,很多人都开始对着刘雨佳指指点点了。

    “就是,我觉得顾总说的对,到这公司来上班的,就应该穿着正经一点。整天亮着个沟沟在外面,要做什么?”

    “那是人家打算准备引人犯罪的利器!你没看到,这女人一来,就连升了好几次。这难道和她的沟沟没关系?”

    “……”诸如此类的语言,接二连三的在角落里响起。

    其实,这些大部分都是女人说的。

    在这公司里,有很多未婚大龄女。

    他们每天都盼着,能不能在公司里找到个如意郎君。

    以前,这情况还不错。

    可自从这刘雨佳进入公司之后,成天弄着个沟沟在男人的面前溜达着,男人们的视线都跟着她走了,现在还有谁看到他们这群大龄剩女?

    他们在背地里,早就对这刘雨佳有怨言了。

    只不过因为这刘雨佳的职位比他们都高,要是说了肯定会给自己惹来麻烦的,所以一直都没有人敢这么说。

    可现在不同了,他们总裁都当着面直接说刘雨佳了,他们还用撵着藏着么?

    而听着这些诶不堪入耳的话,刘雨佳心里怒骂着:顾念兮,算你狠!

    一句话,就将她先前所有的努力,都变成白费。

    让公司里其他的人都误以为,她刘雨佳之所以现在能走到这个位置,全都是因为她刘雨佳靠着这一副娇躯。

    当然,除了有这一些对话之后,还有人再说:

    “要沟沟还不简单,挤挤总会有的!”

    “哟,真的挤挤就有?别说,你是妒忌人家吧?”

    “哪是,只要你用个厚点的内衣,垫起来肯定有。你要是要她那效果的话,我也可以帮你……”

    “真的吗?那今天下班我们一起去买内衣吧?”

    “不要吧,今天下大雨呢!”

    “怕什么,我男朋友今儿个晚上要过来,求你了……”

    “好啦好啦……”

    总之,因为今天闹出的一事,这厚内衣在明朗集团的内部刮起了一阵旋风。

    而刘雨佳,则处于这个旋风的中心位置。

    至于某个始作俑者,早在这刘雨佳成为所有人“声讨”的女主角的时候,溜之大吉了。

    因为,此刻她还有个任务,那就是回家收拾人!

    吼吼……

    ——分割线——

    “哟,下大雨呢,出门也没有捎个伞!”谈某人见顾念兮从明朗大厦出来的时候,就疾步匆匆的迎了过去。

    此时,他的手只撑着一把伞。伞不大,一看就是刚刚自己没有准备,下班的时候急匆匆的从兵蛋子们的手上掠夺起来的。

    顾念兮前几次去军营的时候,就见到这样的场景。

    当时,她还一个劲儿的念叨谈逸泽不能这么做。

    可后来不知道怎么回事,那些对着人只会淳朴的傻笑,不会什么花言巧语的兵蛋子,却每一个都给顾念兮捎来了一把伞。

    他们都说,他们是心甘情愿把伞给谈参谋长的。

    谈参谋长用了谁的伞,他们比谁都高兴。

    对于这些长期受到谈逸泽的欺压,现在所表现出来的热忱,顾念兮还真的一头雾水。

    也对,从没有在军营里生活过的人,怎么可能理解他们这些战友情?

    哪个家里来了家属的,他们不是费尽心思的好好招待他们的?

    是,他们这些人有些没有读过几年书。

    但他们对人却有着比文化人还要淳朴简单的热忱。更不用说,是他们最敬爱的谈参谋长的家属了。

    你看谈逸泽刚刚在军营里头说想要过来接他们嫂子下班,结果一个个都将伞送到他面前。

    其实这些伞,估计都不是他们自个儿用的。

    他们这些长年累月都在和自然生态作战的军人们,什么时候需要撑伞避雨了?就算是瓢泼大雨,他们也是照常站在雨中训练着,一直等听到训练结束的口令声为止。

    可他们却把藏在家人到来需要用到的伞,拿出来给他,这也让谈逸泽颇为感动。

    敌不过这些兵蛋子的热忱,谈逸泽只能从这些兵蛋子伸过来的手上随便拿了一把,结果被选中的那个高兴的跟个傻子似的在原地蹦达着。

    不过这伞,还真的有些小。

    这会儿拉着顾念兮,两人的肩膀都有些淋到雨。

    最后,谈逸泽干脆将整个伞都遮到了顾念兮的头顶上,而自己的大半个身子却都在外面淋雨。

    “……”顾念兮没说话,瞅到了这一点就直接将伞往他的头顶上推了推,她的意思他看得懂。

    不过,他说了:“没事,我皮糙肉厚着,几个毛毛雨怎么可能淋倒我?”

    一路就这样,他大半的军装都在外面淋着,不过幸好他的头顶上有帽子,再怎么也淋不着他的脑袋。

    这一幕,让刚下班就遇上大雨的明朗集团的内部员工,都颇为羡慕。

    当然,顾念兮的心里说不感动,那是假的。

    可直到被谈逸泽塞进了车上,又看着这个男人拍了拍自己淋湿了一大半的肩膀上的水渍跟着她钻进了车内之后,她仍旧没有开口说话,两个腮帮子鼓鼓的。

    到这,谈逸泽要是再看不出什么端倪,那还就是傻子了!

    其实这带着顾念兮从马路对面走过来,他便可以感觉到这丫头好像在憋着什么。

    但没想到,进到车上了,还这个样。

    扫了一眼鼓的都和河豚有的一拼的小脸,他说:“说说,今天闹什么别扭?”

    谈逸泽停下了准备拉动引擎的手,他饶有兴致的看着她圆嘟嘟的小脸蛋。

    “没闹!”某女连甩都不甩谈逸泽一眼,嘴角微嘟。

    “没闹?真的?”谈逸泽压根就没有进一步的动作,只是坐在驾驶座的位置似笑非笑的盯着顾念兮看。

    “真的!”

    她看了这样的谈逸泽一眼,却仍旧不肯低头。

    “那说好了,要是回家还气呼呼的这样子,我可要收拾人了!”

    谈逸泽没有说他收拾人的具体项目是什么。

    不过从这个男人的眼神中顾念兮便看得出,他准备怎么收拾她了。

    也对,这谈参谋长这些年收拾她除了床上一事,还有什么其他手段呢?

    扫了这个男人那副欠抽的模样,顾念兮将他家里的各位祖宗都给问候了一遍。

    “谈逸泽,我突然在想我这么年轻,嫁给你真的亏了!你都没有和我约过会,也没有说一些甜言蜜语……”

    没有和她顾念兮约过会,却和别的女人一起。

    顾念兮现在心里头的怨念,可不是一点点。

    “哟,今儿个怎么想到这个了?不是这雨把你的脑子给弄糊涂了吧?”看顾念兮那耷拉着脑袋懊恼的模样,谈逸泽索性拉开自己的安全带,伸手过去揉了揉她的长发。

    “讨厌!”不安慰她也就算了,现在还来嘲笑她顾念兮。

    这下,顾念兮真的觉得当初自己结的这个婚有点冤枉了。

    将谈逸泽落在自己头顶上的动手给拍开,她仍旧耷拉着脑袋。

    “讨厌什么讨厌?结婚前没约过怎么了,红本子不是扯了,婚不是照样结了,现在连孩子都有了!再说,咱们闺房那点乐趣,可不是一点都不比别人差么?”

    得,痞子就是痞子。

    三两句的,都离不开那点龌龊事。

    而且,谈某人说起当初简洁明了的就扯了红本子来,还颇有些得意。

    这会儿,还伸出食指,节奏感备足的敲击着方向盘!

    “谈逸泽,你能不能给我正经点!”

    她微怒。

    一双漂亮的眼珠子,盯着谈逸泽看,就像是恨不得将谈逸泽给看穿了。

    到这,谈逸泽也知道,这丫头今儿个是动了真格。

    “好好好,我正经一点。到底今儿个吃了什么火药了,这湿度十足的天气还能自燃?”谈逸泽也纳闷了,寻常这丫头在家的时候不管他怎么逗都不温不火的,今儿个龇牙咧嘴的小摸样就像是恨不得将他谈逸泽给咬了。

    要是咬了能让她解气的话,谈参谋长没准还真的会由着她。

    可关键是,这丫头的火气看样子不是一下子就能消下去的那种。

    到底是谁在她身上放了那么大的一把火,还让他谈逸泽给擦屁股的?

    真他妈的太不厚道了!

    等他谈逸泽把这人给揪出来的话,绝对不轻饶!

    “谈逸泽,你前天晚上倒是去见了谁了?”得,这回顾念兮也按耐不住,直奔主题了。

    而这话,谈逸泽一听眼眸先是一收,但很快又有种原来如此的感觉。

    他就在想,今儿个到底是谁将他家的野猫给撩拨成这幅德行了!

    敢情,原来这人胆子还真的不小!

    放火,都直接放到他谈逸泽的后院来了!

    “你要是再不说的话,我……我就……”见谈逸泽仍旧不动声色的打量着她,顾念兮觉得自己竟然有些口齿了。

    琢磨了许久,她才挤出了这么两个字:“冷战!”

    谈逸泽要是不说那天晚上到底是去见了谁的话,她就要跟他冷战。

    其实,这一般都是人家夫妻间的相处模式。

    一方要是惹得一方生气了,通常都会被冻结了几天,然后等另一方意识到自己的错误的时候,主动开口承认错误。

    顾念兮当然也希望有这样的效果,能让她家的谈参谋长主动承认那天晚上其实就是去见刘雨佳,主动跟她顾念兮承认自己的错误。

    可顾念兮想要的结果,看样子根本没有达到。

    因为,她这么怒气冲冲的说着,结果听着的人倒是笑了。

    坐在驾驶座上的谈逸泽,现在笑的合不拢嘴。

    而且那灿烂笑容,还是顾念兮从未见到过的。

    以前是见过谈逸泽笑,但这男人好像都有着一股常人没有的魄力,连笑容都能克制的很好。

    但今儿个,他笑的合不拢嘴了。

    就像是她顾念兮刚刚和他说的,不是威胁的话,而是逗乐他的话似的!

    “谈逸泽,我说我要跟你冷战,你到底听到了没有!”怕谈逸泽听不清,误解了自己的意思,顾念兮又再度强调了一遍。

    “听到了听到了!傻丫头……”看她急的脸红脖子粗的,谈逸泽有些心疼的将她搂着,亲着她的鬓角。

    “别闹,我在跟你生气呢!”

    “你怎么还亲!谈逸泽,我在跟你生气!”

    “别拉我手啊,人家夫妻冷战都是谁都不理谁的好不好?”怎么到她顾念兮这儿,就好像小别胜新婚似的,又亲又抱的?

    “傻丫头,我见了谁,你应该都知道了不是么?干什么还一副受气包的样子?”

    谈逸泽没有听她的那些话,一手依旧禁锢在她的腰身上,一手还戳着她那鼓鼓的腮帮子。

    别说,刚刚顾念兮那个简明扼要的和他宣布她要冷战的样子,还真的可爱翻了,逗得他谈逸泽连笑都控制不住了。

    要不是现在车子在这么个人来人往的地方,他还真的想要将她给按到自己的身下好好的收拾一下。

    “我知道?我当然知道了!可你难道就不应该和我解释一下么?”

    你瞧瞧,这谈参谋长到底有哪一点看上去像是在承认错误的样子?

    都和别的女人背着她顾念兮见面了,还来问她为什么一副受气包的样子?

    索性伸出手,狠狠的照着谈参谋长的脸颊上掐去,将那张漂亮的脸蛋给弄的有些变型。

    不过对于这样的折腾,谈某人好像一点都不在意。

    等到她发泄够了,他也只是揉了揉自己被掐得有些泛红的脸颊。

    “掐够了,也掐累了吧?那就乖乖的系上安全带,我们先回家吃饭去!都累了一天了,我的肚子都两层贴在一起了!”

    等到顾念兮掐够了,他还帮她揉了揉发红的指尖,缓解一下肌肉的酸麻状态。

    你倒是看看,做丈夫的又有哪几个能做到他谈逸泽这个份上的?老婆惩罚他,他第一个想到的不是自己有多委屈,而是担心自己皮糙肉厚的,磕着碰着老婆。

    虽然看着他这一副贴心的举动,顾念兮是挺感动的。

    可看着他松开自己的手之后,就开始系上自己安全带的样子,顾念兮的心又恼了些。

    为毛谈参谋长就是吝啬的不肯给她一声解释?

    难不成,他就认定了她顾念兮这一辈子都要被他谈逸泽给吃的死死的?

    所以,犯了错之后连一声解释都不用了?

    虽然心里有千般怨言,但最后顾念兮还是什么都没有说,老老实实的系上自己的安全带,任由这个男人将她给带回家。

    不是因为她已经气消了,而是她害怕饿坏了这个男人。

    吼吼……

    为毛他都惹得她这么生气了,她还要傻乎乎的为这老男人考虑?

    你们想不明白,其实连顾念兮自己也想不懂!

    ——分割线——

    凌二爷再度接到有关于苏小妞的情报是在这一天的中午,此时距离凌二爷失去有关苏小妞的消息已经过去了三天!

    这三天的时间里,凌二爷是饭也吃不下,觉也睡不着。

    其实凌二爷也想过这两天亲自出马去找苏小妞,可关键是凌母现在一刻都离不开他。

    只要见不到凌二爷,不管什么医生和护士进入病房,都会被她跟疯子一样的给赶出来。

    为此,不管老胡还是这凌母的主治医生,都劝凌二爷不要擅自离开医院。

    可另一边,苏小妞生死不明,凌二爷真的感觉自己的心就要被掏空了。

    连绵不断的雨,又没有断过。

    凌二爷真的不知道,这两天自己到底是怎么熬过来的。

    三天的功夫,他就明显的瘦了一圈。

    再也按耐不住想要见到苏小妞的迫切之心,凌二爷打算今儿个要是还没有能见到苏小妞,他就要直接去找苏小妞,冯管那些人说那些了。

    好在这个时候,那边传来了消息。

    已经找到参加义诊的相关人员了。

    据说,他们的车子在行驶到省道xx线路口的时候,遇到了山体滑坡。

    当时,整个车子的人都被困在那里。

    所以他们只能到临近的村落休息。看到当地的医疗条件也不好,所以他们的义诊活动就顺便开展了。

    至于为什么这些天来都无法和外界取得联系,上面说是因为这几天的天气不大好,通讯设备好多都坏了,自然而然的也让处于山村里的这一群人失掉了和外界的联系。

    原来是遇上山体滑坡?

    怪不得,他凌二爷亲自派出去寻常的那些人都说,他们的车子在行驶到省道xx路路线就找不到人了。

    “苏小妞呢?你们现在赶紧让她过来接我的电话!”

    抓着手机的男人,大声的对着电话那边的人叫器着。

    按捺了好几天的思念,在这一刻犹如山洪暴发,无能能够抵挡。

    此刻,他只想听到她的声音。

    但凌二爷得到的却是这样的结果:“苏医生?他们说苏医生现在正在给村子里的一个女人接生,没法过来!”

    “接生?什么时候生孩子不好,偏偏在爷想着苏小妞的时候生孩子?妈的……”

    如果可以,凌二爷还真的想将那个准备出生的孩子给塞回到娘胎里。

    “要不二爷,等苏医生接生完,我再让她给您回拨个电话?”

    那边的人,小心翼翼的问着。

    “那……好吧!一定要记得,和她说!要是忘记说,看我回来怎么收拾你!”

    也只能这样了!

    他凌二爷又不是不清楚他家苏小妞的脾气,这个时候病患有生命危险,她有怎么可能擅离职守?

    挂断了电话,凌二爷感觉浑身的力气从自己的身体里给剥离了似的。

    但这一天下来,这男人都掐着电话傻乎乎得到等着,希望得到电话那端的女人的回应。

    凌二爷不是没有想过再给苏小妞打过去,但他怕这个时候打过去要是苏小妞还在给那个女人接生的话,怕是会影响到她。

    可为了苏小妞考虑了太多的结果,就是苦了自己。

    他一整天就跟个二愣子似的,一直傻乎乎的盯着手机看,仿佛手机上沾满了蜜糖。

    只是凌二爷不知道,当他结束完这通电话的时候,本来应躺在病房内的病床上的女人,此刻却站在病房门边。

    隔着病房门板,女人小心翼翼的注意着门外边的动静。

    凌二爷这两天来的异常,当妈的又怎么可能不注意到?

    看着儿子茶不思饭不想的,当母亲的当然是着急。

    但清楚这个孩子的脾气倔,这个去问肯定也问不出话个所以然来。

    但不问,并不代表凌母不关心。

    她还是想要弄清楚这个让她的宝贝儿子变成这个德行的人,到底是谁。

    可隔着门板听到外面的动静,听到那人收起了手机的时候,凌母赶紧三步并作两步,回到了病床上侧躺着。

    等门被推开的时候,她又是和之前凌二爷出去的时候那样,侧躺着好像是睡着了。

    扫了凌母侧躺的身影,凌二爷叹了一口气,随后又将门给带上了。

    估计,还有点事情需要去处理。

    可他有怎么可能预料到,当他刚刚转身离去的时候,本来已经闭上双眼的女人却在这个时候睁开了眼!

    苏悠悠!

    如果她刚刚没有听错的话,凌二爷口中说的又是这个女人的名字!

    该死的,都已经过了那么久了,这女人为什么还总是阴魂不散,缠着她的儿子不放?

    看来,这次她要是不弄点狠一点的,怕是她连唯一的儿子都要被这个女人给抢走了!

    想到这的时候,凌母拽着被单的手,狠狠的收紧……

    ——分割线——

    “兮兮,吃饱了这样躺着对身体不好?我们到外面走走,怎么样?”

    从公司下班回来之后,顾念兮就一职闷闷不乐的。

    吃完饭,她也没有像是寻常那样,带着儿子到处转悠。而是,一个人直接回到了卧室里,窝在大床上,盯着窗外那连绵不断的雨水发呆。

    谈逸泽推门而进的时候,便见到这样一副场景。

    听到门口传来了动静,顾念兮扭头看了一眼。

    发现谈逸泽并不是一个人来的,还带着一个淘气包的时候,她又转头看向窗外。

    此时的聿宝宝被谈逸泽抱在怀中,但这小祖宗一直都不是个安分的主儿,努力的拽着谈逸泽的衣领准备往上爬。

    他想要坐高高,想要高高的!

    可谈某人却始终抱着他的小屁股,不让他动弹分毫。

    这一举动,提醒了聿宝宝。

    上楼之前,他家老子和他说了,今儿个要想骑高高,除非他能帮着他谈逸泽将老婆给逗乐了,否则,休想!

    想到这个点,聿宝宝狠狠的照着谈参谋长的脑袋丢了一个白眼!

    大老爷们,自己把老婆给惹得不开心了,让一个小宝宝来逗他老婆开心,出息!

    可聿宝宝的白眼很快就被发现了,于是他只能赶紧低下自己的小脸,免得让谈参谋长给看见。

    好吧,聿宝宝就算在怎么调皮捣蛋,这个世界上终是有一个人让他怕怕的。

    “儿子,你妈妈不理我们,你赶紧过去让妈妈理理我们!”说着,谈参谋长还将他给放到了地上。见他不走,还伸手推了推他的小屁股。

    聿宝宝这下更加懊恼了。

    为毛他家老子每次惹了老婆生气,都让他一个小娃娃打前锋?

    对于自家老子各种不齿的情况下,聿宝宝还是老老实实的迈步朝着顾念兮走去。

    要不然,今天就没有可以骑高高了。

    “妈……”

    聿宝宝上前,奶声奶气的喊着顾念兮。

    看到顾念兮盯着他的时候,整个小脸跟花儿似的,甜甜的笑着。

    “妈……玩儿!”

    聿宝宝伸出胖嘟嘟额的小手,拉着顾念兮的。

    “玩什么玩?你不是有你爸就好了!去去去,找他玩去。”跟谈逸泽一个样,顾念兮也伸手推着他的小屁股,让他朝着谈参谋长所在的方向走去。

    这两人不愧是夫妻,生气起来的德行一个样。

    更让聿宝宝气节的是,他妈好像将对他老子的气都波及到他这边了。

    “宝宝,跟妈妈说爸爸准备带你们娘俩出去玩哟,要是她能理爸爸的话……”

    看聿宝宝被送了回来,谈某人索性抱着儿子,一并跟着顾念兮呆在床上。

    这话虽然是对顾念兮说的,但谁都听得出这是他摆明要给顾念兮听的。

    “哟,还出去玩呢?咱可不敢耽误了谈参谋长的宝贵时间。儿子,你让你老爸要去玩的话,记得捎上那个女人!”

    说来说起,她还是非常不满谈参谋长私底下和刘雨佳碰面。

    到这,谈参谋长也算是安奈不住了。

    “兮兮,你明知道我和她见面没什么,别生气了好不好?气坏了身子,可就没有了革命的本钱!”

    谈某人这下干脆不使唤儿子了,松开抱着儿子的手,他直接勾搭上娇妻的腰身。

    而被忽略在一边的聿宝宝,只能干巴巴的瞪着这两人。

    为毛人家都说孩子是家里的宝贝,而他聿宝宝总感觉自己在爹娘的面前就是一根草,一根看不见的草?

    “没生气,我哪敢生气呢!”

    嘴上是这么说的,但你见过哪个没生气的人会说的这么不是滋味的?

    “兮兮,其实你也知道,那女人和我见面,然后又和你说这些有什么目的?不就是为了挑拨我们之间的关系?你要是还跟我生气的话,那岂不是中了那个女人的诡计了?”

    新世纪的二十四孝老公不好当。

    你看现在老婆生气了,他谈逸泽还得点头哈腰的跟在身边解释着。

    “你以为我不知道她是什么伎俩?要是我真不知道的话,我刚刚就是哭着跑去找你了。我生气,是因为你明明是去见了她,为什么不告诉我?为什么要等到她来通报的时候我才知道?搞的我像是一个傻瓜一样!”

    是的,顾念兮其实不是在气谈逸泽背着自己去见那个女人的事情。

    她和谈逸泽认识也不是一天两天了,你当真以为像是刘雨佳那样的货色谈参谋长就看得上?整个谈家最厌恶刘雨佳的人,可能就属她家谈参谋长了。

    就这样的男人,你还真的以为会让那个亮着两个奶球的女人给勾走?

    笑话!

    要真是这样的话,那他谈逸泽的处男身,也轮不到她顾念兮来破不是?

    她真正生气的是,为什么她家的老男人总是吝啬的不肯给一句解释。

    她顾念兮又不是多小心眼的女人,会因为那些不三不四的女人和他谈逸泽闹别扭!就算那天晚上他告诉她是要去见刘雨佳,她也会放任他去的。因为她清楚的很,像是刘雨佳那样的女人,能勾引到谈参谋长,压根就不可能。

    可谈逸泽在去见面的时候非但不肯和她说,甚至连见完面都不肯和她解释一句。

    这让顾念兮怀疑,自己到底在他的心里有没有一丁点的位置。

    可听着顾念兮的抱怨的谈逸泽,又笑了。

    看着他那正脸上都遍布的笑容,顾念兮纳闷了。为什么谈参谋长最近笑的这么频繁?

    还有,为什么她现在会觉得谈参谋长这张带笑的脸看起来是那么的……欠抽?

    某女的爪子就这样揪上了谈逸泽的脸颊。

    而谈逸泽也没有反抗,任由她将自己的脸拉成各种形状。在这样的情形下,他还慢悠悠的开口和顾念兮说:“傻瓜,那些只是不相干的人和事情,既然不相干,我又何须让那些事情来让你伤筋动脑的?”

    “真的?”她睁着大眼,寻求解释。

    原来不是不在意,而是舍不得?!

    “真的!”他缓缓的吐出的两字,让她的心里有些暖。

    “谈逸泽,你不准骗我!”

    “去,没必要骗你!气球虽大,可里面都是风,吃了一下就涨的慌,不一会儿又饿得慌。我家的小馒头虽然小了点,但管饱……”说这话的时候,谈某人已经将自己邪恶的大掌放进了顾念兮的毛衣里面。

    对着他口中所说的某个小馒头,又掐又捏的。

    最后补上的一句话,让顾念兮差一点泪奔。

    盯着自己已经探入了顾念兮毛衣里的那只大掌,谈某人慢悠悠的开了口:“再说了,我家的馒头也不小。老子这一辈子,不愁没吃的!”

    “讨厌!说什么乱七八糟的,一个大男人丢不丢人?”想要拍开男人作恶的这只手,可顾念兮的另一手顺道也被禁锢了。

    “在老婆面前丢人怕什么?不过这会儿饿得慌,老婆能讨口吃的么?”

    说着,他干脆用脸顶替了自己的手,一个人在那边喋喋不休得到忙活着。

    至于刚刚还呆在床上玩儿的聿宝宝,这会儿已经一个人摇摇晃晃的走出了卧室。

    刘嫂上楼来准备给这小两口送点水果上来的时候发现这只剩下这聿宝宝一个人在楼顶上晃悠着,索性便将她也给带下楼去。

    而卧室内刚刚还在上演的限制级,在这个时刻正好攀附到极点……

    总之,这一天顾念兮的气在谈逸泽又逗又爱的情况下,i是消下来了。

    可某个女人在他谈逸泽的后宫点火的这件事情,你觉得这个男人可能算了么?

    不可能!

    刘雨佳,本来还想要留你猖獗两天,看来现在不给你点苦头吃,你压根就不知道自己的分量了!

    那好,拭目以待吧!

    ——分割线——

    这日的清晨,刘雨佳在一个阳光明媚之下醒来。

    醒来的第一时间,刘雨佳伸展了一下自己的身子。

    “嘟嘟嘟……”

    就在刘雨佳醒来的时候,她的手机一并跟着响了起来。

    “什么人呢,真是的!”

    她躺在床上开始抱怨着。

    其实刘雨佳本能的以为,会踩着这个时间点给自己打来电话的,除了梁海那个老不死的还有谁?

    最近这阵子前方汛情告急,梁海带着人马出动了。

    有好几天,都没有在这个A城了。

    要是别的女人,肯定会想着那个男人,担心他的安危。

    可刘雨佳和他不过是露水姻缘,只在这个男人需要的时候满足他而已。

    老实说,那个老男人每次都没有让她感到满足,只是弄的她浑身上下的骨头发疼罢了。

    要是可以的话,她还真的希望那个老男人就死在远方!

    可都说祸害遗千年,这话一点都不假。

    陪在这个老男人身边也几年了,她也见过这个老男人参加过几次比较危险的任务。可每一次,他都能逢凶化吉,刘雨佳期盼的死亡,迟迟都没有降临在他的身上。

    好几天那个男人都没有来找她了,刘雨佳自然而然的将早上的这通电话联系到那个老男人的身上。

    想到这个男人没准已经回来了,她又要过上那种备受摧残的日子,刘雨佳就怨声连连。

    可当这个女人看清楚自己手机上频幕显示的名字的时候,女人的心一下子止不住的跳跃着。

    按耐住的狂喜,刘雨佳用自己还认为算是比较镇定的声音,按下了接听键和电话那边的男人打招呼:“谈参谋长,早上好……”
(快捷键←)[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快捷键→)
大家同时在看:龙血战神 黑道特种兵 傲世九重天 武动乾坤 遮天 绝品邪少 生肖守护神 完美世界 我的贴身校花 绝世唐门 大主宰 莽荒纪 我欲封天 校花的贴身高手 星战风暴 武极天下 校园绝品狂徒 亿万老婆买一送一
本书转载于网络,版权属原作者,喜欢小说军婚染上惹火甜妻全文阅读,记得收藏本书。 卓越全本小说网 www.zy200.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