卓越全本小说网 全本玄幻 全本武侠 全本都市 全本历史 全本侦探 全本网游 全本科幻 全本恐怖 全本散文 其它小说 全部小说
小说排行榜 > 全本都市言情 > 军婚染上惹火甜妻全文阅读
军婚染上惹火甜妻TXT全集下载 加入书签

军婚染上惹火甜妻无弹窗 正文 第455章 谈某吃瘪vs苏悠悠,要幸福

    “不说一声,到这里来做什么?”

    谈逸泽说这话的时候,已经大步上前,将被谈妙文抱在怀中的聿宝宝接过来。

    而后,他的视线落在顾念兮的身上。

    其实,他就是有些生气。

    为什么有别的男人出现在这个卧室的时候,顾念兮也能跟没事的人一样,继续做着自己的事情!

    还生气,顾念兮为什么对谈妙文一点防备之心都没有?

    虽然说谈妙文是他谈逸泽的表亲,但自从十五年前发生了那些事情导致了谈妙文的性情大变之后,现在的他一直都生活在这个世界的阴暗角落。

    别看他这会儿笑着和你说话,也指不定下一秒会作出什么事情来。

    谈逸泽在生气,顾念兮为什么一点都没有意识到危险。

    当然,他也更生气,这样小气的自己!

    明知道谈妙文现在也不能对顾念兮作出什么事情来,加上他谈逸泽先前救过他的关系更不可能作出伤害他们娘俩的事情来,可他还是跟个神经病一样,神经兮兮的!

    “我过来是想跟你说,所有的事情都办妥当了!”

    对于谈逸泽这进来之后所做的一切,谈妙文其实都看在眼里。

    只是,他脸部的表情,从始至终都没有什么变化。

    “事情妥了?”谈逸泽貌似也对他说的话有些诧异。

    其实,这阵子他的事情比较多,压根就没法管这些事情。

    要不是今儿个谈妙文自己过来,他都不确定自己会不会将这事情给忘了。

    听完谈妙文的话之后,他将怀中那个不安分的,准备爬向自己的肩膀上的聿宝宝给按回到怀里之后才继续说:“办妥了就好!凌二那边也应该已经得到消息了吧,不过既然没什么事情,你就去忙你的吧!”

    这话,听上去有些像是逐客令。

    事实上,谈逸泽的意思便是如此。

    他真的不喜欢他和顾念兮的房间里,出现别的人物。

    而且,这人还和他们娘俩看上去出奇的和谐。

    “知道了,我在这里碍着你眼睛了!”

    和谈逸泽一样,谈妙文说话也不喜欢撵着藏着。

    不过听谈妙文这么说,顾念兮倒是有些尴尬。

    赶紧上前,她和谈妙文说:“表叔,别听他胡说。他这人就是爱犯浑,你别理他。不如这样吧,中午留下来吃饭。爷爷说今天中午给加菜来着!”

    虽然被谈逸泽一到就下了逐客令,但谈妙文今儿个的心情却出奇的好。

    非但直接了解了和凌耀那边的事情,还能第一次看到谈逸泽吃瘪。

    别看这顾念兮柔柔弱弱的,竟然连谈逸泽她都敢直接骂了。

    而最好笑的,是谈逸泽明明被骂了一通,还是敢怒不敢言。

    那副憋屈的样子,真的让谈妙文在心里头大喊:长见识了!

    原来,向来狡猾的谈逸泽,也有吃瘪的时候。

    而这心情一大好,谈妙文也不想和这个闷骚谈参谋长多计较。

    掐了掐聿宝宝那张胖嘟嘟的小脸蛋,他说:“算了,还是等下次吧!今儿个终于处理完这些混账事了,我自己那边的事情还堆积如山呢!”

    听谈妙文这么说,顾念兮也赶紧推开了刚刚被吹的反锁上来的窗户,对着谈妙文说:“既然是这样,那请表叔小心慢走。”

    这是送客之道。

    顾念兮这做的,也算是人之常情。

    只不过,这推开窗户送走客人的,还真是有些别扭。

    可谁让,人家谈妙文向来不走门,而是走窗户呢?

    再者,其实顾念兮也知道,现在谈妙文其实还没有做好应对自己家人的准备。

    “看来,我侄媳妇还真的是越来越了解我了!”

    看着顾念兮为自己推开的那扇窗户,谈妙文自己也有些自嘲的笑了笑。

    “好了,等过一阵我再过来看这小子,先走了!”

    说着,谈妙文那修长的身影便从窗户上一跃而出,瞬间就消失在他们的面前。

    而这一幕,聿宝宝又看的傻傻的流口水了。

    直到被他老子强行捂住眼珠子的时候,聿宝宝还沉迷在刚刚那一幕给自己带来的震撼中。

    他梦想着,将来有一天他也一定要从这个窗户飞出去。

    “别给老子想那些有的没的。你敢尝试,看我不打断你的小狗腿!”某人,在他的耳边恶狠狠的威胁着。

    看着自家老子在自己面前那张放大的脸,聿宝宝顿时有些欲哭无泪。

    好吧,自己有生以来的第一个梦想,就在谈参谋长的暴力威胁下,蔫了!

    等谈逸泽恶狠狠的威胁完了这个小混蛋之后,便看到顾念自已经换好了衣服。

    今儿个她穿的是一身连身裙。

    粉色的,又是直筒的。

    这一身还是顾念兮昨天才从乐悠国际服装公司那边拿来的。

    这样的衣服,比较宽松,不会勒到自己腹中的宝宝之外,布料也很舒服透气。

    腰身上系上一条窄皮带,让它稍微有些腰型,又干练了许多。

    本来下身还要搭配一条白色打底裤的,但因为临近夏天天气比较热,她便没穿上。

    不过也正因为这样,她这一身的职业套装却完全的展现了她腿部的美。

    一整个冬天都没有穿短裙,夏天被晒黑的腿部已经恢复成为之前的奶油白。

    而她的腿,却又不是时下那种骨感的只剩下一根竹竿的腿。

    稍稍有些肉感,肉也紧绷绷的那种。

    让人一看,就不由得想要伸手摸一把的那种。

    而裙摆的位置不高不低,正好知道了她的大腿中间位置。

    这一看,让人浮想联翩。

    光是看着这一条长腿,谈某人的脑子里便闪现这双腿弯曲成自己想要的弧度时候的美好……

    但他相信,有着这样想法的绝对不只是他谈逸泽一人。

    所以,就在顾念兮收拾完,将用夹子夹起来的头发给垂放在肩膀上之后,她便转身准备带聿宝宝出门了。

    谈老爷子今天要出去。

    一天不能陪在自己的宝贝金孙孙身边,他心里也很记挂。

    本来还想着要带着这孩子一并过去的,可考虑到现在他的腿脚不方便,而这小胖墩走了几步路肯定又要赖着谈老爷子抱着他,所以顾念兮不同意让这个闹人的小家伙跟着过去。

    而刘嫂今天家里有亲人过世,所以要赶回去参加葬礼。

    这一来二去,今儿个顾念兮就只能一个人带着这个小家伙。

    不过顾念兮已经想好了,今天就先带上这个小家伙到办公室里坐一坐。等到处理一些事情之后,就带着聿宝宝去吃点东西,顺便将苏悠悠喊出来一起玩。

    收拾完之后,顾念兮就绕到谈逸泽的身边。

    看着打扮的这么漂亮的顾念兮站在自己的身边,谈逸泽还颇有些紧张。

    为啥?

    那还不是自从前一阵小两口倔上之后,他都没有好好的抱着她么?

    好吧,谈逸泽承认,每次顾念兮睡着之后,他还是每夜照常抱着她入睡。

    但这和清醒的时候抱着,感觉还是相差个十万八千里。

    特别是看着她胸前鼓鼓的那两个球,谈逸泽很没有骨气的咽了下口水。

    貌似一段时间没有好好的和这两个球打招呼,它们倒是长大不少。

    可不对啊!

    顾念兮早已过了长身体的时间,再加上这段时间她身子也瘦了不少。

    这两个球,却长大了不少。

    难不成,这两货还能逆生长不成?

    眼看着顾念兮朝着自己伸手,谈逸泽的喉结又上下滚动了下。

    这丫头,诱惑人也不至于这样吧?

    想要他谈逸泽,直接将他推到不就成了?

    还用大白天的对他张开双臂的么?

    他谈逸泽,可是会有些不好意思的!

    如果不是最近这段时间参加野外作战训练的话,谈逸泽相信现在顾念兮一定会看到他脸颊上的红。

    他承认,他快要按耐不住了。

    看着顾念兮张开的那双臂,迟疑着谈逸泽一直垂放在大腿双侧的手也按耐不住向上抬了起来。

    就算在怎么不想理会顾念兮,可身体的行动貌似都先于他的大脑。

    但就在这个时候,当谈逸泽正准备回应顾念兮的手的时候,却发现这个女人伸出的手并不是朝着自己伸来,而是朝着他怀中的聿宝宝伸了过去。

    一下子,就将他怀中的小家伙给抱走了。

    等到怀中空空如也的时候,谈逸泽这才意识到自己刚刚貌似表错情了。

    原来人家顾念兮是想要抱着聿宝宝的,可他却误认为顾念兮已经按耐不住寂寞,对着自己投怀送抱了!

    这一低头,谈逸泽才发现自己刚刚准备回应顾念兮的手,正尴尬的停在半空中!

    “宝宝,今天妈妈带你出去玩。不过你要好好听话,知道么!”谈逸泽转身的时候这便看到顾念兮正半蹲着给聿宝宝穿袜子。

    但这,还不是重点。

    重点是现在的顾念兮半蹲着,那双腿间的缝隙也越小了。

    更加激发了,男人想要探索的*。

    谈逸泽同样身为男人,他当然清楚像是顾念兮这样的少妇对于男人而言是怎样的诱惑。

    “妈,糖糖!”聿宝宝听到有的玩,赶紧狗腿的将自己从谈逸泽那边多得到的糖果送了个给顾念兮。

    而看着手上那明显不是自己买的那个牌子的糖果,顾念兮狠狠的瞪了边上的谈逸泽一眼。

    但最终,什么话都没有说。

    她抱着聿宝宝,转身就朝着大门处走了。

    本来还打算拿了东西就走的谈逸泽,这会儿也顾不上拿什么东西了,直接追上去就拉住了顾念兮的手,问道:“你今天一个人带着宝宝?”

    “不然呢?难不成还要您这个大忙人来带他?”顾念兮的语调很轻,听不出任何的不悦。

    可唯独那疏离感,却让谈某人不自觉的挑了眉。

    “你一个人带着他多累啊。这家伙,要多调皮有多调皮。”

    关键是,要是真的哭起来,没有谈逸泽在的话绝对要等他哭个心满意足才行。

    这样,顾念兮单独一个人带着他出去,真的没有问题么?

    当然,其实比起担心聿宝宝哭个不停来,谈逸泽还是比较担心自家小媳妇那双勾魂的腿出去外面招蜂引蝶。

    儿子需要糙着养,所以哭一哭算什么。

    但老婆的腿要是太勾魂被别人给揩油的话,谈逸泽会杀人的!

    可顾念兮说了:“没事,过会儿我办公室,就让韩子帮着带带!”

    估计韩子要是听到顾念兮这话,绝对是泪流满面了。

    你们谈家的小爷,那是随随便便谁都能伺候的好的么?

    说着,顾念兮继续抱着聿宝宝打算出门。

    可就在这个时候,谈逸泽却快步追了上去:“我看这样吧,今儿个我申请休假,跟你一起带着他吧!”

    “你确定?”谈逸泽本以为,顾念兮应该会拒绝的。

    但没想到,她只是这么问。

    其实,顾念兮也有些担心,自己一个人管不住这个淘气的小家伙。

    当然,要是没怀孕还没有什么问题。

    可现在她的身子重,再加上这次怀孕之后,医生说她有流产的征兆,所以顾念兮也担心肚子里的宝宝。

    所以,在听到谈逸泽说他要帮带着孩子的时候,顾念兮当即就心动了。

    “当然确定。我答应你的,什么时候食言过?”

    他不由分说的就从顾念兮的手上接过孩子。

    一手抱着孩子,另一手便迅速的换上顾念兮的腰身。

    可眼看谈逸泽的手就要过来,顾念兮却给躲开了。

    “要不然这样好了,你既然要带着宝宝,就和他在家里玩就好了。中午的时候我还有个高层会议要开,就不回家吃饭了,到时候我给你们爷俩订盒饭。不过晚饭我会赶回来煮的!”

    而听着顾念兮的这些安排,谈逸泽有些恼了。

    因为顾念兮的这些安排里,她的生活根本就没有他谈逸泽。

    这一听,谈逸泽的脑门直作响。

    为啥?

    她穿的这么惹火,他谈逸泽本来就担心她带着孩子出去招蜂引蝶的了。

    现在将孩子还交到他谈逸泽的手上,乍一看这顾念兮压根就跟人家大学生没什么区别。

    这样放她一个人出去,他谈逸泽怎么可能放心的了?

    于是,在顾念兮已经下了楼,让老陈备好了车,准备进去前往公司的时候,谈逸泽也跟着一把就将车门给拉开了。抱着聿宝宝的他,也跟着直接坐进了车内!

    此时,他已经换下了今天早上穿着的那一身迷彩服。一身简单的灰色西装,让他多了一份沉稳,也多了一份属于成熟男人的魅力。

    谈逸泽的突然闯入,让顾念兮和老陈都有些诧异的看着他。

    而后者,只是甩了他们两一记白眼:“看什么看,我儿子说想要跟着去公司看看!”

    再看谈逸泽怀中的聿宝宝。

    靠!

    人家聿宝宝快要睡着了好不!

    这个样子,你哪一点看出这孩子说要去公司看看的?

    不过谁让谈逸泽搬出来的这位可是现在谈氏的小太子爷。

    本来还想要说些什么的两个人,只能默许了谈逸泽闯入。

    在顾念兮的一声:“开车。”之后,车子缓缓的朝着明朗集团驶去……

    ——分割线——

    苏悠悠遇上施安安,也是在这个午后。

    这一天,苏悠悠下了班,本来是想要直接回家的。

    但一想到最近只要她下班回家,势必会遇到守在自家楼下的某个猥琐男,苏小妞连下班回家的心情都没有。

    趁着时间还有点早,太阳还没有下班,苏小妞直接到了sh国际旗下大卖场。

    当然,苏小妞其实也不知道这里是sh国际的大卖场。她只是知道这不是凌氏旗下的产业,才选择到这里买东西的。

    最近苏小妞只要遇到凌氏的产业,几乎都是绕着走的。

    原因自然是某个猥琐占了她便宜的男人不知道都跟他们凌氏旗下的员工都说了什么了,每次只要苏悠悠不小心进入凌氏的产业,拿出卡来买东西的话,他们就总跟她说,她是什么凌氏的最尊贵的会员之后的,总之就是打折了再打折,打到最后仅需要几块钱的那种。

    好几次之后,苏小妞吓得没要进入一个卖场逛之前,都要先打听一下这里是不是凌氏的产业。

    正所谓,无功不受禄。

    虽然说她苏悠悠现在是给凌母做了手术,算是救了她一名。

    但关于手术的费用,他们也一分钱不少的支付给了她。

    所以在苏悠悠看来,他们之间并不存在谁亏欠谁的问题!

    进入这卖场的时候,苏悠悠一个人就在服装区晃悠着。

    从以前,她就偏好红色的衣服。

    所以每次一见到那张扬红色的衣服的时候,苏小妞就一股脑的凑上前。

    今儿个这家卖场不错,竟然出现了好几件合她苏悠悠胃口的红色衣服。

    不过在这当中,苏小妞最看重的便是这一条红色的露肩收腰裙。

    “小姐,要是喜欢的话,可以试试看的。”

    “那好,给我拿下来!”

    苏悠悠从店员的手上拿下这件衣服,便走进了更衣间。

    此时,一挺着大肚子的女人正好在几个sh国际的高层的陪伴下,缓步到此。

    “施总,这是最近菜新入驻我们卖场的品牌,顾客反映挺不错的。销售量,也在同行中排名前三!”此时,施安安穿着一平底鞋,身上是一条薄荷绿的裙。

    非常宽松,也是非常舒适布料的连身裙。这还是施安安专门在德国定制的。

    虽然是大肚裙,可在施安安的身上仍旧有些紧了。

    当然,这紧也仅限于在她的肚子上。

    没办法,像是怀孕能肚子圆成她这个样的,还是很少见。

    所以就算是特别定制的大肚裙,现如今穿起来还是有些紧了。

    而施安安也在昨天给德国那边的人打了电话,让他们赶紧给自己定制一身更为宽松的衣服来。

    不过正因为施安安现在的肚子比寻常孕妇大上了好多倍,现在她每走几步,都要好好的缓一口气。

    这不,刚走到这家店的时候,她又开始有些喘了。

    而跟在她身后的员工,也体贴的停了下来。

    没办法,再过半个月就要实行破腹产了。

    医生说,三胞胎太大,怕她的身子承受不住这样的重量,所以就算她一直喊着要顺产,医生都没有同意。

    因为,风险太大了。

    而施安安知道,一旦生产,接下来有很长一段时间她都不能出来了。

    到时候,视察的工作肯定要耽搁好长一段时间了。

    先前因为突然怀孕,她不知道该如何接受自己腹中突然多了生命的事实,逃回到德国。已经有很长的一段时间,没有到这边看了。

    现在要是因为生产不能过来看一下的话,肯定有些不称职。

    所以她想趁着生产之前,先过来看看卖场。

    可这才刚刚走了几步,施安安就觉得累。

    特别是腰身,累的她都站不直了。

    这一下,施安安的脸色有些发白。

    员工见此,赶紧在这家旗舰店里找来了椅子,想让施安安好好休息一下。

    而就在这个时候,苏悠悠从更衣室里走了出来。

    只不过,走出来的时候苏悠悠并没有看到有人在这家店里。而是,全都围在了点门口。

    “没事吧?”

    “要不,去医院?”

    “……”

    苏悠悠还没有上前,便听到人群里传出了这些话来。

    医院?

    难不成,有人遇上危险了?

    救死扶伤,是医生的职责。

    所以在听到这些的时候,苏悠悠已经大步上前,拨开层层人群走了进去。

    看到正坐在椅子上,脸上苍白的没有一丝血色的人是施安安的时候,苏悠悠的美目里闪现诧异。

    目光触及到施安安那个比人家正常孕妇大了好几倍的肚子的时候,苏悠悠的眉心也跟着皱了起来。

    迟疑,不过是一瞬间的事情。

    很快,苏悠悠又恢复了穿着白大褂时候的样子,这边翻了一下施安安的眼珠子,那边已经喊着:“你们散开,这样围着孕妇都不能呼吸了!”

    “……”

    可能是有些怀疑苏悠悠的做法,众人没有在第一时间让开。

    而苏悠悠沉吟了片刻之后喊着:“我是妇产科医生,这是我工作的证件。麻烦你们让开一下好吗?”

    一番话下来,所有人都推开了几步。

    或许是氧气多了些之后,本来只能逼着眼睛的施安安在这个时候睁开眼。

    目光触及到此刻正在为自己热心的检查着什么的人是苏悠悠的时候,她的眼眸里满是哀伤:

    “悠悠……”

    “没想到,真的是你!”

    施安安的嗓音里,带着浅显易懂的激动。

    其实,苏悠悠是她做不想要伤害的人。

    可不知道为什么,那段时间她就像是中了邪似的。

    明明知道苏悠悠和骆子阳已经开始正式交往的情形下,她还是选择和骆子阳有所来往。

    因为,她对骆子阳真的有感觉。

    向来在商场上强横惯了的女人,在感情上也有些野蛮。

    她恨不得,直接将骆子阳占成自己的。

    可当脑子清醒过来的时候,施安安这才意识到,自己这些行为对苏悠悠到底造成了多大的伤害。

    这之后,施安安一度觉得,自己没脸再见苏悠悠了。

    而且,苏悠悠也一定不想见到自己。

    所以这段时间她回国了,也不敢约着顾念兮和苏悠悠出来见面。

    可没想到,在这最为关键的时候,救自己的人竟然是苏悠悠。

    本来有些处于昏迷状态的她听到是苏悠悠的声音的时候,她还在心里暗自嘲笑自己的自作多情。

    现在的苏悠悠避着她施安安走还来不及了,怎么还可能伸手救她?

    可当睁开眼睛,看到苏悠悠真真切切的就在自己的面前的时候,施安安的的脸色又刷白了几分。

    真的是苏悠悠!

    “你别激动,现在好好的深呼吸几下。缓过去之后,有什么话再说吧!”

    因为有了苏悠悠的一番话,施安安安静了下来。

    再后来,见施安安的情况稳定了不少之后,众人商议之后暂时先将施安安拉到了这服装店内,免得影响了整个商场的正常运作。

    而此时,身为妇产科医生的苏悠悠,自然是陪同着。

    因为施安安的情况不准许,所以今天的视察工作暂时告一段落了。

    其他人各自散去,而施安安的助理便回到办公室那边取轮椅过来。

    其实前段时间施安安就开始坐轮椅了,只是今天想要过来视察工作的时候,她认为自己的身体状况可以,所以不肯坐罢了。

    没想到,却出现了这样的情况。

    而当众人离开之后,便只剩下他们两个人在这里大眼瞪小眼了。

    可能是找不到话题,怕两人之间太过尴尬吧。

    施安安扫了一眼苏悠悠身上的这条露肩收腰红裙,便笑着说:“这裙子,你穿真的很美!”

    红色!

    真的是最适合苏悠悠再适合不过了。

    而露肩的设计,正好让苏悠悠圆润的肩头露出来,白皙的肌肤也展现在世人面前。

    再加上苏悠悠本来就不差的身段,穿起来前凸后翘的。

    而被施安安这么一说,苏悠悠这才意识到,自己从刚刚就一直穿着这一身还没有买单的衣服。

    怪不好意思的!

    但对着施安安的时候,她还是说了:“这是因为本小姐天生丽质,穿起来自然好看了!”

    没错,这便是苏悠悠。

    即便气氛尴尬的情况下,仍旧不忘记臭美的苏悠悠!

    听到苏悠悠的这一番话,施安安先是稍稍一愣。

    但很快的,笑容便在她的脸上漾开了。

    自从得知怀孕之后,为了肚子里的孩子,她是没有以前那么阴郁了。

    可像是今天这样大笑出声的次数,也真的很少。

    因为怀孕,现在施安安出门也不化妆了。

    三十岁之后,女人没有化妆,气色肯定没有那些二十出头的姑娘好。

    可因为这笑容,施安安原本过分苍白的脸上有了一抹红,极其好看的红。

    可笑声过后,又是有些尴尬。

    因为现在的苏悠悠,不再像以前他们两人单独在一起的时候那样,总是叽叽喳喳的说个不停了。

    也对,她都对苏悠悠作出了那样过分的事情了,苏悠悠怎么可能还和以前那样,没有心机的对待自己?

    有些自嘲,施安安的视线落在自己的大肚子上。

    “你的肚子里,应该不止一个吧!”

    不知道沉默了多久之后,施安安听到了苏悠悠的声音。

    “嗯,三胞胎!”不愧是著名妇产科医生,一眼就看出来了。

    “你现在的情况有些危险,尽快实施剖腹产手术吧!”

    在医院,苏悠悠自然也看过不双胞胎案例。

    “上一次产检的时候医生就说要做了,说是太久的话会有危险的。但我觉得太早让孩子出来的话,怕他们将来身子不好。所以,我要求延后一个月。”

    施安安的语气,平静的就像是在跟苏悠悠叙述某个事实。

    可苏悠悠一听这话,语气却突然重了几分:

    “你考虑过自己的孩子,那你有没有考虑过自己的身体?”

    听到苏悠悠的话,还有她刚刚的口气,施安安有些诧异。

    但更多的,是欣喜。

    本以为自己对苏悠悠作出了那样过分的事情,苏悠悠应该是恨不得她早点死去。

    却不想,现在的苏悠悠,却还是因为她的身体发怒。

    沉吟了片刻,施安安说了:“悠悠,你是我见过的最善良的人!”

    “马善被人骑,人善被人欺!”

    苏悠悠只是自顾自开口。

    一听这话,施安安便越是尴尬。

    是啊。

    正因为苏悠悠太过善良,不然人家发现了她施安安竟然是小三之后,肯定会先冲过去狠狠的抓着她的头发,给几巴掌。

    可苏悠悠没有。

    从始至终,连一句恨她都没有说过。

    “好了,你的助理已经过来了,我先走了。”

    苏悠悠抬头看到不远处的商场入口处,施安安刚刚派过去拿轮椅的人已经大步朝着这边走过来,她便站了起来。

    至于身上的那件衣服,苏悠悠刚刚已经让人给自己见了吊牌,准备直接穿着走。而刚刚换下来的衣服,服务员见到苏悠悠站起来的时候,已经将她的衣服装好,给送了过来。

    “对了,没有母乳哺育的孩子,身体素质也跟不上。”

    在走了几步之后,苏悠悠突然停下来说了这么一句不着调的话。

    不过,施安安倒是知道苏悠悠的意思了。

    她是在和她施安安说,尽早实施剖腹产手术吧,免得发生危险。

    看着苏悠悠渐行渐远,就快要走到商场出口处的身影的时候,施安安突然卯足了劲,朝着苏悠悠的背影喊着:“苏悠悠,你一定要幸福……”

    泪水,突然间就这样从施安安的脸上滑下来。

    是啊,当初她在苏悠悠人生的低谷时候拉了她一把。但这并不意味着,她施安安能在苏悠悠的背后搞出这样的动作。

    她给苏悠悠的伤害,可能比凌二爷给的还要大。

    而施安安庆幸的是,苏悠悠却没有因为这点事情记恨她。

    甚至,在她施安安遇到危险的时候,苏悠悠还是照样挺身而出了。

    可这也让她心里头的愧疚,像是滚雪球一样,越滚越大……

    而最后她对苏悠悠说的这一句话,是发自内心的。

    像是苏悠悠这样一个善良正常的女人,施安安真的希望她能够找到属于自己的幸福。

    而苏悠悠或许是听到了施安安的这一番话,步伐一顿。

    但她,没有回过头来看施安安。

    停顿了几秒钟之后,她说:“放心吧,你姐姐我迟早有一天,要幸福给全天下的人看!”

    说完这一番话之后,苏悠悠踩着自己那双十几公分的高跟鞋,摇曳着新买的红色连身裙,高调的朝着外面走去。

    这,便是苏悠悠。

    不想记恨,也不会去记恨的苏悠悠!

    ——分割线——

    “爸,骑高高。”

    “爸,看车车!”

    “爸……”

    顾念兮在那边处理文件,这边谈逸泽就带着聿宝宝,就像是刘姥姥进大观园一样,一直都在办公室里转悠着。

    不过很显然,都是聿宝宝起的头。

    时不时要爬上谈逸泽的肩头,看看落地窗外面的车子。

    时不时,又拉着谈逸泽在沙发上玩骑马。

    被这爷俩的吵闹声弄得,顾念兮都有些烦了。

    大半天的时间,连一页A4纸上面的文件的内容都没有看进去。

    好在就在顾念兮快要缴械投降的时候,谈逸泽给这聿宝宝也弄得累了。

    窝在沙发上,就开始打呼了。

    本来还缠着谈逸泽玩的聿宝宝,看到了他老子窝在那边睡觉,也学着他躺成那个姿势。

    不过小宝宝的睡眠就是好,这刚刚学着谈逸泽躺下,不一会儿也睡着了。

    而看到那一大一小在办公室沙发上睡成那副德行,顾念兮有些汗颜。

    再怎么说她顾念兮这里也是明朗集团的总裁办公室吧。

    秘书和客人都随时会进来。

    可这爷俩竟然就在这里睡成这副德行,这别人进来还以为这里是陈尸的地方呢!

    心里虽然有些气,但顾念兮还是悄悄从自己的柜子里取了一条毛毯,给这爷俩盖上。

    被聿宝宝捻了捻被角的时候,这臭小子有些不舒服的哼唧了下,随后又一屁股对着她。

    而谈逸泽这边给盖上的时候,他就像是什么都没有发现。

    看来,最近他真的累坏了!

    其实,顾念兮真的很久都没有这样安静看着他了。

    这才发现,谈逸泽的眼眶已经深凹进去了很多。

    不过,就算是这样,谈逸泽还是很好看。

    特别是那长的让人妒忌的睫毛,在他的眼窝里形成两把扇子阴影。

    而看着这些,顾念兮又忍不住伸手上前了。

    其实,她真的好久没有这样对着谈逸泽的脸,也没有这样摸他的脸了。

    自从前段时间之后,他们之间虽然没有再提及那天的事情,可顾念兮心里总存在一些小疙瘩。

    而谈逸泽也迟迟没有道歉,这一来二去两人之间就好像隔着一面透明玻璃似的。

    能看到彼此,却无法触及到彼此。

    本来是打算等到谈逸泽道歉之后,她才好好看他,好好和他说已经怀孕的事情的。

    可谁知道,这老男人怎么跟倔牛似的,一句道歉的话都不肯。

    这让顾念兮,多少有些委屈。

    本来,她还在心里下定了决心,若是谈逸泽真的不打算和她道歉的话,或许她会一辈子都不理他。

    可没想到,现在面对着这个男人的睡脸,顾念兮又开始控制不住自己的手了。

    也罢。

    就今天这一次吧!

    反正谈逸泽现在睡着了,也不知道她摸了没有。

    也正是有这个想法,顾念兮落在谈逸泽脸上的动作也放开了许多。

    除了搜刮一下这个男人过长的眼睫毛之外,顾念兮还悄悄的揪了谈逸泽的脸颊一把。

    谁让这个老男人这么拧,都这么久了还不肯跟她道歉?

    “真讨厌!”蹲在地上的她,一个人喃喃自语着。就像是在发泄,这段时间积压在心里的怒火似的。

    “你怎么可以吼我?”

    “我爸爸都没有那么吼过我,你怎么可以那么对我呢?”

    “谈逸泽,你知不知道我真的很伤心?”

    越说,顾念兮越来气。

    “谈逸泽,我们是没有婚礼,也没有跟别的夫妻一样海誓山盟,我不知道你是怎么想的,但我真的在乎我们的这段感情。可你,怎么能让我那么伤心呢?”

    而这越是来气,顾念兮落在谈逸泽脸上的力道也越大了。

    不过也不知道是她掐得重了些,还是这个老男人压根就没有睡着。

    在顾念兮再掐了他的时候,谈逸泽便悠然了睁开了双眼。

    这个举动,吓得顾念兮赶紧收了手。

    不过到底蹲在地上的时间有些过长了,着急着要从这个男人面前撤退的顾念兮,差一点就因为双脚发麻而摔倒了。

    好在这个时候,谈逸泽眼疾手快拉住了她的手。

    将本来要跌倒地上的她,直接拉到了他的身边。

    这一番动作之后,顾念兮感觉是心惊肉跳的。

    不是因为自己刚刚背着谈逸泽揪了他那么多把,也不是因为此刻和谈逸泽的距离太近太过暧昧,而是刚刚她差一点摔倒了,差一点害了自己的孩子。

    这一刻,她有些自责。

    但更多的,则是庆幸。

    幸好,谈逸泽在她差点摔倒的时候,将她拉住了。

    不然,后果真的不堪设想。

    “兮兮,你没事吧?”

    顾念兮的异常,谈逸泽自然注意到。

    特别是刚刚她一时间的脸色变得那么苍白,谈逸泽不自觉的将她抱的更紧了些。

    “我没事。”

    她现在虽然孕吐情况是好了不少,但这么一阵天旋地转的,当然还有些受不了。

    也顾不得现在和谈逸泽的矛盾,她直接闭上眼在谈逸泽的怀中靠了一会儿。

    那股子眩晕感,总算好了许多。

    “兮兮,你的脸色很白。你确定你没事?”

    顾念兮闭上眼,让谈逸泽更是慌张。

    好在一阵子之后,顾念兮又睁开了双眼。

    不过这一睁眼,顾念兮便从他的怀中挣脱了。

    这突然的动作,一时间让谈逸泽有些接受不了。

    更为接受不了的,是自己怀中空荡荡的。

    “没事了,刚刚只是有点头晕。对了,你把宝宝抱到休息室里面睡吧。这小家伙一睡着,估计午饭都不肯吃了!”

    此时的顾念兮又像是个没事的人一样,直接朝着办公桌前走了去。

    看了躺在沙发上睡的打呼的聿宝宝之后,谈逸泽却是大步上前。

    “兮兮……”

    他跟在她的身后,让她有些莫名的恐慌。

    因为顾念兮怕被他发现,现在她怀孕的这个事实。

    靠着孩子缓和夫妻间的关系,那不是她要的。

    “谈逸泽,我还有些事情要忙。要不我给你和孩子叫盒饭过来吧!”知道他跟在自己的身后,顾念兮却没有回头。

    她看向了落地窗。

    此时已经临近中午,落地窗下面的那个世界,又是车辆拥堵。

    她以为,自己可以转移话题。

    却不想,他并没有这个打算。

    看着她的背影好一阵,他说:“兮兮,其实你很伤心,对吧!”

    他,还是听到了她刚刚的那一番话……

    不过,这也不出顾念兮的预料。

    这个男人向来浅眠。

    轻微一点声响,都能叫他从睡梦中醒来。

    更何况,刚刚自己对他是又说又掐的呢?

    谈逸泽也承认,其实自己就是听到了顾念兮的那番话。

    其实打从一开始,谈逸泽真的没打算和顾念兮说这些。

    可听到,自己做的这些,原来让她这么伤心的时候,他的心也跟着发疼。

    这段时间,对她选择冷漠,其实他比她还要难受。

    所以,就算看到顾念兮哭红的眼珠子,他都选择视而不见。

    可这所有的坚持,貌似在听到她刚刚那一阵哑了嗓音的诉说的时候,连最后的一道防线都轰然倒塌了。

    最终,他还是输给了她顾念兮。

    听到身后那个熟悉的嗓音,顾念兮保持着之前的动作。视线落在窗外,唇瓣也抿的死死的。

    只是全身上下的注意力,却都落在身后的那个男人身上。

    她没有开口,也没有否认。

    谈逸泽知道,她这是在等着他说下去。

    稍稍上前,他伸手就从身后将这个倔强的丫头搂进自己的怀中。薄唇,也在这时候动了。声音如同发酿过后的酒,让人回味无穷:“兮兮,我……”
(快捷键←)[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快捷键→)
大家同时在看:龙血战神 黑道特种兵 傲世九重天 武动乾坤 遮天 绝品邪少 生肖守护神 完美世界 我的贴身校花 绝世唐门 大主宰 莽荒纪 我欲封天 校花的贴身高手 星战风暴 武极天下 校园绝品狂徒 亿万老婆买一送一
本书转载于网络,版权属原作者,喜欢小说军婚染上惹火甜妻全文阅读,记得收藏本书。 卓越全本小说网 www.zy200.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