卓越全本小说网 全本玄幻 全本武侠 全本都市 全本历史 全本侦探 全本网游 全本科幻 全本恐怖 全本散文 其它小说 全部小说
小说排行榜 > 全本都市言情 > 军婚染上惹火甜妻全文阅读
军婚染上惹火甜妻TXT全集下载 加入书签

军婚染上惹火甜妻无弹窗 正文 第481章 降服老公vs没收作案工具!

    都这样了,还罚?!

    看着某个小女人对着自己比手划脚的样子,谈逸泽颇为无奈的抓着自己的那平头。

    早知道会有这下场,还随时有可能“被下岗”的话,他打死都不会让顾念兮签下那该死的离婚协议。

    可现在,说出去的话泼出去的水。

    后悔,是来不及了。

    他只能跟顾念兮求情:“老婆……”

    “谈逸泽老同志,请注意你的称呼!”

    顾念兮字正腔圆。

    谈逸泽刚想辩驳什么,就想起那天早上顾念兮说的。在没有正式通过考核之前,她不准他喊“老婆”!

    其实吧,本来就是自己的老婆,还不让喊这感觉真的有些不好受。

    不过谈逸泽对自己也有信心,迟早有一天他一定要让这丫头再度成为自己的囊中物!

    不过,革命尚未成功,同志他现在还需要努力!

    忍着不能喊老婆的冲动,谈逸泽说了:“兮兮,别罚好不?”

    再降级的话,他谈逸泽就要三振出局了。

    “讨价还价,可是会罪加一等的!再说,不给点惩罚的话,你这人能长记性么?”顾念兮饶有兴致的看着谈逸泽。

    好吧,其实现在谈逸泽这个典型的家庭妇男样,还真的让她有种想要将他给推到的冲动。

    “你你罚吧。”

    三振出局的话,就没机会了!

    所以,比起三振出局,被罚几次算什么?

    “鉴于谈逸泽同志认错态度良好,那现在我就罚你……”

    说这话的时候,顾念兮的红唇终于再也控制不住的勾起:“去把冰箱里的牛肉粒给我拿过来,我现在就想要吃!”

    “就这?”听到这个惩罚,谈逸泽还真的有些哭笑不得了。

    他还以为这丫头又要出什么难题来为难他了。

    没想到,就是拿下牛肉粒?

    “认为惩罚不重?那我……”

    只是这话还没有说完,这个男人就一溜烟的跑了。

    “我这就去拿来……”

    看着这男人消失在厨房的背影,顾念兮和殷诗琪都同样笑了。

    不过殷诗琪笑道:“你这丫头,老是欺负你老公,你就不怕他有朝一日把你给撇下么?”

    “不会。谁都可能撇开我,但我相信他绝对不会。”

    看着他离开的背影,她的嘴角灿烂无比……

    ——分割线——

    谈老爷子打来电话,是在这个周末的上午。

    此时,顾念兮正抱着聿宝宝在院子里,两个人不知道玩着什么,笑声不时从院子传来。

    听着那一阵阵的笑声,正在房间里将顾念兮吃完了忘记放进冰箱的牛肉粒收拾好的谈逸泽嘴角跟着轻勾。

    对于他谈逸泽而言,他们娘俩的笑声便是这个世界最珍贵的东西……

    “嘟嘟嘟。”电话声响传来的时候,谈逸泽正好将这一整盒的牛肉粒放进冰箱。

    看到是谈家大宅主机的电话,谈逸泽自然知道是谁打来的。

    “喂,爷爷!”接通电话,这男人的嗓音里带着醉人的春风。

    一听这个声音,那端本来因为长时间没有见到他们一家三口有些揪心的谈老爷子心情也顿时好了不少。

    能让谈逸泽有这样的温柔的,也就只有顾念兮了。

    只有呆在那个女人的身边,谈逸泽才会展露出这样少有的温柔。

    再听他的嗓音,谈老爷子也猜得出,他们现在应该还相处的不错。

    堆积在胸口的那一块巨石,也顿时消失不见了。

    “小泽,是我!你和兮兮他们在那边,没有什么问题吧?”

    老人缓慢而苍老的男音从电话那端传来的时候,谈逸泽也有些无奈。

    其实,他也听得出,老爷子嗓音里透着那股子想念。

    从小到大,老爷子都信任他。

    基本上,他出任务的时候老爷子都是在家里头嘱咐了几句,随后等他在军区忙完了有空再给他电话。

    像是这样主动的打电话来“测探军情”,还是第一次。

    可以见得,老爷子估计是真的想念他们了。

    近些年,老爷子的年纪上去了,再加上前段时间谈建天的离世给他的打击真的不小,现在已经满头银发的老人。

    上了年纪的老人,最怕的就是屋子里头空荡荡的。

    当初谈建天离世的那一阵,他几乎每天都张望着谈建天的书房发呆。

    好在聿宝宝的降生,才冲淡了他的悲凉。

    可如今,他最宝贝的金孙孙就这样十天半个月都没有回家,这让他这个老人家不想念真难。

    还有,顾念兮也呆在顾家两三年了,寻常都是抬头不见低头见的。

    都好几天没有见到这丫头了,老爷子也真的怪想念的。

    虽然老爷子没有明说出来他的感情,但谈逸泽一听就知道了。

    听着院子里传来的笑声,谈逸泽的嘴角勾了勾:“爷爷,没事。再过两天,我跟他们说一起回家!”

    毕竟老爷子年龄已经一大把了,总不能让他受这样的思念煎熬吧?

    “没事,兮兮和宝宝要是喜欢那边,你就多陪着他们娘俩在那边呆几天。你又不是不知道,你一回到这边,十天半个月的都不见踪影。难得能陪着他们,就多多陪着。”

    嘱咐了这些之后,他老爷子又和谈逸泽唏嘘了最近几日家里的日常事,便挂断了电话。

    而看着老爷子放下了电话的刘嫂,就走了过来;“老爷子,你真傻。你要是当真下令让他们都回来,我就不信他们敢不从!”

    谈老爷子对他们一家子的想念,谁都看得出。

    看着那已经被自己挂断了的电话,谈老爷子的布满了细碎纹路的鹰隼无奈含笑:“刘嫂,你不懂。我这一把年纪了,可不想给我的孙儿造成困扰……”

    “可您不给孙儿造成困扰,难道就不会想念他们一家子么?”

    刘嫂的反问,倒是让谈老爷子顿时不知道该说些什么才好。

    “这……”

    “老爷子,要是您说不出让他们回来的话,那就让我来帮你说怎么样?”

    刘嫂建议。

    其实,她也知道谈老爷子的牛脾气。

    就是喜欢板着那张扑克脸,也不好意思对小辈们表现的多亲近。

    到底都是在一起生活了大半辈子的人,刘嫂也不想看着他每天就对着这空荡荡的屋子茶饭不思的样子。

    要是他真的不好意思说破的话,那就由她刘嫂来说也成。

    见老爷子没有反驳,刘嫂以为他估计是对自己的这个提议有些心动了,便伸手去拿电话。

    可电话还没有拿起来,就听到老爷子说了:“要不这样吧,刘嫂你给我订一张去d市的机票……”

    “老爷子,您是要去兮兮家?”

    刘嫂举着电话筒,大半天才反应过来。

    “是啊,就去趟亲家母的家里,看看我的小金孙,再看看兮兮和他肚子里的那个……”

    老爷子又说。

    “可是老爷子,您近些年的身体情况不是很好,这要是为了去那里一趟,要是有个什么闪失,那该怎么办才好?”

    到底是照顾老爷子的人,他的身体刘嫂怎么会不清楚。

    “刘嫂,你也不用担心太多,我自己的身体我心里清楚。订飞机票吧……”

    最后,刘嫂倒是想要反驳也反驳不出了。

    不过后来又经过了一阵协商,老爷子腿脚不方便,这么过去肯定也麻烦,所以到最后连刘嫂也订了一张飞机票。

    ——分割线——

    顾念兮抱着聿宝宝,正在院子里说笑着什么,就在这个时候,一双长臂窜过她的双臂,直接环在她的腰身上,随后她的颈窝里便是一阵熟悉的刺刺感。

    没有回头,她也知道身后的是什么人。

    因为,她后背上的那个怀抱,是她顾念兮在过去这一千多个日子里最为熟悉也最为眷恋的怀抱。

    本来,顾念兮知道以他们现在的身份,不应该这样亲昵的黏在一起。

    再说,这还是顾家,要是被家人撞见他们两人这么亲热的话,也会不好意思的。

    不过眼下的气氛,真的很美好。都记不清了,他有多久没有像这样抱着她了。

    蓝天白云,风和日丽,院子里一切的景致都有些过分的唯美。

    也让她有些贪恋,呆在他怀里的感觉,没舍得这样挣脱掉。

    “娘俩在院子里玩什么呢?”

    谈逸泽将大半张脸都埋在顾念兮的颈窝里。而他的唇儿,现在应该是贴在顾念兮的耳边说话的。不然,她怎么会感觉到谈逸泽的呼吸时不时总是撩拨着她脆弱的神经呢?

    其实,对于这一幕,顾念兮倒也不陌生。

    想当初,她还没有怀上聿宝宝的时候,谈逸泽进家门见到她肯定要这样的抱着她好一阵。

    有时候,甚至还会直接耍赖的掀开她的上衣,然后在上面狂啃一番才作罢。

    不过,顾念兮也知道,若是没有聿宝宝在场的话,这男人估摸着现在也想要将当初的那些亲昵重演一遍。

    因为,他下身某一处自身携带的武器,已经开始磨刀霍霍了。

    顾念兮,能清楚楚的感觉到。

    “看可能蝴蝶呢!刚刚有只飞过来,他老是要抓它,”顾念兮被身后的男人蹭的有些脸红,脸一偏,打算避开这个男人的暧昧攻势。

    却不想,她的脸这才片刻一小会儿,这个男人随即追赶了上来。

    没有来得及刮掉的胡渣尖,现在就蹭在她顾念兮的脖子细嫩皮肤上。

    不是很疼的那种刺疼,更多的是酥麻的感觉……

    这该死的老男人,定是知道她的敏感点在那一块!

    顾念兮在心里念叨着。

    “那抓住了没有?”

    谈逸泽貌似没有察觉到顾念兮小脸上的红似的,继续靠在这个男人的耳边吹着热风。

    唇瓣一张一合之间,好像有电流穿过。

    那暧昧的感觉,让顾念兮本能的一僵。

    要不是怀里还抱着聿宝宝的话,她当场就跟他翻脸了!

    只是眼下抱着聿宝宝,孩子仍旧天真的盯着他们两人看,笑着闹着,顾念兮自然不能让孩子察觉到异样。

    按耐下心里的火焰,顾念兮冷哼着:“谈逸泽,别光天化日的耍流氓好不?难道你不怕被没收作案工具?”

    听着顾念兮这话,谈逸泽笑了。

    那如同三月的春风刮过田里的麦苗,舒爽而清新的感觉。

    “傻丫头,没收了作案工具之后,您难不成是想要收为己用?”

    他的笑声低低的,不是很猖獗的那种。

    却一如最厉害的武器,让人顿时没有办法抵抗。

    可顾念兮一听,有些恼了。

    直接用自己另一只还比较空着的手的手肘撞了撞谈逸泽,然后怒道:“我没收了作案工具之后,就自备黄瓜!”

    其实,顾念兮就是想要强调,自己不需要这个老男人来多管这些事情。

    可这话传进了这个男人的耳里,本来那隐隐约约的笑声,现在变成了极为爽朗的笑声。

    “哈哈……这傻丫头!”

    “谈逸泽,你笑什么?”顾念兮有些恼了,直接钻出了他的禁锢范围。

    “没什么!”没什么?

    没什么一个大男人会笑的直不起腰?

    “我就想跟你说,其实黄瓜的质量不如原装货色。还有,要是半路折在里头,可就不好了!到时候,没准要被送医院了!”

    要是送医院,那众人都知道你用黄瓜来……

    当然,最后这一点谈逸泽就算不说,顾念兮也清楚。

    你看她现在那又羞又恼的脸色就知道了!

    “坏人!”

    顾念兮嘟囔了一声,抱着孩子便朝着屋里走去了。

    谈逸泽笑了笑,只能跟着他们娘俩进门了。

    “老婆,你要相信我,我是好人!”

    那隐隐的笑声,让顾念兮越看越是恼火。

    “谈逸泽,你要是好人的话,世界上就没有坏人了!”她气呼呼的坐在沙发上,将手上的聿宝宝搁在地上之后,就一个人躺在沙发上了。

    那唇儿嘟嘟的样子,看的谈逸泽有些心动。

    索性趁着女人很没有形象的躺在沙发上休息的时候,他半蹲在女人的身边,一边揉着她那一头细长的碎发,一边笑道:

    “可我觉得老婆比起我来,更坏!”

    “哪有?我怎么坏了?”

    躺在沙发上,凉快了许多。

    所以,顾念兮也难得没有动手将谈逸泽揉着他头发的那只爪子给提开。

    而是任由着谈逸泽的脑袋蹭在她的面前,和她大眼瞪小眼。

    “你要是不坏的话,会没收我的作案工具么!”

    说这话的时候,谈逸泽还坏心眼的牵着顾念兮的小手,顺着自己的西装裤滑下去。

    意识到谈逸泽要带着自己的手儿去干嘛,顾念兮立马往回缩。

    本来有些嫣红的小脸,现在直接变成了绛红色。

    这样的羞涩,明显不是别的女子那种装腔作势的羞涩。

    惹得,谈逸泽嘴角的弧度越大。

    这丫头都结婚了这么久了,貌似还没有完全褪掉之前的青涩……

    想想,谈逸泽都觉得有些难能可贵。

    “老婆,这回你还要没收我的作案工具么?”

    看到顾念兮将自己的两个手都藏在了背后的样子,谈逸泽嘴角的笑纹深了几分。

    这下,顾念兮总算是知道谈逸泽刚刚那副举动的用意了。

    还以为这个老男人是想趁着长辈们都不在家对她耍流氓,没想到他不过是想要确定她有没有那个心没收他的“工具”!

    “还说你不是坏人!我待会儿要告诉我爸去,说你欺负我!”在沙发上找到了抱枕,直接将自己的整个小脸陷进去,意图将自己的羞涩掩藏起来。

    可谈逸泽却坏心眼的来抢夺她的抱枕……

    “兮兮乖,把抱枕拿开,不然呼吸会不顺的!”

    耳边,是这个男人充满诱惑的诱哄声。

    如果不是这次,顾念兮还真的不知道,这个男人竟然也能用对待小孩子的耐心来对待自己。

    “不要,宁愿被闷死了也不出来!”

    “出来吧,待会儿你向岳父大人告状的时候,我最多不反驳就是了!”

    他怎么可能舍得让她闷死?

    再说了,她现在的身子可不是一个人!

    “你真的确定待会儿我向我爸告状的时候,你不反驳?”其实,顾念兮也不是真的要向顾印泯告状,无非就是想要给自己找个台阶下罢了。

    可谁知道,她这话音刚刚落下的时候,就听到大门外传来了这么个声音:“兮儿要告什么状,谁欺负了你?”

    不愧是将女人当成掌上明珠宠着的顾印泯同志,人还没有进门呢,便耳尖的听到房里顾念兮的声音。

    而顾念兮一听到这个声音,立马从沙发上坐起来!

    不得了了,老爸还真的回来了!

    放下抱枕,急匆匆的瞪了谈参谋长一眼之后,顾念兮便踩着妥协急匆匆的跑去大门迎接父亲大人了。

    “爸爸,您今天怎么下班这么早?”

    “没什么,正好老城区的事情都结束了,就先回家了!”顾印泯说这一番话的时候,谈逸泽也跟着出来了。

    不过他的观察力比顾念兮要好,注意到了顾印泯手上现在还提着一大袋牛肉,另一边还有一些辣椒。

    看样子,岳父大人下班回家之前,还去了一趟市场。

    “兮儿,刚刚说谁欺负你了!”

    顾印泯同志果然不好糊弄,到现在还记得这事情。

    而且,说这话的时候,顾印泯市长的眼神很明显的在一边上站着,还带着满脸笑意的谈逸泽同志身上停留了那么一会儿。

    貌似,他在心里已经给谈逸泽同志判了刑:就是这混球欺负了我女儿!

    可顾念兮这边一看顾印泯同志盯着谈逸泽看,心里就扑通扑通乱跳的。

    好吧,她刚刚不过就是想要在谈参谋长的面前得瑟下,谁让他抓着她的手去……

    可没想到,这话竟然被顾印泯同志给听到了?

    这下该怎么办才好?

    她顾念兮虽然嘴上这么说,但打从心里还是不希望顾印泯同志和谈逸泽起冲突的。

    一边是自己最爱的男人,一边又是这个世界上最爱自己的男人,哪一个顾念兮都不想要得罪。

    当下顾念兮只能抓挠着脑袋,有些别扭的跟顾印泯同志说了:“爸爸,我们刚刚在闹着玩呢!”

    “闹着玩也要注意一下分寸,她现在还有孕身!”

    顾印泯同志发话了!

    这话虽然是对着顾念兮说的,但谈逸泽知道其实他是在提醒自己。

    于是,谈逸泽同志也说了:“我知道了,爸爸!”

    “那好了,我先去把这些东西处理一下。这里热,你赶紧把她带回到大厅里!”

    因为顾念兮和聿宝宝在这边,所以这顾家大宅还真的是这十几年来头一次破例在大白天打开了空调。

    叮嘱完了这一番话之后,顾印泯同志这才转身朝着厨房走了去。

    看着老爸消失的背影,顾念兮轻拍了一下自己的心脏,好险!

    可一扭头,就狠狠的瞪了谈逸泽一眼。

    “坏人,都怪你!”

    这回,谈逸泽倒是没有反驳:“是,坏人谢谢领导的救命之恩!”

    “知道就好!”

    过了嘴瘾之后,顾念兮总算是跟从谈逸泽回了屋。

    谈逸泽想起顾印泯刚刚进门的时候带着的那些牛肉,他说:“爸买了好多牛肉,估计是准备给你做来吃的!”

    “我知道!”

    一进屋,顾念兮就倒了一杯温水,坐在沙发上喝完了才和谈逸泽说。

    听顾念兮的回答,谈逸泽挑眉:“哟,你倒是知道啊?我还以为你不知道。”

    “我爸爸只要我想吃什么,他都会无条件先给我准备好的!”

    多年来养成的习惯,让顾念兮对此深信不疑。

    “呵呵……傻丫头傻人有傻福!”

    他跟着顾念兮在沙发落座,手不自觉的揉着她的长发。

    “什么傻人?你信不信我还知道,这个时候谁去厨房都会被顾市长给赶出来!”像是为了印证顾念兮不是傻人似的。在她的这一番话之下,厨房里便传来了如此对话:

    “老顾同志,大热天的在厨房里做什么?”

    “殷诗琪同志,我还问你这个时间点不是你在做饭的时间点,你到这里来做什么?”

    “我不就是刚刚从居委会那边回来,听到厨房里传来了动静,所以就过来看看么?”近些年,殷诗琪没有上班,但热心肠的她总是闲不住。所以顾印泯同志和顾念兮都不在家的时候,她都会跑到居委会去,看看有没有能帮上忙的地方。

    不过因为这阵子聿宝宝的到来,殷诗琪同志已经有好长一段时间没有去居委会了。

    要不是今天居委会那边的人打电话找殷诗琪帮忙,她也不舍得在这个时候离开自己的宝贝外孙。

    “不是看到了吗?现在出去吧!”

    顾印泯同志在厨房的时候貌似不待见殷诗琪,这边已经开始下逐客令了。

    “顾印泯同志,我不就是看你大热天在厨房呆着不大好受,想给你打打下手么?”

    “殷诗琪同志,现在组织上命令你回到大厅里坐着。不然,革职查办!”

    顾印泯同志一番斩钉截铁的话下,殷诗琪便回到了大厅里。

    看到他们小两口坐在沙发上,而外孙却在满个屋子里头乱跑,殷诗琪便将孩子给抱着,带着他玩了。

    而到这,谈逸泽才知道,顾念兮为什么在回到了d市之后竟然懂得了“革职查办”这样的词汇,敢情是在顾市长的耳濡目染下?

    “看吧,我就说现在顾市长不需要任何人当下手。你看,我多聪明!”

    听完了这一番对话之后,顾念兮蹭到谈逸泽的面前,得意洋洋的笑着。

    那双漂亮的大眼珠子里还满含期待,像是在等着谈逸泽来夸奖她似的。

    最后,谈逸泽只能无奈的揉着她的长发说:“是啊,你这傻丫头最聪明了!”

    “什么傻丫头最聪明?讨厌!”

    丢下这话之后,顾念兮又像是想到了什么似的,问道:“对了,刚刚谁来的电话?”

    刚刚她带着聿宝宝在院子里玩的时候,其实也听到了谈逸泽的手机响了。

    “是爷爷!”

    “爷爷么?他老人家身体怎么样了?”

    到底生活在一起多年,顾念兮自然心里也不可能没有谈老爷子。

    “爷爷说身体还不错,就是有些想念宝宝和你了……”后面这话,老爷子虽然没有明确的说出来,但从他亲自打电话过来的举动,也不难看出。

    “……”

    听到谈逸泽说的这一番话,顾念兮明显陷入了沉思。

    没有说话,也没有抬头看谈逸泽。

    “兮兮……”看着她的样子,谈逸泽的唇儿动了动:“要不,我们……”

    我们回去吧!

    谈逸泽想要这么和她说。

    可话没有说出口的时候,他便听到顾念兮开口了:“谈逸泽,过两天我们就回去,好不好?”

    一句话,让谈逸泽那双幽深的瞳仁里,先是出现了诧异,最后又是笑意满满。

    他的女人,果真当初他没有看错。

    明明还在生他谈逸泽的气,但她不会拿原则问题来开玩笑。

    甚至,她也知道谈老爷子对于他谈逸泽来说是个重要的存在。所以,她明白他心在d市,却还是担心着家里的谈老爷子。

    要是别的女人,肯定会矫情的说不想回去。

    可他的傻丫头,却还是主动说了要跟他谈逸泽回去。

    这怎么能让他谈逸泽不感动呢?

    随着笑意的蔓延开来,谈逸泽再也忍不住,直接伸手将坐在身边的女人给揽进了自己的怀中。

    不远处正逗着聿宝宝玩的殷诗琪在见到了这一幕的时候,也是羡慕不已。

    很快,她便抱着聿宝宝上了楼,将这个独处的空间,留给这对人儿。

    可憋见了殷诗琪同志的下意识退让,顾念兮又发话了:

    “谈逸泽,你以为这次拿着离婚协议书惹毛了我这事情就过去,我跟你说,这事情还没完呢!”

    说这话的时候,顾念兮还有意识的扫了一眼厨房的方向。

    见那边没有传来多大的动静,她才放心接着往下说:“这次我虽然跟你回去,但别想我轻易原谅你!”

    吼吼!

    你以为,她顾念兮受伤的幼小心灵,就那么容易能拟补的么?

    “那你要怎么样才能原谅我啊?”最关键的是怎么才能再度将红本本给弄到手?

    最近没有享受到半点丈夫权利的谈逸泽,现在深刻的意识到那红本子的重要作用了。

    没有红本子在手,现在很容易就要被“革职查办”“降级处理”之类的。

    闹到现在,他谈逸泽也变成一结婚狂了。

    而且对象,还是他的老婆……咳咳,不,应该说是前妻!

    “这个么,看心情!”

    三个字,让谈逸泽顿时觉得压力倍增!

    要是她顾念兮这辈子都没有好心情的话,那他谈逸泽这一辈子是不是都没有转正的资格了?

    想想,谈逸泽同志现在都觉得后悔!

    要是当初没有弄出那张离婚协议,该多好?

    “老婆,等你心情好,我是不是黄花菜都凉了?”

    谈逸泽抓挠着自己的那个半寸平头苦恼着。

    “不会黄花菜凉了!”顾念兮的这一句话,倒是让谈逸泽听到了点希望。

    不过当他用蹭亮的大眼珠子盯着顾念兮看,等着她的回答的时候,又被顾念兮一句话给打趴下了。

    因为,顾念兮是这么说的:“最多是黄瓜凉拌了!”

    黄瓜凉拌?

    那不就是他的原装货一辈子没有用武的地方?

    “老婆,凉拌了不就不新鲜了?”

    “不新鲜关我鸟事?”闻着厨房里传来肉的香味,顾念兮拍拍小手便朝着厨房飞去了,估计是准备向顾市长讨吃的去了。

    而谈逸泽也无奈的看着自己那件迷彩色裤子下面支起的那个帐篷……

    和顾念兮分开之前,为了酝酿气势,他老长一段时间都没有和顾念兮亲热。而到这边,考虑到她现在的身子不合适,他也没有尝一口。

    看样子,最近弹药积存量真的有些多了。

    光是听着顾念兮那小嘴儿痞痞的说着黄瓜的字眼的时候,他兄弟都有些反映了。

    “兄弟,先忍忍!不然,将来咱们老哥俩都要凉拌了!”

    ——分割线——

    凌母的第二次复查,是在这个周一的上午。

    本来,这次检查凌二爷打算亲自带着她过去的。

    可凌母看出凌二爷似的在担心什么,便道:“宸儿,你是不是真的觉得妈妈会破坏了你的好事?”

    “……”

    被提及这些的时候,凌二爷正好在看文件,良久都没有回答。

    等到差不多的时候,他才抬头问道:“妈,你刚才在跟我说话?”

    “你这孩子!别跟我装,你肚子里那几点坏水,别人不知道我难道还能不知道?也不看你是从谁的肚子里蹦达出来的!”说这话的时候,凌母已经上前,将儿子拿在手上那份颠倒过来的文件取下来。

    “妈,也就是说我的坏水都是遗传你的是吗?”眨巴着妖娆的眼,凌二爷的眸子里闪现难得的皮意。

    “贫嘴!”凌母嗲怪着他。

    不过她的嘴角,也有了笑意。

    貌似自从苏悠悠出现之后,凌宸已经有好长一段时间不曾在她的面前耍嘴皮子功夫了。

    如今这个德行看着,就像是回到了小时候。

    “孩子,妈既然知道你现在非她不可,我也不会去主动招惹她的。所以,你还是放心的呆在凌氏召开股东大会好了!”

    明天是凌氏一年一度的股东会议。

    这个时间,凌母一直都没有忘。

    可这孩子却说为了陪她去做健康复诊,打算推迟会议。

    这时间推迟一下,虽然没有什么。

    但那些老古董,估计还是会在背地里头议论。

    能让凌宸推迟这样重要的会议,说要和她一起去检查,她知道这孩子除了是真的担心她的身体之外,还有更重要的原因是担心她和苏悠悠再度起了冲突。

    “妈,你真的不会跟苏悠悠再吵么?”没有继续跟凌母打马虎眼,凌宸直接道出了自己的心声。

    “你看我上次复检的时候,我有没有和她吵?”

    凌母说着,伸手戳着凌宸的脑袋:“都说有了媳妇忘了娘,我以前还不相信呢!你看看,你现在的德行……”

    “妈,我这不是被吓怕了吗?”伸出长臂,将凌母揽进自己的身边的时候,凌宸才发现,现在母亲的身子真的比以前干瘪了不少。

    大概,和这段时间生病有关。

    也有一部分的原因,是当初老爸背叛了她那么多年的事情被揭穿了。

    总之,现在凌母的身子骨不是很好。

    “你这孩子……”

    被孩子搂在怀中,凌母的心情也平和了许多。

    “宸儿,妈现在也看开了,也知道我是无法伴随你一生的。所以妈现在只想在踏进棺材前,能看到你结婚生子。到时候,就算是去了也能瞑目!”

    貌似,这次生病对凌母的打击真的很大。

    如今的这一番话,凌二爷听着心里头也有些心疼。

    “妈,您不会有事的。你还要看着我结婚生子,到时候我孩子您还要帮着带呢!”

    果然,一听到孩子,上年纪的人精神都还不错。

    “是啊,你要是想让我这幅老骨头给你带孩子,你就给我抓紧点。被等到我抱不动孩子的时候,再给我看小孙子!”

    “妈,我知道了。你没看到我最近都加班加点的么?”

    没事就往苏悠悠的那边去,这还不是加班加点的么?

    虽然还没有制造小孩子的举动,但在凌二爷看来就快了。

    “好了,既然准备要孩子,就给我加紧点,知道么?”说到这的时候,凌母抬手看了一下自己的手表,发现时间差不多了便转身嘱咐着:“你还是照常去开股东大会吧,等检查结束我给你打电话就好!”

    “妈,您一个人去真的没有问题吗?”股东大会真的很重要,这一点相信凌二爷比凌母还清楚。所以,当听到凌母说这些的时候,他也改变了初衷。

    只要母亲和苏悠悠真的不会闹开,就好。

    “有什么问题呢?再说了,司机也会送我过去,你就不要在家里瞎担心了。赶紧收拾好了,去凌氏。别让那些老古董给揪着小辫子!”

    虽然凌氏的股权占据过半,可这班老古董哪个是省油的灯?

    “那妈,你路上小心点。到了那边检查完了,就给我个电话!”

    “好……”

    凌母出了门。

    只是她没有想到,在这次检查的时候,她竟然还撞见了另一个人……

    ——分割线——

    谈老爷子在飞往d市的班机上,也遇上了一个人。

    “老爷子,您身体有没有感觉到不适?”

    “没有,刘嫂我这么大的人了,也不是第一次出远门,你别一惊一乍的好不?害我以为我现在就要去见阎王爷似的。”

    老爷子整了整自己身上的那件外套,从里头掏出了一些糖果,看了一眼又放了回去。

    那些,可都是他带着,准备给他的宝贝小金孙的。

    因为正是聿宝宝最爱的那个口味,所以这一路上老爷子觉得放在什么地方都有可能给弄丢了不放心,最后只能放在自个儿的口袋里,时不时的再拿出来瞧一瞧。

    光是看老爷子的这些动作,刘嫂便知道他对于那个小家伙到底有多疼爱了。

    “呸呸呸,老爷子你别说这样的话。要是待会儿让小泽听了去,可就不好!”

    刘嫂帮着空姐将他们的行李给放到头顶上的储物箱里。

    收拾好之后,她才在老爷子身边落座。

    “对了,刚刚应该在家里给兮兮准备一锅鸡汤过去的。你看看,那丫头身子骨本来就不是很好,这段时间再加上怀孕,再不好好补补肯定不行!”

    刘嫂也开始念叨了。

    倒是老爷子还有理智的提醒她:“飞机上让带超过100l的液体么?就带那一小口的话,喝了也没效果。还是咱们到那边之后,直接在市场买只鸡过去,到时候直接给兮兮熬鸡汤就行了!”

    说到这的时候,老爷子看也没有看周围那些熙熙攘攘进来找座位的人,便问刘嫂:“这还有多长时间才到?”

    好吧,其实这一次因为订票订的有些急,机票早已全卖光了。商务舱,那就更别想买到了。到最后,他们两人这个机票,还是从旅游团手上高价购买的经济舱。

    这对于这些年第一次坐这么拥挤的机舱位的谈老爷子来说,还真的是憋的够呛的。

    刚刚上飞机呢,他就开始喊着什么时候到了。

    刘嫂看了一眼机舱外实打实的地面之后,回应道:“老爷子,这飞机还没有起飞呐!”

    “哟,折腾了这么久都没有起飞?”

    “对不起,请让让!”

    他们的身侧,有个年轻人喊着。

    这声音,倒是听着有些熟悉。

    “刘嫂,我怎么听到小南的声音了?”

    谈老爷子揉了揉自己的耳朵。

    是不是太久没有见到小南这个孩子了,耳朵都产生幻觉了?

    不行,等这次回去之后,把小南叫到家里住几天!

    这才打定这个主意,老爷子就听到身边有人喊:“爷爷!”

    “哟,我刚刚说嘛这声音像是小南,还真是!”

    灰色的西装裤搭配短袖白色衬衣,毛发没有像是以往那样,过度考究的打着发蜡,蓬松的立着。这样的谈逸南,倒是少了一些贵公子哥的架势,多了一些书生气。

    “爷爷,您和刘嫂怎么在这里?”

    谈逸南真的没有想到,自己竟然会和他们搭上同一班的飞机。而且,还是经济舱!

    “你这孩子,我倒想问你,你怎么在这里?”前段时间让小泽打听了一下小南的现状,毕竟都是谈家的骨肉,他妈在怎么不像样,谈老爷子也不舍得让孩子受了苦。

    不过还好,离家之后的谈逸南每天生活倒是比之前轻松多。

    除了一天两个家教工作之外,其他的时间没有和以前一样都泡在各种娱乐场所谈生意,而是泡在图书馆。

    当时,谈老爷子也想着,让这个孩子适当的锻炼一下也好。

    不然这么多年,他都生活在谈家和他妈的羽翼下,根本不知道外面世界的残酷。

    等他锻炼了一阵子,再让他回家生活。

    却没想到,先是在飞机上遇到了他。

    “爷爷……我打算到d市发展!”

    一句话,让老爷子和刘嫂都沉默了。

    “先生,飞机就要起飞了,还请您先回到您的位置上……”

    在他们三人都默契的保持着沉默的时候,空姐上前说着……

    ——分割线——

    “兮儿还没有出来么?”这又是在d市的一个早上。

    大清早的,顾家大宅的人都起来了。

    厨房那端,还有高压锅煮着粥即将熟了之时发出的“嘶嘶嘶”声响。

    而顾家的人,现在都守在顾家大厅的那个洗手间里。

    因为……

    顾念兮在里面。

    因为今天工作比较赶的关系,顾印泯只能先回房换了一身衣服。

    等回来的时候,便又催促着。

    而站在旁边的谈逸泽,只有下身一条迷彩裤,上半身连件衣服都来不及套上,就站在洗手间前干着急的来回踱着步。

    顾印泯的声音传来的时候,这个男人烦躁的抓了抓自己的那个半寸平头。

    “没有!”

    “兮儿……”

    听到这,顾市长也开始烦躁的在那边徘徊。

    两个大男人,大早上的就在家里来来回回的踱步,看着殷诗琪都眼花了。

    “我说,你们这两个大老爷们的,能不能给我安生一点?不就是孕吐么?你们两个谁没有见过!给我闪一边去,来来回回踱步看的我心烦意乱的!”

    其实,殷诗琪也真的有些妒忌女儿了。

    有个老爸将她当成掌上明珠,一点苦都舍不得她受着已经很幸福了,现在竟然还来了个同样属性的老公。

    一个孕吐,就让两个男人变成了热锅上的蚂蚁……

    ------题外话------

    年底票子神马的,最有爱了~
(快捷键←)[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快捷键→)
大家同时在看:龙血战神 黑道特种兵 傲世九重天 武动乾坤 遮天 绝品邪少 生肖守护神 完美世界 我的贴身校花 绝世唐门 大主宰 莽荒纪 我欲封天 校花的贴身高手 星战风暴 武极天下 校园绝品狂徒 亿万老婆买一送一
本书转载于网络,版权属原作者,喜欢小说军婚染上惹火甜妻全文阅读,记得收藏本书。 卓越全本小说网 www.zy200.com