卓越全本小说网 全本玄幻 全本武侠 全本都市 全本历史 全本侦探 全本网游 全本科幻 全本恐怖 全本散文 其它小说 全部小说
小说排行榜 > 全本都市言情 > 军婚染上惹火甜妻全文阅读
军婚染上惹火甜妻TXT全集下载 加入书签

军婚染上惹火甜妻无弹窗 正文 第463章 三人行必有歼情vs谈逸泽归来

    人家都说:“三人行,必有我师焉!”

    可在小六子看来,这话应该是:“三人行,必有奸情!”

    为啥这么说呢?

    这还不是因为,在这个初夏,阳光明媚,万里无云,夏风躁动,人心蠢动……

    咳咳咳……

    小六子,你的形容词真的太多了!

    其实就是在这个初夏的早晨,小六子帮着凌二爷打探到,在苏小妞在喝个难得有休假的周末,她竟然和那个金毛杂种约好了要出去。

    至于这个消息是怎么得到的,小六子承认这不是什么正当的手段。

    不过他也不会告诉你们,自己的消息是怎么得来的!

    反正,只要能得到想知道的东西的方法,就是好方法。

    而小六子则在第一时间和凌二爷汇报了这一点。

    于是在苏小妞和金毛约定好的这一天的造成,某辆骚包的宝马车比他们两人都要早出现在这个小区里。

    不过,凌二爷最近真的很在意自己的“风度”。

    大清早的埋伏在这里,他也没有牛气冲天的冲到苏小妞的公寓里质问这苏小妞到底为什么要浪费这么大好的假日和金毛出去玩,而不是选择和他凌二爷滚床单。他只是躲在宝马车内,悄悄的打量着停车场不远处的红色ini。

    不久之后,有辆黄色的跑车,比他凌二爷还要骚包的车子便也滑入了停车场,而车子停靠的地方,正好是苏小妞的红色ini旁边。

    “爷,那金毛小杂种来了!”

    六子看到之后,便及时向他的二爷汇报。

    可二爷说了:“六子,你这个称呼不是很好。这样,会有损国际友人和我们的友情的!”

    凌二爷这话一出,差一点吓得小六子掉了下巴?

    什么时候,他们的凌二爷竟然也会注重自己和国际友人的友情了?

    再说了,对方还是他凌二爷的情敌?

    可凌二爷接下去说出的这句话,倒是让小六子将自己被吓的差一点掉了的下巴又给收回来了。

    因为凌二爷是这么说的:“不过……‘金毛小杂种’这个称呼,爷喜欢。以后,在爷的面前就这么喊着吧!”

    好吧,对于这位爷的特殊癖好,六子自然也不敢说一句不是。

    再说了,六子其实更清楚,最近这段时间他家凌二爷是喜怒无常了。

    而这罪魁祸首,便是那红色ini上面的两人。

    扫了一眼也跟着坐进了苏小妞的红色ini上面的金毛男,那嬉皮笑脸样子一看就是非常的欠抽。

    “那二爷,现在咱们怎么办?”

    小六眼看着这金毛杂种都要将脸凑到苏小妞那边去了,这一幕要是被爷给见着了,还不得直接炸肺?

    但凌二爷的颜色也是犀利的。

    察觉到小六子的面色有些不正常,便朝着前面看了去。

    当看到那个金毛的唇儿都快要黏上苏小妞的脸颊的时候,他眸色一冷,随即发话:“怎么办?当然是见招拆招了!”

    这会儿,看似一直按兵不动的男人,这会儿也终于按耐不住了。

    急匆匆的推开车门之后,凌二爷赶紧下了车。

    “爷,那我这边怎么做?”

    要是能帮上忙,六子自然是在所不辞的。

    二爷的性子脾气虽然不是那么好,但对于他们这些兄弟从来不会含糊。

    所以有那么人,都想要跟在凌二爷的身边。

    今天就算不是他六子跟过来,其他兄弟来了,六子相信他们也会努力的帮着凌二爷,撮合他和苏小妞的。

    “你把车子开回去酒吧,要是我打电话给你,立马过来支援就行了!”

    凌二爷没有回头就将话说完了。

    而六子只能看着渐渐远去的男人身影,拉动了车子的引擎……

    ——分割线——

    “展堂,我们今天到底要去什么地方玩?”

    红色ini上面,苏悠悠已经从原来的驾驶座的位置,挪至副驾驶座。

    其实,在自己的车子上苏小妞其实也不想要让出驾驶权的。

    无奈的是,从昨天约定要了要出去玩之后,苏小妞压根就不知道这个外国友人脑子里到底在计划什么。

    连去的地方,都不肯跟苏小妞说清楚。

    既然连目的地都不知道,又怎么可能由苏小妞亲自驾驶?

    无奈之下,苏小妞只能将自己的驾驶座位置让了出来。

    可就算都准备出发了,这个金发男子那双湛蓝色的美眸里仍旧是一片神秘:“daisy,不要着急。等到了,不就知道咱们去什么地方了么?相信我,今天绝对是永生难忘的浪漫之旅。”

    好吧,大概是因为所接受的教育不同,这金发男子还是喜欢保持着有神秘感的浪漫。

    而苏小妞再三追问下都得不到自己想要的答案,自然也知道继续追问下去自然也得不到自己想要的答案。

    之后,苏小妞也只能保持沉默了。

    一切准备就绪,即时出发。

    可就在车子发动引擎的时候,后座的车门突然就被拉开了。

    而后座上突然挤进来的那个男人,也让前座的那两个人都有些吃惊。

    不过这男人的容颜,他们倒是不陌生。

    因为挤进来的这个人,便是才情和容貌并存,权利和财富并驾齐驱的凌二爷。

    当见到前座的人都用一副吃惊不已的眼神看着自己,连虚伪的笑容都不曾露出一个。

    也对,他是人人敬仰,人人膜拜的凌二爷。

    何曾需要为了别人的质疑而心虚的凌二爷?

    在前座两人的诧异眼神中,这男人甚至连抬眼看他们都懒得。

    只是自顾自的将那修长的手指放在自己闲适翘起的二郎腿上轻轻的敲击着,线条好看的唇儿只是微微上扬道:“开车……”

    “hy?”金发男子从后视镜里看到这个男人自顾自,甚至连甩他一眼都带着不屑的样子,当然会有疑惑。

    但同样的,这个男人的身上,与身俱来就有深入骨髓的上位者气场。

    就算是一个不屑的眼神,也能让你感觉到明显的威慑力……

    这样的男人,又怎可能是寻常人?

    只是,白展堂疑惑的不只是这个漂亮男人的身份,更还有他和苏悠悠的关系?

    苏悠悠和他白展堂,虽然只在德国相处过那么一段时间。

    但他对苏悠悠,也多少有些了解。

    若不是有苏悠悠的认可,凭借现在苏悠悠的功夫,这个男人又怎么能赖在她苏悠悠的车子上?

    再者,当转身看到是这个男人闯入她的车子的时候,苏悠悠的眼神中虽然有惊讶,但很明显原本今天早上他故意隐瞒着所去的地点的时候苏悠悠浑身的紧绷,却在看到那个男人出现在自己的后座上的时候,松懈了下来。

    那很明显的放松,是因为有了亲密的人在身边的放松!

    游走过花丛的男人,哪一个会看不透苏悠悠的这种情绪的?

    也正因为苏悠悠的这浑身放松之后的模样,才更引得这个金发男子的猜疑。

    到底身后这位比女人还要妖冶几分的男子,和苏悠悠是什么关系?

    为什么,苏悠悠在见到这男人的时候虽然有疑惑,但却不曾戒备?

    还有,他们之间到底进行到什么步骤了?

    想着这些的时候,金发男子握着方向盘的修长手指,指骨关节不禁露出了些许的白。

    那是,刻意隐藏了自己情绪的表现。

    他以为,自己的情绪可以瞒天过海。

    却不知道,后座上的那个男子,只需眼尾的余光一扫,便将他所有的情绪变幻都纳进了眼底。

    很快,那双原本深不见底的黑眸,慢慢的涌现了一丝笑意。

    但这样的笑意并不浓,很快又被这个男人很好的掩藏起来。

    以至于,前座上的两个人压根就没能察觉到什么。

    他凌二爷可是人中之龙,将别人的情绪掌控在手掌之间,本来就是他极为擅长的。

    如今这个德国男子在他面前展露的这些,不过是班门弄斧罢了。

    当然,凌二爷也知道,和这些对中国博大精深的文化都没有参透,却认为自己已经大致的懂得了一些中国语言,也就等于参透了中国文化的人,解释这些高深的词汇简直行同鸭讲。

    他凌二爷,就是如此张扬的一人。

    若是自己真的不喜,或是不屑,从来也无需刻意隐瞒。

    而对于爷的情绪莫得最透的苏小妞,在看到后座上的这个男人此刻那张面无表情的俏脸的时候,顿时也只是倍感头疼。

    其实不是她苏悠悠不打算“请”这个男人下车,而是她“请”不动他。

    她苏悠悠现在的功夫是比以前好了很多。

    但要知道,不管怎样的武艺,在一个经历过特种兵近身搏击训练的人面前,那些所谓的功夫都像是三脚猫功夫。

    这样,她又怎么可能“请”的动凌二爷呢?

    再者,还有一点。

    也是苏小妞不得不承认一点,那就是白展堂看透了她在看到凌二爷时候的放松,这是对的。

    其实就算和白展堂不算是初识,苏小妞还是多多少少有些防备。

    她甚至有些担心,自己和陌生人出去玩,能不能平安回来都是个未知数。

    可无奈的是,前天去泡温泉的时候,是白展堂强行拦截下,帮她付款的。

    而苏小妞这人看上去像是一个喜欢占别人小便宜的人,但事实上她也只爱占自己喜欢那些人的便宜。

    就像是顾念兮,每次出去吃饭的时候,苏小妞都喜欢坑顾念兮付账,然后看着她因为荷包大出血有些心疼的样子。不然就是喜欢到云阁大吃大喝,随后又在云阁里面留下一笔未算清的账单,瞪着顾念兮结账之后咬牙切齿的给她打来电话。

    当然,在苏小妞喜欢占便宜的人当中,还有以前的凌二爷。

    可对于陌生人的便宜,苏小妞从来不喜欢。

    所以,当白展堂给她付了这温泉的费用之后,苏小妞便自告奋勇的说要请回去一次。

    其实,苏小妞只是想请这个白展堂吃个饭了事。

    可谁又知道,在苏小妞应承下这个所谓的“约会”之后,竟然折腾出一张行程表来。而且这张行程表,苏小妞还没有见到过。

    她,又怎可能不担心?

    要是被人弃尸荒野,那该怎么办才好?

    不过本来还有些担心的她,在看到身后那张妖孽似的脸蛋之后,原本已经悬在嗓子眼的心终于归于平地。

    因为她知道,只要这个妖孽在,他绝对不会让其他人欺负她的。就像他曾经嚣张的告诉过她苏悠悠,这个世界上只有他凌二爷一个人,能欺负他苏悠悠!

    所以在看到他出现的时候,苏小妞自然而然的放松了。

    只不过,苏小妞仍旧有些看不惯,他凌二爷一出现就发号施令的样子。

    怎么说,现在这车子也是她苏悠悠的。

    前方的驾驶员,也不是他凌二爷的随从。

    可这凌二爷发号施令的样子,怎么看上去好像是他凌二爷才是正主。而坐在前方的两人,不过是他凌二爷的陪衬罢了。

    可对于她苏悠悠的羞恼,凌二爷貌似完全没有看到似的。

    在自己发号施令了那么久,车子仍旧停在原地之后,这位爷开始不满了。

    “我不是说开车么?怎么那么久,车子都没有动静!你是聋了,还是哑了?”凌二爷的架势全开,整个车上的气温颓然降低了好几度。

    明明是初夏的早晨,却有种阴风习习的感觉……

    “daisy,这是咱们的约会,他一个外人参合什么?”

    虽然也明显察觉到身后男人地位不寻常,但金发男子还是口无遮拦的说了了这些话来。

    这大概,和他接受到的教育和国内的人的教育有些差异有关。

    “苏小妞,你可以告诉他,我到底算是‘外人’,还是‘内人’!”

    最后“内人”的两个字,凌二爷几乎是从牙缝中挤出的。

    苏小妞眸色微变中,察觉到凌二爷那暗红色的西装外套口袋里貌似露出了一个小角。

    那个小角是红色的。

    看上去,像是暗红色西装的口袋内衬。

    可仔细看,苏小妞又发觉不对。

    那男人的西装外套口袋,怎么可能有蕾丝边?

    而且这蕾丝边,看上去还有些眼熟。

    在苏小妞看向凌二爷的西装口袋的时候,凌二爷自然也察觉到苏小妞的眼神。

    顺着苏小妞的视线看到自己的口袋露出来的那个小角的时候,某位爷眼里的笑意加浓了。

    那笑容,如同绽放的曼陀罗。

    让人,无法拒绝他的美。

    这样的笑容,能轻易的摄取人的魂魄,勾走人的灵魂。

    貌似,金发男子此刻也惊艳于这位爷突然绽放的笑容,那双湛蓝色的眸子,看的有些发直。

    而苏小妞呢!

    若是没有察觉到这位爷笑容里的不怀好意,她或许也会被这抹笑容抹杀了所有的神志。

    可没办法,她都和这位爷斗智斗勇了那么多年了。有怎么可能不会知道,这爷的笑容就像是沾了罂粟的毒。而这层笑意,不过是他即将做坏事之前,想要将这一切掩盖起来的表象……

    不出呼苏小妞的预料,在凌二爷将自己妖孽的笑容展现得淋漓尽致的时候,他原本有节奏的敲击着膝盖的的手,突然伸向了苏悠悠刚刚一直看着的那个口袋,将自己藏在口袋里的那个红色蕾丝小角给扯得更开了些。而这个动作,无非是让苏小妞看的越是清楚,这红色小蕾丝到底是个什么东西之后,凌二爷的手便往自己的口袋里一插,片刻就将这个红色物体藏了进去。

    做完这些之后,凌二爷便再度勾起那似笑非笑的唇儿,看向苏悠悠。

    好吧,他凌二爷就是那么小心眼。

    他的东西,当然只能让他的人看了。让苏小妞知道他这口袋里到底藏了个什么东西,他凌二爷的目的已经达到了。

    至于其他跳梁的小丑,没门!

    而到这的时候,苏小妞的脸蛋上已经是一阵青一阵白的!

    没错!

    凌二爷此刻藏在自己口袋里的那个红色蕾丝小角,就是她苏悠悠上次和他迷情一夜不小心被他给盗走的。

    如今,他竟然卑劣的将这玩意儿贴身带着……

    这要是被人知道这玩意是她苏悠悠的,那她今后还怎么做人?

    想到他的手现在还放在她的小内内上面,苏小妞是又羞又臊的。

    想必,这个时候她的脸肯定是比猴子屁股还要红。

    本来还担心自己脸上的异常被身边这个德国人给看到了。

    可苏小妞一扭头才发现,白展堂这会儿看着凌二爷,眼睛忒直了。

    又怎么可能注意到,她这一边的异常?

    不过也正是因为白展堂的眼神,苏小妞不得不再次承认,凌二爷这个妖孽的魅力,已经超越了个年龄层次,超越了物种,超越了性别……

    不过话说回来,自从凌二爷展露了妖孽本质笑容之后,这个车厢内的气氛安静有些怪异。

    苏小妞只能轻咳了一声:“咳咳……”

    打断了这个车厢内安静的诡异的气氛,再者也迫使白展堂落在凌二爷这妖孽上的眼神收回。

    好吧,不管什么年龄的女人,都希望有个人能为自己痴迷。

    这本来该落在自己身上的帜热眼神,突然间被别人给抢走了,而对象还是一个男人的时候,苏小妞承认自己这一刻的心理有些不平衡了。

    而被苏小妞这一声轻咳拉回了神志的白展堂这个时候也才意识到,自己刚刚到底有多失态。

    回神的瞬间,他再度征求苏小妞的意见:“daisy,我们真的要带上他?”

    再傻,他也能猜到,这个男人对于daisy来说,到底是不同的。

    可回答他的,却不是苏悠悠。

    而是,后座上再度收回了笑容,仍旧妖冶的让人不敢直视的男子:“废话。谁规定过,出去玩不能三人行的?”

    在凌二爷的一阵辩驳,再加上他藏在口袋里的小内内威胁招式中,苏小妞只能默认下来。

    得不到回答的白展堂,也只能迫于这个男人强大的气场,拉动了车子的引擎。

    于是,这一出“三人行,必有奸情”的好戏,正式开锣……

    ——分割线——

    “顾总,这就是今天需要您亲自拿捏签署的文件,其他无关紧要的,今天我已经代您签署下来了!”

    谈家大宅,谈建天原本的书房里,顾念兮侧靠在办公椅上,听着下班之后赶到这边给自己送文件过来的韩子的汇报。

    而顾念兮,貌似也没有怪罪他自己代理签署文件的事情。

    因为,这本来就是顾念兮亲自交代下来的事情。

    前两天她差一点流产的事情,到现在还让她心有余悸。

    也让她意识到,最近这一阵子她真的太亏待自己的身子,也亏待了自己的孩子了。

    于是,这两天她干脆直接就在谈家大宅里办公。

    一些小事情,都安排给底下的人处理。

    累了就直接在家里睡下,醒了没事做,就处理着送来的这些文件。

    至于云阁,其实也无需她太过操心。

    因为在云阁,有她顾念兮亲自挑选的管理层。

    再加上先进的管理,大部分的事情都无需她亲自操办,唯有月底各方结账的时候需要她亲自出面之外。

    至于城北的开发竞标事项,这两天都是她一个人在做,最后的估算方面,到时候她会交给策划部的人进行处理。

    当然,不是顾念兮不想要全权负责,而是她真的担心自己的身体吃不消。

    好在这两天谈逸泽去出任务了,都没有回家。

    这样下来,顾念兮便有了更多的时间,好好的应对这个策划案。

    “做的不错。这些放在这边,我看一下。等明天处理好了,麻烦你再过来拿就是了!”

    “顾总说的是哪里的话,这些本该就是我的分内之事!再说了,我也能多学习一点。”

    其实韩子比顾念兮还要大了好些岁数,如今说出这些话来,怕是要被别人说太过于恭维了。

    可在韩子看来,这一点都不会难为情。

    因为,他真的从顾念兮身上看到了闪光点。

    她先前开设的云阁,从管理模式上就让业内人士都震惊。

    甚至有些人,还有些怀疑她这样的管理模式会让云阁的功亏一篑。

    但顾念兮用了一年的时间,就向所有人证明了,她是对的。

    随后,她也将云阁现在的管理模式应用到明朗集团上。

    不过明朗集团这毕竟建立已久,想要一时半会儿变成云阁那样自动化的管理模式,又谈何容易。

    不过就算是这样,这些改革仍旧在有条不紊的进行着。

    假以时日,明朗集团势必也会出现云阁那样让所有人都叹为观止的管理模式。

    而那是,其他集团现在都纷纷效仿,却无法做到的。

    “对了,霍思雨那边,有没有什么动静?”

    对于韩子说的那些话,顾念兮也只是一笑而过。

    她是在年轻的时候就大胆的尝试了别人所不敢尝试的改造罢了。

    不过这一切,顾念兮觉得还是要归功于当初谈建天给她的那笔创业基金。

    若是没有那笔钱的话,现在的她怕是也只能小规模的默默挣扎着。

    现在明朗集团和云阁,都朝着正确的轨道走,她也安心了不少。

    至于霍思雨,顾念兮当然不可能松懈下来。

    不是她想要养虎为患。

    而是,霍思雨仍旧死性不改,伺机准备在背后搞大动作。

    就算现在除掉了她,顾念兮相信后面还是有人会扑上来。

    所以,她决定引蛇出洞,让这些人不论是阴谋还是阳谋,都浮出水面。

    到时候一网打尽了,看谁还敢在她顾念兮的头顶上做文章!

    “倒是没有什么举动,不过是每天都在偷懒罢了!”

    听到霍思雨现在的所作所为,顾念兮倒也不例外。

    从以前,霍思雨还没有进谈家的大门,就喜欢在家里面摆谱。不管是洗碗还是扫地,她一概不碰触。

    如今,被人故意强迫着去做这些事情,她又怎么可能心甘情愿的做好?

    想到她每天上班都躲在公司里人迹罕至的角落,顾念兮的红唇勾了勾。

    她觉得,应该给霍思雨下一点猛料才好。

    不然,这就有些可惜了她顾念兮专门为了她霍思雨一个人,在明朗公司里建立一个清洁部了!

    “韩子,明天到人事部那边传一句,扣掉霍思雨这个月所有的试用工资。若是今后再发现她偷懒的话,告诉她可以不用过来了!”

    看着顾念兮眼里的冷笑,韩子在心里有些微微的佩服这位年纪不及自己,倒是一肚子坏水的小女人。

    不过韩子也是现在才明白,为什么当初这个长相不过漂亮了点的女人为什么会入得了眼光何等高的谈参谋长的眼里。

    这不就印证了一句话:恶人自有恶人磨?

    “我知道了,顾总要是没有什么交代的话,那我先走了!”

    “嗯,你回家吧。没准你姐姐正等着你回去吃饭呢!”

    “好,那我告辞了!”

    顾念兮没有留韩子在这边吃饭的想法,还不是她知道了,其实现在自己在韩子的眼里就是一肚子坏水的女人么?

    可当初,是霍思雨自己送上门来给她顾念兮折腾的。

    要是自己不好好的加一把火的话,岂不是太对不起霍思雨了?

    想到明儿个到了领工资的时候,霍思雨却一毛钱都拿不到的那个凌乱的样子,顾念兮的美目里是一闪而过的狡猾……

    ——分割线——

    发工资的日子,是每个上班族心里最美好的一天。

    当你看到整个公司上上下下的人脸上都洋溢着灿烂的笑容便知道,这数钱过日子的上班族是有多么的难熬。

    曾经的霍思雨,也没有体验到这样日子的难挨。

    那都是因为,她以前是公司高层,工资高。这样拮据的底层员工的辛劳,她真的没有体验过。

    本来,她也不用像今儿个一样,一想到发工资就眉开眼笑的。

    可谁让,她如同水蛭一般的家人,拿走了她霍思雨现在所有的财务,连同仅存的房子也给卖掉了。

    而她从舒落心那边敲诈来的十万块,都已经被她自个儿拿去将鼻子给隆回来。

    隆了鼻子之后,手头上就只剩下那么几百块钱。

    现在,连出租车都不舍得打。

    每天都是用两块钱坐公共汽车,再拖着一条半残的腿,走上一大截路才到这边上班的。

    在舒落心那边,她早就看她霍思雨不顺眼了,吃的东西都是最简单的。每天都是青菜白饭,她现在光是想到就要吐了。

    而这样的日子,霍思雨真的烦透了。

    现在霍思雨急切的盼望着,这第一份工资的到来。

    至少,能让自己改善一下伙食。

    做了一个楼道的清洁工作之后,霍思雨便窝在置放清洁物品的地方休息了一会儿。

    揉着自己那条发酸的腿,等捱到差不多下班的时候,她才从里面走了出来。

    其实,在她看来,这里拖了地和没有拖地压根就没有区别。

    不都是人穿着皮鞋来回的踩么?

    这会儿好不容易打扫干净了,过不了半天的功夫又恢复成原来的样子了。

    所以,现在她也懒得去弄了。

    每天只要拖着一个楼道,让人看到自己是在工作之后,就躲在这个小小的置物间休息到时间差不多。

    喝了一杯清水,霍思雨抬手看了一下手表。

    见下班时间已到,便摘去了自己手上的橡皮手套,走了出去。

    揉着自己最近一段时间变得干燥脱皮的手,她有些心疼。

    都说,手是女人的第二张脸。

    所以,一直以来她霍思雨都极为注意手部的保养。

    可近段时间,每天都要和清洁液接触,已经让她的手变得干燥脱皮。

    看来,今天领了工资之后,还要先去买一瓶护手霜才行。

    揉了揉自己的手,霍思雨朝着财务部走去。

    正式的员工,其实都是通过打卡的方式,直接让工资进入账户就行。

    可她现在是公司为数不多的试用员工,而且还是清洁部唯一的试用员工,工资也只能从这边领取了。

    想到这,霍思雨也不免得在心里诅咒着顾念兮一番。

    明明就是个屁点大的清洁工,还有试用期,不就是想要收拾她霍思雨么?

    你以为,她看不出来?

    不过想到顾念兮对于她这个唯一的清洁工给的工资还可以,霍思雨这才不太难过。

    可她估计没想到,顾念兮既然给得出这样一份“高薪”工作,自然也需要她霍思雨付出一定的劳动力才行。

    那个企业家会雇佣一个成天都躲着休息,到了领工资那一日便虎视眈眈的员工?

    估计,霍思雨是没有想到会是这样的结果,所以当听到她口口声声喊着的工资单子上并没有她霍思雨的名字的时候,霍思雨怒了。

    “别以为你能糊弄的了我!我都在这里做了那么多天了,怎么可能没有我的薪水?”

    霍思雨说完了这一句之后,又扫了一眼坐在办公桌前正在给别人结算工资的女子,又继续说:“你以为我现在落得这样的下场,就以为我好欺负么?想把我的那一份给独吞了,也要看你有没有那个本事!我可告诉你,识相的话现在就给我交出来,我可以当成没发生过这事情。但你要是不识相的话,看我怎么收拾你!”

    在霍思雨看来,现在自己是虎落平阳被犬欺!

    昔日那些被她整的贱蹄子中,就有这位在这财务部结算工资的小刘。

    当初她在公司里也在背后说过她霍思雨的坏话,到后来因为霍思雨将财务部的部长给勾引了,差一点还将这个贱女人给赶出这部门了。

    所以,在霍思雨看来,今儿个工资没能领到手,估计是这个女人在作祟。

    可那个女人连看都不看她一眼便说了:“你以为我是你?为了达到自己的目的什么事情都能做得出来?”

    “你说什么?”霍思雨怎么也没有想到,昔日里被自己整的只敢默默承受的女人,如今竟然敢当着别人的面和自己唱反调?

    她一伸手,就急着想要招呼在这个女人的脸上。

    可就在她伸手的时候,她的手已经被那个女人给抓住了。

    并且,那个女人看着她的眼神里,带着极为讽刺的笑:

    “我说什么,你自己心里不是清楚么?你当初为了把我赶出财务部,不知道卖了自己的身子多少次?如今呢,你得到的结果又是什么?”

    “你这个贱人,竟然敢在我的面前如此唱反调!你不怕死么?快点,把我的工资给交出来!”被人抓着一只手,可不代表她没有另一只手。

    这会儿,霍思雨已经狠狠的将巴掌落在了她的脸蛋上。

    因为没有想到霍思雨会反手给了她一巴掌,一时间没有防备,财务部的刘小姐活生生的挨了这一巴掌。

    可看着她挨完了这巴掌还不够,这女人还想要再度动手解气的时候,她的手再度被人给抓住了。

    而这一次抓住她的手的,并不是女人。

    那力气,大的她无法挣脱。

    甚至,将她的手抓的有些变型。

    一直到,她的手被抓的发疼,甚至脸上也因为这样的痛而扭曲的时候,那人才将她的手给丢开了。

    因为一时失去了一方的力量,霍思雨的身体失去了平衡,跌坐在地上。

    看着霍思雨跌在地上的狼狈样,那人才开口说到:“刘小姐并没有克扣你的工资,麻烦霍清洁员不要在公司里面滋事!”

    那人说话的时候,面无表情。

    可一句话,却让霍思雨尤为震惊。

    一方面,因为这正在说话的人是韩子,霍思雨知道,这人是顾念兮的第一把手。寻常想要在公司里见到这个男人,很难。

    可如今这男人竟然站出来主动维护这个贱女人,莫非……

    莫非这个男人背着顾念兮,和财务部的这个女人勾搭上了?

    另一方面,则是这个男人宣布的内容。

    什么叫做她没有克扣她霍思雨的工资?

    合同上面明明清清楚楚的写着,她试用期的三个月里,公司都是到这边领取的。

    若是这边没有她的工资的话,她的工资会跑到什么地方去?

    “韩先生,您来的正好。这女人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口口声声说我克扣了她的工资,可这单子上,明明就没有她的名字。我也不可能无中生有,给她做一份……”

    刘小姐起身,捂着自己被打的发红的脸颊,一脸的委屈。

    可这委屈在霍思雨看来,无非是在暗送秋波。

    于是,她霍思雨最为擅长的冷嘲热讽开始了:“哟,这不是顾总的走狗韩先生么?该不是这贱人背地里勾搭上你,两人给我和演出这戏,把我的工资都给私吞了吧!”

    “霍思雨,你别以为人人跟你一样犯贱。我才不会为了那几千块钱,跟你一样出卖了身体!”

    被霍思雨一说,又羞又恼的刘小姐也顾不上其他的了。

    而韩子一听霍思雨的这番话,眼睛微眯了下。

    本来他还觉得,顾总对这个女人的惩罚是不是有点过重了。

    不过他现在看来,顾总还真是高明!

    像是这样的女人,你要是不好好的教训一下,她真的是不知道天高地厚!

    做了个深呼吸,确定自己的情绪稳定了些之后,韩子才开口:“其实我今天到财务部来就是为了传达顾总的话。顾总说,明朗集团不是慈善机构,绝对不会让人在这里头浑水摸鱼。成天连自己分内的工做都做不好的人,工资全部扣光!若是下次敢犯同样的错误,开除处理!”

    说完了这一番话之后,韩子便转身准备离开了。

    而听到此,貌似有些明白了韩子的来意之后,霍思雨也顾不得自己现在的狼狈,冲上去就拉住了韩子的手臂问道:“那我的工资呢?”

    “难道你刚刚都没有听清楚么?顾总不满意你对工作得过且过的态度,所以已经让财务部将你的工资给扣光了!”

    韩子不带一丝温度的声音,让霍思雨的瞳孔放大。

    “你们这样做是犯法的,我要上劳务部门控告你们!”

    霍思雨恼了。

    这回真的恼了。

    她虽然是偷懒,可最起码也当着众人的面拖了地。

    感觉丢光了尊严,丢光了面子,却还是换不来自己的工资,她怎么能容忍?

    “尽管去告吧,当然你要是想直接丢了这份工作的话!而这,也是顾总的原话!”

    这一刻,韩子也震惊于顾总对于这个女人脾气的参透。

    竟然连她这个时候会说什么话来,都能算得出!

    虽然这对于有些员工来说,连试用期的薪水都得不到,还真的会闹上法庭的。

    可这对于霍思雨而言,一点都不过分。

    本来将她留在明朗集团,就是怕养虎为患。

    可她连自己分内的工作,都没有做好,这不是让人找机会开除么?

    再说了,顾念兮也坚信,这个女人压根就不敢去告他。

    除非,霍思雨不要这个可以埋伏拉下她顾念兮的机会!

    果然,霍思雨在震惊之后,便是哑口无言了。

    而韩子也在她安静下来之后,离开了。

    ——分割线——

    谈逸泽出任务的第五天,顾念兮坐在院子里的石椅上,边看文件,边不时的在上面画着什么。当然,石椅上还垫着一块棉垫子。

    现在怀孕,她不可能让自己的身子接触那么凉的东西。免得,冻坏了腹中的胎儿。

    自从怀孕,她用电脑的次数真的少了很多。

    现在,连手机也不带在身边。

    而在这几天的时间里,顾念兮一次都没有接到谈逸泽的电话。

    有些稍稍的失望,这是必然的。

    这几天,发生了许多事情。

    甚至,这个还没有来得及告诉谈逸泽存在过的孩子就差一点和他们分别了,谈逸泽都没能陪在她的身边。

    但也因为了这一次事情,也让顾念兮有些后怕。

    若是在没有将孩子告诉谈逸泽就没了的话,怕是会造成两人今生的遗憾。

    所以,顾念兮打算这次谈逸泽回来之后,就告诉他这个孩子的存在。

    不管,他肯不肯跟她道歉,又或者肯不肯跟她顾念兮做交易,她都会告诉他。

    等他回来,差不多她的第二次产检就要到了。

    等到时候拿了B超照给他看,这倒是个不错的选择。

    想到这,顾念兮的嘴角悄然勾起。

    之后,他才继续埋首在图画中……

    在院子里画图,画的差不多之后,顾念兮揉着眼睛,打算回去卧室里睡个觉。

    这次怀孕,嗜睡的情况一点不亚于当初怀着聿宝宝的时候。

    只要头沾到枕头,就能一觉睡到天大亮。

    若不是为了腹中的孩子不要饿到,没准让她一整天都睡着,都有可能实现。

    推开卧室门,顾念兮只心心念念着自己那张大床。

    可还没有迈开脚步,她的身子就被卷进一个熟悉的怀抱中。

    “谈逸泽……”他怎么回来了?

    罗军宝不是说了,他这次离开,少说也要十天半个月才回来。

    怎么到这才第五天,他就回来了?

    是任务临时取消了,还是他的工作已经做完了?

    她还没有抬头看清楚这人,他的唇便贴了上来。

    那充满野性的吻,与其说是吻,倒不如说是啃咬来的比较实际。

    顾念兮的脑子还没有从这个男人正在出任务,怎么会突然就回来中跳过来,就已经被这个男人给压到了门板上,甩手反扣在头顶上,进行新一轮更加深入的“交流”……
(快捷键←)[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快捷键→)
大家同时在看:龙血战神 黑道特种兵 傲世九重天 武动乾坤 遮天 绝品邪少 生肖守护神 完美世界 我的贴身校花 绝世唐门 大主宰 莽荒纪 我欲封天 校花的贴身高手 星战风暴 武极天下 校园绝品狂徒 亿万老婆买一送一
本书转载于网络,版权属原作者,喜欢小说军婚染上惹火甜妻全文阅读,记得收藏本书。 卓越全本小说网 www.zy200.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