卓越全本小说网 全本玄幻 全本武侠 全本都市 全本历史 全本侦探 全本网游 全本科幻 全本恐怖 全本散文 其它小说 全部小说
小说排行榜 > 全本都市言情 > 军婚染上惹火甜妻全文阅读
军婚染上惹火甜妻TXT全集下载 加入书签

军婚染上惹火甜妻无弹窗 正文 第438章 苏小妞,玩不vs小三人财两空

    “念兮,这大早上的天气不是很好,小泽也才刚走。你要出去做什么?”

    老陈出来给她开车的时候,还边走边系着西服的扣子。

    顾念兮给他打电话的时候,他还在被窝里。

    天才刚刚灰蒙蒙亮,整个谈家的人现在都还在睡梦中,包括一向最早起床的刘嫂和谈老爷子。

    可没想到,这么一大早顾念兮竟然直接将他从被窝里给挖出来了。

    “陈伯,快快快。跟上逸泽的车子!”

    顾念兮没有多说什么直接自己打开了车门钻了进去。

    这一大早的,天气真的不是很好。

    昨晚上的暴雨,让整个马路上湿答答的。

    刚刚出门的时候,还没有下雨。

    但他们刚刚一上车,天空就开始飘雨了。

    而且,雨也越下越大。

    看这谈逸泽的车子七拐八拐的,上了高速公路,顾念兮的眉心更是皱成一团了。

    “陈伯,您说逸泽这么一大早是去什么地方?”

    这个方向,不是去军区。

    也不是去市局的路线。

    他,到底是想要去哪里呢?

    这么一大早的,难不成还有什么其他可去的地方。

    “念兮,我看小泽应该是去看他爸妈!”老陈给谈建天当了好多年的司机了。

    以前谈逸泽去祭拜他母亲的时候不让谈建天一起去,谈建天就只好拉着老陈在谈逸泽离开之后,悄悄跟上去。

    等谈逸泽祭拜完了,这才轮到他谈建天。

    这么多年来,一直都是这样的。

    所以,老陈对今儿个走的这条路并不陌生。

    每次谈逸泽去祭拜他母亲,都是按照这条路线开的。

    “看爸爸妈妈?”听老陈这么说,顾念兮倒是想起来了,和谈逸泽结婚的头一年,谈逸泽倒是带着自己来这个地方一次。

    当时,好像也是走这一条路线的。

    可后来,因为她怀了身孕,还有谈建天离世的关系,按照这个地方的习俗,新坟的头三年除了他们的儿子能过来之外,其他人是不能过来的。

    所以,这两年顾念兮都没有再到这个地方来了。

    可她就是不明白了,谈逸泽要想看他的父亲母亲,为什么会天一大亮就过来呢?

    或许,是想他爸妈了吧……

    就像有时候,她也会想念远在d市的顾市长和殷诗琪同志那样。

    揉了揉自己还有些眩晕的脑子,她和老陈说:“算了陈伯,我们到下一个高速路口绕回去吧!”

    “好……”

    只是当他们那辆车子掉头的时候,顾念兮绝对不会知道,当看到他们的车子从后视镜中消失的时候,谈逸泽除了松了一口气,更有些说不出的惆怅。

    好歹他谈逸泽也是一军人,最基本的反侦察能力还是有的。

    所以,他打从顾念兮他们跟上他的车子的时候,就察觉到了。

    谈逸泽没有和其他丈夫一样,发现被自己的妻子跟踪而大吵大闹,因为他知道,顾念兮只是在担心他。

    明知道顾念兮此次跟着自己过去,必定会发现什么,但他还是选择了照常前进。

    因为,他也想要利用这个机会让顾念兮发现点什么。

    秘密压在心里头太久了,压得他连说出口的勇气都没有了。

    可这样的事情,他知道不该瞒着顾念兮。

    他想选择另一种方式来告诉顾念兮,等待着她自己去发现。

    可没想到,顾念兮在这关键的时候,竟然让老陈下了高速。

    秘密是暂时保护住了,可他的心情却越发不是很好。

    拉动车子的引擎,让车子如同离弦之箭般在告诉公路上跑起来。

    因为高速行驶的关系,飘过来的雨都被溅在车子的两侧,这一幕不尽然高速各个摄像头前的交警同志捏了一把冷汗。

    虽然说这是高速公路,可这车子的速度也太吓人了吧!

    可没人,敢出去拦截,甚至连说出来都不敢。

    因为在截下来的某个镜头前,他们看到那辆车子的车牌,还有车上所坐的人物……

    ——分割线——

    “苏小妞,你还想去什么地方约会……”

    玩了一整天了,天色渐渐暗下来。

    现在,天公不作美,也开始在飘雨。

    可即便是这样,仍旧没有搅了凌二爷的好兴致。

    拉着苏小妞在路旁的一个小饰品店前躲雨,凌二爷望着不断飘下雨丝的天空问着。

    一整天,凌二爷总和她大吵大闹着,两人在陌生的人群中打闹,在陌生的餐馆互喂着对方吃饭。

    整个过程,凌二爷几乎和当初初遇时候那个嚣张又猥琐的德行没有什么区别。

    可苏小妞还是看出了这个男人眸里的不甘愿。

    “都下雨了,还能去什么地方?”

    望着天空飘下来的雨丝,苏小妞的眼眸渐渐的出现了失落。

    其实一整天的时间,他们都将当成没事的人一样,尽情的在这个街头肆意的笑,大声的欢呼。

    一整天下来,凌二爷没有提起关于他母亲的任何点滴。而苏小妞也像是知道了什么一样,默契的没有提起。

    可两人都不提及,并不代表这事情就不存在。

    欢乐的时光过去了,那些事情照样还在那头。

    流言蜚语,烦琐碎事,照常还是积压着。

    凌二爷一次都没有提及,并不代表苏小妞看不出这个男人的担忧。

    前段时间苏小妞也听他说过,凌母现在只要一不看到他,就不肯配合治疗。

    可他现在,却将她撇在医院里,和自己出来玩了一天。

    这意味着什么,没人比苏小妞更清楚。

    望着天空不断飘落的雨丝,苏小妞的眼神变得有些迷离,惆怅。

    她,最终还是无法装成不闻不问,跟个没事的人一样。

    “当然还有地方去,滚床单也是一种好选择!苏小妞,玩不?”

    凌二爷和痞子似的,朝着苏小妞笑着。

    一双勾人的桃花眼,更是对着苏小妞频频放送光芒。

    小饰品店里笼罩出来的橘色光芒,正好打在这个男人的侧颜上。

    他那纤长的睫毛,如同两把小扇子,扑闪扑闪的。

    犹记得,当初和凌二爷欢好的时候,苏小妞曾经非常妒忌这个男人的睫毛比自己长,还动过想要趁着他睡着的功夫,将他的睫毛给烧掉的念头。

    但因为屡次行凶未遂,被男人强行拖回了被窝里狠狠的折腾了一遍又一遍之后,苏小妞终于大小了这个念头。

    没想到这么长时间过去了,这男人的睫毛还是照样的生机勃勃。

    橘色的光线没有因为掩盖这个男人与身俱来的光芒,反倒让这个男人的周身像是蒙上了一层光晕。

    “苏小妞,我在问你事情呢!你怎么都不回答,这么盯着我看做什么?”许久都没有得到回答的凌二爷,有些莫名的尴尬了。

    如果此刻灯光再亮一点的话,你还可以看到凌二爷脸颊上泛起的红晕,已经快要接触到他的耳根子了。

    这还是他凌二爷第一次如此认真的和女人求爱。

    可这苏小妞倒好,像是没听到似的。

    大眼睛直勾勾的盯着他看,弄的他感觉自己像是正在诱拐未成年少女的猥琐大叔,怪不好意思的。

    可这个时候的苏小妞,压根就像是中了邪似的,自动摈弃了周围一切的声响。

    眼里心里,看到的都只有那个男人……

    “你要是在不开口说话的话,我就当你答应我了。”说着,凌二爷见这苏小妞没有什么动静,便自动的拽着苏小妞朝着外面走去。“别心急,你二爷好久都没有活动筋骨了,待会儿保管让你嗷嗷叫的!”

    一路拉着苏小妞飞奔向他的车子跑去,那猴急样都不知道说谁在着急。

    一路过来,两人浑身都被雨水给淋湿了。

    到了小镇上的旅馆的时候,两人浑身都湿答答的。

    凌二爷没等苏小妞回答,便掏出了身份证,注册了一个双人房。接过房卡之后,男人又迅速的拉着苏小妞回房。

    而这一路上,苏小妞的脑子一直处于放空状态。

    她不是不知道这个男人将她带到这样的地方想要做什么,可她就是不知道该怎么开口拒绝。

    或者,你也可以说,其实苏小妞并不想要拒绝这个男人。

    离婚那么久,其实她也想念他的。

    换用苏小妞的话来说,凌二爷这猥琐桃花男没什么本事,倒是在床上的事情非常热衷。而和她苏悠悠最合拍的,也正是这一点。

    如果这真的是他们最后一天的交集的话,苏小妞也想要在这美好的一夜,为两人这认识将近三年来的恩怨纠葛,画上一个圆满的句号。

    就这样,苏小妞被带进了这个陌生城镇的旅店双人房里。

    房门掩上的一时间,里面传来了如此对话。

    “靠,苏小妞你怎么穿了这么多?老子要扒到何年何月啊!”

    “不想做就给姐姐滚,三条腿的蛤蟆不好做,两条腿的男人遍地是!你不做,姐姐找别人!”

    “你敢!”苏悠悠的话惹得某男人咬牙切齿,很快里面传来了各种噼里啪啦的声响。

    “切,你以为姐姐真的不敢?外面比你年轻,比你精力旺盛的男人多的是,别以为姐姐非要吊死在你这棵树上!”

    “苏小妞,今天老子要不将你给作死,老子他妈的就不是人!”

    “来啊来啊,做死我啊!”好吧,苏小妞的这个不要脸的德行,连创造出这个人物的律某人都为之感到羞愧,惭愧,以及各种无地自容。

    “该死的……”又是一阵惊天动地的声响过后,打喷嚏的声响一阵高过一阵……

    “哈啾……”

    ——分割线——

    “凌太太,现在该吃药了!”当这两个人正在不知名的小旅馆里的时候,A城的军区医院里,护士推开房门准备将晚上的药拿给凌母。

    其实,这些还是早上凌二爷离开的时候交代他们要做的事情。

    不然,寻常这些东西,一般都是凌二爷亲自给送过来的。

    而他们这些医生护士,在凌母住院的短短半个月的时间里,已经被这个女人的挑剔给吓怕了。除了凌二爷,他们哪一个都是能躲尽量躲,躲不过再说。

    就像今天凌二爷临走时吩咐他们送药过来,他们几人也都是靠猜拳才定下来的。

    而很悲催的,今晚送药过来的这人,便是输的最惨的那一个。

    进入这个房间的时候,护士小心翼翼的开口。

    而病床上,凌母也听到了声响望了过来,见到是她而不是她的宝贝儿子之后,这个老女人的脸色不是那么好。

    “宸儿呢?”

    一般这个时间点,都是她的宸儿给送药来才对!

    最近恰逢季度会议,凌母也知道近段时间凌氏的业务可能有些繁忙。

    特别是凌耀辞职,而她又住院之后,所有凌氏的事情都落到了凌二爷一个人的身上。

    如果不是因为她住院的话,这个时间点凌二爷应该忙的每日每夜,有时候连回家睡一觉都是奢侈。

    但自从她住院之后,凌二爷就将办公地点搬到了医院里。

    每天亲力亲为的照顾她之外,还要在这边召开视频会议。

    自从她住院之后,这个孩子就没有睡过一天的好觉。

    要不然,他的眼圈怎么可能那么黑?

    正因为清楚儿子这段时间有多忙,所以今儿个一整天没有见到凌二爷,她也不怎么闹。

    可到了晚上,儿子仍旧没有过来看她,这让她的心有些不安。

    “凌二爷早上说有点急事出去了,他交代让我们先照看您一下。等他忙完了会马上回来的!”

    原封不动的将凌二爷交代的说出来之后,凌母的脸色稍稍好看了些。

    今夜,她也没有怎么发脾气,直接接过药就吃了下去。

    吃完之后就吩咐着:“你把我的手机拿过来,然后就出去吧!”

    护士以为凌母是想给凌二爷打电话,自然便将她的手机送上,随后一边庆幸着这个老女人竟然没有对她发脾气,一边逃之夭夭。

    而凌母接过手机之后,按了一串号码。

    这是凌二爷的私人号码。

    但就在按下拨号键的时候,她的手突然顿住了。

    算算时间,现在他应该还在忙。

    还是等他忙完了,再过来就好了。

    这么想着,本来凌母要拨电话,便改成了登录新闻页面。

    凌母用的这个新闻软件,还是近几年才开发的,里面的资讯是军事,财经,娱乐于一身的。

    其实,凌母刚刚打开这个软件,就是想要看看财经消息,看看里面有没有关于凌氏的报道。

    从她住院之后,凌二爷就不和她提起凌氏现在的状况,连病房里的电视也是装成没有财经频道的。

    正因为这样,她都一段时间没有得到凌氏的相关消息了。

    可她毕竟是当妈的,自然想要看看儿子近段时间忙的怎么样了。

    但今儿个,财经新闻倒是没有什么,而凌母也很快被一条图片娱乐新闻给吸引了。

    封面上看,她第一眼觉得这个人很熟悉,所以她便点了进去看。

    而在看到第二张帐篷的时候,她放在被褥上的手狠狠的揪成了一团!

    宸儿……

    竟然骗她?

    说有什么急事要忙,原来是跟这个狐狸精给勾搭在一起!

    对!

    今儿个登上娱乐头条新闻的人,并不是什么国际巨星,也不是什么名模嫩模的*照,而是一张雨中拥吻图。

    这拍摄的角度,和光线的选择,虽然不是很专业,但因为这雨中人儿吻得认真,让这一张照片在被网友发上微博的时候就成为热议话题,点击量惊人。也正因为这样,这张照片也被娱乐公司选中,直接登上了头条。

    这样一来,更加夺人眼球。

    标题为:“死了都要爱现实版——s小镇上让人过目难忘的吻!”

    几张手机拍摄的图片过后,又是一系列网友的评论:

    网友A留言:“哇,男的帅翻了,比人家h国整的还要抢眼!”

    网友B留言:“要是我有这样一个男友的话,我每天不吃不喝看着都饱!”

    网友十三楼留言:“我他妈的又相信爱情了……”

    下面,还有一系列的“十三楼+1”的留言。

    看着这一连串的留言,凌母愤恨的将手机丢在了地上。

    什么登对,什么爱情?

    在她看来,她的宸儿不过又被那个狐狸精给勾引罢了!

    你问她是哪个狐狸精!

    凌母会反问你,这个世界上除了那个叫做苏小妞的狐狸精的骚味那么重之外,还有谁能拉着她家那个精明能干的儿子当着别人的面,作出这样的蠢事来?

    没错,这照片上的两个人,不熟悉的人估计认不出是谁。

    可对于凌母而言,照片上的这两人,就算化成灰她都能认得出。

    一个是她的宝贝儿子,熟悉的再不能熟悉。而另一个,则是被凌母认定为最大的敌人。

    原来让凌二爷将重病的母亲一个人丢在医院的,并不是繁忙的工作,而是那个贱女人?

    而发生了这样的事情,在凌母看来,这便是那个贱女人对自己的宣战!

    什么登上娱乐头条?

    不过是那个女人费尽心思为了气死生病的她,故意欺骗她的宝贝儿子拍照,又买通了娱乐公司将照片放上去罢了。

    这个贱货!

    “来人!”

    “快点给我来人!”

    凌母将手机丢在一边之后,就跟疯子一样的在病房里大吵大闹了起来。

    没人过来,她就疯狂的将自己所能拿到的那些东西,给扔在地上。

    一阵又一阵噼里啪啦的声响,终于让值班护士推开了病房门走了进来。

    看着这一室的狼藉,值班护士打了冷颤。

    这到底又是闹什么闹?

    刚刚她离开的时候,不都还好好的么?

    但秉着良好的职业道德,她还是笑着问:

    “凌太太,请问有什么事情么?”

    “你给宸儿打电话,让他快一点给我滚回来!”

    说这话的时候,凌母又是一顿歇斯底里。

    本来梳理的平整的头发,这一刻又凌乱的垂散了下来。

    看着这疯狂的女人,护士只能转身走了出去,准备按照她说的办。

    但就在这个时候,凌母又开了口:“等等!你给我回来……”

    “还有什么吩咐?”

    护士听到凌母的声音之后,停下了脚步。

    “通电话之后,告诉他我就快死了,再不赶回来,就见到我最后一面!”

    说出这一句话的时候,凌母的脸上带着笑容。

    那笑容,阴毒而诡异,让人有些后恐。

    护士便是这样觉得的,所以她有些迟疑着,不知道该不该帮着这个老女人说谎。

    “还站在这里做什么,还不快按照我说的办?”

    见她没有动静,这病床上的女人又开始歇斯底里了。

    最终,护士只能小跑着离开:“我知道了!”

    见到护士离开的时候,凌母脸上那股子阴毒的笑容,越发的诡异。

    她当然知道,这个时候若是自己亲自打电话给凌二,怕是无法将他拉回来。

    但若是别人打的电话,而且又说的是这样的事情,她就不信这孩子还能不回来!

    想到这,凌母又扫了一眼刚刚被她丢在地上的手机。

    不得不承认,她的手机性能真的极好。

    就算被用这么大的力气给摔在地上,此刻还保持着开机状态。

    而手机屏幕上,还定格在凌二爷和苏悠悠拥吻的那一幕。

    看着这照片上还浮现着的那个女人的脸蛋,凌母狠狠的伸脚照着频幕踩了下去。

    苏悠悠,跟我斗,没门!

    想要将我儿子从我身边抢走,我就让你看看我的厉害!

    凌母呆在这个病房里,一直对着手机又踢又踩的。

    一直到这个手机的频幕被踩碎,而频幕也黯淡下来为之……

    ——分割线——

    “老公!”

    谈逸泽才刚下班回家,便见到顾念兮从屋里小跑了出来。

    天公不作美,今天一整天都下着小雨。

    谈逸泽下了车的时候,并没有任何遮拦的东西。

    对于他们这样长年累月和自然天气抗争的人而言,这样的毛毛细雨压根就不会放在眼里。

    但一看到从屋子里飞奔出来的身影,他就不这么想了。

    这顾念兮从屋子里跑了出来不说,连带着刚刚跟着她在客厅里转悠的小家伙也想要跟着跑。要不是谈老爷子眼疾手快的将这个准备逃跑的小子给抓住的话,没准他也得跟着淋了一身雨。

    不管儿子在身后如何歇斯底里的闹着,顾念兮这会儿已经来到了谈逸泽的身边,耷拉着脑袋。

    “怎么了这是?还在下雨呢!要是给淋坏了该怎么办?”

    赶紧脱下了自己的上衣,遮在她的头顶上,拉着她一并进了屋。

    虽然进屋的时候,有他保驾护航,可刚刚跑出去的时候顾念兮的头顶上还是有些被淋湿了。

    看着齐刘海上还挂着的水珠,谈某人将在刘嫂递来毛巾的时候先给她擦了擦。

    “到底怎么了?怎么我一回家,你就一副苦瓜脸?”

    看她一直都没有什么动静,谈逸泽打趣着。

    寻常他要是回家,这一大一小就跟两个小麻雀似的,在他的身边叽叽喳喳的。小的想拉着他一起玩游戏,大的要拉着和她说话,不然就是试吃她做的饭菜。

    可今儿个,除了小的一直还在旁边哼哼唧唧,准备悄悄爬到他的头顶上骑高高之外,大的一直没有开口说话。

    那耷拉着脑袋,紧拽着小手的样子,看到的人还不知道他谈逸泽在家的时候到底怎么欺负她了!

    索性拉过她的手,让她坐在自己的身边,他说:“发生了什么事情了?要什么事情搞不定的,跟老子说,老子帮你摆平就是了!”

    “其实,不是这样的!”

    “那是怎么样?”一边听着她说话,谈逸泽一边用刚刚被她擦头发的毛巾,继续擦着自己的脑袋。

    刚刚从外面回来,半寸平头都被雨给淋湿了。

    而顾念兮随后说出来的一句话,倒是让谈逸泽的动作停顿了下来。

    盯着忙着擦身子的谈逸泽,顾念兮是这么说的:

    “老公,我早上跟踪你了!”

    谈逸泽手上的毛巾一顿,抬头看向她。

    幽深黑眸,似乎在期待着什么。

    其实,谈逸泽也没有料到她竟然会将早上做的事情主动拿出来和他道歉。

    而这个时候,其实他更期待着,顾念兮从这些事情中自己能发现点什么。

    而顾念兮接下来的一句话,让这个男人只能无奈又无助的笑了。

    盯着谈逸泽那双充满期待的黑眸,她是这么说的:“但我和党,和祖国人民保证,我没有夹带私心。我就是想看看,你一大早去什么地方了,并没有怀疑你什么!”

    若只作为一个男人的话,谈逸泽只是她顾念兮一个人的。

    但若是上升到他所处的位置上的话,那谈逸泽便是全国上下的。

    对此,顾念兮为了今天自己作出的行为感到不耻和自责。

    但撵着藏着也不是她的性格,所以她还是决定当着面给谈参谋长道歉。

    见谈逸泽没有说什么,她又补充着:

    “好吧,我承认我怀疑你在外面养了个小情人了。不过想来想去,我发现像是你这样的老男人,除了我顾念兮愿意勉为其难的接纳你,还有谁能忍受得了你那霸道的臭脾气?”

    听着这话的谈逸泽,嘴角抽了抽。

    靠,这到底是在损他,还是在损他?

    但对于这个女人,谈逸泽也颇显得无奈。

    毕竟这个丫头年纪还小,她也不可能和自己一样,显得面面俱到。

    最终,谈逸泽只能无奈的笑了笑。

    可得不到明确回答的女人,似乎仍在纠结着:“老公,你原谅我了么?”

    “鉴于你如此恶劣的表达行径,我很生气!”被人又损了一下,你觉得怨气哪有那么容易就排放出去的?

    想了又想,谈某人顺势将她给抓到了自己的怀中。

    “那你要怎么样才能原谅我?”

    “要我原谅你简单。就罚你今晚好好服侍我这个霸道的老男人!”

    听着这话的顾念兮才瞬间明白,敢情人家谈参谋长还在生气她刚刚说了他的那些话?

    “不想服侍是不是?那我就不原谅你!”像是故意要气顾念兮似的,他说这话的时候还真的送开了她的腰身,用后脑勺对着她。

    看着这个男人别扭的样子,顾念兮在心里一遍又一遍的咒骂着:这个小气吧啦的老男人!

    可嘴上还是不得不说着:“好啦好啦,我知道了。”

    “那就一言为定!今晚要是不伺候好我,别想睡觉!”

    听到了身后女人的妥协,谈某人那只霸道的手又落在了她的腰身。

    那一脸的灿烂,哪像是刚刚还在生气的人?

    这下,顾念兮算是意识到自己中计了!

    可某人已经迅速的给她补充了这么一句:“已经说好了的事情,不能反悔。不然,按违反军纪处罚!”

    吼吼……

    这明明就是剥削加压迫!

    顾念兮的心里就像有几千字小耗子,牙痒痒的想要咬谈参谋长。

    可没等她将这个想法付诸实际行动的时候,旁边传来了谈老爷子的咳嗽声:“喂喂喂,当着老人小孩的面呢!你们小两口有什么悄悄话,应该回房间里说!当着老人说这些,也算是违反军纪……”

    于是这一天,谈参谋长没有调戏老婆成功。而顾念兮也没有扑咬成功。

    唯一成功的,只有此刻呆在谈参谋长的脑袋上,抓着他的两个耳朵骑高高的小胖子……

    ——分割线——

    “护士小姐,今天怎么还没有输液?”

    霍思雨在这医院已经住了一个星期了。

    三天前刚刚给腿部动了矫正手术,这两天都在按时输液。

    那些液,有消炎止痛的作用,效果很明显。

    做完了手术后,天天下午都输了液,晚上就能安稳入眠。

    而从昨天下午开始,就没有液了。

    于是,腿部那酸麻感,还有身上伤口又有些发炎了,又痒又疼的。一整个晚上她都没有睡好。

    也不知道什么缘故,从昨天下午开始医生就没有给她检查伤口了。液,也没有输。

    这让本来就让病痛折腾的浑身不舒坦的霍思雨开始不耐烦了。

    趁着今天护士给同个病房的病友量血压的时候,她就问了。

    但护士小姐说出来的一个消息,让霍思雨瞬间如同遭雷劈。

    “是这样的,院方说您已经欠费两天了。在没有家属为您缴齐费用之前,我们医院会停药处理的!”

    “什么?欠费?不可能吧!我记得,一个星期前才刚刚把钱放进去。当时你们也不是估算了,差不多就要五万块的么?是不是,你们记错了?”

    “没记错霍小姐。当时说是五万块,但您放进户头上的只有两万块啊,扣出了手术的费用,还有住院的费用,已经所剩无几了。这几天您用的药,还是院方为您垫付的。不过您要是再拿不出钱的话,我们也没有办法了……”

    要是每天都来这么几个由医院垫付医药费,又不能及时将费用缴齐的话,那医院真的运营不下去了。

    所以对这样的病人,院方做到这样已经算是仁至义尽了。

    护士小姐说完这一番话之后,对着霍思雨欠身点了点头,随后便离开了。

    而霍思雨在听到了她说的这一番话之后,就像是刚刚遭受雷劈似的。

    怎么是两万块?

    不是说好要五万的么?

    那其他的三万块呢?

    霍思雨警铃大作,连忙掏出自己的手机往父亲那边拨了过去。

    “喂,你到底将我的钱都给用到什么地方去了?把我的钱还回来!”

    十万块说好的,一半放进她的医保卡里,用来支付这次住院的相关费用的,另一半才是给他的。

    结果他倒好,只放进了两万块,然后便逃之夭夭。

    这样的男人,真的是她霍思雨的亲生父亲么?

    “丫头啊,爸也没想咋滴拿你的钱。可你想啊,要是爸能将上一次的老本给赢回来的话,那你的治疗费就不在话下了!”

    他说这话的时候,霍思雨还听到那边有人正在催着:“老霍,你又输了。快点把钱拿出来!”

    “你是不是又在赌?”

    霍思雨听清楚了那边的声音之后,追问道。

    “没……”

    “我都已经听见了,你还在狡辩!我不管,你现在就把我的钱还给我!”

    不还的话,她该怎么办?

    可电话那边的人估计是听到她是要债的,索性将电话给挂断了。

    得不到回应的霍思雨再度回拨过去的时候,电话那边已经传出的却是:“对不起,您所拨打的电话号码已关机!”

    “这该死的!”

    火急火燎的情况下,医院又派人来催着她出去付账了。

    这该怎么办才好?

    这会儿,她的腿还没有全好,不交纳费用的话,恐怕不能继续治疗了。

    可她的身边,却没有一个能信任的过的人。

    连自己的亲生父亲,都直接揣着她的钱落跑。

    无奈之下,她只能和医院说清楚了情况,一个人拄着拐扎回到了当初梁海给她的那所房子里。

    可当她这次准备用要是打开这扇门的时候,却发现自己的钥匙竟然对不上钥匙扣了。

    锁换了?

    这是怎么回事?

    难不成,是梁海?

    电话拨过去的时候,霍思雨没管什么就开口大骂:“梁海,你这是什么意思?拆伙连房子都换锁了么?你这个卑鄙小人,你……”

    面对女人一连串的责骂,那边的男人眉心一皱:“霍思雨,你发什么疯呢!我梁海要是连这点诚信都没有,我也不会走到今天的这一步。当初说好的,你这两年听我差遣,房子就归你的。你以为我是你,出尔反尔。说好的要忠于我,却背地里想方设法的想要将我给弄死?”

    被这一番话堵过来的时候,霍思雨发现自己竟然有些哑口无言。

    “好了,没事今后别把电话打到我这边了发疯了。不然,小心我要了你的命!”

    因为知道霍思雨现在的脸和腿都残了,再怎么也酿不出祸端来,梁海现在也压根没将她当回事。

    再说,现在应对谈逸泽在即,他没有多少心思想其他的事情。

    对于这个烦人的女人,说完了这几句话之后,他便直接挂断了电话。

    而霍思雨在听完这一番话之后,掏出了手机往父亲的手机上拨了过去。

    如果没有记错的话,那天她是让父亲回到这边拿钱的。

    难不成,是父亲作的?

    可老霍的电话早已关机,不管她怎么打都没有人接通。

    她的脚上还有伤,单只脚不可能长时间站立。

    站在这曾经熟悉的门口,想进又不能进,霍思雨还真的不知道自己该怎么做才好!

    就在她踌躇着的时候,那扇熟悉的大门竟然从里面推开了。

    而从里面走出的,是她不曾见到过的人。

    “这是我的房子,你是谁?为什么住在我的房子里?”

    见到从里面走出来的女人,霍思雨立马蹦了上去。

    “什么是你的房子?这是我这两天才买的,好几十万呢!”那女人直接拦在了霍思雨的面前,阻止她进入这个屋子。

    “这是我的房子,你凭什么不让我进去?疯子吧你!”她拄着个拐杖,被人拦截在门口显得有些狼狈。

    也因为这样,霍思雨变得有些烦躁。

    开口的话,自然也带着些不客气。

    而那个买了房子的女人,也被激怒了:“你才疯子呢你,我这房子是从正规渠道买来的,当初卖房子的人不是说了,是因为治病急需要钱,所以才卖的么?”

    上下扫了霍思雨一眼,视线最终定格在她的腿上之后,那女人又问:“怎么?病已经治好了就想要回来给我耍横是吧。我告诉你,没门!这房子的房契也已经过户好了,你要是不相信的话,就报警处理好了!”

    而听着这人的话之后,霍思雨更是疯了。

    房契都过户了?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不可能……不可能!这怎么可能呢?”

    她大声的叫器着,就像是得了失心疯似的。

    “你把房子还给我,你把房子还给我!我没有卖房子,我没有……”

    霍思雨大吵大闹着想要冲进自己昔日的那个家。

    霍思雨想过很多方法凑齐自己的医药费,但从来没有想过卖掉这个房子。

    虽然和梁海在一起的时候百般不如愿,但她从来没有嫌弃过这所房子。因为里面的一切,都是她自己精心设计的。

    想来想去,只有一个可能。

    那就是,在她嘱咐老霍过来拿拿十万块的时候,他在房子里搜刮到她的房契和印章,所以顺理成章的将这个房子给变卖了。

    若是其他人,绝对不会如此残忍的将女儿最后栖息的一块地方给变卖了,而且还将钱给占为己有。

    但这对象要是老霍,那就绝对可能。

    不然,凭着他那个败家的能力,现在怎么可能有钱还能在赌场里挥霍的?

    可这是她的房子,是她用了两年的青春,用了两年的委曲求全,甚至搭上了自己的容貌换来的。

    她怎么可能眼睁睁的看着这个房子变成别人的呢?

    不!

    这怎么可以?

    这是她最后的财产,她怎么能任由别人将它给占领?

    这一刻,霍思雨也顾不得其他的一切,飞奔着上去想要回到自己的那个房子。

    可你以为,这个女人是个善茬?

    会眼睁睁的看着这个身份不明的女人,冲进自己的家?

    若是手脚正常的人,或许她还挡不住。

    可面前这个半残,不就几下子的功夫么?

    轻轻一推,单脚站立的霍思雨就失去了平衡向后倾倒。

    当她狼狈的摔倒在地上之后,这女人只是拍了拍手,满意的看着自己的成果。

    扫了一眼那个鼻子塌陷的女人,她的嘴角勾勒出一个讽刺的弧度:都丑成这个德行,连站都站不稳了,还在这里撒泼?

    这笨女人,也自不量力了吧?

    对于这样的疯婆子,这女人是挤不出任何一丁点同情心。

    本来想要出去逛街,在见到这个女人之后所有的好心情都烟消云散了。

    索性将房门一关,将这女人隔绝在另一个世界。

    然后霍思雨还听到那屋子里传来了这样的声响:

    “喂,是警察局么?我家门前来了个疯婆子,大吵着说房子是她的。你们赶紧过来把她给带走!”

    “呵呵呵……”

    听到屋子里那样的话,霍思雨就像是个真的得了失心疯的女人似的,窝在地上放声大笑。

    可是笑着笑着,最后却有晶莹从她的眼眶滑落出来。

    这到底算什么?

    短短一个月的时间,她变成了个半残废。

    本来好端端的住所,现在竟然被父亲悄悄变卖。而她,也瞬间变成了丧家之犬,无处栖息。

    更让她绝望的是,连房子都没了,她以前的那些钱财也没法找去了。

    那她现在,该找什么来医好自己的脚,弄好自己这张残破不堪的脸。更要凭什么,回到那个世界和那些人争夺?

    刚刚被这个女人这么一推,她感觉到自己刚刚好不容易通过手术矫正的腿,现在又发生了错位,疼痛难忍。

    这条腿,再也经不起折腾了

    此刻,她也清楚,现在自己要是不回到医院及时治疗,这条腿恐怕真的要废了。

    可眼下,她已经没钱可上医院治疗,更没有家可回了。

    这一次,她真的明白了谈逸泽那日离开之前和她说的那一番话。

    当时,她说:“谈逸泽,你真毒!”

    可那个男人说:“还有更毒的,请拭目以待!”

    原来,不是他已经放过她了。而是,他早已料定让她家的人找到她霍思雨之后会是什么样的下场……

    望着楼道口的那扇小窗子外面的细雨,霍思雨的眼神放空了。
(快捷键←)[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快捷键→)
大家同时在看:龙血战神 黑道特种兵 傲世九重天 武动乾坤 遮天 绝品邪少 生肖守护神 完美世界 我的贴身校花 绝世唐门 大主宰 莽荒纪 我欲封天 校花的贴身高手 星战风暴 武极天下 校园绝品狂徒 亿万老婆买一送一
本书转载于网络,版权属原作者,喜欢小说军婚染上惹火甜妻全文阅读,记得收藏本书。 卓越全本小说网 www.zy200.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