卓越全本小说网 全本玄幻 全本武侠 全本都市 全本历史 全本侦探 全本网游 全本科幻 全本恐怖 全本散文 其它小说 全部小说
小说排行榜 > 全本都市言情 > 军婚染上惹火甜妻全文阅读
军婚染上惹火甜妻TXT全集下载 加入书签

军婚染上惹火甜妻无弹窗 正文 第454章 妹在哪VS宝宝的反面教材

    或许因为霍思雨那番话,顾念兮今儿回家之后有些心神不宁。

    连吃饭,都有些不集中精神。

    好几次,都把汤给洒了。

    看到这情况,谈老爷子赶紧给难得回家吃饭的谈逸泽丢了个眼神,让他给顾念兮盛汤。

    其实,就算不用谈老爷子眼神示意,谈逸泽也早已打算给她盛汤。

    但她纳闷的是,她到底都在想些什么。

    整个看起来,有些闷闷不乐的?

    “给我吧,我给你盛!”

    眼看着顾念兮又要将一勺汤往自己的手上浇灌,谈逸泽赶紧抢过了她的勺子。

    或许是被谈逸泽突然的行动拉回了神志,此时顾念兮回了神。

    视线,落在谈逸泽正在为自己盛汤的手上。

    “前一阵不是说要上军事法庭么?事情,办的怎么样了?”

    看着他那手上还带有那次在毒枭窝里被子弹弄出来的伤痕,顾念兮问道。

    其实,她的语气控制的极为自然,也像是随口一问。

    却让谈逸泽正准备盛汤的动作,停顿了一下。

    而听到顾念兮会主动问这些,谈老爷子却是高兴的。

    不管是什么问题,这算是这几天来,顾念兮第一次主动关心谈逸泽的事情。

    这是不是意味着这小两口的关系,缓和了?

    “对啊对啊,小泽你给我们说说,事情办的怎么样了?”

    像是为了满足顾念兮的好奇心似的,谈老爷子也开始催着谈逸泽回答。

    而谈逸泽呢?

    除了刚开始被顾念兮提及这件事情的时候显露出来不适时宜的僵之外,现在脸上也恢复了面无表情。

    就连手上盛汤的动作,也保持着连贯。

    这就是他谈逸泽。

    不喜欢将自己的情绪,写在外表上的谈逸泽。

    “就差一些东西上面没有明确的资料。怎么了?”

    他貌似也不想在这件事情上多说。

    不过既然顾念兮问起,他也说了一些。

    毕竟,那一次的行动,顾念兮也是有参与的。

    只不过,谈逸泽也不傻。

    顾念兮为什么会平白无故的问起这些,肯定是有人在背后嚼舌根。

    不然,她现在身兼数职,每天光是想着她那些经营策略,就来不及了。怎么还有闲暇的心思,管到军事法庭上的事情来?

    不过同她一样,顾念兮显然也不想在这个时候多说什么。被他一问,她也说了:

    “没什么,就是问问!”

    这一问一答,很快就过去了。

    而谈老爷子看着这两人那神情和动作,只能干着急!

    这死孩子!

    顾念兮好不容易主动和他搭话呢!

    怎么就不趁着这个机会说说好话?

    ——分割线——

    晚饭过后,顾念兮一个人坐在房间里,逗着聿宝宝玩。

    其实,孩子长大了些之后,淘气是淘气了点。

    可每次看到他的笑脸,不管之前有再多的不愉快,顾念兮都会忘得个一干二净。

    “妈……骑马马!”

    聿宝宝天生就是个好奇的苗子。

    上次顾念兮猫着腰在床上趴着让他骑在上面玩之后,现在只要两人在大床上他就记起这件事情。

    当然,要是寻常的时候,顾念兮肯定给他玩。

    这小子就是她顾念兮身上掉下来的肉,就算他要天上的星星,顾念兮也会想方设法给他摘。

    可无奈,现在她的肚子里还有个宝宝。

    要是被这聿宝宝这个小胖墩一压,没准孩子就保不住了。

    所以顾念兮只能拉着孩子说:“不行,现在没有马马可以骑。等一年,一年之后妈妈给你生个弟弟或是妹妹之后,再给你骑马马,好不?”

    顾念兮好声好气的哄着聿宝宝。

    她是个不喜欢动不动就对着孩子红眉毛绿眼睛的人。

    可聿宝宝压根就不知道生弟弟妹妹是什么意思,他只知道现在妈妈不给他骑马马,有些伤心难过。

    “呜呜,我就要马马……”

    向来被宠惯了的小孩,一没有得到别人的特殊照顾,就红了脸了。

    无疑,现在大声哭闹的聿宝宝让顾念兮很是头疼。

    可打他骂他,顾念兮又不舍得。

    “宝宝,咱们不骑马马。咱们听妹妹的声音,好不好?”虽然这孩子哭声是有点大了,但顾念兮还没有对此失掉耐心。

    “妹?妹在哪?”

    聿宝宝哭的泪眼摩挲。那小鼻子红扑扑的,别提多可爱了。

    “妹妹在妈妈的肚子里,你来听听看!”顾念兮说着就让聿宝宝的小脑袋瓜贴上了自己的肚子。

    “妹……”

    聿宝宝带着哭腔喊着,半天得不到回应之后,又闹开了:“呜呜,妹不理我!”

    “宝宝,别闹脾气。来,听妈妈说。你要是再不乖的话,将来长大肯定变成你家谈参谋长的那副德行,到时候肯定没有小媳妇喜欢你的。”

    那副坏脾气,换了谁谁能受得了?

    也就她顾念兮,在不清不楚的情况下被他谈逸泽给骗来当媳妇了!

    顾念兮对着儿子一番语重心长的教诲着。

    却不想,自己刚刚的这一番话已经清楚的传进了正准备进门的谈逸泽的耳中。

    这一听,谈逸泽嘴角抽了抽。

    什么时候,他谈逸泽也沦落为教育孩子的反面教材了?

    “妈……骑马马!”

    看样子,顾念兮的哄骗手段并没有奏效。

    你看现在,聿宝宝还一心惦记着他想要骑马。

    顾念兮正打算和这个孩子开诚布公的讲讲,现在妈妈肚子里有小妹妹,骑马马这事情不能做。要不然,妹妹就有危险了。

    可眼尾的余光,她憋见了此刻的谈逸泽正站在门口那边,看着他们娘俩的互动。

    最终,顾念兮只是抱着正在哭闹的聿宝宝,什么话都没说。

    不是不想告诉谈逸泽关于孩子的事情,而是她不希望夫妻间的和睦,需要靠一个孩子来维持。

    那样,就不是她所追求的和谈逸泽那份简单纯粹的爱情了。

    “妈,骑马马……”

    聿宝宝还窝在顾念兮的怀中哭闹着。

    一苏杭胖嘟嘟的小手,还使劲的拽着顾念兮的上衣。

    这孩子只要一闹,就喜欢往手里拽点什么东西。

    通常,抱着他的大人的衣服都要遭殃。

    而顾念兮就在这个情况下,被他给拽的衣服乱糟糟的不说。因为顾念兮的这套睡衣领子比较低。

    不用刻意去拉低,便能清楚的看到那奶白色的光晕。

    更不用说,现在哭喊着的聿宝宝将她的衣领拉的老低。

    让她本来就过分丰满的上半身差不多都露了出来。

    一时间,本来看向这边的谈逸泽,眼神在一瞬间幽暗了许多。

    “宝宝,别闹。要不然,明天妈妈就不带你出去了。”

    顾念兮还在想方设法的哄着。

    可这孩子精力特别好,一哭闹起来,什么话都听不进去。

    除非你按照他的想法哄着他,不然绝对别想要他妥协。

    这么拧的脾气,也不知道随谁了!

    想到这一点的时候,顾念兮悄悄的瞪了谈逸泽一眼。好像是在说,一定是随臭脾气的老男人!

    不然像她顾念兮这样,从小就是顾市长的听话宝宝的人,怎么可能脾气那么臭?

    估计是感应到了顾念兮的视线,原本双眼就像是黏上顾念兮的胸口似的谈某人,摸了摸鼻子,有些尴尬,感觉上像是做错事情被逮了个正着的小孩。

    收回自己略显有些尴尬的眼神,谈逸泽瞪了聿宝宝一眼:都是你,害你老子躺着也中枪!

    不过看这臭小子哭喊着的那个德行,都快要将顾念兮给缠疯了。

    最终,还是谈逸泽走了过去,直接将在顾念兮怀中哭闹不已的小家伙给扛到自己的肩头上,然后哄着:“行了行了,骑你老子的头上比骑什么马强吧!”

    本来还在哭闹的聿宝宝,在感觉到自己的小身子被挪动了下之后,哭的泪眼朦胧大眼珠一睁开,就乐开花了……

    看着聿宝宝瞬间转变态度,小两口不禁感叹:娃娃脸果真是六月天,说变就变!

    ——分割线——

    “春暖的花开带走冬天的感伤,微风吹来浪漫的气息,每一首情歌忽然充满意义,我就在此刻突然见到你。春暖的花香带走冬天的凄寒,微风吹来意外的爱情,鸟儿的高歌拉近我们距离,我就在此刻突然爱上你,听我说手牵手跟我一起走,创造幸福的生活。昨天已来不及,明天就会可惜,今天嫁给我好吗?”

    这一天,春光明媚。

    整个教堂的里里外外,都洋溢着喜悦的气氛。

    因为凌耀的刻意安排,整个礼堂外面的那片草地上用组合音响正在播放着蔡依林和陶喆的《今天你要嫁给我》。

    其实,这只是凌耀想要用来讨好自己心爱女人的招式。

    以前他凌耀也用其他招式讨好过别的女人,但从来没有这一次这样的认真,这么真实。

    因为,文儿是他凌耀这一辈子第一次有想要和一个女人长长久久的感觉。

    但他也清楚,或许文儿对他的感情,并不像他在她身上的这般的认真,所以他才想要用更加神圣的仪式,将这女人牢牢的锁在自己的身边。

    准备这场婚礼,凌耀好几天都没有怎么睡得着。

    不是累的,而是兴奋的。

    感觉每天都是在数着过日子,每天都沉浸在就要和自己喜欢的女人结婚的喜悦中。

    想到以后都能名正言顺的牵着她的手在街上慢步,遇到熟人便跟他们介绍这是自己的妻子,凌耀的心跳又不自觉的加快了。

    “凌先生,恭喜啊。抱得美人归,听说夫人还有喜了。好事成双啊!”

    凌耀正站在礼堂大门前对着自己今天的整个婚礼设计感到颇为满意的时候,就听闻身后传来了贺喜的声音。

    虽然今儿个凌耀并没有打算铺张的办婚事,只请了几个熟悉的故友过来。

    不过凌耀毕竟在商场上叱诧风云那么多年,现在就算退下来了,还有许多人准备在这个时候送上贺礼。

    所以,不请自到的人,也有很多。

    不过正因为有了这些人的到来,整个婚礼现场喜气洋洋的。

    听着人们一声接一声的道喜,凌耀的脸上悦色不断。

    等到时间差不多的时候,那边传来了一阵骚动。

    有人喊:“新娘子来了,新娘子来了……”

    正因为这几声喊叫,凌耀顺势将自己的目光放在了不远处的那人儿的身上。

    女人一席白纱,头上带着头纱。不过头纱是往前面罩着的,按理说应该不可能看到面容才对。

    可只是一眼,凌耀的眉心却皱成了一团。

    因为他只需一眼就认定了,那人不是他的文儿。

    除了高度有些差距之外,那女人走路的方式也不是他所熟悉的。

    一时间,凌耀的心头涌上一种不详的预感。

    虽然这样的感觉最近一阵子总伴随在他即将结婚的喜悦中,但凌耀仍旧坚持自己会相信他的文儿。

    他相信只要自己对那个女人足够好,就能真正的将她的心锁在他的身边。

    就算眼下,明明见到身穿白纱的女人并不是他的文儿,他仍旧不是这么想的。

    或许,这只是文儿给他开的玩笑?

    不过眼下,凌耀还是迅速的朝着自己刚刚看到的那个角落走去。

    没有见过文儿的那些来宾们,还以为凌耀现在是见妻心切,这人家才一到这边,他就急匆匆的往那女人的身边走去。

    可凌耀现在只想拽住那个穿了他文儿亲自设计的白纱的女人问个明白,他的文儿到底上什么地方去了?

    凌耀的步伐很快,三两步就直接拦截住了此刻正朝着礼堂缓缓走过去的女人。

    一上前,凌耀就迫不及待的拽住了女人的手,问道:“文儿呢?你把文儿藏到什么地方去了?”

    凌耀的嗓音,明显有些变了味。

    不过还好的是,他们现在在野外,声音没有在室内听的那么清楚。

    众人看到这一幕,不过以为凌耀在和他即将新婚的妻子说些什么悄悄话罢了。

    而那个女人被凌耀这么拉着,似乎也不那么窘迫。

    其实在代替那个女人穿上这袭白纱的时候,她就料想到这样的一幕。

    不过凌耀发现的似乎比想象中的还要早,情绪也变化的比想象中的更为恶劣。

    看来,他真的对那个女人付出了真感情。

    不过就算这样,又怎么样?

    他和那个女人,永远都不可能!

    “你快说,你到底将文儿藏在什么地方了!”凌耀见她一直都没有开口,而是上上下下的打量着自己,他感觉自己的心都被提到了嗓子眼了。

    “凌耀,你就那么在乎她?难道你不知道,你在我面前表现的对她那么在乎,我也会伤心!”

    不看别的,好歹也看在他们两人曾经有过的情分上吧?

    她陈蜜,好歹也跟了他两年了!

    两年里,他们什么事情没有做过?

    可就为了一个新出现的贱娘们,这男人竟然抛下了她。

    甚至,还有一个嗷嗷待哺的孩子!

    “你别跟我废话。我只问,文儿上哪儿去了!”

    凌耀压根就没想过要考虑这个女人的心情。

    其实在他看来,现在这个陈蜜和以前其他看重了他凌耀的钱而爬上他的床的女人压根就没有什么区别。

    唯有他的文儿,是特殊的!

    “你确定,要我在这里说出来?”

    扫了一眼周围那些都用不清不楚的暧昧眼神打量着他们两的来宾之后,女人说:“我觉得,最好现在是弄个房间,我们单独谈谈比较好!不然,恐怕你凌耀名誉不保!”

    她说着,涂着水晶唇彩的唇瓣勾勒着瑰丽的弧度。

    不知道的人,还以为她真的就是今天那个幸福的新娘子。

    “……”沉吟了片刻,凌耀只能丢出这么一个字:“好!”

    不为别的,他只是担心,现在文儿若是落在她的受伤,怕是不好受!

    礼堂里也准备有一间是用来让新郎新娘休息的。

    本来打算新娘一到,就直接开始婚礼的。

    没想到,这玩意倒是在这个时候派上用场。

    “说吧,你到底把文儿藏在什么地方了!”

    一进入休息室,将门给反锁,只剩下两人的时候凌耀便迫不及待的问了。

    “你觉得,是我把她给藏起来的?”听着凌耀的这话,女人有些不是滋味。索性,连自己头上带着的头纱,都给摘了下来,所以丢在一边的椅子上。

    其实早上,她穿着这一身衣服,浑身不舒坦。

    本来,这一身衣服就是按照那个女人量身定做的。

    她那么高,这一身及地长裙穿在她的身上就是在合适不过。可套在她陈蜜的身上,套上去她压根就不用露脖子露腿的。

    可眼看今日婚礼在即,这个时间点要求更换礼服肯定是做不到的。

    无奈之下,她只能让家里的佣人将这件礼服的腰身用别针暂时固定在自己的身上,然后又将那过长的裙摆给直接剪掉。

    处理过后,这一身礼服勉强还过得去。

    但只要想到这一身礼服是这凌耀为那个女人量身定做的,她的心里便各种不是滋味。

    “不是你,难道还有别人?你身上的这件衣服,我是完全按照文儿的喜好定做出来的,我不相信她会将自己喜欢的东西送给别人穿!”

    凌耀骤定。

    “难道你真的没有想过,是她自己不想要跟你结婚的?你的年纪都一大把了,快可以当人家的爹了。每天晚上搂着她入睡,难道你就不觉得害臊?像你这样已经过了黄金期的老男人,她怕是早已嫌弃你了!”

    其实,陈蜜只是很恼为什么凌耀一看到那女人没来,就那么断定是她将那女人给藏起来的?

    难道相处了那么两年的时间,这个男人还不能相信她么?

    虽然她是用假名字和他接触,虽然她接触这老男人也是受人指使,但最起码在这几年的时间里,她对待这个老男人还有一部分是出自真心的。

    可那个女人呢?

    她有什么比她陈蜜还好呃?

    连婚都不打算过来和他结,却能让这个男人为她神魂颠倒的那个地步?

    所以,当说这一番话的时候,陈蜜几乎是用着嘶吼的。

    可这个男人一听,果断反驳她:“你胡说,文儿绝对不会是你说的那种人!”

    “不是我说的这种人?那又是哪种人?”说到这的时候,陈蜜还慢悠悠的坐下来,品尝着刚刚就摆在这休息间里的小糕点。

    估计,这些都是为了新娘准备的。

    水果都是新鲜进口的,色泽和味道也不错。

    估计,也是凌耀特意弄来给那个女人吃的。

    吃了几块新鲜的水果补充了一下水分之后,陈蜜舔了舔早已被弄的有些花了的唇说:“很不巧,今天还真的是她麻烦我过来和你结婚的!”

    “你说什么?不可能的……不可能会是这样的!文儿怎么可能请你过来和我结婚?她那么乖巧懂事,怎么可能像你这女人说的一样!”说到这的时候,凌耀甚至还直接拉了陈蜜的手,将本来还坐在茶几边上吃水果的人给扯了过来。

    力道之大,让陈蜜有些失去平衡。

    差一点,直接栽倒在地上。

    不过就算没有栽倒,她的脚也给扭到了。

    踩着高跟鞋的脚,一下子肿了好大的一块。

    可这个男人就像是完全看不到那样,仍旧死死的拉着她的手臂,将她的手臂勒出了一条红痕。

    “凌耀,你是男人么?快放开我!”

    脚真的很疼!

    而且在这情况下,她还踩着高跟鞋。

    因为怕身高和体形和那个女人差的太多,被拦截在这个结婚仪式的门外。

    今天早上出门的时候,她还挑了一双最高的。

    虽然这和那个女人的身高还差了好大一截,但最起码让她能成功的混进会场。

    可没想到,到这边这高跟鞋却差一点要了她的命。

    “我不放!你不把文儿还给我,我怎么都不放!”

    凌耀貌似也失去了理智。

    现在拉扯着她的手臂的男人,就像是一个失去了所有心爱之物的孩童似的,拼命的对着陈蜜咆哮着。

    拧着她手腕的手,也不断的加大力气。

    在这个过程中,陈蜜甚至还听到自己的骨头发出了声响。

    估计,离断裂是不远了。

    可在这样的情形下,这个男人却红着双眼朝着她吼着叫着,就像是恨不得将她给摧毁了似的。

    这样的凌耀,以前全然顾不上寻常他在女人面前维持的谦和有理。

    “凌耀,你这个疯子!”

    或许是因为手臂处传来的疼痛让这个女人真的忍受不了。

    最终,她奋力挣扎。

    那力气,可比她寻常能够爆发出来的还要大出许多。

    连凌耀也拽不住了她,松了手。

    而因为凌耀这突然松了手。

    本来还奋力挣扎的女人这一次真的彻底的失去了身体平衡,狠狠的栽在了墙角上。

    这一撞,估计摔得很严重。

    陈蜜一直都趴在地上,久久没有动弹。

    凌耀还以为,这一摔把她的小命给摔没了的时候,却看到这女人的身体传来了轻颤。

    但那却不是因为害怕而发出的颤抖,而是笑……

    突然间,那个女人癫狂的笑声就在这个小单间里响起。

    那带着悲凉的笑声,也在这个教堂里横生出几抹诡异。

    听着这笑声的凌耀,眉心本能的一皱。

    他是在问这个女人文儿上哪儿去了,她在笑什么?

    “你笑什么?”

    “我笑凌耀你聪明一世,糊涂一时!”

    女人说完了这话,仍旧在笑着。

    像是要用这样的笑声,耗尽自己身体里所有的力气似的。

    “你到底是什么意思?不要给我卖关子了!”

    凌耀朝着这个女人咆哮。

    “我也懒得和你费力气了!”

    说这话的时候,女人从墙角上爬了起来。

    在身着一身白纱的她从墙角移开的时候,凌耀看到了墙上那触目惊心的血迹。

    之后,凌耀也从这个转身的女人看到了她额头上那块被墙角撞出来的口子。

    有鲜红的液体不断从那个口子里溢出,血液顺着这女人的脸颊,缓缓的滑落。

    这一幕搭配着她今天的新娘妆,还有身上的这一身白纱,竟然有着诡异的美。

    可即便是这样,仍旧不能抵去凌耀对她的防备。

    看这个女人上前的时候,凌耀的拳头紧拽。

    不是害怕被这个女人伤害,而是他在担心另一个女人的安危。

    而就在这个时候,女人却从不知道从什么地方拿出了一个牛皮纸袋来。

    纸袋并不大,所以她刚刚就藏在这一条自己用来束紧腰身的袋子里。

    “这是什么东西!”

    凌耀盯着那个牛皮纸袋,目光里除了有着疑惑。还有着浅显易懂的担忧。

    看着这样的凌耀,陈蜜的唇角只是勾起一抹讽刺。

    这样到死都只会关心别人的男人,她到底看上他哪一点?

    对了,是钱!

    是凌耀这一足够她挥霍好几辈子的家产。

    “你不是想要找那贱女人么?这就是那贱女人给你留下来的!”说这话的时候,陈蜜将自己手上的那个牛皮纸袋递上前。

    凌耀的视线落在这个牛皮纸袋上,却始终没有将它拽进手里。

    因为,他害怕这里头装着的那个东西,不是自己想要的。

    “怎么?没有勇气拿过去看么?我可告诉你,她说了你看完了这东西之后,就会明白她为什么走了!”

    见凌耀还不肯伸手将这些东西给接过去,陈蜜索性拉过他的手,直接将那个牛皮纸袋塞进了他的手里。

    凌耀迟疑了片刻,最终还是伸手将牛皮纸袋给打开了。

    里面,只有一把车钥匙,一把门钥匙,还有一张照片。

    车钥匙,是他凌耀买给她的那辆保时捷的。而门钥匙,则是现在他和她共同居住的那所房子的。

    至于照片,看上去已经照了好些年了。

    像素和色彩,都没有现在的那么的逼真好看。

    可照片里的那个身穿军装的男子,却给凌耀无端的熟悉感。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为什么文儿离开之后,却给了他这样一张照片?

    带着疑惑,凌耀将这照片给翻转了过来。

    上面,只有寥寥几字:

    “这,才是真的我!”

    但也就是这简单的几个字,让凌耀突然感觉像是遭雷劈一样,直接退了好几步,最后还因为双脚打颤,直接栽倒在地上!

    此刻,凌耀的那双明明已经上了年纪,但仍旧掩饰不住风情的眼眸,除了惊悚还是惊悚!

    怎么可能!

    怎么可能……

    相恋十月,女友竟然是男儿身!

    其实,早在很久之前凌耀就发现,文儿似乎对于亲热一事并不热衷。

    他以为,只是她现在年龄小,不懂得享受。

    要不然,就是是他第一次的时候是强占了她,直到现在她仍旧忘不了当时那事情带给她的恐惧。

    当然,其实凌耀也想过其他的原因。

    但凌耀真的从来没有往这方面想过。

    所以,你可以想象,凌耀在看到这张照片的时候,心里是怎样的震撼……

    一时间,连照片也拿不住了。

    那颤抖的双手,导致照片从他的手上滑下来。

    而凌耀这样的表现,也让陈蜜看的有些疑惑。

    到底这女人都告诉了凌耀什么,导致凌耀这样的男人都能惊吓成这个样子?

    想到这的时候,陈蜜也顾不上去处理一下自己脑袋上的伤口,大步就朝着凌耀那边走了过去。

    不过她不是去搀扶凌耀,而是直接蹲在地上将凌耀刚刚不小心掉在地上的照片捡了起来。

    看到这照片的时候,陈蜜也和凌耀一样,有着一股子莫名的熟悉感。

    但看到照片后面的几个字的时候,陈蜜的反应和凌耀的截然相反。

    后者是惊吓的什么话都无法说出口,而前者则是大笑出声。

    “啊哈哈哈……”

    在看完了相片之后,陈蜜就这样大笑出来。

    本来突然间安静的有些诡异的房间,在她的这个笑声响起的时候,让人觉得有些毛骨悚然。

    如果有人此刻闯进这个房间的话,定是会被现在的陈蜜给吓坏。

    因为这个女人除了大笑之外,额头上还一点点的渗出鲜红。

    红色的液体有些已经滑向了她的锁骨,一点点的在她胸前的白色礼服上晕开。

    索性的是,刚刚凌耀交代过,他们两人有点事情要谈。让别人,千万不要过来打扰到他们。

    好不容易,等这女人终于停下了笑声的时候,她才说到:

    “凌耀啊凌耀,我当初还以为你把她当成掌中宝的女人到底是个什么德行,能让你神魂颠倒的呢!原来,不过是个男人!”

    这话,本就是事实。

    可如今落在凌耀的耳里,却充满了讽刺。

    一时间,凌耀也顾不得自己的狼狈,匆忙从地上拍起来之后,就对着陈蜜喊着:“你不要胡说,你不要胡说!”

    那急切的喊声,也不知道是被逼急的,还是被惹恼的。

    “我是胡说么?事实都摆在我们面前不是?”

    女人拽着自己掌心的照片,仍旧笑的狰狞。

    “怎么?现在打算怎么办?这个婚肯定是结不成的!两个男人的婚礼,国内好像还没有谁敢这么明目张胆。但这婚礼现在都举办在即,总不能让他这大老爷们真的出现吧。”

    一边说,女人一边打量着凌耀的神色之后,才开口:“要是没有人选的话,那今儿个我就勉为其难的……”

    当你的新娘好了!

    其实,这也是陈蜜一直以来的梦想。

    最起码,这个梦想能让她的下半身不愁吃不愁穿。

    虽然这婚礼本来就不是给她的,穿着别人量身定做的礼服也有些伤心,但总归是和这个男人结婚,她也能接受。

    可陈蜜万万没想到,自己这话还没有说完,便被凌耀的话给打断了。

    连看都不看她一眼,男人突然走了上来,硬生生的抽走了她手上的照片便说:“免了!我现在要去找她谈谈!”

    丢下这话,凌耀大步离开了。

    而被留下来的女人,直到这个男人消失在大门之后才意识到,自己今儿个的这一出,除了得到一扭伤的脚,还有撞破的脑袋,再者还有一身不合身的婚纱,半点便宜都没有沾到。

    但没有新郎的婚礼,她也丢不起这个人。

    索性,她将自己身上的那袭白纱给脱下来,从礼堂里随便找了一件衣服套上便趁着人多离开了……

    ——分割线——

    凌耀回到住所的时候,这才发现家里的门打开着。

    是文儿!

    顾不得多想,凌耀迅速的走了进去。

    不出他的预料,在这个房间里的真的是他的文儿!

    不过,此时身穿男装的文儿,却也是他陌生的。

    “文儿……”

    熟悉的称呼,不自觉的从他的唇里滑出。

    其实,一直到这一刻,凌耀坚信自己看到的不是现实。

    可无奈,站在房子里的人儿却对着他伸出手来,看似友好的握住了他的手,然后便自我介绍:“谈妙文!”

    “文……”

    看着他急切的想要更正自己的称呼,凌耀一时间还想说些什么。

    但那男人黑眸扫了他一眼之后,眸色一变:

    “你确定,再发现了我的真实身份之后,还要用这么恶心的称呼来称呼我么?又或者,你还想多我做那些该死的恶心动作?”

    谈妙文问出这一番话的时候,身子稍稍前倾。

    本来就不必谈妙文高的凌耀,一时间占居下风。

    特别是看到这男人微眯的那双眼眸之时,他的心脏漏掉一拍。

    不是因为心动,而是因为惊吓……

    看着这老男人因为自己一时间变化出这么可笑的表情,谈妙文的脸上有着讥讽,有着戏弄,唯独没有歉意。

    其实,他早就该死的厌恨透了这个老男人总是用那么恶心的称呼来称呼他。

    甚至只要单独两个人的时候,这老男人就会对着他作出那些越矩的动作。

    他的身体是残缺的,但不代表他就真的想要朝着那个房门发展。

    若不是谈逸泽先前有交代,说不要弄死凌耀的话,他怕是早就对他动手了!

    “我……”

    不喊他文儿,他还真的不知道该叫他什么。

    本来打算匆匆忙忙回来找他,感觉有很多话想要说来着。

    可当面对这个完全陌生的文儿的时候,凌耀发现自己的话全部都咽噎在了喉咙里。

    看了凌耀那欲言又止的反映之后,谈妙文似乎料到他是这么个反映,讥讽道:“该不会是被吓得什么话都说不出了吧?”

    没等凌耀回答,他又继续说着:“没事,既然你说不出话来,那就由我来说吧!”

    “凌耀,你我之间可是你情我愿?”

    “……”凌耀思量了一下,点了点头。

    虽然谈妙文是隐瞒了男儿身,但这一点却是不可否定的!

    而谈妙文在看到他点头之后便颇为满意的继续勾唇说着:“既然是你情我愿,那求婚的时候你那些过户给我的财产也有效吧!”

    听闻谈妙文的这句话,凌耀有些震惊!

    难不成,文儿接近他,欺骗隐瞒真实男儿身,也莫非只是为了他凌耀的财产?

    可凌耀在没有来得及问出这一番话的时候,便见到那个男人又开口说了:“放心,我已经将这一切都过户到你儿子凌宸的名字下了。”

    拍了拍凌耀的肩膀之后,他笑着话。

    而凌耀则呈现一副恼羞成怒的状态!

    他真的没想到,这一切竟然和凌宸有关。

    而且看他们有备而来的样子,估摸着设计这个局的,肯定和凌二爷脱不了关系!

    正因为想到这一点,凌耀站起来想说什么。甚至,垂放在大图双侧的手都崩的有些紧。看样子是想要打人。

    估摸着谈妙文也是看清楚了这一点,他笑道:“想打我?”

    没人对一个即将揍自己的人笑的这么开心。

    下一秒,凌耀知道他笑什么。

    他说:“你打不过我的!”

    “好了,我也没有那么多时间和你在这里唠嗑了!该说的,该交代的,我都已经说完了。现在,你该走你的阳关道,我该走我的独木桥了!”

    “我……”

    凌耀其实还想要和他说些什么,至少这是自己这一辈子来用情最专一的一次。

    可那男人没有等到他说什么的时候,便已经先行推开他们这房子里的某扇窗户,一下子跃出!

    这可是十二楼!

    这么跳下去,粉身碎骨也说不定!

    虽然在知道这人其实和凌宸是一伙的,现在也很伤心,但凌耀真的没想过要他死。

    所以当他跳出去的时候,他急急忙忙的便跳到窗边,准备拉住他。

    不过也正是因为这个动作,凌耀才知道自己的担心有些多余。

    因为,那男人在窗户上的攀爬,如同在地上行走。

    不一会儿,他便回到了地面上,消失在人群中……

    而看着这消失的背影,凌耀缓缓的滑坐在了地上。

    这便是,他凌耀第一次用情至深的结果。

    丢了人,也丢了所有的身家……

    ——分割线——

    “侄媳妇!”

    这日,当顾念兮醒来,给聿宝宝换完了衣服,打算给自己换衣服的时候,一人影从窗户上跳了下来。

    有些陌生的称呼,让顾念兮原本就准备脱下自己上衣的手停了下来。

    转身看到此刻正坐在他们窗户上的谈妙文,顾念兮除了有些吃惊,便无其他。

    谁让谈妙文这么神出鬼没的出现在她的卧室里,已经不是一次两次了?

    “表叔,有什么事情?”

    “没事情,难道就不能来串串门?”

    谈妙文非但声音有些不伦不类的,连他的话都有些忽冷忽热。

    不过这样的谈妙文,其实顾念兮也能理解。

    毕竟,谁在遭了那么大的罪之后,心里上能一丁点都没有变化?

    “表叔说的是哪里的话,您要是过来串串门,爷爷肯定高兴!”听说顾念兮和谈妙文能联系上,谈老爷子已经不止一次让顾念兮找个时间喊谈妙文到家里头来坐坐。

    可谈妙文一听这话,神色一变,又说:“我只是来看看我干儿子的!”

    说着,谈妙文跳下了窗户,大步走到小床边。

    一手就将刚刚换好了衣服,顾念兮怕他乱跑给放进小床里的聿宝宝抱了出来。

    比起先前几次见到谈妙文时候的慌乱,现在聿宝宝也镇定了许多。除了和他干瞪眼之后,聿宝宝也没有哭。

    看着他那乖巧窝在自己怀中的模样,谈妙文不自觉的就揉了揉他的小脸蛋。

    谈妙文喜欢聿宝宝,这一点顾念兮是知道的。

    毕竟,他自己已经丧失了生育能力。

    所以,他从以前就想着要将和他最为相似的谈逸泽的孩子认为自己的干儿子。

    一过听着这谈妙文一口一句干儿子的,顾念兮还真的有些头疼!

    这聿宝宝才一个,都有好几个人认他为干儿子了。

    谈妙文继续揉着聿宝宝那个鸡冠头玩,不过这小子不乐意。

    一张嘴,就将人家谈妙文的手给咬了。

    好在谈妙文也不恼,任由着他咬着。

    对于他而言,什么伤没有经历过?

    就聿宝宝这两个小牙齿,最多就像是挠痒痒。

    一边看着他咬的起劲,他还一边称赞着:

    “这臭小子现在也不怕生了,是个好苗子!”

    谈妙文每次到家里来,都要抱上聿宝宝一阵。

    对此,顾念兮也熟悉了。

    所以,当谈妙文抱着孩子在家里转悠的时候,顾念兮便自顾自的开始收拾被褥。

    而吃完了早餐,打算上来拿点东西就去上班的谈逸泽推门进来的时候便看到这样一幅场景。

    顾念兮正在收拾着床,谈妙文正在逗着聿宝宝玩。

    说实话,这一幕说不出的和谐。

    就好像,这真的是一家三口似的。

    可当看着这一幕的时候,谈逸泽的心里却有些说不出的沉闷。

    ------题外话------

    2014年的第一天,元旦快乐~!么么哒~

    希望未来路上还有你们的陪伴~!
(快捷键←)[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快捷键→)
大家同时在看:龙血战神 黑道特种兵 傲世九重天 武动乾坤 遮天 绝品邪少 生肖守护神 完美世界 我的贴身校花 绝世唐门 大主宰 莽荒纪 我欲封天 校花的贴身高手 星战风暴 武极天下 校园绝品狂徒 亿万老婆买一送一
本书转载于网络,版权属原作者,喜欢小说军婚染上惹火甜妻全文阅读,记得收藏本书。 卓越全本小说网 www.zy200.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