卓越全本小说网 全本玄幻 全本武侠 全本都市 全本历史 全本侦探 全本网游 全本科幻 全本恐怖 全本散文 其它小说 全部小说
小说排行榜 > 全本都市言情 > 军婚染上惹火甜妻全文阅读
军婚染上惹火甜妻TXT全集下载 加入书签

军婚染上惹火甜妻无弹窗 正文 第449章 谈逸泽的异常vs她瘦了很多

    和之前怀着聿宝宝的时候差不多,最近她也忒贪恋谈参谋长的怀抱。

    可无奈,自从确定怀孕之后,她家谈参谋长就去参加野外演习。直到今儿个,才风尘仆仆的赶回来。

    顾不得多想,顾念兮连穿在脚上的室内拖鞋都来不及脱掉,就直接钻进了这个男人的怀抱中。

    虽然谈逸泽此刻风尘仆仆的归来,还来不及洗簌换衣,身上除了有些许的汗臭味,连脸颊上也挂着密密麻麻的胡渣尖。

    但这一切,仍旧没能打消顾念兮想要好好拥抱这个男人的心。

    只是这样抱着,顾念兮貌似还没有满足似的。

    一双手仍旧死死的抓着谈逸泽胸口的衣领,直接将整张小脸都埋在他的胸口处蹭了蹭。

    明明只有十来天未曾和这个男人见面,可她感觉却像是十几年那般的久远。

    终于再度靠在谈逸泽的怀中的时候,顾念兮才意识到,原来她现在竟是这样的依赖一个男人。

    这是,她自从被谈逸南背叛之后,不曾想到过的事情。

    只是,处于兴奋重逢中的顾念兮貌似没有注意到,谈逸泽环在她腰身上,固定着她不要掉下去的那双手,紧了又紧。

    可最终,却是松开了……

    感觉到腰身一松的顾念兮,立马抬起头来。

    只见,那双近在咫尺的黑眸里,此刻仍旧有着自己清晰的倒映。

    虽然有些纳闷今儿个的谈参谋长怎么没有了以往从部队回来后见到她那个热乎劲,顾念兮还是照样将双手环在这个男人的脖子上,嗲怪着:“谈参谋长,这一走十天半个月的都不给我电话,你难道不知道这样我会很担心,也会想你想的睡不着么?”

    听上去像是在责备这个男人的话,可仔细品味着却更像是在诉说自己在这段时间对这个男人的思念。

    其实正是因为这段时间谈逸泽都没有给她一个电话,所以在这段时间里,顾念兮压根就不能从谈逸泽的口中探到他是不是已经知道她怀孕的事情了。

    当然,在这十几天的时间里,顾念兮不是没有想过给这个男人打电话。

    可每次手抬起来准备打电话的时候,她总是会害怕自己的电话打扰到这个男人的工作。

    所以每次掏出了手机之后,她都会再度默默的将手机收回来。

    如此重复着,连顾念兮都有些唾弃变成了这样的自己。

    不过,最后她还是熬过来了。

    在这没有电话联系的十几天时间里,她靠着自己一个人的努力,熬过来了。

    可再度见到谈逸泽的时候,她还是难以掩饰心中的激动。

    此时的顾念兮,兴奋的就像是一个得到了蜜糖的孩童。

    靠在谈逸泽的怀中,毫不吝啬的将自己的爱恋和男人分享。

    更为这个男人展现着,自己最为灿烂的笑脸。

    可在这整个过程中,谈逸泽总是听着。

    不做声,不回答。

    黑瞳,也只是定定的盯着顾念兮看。

    就像是要将此时带笑的顾念兮,给深深的印进自己的脑海中似的。

    “老公,你今天怎么了?”

    顾念兮并不迟钝,一下子就察觉到今天的谈逸泽的异常。

    寻常一天没见面,都跟饿狼一样,一见面都直接掀开自己的衣服开吃的男人,今天都隔了大半个月没见面,竟然见了她大半天都只是对视着。

    “我没事……”

    他说。

    可他看着她的眼神,一点都不像是没事的样子。

    拽住谈逸泽的衣领,再度跳到谈逸泽的身上,顾念兮仍旧僵持着问道:“我不信!告诉我,你怎么了?”

    “我真的没事……”

    不知道是被刺中了心里的某一点,还是有其他的原因,总之这个时候的谈逸泽语气变得有些不耐烦。

    甚至,连喊话的声音都变得有些大。

    这是他和顾念兮结婚三年多,所不曾有的现象。

    当下,顾念兮也被这个男人的大嗓门吓得有些呆愣,连本来抓着谈逸泽的脖子的手,都变僵了。

    眼眶,莫名额的有些燥热。

    连鼻尖,也变得有些酸……

    她真的不知道,自己只是太久没有见到他,有些兴奋过了头了,也没有作出什么坏事来惹他不开心了,他这是怎么了?

    当然,顾念兮也不相信,谈逸泽会看不出现在的她就要落泪了。

    结婚那么久了,他当然清楚她的脾气。

    就算不清楚,他应该也看到她现在眼眶在发红吧!

    就连她从他的黑瞳里看到倒映出来的那个自己,都能看到自己的眼眶在一点一点的变红。

    时间,一点一点的在两人的对视中流逝。

    在这整个过程中,顾念兮也还看到了这个男人的手紧了好几次,也向前伸出了几厘米。

    可就是,一直都没有落在她的腰身上,他也一直都没有安慰她。

    这到底是怎么了?

    不就去演习了几天么?

    怎么一回来就变成了个火药桶?

    她不明白!

    不过顾念兮也还在承认,直到这一刻,自己仍旧有些没有骨气的期待这先发脾气的老男人先开口,缓和两人的关系。甚至,她也还没有骨气的期待着,这个老男人会主动来安慰自己。

    其实,这个时候只要他先抱住她,或许是对她说一句对不起,顾念兮都会原谅他的。

    因为,她现在真的很爱这个男人。

    有多爱,连她自己都不清楚。

    总之,她真的不觉得自己的生命中可以少的了他。

    可没有!

    在她良久的等待中,这个男人始终都没有动作。

    而顾念兮所有的期待,所有的盼望,都在这样良久的等待中,一点一点的消耗着。

    知道消耗殆尽的那一刻,她才从这男人那低哑的嗓子里听到这么一句:“我有些累了,想要睡一下。你先出去吧……”

    是他,主动将她顾念兮给推开的。

    因为先前她太过于主动,整个身子都挂在他的身上。

    所以,这一刻在被他推下来的那一刻,顾念兮险些跌倒。

    若不是她眼疾手快的站稳了,恐怕这一摔不轻。

    连肚子里的孩子能不能保得住,都是个问题。

    被推下来的时候,顾念兮离开那个自己最为熟悉,也最为依赖的怀抱有些不适应。

    除了酸意在自己的鼻尖蔓延开来之外,胃里还有在翻腾着。

    可这个男人却好像压根就没有察觉到这一切似的,盯着她那已经有水珠掉出来的瞳仁,只是说了这么一句:“没有听到,我说我累了,让你出去么?”

    又是语气十分不善的一句话,让顾念兮的泪水在一瞬间决定。

    谈逸泽,你怎么可以这样?

    你险些伤到我们的孩子不说,现在怎么可以还这么吼我?

    “你好过分!”

    这是,顾念兮红着眼眶对谈逸泽吼出来的话。

    吼出了这么一句之后,她就跌跌撞撞的从卧室里跑了出去。

    之所以跑得这么快,除了不想让自己那懦弱的一面被这个男人看到之外,她还想吐。

    胃里翻江倒海的感觉,仿佛在一瞬间到了临界点。

    顾念兮就会是捂住嘴,强行阻挡住那翻江倒海的感觉,才能顺利到了楼下的洗手间的。

    如果这个时候的谈逸泽能追出去的话,肯定会看到顾念兮一个人蹲在楼下洗手间里又哭又吐,泪水湿润了整个脸庞的狼狈样。

    可是他没有。

    在看到顾念兮哭着跑出去之后,他仍旧无动于衷的继续窝在卧室里。

    只是视线却在顾念兮跑出去的那一瞬间,变得模糊……

    ——分割线——

    顾念兮真的在吐。

    那感觉,就像是恨不得将自己的内脏全都给挤出来似的。

    直到吐得筋疲力尽,直到吐得胃里什么东西都不剩之后,她才冲洗好洗手间里的那些东西,然后一个人安安静静的躲在楼下的洗手间里,任凭自己的泪水湿润了自己的脸庞。

    “谈逸泽,你这个大坏蛋……”

    明知道我是想你,喜欢你才会对你热情的。

    不然,换成是别人,你什么时候看到她顾念兮会对着他们吵吵闹闹?

    可你怎么可以那么吼我?

    就算你不喜欢我这样热情,你也可以跟我说啊?

    你怎么可以,这么对我?

    一整个早上,顾念兮什么地方都没有去,就这样躲在洗手间里,任由着泪水一遍遍的湿润了自己的脸庞。

    索性的是这一天正好是周末,她不用上班。

    谈老爷子虽然有些纳闷这大周末的早上怎么就没有见到顾念兮,不是说好今儿个要带着聿宝宝去打疫苗的么?

    不过考虑到现在顾念兮有两个公司要忙,所以即便心里有些许的疑惑,但谈老爷子还是主动带着聿宝宝去打了疫苗。

    刘嫂则在厨房里忙活着,因为听说今儿个谈逸泽会回来,所以她也起了个大早,准备了一大堆谈逸泽喜欢吃的东西。

    虽然是帮佣,但在谈家好歹生活了几十年了。刘嫂早就将谈逸泽当成自己的孙子看。

    对于他的口味,她是在清楚不过的。

    除了谈逸泽喜欢吃的菜,她还熬了一锅鸡汤,准备给这孩子好好补补。

    当军人家属也好多年了,她又不是不知道,每次他们出去什么野外作战的,天天都是压缩饼干矿泉水?

    那些东西,哪能有什么营养?

    不吃坏身体,就算不错了。

    她估计,这次谈逸泽回来,少说也要瘦了一圈。

    正因为他们都有各自忙活着的事情,所以他们都没有注意到,早上之后谈家大宅楼下有个洗手间,一直都没有开启。

    不知道在里头哭了多久,顾念兮总算被肚子的叫声拉回了神志。

    摸着自己大声打着咕噜的肚皮,顾念兮边掉泪,却边笑了。

    “对不起宝宝,妈妈知道错了。”

    “竟然为了这样的小事伤心,忽略我肚子里的宝宝?”

    “我真的不是个合格的妈妈,对不?”

    边说,顾念兮边擦着自己脸上的泪。然后又用热毛巾,将自己的脸给擦了擦,让自己看起来不是那么狼狈之后,她才推开了那扇洗手间的门。

    走出洗手间的时候,她听到谈家大宅的餐桌上正传来阵阵笑声。

    还有孩子奶声奶气的喊着:“爸……”

    估计,谈逸泽已经下楼吃饭了。

    而谈老爷子也带着聿宝宝,回来了。

    刘嫂也因为人都到齐了,所以选择了开饭。

    不过他们貌似都忘记了,在这个家里,还有她顾念兮!

    “宝宝,妈妈是不是在这个家里,显得有些多余?”

    问出这话的时候,本来她好不容易咽回去的泪意,再度涌上了心头。

    陌生的城市,陌生的人家,本来就不是她顾念兮该呆的地方。

    可为了心中的那个男人,她一直都在这个家。

    在这个家呆了两三年,本来以为现在除了因为这个男人,还有聿宝宝,再者还有肚子里的这一个孩子,她顾念兮应该和这个家融为一体才对。

    可现在这餐桌那边传来的笑声却在提醒着顾念兮,她和这个家是显得有多么的格格不入。

    可感觉到肚子在这个时候又开始叫唤着,顾念兮只能再度抬起手背,在眼泪即将掉下来的那一瞬,又给擦掉了。

    “没事,妈妈知道你饿了。妈妈答应你,就算在这个家里显得有些多余,我也会为了你好好的坚持下去的……”

    顾念兮是咬着牙,强忍的泪意出现在谈家餐桌前的。

    当看到她还穿着睡衣出现在餐桌前的时候,所有的人都为之一愣。

    这当中,也包括谈逸泽。

    谈老爷子更是露出了诧异的眼神。

    不过到底是见过世面的人,在疑惑了一小阵子之后,谈老爷子就缓过神来,对着顾念兮说:“兮兮原来你还在楼上睡觉呢?我们刚刚还以为你是到公司去了,电话也联系不少,这才打算先吃饭。”像是在和顾念兮解释着什么,谈老爷子还不时的往谈逸泽那边看去。

    “没事……”

    顾念兮努力的扯动自己的唇角,让自己露出一个笑容来。

    不过她相信,此刻自己露出来的那抹笑容,肯定比哭还要难看。

    而那带着明显的鼻音的嗓子,也让整个餐桌上的人都愣了愣。

    “爷爷,让我来喂宝宝吃饭吧!”

    或许是为了掩饰自己的异常,顾念兮伸手就将这餐桌上唯一一个还能乐呵呵的啃着肉片的聿宝宝给接了过去。

    不过今儿个,顾念兮并没有在寻常自己坐的那个位置上落座。因为那个位置,在谈逸泽的身边。

    而此刻,她不想靠近那个男人的身边。

    抱着聿宝宝的她,直接坐在谈老爷子的侧边,也就是谈逸泽的斜对面。

    整个过程,她连看这个男人一眼都没有。

    而见到这一幕,谈老爷子也大致猜得到,可能是人家这小两口在闹别扭,没有说顾念兮的一个不是,反倒是说起了谈逸泽来。

    “我说你这个小子也真是的,兮兮在上面,你应该跟说一声,把她也带下来才对!”

    其实,自从顾念兮到谈家,谈逸泽有着本质上的变化。

    变得比之前有人情味,脸上的笑容也越多了。

    正因为如此,所以谈老爷子才如此的珍惜顾念兮,深怕顾念兮会离开,而孙子又会变成之前的那个德行。

    而他们小两口每次闹矛盾,谈老爷子自然也是站在顾念兮的那边的。

    但这只是表面上的。

    你觉得,老爷子可能会不心疼谈逸泽么?

    不可能!

    这孩子怎么说都是他手把手给拉扯大的。

    怎么可能不心疼?

    所以说来说去,他到底还是站在谈逸泽那边的。

    这不,见顾念兮脸色不对。

    谈老爷子使劲的朝着谈逸泽那边使眼色,貌似在让谈逸泽赶紧过来好好的哄哄她。

    但在整个过程中,谈逸泽明明看到了谈老爷子的脸色,他仍旧什么话都没有说,径自往自己的嘴里里吃着饭。

    而这一幕,到底是让顾念兮给看到了。

    但她没哭没闹,更没有之前在洗手间里疯狂落泪。

    她只是安静的给孩子喂饭,然后又安静的看着往自己的嘴巴里扒饭。

    不去看,不去想,也就不会伤心。

    只是吃着饭的时候,顾念兮发现一双筷子上夹着一个板栗,放到了自己的碗里……

    抬眸的时候,她正好看到谈逸泽的手收回……

    手上的动作一顿,她的唇瓣死死的抿在一起。

    但最终,她是什么话都没有说,便继续往自己和孩子的嘴里塞东西……

    ——分割线——

    作为凌母的执刀医生,苏小妞虽然压根就不想见到这个老女人,但还是秉着医生职责所在,会趁着下班的时候顺便来到军区总院看一下凌母现在的恢复情况。

    不过每次过来的时候,苏小妞都是直接到老胡的办公室看了凌母当日测得的数据,就直接离开。

    苏小妞每次过来的时候脸色都不是很好,但每次老胡都热情应对。

    因为,这次苏小妞联合他们医院做的凌母的这个手术案例,如果对外公布肯定会引起一阵轩然大波。

    到时候,苏小妞的名气肯定是比军区总院这招牌还要响。

    而老胡,自打手术结束之后就一直算计着要将苏小妞给挖到他这医院来。

    到时候,他也肯定要将毕生所学都教会给苏小妞。

    可没办法,几天下来苏小妞仍旧对他提出的这个建议没有发表什么看法,更没有应承下来。

    这要是换成是别的医生,早就屁颠屁颠的到他这边来工作了。

    老胡所在的军区总院,可是母亲国内各项技术水平,乃至知名度最好的。

    业内的哪个医生,不挤破脑袋的想要来这军区总院的。

    可这苏小妞貌似真的和其他人不一样。

    就算他身为军区总院院长三番两次的热情邀请,仍旧没有使她动心。

    这不,刚刚在他这边看过了凌母今天的数据之后,她便扭头要离开了。

    “苏医生,难道我提出的这个建议你不打算考虑一下么?”

    老胡拉下自己那张老脸,再度将这个问题提出来。

    这年头,像是苏小妞这样的苗子可不好找了。

    难得遇上,老胡当然想要将她给挖过来。

    “不了。到哪里当医生不一样?我还是喜欢留在我喜欢的环境里!”

    简单明了的丢下这个说法之后,苏小妞比便踩着她那双帅气的及膝靴,朝着门外走去。

    这双皮靴是最近才买的,平跟的。

    若是以前,苏小妞肯定打死都不会穿这样没跟的靴子。

    这没有鞋跟的鞋子在苏小妞的眼里,就好像是上了战场的武士,却没有自备可以打倒敌人的利器是一样的。

    之所以勉强穿这样的靴子,其实也是因为前段时间扭到之后,凌二爷带她去看医生之后医生的遗嘱。

    爱美,那是苏小妞的天性。

    不过在美丽和身体之间,她还是选择了身体健康。

    毕竟,身体才是革命的本钱。

    不过看到这双靴子的时候,苏小妞这才记起有好长一段时间没有见到凌二爷了。

    说实在的,这也算是她有意而为之。

    每天下班都是挑凌二爷可能不在的时间点,然后匆匆忙忙的绕着医院走一圈到老胡的办公室,看完凌母的资料之后便又匆匆忙忙的离开。

    当然,同在一家医院怎么可能真的一次都没有遇上凌二爷?

    其实到这里有很多次,苏小妞都能远远的看到那个熟悉的身影。

    但每次,她都会迅速转身选择绕道而行。

    也不知道凌二爷每次有没有看到她,总之她每次都能顺利的逃开。

    不过今天苏小妞觉得,自己的运气有些背。

    明明都搞定了凌母的那些数据了,竟然还在要回去的时候和凌二爷撞了个正着。

    当苏小妞从老胡的办公室走出去的时候,正好撞见朝着这边大步走来的凌二爷。

    本能得到,苏小妞转过身去,打算将自己的脸藏起来就躲过凌二爷了。

    可哪知道,就是一个背影,凌二爷还是将她给认出来了。

    “苏小妞……别躲了,我都看见你了。”

    熟悉的男音从自己的身后传来的那一刻,苏悠悠垂放在大腿双侧的手,紧了紧。

    既然都被发现了,躲着藏着也不是她苏悠悠的性格。

    索性,她转身过来对着这个男人,红唇轻勾:

    “凌二爷,好久不见!”

    大半个月不见,凌二爷貌似变了许多。

    不,应该说凌二爷的美貌没变。唯一变得,是他的身型……

    短短半个月的时间,苏小妞都有些怀疑了,这个男人到底这大半个月的时间都干什么去了,怎么瘦成了一把骨头?

    “是好久不见了。”看到苏小妞嘴角挂着的那抹笑容,凌二爷好不容易也挤出了一丝笑容。

    不过大半个月都面无表情,他现在的脸部好像变得有些僵了。

    连怎么笑,都好像忘了。

    打过招呼之后,两人竟是沉默了下来。

    连苏小妞都有些怀疑,什么时候她和凌二爷之间,也变得没有话可说了。

    两人,就这样对视着。

    在凌二爷的眼眸里,清晰的倒映苏小妞的身影。

    而苏小妞的,亦是如此。

    都记不清,他们有多长时间没有这样的对望着。

    好像有些莫名的情愫,在他们的周边暗涌着。

    “对了,你妈的身体已经康复的差不多了。星期一全身检查过后,便可以办理出院手续了。之后,只要坚持没半年到医院做一次检查就行!”

    或许是觉得两人长时间没有说话就那样对视着,有些尴尬。

    匆忙之间,苏小妞找到了话题。

    “是么……”

    凌二爷貌似没有继续这个话题的冲动,只是随口应答着。

    看得出凌二爷是这么个打算之后,苏小妞也赶紧说:“嗯,没有其他的事情的话,我就回去了。”

    说着,苏小妞便迈开了脚步,疾步匆匆的从他的身边绕过。

    可就在绕开这个男人的身边的时候,她的手突然被拉住了。

    那一刻,苏小妞的眼瞳突然放大……

    “苏小妞,我们喝个咖啡吧!”

    那熟悉的嗓音,在她的耳边响起的时候,苏小妞诧异的眼神落向了他。

    可那个男人只是颇为无奈的勾了勾唇:“难不成,现在连和我喝杯咖啡都不肯么?”

    说实在的,苏小妞见过各种时候的凌二爷。

    得瑟的,欠扁的,骚包的不可一世的,更还有死皮赖脸的猥琐的……

    但不管是什么样的凌二爷,他都有他张扬的资本。

    可她从来,还没有见到这个男人如此落寞的样子。

    特别是这男人的眸色,浓黑浓黑的,让人喘不过气。

    在苏小妞的印象中,这样的表情不应该出现在这个男人的身上。

    或许是因为此时的凌二爷的表情,触动了她心里的某根弦,视线落在他拉着她的手上面之后,苏悠悠说:“走吧!”

    ——分割线——

    吃过午饭,顾念兮就抱着聿宝宝离开了餐桌,整个过程都没有和谈逸泽对视一眼。

    谈逸泽见她抱着孩子离开,便扫向她的饭碗。

    饭,没有全部吃掉,还剩下小半碗。

    而在这白花花的米饭中,被留下来的那颗板栗,尤为显眼……

    她,拒绝了他给的食物。

    虽然明知道是自己欺负了她,惹得她伤心难过,所以才不肯吃他的东西的。

    但他,还是有些难过。

    当着谈老爷子的面,他直接伸长了手臂,将孤孤单单躺在顾念兮碗里的那个板栗给夹了过去,塞进了自己的嘴里……

    这小两口的种种,其实谈老爷子都看在眼中。

    但他,最终却什么话都没有说。

    吃过了午饭,谈逸泽发现顾念兮已经带着孩子上了楼。

    没有了他们娘俩声音的谈家大宅大厅,有些空荡荡的。

    环顾了大宅一圈之后,谈逸泽最终选择了跟着他们娘俩上楼。

    而见到谈逸泽也跟着上楼去了,刘嫂这才来到谈老爷子的身边问道:“这小两口今天怎么都怪怪的?你看兮兮,这一顿饭压根什么东西都没有吃么!”

    刘嫂有些担忧的看着顾念兮碗里生下来的饭,这还剩下小半碗。和她刚刚盛给她的分量,压根就差不多。

    而且她刚刚也看到,顾念兮压根就没吃多少菜。

    “我也纳闷呢!小泽去部队的那会儿,他们两人不是还好好的么?怎么今儿个见面了,就跟见了仇人似的?”

    谈老爷子盯着谈逸泽上楼去的声音,也有些摸不着头脑。

    其实这个孙子是他看着长大的,他对顾念兮是什么感情,谈老爷子也清楚。

    可他就不明白了,到底有什么事情,能让这谈逸泽今儿个对顾念兮爱理不理的呢?

    顾念兮刚刚回到餐桌的那会儿,眼睛红的跟小白兔似的。

    谁都能一眼看得出,她肯定是哭过了。

    而且,还是大哭过后的。

    可这小泽寻常都恨不得老婆就是个拇指姑娘,整天揣在口袋里的。今儿个见了她哭了,竟然连安慰都不说一声。

    连刚刚夹给顾念兮一个板栗,都是在他的眼神威胁下进行的。

    可他真的不明白了,为什么寻常一回来都跟两个橡皮糖似的的人,今儿个竟然像是两个同极电磁场一样,互不相容了呢?

    “我就是担心兮兮。你看再怎么吵架,都不能把身体拿来开玩笑吧。人是铁饭是钢,一天不吃饿得慌!”刘嫂仍旧看着顾念兮那看似压根就没有动过的饭。“再说了,人家一姑娘家从千里之外的d市嫁到这边容易么?就算她做了什么错事,也不应该这么对待吧?小泽可能没有看到,这几天他不在家的时候,每天兮兮都盯着他的位置出神呢!”

    “哎呀,这都是人家小两口的事情,咱们老一辈还是少参合比较好。再说了,我觉得我孙子能够处理好!”

    说着说着,谈老爷子又打算开始自吹自擂了。

    而听着老爷子这一番话的刘嫂,则丢给了他一记白眼:“我看啊,您就是不舍得我说小泽。”

    “哪有的事情,我是觉得他们小两口都是自制能力比较好的,估摸着明儿个该好了。没准还手拉着手下楼来呢!”

    虽然老爷子这是在天马行空,但也引得刘嫂的笑声回应。

    其实这也是因为这顾念兮和谈逸泽这小两口寻常都不用他们多担心,所以现在他们才如此的放心。

    不过相对于楼下很快就缓过来的轻松气氛,楼上的气氛则不是那么好。

    顾念兮拉着聿宝宝上楼之后,就安排聿宝宝睡午觉了。

    小家伙今儿个早上去打了针,哭闹了好一会儿,这会儿也累了。

    头一沾到枕头,就开始在他的小床上打起了小呼噜。

    给他捻了捻被角之后,顾念兮便回到了大床上。

    此时,谈逸泽正好推门进来,见到顾念兮正褪下自己的外套。

    而顾念兮也看到了此刻进门来的男人,手上的动作一顿……

    “……”

    眼眸迅速的在谈逸泽身上扫了一圈之后,顾念兮迅速的埋头将自己的脑袋藏在了被窝里。

    动作迅速的,堪称世上一绝。

    其实,之所以这么做,不过是她害怕自己再不抓紧的话,会被这个男人看到自己懦弱为了落泪的一面。

    刚刚吃饭,她的肚子是饿得慌。

    但闻到那些菜的味道,她的胃只顾着恶心了。

    又怎么可能顾不得上吃其他的东西?

    一整个早上连着下午下来,她一点东西都没有吃进去。

    胃中,空空如也。

    而不时冒起来的恶心劲儿,让她闷得慌。

    在这样的情况下,其实她还是希冀着这个男人能抱一抱自己。

    就算不道歉,但至少能缓解一下她现在的不适感。

    在将脑袋钻进被窝里的时候,顾念兮其实还一直这么期盼着。

    明明用被子将自己的脑袋给死死的包住,可耳朵却还是背离了她的理智,悄悄的在探听着身后那个人的动静。

    而当顾念兮一下子钻进被窝里的时候,谈逸泽其实已经来到了她的大床边。

    那双大掌,一直徘徊在要不要伸手上去揉揉她的脑袋。

    看着被褥上的那团子凸起,他的眼眸中有爱怜,有不舍,唯独没有歉意……

    大掌在顾念兮的头顶上转悠了一个圈,在没有触及到她的脑袋的情况下,便收回了。

    再度看了这个女人一眼之后,谈逸泽最终还是转身离开了。

    而顾念兮在听到卧室门处再度传来声响的时候,也顾不上自己刚刚将脑袋埋在被窝里的初衷了,掀开被子环顾了整个卧室,没有那个男人的身影!

    有些慌!

    她又顾不上套上外套,直接光着脚就朝着卧室外跑去。

    只是跑出了卧室的她,便听到楼下传来了那辆路虎驶离谈家大宅的声响……

    谈家大宅里有几辆车。

    但顾念兮不会认错,那声音只有谈逸泽的路虎发的出来。

    再说了,每次他出门的时候她都跟着在一旁听着,怎么可能会认错了。

    但不死心的她,还是快速的跑回了卧室里,拉开了阳台门跑上阳台看着。

    只见那辆贴着三个滑稽卡通图案的路虎就这样滑入了不远处的街道里,而车上的那个男人不是别人,正是谈逸泽……

    当这一幕清晰的映入顾念兮的脑海里的时候,滚烫的泪珠再度从她的眼眶中滑出。

    一整天没有吃什么东西的她,没什么力气就这样半蹲在阳台上,紧紧的捂住自己的脸。可泪水还是不时从她的指缝中滑出……

    ——分割线——

    顾念兮也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回到卧室里的,总之她醒来的时候已经躺在了那张熟悉的大床上。

    此时,天色已经暗下来。

    旁边的小床上,已经没有了聿宝宝的身影。

    睡了一觉醒来,好像没有之前那么难受了。

    胃里,也有些东西在翻滚着。

    一个人躲在洗手间里干呕了好一阵子,却没有呕出什么东西之后,顾念兮才往自己的脸上拍了拍水,让自己的脑子变得清醒一些。

    收拾完自己之后,顾念兮从洗手间里出来。

    只是没想到,刚刚进入洗手间的时候,这个卧室里什么人都没有。现在进来了,却多了一个人。

    不过这个人,顾念兮并不陌生。

    这人,便是今天刚刚从演习上回来的谈逸泽。

    此时的他,貌似也梳洗了一番。

    比早上刚刚进门的时候,精神了不少。

    下巴上的胡渣尖,也都被他剃了个干净。

    一身浅灰色的居家服,让他看上去年轻了不少。

    洗完澡过后的他,浑身又散发出清新的肥皂香。

    这样的谈逸泽,是顾念兮最喜欢的。

    寻常只要他刚刚洗完澡,顾念兮最喜欢的就是赖在这个男人的身边,时不时的掐掐他的手,又时不时的掐掐他的耳朵。再不然,还喜欢直接勾到他的身上,双手圈住他的脖子,赖着和他分享着自己今天的经历。

    但今天,她看到了他,却是面无表情的绕过他的身边,准备回到自己刚刚躺着的位置,拿外套。

    其实,女人有时候都会这样。

    迷糊天真,其实都只会展现在自己爱的男人面前。

    可她发现,她的男人好像不愿意接受这样的她的时候,她便会自动克制自己,不再作出那些事情,也不敢当着他的面提出一些无礼的要求。

    这样,两人的关系看似恢复了一些。

    实际上,却有裂纹产生。

    而这裂纹,并不会随着时间的流逝而消失。

    相反,它会随着时间的推移,裂缝渐渐变大……

    达到一个程度的时候,那所有努力维持的表象,都会轰然倒塌。

    此时的顾念兮,正在朝着这样的尽头走去。

    哭了大半天,又昏昏沉沉睡了大半天,她现在还是有些不舒服。

    但早在谈逸泽转身离开的时候,她便已经决定不再在这个男人的面前展现自己不舒服的一面。

    拿起自己的外套之后,她给自己披上。

    然后,又不看谈逸泽一眼,大步准备绕过这个男人,朝着楼下走去。

    很饿。

    一整天都没有吃什么东西,她的胃早就在叫器了。

    可她却连一点胃口都没有。

    如果不是考虑到肚子里的宝宝,她本打算继续睡的。

    可再怎么难过,顾念兮都不想拿自己的宝宝来开玩笑。

    绕过谈逸泽的身边之后,她大步匆匆的准备朝着楼下走去。

    可就在这一刻,她的手被这男人抓住了。

    被抓住的时候,顾念兮的瞳仁里些诧异,有欣喜。

    但很快的,迅速涌上来的水雾,将这所有的情绪都深深的掩埋起来。

    “兮兮……”

    她还听到,身后那个熟悉的男音,喊着她。

    多么熟悉的称呼,多么让她沉溺的男音。

    却让那滚烫的泪水,再次如同洪水猛兽那般,再度将她吞没。

    可她,执拗的不肯回头。因为她不想让这个男人看到自己那懦弱的泪水。

    可也正因为这样,她错过了此刻男人眼眸里那深深的担忧。

    她执拗的不肯回头,而男人却也没有就此松开她的手。

    他依旧紧拽着她的手,问道:

    “兮兮,你是不是不舒服?”

    他刚刚进来的时候,就听到她在浴室里干呕的声音了。

    而且她从洗手间出来的时候,他也看到她那苍白的跟白纸似的小脸。

    这个认知,让谈逸泽的心有些抽疼。

    所以,他还是控制不了自己,将她拉了过去。

    但即便他拉着她,顾念兮仍旧连看他一眼都没有。

    听着他说的话,顾念兮估摸着他刚刚应该是听到自己干呕的声音了。

    他的语气虽然没有多大的起伏,但顾念兮却也听出了他的急切。

    这个时候知道担心了?

    今天早上差一点将她给推在地上的时候,怎么就不知道担心她还有他们的孩子?

    在这样的情形下,顾念兮悄悄伸手,用手背抹去眼角的泪痕之后,便强行将自己的手从谈逸泽的掌中抽出。

    或许是知道她刚刚打算做什么,在她准备将手给抽出来的时候,谈逸泽死死的抓着。

    谈逸泽的手劲,真的很大。

    在那僵持中,顾念兮还以为自己的手有可能这样直接被这男人给拧断了。

    因为在这个过程中,她都能听到自己的骨头处传出不大不小的声响。

    估计就差一点导致她的手断掉的时候,谈逸泽松了手。

    因为他反映过来,怕真的伤了她所以才松开的手。

    但对顾念兮来说,不管怎么都是松了手。

    揉了揉有些发疼的手腕,她便朝着门外迈开了脚步。

    “兮兮,你要是不舒服的话,我送你上医院!要是你不想去医院的话,我把老胡叫过来?”

    见顾念兮执拗的走出卧室,谈逸泽不死心的跟了上来,缠着她说。

    刚刚听她干呕的声音,还有苍白的脸色,他看得出她真的很不舒服。

    没有抓到顾念兮的手的时候,谈逸泽压根不知道,顾念兮这段时间瘦了那么多。

    事实上,她最近的孕吐现象真的很频繁。

    不管是白天还是黑夜,只要头一犯晕,就只想跟马桶做朋友。

    饭每天虽然正常的吃,可一吃完就全部吐光了。

    这样一下来,她怎么可能还有什么营养可吸收?

    几天下来,她直接就跟纸片人似的。

    再加上那一脸的苍白,让谈逸泽感觉,现在的顾念兮好像是被风一吹,随时都有可能从他身边消失似的。

    可她明明听到了谈逸泽的话,却还是朝着楼下走去。

    “兮兮!”

    或许是现在顾念兮的脸色真的苍白的有些吓人,就算她从始至终不肯和他说上一句话,谈逸泽还是不敢离开半步。

    她走,他就跟着走。

    他的步伐,总和她如影随形……

    ------题外话------

    票子,票子,你在哪里呀?

    有你在我就天不怕地不怕……

    →_→
(快捷键←)[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快捷键→)
大家同时在看:龙血战神 黑道特种兵 傲世九重天 武动乾坤 遮天 绝品邪少 生肖守护神 完美世界 我的贴身校花 绝世唐门 大主宰 莽荒纪 我欲封天 校花的贴身高手 星战风暴 武极天下 校园绝品狂徒 亿万老婆买一送一
本书转载于网络,版权属原作者,喜欢小说军婚染上惹火甜妻全文阅读,记得收藏本书。 卓越全本小说网 www.zy200.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