卓越全本小说网 全本玄幻 全本武侠 全本都市 全本历史 全本侦探 全本网游 全本科幻 全本恐怖 全本散文 其它小说 全部小说
小说排行榜 > 全本都市言情 > 军婚染上惹火甜妻全文阅读
军婚染上惹火甜妻TXT全集下载 加入书签

军婚染上惹火甜妻无弹窗 正文 第461章 偷鸡蚀米vs墙角被人撬了

    其实,两个人这么四目相对的时候,顾念兮某些话已经来到了嘴边。

    可看着她的红唇张了张,谈逸泽却是先行开口:“饿了?先去吃点东西吧,吃完了想睡觉再好好的睡个够!”

    她还能说什么?

    天大地大,现在肚子里的小宝贝最大了。

    起了身,顾念兮便跟随着谈逸泽朝着厨房的位置走去。

    只是在临近餐桌的时候,顾念兮突然开口:“谈逸泽,那天……那天我跟你提议过的事情,你想清楚了没有?”

    顾念兮迟疑间,最终还是问了出来了。

    “那个……再给我一点时间,好么?”

    听到身后传来的女音,谈逸泽手上的动作也迟疑了一下。

    原本就要朝前走过去的步伐,在这一刻像是被人给拽住了似的。

    沉吟了片刻之后,他侧过脸和顾念兮说的这么一句话。

    顾念兮也没有继续说什么。

    之后,两个人都默契的不再对刚刚这个话题发表任何看法。

    ——分割线——

    而再度在明朗集团见到身穿一身浅蓝色的清洁工服饰的霍思雨,顾念兮多少还是有些诧异的。

    想当初,霍思雨是多么骄傲不羁的一个人,竟然会朝着她顾念兮低下这高傲的头颅,到这明朗集团来做清洁工。

    今儿个到这里的时候,霍思雨真的可以称得上是乖巧。

    不过前台的小姐怎么为难她,甚至顾念兮故意让她在这办公室里等候到她开完会之后,这么长的时间里,霍思雨竟然一句怨言都没有。

    如果不是注意到此刻霍思雨现在紧握着的掌心的话,顾念兮可能也会和其他人一样,以为这霍思雨真的是收敛了所有的性子。

    但看到她那手骨关节处泛起的白,顾念兮知道,这霍思雨不过是将自己所有的不甘全都给隐藏在心里最深处罢了。

    只等着,一个合适的机会,将这一切都给爆发出来。

    到时候,在她的眼里肯定是等着这些曾经给她霍思雨难堪的人,最猛烈的一击。

    拽了拽自己手上的那份文件之后,顾念兮慢步走了进来。

    霍思雨看到顾念兮走了进来之后,便毕恭毕敬的站了起来,那语气里甚至还有一抹称得上是恭敬的东西:“顾总,您开完会回来了?”

    听着霍思雨的这话,顾念兮的唇角悄然勾起一抹笑。

    只是那笑容不知道是正为她霍思雨的俯首帖耳感到开心,还是其他什么的。

    总之,这个时候的霍思雨只感到心乱如麻。

    这顾念兮给她的感觉,就好像已经看穿了她的心思似的。

    “开完会了。怎么,在这里等了很久吧?”

    顾念兮仍旧保持着嘴角的那抹谦和而有礼的笑容。

    但这笑容落进霍思雨的眼里,却极端的刺眼。

    她发誓,总有一天,自己一定要将顾念兮脸上这虚伪到了极点的笑容给撕掉。

    “其实,也就等了两个钟头,这没有什么!”

    霍思雨的语气让人听着觉得她像是一点都不在意。

    但话,却未必是这样!

    这话落进了顾念兮的耳里,更像是在讽刺她顾念兮端架子,让她霍思雨无端端在这里等了两个钟头。

    当然,顾念兮即便听明白了她霍思雨这一层意思也不恼。因为事实上,她就是这么卑鄙的想要考验一下霍思雨的耐心罢了。

    再说了,她又怎么会不知道霍思雨心里头的那点小注意?

    要是不知道,可还真的枉费了这霍思雨当年在她的面前虚情假意陪她顾念兮演绎一好姐妹的戏码了。

    听着她用刁钻的语言诉说着自己心里的不满,顾念兮压根就不会往心里去。

    何必呢?

    狗咬了你一口,你难道还咬狗一口不成?

    这行为,怎么和家里那个还不懂人情世故的聿宝宝似的?

    聿宝宝每次都欺负二黄,就算人家二黄只是假意咬了他一口,说起来那动作更像是在舔他。可聿宝宝就能抱着二黄的够脑袋咬着它的耳朵。

    每次见到那一幕,顾念兮总能看到二黄那类似于被强迫眼泪汪汪的表情……

    而每次看到二黄那个无助像是被强迫的小媳妇样的时候,顾念兮总是仗义的将抱着二家二黄的脑袋啃的聿宝宝给抓下来。

    可霍思雨毕竟不是二黄,顾念兮也不需要为它仗义。

    “说吧,今儿个到这里来,有什么事情?”

    顾念兮看样子就像是听不到霍思雨刚刚嘴里头的抱怨似的。

    且不说这个事不关己己不操心的态度,现在光是顾念兮这话,就足以将霍思雨气炸了。

    还问她来找她顾念兮有什么事情?

    你以为,她还是当初的那个霍思雨?

    每天见到她,都需要和她演绎上一姐妹情深的戏码?

    她霍思雨现在,都恨不得将顾念兮的骨头给拆了。

    你觉得她霍思雨还能来找她,除了工作以外还有什么事情?

    再说了,她现在还穿着一身清洁工的服装,难不成这顾念兮还是个瞎子不成?真的看不出她霍思雨来这里有什么事情?

    她知道!

    这是霍思雨心里的想法。

    可碍于现在人家是老板,她霍思雨就算心里有无数的不满,也不能当着这个女人的面给发泄出来。

    若不然,这工作恐怕就……

    想到昨晚上她回家时候舒落心的态度……

    其实昨天在霍思雨来到明朗集团大闹一场之后,并没有直接回到舒落心的房子。

    她霍思雨可不是傻子。

    那个时间点直接回去的话,岂不是告诉舒落心她压根就没有在明朗集团弄到工作么?

    可一个人在街头上乱走,她现在又没有什么地方可去。

    最终,她便只能在附近的超市买了几瓶烈酒,在不用花钱就能进去游玩的公园里呆坐了一个下午。

    回家的时候,自然是满身酒气。

    舒落心一闻到她这满身的酒气,便虎视眈眈的盯着她看。

    “不是说去工作么?怎么弄得满身酒气就回来了?我可告诉你,我这房子可不是什么酒鬼能随随便便入住的!”

    舒落心的一番话下来,讽刺之意尤为明显。

    说到底,其实她就是看不惯她霍思雨在她的房子里,要不是迫于她现在还有点用处的话,怕是早被这个女人给扫地出门了。

    一进门,舒落心便是劈头盖脸的一番质问。这让原本因为喝酒而脑袋有些昏昏沉沉的霍思雨瞬间就醒了。

    她也不傻,自然是知道今晚上自己进来的神态不对劲,引起了舒落心的注意。

    若是这样继续下去的话,定会让这个老女人发现自己现在连最后一点用途都没有。

    所以,本来今天失魂落魄了一整天的霍思雨,当即就对舒落心展露了妩媚一笑:“酒鬼?你说的是我?我还以为是说你自己呢!我今天呢?不过是和我的新同事到酒吧去喝了一杯,比起你这个成天躲在房子里一个人喝闷酒的老酒鬼,不知道要好上多少倍了!”

    恢复正常的霍思雨,一下子就掩饰不住对舒落心的尖酸刻薄。

    一番话下来,舒落心的脸色是变了又变。

    酒鬼!

    这该死的贱人竟然敢当面骂她!

    可这也是现在舒落心不得不承认的。

    自从和梁海那一夜在网上曝光之后,她的脑子就有些乱。

    成天担心那些人是不是都戴着有色眼镜看着她。

    要是有个人盯着自己超过几秒钟的话,她就会落荒而逃。

    而她的脑子里,也时不时会有一些莫名其妙的恐惧。

    有时候是已死的谈建天给她的,有时候又是那晚上趁着她醉酒要了她的梁海,更有的时候,竟然是谈逸泽的生母,那个该死的贱人总是在脑子里追着她跑,口口声声喊着:“还我命来……”

    这一切的一切,都快要将她给逼疯了。

    所以在一次害怕的无法忍受的时候,舒落心喝了酒。

    而且奇迹般的发现,这酒精多多少少能让她的脑子里不再有那些莫名其妙的人和声音出现之后,每天一瓶酒就成了舒落心的习惯。

    不过,舒落心也不傻,醺酒的时候不会当着谈逸南在的时候。因为她怕自己本来在谈逸南心中所剩下的形象就已经不好了,要是再醺酒的话,怕是谈逸南真的会直接丢下她离开吧。

    所以每次在家里喝酒的时候,舒落心总是偷偷摸摸的藏在自己的房间里。

    只是有一次,不小心被霍思雨给撞到罢了。

    可舒落心真的没想到,这霍思雨很快就拿着这些来充当自己的武器了……

    其实,对着霍思雨的舒落心,真的恨不得从上次撕烂了这张老是骂着她“老酒鬼”的嘴巴。

    可一听到霍思雨最后面说的那一番话,舒落心又不得不迟疑了。

    “最好真如你自己说的那般,已经在明朗集团上班了。不然……”

    舒落心无法将气直接撒在霍思雨的身上,只能从旁边拽起一个水杯,狠狠的摔在地上。以示自己将来可能对她的惩罚之后,便放任这这满地的杯子碎片回屋了。

    看着那一地的碎片,霍思雨原本带笑的眼眸,在下一秒变得狰狞不堪。

    若是没有抓住明朗这最后一株救命稻草的话,怕是……

    这也是,今儿个的霍思雨,为什么一大早就出现在明朗集团的原因。

    想到这些,霍思雨最终还是将胸口处燃起的对顾念兮的恨意,全都压了下来。

    之后,她才开口说:“顾总,是这样的,今儿个我来找您,就是想要跟您说,我想要在明朗集团当这个清洁工的事情!”

    “清洁工”三个字,霍思雨几乎是从牙缝中挤出来的。

    你想,曾经那么骄傲,连公司正常的文秘都不看在眼里的女人,又怎么可能真的能忍受得了当一个清洁工?

    若不是形势逼人的话,她怎么可能会接下这份工作?

    可顾念兮却像是一丁点都听不出霍思雨话语里对自己安排这份工作的不满似的,她只是自顾自的回到自己的办公桌前,放下了手上的文件之后便问:“工作?可看霍小姐昨儿个的意思,好像是对我提供的这份工作很不满啊!”

    顾念兮似笑非笑的说着这一切。

    而黑眸子里面对霍思雨的嘲讽,也毫不掩饰。

    “你……”这霍思雨一时间还真的被顾念兮给气坏了。

    你想想,她这么骄傲的人都主动的穿上了这一身清洁工的衣服了。这顾念兮,还想要她怎么样?

    可顾念兮貌似压根就不想给她开口的余地,在霍思雨说出了这么“你”字之后,顾念兮旋即开口道:“我们明朗集团可不是什么慈善机构,若是压根就不喜欢我们提供工作的员工,我们也不好雇佣。要不然,到时候影响了整个公司员工的工作热情的话,怕是我这个当家人也不好过。”

    一番话下来,将霍思雨刚刚准备出口的那一番话硬生生的打断了。

    而霍思雨在这话之后,脸色更是变成了铁青色。

    恨!

    她真的很恨顾念兮。

    现在她霍思雨都变成了这样了,顾念兮竟然还有这样的闲暇心思来嘲笑她?

    可她霍思雨貌似没有想过,当年顾念兮初到这个城市的时候好不容易找到一分工作,她霍思雨便仗着自己在这个城市先建立起来的人脉关系对她顾念兮的工作三番两次的阻挠。

    而顾念兮今儿个做的,不过是将她当初的那些玩意,都还给她霍思雨罢了。

    不过霍思雨一直都不是傻瓜。

    即便现在恼意当前,她也没有忘记今天自己到这里来的任务。

    她要在明朗集团再度扎根下来。

    即便只是个清洁工的小职位,她霍思雨也要扛过去。

    只有这样,她才能找到直接再度扳倒顾念兮的机会!

    打定了这个主意之后,霍思雨原本脸上的怒意在一瞬间消失殆尽了。

    此刻,她双目含情的看着顾念兮,红唇上扬:“顾总说的是哪里话,昨儿个我只不过是一时糊涂,冒犯了顾总。顾总能给我提供这个工作,已经是我的福气了。希望顾总看在我们以前还同住在一个屋檐下的情分上,就让我留在明朗集团鞠躬尽瘁!”

    让我,至少有一个扳倒你的机会!

    当然,这话霍思雨只在心里嘀咕着。

    而顾念兮在听完霍思雨的这一番话之后,只是笑了笑。

    片刻之后,顾念兮这才应道:“那好吧,我们明朗集团虽然不是慈善机构,但政府举办的扶贫助残的活动,我们也是积极响应者。所以这次,我相信能为我们明朗集团的信誉提高做奉献……”

    在谈逸泽长期潜移默化下,顾念兮的官场话说的也极好。

    但一番话下来,这霍思雨还是恼红了脸。

    什么叫扶贫助残?

    这话岂不是将她霍思雨当成了残废?

    不过怒意在上扬了片刻只i后,又硬生生的被霍思雨给咽了回去。

    残废?

    是啊,她现在拖着这一条半残的腿,说不是个残废,谁会相信?

    可残废又怎么了?

    迟早有一天,她霍思雨一定要让这些人跪在她这条半残的腿下求饶!

    将怒火咽下之后,霍思雨这才恭敬的说着:“那就多谢顾总抬爱了!”

    顾念兮,迟早有一天我会让你跪下来求饶的!

    顾念兮也看似没有和霍思雨继续多说什么的冲动,翻开了自己带来的某份文件之后,她便说:“好了,没事的话就到人事部报道吧。那边的经理我会安排一下。”

    “是,顾总!”

    说着,霍思雨点了点头,便离开了这高层办公室。

    直到霍思雨的身影消失在楼梯口的时候,原本已经埋首在文件中的顾念兮再度抬起了头来,看向霍思雨刚刚离开的那个方向。

    霍思雨打什么主意,她顾念兮岂会不知道?

    她在这边卧薪尝胆,不就是为了得到一个扳倒她顾念兮的机会?

    之所以答应这霍思雨在这边任职,让她能名正言顺的出现在明朗集团,不过就是为了引蛇出洞罢了。

    像是霍思雨这样的水蛭,若是不达到自己的目的的话,怕是会一直纠缠着。

    而顾念兮每天又有那么多的事情要忙,怎么可能像是她这样无所事事的人一样,成天想着给她顾念兮制造绊脚石那么简单?

    为了能早日将这个水蛭给铲除了,顾念兮只能将她留在明朗集团。

    目的,当然是为了看清楚这霍思雨到底还有什么小动作!

    不入虎穴焉得虎子!

    这个道理,她相信所有人都懂得。

    至于要怎么得到这个虎子,顾念兮还需要好好的琢磨一番才行……

    想到这的时候,顾念兮盯着霍思雨刚刚离开的方向,眸子微微一闪。

    一番会谈,就在各怀鬼胎之下,就此结束。

    ——分割线——

    霍思雨在离开了顾念兮的办公室之后,便直接来到了所谓的人事部的办公室。

    见到这霍思雨的时候,以前和她有过暧昧关系的人事部部长,像是压根就认不出这女人曾经上过他的床似的,直接就往她的面前扔下了一份文件。

    不打开,霍思雨就知道这是一份雇佣合同。

    而霍思雨没有打开,只是径自看向那个将这份合同丢给自己的男人。

    霍思雨就是想要看看这男人到底是个什么表情。

    以前不是时不时就往她的办公室跑,又是鲜花又是小礼物又是她喜欢的零嘴的送着么?

    怎么现在一看到她,就避如蛇蝎了呢?

    其实,霍思雨一开始压根就没有将现在的这份工作放在眼里,还不是因为她知道人事部部长其实很早以前就对她存在这在那方面的想法。

    今儿听到来找他,霍思雨便是兴致冲冲的来了。

    却不想,这个男人貌似一点都不想看到自己。

    “陈经理,前段时间您的提议还算数么?”

    就在她霍思雨还在这里工作的时候,这老男人就三番两次的提出想要和她成为情人关系的提议了。

    而霍思雨现在,说的就是这个。

    可这个男人一听,身体明显的一僵。但很快的就反映过来,问道:“什么提议?”

    “陈经理真是贵人多忘事。前段时间你不是还说,只要我愿意和你在一起的话,你什么事情都肯为我做么?”要是能将这个人事部部长收入自己的囊下用的话,那她这次的行动就容易多了。

    说起这些的时候,霍思雨的眼眸里是一闪而过的精光。

    而与此同时,她变上前,手直接摸上这个男人的胸膛。

    男人对于霍思雨来说,她就像是身经百战的老手。

    什么样的男人喜欢什么样的招式,她是再清楚不过了。

    不一会儿,这人事部部长便在她霍思雨吐气如兰下,开始躁动了。

    原本她身上的那件浅绿色的制服,很快就被撕烂了。

    办公桌,就成为他们很好的偷情场所。

    至于办公室的那扇门,因为她霍思雨在进来之前,便有先见之明,直接将它给反锁上了。

    男人有时候真的就是下半身思考的动物。

    在霍思雨的一番挑逗之下,这男人已经化被动为主动,直接攻占着霍思雨的城池堡垒。

    而许久未享受到男人疼爱的霍思雨,却没有半点沉醉在这情爱中的模样。

    这身上的老男人,一点都满足不了她对这方面的要求。

    搞了这么大半个钟头,她一点感觉都没有。

    与其说是享受,不如说是备受屈辱罢了。

    没想到她霍思雨有朝一日,也会为了这些琐碎的事情,再度躺倒了自己所不喜欢的男人的身下……

    一番翻云覆雨之后,男人开始收拾着自己身上的衣物。

    女人半躺在那办公桌上,也没有在意自己身上的衣服已经被这个男人扯得衣不蔽体,就那样半躺着。

    刚刚这一翻云覆雨,简直就是折磨。

    好不容易才结束,她也懒得动了。

    索性就这样靠在办公桌上,等着这个男人的反映。

    其实,霍思雨不过是想等着这个男人应承自己的那些。

    却不想,她等来等去的,还是刚刚在这一阵意乱情迷中被她故意给推在地上的那份雇佣合同。

    看着摔在自己衣不蔽体身上的文件,霍思雨的眼睛微眯了起来:“陈经理,你这是什么意思?”

    吃完了,不认账?

    “赶紧把这玩意给签完了就走吧,三个月的试用期,转正之后待遇也不错,最起码比外面的清洁工好不知道多少倍。”

    男人像是没有看到霍思雨的眼睛似的,径自穿着自己的衬衣。

    而霍思雨看着这男人的动作,却像是发了狂似的,直接将这玩意摔在了这个男人的脸上。

    而被文件这么一丢,男人更恼了。

    虽然他只是一个经理,但在这里还没有人敢这么将文件丢在自己的脸上。

    “贱人,别给我敬酒不吃吃罚酒!这合同顾总一会儿还要过目的!”

    再度将文件甩在这个女人的身上,力气明显比之前的还要大。

    而这纸片有时候使的用力了些,堪比刀子。

    那纸片在霍思雨那细皮嫩肉上,明显的割出了几道口子。

    “你到底是什么意思?你该不会以为,我这么躺在这里任由你玩弄,就是为了一个清洁工的工作那么简单吧!”

    如果只是为了一个清洁工的工作,她会卖肉?

    可霍思雨更没有想到的是,刚刚还在床上和自己郎情妾意的男人,这会儿竟然用着最为刻薄的语言和她说:

    “那你不会以为,我会要一个跛子来当情人吧?”

    “你……”

    前一阵子才那么轰轰烈烈的追求她,现在竟然开始嫌弃她了。

    一时间,霍思雨感觉自己有些不相信面前的这个世界了。

    而男人像是怕霍思雨误会那般,继续解释着:“你也不想想,你现在都折腾成这幅尊容了,也好意思在我面前开这个口?再说了,这公司也不是我做主,我怎么可能随便篡改雇佣合同?”

    那可是要丢了工作,甚至还可能吃上官司的。

    为了一个跛子去以身涉险,陈经理怎么想都认为不值。

    “既然你打从一开始都不打算帮助我,那你为什么还和我……”说到最后,霍思雨竟然有些说不出口了。

    而他这说不出口的话,倒是这个已经穿戴好了的男人帮着她说下去的:“上床,是吧?其实,哪有男人会拒绝送上来的美餐的道理?不过说起来,女人做的次数多了,总会没有感觉的。”

    这说的,就是她霍思雨的身子身经百战,现在也开始没法满足他了。

    “听说最近策划部来了个实习生,模子嫩的很。比起你来,不知道要好多少倍了!”

    这话的意思是,他已经转变目标了……

    “好了,听清楚了没有?听清楚了就赶紧穿上衣服免得丢人现眼,在将合同签好,然后滚出去做清洁了。”

    说着,他还一脸鄙夷的看着她半遮半掩的身子。

    身子上,还留着刚刚激情留下的痕迹。

    嫌弃?

    既然嫌弃的话,刚刚为什么还要上她?

    霍思雨怒色一来,直接扯开自己刚拉着盖在自己身子上的那件衣服就说:“你信不信,我现在就这样出去?到时候,陈经理怕是要背上潜规则女职员的名号了。”

    她似笑非笑,像是将男人的品性都掐在掌心里似的。

    却不想,这个男人在听到她刚刚的这一番话之后,只是错愕了那么一阵子。

    很快,就将恢复了正常的神色,对着她嬉笑着:“你觉得,我要是说是你抓烂了衣服跑到我的办公桌上来勾引我的,勾引未遂就想要全公司的人说我潜规则了你,你倒是看看到时候谁的支持率多!”

    说到这的时候,男人扫了一眼霍思雨眼里的诧异之后,又继续补充上这么一句:“不过,依你霍小姐先前在明朗公司的所作所为,怕是……”

    说到这的时候,陈经理没有继续将后面的内容说出口。

    不过霍思雨也知道,她后面的意思便是:

    怕是,认为你勾引未遂,恼羞成怒的人比较多!

    这情况,要是在别人的身上肯定是无法奏效的。

    可在霍思雨的身上,奏效了就好。

    看着这个女人被他的话气的一个劲的往自己的身上套衣服,陈经理的嘴角便勾起一抹得逞的弧度……

    霍思雨从人事部经理那边出来,已经是两个钟头之后的事情了。

    而顾念兮接到韩子打来通知的电话之时,嘴角上是一闪而过的诧异。

    不过更多的,是恣意而张扬的笑容。

    没想到,霍思雨今儿个还给她上演了一出:“偷鸡不成蚀把米”的好戏!

    ——分割线——

    从德国回来了一年,苏悠悠貌似已经将那个当初自己忽悠他世界上有个叫做白展堂,能文能武还是盖世英雄的德国男人给抛在脑后了。

    而她也怎么都没有想到,在今天的傍晚,自己竟然会再度遇到这个男人。

    临近夏季,天气总是那么闷。

    而这天气一闷,人就难免有些躁动。

    换用凌二爷的话来说,这是个适合发情的天气。

    以前每天这个季节,凌二爷每天都要拉着苏小妞在床上滚着。

    有时候,一整天都不上班,就为了和她苏小妞滚床单。

    看样子,凌二爷实在是喜欢这个天气喜欢的紧。

    可苏小妞呢?

    这个又郁闷又湿粘的季节,苏小妞浑身上下不舒坦。

    所以,在这样的日子里,刚下班的苏小妞直接开车去了附近的温泉,打算好好的放松一下筋骨。

    这附近的温泉,其实都是男女混浴。

    也没有多大的讲究。

    苏小妞身上套了一身连体游泳服就下水了。

    欢畅的用那温热的水流摩挲着自己的身子,洗去了一身的湿粘之外,苏小妞开始惬意的在温泉水里闭眼小睡的时候,便听闻身后传来一个男音:“daisy?”

    这男音里,有着浅显易懂的窃喜。

    可苏悠悠却压根像是没有听到似的,继续闭目休息。她一直都不认为,这个男人喊得是自己。

    毕竟,在国内会喊她苏悠悠的英文名的,实在是少之又少。

    一直到,自己的身体突然被悬空,而那个男音也在自己的耳边响起:“daisy!”

    这次,这男人的语调是骤定的,是惊喜的。

    而苏悠悠也在腰身被揽着悬空的那一刻,惊悚的睁开了双眸。

    “那个不怕死的,竟然敢在光天化日之下,调戏良家妇女的?”

    苏悠悠从来都不会恃强凌弱。

    因为在打人之前,她从来都不知道自己比其他人弱。

    可在她挥出自己的拳头,准备给这男人一个“永生难忘的教训”,让她知道碰了她苏悠悠的人,会断子绝孙的时候,这男人却像是早已预料到她苏悠悠会出这个手似的,在她攻占他的下盘的时候,突然伸出大掌就完完全全的将苏悠悠充满攻击力的小拳头给很好的包裹起来,让她无法触及到他的重要部位。

    亲眼看着自己引以为傲的功夫被这个男人化解的时候,苏悠悠的眼眸里满是诧异。

    再抬头看向这男人的时候,她的眼里除了诧异之外,还有震惊。

    “是我,daisy,难道你已经将我给忘记了吗?别这么告诉我,我可是会很伤心的!”

    一个成年金毛男子对着自己作出捂着胸口的那个动作,还一脸的天真烂漫,实在有些让人咂舌。

    你看,周围那些同是黑头发黑眼珠的人现在都同样用诧异的眼神盯着他俩,就知道这一幕该是有多么的令人诧异。

    “……”

    苏悠悠打算喊出这个男人的名字。

    可谁知道,这男人总像是都知道她苏悠悠接下来的动作似的。

    在她喊出名字的时候,便先伸出食指放在苏悠悠的红唇上,堵住了苏小妞即将开口说话的小嘴。

    当然,如果可以用自己的唇封住苏悠悠的唇儿的话,他更愿意选择这动作。

    可他也知道,苏悠悠这野蔷薇可不是好惹的。

    要是真的随随便便让你亲了的话,她绝对会一个巴掌扫过去,不管你是不是他认识的人。

    好不容易才和他的天使再度相见的男人,可绝对不想要这样把气氛都给破坏了。

    用食指堵住了苏悠悠的唇儿之后,他便先行自我介绍:“daisy,我现在的中文名字叫白展堂!当然,你也可以称呼我为老白,或者是展大侠……”

    一听到这个称呼,苏小妞的嘴角直抽抽。

    而她这也才意识到,自己当初到底造了什么孽。

    白展堂?

    我还燕小六呢!

    但迫于在此男人的高压延伸之下,苏小妞只能勉为其难的喊了一声:“展堂……”

    若是让这个金毛的知道自己告诉他的这个叫做白展堂的人,其实不过是某部电视机里面的人物的话,她怕……

    怕自己小命不保!

    而听到苏小妞用这柔柔弱弱的声音唤他为“展堂”的时候,这男人先是一愣,但很快的就展现了一个妖孽般的小脸。

    他来这里好歹也有一年多的时间了,对这里的问话也算是多少有些了解。

    寻常一个女人不带着前面的那个字喊自己的名字,那意思会比较亲昵……

    这么说,daisy也想要和他更为亲近些咯?

    “你怎么到我们这边来了?”

    苏小妞倒是没有想到这个金毛的脑子里竟然已经绕了那么多弯,只是随口一问。

    “daisy,你是不知道我来这里已经一年了。”

    “你来这里做什么?”一年,那不就是和自己当初回国的时间差不多?不过苏小妞没有想到过,这两者之间有什么必然联系。

    “daisy,你还不清楚吗?我就是来找你的啊!”

    金发人的血统,从来对自己的情感都不加以掩饰。

    可苏小妞还当他在开玩笑,这会儿还不怕死的挑起了这男人好看的下巴,勾唇笑道:“你来找我做什么?不会是想着要和我成亲吧!”

    其实,苏悠悠就是没有这么近距离的看过一个金毛男人,胸口还长着那么多毛发的样子,忍不住想要多看两眼。

    而此时,苏悠悠是被这个男人腾空放到了温泉的一个可以坐着的地方上面。

    所以,他和苏悠悠直视着的时候,总是挡住了苏小妞看美景的视线。

    于是,某二货一不做二不休,直接将男人的下巴给勾了起来,就为了看自己想要看的东西。

    结果,可想而知。

    她的动作,到底给这个充满异国风情男人带来多大的震撼。

    而他,最喜欢的就是苏小妞这般敢作敢当的风格。

    特别是发现苏小妞正盯着自己的胸口看着,某男的小心肝扑通扑通的乱跳着。于是,当小心肝乱蹦达的时候,这个外国友人大方的将自己此次来中国的目的说了出来:

    “daisy,我来这里就想要娶你!”

    顿时,苏小妞觉得天雷滚滚。

    妹的!

    她苏悠悠其实只是为了多看一下这个外国友人的胸毛而已。

    若是她知道,看一眼胸毛要付出如此大的代价的话,打死她都不会多看一眼。

    “我不喜欢开这样的玩笑!”松手,爬上温泉旁边的凳子上坐着,苏小妞的动作一气呵成。

    而男人在感觉到掐在自己下巴上的那只手离开之时,漂亮的蓝色眼眸里出现了失落。

    “daisy,我没有开玩笑的意思!从你离开的那一天,我的生活顿时失去了所有的色彩。我才发现,原来上天派来给我的天使走了之后,我的天空一片灰暗。所以,我暂时结束了我在德国所有的工作,不远万里来找你。可安这个家伙,不管我怎么说,都不肯将你的消息告诉我!”

    安,是施安安的简称。

    “我都来这里一年了,可安一直跟我说,她不知道你的下落!”

    若不是今儿个他自己在这里碰见苏悠悠的话,都不知道要等……那啥,猴年马月!这就是自己最近从中文老师那里学来的一个成语。

    对,就是等到猴年马月,才能见到苏悠悠!

    “daisy,择日不如撞日,我们今天就去结婚吧!”

    男女混汤的浴池中,一个金头发的男子兴奋的喊着。让池子里的人们,纷纷选择了远离。

    而苏悠悠的脑子,只是混乱一片。

    她还真的不知道,自己到底什么时候招惹了这样一个追随者。

    只是此刻正对着信誓旦旦的金发男子犯迷糊的苏小妞压根不知道,他们今天这幅场景,早已被附近的某个摄像机记录起来,顺带着今天苏悠悠所有的形成的记录,直接发送到了正在稥港那边处理子公司事物的凌二爷手上。

    结束了一天的工作,凌二爷累的腰酸背痛的。

    而这样的时候,这男人不是选择躺倒自己的床上好好休息一下,而是直接坐在了电脑桌前,开机上邮箱,开始浏览着自己最近因为太忙没时间陪着苏小妞,特意安插在苏小妞身边的私家侦探发来的那些关于苏悠悠的照片。

    每天忙到这个时候,关于苏小妞的消息就是让他最能身心愉悦的。

    而且,这私家侦探的记录还真够详细!

    今天早上,苏小妞大清早的就去云阁,仗着自己是顾念兮的好友,在那里蹭了一顿免费的早餐。下面还有一张照片是苏悠悠蹭饭的时候拍到的,嘴边还沾着一个饭粒。

    看着这,凌二爷的嘴角浮现一宠溺弧度。

    中午苏悠悠是带着自家的狗在外面乱逛,饭只有一个汉堡一杯可乐。狗儿也和她用着一样的午餐。视频是在街头拍摄的,苏小妞此时正坐在树荫遮挡到的长椅上,一边喂着狗,一边吃着。还险些将狗儿的汉堡送进自己的嘴里。

    看着最后苏小妞吃的嘴巴鼓鼓的样子,凌二爷又不自觉的伸手摩挲着电脑屏幕。

    而邮件最后关于苏小妞今儿下落的,则是写着苏悠悠去了温泉,在那里遇到了一个金发男子,两人看上去关系密切!

    金发男子?!

    当看到这样的字眼的时候,凌二爷的黑眸顿时幽深了几分。

    忽明忽暗的眼色,让你捉摸不透这个男人到底在想些什么。

    而邮件的最后,还附赠了几张今儿个苏小妞去泡温泉的时候身穿大红色连身泳装的样子。

    挑染的发丝被她盘成个丸子头,留下几根垂散在她的锁骨处。

    可这样出水芙蓉的样子,凌二爷还真的恨不得一口将她给吞了。

    可当下一秒看到最后出现在显示器上的照片的时候,凌二爷真的恨不得将电脑频幕给砸了。

    因为照片上的苏小妞,正用一种近乎痴迷的眼神,看着那个金发男子的胸口上的毛。而金发男子正不知道和苏小妞低头说着什么,嘴角也勾着灿烂的弧度……

    这幕,真的很唯美!

    水气缭绕的,更为这画面增添了一番朦胧美。

    可看到这一幕的时候,凌二爷直接炸毛了。

    “呯……”

    那是一侧办公文件被这个男人推在地上的声响。

    因为电脑现在还储存着很重要的文件,所以他不能动手。

    可这些文件,可就没有那么好的命了。

    被凌二爷摔得四散开来,还有一些直接丢在了不远处。

    助理进来给二爷送晚饭的时候,正好看到这一幕。

    看着这文件四散开来,他是想要过去收拾一下。可憋见这位爷的表情,他觉得还是不要过去,免得被伤及无辜比较好!

    不过爷的眼神向来比较好,一下子就注意到站在旁边的他:“你,给我过来!”

    “马上给我订一张回A城的飞机票!”

    不等人过来,凌二爷已经先开口。

    “二爷,今天事情只处理了一半,还有一些还没有处理。您这么回去,合适吗?”

    “不合适也得回去!再不走,我家墙角都被人撬了!”

    ------题外话------

    放二爷出来溜溜,走过路过,留下票子再走哇~!

    年底有点忙,留言这两天回,全体么么哒~!
(快捷键←)[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快捷键→)
大家同时在看:龙血战神 黑道特种兵 傲世九重天 武动乾坤 遮天 绝品邪少 生肖守护神 完美世界 我的贴身校花 绝世唐门 大主宰 莽荒纪 我欲封天 校花的贴身高手 星战风暴 武极天下 校园绝品狂徒 亿万老婆买一送一
本书转载于网络,版权属原作者,喜欢小说军婚染上惹火甜妻全文阅读,记得收藏本书。 卓越全本小说网 www.zy200.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