卓越全本小说网 全本玄幻 全本武侠 全本都市 全本历史 全本侦探 全本网游 全本科幻 全本恐怖 全本散文 其它小说 全部小说
小说排行榜 > 全本都市言情 > 军婚染上惹火甜妻全文阅读
军婚染上惹火甜妻TXT全集下载 加入书签

军婚染上惹火甜妻无弹窗 正文 第440章 掌捆凌母vs上阵父子兵!

    “你怎么会到这里?”

    从电梯里走出来的时候,苏小妞便看清楚了站在这个自己公寓门前的女人。

    本来,还有些错愕的,以为自己是看错了。

    但很快的,苏小妞的嘴角便勾起一抹讽刺弧度。

    声东击西!

    这一招,没想到两年过去了,她还运用的这么好。

    刚刚还在医院里说的像是快死了一样,现在就像是个没事的人一样站在她的公寓门前。

    用脚指头想,斗智斗啊她在刚刚这出戏码中担任的角色。

    没错,这人就是刚刚护士打电话过来说的就像是快要嗝屁的凌母。

    可现在,人家换上了一身职业套裙,还有一双高跟鞋之后,压根就像是一个没事的人一样。

    这么大半夜的,她的精神状态还真不错。

    一点,都不像是病人。

    凌母在电梯口传来了声响的时候也抬头望了过来。

    看清来人是苏悠悠的时候,她便扳正了身子。

    一副大敌当前的感觉!

    有时候,苏悠悠看到这老女人对自己的态度的时候,总感觉有些可笑。

    她苏悠悠到底前世是不是挖了这个女人的坟墓,还是杀了她的爱人了,她至于每一次看到她苏悠悠的时候都一副恨不得将她苏悠悠给抽筋扒皮的感觉么?

    看了一眼苏悠悠之后,她拨了拨自己两鬓的发丝。

    其实,那里的头发也没多乱,不过是她不想在苏悠悠的面前输了架势罢了。

    装模作样了好一阵子之后,她这才开口说:

    “我怎么在这里的不用你管,重要的是你要清楚我为什么来找你!”

    尖酸刻薄的腔调,仍旧和两年前没有什么区别。

    特别是那副傲慢的态度,一看就让人恨不得冲上前抽她巴掌。

    可考虑到她现在的身体情况不准许,苏小妞只能按耐下这冲动。

    “我不知道!没事的话,赶紧回你的医院去吧,别处在这吓死人!”苏悠悠不想和这尖酸刻薄的女人多说几句话。那会让她感觉是煎熬。

    于是,便径自绕过凌母,从自己的包包里掏出了钥匙。

    只是在她即将将钥匙给插入钥匙孔的时候,突然而然有什么力道往自己的脸颊上招呼来了。

    先是一阵微凉的感觉,很快的又是响亮的巴掌。

    “啪……”

    因为始料未及,所以苏小妞没有能躲开。

    而凌母的这一巴掌,几乎是用尽了自己所有的力气,不止甩在苏小妞的脸上,更让她的重心偏移,一下子摔倒在地上。

    本来还握着的钥匙,也被一下子丢到了远处。

    那钥匙被摔在地上的一时间,发出一阵叮铃叮铃的声响。

    “你打我?”

    苏小妞有些微怒。

    若不是因为自己现在有些感冒的症状,凭借凌母现在那点小心眼,根本近不了她的身。

    可因为她身体现在有些不舒服的关系,被她钻了缝子。

    从地上爬起来的时候,苏小妞感觉自己有些狼狈。

    因为摔在地上的时候,把她的高跟鞋的鞋跟给扭断了。

    发现这一点,她站起来的时候索性将鞋子给脱了。

    光着脚板站在微凉的地面上,苏小妞怒视着面前的老女人。

    而刚刚被这女人招呼过的脸颊上,已经泛起了一个掌印。

    即便是在有些昏暗的光线下,这个巴掌印仍旧非常的明显。

    这可以看得出,刚刚凌母到底下了多大的力气。

    而看到这样的掌印,凌母可能不知道那有多疼。不然现在的她,也不会对着苏悠悠这么笑着。

    “我打的就是你这样的贱女人!”她双手抱臂,一副看好戏的德行看着苏悠悠。

    特别是看到她的脸颊上还有个大红掌印的时候,她还颇为满意的勾了勾唇。

    “我到底怎么个贱法了?”

    苏悠悠的上前一步。

    凌母的个头不高,但她很会穿高跟鞋。

    十几公分的高跟鞋踩在身上,一下子让她高出了好些。

    而苏悠悠此刻因为脱下了高跟鞋,高度和穿着高跟鞋的凌母是差不多的。

    她上前的时候,也是和凌母平视着。

    但因为有些生气的缘故,苏小妞此刻微眯起了双眸。

    这样的苏悠悠,让凌母没感觉自己从高跟鞋上占到多大的优势。

    “你倒是给我说说看,我到底是怎么个贱法了?”

    是的,苏小妞这一刻真的生气了。

    以前忍着这个老女人,因为她是凌二爷的母亲,她苏悠悠的婆婆。

    可现在呢?

    她还有什么理由忍着?

    儿媳妇?

    不!

    抱歉,那是过去式的。

    那是因为她是个病人,所以她苏悠悠就必须一而再再而三的忍着让着?

    放屁!

    这根本不足以成为理由!

    她苏悠悠从小到大接收到的非议是不少,但她妈妈总教着她没有必要动怒,能忍的时候则忍。

    但若是忍不了,那就真的抱歉了!

    她今儿个什么都没做,凭什么让这个老女人又打又骂的?

    她今儿个要是说出她苏悠悠是个怎么贱法还好,但要是说不出,那就休怪她苏悠悠不客气了!

    凌二爷刚刚托人在旅馆附近买给她的是一条连身裙,而外面套着一件米白色的风衣。

    风衣的腰身上,还有个同色系的带子,可以当成腰带。

    而慢步朝着凌母走去的时候,苏小妞的手落在了这根腰带上。

    因为是医生的关系,苏小妞的指甲上并没有学着别人去弄那些乱七八糟的指甲彩绘。可她本来就粉嫩的指甲,却是最好的装饰品。

    干净而白皙的手指关节,灵活而生动。

    不然为什么每次凌二爷看到她这双手的时候都不能自拔。

    而此刻,苏小妞的这双手也跟施了魔法似的,让凌母目不转睛的盯着。

    而苏小妞就在她的注视之下,慢条斯理的抽出了自己腰身上的那根带子,双手将这根绳子拉平,在凌母的面前拉了又拉,扯了又扯。

    而盯着苏小妞的这一副动作的时候,她的眼眸里第一次对这个女人露出了惊悚的神情。

    从苏小妞第一次进入凌家开始,她一直都以为这个女人死皮赖脸的跟着她的儿子就是为了他们家的财产。所以,她也认定不管自己对她作出什么过分的事情,这个女人都只能全盘接受。

    所以,凌母一直都没有怕过她。

    可今儿个对着她抽出了腰带的苏小妞,给她的感觉却不是这样。

    她明明没有穿着鞋,可她每一步走来却都能给她莫名的压力。

    特别是她手上正拉扯的这条腰带,这让凌母感觉,她好像随时都会用这条带子要了自己的命。

    “不是说我贱么?快点给我说出个贱法来啊!”

    苏小妞的声调,明显的比之前又提高了些。

    那声调,让凌母有些怯场。

    不过到底是见过世面的,凌母知道在这个时候越是害怕的话,越是会占下风。

    所以,她再度扬起了头颅,趾高气昂的对着苏小妞说:“你敢说,今天一整天你不是跟我的宸儿在一起?”

    “就算是,那又怎么证明我犯贱了?你是跟在我们后面去,看到我们做什么了?”听着凌母的话,苏小妞轻启了红唇。

    那双巧手摆动着自己手上的腰带的动作,仍旧没有停住。

    说了这一番话之后,苏小妞又顿了一下。

    再度抬起头来的时候,她的嘴角还挂着一抹讽刺的弧度:“还是说,你还派了私家侦探跟在凌二爷的后面?”

    一番话下来,凌母的脸上有些挂不住了。

    一直以来她都以为一个小小的妇产科医生能懂什么事情?

    可当她所做的龌龊事都被苏悠悠以另外的角度诠释出来的时候,她意识到她之前好像小看了她……

    但敢做不敢当,又不是凌母的风格。

    清了清嗓子,顺便按压下自己所有的不安之后,她便开口:“是又怎么样?”

    正因为这段时间苏小妞频繁出现,让凌母有些不安。所以她在住院之后,便找了私家侦探。凌二爷要是离开不长时间,她也不会主动去过问私家侦探到底他和谁见面,又做了什么。

    而今晚,长时间等不到凌二爷的情况下,她只能找到私家侦探了。

    也正是从私家侦探那里,她得知了凌二爷和苏小妞已经进了旅馆。

    所以她才装疯卖傻的将旅馆的号码拿给护士,让他们帮着她将凌二给骗回来。

    凌母也知道,骗得过别人,却瞒不过自己的儿子。但她知道自己的儿子总会顾及她的几分薄面,不揭穿她。所以,她才肆无忌惮。

    可没想到,揭穿自己的,却是她最为厌恶的苏小妞。或许是被苏小妞的话给刺激到,这一刻凌母的嗓子也不自觉提高了:

    “是你自己不知检点,都已经离婚了还缠着我儿子做什么?你别以为我不知道其实你就是巴不得我早一点死,然后就没人拦着你和我们宸儿在一起。到时候,你就能再度顺利进入我们凌家,得到我们凌氏的财产!”

    “凌氏的财产?你以为我会稀罕?我呸!”

    苏小妞的整双美目里,都透着她对凌母的不屑。

    可即便是这样,凌母还是不相信:

    “你不稀罕?你要是不稀罕的话,你就不该继续缠着我们的宸儿。你自己不要脸没关系,可我们宸儿要,我们凌家要!贱,跟你妈一个样,都下贱。”

    “你说什么?”

    苏悠悠怎么也都没想到,她母亲远在千里之外的d市,还被自己给连累了?

    也正因为谈及了她的母亲,此刻苏小妞的愤怒显然已经打到了极点。

    前段时间和顾念兮一起剪的齐刘海,这段时间没有怎么打理,变得有些过长了。而过长的刘海,也因为苏小妞低垂着脑袋的关系,挡住了她那双愤怒的眼。

    正因为这样,凌母可能不知道此刻的苏小妞到底有多愤怒,所以她才敢在她的面前一而再咋二三的挑衅着:“我骂你跟你骂一样贱,我当初都说我不会同意这门婚事了,还死皮赖脸的让你嫁过来算什么……”

    妈,对不起!

    对不起,当初她苏悠悠一个人犯下的傻,还要让您一起跟着背负。

    对不起,当初不该不听您的话……

    对不起,就算离婚之后还要迁怒您跟着被妈。

    再也忍受不了这个老女人当着她苏悠悠的面,一而再再而三的连她的母亲都跟着诋毁,苏小妞扬起了手,照着凌母的脸上狠狠的甩了一巴掌!

    “啪……”一个巴掌声落下的时候,凌母不知道是被打的有些找不着北,还是没想到苏小妞会打她,总之这个时候的她明显的呆住了。一双眼眸,直勾勾的盯着苏小妞看,显然还无法接受面前的这个事实。

    “你……你打我?”不知道过了多久,凌母还没有找回自己的声音。

    一手捂着自己被苏悠悠扇的老疼的脸颊,一手指着苏悠悠。

    “是,我打你又怎么样?”

    都说,忍无可忍无须再忍!

    以前,不管她说什么,苏悠悠都能忍则忍。

    可现在,她竟然在连她苏悠悠的母亲都给拉进来了,她又怎么忍得了?

    再说,这是公寓,又不是他们凌家大宅的单门独院,她大半夜的在这里叫器,明儿个这里的邻居还指不定背着她苏悠悠怎么说她和她妈呢!

    她苏悠悠的名声已经搞臭了,她也不在意多臭几分。

    可她妈妈不一样。

    她妈妈一向自爱,虽然性子是泼辣了点,但街坊邻居没有一个人敢说她妈妈的不是!

    所以,苏小妞决不准许这个老女人把她妈的名声给搞臭。

    “苏悠悠,你好大的胆子!你这个有爹生没娘养的……”或许一辈子都不曾被人这么扇过巴掌,凌母觉得羞耻至极。

    再者,因为他们两人在这儿闹得动静有些大,所以这住苏悠悠周围的两户人家都推开门出来看。

    有时候,人就是这么多事的。

    明明看到人家在吵架,也和你无关。

    但有那么些好事的人,就喜欢悄悄的躲在门口看着。

    凌母眼下已经发现了这边对门上已经钻出了两个脑袋,那边的暂时还不知道。

    而随着看的人越是多,她便越是觉得丢人。

    她好歹也是凌氏集团的创始人,哪个人见面不想要和她攀亲带戚的。从来还没有什么人敢在她的面前放什么狠话呢!可这苏悠悠倒是好,竟然当着那么多人的面,将她给打了?

    这一刻,凌母变得有些疯狂。

    她再度大声的谩骂着,企图用这样的阵势来赢过苏小妞。

    可就在这个时候,又是一个清脆的巴掌声在她的耳边响起。

    “啪……”

    抬头的时候,凌母才发现苏小妞又对着自己动手了。

    不过打的,并不是刚刚被扇的火辣辣的那边脸颊,而是另一边的。

    看着被自己再度扇了巴掌,连话都忘记该怎么说的凌母,苏小妞第一次觉得,比起那张嘴巴来,还是拳头比较有发言权。

    “你……你怎么可以这么对我,你怎么可以这么对我!”

    两个巴掌,打的凌母有些恼火。

    这一刻,她再也顾不上她的那些所谓贵妇的高雅,跟个疯婆子一样冲上来就想要照着苏悠悠的脸上扇过去。

    或许,先前的那一巴掌已经让她尝到了甜头,所以她才敢想着三番两次的打她苏悠悠。

    可刚刚是因为身体有些不舒服所以才让凌母得逞了,可经过刚刚那一番的较量,现在的苏小妞脑子已经彻底的清醒过来了。

    在德国能将好几个男人给打趴下的考核成绩,你认为现在的苏小妞还是凌母所能打得起的么?

    在她的巴掌挥下来的那一刻,苏小妞便握住了她的手腕。

    稍稍一用力,她便看到了凌母的脸因为疼痛而扭曲变形。

    “刚刚的第一巴掌,是还给你刚刚给我的那一巴掌,刚才的这一个,是因为你侮辱我的母亲,所以我觉得这是礼尚往来,没有什么不可!”

    盯着因为疼痛而开始泛起了雾气的眼眸,苏小妞嘴角勾起一抹冷笑。

    “你放开我……你放开我……”凌母的手就这样被苏悠悠拽在空中,有些狼狈,也很疼。但想要从苏悠悠的手上挣脱下来的时候,她又看到苏悠悠的对着她冷笑。

    那笑容,虽然她感觉和寻常也没有什么太大的区别。

    可不知道为什么,她看到这样的苏悠悠,背脊总是有些凉飕飕的。

    不好的念头,开始充彻她的脑海……

    “你……你想要对我做什么?”她问。

    问这话的时候,她看到苏小妞在嘴角上的弧度又艳丽了几分。

    而苏小妞貌似没有察觉到这个老女人似的,一手紧拽着她的手,另一手已经将刚刚从自己的风衣上抽下来的带子,一点点的凑近凌母的手。

    “你要干什么?”

    “绑你!”

    “你这个疯女人!你要是敢这么对我的话,看我……”

    凌母是典型的不撞南墙心不死的那种。

    即便现在这样的情形,仍旧不肯放下一身嚣张的气焰。

    而苏小妞这边已经轻松的制服了她另一只准备挣扎的手,直接就将凌母的给捆在自己的怀中。

    很快,另一只手又娴熟的将凌母的手给扭到了一起,然后就将腰带捆在了她的手上。

    但这,还不是最终的效果。

    在凌母诧异苏小妞真的如她所说的那般将自己给捆绑起来的时候,她又看到苏小妞对着她后退的某个位置直接来了一脚,让她跌坐在原地之后,顺带着将她刚刚绑着她手臂剩下的两侧绳子直接捆到了她的脚上。

    这下,凌母感觉自己真的就像是被捆粽子一样,双手手脚都动弹不得。

    苏小妞把她都给捆起来了,这是准备要对她做什么?

    杀人,抛尸?

    这两个想法占据了凌母的整个脑子,让她惶恐的叫了起来:“来人啊,救命啊!”

    可苏小妞看了她一眼之后,又迅速的进了屋一趟,在她没有将人给喊来之前,就也又出来了。

    而凌母看到的是进门之后手上多了一捆黑胶带的苏小妞。

    看着她已经扯开了一截胶带朝着自己走来,凌母有些后恐的朝身后挪了挪。

    都已经被苏小妞捆的手脚都不能动弹了,现在要是连嘴巴都给封上的话,到时候岂不是连求救的机会都没有。

    不!

    她不傻!

    她绝对不会放弃最后一个得到救援的机会!

    于是,在这样的情况下,凌母再度扯开嗓子,准备来个惊天动地的咆哮。

    “救……”

    可就在她刚刚张嘴的一瞬间,苏小妞直接将胶带往她的嘴上一封,完事!

    “唔唔唔……”此刻,凌母本来的咆哮声已经变成了各种支支吾吾,虽然还是有点吵,但比起先前的已经好了不少。

    做完了这些之后,苏小妞拍了拍自己的双手,打算回屋去。

    “小姐,您这样做是不是有点……”

    有个和凌母差不多年纪的女人朝着苏悠悠走了过来。看样子是准备当凌母的说客。

    而苏小妞看到这个女人的第一时间,眉头一挑。

    她可没有忘记,这个老女人是前一段时间才搬来和她的儿子儿媳妇一起住。

    她的儿子儿媳妇感情是不错,搬到这里住之后还时常手拉手去逛街。

    那女人的脸上,别提有多幸福了。

    连苏悠悠看着,都小小的妒忌着。

    可自从这个老女人搬过来和他们一起住之后,她儿媳脸上的笑容是越来越少了。

    而且,他们的房子里还时不时传出她和丈夫的争吵声。

    他的丈夫埋怨自己的妻子不能对待他的母亲如同对待她的母亲似的,甚至连个笑容都不愿意展露了。

    可苏小妞却知道,不是这样的。

    因为有好几次她下班回家的时候就撞见这个老女人对着她的妻子又是骂又是砸东西的。对于这样的婆婆,哪个儿媳能真心展露笑容。

    所以,当眼下这老女人朝着苏悠悠走过来的时候,苏悠悠感觉这个女人的影子和凌母的重合了。

    “你想跟她一样被我给捆起来?”

    苏悠悠挑眉!

    她现在可没有什么耐心,和这些整天虐待儿媳妇为乐的女人说话。

    “不是这样的,我……”听苏悠悠的语气不好,这老女人看样子还想说些什么。

    可苏悠悠却用一句话,直接堵住了她的嘴:“若是不想和她一样的话,最好给我闭嘴!”

    说完这一番话的时候,苏小妞还不忘给附近开了门探出脑袋来看苏悠悠的几个人投去一注警告意味十足的眼神。

    那效果,和刚刚她的那一番话一样明显。

    于是,本来打算大半夜出来劝架的“好事者”都消了声。

    而在这样的情形下,那些人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该散的散了,该睡觉的睡觉去。

    而这一切的始作俑者苏小妞,也紧跟着回了房,直接将房门锁上。

    被留在原地的,只有被捆绑的连站都站不起来,话也说不出来的凌母……

    ——分割线——

    凌母以为,今晚自己注定要在这个楼道里窝一整个晚上。

    苏小妞将她给捆了,又一整夜都不放人。

    而且最关键的是,她从进门之后就连一次出来看过都没有。

    望着这夜晚的楼道,凌母缩了缩脖子。

    而就在凌母开始对这个陌生的楼道感到惶恐的时候,电梯口处“叮”的一声响。

    有人来了!

    凌母发出一阵唔唔的求救声。

    可她怎么也没有想到,大半夜到这里来的,竟然是自己的儿子。

    她诧异的看向儿子,老眼摩挲,似乎想要跟儿子倾诉一下自己今晚所遭受到的那些。

    可凌二爷看到她窝在地上,并且双手被捆着的狼狈样,却是一点都不吃惊。

    看到这样的母亲,凌二爷并没有直接撕开她的嘴,让她吐露苦水,更没有为她解开身上的绳子,只是半蹲下去将她给抱了起来。

    其实他赶到医院之后的不久,知道母亲是骗了自己,便无心去看她了。

    而在这个过程中,他也一直想着苏悠悠今晚跟自己说过的话。

    越想越是心烦气躁,越想越是恼火。

    而就在这个时候,凌二爷接到了苏小妞的电话。

    他以为,苏小妞应该是想通了,想给他们之间多一次机会。

    可听到苏小妞电话里说到的母亲现在在她公寓那边的时候,他的心又凉了半截。

    母亲将他找回去,又直接过来找苏悠悠,好一个调虎离山之计。

    在这个节骨眼上去找苏小妞,凌二爷自然猜想到他们肯定又大闹了一场。

    而苏小妞也和他坦诚,她扇了他妈两个巴掌,现在还将她给绑着丢在门外。

    光是看到母亲现在的狼狈样,凌二爷也猜想得到刚刚他们到底爆发了什么激烈的冲突。

    可这些,凌二爷不怪苏小妞。

    因为他知道,能让苏小妞发了这样一顿脾气的,他妈肯定又对人家做了什么过分事情了。

    从将母亲抱起来开始,凌二爷便没有看过怀中的她一眼,更没有她被胶带封着的那张嘴都在支支吾吾的说着什么。

    盯着那扇紧闭的大门,凌二爷第一次在所有人面前展露了现在这般无奈又无助的眼神。

    他,有很多话想要对苏悠悠说。

    可不管多少的言语,最终唯一能说出口的,只有这么一句:“苏小妞,对不起……”

    说完这一番话,他额的眼神是凌母从没有看到过的失落,甚至比当初他在法庭上看到凌母让人暴打了苏小妞的视频片段还要失落几分。

    看着儿子的异常,凌母哼哼唧唧的又比手划脚的说了一些,可凌二爷却跟没有听到似的。

    再度用落寞的眼神看了一眼苏悠悠那扇紧闭的大门之后,他便抱着凌母离开了。

    他的离开,看似简单轻便。

    可任谁都看得出,此刻凌二爷步伐的沉重……

    ——分割线——

    这天的早上,发生了一件让谈参谋长一整天大好心情都烟消云散的事情。

    其实这件事情的起因很简单。

    因为,这天的早上顾念兮接到了楚东篱的来电。

    楚东篱何许人士也?

    这货是顾念兮的青梅竹马,又是顾念兮的知心大哥,更是顾念兮坚实爱慕者。

    而对于谈逸泽来说,这货的身份只有一个——情敌!

    奶奶个熊的!

    老婆接到他的情敌的电话,有什么好庆幸的?

    于是,在听到顾念兮兴奋的喊出那一声“东篱哥哥”的时候,一张老脸彻底的拉下来了。

    “你今天晚上的飞机么?好啊好啊,到时候我去机场接你!”

    楚东篱对于现在的顾念兮而言,不只是一个邻居家大哥那么简单。

    他更像是自己的兄长,而顾念兮也想要从男人的嘴里得到父亲母亲的消息。

    所以,听到楚东篱要过来,顾念兮喜上眉梢,却没有注意到躺在她身边的某个男人的脸色越来越沉……

    这楚四眼大清早扰人清梦不说,现在还变着法子又来拐骗他谈逸泽的老婆?

    德行!

    他谈逸泽要是能纵容这楚四眼和他老婆当着自己的面谈情说爱的,那他就不是谈逸泽了!

    当机立断,谈某人直接咸猪爪开始爬上顾念兮的腰身,准备来个翻云覆雨,隔着时空和距离,来给楚东篱制造惊涛骇浪。

    可人生,你永远猜到的只有开头,却无法猜到结尾。

    谈逸泽以为,顾念兮就是他一个人的。不管他怎么做,她都会随他。

    可咸猪爪这才勾搭上顾念兮的腰身,就被她一掌给拍开了。

    虽然这顾念兮的力气,落在他的手上跟挠痒痒的似的,也不疼。可不知道为什么,他感觉此刻的自己就像是被顾念兮给嫌弃了。

    心里头,百般不是滋味。

    可谈逸泽打死都不会承认,自己这是吃醋了。

    但一双黑色眼眸里暗藏的怨念,已经将一个妒夫本质给淋漓尽致的展现了。

    可即便是这样,顾念兮仍旧连正眼都没有瞅他一眼,掐着电话继续和电话那边的楚东篱唠嗑:

    “东篱哥哥,你这到A城来,是来公干的么?”

    对话仍旧在继续,电话那边的楚东篱不知道说了什么,惹得顾念兮浅笑连连。

    到最后,无计可施的谈某人干脆将此刻还躲在小床里睡觉的聿宝宝给拎了起来。

    被自家老子拎起的聿宝宝一双小手揉着自己惺忪的眼睛,那胖嘟嘟又有点小迷糊的样子让人很想亲一口。

    等揉完了眼睛之后,聿宝宝准备扯开嗓子以此来表示自己被谈参谋长弄醒的不满之时,却看到这个老男人对着自己使眼色,然后还故意压低了声音和他说:“哭?你还有时间哭?没看到那个楚四眼都要把你妈给拐走了吗?我告诉你,你现在要是有闲情在这里哭的话,到时候你妈真被人给拐跑了,你就别找我哭。”

    谈参谋长念念叨叨的,看样子也正儿八经的。

    可聿宝宝还是看得清,这个老男人不过是在为自己拉同盟军。

    这样,胜算也比较大。

    见聿宝宝没有继续哭的冲动,这个男人又扫了一眼顾念兮那边,然后教唆着:“去,跟你妈说,你肚子饿了!”

    说着,谈参谋长还真的将这个小不点放到了地上。

    好吧,其实他就是认定了,这顾念兮对于自家儿子没有什么办法。

    他的想法是让儿子冲锋陷阵,然后自己再顺便过去捣乱一下。

    这样一来二去,什么楚四眼的都要靠边站了。

    可这聿宝宝有些不给力,盯着自家妈妈窝在那边讲电话讲的风生水起的,这小家伙有些怯怯的扫了谈逸泽一眼。

    那意思像是在问谈逸泽:谈参谋长,你确定我老妈讲的这么开心让我去破坏她不会打我小屁屁?

    谈逸泽估计是狠了心要这小祖宗去当前锋,眉头一挑干净利落的示意着:别担心,你妈要是真的打你,老子替你扛着就是了!

    聿宝宝看着自家老子连着怂恿自己的样子,只能灰头灰脸的上前了。

    谁让他家谈参谋长在外面威震四方,在家是个妻奴呢!

    老婆的话,跟圣旨似的。

    聿宝宝在心里,又狠狠的将这个老男人狠狠的唾弃了一遍之后,再凑到顾念兮的跟前。

    “妈……”

    聿宝宝天真的童音,具有无人能及的杀伤力。

    不出谈逸泽的预料,聿宝宝的待遇果真比自己好。

    “怎么了?”

    这会儿顾念兮手上虽然还抓着电话,但已经一手将聿宝宝给抱上床了,让那小家伙窝在自己的怀中。

    这比他谈逸泽在身边软磨硬泡了长时间,连个腰都不给抓好了几千几万倍呢!

    “妈……肚肚……”

    聿宝宝学着谈参谋长刚刚那个样,戳了戳自己的小肚子。

    “饿了?没事,让谈参谋长带你下去吃饭!”说完了这话,还对着谈逸泽挥了挥手,示意他过去。

    谈逸泽赶紧又在暗地里教唆儿子抱着顾念兮。

    现在这是关键的时候,他谈逸泽哪能就这样离开阵地,到时候岂不是连敌情都没办法测探到?

    聿宝宝一直都是很听谈参谋长的话的孩子,这一被教唆几直接抱着顾念兮的腰,将小脑袋埋在顾念兮的怀中:“妈……”

    果然,对于聿宝宝难得一见的撒娇,顾念兮是最扛不住的。

    寻常这小家伙淘气的很,一醒来就满屋子乱跑,什么时候能会乖乖的呆在你怀中等你来哄?

    在说了,这臭小子生下来就和他爸亲。

    就算要撒娇,他一般也只会窝在谈参谋长的怀中撒娇。

    今儿个难得在自己的怀中撒娇,顾念兮当然十分珍惜了?

    这会儿,也顾不上和楚东篱唠嗑了。抱着看上去真的跟饿坏了似的的小宝贝亲了一口,便和电话那边的楚东篱说:“东篱哥哥,我儿子饿了我要带他下去吃饭。咱们还是等晚上见面的时候再聊个够吧,先这样了!”

    谈逸泽如愿以偿的看到顾念兮挂断电话的一幕。

    可随之而来的另一幕,让这个男人又瞬间炸毛了。

    他只考虑着怎么尽快让顾念兮结束和楚四眼的对话,却没想到他家里也有个潜藏的“情敌”。

    你看,这聿宝宝现在直接就窝在顾念兮的怀中,将圆溜溜的脑袋埋在顾念兮的胸口处!

    靠!

    谈参谋长一看,浑身上下都冒着火药味。

    那是他谈逸泽的地盘!

    这小家伙竟然当中叛变?

    谈某人的醋缸子便在这一天的清晨摔的个四分五裂!

    一顿早餐,整张脸拉的老长。

    特别是每每扫向这窝在顾念兮怀中等待她喂饭的聿宝宝的时候,某男人的脸拉得更长。

    “小泽,你今儿个怎么不多吃一点?”

    看着谈逸泽啃了八个大馒头之后站起来,谈老爷子也有些不明所以。

    “不吃了!”说这话的时候,谈逸泽还恶狠狠的看了聿宝宝一样。

    好个臭小子,让他帮忙他竟然叛变了,待会儿看他谈逸泽怎么收拾他!

    可某个完全察觉不到危险临近的小孩,仍旧对着妈妈张着小嘴,一小口一小口的吃着米粥。

    而谈逸泽在这小家伙吃饭的时候,也一直呆在边上。

    看到这小家伙终于将一碗粥喝进去了,他正想着把这小子送到院子里去,让二黄带着他跑跑,有助于消化,没想到这臭小子竟然还嚷嚷着还想吃。

    寻常看到儿子想吃东西,谈逸泽自然是鼓励他多吃一点,长得壮也好带。

    今儿个,看着儿子呆在顾念兮怀中嗷嗷的喊着要吃的,他的心里醋浪滔天。

    最终按耐不住火气的谈参谋长,只是迅速的将儿子从顾念兮的怀中提出来,直接塞进了谈老爷子的怀中,顺便将他刚刚喊着又要来的半碗粥送到谈老爷子的手上之后,就拉着顾念兮朝着楼上走去。

    这一路上,顾念兮有些不明所以不肯走。

    谈逸泽索性也不劝了,直接一手将她扛上了肩头,就雄赳赳气昂昂的朝着楼上走去。

    看到这样的一幕,聿宝宝扁了扁小嘴,好像在用这无声的小举动怒斥谈参谋长过河拆桥……

    ——分割线——

    “谈参谋长,今儿个下班的挺早的?”

    这天晚上,顾念兮穿上了前一阵子乐悠服装送来样品,一身包臀连身裙,白底加手工绣制的碎花,清新又脱俗。配上凹凸有致的身段,光是看着就令人产生歪念。

    这款衣服是当即热卖款式,刚出来就抛售一空了。

    不过这衣服送来之后,顾念兮就一直挂在衣柜里没拿出来穿过。

    其实不是不喜欢,而是她上班的时间比较多,一般都穿A字裙搭配小西装,这样显得比较干练。

    而这衣服,太小女人了,只适合在休闲娱乐的时候穿着。

    顾念兮换上这一身衣服的时候,又开始各种纠结了。

    其实不是这衣服不好,而是她的脖子上各种小红点点。这圆领的衣服,驾驭不住。

    而这一切的罪魁祸首,此刻还在一边咬牙切齿的看着顾念兮对着镜子装扮。

    好吧,寻常这个时间点他谈逸泽可能还留在训练场上。

    但今儿个……

    只要一想到顾念兮要跟楚四眼见面,他的心里就各种不是滋味。

    急匆匆赶回来的时候,他就见到顾念兮穿着这一条修身裙子对着镜子“搔首弄姿”!

    好吧,其实也不是搔首弄姿,就是顾念兮照了照镜子之后觉得脖子上这些早上谈某人故意留下来的痕迹太过于明显,于是拿了根丝巾在绑着,企图将这羞人的痕迹给遮掩起来。

    而这一举动落在谈参谋长的心里,就各种不是滋味。

    为什么偏偏要将这玩意给遮起来?

    放这样,不是挺好的?

    说实话,今天早上他也是为了让她带着这个痕迹到楚四眼的面前晃悠,以此宣布自己的占有权。不然的话,他白天那么大费周章的为的是什么?

    心里有一股子怨气在,他心里只捣鼓着。

    可他知道,此刻表现出自己的怒意,只会自乱阵脚。

    强压住心里的火气,这男人深深的看了她身上的装扮之后,丢出这么一句话:

    “这天都黑了,裹着个浴巾准备上哪儿去?”

    “咳咳……”

    不愧是有当外交官潜能的谈参谋长,一句话就直接将顾念兮给呛了个半死。

    做什么叫做裹着个浴巾?

    她这明明是一件无袖包臀裙,好不?

    待会儿,上面还要套上一件小外套的。

    可怎么到谈参谋长的嘴里,她就跟没穿衣服似的?

    “老公,早上不是跟你说了吗?东篱哥哥要过这边看一下咱们两个城市的合作项目,顺便过来看看我。哦对了,他还要给我捎上我妈做的好吃的!”

    怕这个男人直接摔烂了醋坛子不让她去机场,顾念兮好言解释着。

    可这话落在谈逸泽的心里,仍旧是各种对楚东篱的诋毁!

    那个楚四眼带东西过来就怎么样?

    在谈逸泽看来,那不过是楚四眼的一种障眼法。

    不就是借着带东西的名义,将顾念兮给骗过去,然后趁着他谈逸泽不在顾念兮身边,各种哄骗,各种……

    “让咱妈把东西快递过来不就好了,何必劳烦楚书记?”

    看看,这真的就是人家外交官的腔调。

    明明在心里将对方咒骂了个半死,可开口还是一口一个“楚书记”的,多动听?

    “不一样,里面有些是必须装在玻璃罐里面的,要是摔碎了就可惜了!”一边安抚着酸溜溜的谈参谋长,顾念兮又说:“好了,时间真的差不多了。你先去洗个澡,我去厨房里给你热个菜。”

    说着,顾念兮便推开了谈逸泽,准备离开。

    可就在这个时候,身后传来了这男人的叫器声:

    “顾念兮,别在我的面前放烟雾弹。想要趁着我洗澡的时候溜之大吉,去机场见四眼,我告诉你没门!”
(快捷键←)[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快捷键→)
大家同时在看:龙血战神 黑道特种兵 傲世九重天 武动乾坤 遮天 绝品邪少 生肖守护神 完美世界 我的贴身校花 绝世唐门 大主宰 莽荒纪 我欲封天 校花的贴身高手 星战风暴 武极天下 校园绝品狂徒 亿万老婆买一送一
本书转载于网络,版权属原作者,喜欢小说军婚染上惹火甜妻全文阅读,记得收藏本书。 卓越全本小说网 www.zy200.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