卓越全本小说网 全本玄幻 全本武侠 全本都市 全本历史 全本侦探 全本网游 全本科幻 全本恐怖 全本散文 其它小说 全部小说
小说排行榜 > 全本都市言情 > 军婚染上惹火甜妻全文阅读
军婚染上惹火甜妻TXT全集下载 加入书签

军婚染上惹火甜妻无弹窗 正文 第458章 顾念兮,你变了vs肌肤之亲

    “我……”

    霍思雨不得不承认,刚刚前一秒还信誓旦旦质问着顾念兮敢不敢接下她的挑衅。

    可谁又知道,下一秒仍旧是顾念兮占据上风。

    甚至,本来信誓旦旦逼着顾念兮做决定的她,现在也变得有些迟疑了。

    特别是看到顾念兮脸上那似笑非笑的眼眸,总感觉这双眼眸在盯着她看的时候,就已经将她脑子里所有的想法都给看清楚了。

    这,还是当初和她同生长在一个城市,曾经一起谈天说地,嬉笑玩闹过的女人么?

    这一刻,霍思雨迟疑了。

    “顾念兮,你变了!”

    一句话,就这样不经大脑的从霍思雨的口中传出。

    其实,她本来不是会这么说话不经大脑的人。

    她在职场上打拼过,自然知道自己说出来的每一句话都可能成为路上的绊脚石。

    所以,从懂得这个道理开始,她说话都是小心谨慎的。

    可今天顾念兮带给她的震撼实在是太大了。

    让她的脑子里根本想不出其他,唯一能看到的便是面前那双似笑非笑的眼眸。

    而听闻她霍思雨说的这一番话,顾念兮脸上的笑容又深了几分。

    甚至,嘴角的弧度也扯开了许多。

    有轻笑,从顾念兮的红唇中传出。

    其实,因为今日顾念兮有些感冒的缘故,这笑声还是带着鼻音。

    可这样的笑声在这个宽敞的办公室传播了好一阵子,传进霍思雨的耳里便成了这个时间最为恐怖的魔音。

    而顾念兮笑完之后,看到现在站在自己面前的霍思雨又变得急促了几分。

    一双不再和曾经一样,涂着好看的指甲彩绘的手儿,正死死的纠缠在一起。

    像是,正极力克制着什么情绪。

    将霍思雨现在的所有反映都看进眼里之后,她才慢悠悠的开口,回答她先前的那个问题:“不是你跟我说过,是人都会变的吗?如今,我不过也是如你所说的,稍微变了下罢了。有那么意外么?”

    还记得,当年顾念兮初到这个城市的时候,她霍思雨非但抢走了她顾念兮相恋两年的男友之后,又在她顾念兮的工作上费尽心思胡搅蛮缠。

    当时,顾念兮就记得,霍思雨就是这么告诉她的:人,都是会变的!

    而她现在所做的,不过是将当年霍思雨教会她的话,还给她罢了。

    在顾念兮看来,霍思雨应该不至于这么惊讶才对。

    物竞天择,适者生存!

    这道理,还是她霍思雨教会顾念兮。

    “我还有个会议要开,时间也不早了!现在,我质问你一句话!你,还敢不敢和我顾念兮交易?”

    顾念兮的手,此时放在办公椅的扶手上。

    圆润好看的指尖,轻轻的敲击着椅子的扶手。

    让有节奏的声响,从这里传来。

    这是,顾念兮等的有些不耐烦的表现。

    因为她和顾念兮也算是“好姐妹”了那么多年,又怎么可能会不清楚?

    听到顾念兮再度问出来的这一句话,霍思雨的心漏掉了一拍。

    本来应该是她质问顾念兮要不要做交易的!

    如今,顾念兮却以其身之道还治其人之身了!

    这一番反映,让霍思雨感觉有点应接不暇。

    脑子里,一片混沌,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才好。

    再者,她同样也惊恐于顾念兮如此信誓旦旦的想要和自己做交易,该不会是已经想好了什么应对的路子,或是打算接着这个机会将她霍思雨斩草除根了?

    再度看了一眼气定神闲坐在办公椅前盯着自己看的顾念兮,霍思雨不得不承认,现在这个女人真的有着收拾她霍思雨的资本。

    “怎么?不会说话了?”

    见霍思雨没有回答自己的问题,只是一个劲儿的盯着自己看,顾念兮又催促着。

    放在办公椅扶手上的手敲击出来的节奏,也变得越发的急促。

    最后,这一阵节奏也停住了。

    因为长时间听着这敲击的声响,一时间停下来的时候,霍思雨还有些接受不了。

    戛然而止的节奏声之后,霍思雨看到本来一直坐在办公椅上的女人,突然占了起来,对她说:

    “看来,霍思雨小姐是没有诚意和我做交易了!也罢,今天我们所说过的,都忘掉吧。我的会议要开始了,就不陪霍小姐继续在这里呆着了。”

    眼看,顾念兮就要迈开脚步朝着外面走去了。

    而就在这个时候,霍思雨突然开口了:“等等!”

    她知道,顾念兮这是在逼着她去做这个决定。

    不然,她怎么会在明知道和她有些事情要谈的时候,还故意将会议安排在这个时间?

    这很明显,这一次顾念兮是有备而来。

    可霍思雨发现,自己却又不得不应承下来。

    她现在之所以能在舒落心的房子里头暂且住下来,还不是因为她垮下海口说自己能再度进入明朗集团?

    若是今天的事情没法谈成的话,怕是她一会去舒落心已经将她的包裹给打包好了。

    而眼下,她霍思雨在业内的名气已经一团糟。

    除了明朗,能让她稍稍有立足之地的话,拖着这一条半残的腿,她还能上什么地方去?

    “顾念兮,我和你交易!不管你现在给我什么职位,我都接受!”

    进入明朗集团,便是唯一生存下来的机会。

    所以,就算被别人说她霍思雨没有廉耻之心又怎么样?

    反正,她被人如此议论,也不是一两回的事情了。

    现在也无非是为了一口饭吃!

    等到自己的羽翼再度丰满,再度将曾经为难自己的人,给狠狠奚落回去也不迟……

    可当霍思雨说完这一番话的时候,她看到已经饶过她朝着办公室大门处走去的女人突然脚步一顿。

    转身,看向霍思雨的时候,女人那双清澈的眼眸,有着笑意。

    像是,很满意今儿个霍思雨给她的这个答案。

    可霍思雨好像又感觉有什么地方不对劲儿。

    这顾念兮给她的感觉,就好像正谋划着什么……

    特别是她那双清澈眼眸和她对视的时候,越来越浓的笑意。

    让霍思雨的背脊,突然有些发麻。

    顾念兮,难道你还有别的阴谋不成?

    可霍思雨没有等到这个答案之时,便看到顾念兮的薄唇又轻勾了一下,呢喃着:“只希望你做完了这个交易不会后悔!”

    丢下这么一句话之后,这回顾念兮还真的大步朝着门外走去了。

    而被丢下这么一句不清不楚的话的霍思雨,只感觉心疼突然漏掉了几拍。

    顾念兮这话到底是什么意思?

    为什么说做完了这个交易之后,不要后悔?

    难不成,这顾念兮压根还有什么阴谋诡计准备使出来?

    越想,霍思雨的心感觉越是没有底。

    可眼下,这个办公室里只剩下她一个人,没有人能回答她的问题……

    ——分割线——

    “怎么样?”

    回到舒落心的房子的时候,霍思雨这还没有将自己跛了的脚上的鞋子给脱下来,这边舒落心便已经匆匆忙忙的迎上前问道。

    看样子,今儿个的事情这舒落心还真的很上心。

    不然,这个老女人什么时候会在她霍思雨进门的时候迎上来?

    不过也正是因为舒落心这一番举动,霍思雨便知道了,眼下这个老女人现在也是迫在眉睫!

    扫了一眼这个老女人那一脸认真的表情,霍思雨不答反问:“什么事情?哟,还能让您移步到这门口来迎接我的?”

    霍思雨就是明知故问,在舒落心看来。

    明知道她很着急她能不能进入明朗集团,可霍思雨还是这么问。

    而且一看,这霍思雨就是充满挑衅的那种。

    这不,和她说着这一番话的时候,她的嘴角上还挂着一抹讽刺的弧度。

    舒落心也知道,其实这霍思雨的意思,无非是讽刺她现在为了这点事情,竟然连她霍思雨这样的死敌都能出门迎接了。

    不过舒落心也不恼。

    忍一时风平浪静!

    等到这一难关过去之后,到时候这整天取笑她的贱蹄子,你以为她舒落心会放过?

    “今儿个不是说你去明朗集团了么?怎么样,没被顾念兮给扫地出门吧?”两人其实都见不得对方比自己好。

    自从霍思雨住进这个屋子里头后,两人说话更是充满敌意。

    就如同现在一样,她表面上是问霍思雨今天去明朗集团的情况怎么样了。但实际上又将霍思雨给贬低了一通。

    “笑话!你觉得,单凭那顾念兮她能将我怎么样?”许是为了呈一时的口舌之快,此时的霍思雨也忘记了自己刚刚在明朗集团被顾念兮吓得差一点尿失禁。

    而一边听着的舒落心,在听闻她这一番话之后只是笑着说:

    “呵呵……顾念兮不敢将你怎么样的话,你至于落得现在这个下场么?”

    简单的挑拨一句话,便让本来还得意洋洋的霍思雨,瞬间拉下了脸。

    不得不承认,她现在的一切,有很大一部分原因,还真的是拜顾念兮所赐的。

    但这也不意味着,她霍思雨现在就活该被这个老女人嘲笑。

    所以她冷眼扫了看到她的脸色很不好之后便顿时春风满面的舒落心,也开了口:“这话你也不配说出口。别忘记了,你到底是被谁给赶出明朗集团,躲到这暗无天日的小地方来的!”

    这便是霍思雨。

    别人让她心里不舒坦,她定要还以十分颜色。

    而听闻霍思雨这番话的舒落心,原本嘴角上因为看到霍思雨脸上的难堪之后露出来的笑脸,也在霍思雨的这一番话之后,僵了僵。

    这话,等同于直接给她舒落心两巴掌。

    要是寻常人这么说的话,舒落心肯定这个时候已经冲上去和说这话的人拼个你死我活了。

    但舒落心也不得不承认,霍思雨的这话虽然难听,却也是实情。

    要不是顾念兮直接回到明朗集团,还直接弄出个什么遗嘱的话,再者将他们家的小南给忽悠的神志不清,直接辞去明朗集团的职位的话,她现在也不至于活得如此狼狈。

    而看到舒落心脸上的表情变得如此狰狞,霍思雨的心情也没有好到什么地方去。

    因为,在某种意义上说来,他们两人都是顾念兮的受害者。

    在门口僵持了好一阵之后,霍思雨终于脱掉了鞋子,进了屋。

    手上,还拿着一大包用黑色的塑料袋装着的东西。

    因为是用黑色袋子装着的,舒落心根本无法从这袋子外面看穿里面装着的是什么东西。

    但她,还是跟着霍思雨进了屋。

    霍思雨刚刚是坐公车去的明朗,最后又是达成公车回到这边。不过候车亭离这小区还有一些距离,所以候车亭走回来之后,她的整个腿都在发疼。

    索性直接将手上的东西丢在一边之后,她整个人窝在沙发上,然后皱着眉抬起自己的腿揉着。

    疼!

    真的很疼!

    没想到当初让自己高出了那么一截的代价,便是落下这样的终身残疾。

    只要遇到天色不好,这样的疼痛更是无法忍受!

    看着这霍思雨的脸,舒落心也知道她现在的腿脚很难受。

    不过,这是这贱人自己的事情,和她舒落心又有什么关系?

    她提供给这霍思雨吃和住,就已经不错了。

    难不成,还要伺候她一个跛脚的?

    比起霍思雨现在那副半残的身子,舒落心更想知道今天她出去办的事情怎么样了。

    “不是说你要进入明朗么?怎么又是这副德行回来了?还有,这玩意是什么?我跟你说,这里我提供给你住,但不意味着你可以随随便便将你那些破玩意给我带进这个家里来!”

    看着霍思雨丢在地上的那个黑色袋子,一看就知道不是什么好东西。

    说这话的时候,舒落心还伸脚往那个黑色的袋子上踹了踹!

    一脸的鄙夷样,不用说其实霍思雨也看穿了这个老女人的不待见。

    她伸手把地上的东西往上一捞,就直接将地上那刚刚被舒落心踹了几脚的东西给拽在了掌心里,躲过这个老女人再度伸出来的脚。

    “别小看了这黑色的袋子里装的东西,这可是明朗的工作服。我今儿个才在明朗集团的人事部领到的。”

    顾念兮那才刚刚一出办公室,她的助理就进了办公室,说是顾总已经给她安排好了职位,让她霍思雨跟着助理去人事部。

    进人事部的时候,人事部部长只是随意的看了她几眼,然后又递交了一个表格让她霍思雨填写。

    其实,正常的面试和今儿个在明朗集团人事部见到的其实都差不多。

    这菜让霍思雨压根就没有将这些事情放在心里。

    等填完了表格之后,人事部部长又直接丢给了她一个黑色的包装袋,说是明朗集团的制服。

    一听,霍思雨其实也没有多大的意外。

    其实去年下半年的时候,明朗集团就提出过今年职员都穿着统一服装。

    避免某些个女职员将心思放在不正经的道上,成天穿着极为清凉的衣服来上班。

    当时,这个提议很快就得到了当时上任的董事长谈逸南的支持。

    这大部分的原因追根究底的还是上次谈逸南上任之后,就有不少女职员用送文件的借口,穿着几乎上下都遮挡不住的衣服到他的办公室去。

    对于穿着火辣点的,谈逸南其实也没有放在眼里。

    经历过那么多的事情之后,他也懂得什么时候该淡定下来。

    可谈逸南不当一回事,别的职员可不这么想。

    有第一个人做了这样的事情,随后就有其他的人开始效仿。

    当时,公司里还有不少传言说是有个穿着火辣的女职员进入总裁的办公室之后,就有好半天都没有出来。

    再后来,那个女人还升职加薪了!

    诸如这样的传言,屡禁不止。

    而随后,也有更多的女职员争相效仿。

    到最后,谈逸南不得不让秘书拟出这个规定,然后在董事大会上通过了。

    其实,一开始霍思雨也还蛮期待,到底明朗集团的制服会是什么样子的。

    只可惜,她没有等到这制服出来,就直接被明朗集团以“盗用他人名义任职,使公司财产蒙受损失”的名义给解雇了。

    其实说到盗用他人名义,给公司造成损失,霍思雨压根就不赞同。

    她是也难怪刘雨佳的名义在明朗集团上班怎么了?

    可在她手上也做成了几个策划。

    给公司谋福利还差不多。

    可当时,霍思雨压根就没有钱请得起律师,自然也无法为自己找回公道。

    她只知道,当时便是顾念兮容不得她在明朗待下去罢了。

    不过关于明朗集团的制服,今天霍思雨也看过了。

    是一身修身的黑色西装,下身也搭配修身的黑色裤子。

    里面是白色的衬衣。

    那单调的服侍,霍思雨现在一想起来就没有打开这个袋子的*。

    “哟,还真的混进去了?”

    听到霍思雨的话之后,舒落心的脸上闪现欣喜的神色。

    没想到这霍思雨还真的混进明朗集团了!

    本来她还打算,今天霍思雨要是不能进去的话,她就直接将霍思雨连带她放在这个房子里的东西都给一并扫除这个家门。

    没想到,她还真的成功了?

    不过这样也好。

    霍思雨现在进入了明朗集团,又住在她这边,肯定要被她所用。

    到时候,她的计划也就容易多了!

    想到即将迎来的胜利时刻,舒落心的脸上是这一阵子以来没有看到的舒爽笑容。

    而霍思雨在看了这老女人脸上的表情之后,面色不自觉的沉了沉。

    这老女人,还真他妈的恶心。

    翻脸比翻书还要快。

    难道她还以为,她霍思雨进入了明朗集团稳住了自己的职位之后,还需要继续住在这里,听她的冷言冷语和差遣不成?

    舒落心,你未免太过高看你自己了吧!

    不想继续看这老女人的得意表情,霍思雨索性提着自己那袋黑色的东西,朝着自己房间里走去。

    回了房之后,霍思雨其实本来还想要先打开袋子里的东西来一看究竟的。

    可这一伸手,她憋见了刚刚那个老女人留在黑色塑料袋上的那两枚清晰的脚印。

    当下,她本来想要拆开塑料袋的心情一下子就消失的无影无踪了。

    索性将袋子直接丢在这个房间的某个角落里,霍思雨翻身上了床,然后掏出了刚刚自己回来之前买的那两片膏药,贴在自己那条发疼的腿上。

    感觉好了一些之后,她便躺在床上闭目养神去了。

    这样的她,丝毫没有在意刚刚那袋子里装着的到底是怎样一套制服。

    但此时的霍思雨并不知道,正因为这个时候一时疏忽大意,才导致后来发生的种种……

    ——分割线——

    “顾总,没事吧?”

    从会议上回来之后,顾念兮的脸色比之前好了些。

    不过鼻音,还是有些重。

    跟在顾念兮身边一并走出的韩子,有些担忧的看着她。

    “没事,今天这个会议还颇有收获。你把整理好的东西直接交给策划部的经理,让他们弄出了策划案之后直接交到我这边来!”

    顾念兮边说,便抓起自己的包包。

    “顾总的意思是,这次城北的开发案您打算直接跟进?”

    韩子问着这话的时候,脸上除了欣喜,还有更多的是担忧。

    顾念兮当年在策划部可是作出了不少令人刮目相看的案子来。

    有些甚至还被业内人士堪称经典之作,纷纷效仿。

    不过不管怎么效仿,都无法将顾念兮当年做出来的精髓全部都效仿出来。

    这,就是妙处。

    若是城北开发案直接由顾念兮跟进,再加上顾念兮在业内的名气的话,怕是明朗拿下这个案子就是十拿九稳的事情了。到时候,明朗集团也必定更上一层楼。

    但同样的,韩子也非常担心现在顾念兮的身体。

    你想想,现在顾念兮的身子重不说,最近还感冒了。

    一个明朗集团的事情,已经让她忙的团团转了。听说她私底下还是云阁的幕后老板,周末都要到云阁办事。

    若是现在在加上一个企划的话,那岂不是连休息的时间都没有?

    当然,顾念兮要是说自己打算亲自跟进,韩子也知道她应该是有把握自己的身子能够承受的了。

    可关键是,这顾念兮自己不心疼自个儿的身体,她家那位呢?

    若是被谈参谋长知道,他韩子竟然放任他家的小媳妇一个人担当了这么多的工作,要是没事还好说,一旦顾念兮的身体出现问题的话,他韩子的脑袋想要保下来估计也有点悬。

    “我打算跟进,这对于明朗来说,可是千载难逢的好机会!”

    像是没有察觉到韩子眸子里的担忧似的,顾念兮继续说着。

    这些,还是施安安跟她说的。

    施安安那么一个盘大的跨国集团的执行总裁都说了这个企划很重要,那肯定不假。

    所以,顾念兮也打算借此机会,将明朗集团推上一个新的高度。

    “顾总,您认真工作我是不该阻止的。但您也不要忘记了,您现在的身子……”

    韩子说这话的时候,不自觉的看向顾念兮的肚子。

    现在怀孕的顾念兮,腹部还非常的平坦。

    看上去,和正常人没有什么区别。

    可韩子记得,他姐姐怀孕三个月的时候,家里边是什么大小事都不让她做,整天就睡饱了吃吃饱了睡,可她还是整天喊着累。

    但人家顾念兮呢?

    非但手上握着两个大集团的的命脉,现在还打算跟进一个企划?

    这样,难道她不累么?

    可顾念兮说了:“我真的没事!你放心好了,不过接下来我要是开始跟进这个城北案子的话,到时候公司的其他事情还要多麻烦你了。”

    这顾念兮说的是大实话。

    她现在这个身体条件也知道不能太过操劳。

    但她也清楚,城北的开发工程是难得的契机,无论对于明朗集团还是对自己。

    所以,她还是打算亲自跟进这次城北的事情。

    可一旦开始处理城北的事情的话,她一天中有大部分的时间怕是都要忙着这个开发的事情了。

    到时候某些会议肯定腾不出那么多的时间来。

    所以,到时候这些都要靠韩子来主持。

    而韩子一听,这很明显的就是打算给他升职了。

    除了欣喜,更多的是感激:“谢谢顾总,韩子必当倾尽所有,为明朗集团鞠躬尽瘁!”

    “行了行了,咱们又不是古代那些准备战死杀场的士兵。今天就先到此吧,我现在打算先回去了。你待会儿把到人事部那边,看看我刚刚交代下去的事情处理的怎么样?”

    霍思雨刚刚开会之前,其实还先去了一趟人事部。

    将自己之前设定好的事情都交代了一番之后,这才去了会议室。

    不然,霍思雨去人事部,恐怕不会那么顺利。

    但顾念兮那人事部的一行,真的是为了霍思雨好么?

    这,倒是未必。

    韩子听着顾念兮的这话,也觉得大有玄机。

    再加上今天那个没脸没皮的霍思雨还到这明朗集团的办公室里小坐了一番之后,韩子察觉到顾总现在所说的事情,肯定和那个女人脱不了关系。

    “顾总,您到底给那人安排了什么职位?”

    韩子看似有些纠结。

    霍思雨先前做的那些事情都败露之后,现在在公司里就像过街老鼠。

    人人喊打喊杀的!

    放任这样一个人到这公司里,怕是对员工的工作热情大有影响。

    再者,这女人要是一进来职位还不低的话,怕是所有员工都会有抵触情绪。

    而韩子能想到的,顾念兮怎么能想不到?

    打从答应让霍思雨进来这明朗集团工作,顾念兮压根就没有考虑过给这个女人一个高职位。

    不然要是影响了她公司员工的工作热情的话,恐怕不好……

    不过她到底给霍思雨安排了个怎样的职位呢?

    顾念兮说了:“韩子,想知道什么自己去看不就行了?好了,我还真的有点事情,要先走了!”

    说着,顾念兮拿着包包便朝着大门处走去了。

    韩子在和顾念兮说了一句:“顾总慢走”之后,便迅速的朝着楼下的方向走去。

    “哟,韩律师!什么风把您给吹到我们这人事部来了?”

    韩子其实早就是明朗集团的风云人物。

    一直以来,他都是跟在总裁的身边。

    不管是当年的谈建天,还是现在的顾念兮。

    这样的人物对于整个明朗集团来说,看到他都像是看到总裁似的。

    光是看到这韩子随便进入一个部门就受到如此热烈欢迎的情况就可以看得出了。

    不过韩子不似其他人,恃宠而骄。

    他在对人处事方面,自然有他的一套方法。

    所以,他还是和人事部部长唏嘘了一番之后,才切入了正题:“对了,顾总吩咐我过来看看今天她交代下来的事情办的怎么样了?”

    “差不多都给办好了,让那人填了表格,也拿了衣服!”

    人事部部长一听到是董事长亲自交代下来察看的,顿时正儿八经的回答着。

    不过听着他说完了这句话之后,有些好奇顾总到底给霍思雨安排了什么样的职位的韩子,便直接问道:“你可以把那人现在任职的资料给我看一下么?”

    其实什么资料不资料的,都显得有些多余。

    这霍思雨在明朗成为过街老鼠也不是一天两天的事情了。

    早在她没有整容之前,就被整个公司的人给唾弃了。

    没想到还能第三次混进明朗来,谁不好奇这人到底现在都是个什么职位。

    “我保管你看了,绝对会瞠目结舌!”

    人事部的部长边走边说,他走的方向是身后的档案处。

    “怎么?难道顾总还给她安排了个什么好差事不成?”韩子随意的坐在人家的办公桌上,没有多想。

    “反正,你自己看了就知道了!”

    人事部部长的话和顾念兮的是如出一辙。

    到底,顾念兮给这霍思雨安排了个什么样的好差事?

    这个问题,让韩子越是好奇了。

    可等到他拿起了那一叠资料,看到最上面的印上去的部门的时候,韩子的嘴角猛抽。

    然后,便是不可控制的一阵轻笑从他的唇儿中溢出:“这顾总,还真绝!”

    ——分割线——

    下了班的顾念兮,其实没有直接回家。

    而是,去了谈逸泽的军区。

    和以前到这儿来的时候一样,军人的家属在这里总是受到热情的欢迎。

    顾念兮是步行来到谈逸泽的办公室的,她到这儿门口的时候,两个轮守的士兵便对着她敬了军礼。

    那憨憨的,却是掩饰不住热情,都让人印象深刻。

    “参谋长夫人,参谋长刚刚去了训练场!”

    用军礼和顾念兮打了招呼之后,他们中有人和顾念兮这么说。

    “是吗?去了多久?”

    顾念兮问道。

    “已经有一段时间了。不过最近一段时间,参谋长呆在训练场上的时间稍微长一点。要不,您先进去等着?”

    顾念兮来这里的次数比较多了,这里的兵蛋子似乎也和她混的比较熟了。

    每次她来,他们都会让她进入这个办公室,不管他们谈参谋长有没有回来。

    不过顾念兮也知道,其实这也是谈逸泽做事比较严谨的关系。

    寻常要是不在这办公室的时候,一般重要的文件他都会收拾好。

    “是这样吗?那好吧,我先进去等他!”

    顾念兮没有拒绝这两人的提议。

    因为她知道,她现在的身子还真的不适合站那么久。

    “参谋长夫人,要不要给您泡茶?”

    见顾念兮进来之后,兵蛋子还不忘问。

    “不用了,我在这饮水机取点温水就行了!”

    烟酒茶,是孕妇不能碰的。

    顾念兮只在谈逸泽的办公室里坐了好一阵子。

    而今天刮起了风,风微凉。

    而她现在还有些感冒,便让他们将门给关上了。

    进门之后顾念兮倒是没有坐在谈逸泽的位置上,而是在谈逸泽旁边的办公桌那边搬来了一张椅子。

    这次来没有见到以前总是对自己憨憨的笑着的小刘,顾念兮知道小刘暂时被停职了。

    将来会怎么样,谁也不知道。

    而顾念兮最近一阵貌似也没有听到谈逸泽说过有什么人调过来,再加上这个办公桌的文件堆积如山,连个可以写东西的地方都没有。顾念兮还以为,这办公桌没有人用,所以就自己搬出了他的椅子在旁边坐着。

    可没想到,这一幕让撞进来的某个人见了,顿时眉头高挑!

    这进来的人,便是罗军宝。

    一位,粗话连篇不修边幅的主儿!

    其实罗军宝从老远处走来的时候,这守门的两个兵蛋子已经看到了。

    之所以没有和这位爷报告顾念兮在里面,那还不是因为这位爷现在脸色不是那么好。

    再加上,边走还边骂娘,谁敢轻易去触碰这位爷的眉头?

    “妈的,这群软蛋子,枪法都这么拿不出手,就不要来当兵么!”

    一边推门而进,这位爷一边念叨着。

    两个守门的兵蛋子除了毕恭毕敬的敬了个军礼之外,都识相的默不作声。

    谁让他们和这位爷刚刚口中叫骂的那些人一样,同样是他口中“枪法拿不出手”的?

    不过他们还是在心里强调着,谁能跟这位爷一样,闭着眼都能枪枪十环?

    这么变态的枪法,这军区据说十来年都不曾出一个!

    边走边骂,而且嗓门大到让人的耳膜感到痛感的男人,坐在椅子上的顾念兮都有些被吓到了。

    而罗军宝在自己的办公室里见到女人,还是第一次。

    再加上,视线落在顾念兮屁股上的那张椅子的时候,爷怒了。

    “妈的,谁准许你操蛋的坐在你爷爷的椅子上?”

    罗军宝就是这样,火气一来,就跟机关枪似的,见谁咬谁。

    而现在被咬的人,便是顾念兮。

    听着这人的话,顾念兮微愣过后并没有站起来。

    “我就看到这张办公桌好像没有人用,所以搬来这椅子坐坐。我还真的不知道,这椅子竟然还是我爷爷用过的,那可真是宝贝了!”

    顾念兮也不是被人随随便便发泄怒火的人。

    除了面对谈逸泽的嘶吼,她会出现应对无措的情况之外。

    面对其他人的时候,她的脑子可是清楚的很。

    可罗军火就一听这女人竟然还敢和他对上,顿时眉头一挑。

    哟呵?

    这年头敢在老子面前承受老子的怒吼咆哮之外,还能跟奚落他的人还真是少。

    这女人,不想活命了吗?

    “你是谁?”

    罗军宝问。

    “那你又是谁?”顾念兮仍旧稳坐于椅子上,没有退让的意思。

    这下,罗军宝恼了。

    妹的!

    这年头敢在爷的机关枪头顶上拉屎放屁的人,还真没见过。

    罗军宝得出了这么一个结论,这个女人欠抽!

    不过要是现在在这里抽,肯定会动摇军心。

    严重的话,他罗军宝还要受到处分。

    但不和嘴贱的女人一番较量的肚量,罗军宝是没有的。

    所以他便上前,两个食指往顾念兮的下巴一掐,就直接将女人的脸蛋抬起来,面对着自己。

    “哟呵,小妞!爷看上你了,你有何感想?”

    其实,罗军宝的想法简单。

    感和爷唱反调的女人,就是欠收拾。

    这个女人伶牙俐齿的就是欠抽!

    既然在军区里不能好好的收拾了她,那就娶回家慢慢收拾。

    今天收拾不好,明天再接再厉。

    总有一天,老子必定将你的伶牙俐齿给磨光了。

    可没办法!

    罗军宝这话还没有问出个什么所以然来的时候,便有一人影闪过。

    很快的,他本来掐着顾念兮的两个手指头被一掰。

    “啪嗒……”

    好像是脱臼了的声音。

    不过罗军宝这人对于疼痛还是满能忍受的。

    被掰的脱臼仍旧死死的咬住唇瓣,不肯发出一丁点声响来。

    但看他脸上的扭曲,足以证明他现在有多疼。

    本来,火爆的罗军宝在感受到这疼痛的时候,就准备挥出拳头的。

    可定睛一看出现在办公室的那人之后,他只能收起了自己愤恨不已的收拳。

    “请收起你的念想!”

    那人没有理会现在他的表情,如同琴声一般动人的嗓音传来。

    爷看上你了,你有何感想?

    请收起你的念想!

    看那面无表情的谈逸泽,罗军宝知道他这话是对自己说。

    “咋滴谈参谋长?司令可是说了,要让我找对象的!”

    罗军宝叫嚷着,那嘶吼的大嗓门,也证明着他的不悦。

    要是谈逸泽在晚来一点的话,没准他就将老婆给搞定了。

    今年过年回京上的时候,也能向他家老爷子交代了!

    可谈逸泽扫了他一眼之后,只是冷言道:“你搞对象归搞对象,可搞对象搞到我老婆头上来,可就不好了!”

    说完这话的时候,谈逸泽的黑眸微眯了起来。

    刚刚调过来到这里和谈逸泽同出一个办公室,不过才一个月。

    不过罗军宝察言观色的能力倒是不错。

    在这短暂的时间内,他已将自己这位顶头上司的情绪给摸得个一清二楚。

    这位爷,向来是个不喜露出情绪的主儿。

    和他同在一个办公室这段时间里,他还真的没从他的脸上看出点什么。

    但今天,他却第一次见到了这位爷露出怒色。

    而此时,罗军宝还看到了谈逸泽熟练的环过了顾念兮腰身的动作。

    而顾念兮,也没有推拒他,甚至连意外都没有。

    看样子,她对着这个男人的动作也不陌生!

    “咳咳……谈参谋长,这位真的是嫂子?”

    本来准备掳回家当老婆的女人,瞬间就变成别人的老婆?

    罗军宝在心中大喊一声:靠,想要娶个老婆回家好过年,怎么就那么难?

    “难道还有假?”

    到此刻,谈逸泽的脸色仍旧不是那么好。

    可见,刚刚那一幕在他推门而进的时候,对他的心里到底造成了怎样的冲击。

    一个年轻气盛,一个花容月貌。

    一个站着,一个坐着。

    一个施手,一个承受……

    如果他不进来的话,不知道这该死的都会对他的老婆做些什么来。

    好在,刚刚顾念兮到他的办公室去,就有兄弟去训练场上通知他了。

    谈逸泽也庆幸,自己赶回来的及时。不然还真的不知道这混蛋会做到什么地步。

    虽然知道这罗军宝是因为不清楚顾念兮的身份才作出这事情的,可想到他刚刚落在顾念兮那尖巧的下巴上的手,谈逸泽就觉得刚刚只是将他两手指给掰的脱臼了,还是便宜了罗军宝。

    不然,再将他的手拿来给折腾个半残,如何?

    打着这个主意的谈逸泽,幽暗的视线一下子又落在了罗军宝的那两根手指上。

    察觉到谈逸泽的视线,罗军宝也似乎知道了谈逸泽的想法,赶紧将自己疼得发慌的两个手指给藏起来。

    “谈参谋长,这您不能怪我。谁让你老婆进来不说自己是谁,还坐了我的椅子!再说了,你们两人的年龄差距实在太大了……”

    罗军宝这位爷就是不喜欢别人坐了自己的椅子。

    总感觉,这玩意和自己的屁股离得最近,接触了感觉就像是有了肌肤之亲。

    可他说的这番话,却不知道自己已经触碰了某个貌似到了更年期的老男人最为在意的年龄问题!

    “坐了你的椅子你就对人家有意思是吧?好,来人!”

    谈逸泽的揽着顾念兮走了几步,嘴角的笑意有些让人不明所以。

    但顾念兮和谈逸泽最近。

    看到这男人脸上这抹祸国殃民的笑容之后,突然觉悟:某人要倒霉了!
(快捷键←)[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快捷键→)
大家同时在看:龙血战神 黑道特种兵 傲世九重天 武动乾坤 遮天 绝品邪少 生肖守护神 完美世界 我的贴身校花 绝世唐门 大主宰 莽荒纪 我欲封天 校花的贴身高手 星战风暴 武极天下 校园绝品狂徒 亿万老婆买一送一
本书转载于网络,版权属原作者,喜欢小说军婚染上惹火甜妻全文阅读,记得收藏本书。 卓越全本小说网 www.zy200.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