卓越全本小说网 全本玄幻 全本武侠 全本都市 全本历史 全本侦探 全本网游 全本科幻 全本恐怖 全本散文 其它小说 全部小说
小说排行榜 > 全本都市言情 > 军婚染上惹火甜妻全文阅读
军婚染上惹火甜妻TXT全集下载 加入书签

军婚染上惹火甜妻无弹窗 正文 第471章 请神容易送神难vs他心疼兮兮

    都说,请神容易送神难!

    现在的简局长,就是这样的心情。

    本以为只是抓了个在机场打闹的小混混,准备录一下口供之后就将他直接移送到监狱,顺便也给市民们一个交代。

    可哪知道,这一抓来,就是个参谋长。

    而且,还是近几年最有潜力的一位。

    现在的整个A城,谁人不想巴结这一位的?

    简局长也想过要好好的认识一下这个人,还设想过无数个让人帮他引荐给谈逸泽的局。

    只是这位年轻的军官,说话办事从来都不会落人口舌。

    以至于,至今简局长都未能和这位人物正正当当的见上一面。

    当然,要是早就见过一面的话,简局长也不认为会弄成今天这个样子。

    此刻,他真的有种冲动,想要将自己的手下都给痛扁一顿的冲动。

    什么人不好得罪,把这号人物给得罪了?

    现在,他该怎么办才好?

    站在关押着谈逸泽的那间屋子前,他来回踱步。

    那噼里啪啦的声响,证明着他此刻心情的混乱。

    而此刻还有不识相的人跟着上来,问道:“简局,您这是怎么了?”

    好好的办公室不呆着,怎么跑到这地方来了?

    而且,脸色还不好看?

    “我怎么了?都是被你们这些小混蛋给气的!”简局长现在一肚子的窝火,都不知道朝谁发泄才好。

    一边站着的男子有些疑惑的挠着自己的脑袋:“简局,我们这都做了什么让您这么生气了?”

    刚刚不还好好的么?

    不过墨老三才从他的办公室出来,他就直接也跟着在这个屋子前转悠。

    “还问?都是你们给老子惹来的麻烦,我到底上辈子遭了什么孽,才带了你们这样一群小兔崽子。”

    简局长都快要气炸了。

    不过回头想想,他觉得现在还是有必要了解一些事情:“对了,你们刚刚将里头的这位带过来的时候,有没有对他做了什么不规矩的事情?”

    “简局,您这是什么意思?我们哪能做出什么不规矩的事情来?”

    那人嬉皮笑脸,估计还以为简局长在和他开玩笑呢。

    而简局长这次干脆直接往他脑门上一拍,示意他正经点。

    “我跟你说正经事呢!到底,有没有对里头的那位做出什么不规矩的事情来?”

    要真的做了什么,估计他这个职位真的不保了!

    “简局,我就不明白了,不就是一个闹了机场的小混混么?您怎么今天这么重视了……”这人还想抱怨上几句,不过在感受到简局长那高压视线时候,他只能老老实实的交代着:“其实也没有作出什么不规矩的事情来,就是在机场的时候那人极不老实,老是想要挣脱,所以我和老马拿着枪顶着他的脑袋才能将他给带来的!”

    要说起来,这男人处理起来还真的比他们以前逮到的任何小混混都要棘手。

    若不是他们手上有枪的话,怕是没法将这人给带回来了!

    这人说了这么多,其实也不过是想要从简局长这边看出一点赞赏的目光。

    可谁知道,一听到他们竟然拿枪顶着那人的脑袋,简局长的脸色立马往高端黑发展。

    “臭小子,寻常办事也没有见到你们这些臭小子这么认真的,怎么尽在这个时候给我瞎捣乱!”

    一听他刚刚的那一番话,简局长又是照着他的脑袋狠狠的抽了一把。

    而那人捂着自己被抽的老疼的脑袋,二丈摸不着头脑!

    “简局,您到底是怎么了?这又是风又是雨的,莫非是更年期到了?”其实吧,这个被称谓“简局”的人寻常待人不错,在这局里,这些小警察也每天都和他嘻嘻闹闹的,所以有时候口没遮拦的情况也时常发生。

    而眼下,这简局长真的发现寻常的时候真不该和这群混小子这么混下去的。

    你看看,他现在想要端起架子,多难?

    “什么更年期不更年期的,你们这些混小子到底知不知道,那里头那位是谁?竟然敢拿着枪指着他的脑袋?”

    没好气的直接又给了他一个暴炒栗子之后,简局长的呼吸还是有些不顺畅。

    而看到这简局长这么火急火燎的样子,再傻的人也看出了不对劲。

    “简局,这里头的这位,到底是谁……”

    至于他这个当局长的,这么火急火燎的?

    可这话一问出口,又是一个暴炒栗子:“里头那位玩枪的时候你都还不知道在哪里撮鼻涕呢,你也好意思拿着枪指着人家的脑袋?”

    “早几年玩枪了不起啊?到最后还不是被我和老马给带回来了!”其实在他看来,现在的谈逸泽等同于他的手下败将。

    这话一说出口,又是一个暴炒栗子。随后,便又是简局长的一阵哀嚎:

    “你他妈的还敢说出来?要不是人家忍着,你早就被他给弄死了你妈都还不敢认人!”

    “简局,里头到底是哪号人物?”

    揉着发疼的脑袋,他至今想不出个所以然来。

    “s军区谈参谋长,咱们国内现如今最年轻的军官,也是最有潜力坐上那个位置的人!”

    一番话说下来,如同一盆带着火焰的冷水一头朝着这个发话的小警察泼来。

    “您说,我抓回来的是……谈逸泽,谈参谋长?”

    谈逸泽的名声,在A城里头,真的是如雷贯耳。

    只是谁人都没有想到,这次闹事的人竟然会是他!

    正因为这样,所有人都没有想到这些。

    可如今竟然被人提起,他们自然也能记得起来。

    怪不得,他们见到谈逸泽的时候,都觉得这个男人有些熟悉。

    再说了,当年他们这些警察当兵的时候,哪个不是听着谈逸泽的创下的传奇历史发梦,希望有一天自己也能变成另一个谈逸泽的。

    无疑,当年谈逸泽也是这个小警察的梦想。

    可没想到,现如今他竟然将自己的偶像给逮了进来!

    这该怎么办才好?

    可他的疑惑,也是简局长现在的疑惑!

    这位大神现在还被他们关在这里,这到底该怎么办才好?

    要是他配合,他们也就给他随随便便的录几句话,然后放他离开也罢。

    可现在,简局长是听底下的人来报告,自从被抓到这边之后,这男人便是一句话都不说。

    就连周子墨,也被他给吼出来了。

    流年不利,流年不利啊!

    “你现在才知道你们到底给我捅了多大的篓子?”

    简局长没有直接回答他的问题,不过从脸色就可以看得出,这答案一点都没有偏差。

    “简局,您说我现在到底该怎么办才好?我也不知道他是谈参谋长啊,要是我知道是他的话,给我一百个胆子我也不敢拿着枪指着他的脑袋啊!”

    据说,这人以前在连队里创下的射击总记录,到现在都还没有人能够打破的。

    “对了,不是说谈参谋长最疼爱他老婆吗?或许我们可以去求参谋长夫人!”

    简局长脑子灵光一闪。

    据说,这谈逸泽宠他老婆,宠爱到不管这个女人提出什么要求,谈逸泽都会无条件妥协。

    对!

    找的就是她!

    这个时候,让那个女人来给他们说情,最适合不过了!

    可就在这个时候,本来在外围溜达的周子墨又绕到了这边,刚好听到他的这话就插上嘴了。

    “简局,我看您还是收敛点。我刚刚打电话到谈家,本也是打算让小嫂子过来劝劝谈老大的,可刘嫂说了,谈老大这两天和小嫂子不知道闹了什么别扭,小嫂子被气的带着孩子回娘家了,今天谈老大就是送小嫂子去机场的,估计冲进安检那边只是想要将小嫂子给拉回来,却不想被你们的人给拦下来了。你说谈老大本来是想要留下小嫂子,结果被你们的人给坏了事,你现在要是还敢在他的面前提起这事情,你说你们这警局会不会被他给夷为平地?”

    周子墨流里流气的一边抽着烟,一边和简局长他们说着这些。

    可就是这样的一番话,谁人也不敢怀疑周子墨说的有假。

    因为谁都知道,谈逸泽确实有这个能耐。

    一时间,气氛又僵住了。

    空气中弥漫着浓浓的硝烟味,连被带进这警局里的人都能轻易的嗅到。

    一直到周子墨将这根烟给抽完之后,才开口继续说:“我刚刚打电话到谈家的时候顺便也让刘嫂通知了老爷子,过会儿估计老爷子要过来,你们自己看着办!”

    一句话,让简局长他们是又惊又喜。

    惊的是没想到还能在这里见到谈老参谋长。

    喜的也是希望这谈老参谋长能帮着他们多劝劝谈逸泽。

    别的不说,最起码现在谈老爷子过来,他们都有些庆幸。

    毕竟,谈老爷子是谈参谋长的亲爷爷不是?

    他的话,谈参谋长多少也会听一些的,是不是?

    可这话没有说完,周子墨只是颇为苦涩的笑道:“我要是和你说,其实老爷子的话连小嫂子的都比不上,你估计也不会信!”

    一句话,让所有人包括简局长的脸色又往下沉了沉。

    周子墨这话能信么?

    信!

    当然能信!

    这城里头,谁不知道谈参谋长最疼的就是他的那个娇滴滴的小妻子。

    “再说,你们要是让老爷子知道,谈老大要去追小嫂子回来,结果却被你们给拦截下来,那就……”

    谈老爷子怎么舍得让顾念兮走?

    这两年,谈家怎么熬过来的,大家有目共睹。

    从以前,顾念兮没嫁入谈家之前,整个谈家都是死气沉沉的,到现在变成这样。

    再有,当初谈建天去世的时候,一个谈逸南能顶什么用?

    就算他再有能力,再能干又能怎么样?

    只有他的母亲在,谈逸南永远都是舒落心的傀儡。

    若不是顾念兮在,这谈家的产业怎么可能保得下?

    当然,最重要的一点那便是,顾念兮生下来的那个孩子……

    那可是现在谈老爷子的心头肉,生活的盼头。

    今儿个顾念兮带着那孩子离开,老爷子就一整天都呆在家里闷闷不乐的。

    刘嫂说,再这样闷下去,估计离生病也不远咯。

    当然,刘嫂还说了,其实老爷子今天看到谈逸泽亲自送他们娘俩去机场,还指望谈逸泽能将他们娘俩给带回来的。

    却不想,谈逸泽是真的有行动了。

    可结果,却被这些人给拦截下来。

    要是让他知道这一点,别说让谈逸泽动手,他自己没准就亲自动手把这警局给掀了!

    “墨老三,你别在这里说风凉话行不?现在咱们可都是一条船上的!”

    简局长越听下去越不是滋味,自然开口阻止了这墨老三想要继续说下去的那些话。

    听着简局长的话,周先生也无奈的耸了耸肩。

    好吧,谁让他倒霉?

    本来谈老大这生气的事情压根就和他没有半点关联,可被简局长这么搅和了一通之后,这没有关联也变成有关联了!

    “现在咱们该怎么办?”

    “当然是等老爷子过来,再让他好好劝劝谈老大咯。现在这是唯一的方法……”

    不是没想过联系小嫂子,不过小嫂子貌似还在飞机上。

    到现在,还处于关机状态……

    “也罢……”

    除了周子墨说出这个建议大家觉得还可以之外,眼下谁都找不出更好的主意了。

    ——分割线——

    “小泽?”

    谈老爷子这一接到电话,是急匆匆的赶到了这警局。

    身边,还跟着刘嫂。

    其实今天午饭过后让小泽他们走离开之后,老爷子就一个人呆坐在院子里,不知道想些什么。

    不过他的视线一直都盯着谈家大宅的门。

    不用他说,刘嫂也知道老爷子其实就是在等着谈逸泽有没有将顾念兮他们娘俩给哄回来。

    可这一家三口没有等来,倒是把墨老三的电话给盼来了。

    谈老爷子怎么也没有想到,谈逸泽去机场送个人,也能送到被送进警察局。

    这会儿一接电话,也没有问清楚事情的来龙去脉,就急匆匆的赶过来了。

    到了这边的时候,他们局长还说要请老爷子进去喝茶,老爷子直摆手直说现在只想要见到孙子。

    没有看到他宝贝孙子现在的情况,他还喝个屁茶啊!

    在刘嫂的搀扶之下,谈老爷子终于见到呆呆坐在审问桌前方的谈逸泽。

    不过,此时的谈逸泽面色真的阴沉的不像是他。

    而那双眼眸,没有亮光。

    那空洞木讷的感觉,让谈老爷子狠狠的倒抽了一口凉气。

    “小泽,你这是怎么了?”

    谈老爷子见到这样的谈逸泽,便急匆匆的朝着他走了过去。

    可因为风湿病犯了,他的腿脚有些不利索。

    走的急,还险些摔倒。

    还好,刘嫂将他给扶住了。

    “小泽,有什么事情你和爷爷说说,你别吓爷爷啊!”

    谈老爷子急的那双布满了岁月留下来的痕迹的眼睛都红了。

    而刘嫂也不觉得,谈老爷子的担忧没有道理。

    因为,谈逸泽的眼神真的很不对劲。

    寻常这孩子待人处事的手段是狠戾了一点,但眼神不会这么木讷空洞。

    可今天……

    印象中,刘嫂只看过谈逸泽的脸上出现过两次这样的眼神。

    除了当年他母亲离开人世的那一次,这便是第二次……

    “小泽……”

    或许谈老爷子带着梗咽的嗓音,拉回了谈逸泽的神志。

    让他那双木讷的眼,突然有了光亮。

    “爷爷……”

    “小泽,你可把爷爷吓坏了。有什么事情都跟爷爷说,不要一个人积压在心里头。”

    这回,谈老爷子也没有纠结于谈逸泽将顾念兮他们娘俩给送走这事。

    说到底,这个孙儿在他的心里头到底占据着不一样的地位。

    这个孩子从小就没有了母亲,还是他亲手带大的。

    他经历过的苦,谈老爷子都看在眼里。

    在谈老爷子的有生之年,他就盼着能看到这个孩子幸福的生活下去。

    本来顾念兮和聿宝宝的到来,让谈老爷子已经看到了希望的曙光,却不想……

    也罢。

    顾念兮是个好孩子。

    要是他们两人真的没有缘分的话,他也不能强求着人家的宝贝闺女不是?

    现在,他只盼着这小泽能够好好的。

    别出什么差池,他谈老爷子就心满意足了。

    可谁知道,在谈逸泽的眼神中慢慢的出现了焦距之后,他的脑袋却是再度耷拉下了。

    而后,他们听到了一个沙哑的不像是他的嗓音,说到:“爷爷,孙儿我犯错误了!”

    “犯了什么错?没事,你还年轻,犯个错误也没有什么。爷爷不会怪你……”看着谈逸泽那丧气的样子,谈老爷子都有些后悔,早些年总是逼着他去成长的那些做法了。

    可他的宽慰,却没有让那个丧气的孩子抬起头来。

    他依旧低着头,那颓废的样子,是谈老爷子第一次见到。

    “爷爷,不是的,我怕我弥补不回来了。我把您的孙儿媳和金孙孙都给弄丢了……”

    说到最后的时候,谈逸泽抬起了头,也让面前两个上了年纪的人看清了此时他的表情。

    那红润的眼眶,落寞的眼神,都像是一个迷路的孩童那般……

    “傻孩子,既然舍不得为什么要让她走?兮兮那孩子,多善解人意啊。能遇上她,是你几辈子修来的福气……”

    说起顾念兮,谈老爷子总归还是不舍。

    再有,还有那个古灵精怪,老爱揪着他的胡子玩的聿宝宝。

    这个时间,那小家伙该是睡午觉的时候了。

    寻常他睡午觉,都是老爷子在一边哄着,然后还要给时不时给他盖上被子,免得这调皮的小家伙照亮。

    不知道现在,那小家伙睡着了有没有人给他盖好踢掉的被子……

    “是啊,我是疯了才把我的老婆孩子都给赶走。”说着,他本来抬起来的脸,再度埋在自己的臂弯里。

    那类似于蜷缩的动作,让老爷子看得出他是在后悔:

    “既然后悔了,那就去把他们娘俩给接回来啊!”

    “爷爷,你不懂。兮兮这回,是真的生气了!”因为整张脸都埋在他的臂弯里,所以此刻谈逸泽的声音听起来有些闷闷的。“我现在也后悔,当初为什么做的那么绝了。我本来还有机会弥补的,打算趁着她还没有上飞机,将她和孩子给带回来的。可没想到竟然被人拦下了……”

    谈逸泽说到这,臂弯里传来隐隐的笑声。

    那是,带着无奈和苦涩的笑声。

    “那是你不对啊小泽,机场这地方向来比较严格。寻常带个水果刀都不准,别说你在安检那边大打出手。现在还被人拍了照片,事情还闹得挺大的。这边,你还是赶紧按我说的去录一下口供,等待会儿官方那边自会有人澄清。处理完这些,咱们再回家想要做什么也来得及……”

    其实,谈逸泽现在的身份,若是被人公布出来的话,这事情估计是有些棘手。

    索性的是那微博上的照片只拍到了谈逸泽的侧脸。

    一时间,微博上的那些人们只用“有些眼熟”,“好像在什么地方见到过”,这样的短语来形容他。

    但谈老爷子就怕这时间一长,那些隐藏在暗处的敌人会突然间窜出来,先于他们公布谈逸泽的身份。

    到时候,只怕这事情处理起来变得棘手了些,也难免对谈逸泽的前途有影响。

    就算现在他也着急让小泽赶紧去找顾念兮回来,但前提也是必须处理好这件事情。

    “小泽?”

    “小泽,你在听我说话么?”

    谈老爷子说了自己的安排之后,却没有听到谈逸泽的回答。

    而且,这个男人一直耷拉着脑袋。

    谈老爷子还有些担心,他是不是睡着了。

    正当他想要伸手去推这孩子的手,试探他是不是睡着的时候,却突然听到他像是闷哼似的说了这样一句话:“要是能把兮兮给带回来,那就是娘三,不是娘俩了……”

    而听到这话的谈老爷子那双老眼一时间就像是发光的电灯泡。

    “这是啥意思?”

    老爷子貌似还有些转不过弯来,倒是刘嫂领会了谈逸泽的意思:

    “小泽,是不是兮兮又怀上了?”

    “兮兮怀上了?”因为刘嫂的话提醒了谈老爷子,这会儿他也开始跟着激动了。

    “估计孩子已经挺多个月了,可我竟然没有察觉到。说到底,是我这段时间太过疏忽了。竟然连她怀孕都不知道,还对她做了那么过分的事情来……”

    今天早上顾念兮一说,他才想起来貌似已经很多个月没有看到顾念兮睡觉的时候身下垫个小毛毯了!

    再有,他还记得当初她怀着聿宝宝的时候,肚子大约这么大的时候已经是三四个月了。

    三四个月……

    他这个当老子的,竟然连孩子的到来都没有察觉到。

    突然间,谈逸泽真的很恨这样的自己。

    “兮兮竟然怀孕了,而且我们都还不知道,这……”

    谈老爷子这个时候也有些懊恼和自责。

    以前顾念兮怀上聿宝宝的时候,他们一个多月的时候就知道了。

    可这次,顾念兮明明好长时间都不怎么吃饭,他们也没有察觉。

    若不是谈逸泽这会儿说出来,他们才会想起这些异常。

    说到底,这段时间还是他们家对不住人家闺女了。

    而刘嫂琢磨着,突然回想起一件事情:“估计兮兮上次晕倒,也跟这怀孕有关。我就说嘛,兮兮寻常在公司也做这些事情,从来没有见到他累垮过,怎么上次就……”

    刘嫂说的是上次顾念兮在厨房里突然脸色发白,被罗军宝给撞见送去医院的那一次。

    只是她这话还没有说完的时候,刘嫂的手便突然被人给抓住了。

    “兮兮什么时候晕倒的?为什么我不知道?”此时,站起来拉住刘嫂的手的谈逸泽,眼神里带着浅显易懂的急躁。

    因为过分的紧张,他连指尖都有些微凉。

    可他仔细搜遍了整个脑子,都没有发现这件事情的来龙去脉。

    这事情,到底是什么时候发生的?

    “就是上一次,你任务出发的那一天。兮兮在厨房里突然栽倒了,再后来就好像昏过去了。我们当时都给吓坏了,幸好你当时不是让小宝过来家里拿东西么?就让他把兮兮给送医院去了!”

    怕刘嫂给谈逸泽给拽倒,谈老爷子只能先行说话。

    “为什么我不知道?”

    兮兮晕倒,竟然是罗军宝给送去医院的?

    那他谈逸泽这个当丈夫的,为什么连一丁点消息都没有听到?

    不然,谈逸泽觉得自己应早些就知道顾念兮怀孕的事情了。也绝对不会在顾念兮怀孕的时候,对她作出这样过分的事情了!

    真该死!

    “那天我们赶过去的时候,兮兮和小宝已经从医院出来了。当时兮兮都说了,没什么大不了的事情,就是有些贫血,说是在家休息两天就好。后来回家还和我说,怕你担心,所以不打算告诉你。当时我看她也没有没有哪儿不舒服,也就随了她。没想到……”

    老爷子也没想到,竟然让一个怀孕的女人,一个人扛下了家里所有的事情。

    闹到最后,孙儿竟然还把她送走……

    这事情要是让顾市长他们一家知道的话,那这辈子也别想把顾念兮给接回来了!

    “你说这兮兮这孩子也真是的,有孩子怎么也不跟我们说一声?”

    老爷子尤又气又懊恼的说。

    “老爷子,这您就真的不懂女人家的心思了。要是我怀孕了,我老公还整天给我甩脸色看,对我也爱理不理的,我也不会说!用孩子来改善夫妻感情,那是没用女人的做法。”

    刘嫂的一句话,让他们爷俩都闭上了嘴。

    但最后,谈逸泽又是有些颓废的窝坐在桌子前。

    双目空洞的盯着前方,好像从那个位置看到了什么东西似的。

    而老爷子,也在听了刘嫂的话之后,有些面色阴沉的坐在一侧。

    说到底,还真的是他们老谈家将人家的闺女给亏待了。

    可一想到若是真的接不回顾念兮,非但连他最爱的聿宝宝都见不到,连那个虽未谋面的小生命都没法见到的话,谈老爷子的心便是更痛了。

    这下,他也顾不得自己的孙子是个什么心情了,一个暴炒栗子就扣到了谈逸泽的脑门上。

    “爷爷,你做什么?”从小到大,谈逸泽还真的没有遭受过自家老爷子这般的待遇。

    “我做什么,我还问你呢!和兮兮他们娘俩,哦不,是他们娘三生活的好好的,你突然发什么羊癫疯啊?我可告诉你,你这次要是不将他们娘三给我接回来的话,你也别给我进家门了!”说完这番话的时候,谈老爷子索性甩门离开。

    而谈逸泽也是从小到大,第一他次被谈老爷子这么给甩脸色,当然面色有些不加了。

    谈老爷子一离开,刘嫂自然也跟上去。

    而被留在这个屋子里的谈逸泽,一脸的颓废。

    不过很快的,周子墨从外面走了进来。

    本来难于上青天的录口供,也顺利的进行……

    ——分割线——

    顾念兮回到d市,是这天的傍晚。

    顾市长在结束了一天的工作之后,亲自驾车到机场接宝贝女儿,和那个不怎么被他看好的小混球。

    聿宝宝一向比较怕生,大半年没有见到顾市长,见到了也不懂得打招呼,反而怯怯的躲在妈妈的怀里。

    一见到聿宝宝是这么个反映,顾市长立马在心里犯嘀咕。

    这小混球是长的越来越和那老混球一个样了,连德行也他妈的一样了——矫情!

    “宝宝,快和外公打声招呼……”

    顾念兮见儿子不怎么理会顾市长,只能好脾气的哄着。

    可刚刚睡醒的聿宝宝,和他爹一个样,有起床气。

    不管他怎么哄,他就是窝在顾念兮的怀中,不动弹。

    “算了,兮兮我们还是回家吧。今天我买了好些板栗,正打算给你下厨呢!”

    每次顾念兮回家,都是顾市长亲自下厨的。

    这一点,要是说出去,估计还真没人信。

    寻常在外面雷风厉行的男子,竟然也会为了自己的宝贝女儿窝在厨房?

    不管你信不信,总之顾念兮带着聿宝宝到家的时候,顾市长已经进入厨房了,而殷诗琪则难得清闲下来,自然乐呵呵的逗着宝贝外孙玩。

    大半年没有见到宝贝外孙了,殷诗琪把这段时间自己收集的好些玩具都给他搬出来,本来还怕生认房子的小宝宝,现在便乖乖的坐在殷诗琪的怀里,抓着手上的坦克车玩。

    “妈,要不您先看着他,我去厨房里帮爸爸?”

    顾市长一个人在厨房里忙活的热火朝天,倒是她们娘俩在这里坐着等吃,这说出去谁接受的了?

    可顾念兮这边刚刚一动,就被殷诗琪同志给拽回了沙发上。

    “傻丫头,你难得回家一趟帮什么忙啊?再说了,你爸寻常回家什么时候下厨过,今天我也难得沾你的光!”

    难得女儿回一次家,殷诗琪的脸上笑容不断。

    特别是看到最爱的小外孙乖巧的呆在自己的怀中,她的心里说不出的高兴。

    而且,这小家伙越长是越像谈逸泽了。

    特别是那双眼眸……

    看着聿宝宝,殷诗琪也突然想起了一件事:“对了兮兮,最近小泽那么忙么?”

    忙到,连带着他们娘俩到这边来的时间都没有了?

    你看,一个女人单身带着孩子坐飞机,那是多不容易的事情?

    要是这小宝宝乖还好,但一看呆在自己怀中正拆着坦克的小家伙,殷诗琪便知道这小子不是个安分的人。

    就这样让他们娘俩过来,难道谈逸泽不担心?

    好吧,殷诗琪同志其实就是心疼自己的宝贝女儿的。

    这闺女没有嫁出去的时候,家里的事情哪一件事情是需要她操心的?

    连她爸这个当市长的,每回都要哄着让着。

    这样的闺女,在家里可是没有受到一丁点的委屈。

    若是嫁进了谈家之后反而受了委屈的话,殷诗琪同志可是不同意的!

    正因为母亲将自己的不悦表现的太过明显,顾念兮也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

    实际上,她连谈逸泽拿过来的离婚协议书都签了。

    现在他和她之间,除了有两个孩子之外,什么都不是。

    这样,她顾念兮又有什么资格去要求这个男人护送她和宝宝回家?

    可要是把这实际情况说出来的话,顾念兮还真的怕他的父母会直接冲去A城,将谈家大宅给掀个底朝天了!

    但该回答什么,顾念兮一时间还真的没有想出个所以然来。

    而殷诗琪是什么人?

    她可是顾念兮的亲妈。

    她什么事情,能瞒得过她这个当妈的?

    一看她提及谈逸泽的时候,这丫头小脸就明显的垮下来了,难道她还能不知道他们小两口估计是有矛盾了么?

    “兮兮,是不是和小泽之间有什么不愉快的事情?我跟你说,夫妻相处就像是手中沙,有时候你拽的越紧,失去的越多。与其这样让它流逝,还不如直接放手一搏……”到底是过来人,殷诗琪讲出来的道理,顾念兮也能懂。

    可顾念兮现如今真的已经放手一搏了,连肚子里的孩子都顾不上了,但她却不知道未来的路在什么地方。

    如果,那个男人没有想自己预想中的那样,追过来呢?

    是不是,她真的要一辈子带着这两孩子一个人过?

    当然,眼下是在父母的面前,她就算有再多的不开心,也不想让自己的不良情绪影响到父母。

    她难得回家一趟,当然是想要让自己的双亲都开开心心的。

    “妈,其实是他最近太忙了,也没有时间过来。我来之前他说了,等过段时间不这么忙的时候,他一定到这边来!”

    她笑着说。

    明明带笑的眼睛,她以为可以掩饰自己所有的一切感情。却不想,母亲还是看到了她眼里的悲凉……

    ——分割线——

    “哟,谈参谋长您可真的让我等了老半天呐!”

    谈逸泽从警局回到办公室的时候,罗军宝就一吊儿郎当样的坐在他那张曾经被“千人骑”的椅子上。

    那张椅子虽然被罗军宝嫌弃了好一阵,不过后来不知道他又做了什么事情,总之最近这一阵子他也坐的比较欢畅了。

    当然,就是他现在这副德行坐在这儿,不知道推门的进来还以为他才是正主。

    要是寻常,谈逸泽也不会理他!

    可今天怎么看,这罗军宝怎么的碍眼。

    特别是刘嫂说过这混蛋还亲自将兮兮送到医院去,又在医院陪着兮兮坐了一个早上。这么说来,罗军宝肯定是知道兮兮怀孕的事情了!

    可这该死的混蛋,竟然连半点风声都没有透露给他。

    这谈逸泽能不生气?

    生气!

    那是一定的!

    当然,谈逸泽是有仇必报的那种。

    扫了一眼他正吊儿郎当的将腿放在办公桌上的样子,谈逸泽直接朝着自己的办公桌走了过去,随后边说:“我估计要离开这里一段时间,已经跟上头打过招呼了。我不在的这段时间,这边的事情暂时由你全权负责!”

    一句话,让罗军宝一时间就像是炸了毛的猫儿一样,从办公桌上跳了起来。

    “喂,不是吧?”

    要是换成寻常人,自然是乐呵呵的接受。

    可罗军宝这人,向来随性惯了。

    你让他突然要正儿八经的带队还有管这管那的,他怎么可能受不了?

    “什么是不是?总之我已经决定的事情,你就没有反驳的余地了!”罗军宝不是喜欢随行的生活么?那他谈逸泽就设个圈,让他无法随性!

    让他知情不报,让他跟着兮兮一起瞒着他,让他还在这边得瑟!

    而罗军宝的眼睛也尖,一下子就发现了谈某人是带着打击报复的目的收拾他的。

    “我说你一个大老爷们这么小肚鸡肠的干嘛?不就是没有跟你说你老婆怀孕的事情吗?你用得着这样么?再说了那也是你老婆不让我说的,好不好?”

    看样子,这谈某人已经知道他和顾念兮瞒着他的那些事情了,现在他罗军宝也不用帮衬着了。

    再说,要是再帮衬下去,到时候人家顾念兮的日子照样红红火火,他罗军宝却完了。

    “你还说,还有理了是吧?”

    谈逸泽一生气起来,那是六亲不认。

    唯一能降得住浑身冒火的他的,也就只有一个顾念兮。

    现如今,连这顾念兮都不在他的身边了,那他又何必为了谁控制自己的怒火?

    再说了,面前还是个欺上瞒下的,导致他谈逸泽老婆孩子都离开的混蛋!

    他,又怎么可能轻易放过?

    是,他谈逸泽就是小肚鸡肠,又怎么着?

    老婆孩子都跑了,谁还能肚子里头撑船?

    他谈逸泽就不相信,这个世界上还有这样的人!

    “我怎么就没理了?你敢说,要不是你自己犯了错,能被老婆那样待遇么?”整个军区,也就只有一个罗军宝敢这样肆无忌惮的和人家谈逸泽抬杠。

    换成了寻常人,早就被这个恶面修罗给吓跑了。

    可罗军宝到底不一样。

    从小到大跟着掌权人走来的男子,一句话说来:那是吓大的!

    见谈逸泽被他问的默不作声了,这得瑟的罗上校又说了:“其实我发现,与其让你老婆跟着你这样受苦,倒不如让她跟了我……”

    “你……”谈逸泽的权威,还真的没被人这么挑衅过。

    谁人都知道他宠他老婆,用命宠着。

    所以,谁又敢把他老婆挂在嘴边开玩笑?

    可这罗军宝,却每次都能直接践踏谈逸泽的底线。

    当然,若不是知道就算惹毛了谈逸泽,也有他爷爷给他罗军宝保驾护航的话,他也不敢这么和谈逸泽玩命。

    “你什么你?我最少在我老婆怀孕的时候,绝对不会让她一个人扛着那么多,都累的晕倒,还营养不良。人家医生可说了,她还有流产的症状。要是我那一天再晚一点送她过去的话,后果可不堪设想。你要是不稀罕人家,就不要在继续耽误人家……”

    罗军宝的嗓门虽然大,面色也不好。但这些话,总归谈逸泽还是听进去了。

    特别是说到顾念兮竟然有流产的迹象的时候,他胸口本来在知道顾念兮怀孕时候藏进去的那只猫爪,现在越发的挠着他的胸口。

    “你说什么?兮兮有流产的症状?”怒意,此刻被他的焦急所取代。

    “可不是?那一阵子她不是呆在家里几天么?那可是医院明确说了要保胎,她才呆在家里的!你可别告诉我,你们家连这点东西都看不出来!”

    这一听,谈逸泽的心,又是刀绞一般。

    “真该死……”

    一家子的人,竟然看不出她呆在家里的那段时间是在保胎!

    说到底,真的是他们这家人这阵子太过忽略她了。

    怪不得那阵子,他总感觉她的身子单薄的像是纸片……

    此刻,谈逸泽再也在这个办公室里呆不下去了。

    只有一种念头,那就是他现在必须找到他的兮兮。

    好好的看着她,确定她一切都安好!

    想到这,谈逸泽如同一阵风一样,消失在办公室了。

    谈逸泽来的快,去的也快。

    而罗军宝回过神来的时候,只见办公室的门打开着。

    “靠,动作真的如传说中的那么快……”

    罗军宝喃喃自语着。

    不过回过神来的时候,这男人才意识到一个问题:“等等,你离开了我怎么办?别走啊,你给我回来!”

    可回答他的,只有那扇没有关上的门随风飘着。

    这下,罗军宝知道别人为什么都说在谈逸泽手下办事,一定要讲究速度了。

    你看现在,慢了一步他就要留下来收拾烂摊子了!

    这是多么痛的领悟啊……

    ------题外话------

    嗷嗷,留言好多,我慢慢回!

    不过这看到那条都是后妈的留言之后,我有种想要挠墙的冲动……

    谁说我是后妈?

    我是亲妈!

    来,跟着我念一遍!

    →_→
(快捷键←)[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快捷键→)
大家同时在看:龙血战神 黑道特种兵 傲世九重天 武动乾坤 遮天 绝品邪少 生肖守护神 完美世界 我的贴身校花 绝世唐门 大主宰 莽荒纪 我欲封天 校花的贴身高手 星战风暴 武极天下 校园绝品狂徒 亿万老婆买一送一
本书转载于网络,版权属原作者,喜欢小说军婚染上惹火甜妻全文阅读,记得收藏本书。 卓越全本小说网 www.zy200.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