卓越全本小说网 全本玄幻 全本武侠 全本都市 全本历史 全本侦探 全本网游 全本科幻 全本恐怖 全本散文 其它小说 全部小说
小说排行榜 > 全本都市言情 > 军婚染上惹火甜妻全文阅读
军婚染上惹火甜妻TXT全集下载 加入书签

军婚染上惹火甜妻无弹窗 正文 第433章 打你没商量VS霍小三现原形

    “您今儿个,怎么有空给我打电话?”

    刘雨佳的声音听上去很平静,但只有她自己才知道,在此情况下自己的双腿已经快被自己抓破了好几个口子。

    谈逸泽竟然主动给她打电话过来,这难不成是她的诱惑已经起了一定的作用?

    但这个想法还没有占据她的脑子的时候,她又想到那天晚上见面的时候,谈逸泽所说的她会给自己送上一份“神秘”的礼物!

    难不成,这个男人是打算来打击报复她刘雨佳的?

    总之,在这样两个想法之下,刘雨佳的心情越是变得起伏不定。

    而电话那边的男人,不知道是在琢磨着什么,还是故意想要晾着她刘雨佳的,一直都没有开口说话。

    时间,在沉默中一点一点的过去。

    一直到,刘雨佳快要失掉耐心,以为是这个男人不小心按错了手机键才将电话播给了她的时候,她听到电话那边的男人终于开了口:“现在有时间么?”

    男人的声音,哑哑的。

    估计,也是刚刚起来不酒。

    但这样的声音,就像是暗夜中绽放的曼陀罗,瑰丽的让人心花怒放。

    听闻这样的嗓音,刘雨佳下身的某一处荡漾了。

    长期无法得到满足的女人,一直处于压抑的状态。

    迫不及待的想要找寻一个能满足自己的男人。

    而眼下,谈逸泽便是最适合的人选。

    这个男人非但有着傲视群雄的资本,更还有着完美的身段。

    再说了,人家是当兵的。

    听说,当兵的男人那方面的能力都很强。

    不过这一点,梁海是被排除在外的。

    那老男人要容貌没容貌,要体力没体力,每次都要她应付式的叫几声。

    不过谈逸泽估计不同,光那完美的身段就让女人疯狂。刘雨佳几乎可以想象,被这样的男人压在身下的幸福感。

    几乎,不假思索的她便想答应下这个男人见面的要求。

    可转念一想,现在自己什么都没有准备,哪能就这样去见人?

    于是,她开口:“早上没什么时间,但下午有!”

    今儿个是周末,她一整天都有充足的时间。

    但最好,她想要霸占这个男人一整个夜晚。

    想到有可能发生的一切,她现在的身体整个儿的处于癫狂状态。

    “那下午两点,郊区南岔路口见!”丢下这样的一句话,男人便直接将电话给挂断了。

    而一直到这电话被掐断的时候,刘雨佳还处于呆滞状态。

    别的男人为了哄一个女人和他见面,通常不是都很殷勤么?

    可为什么谈逸泽这男人,连一句甜言蜜语都没有,就直接说完挂断电话?

    一点风情都没有!

    但不得不承认,就算是这男人不解风情,还是照样的迷人。

    而被挂断电话的她,甚至还抱着电话在床上滚着,幻想着今天的美好约会……

    只是此刻还憧憬着美好约会的女人却不知道,这男人掐断电话的下一秒,他的手机就被他一脸嫌恶的给丢在副驾驶座位上。

    ——分割线——

    “苏医生,你们刚回来了?”

    “是啊,刚回来!”

    “累吧?”

    “也还可以,不过我觉得这次下乡义诊,收获挺多的!”

    本来连着一个月的义诊活动,因为今年这场突如其来的大雨给搅乱了。

    前进的道路上已经有好几处的地方发生崩塌,最终医疗队伍只能打道回府。等着天气好一点,在出发。

    苏小妞是跟着整个团队回来的。

    车子将他们送回的,当然是医院。

    苏小妞背着自己的医药箱,从上面下来的时候,和她同个办公室的两个医生出门迎接了她。

    一路上,他们嘘寒问暖的。

    不过苏小妞知道,这都是因为她苏悠悠这次顶替了他们参加了这次的义诊。

    “对了苏医生,你这几天有没有接到电话?”就在回到办公室的时候,其中的一个医生这么问着。

    其实,苏小妞离开的这几天时间里,他们科室也接到不少的电话。

    上头也派他们,都给苏悠悠打电话,看看有没有她的下落。

    好不容易这两天找到苏小妞了,这办公室里额的电话才清静了。

    可几年听说苏小妞要回来,电话又开始闹哄哄了。

    而这一切的始作俑者,当然只有那个身处于别家医院,却还吵着闹着要见到苏小妞的凌二爷了!

    今天得知苏小妞的团队要回来,凌二爷一大早就将电话打到了这边办公室,说是让苏小妞一回来就直接先打电话给他凌二爷。

    这两个医生,当然只能应承下来了。

    都和苏小妞呆在一个办公室这么老长时间了,他们要是再看不出互凌二爷和苏小妞之间有点什么的话,怕真的是傻子了吧!

    而他们话里的意思,苏小妞当然也听得懂。

    其实,从医疗团队和外面取得联系开始,就不时有电话打到同个医疗团队的医生的电话上。而这些电话,几乎都是找她苏悠悠的。

    之所以这些电话需要打到别人的手机上,还不是因为她苏悠悠没有开机。

    没有开机,自然也不是苏悠悠的错。

    谁让苏小妞用的是一部国产,电池又老化了的手机。

    刚刚出发没一会儿,她不过是耍了一下微博看了一下视频,电池就没电了。

    而接下来的几天,医疗团队又遇上山体滑坡,又是下乡义诊,都没有地方能让她的手机充电,苏小妞索性就将自己的手机放到包包的最底层。

    在她看来,现在会担心她苏悠悠的,除了顾念兮又不会有别人!

    而顾念兮那边,她早已和顾念兮打好了招呼,应该没有什么问题。

    可苏悠悠真的没有闲过,那个男人竟然会为了自己而闹出这么大的动静。

    每天,都有许多医生接到找她苏悠悠的电话。

    可每一次,苏悠悠都用各种忙碌的借口给搪塞过去了。

    其实,她的心里也清楚,现在她只是不想面对那个男人罢了。

    本来还以为这义诊活动还要进行个十天半个月的,她应该还可以躲得时间长一点才对。

    却不想,因为这场大雨,他们提前打道回府了。

    而这个男人的电话,也追击而来。

    “我知道你们的意思了!但我现在真的很累,我想收拾一下先回家睡一觉!”还别说,几天的功夫苏小妞的脸色变得有些不好。

    而看得出苏小妞眼里疲惫之意的两个医生,便笑道:“好好好,没事!主任那边说了,你要是太累的话,回来收拾一下就可以回家休息了!另外,这一个星期你都不用过来,是单位给你的假期!”

    其实,参加义诊的哪有一人一个星期的假期?

    还不是人家都看在凌二爷的面子上,特意给苏小妞安排的?

    而苏悠悠当然也清楚这一点,听着这些话的时候她也点了点头,将医药箱给放下之后,便匆匆转身离开了。

    而看着苏悠悠离开的两个医生,都快速的回到办公室内,将电话拨给某个男人。

    “凌二爷?”

    “我是!苏小妞回来了么?”男人电话那边,情况貌似有些吵杂。

    但可以听得出,比起那边的状况,凌二爷此刻更在乎这边的。

    “她回来了。”

    “那叫她来听电话!”

    “对不起凌二爷,苏悠悠刚刚说她有点累,所以我们让她先回去休息了!”

    这话之后,电话那端挂断了。

    凌二爷收起了手机,黑色的眸子暗了又暗。

    其实,他不是傻子。

    苏小妞这几天都在明显的回避他,他又怎么可能看不出来?

    都回来了,还是不听他的电话,他到底该怎么做才好?

    “凌二爷,您母亲那边说不肯看到您她不接受注射,您还是先去看看吧!”正当凌二爷对着手机发愣的时候,一个小护士跑了过来。

    “我知道了!”

    随即,凌二爷跟着她大步离开了……

    ——分割线——

    回到那空荡荡的公寓,看着公寓的沙发上盖着各种布料,苏小妞的无奈的勾了勾唇。

    本来想趁着这次去参加义诊,离开多几天的。没想到几天的功夫,她又回来了!

    “早知道就离开这么几天,老娘不应该弄这些布的!看看,现在要收拾,又要折腾上好一阵儿了!”

    苏小妞一个人窝在沙发上自言自语。

    摸了摸沙发上披着的白布条,她知道其实现在她应该将这些东西给拿开的,可是眼皮,真的有点重。

    在山区义诊的这几天,每天晚上都下雨。

    而医疗团队只能借住在破旧的小庙宇里。

    这些庙宇,有好些都已经漏雨了。

    每天晚上除了要担心这寺庙里到处跑的小老鼠,还要担心这雨会不会将身上的衣服都给弄湿。

    一连几天,苏小妞没有睡上一个安心觉。

    如今,终于回到自己熟悉的生活环境中,苏小妞再也扛不住。

    一个埋头,她就这样靠在沙发上,打起了盹……

    凌二爷推门而进的时候,看到的便是窝在沙发上,如同猫儿一样蜷缩着睡着的苏小妞。

    苏小妞离开的那一天,整个屋子里的摆设都被她用白色的布给遮挡起来。

    现在,她仍旧没有将这些都给弄开。

    以至于,她这一身红色,在这个白色覆盖的屋子里,看起来是那么的惹眼。

    此时的苏小妞,睡的有些没形象。

    一头几天都没有洗过的发丝,随意的铺散着,而她的红裙子,也因为她睡姿不雅,露出了她的小内内。

    看到这样的一幕,凌二爷还真的很想直接上前将苏小妞亮出来的小内内给扯掉。

    在凌二爷的眼里,苏小妞竟然当着他凌二爷的面露出小内内,就是对他凌二爷的不尊重,对他凌二爷的调戏!

    按照以往的规矩,其实他应该将如此得瑟的苏小妞给办了才对。

    但考虑到现在苏小妞刚刚参加完义诊,快要累死了,他才按耐住自己下半身的冲动。

    小心翼翼的迈步来到苏小妞的跟前的时候,男人用自己的大掌轻轻的摩挲着苏小妞明显消瘦了许多的脸颊,一脸疼惜的说着:“苏小妞,看在你今天太累的份上,你对你家二爷耍流氓的这事情,我暂时不跟你一般计较了!还是等你恢复体力了,你二爷在和你好好的算清楚这笔帐!”

    和苏小妞唧唧歪歪的说了一些话,这男人才将她打横抱起,走向大床。

    睡梦中的苏小妞,只觉得自己好像被谁给腾空了,浑身轻飘飘的。

    不过刚刚躺着的时候,她身上并没有盖上被子,所以这会儿还真的有点凉了。

    而这个时候身边竟然出现了一条大热毯,苏小妞自然很不客气的张开双臂迎接。

    看着女人跟个无骨动物一样窝在自己的怀中沉睡着,凌二爷终于薄唇轻勾……

    ——分割线——

    “你丫的能不能给姐姐把重点给演了?”

    “不对不对!他将肥皂丢下去,你应该俯身下去捡才对!不是和他理论啊……”

    这一觉,苏小妞睡的昏天地暗。

    梦里,她梦见自己成了某个gv大戏里面的导演,对着那些帅气的小攻小受光溜溜的身子趾高气昂的。

    “不对不对!,应该是换过来!我说,你的德行怎么跟凌二爷一样,让你干嘛就干嘛,怎么娘娘腔的!你是攻,不是受……”

    不知道苏小妞在做什么梦,估计有他凌二爷的参演。

    不然,他今儿个为什么刚刚推门一进来,就听到苏小妞正撕心裂肺的喊着他凌二爷的名字。

    不过听到苏小妞后面说出的那番话,凌二爷的脸色是沉了又沉。

    该死的,这苏小妞到底都在做什么春秋大梦?

    竟然骂他凌二爷娘娘腔?

    他凌二爷是不是娘娘腔,她苏小妞不是最清楚才对么!

    看着睡梦中的苏小妞仍旧不安分的样子,凌二爷干脆侧躺在她的身边。用手支撑着脑袋,歪着头打量着睡梦中的女人。

    苏小妞的睡相极其不好。

    你见过女人睡着睡着就开始扯衣服的吗?

    可苏小妞就是这样的,睡着不舒坦了,她就开始对着上衣揪了又揪。

    眼看,她穿在底下的小内内都要露出来了。

    凌二爷的视线一直直勾勾的盯着苏小妞的这一块儿,但这男人绝对不会承认,自己是起了色心。你们也都看到了,明明是苏小妞自个儿将衣服给扯起来的,好不?

    看着苏小妞拉扯的幅度越大,所露出来的白皙也越来越多,凌二爷的喉结不自觉的上下滚动了下。

    然而就在这凌二爷估计自己应该快要能看到最想要看的东西的时候,苏小妞的美目却在这个时候悠然睁开。

    进入眼帘的世界,有些模糊。

    等苏小妞定睛一看,瞳仁不自觉的放大。

    她不是刚刚从义诊山区刚回来么?

    她也还记得,在去义诊之前,她和凌二爷已经谈崩了。

    苏小妞认定今后的状态估计是:各回各家,各找各妈!

    可为什么她刚刚睁眼起来就发现,这个男人还在自己的身边!

    而且……

    这男人的视线,现在还不在自己的脸上,而是在……

    顺着凌二爷那龌龊的视线,苏小妞看到了自己动手扯得已经可以看到大半个浑圆的地方……

    “流氓!”

    照着凌二爷的脑袋,苏小妞一过去就是一拳头!

    疼得,凌二爷瞬间清醒了过来!

    “苏小妞,你一醒来怎么就开始发神经了?爷找了你多久,你到底知不知道?”

    某男捂着自己被揍的很疼的脑袋,哼哼唧唧着:“再说了,是你自己主动扯给我看的,是你对我耍流氓!”

    “……”凌二爷的一番话下来,苏小妞没有回应。

    她只是沉默着,将自己身上的衣服给拉扯整齐,背着凌二爷坐着的苏小妞,让他看不到她的脸,更不清楚现在她到底都在想着什么。

    总之,此刻的气氛变得有些尴尬。

    “苏小妞,你怎么了?”见苏小妞迟迟没有转过来看他,凌二爷主动开口。

    其实,以前缓和气氛这事情,啥时候轮到他凌二爷来做了。

    “没什么。你怎么过来了?”收拾好身上的衣服,苏小妞的脸色不大好。

    “苏小妞,你怎么能一声不响的走?你知不知道,我这几天有多担心你?”凌二爷不答反问。声音哑哑的,有些让人揪心。

    “凌二爷,你妈现在怎么样了?”

    她也学着这个男人,不答反问。

    两人,很明显的都是在回避同一个话题,更回避当天发生的一切。

    “我妈现在情绪不是很好,老胡说她只要一旦离开我的视线,就跟疯子一样。”当然,老胡也告诉他,这个情况可能会导致凌母的病情恶化。

    但今儿个,他显然不想在这个时候多提凌母。

    “凌二爷,实话告诉你吧。当初我也不知道怎么就成功了那个手术病例。”她只是想要尽快将那个肿块给切除,挽救病人的生命。

    却没想,倒让她成为医学界一个轰轰烈烈的案例。

    “手术刀,我也不确定我现在拿不拿的起来。但如果你非要让我帮你妈手术的话,我也可以答应尝试一下,而我也不能保证这个手术能成功……”

    苏小妞用低哑的嗓音说出这一番话的时候凌二爷就像是得了蜜糖的孩子,兴奋的抱着苏悠悠,亲吻着她的额头。

    说到底,凌母毕竟是他的母亲。

    能挽救她的生命,没人会比凌二爷更开心。

    此刻的他,手舞足蹈的像是一个孩子。

    可就在这个时候,苏悠悠又开口了:“但我有个条件……”

    “什么条件?”只要是不牵涉到本质问题的,凌二爷觉得自己都会答应。

    此刻,凌二爷的黑眸子里,流窜着异样的光芒。

    可苏小妞接下来的一句话,却让凌二爷眼眸里所有的波光异彩,全部消失的无影无踪。

    “我给你妈动手术,手术一旦顺利完结,你从今以后都不可以再来纠缠我!”

    苏悠悠说这一番话的时候,她抬头看向凌二爷。

    漂亮的眼眸里,有着那个男人清晰的倒映。

    而凌二爷,始终都没有开口说话。

    一双黑色的眼眸,直勾勾的盯着苏小妞的脸蛋上看,像是想要从这个男人的眼眸里,找到蛛丝马迹,找到其实这些话不是她心里想说的。

    可随着时间的推移,他发现他所认真观察的这个女人的眼眸,没有任何的躲闪,她的那些话也不像是在说假话。

    他的眼眸,一点一点的暗沉下来。

    “苏小妞,为什么要这样?”

    他哑着嗓音,垂着眼眸问着。

    她明知道,母亲对于他凌二爷是怎样的意义,为什么还要这么逼他?

    让母亲活下来,就意味着要失去她苏悠悠?

    这算什么?

    其结果,不还是和之前差不多么?

    “苏小妞,告诉我你并不是这么想的!”

    他像是个沉溺在悲伤中的孩子一样,拉着苏小妞的手偏执的要她一句承诺。

    可苏悠悠,从始至终都只是抬头看他。

    一双眼眸清澈无波,无悲无喜。

    而这该死的感觉,正是凌二爷所不喜的。

    这样的苏悠悠让凌二爷感觉,这丫头随时随地能够撇下他离开。

    她一直都没有开口,到最后凌二爷只能再度奢求:

    “苏小妞,不然改别的好不好?只要不是让你离开我,我什么都能答应!”

    只要不是让他放手,就算要他凌二爷的命都成。

    可这个女人,却只是告诉他:“这是我答应配合这次手术的唯一条件,如果你答应明天我就可以配合开始研究一下手术方案,当然你不答应的话就另当别论了!”

    苏悠悠将他的手给拿开了,随后转过身,看向卧室大门。

    门外,所有家具上原本罩着的白布都已经被拿开了。

    厨房那边,还有香味传来。

    看样子,她睡着的这段时间,这个男人一下都没有闲过。

    以前婚内的时候,苏小妞总抱怨着这个男人为什么就不能跟念兮家的男人一样,偶尔也帮着她做家务。

    好不容易,现在这个男人也渐渐的朝着二十四孝老公的方向发展。

    可苏悠悠发现,自己却无法接受他了。

    不是因为她不喜欢这个男人,而是因为他们之间的婚姻永远有个不可调和的矛盾点——凌母。

    只要牵涉到她的事情,凌二爷便会变得不可理喻。

    只要他们的婚姻中还有一个凌母,永远都别想安宁。

    可以想象,若是手术成功,凌母有幸活下来的话,终究还是不可避免的横在他们两人的中间。

    那样的生活,苏小妞已经经历过一次了。

    很累……

    没有自尊,没有希望,没有主见,只为了讨好他们全家人而生活,可最后却也毫无尊严的被他们从那个家里给赶出来。

    过往的一幕幕,此刻就像是黑白电影在苏小妞的脑海里倒带。

    而一个男音,将苏小妞拉回到现实中:“如果,我不答应呢……”

    身后,传来了那个男人低哑的嗓音。

    那无数个纠缠攀越在巅峰上的时刻,这个男人也曾经用过那低哑的嗓音和苏小妞说:“苏小妞,爷真的爱死在你身体里的感觉……”

    可现在,他们却在用彼此最熟悉的嗓音,说着伤害对方的话。

    闭上眼,苏小妞敛去了自己眼眸里的万种哀伤。

    转身,她对身后的男人说:“我知道你也可以选择不答应。不过,胡老前辈今天把你妈的病历传到我的邮箱里了,现在情况已经不是很乐观了,所以你还是尽早下决定的好……”说这一番话的整个过程中,苏悠悠都努力挺直背脊,希望让自己看上去更加坚强一些。

    而男人的着重点好像不在这。

    听着她说完了这些话之后,他突然如同一阵风似的,疾步匆匆的跑出了这个卧室。

    不一会儿,公寓大门的位置传来了声响——他走了……

    看着那扇紧闭的大门,本来还如同雕塑一般屹立在原地的女人,像是轰然倒塌的巨石,一个人瘫倒在地上……

    泪,如同绝了堤的洪水,奔涌而下。

    第一次,苏悠悠放声大哭。

    从小到大,她哪一次伤心落泪的时候,不是一个人偷偷躲起来抹眼泪的?

    可这一次,泪水来的太急太凶,让她根本没有时间思考。

    这一天,苏悠悠真的不知道自己到底哭了多久。

    只知道,当自己哭的筋疲力尽的时候,靠在床边便睡着了……

    ——分割线——

    “谈参谋长,今天的天气还真的不错。”这天的下午,刘雨佳赶到和谈逸泽见面的地点的时候,脸上是抑制不住的灿烂微笑。

    环顾四周,这里是城郊。

    除了偶尔路过两三辆车子,还有树梢上几只鸟儿飞过之外,这里压根就没有什么声响。

    风而吹过这儿的时候,树梢摩擦之间还不时发出细细碎碎的声响。

    这里环境清幽,空气也不错。

    按照苏悠悠的话来说的话,这实在是一个发生奸情的好地点。

    估计,刘雨佳也是这么认为的。

    所以当到达谈参谋长指定的那个地点的时候,某女连嘴都差一点给笑歪了。

    按照寻常她对男人的了解,一般男人带她上这样的地方,通常都会对她动手动脚的。

    上次和宋亚集团合作的时候,当时她就代表明朗集团和宋亚的副总出去吃了个饭。

    饭后,那个中年男人就带着她上这样的地方,美其名曰:“饭后运动”!

    可一到这些见不得人的小地方,那男人的手就快速的探进了她的裙摆里。

    其实,本意上刘雨佳是不想和这些男人有太多的牵扯的。

    可在那个老男人的身边呆的久了,她的身体长时间得不到满足。

    在这一些事情上,也处于饥渴状态。

    那一天,她忍不住就真的和那个中年男人做了。

    可搞到最后刘雨佳还是发现,这中年男人比起那老男人是好了一点,但还是没有能真正的满足到她。

    所以那天之后,不管那个中年男子每次变着法子想要带着她出去,刘雨佳都没有答应。

    她要的是能够满足自己的需要的,而不是和这些男人频频暧昧。

    好不容易现在有个极品男人摆在刘雨佳的面前,她怎能不心动。

    再说了,这次见面的地点又是如此幽深的环境。

    这已经是最明显的暗示了!

    从自己的车上下来,刘雨佳踩着自己那双十几公分的高跟鞋,一路踏着地上的树叶,发出吱吱吱的声响。

    抬眸看到那个男人穿着一身灰色的运动衣,靠在路虎车边上的侧影,她的心跳漏掉了好几拍。

    帅气的男人,有那个女人不爱?

    踩着十几公分的高跟鞋,扭着蛇腰,刘雨佳尽力的让自己看上去妖娆一些。

    可男人扫过来的清冷眼神,却让刘雨佳的动作一滞。

    其实,从刚刚到现在,那个男人始终都没有看向她一眼。

    从她将车主停好,再者又下了车,甚至还打了招呼……

    这整个过程,刘雨佳可以理解为,这个男人是在想什么事情太过投入了,以至于没有察觉到她的靠近。

    可当男人抬头看了她一眼的时候,刘雨佳感觉自己的背脊突然凉飕飕的。

    因为,从这个男人的眼眸里,她没有读到像是别的男人那样,对她色眯眯的神采!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难不成,谈逸泽约她见面,其实不是为了这个?

    再度环顾周围的景致,还有不远处那荒凉的公路,刘雨佳顿时一阵恶寒。

    这荒山野岭的,除了适合偷情之后,更适合……

    杀人灭口!

    一想到这个可能,刚刚因为看到这个男人浑身上下沸腾的血液,仿佛在一瞬间被冻结了。

    是啊!

    谈逸泽从来都不按照常理出牌!

    她怎么傻的竟然被他的美男计给蒙蔽了双眼!

    想到这,刘雨佳的眼眸里充满了惶恐。

    本来靠近谈逸泽的脚步,也在这个时候选择了后退。

    “怎么,想逃跑?”

    看到刘雨佳后退的步伐,谈某人原本靠在路虎上的身子站直了。

    之后,他也没有别的动作。

    就那样,安静的站在角落里,盯着准备逃窜的刘雨佳看。

    可即便是这样,仍旧让刘雨佳没有半点安全感。

    因为这个男人给她的感觉,就像是一只埋伏在暗处的狮子,准备在关键的时候给人致命一击。

    “姓霍的,你应该知道我想收拾的人,没有能逃得掉的吧!”

    他微眯着双眸,盯着她看。

    那不动声色的样子,让人感觉一切都在他的控制范围之内,没有什么人能轻易逃脱!

    “谈逸泽,杀人是犯法的!”求生的本能,让刘雨佳突然发了疯似的朝着身后的车子逃跑。

    在她看来,只要直接钻进这辆车子内,然后迅速发动引擎,就能躲开谈逸泽。

    可该死的,今儿个她穿着的鞋子实在是太高了。

    跑起来,摇摇晃晃的,跟估计在别人面前扭扭捏捏似的。

    气愤之下,刘雨佳半蹲下去,企图扯开自己的鞋子。

    真是的,今天她以为谈逸泽主动约自己见面,她应该穿的漂亮出众点才对。结果到头来,是她一头热。

    现在要是还顾着在这个男人面前的尊严的话,那连命都会没的。

    脱下鞋子,刘雨佳便继续往前跑。

    都已经跑到她的车子边,就要打开车门钻进去了。

    可就在这个时候,突然身侧刮起了一阵冷风。

    很快的,她的车子发出“砰”的一声。

    刘雨佳扭头才发现,刚刚本来站在不远处的男子,已经没有了踪影。

    而刚刚她在那个男人身上看到的那双皮鞋,此刻就出现在她的身侧。

    一个皮鞋,已经踹在了她刚刚准备打开的车门上。车门处,已经凹陷了好大一块儿……

    到底,这个男人是怎么做到的?

    她刚刚跑来之前,这男人不是还站在原地么?

    怎么一会儿的功夫,就跑到这边来了?

    难不成,这个男人还会传说中的移魂幻影术不成?

    可现在,眼下的一切根本让刘雨佳来不及多想。

    男人就站在她的身边,黑色的眼眸直勾勾的盯着她。就像是狮子瞄准自己的猎物。

    在这样的情况下,刘雨佳知道自己肯定是逃不掉的。

    本来还死死抓着车门把的手,瞬间滑落下来。

    “你到底想要怎么样?你说吧!”

    最起码,刘雨佳也和谈逸泽同住在谈家大宅一阵子。

    对于这个男人的脾气,她也是有所了解的。

    她,是逃不掉的。

    “姓霍的,你信不信其实我手上已经掌握了许多关于你和梁海勾结的证据?”谈逸泽保持着脚踢着车门的姿势,抬头看着天边的那一团白云。

    目光,突然变得深邃了许多。

    而那眼神,也好像透过白云,看到了其他的东西。

    “既然知道,你为什么不公开?”

    她反问。

    “呵呵……直接公开了,他上军事法庭。开除了党籍,监禁了终身,剥夺了一切政治权利,这事情就完结了!”

    说到这的时候,谈逸泽停顿了一下。忽然间,刘雨佳感觉到他换了一种口气:“可我那些死去的兄弟呢?”

    男人的眸色,变幻莫测。

    前一秒还平静无波,下一秒却是波澜壮阔……

    “那你是想要报复他,让他死?”

    “不……死对于他来说,也太简单了!我要的,是他求生无门求死无能!”

    这样,才能对得起他那些被他害死的兄弟!

    “如果你需要我的帮助,我可以提供。只要你放过我!”

    识时务者为俊杰!

    再说了,其实没有人比她更恨那个男人。

    “你觉得,我找你就是为了寻求你帮助?姓霍的,你未免把自己看得太高了吧!”

    他收回了自己踢在她车门上的脚,本来还完好挂在那里的车门,也因为这个男人收回脚的时候,整个掉了下来。

    看着今早上还好好的车子,如今跟破铜烂铁似的,刘雨佳还真的不知道怎么来形容自己现在的心情。

    “既然你不是来找我帮忙,那你想要做什么?难道你不怕我今儿回去就将你今天跟我说的这些都和梁海说了。到时候他就可以提前防御!”

    “防御?你觉得我谈逸泽害怕这些的话,还会跟你说么?”忽然间,男人笑了。

    这男人的眉梢里,有一股子浑然天成的媚态。

    只要稍稍一笑,媚态就全部涌出。

    可此刻的刘雨佳,也没有心思欣赏这难得一见的美男图。

    因为她看得清,这个男人的眸子里,根本就没有一丁点的笑意。

    “谈逸泽,那你的意思是……”

    刘雨佳承认,此刻她的双腿有些打颤。

    向来号称没有什么畏惧的她,这一刻变得惶恐不安。

    “我的意思是,我本来还没有打算那么快动你的!但你老在我老婆的面前蹦达,实在太碍眼了!所以,我今天打算先让……闭嘴!”

    他说这一句话的时候,刘雨佳看到他的脸庞凑近了。

    很快的,他的拳头也挨近了。

    再很快的,她的脸蛋结结实实的挨了一个拳头……

    “砰”,有鲜血奔涌而出的感觉。

    连她的下巴,也痛得酥麻了。

    而她还听到了将这个拳头甩在她的脸上之后,这男人还非常不屑的往她身上踹了好几脚。

    虽然男人踢的位置好像看上去没有什么,可每一个点都落在她当初整形的那些位置上。

    这一动,有好些地方已经错位了。

    痛得,她连抬头都没有办法做到,只能蜷缩在地上。

    “谈逸泽,你不是个男人!”痛,让这女人几近癫狂,更顾不得自己的话是不是会惹恼了面前的修罗。

    “我是不是男人,这一点我无需向你证明!再说了,我先前不是已经告诉过你,我谈逸泽可没有什么女人就不能打的孬种规矩!”

    说这话的时候,谈逸泽最后踹了踹她的另一条腿。

    “啪嗒……”

    很清脆的声响……

    “啊……”

    痛,真的很痛。

    不相信的话,等你眼睁睁的看着自己的一条腿就这样被踢断,就知道是什么感觉了。

    做完了这些之后,谈逸泽又跟她说:“我今儿个对你做的这些,你也可以到法院告我,我随时奉陪!不过在这之前……”

    说到这的时候,男人停下了脚步。

    而整张脸已经痛到扭曲的女人,也好不容易抬起头来看向谈逸泽。

    因为,她也听到了不远处传来的脚步声……

    “在这之前,你还是先应付好,我给你找来的几位故人吧!”

    丢下这一句话,谈逸泽连回头看她一眼都没有,便径自上了自己的车。

    很快,男人便拉动车子的引擎走了。

    而被留下来的刘雨佳,只能捂着自己发疼的脚,张望着谈逸泽刚刚看的方向。

    他,到底找了谁来?

    都将她刘雨佳给折腾成这样了,还不够?

    强暴?!

    这是刘雨佳的脑子里闪现的第一个可能。

    一般电视剧,不是都这么演的么?

    将女人给收拾了一顿之后,最后还让人将她给强暴了。

    可等刘雨佳看清楚那从不远处走来的人马的时候,刘雨佳这才真的意识到了谈逸泽的可怕……

    因为,谈逸泽在这个时候请来的人,是万万不可能将她刘雨佳给强暴了的人。

    而是,她的家人……

    “思雨,真的是你?”

    为首的那个年过半百的男子,便是她的亲生父亲。

    而那个半老徐娘,脸上的粉末厚的跟墙上的白漆的,便是她的母亲:“思雨,你这该死的野丫头没死怎么就不知道回家呢!”

    他们两人的身后,还跟着一群比她看上去小了那么几岁的亲戚:“原来还真的是思雨丫头!喲,瞧瞧你现在的这身装扮,啧啧啧……”

    “你也真是的,在城里头日子好过了,怎么也不通知我们这些亲戚朋友呢?要不是有人过来和我们打声招呼,我们都被你给骗了!”

    身后跟着两个和她母亲差不多年纪的女人,这会儿一唱一和的。

    几个人热火朝天的在周边议论着,却没有人意识到,现在躺在地上已经处于半瘫痪状态的女人的哀怨眼神……

    不过他们没有注意到,并不代表远去的男人没有注意到。

    从拉动引擎的那一瞬开始,他就一直观察着后面的一切,包括那个女人在看到她的这些“故人”的眼神。

    对于这样温饱思淫的女人,找人把她强暴了,不是她做梦都想着的事情么?

    谈逸泽才不会干这样如了这么女人愿的蠢事呢!

    对于霍思雨这样的水蛭来说,只能找她最在意的事情下手。

    而她尽力想要摆脱的那群家人对于她而言,便是她最想要忘却的。

    可谈逸泽就是逆道而行。

    她越是想要摆脱的人和事,他偏偏就不让她摆脱。

    而他们今天能顺利的认出这是他们的霍思雨,还要多亏他谈逸泽。

    是他在他们到来之前,将刘雨佳的鼻子给打踏了,下巴给脱臼了,甚至连腿都给打断了。虽然折腾的不成人样,但最起码让她露出了原形。而霍家人也能顺利的认出她来。

    按照谈逸泽想来,其实霍思雨的家人应该感谢他谈逸泽才对。

    要不是他谈逸泽,这群人恐怕到现在都认不出面前这个女人,就是他们认定早已死去的女儿!

    谈逸泽觉得,今儿个的自己就像是日行一善的童子军。

    一下子就让姓霍的一家人,缓解了多年的相思之苦。

    他们中的好几个,必定对他谈逸泽是抱着感激之情的。除了……

    霍思雨!

    看那个窝在地上,用哀怨的眼神盯着他谈逸泽的车子离开的方向,却连话都说不出口的女人就知道了!

    可面对这样的女人,谈逸泽却是连一丁点的愧疚之情都没有。

    他谈逸泽早就告诉他,最近这段时间会给她送上一个“神秘”大礼的。

    本来计划是不想这么提前的,可这女的却先招惹了顾念兮,弄得她不开心了一整天。

    既然是这样,他谈逸泽也不妨提前让这女人感受一下这份“神秘”大礼。

    只希望这女人,还能享受的起!

    对着后视镜里那个哀怨的女人,谈逸泽邪恶勾唇一笑……
(快捷键←)[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快捷键→)
大家同时在看:龙血战神 黑道特种兵 傲世九重天 武动乾坤 遮天 绝品邪少 生肖守护神 完美世界 我的贴身校花 绝世唐门 大主宰 莽荒纪 我欲封天 校花的贴身高手 星战风暴 武极天下 校园绝品狂徒 亿万老婆买一送一
本书转载于网络,版权属原作者,喜欢小说军婚染上惹火甜妻全文阅读,记得收藏本书。 卓越全本小说网 www.zy200.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