卓越全本小说网 全本玄幻 全本武侠 全本都市 全本历史 全本侦探 全本网游 全本科幻 全本恐怖 全本散文 其它小说 全部小说
小说排行榜 > 全本都市言情 > 军婚染上惹火甜妻全文阅读
军婚染上惹火甜妻TXT全集下载 加入书签

军婚染上惹火甜妻无弹窗 正文 第477章 偷吃顾念兮vs小小绊脚石

    “兮儿,你这是……”

    因为刚刚急着要去厨房,殷诗琪还顺便捎着点燃的蜡烛。

    准备等到厨房的时候,可以顺便照亮一下,看看自己是不是刚将厨房里的东西给打翻了。

    刚刚在厨房的时候,天色也暗。她也没有点亮蜡烛,所以在殷诗琪看来,若是自己真的将沈什么东西给打翻了的话,没有注意到也是情有可原的。

    但殷诗琪却没想到,这股子味道是从顾念兮的身上弄出来的。

    而且刚刚没有拿着拉住,她没有仔细看。如今拉住点亮的时候,她才看清楚,顾念兮的整个小嘴儿周围都粘着一些玩意儿,还有小嘴儿也是红红的。

    而此时,顾念兮那双乌黑的大眼在珠光的映衬下,也黑的非常的漂亮。

    只是,盯着顾念兮看的殷诗琪倒是纳闷了:“兮儿,你不是不喜欢你爸的这些牛肉粒吗?”

    以前还总嫌弃顾市长买的牛肉粒辣。

    可顾市长说了,他是买来搭配啤酒吃的,又不是买来当零嘴的。

    可今儿个,她倒是吃上了。

    而且,看样子吃的还真的不少。

    你看那小唇瓣都被拉成圆嘟嘟的模样,就能猜出这之前她到底吃了多少。

    其实,谈逸泽也知道顾念兮刚刚不知道一直都在咀嚼着什么。

    闻起来,问道不错。

    若是寻常人,也肯定想要尝一口。

    不过谈逸泽这人,除了早中晚三餐之外,其他的时间让他吃点东西都嫌别扭。

    所以,更别想这个男人会馋到要吃零嘴了。

    见顾念兮吃,他也只任由着她。

    想到以前她怀着聿宝宝的时候,压根好几个月都没有怎么吃东西,这个男人就各种心疼。

    如今这次怀孕,她竟然会有想吃而且吃了不怕吐出来的东西,谈逸泽也随着她来。

    当然,谈逸泽还打算等这丫头吃的欢畅之后,再去看看她到底在吃什么东西。要是她喜欢的话,谈逸泽还打算大批次采购,让她吃的够,也能供给腹中胎儿营养。

    但谈逸泽没想到,顾念兮竟然吃的是顾市长的牛肉粒。

    不过按照谈逸泽对自家岳父大人的了解,他对这个女儿的宠爱已经高于一切。若是女儿想要他的脑袋的话,没准顾印泯都会双手奉上。

    更别说,只是区区这几个牛肉粒了。

    不过谈逸泽倒是从殷诗琪那诧异的眼神中读到了其他的东西。

    貌似,顾念兮吃着这牛肉粒,好像非常意外。

    不过也对,他寻常都不见这丫头有多爱吃辣的东西。

    怎么这次,倒是喜欢上了?

    “我就突然有些嘴馋……”

    被殷诗琪同志和谈参谋长看的有些不好意思的顾念兮耷拉着脑袋,一脸懊恼的样子。

    被发现偷吃东西,那是好丢人的事情好不好?

    而且,这还是当着谈参谋长和儿子的面被当场抓获。

    当下,顾念兮竟然产生了找个地缝钻进去的想法。

    “是不是午餐没有吃饱?”

    看着顾念兮的样子,殷诗琪也纳闷了。

    这丫头,寻常让她光明正大的吃这些玩意,她估计也不肯吃。

    更别说,让她偷着吃了。

    “没有,就是刚刚开冰箱的时候,发现了牛肉粒。看着,好像很好吃的样子。然后,就忍不住多吃了几口……”

    顾念兮仍旧耷拉着脑袋,也顾不上自己的小嘴上还站着好些碎屑。

    看着这样的顾念兮,殷诗琪是觉得又好气又好笑。

    其实也不过是几个牛肉粒,她只是以为自己打翻了冰箱里放着的东西,倒也没有揪着这丫头小辫子的想法。

    “好了,不就几个牛肉粒么?你爸要是知道你爱吃他的东西,还指不定多乐着。”殷诗琪忍不住笑出声,不过她还是没忘提醒:“不过这东西你想吃归吃,这东西可辣了。待会儿你也给我喝点梨子水,免得上火长痘了跟我哭!”

    看着顾念兮耷拉着脑袋的样子,谈逸泽也忍不住跟着揉着她的脑袋。

    “傻瓜,我去给你弄杯水来。看你这小嘴都给辣红成什么样子了……”

    看着她被辣的小脸红扑扑的样子,谈逸泽只感觉好笑又心疼。

    若是早一点发现这丫头是在偷吃辣的东西的话,他一定先给这丫头准备一杯温水。

    说着,谈逸泽将哭累了已经被他给哄的睡着的聿宝宝放到了边上的小床里,拿着被子给他盖上。

    今天台风一到,气温降了好些。

    聿宝宝也给顾念兮套上了长袖,连小裤子也换成了长裤。

    但这样的温度,睡着了还是有些冷。

    所以,谈逸泽索性将被子给叠成了两层,盖在他的身上。

    这之后,男人便起身,去厨房里弄温水了。

    而看着谈逸泽离开之后,殷诗琪也没有好气的笑了:“你这丫头,丢不丢人?当着老公的面偷吃,小泽背后还指不定笑话我们顾家没照顾好你,馋的你都要偷吃了!”

    “妈妈,人家也就是刚刚看到牛肉粒放在冰箱里,现在又停电了,不知道放在里面会不会坏了。”

    顾念兮绞尽脑汁的给自己寻借口,好让自己看起来不那么的狼狈。

    可一句话,倒是让殷诗琪又笑了。

    “你这丫头,该不会是想要告诉我,你是觉得这肉放在冰箱里容易闷坏,所以打算放进肚子里比较安全吧!”

    “知女莫若母!”

    顾念兮讨好似的朝着殷诗琪靠近。

    只是小手,还是死死的抱着那盒牛肉粒。

    好吧,最近到d市好一阵了,一直都没有多大的胃口。现在好不容易找到一点自己还吃的下的东西,顾念兮当然要为了自己肚子里的那个孩子,还有自己捍卫一下。

    知道这丫头是打算对着她这个当妈的耍赖了,殷诗琪只能颇为无奈的戳着这丫头的脑门笑着:“行了你这丫头,想吃就吃吧,别给我寻借口……”

    人家都说闺女嫁了之后,都有个大人的模样。

    可她家的这个丫头,貌似结婚之后还是寻常的那个德行。

    一到关键时候,就给她耍无赖。

    要是顾市长在这边的话,还指不定又要心疼了。

    想不到,结婚之前都不怎么会心疼人的顾市长,却这么宝贝着他的这个女儿。

    难怪人家都说,女儿就是男人上一辈子的情人。

    看来,顾市长一定对他前辈子的请人很上心。

    这一辈子,还延续着他们的老规矩!

    真讨厌!

    殷诗琪其实也在纳闷,女儿在顾市长的心头肉。

    怎么可能不是她殷诗琪的心头肉?

    凭什么,每次女儿露出一脸耍赖的表情之后,顾市长总是觉得是她殷诗琪欺负了女儿呢?

    明明有好些时候,是女儿老是耍赖的!

    可顾市长总是无条件的站在女儿的那边,想想就来气。

    有时候他们还父女联盟,专门针对她殷诗琪一个人。

    想来想去,还是当初将这丫头怀在肚子里头的好。

    那个时候,顾市长可是对她都百依百顺的。

    其实,他们那个时候就已经能够B超出孩子是男是女。

    可是,顾市长哦不,当年还是小顾同志。

    就是不让医生和护士告诉她是男是女,说是怕她有思想负担。

    当年看着顾市长对自己的殷勤劲儿,殷诗琪还一度以为,自己肚子里应该是个男娃娃。

    所以,能让老家有那么严重的重男轻女的顾市长对自己如此上心。

    可一直到这女儿生下来的时候,殷诗琪才知道顾市长其实一直都知道她肚子里的是个丫头。而且,顾市长还说了,他就喜欢丫头。

    当时,殷诗琪还以为,小顾同志不过是因为她殷诗琪在怀孕的时候不能常常陪在他们娘俩的身边感到抱歉,所以在她生了孩子之后说出几句话打算来哄自己开心。

    可这么二十几年过去了,殷诗琪才发现她家已经变成顾市长的顾印泯同志,真的没有说假话!

    他是真的喜欢她生下来的这丫头。

    而且,是捧在心尖上疼着的。

    有时候,连她殷诗琪这个当妈的都要妒忌死女儿了。

    竟然,能被顾市长那样捧心里宠着。

    只是想着那些的时候,殷诗琪也随着思绪所至,冒出了一句:“我记得我怀你的时候,也极度喜欢辣的东西。你爸养成喝酒配这川味牛肉粒,也是那个时候……”

    说这话的殷诗琪,本是无心的回忆着当年的那些日子。

    当年顾念兮没出生之前,她家老顾同志也是个小角色。

    他们家的条件,也不是那么好。

    所以,她怀上顾念兮的那一阵子,总馋嘴着川味牛肉粒,也是一件麻烦事。

    因为,经济负担重!

    可得知怀孕的她想要吃牛肉粒的时候,老顾同志还是阔绰了一把。

    不知道用挥霍了多少他们的小积蓄,买了好些牛肉。在自家,给她做了好些。

    不过当时家里穷,那些顾市长也不舍得吃。

    每次吃的时候,殷诗琪也会拉着顾市长吃。

    可那时候他也只是象征性的往嘴里塞了一块,压根就没有吃多少。

    有时候,殷诗琪甚至觉得,顾市长之所以到现在还总喜欢用牛肉粒配啤酒,估计也是当年给馋的。

    可正是这一句无心的话,正好提醒着殷诗琪某些东西。

    说完这话的时候,顾念兮都没有反映过来的时候,殷诗琪倒是看向顾念兮的肚子了。

    眉心一皱,殷诗琪问道:“兮儿,你老老实实告诉我,你这是不是又怀上了?”

    其实,从前段时间顾念兮回家之后一直食欲不振,特别是面对她以前最喜欢的板栗鸡都不怎么提起胃口的时候,殷诗琪就怀疑这丫头应该是怀上孩子了。

    但当时,谈逸泽的到来让她把这事情给忘了。

    而今天,她看到顾念兮竟然和她当年怀着她的时候喜欢上牛肉粒的样子,便越是看出了点什么。

    再结合昨天晚上,她看到顾念兮不是很舒服,想要给顾念兮弄几副败火的凉茶喝的时候,谈逸泽说顾念兮现在不能随便乱喝药,有某种答案在她的心口呼之欲出。

    但在跳跃的烛光下,殷诗琪的那张脸却看不出任何的喜悦。

    正好,当殷诗琪给顾念兮忆苦思甜的时候,谈逸泽已经倒完水回来了。

    之所以一直都没有过来,是因为他并不想要打扰他们母女闲聊。

    但谈逸泽倒是没想到,他站在那边,竟然会听到那么多奇怪的消息。

    殷诗琪怀着顾念兮的时候,特别喜欢吃牛肉粒?

    那是不是这次他谈逸泽从顾念兮那里得到的宝贝,会是个漂亮的公主?

    不过,谈逸泽还没有从这份喜悦中自拔出来的时候,就又听到殷诗琪发话了。

    “兮儿,你倒是给我说啊!”

    “你别想瞒着妈妈,你是我肚子里蹦达出来的,你以为你想瞒得了我就瞒得了我的么?”

    不知道为啥,谈逸泽总觉得,岳母大人这会儿好像有些急不可耐。

    难不成,她比他谈逸泽这个即将又要当父亲的人还要激动?

    看着这母女两在烛光下依偎在一起的影子,谈逸泽挑高了眉头。

    “兮儿……”

    殷诗琪再度发话了。

    而这个时候的顾念兮,知道自己这是怎么也瞒不住了,只能耷拉着脑袋,用着有些闷闷沉沉的声音回答:“嗯,怀上了!”

    从谈逸泽这个角度,看到的只有顾念兮耷拉着的半个脑袋。

    而她那过长的刘海已经垂散下来,正好挡住了她的大半张侧颜,让此刻的谈逸泽看不到顾念兮的表情。

    但他,还是轻而易举的从顾念兮的声音中,听到她此刻心情不是那么愉快的事实。

    这丫头,难道并不喜欢他和她的这个孩子?

    想着这些的时候,谈逸泽的眸色也微微的有了变化。

    “你这丫头,你到底在想什么呢?我说你这次回来怎么都不爱吃你原来喜欢的那些东西,还以为是我自己做的饭菜质量下降了呢!你倒是好,连怀孕都瞒着我!还有,你到底想什么呢?小泽的现在的职位和身份,是能够说身二胎就生二胎的么?你不为别人想也就算了,你怎么可以这么糊涂,不为小泽考虑一下了?”

    其实,殷诗琪不是不心疼怀孕的女儿。

    看她这段时间,面色苍白的样子,她总是想方设法的找些有营养的东西给她吃。

    可关键是,她连吃都吃不下。

    现在知道她怀孕了,殷诗琪也自然心疼不已。

    女儿的身子本来就不是那么好,生第一个孩子的时候已经吃了那么多的苦头,听说还差一点难缠死掉了。她当时就已经起了念头,不打算让女儿再受这些罪了。

    要不是当时老胡说女儿两侧的输卵管都给堵上了,现在想要个孩子也微乎其微,她还打算直接让女儿结扎了。

    反正,她现在已经完成了给谈家生儿育女,传宗接代的任务,孩子也是个男孩,殷诗琪觉得这就够了。

    倒是不曾想过,这丫头这么快就又有了身孕。

    而且看样子,她还打算生下来。

    其实,既然有了,殷诗琪也不想自己那么残忍的。

    可一想到谈逸泽现在的位置……

    她也知道有些纪律是不能违反的。

    而这也让殷诗琪有了一种误解。

    以为是自己女儿任性的想要生下这个孩子,所以悄悄跑回了娘家。谈逸泽有些生气,所以晾了她娘俩两天才过来。

    不然,亲眼看到女儿第一次流产的时候谈逸泽对她细心呵护的那个模样,殷诗琪还真的想不到有什么理由让谈逸泽会晾着他们娘俩两三天。

    而现在,当母亲的殷诗琪还担心谈逸泽和顾念兮会为了这个孩子继续闹别扭。

    殷诗琪好歹也当了好些年的市长夫人了。

    她当然知道他们这个圈的规矩。

    更别说,现在谈逸泽身居高位了。

    现在看来,殷诗琪也觉得是自己的女儿被顾市长给宠坏了。

    “兮儿,你老老实实的跟妈妈交代,你到底打算将这个孩子怎么着?”

    “生下来!”

    她连想都没有想,便回答了。

    “生下来?你以为这个社会还是以前啊!”

    “……”

    顾念兮眼下也不知道该怎么说了。

    本来还拿着一小块川味牛肉粒往自己的嘴巴里塞的,结果被殷诗琪弄的连胃口都没有了。

    悄悄的,她又将被自己刚抓在掌心里的那块牛肉放回到盒子里。

    而这一幕,正巧被谈逸泽发现了……

    虽然珠光照亮下,整个屋子的光线还是有些暗。但谈逸泽还是看到了,顾念兮眼尾的晶莹……

    小东西在哭!

    他的心,抽了好一阵。

    是不是,当初她一个人得知怀孕的消息的时候,也像殷诗琪这样烦恼过?

    看着她的肩膀开始颤抖,谈逸泽再也按捺不住走了过去,扶住了她的肩膀。

    “兮兮……傻丫头怎么哭了?”

    她的眼泪,一直都是他谈逸泽的软肋。

    不管什么时候看到她的眼泪,他的心总是莫名的抽疼着。

    不顾岳母大人在场,他的手就这样轻轻的抚上了顾念兮的脸颊,将她滴落的泪擦去。

    “别哭了,先喝口水!”说着,他还赶紧将自己倒来的温开水递到她的嘴边。

    先前没注意还好,现在这样近距离的看着才发现,这丫头的小嘴都被辣的红肿了起来。

    那本来就粉嫩的唇儿,现在更有着玫瑰般的颜色。

    如果不是岳母大人在场的话,谈逸泽觉得自己一定会好好的品尝一番。

    是有些渴,在吃了那么多的牛肉粒之后。

    所以见到水的顾念兮,也没有多加矜持,就着谈逸泽的手就喝起了水来。

    看着谈逸泽照顾自家女儿那个细心的样子,殷诗琪说不感动那是假的。

    可知道现在兮儿肚子里还有一个,可能也会成为谈逸泽的绊脚石,她怎么都高兴不起来。

    “小泽,你不该这么惯着她的。这丫头,真的是太气人了!都被顾市长给惯坏了她!”殷诗琪的声音从身边传来。

    “妈,孩子是我们两个人的,这当然也有我一半的责任。再说,我从来没有想过让兮兮打掉这个孩子……”

    就像当初顾念兮怀上聿宝宝的时候他和她说的那样,只要是他顾念兮生的,就算是只小老鼠他谈逸泽也喜欢。这样的他,又怎么可能会不想要属于他们两人的结晶呢?

    若不是担心顾念兮再度发生意外,他当初也不会在顾念兮生完一个聿宝宝之后就不打算要孩子了。

    可现在,孩子已经有了。再说,顾念兮也这么的看重这个孩子,他又怎么可能去伤害她?

    看着喝完水现在又自己悄悄抹眼泪的顾念兮,他伸手轻轻的拍着她的背。

    就像,哄着聿宝宝睡觉时候那样……

    不过这样的轻拍,多少有些效果。

    让原本总是掉泪的顾念兮,也渐渐的平静下来。

    “唉,我是担心这孩子会成为你道上的绊脚石……”

    殷诗琪只是一个劲儿的摇头。

    女儿既然已经怀上了孩子,当妈的又怎么可能舍得让她去拿掉的道理。

    若不是考虑到谈逸泽,她现在也是最高兴的时候。

    “妈,您想的太多了,我从来没有觉得我的孩子会成为我道上的绊脚石,总之您放心好了!”说到这的时候,他半蹲下去将还傻傻坐在原地的顾念兮打横抱起。

    “妈,我带兮兮进去休息下……”

    谈逸泽都这么说了,殷诗琪哪还有不答应的道理?摆了摆手,她便示意他们进屋了。

    再说了,就算她殷诗琪不答应,谈逸泽像是个会轻易妥协的人么?

    不像!

    所以,殷诗琪自然也没有傻乎乎的去碰一鼻子灰的道理。

    再说了,这女婿都在眼皮下生活了那么久,他是个什么性子她殷诗琪还能不了解?

    什么休息不休息的?

    其实,不就是他心疼顾念兮,不喜欢让她掉眼泪么?

    所以,他才将顾念兮揣在自个儿的房间里大眼瞪小眼去?

    看着他们消失在门口的身影,殷诗琪只能无奈的摇摇头。

    ——分割线——

    将顾念兮带回到卧室里的谈逸泽,将她放在床上之后便打算离开。

    而就在这个时候,一双柔若无骨的小手缠了上来。

    顾念兮的皮肤,总有些病态白。

    所以,在这样的天色下,她的小手缠上自己在操练场上被晒成了巧克力颜色的手臂,便形成了强大的方差。

    “怎么了?”他半蹲下来,耐心的问。

    “谈逸泽,黑……”

    而且,窗外面还呼呼的刮着风。

    即便,这几扇窗户,已经被谈逸泽用木板给钉住,可听着那风声和雨声,她还是害怕。

    “傻丫头,我是去给你拿个蜡烛过来,一会儿就回来了!”谈逸泽听着她带着梗咽的嗓音,有些无奈的笑了。

    顾念兮怕黑,他一直是知道的。

    所以,他们每次睡觉的时候,房间里床头的灯都会点着。

    就算,他以前没有这样的习惯,甚至开着灯也会睡不着,但他也慢慢的学着她所需要的去适应。

    “那你快点!”

    她的手,缠着谈逸泽的又松开了。

    “好,我房门不关,马上回来!”

    说着,谈逸泽便利落的起身了。

    看着他修长的声音消失,顾念兮眨巴着还带着水雾的大眼。

    其实,她还真怕谈逸泽会因为前程不要他们的孩子。

    而他刚刚的一句话,也等于给她吃了个定心丸。

    谈逸泽如他自己所说的那样,没过一会儿便回来了。手上除了点着的蜡烛之外,还拿着一个保鲜盒。

    顾念兮认得,那是她刚刚吃的牛肉粒!

    “喜欢吃,就吃吧,回头,我多找点给爸当下酒菜就是了!”这是谈逸泽将这川味牛肉粒送到顾念兮手上的时候说的。

    可她虽然拿在手里,却都没有吃。

    明明刚刚好不容易恢复清澈的大眼,这一刻又开始有了水雾。

    “傻丫头,这又是怎么了?不是刚刚喜欢吃么?苏小妞说了,你现在想吃什么,就必须吃什么。不然,我们的孩子将来可是会大小眼的!”

    当然,更重要的一点是,他知道她这两天都没有多少胃口。

    饭都吃不多,更别说肉了。

    这样,怎么能供给给她自己所需的营养?

    谈逸泽可真的不希望再次看到,她怀着身孕却又不得不因为营养不良而到医院输液的事情。

    而本来还抱着保鲜盒,不知道该不该吃的顾念兮在听到谈逸泽的这一番话之后,便乖巧的打开了盒子,伸手将一块牛肉放到自己的嘴里。

    咀嚼的那一瞬,一滴晶莹从她的眼尾无声的落下……

    ——分割线——

    “打扮的花枝招展又能怎么样?就冲着你的那个跛了的腿,你以为现在还有什么人会看得上你?”

    同一天的下午,难得趁着周末又发了工资冒了一条大减价杀到的花裙子在自己的房间里试穿的霍思雨,听到门口传来了这么个冷嘲热讽的声音。

    不用回头,霍思雨也知道是舒落心那个贱人。

    也只有她,才能在这所房子里畅行无阻!

    “我就算跛了又怎么样?最起码,我还年轻,有的是资本。等我有钱了,继续将脚给垫高不就行!可比你这都更年期到了的老女人,好的不知道多少倍!”

    没有理会站在门口冷眼看着自己嘲讽一句又一句的老女人,霍思雨仍旧站在镜子前,左看看右瞧瞧,看看这身裙子适合不适合自己。

    而舒落心听到霍思雨这么说,面色明显一沉。

    本来,她张嘴还想着把霍思雨给赶出这所房子的。

    但一想到霍思雨之前在明朗集团里和自己说的那一些,她只能按耐着自己心中的不快。

    是啊,要不是为了保住自己最后的秘密,她怎么需要让自己最看不惯的贱女人都住进家里,抬头不见低头见的呢?

    再说,现在她还想从霍思雨的口中套出点关于明朗集团的事情呢!

    虽然霍思雨现在只是明朗集团里的一个清洁工,到好歹也算是打入了“敌人的内部”。

    有些资料,肯定能比她这边来的要多。

    在这个时候要忍不得,肯定要乱套了。

    想到这,舒落心做了一个深呼吸之后,才开口对霍思雨说:“你可不要忘记我答应让你住在这里的前提条件是什么!”

    而站在镜子前的霍思雨,其实早已将舒落心刚刚那一系列的反映,都看在眼里。

    舒落心不服让她住在这个家里又怎么样?

    如今,她还不是得忍着?

    看着面色阴沉,却还是不得不克制住自己满肚子的怒火的舒落心,霍思雨的红唇勾了勾:“放心,我没忘!”

    “没忘,那你倒是跟我说说看,你这段时间都打听到了什么消息?”

    舒落心也不掩饰自己今天进来这个房间的目的。

    想要留住一个棋子,甚至这个棋子还是自己最讨厌的女人,那就必然要让她看到这个女人还有可利用的价值。

    霍思雨自然也知道这个女人的用心,所以这次倒是连反驳都没有,径自开口:“你知道么?这段时间,顾念兮已经好久都没有出现在明朗集团了!”

    “顾念兮没在明朗集团?你会不会看错?”舒落心微眯着双眼,从霍思雨面前的那面镜子的反射中,看着霍思雨的眼。

    似乎,想要分辨霍思雨这一番话的真实性。

    身为公司的决策者,若非有什么重大变故,很少有人会那么长时间不出现在明朗集团。

    搁在别人身上,或许舒落心也会相信。

    但搁在顾念兮身上,她信不来。

    她好歹也在谈家呆了那么久,和顾念兮相处也有两三年,自然知道顾念兮待人处事的态度。

    以她对顾念兮的了解,这女人绝对不会是个将责任抛下的女人。

    “又或者,你是忙于打扫你的马桶,没有时间打听到一些有力的消息,所以打算拿这样的消息来搪塞我?”

    还真的不得不承认,舒落心对于霍思雨这个女人充满了防备。

    谁让,她在这女人的手上吃了好些亏。

    “你不信的话,你倒是可以亲自去明朗打听!”

    霍思雨现在也连跟舒落心唱反调的心情都没有。

    天天对着马桶,是你你能开心么?

    而一句话,等于成功的堵住了后边的舒落心的嘴儿。

    她就知道,舒落心现在也不怎么想要出现在明朗集团。

    看到舒落心吃了憋,现在她的心情也好了些。

    这才继续说道:“顾念兮要是在的话,你觉得韩总监会不需要上去报一些事情么?可我已经有好些天,没看到韩总监上去了。再说了,顾念兮要是真的在公司的话,再怎么忙我多少还是会撞见一两次吧。再怎么说,顾念兮办公室门外的两个马桶可都是我负责的!”

    正因为那一层有两个马桶都由她霍思雨负责,所以她每天都能在一定的时间点到顶层总裁办公室去。

    虽然去的时候,那两个韩总监请来的保镖都虎视眈眈的盯着她看,但她至少能往顾念兮那个透明玻璃隔成的办公室看几眼。

    虽然不能直接魔头现在明朗集团的运作,但至少能看到顾念兮在不在。

    这,就是现在霍思雨掌握的最大资本。

    “那这么说来,顾念兮还真的没去明朗了?可不对啊,那丫头可不是个省油的灯。我再怎么想都想不出来她有什么理由不出现在明朗的!”

    舒落心相信了霍思雨刚刚说的那些话。

    按理说,在对付顾念兮的事情上,他们现在处于同一条战船上,霍思雨也没有必要欺骗她。

    “若是说,她现在根本就不在A城呢?”

    将身上的那件裙子换下来之后,霍思雨又穿上了自己寻常穿的短袖t恤。

    随意的拢了拢自己那头因为没有保养,而变得枯燥的卷发,她的便大大咧咧的当着舒落心的面,躺在了床上。

    不是她想要在舒落心的面前逞威风,而是现在她的腿真的不行。

    站了那么一段时间,就酸的无法忍受。

    “你说,顾念兮不在A城?那会在什么地方?”

    舒落心的眉心一皱。

    “你说,她是哪里人呢?”

    霍思雨躺在床上,随意的抓了一把自己枯燥的头发,对着那些已经明显干枯到开叉的发丝,她的脸色又沉了几分。

    前几个月,她顶着这大波浪头发,还经常出入于各种美发店。

    可现在,她竟然穷的连将这些发尾的干枯都给修建下的钱都没有。

    说起来,人生还真的是无常啊!

    “你的意思是说,顾念兮回到d市了?”

    舒落心问出这话的时候,嘴角都忍不住跟着清扬了起来。

    要是这顾念兮真的现在回d市的话,那对于他们来说,便是最好出手的时机。

    等到顾念兮回来了,一切尘埃落到,到时候顾念兮想要挣扎,都需要花费好些时间。

    “不过,这个消息你确定么?”

    让霍思雨最不喜欢的舒落心狐疑的眼神,再度落在了她的身上。

    “你可不要忘了我也是d市人。虽然没有顾念兮这个真市长千金的人脉那么广,但到底我也有我认识的人,想要知道一个人有没有在那边出现,也是举手之劳……”

    她就看不惯这个老女人总拿那样的眼神看她。

    丢下这话,她索性翻了个身,用背对着舒落心。

    “这么说,顾念兮真的回d市了。你这两天帮我盯着那边,看看策划部有什么人的意志最薄弱,我们从那个地方攻进去。”

    舒落心倒也没有因为这霍思雨用后脑勺和她说话。因为,现在她的注意力都在顾念兮不在A城的这件事上。

    本来还想着要怎么进行到人不知鬼不觉呢!

    没想到,顾念兮这一会儿走开,不就是给了他们可乘之机么?

    可舒落心或许怎么也没有想到,螳螂捕蝉黄雀在后!

    而眼下,她也只是庆幸着顾念兮不在这个城市。

    霍思雨便问了:“从策划部的人入手?你打算做什么?”

    霍思雨觉得,这老女人不完全信任她。

    这一点,让她也没有发挥的余地。

    可舒落心貌似压根连跟她说清楚这些的心思都没有,面对她的提问,她也只是随口回答:“问那么多做什么?总之你先看着策划部的人,看看哪个人的意志最为薄弱,到时候后我们从那个人下手,肯定是手到擒来!”

    “你这是什么意思?跟我合作,难道我连知道要做什么的权利都没有么?”

    霍思雨从床上爬了起来,盯着舒落心的眼里都是不满。

    “你想知道些什么到时候不就知道了吗?少现在跟我讨价还价!不要忘了,你现在还吃我的住我的!”

    丢下这话,舒落心觉得自己想要打听的消息都给打听到了。

    现在,她也是时候该去准备准备了。

    也不管霍思雨在身后如何叫器,她转身就朝着门外走去了。

    留下,一脸愤恨不已的霍思雨……

    ——分割线——

    夜幕降临,不过现在对于被这强台风登的d市而言,白天和黑夜差不多。仍旧,点着蜡烛。

    “妈,这台风天还有多久过去啊!”

    谈逸泽从顾念兮的卧室里出来的时候,看到殷诗琪就这么问。

    “估计还要两三个小时,都被强台风登录了,哪有那么容易过去的事情?”殷诗琪知道,谈逸泽是内陆人,应该没怎么见过这样的天气。

    再说了,他去抗洪前线,也不过是在台风过去之后才带兵过去的。

    “妈,收音机哪去了?”

    在屋子里转悠了一圈,看了看还睡的跟个小猪似的聿宝宝在打呼之后,他又绕了回来。

    此时的殷诗琪,正带着老花眼镜在织毛衣。

    其实,殷诗琪以前也不会打毛衣的,不过是近段时间女儿嫁出去了,顾市长又常年不在家,所以她也只能找了些事情来打发时间。

    这不,她也学会了织毛衣了。

    前段时间,还给顾念兮快递了个过去,乐的顾念兮开心了老半天。

    谈逸泽瞅着殷诗琪今儿个打的这个,是灰色的。估摸着,应该是顾市长的。

    “收音机我刚刚给放在抽屉里。你打开就看到了!”

    殷诗琪说。

    “好的。”拿了收音机回来,谈逸泽打开之后发现里面正在放着欢畅的歌曲,便继续盯着殷诗琪手上的毛衣。

    “妈,别黑灯瞎火的这么折腾毛衣,这对眼睛不好!”谈逸泽倒是也没有多讲究,直接就在殷诗琪的旁边落座了。

    其实小时候,他也看过妈妈这样打毛衣。

    那时候,妈妈的眼神特别的温柔。

    就像,现在的殷诗琪一样……

    “我这不是知道你们当兵的,休假都不可能休足,所以才想赶着你部队那边打电话来要人之前,把你的毛衣给赶出来,让你回去的时候好捎上么!”

    殷诗琪自顾自的说着,却没有发现原本一直盯着她打毛衣的手的男子,顿时露出了欣喜万分的神色:“妈,您说这毛衣是给我的?”

    一个激动,谈逸泽没有控制好,嗓门大的有些离奇。

    这和寻常在部队里的他,是一个德行。

    而殷诗琪没想到只是这么一句话,会让谈逸泽激动成这个样子,当即对他做了个噤声的动作,然后看了看聿宝宝那边,确定了他的宝贝外孙只是稍稍挠了挠痒痒,并没有醒过来的迹象之后才对谈逸泽说:“我给咱们全家每人都打一件,怎么了?你还不乐意了?”

    看殷诗琪的动作,谈逸泽这也才意识到自己刚刚有多失态。

    若是这会儿有白炽灯的话,没准殷诗琪还能看到快要蔓延到他耳朵上的红。

    “妈,我就是好高兴。我刚刚看着这颜色,还以为是给爸的!”

    谈逸泽倒是坦诚的说出了自己心底的话。

    这两天,他其实也老看着这殷诗琪都在折腾这件毛衣。

    本来以为是给顾市长的,倒是没想到这衣服会是给他谈逸泽的。

    心里头,顿时有了家的归属感……

    暖暖的,特别的动心。

    “顾市长的我还没打算好给他织呢,谁让他把女儿都给宠成了个坏脾气!”

    说起顾印泯同志,殷诗琪又看了好一会儿外面的天。

    这会儿,风雨都貌似消停了好些。

    不知道,这个时候顾印泯市长忙完了没有?

    “谢谢妈!妈,你可能不知道,我小时候也看过我妈给我织毛衣。不过那毛衣我还没有收到呢,她就过世了……”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太过于感动,谈逸泽不自觉的就将自己当年的那些给说了出来。

    其实,当初看到殷诗琪给顾念兮快到A城的毛衣之时,谈逸泽除了因为顾念兮的脸上有了笑容而开心之外,更多的是羡慕。

    羡慕兮兮,还有个妈妈会给她织毛衣。

    而他……

    “傻孩子,那些都过去了。你妈妈要是看到你如今能成长到这个地步,定然也会在那个世界为你开心。”其实,殷诗琪还从来没有听过关于谈逸泽母亲的任何传言。只知道,她已经离开人间。

    却不曾想过,她是那么早的离去。

    而现在她看谈逸泽,也多了一份慈爱。

    原来,他也是个苦命的孩子。

    别看他过的那么风光,背地里吃过的苦肯定比别的孩子多。

    “好了,先站起来,我给你量量身子,这样织出来的毛衣,才会合身!”

    谈逸泽在殷诗琪的示意下,展开了长臂。

    而正好,顾念兮在这个时候推开了卧室的门,揉着惺忪的睡眼走了出来。

    见到顾念兮,谈逸泽这好像多了个倾诉的对象。

    拉着还没有睡醒的女人,他就忍不住的大嗓门强调:“兮兮,你看看,这是妈给我织的毛衣!我的!”

    烛光下,他的笑脸跳跃着……
(快捷键←)[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快捷键→)
大家同时在看:龙血战神 黑道特种兵 傲世九重天 武动乾坤 遮天 绝品邪少 生肖守护神 完美世界 我的贴身校花 绝世唐门 大主宰 莽荒纪 我欲封天 校花的贴身高手 星战风暴 武极天下 校园绝品狂徒 亿万老婆买一送一
本书转载于网络,版权属原作者,喜欢小说军婚染上惹火甜妻全文阅读,记得收藏本书。 卓越全本小说网 www.zy200.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