卓越全本小说网 全本玄幻 全本武侠 全本都市 全本历史 全本侦探 全本网游 全本科幻 全本恐怖 全本散文 其它小说 全部小说
小说排行榜 > 全本都市言情 > 军婚染上惹火甜妻全文阅读
军婚染上惹火甜妻TXT全集下载 加入书签

军婚染上惹火甜妻无弹窗 正文 第446章 老婆当小孩养VS孕吐

    怀孕?

    这个消息突然钻进了顾念兮脑子里的时候,她一时间还有些反映不过来。

    其实,她还沉醉在谈逸泽刚刚不小心拨来的那通电话里那个女人所说的“三胞胎”三个字。

    所以一时间没法理解韩子的话,也是必然的。

    “顾总,你在听么?”

    其实,不小心打开顾念兮的体检报告之后,韩子就快速给顾念兮打来电话了。

    这可是过世老总裁一直以来的心愿。

    韩子当然清楚,顾念兮再度怀孕这件事情,对于谈家来说是何等的大事。

    所以,在看到检查报告的时候,他才会在第一时间打来电话贺喜。

    可在电话里,韩子没有得到如预料般的喜悦。

    这,让韩子有些纳闷了!

    难道这个孩子,并不在顾念兮的预料中?

    再度开口的时候,韩子的声音终于将电话这边的顾念兮的思绪从谈逸南刚刚那通电话里的那个女人的声音的注意力转到韩子的身上。

    清了清嗓子之后,顾念兮又问道:“韩子,你刚刚跟我说什么?对不起,我刚刚有些走神,没有听清楚!”

    原来是走神没有听清楚?

    韩子有些庆幸!

    他刚刚还以为,顾念兮不想要这个孩子了呢!

    再度将这个消息告诉顾念兮的时候,韩子的嘴角也跟着挂上了笑容:“是这样的顾总,刚刚送来的您的体检结果,我刚刚不小心给弄掉了,就看到上面的检查结果,说您怀孕了!”

    不是韩子这个大老爷们鸡婆。

    因为顾念兮的再孕,可意味着谈建天的另一份遗嘱可以重现天日了。

    而一年多来,韩子顶着的压力,也会瞬间减轻不少!

    这,能让他不激动么?

    而听到这话的顾念兮,却愣住了!

    她以为,自己两侧输卵管都给堵上了,也就没有再怀上的可能。

    所以近段时间,她明明有着怀孕的症状,像是嗜睡或是见到不喜欢的东西就有些恶心,还有脸上的斑,她都不怎么在意……

    可没想到,自己竟然真的怀孕了?

    到底,是什么时候怀上的?

    大姨妈前段时间,不是刚刚才来报道过么?

    这个月的,也没有推迟。

    难不成,就这几天才有的?

    “多少个月了?”

    顾念兮有些纳闷。

    这孩子什么时候来的?

    为什么她这个当妈的,到现在都有些弄不懂呢?

    “咳咳……这上面没说,只是说呈现阳性!”

    被一个女人问这问题,韩子有些尴尬。

    好歹他也是一个大老爷们,这些事情怎么会清楚。

    再说了,他又不是医生?

    “对不起韩子,我就是一时有些激动!”听韩子的咳嗽声,顾念兮才意识到自己刚刚到底问了怎样敏感的问题。

    “没事,顾总。对了,这孩子的事情要是确定下来了,就……”

    韩子打算跟顾念兮说谈建天那份遗嘱的事情,却不想顾念兮在这个时候抢先开口:

    “等等韩子,这事情先不要告诉任何人,暂时也把我的那份体检结果给收起来。”

    “怎么顾总,这么神神秘秘的?您该不会……”

    不想要孩子了吧?

    不过后面的一句,韩子不敢问出来。

    这事情,牵涉到的东西实在是太多了。

    连他,都不好轻易的下定论。

    “我不是不要孩子!”顾念兮自然也听出了韩子的话里的意思。

    而她直接表明自己的态度,也让韩子松了一口气。

    幸好,顾念兮没有这个念想!

    不然,这事情非但谈家的人不会答应,就连他韩子也不会答应。

    你以为,他身上背负那么多的秘密,就不累人么?

    他也想着早一点解开这谜团重重,然后好一个人出去逍遥快乐。

    “反正你暂时先不要将我怀孕的事情说出去!”

    “我明白了,顾总是想要给家人惊喜,对不?”

    韩子轻笑着。

    “嗯……”有些事情,当着外人的面,顾念兮真的不好直接说出来。

    “那好,我把这份检查报告放到您的抽屉给锁上,就不会被人知道了!不过顾总,我觉得这消息还是快点告诉谈参谋长的好,我相信他知道的话肯定会高兴的跳起来的!”

    韩子在那边说着。

    其实,关于谈逸泽知道顾念兮怀上聿宝宝的时候的那个乐呵劲儿,直到现在都深深的刻在所有人的脑海里。

    那轻声细语,认真细致的照顾怀孕妻子的情形,也为他的“妻奴”形象奠定了基础。

    所以,当知道顾念兮怀孕的第一时间,韩子可想而知的便是谈逸泽兴奋到跳起来的情形。

    当然,如果没有前两天直接问谈逸泽要不要孩子的情形,顾念兮也肯定会认为得知到自己怀孕的谈参谋长会高兴的跳起来。

    可在前两天刚刚问完谈参谋长之后,顾念兮现在只恳求,谈参谋长不要被吓到跳起来就好了。

    到底该怎么将这个事实告诉谈参谋长,让他比较容易接受好呢!

    这是,顾念兮放下电话之后一直都在琢磨的问题。

    想了想,她又伸出手轻拍了一下自己看上去还很平坦的肚子。

    这里,真的有宝宝了么?

    琢磨着,顾念兮便将电话拨给了谈逸泽。

    电话,很快就被接通了。

    电话那端的男人,又恢复了之前每回和她通电话的时候,那个柔声细语的模样。

    而刚刚在电话那头出现的女音,已经消失不见了。

    “兮兮,有什么事情么?”

    他问。

    “没事,就是打电话来看看你在做什么。有没有背着我,悄悄的会情人之类的!”

    其实,她就是在打探一下刚刚那个女人的消息。

    特别是,那个女人口中所说的三胞胎,到底是怎么回事。

    再者,其实顾念兮也还在犹豫着,要不要在电话里告诉谈参谋长刚刚得到的这个“惊悚”消息!

    可听着顾念兮这变味的询问,电话那边的男人倒是笑了。

    谈逸泽的笑声很轻,就如同三月里拂过麦田的微风,那样让人心悸。

    “干嘛,不会真的背着我在见你的小情人吧?”她在“抓奸”不是么?

    为什么这老男人却一点都不怕?

    难道在他看来,他顾念兮就连一丁点威慑性都没有?

    “小情人没有!小醋坛子倒是揪到了一个!”

    他仍旧在笑,声音低低的,柔柔的。

    光是听着,连雪都能被他给融化了。

    而听到这样的笑声的顾念兮,却是有些抓狂了:“谁醋坛子了?”

    “谁刚刚不爽来着,谁就是醋坛子!”

    不得不承认,玩起文字游戏来,顾念兮真不是这男人的对手。

    不过,顾念兮对于这点倒是输的心服口服。

    要知道,这普天之下能和谈参谋长这么玩,而且玩的过的又有几个?

    每次想到这点,顾念兮倒是不觉得丢人了。

    “谈逸泽!”

    她喊了他的名字。

    其实,顾念兮一般的时候都会喊他“老公”。

    亲热的时候,喜欢喊他“老东西”!

    不爽的时候,喜欢喊他“老男人”!

    但要是连名带姓的喊着,那就代表她有些恼了。

    正因为清楚她的脾气,此刻谈逸泽便不再和刚刚那样,调傥着她。

    而是一本正经的回答道:“小顾同志,有什么吩咐?”

    “不准笑我!”

    看他一本正经的回答她,顾念兮还以为这个男人转性了。

    可接下来,他开口的一句话倒是让她有挠墙的冲动了:“没有,绝对没有!刚刚那只是我的真心话……”

    “谈逸泽,我不想跟你说话了!”

    被人连着取笑,顾念兮的肚子里有再多的话都选择咽回到肚子里。

    而这一点,正是谈逸泽现在需要的。

    所以,他听到顾念兮的这一番话之后,便立马应承了下来:“那小顾同志,这些话就留到今晚在被窝里的时候慢慢说,我现在还有点事情,先挂了!”

    谁想要跟你在被窝里头慢慢说?

    谁不知道你谈参谋长满肚子坏水,在被窝里有可能说的称正经事么?

    吼吼……

    顾念兮的心里几千几万只草泥马以八倍音速在狂啸着。

    可听着电话里传来单调的“嘟嘟嘟”声响的时候,顾念兮才发现自己又被谈逸泽给绕了进去。

    结果,连本来想要质问的话,都没有来得及说出口,甚至连刚刚打算好的开篇,也都没有说一点!

    看着那个频幕已经暗下来的手机,顾念兮耷拉下脑袋。

    盯着自己的肚子,顾念兮在心里纳闷着:这该怎么办才好?

    ——分割线——

    只是电话被挂断的顾念兮绝对没有想到,此时的谈逸泽在挂断电话之后就被人取笑了。

    “被窝里聊天,你骗小孩?”

    “我老婆,我当小孩养,关你屁事!”

    谈逸泽从来都不是个会主动认怂的人。

    谁敢他妈的在他谈逸泽的身边唧唧歪歪,他立马能用嘴边化身小导弹,炸的别人面目全非。

    而这人显然和谈逸泽的性子是一个模子刻出来的,越是看到谈逸泽这个别扭的德行,她越是想要说他。

    “老牛吃嫩草,也好意思说的出口!”

    那人正摸着自己比别的孕妇打了了好几倍的肚皮,一边喝着牛奶。

    其实自从回国之后,她已经好久没有下地行走了。

    都是因为这个高高隆起的肚皮。

    不过很明显的是,对于这一点,这女人好像没有半点怨言。

    窗外阳光照进来的时候,正好照在她的身上。

    而女人一手轻轻摩挲着肚皮,双眸温柔的看着自己的肚子,嘴角上还挂着一抹柔和的弧度。

    这是,每个女人怀孕的时候,都喜欢做的事情。

    谈逸泽也记得,当初顾念兮怀孕的时候,最喜欢晒着太阳摸肚皮。

    每次摸着肚皮的时候,她都会傻笑。

    只是,谈逸泽没想到面前的女人竟然也会有一天对着肚子如此笑着。

    可即便是怀孕的女人,仍旧没有让谈逸泽温柔些。

    在他的眼里,人分三类:

    一是敌人,二是战友,第三就是顾念兮和聿宝宝!

    其他的,没有男人女人之分。

    只要和他谈逸泽不是站在同一派的,那就最多归类于敌人。

    而面前这个女人,显然现在已经被谈逸泽归入这一类。

    谁让她什么不好拿来开玩笑,竟然在他和顾念兮的年龄差距上来开玩笑?

    她又不是不知道,自从和顾念兮结婚之后,他一直最在意自己的年龄比顾念兮大了好多。

    听到她竟然还抓着自己的死穴,谈逸泽自然也反击她的死穴。

    “你还好意思说我,你不也正怀着嫩草的孩子?”

    一番话下来,女人的面色变得有些古怪。

    要是别人,肯定会担心自己刚刚那番话会导致孕妇任何不适。

    可对于谈逸泽来说,那都是浮云。

    刺痛他谈逸泽的痛处,你认为他还会留情么?

    没有直接揍她一顿,就已经是给了她怀着孩子最大的面子。

    不过对话进行到此,便进入了死胡同。

    沉吟了片刻之后,男人起身说:“所有的事情就先按照我今天交代的做下去吧,等到你临盆的时候,我会交代好接手的人的!”

    丢下这一句话,谈逸泽离开了。

    而被留下来的那个女人,嘴角却满是苦涩……

    嫩草的孩子?!

    谈逸泽一看就看穿了?

    那别人呢!

    别人一看,是不是也会知道,她的孩子就是……

    想到这一点,女人的眼神突然变得无比惆怅……

    ——分割线——

    “顾总,您怎么有些心不在焉的!饭都没有吃几口!”

    云阁总部的总经理推门进入总裁办公室的时候,便见到顾念兮对着一桌子新研发的菜色发呆。

    看着已经冷却,却仍旧没有动几口的几盘菜,总经理的面色有些为难:“是不是顾总觉得这几道新研发的菜色不合口味?要不这样吧,我让人下去给你热几道寻常你最喜欢吃的?”

    “没事。不是菜不好,是我没什么胃口!”

    如果不是韩子刚刚打来的这通电话,顾念兮还真的以为这几道菜不和自己的口味。

    “把菜都撤下去吧。”

    看着这一桌子的菜,她实在有些难以下咽。

    一方面除了怀孕之后胃口总是变得有些挑之外,另一方面是顾念兮正在琢磨着自己到底该怎么将这个消息传达给谈逸泽,让他比较容易接受比较好!

    “可顾总,您这都没有吃点东西,身体怎么吃得消?”

    虽然看顾念兮寻常都呆在办公室,没有什么运动。

    但总经理可不傻。

    她呆在办公室每天要处理的事情,肯定比寻常人要多少好几倍。

    不然你以为,如此庞大的云阁饮食集团,是天上掉下来的?

    再说了,这顾念兮现在非但是云阁的幕后老总,更还是明朗集团的首席执行官。

    一人身兼数职,你认为那么容易?

    而顾念兮也在听到他的这一番话之后,诧异了一下。

    随即,她开口吩咐:“那麻烦厨房给我弄杯牛奶,还有两片面包吧。”

    其实,真正打动顾念兮的,不是自己的身体。

    而是,她想到了自己的肚子里现在还有个小孩子。

    要是那孩子跟聿宝宝一样,肯定又是个小馋鬼。

    整天,小嘴总是喋喋不休的喊着要吃东西。

    饿了自己倒是没有什么,但要是饿坏了这孩子,顾念兮会心疼的。

    而听闻顾念兮要喝牛奶,经理立马下去准备了。

    喝完了牛奶,又将云阁的大半事情都给处理好之后,顾念兮选择了去医院。

    其实,她只是在纳闷,自己有了孩子,到底有多久了。

    顾念兮没有选择去老胡所在的军区总院,也没有去苏悠悠所就职的医院,而是来到了附近的一家综合医院。

    她跟司机说,自己要去见一个朋友。

    老陈记得,顾念兮确实有个朋友是在医院工作的,所以当顾念兮说要到这医院来的时候,老陈还以为顾念兮是过来见苏悠悠。

    所以,他听从她的差遣,先回去了。

    一个人在妇产科等待做检查的时候,顾念兮看到了这里有许多的人都是丈夫陪着过来做产检的。

    想当初,她怀着聿宝宝的头次产检,可是全家总动员。连谈老爷子,都跟着过来。

    而谈参谋长更是在旁边无微不至的搀扶着,像是她顾念兮就是一个瓷娃娃似的。

    想着那些过往的时候,顾念兮有些发呆。

    以至于,连护士推开门喊着她的名字,她都没有注意到。

    “顾念兮……”

    “顾念兮?没来么?”

    “小姐小姐,是不是在喊你?”

    在护士连喊了好几遍之后,身旁一个看起来已经怀孕六个月以上的孕妇轻轻的推了顾念兮一把。

    这让本来还处于发呆状态的顾念兮,总算是回过神来。

    听清楚护士小姐正在喊着自己,顾念兮只能尴尬的对着那人笑了笑,随后起身走进了检查室。

    只是此时身后传来的,便是其他人的议论声。

    “年纪轻轻的,就发呆了?”

    “我看啊,多成是同居不小心怀上的。”

    “我也觉得是这样,不然怎么可能一个人到医院来做手术?”

    “……”

    其实,关于这些人的对话,顾念兮不是没有听到。

    只是让她纳闷的是,自己怎么在他们的眼中变得那么悲催了?

    她家谈参谋长不过是还不知道她怀孕了,所以才没有陪着她顾念兮一并到医院做检查才对。

    他们都没有见过,当初谈参谋长知道她怀孕的时候,一蹦三尺高的情形……

    只是相对于上一次,这一次顾念兮真的没有把握,谈参谋长在知道她怀孕之后,会不会和之前那样的开心!

    想着这些的时候,顾念兮已经躺在了那张又小又窄的床上。

    护士拿了一些浆糊状的东西涂在她的小腹上,凉凉的。

    而后,有个东西开始在她的小腹上游走。这样的检查,顾念兮不陌生。

    当初,怀着聿宝宝的时候,也做过。

    检查并没有花费多长的时间,很快顾念兮便领了自己B超照的结果,然后来到了医生的办公室。

    “恭喜你,怀孕了,顾小姐!”看顾念兮很年轻,这名给她检查的医生脸上虽然带着笑容,不过看样子还带着某些想法。

    “怀孕了?真的怀孕了?”

    顾念兮的眉心,完全皱成了一团。

    本来她还以为可能是公司体检结果和谁的混错了,抱着这样的想法才先到医院来确认一下的。

    可没想到,答案还是和之前一样。

    而顾念兮就不明白了,为什么自己还来大姨妈了,这边又能有了孩子?

    难不成,大姨妈还能和孩子并存?

    可顾念兮现在疑惑的神情,貌似让这个妇产科医生有了误会。

    看着顾念兮,她笑的就像是和蔼可亲的居委会大妈似的。

    “是不是不想留孩子?没事,其实这也没有什么。”

    这年头,到医院来做人流手术的,比到医院来做产检的要多的多。

    所以,见到像是顾念兮这样年轻漂亮的女人到医院测得怀孕,他们更多的是觉得她应该不会要孩子。

    “这样吧,你要是不想要孩子的话,先把这个表格填一下。人流手术,我们也能尽快帮你安排下来!”

    说着,这医生还真的给了顾念兮一张表格。

    其实,到现在顾念兮还处于呆愣状态。

    一直到那张上面写着“人流同意书”几个大字的表格进入她眼帘的时候,顾念兮这才反映过来:“不,医生我想你是误会我的意思了。我没有不想要我的孩子……”

    事实上,就算谈参谋长会不同意,顾念兮也真的没想过不要他们的小孩。

    “那你的意思是……”

    医生也愣住了。

    既然不是不要孩子,这个女人为什么会出现这样的表情?

    “我是想咨询一下,我这两个月明明大姨妈来过的,可怎么还会怀孕?”

    “原来是这样!”

    这医生和她解释着:“对了,虽然这段时间你月经来了,不过你肯定能感觉到,这量大不如从前了。”

    听着这医生的话,顾念兮赞同的点点头。

    没错,这段时间大姨妈是来报道了,不过大姨妈最近矜持了不少。

    以前大姨妈每次来做客的时候,顾念兮都要在身下垫上个小毛毯才敢睡觉,不然会将整个床给乱的红灿灿的。可近来两次,大姨妈有时候只用了两块卫生棉就没了!

    所以,医生的话她还是蛮赞同的。

    不过医生接下来所说的一句话,倒是让顾念兮的脸泛起了可疑的红晕。

    因为医生对于她怀孕时候还出现的出血情况,他是这么解释说的:“其实吧,造成怀孕之后还出血的情况也有不少。像是房事过频繁,动作幅度大,还有轻微流产征兆都有可能出现这样的情况。”

    咳咳……

    这几个点,光是听着顾念兮就觉得,她和她家的老男人应该是最前面的那个。

    谁让她家的老男人每到晚上就跟一头狼似的,怎么喂都喂不饱?

    看着他先前憋的那么辛苦,顾念兮也蛮心疼的,所以也就由着他。

    但要是知道自己已经怀孕了,她绝对不敢这样……

    但这段时间,她一直以为自己大姨妈来了,所以一直都没有多在意这件事情。却不想,是怀上了……

    看顾念兮脸蛋微红的情况,医生也看得出她在想什么,便提醒着:“怀孕前三个月是胎儿最脆弱的时候,所以建议这段时间最好不要同房。”

    这下,顾念兮真的有些尴尬了。

    再度被医生提醒了怀孕期间应该注意的那些问题之后,顾念兮这才离开了这家医院。、

    ——分割线——

    走出医院大门的时候,顾念兮本来是想要坐车回去的。

    但想到刚刚医生提醒了她,她是因为孩子有轻微的流产征兆才会出现误以为是大姨妈的现象,本来打算直接散步回家的顾念兮,站在路旁准备拦出租车。

    只是顾念兮真的没想到,自己会在医院附近遇到谈逸南。

    其实刚刚开车经过的时候,谈逸南只觉得那抹身影有些熟悉,不禁多看了一眼。

    这一看才发现,原来真的是顾念兮。

    索性让车子倒着行驶了一段路,停在顾念兮的身边,然后降下车窗:

    “念兮,你怎么在这?”

    明朗集团距离这个地方有些远,再说顾念兮现在也有私人司机,按理说不可能一个人单身出现在这里。

    “呃?原来是小叔!”再度见到谈逸南,顾念兮才意识到已经好长一段时间没有遇见他了。

    大学的时候,他们几乎每天都见面的。

    一天不见面,她会觉得天空都是阴郁的。

    有一段时间,顾念兮甚至还以为,自己这一辈子真的离不开这个男人了。

    所以,当初她才会任性的离家背井,为的就是和这个男人厮守终生。

    但没想到,现在这么长的时间没有见面,她也没有想起他来。

    若不是今儿个遇到他的话,她怕是这一辈子都不可能记起有这么个人了。

    这一切,让顾念兮不禁开始感叹,原来人真的是会变的。

    而导致她顾念兮变得如此的,最主要的还是那个老男人。

    想到他,又想起现在肚子里又有了一个属于他和她的爱的结晶,顾念兮的心里暖暖的。

    不自觉的,嘴角轻勾起来。

    看到顾念兮的嘴角勾起的样子,谈逸南不禁看的有些失神。

    其实,关于顾念兮这个金融系的系花,当初在校园里最著名的杀手锏就是这唇儿勾起的样子。她的唇儿一勾,系里的男生都有些把持不住了。

    更有甚者说过,只要顾念兮能为他笑一笑,他甘愿将自己的所有都交到她的手上。

    当时说这句话的,还是就读金融系的一个富二代。

    正因为这句话,所以当初顾念兮的笑容在大学校园轰动一时。

    更有一些别的学校的人慕名而来,每天都守在他们学校的门口,为的就是亲眼目睹顾念兮这让男人神魂颠倒的笑容!

    而当年,正因为将顾念兮这系花把到手,所以他谈逸南在学校也颇有名气。

    却不曾想到,有一天顾念兮的唇儿勾起,却不再是为他……

    看着这样轻笑的顾念兮,谈逸南不禁颇有感触。

    “念兮,你上哪儿去啊?要不,我捎你一程?”

    四月里的天,开始变得有些闷闷的。

    天空有些阴沉,估计是快要下雷雨了。

    她这样站在这里,要是被雨给淋到了,怕是会感冒吧!

    “小叔,会不会耽误你时间?”

    顾念兮倒是没有直接拒绝。

    因为这个医院属于郊区,在这边也比较难打到车子。

    虽然这边有公交车,但因为怕被挤到肚子里的孩子,顾念兮已经直接放弃了坐公交车的想法。

    “不会……”听顾念兮的话,谈逸南的嘴角勾起一抹嘲讽。

    他现在都跟无业游民差不多,每天家教过后,这个时间点压根就没有什么事情可做。

    又谈何,会耽误时间?

    “那我就恭敬不如从命了!”听谈逸南这么说,顾念兮便迅速的上车。

    开车之后,谈逸南和顾念兮闲聊了起来,而顾念兮也是有一句没一句的应答着。

    “念兮,你怎么这个时间点会到这个地方来?老陈呢?他不是应该去接你上下班的么?”

    “呵呵,没事我是到这边来看望一个朋友!”关于再度怀孕的事情,顾念兮打算在告诉谈参谋长之前,先不告诉其他人。

    在她看来,这孩子是她和谈参谋长共同制造出来的,理应这个男人先于别人知道。

    不想和谈逸南继续进行这个问题,顾念兮打算绕开:“对了小叔你怎么这个时间点到这个地方来?”

    记得谈逸泽说过,舒落心名下是有一处房子,不过那是在城南!

    而谈逸南现在,怎么会出现在城北?

    “刚刚家教下班,到医院去帮我妈领了药!”自从那些照片在网上流开之后,舒落心其实精神状态就不是那么好。

    那段时间,谈逸南就带她到这边来看了病。药,也是从那个时候坚持下来的。

    知道顾念兮也不是那么喜欢聊自家母亲的问题,谈逸南也不想继续多说些什么。因为连他自己,现在在想起母亲的时候,都觉得让人沉闷。

    在谈到这之后,他跟顾念兮默契的选择了沉默。

    谈逸南的车技还算不错,到了家里的时候顾念兮也没有什么不适。

    从车上下来之后,她便对谈逸南说:“小叔,进去坐坐吧,爷爷最近常念叨着你!”

    听到顾念兮说的话,谈逸南垂放在大腿两侧的手紧了紧,但最终却只能神情落寞的说出这么一句:“还是等下一次吧。”

    抬头看了一眼熟悉的谈家大宅,谈逸南的心里颇有无奈。

    这毕竟是自己长大的地方,而里面也住着自己的亲人。

    谈逸南当然会想念。

    可想到母亲上次却在谈家最为危难关头的事情,对家里的人作出了那样的事情,谈逸南实在不知道该用什么样的脸面,去面对谈老爷子和自己的大哥……

    或许是看懂了谈逸南那无奈又伤心的神情,顾念兮说:“家人,是没有隔夜的仇的。回去跟爷爷道个歉,事情也就过去了!”

    “还是等下一次吧。等我处理好所有的事情,我一定会过来跟爷爷道歉的!”

    他都这么说了,顾念兮自然也没有强人所难的念头。

    “那好吧,下次过来提前打一声招呼,倒时候我让刘嫂准备一些你喜欢吃的东西……”

    她站在原地,笑着对他说。

    一如大学校园里,每次见面的时候让他心悸。

    但现在更多的,还是惆怅。

    惆怅自己当初,怎么就将眼前的幸福给放走了呢?

    怕自己看下去只会更是伤心,谈逸南转身钻进了车内,透过车窗菜跟顾念兮说:

    “好,那我先走了……”

    说完这话之后,谈逸南便迅速的拉动了车子的引擎。

    再不走,他真怕自己会控制不住自己的情感……

    “小叔慢走!”

    直到谈逸南的车子驶离原地的时候,顾念兮仍旧站在原地轻笑着。

    对于现在的她而言,和谈逸南的那段回忆,仅仅也只是过往……

    ——分割线——

    凌母的手术将在下午两点整准时进行,而和苏小妞身穿同一蓝色消毒服,带着口罩的凌二爷,也紧跟着走进了手术室。

    这个时间点,麻醉药还在凌母的身上没有发挥药效。

    其实,凌母一开始听到凌二爷会跟着苏悠悠一并进手术室,还以为这个孩子应该是担心自己会在手术过程中被苏悠悠耍诈给害了,心里还是有些庆幸的。

    但看到这孩子从进入手术室之后,却一直紧跟着苏悠悠,她开始意识到了什么。

    而那担忧的眼神,也只落在苏悠悠的身上。

    貌似,做手术的苏悠悠,才是眼下凌二爷最为担心的。

    “宸儿……”

    在凌二爷再度准备绕过她珠海那边朝着苏悠悠走去的时候,凌母眼疾手快的将他拉住。

    “妈,手术就要开始了,您躺着就是了。”说着,他就要往苏悠悠那边走去。

    “宸儿,妈现在就要手术了,难道就不能陪着妈妈好好说说话么?”

    对于自己的儿子,凌母真的感到有些吃惊,有些愤怒,到最后却又是无助。

    其实,她的儿子一直都挺孝顺的。

    从小到大,有时候是皮了一点。有时候性格是火爆了一点,但这个孩子还真的对她没有什么脾气。

    所以她才敢如此大胆的想要操控他的婚姻。

    本以为,这孩子最多就是和她闹一闹,发脾气也就算了。

    却没想到,这孩子却是真的对苏悠悠上了心。

    现在看他连在手术室里,眼里都只有那个女人,凌母算是明白了。

    可她也明白,其实造就现在的一切的人,便是自己。

    怕自己不能活着下手术台,她还想要和自己的儿子好好说说话。

    可凌二爷和她说了:“妈,您不用担心我和苏小妞之间会有什么了。只要您活着下手术台的话,所有的一切都会按照您的想法走的!”

    说这话的时候,凌二爷如愿以偿的在凌母的眼睛里看到一抹震惊。

    而这个男人,嘴角也仅有一抹弧度。

    但凌母看得出,她儿子的这笑容里,更多的是讽刺。

    而说完这话之后,凌二爷便快速的将自己的手从凌母的掌中抽回,再度大步朝着苏悠悠走去……

    看着凌二爷远去的背影,凌母不禁有些疑惑。

    这凌二爷刚刚嘴里的那些话,是什么意思?

    为什么只要她活着从手术台上下来,一切就会按照她的想法走?

    “苏悠悠!”

    等苏悠悠再度来到她的身边,进行手术前的确认,而凌二爷则在一旁签署各种手术同意书的时候,有些意识模糊的凌母还是想要问清楚些事情。

    “什么事情!”

    “宸儿说,只要我活着下手术台,所有的一切就会按照我的意思走,是什么意思……”

    “就是你想的那样!不是想破坏我们吗?那就活着下手术台吧!”

    在听完苏悠悠的这句话之后,凌母缓缓的闭上了双眼。

    而看到这一幕的苏悠悠,便开始宣布:“手术开始……”

    ——分割线——

    顾念兮今儿个从医院直接回家之后,就没有出门。

    她让刘嫂买了一些谈逸泽最喜欢吃的鱼,准备给他熬一锅鱼汤。

    其实,她的想法很简单。

    今晚先将谈参谋长给哄好了,到时候谈参谋长一开心,什么事情说着也就简单了。

    不过这鱼一出锅的时候,她就开始有些反胃。

    本来还以为自己这次怀孕情况应该会比上次怀着聿宝宝的时候好一点,可没想到这轰轰烈烈的孕吐,从这个时候才开始有了反映。

    但怕同在厨房里的洗手间察觉到自己的异样,顾念兮便只能借口到洗手间的功夫将胃里那翻江倒海的不适给吐了出来。

    “宝宝,先被着急表现你的存在感好不?你的出现还没有经过谈参谋长的准许呢!要是他提前发现的话,咱娘俩到时候可就吃不了兜着走了!”

    在洗手间里冲刷掉自己刚刚吐出来的东西,顾念兮轻抚着自己的肚子。

    本来还想好好安慰一下自己肚中的这个,却不想自己还没有将话给说完呢,院子里便传来了震耳欲聋的哭喊声:

    “呜呜……”

    “呜呜……爸……”

    “呜呜……宝宝疼……”

    那奶声奶气的哭喊声,除了她家的聿宝宝,又有谁呢?

    不好,那小家伙肯定是摔到哪儿了!

    不然寻常的时候,他就算摔了最多也只会掉眼泪,不会哭的这么大声的。

    顾不上自己刚刚孕吐完还有些刷白的脸,顾念兮赶紧冲出洗手间。

    都说,只有生过孩子的女人才明白,孩子是他们的命。

    这一点,顾念兮也是现在才有所体会。

    只要聿宝宝一哭,她什么都忘了。

    包括,现在自己的身体状况。

    不顾一切的冲到院子里,顾念兮才发现聿宝宝摔在地上。

    脑袋上,还被撞出了一个口子,鲜红从口子里滑出。

    而另一侧,还有两只大花猫。

    那两花猫顾念兮见过,是前一阵子老陈家才养的。

    以前,聿宝宝就老是爱逮着人家的大花猫玩。

    估计,刚刚一定是和这两花猫打架,摔到了。

    看着这孩子哭成这样,顾念兮也顾不上这花猫了。

    赶紧将躺在地上哭花了脸的小宝宝给抱起来。

    而听到哭声的谈老爷子赶来的时候,见到这一幕三魂也被惊得去了七魄,赶紧喊着:“老陈,你快点备车去医院!”

    聿宝宝这个小祖宗,是谈老爷子盼了好多年才盼来的金孙。

    虽然淘气了点,可人家谈老爷子可是放在心里疼着的。

    平时要是有个伤风感冒的,都能让他一整天都是心神不定的,更别说今儿个竟然摔成了这样。

    一时间,因为谈家小祖宗伤了,整个谈家乱成一堆。

    可这聿宝宝,生病的时候只认准一个。

    那就是,他家的谈参谋长!

    这会儿,都被送到医院里,还是在大哭着:“爸……”

    其实,他是看到这一屋子的人都身穿白大褂的。

    而且有些手上还拿着针筒,估计是要给他打针。

    可向来天不怕地不怕的聿宝宝,最怕的就是打针了。

    眼看这医生就要赶过来了,他扯开嗓子就哭喊着他的谈参谋长。

    因为在年幼的他的心里,他家谈参谋长就是神,不管他在什么情况下都能将他给救了的神。

    好在知道金孙脾气的谈老爷子,早在去医院的路上就直接打了电话给谈逸泽,让他直接赶去军区医院!

    谈逸泽赶来的时候,便正好见到这一幕。

    小家伙脑袋上都是血,而且脑袋上还有一个大包。

    眼看着针管就要凑到他身边了,这小家伙吓得哇哇直哭。

    好在这个时候谈逸泽及时将他给抱了过去,顺便将他的大眼珠子给捂住。

    或许是因为知道爸爸来了,他感觉到有人在保护他,刚刚的大声哭泣没有了。没有看到针管扎过来,他像是没有察觉到疼痛似的。

    在处理伤口的时候,这小家伙的手一直紧紧的牵着谈逸泽的。

    直到这小祖宗处理好了一切,睡着了被送进病房之后,谈逸泽才能来到顾念兮的身边。

    “没事了,别怕!”

    看顾念兮一张脸白的没有一丝血色,谈逸泽还以为她估计是被吓到了。轻声细语间,他伸手环住了她的腰身,准备安慰一下她。

    可顾念兮的脸色,却没有因为他的安慰而缓解。

    谈逸泽因为刚刚抱住了聿宝宝的时候,身上也沾了一些血,而被他这么一带,顾念兮便在他的怀中闻到了腥甜的血腥味,顿时铺天盖地的恶心,再度袭来……

    ------题外话------

    嗷嗷,念兮怀了孕,给大家当圣诞礼物鸟~

    先预祝大家圣诞快乐~

    爱大家~!
(快捷键←)[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快捷键→)
大家同时在看:龙血战神 黑道特种兵 傲世九重天 武动乾坤 遮天 绝品邪少 生肖守护神 完美世界 我的贴身校花 绝世唐门 大主宰 莽荒纪 我欲封天 校花的贴身高手 星战风暴 武极天下 校园绝品狂徒 亿万老婆买一送一
本书转载于网络,版权属原作者,喜欢小说军婚染上惹火甜妻全文阅读,记得收藏本书。 卓越全本小说网 www.zy200.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