卓越全本小说网 全本玄幻 全本武侠 全本都市 全本历史 全本侦探 全本网游 全本科幻 全本恐怖 全本散文 其它小说 全部小说
小说排行榜 > 全本都市言情 > 军婚染上惹火甜妻全文阅读
军婚染上惹火甜妻TXT全集下载 加入书签

军婚染上惹火甜妻无弹窗 正文 第447章 苏小妞,别怕vs孕妇心思

    闻着那腥甜的味道,顾念兮的胃中翻江倒海。

    可碍于现在还没有和谈参谋长讲清楚,她不敢在这男人的面前表现出来。

    深怕,谈参谋长一个不爽,让她不要了这个孩子。

    所以,即便此刻胃中恶心男人,顾念兮仍旧死死的憋住。

    企图,在谈逸泽的面前掩盖所有的一切。

    在谈逸泽和她说话的时候,顾念兮一直都没有开口。

    只是,死死的抿住了自己的唇瓣。

    生怕,自己一个开口说话,就会将她极力想要掩盖的某些事实给泄露出来。

    可正因为她一直惨白脸蛋站在谈逸泽的身边默不作声,谈逸泽还以为她是因为孩子给摔到了,担心又害怕倒是的,所以将她总是将自己推开,便强行直接将她禁锢在自己的怀中,不再让她有一丝逃离自己的机会。

    而将她带进自己怀中的时候,谈逸泽还霸道的将这丫头的脑袋给抬了起来,让他和自己面对着面,然后说:“兮兮,没事!宝宝只是摔倒了,小孩子淘气了点,谁都会摔倒的,别太过自责了!”

    “你像我小时候,也摔过好几次。最大的一次……”

    还摔到了后脑勺!

    小时候的谈逸泽,那顽皮劲儿其实比聿宝宝还要顽劣。

    不是爬树,就是上窜下跳。

    总之,只有你想不到的,没有他做不到的。

    当然,正因为调皮,小时候的他也受过不少伤。

    像是后脑勺的那一块,那个时候就因为从树上摔了,缝了五针。

    到现在,后脑勺上还有一横是不长毛的。

    当然,谈逸泽没有那个恶劣的趣味和自己的美娇妻分享自己小时候的糗事。

    他不过是想要拿出自己当成例子,让顾念兮知道其实男孩小时候都淘气了些,可都能平安长大,像他谈逸泽这样!

    目的,当然是为了顾念兮放宽心。

    但谈逸泽不知道,顾念兮之所以一直将他推开,不是她现在不需要谈逸泽的怀抱。

    其实在看到聿宝宝的脑袋在冒血的时候,顾念兮的鼻子就酸酸的。

    她恨不得在见到谈参谋长的那一瞬间,扑进他的怀中哭诉。

    可无奈,现在谈参谋长的胸口处刚好染上了血,腥味十足。

    也让怀孕的顾念兮,极度难以忍受。

    可她害怕i自己现在连一个聿宝宝都照顾不好,这个时候和谈参谋长说自己又怀孕了,只会让这个男人越是不赞成自己想要将这个孩子生下来的念想……

    所以,她放弃了在谈参谋长的怀中哭诉自己心中所有不安的念想,只想着好好将自己肚子里的那个小孩给好好的掩藏好。

    前却不想,谈参谋长竟然直接将她禁锢在怀中,让她和他胸口上的血腥味,来了个“正面冲突”。

    那一刻,顾念兮再也忍不住胃中那骨子翻江倒海的感觉,直接“哇”的一声,将胃里的东西都给吐出来了……

    不过幸运的是,今儿个在将鱼儿拿出锅的时候,她早就将胃里的东西给清空了。

    现在吐出来的,不过都是一些酸水。

    但即便是这样,情况也有些棘手。

    谈逸泽刚刚下班就接到自己儿子已经被送到医院的消息,也顾不得换上便装就直接冲了过来。

    而现在,他的军装上,染完了自己孩子的鲜血,又染上了娇妻的呕吐物。

    盯着自己的那一身军装的谈逸泽,实在有些纳闷。

    “老公……”

    “老公,对不起!”

    顾念兮的手,紧紧的抓着自己的裙摆。

    那不知所措的手儿,一直都在自己的裙摆上掐着。

    本来熨烫的平整的裙子,此刻已经被她掐出了好多的折痕来。

    看着这样的她,谈逸泽就算有再多的不满,也只能化成一句:“没事,衣服回家洗洗就好!”

    虽然对于一个有着轻微洁癖的男人而言,浑身上下散发着这么一股子“奇特”香味而言,这有些难忍受了些。

    可一想到这都是自己的老婆孩子留下来的,他又怎么可能发脾气?

    无奈之下,谈逸泽只能取来的纸巾,将自己胸前的污秽之物给清理了一下。

    看着低着头清理自己一身衣服的谈逸泽,顾念兮的眉心微皱。

    谈逸泽怎么好像没打算问她?

    其实她刚刚早有打算,要是谈逸泽这个时候问出来的话,她要老实交代的。

    可现在,谈参谋长却一句话都不问,这让本来话已经到了嘴边的顾念兮,无所适从。

    “好了,真的没事!再说了,你当初怀着孩子的时候,我身上被你弄成这样的次数还少了?”

    看顾念兮一直诧异的盯着自己看,那纠结的手儿又继续揉着自己的裙摆,谈逸泽只能开口安抚她。

    说实话,怀着聿宝宝的时候,顾念兮还真的没少在谈逸泽的身上吐过。

    因为那个时候的她只有闻到他身上的味道才能安然入眠。

    所以,每晚她总喜欢赖在谈逸泽的怀中。

    可清晨一起来,轰轰烈烈的晨吐现象就开始了。

    有时候如同凶猛洪水那般,直接就朝着谈参谋长铺天盖地给袭去了。

    可没想到,现如今这才怀上老二,她家谈参谋长就开始遭殃了!

    不过顾念兮倒是没想到,谈逸泽竟然没有怀疑到她的吐是和孩子有关。

    这让顾念兮松了一口气的同时,也不禁让她有些小小的郁闷。

    谈参谋长怎么一点都不担心她的身体?

    她一直处在原地,纠结着自己该不该把自己已经怀孕的事情告诉谈逸泽。

    可在谈逸泽的眼中,却以为这顾念兮因为自己在他的身上留下了这么一大堆的东西而懊恼,只能揉着她的脑袋和她说:“好了,真的没事。你去家里把换洗的衣服给我带过来吧。今儿个宝宝估计要在这里住两天,我就在这里当陪护好了!”

    “嗯……那好吧!”

    有些懊恼于向来精明的谈参谋长今儿个为什么这么糊涂,但顾念兮还是转过身按照这个男人所说的做。

    但临走之前,顾念兮又问了:“老公,你难道没有什么想要问我的?”

    其实,她就是想要问问谈逸泽会不会已经察觉到了什么,这样的话她也好将自己肚子里藏着的那些心事给说出来。

    可谈逸泽只是看了她一眼之后,又看向此刻处理完伤口,正在输液的聿宝宝。

    伤口虽然不深,但正好砸到了铁质花架上。

    花架常年风吹日晒,谈老爷子怕他感染了破伤风,自然要在这里观察两天。

    看着这睡着了还挂着泪痕的聿宝宝,谈逸泽心疼又无奈的开口说:“兮兮,其实孩子是我们两个人的。他受伤了,不只是你有责任,我也有一定的责任。所以,你没有必要用这些来怪罪自己……”

    听谈参谋长的这话,顾念兮算是知道了,原来谈参谋长将她的一切不正常都归咎到她在责怪自己上面来……

    “那好吧,我先回去给你拿衣服来。”说到这的时候,顾念兮又补充了这么一句:“对了老公,我待会儿还有话想要跟你说!”

    “什么话?”

    “等过来再跟你说吧!好了,我先走了!”

    其实,是谈逸泽的话让顾念兮明白,孩子的事情不只是她一个人的事情。

    谈参谋长自然也有权利决定他们孩子的去留问题。

    所以,她打算回去一趟之后,就回来和谈参谋长说说她又怀孕的事情。

    当然,她也会用她的全力,将孩子保住……

    ——分割线——

    凌母的手术,正在进行中。

    从刚开始进入手术室,到现在已经整整过去了五个钟头的时间。

    在这五个钟头的时间里,呆在手术室里什么事情都不用作的凌二爷,都有些疲惫。

    更不用说,是眼下正配合着几个医生手术的苏悠悠。

    为了让整个手术的效果达到最佳状态,从手术的麻醉到手术的执行,凌二爷请的都是业内最有名望的。

    而眼下,已经进行到最为关键的环节。

    病灶部位的切除!

    刚开始,苏悠悠的手虽然有些颤抖,但很快的进入了状态。

    显然,这段时间的心理辅导对她来说,还是有很大的作用的。

    手术期间,苏悠悠的额头上不时冒出汗珠,而且明显比其他医生都要来得多和大。

    一旁给她擦汗的护士,也是手不停蹄的。

    从这个过程中,凌二爷也可以看得出这个手术对于苏悠悠而言,到底承受了怎样的压力。

    整个手术进行到这里的时候,苏悠悠的一切还算正常。

    可就在这个时候,有个护士观察到凌母身边的那些显示仪之后,喊着:“不好,病人的血压开始下降……”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这一句,打乱了苏悠悠手术的节奏,还是因为这一句话导致苏悠悠想起了什么事情,总之在别人进行着各项抢救措施的时候,苏悠悠的手开始颤抖。

    从刚开始的小幅度颤抖,到现在颤抖的手术刀都掉在了地上。

    那手术刀和地板接触的一瞬间,发出了清脆的声响:“叮当……”

    “苏悠悠!”

    “苏医生!”

    “苏小妞……”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手术刀接触地方发出的声响过分清晰,让所有人的注意力在一瞬间落到了苏悠悠的身上。

    而几个呼喊声,在同一个时间响起。

    “苏悠悠,这儿还有一套消毒过的手术工具,拿好手术刀,继续执行手术!”今儿个是爱徒再度站上手术台的日子,所以苏悠悠的导师也跟着过来了。

    一方面,她是想要给苏悠悠支持。

    另一方面,她也要确保苏悠悠在手术进行不下去的时候,还有一个人能和她配合将手术完成。

    刚开始,苏悠悠进入了状态,她也跟着苏悠悠很开心。

    可当苏悠悠的手术刀掉下的时候,她知道,和之前几次在医院里的小手术一样,一到病人出现异常的时候,苏悠悠的手就开始颤抖的连手术刀都拿不下去了。

    没有第一时间接过苏悠悠的手术刀继续执行手术,而是在身旁鼓舞着苏悠悠再度拿起手术刀。

    因为身为主任的她知道,现在是对于苏悠悠最为关键的阶段。

    如果她能从新战胜自己,那今后不管遇到什么手术,她仍旧能是那个独挡一面的妇产科医生。

    可若是再度拿不起手术刀,她仍旧是那个已经丧失了手术能力的苏悠悠……

    “苏医生!”在主任的示意下,所有人都没有继续上前。

    此刻凌母的生命状态虽然平稳。但从所有人的脸色中,凌二爷可以推测出情况并不乐观。

    而更为不客观的则是苏悠悠。

    在手术刀掉下的时候,苏悠悠的脸色发白。

    整个额头上,都布满着豆大的汗水。

    她尝试着上前接过再度送来的手术刀,可手却还是不停的颤抖。

    脑子里,不时的浮现这样的对话:

    “苏悠悠,你这个贱人。你不配跟我的儿子在一起,你只会害了他……”

    “苏悠悠,你这个不要脸的,勾引了我的儿子还拿了我的钱……”

    “看啊,这就是嫁入豪门飞上枝头变凤凰的苏悠悠。哦,不……这不是飞上枝头当凤凰,而是变了乌鸦了……”

    “苏悠悠,你是宫外孕。你有没有想过,如果不是我给你做的手术,你有可能会丧命,你知道吗?”

    “苏悠悠,孩子没了……”

    “苏悠悠……”

    那些人,那些对话,一个个的纠缠着她不放。

    让她的脑子,没有片刻的安宁……

    不!

    不要继续说了。

    她也不想要加入豪门,她也不想要破坏人家母子的感情,她更不想被人认定她变成了乌鸦。

    还有,那个孩子……

    不是她不想留住的……

    滚烫的泪,突然就从苏悠悠的眼眶中滑落了。

    她在手术室内大声的哭喊,呼救。

    希望有人能在这个时候,将她救赎。

    所有人,都震惊于眼前的这一幕。

    还真的没有听说哪个医生会在手术室里如此撕心裂肺的喊叫。

    可相对于其他人而言,主任倒是在这个时候显得比较平静。

    其实,这样的苏悠悠她早就见过了。

    自从离婚之后,苏悠悠每次站上手术台的时候,都会出现这样的情况。

    导致后来,每个手术都只能中途更换医生。

    主任一直都在期盼,苏悠悠接受完这军区总院的心理辅导之后能够起了作用,再度恢复成以前那个自信满满,在手术室里独当一面的苏悠悠。

    可现在看来,她好像对于这次的心理辅导抱着太大的希望了。

    看了已经蹲在地上的苏悠悠一眼,她上前准备和那个护士说,把手术刀给她,她来替苏悠悠将这一次的手上给完成了。

    虽然在这方面的名气比不上现在的苏悠悠,但她好歹也是手把手教会苏悠悠这些东西的人,她相信他们师徒两个人配合,手术效果也不会差到什么地方去。

    可就在她即将接过手术刀的时候,一旁站着的凌二爷却开了口:“等等!”

    凌二爷清晰的喊声,让所有人在一瞬间将注意力落在了这个男人的身上。

    而在这样的情况下,凌二爷大步来到苏悠悠的身边,将本来已经半蹲在地上的女人,扶了起来,并且揽进了自己的怀中。

    “苏小妞,不怕……”

    “苏小妞,一切都有我在!相信我,你能做好的。”最后说完这一句话的时候,凌二爷用带着消毒手套的手,将护士端在一旁的手术刀塞在了苏悠悠的手上,然后他笑着对她说:“苏小妞,放心大胆的做手术吧,我给你捂上耳朵!”

    就在这样的情形下,凌二爷伸手捂住了苏悠悠的耳朵。

    其实,他并没有完全捂住苏悠悠的耳朵。

    被捂住耳朵的苏悠悠,其实能照样听清楚周围的人都在说些什么,也能听到边上仪器跳动的声响。

    凌二爷的手势,不过是给苏悠悠起到一个心理暗示。

    但不得不承认,这个温暖的大掌在这个关键的时候,还真的起了决定性的作用。

    在凌二爷捂上她耳朵的时候,之前那一切在脑子里嘲讽的声音,好像真的消失了。

    而眼睛里还带着泪水的苏悠悠,在这个时候诧异的看了一眼自己手上的手术刀,像是意识到了什么之后,便继续站在手术台前,有条不紊的继续进行着刚刚的手术……

    而在这个过程中,凌二爷一直都站在苏悠悠的身后,帮着她捂着耳朵。

    她在手术室里呆着多久,凌二爷就站在她的身后给她捂着耳朵多久。

    一直到,这场进行了将近八个小时的手术完结……

    ——分割线——

    手术结束的时候,主任看到精疲力尽一下手术台脱下手术衣清洗过后的苏悠悠就倒在院长办公室睡着了的苏悠悠,便将她放在边上的所有资料都给收拾好之后,来到了外面。

    此时,凌二爷正大步匆匆准备要进入老胡的办公室。

    看样子,他应该是想要过来问问苏悠悠,关于手术的事情。

    上前几步,主任直接拦下了凌二爷。

    “让开,我去看看她!”

    别看凌二爷寻常比谈逸泽笑容要多,但要是他较真起来,脸色比人家谈参谋长还要恐怖。

    “呵呵,这手术才刚刚做好了,没有了把柄是不是又想着要欺负她了?”即便在面色阴沉的凌二爷面前,主任没有半点退却的神色。

    苏悠悠之于她,除了是自己的高徒,她还和自己的女儿差不多大小。

    正因为这样,所以主任一直都将苏悠悠当成自己的女儿看待。

    既然是自己的女儿,她又怎么可能眼睁睁的看着她受欺负?

    所以,被凌二爷收购的医院里,只有她一个人老是跟凌二爷作对。

    扫了一眼,凌二爷这才确定这是苏悠悠所在医院的主任。

    其实他刚刚只是着急去看看苏悠悠。

    苏悠悠做完手术只是交代了一声,便先离开了。

    身下的缝合工作,都是其他的医生在做的。

    而凌二爷则必须在凌母手术完之后,安排她住进病房。这一来二去的,凌二爷便不知道苏小妞去了什么地方。

    等他问到人说苏悠悠在这儿的时候,便急匆匆赶过来。

    急着腰间苏悠悠的他,自然也没有想到这拦着他的人竟然是苏悠悠的导师。

    看着这中年女人对自己露出来的嘲讽,凌二爷心里很不是滋味:“我没有想要欺负她!”

    从来,都没有想过!

    就算当初和苏悠悠没结婚,利用坑蒙拐骗的技术将苏悠悠骗到自己的床上,他也没有想过欺负她。

    那个时候的她,只是单纯的想要跟苏悠悠在一起,看着她的脸上因为自己而变化出各种表情罢了。

    当然,那尽显于他凌二爷自己。

    要是别人欺负了苏小妞,看看现在陆子聪的下场就知道了。

    “没有?那想做什么?你要是想问问你母亲现在的情况的话,我可以告诉你,今儿个的手术非常成功,病灶已经完全切除,不出预料的话,您凌二爷的母亲会是祸害遗千年……”

    不加掩饰的表达出自己的凌母的厌恶,在凌二爷的面前有着挑衅的嫌疑。

    可听着这一番话的凌二爷,垂放在大腿双侧的手,最终紧了紧,又是松开了。

    他知道,其实自己没有辩驳的余地。

    因为,他的母亲……

    “没什么事情的话,别进去打扰她。八个小时的手术,她累坏了已经睡着了!”

    看凌二爷没有辩驳,主任也不想继续和凌二爷僵持在这大门前。

    “我没想要打扰她,就想看看她……”

    如果你认识凌二爷的话,你一定会被他现在那低三下四的语气吓到。

    因为在所有人的印象中,凌二爷从来不会和谁用这样的语气。

    正因为,他是凌二爷!

    是城里头,人人敬仰,人人俯首称臣的凌二爷!

    他说话做事,什么时候需要为别人解释一句的?

    而主任貌似也知道,凌二爷很少对别人用这样低三下四的语气,稍稍一愣。

    当然,让她改变最初打算的,还是凌二爷黑瞳里的真挚……

    看了一眼这个男人,她说:“算了,你进去吧。不过要记得,别吵到她!”

    “谢谢……”

    道谢的凌二爷,再度让主任的眸子里出现了深深的震撼。

    但她回头的时候,凌二爷已经推门而进,很快便将房门给锁上了。

    其实,她只是疑惑,刚刚这样的道谢,是不是从这个傲视一切的男人的口中说出来的。

    但回过头的时候,这男人只留给她一个后脑勺。

    至于她心里的疑问,没人给予回答。

    凌二爷进入这个办公室的时候,发现苏悠悠正靠在沙发上睡着了。

    不过估计睡的有些不舒服,此刻的苏悠悠眉心一直紧皱着。

    也对,这沙发怎么可能睡的舒服?

    苏小妞大半的长腿,都在沙发下面。

    凌二爷再度走近的时候,还发现了苏小妞的额头上布满了细细密密的汗水。

    四月的天,虽然有些沉闷。

    但在这样的室内,还不至于闷热成这样!

    看着她满头大汗的样子,凌二爷便取来的湿毛巾,帮着她擦去额头上的汗水。

    不知带正梦见什么,苏小妞的样子看上去有些慌张。

    最终,凌二爷低头在她的额头上亲了一口:“苏小妞,有我在没人能伤的了你!”

    虽然知道,睡梦中的苏小妞不一定能听到自己的话,但凌二爷还是坚守在苏悠悠的身边。

    苏小妞就睡在沙发上,而凌二爷索性便坐到了地上,让自己的脑袋靠在苏悠悠的旁边。

    而手,则轻轻的摩挲着苏小妞的发丝。

    其实,不过是轻微的举动,却让本来睡的有些不踏实的女人,渐渐的松开了皱起的眉头……

    ——分割线——

    “兮兮,这边由我照看着,你回去休息吧!”

    聿宝宝住院的这天晚上,顾念兮刚带来洗漱用品和换洗衣服,以及将自己下午特意给谈参谋长炖的鱼汤给带过来的时候,就被谈逸泽催促着回去了。

    可她像是没有听到谈参谋长的话似的,直接落座在聿宝宝的病床上,细心的打量着这才一个下午的功夫,就明显的尖细了许多的小脸。

    心疼,那是无法用言语说出来的。

    “没事的,老胡过来看过了,说是伤口不深,将来也不会留下疤!”

    谈逸泽看顾念兮的样子,知道她是心疼自家孩子了,便走了过来轻轻的拍着她的背,安慰她。

    其实他们下午过来的时候,本来是直接让老胡过来看的。

    但院长办公室的人说了,老胡院长进了手术室,而且还是凌太太的手术,估计一时半会儿是出不来的。

    这一听,谈逸泽才记起,原来今儿个是凌二爷母亲手术的日子。

    这么说,苏悠悠今儿个也在这医院了?

    怕儿子刚刚受了伤,对于顾念兮来说已经打击不小了,要是知道今天自己的好姐妹还要为她最讨厌的老太婆动手术的话,谈逸泽可不知道自己i能不能将她给哄住。

    怕这个丫头在医院撞见苏小妞到时候闹情绪,谈逸泽只想着先让她回家。

    不是故意想要瞒着她。而是眼下儿子又住院,眼下四月初的演习又在即。谈逸泽实在抽不出什么精力,再继续折腾。

    所以,他唯一想到的便是让顾念兮先回去,不让顾念兮和苏悠悠撞见。

    至于凌二那边,其实刚刚他趁着顾念兮回去那东西的时候便已经去了一趟,说是手术已经结束了。凌二爷说他要先去看看苏小妞,一会儿再过来见他。

    这会儿,离他们手术结束已经过去了几个钟头了,估计凌二也快过来了。

    “兮兮,你回去吧!”

    怕凌二过来被顾念兮撞见,以顾念兮的精明,待会儿那些事情估计是瞒不住的。所以,这会儿谈参谋长又继续催促着。

    哪只,顾念兮却扳起了脸。

    “谈逸泽,你是不是害怕我留在这里会责怪宝宝?”其实,有时候孕妇的情绪变化,就是这样的快。

    这会儿,她也说风就是雨了。

    一双本来就水汪汪的大眼,这一刻已经开始有了水雾。

    那风雨欲来的架势,让谈逸泽有些欲哭无泪。

    他只是不想她知道苏悠悠那边的事情然后跟着伤心难过,怎么就变成这样?

    看她的泪珠就要掉下来,谈逸泽赶紧安慰:“哪会呢?我老婆疼我儿子都来不及了,怎么会责备他呢?”

    事实证明,谈逸泽选择往她这边站是对的。

    本来准备开哭的女人,这会儿颇为满意的勾唇一笑:

    “这小家伙寻常在家里欺负二黄欺负惯了,逮到了老陈家的猫就不肯还给人家。估计今天就是和人家的花猫打了一架,才跌倒的。真的是越大越淘气了,估计是随了你!”

    看着昏睡着,脑袋上还包着纱布的聿宝宝,顾念兮有些心疼的摸着他的小手。

    “是,当然随了我。我老婆这么聪明能干心灵手巧的,小时候怎么可能是个淘气包呢?儿子当然像我,皮糙肉厚的,做事情又不经大脑,所以才会受伤!”

    见这一招有效,谈逸泽又将老婆里里外外给夸了一遍,又将自己给损了一番,为的当然是哄的这个小女人开心,然后心满意足的回家。

    可没想到,这会儿这招也不行了。

    见他这么着急的说自己,寻常那个臭美的劲头没了,顾念兮又开始不满了:“谈逸泽,你这是在敷衍我!”

    不是敷衍,怎么可能说的那么顺溜?

    听到顾念兮的这话,谈逸泽真的要哭了。

    他到底该说些什么才好?

    夸奖也不行,责骂更是舍不得!

    第一次,谈逸泽有被打败了的感觉。

    “兮兮,你饶了我吧?反正都是我的错,我认错还不行么?”进退不得,谈逸泽索性直接抱住了顾念兮的腰身,在她的怀中耍起了无赖。

    不过这一抱,谈某人某一处有些紧绷了。

    寻常在家的时候,这个时间都是他开“吃”的时间。

    所以一到这个时间,抱着顾念兮他也很难不往那个地方想。

    而谈逸泽从来都不是个会委屈自己的人,当脑子里有这些念想的时候他便不自觉的将脑袋埋得更深了一些。

    而顾念兮在听到谈逸泽刚刚说的那些话的时候,自然也觉得刚刚的自己做的是有那么些过分了。

    明知道谈参谋长不是那个意思,可她就是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

    但回过神来的时候,谈某人已经隔着衣服准确无误的咬中了他最喜欢的地方,这动作让顾念兮的脸一瞬间腾红了。

    这还在儿子的病房里呢!

    谈参谋长,又开始打她的歪主意了!

    不过倒是这样的动作也让顾念兮想起了今天下午妇产科医生给自己说过的那些话。

    本来小脸腾红的她,赶紧将谈逸泽给推开了!

    “兮兮,不准拒绝我!不想回家,咱们自然不能在这里浪费时间!”

    谈某人念头一来,便很难打消。

    这会儿都被顾念兮推开了,还一个劲儿的凑上前来。

    看着这会儿再度圈住了自己的腰身,将脑袋一个劲儿的往自己的胸口处凑过来的男人,顾念兮赶紧双手抱住了谈逸泽的脑袋,让他抬起头来看着自己。

    “老公,我有话想要跟你说呢!”

    下午离开之前,顾念兮就决定到这边来的时候,直接将这消息个谈逸泽说了。

    当然,不管谈参谋长对孩子抱着什么样的态度,顾念兮都打算将他给留下来。

    可此刻的谈逸泽就像是一条滑溜溜的泥鳅。

    不管顾念兮将他的脑袋抱的怎么紧,这家伙还能使劲的凑上前去,和她的胸口打招呼。

    而且这一边作恶,他还一边和顾念兮说:“你说,我听着呢!”

    看着这撩起了自己上身的衣摆,已经将整个头藏在了自己的衣摆下的谈某人,顾念兮丢给了他的后脑勺一记白眼:谈参谋长,你确定这样还能听清楚我说的话?

    但考虑到今儿个宣布的这个消息还要在谈参谋长那边获得准许,顾念兮只能由着他。

    虽然说这个准许获不获得,其实都是浮云。不管怎么样,她都会留下这个孩子。

    “老公,我……”

    怀孕了!

    顾念兮当时这三个字已经来到了喉咙边上了。

    但在这个时候,病房里竟然传来了煞风景的敲门声!

    不只是顾念兮,连将脑袋都藏在了女人衣服里的谈某人,也浑身一僵。

    靠,谁这么缺德?

    敢在他谈逸泽办实事的时候,来捣乱的?

    迅速的将脑袋钻出来,又给顾念兮披上了一件衣服当遮挡之后,谈逸泽准备开口。

    可没等他喊话,门外的人已经推门走了进来。

    谈逸泽唯一庆幸的是,自己刚刚没有发疯扯掉顾念兮的衣服,不然现在顾念兮身上的美景肯定被人看了去。

    不过一想到她那已经被自己扯掉的小内内还藏在聿宝宝的被褥下,谈逸泽浑身上下都散发着一股子生人勿进的气息。

    而就在这样的情况下,进门来的人先开了口:“哟,小嫂子也在呢!”

    进门的人,不是别人,正是凌二。

    因为今儿个凌母的手术,他现在看起来有些疲惫。

    一个灰色色系的西装,白色衬衣的领口被扯开,黑发也没有和之前一样,用发蜡梳理的平整而是随意的任由它搭在自己的脑袋上。

    “哟,气氛怎么有些不对劲儿呢?是不是,我进来的有些不是时候?”

    凌二爷就是凌二爷。

    游走过万花丛的人,自然分得清此刻谈参谋长的脸上写着“欲求不满”的四个大字。

    难得见到谈老大吃瘪,让本来因为手术结果出来之后有些阴郁的凌二爷,难得露出了笑脸。

    不过,这样的笑脸却让他们的谈老大面色一沉。

    那盯着他的漆黑双目,让凌二爷的背脊有些发凉。

    而顾念兮则紧了紧自己上半身,刚刚谈逸泽给自己套上去的那件外套。盯着凌二狐疑着:“凌二,大半夜的你还来这里做什么?”

    不愧是顾念兮。

    即便是在这样错乱的情况下,仍旧第一时间意识到问题所在。

    盯着凌二脸上那疲倦的神色,又扫了一眼此刻坐在自己身边,此刻正对着凌二准备使眼色的谈逸泽,顾念兮的双眸瞬间微眯了起来。

    “小嫂子,那什么……我刚刚就是准备过来看你们家这小祖宗。不过,我现在发现我好像来的不是时候,既然这样那我就先走了!”

    凌二爷这个时候已经接到了谈逸泽的眼神暗示,这会儿正打算朝着门外走去。

    可男人之间越是表现的平静,顾念兮越是觉得不寻常!

    总感觉,这两个男人之间好像有什么事情正瞒着她。

    “你给我站住!”

    索性将外套给剥了下来,顾念兮站了起来。

    眼看着身上只剩下一层薄薄衣料光透过去都能看清楚衣料里是什么风景的顾念兮,谈逸泽只能着急着将这外套又往她身上拉了拉。

    可见她一副“你要是不说我就不穿这衣服”的架势,谈逸泽只能妥协下来:“好好好,你先穿上,你想知道什么我都告诉你!”

    听到身后传来谈老大这么妥协,连刚准备离去的凌二爷都转身投给他一记惊呆了的眼神:不是吧,谈老大你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好说话?

    谈逸泽狠狠的丢给了他一记眼神:就刚才!

    转身对着顾念兮的时候,刚刚对着凌二爷还凶神恶煞就像是阎罗王的男人,瞬间又变成三好男人。

    帮着顾念兮整理好身上的衣服之后,他就说:“凌二他妈刚刚做完手术,也在这个医院!”

    “什么手术?”顾念兮的语气平平淡淡的,听不出什么情绪。

    其实,凌二爷他妈死不死的,都和她顾念兮没有关系。

    她相信,这一点她家谈参谋长和自己是一样的。

    因为,他们都是不会对于和自己不相干的人和事情投入太多感情的人。

    而谈参谋长却将这件事情瞒着她,而且看刚刚他示意凌二离开那个样子,估计今儿个这事情肯定也和她顾念兮有点什么关联。

    “……”

    被顾念兮这么一问,谈逸泽索性将这段时间凌母生病住院,乃至苏小妞给动的手术通通给说了出来。

    其实,说这一番话的时候,谈逸泽也一直悄悄打量着顾念兮的神色。

    要是顾念兮的脸色一旦有什么变化,他肯定停下来不说。

    不过,今儿个顾念兮的冷静,倒是有些出乎寻常了。

    但谈逸泽不知道,这一切都要归功于现在隐藏在顾念兮肚子里的那个孩子。

    正因为下午产检过后,医生告诉顾念兮现在她的情绪不能大起大落,不然对肚子里的孩子会有很大的影响,所以此刻即便她愤怒,也仍旧努力克制着自己的情绪。

    但心里还是在叫器着:苏傻妞,难道你都忘记那个恶毒的老太婆都对你做了什么事情,你为什么还要救她?

    听完了整件事情的来龙去脉,顾念兮只是问道:“我家悠悠在什么地方?”

    听着顾念兮这话的凌二爷回答:“刚刚在医院里休息了一阵,我刚刚已经送她回去了。”

    而一边的谈某人则在心里叫器着自己不满:什么叫我家悠悠?

    以前在别人面前的时候,顾念兮都会喊着他谈逸泽“我家谈参谋长”,这让他无比的满足,也让他认定了这“我家”的二字,只是他谈逸泽一个人的专属。

    如今她竟然将苏小妞也冠上这两字,谈逸泽的心里自然各种不是滋味。

    不过考虑到现在顾念兮的心情,谈逸泽心里就算有不满,也不敢直接说出来,深怕一个不小心顾念兮将对凌二家的不满,波及到自己的身上。

    听完凌二说的这一番话,顾念兮没有多说一句就朝着病房外走出去。

    这反映,还真的有些大大超出了凌二和谈逸泽的预料。

    原以为,顾念兮应该会大吵大闹才对!

    因为,苏悠悠是她最要好的朋友。每次苏小妞遇到什么磨难,顾念兮总是比苏小妞掉泪多的那个。

    没想到,这一次顾念兮竟然会选择这样!

    “兮兮,你要去哪里?”

    见顾念兮走出去,谈逸泽自然有些紧张的跟了出去。

    “我回家!”

    “我送你回去!”她一个人回去,他不放心。

    “不要,陈伯在外面。”

    “兮兮……”她的拒绝,谈逸泽知道她生气了。

    伸手想要拉着她的时候,却被她给躲开了:

    “谈逸泽,你怎么可以学着凌二来瞒我?你吃里爬外,你不是个东西!”

    朝着谈逸泽大骂了一通之后,顾念兮直接朝着外面走了。

    谈逸泽追出去的时候,顾念兮已经坐着陈伯的车子离开了。

    碰了一鼻子灰回来的谈逸泽,见到凌二正靠在门边上,似笑非笑的盯着他看。

    “谈老大,没想到你也会有这么一天,哈哈!”

    凌二爷就是这样,自己不幸的时候,看到别人也跟着自己一样不幸,会坏心眼的开心。

    “混蛋!”都为了这兄弟差一点被老婆插两刀了,没想到这王八羔子还来嘲笑自己。

    狠狠的往他肚子上招呼了一拳,看着因为吃了拳头安分的窝在角落里揉着肚子,谈某人颇为满意勾唇回到了孩子的病房内。

    这个时候,聿宝宝还在住院,所以他就算再怎么想回去和老婆解释一下,都只能打消。总不能让一个两周岁不到的孩子,一个人呆在医院里吧?

    不过回到聿宝宝病床前的谈逸泽看着床褥前发现了露出来一个角的小内内,顿时风中凌乱了!

    他竟然忘记将这玩意还给顾念兮了!

    ------题外话------

    嗷嗷,圣诞快乐~!

    要是有月票当成圣诞礼物神马的,多美好(无限碎碎念中……)
(快捷键←)[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快捷键→)
大家同时在看:龙血战神 黑道特种兵 傲世九重天 武动乾坤 遮天 绝品邪少 生肖守护神 完美世界 我的贴身校花 绝世唐门 大主宰 莽荒纪 我欲封天 校花的贴身高手 星战风暴 武极天下 校园绝品狂徒 亿万老婆买一送一
本书转载于网络,版权属原作者,喜欢小说军婚染上惹火甜妻全文阅读,记得收藏本书。 卓越全本小说网 www.zy200.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