卓越全本小说网 全本玄幻 全本武侠 全本都市 全本历史 全本侦探 全本网游 全本科幻 全本恐怖 全本散文 其它小说 全部小说
小说排行榜 > 全本都市言情 > 军婚染上惹火甜妻全文阅读
军婚染上惹火甜妻TXT全集下载 加入书签

军婚染上惹火甜妻无弹窗 正文 第450章 酸菜茅台vs苏小妞的盛邀

    两人从楼上一前一后下来的时候,谈老爷子的面色一时间缓和了许多。

    这边,他还不忘朝着刘嫂所在的位置,得瑟的挑了挑眉。

    那一丝好像是在和刘嫂说:我就说,他们小两口的感情好,一下子就好的如胶似漆了。你看我说的,没错吧!

    刘嫂被谈老爷子那得瑟劲弄的有些不明所以,又转头看向这小两口。

    虽然这两人是一起下来了,但刘嫂总觉得,这两人脸上的情绪,都有些怪……

    “兮兮,快过来吃吧。你今天都没有吃什么东西,刘嫂今晚特意给你弄了板栗鸡!”谈老爷子近些年的眼神不大好,估计没有看清顾念兮脸上的苍白。

    见她和谈逸泽下楼来,便热情的招呼着。

    但顾念兮只是朝着他浅笑了一下,随后便接过正靠在谈老爷子怀中游戏的聿宝宝,然后说:“来宝宝,妈妈给你喂饭!”

    顾念兮喂饭比较温柔,不像谈逸泽每次喂饭都一口接着一口,他连喘息的机会都没有。所以每次喂饭,聿宝宝都比较喜欢顾念兮。

    眼看吃饭时间,聿宝宝就朝着顾念兮这边伸出了小手。

    抱着孩子,顾念兮轻声哄着:“来,张嘴!”

    而谈逸泽看着顾念兮已经抱过孩子,一直呆愣站在一边。

    就这样呆呆看了不知道多久之后,谈逸泽看到顾念兮的唇瓣抿了抿。

    和她在一起生活几年,谈逸泽也清楚,唯有身体不舒服的时候,她才喜欢做什么东西。

    没多想,他便朝着聿宝宝伸出了手,说:“还是我来喂吧。你身体不舒服就休息下!”

    “兮兮身体不舒服?”乍一听,谈老爷子也朝着这边看过来。“哪儿不舒服?我待会儿让老胡过来给你瞅瞅。对了,把宝宝给小泽吧。你身体不舒服就不要硬撑。”

    说着,谈老爷子还再度示意谈逸泽将手伸的长一些。

    “……”

    看着谈逸泽,顾念兮没有开口,亦没有将孩子交给谈逸泽。

    这边顾念兮没有反映过来,倒是聿宝宝先有了反映。

    “妈……”

    头一次,在面对他家谈参谋长的怀抱的时候,聿宝宝选择的是顾念兮。

    一双小手死死的抱住顾念兮的脖子,将自己的小脑袋瓜死死的埋藏在里头。

    虽然聿宝宝这回主动投身到顾念兮的怀中,大部分是不喜欢谈逸泽的粗暴喂食方式,但这小小的举动还是给今儿个心情本来就不大好的顾念兮莫大的安慰。

    谁说只有女儿是贴心小棉袄?

    他们家聿宝宝,不也是小棉袄一件么?

    伸出一手固定住聿宝宝的身子,保证他不会因为太过淘气而掉下去之后,顾念兮才说:“孩子想要我喂就我喂吧!”

    说着,便不顾其他人,她有继续往聿宝宝的嘴里喂饭。

    “这……”

    看着谈逸泽伸出去许久,却没有如愿接到孩子而僵在半空中的手,谈老爷子也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才好。

    倒是谈逸泽,在几番尝试没有如愿从顾念兮手上接过孩子,碰了一鼻子灰之后,只能识相的回到自己刚刚的位置上。

    之后,整个餐桌上的人都在安静的进食。

    除了聿宝宝偶尔吃的有些开心,乐呵呵的朝着大门大喊大叫之外,其他人都没有开口。

    谈老爷子整顿饭都在悄悄的给孙子使眼色,让他好好哄哄顾念兮。

    而谈逸泽呢?

    一顿饭吃下来,他的眼珠子就像是黏在顾念兮的身上一样。

    顾念兮这边,除了忙活着给聿宝宝喂饭之外,也往自己的嘴巴里塞东西。

    虽然还是没有多少胃口,但今晚上估计是因为今天都没有吃什么东西,所以就算吃的难受,也不会恶心反胃。

    一顿饭吃完之后,顾念兮便准备带着聿宝宝回卧室洗澡。

    别看人家聿宝宝身上都是新衣服,可身上都粘上了好多泥土。

    看他这德行,顾念兮大致猜想到这小家伙下午趁着他睡着的时候在大院里摸爬滚打了!

    但吃完饭之后,聿宝宝恢复正常了。

    这会儿顾念兮准备牵着他回去洗澡,他不要了。一个劲的缠着谈参谋长的大长腿,估计那意思,是想要让谈逸泽抱着他。

    而谈逸泽正愁着没有机会接近顾念兮,这回聿宝宝算是将功补过,给他提供了一个机会。

    也没有和寻常一样逗弄他,谈逸泽半蹲下去就直接将孩子给扛在自己的肩头上了。

    窝在老子的肩头上,可以看到很多自己的高度看不到的东西,聿宝宝别提笑的多开心了。

    可整个过程下来,顾念兮的脸却僵住了!

    刚刚谁谁聿宝宝是贴心小棉袄来着?

    拖出去,xx了!

    这哪里是小棉袄?这分明就是小白眼狼!

    可不管顾念兮的心里怎么叫器着,这聿宝宝始终都在乐呵着,压根不知道他妈现在被他弄的一肚子气。

    而这边,已经将儿子扛在肩头,成功掳获一个同伙的谈逸泽,又转过头来看着顾念兮。

    “还是我来抱着他吧。”

    说着,他还打算伸手过来拉顾念兮的手,可却被她给躲开了。

    “你想抱就顺便今晚把他的澡给洗了吧!”现在她容易头晕,给聿宝宝洗澡的时候又不得不跟这小祖宗满屋子追着跑。

    顾念兮刚刚还在纳闷着,自己到底该怎么处理这小家伙好。

    现在有人竟然主动来抱着他,她也乐得轻松。

    丢下这话,顾念兮便先行迈开脚步朝着楼上走去了。

    看到自己今晚上再度落空的手,谈逸泽最终只能无奈的将它收回!

    看来,这次顾念兮还真的生他的气了。

    不过,这也好……

    想到这的时候,谈逸泽的视线落在已经先于他们开始朝着楼上走去的顾念兮的背影上。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这是楼梯口,光线不足的缘故,总之此刻站在这个角度看过去谈逸泽的黑眸黯淡的没有一丝光亮……

    ——分割线——

    “服务员,续杯……”

    凌二爷的声音,再度在咖啡厅里响起的时候,苏小妞的脸上已经呈现瀑布汗了。

    没错,她今儿个是答应了凌二爷过来陪着他喝一杯咖啡。

    就算离婚了,就算想要彻底的撇清两人的关系,那又怎么样?

    可苏小妞真的没想到,这一杯咖啡也能喝了将近六个钟头。

    从今天下午屁股一在这咖啡厅里坐下,凌二爷点了两杯咖啡开始。

    到这,他都不知道已经喊了第几次续杯了!

    而且苏悠悠发现,前几次凌二爷喊续杯的时候,所有人还没有什么诧异的眼神。

    可现在只要凌二爷一开口,所有人都会将惊讶的眼神留给这位神爷,像是在问:还要?

    但人家凌二爷早已习惯在各种眼神中游走,就算别人此刻这么看着他,他也没有过多的反映。

    可苏悠悠不同,被人这么接二连三用如此怪异得到眼神看着,苏悠悠都觉得脸上火辣辣的。

    靠,这到底算什么?

    他凌二爷难道就不能点点别的东西么?

    怎么一直续杯?

    不知道他身份的人,还以为他是在这里故意蹭吃蹭喝呢!

    终于,在这个男人不知道第几次喊续杯的时候,服务员磨磨蹭蹭的拿着一壶咖啡过来,然后好意的提醒说:“凌二爷,咖啡不适合喝太多!”

    还好,人家认得这是城里头的爷。

    但从人家疑惑的眼神中不难看出,这人现在也纳闷这凌二爷今儿个到底是怎么了?

    一整个下午,除了一杯咖啡看着续杯之外,没有点上别的东西。这续杯,都已经喊了第九遍了。

    也就是说,他已经喝了八杯咖啡了。

    就算和别人一样知道他们这间咖啡店续杯是不用钱的,他也不至于这样蹭吃蹭喝吧?

    再说了,他是凌二爷,应该也用不着这么寒酸的到他们这样的小店来蹭吧?

    他的身家,用来买下几千几万家这样的小咖啡厅都不是问题!

    而且,这一个下午,人家凌二爷也没有干什么事情,又不是批阅文件什么的需要耗精神。他除了喝喝咖啡,就一直和面前的女人大眼瞪小眼!

    “我知道!”对于服务员的好意提醒,凌二爷只是轻声回答。

    随后,凌二爷又捧着那咖啡咕噜噜直喝。

    “这杯喝完,你就不要续杯了!”

    苏小妞是等服务员离开之后,才丢出这话的。

    而凌二爷一听苏悠悠的这话,眉头便向上挑了挑:“为什么?这咖啡续杯也不用钱,再说了到时候我来付账就好了,没几个钱的!”

    凌二爷说这话的时候,再度又捧着咖啡,豪饮着。

    不知道的人,还以为他凌二爷现在喝的是什么好酒。

    但只有凌二爷自己才知道,其实黑咖啡的味道真不是什么好味道。

    再说了,他前段时间胃出血情况很严重。

    手术后现在一切饮食还要以清淡为主,防止这胃部的病状再度复发。

    可今儿个,这黑咖啡一杯接着一杯的牛饮,再来个两三杯的话,离胃病复发也不远了。

    但明知道自己的身体不准许,现在的凌二爷还是一杯接着一杯的往自己的肚子里灌着。

    这,还不是为了能多看苏悠悠几眼?

    凌二爷觉得自己应该在苏悠悠的面前表现的大度些。

    既然都说了母亲手术后就绝对不再纠缠苏小妞,也应该说话算话才对。

    可都缠着苏小妞这么多年了,一时间要让他放手他还真的不知道该从哪里下手才好。

    今天说是拉着苏小妞来喝咖啡,本以为自己应该有很多话想要跟苏小妞说的。

    像是什么,他放手之后让苏小妞要幸福之类的。

    可这些话到了咖啡厅里,他是一个字都说不出话来了。

    为啥?

    其实,他凌二爷压根就不是那么个大方的人。

    当然,这个大方可不是在钱财方面。

    在凌二爷的眼中,只要是钱能解决的问题,压根就不是问题。

    但涉及到苏小妞的问题上,他一想到放手之后苏小妞在某年某月某一天,也会遇到个男人。

    那个男人,可能到时候没有他凌二爷有能耐,更没有他凌二爷这么好脾气,能包容苏小妞那么多毛病。再者,这个男人也没他凌二爷长得好看,又或者没他凌二爷那方面有能力,到时候苏小妞可怎么办才好?

    当然,这些要不是问题的话,还有一事能让凌二爷闷得慌。

    那就是,苏小妞躺在别的男人的身下……

    只要想到那个画面,他就恨不得切掉天底下所有男人的小弟弟,让他们都没法和苏小妞搞在一起。

    这个想法,凌二爷本人是觉得还蛮有可行性的。

    既然无法让苏小妞在自己身边,倒不如从她身边的男人下手。

    可这想法还需要有一定的时间去执行,关键是眼下他都不知道该怎么和苏小妞说话了。

    所以,他只能一次次的喊着续杯,希望延长一下和苏小妞这样安静坐在一起的时间。

    和苏小妞这都认识好几年了,他们还真的没有和别的情侣一样,安安分分的坐在咖啡厅里对视着。

    可能是物以稀为贵吧。

    凌二爷眼下真的觉得其实就算这样在咖啡厅里聊着天,日子也挺美好的。

    当然,要是喝完咖啡之后,还能去开房的话,更好。

    “续杯不用钱你就能一杯接着一杯喝?迟早人家的咖啡厅都要被你给喝的倒闭!”

    其实,苏小妞想说的是你确定你这么喝下去,不会死人?

    身为医生的苏小妞当然知道咖啡不能一次性喝的这么多。

    可她又怕自己开了口的话,被这个男人给误会了。

    迟疑间,她压根就不知道该怎么说了。

    而凌二爷在听到她的这一番话之后,饶有兴致的打量着她。

    “苏小妞,你就那么担心别人?”言下之意,你不担心我咯?

    说这番话的时候,凌二爷的眼神不曾离开苏小妞身上一秒。

    他定定的看着苏小妞,就像是努力的想要从苏小妞的眸子里看出点什么东西。

    而苏悠悠也被他的眼神看的有些发愣,一时间不知道该说些什么才好。

    说些违心的话吧,你又觉得可能会被他给看穿了。

    说关心他吧,这男人向来闷骚,到时候一听指不定一蹦三尺高。

    这样的对视,也不知道有多久。

    总之回过神来的时候,凌二爷刚刚续上的那杯咖啡,已经凉了。

    可他还是照样捧着杯,一口口的往自己的嘴巴里送着那些苦涩的咖啡。

    抿了不知道第几口之后,他的嗓音貌似也染上了咖啡的苦涩:“苏小妞,其实我续了那么多的咖啡,无非就是想要和你好好的多处一会儿……”

    他的这番话,不想以往每次哄苏小妞说的那么天花乱坠。

    但却是,最能打动苏悠悠的心的一次……

    明明是习惯了傲世世间一切的男人,如今却说出了如此卑微的话来。

    看着他说完了这话的时候,便再度抬手,准备将剩下的咖啡往嘴巴里送。

    其实,此时的凌二爷在说出了今天自己的心思之后,只是有些尴尬。想要借用喝咖啡,来掩饰一下。

    却不想,当他准备继续往自己的嘴巴里送上一口咖啡的时候,他握着咖啡杯的手却突然被人拦了下来。

    “这……”凌二爷抬眸,有些诧异的看向这只手的主人。

    “凉了,别喝!”

    苏悠悠被这么一看,有些尴尬的咳嗽了一下才说。

    “没事,不喝下去挺浪费的。这好歹也是人家小弟给我续杯的……”

    凌二爷说着,还真的打算继续往自己的嘴里送咖啡。

    而听他这么说,苏小妞的手也松开了。

    凌二爷以为她这是默认了自己刚刚的那一番话,正打算将剩下来的咖啡一口气喝进去的时候,却听到了她的声音从自己的上方传来:“本来打算请你吃个饭的,不过既然你打算在这里喝咖啡,那就算了!”

    说着,有黑影从他凌二爷的上方飘过。

    定睛一看的时候,凌二爷才发现苏小妞真的转身离开了。

    赶忙放下自己手上的咖啡杯,舔着老脸赔笑凑上前说:“要请吃饭早说了,你二爷我就不用光喝咖啡充饥了。”

    “不是还想喝咖啡么?怎么跟上来了?”

    苏小妞的步伐没有因为这个男人跟上而有所停留,但若是你仔细看的话,会发现这个女人在凌二爷跟上来嬉皮笑脸的和她说着这些话的时候,嘴角悄然扬起的弧度。

    “咖啡哪能跟苏小妞请的热腾腾的饭菜相比?”他死皮赖脸继续缠在苏小妞的身边,叽叽喳喳不着调的不知道说些什么。

    其实,凌二爷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说出这些不着调的话来。

    他不过是想让自己和苏小妞之间不至于那么尴尬罢了。

    “……”

    “苏小妞,爷发现爷好像这辈子都成不了楷模了!”

    “哟,是么?当不了楷模,当个凯子你就蛮有资格的!”

    吵吵闹闹之间,来到了咖啡厅的门口。

    凌二爷当下直接从自己的口袋里掏出了一叠钞票往门口的小哥手上一塞,便扬手走了。

    等凌二爷离开之后,一群人都凑上看看着凌二爷给的那叠钱。

    好家伙!

    这龙心大悦就是不一样。

    这一笔小费,可比人家拼死拼活做一年活都多。

    ——分割线——

    “苏小妞,我想吃龙虾。”

    “去,休想!”随便一顿饭就要吃龙虾,那她苏悠悠一个月的工资不就要没了?

    可跟在她后面都来到餐馆的凌二爷,还在碎碎念着。

    “不是说请我吃饭么?当然是我想吃什么就吃什么的!”

    其实凌二爷是觉得,这家店的龙虾是出了门的好吃,但壳难剥同样也是出了名的。

    之所以想要选龙虾,他是觉得到时候自己可以慢慢的剥龙虾壳,到时候一整个晚上都能和苏悠悠赖在一起了。

    “客随主便,这话您凌二爷难道就没有听说过么?在给姐姐唧唧歪歪,就自己出门喝西北风去!”

    好吧,凌二爷有时候就是这么犯贱。

    本来浑身不舒畅的,结果被苏小妞这么大骂之后,竟然奇迹的浑身舒坦了。

    而这会儿,跟在苏小妞的屁股后面转悠的,就像是个跟班的小弟。

    这边给苏小妞提着包包,那边还怕苏小妞自己拉不开椅子似的,又是屁颠屁颠的给拉上。坐着这些的时候,这男人还乐呵呵的笑着。

    看的,整个餐厅的小伙伴都给惊呆了。

    在他们的印象中,高富帅一般都是拽了又拽。

    哪个高富帅会给女生提包包的?

    不让女生给他们提就不错了。

    可眼下,这凌二爷可这这城里头现在最牛掰的黄金单身汉。

    哪个女人不想挤破脑袋嫁进凌家的?

    所以呢!

    她们奉承凌二爷都来不及了,哪个会跟苏悠悠一样,对着凌二爷又是一脸嫌弃又是呼来唤去的?

    本以为,这样高傲的女人在这位爷的面前那就是找死。

    看到苏小妞对着人家凌二爷叫骂的时候,他们甚至还都闭上眼,准备为这个女人默哀一下。

    可谁知道,这凌二爷被臭骂了一顿之后,竟然笑的一脸欠抽。

    活脱脱的,就是一个找骂的!

    现在坐在位置上,又是给苏小妞端茶又是递水的。

    众人见到这一幕,不禁疑惑了,难不成这年头有钱人都流行被骂被虐?

    就在众人疑惑的时候,那边的对话又继续了。

    “苏小妞,你来点餐吧!”凌二爷坐下之后,便直接将服务员送上来的点餐牌递给苏小妞。

    “怎么?不想吃龙虾了?”苏小妞没有接过,只是冷冷的盯着这个男人看。

    “你不是说要吃龙虾就要到外面喝西北风么?”这样,他怎么还敢点?

    之所以死缠烂打的要跟苏小妞过来吃顿饭,说白了还不是为了争取能和她多呆一会儿么?

    某二货压根听不懂这个男人的言下之意似的,直接接过凌二爷的点餐牌就递给男人一个眼神:“算你识相。”

    之后,苏小妞就随随便便的挑了几个便宜的点了。

    没办法,谁让她的钱包永远都是那么的干瘪?

    想要请吃贵的,都要掂量着这钱包的分量。

    不过便宜的菜,自然是有猫腻的。

    当服务员送上这苏小妞点来的一桌子菜之后,位置上的两人嘴角都开始抽了。

    什么东北特色菜肴?

    结果,就是一个酸菜!

    好死不死,苏小妞点的这些菜,每个里头都是放酸菜的。

    而酸味的东西,则是凌二爷最讨厌的。

    这会儿,服务员还送上了一瓶茅台!

    据说,是凌二爷以前寄放在这里的,问凌二爷现在要不要用到。

    本来,这一桌子的酸菜,苏小妞已经准备帮他拒绝了。

    可哪知道,这个男人大手一摆说:“给爷开了。”

    于是,这顿饭轰轰烈烈的开始了!

    看着这男人一边凭着服务员特地送上的小酒杯里的酒,然后一口一小块酸菜,苏小妞当时便觉得天雷滚滚的。

    “酸菜配茅台,二爷可真有品位!”

    当然,这说的是反话。

    其实,苏小妞就是在暗骂凌二爷,明明就是几颗酸白菜,竟然还将茅台给开了。

    而且以人家凌二爷的身价,寄放在这里的酒能是便宜货么?

    不过自恋的凌二爷,可不认为苏小妞这话是说的反话。

    一边品着酒,二爷一边乐呵呵的笑着说:“那是,酸菜配茅台,这叫低调的奢华!”

    说着,凌二爷还举起酒杯,朝着苏小妞喊着:“来,苏小妞干一杯!”

    “……”

    苏小妞本来是不想要喝酒的,可不知道今天这气氛,她就鬼使神差的和凌二爷一并举杯了。

    一杯杯的茅台,浓烈醇香,下嘴回味甘甜。

    越喝,越是上瘾。

    于是,一斤的茅台就在两人这一次次的碰杯中,空了。

    到最后,苏小妞是打着酒隔结账的。

    而刚刚进门的时候还一前一后,努力拉开距离,生怕别人误会了他们两人关系的模样,到这会儿又是勾肩搭背的朝着门外走去。

    “苏小妞,你喝醉了不能开车!我也喝酒了,不能开车!”

    此刻的凌二爷,颇为小鸟依人的靠在苏小妞的肩头上。

    当然,凌二爷的太高,要靠到苏小妞的肩头上,还必须半蹲着走才行。

    这样的动作,常人做着都会觉得浑身不舒坦。可人家凌二爷,却乐在其中。

    靠在苏小妞的肩头上,时不时还能耍赖的钻进苏小妞的颈窝里,闻闻那熟悉的体香,对于他而言便是最好的回馈。

    而苏小妞呢?

    喝完了酒就是一女汉子。

    这会儿,颇为仗义的拍着胸口跟凌二爷说:“没事没事,姐姐请你打的!”

    “苏小妞,比起打的,爷更喜欢da飞机!”

    这话的言下之意,想必脑子清醒了的苏小妞应该会明白。

    可问题是,醇香的茅台下肚之后,苏小妞的整个脑子变得乱糟糟的。

    什么da飞机?

    估计就是天上飞的那种!

    吹牛谁不会?

    苏小妞牛掰的拍着胸口和人家凌二爷说:

    “没问题,姐姐今天豁出去了,请你da飞机!”

    这话一听,本来看靠在苏小妞的颈窝里扮醉汉的凌二爷眼睛蹭的一下,就跟发光的电灯泡似的。

    “苏小妞,你确定?”

    夜晚的街道,各色的霓虹灯都在闪烁着。

    在如此的光线下,两人的面容也时不时的变个颜色。

    微风吹过的时候,卷起了苏小妞垂放在肩头上的几根金丝,调皮的给苏小妞挂在她的嘴角上。

    而喝过烈酒的苏小妞的红唇,没有涂上口红,都娇艳的像是要滴血似的。而她的眼眸,更是迷离。那样的眼眸,凌二爷确定,能轻易的让周围的任何一个男人都为之折服。

    喝过酒的苏小妞,该死的诱惑着他。

    而她刚刚的那番话,又让凌二爷的小心肝扑通扑通的乱跳着。

    可凌二爷不确定,苏小妞此时到底是说的醉酒的话,还是理智还清醒。

    所以当问出这句话的时候,凌二爷那双勾魂的桃花眼,直勾勾的盯着苏小妞的看,就像是为了确定苏小妞此刻所说的话的真实性似的。

    但凌二爷到底在想些什么,说的是什么意思,估摸着这个时候的苏小妞压根就听不懂。

    她只是一个劲儿的对着凌二爷嗤笑,微凉的指尖甚至还掐着人家凌二爷的下巴,故意将二爷的下巴挑的高高的,然后笑道:“姐姐当然确定了。姐姐说要请你,哪有谁假话的?”

    当苏小妞说这话,然后又恶劣的挑起人家凌二爷的下巴的时候,周围路过的行人无一不对苏小妞行注目礼。

    在他们看来,这便是活色天香的女调戏男。

    可对于这一幕,苏小妞倒是乐在其中。

    因为这还是有史以来,她和凌二爷站在一起的时候,关注度高于这位爷!

    她能不开心么?

    “苏小妞,你不后悔?!”

    当苏小妞正沉浸于她比闷骚的凌二爷更吸引人视线的这份喜悦中之时,又听到凌二爷不确定的问出了这一句。

    而这句话,倒是让苏小妞火大了。

    照着凌二爷的脑袋,苏小妞狠狠的给了一拳,然后便叫骂着:“本宫说请就请了,你赶紧说‘奴才遵旨’就是了。再给本宫唧唧歪歪几声,小心本宫把你踢进河里!”

    好吧,苏小妞的这一拳头不轻。

    一下子,凌二爷的脑门上就火辣辣的疼着。

    估计明天,肯定是一块大淤青。

    可这会儿对凌二爷来说,是痛和快乐并存着。

    听着苏小妞不断的叫骂声,凌二爷立马喊着:“喳,奴才叩谢了。”

    下一秒,苏小妞的身子便腾空了……

    周围经过的人不少,这么将苏小妞扛在肩头上回去影响也不好。

    于是乎,某男人便算计了一下。

    苏小妞请他da飞机,那他就请苏小妞去开房,这不就扯平了么?

    就这样,苏小妞在半醉半醒的状态,被凌二爷扛着进了附近的酒店。

    夜色加浓,却仍旧挡不住这个城市正准备浓情上演的故事……

    ——分割线——

    “臭小子过来,我要把你的头发给弄干了!”城市另一端的谈家大宅主卧室里,谈逸泽正拿着毛巾追着一个刚刚洗完了澡,头发还湿漉漉的小家伙整个屋子跑。

    这聿宝宝真是越长大越调皮了。

    洗澡的时候就在鱼缸里乱扑腾的,弄得他谈逸泽一整身都是水。到最后没办法,爷俩呆在一个浴缸里把澡给洗了。

    可这刚刚一洗完,给他穿上衣服吧,他就跑了。

    连头发还没有来得及擦,谈逸泽只能围着毛巾就从浴室里追赶了出来。

    他这才给他洗了个澡,就跟打了一场战似的,他还真的不知道,这顾念兮一个人带着他,又要给他喂饭,又要给他洗澡的,还要追着这个精力旺盛的小家伙满屋子,跑到底累成什么样子。

    “还不快过来?再不过来你信不信我抽你了?”追了老半天,这小家伙直接钻到桌子底下去了。

    被这小宝宝弄的有些筋疲力尽的谈逸泽索性直接坐在大床上,朝着桌子底下的小家伙喊着。

    而这个时候,顾念兮正好从外面走了进来。

    手上,还端着一杯自己刚刚泡好的牛奶。

    晚餐是吃了,不过她今天毕竟一整天都没有吃什么东西,顾念兮可不想饿坏了自己肚子里的那一个,索性又给自己泡了一杯牛奶。

    可聿宝宝呢,一看到谈参谋长发脾气,便本能的寻找顾念兮的庇护。

    谁让这位小爷的印象中,能抵挡住谈参谋长的怒火的,只有顾念兮呢?

    这一看到顾念兮进来,他就如同离弦之箭似的,直接冲出了桌子底下,直扑顾念兮而来。

    而顾念兮这被一撞,险些跌倒不说,甚至连拿在手上的牛奶,都失去了平衡。

    其实,顾念兮是可以避免被这牛奶溅到的。

    可她也知道,若是自己这个时候选择避开的话,那烫到的就会是她家的小宝宝了。

    所以,她只能拼了命的将牛奶往自己的怀中揽。

    一时间,那刚刚泡好的牛奶就这样整杯淋在了她自己的身上。

    “嘶……”

    而看到这一幕,谈逸泽感觉魂都被吓飞了。

    顾不上给这淘气的家伙擦头发,他直接就冲到顾念兮面前,拉着她赶紧就扒开她身上的衣服。

    “妈……”

    聿宝宝貌似知道自己做了错事,小身子老是在顾念兮的旁边转悠着。

    可谈逸泽这会儿还在气头上,哪顾得上他?

    “给老子让开,你没见你把我媳妇都给烫了吗?我告诉你,待会儿她要是被烫坏哪儿了,我就抽你哪儿!”

    这还是谈逸泽第一次朝着宝宝发了这么大的火。

    谁让,这小家伙今天竟然伤了他的女人?

    在他谈逸泽的世界里,能欺负顾念兮的,便只有他谈逸泽一人。

    谁要是伤了顾念兮,那肯定比伤了他还要来的严重。

    而聿宝宝被谈逸泽的大嗓门这么一吼,当下就怕了。

    小嘴一扁,眼眶一红,扯开嗓子就哇哇大哭。

    而顾念兮见到自己的孩子哭了,她哪里还顾得上自己的身上哪儿被烫到?

    直接推开了谈逸泽的手,就将地上哭的跟个泪人似的聿宝宝给抱在自己的怀中了,好声好气的哄着:“不哭不哭!”

    这边哄着聿宝宝,顾念兮当然也不忘追究肇事者的责任:“你吼什么吼?他还是个两周岁不到的孩子,他能懂什么事情?”

    “可他把你烫伤了!”

    谈某人仍旧面色不善。

    但因为顾念兮给聿宝宝求情,他的脸色已经算好了不少了。

    “烫伤了又怎么样?又不会死!你这么吼他,你难道不知道会吓坏他么?”这话,像是在说聿宝宝,也像是在说她自己。

    早上,她就被谈逸泽的大吼给吓坏了。

    而眼下,看着自己的孩子又被这个男人给吼的眼泪直掉,顾念兮的眼眶也红了。

    “做错事就该有担当!”

    谈逸泽完全是用对男人的要求对待聿宝宝的。

    因为他一直都打算将自己的孩子培养成一个有担当的人。

    可这话让顾念兮越听,越不是滋味:“有担当又怎么样?没担当又怎么样?他一个孩子,你让他要什么担当?我知道,你就是看我们娘俩碍眼!”

    生气的顾念兮,此刻也红了眼。不分青红皂白的,将谈逸泽给骂了一通。

    第一次,谈逸泽有些后悔,当初为什么那么急着想要将她的野性给激发出来?

    本来是看不惯她被别人欺负的样子,所以才鼓励着她伸出猫爪。

    没想到,这爪子一伸出来,伤的竟然是他谈逸泽了。

    被她责骂了一顿,谈逸泽感觉碰了一鼻子灰。

    打算说些什么解释的时候,他又听到她说了:“既然我们娘俩那么碍着你的眼的话,那我们现在就走,行了吧!”

    说着,顾念兮怒气冲冲的直接抱着聿宝宝转身就朝着外面走了出去。

    这回,谈逸泽还真的顾不上自己身上只围着一个毛巾,也跟着这丫头急匆匆的跑了出去。

    在她就要下楼的时候,及时拦在了三楼的楼梯口。

    见出口被堵住了,她索性抱着孩子转身就朝着客房走了进去。

    在谈逸泽追上来的时候,将门给关上。

    还“啪嗒”一声,顺便将门给锁了。

    这下,谈逸泽只能望着被锁上的客房们挑眉了。

    这么说,他谈逸泽又被老婆嫌弃了?

    ——分割线——

    这一夜,谈逸泽不是很好受。

    他不是没有尝试过给顾念兮送去烫伤药,希望这丫头能给自己开门。

    可他站在门外跟个傻子似的大喊大叫了老半天,这丫头就跟没有听到似的。

    最后,他只能灰溜溜的回到主卧室来。

    望着那张本来熟悉,却因为少了她的身影变得有些陌生的大床,谈逸泽的眉头皱成了一堆。

    摸着这床上还有她刚刚用过的毛巾,闻着毛巾上还有她用过的沐浴乳的气息,他的眸色一点一点变暗。

    有些郁闷自己又被甩脸色弄的独守空闺,谈逸泽索性钻进被窝里,闭目睡觉。

    可睡了老半天,他发现少了那个熟悉的身子,他压根就睡不着。

    最终,某人还是起身了。

    身穿一身居家服的他,从主卧室跃出窗户。

    而很快的,谈家三楼的客房的某窗户被打开了。

    借着客房床头的那盏灯,谈逸泽看到此时生气离卧室出走的娘俩,已经躺下了。

    聿宝宝这个肇事者,已经哭累了躺在睡着,躺在大床上的一边。而他的身边,顾念兮也横躺着。

    谈逸泽本以为顾念兮是知道自己来了,在假睡的。

    毕竟,他觉得自己少了顾念兮的怀抱睡不着,顾念兮也应该和他一样才公平。

    可走近听清楚了顾念兮的呼吸声之后,他无奈又自嘲的睡了。

    这丫头,睡着了!

    在没有他谈逸泽的陌生床褥上,她非但睡着了,还打着小呼噜。

    看来,他谈逸泽也没有自己想象的在她心目中那么的重要。

    可看着这娘俩的睡相,他又生气不起来。

    看着聿宝宝睡觉时候仍旧不忘淘气踢开被子的脚丫,谈逸泽只能无奈的给他捻了捻被角,然后在他的耳边嘟囔了一句:“惹祸精!”

    本来他和他妈今天的关系就不是很好,这家伙倒是会火上浇油!

    聿宝宝也不知道是不是听到了谈逸泽在说些什么,扁了扁小嘴就撅着个小屁股对着谈逸泽了。

    处理完这小祖宗之后,谈逸泽又回到了顾念兮的身边。

    伸手轻轻的掀开她盖在身上的被褥,又悄悄的解开了她的上衣。

    只见,原本白皙犹如凝脂,没有一丝痕迹的身子上,现在竟然有一整片的红。

    该死的,真的被烫到了!

    不过还好泡牛奶的水温控制在八十度左右,又因为刚刚端过来的时候温度降了些,还有他谈逸泽的及时处理,没让她的身子起了泡。

    不过这一片红,估计还是很疼。

    看着她现在蹙起的眉心,不就知道了?

    “很疼睡不舒服吧?傻瓜,要是早点听话上药,也不会弄成现在这样了!”

    “现在都这么红了,明天起床要是还这么红的话,到时候一定要让老胡过来了!不准你不听话,知道么?”

    对着一个睡着的人说话,谈逸泽感觉自己就像是个傻子。

    但看着这个傻子嘴角无奈的弧度,你便也猜得出其实现在这个傻子是乐在其中。

    往自己的手指上涂了一些烫伤药之后,谈逸泽又轻轻的将这一层膏药擦在顾念兮的胸口上。

    或许是因为这膏药的清凉感,让她的疼痛缓解了不少。

    她刚刚还紧蹙一团的眉心,这个时候倒是舒展了不少。

    擦完了药,谈逸泽没有将她的衣服扣子给系上,因为怕她睡的糊涂了直接拿着棉被将这膏药给擦了。

    索性将顾念兮的整件上衣给脱下,他也跟着钻进这有着他们娘俩的被窝里。

    长臂一伸,将聿宝宝差一点滚下大床的小身子给揽了过来,又将另一侧的顾念兮的身子也给揽进自己的怀中。

    这下,感觉这这两个身子都在自己的怀中之后,谈逸泽露出一个无比满足的笑容之后便闭上了双眸。

    而此时被男人揽进怀中的女人,也貌似在睡梦中察觉到那个熟悉怀抱的回归。

    被揽进怀中的时候,她的鼻子皱了皱,唇儿撅了撅,像是在嫌弃着什么。

    但最终,她还是忍不住的在这个熟悉的怀抱中,寻着自己最喜欢的那个角落,然后藕臂一身,直接将整个人挂在了他的身上,之后便跟着这个男人,一起跌进了甜美的梦境中……

    ------题外话------

    28号,求个票子。

    嗷嗷叫的~!
(快捷键←)[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快捷键→)
大家同时在看:龙血战神 黑道特种兵 傲世九重天 武动乾坤 遮天 绝品邪少 生肖守护神 完美世界 我的贴身校花 绝世唐门 大主宰 莽荒纪 我欲封天 校花的贴身高手 星战风暴 武极天下 校园绝品狂徒 亿万老婆买一送一
本书转载于网络,版权属原作者,喜欢小说军婚染上惹火甜妻全文阅读,记得收藏本书。 卓越全本小说网 www.zy200.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