卓越全本小说网 全本玄幻 全本武侠 全本都市 全本历史 全本侦探 全本网游 全本科幻 全本恐怖 全本散文 其它小说 全部小说
小说排行榜 > 全本都市言情 > 军婚染上惹火甜妻全文阅读
军婚染上惹火甜妻TXT全集下载 加入书签

军婚染上惹火甜妻无弹窗 正文 第469章 他有所察觉vs窥探二爷美色!

    此时,太阳还没有下山。

    夕阳的余晖正好从窗户那边射了进来,落在顾念兮的身上。

    这样的光芒,让顾念兮那曼妙的身段多了层修饰。

    也让盯着她看的谈逸泽,黑眸里多了一丝疑虑。

    念兮的小腹,好像有些微凸……

    这是怎么回事?

    这丫头虽然寻常都没怎么运动,不过这小肚腩好像从来都没有在她的肚子上涨过。

    唯一一次,就是当初怀着聿宝宝,还有生下聿宝宝的前几个月。

    之后,她为了甩掉那肚子上的小肥肉,瑜伽什么的,都练上了。

    很快,她的身材也跟以前那么的苗条。而胸口的那一块,却被她从怀着宝宝的时候保留了下来。

    当然,现在谈逸泽纳闷的不是她的胸口,反正顾念兮的胸口无论长成什么样,对于他谈逸泽而言都是可口的。

    但她的小腹……

    这丫头,寻常只要肚子上一出现一小块肉,都会对着他抱怨个老半天,有时候甚至还拉着他直接晚饭后出去跑步。

    总之,这次顾念兮的小腹,大的让谈逸泽觉得离奇。

    然后,他的视线又落在顾念兮的脸蛋上……

    这两天,他谈逸泽和她闹得有些不愉快,想要让她长肉,那是更不可能的事情。

    你看看,这两天不到的功夫,这丫头的脸色很是苍白,下巴都尖细的让谈逸泽心疼了。

    这样的她,怎么可能让有些肉长到小腹上去?

    带着这样的诧异,谈逸泽慢步凑近,想要去触摸顾念兮那个凸出的小腹。

    虽然不知道,为什么现在她那个微微凸出的小腹,让自己变得那么莫名其妙,但谈逸泽还是顺应自己的心情而动。

    只是当谈逸泽上前的时候,聿宝宝已经发现了他的出现。

    “爸……”

    奶声奶气的呼喊,让谈逸泽回过了神来。

    同样的,也让半蹲在衣橱边上收拾着东西的顾念兮,发现了这个男人的存在。

    “宝宝,在玩什么?”

    被发现了存在,谈逸泽索性也不小心翼翼的行走了,直接大步上前就将在床上一个人玩积木的聿宝宝给扛到了自己的肩膀上。

    孩子的记忆力,是有限的。

    昨天被谈逸泽吓唬的哭闹不已,今儿个一见到谈逸泽貌似都忘记了。这个时候,他仍旧是这小家伙最爱的谈参谋长。

    被他扛在肩膀上,小家伙的小手还亲热的摸着他的脸颊……

    如果,大人也能跟小宝宝一样,这么容易就给哄好的话,那该多好?

    感觉到聿宝宝触碰自己脸颊的小手,谈逸泽不禁在心里感叹着。

    而视线再度落在顾念兮的时候,发现她正半蹲着对着自己。

    刚刚从侧面看上去非常凸出的小腹,如今看上去和寻常有没有什么区别。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难不成,刚刚那一幕只是他谈逸泽的错觉?

    视线落在顾念兮的小腹,谈逸泽的眸色微微加深了些。

    而顾念兮貌似也注意到这个男人正看着自己的肚子那般,直接帮着一叠衣服就将自己的肚子给挡住了,之后她便又继续蹲着收拾东西。

    看着本来都装在一个柜子里的衣服,那些本来比较明艳颜色的衣服,都被装起来,剩下来的那些都是他谈逸泽的。

    原本充满活力色彩的衣柜,瞬间少了一大半。颜色也变得单调,基本上都是橄榄绿,不然就是他谈逸泽寻常穿着的黑色西装……

    看着那空了许多的衣柜,谈逸泽的心情有些糟糕。

    抱着宝宝的手,也不自觉加大了力气。

    好在,宝宝被抱的有些不舒服的时候,开始挣扎。这让谈逸泽回过神来,稍稍松开了些。

    可一听到宝宝的声音,顾念兮现在就像是炸毛的母猫一样,直接上前就将被谈逸泽抱在怀中的聿宝宝给抱了回去。

    “没事吧,宝贝?”

    貌似,她现在真的很害怕,她的宝贝疙瘩被他伤了。

    听闻顾念兮的那句话,谈逸泽的眸色也不自觉的再度沉了沉。

    看样子,那天那一幕还真的将她给气坏了。

    现在,她对他的不信任,竟然已经到了这个地步。

    有些不甘,他上前试图想要从女人的手上抱回孩子。

    可顾念兮却一个转身,将娘俩的背影留给他。

    “兮兮,虎毒不食子。我怎么可能,伤害我自己的孩子呢?”

    谈逸泽不曾想过,自己竟然有朝一日也会被顾念兮这么晾在一边。

    从他们结婚到现在,他早已为顾念兮是被自己拽着风筝线的风筝。不管她怎么飞,那操控的绳索始终在自己的手上。

    只要他想她了或是不想让她走远了,只要稍稍一拽,她就会归来。

    若是没有这一切的话,现在顾念兮这风筝线,怕是还在他的手上。而她,也会继续在他的操控和陪伴下,继续前行。

    可他那天上演的一幕,貌似就像是一把利刃。直接将他手里的这根线,给切断了。

    现在的她,就像是个失去了方向的风筝,在空中迷茫的随风而行。

    稍有风吹草动,都能让她飞舞上好一阵。

    是他的错,是他将她逼得太紧了。

    如今,她的情绪开始反弹了……

    “不会?昨儿个是谁把孩子给弄哭了?”

    她连甩他一眼都不屑,探了探孩子的衣服,看看他有没有出汗。

    “那只是个意外。我也没想到,那样会吓到孩子?”

    他一向在部队里粗野惯了。

    那些个兵蛋子,哪一个没有受到他此人严厉的教育?

    可没想到,那样的教育方式对于成年人来说合适,可对于这刚刚来到世界不到两年的小孩,只会吓坏了他。

    “行了吧,你想怎么说就怎么说吧。没事的话就就下楼去,别打扰了我收拾行李!”

    明天就要回d市了,下午给爸爸打电话的时候,他在电话里就笑出来了。

    不同于母亲的细心,爸爸也没有问这次回去有没有谈逸泽这个人。

    不过这也好,她顾念兮也就不用在这个挠心挠肺的节骨眼上,还解释那么多的东西。

    “明天……几点的飞机?”

    许是看穿了顾念兮现在压根不想跟自己说话,谈逸泽也换了个话题。

    只是,问出这句话的时候,他的心还是忍不住抽了那么几下。

    “下午三点,午饭后就要去机场了。”说这话的时候,顾念兮像是突然想到了什么似的,眸色中狡诈明显。“明天你送我们娘俩去机场就好了,毕竟这可能是咱们最后一次团聚。”

    其实,顾念兮是面对谈逸泽的话,那她眸子里的异色肯定瞒不过这个男人,毕竟他的眸子,是非同寻常的犀利。

    可因为此时的她是背对着谈逸泽的,所以谈逸泽压根就看不到她的表情。

    “什么最后一次团聚……”

    无疑,顾念兮最后的这一句话,像是一块巨石投入了谈逸泽那原本就不怎么平静的心湖。

    一时间,这个男人的脸色发青。

    垂放在大腿双侧的手,也明显的紧握成拳。

    一张俊脸,紧绷的不像是他。

    甚至,连他的语气都变得有些咄咄逼人。

    可应对着这样的谈逸泽的顾念兮,却是带着轻笑。

    “怎么?离婚协议都签好了,难道你还打算让我为你守身如玉?”

    说到最后的时候,顾念兮的唇角几乎被冷意所覆盖。

    谈逸泽,这就是你让我痛的代价!

    但这,还不是最终的结果!

    还有更狠的,你要不要试一试?

    “没准下次见面的时候,我已经再婚了。到时候……”

    说到这的时候,顾念兮还亲了亲在她怀中呆愣的看着自己的聿宝宝说:“宝宝,记得下次见面你就该喊你家参谋长‘叔叔’了。”

    一句话,让谈逸泽原本就紧绷的那根弦,突然发生了断裂。

    他的气息,变得有些不稳。

    那原本就紧握成拳的手,更加收紧。

    就连顾念兮,这个站在他几米开外的人,都能听到他的骨节不时发出噼里啪啦的声响……

    这是这个男人暴走的节奏。

    无奈的是,这个当老子的都快要暴走了,聿宝宝还甜甜的喊着:“叔……”

    在聿宝宝的世界里,每次出现的新鲜词,都能让他高兴个老半天,就象现在一样。

    聿宝宝只顾着自己喊着,却不知道他的喊声快要将顾念兮身后的男人给逼疯了。

    谈逸泽是逼着她离开。

    但他还真的没有想过,她会再婚。

    甚至,还会被别的男人压在身下的场景。

    光是想到那个场面,他就恨不得直接将压在她身上的男人直接给喂子弹。

    可就在谈逸泽即将暴走的那一瞬,顾念兮却慢悠悠的说了:“谈逸泽,想要发疯就去别的地方发疯。你要是再敢吓到我的孩子,我跟你没完!”

    这一句话,让原本已经站直了身子准备和她理论的男子,再度不知道该说些什么才好了。

    而顾念兮这边已经抱着聿宝宝,将整理的差不多的行李箱给收拾好。

    随后,便抱着宝宝绕过谈逸泽的身边,准备下楼去。

    这个时间点,该让宝宝下楼玩了,不然他待会儿肯定会睡着。

    要是这会儿睡着的话,今晚估计又睡不着了。

    要是寻常的时候,顾念兮也随着他。

    但考虑到明天下午要坐飞机,还是让他晚上睡舒坦一点比较好。

    可在绕过谈逸泽身边的时候,顾念兮听到男人这么问她:“兮兮,非要做到这样么?”

    用犀利的言辞来伤害他,明知道他最在意什么,她却狠狠的照着那个地方踩?

    可听闻这话的顾念兮,却笑了。

    “呵呵……这不是跟你学的么?你,又有什么资格说我?别忘了,咱们离婚协议都签了,估计你也已经让它生效了。如今你最多只是个前夫,有什么资格在我面前唧唧歪歪的?”

    普天之下,没人能伤害现在的她。但有一人是例外,那便是他谈逸泽。

    若不是她顾念兮真的在乎他,又怎么可能给他伤害自己的机会?

    可他真的将这个机会利用的很好,让她心灰意冷,让她万念俱灰?

    只可惜,她顾念兮也从来不是什么善良之辈。

    既然他让她过的如此狼狈不堪,那么就一起下地狱吧!

    “兮兮……”

    谈逸泽没想到,本来是他在质问顾念兮的。

    现在却变成被质问的那个人,而且还是连话都说不出来的那种。

    “谈逸泽,我说过让你自己做的决定别后悔,你难道忘记了么?”

    抛下这话之后,顾念兮这会儿真的抱着聿宝宝离开了。

    而谈逸泽却看着她和孩子离开的背影,苦笑了。

    是啊,那天签下协议的时候,她真的是这么问他的。

    可他真的已经没有可选择的路了,却不想她真的恨起了自己。

    他的兮兮,还真的是普天之下最为特殊的人儿。

    别的女人在离婚之后怕是终日以泪洗面,可她倒好,连后路都想好了。甚至,还当着他的面,大言不惭的说她要再婚,连儿子该怎么称呼他,也都设计好了。

    他到底该说这丫头是单纯,还是忒狠?

    ——分割线——

    孕妇的胃口,当然是特别的。

    寻常顾念兮都不怎么吃的肥猪肉,今天占据她的大半个饭碗。

    而且说起来,今天这些玩意还是她顾念兮亲自让刘嫂买来的。

    看着顾念兮一口接一口的将这些肥猪肉放进自己的嘴里,连谈老爷子也诧异了。

    按道理说,这小两口闹别扭,不都应该是茶饭不思的么?

    可人家顾念兮倒好,没哭没闹的,连胃口都比寻常好。

    你看她现在,已经吃光了一碗白饭,这会儿还嚷嚷着让刘嫂给她再来一碗。

    顾念兮的胃口如此好,莫非……

    谈老爷子诧异的眼神,在谈逸泽的脸上兜了两圈。

    莫非,她和小泽已经和好了?

    可看着谈逸泽那阴郁,看样子连饭都吃不进去的脸,谈老爷子又就觉得不像是那么回事。

    其实直到现在,谈某人的脑子里还不时浮现顾念兮喊着要再婚的样子。

    还有她还打算让自己的孩子喊他谈逸泽“叔叔”!

    光是这两点,就已经足够让他食不下咽了。

    而谈逸泽却不知道,正因为他这个郁闷的表情,让顾念兮的胃口大开。

    消灭了两大碗米饭,外加肥猪肉若干之后,顾念兮拍着自己被撑的圆鼓鼓的肚皮,靠在沙发上哼哼着。

    手机却在这个时候响了起来。

    电话是楚东篱打来的。

    因为听说她明儿要回d市,所以他当然要来问候一声。

    可楚东篱压根不知道,自己这一通电话也让他陷入了某个假想敌身份。

    “丫头,这么久没有回到d市来,明儿怎么着也要请我吃顿饭,不是?”

    某人这会儿靠坐在沙发的另一端,看似正在看电视里的军事节目,实际上所有的注意力都在顾念兮的电话那边。

    他的听觉能力一向不错,就算顾念兮不打开扬声器,他也能听到这楚四眼到底都说了些什么。

    哟呵!

    这楚四眼一见到他谈逸泽不跟着她们娘俩回去,该不会是嗅到什么苗头了吧?

    在谈逸泽看来,这楚四眼无非是打着蹭饭的借口,想要上人家顾家当乘龙快婿了?

    想到楚四眼进入顾家之后的场景,谈逸泽的心里又是各种不对味。

    因为心里不舒坦,谈某人向来喜欢用暴力发泄出来。

    你看这会儿,这谈参谋长已经快将这沙发给拆了。

    而顾念兮坐在沙发的另一端,当然也察觉到动静。

    扫了一眼此刻双眼正直勾勾盯着电视上军事节目看,目光却好像备受凌迟,双手还深陷沙发里头的谈某人,顾念兮只在心里嘀咕着:虚伪!

    既然都逼着她签下离婚协议了,他谈逸泽还想怎么着?

    当婊子还要贞节牌坊!

    这是现在谈逸泽在顾念兮心里的真实写照。

    看着某人深陷在沙发里无法自拔的那只大掌,顾念兮的红唇悄然勾起。

    随后,她用着甜腻到几乎让人起了鸡皮疙瘩的声音和电话里的楚东篱说:“东篱哥哥,明晚上你就到我家里吃饭吧。到时候我肯定亲自下厨,给你做一桌子的好菜。”

    好吧,顾念兮这话说的真的挺勾人的。

    寻常的男人,肯定是被忽悠的不知道东南西北了。

    或者应该说,现在还在醋意大发的男人,肯定已经被糊弄过去了。

    那沙发,都已经被某个爪子冒出了一个好大的洞来。

    可楚东篱不是谈逸泽,一下子便听出了顾念兮的不对劲:“丫头,你怎么了?你和他是不是……”

    他问的,是她和谈逸泽。

    因为楚东篱不认为,除了那个男人之外,还有什么人能让一向小算盘打的噼里啪啦响,又有着狐狸般奸诈的小女人浑身带刺。

    对于顾念兮这样的人来说,若不是有感情,她怕是连恨都懒得。

    可他的话还没有问完,就听到电话那边的女人说着:

    “没什么,只是想家了!”

    她越是刻意的回避其他人提及那个男人的名字,便越是有问题。

    楚东篱知道这一点,所以他没想着在电话里继续追问。

    毕竟,现在他们还隔着千山万水。

    若是在这个结果眼真的惹得她哭出来的话,那他又该怎么安慰她?

    算了,还是等她明天回到家的时候,再问个清清楚楚吧!

    打定了这个主意之后,楚东篱说了:“想家就早点睡吧,明天还要搭飞机,有什么事情等回家来再说。相信我,我不会让你受委屈的……”

    一句话,表明了现在他楚东篱的立场。

    也让这在陌生城市的女人,瞬间感觉到家的温暖,不自觉的眼眶一红……

    心里,莫名的暖。

    还好,有家人,还有一个楚东篱……

    会在她最难过的时候,给她最需要的依靠。

    “谢谢你,东篱哥哥……好了,时间不早了,我们还是早点睡吧。”此时,顾念兮的嗓音已经变得有些哑。

    不为别的,只是感动……

    电话里,楚东篱又嘱咐了几句,两人便挂断了电话。

    而这边,某人间歇性尖酸刻薄又开始发作了。

    “哟,这明天都要见面了,就忍不住开始和他诉苦了?”

    谈逸泽仍旧按兵不动的坐在沙发的另一端,可沙发那块破口处,已经被掏出不少棉花,证明着这个男人心情阴郁的事实。

    本来就是想要挖苦顾念兮,让她认清楚情形,却不想被她反将了一军。

    “是,我就是找东篱哥哥诉苦了,怎么着?同样身为男人,他可比某些人好的不知道多少倍!”

    顾念兮刚刚红了眼眶,所以现在整双眼睛还和小兔子一样,红红的。

    而谈逸泽,也被这只钢牙小兔子给反咬了一口,一脸的阴郁。

    她的话中“某些人”这个字眼,很明显就是在说他谈逸泽。

    而谈逸泽从来不觉得自己比楚四眼差什么,如今竟然被顾念兮拿来和四眼做对比,而且还占尽了下风,他怎么接受的了?

    “一个四眼而已,有什么可得瑟的?”

    四眼田鸡!

    迟早,他谈逸泽把他给收拾了。

    让他连个眼睛都没有,看他到时候怎么蹦达。

    “四眼是四眼,可人家人格健全,也会照顾人。比那些个对老婆儿子赶尽杀绝的人,不知道要好多少倍,不是吗?我相信,回家之后我们家宝宝肯定也会喜欢他的。”

    她没说自己的再婚对象是谁。

    可刚刚说儿子会喜欢楚四眼,已经表明了她的决定。

    楚四眼打从一开始对顾念兮是抱着什么样的心思,谈逸泽自然是再清楚不过。

    若是这会儿顾念兮回去和楚四眼说想要跟他在一起的话,这四眼田鸡估计二话不说就将她给娶过门。

    越想,他的心里头越不是滋味。

    顾念兮还特别提到儿子会喜欢四眼,这让谈逸泽的心更是乱了套。

    他谈逸泽的老婆儿子要是集体倒戈的话,那是不是真的意味着他要孤家寡人一辈子了?

    想到这,谈逸泽的嘴角仿佛无法控制那般的勾出一抹苦涩……

    是啊,打从一开始的时候,他不就想到有可能面对的是这样的后果还义无反顾的开始了吗?

    为什么现在还……

    侧过身的时候,谈逸泽才发现人家顾念兮和他说完了这些之后,便抱着聿宝宝朝着楼上走去了。

    看着那渐行渐远的身影,谈逸泽的唇动了动,想说什么。但最终还是一个字都没有说出口……

    ——分割线——

    迷人的夜,醉人的酒,让人心跳加速的劲歌热舞。

    这是这个世界的另一种形态。

    也是,最让时下年轻人沉迷的一种放纵方式。

    在这样灯红酒绿的世界里,所有的男女都呈现一种最原始的状态。

    或是跟随着音乐摇晃,又或者是贴身做着某些暧昧的动作,为今夜的寻找猎物。为钱,或是为人……

    而在这样的世界里,还有那么一个小角落。

    那角落的光线,比外面的阴暗了不少。

    和外界有所不同的是,那个角落里只放着柔柔的音乐声。里头传来的,却也和这样的音乐声不相符。

    “两只小蜜蜂啊飞在花丛中啊,飞啊……”

    只见在这角落里,有那么几个人正喝着酒。

    不过和在酒吧里的那些男女不同。

    通常在这边玩划拳的,都是一男一女。

    不过这角落有些特殊,是两个男人在划拳。

    而另一个女的,只是在一边自顾自的喝着酒,盯着水果出神,不知道在想些什么东西,像是没有察觉到这边的动静似的。

    当然,这个角落里并不只有这两个正在划拳的男人,更还有一些好奇跟过来看的年轻人。

    在看到这男人间划拳喝酒比寻常那些在酒吧里拼酒还要猛的架势之后,不少人也开始呐喊。

    这当中,口号声最高的,自然要是那个美貌男子。

    “二爷加油!”

    “凌二爷,好样的!”

    “二爷,将这金毛给灌醉了,让他从什么地方来,滚回什么地方去!”

    “……”

    那些吵吵闹闹的人的叫器声,让本来正输了正喝着酒的男人的眉心稍稍一皱。

    虽然这个动作不大,但很快的便让周围那些正在放声叫器着的人儿都安静下来。

    不是他们不想继续喊了,而是生怕这样的喊声会惹得这个男子的不悦。

    男人妩媚如花,甚至比女人要要妖冶。

    举手投足间的贵气,也让人景仰崇拜,却不敢轻易上前惹他。

    因为谁都看得出,这个男人可不想表面上那般的好脾气。

    再说,来这里喝酒的当然也知道这个男人的底细。

    别说身后富可敌国的家族集团,就连他的把子兄弟更是最年轻的参谋长,而最让人畏惧的还是这个男人对人的手段。

    听话的人,他可以让你在这里安安静静的呆着,若是不听话……

    他也能让你悄然消失在这个世界上!

    而就是这样的男子,明明刚刚是划拳输了,必须要喝下一整大杯子的酒,可他却像是在品味着什么人间美味似的,那眼下的动作不大,但速度也极快。

    只是这个男人那微微扯开的衬衣领口,在这个喝酒的动作下,性感的喉结慢悠悠的滑动着。这一幕,就轻易的让周围的人红了眼,不管是男人还是女人。

    而这个男人却在喝完了整杯酒之后,还邪恶的舔了舔刚刚那杯子里滑出来最后的一滴酒。他的唇瓣也因为酒的浸润,比之前又红了几分,妖冶的不像是人,而是魔。

    就连此刻和他坐着对面划拳的男子,也不自觉因为这个男人的动作而红了脸。

    “咳咳……”

    若不是他还有着超乎寻常人的自控力,在看到这个妖冶的男子的动作之后仓惶的别开脸的话,怕是现在也跟着其他人一样,沉迷于这个男人的美色中……

    咳嗽声,让这个金发男子暂时找回了理智。

    而后,他的视线扫向了此时正坐在一边上自己独自喝着闷酒的女人。

    湛蓝色的眸子触及到那个女人木讷的眼神之时,他的眉心微皱。

    苏悠悠……

    那个身穿白大褂,站在手术台上,宛如天使般纯洁美好,不可侵犯的女子。

    而后,这男人又看向一旁,正慢悠悠的往中间那个杯子里灌酒,整个过程中美目中有种蛊惑人心的男子——凌二爷!

    这个男子,一举一动都透着一股子邪性。

    和苏悠悠给人的感觉,简直是截然相反的。

    虽然从他白展堂出现之后,这个男人和苏悠悠之间,真的没有什么越矩的行为。

    但白展堂的直觉告诉他,这两人之间肯定不像是表面上那么简单。

    或许……

    其实凌二爷就是当年那个令苏悠悠走投无路,只能离乡背井去了德国呆了那么段时间的男人。

    虽然苏悠悠和这个男人的恩怨纠葛,白展堂也不清楚,只听着当初施安安随口提过。

    可现在,凌二爷和苏悠悠两人给他的感觉,自己的这个猜测是*不离十!

    只是,白展堂真的实在想不明白,苏悠悠这样的天使,怎么会和这个来自地狱的魔鬼在一起呢?

    没等白展堂想清楚这个问题的时候,身边有个邪肆的声音已经开始提醒他,该回神了。

    “继续……”

    那男人的声音,甚至带着一股子轻佻。

    可却让你,不得不按照他所说的话去做。

    他的父亲也曾经告诉他,有一种人生来就适合当君王。因为他们的身上,有一种常人无法抗拒的威严。

    如今看来,凌二爷便是父亲口中所说的这种人。

    他连个眼神都没给你,便让你不得不臣服于他。

    “继续……”

    白展堂便继续跟着凌二爷一遍遍的划拳,一杯接着一杯的清空摆在自己面前的那个酒杯。

    可奇怪的是,明明看上去像是这个男人设好的局,为什么他赢的次数却那么少?

    而他白展堂,都清空了两大瓶烈酒了,只喝了不过两三杯……

    可按照这个男人的玩法,他应该精准的掌握着这些玩法的精髓才对。

    为什么,他却频频失手?

    莫非,他白展堂今晚上的运气太好,还是说这个男人其实是故意想要输给他的?

    白展堂没有得到自己想要的答案,却看见那个男人再度将摆在面前的酒清空了。

    他的下属貌似也见不惯他这样自毁式的喝酒法子,努力的劝着:“凌二爷,别喝了。您难道忘记了,上次进医院的事情了么?要是被老爷子知道您又怎么喝酒的话,他岂不是要被您给活活气死?”

    六子在身边劝着。

    而他周围的人也下意识的点着头。

    因为众人都亲眼见证那段时间,凌二爷喝酒喝的不成人形了。

    而致凌二爷变成那个疯狂样的导火线,其实现在也在现场。

    见凌二爷拉不住,六子只能下意识的去看苏小妞。

    此时,苏小妞正戳着一块西瓜往自己的嘴巴里头送,一杯酒也喝的差不多了。

    而这边,凌二爷压根就将他六子的话当成了放屁,继续将摆在面前的酒给清空了。

    最终,六子只能转移了阵地,来到苏小妞的身边:“苏小妞,你过去劝劝二爷。让他别喝那么多酒!”

    “凭什么?”

    “就凭二爷是为了你和金毛喝酒!苏小妞,我还真的没有看得出你这野蔷薇还有祸水的能耐。”红颜祸水,这是六子想说的。

    “我呸!姐姐要当就要当倾国倾城的牡丹,才不要当什么野蔷薇呢!”

    苏小妞连甩都不甩六子眼色,继续闷头喝酒。

    她心里也烦着呢。

    “苏小妞,话可不是这么说。做人要本分是不是,野蔷薇就是野蔷薇,难道你还想变种不成?”

    六子又扫了一眼二爷那边的情形,只见那男人又在妖娆一仰头,将一整杯的酒水送进自己的肚中。

    望着那烈酒下肚,有几滴还调皮的划过凌二爷的喉结那处,六子不自觉的打了一下哆嗦。

    靠,二爷最近这妖孽的本领是越来越大了。

    光是喝个酒,就能营造出连男人都想要将他给潜了的*。

    你看,面前那个金毛,现在不也对着爷露出了虎视眈眈的表情么……

    若是苏小妞再不为所动的话,怕是二爷要惹火上身咯。

    没等到苏小妞的回答,六子又说:“再说了,苏小妞你又不是不知道,二爷现在这般灌酒是为了谁?”

    谁人都看得出,打从苏小妞和这金毛在一起之后,二爷的心情就变得阴晴不定的。

    想必今儿个故意在这边输给金毛,喝了那么多酒,也和苏小妞有着脱不开的关系。

    是的,在这酒吧的人谁都看得出来,今儿的凌二爷就是故意输给金毛的。

    不然,你认为寻常能够以一敌百,在这酒吧里无往不胜的男子,会平白无故的喝了那么多酒?

    本来,六子是想要劝苏悠悠过去,看看凌二爷,顺便抚慰一下二爷受伤的心,最好能让二爷别喝酒,虐待他那可怜的胃。

    可苏小妞这一听倒好,直接也将自己面前那大半杯烈酒也给灌进肚子里了。

    看着苏小妞的这架势,六子的嘴角也抽了。

    他是过来让苏小妞劝二爷喝酒,搞到最后弄得苏小妞变成醺酒的话,到时候二爷还不得将他给埋了?

    于是,本来抱着期待过来的六子只能悻悻而归。

    在这边的二爷见小六子灰溜溜的回到自己的身边,便像是察觉到了什么。

    漂亮的眸在昏暗的光线下忽明忽暗的,不知道想着什么。

    “六子,苏小妞说了什么?”

    不知道是不是酒气的作用,此时凌二爷浑身上下的妖孽气息仿佛又多添了几分。吐气如兰的唇儿,让六子这见惯了这大妖孽的美的人,都微微有些脸红。

    “凌二爷,苏小妞说她想当牡丹,倾国倾城的牡丹!”

    “行啊,苏小妞倒是给我长志气了!”

    凌二爷一听六子的这话,语气倒是有些不阴不阳的。

    眸光在苏小妞面前那又空了的酒杯前停顿了好一会儿之后,他又轻启了红唇:“去,把苏小妞给爷看好了,别让某些登徒子趁虚而入!”

    说到“登徒子”三个字的时候,某位爷若有似无的瞟了眼面前的金发男子。

    那三个字指的是谁,已经不言而喻。

    而六子在听到二爷的吩咐之后,便悄然退到苏悠悠的身边去了。

    与此同时,凌二爷又对着面前那个男人邪恶的勾了勾唇,美目在这灯红酒绿间绽放着蛊惑人心的光芒:“继续吧,伯爵……”

    “继续……”

    只是在另一波开始的划拳中,凌二爷却突然像是换了个人一样,没有一次输过。

    一口气,竟然让那金毛男子连喝了三瓶烈酒。

    当他盯着面前那个有着妖孽脸蛋的男子在面前开始摇晃的时候,他开始想要拒绝这个男人再度送上前的酒。

    可他一开口拒绝,身边的那些人看他的眼神就带着小家子气。

    像是在埋怨,刚刚那个男人输了那么多次,喝了那么多酒都没有什么怨言,可他不就数后面输了几次,就开始想逃了。

    没骨气!

    孬种!

    这是白展堂在半睡半醒的状态下听到的。

    而他也在这个时候意识到,原来他打从一开始就落入了这个妖孽男子设好的陷进。

    亏他还以为,是今儿个的运气好,所以才输的少赢得多。

    原来,这一切不过是他玩惯了的手段。今儿个拿出来试手,不过是想要摆脱了他罢了。

    可当他看清楚一切不过是这个男人的阴谋的时候,他的脑子已经混乱一片。

    脑子里唯一留下的是自己竟然伸手抚上了那个花样男子的脸庞,深情款款的对着他说:“好美的脸……”

    其实他还想说:“好恶毒的心!”

    可没等他将自己这一番话给说完的时候,便先行陷入了黑暗中。

    而看到这金毛男子终于倒在他们的面前的时候,六子还有边上几个在看热闹的兄弟都走上前来。

    “哟,二爷。看样子您现在这张脸已经是不分男女老少,都是手到擒来了!”

    六子一脸的贼笑。

    本以为二爷喝了那么多酒,会占下风,他才担心的去喊了苏小妞过来。

    却不想,二家凌二爷早已计划的当,就为了请君入瓮!

    而这金毛醉倒前说的这句话,也让六子浮现联翩。

    看样子,二爷的这张妖孽脸蛋的魅力,已经开始跨越物种,跨越性别了!

    不过看着那醉的一塌糊涂的男子,六子又不禁有些惋惜。

    你以为,凌二爷的美色是你能够随意窥探的么?

    那是沾了罂粟的美,一旦染上,连命都要没了。

    “少他妈的说废话了!赶紧给我让开!”

    凌二爷连看都不堪一眼刚刚为他的美人脸蛋“倾倒”的金毛男,只对着下属冷哼。

    这一刻,他又恢复了之前高高在上,让人不敢亵渎的感觉。

    而他的视线,直勾勾的看向和金发男一样,倒在桌子上的女子。

    目光触及她那张因为醉酒而红扑扑的脸蛋之时,他的眸里竟然有一片暖色……

    “好好好,咱立马让开!”

    凌二爷要你死,谁敢不死?

    在所有人径自让开一条道上之后,这个男人大步走到醉酒的女人身边,将她打横抱起。

    那小心翼翼,如捧珍宝的感觉,让在场的人都有些羡慕嫉妒恨。

    可谁,也没敢上前阻拦。

    因为谁都知道,这个男人的温柔,向来仅对于他怀中的女人。

    “对了二爷,这个金毛怎么办?”

    当看着那男人环抱着女人即将走出这个包间的时候,六子问道。

    总不能让这金毛一直都呆在这个包厢里吧?

    这可是酒吧里二爷的专用包厢!

    寻常的时间段,是绝不开启的,唯有二爷亲自到这边的时候才用得上。

    再说了,凌二爷有严重的洁癖。

    寻常用过之后,就需要让人立马组成清洁小组,将这个包厢里里外外都给打扫一遍之后,又洒上消毒水,让它的气味自由散去之后,等到这个男人再度来之前再洒上一些他最爱的香水,方能开启!

    不过今儿个要是被这金毛给霸占了的话,那清洁工作就不能正常运行了!

    凌二爷也貌似在这个时候才想起对于这个金发男子的安置问题。

    沉吟了片刻之后,他说:“这容易,对面不是有家旅馆么?老板娘很是欣赏这样的美男子,你就将他送过去,顺便告诉老板娘他是一个人过来,没人陪就行了!”丢下这话,凌二爷抱着怀中那个醉醺醺的人儿离开了。

    而六子则在听到二爷这个提议之后,嘴角哆嗦了好几回。

    唔……对面旅馆那个肥婆!貌似,没有多少男人能受得了……

    将这金毛给送过去,他的贞洁……

    六子瞬间明白了,窥探二爷美色的,不管是男人还是女人,都没有好下场!

    ——分割线——

    “兮兮,你和宝宝真的要走么?”

    这天中午,看着这谈家大宅门前,两个打包好的行李箱之时,谈老爷子的脸色不是很好。

    “爷爷,这些前天已经跟您说过了不是吗?您就不用担心了!”

    说这话的时候,顾念兮的眸色中有异样的光芒流窜,而老爷子也在听到这一番话的时候,无奈的摇了摇头,径自走回了谈家大宅里。

    等谈逸泽从大宅子里走出来的时候,顾念兮眸子里的异样神色已经消失的无影无踪了。

    “走吧!”

    她先行抱着宝宝上了车,而男子在听到他的那一番话之后有些微愣。但最终,还是打开了车子的后备箱,将两个行李箱放了进去。

    而从后视镜里看到那个男人将东西给放进后车厢里没有任何表情之时,顾念兮的手覆盖在自己微微凸出的小腹上,唇角诡异划开。

    谈逸泽,不知道在机场你听到这个消息之后,会是什么表情!

    ------题外话------

    嗷嗷,咱发现咱书里竟然出现了榜眼~!

    695164909

    你是俺的真爱哇~!

    推到,各种xx来一遍
(快捷键←)[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快捷键→)
大家同时在看:龙血战神 黑道特种兵 傲世九重天 武动乾坤 遮天 绝品邪少 生肖守护神 完美世界 我的贴身校花 绝世唐门 大主宰 莽荒纪 我欲封天 校花的贴身高手 星战风暴 武极天下 校园绝品狂徒 亿万老婆买一送一
本书转载于网络,版权属原作者,喜欢小说军婚染上惹火甜妻全文阅读,记得收藏本书。 卓越全本小说网 www.zy200.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