卓越全本小说网 全本玄幻 全本武侠 全本都市 全本历史 全本侦探 全本网游 全本科幻 全本恐怖 全本散文 其它小说 全部小说
小说排行榜 > 全本都市言情 > 军婚染上惹火甜妻全文阅读
军婚染上惹火甜妻TXT全集下载 加入书签

军婚染上惹火甜妻无弹窗 正文 第473章 一家三口vs抠门的谈逸泽!

    谈逸泽一直朝着前方走。

    但走了好一阵之后,他突然就停下来了。

    视线,落在距离顾家不远的一家冷饮店。

    现在,d市的天气很是沉闷。

    以前听顾念兮说过,这样的天气,是台风即将来袭的前奏。

    谈逸泽是A城人,从小到大还真的没有在这么闷热的地方呆过。

    有点,像是人放在高压锅里焖煮的感觉。

    好在他是特种兵,各种适应能力还算不错。

    不然只怕和某些不适应的人儿,在这样的大街上走了不过半个钟头就晕倒了。

    在这样闷热的天气了,冷饮店的天气一向是火爆的。

    除了在里头坐满了的人之外,还有一些估计是打算打包带走的,正等候在门口处。

    但谈逸泽向来不是个享乐主义者。

    也没打算过在这样的闷热天里喝一口冰水,因为这男人向来龟毛,就算大热天也喜欢喝热乎乎的东西!

    他之所以停下了脚步,不是因为被冷饮店为了效果特意放大的海报给吸引,而是他感觉到这冷饮店中有一道超乎寻常的视线朝着他这边而来。

    等谈逸泽回望过去的时候,便发现了此刻正坐在冷饮店窗边的身影……

    楚东篱,楚四眼!

    那男人,是真的发现他了。

    不愧是他谈逸泽认定为第一情敌的男人!

    那洞察能力,也非同寻常!

    而楚东篱在发现了他,并且看到他谈逸泽也正看着他之后,并没有异乎寻常的表现。

    他再度低下头的时候,他那副边款眼镜反射出白光,将他镜片后面的所有情绪都给掩藏了起来。

    而这之后,楚东篱甚至还从自己面前的杯子里弄了一勺子不知道什么玩意,塞进了怀中的小东西嘴里。

    谈逸泽这定睛一看才发现,楚东篱这怀中可不是什么小猫小狗。而是,他谈逸泽的崽子!

    靠,收买人心都收买到他谈逸泽的小崽子上了?

    只是,谈逸泽所有的怒火,都在望见那抹熟悉的清瘦身影之时,突然消散了。

    “兮兮……”

    他的嗓音,有些哑。

    除了因为这一整天下火车之后的奔波,消耗了过多的水分导致的之外,还有一些则是他在看到这个熟悉人儿的时候,内心某一处那根弦的崩裂……

    他的黑眸里,此刻只清晰的倒映那个女人的影子。

    眸子里,有情绪开始在暗涌。

    那,真的是他的兮兮。

    这连着两天多来,他最想念,也是最恨不得见到的那个女人。

    看着她,谈逸泽感觉自己那片干涸的心田,好像被什么奇特的东西滋润过一样,生根发芽了。

    不知道是不是他的视线太过专注了,本来坐在冷饮店里,正给宝宝擦着小嘴的顾念兮,也吵着他所在的方向看了过来。

    四目相对的那一瞬间,谈逸泽有种想要抛下自己这身上所有的东西,跑进冷饮店将这个女人给揽进自己怀中的冲动。

    可让谈逸泽错愕的一幕出现了。

    顾念兮是看到了他。

    甚至她的视线,也在他谈逸泽身上的这身有些脏兮兮,看不出原来是白色的t恤上停了那么几秒钟的时间,但很快的顾念兮又看向别处了。

    而这所谓的别处,正是谈逸泽现在最想撕烂的楚东篱的那张笑脸。

    好个楚四眼!

    他谈逸泽不过没在他们娘俩身边三天而已,他竟然就开始收买他们娘俩的心了么?

    非但勾搭上他家那个有吃就吃里爬外的小混账,还勾搭的他老婆连看他谈逸泽都不屑了?

    是的,谈逸泽承认,这一刻他是吃醋了。虽然这个承认,让他的老脸有些不知道该往什么地方挂才好!

    但这一幕,真的硬生生的刺痛了他的眼。

    因为,此时的楚四眼正细心的给他家宝宝喂着雪糕,而顾念兮则在边上细心的为这小捣蛋擦去吃到了脸上雪糕。

    这一幕,旁人看上去绝对像是一家三口。

    可在谈逸泽看来,那更像是一根刺。

    一根,深深的扎在他谈逸泽心里的刺!

    该死的,楚四眼的那个位置,本来是属于他谈逸泽的。

    亏他现在坐在别人的位置上,竟然还能笑的出来!

    恼意袭来的时候,谈逸泽就冲进冷饮点了。

    虽然他也不知道,自己到底是进来做什么的。

    ——分割线——

    当谈逸泽冲进冷饮店的时候,顾念兮这一边其实还在傻笑自己最近看样子真的想惨了那个该死的老男人。

    是的,刚刚看到谈逸泽出现在冷饮店外的时候,顾念兮是看到他的。

    只不过,这样的影像,顾念兮最近几天时常看到。

    不过等她走上前靠近,想要抓住这个男人的时候,却发现这一切不过都是幻觉。

    于是,在希望到失望了那么几次之后,顾念兮已经自觉的将刚刚看到的那个男人的影子,当成自己的幻觉。

    看来,她真的输了。

    本以为豪赌一场,看看那个男人会不会丢下一切过来找她和孩子。

    可等了那么好几天,男人却一次露面都没有。

    终是,她将自己看的太重了。

    再给聿宝宝擦了一次小嘴之后,顾念兮再度抬头看向窗外的时候,发现刚刚站在窗外的那个男人身影,已经消失不见了。

    讥讽,开始无所遁形。

    最终,在她的嘴角蔓延开来。

    看吧顾念兮,又是你自己的念想而已。

    你难不成,真的以为那个男人会放下一切过来寻你?

    你也真的太看得起你自己了吧!

    她在心里叫器着,想要让自己打消了希望见到那个男人的念头。

    而坐在对面的楚东篱,却是早已将这个女人整个过程的表情,都看在眼里。

    从一开始见到谈逸泽的微愣,到最后的讥讽。

    其实,他也不难看出,顾念兮真的想惨了那个男人。

    但那个男人真的只是她顾念兮的幻觉么?

    楚东篱也无奈的勾出一抹讥讽。

    只是未等他嘴角的弧度完全绽放之时,有人已经先于他一步,将他们现在所处的这个画面给打断了。

    来人,手提着拉杆行李箱,身上还背着一个双肩包,手上也提着几个袋子。

    一条迷彩裤子,一双军靴,上身则是一件白色纯棉短袖t恤。

    装束,很简单。

    甚至,基本上和寻常没有区别。

    就算难得离开部队出来一趟,谈逸泽也没有像是别人那样的讲究穿着。

    不过就算是如此简单的穿着,在这个男人的身上仍旧让人难以移开视线。

    他的头发似乎前段时间刚刚修剪过,断的都能看到白色的头皮。

    这么看着,还能看到不断从他的头顶上冒出的细密汗水。

    可因为冒出来的汗水,在光线的折射下不知怎的,竟然让他的整个脑袋看起来亮晶晶的。

    直到这一刻,顾念兮才意识到原来刚刚出现在门口的那个人,并不是自己的幻觉。

    只是,她一时间真的不知道该和这个男人说些什么才好。

    她仍旧安静的坐在边上,手上还拿着刚刚给聿宝宝擦拭嘴角的纸巾。

    倒是这聿宝宝先反映过来。

    “爸……”

    一下子也顾不上刚刚自己喜欢的只嚷嚷的冰激淋了,直接就从楚东篱的手上跳到了谈逸泽的怀中。

    孩子那喜出望外的感觉,浅显易懂。

    而谈逸泽再怎么怨恨这孩子竟然朝着敌人那边倒戈,在这个时候也不忍心责怪。

    感觉到这小子竟然直接跳过来抱着他的脖子,谈逸泽只能先将自己一手上的行李箱给放下了,环住这小叛徒的屁屁,免得他掉下去。

    “爸……”

    聿宝宝可能是无法形容自己再度见到他最爱谈参谋长的心情,只能通过小身子乱拱拱来表达自己的心情。

    “臭小子,才三天不见面,有充当墙头草的潜质!”谈逸泽被儿子这么一阵乱拱,其实也谈不上生气。

    但说出来的话,还是有明显正对楚东篱的嫌疑。

    说他用个冰激淋,来收买他谈逸泽的孩子老婆。

    想到冰激淋,谈逸泽自然看向顾念兮。

    见她的面前摆着的是一杯牛奶,他的心才放松了下来。

    不过视线再落在顾念兮的身上之时,他发现这个女人已经没有刚刚他出现在面前那样,直勾勾的看着他。

    反而,低头喝着手上的牛奶。

    “兮兮……”

    他轻声呢喃着她的名字。

    语调里,带着浅显易懂的讨好。

    可女人,仍旧没有看他一眼。

    气氛,变得有些诡异。

    甚至,连这个冷饮店里的人,也都纷纷张望着他们所在的位置。

    貌似,所有的人刚刚都以为,这便是一家三口。

    而谈逸泽的横空出世,再到聿宝宝扑腾进谈逸泽的怀抱,都让这周围的人有些诧异不已。

    原来,这不是一家三口。

    若是有人在谈逸泽面前这么问的话,谈逸泽绝对会直接告诉他们,其实楚四眼就是一个男小三。

    可因为眼下他们周围的气氛实在是太古怪了,所以没人敢上前去。

    谈逸泽没有得到顾念兮的回应,这么抱着孩子干瞪眼也不是,遂冷眼瞪了一眼楚东篱:“楚书记不是提倡要有良好的社会风气,看到带着孩子的人也不会让个座?这样,怎能成为所有人效仿的榜样?”

    听着谈逸泽那一阵阴阳怪调,楚东篱的嘴角勾起一抹无奈。

    但最终,他还是让开了些,让抱着孩子的谈逸泽在他身边的位置落座,而他自己则被挤到了靠近窗子的边缘。

    不是他想让坐,而是他知道,眼下抡起唇枪舌战来,他还真的不是谈逸泽的对手。

    要是他不让座,谈逸泽绝对能从社会风气方面,将他给教育几遍。

    他可是同个道上的人,场面话说的,可是一套一套的。

    在确保自己不会落人口舌之前,他也绝对能运用舆论的角度,将他楚东篱的嘴儿给堵住。

    正因为知道这谈逸泽有这么一手,所以楚东篱才识相的让道。

    抱着孩子坐下来,谈逸泽其实更想要坐在顾念兮身边的那个位置。

    那里,距离顾念兮最近,也能一手将她揽进怀中,确定她和肚子里的那个孩子都安好。可看到顾念兮那双冷漠的眸子,谈逸泽还是觉得这个时候不要去碰的一鼻子灰比较好。

    毕竟,这是当着楚东篱的面,他不想太没面子。要是私底下,他任由顾念兮怎么着都行。

    “爸,冰激淋……”

    聿宝宝被谈逸泽抱着坐下来,视线又被面前那香甜可口的冰激淋给吸引了。

    小手抓着谈逸泽的大掌,要他给自己喂几口。

    可谈逸泽一盯着那冰凉的玩意,便直接将他的小手给抓了过去,一本正经的教育着:“这凉的玩意吃了可是会拉肚子的。别给老子找事做!”

    最关键的是,这玩意儿还是楚四眼给买的。

    你觉得他谈逸泽这个死心眼又坏脾气的男人,怎么可能让自己的孩子吃楚四眼的东西?

    再说了,谈参谋长这人一向对凉的东西没有好感,这是伺候过这个男人的其他人都清楚的事情。

    而顾念兮正尴尬不知道该面对这突然出现的男人说些什么才好,正巧听到他这么说,便伸手将刚刚窝在谈逸泽怀中的聿宝宝给接了过来,然后说:“宝宝,既然吃够了,就跟妈妈回家吧。外婆下午还要给你做好吃的甜番薯……”

    美食诱惑,对小胖子聿宝宝是非常见效的。

    你看他刚刚还一副飞谈参谋长不可的表情,一听到甜番薯就瞬间刀倒戈,直接抱着顾念兮的脖子就说:“妈,宝宝要……”

    “好了,傻小子我们先回去了!”说到这的时候,顾念兮径自看向另一侧的楚东篱道:“东篱哥哥,那我先带着宝宝回去了。”

    “好,用不用我帮你抱孩子?”这么大热的天,让一个女人自己抱着孩子,多遭罪?

    楚东篱自然是非常慷慨的想要伸出援手。

    可这话说完,便迎来一个虎视眈眈的眼神。

    最后,楚书记默不作声了。

    而谈某人离开的时候,顺带着将自己带来的东西都给收拾弄到一手上提着,还顺便到柜台前将他们刚刚这一桌的钱给付了。

    楚东篱以为谈逸泽付完了账,正打算要往外走。

    可随后被人拦截住,那人说:“对不起先生,刚刚那位临走前只付了女人和孩子的那份,没有付您的!”

    这一句话,顿时让楚东篱在心里将谈某人上上下下给数落了几十遍。

    谈逸泽,抠门抠成你这个德行,你家里人知道么?

    ——分割线——

    而付完帐追上了顾念兮母子的谈逸泽,自然管不了楚东篱的想法。

    再说,谈逸泽也不觉得,自己这行为算是抠门。

    哪有人,会大大方方的请自己的情敌吃东西?

    那是傻子的行为,好不!

    “兮兮,孩子给我抱着吧!你现在有身子,还要抱着他多累?”

    说这话的时候,谈逸泽伸手就将要接过聿宝宝,可却被顾念兮给躲开了。

    这躲避,让谈逸泽的手抓了空。

    而顾念兮甚至连回话都没有,便继续带着聿宝宝前行。

    好吧,再度碰面,让谈逸泽觉得,自己的求妻之路,可是充满艰难险阻。

    而且,这被当成空气,连个卫生眼都不给丢的感觉,真他妈的忒难受了。

    抹了一把自己额头上的汗珠之后,谈逸泽只能再接再厉的追上去。

    整个过程,其实顾念兮也不是完全没有注意到谈逸泽吃瘪的表情。

    特别是他说:“你现在有身子,还要抱着他多累?”

    现在知道,她这段时间有多累了?

    那前段时间,都干嘛去了?

    不鸟!

    坚决不鸟这个坏男人。

    特别是,做错事之后再见面,连一句道歉都没有的坏男人!

    可顾念兮却没料到,这次谈逸泽下手的对象不是聿宝宝,而是自己的腰身。

    大马路上,炎炎夏日,他的大掌就那样大大咧咧的环了上来。

    直接,让她撞进了谈逸泽的怀中,感受着男人t恤衫上的湿粘,还有那熟悉的汗臭味……

    甚至,顾念兮撞过去的时候,他那熟悉的气息还落在她的耳际。

    但那过分亲昵的触动,顿时让这个女人有些炸毛。

    直接将孩子塞在他的手上之后,顾念兮索性自己退出他的怀抱。

    既然他想要抱孩子,那就让他谈逸泽自己抱个够吧。

    她顾念兮,也自然落得个清闲。

    看着自己手上被塞进来某个被太阳晒得小脸红扑扑的小家伙,谈逸泽有些无奈。

    这大太阳,真的让人难受。

    他这个常年接受各种严酷条件训练的大人都受不住了,更何况是这个还不到两周岁的小奶娃。

    好在顾家离这里并不远,跟着顾念兮他们一下子就到了。

    而抱着孩子的好处,就是能跟着顾念兮直接进家门,也不至于被这丫头给直接丢在外面!

    “兮兮,天气热你先进去,我这边关好门就带着孩子去找你!”

    谈逸泽又是赔笑脸,又是轻声细语的。

    那德行,若是让队里的兵蛋子见到了,肯定会笑弯了腰。

    可在顾念兮面前,这招行不通。

    这事情是打一巴掌给一个甜枣吃,就没事了?

    不是!

    她顾念兮从来都不是随意买卖的物品。

    更不容许别人来践踏自己的感情。

    没错,是她先爱上谈逸泽的。

    但有谁规定,在爱情里先陷入的那一番,必然是输家么?

    没理会这个男人的嬉皮笑脸,顾念兮直接伸手接过聿宝宝,就直接朝着屋里走去了。

    这天热的有些非同寻常,聿宝宝那张小脸才在外面晒了那么一下,立马红扑扑的。看的,顾念兮别提多心疼。

    一进屋,顾念兮就开始给聿宝宝弄了一些温水喝。

    谈逸泽跟着进门,将所有的行李都给丢在大门外之后,看着这聿宝宝在喝水,那性感的喉结也不自觉的上下滚动着。

    在来找顾念兮之前,他几乎什么玩意都吃不下。

    拥挤的火车上,也只喝了一瓶矿泉水。

    刚刚从公车站下来,沿街走着也消耗了许多的十分。

    现在,喉咙也干的很。

    看着聿宝宝咕噜噜的喝水,他很想跟儿子讨口水喝。

    可顾念兮在一旁盯着,他也不好对一个小家伙下手。

    抓了抓自己那个平头之后,谈逸泽有些别扭的说:“兮兮,给我一口水喝成不?这大热天的,忒难受……”

    他的本意只想说前半截,可害怕顾念兮不答应自己,又强行补上这一句。

    可这话还没有说完整的时候,他的手里被塞进了一杯温水……

    看着自己手里的杯子,谈逸泽那张明显黑了,却仍旧线条好看的让人心悸的脸上突然勾出一抹笑。

    骤现的笑容,让谈逸泽的脸看起来生动了几分。

    但同样的,也让他看起来有些傻愣。

    虽然从见面到现在,顾念兮都没有和他说上一句话,但却给了他水喝。

    这让本来有些灰心丧气的谈某人,顿时多了一抹欣喜。

    摸着那个有些温热的杯子,虽然不是他最爱的那个温度,但谈逸泽还是一仰头,就将一整杯的水送进肚子里了。

    喝完之后,还不忘用手背豪爽的摸了一把自己的嘴角。

    “老婆,你盛的水可甜了!”

    某男将杯子放回原位之后,嘴角都快要和眼尾挂钩了。

    而顾念兮对着这男人毫不吝啬的赞扬,哦不,应该是说谄媚,只是象征性的嘴角抽抽。

    就是一杯纯净水,还甜?

    估计这个时候她顾念兮放出个臭屁来,这男人都能说成是香的!

    给宝宝喂了水,顾念兮就准备抱着他去浴室了。

    大热天的,还是给他擦把脸,顺便换一身衣服比较好。小宝宝的皮肤本来就嫩,免得长痱子。

    而谈逸泽好不容易进这个家门,自然不想闲着。

    看顾念兮带着孩子进浴室,他也收拾着赶紧跟过去。

    可前脚还没有进入浴室呢,浴室门便“呯”的一声,甩上了!

    摸着这差一点被撞扁的鼻子,谈逸泽觉得自己是被穿小鞋了。

    ——分割线——

    “哟,小泽你过来了啊?”

    殷诗琪这一进家门呢,就见到门口堆着大包小包的,还以为是家里遭了贼了。

    自从这外孙过来d市,她几天都在家里陪着他玩。若不是今天趁着顾念兮带着小家伙出去外面喝冷饮,她估摸着都不知道什么时候舍得出门和自己的朋友见个面。

    只是一回家,就见到这大门口对着大包小包的。

    再一看,一抹修长的身影站在浴室大门口。

    “妈,我刚过来。您这是刚从外面回来呢?天气热,我给您倒杯水喝!”

    说着,原本站在浴室门口不知道琢磨着什么的男人,已经给殷诗琪端来一杯温水了。

    都说,伸手不打笑脸人!

    本来还纳闷着这兮儿和谈逸泽到底闹了什么矛盾,这次回来都是心不在焉的殷诗琪,在看到谈逸泽送上的这杯温开水的时候,心中的疑虑也被打消了不少。

    说实在的,因为谈逸泽工作的性质,他们老两口和这女婿接触的次数也不是很多。

    可从待人处事方面,不知道顾市长是怎么想的,总是殷诗琪觉得这个女婿还是挺不错的。

    特别是他对他们这老两口,也挺孝顺的。

    喝着他送来的温水,殷诗琪抬头问:“对了,兮儿上哪儿去了?怎么把你一个人给晾在这里!”

    谈逸泽能进这个家门,说明顾念兮已经回来了。

    可从她进门都现在,都没有见到那丫头。

    “她刚刚从外面回来,带着孩子在洗澡呢!妈,您还要不要多来一点水?”盯着殷诗琪已经空了的水杯,他问。

    谈逸泽是什么人物?

    凭借这么多年来的雷风厉行,他的地位可不必顾市长小。

    甚至在某些方面,他的一句话比顾市长的十句话都来的有效果。

    人上人,这估计说的就是他。

    所以,这样的人无论在怎么卑躬屈膝,你仍旧能感受到这男人身上一股子不同于常人的气息。

    而殷诗琪同志到底在顾市长身边呆过多年,什么样的人没有见过?

    像是谈逸泽这样的,她当然也能感觉的到这个男人身份的不一般。

    而今,这样的男人却在自己的面前端茶倒水,说好听点那是他尊敬你,说不好听的是你在摆谱。

    不过谈逸泽就是有本事,就算是刻意的讨好你,也不会让你感觉到那种非常别扭的那种。

    这个女婿,还真的有本事。

    不然,也不会走到今天这个位置上来。

    但殷诗琪同志也不是那种给点阳光就灿烂的不知道北的人。见到谈逸泽准备再去端茶倒水,连忙说了:“不了,水一杯就够了。”

    而此时,顾念兮正抱着孩子从浴室里头走了出来。

    刚刚洗完澡,聿宝宝浑身只包着一条小毛巾。

    头发,也是湿答答的。

    但一双黑眸子,特别的水灵。

    光是看着,你就忍不住想要上前亲两口。

    而顾念兮也看样子刚刚洗了个澡。

    刚刚出门的淡粉色长裙,现在也换成一件长款t恤,米黄色的。

    过长的下摆,正好充当裙摆,也见她略略凸出的小腹给掩藏起来。

    她的头发,看样子也刚刚洗过了,湿答答的黏在脖子上。

    谈逸泽一见到她抱着孩子走出来,便赶紧上前接过聿宝宝。

    虽然说现在这顾念兮还不显身子,但一整天带着孩子估计也不是那么好受。

    再说,罗军宝说了她还有流产的迹象。

    这才让此次出现的谈逸泽,更加的小心翼翼。

    “臭小子,长这么大了还要你妈抱着,也不嫌丢人?”

    抱着孩子,给他擦拭着头发的时候,谈逸泽嘟囔着。

    视线,却悄悄掠过顾念兮的肚子那块……

    其实,他还不是怕这聿宝宝会踹到顾念兮的肚子?

    不过难得窝在自己最爱的谈参谋长的怀里,聿宝宝没有被呵斥的不开心,只是一个劲儿的傻笑着。还时不时蹭着谈参谋长的大掌,像是个乐坏了的小孩。

    看到聿宝宝这样,大人自然也不能说什么。

    也对,对于男孩子而言,父亲这一角色仍旧是举足轻重的。

    “兮儿,你也真是的。小泽刚刚过来,估计也累坏了。你也不帮着收拾一下,让他洗个澡好好的休息下!”

    女婿在忙活着,浑身上下还冒着热汗。而女儿则站在一边干瞪眼,殷诗琪这个当妈的自然是要啰嗦上几句。

    “妈,没事!我不累……”

    谈逸泽一向护短,就算没有闹矛盾,他也不喜欢别人说自己女人的坏话。就算是顾念兮的妈,也不行。

    但这话说了不到一会儿,谈逸泽便憋见自己的面前出现了一条毛巾和一套居家服,浅蓝色的。

    这些,都是上一次他们到这边小住的时候留在这儿的。

    看着这些玩意,谈逸泽有些诧异的抬头。

    可面前的女人,仍旧没有过多的表情。

    唇儿有些微翘,外面的阳光从窗户那端折射近来,正好照在顾念兮的小脸蛋上。

    正好让谈逸泽看到她嘴儿周围那一圈毛茸茸的。

    看着,别提有多诱人。

    光是看着,谈逸泽就足以想象那唇儿的味道有多诱人。

    于是,某人的喉结不自觉的滑动了那么一下……

    好吧,最近这一阵,他都没有好好尝过她的味道了。

    现在这瞅着,就想开吃了。如果没有殷诗琪同志在一边虎视眈眈的话……

    “拿着!”

    谈逸泽一直都盯着她看,目光帜热的有些碍眼。

    本来顾念兮还不打算和又老又爱欺负她的男人说话的,可察觉到旁边的殷诗琪同志貌似发现了什么,只能出了声。

    于是,本来还对着她咽口水的男人在听到这么简单的两个字之后,顿时笑的就像是黄鼠狼给鸡拜年……

    “收到命令,长官!”轮耍起滑头,还真的没人能比得上这个脸皮厚的跟城墙差不多的人物。

    特别是他对着顾念兮敬礼的动作,貌似取悦了殷诗琪。

    这会儿,老妈不知道笑的多开心。

    而顾念兮感觉自己像是被孤立的一国,顿时有种危机四伏的感觉……

    ——分割线——

    速度洗完了澡,再度从浴室里走出来的男人神清气爽的。

    一身浅蓝色的居家服,也顿时让这个男人年轻了几岁。

    此时,顾念兮正坐在沙发上不知道写着什么东西,还没有干的头发随意的搭在肩头上。而那略显的有些宽松的t恤,让她光滑的肩头滑了出来,别提多诱人。

    谈逸泽走过去,把自己刚刚准备用来擦头发的毛巾搭在顾念兮的头发上,拿着她的头发轻轻擦拭起来。

    其实他的头发连个一厘米都没有,这才洗好了,甩几下就干了,也不用擦。

    本来他带着毛巾出来是准备耍耍无赖,让顾念兮给自己擦头发的。

    没想到在这个时候,竟然派上了用场。

    揉着女人那头软软的,散发出清新的果木气息的长发,谈逸泽的心情别提有多好。

    这心情一好,给她擦起头发来就越带劲。

    而这越带劲的结果是……

    “谈逸泽,别弄我头发行不行?”

    顾念兮眉头微微蹙起的样子,貌似已经到了忍耐的极限。

    “怎么了?我只是想给你把头发擦干。”某男瞪着无辜又黑幽幽的大眼。

    “你这是把我的头发擦干还是打算把我的头发给弄成一团?”

    说这话的时候,顾念兮随意抓过自己说是被拿去“擦干”的头发,果然看到上面已经打了好几个大结。

    而谈逸泽盯着自己那团杰作,眉头也皱起。

    好吧,他是好心办错事了!

    “兮兮,对不起……”他打算在伸手拦住顾念兮的肩头,想要缓解一下这几天的相思之苦,可顾念兮却还是给躲开了。

    那感觉,真的很不好。

    “别碰我!”

    顾念兮的脸色越发的不好,气氛变得越僵。

    而在这个时候,一直都没有出现的殷诗琪同志,正好走了出来。

    “孩子睡觉呢,你们这两大人吵什么呢!”

    其实,殷诗琪自然也知道这小两口这一阵肯定有矛盾。

    不过看现在谈逸泽总是轻声细语的样子,她还以为是自家的女儿脾气不好。

    而这一幕,更是越发的坚定她的想法。

    再有,她还顺带着将自己的怒火一并给烧到了顾印泯市长那边。

    都怪老头子!

    谁让他把女儿给宠成了这副德行?

    今儿他回来,她必定要好好收拾他了。

    “妈,我把兮兮的头发给擦的打结了,是我不好!”

    谈逸泽看顾念兮的脸色有些难看,自然不想让殷诗琪继续说她。

    可没想到,自己这主动认错,只会让殷诗琪觉得女儿越发的任性。

    “兮儿,你看看你,不就头发打结么?耐心梳理一下不就好了么?至于弄得火气这么大么?”

    殷诗琪当完了和事佬之后,又说了:“好了,你们也别闹了。小泽好不容易回来一趟,你们看着宝宝下,我出去给买点东西回来,今晚咱们一家好好的聚聚!”

    说完这话,殷诗琪带着钱包上街了。

    也将这个独处的空间,留给这小两口。

    其实,谈逸泽也明白了殷诗琪的用意,趁着她出门,他赶紧拦住了顾念兮的肩头。

    闻着她身上那熟悉的气息,谈逸泽的鼻尖也有些发酸。

    “兮兮,咱不闹了好不?我认错,是我不好,原谅我好不好?”

    背后的怀抱,是熟悉的,热度也同样是她所熟悉的。再有,连此刻落在她肩头上,那带着老茧的手也是她熟悉的。

    那些熟悉的感觉,也正是这三年多的夫妻生活,成为了她最为依赖的一部分,让她沉迷,让她上瘾,最终也让她眷恋着。

    曾经,顾念兮真的没有想过,有朝一日离开这些她所眷恋所不舍的,会是怎样的情形。

    可那日,他却狠心的让她从头到尾的经历了一遍。

    到现在,她连呼吸都会疼……

    可他,却用简单的一句:“咱不闹了”打算抚平她所有的痛。

    “谈逸泽,你应该清楚,是你在闹,不是我在闹。”闭上眼,她知道有很多的液体打算从那一块地方奔涌而出。

    所以,她决定横空拦截住。

    因为她不想让自己脆弱的一面,展现在别人的面前。

    可泪水,还是以无法预料到的速度,在她闭上眼的那一刻夺眶而出。

    感觉到自己的脸颊上有温热的东西划过的那一刻,顾念兮才意识到,自己还是失败了……

    这样掉泪的自己,连她自己的都唾弃。

    “兮兮,我错了。你打我吧……”

    他仍旧贴在她的背上,另一手还拽着她的手,急匆匆的往自己的身上招呼。

    “谈逸泽,你觉得打你有用的话,我还用得着这么难过么?”

    她那带着梗咽的嗓音,让谈逸泽的心头为之一愣。

    将这个女人扳向自己的时候,他才发现那张精致的小脸上已经满是泪痕……

    看着那些滚烫的泪珠儿一滴滴的掉落,谈逸泽突然慌了。

    他不知道该用什么东西堵住那玩意儿从顾念兮的眼眶掉出来,拿着纸巾,怎么擦都好像擦不完。

    而顾念兮正好趁着他慌乱的这个时候,从他的铁臂中逃开。

    她横冲直撞的就打算钻进自己的房间里。

    而谈逸泽也紧跟着追上去。

    只是顾念兮却在钻进卧室的前一刻转过头来,看着追到自己面前,也站定了的男人,她说:“谈逸泽,我承认我还爱着你。可这并不代表,我的心容许任何人这样糟蹋!”

    说结婚就结婚,说想要离婚就离婚。

    他真的当爱情只是份买卖么?

    丢下这话,顾念兮便头也不回的钻进了卧室里。

    “呯”的一声,房门又关上了。

    这大动静,差一点又让他的鼻子碰壁。

    摸着自己被撞的有些疼的鼻子,谈逸泽发现这次d市一行,和他的鼻子相冲……

    看着刚刚顾念兮哭的那个伤心样,他的心里也很不好受。

    不过都知道这次d市一行没有那么顺利,谈逸泽也不敢急着来。

    既然顾念兮躲进了卧室,他也不敢莽撞的冲进去,不然估计又是一鼻子的灰。

    聿宝宝吃饱喝足,正呼呼大睡。

    谈逸泽也没事做,目光落在顾念兮刚刚的正在桌子上写的那份玩意儿上。

    这一看才发现,原来顾念兮刚刚是在处理云阁的财务。

    谈逸泽本来是打算拿起来看一看当消遣,一会儿再进去看看顾念兮的。

    不过当他的目光落至云阁的数据上之时,男人发现这其中有两行的数据有些怪。

    于是,他拿起笔来……

    ——分割线——

    “凌二爷,今儿的事情都处理的差不多了,晚上您还要不要去酒吧那边?”

    要是凌二爷打算去的话,就要先让酒吧那边的人先将爷的那间专用包厢给打开,通通气再顺便打扫一遍。

    “不去,我今儿个还有正是要办呢!”

    二爷骚包的抓了抓自己领口打上的领结,对着六子手上抓着的那个镜子照了老半天,确定这个红色的领结搭配自己身上这件暗黑条纹西装是极好的之后,才继续整理自己那一头被发蜡弄的根根头发都斗志昂扬得到树立着的头发。

    “啥正事?二爷我跟你说,最近酒保那边招了个妹子,模样忒好了。据说,还会跳钢管。兄弟们说今晚她还说了要表演,您难道不过去瞅瞅?”

    男人,围在一起,话题自然也离不开女人。

    “钢管?哟呵,咱们最近酒吧是人才辈出!”

    谈逸泽轻声叹息。

    不过还是正儿八经的说了:“算了,这舞什么时候看都不一样,老子今晚是要去约会,约会懂不!”

    说着,凌二爷又骚包的对着镜子打理着自己的头发,随后还凑近了一些,看看自己的那张脸有没有长豆豆,还是冒出细纹之类的。

    虽然大多数的男人都不会去在意这些,但对于一个对长相要求到苛刻的男人而言,这些可是不能少的。

    再说,现在他凌二爷还没有将苏小妞给勾搭回家,怎么能出现这些未老先衰的迹象?

    对着皮肤上上下下打量了一遍,确定没有什么重大问题之后,凌二爷这才示意六子收起那面镜子,随之伸手朝着六子说:“把东西拿来吧。”

    “凌二爷,您要啥东西?”

    六子收起了镜子就看到二爷那双骨节分明的手儿出现在自己的面前。

    “我上次不是让你去定制一些套子么?别告诉我,到现在都还没有给爷弄好!”

    凌二爷喜怒无常,和传说的一样。

    对此,六子也不陌生。

    不过在听到二爷说的这一番话之后,六子立马意会了二爷说的是什么意思了。

    “凌二爷,这东西已经到了,就在这。那套子公司的人说了,这玩意看起来和寻常的没有什么区别,可穿透力那是一等一的好。绝对是勾搭女人,怀孕生子,居家旅行,偷情奸情的必备物品!”

    说着,六子谄媚着往凌二爷的手上送上一个盒子。

    只见,盒子里头摆着无数个小玩意。

    有的看上去就像是糖果一样的诱人!

    说是套子,估摸着别人都不会相信。

    可这玩意,却还真的就是套子。

    每一个色泽诱人,又晶莹剔透的。

    这些,可是前一阵子凌二爷让六子专门去定做来的。

    说是用来避孕吧,它又不是。

    这玩意别人用可能就是这功能,可凌二爷定制的玩意里,基本没有这功能。

    要不然,直接在外头买就成了。凌二爷又何须花费这么多的人力物力,赶出这几个特殊套?

    所以,当凌二爷拿着这些玩意,又打扮的一身骚包样,六子顿时领悟,凌二爷这是打算睡女人,生孩子去了!

    ------题外话------

    为毛还说人家是后妈呢?

    我都说了我是亲妈!

    来,继续跟我默念一遍:我是亲妈!
(快捷键←)[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快捷键→)
大家同时在看:龙血战神 黑道特种兵 傲世九重天 武动乾坤 遮天 绝品邪少 生肖守护神 完美世界 我的贴身校花 绝世唐门 大主宰 莽荒纪 我欲封天 校花的贴身高手 星战风暴 武极天下 校园绝品狂徒 亿万老婆买一送一
本书转载于网络,版权属原作者,喜欢小说军婚染上惹火甜妻全文阅读,记得收藏本书。 卓越全本小说网 www.zy200.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